作文江南小河(共九篇)

我自打出生后就一直在一个江南小镇上成长,我的家乡没有大山也没有大江,却有丘陵和小河,是一个美丽的江南小镇,在长三角地区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下,渐渐发展成了一个经济强县,于是我生长在这样的小镇,感受到的也完全是现代化城市的气质。在这样发达的环境下生长起来,贫穷、艰辛之类的字眼离我有些遥远,吃着现成的饭菜、住着现成的房屋的我甚至很少懂得它们从哪儿来。我生活在一片宁静的天空下,对生活甚至有些麻木,而丽水的那片大山使我对眼前的生活有了另一种认知。

这次去丽水的主要目的是社会实践,进农村,社会实践的主要内容便成了务农。说起来很是惭愧,那绿油油的农田里种着的庄稼,我竟没有几样是叫得上名字的。大山里的庄稼地与平原也有所不同,广袤的农田被层层叠叠的梯田所替代,我便有机会欣赏到了课本中如诗如画般美的梯田了。

我们一行人出发之时很是兴致勃勃,一心想着能够亲近并了解大自然,全新的务农体验也变得很有诱惑力。我们去了一位畲族女孩蓝芳的家中。蓝芳的父亲是镇上砖瓦厂的工人,她家也住在镇外的砖瓦厂。长长的一排房子,是一条砖头木块搭起来的简易工棚。房子里面黑乎乎的,不透光,但是据说夏天住着很凉快。由于在外打工,家里并没有什么农活,于是我们的务农体验便被参观砖瓦厂所代替了。

那几天太阳晒得格外的猛,我们一路上走走停停,为敬老院的农田除了草,还去山上的杨梅地采了杨梅尝鲜。杨梅的诱惑使得摘杨梅变得格外轻松,但农田里的虫子把我折腾得够呛,还有当头的烈日,晒得我汗水直淌。于是半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走了两三个小时,到砖瓦厂时已经是近中午了。可是隆隆的机器一刻都没有停息,工人们大都赤着膊,一边忍受着太阳的暴晒,一边还要负担机器运转时冒出来的浓烟和热气,在煤堆上一刻不停地工作着。我们在一旁看着,我也忍不住要上去插两手,可是以我的力气实在抬不动那沉重的砖头,倒还是给几位劳作的工人添麻烦了。

那一天,我努力地想做一个农家女孩,体验一种不同的农家生活,于是我摒弃了防蚊露、防晒霜,后果便是被蚊子侵犯了十几次,皮肤晒得几天后不断地蜕皮。可这仅仅只有一天的生活便让我有些泄气,可想到他们每日的生活都是如此,便一边感叹起如何才能适应起这么艰苦的生活,一边暗自佩服他们生活的能力。

这一天的不像样的劳作多多少少还是对我起了一些影响的,看着田里庄稼的成长,见识了由散落的煤石和黏土变成了方正的砖瓦,我多了几分生活的常识,也体会到了自己知识的苍白。只是我只尝到了辛苦的表面便退缩了。

华南中英文学校六年级:叶朝龙

故乡的小河在哭泣

七月的一天,我与川北医学院的大学生到乡村“三下乡”,为村民免费体检身体,还给村民表演文艺节目,我非常荣幸地成为演出的节目主持人。今天,我们的目的地是姑姑当书记的小乡,与这些“象牙塔”里的天之娇子一道返乡探亲,于一路嬉戏中不觉已到孩提时伴我度过春夏秋冬、曾留给我许多童年趣事的故乡小河。

伫立小河边,哪个长相非常像《红十字方队》中的江南的大学生吴迪诗姐姐(与我一起主持节目)碰了碰我胳膊,疑惑地问:“黎冰小弟弟,这就是你常跟我提起的那条美丽的故乡小河?”她的话语打断我的无穷憧憬与追忆。

迪诗姐姐乃城中小姐,但对乡下有特浓的情趣。

演出还没有开始,还有一段闲暇,我与迪诗姐姐谈起故乡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特别是故乡的那条小河,留给我的无穷回味。我口若悬河的“龙门阵”,居然惹得她神思翩跹,执意着定要与我一同前往村前的

小河边,亲眼目睹给我留下无穷回忆的小河的风采。我答应了。

“唉——”当我们一到小河边,举目望去,眼前的一切令我不由得发出哀叹,随之而来的心情便万分地沉重起来。现在,对比过去与眼下的此景此情,我将如何向身边的迪诗姐姐说明交待小河已经逝去的那许多的美好呢?

乱石飞舞,平涸滴泪,树木枯萎,面目全非。小河往昔的神韵已不复存在。那里,只有碗口粗大的浊水汩汩流动着,在鸣咽,在哭泣,在向远方归来的游子诉说她不幸遭遇的一切……

然而,我的思绪终究被小河过去的神韵牵扯着,竭力去追寻一个又一个儿时的梦幻。

仲夏,荷花飘香、小麦泛黄的时节,写过这篇《想送儿子去乡下》的我老爸硬是把我送到乡下外婆家。我呢,还能够安居乐业,做完作业后就邀约几个小伙伴一块到小河里捉鱼摸虾,这项活动成了我们暑假寻乐的一大趣事。每每捉鱼摸虾归来,拎起小石块,围住一群群觅食产卵的鱼儿,一石掷下,待波浪平静,少说也有三五条鱼浮出水面,拿回家摘块菜叶包上,让外公丢进柴火中烧熟后,蘸上盐,那味儿极鲜极美。

炎夏季节,水涨潮了,酷热的足音步步逼近,小河热闹喧嚣起来。骑牛的小娃儿们把牛儿撵到小河中,或给牛儿洗身,或给牛儿搓背。然后光着屁股骑于牛背,分成“南北派”,打起水仗来,有的钻下牛肚,比谁溺水时间长。那种只有乡村娃儿才体味到的乐趣,比在城头去公园看“水怪”、玩“过山车”不知惬意多少倍。

夏天的尾歌里,当金镰割出第一片收获的希望,河边那些叫不出名的野树已挂满了串串诱人的果子。其中有种叫“牛奶子”(一种野果,形状象牛奶头)的,至今叫人记忆犹新。伙伴们把牛儿朝收割后的稻田里一赶,奔到树下,摘取果子剥开来送往嘴里,一吮,甜甜的,笑意倾刻缀满了黝黑的脸庞。

最难忘的是冬天,屋外银装素裹,大自然的一切仿佛都停滞了。只有小河溪水清清,潺潺流动。这时,邻居好冬泳的李八爷,便隔三差五的叫上我:“走!冰娃子。随我下河去,我给你捉条鱼儿炖汤喝”。李八爷入水不到半小装兜里已足有五六斤重的鱼了。……

阔别故乡四年,怎肯信梦中依恋的小河蒙受如此大冤?而眼前的事实,禁不住令我伤神落泪。

那年大兴乡镇企业,河的上游建起一家造纸厂,大量高浓度的工业污水排入河中。污水所流之处,石头泛黄,鱼虾也噩运难逃,一群接一群被毒死,漂浮于滩口、河边。小河水被切断抽进厂里,作高炉冲洗用水,小河干龟裂。所幸深点的地方偶尔有几只鱼儿游动,于是又有人用炸药或高压电烧,直至鱼虾绝种,河床受损,树木枯萎,生态环境遭受严重破坏,下游几百户人家吃水困难,健康受害……

小河淌着,在哭泣,在诉说,向人们讨还着公道。

我痛心,我呼唤,还我梦萦魂牵的故乡河。

江南

我生在东北方,喝着东北风,望着从尽头飘来晶莹的雪花,我却想着江南,那个另我魂牵梦饶的地方。我想,既然不能生在江南,死也许我是可以选择的

如今,我提着我的行李,踏上了我将长眠于此的土地,只是平静

我寻了一个无名的镇子,这里大概是江南的最南段一个只有水和木屋的地方,还有淳朴的江南的人。

我租了在阁楼上的屋子,似乎有很多浪漫的事情会发生在这里,我来寻找什么,别问我

房东是一个典型的江南女子,如水的眼睛和轻柔的性格――我觉得这些描写就足够了

从阁楼的窗子望出去,可以见到我一生的所求――蓝的天淡的云船夫撑着船,哼着江南小调,崎岖的小路穿梭在这个小镇孩子们天真爽朗的笑声,无尽的稻田伸向远方,在黄昏望着夕阳西下,就是我生存的希望,如今,我,只是幸福

房东姑娘很热情,却从来不问我从哪来,不问我姓名,我们相处的很融洽,有时会聊聊天,但却从不涉及到个人隐私的问题,我惊奇的发现,她竟然也会和我有一样的人生目标――生在江南,死在江南,永远守在这里,我想,她是比我幸运的,至少她生在这里

我的病情一天天的加重,我却也如饥似渴地爬在窗子上望着,希望在我死后能依然记得这画面,如果能吧DV带到天国,我就瞑目了

心里一阵,一股鲜血从口中涌出,流入江南小河,随波逐流,我却是很嫉妒那一滩血,它可以流在江南的心里。

今天的天气格外清爽,也许老天最后的礼物,我艰难地爬到窗前,贪婪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我惊呆了:房东姑娘躺在一个插满鲜花的木筏,从小河中漂过,似乎是在笑但却僵在了脸上。一切都是那么淡然,却没一丝丝的瑕疵。

这也许是她最好的归宿,她是幸福的,我祝福她――我已经没有力气送她。

今天的黄昏,像一副油画,金黄是主色调,云是衬托,小河流在江南的尽头如痴如醉,我倒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我在笑,是在笑,鲜血染红了我的T恤绚烂无比,原来血是这么鲜艳的我从不知道人会有这么多血,它终将我融化,一滴泪在我的眼角,为那个姑娘而流

??????

我看到了,那副绝伦的画面,只不过是多了一些――我和房东姑娘坐了木筏顺着江南的小河?

江南

; ;江南的水,江南的泪,江南的小镇,我的向往。

; 我生在东北方,喝着东北风,望着从尽头飘来晶莹的雪花,我却想着江南,那个另我魂牵梦饶的地方。我想,既然不能生在江南,死也许我是可以选择的

; 如今,我提着我的行李,踏上了我将长眠于此的土地,只是平静

; 我寻了一个无名的镇子,这里大概是江南的最南段――一个只有水和木屋的地方,还有淳朴的江南的人。

; 我租了在阁楼上的屋子,似乎有很多浪漫的事情会发生在这里,我来寻找什么,别问我

; 房东是一个典型的江南女子,如水的眼睛和轻柔的性格――我觉得这些描写就足够了

; 从阁楼的窗子望出去,可以见到我一生的所求――蓝的天 淡的云 船夫撑着船,哼着江南小调,崎岖的小路穿梭在这个小镇孩子们天真爽朗的笑声,无尽的稻田伸向远方,在黄昏望着夕阳西下,就是我生存的希望,如今, 我 ,只是幸福

; 房东姑娘很热情,却从来不问我从哪来,不问我姓名,我们相处的很融洽,有时会聊聊天,但却从不涉及到个人隐私的问题,我惊奇的发现,她竟然也会和我有一样的人生目标――生在江南,死在江南,永远守在这里,我想,她是比我幸运的,至少她生在这里

; 我的病情一天天的加重,我却也如饥似渴地爬在窗子上望着,希望在我死后能依然记得这画面,如果能吧DV带到天国,我就瞑目了

; 心里一阵,一股鲜血从口中涌出,流入江南小河,随波逐流,我却是很嫉妒那一滩血,它可以流在江南的心里。

; 今天的天气格外清爽,也许老天最后的礼物,我艰难地爬到窗前,贪婪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 我惊呆了:房东姑娘躺在一个插满鲜花的木筏,从小河中漂过,似乎是在笑 但却僵在了脸上 。一切都是那么淡然,却没一丝丝的瑕疵。

; 这也许是她最好的归宿,她是幸福的,我祝福她――我已经没有力气送她。

; 今天的黄昏,像一副油画,金黄是主色调,云是衬托,小河流在江南的尽头 如痴如醉,我倒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我在笑,是在笑,鲜血染红了我的T恤 绚烂无比,原来血是这么鲜艳的我从不知道人会有这么多血,它终将我融化,一滴泪在我的眼角,为那个姑娘而流

; ・・・・・・

; 我看到了,那副绝伦的画面,只不过是多了一些――我和房东姑娘坐了木筏 顺着江南的小河・・・・・

江南女子

风雨飘摇的时光过去了那么多,不知觉间,驶去二十年。

落叶时节,天上的云彩有了些浓重。

巷口的老人依旧还是坐在那几块大青石上,神情木然地大口吃着土烟,对着烟叶盒,似乎在悲伤地说着什么,只是已经没有更多的人,知道他在呢喃的,究竟是什么。

烟从他的嘴里出来,已经是另一种色彩,然后傲慢地飘向梧桐叶遮裹的天空。

记得小的时候他还会和我们这群小朋友说说话,除了那幢年久失修的黑色木屋,他似乎天生就一无所有,没有家人,没有朋友。

他也只有可以向我们倾诉,大概他觉得那时的我们是一种单纯的生灵,而且是什么都不懂的生灵。

现在,他的木屋与周围的建筑已经很不和谐了,不变的却是每天,他都低声再向自己重复那些往事,已经再没人愿意去打听的故事。

他是一个奇怪的人。

孤独,大抵已经成了他的宿命。

二十年后,我回忆着。

懵懂年纪里他说过的那些话。

关于一次爱情。

关于一场失去。

却是唯一。

已经忘了他曾经那么多次试图向我们描述的那个她,是怎样的一位江南女子了。

只是记得那始终是一个悲剧。

红墙剥落。

难饰粉黛。

用温婉来渲染江南的女子。

江南,是一个迷梦。

古舟纵横的小河上,石桥木桥林立。

叱喝交加,摇橹声声念旧。

每处岸石都占满了浓密的青苔,远处是朦胧的葱葱郁郁。

垂杨拨水,柳絮飞扬。

细雨纷纷落,溪水点点。

石板路上于是张开了各色油纸伞。

伞下。是。

温侬软语之地。

十分美丽二十分温柔。

双目含春,笑靥艳艳。

百米之地,走得慢缓。

伞下的她。

在听雨。

她说她爱雨。

我说。

她就像雨。

江南女子。

印象中。

这四个字的独特。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两个字。

而这个暑假。

我所识的三个女子。

这三种个性,三味人生。

同在江南。

却是对江南女子印象的轰烈颠覆。

第一个女子。

一件巧合,那时各自的伴侣刚好在对方家所在的那个地方。

于是开始去了解各自的爱情、处境和经历,后来在她的日志回复中她说,把我列入了她的死党名单。

很少和她聊QQ的,差不多她只坐上汽车才会开了Q,就聊了一些。

而更多的时候是看到她的头像稍微亮个十来秒就又黑暗了。

大概是上来查探什么人吧。

行色匆匆,大概就是如此。

下一次再聊却发现她已经是在另外的地方了。

于是,对她的印象是“爱奔族”。

用她自己的话说,玩得多了,就野了。

她对每一个人都很真诚,包括我这样一个原本陌生的人。

那时,她已经离家出走一个多月了。她和家里似乎闹得比较严重,她决定放弃下面的高三学习,去找工作。

我很震惊,很难想象一个女孩能在外面独自漂泊生活这么久。

宾馆、旅馆、同学家、朋友家。就那么一天天住过来的。

好多次乡下,两次景宁,两次丽水,一次衢州,一次江山,一次杭州,一次温州。永远是那么一个人的旅行。

佩服她的勇敢,羡慕她的自由,却又为她担心着。

旅途中好像还遇到一个骗子。幸好她还是勇敢地摆脱了。

她写的日志中狂骂那个骗子,用一些优雅的文字。

任何复杂的事情都给不出简单的答案。她的家庭情况有点复杂,她说这使她更加叛逆。

她解释着初中毕业证书和高中毕业证书对于找工作是一样的。她只是想自由。

我解释着大学生活还在等她,不去是一种遗憾。

她说说她乖的人已经没有了,我却从她的一言一语里,发现其实还是有很多亲情、友情、爱情的味道。

我说她其实很乖。

听说她不再读书,离开了十三年的妈妈从云南回来看她了。她于是又从杭州赶回去。那是她准备找工作的地方。

第二天,她去了温州,车上她答应我说这一次会认真去想通的。

今天,她对我说她结束她的流浪生涯了。我知道。她准备回去读书了。

这一次,破了她离家出走都不超过三十天的记录。

重生。她是状态有了这两个字。

二十八号,收到了她在家的消息,有点感动和欣慰。

三十号,开学的日子。

追回高风雨飘摇的时光过去了那么多,不知觉间,驶去二十年。

落叶时节,天上的云彩有了些浓重。

巷口的老人依旧还是坐在那几块大青石上,神情木然地大口吃着土烟,对着烟叶盒,似乎在悲伤地说着什么,只是已经没有更多的人,知道他在呢喃的,究竟是什么。

烟从他的嘴里出来,已经是另一种色彩,然后傲慢地飘向梧桐叶遮裹的天空。

记得小的时候他还会和我们这群小朋友说说话,除了那幢年久失修的黑色木屋,他似乎天生就一无所有,没有家人,没有朋友。

他也只有可以向我们倾诉,大概他觉得那时的我们是一种单纯的生灵,而且是什么都不懂的生灵。

现在,他的木屋与周围的建筑已经很不和谐了,不变的却是每天,他都低声再向自己重复那些往事,已经再没人愿意去打听的故事。

他是一个奇怪的人。

孤独,大抵已经成了他的宿命。

二十年后,我回忆着。

懵懂年纪里他说过的那些话。

关于一次爱情。

关于一场失去。

却是唯一。

已经忘了他曾经那么多次试图向我们描述的那个她,是怎样的一位江南女子了。

只是记得那始终是一个悲剧。

红墙剥落。

难饰粉黛。

用温婉来渲染江南的女子。

江南,是一个迷梦。

古舟纵横的小河上,石桥木桥林立。

叱喝交加,摇橹声声念旧。

每处岸石都占满了浓密的青苔,远处是朦胧的葱葱郁郁。

垂杨拨水,柳絮飞扬。

细雨纷纷落,溪水点点。

石板路上于是张开了各色油纸伞。

伞下。是。

温侬软语之地。

十分美丽二十分温柔。

双目含春,笑靥艳艳。

百米之地,走得慢缓。

伞下的她。

在听雨。

她说她爱雨。

我说。

她就像雨。

江南女子。

印象中。

这四个字的独特。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两个字。

而这个暑假。

我所识的三个女子。

这三种个性,三味人生。

同在江南。

却是对江南女子印象的轰烈颠覆。

第一个女子。

一件巧合,那时各自的伴侣刚好在对方家所在的那个地方。

于是开始去了解各自的爱情、处境和经历,后来在她的日志回复中她说,把我列入了她的死党名单。

很少和她聊QQ的,差不多她只坐上汽车才会开了Q,就聊了一些。

而更多的时候是看到她的头像稍微亮个十来秒就又黑暗了。

大概是上来查探什么人吧。

行色匆匆,大概就是如此。

下一次再聊却发现她已经是在另外的地方了。

于是,对她的印象是“爱奔族”。

用她自己的话说,玩得多了,就野了。

她对每一个人都很真诚,包括我这样一个原本陌生的人。

那时,她已经离家出走一个多月了。她和家里似乎闹得比较严重,她决定放弃下面的高三学习,去找工作。

我很震惊,很难想象一个女孩能在外面独自漂泊生活这么久。

宾馆、旅馆、同学家、朋友家。就那么一天天住过来的。

好多次乡下,两次景宁,两次丽水,一次衢州,一次江山,一次杭州,一次温州。永远是那么一个人的旅行。

佩服她的勇敢,羡慕她的自由,却又为她担心着。

旅途中好像还遇到一个骗子。幸好她还是勇敢地摆脱了。

她写的日志中狂骂那个骗子,用一些优雅的文字。

任何复杂的事情都给不出简单的答案。她的家庭情况有点复杂,她说这使她更加叛逆。

她解释着初中毕业证书和高中毕业证书对于找工作是一样的。她只是想自由。

我解释着大学生活还在等她,不去是一种遗憾。

她说说她乖的人已经没有了,我却从她的一言一语里,发现其实还是有很多亲情、友情、爱情的味道。

我说她其实很乖。

听说她不再读书,离开了十三年的妈妈从云南回来看她了。她于是又从杭州赶回去。那是她准备找工作的地方。

第二天,她去了温州,车上她答应我说这一次会认真去想通的。

今天,她对我说她结束她的流浪生涯了。我知道。她准备回去读书了。

这一次,破了她离家出走都不超过三十天的记录。

重生。她是状态有了这两个字。

二十八号,收到了她在家的消息,有点感动和欣慰。

三十号,开学的日子。

追回高风雨飘摇的时光过去了那么多,不知觉间,驶去二十年。

落叶时节,天上的云彩有了些浓重。

巷口的老人依旧还是坐在那几块大青石上,神情木然地大口吃着土烟,对着烟叶盒,似乎在悲伤地说着什么,只是已经没有更多的人,知道他在呢喃的,究竟是什么。

烟从他的嘴里出来,已经是另一种色彩,然后傲慢地飘向梧桐叶遮裹的天空。

记得小的时候他还会和我们这群小朋友说说话,除了那幢年久失修的黑色木屋,他似乎天生就一无所有,没有家人,没有朋友。

他也只有可以向我们倾诉,大概他觉得那时的我们是一种单纯的生灵,而且是什么都不懂的生灵。

现在,他的木屋与周围的建筑已经很不和谐了,不变的却是每天,他都低声再向自己重复那些往事,已经再没人愿意去打听的故事。

他是一个奇怪的人。

孤独,大抵已经成了他的宿命。

二十年后,我回忆着。

懵懂年纪里他说过的那些话。

关于一次爱情。

关于一场失去。

却是唯一。

已经忘了他曾经那么多次试图向我们描述的那个她,是怎样的一位江南女子了。

只是记得那始终是一个悲剧。

红墙剥落。

难饰粉黛。

用温婉来渲染江南的女子。

江南,是一个迷梦。

古舟纵横的小河上,石桥木桥林立。

叱喝交加,摇橹声声念旧。

每处岸石都占满了浓密的青苔,远处是朦胧的葱葱郁郁。

垂杨拨水,柳絮飞扬。

细雨纷纷落,溪水点点。

石板路上于是张开了各色油纸伞。

伞下。是。

温侬软语之地。

十分美丽二十分温柔。

双目含春,笑靥艳艳。

百米之地,走得慢缓。

伞下的她。

在听雨。

她说她爱雨。

我说。

她就像雨。

江南女子。

印象中。

这四个字的独特。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两个字。

而这个暑假。

我所识的三个女子。

这三种个性,三味人生。

同在江南。

却是对江南女子印象的轰烈颠覆。

第一个女子。

一件巧合,那时各自的伴侣刚好在对方家所在的那个地方。

于是开始去了解各自的爱情、处境和经历,后来在她的日志回复中她说,把我列入了她的死党名单。

很少和她聊QQ的,差不多她只坐上汽车才会开了Q,就聊了一些。

而更多的时候是看到她的头像稍微亮个十来秒就又黑暗了。

大概是上来查探什么人吧。

行色匆匆,大概就是如此。

下一次再聊却发现她已经是在另外的地方了。

于是,对她的印象是“爱奔族”。

用她自己的话说,玩得多了,就野了。

她对每一个人都很真诚,包括我这样一个原本陌生的人。

那时,她已经离家出走一个多月了。她和家里似乎闹得比较严重,她决定放弃下面的高三学习,去找工作。

我很震惊,很难想象一个女孩能在外面独自漂泊生活这么久。

宾馆、旅馆、同学家、朋友家。就那么一天天住过来的。

好多次乡下,两次景宁,两次丽水,一次衢州,一次江山,一次杭州,一次温州。永远是那么一个人的旅行。

佩服她的勇敢,羡慕她的自由,却又为她担心着。

旅途中好像还遇到一个骗子。幸好她还是勇敢地摆脱了。

她写的日志中狂骂那个骗子,用一些优雅的文字。

任何复杂的事情都给不出简单的答案。她的家庭情况有点复杂,她说这使她更加叛逆。

她解释着初中毕业证书和高中毕业证书对于找工作是一样的。她只是想自由。

我解释着大学生活还在等她,不去是一种遗憾。

她说说她乖的人已经没有了,我却从她的一言一语里,发现其实还是有很多亲情、友情、爱情的味道。

我说她其实很乖。

听说她不再读书,离开了十三年的妈妈从云南回来看她了。她于是又从杭州赶回去。那是她准备找工作的地方。

第二天,她去了温州,车上她答应我说这一次会认真去想通的。

今天,她对我说她结束她的流浪生涯了。我知道。她准备回去读书了。

这一次,破了她离家出走都不超过三十天的记录。

重生。她是状态有了这两个字。

二十八号,收到了她在家的消息,有点感动和欣慰。

三十号,开学的日子。

追回高风雨飘摇的时光过去了那么多,不知觉间,驶去二十年。

落叶时节,天上的云彩有了些浓重。

巷口的老人依旧还是坐在那几块大青石上,神情木然地大口吃着土烟,对着烟叶盒,似乎在悲伤地说着什么,只是已经没有更多的人,知道他在呢喃的,究竟是什么。

烟从他的嘴里出来,已经是另一种色彩,然后傲慢地飘向梧桐叶遮裹的天空。

记得小的时候他还会和我们这群小朋友说说话,除了那幢年久失修的黑色木屋,他似乎天生就一无所有,没有家人,没有朋友。

他也只有可以向我们倾诉,大概他觉得那时的我们是一种单纯的生灵,而且是什么都不懂的生灵。

现在,他的木屋与周围的建筑已经很不和谐了,不变的却是每天,他都低声再向自己重复那些往事,已经再没人愿意去打听的故事。

他是一个奇怪的人。

孤独,大抵已经成了他的宿命。

二十年后,我回忆着。

懵懂年纪里他说过的那些话。

关于一次爱情。

关于一场失去。

却是唯一。

已经忘了他曾经那么多次试图向我们描述的那个她,是怎样的一位江南女子了。

只是记得那始终是一个悲剧。

红墙剥落。

难饰粉黛。

用温婉来渲染江南的女子。

江南,是一个迷梦。

古舟纵横的小河上,石桥木桥林立。

叱喝交加,摇橹声声念旧。

每处岸石都占满了浓密的青苔,远处是朦胧的葱葱郁郁。

垂杨拨水,柳絮飞扬。

细雨纷纷落,溪水点点。

石板路上于是张开了各色油纸伞。

伞下。是。

温侬软语之地。

十分美丽二十分温柔。

双目含春,笑靥艳艳。

百米之地,走得慢缓。

伞下的她。

在听雨。

她说她爱雨。

我说。

她就像雨。

江南女子。

印象中。

这四个字的独特。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两个字。

而这个暑假。

我所识的三个女子。

这三种个性,三味人生。

同在江南。

却是对江南女子印象的轰烈颠覆。

第一个女子。

一件巧合,那时各自的伴侣刚好在对方家所在的那个地方。

于是开始去了解各自的爱情、处境和经历,后来在她的日志回复中她说,把我列入了她的死党名单。

很少和她聊QQ的,差不多她只坐上汽车才会开了Q,就聊了一些。

而更多的时候是看到她的头像稍微亮个十来秒就又黑暗了。

大概是上来查探什么人吧。

行色匆匆,大概就是如此。

下一次再聊却发现她已经是在另外的地方了。

于是,对她的印象是“爱奔族”。

用她自己的话说,玩得多了,就野了。

她对每一个人都很真诚,包括我这样一个原本陌生的人。

那时,她已经离家出走一个多月了。她和家里似乎闹得比较严重,她决定放弃下面的高三学习,去找工作。

我很震惊,很难想象一个女孩能在外面独自漂泊生活这么久。

宾馆、旅馆、同学家、朋友家。就那么一天天住过来的。

好多次乡下,两次景宁,两次丽水,一次衢州,一次江山,一次杭州,一次温州。永远是那么一个人的旅行。

佩服她的勇敢,羡慕她的自由,却又为她担心着。

旅途中好像还遇到一个骗子。幸好她还是勇敢地摆脱了。

她写的日志中狂骂那个骗子,用一些优雅的文字。

任何复杂的事情都给不出简单的答案。她的家庭情况有点复杂,她说这使她更加叛逆。

她解释着初中毕业证书和高中毕业证书对于找工作是一样的。她只是想自由。

我解释着大学生活还在等她,不去是一种遗憾。

她说说她乖的人已经没有了,我却从她的一言一语里,发现其实还是有很多亲情、友情、爱情的味道。

我说她其实很乖。

听说她不再读书,离开了十三年的妈妈从云南回来看她了。她于是又从杭州赶回去。那是她准备找工作的地方。

第二天,她去了温州,车上她答应我说这一次会认真去想通的。

今天,她对我说她结束她的流浪生涯了。我知道。她准备回去读书了。

这一次,破了她离家出走都不超过三十天的记录。

重生。她是状态有了这两个字。

二十八号,收到了她在家的消息,有点感动和欣慰。

三十号,开学的日子。

追回高风雨飘摇的时光过去了那么多,不知觉间,驶去二十年。

落叶时节,天上的云彩有了些浓重。

巷口的老人依旧还是坐在那几块大青石上,神情木然地大口吃着土烟,对着烟叶盒,似乎在悲伤地说着什么,只是已经没有更多的人,知道他在呢喃的,究竟是什么。

烟从他的嘴里出来,已经是另一种色彩,然后傲慢地飘向梧桐叶遮裹的天空。

记得小的时候他还会和我们这群小朋友说说话,除了那幢年久失修的黑色木屋,他似乎天生就一无所有,没有家人,没有朋友。

他也只有可以向我们倾诉,大概他觉得那时的我们是一种单纯的生灵,而且是什么都不懂的生灵。

现在,他的木屋与周围的建筑已经很不和谐了,不变的却是每天,他都低声再向自己重复那些往事,已经再没人愿意去打听的故事。

他是一个奇怪的人。

孤独,大抵已经成了他的宿命。

二十年后,我回忆着。

懵懂年纪里他说过的那些话。

关于一次爱情。

关于一场失去。

却是唯一。

已经忘了他曾经那么多次试图向我们描述的那个她,是怎样的一位江南女子了。

只是记得那始终是一个悲剧。

红墙剥落。

难饰粉黛。

用温婉来渲染江南的女子。

江南,是一个迷梦。

古舟纵横的小河上,石桥木桥林立。

叱喝交加,摇橹声声念旧。

每处岸石都占满了浓密的青苔,远处是朦胧的葱葱郁郁。

垂杨拨水,柳絮飞扬。

细雨纷纷落,溪水点点。

石板路上于是张开了各色油纸伞。

伞下。是。

温侬软语之地。

十分美丽二十分温柔。

双目含春,笑靥艳艳。

百米之地,走得慢缓。

伞下的她。

在听雨。

她说她爱雨。

我说。

她就像雨。

江南女子。

印象中。

这四个字的独特。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两个字。

而这个暑假。

我所识的三个女子。

这三种个性,三味人生。

同在江南。

却是对江南女子印象的轰烈颠覆。

第一个女子。

一件巧合,那时各自的伴侣刚好在对方家所在的那个地方。

于是开始去了解各自的爱情、处境和经历,后来在她的日志回复中她说,把我列入了她的死党名单。

很少和她聊QQ的,差不多她只坐上汽车才会开了Q,就聊了一些。

而更多的时候是看到她的头像稍微亮个十来秒就又黑暗了。

大概是上来查探什么人吧。

行色匆匆,大概就是如此。

下一次再聊却发现她已经是在另外的地方了。

于是,对她的印象是“爱奔族”。

用她自己的话说,玩得多了,就野了。

她对每一个人都很真诚,包括我这样一个原本陌生的人。

那时,她已经离家出走一个多月了。她和家里似乎闹得比较严重,她决定放弃下面的高三学习,去找工作。

我很震惊,很难想象一个女孩能在外面独自漂泊生活这么久。

宾馆、旅馆、同学家、朋友家。就那么一天天住过来的。

好多次乡下,两次景宁,两次丽水,一次衢州,一次江山,一次杭州,一次温州。永远是那么一个人的旅行。

佩服她的勇敢,羡慕她的自由,却又为她担心着。

旅途中好像还遇到一个骗子。幸好她还是勇敢地摆脱了。

她写的日志中狂骂那个骗子,用一些优雅的文字。

任何复杂的事情都给不出简单的答案。她的家庭情况有点复杂,她说这使她更加叛逆。

她解释着初中毕业证书和高中毕业证书对于找工作是一样的。她只是想自由。

我解释着大学生活还在等她,不去是一种遗憾。

她说说她乖的人已经没有了,我却从她的一言一语里,发现其实还是有很多亲情、友情、爱情的味道。

我说她其实很乖。

听说她不再读书,离开了十三年的妈妈从云南回来看她了。她于是又从杭州赶回去。那是她准备找工作的地方。

第二天,她去了温州,车上她答应我说这一次会认真去想通的。

今天,她对我说她结束她的流浪生涯了。我知道。她准备回去读书了。

这一次,破了她离家出走都不超过三十天的记录。

重生。她是状态有了这两个字。

二十八号,收到了她在家的消息,有点感动和欣慰。

三十号,开学的日子。

追回高风雨飘摇的时光过去了那么多,不知觉间,驶去二十年。

落叶时节,天上的云彩有了些浓重。

巷口的老人依旧还是坐在那几块大青石上,神情木然地大口吃着土烟,对着烟叶盒,似乎在悲伤地说着什么,只是已经没有更多的人,知道他在呢喃的,究竟是什么。

烟从他的嘴里出来,已经是另一种色彩,然后傲慢地飘向梧桐叶遮裹的天空。

记得小的时候他还会和我们这群小朋友说说话,除了那幢年久失修的黑色木屋,他似乎天生就一无所有,没有家人,没有朋友。

他也只有可以向我们倾诉,大概他觉得那时的我们是一种单纯的生灵,而且是什么都不懂的生灵。

现在,他的木屋与周围的建筑已经很不和谐了,不变的却是每天,他都低声再向自己重复那些往事,已经再没人愿意去打听的故事。

他是一个奇怪的人。

孤独,大抵已经成了他的宿命。

二十年后,我回忆着。

懵懂年纪里他说过的那些话。

关于一次爱情。

关于一场失去。

却是唯一。

已经忘了他曾经那么多次试图向我们描述的那个她,是怎样的一位江南女子了。

只是记得那始终是一个悲剧。

红墙剥落。

难饰粉黛。

用温婉来渲染江南的女子。

江南,是一个迷梦。

古舟纵横的小河上,石桥木桥林立。

叱喝交加,摇橹声声念旧。

每处岸石都占满了浓密的青苔,远处是朦胧的葱葱郁郁。

垂杨拨水,柳絮飞扬。

细雨纷纷落,溪水点点。

石板路上于是张开了各色油纸伞。

伞下。是。

温侬软语之地。

十分美丽二十分温柔。

双目含春,笑靥艳艳。

百米之地,走得慢缓。

伞下的她。

在听雨。

她说她爱雨。

我说。

她就像雨。

江南女子。

印象中。

这四个字的独特。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两个字。

而这个暑假。

我所识的三个女子。

这三种个性,三味人生。

同在江南。

却是对江南女子印象的轰烈颠覆。

第一个女子。

一件巧合,那时各自的伴侣刚好在对方家所在的那个地方。

于是开始去了解各自的爱情、处境和经历,后来在她的日志回复中她说,把我列入了她的死党名单。

很少和她聊QQ的,差不多她只坐上汽车才会开了Q,就聊了一些。

而更多的时候是看到她的头像稍微亮个十来秒就又黑暗了。

大概是上来查探什么人吧。

行色匆匆,大概就是如此。

下一次再聊却发现她已经是在另外的地方了。

于是,对她的印象是“爱奔族”。

用她自己的话说,玩得多了,就野了。

她对每一个人都很真诚,包括我这样一个原本陌生的人。

那时,她已经离家出走一个多月了。她和家里似乎闹得比较严重,她决定放弃下面的高三学习,去找工作。

我很震惊,很难想象一个女孩能在外面独自漂泊生活这么久。

宾馆、旅馆、同学家、朋友家。就那么一天天住过来的。

好多次乡下,两次景宁,两次丽水,一次衢州,一次江山,一次杭州,一次温州。永远是那么一个人的旅行。

佩服她的勇敢,羡慕她的自由,却又为她担心着。

旅途中好像还遇到一个骗子。幸好她还是勇敢地摆脱了。

她写的日志中狂骂那个骗子,用一些优雅的文字。

任何复杂的事情都给不出简单的答案。她的家庭情况有点复杂,她说这使她更加叛逆。

她解释着初中毕业证书和高中毕业证书对于找工作是一样的。她只是想自由。

我解释着大学生活还在等她,不去是一种遗憾。

她说说她乖的人已经没有了,我却从她的一言一语里,发现其实还是有很多亲情、友情、爱情的味道。

我说她其实很乖。

听说她不再读书,离开了十三年的妈妈从云南回来看她了。她于是又从杭州赶回去。那是她准备找工作的地方。

第二天,她去了温州,车上她答应我说这一次会认真去想通的。

今天,她对我说她结束她的流浪生涯了。我知道。她准备回去读书了。

这一次,破了她离家出走都不超过三十天的记录。

重生。她是状态有了这两个字。

二十八号,收到了她在家的消息,有点感动和欣慰。

三十号,开学的日子。

追回高风雨飘摇的时光过去了那么多,不知觉间,驶去二十年。

落叶时节,天上的云彩有了些浓重。

巷口的老人依旧还是坐在那几块大青石上,神情木然地大口吃着土烟,对着烟叶盒,似乎在悲伤地说着什么,只是已经没有更多的人,知道他在呢喃的,究竟是什么。

烟从他的嘴里出来,已经是另一种色彩,然后傲慢地飘向梧桐叶遮裹的天空。

记得小的时候他还会和我们这群小朋友说说话,除了那幢年久失修的黑色木屋,他似乎天生就一无所有,没有家人,没有朋友。

他也只有可以向我们倾诉,大概他觉得那时的我们是一种单纯的生灵,而且是什么都不懂的生灵。

现在,他的木屋与周围的建筑已经很不和谐了,不变的却是每天,他都低声再向自己重复那些往事,已经再没人愿意去打听的故事。

他是一个奇怪的人。

孤独,大抵已经成了他的宿命。

二十年后,我回忆着。

懵懂年纪里他说过的那些话。

关于一次爱情。

关于一场失去。

却是唯一。

已经忘了他曾经那么多次试图向我们描述的那个她,是怎样的一位江南女子了。

只是记得那始终是一个悲剧。

红墙剥落。

难饰粉黛。

用温婉来渲染江南的女子。

江南,是一个迷梦。

古舟纵横的小河上,石桥木桥林立。

叱喝交加,摇橹声声念旧。

每处岸石都占满了浓密的青苔,远处是朦胧的葱葱郁郁。

垂杨拨水,柳絮飞扬。

细雨纷纷落,溪水点点。

石板路上于是张开了各色油纸伞。

伞下。是。

温侬软语之地。

十分美丽二十分温柔。

双目含春,笑靥艳艳。

百米之地,走得慢缓。

伞下的她。

在听雨。

她说她爱雨。

我说。

她就像雨。

江南女子。

印象中。

这四个字的独特。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两个字。

而这个暑假。

我所识的三个女子。

这三种个性,三味人生。

同在江南。

却是对江南女子印象的轰烈颠覆。

第一个女子。

一件巧合,那时各自的伴侣刚好在对方家所在的那个地方。

于是开始去了解各自的爱情、处境和经历,后来在她的日志回复中她说,把我列入了她的死党名单。

很少和她聊QQ的,差不多她只坐上汽车才会开了Q,就聊了一些。

而更多的时候是看到她的头像稍微亮个十来秒就又黑暗了。

大概是上来查探什么人吧。

行色匆匆,大概就是如此。

下一次再聊却发现她已经是在另外的地方了。

于是,对她的印象是“爱奔族”。

用她自己的话说,玩得多了,就野了。

她对每一个人都很真诚,包括我这样一个原本陌生的人。

那时,她已经离家出走一个多月了。她和家里似乎闹得比较严重,她决定放弃下面的高三学习,去找工作。

我很震惊,很难想象一个女孩能在外面独自漂泊生活这么久。

宾馆、旅馆、同学家、朋友家。就那么一天天住过来的。

好多次乡下,两次景宁,两次丽水,一次衢州,一次江山,一次杭州,一次温州。永远是那么一个人的旅行。

佩服她的勇敢,羡慕她的自由,却又为她担心着。

旅途中好像还遇到一个骗子。幸好她还是勇敢地摆脱了。

她写的日志中狂骂那个骗子,用一些优雅的文字。

任何复杂的事情都给不出简单的答案。她的家庭情况有点复杂,她说这使她更加叛逆。

她解释着初中毕业证书和高中毕业证书对于找工作是一样的。她只是想自由。

我解释着大学生活还在等她,不去是一种遗憾。

她说说她乖的人已经没有了,我却从她的一言一语里,发现其实还是有很多亲情、友情、爱情的味道。

我说她其实很乖。

听说她不再读书,离开了十三年的妈妈从云南回来看她了。她于是又从杭州赶回去。那是她准备找工作的地方。

第二天,她去了温州,车上她答应我说这一次会认真去想通的。

今天,她对我说她结束她的流浪生涯了。我知道。她准备回去读书了。

这一次,破了她离家出走都不超过三十天的记录。

重生。她是状态有了这两个字。

二十八号,收到了她在家的消息,有点感动和欣慰。

三十号,开学的日子。

追回高

游江南

游江南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实验学校小学部王鸿彬中秋假期我和妈妈跟随旅行团乘大巴去江南旅游,书上曾经写过“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到了江南才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游苏州,看周庄我们到的第一站是苏州,从泰安到苏州要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到达苏州已是傍晚。此时我们来到了周庄,体验“小桥流水人家”的感觉。在清朝年间有一位姓沈的商人,看到百姓贫穷,就把自己的财产分给百姓。后来人们为了纪念他,便把他住过的房子称为沈庭,我们参观了主人的前院后庭,大小房屋共有一百多间。另外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张庭和双桥。周庄的夜景太美了,小河中不时有小船划过,到处都人山人海,灯火通明。因为周庄离上海比较近,所以凡是去世博的都不会错过游览周庄。观世博第二天,我们启程去上海,望见上海的第一眼就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景象。不一会,来到了世博园,导游给我们分好票,便都散开进世博园。经过安检合格后我们顺利的进入园内,我和妈妈先去了非洲联合馆,它让我们了解到了非洲的风土人情。虽然非洲给我留下的印象比较贫穷,但他们的资源很丰富。接着,我们又去了意大利馆,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总算进去了,里面有许多精彩之处,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价值几千万的老爷车,因为该车是私人物品不允许拍照,因此有些遗憾。从意大利馆出来已是中午,我和妈妈在草地上吃了些食物,便去了荷兰馆。登上荷兰馆的顶层,我朝着四周看了看,发现各国的场馆建筑风格不一:有的像刺球;有的像草房;有的金碧辉煌;有的朴实庄重。除了以上几个馆我们还参观了马来西亚馆和爱尔兰馆,同时还欣赏了他们的精彩演出。不知不觉已是傍晚,我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出了世博园。晚上去看上海的夜景,如果说白天的上海是一部黑白电视机,那晚上的上海就是色彩绚烂的彩电。看完夜景又去了南京路,看老上海的精彩和外滩的美丽。上海不愧是国际化的大都市,我希望将来自己能考进上海的复旦大学。西塘与西湖今天是第三天,我们要去西塘,从送子来风桥进入西塘,沿着小河两侧的走廊步行游览。出来时乘船到停车场,可天有不测风云,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却细雨蒙蒙,真是“江南的天,娃娃的脸”,在雨中游览西塘更是别有风味。到了杭州不去西湖此乃憾事,所以,我们最后一站是西湖。到了码头,我们坐上轮渡游西湖。听导游说西湖的水虽不深,但湖底的淤泥高达两三米呢,每年杭州政府都要投入很大资金用来清理淤泥。看!那不是《白娘子传》中的宝塔吗?听导游说这是后来修建的,里面还有电梯。一位叔叔开玩笑说“如果白娘子还活着,那就直接可以坐电梯了”。这次江南之行只有短短的四天,虽看了不少美景,但还有许多景点没看,将来有机会我还会再来欣赏江南美景的。

江南烟雨

江南烟雨

从化市西宁小学六年级1班 阮文悦

江南,美丽的水乡,小桥、流水、人家,好一副美丽的风景画。

很小的时候就听妈妈说在江南读书的事情,扬柳、轻风、细雨,还有那句“烟花三月下扬州”,使许许多多的名人雅士把江南的人景事跃上了书画。我慢慢长大,虽然记忆并不清晰,但江南朦胧的烟雨还是在我稚嫩的心上留下了如水墨画般的淡雅的痕迹。

妈妈带我重温她的记忆,重游江南烟雨。我住在临河的房子里。房子是木结构,房子历经年代的洗礼,踩上去还有“吱呀”的响声,但干净、整洁。最令我惊喜的是推开窗户,窗户下是静静的小河;凭窗而眺,独具特色的江南景色小桥、流水、人家尽收眼底。

每天清晨,撑船的大叔总是绕到我的窗前,叫着“ 寂子!起床啰!”我便一骨碌爬起来,拉上哥哥,一起撑船去了。大叔在船尾轻轻摇着桨,我坐在船头,摘一个莲蓬,采几朵荷花,一路玩着。有时候,我挽起裤脚,把腿伸进水里,调皮地拍着水花。哥哥装着凶狠的样子唬我:“小丫头,坐稳啦,小心掉到河里,河底可有专吃丫头的水怪呢!”我便转过身,对他扮个鬼脸,继续拍打着水花。大叔和哥哥都笑了,我看着水中的倒影,也笑了。

江南人家都养些鸭子,赶鸭子回笼那是最好玩的事!江南人家的鸭子不是整天关在笼子里,而是白天把鸭子放出来到处走,傍晚在赶回笼,叫做放养。每当夜幕降临,大叔就让我和哥哥把鸭子赶回笼。我心急,没找到方法,见一只便扑一只,一群鸭子四处乱跳,我急得到处追。哥哥站在一旁,翘着两手看着我“嘿嘿”地笑。一只青翎毛的鸭子无论如何也不肯回笼。它可调皮了,左窜右跳,急得我。跑着跑着,鸭子跳下河里,我追得急,一时没反应过来,晃了晃,掉下河里了。哥哥不但不帮我,还“哈哈”地大笑,看见我浑身湿

渌渌地抱着青翎鸭浮出水面时,更是笑倒在石阶上。幸好我水性好,几下子就游上了岸。我便气呼呼地把水泼到哥哥身上,哥哥便和我打起了水仗。此时,江南天边的夕阳是多么的美丽,它笑呵呵地看着我们,迟迟不肯离去。它似乎在留恋江南的美丽风景;它似乎在留恋与它相依的小河、石桥;它似乎在留恋孩童的欢声笑语。

雨中的江南最美,我有幸欣赏到了!下雨了,我走到窗前,细细的雨丝把我的脸庞浸湿,风轻轻地拂过,凉丝丝的。雨点落在河里,一会分散,一会聚拢,平静的河里泛起粼粼的波纹(阵阵的涟漪)。雨点打击河面,变幻莫测、千姿百态,好一副水墨画;奏出一首首动听的交响曲。河边的柳树,像饥渴的孩童,贪婪地吸着乳汁。无数的小雨珠滴落在婀娜多姿的小柳树上,仿佛给柳树披上一件水晶衣,格外动人。

江南的景色真实太美了,任何华丽的辞藻都不能够描写它。

江南小村

几年来,我来到过许多风景很美的乡村,但是我心中却永远觉那江南小乡村最美! 来到乡村,放眼望去,一定会看到成片成片的稻田。那稻田长得多好啊!绿油油的,比嫩叶还绿!走在乡间小路上,脚踩上泥道十分舒服,像踩上了柔软的棉被上,说不出的享受。一阵阵秋风袭来,会感到凉爽和舒适,能闻到乡村、秋的气息,这种气息在城市,根本无法感受到。 走进乡村六七十步,眼前一亮,那乡村真是美不胜收:一条清澈的小河映入眼帘。远看,小河绿得像一条绿玉带,蜿蜒曲折地绕着小乡村;近看,它清澈见底,能看清沙土、小石头和许许多多美丽,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的鱼。小河旁是一片一个篮球场那么大的竹林,竹林很美!竹子密密麻麻,但却错落有致。一竿青青竹有三、四米长,又细又直。竹竿一节一节,特有艺术感!竹叶长、细、绿。一阵风吹来,竹叶甩动着,发出“唰——唰”的声音。落叶纷纷扬扬,踩在柔软的“竹叶地毯”上,你会感到十分悠闲。竹林还有一些健壮的鸡,总是边“咯咯”地叫,边昂首挺胸地走。假如你身在林子里,肯定会看到一些圆溜溜的鸡蛋。河边的美景更美了,犹如一幅美丽的水墨画:一排排婀娜多姿的柳树甩着她们美丽动人的长发。一片片绿油油的草地让人心旷神宜。 村子里的一排排古老的房屋,有着悠久的历史。一棵棵丰收的果树、稻田,是村民不知用多少汗水换来的。那乡村是多么古老、美丽!美丽的河边景色加绿油油的稻田、古老的房屋、丰收的果树等于我的美丽故乡——“炉头”!我爱故乡,爱故乡的一切!

江南

我自打出生后就一直在一个江南小镇上成长,我的家乡没有大山也没有大江,却有丘陵和小河,是一个美丽的江南小镇,在长三角地区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下,渐渐发展成了一个经济强县,于是我生长在这样的小镇,感受到的也完全是现代化城市的气质。在这样发达的环境下生长起来,贫穷、艰辛之类的字眼离我有些遥远,吃着现成的饭菜、住着现成的房屋的我甚至很少懂得它们从哪儿来。我生活在一片宁静的天空下,对生活甚至有些麻木,而丽水的那片大山使我对眼前的生活有了另一种认知。

这次去丽水的主要目的是社会实践,进农村,社会实践的主要内容便成了务农。说起来很是惭愧,那绿油油的农田里种着的庄稼,我竟没有几样是叫得上名字的。大山里的庄稼地与平原也有所不同,广袤的农田被层层叠叠的梯田所替代,我便有机会欣赏到了课本中如诗如画般美的梯田了。

我们一行人出发之时很是兴致勃勃,一心想着能够亲近并了解大自然,全新的务农体验也变得很有诱惑力。我们去了一位畲族女孩蓝芳的家中。蓝芳的父亲是镇上砖瓦厂的工人,她家也住在镇外的砖瓦厂。长长的一排房子,是一条砖头木块搭起来的简易工棚。房子里面黑乎乎的,不透光,但是据说夏天住着很凉快。由于在外打工,家里并没有什么农活,于是我们的务农体验便被参观砖瓦厂所代替了。

那几天太阳晒得格外的猛,我们一路上走走停停,为敬老院的农田除了草,还去山上的杨梅地采了杨梅尝鲜。杨梅的诱惑使得摘杨梅变得格外轻松,但农田里的虫子把我折腾得够呛,还有当头的烈日,晒得我汗水直淌。于是半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走了两三个小时,到砖瓦厂时已经是近中午了。可是隆隆的机器一刻都没有停息,工人们大都赤着膊,一边忍受着太阳的暴晒,一边还要负担机器运转时冒出来的浓烟和热气,在煤堆上一刻不停地工作着。我们在一旁看着,我也忍不住要上去插两手,可是以我的力气实在抬不动那沉重的砖头,倒还是给几位劳作的工人添麻烦了。

那一天,我努力地想做一个农家女孩,体验一种不同的农家生活,于是我摒弃了防蚊露、防晒霜,后果便是被蚊子侵犯了十几次,皮肤晒得几天后不断地蜕皮。可这仅仅只有一天的生活便让我有些泄气,可想到他们每日的生活都是如此,便一边感叹起如何才能适应起这么艰苦的生活,一边暗自佩服他们生活的能力。

这一天的不像样的劳作多多少少还是对我起了一些影响的,看着田里庄稼的成长,见识了由散落的煤石和黏土变成了方正的砖瓦,我多了几分生活的常识,也体会到了自己知识的苍白。只是我只尝到了辛苦的表面便退缩了。

华南中英文学校六年级:叶朝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