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发现关于泡菜的作文(共六篇)

如果说日剧是寿司,那么韩剧就太像泡菜了。它就像韩国泡菜一样酸甜苦辣咸——六味俱全。不是五味吗?怎么会是六味呢?还有一种令人回味无穷,说不出来的味道呢。

现在我们中国众多的年轻人都特别痴迷韩剧,不瞒你说,我就是其中的一员啊。下面就来和大家谈谈我从韩剧里品出来的泡菜味道。

韩剧泡菜味道之一:酸酸的妒意

我想广大少男少女之所以迷恋韩剧,有一大部分因素缘自漂亮的男女主角。女主角漂亮的脸型,光滑的脸蛋,白晰的皮肤,魔鬼的身材;男主角青春的气质,潇洒的风度,帅气的发型,体贴的柔情,无不让人着迷,更是让人忌妒。有多少男孩女孩在为脸上的青春痘而苦恼、心烦,看人家韩国影视剧里的演员脸上,那令人烦恼的东西可是一样也找不到的,想必这种烦恼他们也不会有的,你说能不让人忌妒吗?

韩剧泡菜味道之二:甜甜的爱情

青春爱情是少不了的剧情。韩剧虽有很多是演绎小人物的生活和情感。可是平凡之中透露着喜悦和甜蜜。节奏轻快、情节爆笑的校园偶像剧《豪杰春香》就让我们这些“哈韩”一族大大感觉了主人公初恋的青涩与单纯,在甜蜜之中品味生活的精彩,感悟人生的真谛。

韩剧泡菜味道之三:苦涩的心路

说到苦涩一味,在我看来《蓝色生死恋》应是当之无愧的代表佳作。一波三折的情节让观众看后在感动之余又总是感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主人公是不是有点心灵自虐啊?从小一块长大的兄妹后来发展成了青梅竹马的恋人,世俗和偏见阻挡他们走到一起,爱情与亲情的较量,苦涩的心理历程,他们简直活得太累了。但是这可能在现实生活中难以一见的剧情,却被演员们演绎得如此生动,真实使观众的情感跟随他们的心灵之旅或喜或悲。

韩剧泡菜味道之四:麻辣的个性

爱情追求多是男追女,自古女追男并不多见,可像张娜拉这样又顽皮又颇富辣味的女孩追男孩子追得那么辛苦,付出那么多的真叫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虽然台词简单得像一碗白开水,但从颇具辣味的张娜拉嘴里说出来,却能让人感觉到其中的甘洌与酸辣之味。相比与泡菜,我们或许都会高呼:对就是要这个辣旋风的味!

噢,对了,说到麻辣,不能不提一下另一位韩剧中的典型辣妹——全智贤。想必大家都领略过她在《我的野蛮女友》中的出表现吧?初看此片,心中还不免感触:哎,外表如此柔嫩的她没想到竟是如此泼辣,甚至逛荡不羁。可是,过后才逐渐明白,原来她的可爱就在于她感情的大胆表达。这也正是为什么《我的野蛮女友》风靡全球的原因所在吧?

韩剧泡菜味道之五:咸咸的眼泪

韩剧里的经典《蓝色生死恋》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赚足了我们中国观众的眼泪吧?主人公的命运令观众无法控制眼泪的闸门,心灵受到深深地震撼之余,只能任由咸咸的眼泪决堤泛滥。

韩剧泡菜味道之六:回味无穷的传统

细品韩剧,你还会发现其中有一种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深深吸引你。用我老妈的话来解释,说那叫精神,我说太古板了,她又给换了个词——传统。是啊,在韩剧中,高雅的气质、温柔的语言、周全的礼节、严格的家庭规矩让人心向往之。韩剧向世人展示的是韩国人的高素质,文明礼貌高贵典雅的一面,这应该是无数成年人也喜爱韩剧的一大原因吧。都说韩国泡菜有一种西方泡菜所没有的独特味道,令人回味无穷,我想韩剧也同样有一种让人回味无穷的味道那就是它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国民素质与民族精神吧。

作为“哈韩”一族的我,不但喜欢韩剧,也喜欢上韩国泡菜啦,哈,这不,正缠着老妈做呢。你要不要就着泡菜一起来品一品韩剧啊?

我的新发现

我的新发现乌海市海南区老石旦小学三(一)班杨豫晨星期天,我在家里写作业,突然从厨房传来“咕咕”的叫声,胆小的我不禁吓了一大跳,到底是什么呢?一个巨大的问号出现在我的心中。我蹑手蹑脚地走进厨房,又一阵“咕咕”传到了我的耳边,我对着四周东瞧西看,发现原来是泡菜坛在作怪。泡菜坛周围的坛沿里不时冒出几个乒乓球大小的泡泡。泡菜坛怎么会冒泡呢?是什么东西让它冒泡的呢?是不是空气进去又出来了呢?……….我的心里顿时冒出了无数个问号,仔细一看,可是菜坛封得紧紧的,空气又是怎么进去的呢?

我很想知道答案,可是父母都不在家,我只好找来百科全书,寻找答案。啊,找到了,答案在这:原来泡菜坛里的菜泡的时间久了,就会产生一种叫厌氧菌的细菌,它可以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大量繁殖,当它发酵的时候会排出气体,所以会冒泡。那么泡菜长了细菌还能吃吗?我接着往下看:自然界有一些酵母菌和厌氧菌,会产生酸,同时放出气体。它们对人体不但没有伤害,还能帮助消化呢!

今天,我又学到了一种新知识,我很愉快。其实,大自然里有许多的奥秘,只要我们留心观察,勤于思考,就会不断的有新发现。指导教师:李莲英联系电话:13904732635

我的童年

我三岁才会讲话,讲话那天我姥爷正就着泡菜喂我喝粥,随便问了句:泡菜好不好吃?据说当时我沉默了一会,然后很严肃地说出了第一句话:我长大了要挑泡菜上街卖。姥爷无语三天,第四天对我爸说:这小子以后要卖泡菜的,操,这小子真有出息。自此,我再也没能吃上姥爷喂的粥。

六岁,我上学了。开学第一天,和同桌女同学划分地盘,因为在六四分还是七三分这原则性问题上纠缠,不慎被其忽下毒手,右脸被抓,两次,三道爪痕。我没哭,忍疼向老师报告:老师,她留长指甲。课后,老师向我爸复述了整件事,我记得她最后一句是:你儿子……呵呵…… 老师的话没说完,我想她是在夸我坚强吧。此后三年,冯老师一直是我班主任,待我很好,经常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表扬我,她说得最多的一句就是:同学们,阿柏同学这次考试又及格了,不容易啊,大家要学习他努力拼搏的学习精神。我很得意,可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及格了,她单单就表扬我一个?还有,我怎么就不容易了呢?

1988年社会上帮派横行,街上三三两两游荡着身披绿军装,脚踢人字拖鞋的小流氓。每天上学我总要被他们亲切地唤到面前:阿弟,今天的早餐钱呢?尽管我总是很自觉地掏出那三角钱,但他们都不信任我,校服、书包还是要被翻一次的。其实我并不介意这种近距离接触,因为每次被翻口袋,我都可以借机欣赏大哥们手臂上的青龙、白虎,当然还有腰带上别着的牛角刀。我也想成为大哥,于是用三张邮票换来了一顶黄军帽,从家里厨房偷出了阳江菜刀,为了从形象上更接近大哥,我用削铅笔的小刀在手臂上刻了个“龙”字,字是繁体的,可刻的时候我总想不起来“龙”字的繁体怎么写了,只记得和“能”字差不多,那就刻个“能”字吧。那时候可真狠,刀锋落处,刀刀见血,隔壁家的阿伟一直蹲在旁边,一楞一楞的抽着鼻涕,他问我,“你不疼吗?”“不疼!”其实我很疼。

第二天上学,我头戴黄军帽,挺胸出现在教室里。四下无人,我把同桌拉到一边,挽起衣袖:这个字怎么读?丫头正喝着豆浆,极不情愿地伸头过来:“咦,你的手摔破了哦。”“什么摔破的,这是我用刀刻的,你看清楚点是什么字”,我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愤怒,奶奶的,老子刻了一个晚上,居然说我是摔破的,你什么时候也摔出个字给我看看。

“哦,有点象个能字。”

我已对丫头的想象力和文化程度彻底失望,“睁开眼睛看清楚,是龙不是能,我手上有字了,我是大哥,今天起课桌四六分,不,五五分,一人一半。”对了,忘了说,一直以来我们课桌都是三七分,我三她七。

当我的同桌确定我手上的龙是用刀一刀刀刻上去,而不是摔上去的之后,我分明从她眼睛中看到了一种异常的光,那种眼神我见过,我奶奶每天早上给菩萨上香时就是这种眼神。

那天,我的手臂在同学面前展示了不下五十次,最后看的是梁艺,他用手按按那发红发热的龙字(已经发炎了):大哥,你好象在发烧哦。

后来我一直在想,如果那天我用的不是长了铁锈的铅笔刀,我就不会伤口感染发烧,也就不会被我爸发现,如果不被发现,那我可能真的会成为一个大哥的。

初三,我們的成长变奏曲

哨声响起。唉,交卷了。

没错,这次是期中考试,刚刚考的是第一科——语文。

其实真应该骂学校是吃饱了撑的,什么题目啊,这次考试的名著题目是——

“《红楼梦》中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品的茶是___,喝的酒是___,听的歌曲是___。”

看完这题,我的脸上立刻挂上了几条黑线。什么嘛,怎么连这么细节的都考啊?虽然这一回早已看过,但是我根本没记过这东西啊。唉,咋办呢?不过这听的歌倒是有点印象。于是,我便把“红楼梦”三个字填了进去。

刚刚交完试卷,同志们就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来。

“唉,歌你填的什么——”

“我写的夕阳红!”

“双截棍!”

“品的茶是什么?”

“龙井茶!”

“喝的酒呢——”

“我写的二锅头!”

唉,晕倒!怎么都这么现代啊,二锅头?还宫廷御宴酒呢!

后来回到家后认真的查了查原名著。唉,茶是“千红一窟”,酒乃“万艳同杯”,歌曲是红楼梦没错。唉,什么“夕阳红”“二锅头”的,太不沾边了也……

这些日子我和倾听以及众同志们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我班的“班缘”忒差了点,初一初二时是不断的转来学生,等到初二下半学期直到现在是不断的转走学生。唉,你听听就知道了。

第一个转学生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叫田笑。在我班呆了两天,走了。

据可靠情报,田笑走得原因是因为无法忍受人老的“暴政”认为管的实在太严,两天以后,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据说田笑走前还曾留下她的QQ号,所以我班十多个群都加了她。人缘很不错。弟弟小刘宇曾经在跟她聊天时给他点了一首“你快回来”……我狂晕。

第二个转学生也是一位女子,只不过是从高中转过来的。名叫高明雪。在我班呆了一天,走了。

至于她,可以说是自从上了一天学后就是不停的病假……汗,她的抵抗力怎么这么差啊,一连请了快一个星期的假。有一天中午人老进来就问:“班级日志呢?!高明雪病假。”

“啊?她咋了?!”我们都看向说这话的人。

原来是“自恋狂”。我和他同坐的时候,他经常自夸自己有多帅多帅,于是我给他起了这个外号。我估计全班的女生中除了我也没人敢给他起什么外号了。曾经有人叫他“昭哥”,于是我便管他叫“昭姐”,把他气的捶了我一拳。我和他私底下的关系很不错,常常开玩笑和斗嘴。

呵,这不说不要紧,一说就引起了全班的轰动。

“呦!人家才来一天就这么关心她啊——”

“哎呀,你们胡说什么呢?!”

.三

我班有两个班长,一男一女。但是却总管不好班级,这男班长,我叫他“螃蟹”,他的挚友,也就是“自恋狂”叫他“泡菜”。因为他的脾气一向和善,所以班里没人怕他。与其这样说,倒是不如说他的人缘是班里屈指可数的。

这的确是个大大的事实。有时他还会吃我的一些拳头和猛打。以至于有一次Q聊时,他说道,你们这两个男孩子。我的唯一的感觉就是,啊,被人称为是男孩子的感觉真不错!

我和他在学校时几乎没什么往来,主要的原因是座位隔得太远,不容易有交流的机会。但是私底下和他的关系很好,平时和他通过发短信聊天,有些时候会说些不文明的话,每次都被我训回了乖乖仔的形象。

有一次Q聊。

“螃蟹!快给你姐姐我交手机费!”

“我比你大一年呢,快,叫哥!”

“哦,姐!”

“什么?叫哥!”

“少蒙我了你,你怎么可能比我大一岁,明明是同岁。”

“你几月生日?”

“3”

“我也三。几号?”

“20.”

“呜呜呜……我24号”

“哈哈哈,我比你大四天!快点叫姐!”

“倒!”

唉,看看看看,多可爱的泡菜啊,多乖的螃蟹啊——

于是便有了让他帮我交手机费的玩笑话,但是无论以后会怎样,正如他说的一样,曾经拥有过美好的回忆也就足够了。

也许真的不能强求和他们做一辈子的兄弟朋友,但是这友谊确实有无法让我释怀。

今年,初三。

明年,我们就各奔东西了。每想到这心里都会很难过很难过,有些时候眨眨眼,想努力记住他们的样子,笑容有多么灿烂。只是这成长,似乎不给我们任何时间去记忆。于是,匆匆的,我们的沟通更少了。

人老又下了铁规定。用我们的话说是“各应死人了”。一句话都不能说,相当一个哑巴。唉,苦啊,但是这小小的规矩又怎能拘束我这疯疯癫癫的性格呢。于是乎,一有空就和兄弟们开练,不揍个浑身酸痛就绝不停手——当然是在人老不在的情况下,否则又要到他的办公室喝茶了。

不过在课间时你一定会看到这另一番风景——

一个一

哨声响起。唉,交卷了。

没错,这次是期中考试,刚刚考的是第一科——语文。

其实真应该骂学校是吃饱了撑的,什么题目啊,这次考试的名著题目是——

“《红楼梦》中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品的茶是___,喝的酒是___,听的歌曲是___。”

看完这题,我的脸上立刻挂上了几条黑线。什么嘛,怎么连这么细节的都考啊?虽然这一回早已看过,但是我根本没记过这东西啊。唉,咋办呢?不过这听的歌倒是有点印象。于是,我便把“红楼梦”三个字填了进去。

刚刚交完试卷,同志们就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来。

“唉,歌你填的什么——”

“我写的夕阳红!”

“双截棍!”

“品的茶是什么?”

“龙井茶!”

“喝的酒呢——”

“我写的二锅头!”

唉,晕倒!怎么都这么现代啊,二锅头?还宫廷御宴酒呢!

后来回到家后认真的查了查原名著。唉,茶是“千红一窟”,酒乃“万艳同杯”,歌曲是红楼梦没错。唉,什么“夕阳红”“二锅头”的,太不沾边了也……

这些日子我和倾听以及众同志们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我班的“班缘”忒差了点,初一初二时是不断的转来学生,等到初二下半学期直到现在是不断的转走学生。唉,你听听就知道了。

第一个转学生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叫田笑。在我班呆了两天,走了。

据可靠情报,田笑走得原因是因为无法忍受人老的“暴政”认为管的实在太严,两天以后,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据说田笑走前还曾留下她的QQ号,所以我班十多个群都加了她。人缘很不错。弟弟小刘宇曾经在跟她聊天时给他点了一首“你快回来”……我狂晕。

第二个转学生也是一位女子,只不过是从高中转过来的。名叫高明雪。在我班呆了一天,走了。

至于她,可以说是自从上了一天学后就是不停的病假……汗,她的抵抗力怎么这么差啊,一连请了快一个星期的假。有一天中午人老进来就问:“班级日志呢?!高明雪病假。”

“啊?她咋了?!”我们都看向说这话的人。

原来是“自恋狂”。我和他同坐的时候,他经常自夸自己有多帅多帅,于是我给他起了这个外号。我估计全班的女生中除了我也没人敢给他起什么外号了。曾经有人叫他“昭哥”,于是我便管他叫“昭姐”,把他气的捶了我一拳。我和他私底下的关系很不错,常常开玩笑和斗嘴。

呵,这不说不要紧,一说就引起了全班的轰动。

“呦!人家才来一天就这么关心她啊——”

“哎呀,你们胡说什么呢?!”

.三

我班有两个班长,一男一女。但是却总管不好班级,这男班长,我叫他“螃蟹”,他的挚友,也就是“自恋狂”叫他“泡菜”。因为他的脾气一向和善,所以班里没人怕他。与其这样说,倒是不如说他的人缘是班里屈指可数的。

这的确是个大大的事实。有时他还会吃我的一些拳头和猛打。以至于有一次Q聊时,他说道,你们这两个男孩子。我的唯一的感觉就是,啊,被人称为是男孩子的感觉真不错!

我和他在学校时几乎没什么往来,主要的原因是座位隔得太远,不容易有交流的机会。但是私底下和他的关系很好,平时和他通过发短信聊天,有些时候会说些不文明的话,每次都被我训回了乖乖仔的形象。

有一次Q聊。

“螃蟹!快给你姐姐我交手机费!”

“我比你大一年呢,快,叫哥!”

“哦,姐!”

“什么?叫哥!”

“少蒙我了你,你怎么可能比我大一岁,明明是同岁。”

“你几月生日?”

“3”

“我也三。几号?”

“20.”

“呜呜呜……我24号”

“哈哈哈,我比你大四天!快点叫姐!”

“倒!”

唉,看看看看,多可爱的泡菜啊,多乖的螃蟹啊——

于是便有了让他帮我交手机费的玩笑话,但是无论以后会怎样,正如他说的一样,曾经拥有过美好的回忆也就足够了。

也许真的不能强求和他们做一辈子的兄弟朋友,但是这友谊确实有无法让我释怀。

今年,初三。

明年,我们就各奔东西了。每想到这心里都会很难过很难过,有些时候眨眨眼,想努力记住他们的样子,笑容有多么灿烂。只是这成长,似乎不给我们任何时间去记忆。于是,匆匆的,我们的沟通更少了。

人老又下了铁规定。用我们的话说是“各应死人了”。一句话都不能说,相当一个哑巴。唉,苦啊,但是这小小的规矩又怎能拘束我这疯疯癫癫的性格呢。于是乎,一有空就和兄弟们开练,不揍个浑身酸痛就绝不停手——当然是在人老不在的情况下,否则又要到他的办公室喝茶了。

不过在课间时你一定会看到这另一番风景——

一个一

哨声响起。唉,交卷了。

没错,这次是期中考试,刚刚考的是第一科——语文。

其实真应该骂学校是吃饱了撑的,什么题目啊,这次考试的名著题目是——

“《红楼梦》中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品的茶是___,喝的酒是___,听的歌曲是___。”

看完这题,我的脸上立刻挂上了几条黑线。什么嘛,怎么连这么细节的都考啊?虽然这一回早已看过,但是我根本没记过这东西啊。唉,咋办呢?不过这听的歌倒是有点印象。于是,我便把“红楼梦”三个字填了进去。

刚刚交完试卷,同志们就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来。

“唉,歌你填的什么——”

“我写的夕阳红!”

“双截棍!”

“品的茶是什么?”

“龙井茶!”

“喝的酒呢——”

“我写的二锅头!”

唉,晕倒!怎么都这么现代啊,二锅头?还宫廷御宴酒呢!

后来回到家后认真的查了查原名著。唉,茶是“千红一窟”,酒乃“万艳同杯”,歌曲是红楼梦没错。唉,什么“夕阳红”“二锅头”的,太不沾边了也……

这些日子我和倾听以及众同志们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我班的“班缘”忒差了点,初一初二时是不断的转来学生,等到初二下半学期直到现在是不断的转走学生。唉,你听听就知道了。

第一个转学生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叫田笑。在我班呆了两天,走了。

据可靠情报,田笑走得原因是因为无法忍受人老的“暴政”认为管的实在太严,两天以后,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据说田笑走前还曾留下她的QQ号,所以我班十多个群都加了她。人缘很不错。弟弟小刘宇曾经在跟她聊天时给他点了一首“你快回来”……我狂晕。

第二个转学生也是一位女子,只不过是从高中转过来的。名叫高明雪。在我班呆了一天,走了。

至于她,可以说是自从上了一天学后就是不停的病假……汗,她的抵抗力怎么这么差啊,一连请了快一个星期的假。有一天中午人老进来就问:“班级日志呢?!高明雪病假。”

“啊?她咋了?!”我们都看向说这话的人。

原来是“自恋狂”。我和他同坐的时候,他经常自夸自己有多帅多帅,于是我给他起了这个外号。我估计全班的女生中除了我也没人敢给他起什么外号了。曾经有人叫他“昭哥”,于是我便管他叫“昭姐”,把他气的捶了我一拳。我和他私底下的关系很不错,常常开玩笑和斗嘴。

呵,这不说不要紧,一说就引起了全班的轰动。

“呦!人家才来一天就这么关心她啊——”

“哎呀,你们胡说什么呢?!”

.三

我班有两个班长,一男一女。但是却总管不好班级,这男班长,我叫他“螃蟹”,他的挚友,也就是“自恋狂”叫他“泡菜”。因为他的脾气一向和善,所以班里没人怕他。与其这样说,倒是不如说他的人缘是班里屈指可数的。

这的确是个大大的事实。有时他还会吃我的一些拳头和猛打。以至于有一次Q聊时,他说道,你们这两个男孩子。我的唯一的感觉就是,啊,被人称为是男孩子的感觉真不错!

我和他在学校时几乎没什么往来,主要的原因是座位隔得太远,不容易有交流的机会。但是私底下和他的关系很好,平时和他通过发短信聊天,有些时候会说些不文明的话,每次都被我训回了乖乖仔的形象。

有一次Q聊。

“螃蟹!快给你姐姐我交手机费!”

“我比你大一年呢,快,叫哥!”

“哦,姐!”

“什么?叫哥!”

“少蒙我了你,你怎么可能比我大一岁,明明是同岁。”

“你几月生日?”

“3”

“我也三。几号?”

“20.”

“呜呜呜……我24号”

“哈哈哈,我比你大四天!快点叫姐!”

“倒!”

唉,看看看看,多可爱的泡菜啊,多乖的螃蟹啊——

于是便有了让他帮我交手机费的玩笑话,但是无论以后会怎样,正如他说的一样,曾经拥有过美好的回忆也就足够了。

也许真的不能强求和他们做一辈子的兄弟朋友,但是这友谊确实有无法让我释怀。

今年,初三。

明年,我们就各奔东西了。每想到这心里都会很难过很难过,有些时候眨眨眼,想努力记住他们的样子,笑容有多么灿烂。只是这成长,似乎不给我们任何时间去记忆。于是,匆匆的,我们的沟通更少了。

人老又下了铁规定。用我们的话说是“各应死人了”。一句话都不能说,相当一个哑巴。唉,苦啊,但是这小小的规矩又怎能拘束我这疯疯癫癫的性格呢。于是乎,一有空就和兄弟们开练,不揍个浑身酸痛就绝不停手——当然是在人老不在的情况下,否则又要到他的办公室喝茶了。

不过在课间时你一定会看到这另一番风景——

一个一

哨声响起。唉,交卷了。

没错,这次是期中考试,刚刚考的是第一科——语文。

其实真应该骂学校是吃饱了撑的,什么题目啊,这次考试的名著题目是——

“《红楼梦》中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品的茶是___,喝的酒是___,听的歌曲是___。”

看完这题,我的脸上立刻挂上了几条黑线。什么嘛,怎么连这么细节的都考啊?虽然这一回早已看过,但是我根本没记过这东西啊。唉,咋办呢?不过这听的歌倒是有点印象。于是,我便把“红楼梦”三个字填了进去。

刚刚交完试卷,同志们就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来。

“唉,歌你填的什么——”

“我写的夕阳红!”

“双截棍!”

“品的茶是什么?”

“龙井茶!”

“喝的酒呢——”

“我写的二锅头!”

唉,晕倒!怎么都这么现代啊,二锅头?还宫廷御宴酒呢!

后来回到家后认真的查了查原名著。唉,茶是“千红一窟”,酒乃“万艳同杯”,歌曲是红楼梦没错。唉,什么“夕阳红”“二锅头”的,太不沾边了也……

这些日子我和倾听以及众同志们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我班的“班缘”忒差了点,初一初二时是不断的转来学生,等到初二下半学期直到现在是不断的转走学生。唉,你听听就知道了。

第一个转学生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叫田笑。在我班呆了两天,走了。

据可靠情报,田笑走得原因是因为无法忍受人老的“暴政”认为管的实在太严,两天以后,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据说田笑走前还曾留下她的QQ号,所以我班十多个群都加了她。人缘很不错。弟弟小刘宇曾经在跟她聊天时给他点了一首“你快回来”……我狂晕。

第二个转学生也是一位女子,只不过是从高中转过来的。名叫高明雪。在我班呆了一天,走了。

至于她,可以说是自从上了一天学后就是不停的病假……汗,她的抵抗力怎么这么差啊,一连请了快一个星期的假。有一天中午人老进来就问:“班级日志呢?!高明雪病假。”

“啊?她咋了?!”我们都看向说这话的人。

原来是“自恋狂”。我和他同坐的时候,他经常自夸自己有多帅多帅,于是我给他起了这个外号。我估计全班的女生中除了我也没人敢给他起什么外号了。曾经有人叫他“昭哥”,于是我便管他叫“昭姐”,把他气的捶了我一拳。我和他私底下的关系很不错,常常开玩笑和斗嘴。

呵,这不说不要紧,一说就引起了全班的轰动。

“呦!人家才来一天就这么关心她啊——”

“哎呀,你们胡说什么呢?!”

.三

我班有两个班长,一男一女。但是却总管不好班级,这男班长,我叫他“螃蟹”,他的挚友,也就是“自恋狂”叫他“泡菜”。因为他的脾气一向和善,所以班里没人怕他。与其这样说,倒是不如说他的人缘是班里屈指可数的。

这的确是个大大的事实。有时他还会吃我的一些拳头和猛打。以至于有一次Q聊时,他说道,你们这两个男孩子。我的唯一的感觉就是,啊,被人称为是男孩子的感觉真不错!

我和他在学校时几乎没什么往来,主要的原因是座位隔得太远,不容易有交流的机会。但是私底下和他的关系很好,平时和他通过发短信聊天,有些时候会说些不文明的话,每次都被我训回了乖乖仔的形象。

有一次Q聊。

“螃蟹!快给你姐姐我交手机费!”

“我比你大一年呢,快,叫哥!”

“哦,姐!”

“什么?叫哥!”

“少蒙我了你,你怎么可能比我大一岁,明明是同岁。”

“你几月生日?”

“3”

“我也三。几号?”

“20.”

“呜呜呜……我24号”

“哈哈哈,我比你大四天!快点叫姐!”

“倒!”

唉,看看看看,多可爱的泡菜啊,多乖的螃蟹啊——

于是便有了让他帮我交手机费的玩笑话,但是无论以后会怎样,正如他说的一样,曾经拥有过美好的回忆也就足够了。

也许真的不能强求和他们做一辈子的兄弟朋友,但是这友谊确实有无法让我释怀。

今年,初三。

明年,我们就各奔东西了。每想到这心里都会很难过很难过,有些时候眨眨眼,想努力记住他们的样子,笑容有多么灿烂。只是这成长,似乎不给我们任何时间去记忆。于是,匆匆的,我们的沟通更少了。

人老又下了铁规定。用我们的话说是“各应死人了”。一句话都不能说,相当一个哑巴。唉,苦啊,但是这小小的规矩又怎能拘束我这疯疯癫癫的性格呢。于是乎,一有空就和兄弟们开练,不揍个浑身酸痛就绝不停手——当然是在人老不在的情况下,否则又要到他的办公室喝茶了。

不过在课间时你一定会看到这另一番风景——

一个一

哨声响起。唉,交卷了。

没错,这次是期中考试,刚刚考的是第一科——语文。

其实真应该骂学校是吃饱了撑的,什么题目啊,这次考试的名著题目是——

“《红楼梦》中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品的茶是___,喝的酒是___,听的歌曲是___。”

看完这题,我的脸上立刻挂上了几条黑线。什么嘛,怎么连这么细节的都考啊?虽然这一回早已看过,但是我根本没记过这东西啊。唉,咋办呢?不过这听的歌倒是有点印象。于是,我便把“红楼梦”三个字填了进去。

刚刚交完试卷,同志们就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来。

“唉,歌你填的什么——”

“我写的夕阳红!”

“双截棍!”

“品的茶是什么?”

“龙井茶!”

“喝的酒呢——”

“我写的二锅头!”

唉,晕倒!怎么都这么现代啊,二锅头?还宫廷御宴酒呢!

后来回到家后认真的查了查原名著。唉,茶是“千红一窟”,酒乃“万艳同杯”,歌曲是红楼梦没错。唉,什么“夕阳红”“二锅头”的,太不沾边了也……

这些日子我和倾听以及众同志们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我班的“班缘”忒差了点,初一初二时是不断的转来学生,等到初二下半学期直到现在是不断的转走学生。唉,你听听就知道了。

第一个转学生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叫田笑。在我班呆了两天,走了。

据可靠情报,田笑走得原因是因为无法忍受人老的“暴政”认为管的实在太严,两天以后,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据说田笑走前还曾留下她的QQ号,所以我班十多个群都加了她。人缘很不错。弟弟小刘宇曾经在跟她聊天时给他点了一首“你快回来”……我狂晕。

第二个转学生也是一位女子,只不过是从高中转过来的。名叫高明雪。在我班呆了一天,走了。

至于她,可以说是自从上了一天学后就是不停的病假……汗,她的抵抗力怎么这么差啊,一连请了快一个星期的假。有一天中午人老进来就问:“班级日志呢?!高明雪病假。”

“啊?她咋了?!”我们都看向说这话的人。

原来是“自恋狂”。我和他同坐的时候,他经常自夸自己有多帅多帅,于是我给他起了这个外号。我估计全班的女生中除了我也没人敢给他起什么外号了。曾经有人叫他“昭哥”,于是我便管他叫“昭姐”,把他气的捶了我一拳。我和他私底下的关系很不错,常常开玩笑和斗嘴。

呵,这不说不要紧,一说就引起了全班的轰动。

“呦!人家才来一天就这么关心她啊——”

“哎呀,你们胡说什么呢?!”

.三

我班有两个班长,一男一女。但是却总管不好班级,这男班长,我叫他“螃蟹”,他的挚友,也就是“自恋狂”叫他“泡菜”。因为他的脾气一向和善,所以班里没人怕他。与其这样说,倒是不如说他的人缘是班里屈指可数的。

这的确是个大大的事实。有时他还会吃我的一些拳头和猛打。以至于有一次Q聊时,他说道,你们这两个男孩子。我的唯一的感觉就是,啊,被人称为是男孩子的感觉真不错!

我和他在学校时几乎没什么往来,主要的原因是座位隔得太远,不容易有交流的机会。但是私底下和他的关系很好,平时和他通过发短信聊天,有些时候会说些不文明的话,每次都被我训回了乖乖仔的形象。

有一次Q聊。

“螃蟹!快给你姐姐我交手机费!”

“我比你大一年呢,快,叫哥!”

“哦,姐!”

“什么?叫哥!”

“少蒙我了你,你怎么可能比我大一岁,明明是同岁。”

“你几月生日?”

“3”

“我也三。几号?”

“20.”

“呜呜呜……我24号”

“哈哈哈,我比你大四天!快点叫姐!”

“倒!”

唉,看看看看,多可爱的泡菜啊,多乖的螃蟹啊——

于是便有了让他帮我交手机费的玩笑话,但是无论以后会怎样,正如他说的一样,曾经拥有过美好的回忆也就足够了。

也许真的不能强求和他们做一辈子的兄弟朋友,但是这友谊确实有无法让我释怀。

今年,初三。

明年,我们就各奔东西了。每想到这心里都会很难过很难过,有些时候眨眨眼,想努力记住他们的样子,笑容有多么灿烂。只是这成长,似乎不给我们任何时间去记忆。于是,匆匆的,我们的沟通更少了。

人老又下了铁规定。用我们的话说是“各应死人了”。一句话都不能说,相当一个哑巴。唉,苦啊,但是这小小的规矩又怎能拘束我这疯疯癫癫的性格呢。于是乎,一有空就和兄弟们开练,不揍个浑身酸痛就绝不停手——当然是在人老不在的情况下,否则又要到他的办公室喝茶了。

不过在课间时你一定会看到这另一番风景——

一个一

哨声响起。唉,交卷了。

没错,这次是期中考试,刚刚考的是第一科——语文。

其实真应该骂学校是吃饱了撑的,什么题目啊,这次考试的名著题目是——

“《红楼梦》中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品的茶是___,喝的酒是___,听的歌曲是___。”

看完这题,我的脸上立刻挂上了几条黑线。什么嘛,怎么连这么细节的都考啊?虽然这一回早已看过,但是我根本没记过这东西啊。唉,咋办呢?不过这听的歌倒是有点印象。于是,我便把“红楼梦”三个字填了进去。

刚刚交完试卷,同志们就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来。

“唉,歌你填的什么——”

“我写的夕阳红!”

“双截棍!”

“品的茶是什么?”

“龙井茶!”

“喝的酒呢——”

“我写的二锅头!”

唉,晕倒!怎么都这么现代啊,二锅头?还宫廷御宴酒呢!

后来回到家后认真的查了查原名著。唉,茶是“千红一窟”,酒乃“万艳同杯”,歌曲是红楼梦没错。唉,什么“夕阳红”“二锅头”的,太不沾边了也……

这些日子我和倾听以及众同志们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我班的“班缘”忒差了点,初一初二时是不断的转来学生,等到初二下半学期直到现在是不断的转走学生。唉,你听听就知道了。

第一个转学生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叫田笑。在我班呆了两天,走了。

据可靠情报,田笑走得原因是因为无法忍受人老的“暴政”认为管的实在太严,两天以后,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据说田笑走前还曾留下她的QQ号,所以我班十多个群都加了她。人缘很不错。弟弟小刘宇曾经在跟她聊天时给他点了一首“你快回来”……我狂晕。

第二个转学生也是一位女子,只不过是从高中转过来的。名叫高明雪。在我班呆了一天,走了。

至于她,可以说是自从上了一天学后就是不停的病假……汗,她的抵抗力怎么这么差啊,一连请了快一个星期的假。有一天中午人老进来就问:“班级日志呢?!高明雪病假。”

“啊?她咋了?!”我们都看向说这话的人。

原来是“自恋狂”。我和他同坐的时候,他经常自夸自己有多帅多帅,于是我给他起了这个外号。我估计全班的女生中除了我也没人敢给他起什么外号了。曾经有人叫他“昭哥”,于是我便管他叫“昭姐”,把他气的捶了我一拳。我和他私底下的关系很不错,常常开玩笑和斗嘴。

呵,这不说不要紧,一说就引起了全班的轰动。

“呦!人家才来一天就这么关心她啊——”

“哎呀,你们胡说什么呢?!”

.三

我班有两个班长,一男一女。但是却总管不好班级,这男班长,我叫他“螃蟹”,他的挚友,也就是“自恋狂”叫他“泡菜”。因为他的脾气一向和善,所以班里没人怕他。与其这样说,倒是不如说他的人缘是班里屈指可数的。

这的确是个大大的事实。有时他还会吃我的一些拳头和猛打。以至于有一次Q聊时,他说道,你们这两个男孩子。我的唯一的感觉就是,啊,被人称为是男孩子的感觉真不错!

我和他在学校时几乎没什么往来,主要的原因是座位隔得太远,不容易有交流的机会。但是私底下和他的关系很好,平时和他通过发短信聊天,有些时候会说些不文明的话,每次都被我训回了乖乖仔的形象。

有一次Q聊。

“螃蟹!快给你姐姐我交手机费!”

“我比你大一年呢,快,叫哥!”

“哦,姐!”

“什么?叫哥!”

“少蒙我了你,你怎么可能比我大一岁,明明是同岁。”

“你几月生日?”

“3”

“我也三。几号?”

“20.”

“呜呜呜……我24号”

“哈哈哈,我比你大四天!快点叫姐!”

“倒!”

唉,看看看看,多可爱的泡菜啊,多乖的螃蟹啊——

于是便有了让他帮我交手机费的玩笑话,但是无论以后会怎样,正如他说的一样,曾经拥有过美好的回忆也就足够了。

也许真的不能强求和他们做一辈子的兄弟朋友,但是这友谊确实有无法让我释怀。

今年,初三。

明年,我们就各奔东西了。每想到这心里都会很难过很难过,有些时候眨眨眼,想努力记住他们的样子,笑容有多么灿烂。只是这成长,似乎不给我们任何时间去记忆。于是,匆匆的,我们的沟通更少了。

人老又下了铁规定。用我们的话说是“各应死人了”。一句话都不能说,相当一个哑巴。唉,苦啊,但是这小小的规矩又怎能拘束我这疯疯癫癫的性格呢。于是乎,一有空就和兄弟们开练,不揍个浑身酸痛就绝不停手——当然是在人老不在的情况下,否则又要到他的办公室喝茶了。

不过在课间时你一定会看到这另一番风景——

一个一

哨声响起。唉,交卷了。

没错,这次是期中考试,刚刚考的是第一科——语文。

其实真应该骂学校是吃饱了撑的,什么题目啊,这次考试的名著题目是——

“《红楼梦》中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品的茶是___,喝的酒是___,听的歌曲是___。”

看完这题,我的脸上立刻挂上了几条黑线。什么嘛,怎么连这么细节的都考啊?虽然这一回早已看过,但是我根本没记过这东西啊。唉,咋办呢?不过这听的歌倒是有点印象。于是,我便把“红楼梦”三个字填了进去。

刚刚交完试卷,同志们就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来。

“唉,歌你填的什么——”

“我写的夕阳红!”

“双截棍!”

“品的茶是什么?”

“龙井茶!”

“喝的酒呢——”

“我写的二锅头!”

唉,晕倒!怎么都这么现代啊,二锅头?还宫廷御宴酒呢!

后来回到家后认真的查了查原名著。唉,茶是“千红一窟”,酒乃“万艳同杯”,歌曲是红楼梦没错。唉,什么“夕阳红”“二锅头”的,太不沾边了也……

这些日子我和倾听以及众同志们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我班的“班缘”忒差了点,初一初二时是不断的转来学生,等到初二下半学期直到现在是不断的转走学生。唉,你听听就知道了。

第一个转学生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叫田笑。在我班呆了两天,走了。

据可靠情报,田笑走得原因是因为无法忍受人老的“暴政”认为管的实在太严,两天以后,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据说田笑走前还曾留下她的QQ号,所以我班十多个群都加了她。人缘很不错。弟弟小刘宇曾经在跟她聊天时给他点了一首“你快回来”……我狂晕。

第二个转学生也是一位女子,只不过是从高中转过来的。名叫高明雪。在我班呆了一天,走了。

至于她,可以说是自从上了一天学后就是不停的病假……汗,她的抵抗力怎么这么差啊,一连请了快一个星期的假。有一天中午人老进来就问:“班级日志呢?!高明雪病假。”

“啊?她咋了?!”我们都看向说这话的人。

原来是“自恋狂”。我和他同坐的时候,他经常自夸自己有多帅多帅,于是我给他起了这个外号。我估计全班的女生中除了我也没人敢给他起什么外号了。曾经有人叫他“昭哥”,于是我便管他叫“昭姐”,把他气的捶了我一拳。我和他私底下的关系很不错,常常开玩笑和斗嘴。

呵,这不说不要紧,一说就引起了全班的轰动。

“呦!人家才来一天就这么关心她啊——”

“哎呀,你们胡说什么呢?!”

.三

我班有两个班长,一男一女。但是却总管不好班级,这男班长,我叫他“螃蟹”,他的挚友,也就是“自恋狂”叫他“泡菜”。因为他的脾气一向和善,所以班里没人怕他。与其这样说,倒是不如说他的人缘是班里屈指可数的。

这的确是个大大的事实。有时他还会吃我的一些拳头和猛打。以至于有一次Q聊时,他说道,你们这两个男孩子。我的唯一的感觉就是,啊,被人称为是男孩子的感觉真不错!

我和他在学校时几乎没什么往来,主要的原因是座位隔得太远,不容易有交流的机会。但是私底下和他的关系很好,平时和他通过发短信聊天,有些时候会说些不文明的话,每次都被我训回了乖乖仔的形象。

有一次Q聊。

“螃蟹!快给你姐姐我交手机费!”

“我比你大一年呢,快,叫哥!”

“哦,姐!”

“什么?叫哥!”

“少蒙我了你,你怎么可能比我大一岁,明明是同岁。”

“你几月生日?”

“3”

“我也三。几号?”

“20.”

“呜呜呜……我24号”

“哈哈哈,我比你大四天!快点叫姐!”

“倒!”

唉,看看看看,多可爱的泡菜啊,多乖的螃蟹啊——

于是便有了让他帮我交手机费的玩笑话,但是无论以后会怎样,正如他说的一样,曾经拥有过美好的回忆也就足够了。

也许真的不能强求和他们做一辈子的兄弟朋友,但是这友谊确实有无法让我释怀。

今年,初三。

明年,我们就各奔东西了。每想到这心里都会很难过很难过,有些时候眨眨眼,想努力记住他们的样子,笑容有多么灿烂。只是这成长,似乎不给我们任何时间去记忆。于是,匆匆的,我们的沟通更少了。

人老又下了铁规定。用我们的话说是“各应死人了”。一句话都不能说,相当一个哑巴。唉,苦啊,但是这小小的规矩又怎能拘束我这疯疯癫癫的性格呢。于是乎,一有空就和兄弟们开练,不揍个浑身酸痛就绝不停手——当然是在人老不在的情况下,否则又要到他的办公室喝茶了。

不过在课间时你一定会看到这另一番风景——

一个

由一个梦,想开去

记得刚来苏州的时候,做过一个梦。

梦怪怪的,不过是梦都挺怪的吧。

梦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刚转来碧波,一节课都没上,就又临时转到另外一个学校去了(学校的名字记不清了,似乎有“柳塘、陆苇”一类的字眼,姑且就叫它柳塘小学吧)。

柳塘小学的老师姓吴,就叫吴浩才,外号是泡菜(这是现实生活中碧波小学我班主任的情况)。我很喜欢吴老师,还有一个好朋友,叫徐沣驰(当然这都是碧波小学的现实情况)。

在柳塘小学生活了一段时间(记不起具体时间了,很可能是三个月),我又转回了碧波小学(因为在梦中我是暂时转到柳塘小学的嘛)。一时间,我无法适应碧波小学枯燥的生活,很想念柳塘小学,经常和同学们说柳塘小学的吴老师,同学呵呵地笑,我也笑,笑他们不理解我。

奇怪的是,碧波小学的同学和柳塘小学的同学一模一样。

有一天,我看见碧波小学的班主任坐在拐角处,我突然发现他长得很像吴老师。

我回去问了徐沣驰,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喜欢将心事向沣驰诉说,而且,我隐隐约约觉得我说柳塘小学的吴老师时,同学们的笑有些意味深长。

沣驰告诉我,碧波小学的老师就是吴老师,叫吴浩才,外号泡菜。

然后,梦就结束了。

梦不是很长,但是我却想到了很多很多。

爸爸说,梦中的碧波小学就是我原来的育红小学,而梦中的柳塘小学就是现实中的碧波小学,而转学的改变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此入了我的梦。而我对育红小学的同学没有什么印象了,所以在梦中碧波小学和柳塘小学的学生是一样的。

对我最母的母校的同学,我确实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几个男孩子和一些女孩子。

男孩中印象最深的是刘真伟、赵仁勤和方子健、侯鹏飞。

刘真伟在我走的时候给我写过两首诗(现代送别诗),我很惊异于他在诗文上的才情,和大诗人比当然略显稚嫩,但那独特的想象力确实惊人。他写的手稿我整理整理就整理没了,但诗文的内容却是记着的,很可爱很温暖的字句,呵呵,我就不在这里复述了……

赵仁勤很胖,胖乎乎的,那样子很可爱,不论是他一板一眼还是嬉笑的样子,都令人忍俊不禁,由于他急起来很可爱,我和一个名字里带小乔的乔字儿的女同学常常小小的捉弄他一下,他狼狈不堪的样子总令我开怀大笑。

方子健爱耍小聪明,不服气我比他高的分数,只要老师表扬我,他总是气呼呼的。当我把同学录给他时,很忐忑地想:他会不会耍性子撕掉它啊?!可是他却认认真真地填了我的每一项内容,在好友留言里,他得意地填上一行龙飞凤舞的字:你走了,我就是全班第一了!

侯鹏飞成绩不是很好,但课外的知识也知道不少,常常和我比课外知识量,但仅限于课上的较量,课下他对我总爱答不理,我一直很奇怪。同学录的留言里,他总算说了真话,他说,可能是我太嫉妒你了,总是bì(不会写)(注,我通过上下文理解,发现是躲避的避)着你,说实话,你的确比我强,总觉得自己黔驴技穷,自己太垃圾了。听说你要转学了,是真的吗?我觉得你应该留下来,等我把你超越,我又想让你走,因为这样可以让我不熬夜想怎么把你打败。

女同学中印象最深的能立刻说得上来的,我发现都是“过家家”游戏中一起玩过的女孩儿。我总是当大姐,因为我看起来最有领导才能。她们学习不太好,但我最喜欢和她们在一起。

陈永香,我爱叫她香香,她小小的,很可爱,不爱说话。我们玩另一个游戏时我当她的小宠雪儿,可以变身为人,我个子比她高,但装作她的小宠时却很自然。

梁月圆,在我离开的最后两个月里她是我的同桌。我和她都爱说话,一扯起来就没了边,她和我在一起总是快快乐乐的,我和她在一起总是无拘无束的。

……

对于吴老师在梦中反复的出现,我想是因为突然接受到的一种新鲜活泼的教育方式和我学习生涯中的第一位男老师吧。爸爸说,现在小学教学偏阴柔化,有一个男老师也是好的。

对于吴老师的别号——泡菜,我曾经很是新鲜,总喜欢对着他大声喊:“泡菜——”等他回答我的问题之后,我又大声地说:“谢谢泡菜——”

最近,却喜欢叫他“吴老师”,越来越不喜欢拖着长音叫吴老师“泡菜——”,不知为什么。

自从我叫他“吴老师”之后,他便再没入过我的梦。新鲜期过去了,但一种沉淀的信任却已经成了习惯,不记得刚来苏州的时候,做过一个梦。

梦怪怪的,不过是梦都挺怪的吧。

梦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刚转来碧波,一节课都没上,就又临时转到另外一个学校去了(学校的名字记不清了,似乎有“柳塘、陆苇”一类的字眼,姑且就叫它柳塘小学吧)。

柳塘小学的老师姓吴,就叫吴浩才,外号是泡菜(这是现实生活中碧波小学我班主任的情况)。我很喜欢吴老师,还有一个好朋友,叫徐沣驰(当然这都是碧波小学的现实情况)。

在柳塘小学生活了一段时间(记不起具体时间了,很可能是三个月),我又转回了碧波小学(因为在梦中我是暂时转到柳塘小学的嘛)。一时间,我无法适应碧波小学枯燥的生活,很想念柳塘小学,经常和同学们说柳塘小学的吴老师,同学呵呵地笑,我也笑,笑他们不理解我。

奇怪的是,碧波小学的同学和柳塘小学的同学一模一样。

有一天,我看见碧波小学的班主任坐在拐角处,我突然发现他长得很像吴老师。

我回去问了徐沣驰,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喜欢将心事向沣驰诉说,而且,我隐隐约约觉得我说柳塘小学的吴老师时,同学们的笑有些意味深长。

沣驰告诉我,碧波小学的老师就是吴老师,叫吴浩才,外号泡菜。

然后,梦就结束了。

梦不是很长,但是我却想到了很多很多。

爸爸说,梦中的碧波小学就是我原来的育红小学,而梦中的柳塘小学就是现实中的碧波小学,而转学的改变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此入了我的梦。而我对育红小学的同学没有什么印象了,所以在梦中碧波小学和柳塘小学的学生是一样的。

对我最母的母校的同学,我确实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几个男孩子和一些女孩子。

男孩中印象最深的是刘真伟、赵仁勤和方子健、侯鹏飞。

刘真伟在我走的时候给我写过两首诗(现代送别诗),我很惊异于他在诗文上的才情,和大诗人比当然略显稚嫩,但那独特的想象力确实惊人。他写的手稿我整理整理就整理没了,但诗文的内容却是记着的,很可爱很温暖的字句,呵呵,我就不在这里复述了……

赵仁勤很胖,胖乎乎的,那样子很可爱,不论是他一板一眼还是嬉笑的样子,都令人忍俊不禁,由于他急起来很可爱,我和一个名字里带小乔的乔字儿的女同学常常小小的捉弄他一下,他狼狈不堪的样子总令我开怀大笑。

方子健爱耍小聪明,不服气我比他高的分数,只要老师表扬我,他总是气呼呼的。当我把同学录给他时,很忐忑地想:他会不会耍性子撕掉它啊?!可是他却认认真真地填了我的每一项内容,在好友留言里,他得意地填上一行龙飞凤舞的字:你走了,我就是全班第一了!

侯鹏飞成绩不是很好,但课外的知识也知道不少,常常和我比课外知识量,但仅限于课上的较量,课下他对我总爱答不理,我一直很奇怪。同学录的留言里,他总算说了真话,他说,可能是我太嫉妒你了,总是bì(不会写)(注,我通过上下文理解,发现是躲避的避)着你,说实话,你的确比我强,总觉得自己黔驴技穷,自己太垃圾了。听说你要转学了,是真的吗?我觉得你应该留下来,等我把你超越,我又想让你走,因为这样可以让我不熬夜想怎么把你打败。

女同学中印象最深的能立刻说得上来的,我发现都是“过家家”游戏中一起玩过的女孩儿。我总是当大姐,因为我看起来最有领导才能。她们学习不太好,但我最喜欢和她们在一起。

陈永香,我爱叫她香香,她小小的,很可爱,不爱说话。我们玩另一个游戏时我当她的小宠雪儿,可以变身为人,我个子比她高,但装作她的小宠时却很自然。

梁月圆,在我离开的最后两个月里她是我的同桌。我和她都爱说话,一扯起来就没了边,她和我在一起总是快快乐乐的,我和她在一起总是无拘无束的。

……

对于吴老师在梦中反复的出现,我想是因为突然接受到的一种新鲜活泼的教育方式和我学习生涯中的第一位男老师吧。爸爸说,现在小学教学偏阴柔化,有一个男老师也是好的。

对于吴老师的别号——泡菜,我曾经很是新鲜,总喜欢对着他大声喊:“泡菜——”等他回答我的问题之后,我又大声地说:“谢谢泡菜——”

最近,却喜欢叫他“吴老师”,越来越不喜欢拖着长音叫吴老师“泡菜——”,不知为什么。

自从我叫他“吴老师”之后,他便再没入过我的梦。新鲜期过去了,但一种沉淀的信任却已经成了习惯,不记得刚来苏州的时候,做过一个梦。

梦怪怪的,不过是梦都挺怪的吧。

梦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刚转来碧波,一节课都没上,就又临时转到另外一个学校去了(学校的名字记不清了,似乎有“柳塘、陆苇”一类的字眼,姑且就叫它柳塘小学吧)。

柳塘小学的老师姓吴,就叫吴浩才,外号是泡菜(这是现实生活中碧波小学我班主任的情况)。我很喜欢吴老师,还有一个好朋友,叫徐沣驰(当然这都是碧波小学的现实情况)。

在柳塘小学生活了一段时间(记不起具体时间了,很可能是三个月),我又转回了碧波小学(因为在梦中我是暂时转到柳塘小学的嘛)。一时间,我无法适应碧波小学枯燥的生活,很想念柳塘小学,经常和同学们说柳塘小学的吴老师,同学呵呵地笑,我也笑,笑他们不理解我。

奇怪的是,碧波小学的同学和柳塘小学的同学一模一样。

有一天,我看见碧波小学的班主任坐在拐角处,我突然发现他长得很像吴老师。

我回去问了徐沣驰,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喜欢将心事向沣驰诉说,而且,我隐隐约约觉得我说柳塘小学的吴老师时,同学们的笑有些意味深长。

沣驰告诉我,碧波小学的老师就是吴老师,叫吴浩才,外号泡菜。

然后,梦就结束了。

梦不是很长,但是我却想到了很多很多。

爸爸说,梦中的碧波小学就是我原来的育红小学,而梦中的柳塘小学就是现实中的碧波小学,而转学的改变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此入了我的梦。而我对育红小学的同学没有什么印象了,所以在梦中碧波小学和柳塘小学的学生是一样的。

对我最母的母校的同学,我确实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几个男孩子和一些女孩子。

男孩中印象最深的是刘真伟、赵仁勤和方子健、侯鹏飞。

刘真伟在我走的时候给我写过两首诗(现代送别诗),我很惊异于他在诗文上的才情,和大诗人比当然略显稚嫩,但那独特的想象力确实惊人。他写的手稿我整理整理就整理没了,但诗文的内容却是记着的,很可爱很温暖的字句,呵呵,我就不在这里复述了……

赵仁勤很胖,胖乎乎的,那样子很可爱,不论是他一板一眼还是嬉笑的样子,都令人忍俊不禁,由于他急起来很可爱,我和一个名字里带小乔的乔字儿的女同学常常小小的捉弄他一下,他狼狈不堪的样子总令我开怀大笑。

方子健爱耍小聪明,不服气我比他高的分数,只要老师表扬我,他总是气呼呼的。当我把同学录给他时,很忐忑地想:他会不会耍性子撕掉它啊?!可是他却认认真真地填了我的每一项内容,在好友留言里,他得意地填上一行龙飞凤舞的字:你走了,我就是全班第一了!

侯鹏飞成绩不是很好,但课外的知识也知道不少,常常和我比课外知识量,但仅限于课上的较量,课下他对我总爱答不理,我一直很奇怪。同学录的留言里,他总算说了真话,他说,可能是我太嫉妒你了,总是bì(不会写)(注,我通过上下文理解,发现是躲避的避)着你,说实话,你的确比我强,总觉得自己黔驴技穷,自己太垃圾了。听说你要转学了,是真的吗?我觉得你应该留下来,等我把你超越,我又想让你走,因为这样可以让我不熬夜想怎么把你打败。

女同学中印象最深的能立刻说得上来的,我发现都是“过家家”游戏中一起玩过的女孩儿。我总是当大姐,因为我看起来最有领导才能。她们学习不太好,但我最喜欢和她们在一起。

陈永香,我爱叫她香香,她小小的,很可爱,不爱说话。我们玩另一个游戏时我当她的小宠雪儿,可以变身为人,我个子比她高,但装作她的小宠时却很自然。

梁月圆,在我离开的最后两个月里她是我的同桌。我和她都爱说话,一扯起来就没了边,她和我在一起总是快快乐乐的,我和她在一起总是无拘无束的。

……

对于吴老师在梦中反复的出现,我想是因为突然接受到的一种新鲜活泼的教育方式和我学习生涯中的第一位男老师吧。爸爸说,现在小学教学偏阴柔化,有一个男老师也是好的。

对于吴老师的别号——泡菜,我曾经很是新鲜,总喜欢对着他大声喊:“泡菜——”等他回答我的问题之后,我又大声地说:“谢谢泡菜——”

最近,却喜欢叫他“吴老师”,越来越不喜欢拖着长音叫吴老师“泡菜——”,不知为什么。

自从我叫他“吴老师”之后,他便再没入过我的梦。新鲜期过去了,但一种沉淀的信任却已经成了习惯,不记得刚来苏州的时候,做过一个梦。

梦怪怪的,不过是梦都挺怪的吧。

梦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刚转来碧波,一节课都没上,就又临时转到另外一个学校去了(学校的名字记不清了,似乎有“柳塘、陆苇”一类的字眼,姑且就叫它柳塘小学吧)。

柳塘小学的老师姓吴,就叫吴浩才,外号是泡菜(这是现实生活中碧波小学我班主任的情况)。我很喜欢吴老师,还有一个好朋友,叫徐沣驰(当然这都是碧波小学的现实情况)。

在柳塘小学生活了一段时间(记不起具体时间了,很可能是三个月),我又转回了碧波小学(因为在梦中我是暂时转到柳塘小学的嘛)。一时间,我无法适应碧波小学枯燥的生活,很想念柳塘小学,经常和同学们说柳塘小学的吴老师,同学呵呵地笑,我也笑,笑他们不理解我。

奇怪的是,碧波小学的同学和柳塘小学的同学一模一样。

有一天,我看见碧波小学的班主任坐在拐角处,我突然发现他长得很像吴老师。

我回去问了徐沣驰,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喜欢将心事向沣驰诉说,而且,我隐隐约约觉得我说柳塘小学的吴老师时,同学们的笑有些意味深长。

沣驰告诉我,碧波小学的老师就是吴老师,叫吴浩才,外号泡菜。

然后,梦就结束了。

梦不是很长,但是我却想到了很多很多。

爸爸说,梦中的碧波小学就是我原来的育红小学,而梦中的柳塘小学就是现实中的碧波小学,而转学的改变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此入了我的梦。而我对育红小学的同学没有什么印象了,所以在梦中碧波小学和柳塘小学的学生是一样的。

对我最母的母校的同学,我确实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几个男孩子和一些女孩子。

男孩中印象最深的是刘真伟、赵仁勤和方子健、侯鹏飞。

刘真伟在我走的时候给我写过两首诗(现代送别诗),我很惊异于他在诗文上的才情,和大诗人比当然略显稚嫩,但那独特的想象力确实惊人。他写的手稿我整理整理就整理没了,但诗文的内容却是记着的,很可爱很温暖的字句,呵呵,我就不在这里复述了……

赵仁勤很胖,胖乎乎的,那样子很可爱,不论是他一板一眼还是嬉笑的样子,都令人忍俊不禁,由于他急起来很可爱,我和一个名字里带小乔的乔字儿的女同学常常小小的捉弄他一下,他狼狈不堪的样子总令我开怀大笑。

方子健爱耍小聪明,不服气我比他高的分数,只要老师表扬我,他总是气呼呼的。当我把同学录给他时,很忐忑地想:他会不会耍性子撕掉它啊?!可是他却认认真真地填了我的每一项内容,在好友留言里,他得意地填上一行龙飞凤舞的字:你走了,我就是全班第一了!

侯鹏飞成绩不是很好,但课外的知识也知道不少,常常和我比课外知识量,但仅限于课上的较量,课下他对我总爱答不理,我一直很奇怪。同学录的留言里,他总算说了真话,他说,可能是我太嫉妒你了,总是bì(不会写)(注,我通过上下文理解,发现是躲避的避)着你,说实话,你的确比我强,总觉得自己黔驴技穷,自己太垃圾了。听说你要转学了,是真的吗?我觉得你应该留下来,等我把你超越,我又想让你走,因为这样可以让我不熬夜想怎么把你打败。

女同学中印象最深的能立刻说得上来的,我发现都是“过家家”游戏中一起玩过的女孩儿。我总是当大姐,因为我看起来最有领导才能。她们学习不太好,但我最喜欢和她们在一起。

陈永香,我爱叫她香香,她小小的,很可爱,不爱说话。我们玩另一个游戏时我当她的小宠雪儿,可以变身为人,我个子比她高,但装作她的小宠时却很自然。

梁月圆,在我离开的最后两个月里她是我的同桌。我和她都爱说话,一扯起来就没了边,她和我在一起总是快快乐乐的,我和她在一起总是无拘无束的。

……

对于吴老师在梦中反复的出现,我想是因为突然接受到的一种新鲜活泼的教育方式和我学习生涯中的第一位男老师吧。爸爸说,现在小学教学偏阴柔化,有一个男老师也是好的。

对于吴老师的别号——泡菜,我曾经很是新鲜,总喜欢对着他大声喊:“泡菜——”等他回答我的问题之后,我又大声地说:“谢谢泡菜——”

最近,却喜欢叫他“吴老师”,越来越不喜欢拖着长音叫吴老师“泡菜——”,不知为什么。

自从我叫他“吴老师”之后,他便再没入过我的梦。新鲜期过去了,但一种沉淀的信任却已经成了习惯,不记得刚来苏州的时候,做过一个梦。

梦怪怪的,不过是梦都挺怪的吧。

梦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刚转来碧波,一节课都没上,就又临时转到另外一个学校去了(学校的名字记不清了,似乎有“柳塘、陆苇”一类的字眼,姑且就叫它柳塘小学吧)。

柳塘小学的老师姓吴,就叫吴浩才,外号是泡菜(这是现实生活中碧波小学我班主任的情况)。我很喜欢吴老师,还有一个好朋友,叫徐沣驰(当然这都是碧波小学的现实情况)。

在柳塘小学生活了一段时间(记不起具体时间了,很可能是三个月),我又转回了碧波小学(因为在梦中我是暂时转到柳塘小学的嘛)。一时间,我无法适应碧波小学枯燥的生活,很想念柳塘小学,经常和同学们说柳塘小学的吴老师,同学呵呵地笑,我也笑,笑他们不理解我。

奇怪的是,碧波小学的同学和柳塘小学的同学一模一样。

有一天,我看见碧波小学的班主任坐在拐角处,我突然发现他长得很像吴老师。

我回去问了徐沣驰,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喜欢将心事向沣驰诉说,而且,我隐隐约约觉得我说柳塘小学的吴老师时,同学们的笑有些意味深长。

沣驰告诉我,碧波小学的老师就是吴老师,叫吴浩才,外号泡菜。

然后,梦就结束了。

梦不是很长,但是我却想到了很多很多。

爸爸说,梦中的碧波小学就是我原来的育红小学,而梦中的柳塘小学就是现实中的碧波小学,而转学的改变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此入了我的梦。而我对育红小学的同学没有什么印象了,所以在梦中碧波小学和柳塘小学的学生是一样的。

对我最母的母校的同学,我确实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几个男孩子和一些女孩子。

男孩中印象最深的是刘真伟、赵仁勤和方子健、侯鹏飞。

刘真伟在我走的时候给我写过两首诗(现代送别诗),我很惊异于他在诗文上的才情,和大诗人比当然略显稚嫩,但那独特的想象力确实惊人。他写的手稿我整理整理就整理没了,但诗文的内容却是记着的,很可爱很温暖的字句,呵呵,我就不在这里复述了……

赵仁勤很胖,胖乎乎的,那样子很可爱,不论是他一板一眼还是嬉笑的样子,都令人忍俊不禁,由于他急起来很可爱,我和一个名字里带小乔的乔字儿的女同学常常小小的捉弄他一下,他狼狈不堪的样子总令我开怀大笑。

方子健爱耍小聪明,不服气我比他高的分数,只要老师表扬我,他总是气呼呼的。当我把同学录给他时,很忐忑地想:他会不会耍性子撕掉它啊?!可是他却认认真真地填了我的每一项内容,在好友留言里,他得意地填上一行龙飞凤舞的字:你走了,我就是全班第一了!

侯鹏飞成绩不是很好,但课外的知识也知道不少,常常和我比课外知识量,但仅限于课上的较量,课下他对我总爱答不理,我一直很奇怪。同学录的留言里,他总算说了真话,他说,可能是我太嫉妒你了,总是bì(不会写)(注,我通过上下文理解,发现是躲避的避)着你,说实话,你的确比我强,总觉得自己黔驴技穷,自己太垃圾了。听说你要转学了,是真的吗?我觉得你应该留下来,等我把你超越,我又想让你走,因为这样可以让我不熬夜想怎么把你打败。

女同学中印象最深的能立刻说得上来的,我发现都是“过家家”游戏中一起玩过的女孩儿。我总是当大姐,因为我看起来最有领导才能。她们学习不太好,但我最喜欢和她们在一起。

陈永香,我爱叫她香香,她小小的,很可爱,不爱说话。我们玩另一个游戏时我当她的小宠雪儿,可以变身为人,我个子比她高,但装作她的小宠时却很自然。

梁月圆,在我离开的最后两个月里她是我的同桌。我和她都爱说话,一扯起来就没了边,她和我在一起总是快快乐乐的,我和她在一起总是无拘无束的。

……

对于吴老师在梦中反复的出现,我想是因为突然接受到的一种新鲜活泼的教育方式和我学习生涯中的第一位男老师吧。爸爸说,现在小学教学偏阴柔化,有一个男老师也是好的。

对于吴老师的别号——泡菜,我曾经很是新鲜,总喜欢对着他大声喊:“泡菜——”等他回答我的问题之后,我又大声地说:“谢谢泡菜——”

最近,却喜欢叫他“吴老师”,越来越不喜欢拖着长音叫吴老师“泡菜——”,不知为什么。

自从我叫他“吴老师”之后,他便再没入过我的梦。新鲜期过去了,但一种沉淀的信任却已经成了习惯,不记得刚来苏州的时候,做过一个梦。

梦怪怪的,不过是梦都挺怪的吧。

梦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刚转来碧波,一节课都没上,就又临时转到另外一个学校去了(学校的名字记不清了,似乎有“柳塘、陆苇”一类的字眼,姑且就叫它柳塘小学吧)。

柳塘小学的老师姓吴,就叫吴浩才,外号是泡菜(这是现实生活中碧波小学我班主任的情况)。我很喜欢吴老师,还有一个好朋友,叫徐沣驰(当然这都是碧波小学的现实情况)。

在柳塘小学生活了一段时间(记不起具体时间了,很可能是三个月),我又转回了碧波小学(因为在梦中我是暂时转到柳塘小学的嘛)。一时间,我无法适应碧波小学枯燥的生活,很想念柳塘小学,经常和同学们说柳塘小学的吴老师,同学呵呵地笑,我也笑,笑他们不理解我。

奇怪的是,碧波小学的同学和柳塘小学的同学一模一样。

有一天,我看见碧波小学的班主任坐在拐角处,我突然发现他长得很像吴老师。

我回去问了徐沣驰,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喜欢将心事向沣驰诉说,而且,我隐隐约约觉得我说柳塘小学的吴老师时,同学们的笑有些意味深长。

沣驰告诉我,碧波小学的老师就是吴老师,叫吴浩才,外号泡菜。

然后,梦就结束了。

梦不是很长,但是我却想到了很多很多。

爸爸说,梦中的碧波小学就是我原来的育红小学,而梦中的柳塘小学就是现实中的碧波小学,而转学的改变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此入了我的梦。而我对育红小学的同学没有什么印象了,所以在梦中碧波小学和柳塘小学的学生是一样的。

对我最母的母校的同学,我确实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几个男孩子和一些女孩子。

男孩中印象最深的是刘真伟、赵仁勤和方子健、侯鹏飞。

刘真伟在我走的时候给我写过两首诗(现代送别诗),我很惊异于他在诗文上的才情,和大诗人比当然略显稚嫩,但那独特的想象力确实惊人。他写的手稿我整理整理就整理没了,但诗文的内容却是记着的,很可爱很温暖的字句,呵呵,我就不在这里复述了……

赵仁勤很胖,胖乎乎的,那样子很可爱,不论是他一板一眼还是嬉笑的样子,都令人忍俊不禁,由于他急起来很可爱,我和一个名字里带小乔的乔字儿的女同学常常小小的捉弄他一下,他狼狈不堪的样子总令我开怀大笑。

方子健爱耍小聪明,不服气我比他高的分数,只要老师表扬我,他总是气呼呼的。当我把同学录给他时,很忐忑地想:他会不会耍性子撕掉它啊?!可是他却认认真真地填了我的每一项内容,在好友留言里,他得意地填上一行龙飞凤舞的字:你走了,我就是全班第一了!

侯鹏飞成绩不是很好,但课外的知识也知道不少,常常和我比课外知识量,但仅限于课上的较量,课下他对我总爱答不理,我一直很奇怪。同学录的留言里,他总算说了真话,他说,可能是我太嫉妒你了,总是bì(不会写)(注,我通过上下文理解,发现是躲避的避)着你,说实话,你的确比我强,总觉得自己黔驴技穷,自己太垃圾了。听说你要转学了,是真的吗?我觉得你应该留下来,等我把你超越,我又想让你走,因为这样可以让我不熬夜想怎么把你打败。

女同学中印象最深的能立刻说得上来的,我发现都是“过家家”游戏中一起玩过的女孩儿。我总是当大姐,因为我看起来最有领导才能。她们学习不太好,但我最喜欢和她们在一起。

陈永香,我爱叫她香香,她小小的,很可爱,不爱说话。我们玩另一个游戏时我当她的小宠雪儿,可以变身为人,我个子比她高,但装作她的小宠时却很自然。

梁月圆,在我离开的最后两个月里她是我的同桌。我和她都爱说话,一扯起来就没了边,她和我在一起总是快快乐乐的,我和她在一起总是无拘无束的。

……

对于吴老师在梦中反复的出现,我想是因为突然接受到的一种新鲜活泼的教育方式和我学习生涯中的第一位男老师吧。爸爸说,现在小学教学偏阴柔化,有一个男老师也是好的。

对于吴老师的别号——泡菜,我曾经很是新鲜,总喜欢对着他大声喊:“泡菜——”等他回答我的问题之后,我又大声地说:“谢谢泡菜——”

最近,却喜欢叫他“吴老师”,越来越不喜欢拖着长音叫吴老师“泡菜——”,不知为什么。

自从我叫他“吴老师”之后,他便再没入过我的梦。新鲜期过去了,但一种沉淀的信任却已经成了习惯,不记得刚来苏州的时候,做过一个梦。

梦怪怪的,不过是梦都挺怪的吧。

梦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刚转来碧波,一节课都没上,就又临时转到另外一个学校去了(学校的名字记不清了,似乎有“柳塘、陆苇”一类的字眼,姑且就叫它柳塘小学吧)。

柳塘小学的老师姓吴,就叫吴浩才,外号是泡菜(这是现实生活中碧波小学我班主任的情况)。我很喜欢吴老师,还有一个好朋友,叫徐沣驰(当然这都是碧波小学的现实情况)。

在柳塘小学生活了一段时间(记不起具体时间了,很可能是三个月),我又转回了碧波小学(因为在梦中我是暂时转到柳塘小学的嘛)。一时间,我无法适应碧波小学枯燥的生活,很想念柳塘小学,经常和同学们说柳塘小学的吴老师,同学呵呵地笑,我也笑,笑他们不理解我。

奇怪的是,碧波小学的同学和柳塘小学的同学一模一样。

有一天,我看见碧波小学的班主任坐在拐角处,我突然发现他长得很像吴老师。

我回去问了徐沣驰,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喜欢将心事向沣驰诉说,而且,我隐隐约约觉得我说柳塘小学的吴老师时,同学们的笑有些意味深长。

沣驰告诉我,碧波小学的老师就是吴老师,叫吴浩才,外号泡菜。

然后,梦就结束了。

梦不是很长,但是我却想到了很多很多。

爸爸说,梦中的碧波小学就是我原来的育红小学,而梦中的柳塘小学就是现实中的碧波小学,而转学的改变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此入了我的梦。而我对育红小学的同学没有什么印象了,所以在梦中碧波小学和柳塘小学的学生是一样的。

对我最母的母校的同学,我确实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几个男孩子和一些女孩子。

男孩中印象最深的是刘真伟、赵仁勤和方子健、侯鹏飞。

刘真伟在我走的时候给我写过两首诗(现代送别诗),我很惊异于他在诗文上的才情,和大诗人比当然略显稚嫩,但那独特的想象力确实惊人。他写的手稿我整理整理就整理没了,但诗文的内容却是记着的,很可爱很温暖的字句,呵呵,我就不在这里复述了……

赵仁勤很胖,胖乎乎的,那样子很可爱,不论是他一板一眼还是嬉笑的样子,都令人忍俊不禁,由于他急起来很可爱,我和一个名字里带小乔的乔字儿的女同学常常小小的捉弄他一下,他狼狈不堪的样子总令我开怀大笑。

方子健爱耍小聪明,不服气我比他高的分数,只要老师表扬我,他总是气呼呼的。当我把同学录给他时,很忐忑地想:他会不会耍性子撕掉它啊?!可是他却认认真真地填了我的每一项内容,在好友留言里,他得意地填上一行龙飞凤舞的字:你走了,我就是全班第一了!

侯鹏飞成绩不是很好,但课外的知识也知道不少,常常和我比课外知识量,但仅限于课上的较量,课下他对我总爱答不理,我一直很奇怪。同学录的留言里,他总算说了真话,他说,可能是我太嫉妒你了,总是bì(不会写)(注,我通过上下文理解,发现是躲避的避)着你,说实话,你的确比我强,总觉得自己黔驴技穷,自己太垃圾了。听说你要转学了,是真的吗?我觉得你应该留下来,等我把你超越,我又想让你走,因为这样可以让我不熬夜想怎么把你打败。

女同学中印象最深的能立刻说得上来的,我发现都是“过家家”游戏中一起玩过的女孩儿。我总是当大姐,因为我看起来最有领导才能。她们学习不太好,但我最喜欢和她们在一起。

陈永香,我爱叫她香香,她小小的,很可爱,不爱说话。我们玩另一个游戏时我当她的小宠雪儿,可以变身为人,我个子比她高,但装作她的小宠时却很自然。

梁月圆,在我离开的最后两个月里她是我的同桌。我和她都爱说话,一扯起来就没了边,她和我在一起总是快快乐乐的,我和她在一起总是无拘无束的。

……

对于吴老师在梦中反复的出现,我想是因为突然接受到的一种新鲜活泼的教育方式和我学习生涯中的第一位男老师吧。爸爸说,现在小学教学偏阴柔化,有一个男老师也是好的。

对于吴老师的别号——泡菜,我曾经很是新鲜,总喜欢对着他大声喊:“泡菜——”等他回答我的问题之后,我又大声地说:“谢谢泡菜——”

最近,却喜欢叫他“吴老师”,越来越不喜欢拖着长音叫吴老师“泡菜——”,不知为什么。

自从我叫他“吴老师”之后,他便再没入过我的梦。新鲜期过去了,但一种沉淀的信任却已经成了习惯,不

野菜小学记事【爆笑】∷

那一年,七星道士心血来潮出资创办了一个学校。原名叫“宣扬素质教育,要求品学兼优,德、智、体全面发展小学”。名字太长,后世为了好记,就称之为野菜小学。

自此学校创下以来,中途发生无数事件,仅捡一小部分告知后人。

学校的老师只有三个,但个个精英。小稀教语文;秀娟教外语;颖三教体育。

接下来由秀娟老师发个人简历,一人一张。交上来一看,乐了。先是萝卜空雅的一张。

最喜欢的季节:樱花盛开的日子。

最喜欢读的书:幻想水浒传。

最喜欢的年代:帝国时代。

然后是洋葱空雅的。

最喜欢的季节:―

最喜欢读的书:―

最喜欢的年代:一

秀娟看了问洋葱空雅:“你怎么都写一呢?”

洋葱空雅道:“俺不认字,那上面写些啥俺看不懂。俺只会写个一字,怎么?写得还凑合吧?”

这天上语文课,小稀老师在讲《出师表》。正讲得兴起,抬头一看,却看到辣椒空雅趴在桌上睡得香。大怒,走过去把他叫了起来,道:“辣椒同学,我刚才讲什么呢?”

辣椒空雅迷迷忽忽的说:“不就是讲出师表嘛?熟着呢!”

小稀老师问道:“哦?那你把后两段背出来。”

辣椒空雅道:“简单啊…”

“没这句!”小稀老师大喝。

辣椒空雅不敢多说,忙开始背:“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临表涕零,不知所云。”

小稀老师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道:“背得很好,我知道你喜欢自学。可是上课睡觉是不对的。你意识到上课睡觉有什么不好吗?”

“是的。”辣椒空雅打了个哈欠道,“确实不如在床上舒服。”

英语课上,泡菜空雅正看连环画。

突然,秀娟老师提问了:

“泡菜同学, ‘I don‘t know’是什么意思?”

泡菜空雅站了起来,呆了半天,憋出一句话:

“俺,俺,俺不知道!”

秀娟老师大喜道:

“Very good.Sit down,please!”

泡菜空雅还站着,同桌鸡蛋空雅忙把他拉了下来。

又一次,秀娟老师对着刚被叫起来的饭团空雅道:“你来翻译一下how are you ?什么意思。”

饭团空雅信心满满的道:“how‘怎么’are‘是’ you ‘你’。怎么是你?”

秀娟老师抹汗道:“那how old are you呢?”

饭团空雅继续道:“how‘怎么’old‘还’are‘是’ you ‘你’。怎么还是你!”

秀娟老师背了过去。

于是秀娟老师对自己教英语没什么信心了,七星校长叫他教数学,反正英语也没啥用。

这一天,秀娟老师正在讲数学王子高斯的事:“这高斯小时候是很聪明的,有一次,老师心情不好,让高斯和他的同学计算从1一直加到100,不到一会儿,高斯就对老师说他算完了,答案是5050…”

说到这时,他突然发现鸡蛋空雅和泡菜空雅在睡觉,于是过去敲了敲他们的桌子,两人醒了过来,看到是老师,急忙站了起来。秀娟老师道:“两位同学,从1一直加到100等于多少?”

两人低头算着,看到洋葱空雅向他们伸出右手,然后用左手画了个蛋,这样做了两次。泡菜空雅忙道:“老师,是两个鸡爪加两个鸡蛋。”

秀娟老师怒道:“K,给我站到黑板上去。”

鸡蛋空雅领悟过来,抬头道:“是5050,老师。”

秀娟老师笑道:“很好,那为什么呢?”

鸡蛋空雅往洋葱空雅看去,看到他没动静,不知怎么答。突然他灵机一动道:“是老师说的。”

秀娟老师险些晕过去,转身走到讲台,看到泡菜空雅搬了块椅子到黑板边,正往上爬,忙问道:“你干什么呢?”

“您不是让我站到黑板上去吗?”

到了农忙季节,学校鼓励大家自给自足,于是将体育课冲掉,让大家体会劳动的乐趣。

平日作威作福的饭团空雅这时倒是蛮有干劲的,被分配拉架子车运送肥料,还干得挺开心。其余学生装车或卸车。

晚饭后劳动总结时,颖三老师问:“饭团同学,今天你做了什么?”

饭团空雅答道:“拉猪粪。”

这时,旁边一个声音小声说道:“早就知道他不拉人屎。”

洋葱空雅与辣椒空雅同桌,一日两人口角,辣椒空雅自然不是对手,但他频频出手警戒,挽回败势。逗到正酣处,洋葱空雅说:“我同桌是个傻子。”

辣椒空雅立刻反驳:“你同桌才是个傻子呢!!!”

一天饭团空雅与泡菜空雅在吵架,饭团空雅说:「你...你再叫啊,我打个电话就可以找人恚

泡菜空雅说:「你....你打啊!我就不信....」

然那一年,七星道士心血来潮出资创办了一个学校。原名叫“宣扬素质教育,要求品学兼优,德、智、体全面发展小学”。名字太长,后世为了好记,就称之为野菜小学。

自此学校创下以来,中途发生无数事件,仅捡一小部分告知后人。

学校的老师只有三个,但个个精英。小稀教语文;秀娟教外语;颖三教体育。

接下来由秀娟老师发个人简历,一人一张。交上来一看,乐了。先是萝卜空雅的一张。

最喜欢的季节:樱花盛开的日子。

最喜欢读的书:幻想水浒传。

最喜欢的年代:帝国时代。

然后是洋葱空雅的。

最喜欢的季节:―

最喜欢读的书:―

最喜欢的年代:一

秀娟看了问洋葱空雅:“你怎么都写一呢?”

洋葱空雅道:“俺不认字,那上面写些啥俺看不懂。俺只会写个一字,怎么?写得还凑合吧?”

这天上语文课,小稀老师在讲《出师表》。正讲得兴起,抬头一看,却看到辣椒空雅趴在桌上睡得香。大怒,走过去把他叫了起来,道:“辣椒同学,我刚才讲什么呢?”

辣椒空雅迷迷忽忽的说:“不就是讲出师表嘛?熟着呢!”

小稀老师问道:“哦?那你把后两段背出来。”

辣椒空雅道:“简单啊…”

“没这句!”小稀老师大喝。

辣椒空雅不敢多说,忙开始背:“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临表涕零,不知所云。”

小稀老师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道:“背得很好,我知道你喜欢自学。可是上课睡觉是不对的。你意识到上课睡觉有什么不好吗?”

“是的。”辣椒空雅打了个哈欠道,“确实不如在床上舒服。”

英语课上,泡菜空雅正看连环画。

突然,秀娟老师提问了:

“泡菜同学, ‘I don‘t know’是什么意思?”

泡菜空雅站了起来,呆了半天,憋出一句话:

“俺,俺,俺不知道!”

秀娟老师大喜道:

“Very good.Sit down,please!”

泡菜空雅还站着,同桌鸡蛋空雅忙把他拉了下来。

又一次,秀娟老师对着刚被叫起来的饭团空雅道:“你来翻译一下how are you ?什么意思。”

饭团空雅信心满满的道:“how‘怎么’are‘是’ you ‘你’。怎么是你?”

秀娟老师抹汗道:“那how old are you呢?”

饭团空雅继续道:“how‘怎么’old‘还’are‘是’ you ‘你’。怎么还是你!”

秀娟老师背了过去。

于是秀娟老师对自己教英语没什么信心了,七星校长叫他教数学,反正英语也没啥用。

这一天,秀娟老师正在讲数学王子高斯的事:“这高斯小时候是很聪明的,有一次,老师心情不好,让高斯和他的同学计算从1一直加到100,不到一会儿,高斯就对老师说他算完了,答案是5050…”

说到这时,他突然发现鸡蛋空雅和泡菜空雅在睡觉,于是过去敲了敲他们的桌子,两人醒了过来,看到是老师,急忙站了起来。秀娟老师道:“两位同学,从1一直加到100等于多少?”

两人低头算着,看到洋葱空雅向他们伸出右手,然后用左手画了个蛋,这样做了两次。泡菜空雅忙道:“老师,是两个鸡爪加两个鸡蛋。”

秀娟老师怒道:“K,给我站到黑板上去。”

鸡蛋空雅领悟过来,抬头道:“是5050,老师。”

秀娟老师笑道:“很好,那为什么呢?”

鸡蛋空雅往洋葱空雅看去,看到他没动静,不知怎么答。突然他灵机一动道:“是老师说的。”

秀娟老师险些晕过去,转身走到讲台,看到泡菜空雅搬了块椅子到黑板边,正往上爬,忙问道:“你干什么呢?”

“您不是让我站到黑板上去吗?”

到了农忙季节,学校鼓励大家自给自足,于是将体育课冲掉,让大家体会劳动的乐趣。

平日作威作福的饭团空雅这时倒是蛮有干劲的,被分配拉架子车运送肥料,还干得挺开心。其余学生装车或卸车。

晚饭后劳动总结时,颖三老师问:“饭团同学,今天你做了什么?”

饭团空雅答道:“拉猪粪。”

这时,旁边一个声音小声说道:“早就知道他不拉人屎。”

洋葱空雅与辣椒空雅同桌,一日两人口角,辣椒空雅自然不是对手,但他频频出手警戒,挽回败势。逗到正酣处,洋葱空雅说:“我同桌是个傻子。”

辣椒空雅立刻反驳:“你同桌才是个傻子呢!!!”

一天饭团空雅与泡菜空雅在吵架,饭团空雅说:「你...你再叫啊,我打个电话就可以找人恚

泡菜空雅说:「你....你打啊!我就不信....」

然那一年,七星道士心血来潮出资创办了一个学校。原名叫“宣扬素质教育,要求品学兼优,德、智、体全面发展小学”。名字太长,后世为了好记,就称之为野菜小学。

自此学校创下以来,中途发生无数事件,仅捡一小部分告知后人。

学校的老师只有三个,但个个精英。小稀教语文;秀娟教外语;颖三教体育。

接下来由秀娟老师发个人简历,一人一张。交上来一看,乐了。先是萝卜空雅的一张。

最喜欢的季节:樱花盛开的日子。

最喜欢读的书:幻想水浒传。

最喜欢的年代:帝国时代。

然后是洋葱空雅的。

最喜欢的季节:―

最喜欢读的书:―

最喜欢的年代:一

秀娟看了问洋葱空雅:“你怎么都写一呢?”

洋葱空雅道:“俺不认字,那上面写些啥俺看不懂。俺只会写个一字,怎么?写得还凑合吧?”

这天上语文课,小稀老师在讲《出师表》。正讲得兴起,抬头一看,却看到辣椒空雅趴在桌上睡得香。大怒,走过去把他叫了起来,道:“辣椒同学,我刚才讲什么呢?”

辣椒空雅迷迷忽忽的说:“不就是讲出师表嘛?熟着呢!”

小稀老师问道:“哦?那你把后两段背出来。”

辣椒空雅道:“简单啊…”

“没这句!”小稀老师大喝。

辣椒空雅不敢多说,忙开始背:“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临表涕零,不知所云。”

小稀老师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道:“背得很好,我知道你喜欢自学。可是上课睡觉是不对的。你意识到上课睡觉有什么不好吗?”

“是的。”辣椒空雅打了个哈欠道,“确实不如在床上舒服。”

英语课上,泡菜空雅正看连环画。

突然,秀娟老师提问了:

“泡菜同学, ‘I don‘t know’是什么意思?”

泡菜空雅站了起来,呆了半天,憋出一句话:

“俺,俺,俺不知道!”

秀娟老师大喜道:

“Very good.Sit down,please!”

泡菜空雅还站着,同桌鸡蛋空雅忙把他拉了下来。

又一次,秀娟老师对着刚被叫起来的饭团空雅道:“你来翻译一下how are you ?什么意思。”

饭团空雅信心满满的道:“how‘怎么’are‘是’ you ‘你’。怎么是你?”

秀娟老师抹汗道:“那how old are you呢?”

饭团空雅继续道:“how‘怎么’old‘还’are‘是’ you ‘你’。怎么还是你!”

秀娟老师背了过去。

于是秀娟老师对自己教英语没什么信心了,七星校长叫他教数学,反正英语也没啥用。

这一天,秀娟老师正在讲数学王子高斯的事:“这高斯小时候是很聪明的,有一次,老师心情不好,让高斯和他的同学计算从1一直加到100,不到一会儿,高斯就对老师说他算完了,答案是5050…”

说到这时,他突然发现鸡蛋空雅和泡菜空雅在睡觉,于是过去敲了敲他们的桌子,两人醒了过来,看到是老师,急忙站了起来。秀娟老师道:“两位同学,从1一直加到100等于多少?”

两人低头算着,看到洋葱空雅向他们伸出右手,然后用左手画了个蛋,这样做了两次。泡菜空雅忙道:“老师,是两个鸡爪加两个鸡蛋。”

秀娟老师怒道:“K,给我站到黑板上去。”

鸡蛋空雅领悟过来,抬头道:“是5050,老师。”

秀娟老师笑道:“很好,那为什么呢?”

鸡蛋空雅往洋葱空雅看去,看到他没动静,不知怎么答。突然他灵机一动道:“是老师说的。”

秀娟老师险些晕过去,转身走到讲台,看到泡菜空雅搬了块椅子到黑板边,正往上爬,忙问道:“你干什么呢?”

“您不是让我站到黑板上去吗?”

到了农忙季节,学校鼓励大家自给自足,于是将体育课冲掉,让大家体会劳动的乐趣。

平日作威作福的饭团空雅这时倒是蛮有干劲的,被分配拉架子车运送肥料,还干得挺开心。其余学生装车或卸车。

晚饭后劳动总结时,颖三老师问:“饭团同学,今天你做了什么?”

饭团空雅答道:“拉猪粪。”

这时,旁边一个声音小声说道:“早就知道他不拉人屎。”

洋葱空雅与辣椒空雅同桌,一日两人口角,辣椒空雅自然不是对手,但他频频出手警戒,挽回败势。逗到正酣处,洋葱空雅说:“我同桌是个傻子。”

辣椒空雅立刻反驳:“你同桌才是个傻子呢!!!”

一天饭团空雅与泡菜空雅在吵架,饭团空雅说:「你...你再叫啊,我打个电话就可以找人恚

泡菜空雅说:「你....你打啊!我就不信....」

然那一年,七星道士心血来潮出资创办了一个学校。原名叫“宣扬素质教育,要求品学兼优,德、智、体全面发展小学”。名字太长,后世为了好记,就称之为野菜小学。

自此学校创下以来,中途发生无数事件,仅捡一小部分告知后人。

学校的老师只有三个,但个个精英。小稀教语文;秀娟教外语;颖三教体育。

接下来由秀娟老师发个人简历,一人一张。交上来一看,乐了。先是萝卜空雅的一张。

最喜欢的季节:樱花盛开的日子。

最喜欢读的书:幻想水浒传。

最喜欢的年代:帝国时代。

然后是洋葱空雅的。

最喜欢的季节:―

最喜欢读的书:―

最喜欢的年代:一

秀娟看了问洋葱空雅:“你怎么都写一呢?”

洋葱空雅道:“俺不认字,那上面写些啥俺看不懂。俺只会写个一字,怎么?写得还凑合吧?”

这天上语文课,小稀老师在讲《出师表》。正讲得兴起,抬头一看,却看到辣椒空雅趴在桌上睡得香。大怒,走过去把他叫了起来,道:“辣椒同学,我刚才讲什么呢?”

辣椒空雅迷迷忽忽的说:“不就是讲出师表嘛?熟着呢!”

小稀老师问道:“哦?那你把后两段背出来。”

辣椒空雅道:“简单啊…”

“没这句!”小稀老师大喝。

辣椒空雅不敢多说,忙开始背:“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临表涕零,不知所云。”

小稀老师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道:“背得很好,我知道你喜欢自学。可是上课睡觉是不对的。你意识到上课睡觉有什么不好吗?”

“是的。”辣椒空雅打了个哈欠道,“确实不如在床上舒服。”

英语课上,泡菜空雅正看连环画。

突然,秀娟老师提问了:

“泡菜同学, ‘I don‘t know’是什么意思?”

泡菜空雅站了起来,呆了半天,憋出一句话:

“俺,俺,俺不知道!”

秀娟老师大喜道:

“Very good.Sit down,please!”

泡菜空雅还站着,同桌鸡蛋空雅忙把他拉了下来。

又一次,秀娟老师对着刚被叫起来的饭团空雅道:“你来翻译一下how are you ?什么意思。”

饭团空雅信心满满的道:“how‘怎么’are‘是’ you ‘你’。怎么是你?”

秀娟老师抹汗道:“那how old are you呢?”

饭团空雅继续道:“how‘怎么’old‘还’are‘是’ you ‘你’。怎么还是你!”

秀娟老师背了过去。

于是秀娟老师对自己教英语没什么信心了,七星校长叫他教数学,反正英语也没啥用。

这一天,秀娟老师正在讲数学王子高斯的事:“这高斯小时候是很聪明的,有一次,老师心情不好,让高斯和他的同学计算从1一直加到100,不到一会儿,高斯就对老师说他算完了,答案是5050…”

说到这时,他突然发现鸡蛋空雅和泡菜空雅在睡觉,于是过去敲了敲他们的桌子,两人醒了过来,看到是老师,急忙站了起来。秀娟老师道:“两位同学,从1一直加到100等于多少?”

两人低头算着,看到洋葱空雅向他们伸出右手,然后用左手画了个蛋,这样做了两次。泡菜空雅忙道:“老师,是两个鸡爪加两个鸡蛋。”

秀娟老师怒道:“K,给我站到黑板上去。”

鸡蛋空雅领悟过来,抬头道:“是5050,老师。”

秀娟老师笑道:“很好,那为什么呢?”

鸡蛋空雅往洋葱空雅看去,看到他没动静,不知怎么答。突然他灵机一动道:“是老师说的。”

秀娟老师险些晕过去,转身走到讲台,看到泡菜空雅搬了块椅子到黑板边,正往上爬,忙问道:“你干什么呢?”

“您不是让我站到黑板上去吗?”

到了农忙季节,学校鼓励大家自给自足,于是将体育课冲掉,让大家体会劳动的乐趣。

平日作威作福的饭团空雅这时倒是蛮有干劲的,被分配拉架子车运送肥料,还干得挺开心。其余学生装车或卸车。

晚饭后劳动总结时,颖三老师问:“饭团同学,今天你做了什么?”

饭团空雅答道:“拉猪粪。”

这时,旁边一个声音小声说道:“早就知道他不拉人屎。”

洋葱空雅与辣椒空雅同桌,一日两人口角,辣椒空雅自然不是对手,但他频频出手警戒,挽回败势。逗到正酣处,洋葱空雅说:“我同桌是个傻子。”

辣椒空雅立刻反驳:“你同桌才是个傻子呢!!!”

一天饭团空雅与泡菜空雅在吵架,饭团空雅说:「你...你再叫啊,我打个电话就可以找人恚

泡菜空雅说:「你....你打啊!我就不信....」

然那一年,七星道士心血来潮出资创办了一个学校。原名叫“宣扬素质教育,要求品学兼优,德、智、体全面发展小学”。名字太长,后世为了好记,就称之为野菜小学。

自此学校创下以来,中途发生无数事件,仅捡一小部分告知后人。

学校的老师只有三个,但个个精英。小稀教语文;秀娟教外语;颖三教体育。

接下来由秀娟老师发个人简历,一人一张。交上来一看,乐了。先是萝卜空雅的一张。

最喜欢的季节:樱花盛开的日子。

最喜欢读的书:幻想水浒传。

最喜欢的年代:帝国时代。

然后是洋葱空雅的。

最喜欢的季节:―

最喜欢读的书:―

最喜欢的年代:一

秀娟看了问洋葱空雅:“你怎么都写一呢?”

洋葱空雅道:“俺不认字,那上面写些啥俺看不懂。俺只会写个一字,怎么?写得还凑合吧?”

这天上语文课,小稀老师在讲《出师表》。正讲得兴起,抬头一看,却看到辣椒空雅趴在桌上睡得香。大怒,走过去把他叫了起来,道:“辣椒同学,我刚才讲什么呢?”

辣椒空雅迷迷忽忽的说:“不就是讲出师表嘛?熟着呢!”

小稀老师问道:“哦?那你把后两段背出来。”

辣椒空雅道:“简单啊…”

“没这句!”小稀老师大喝。

辣椒空雅不敢多说,忙开始背:“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临表涕零,不知所云。”

小稀老师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道:“背得很好,我知道你喜欢自学。可是上课睡觉是不对的。你意识到上课睡觉有什么不好吗?”

“是的。”辣椒空雅打了个哈欠道,“确实不如在床上舒服。”

英语课上,泡菜空雅正看连环画。

突然,秀娟老师提问了:

“泡菜同学, ‘I don‘t know’是什么意思?”

泡菜空雅站了起来,呆了半天,憋出一句话:

“俺,俺,俺不知道!”

秀娟老师大喜道:

“Very good.Sit down,please!”

泡菜空雅还站着,同桌鸡蛋空雅忙把他拉了下来。

又一次,秀娟老师对着刚被叫起来的饭团空雅道:“你来翻译一下how are you ?什么意思。”

饭团空雅信心满满的道:“how‘怎么’are‘是’ you ‘你’。怎么是你?”

秀娟老师抹汗道:“那how old are you呢?”

饭团空雅继续道:“how‘怎么’old‘还’are‘是’ you ‘你’。怎么还是你!”

秀娟老师背了过去。

于是秀娟老师对自己教英语没什么信心了,七星校长叫他教数学,反正英语也没啥用。

这一天,秀娟老师正在讲数学王子高斯的事:“这高斯小时候是很聪明的,有一次,老师心情不好,让高斯和他的同学计算从1一直加到100,不到一会儿,高斯就对老师说他算完了,答案是5050…”

说到这时,他突然发现鸡蛋空雅和泡菜空雅在睡觉,于是过去敲了敲他们的桌子,两人醒了过来,看到是老师,急忙站了起来。秀娟老师道:“两位同学,从1一直加到100等于多少?”

两人低头算着,看到洋葱空雅向他们伸出右手,然后用左手画了个蛋,这样做了两次。泡菜空雅忙道:“老师,是两个鸡爪加两个鸡蛋。”

秀娟老师怒道:“K,给我站到黑板上去。”

鸡蛋空雅领悟过来,抬头道:“是5050,老师。”

秀娟老师笑道:“很好,那为什么呢?”

鸡蛋空雅往洋葱空雅看去,看到他没动静,不知怎么答。突然他灵机一动道:“是老师说的。”

秀娟老师险些晕过去,转身走到讲台,看到泡菜空雅搬了块椅子到黑板边,正往上爬,忙问道:“你干什么呢?”

“您不是让我站到黑板上去吗?”

到了农忙季节,学校鼓励大家自给自足,于是将体育课冲掉,让大家体会劳动的乐趣。

平日作威作福的饭团空雅这时倒是蛮有干劲的,被分配拉架子车运送肥料,还干得挺开心。其余学生装车或卸车。

晚饭后劳动总结时,颖三老师问:“饭团同学,今天你做了什么?”

饭团空雅答道:“拉猪粪。”

这时,旁边一个声音小声说道:“早就知道他不拉人屎。”

洋葱空雅与辣椒空雅同桌,一日两人口角,辣椒空雅自然不是对手,但他频频出手警戒,挽回败势。逗到正酣处,洋葱空雅说:“我同桌是个傻子。”

辣椒空雅立刻反驳:“你同桌才是个傻子呢!!!”

一天饭团空雅与泡菜空雅在吵架,饭团空雅说:「你...你再叫啊,我打个电话就可以找人恚

泡菜空雅说:「你....你打啊!我就不信....」

然那一年,七星道士心血来潮出资创办了一个学校。原名叫“宣扬素质教育,要求品学兼优,德、智、体全面发展小学”。名字太长,后世为了好记,就称之为野菜小学。

自此学校创下以来,中途发生无数事件,仅捡一小部分告知后人。

学校的老师只有三个,但个个精英。小稀教语文;秀娟教外语;颖三教体育。

接下来由秀娟老师发个人简历,一人一张。交上来一看,乐了。先是萝卜空雅的一张。

最喜欢的季节:樱花盛开的日子。

最喜欢读的书:幻想水浒传。

最喜欢的年代:帝国时代。

然后是洋葱空雅的。

最喜欢的季节:―

最喜欢读的书:―

最喜欢的年代:一

秀娟看了问洋葱空雅:“你怎么都写一呢?”

洋葱空雅道:“俺不认字,那上面写些啥俺看不懂。俺只会写个一字,怎么?写得还凑合吧?”

这天上语文课,小稀老师在讲《出师表》。正讲得兴起,抬头一看,却看到辣椒空雅趴在桌上睡得香。大怒,走过去把他叫了起来,道:“辣椒同学,我刚才讲什么呢?”

辣椒空雅迷迷忽忽的说:“不就是讲出师表嘛?熟着呢!”

小稀老师问道:“哦?那你把后两段背出来。”

辣椒空雅道:“简单啊…”

“没这句!”小稀老师大喝。

辣椒空雅不敢多说,忙开始背:“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临表涕零,不知所云。”

小稀老师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道:“背得很好,我知道你喜欢自学。可是上课睡觉是不对的。你意识到上课睡觉有什么不好吗?”

“是的。”辣椒空雅打了个哈欠道,“确实不如在床上舒服。”

英语课上,泡菜空雅正看连环画。

突然,秀娟老师提问了:

“泡菜同学, ‘I don‘t know’是什么意思?”

泡菜空雅站了起来,呆了半天,憋出一句话:

“俺,俺,俺不知道!”

秀娟老师大喜道:

“Very good.Sit down,please!”

泡菜空雅还站着,同桌鸡蛋空雅忙把他拉了下来。

又一次,秀娟老师对着刚被叫起来的饭团空雅道:“你来翻译一下how are you ?什么意思。”

饭团空雅信心满满的道:“how‘怎么’are‘是’ you ‘你’。怎么是你?”

秀娟老师抹汗道:“那how old are you呢?”

饭团空雅继续道:“how‘怎么’old‘还’are‘是’ you ‘你’。怎么还是你!”

秀娟老师背了过去。

于是秀娟老师对自己教英语没什么信心了,七星校长叫他教数学,反正英语也没啥用。

这一天,秀娟老师正在讲数学王子高斯的事:“这高斯小时候是很聪明的,有一次,老师心情不好,让高斯和他的同学计算从1一直加到100,不到一会儿,高斯就对老师说他算完了,答案是5050…”

说到这时,他突然发现鸡蛋空雅和泡菜空雅在睡觉,于是过去敲了敲他们的桌子,两人醒了过来,看到是老师,急忙站了起来。秀娟老师道:“两位同学,从1一直加到100等于多少?”

两人低头算着,看到洋葱空雅向他们伸出右手,然后用左手画了个蛋,这样做了两次。泡菜空雅忙道:“老师,是两个鸡爪加两个鸡蛋。”

秀娟老师怒道:“K,给我站到黑板上去。”

鸡蛋空雅领悟过来,抬头道:“是5050,老师。”

秀娟老师笑道:“很好,那为什么呢?”

鸡蛋空雅往洋葱空雅看去,看到他没动静,不知怎么答。突然他灵机一动道:“是老师说的。”

秀娟老师险些晕过去,转身走到讲台,看到泡菜空雅搬了块椅子到黑板边,正往上爬,忙问道:“你干什么呢?”

“您不是让我站到黑板上去吗?”

到了农忙季节,学校鼓励大家自给自足,于是将体育课冲掉,让大家体会劳动的乐趣。

平日作威作福的饭团空雅这时倒是蛮有干劲的,被分配拉架子车运送肥料,还干得挺开心。其余学生装车或卸车。

晚饭后劳动总结时,颖三老师问:“饭团同学,今天你做了什么?”

饭团空雅答道:“拉猪粪。”

这时,旁边一个声音小声说道:“早就知道他不拉人屎。”

洋葱空雅与辣椒空雅同桌,一日两人口角,辣椒空雅自然不是对手,但他频频出手警戒,挽回败势。逗到正酣处,洋葱空雅说:“我同桌是个傻子。”

辣椒空雅立刻反驳:“你同桌才是个傻子呢!!!”

一天饭团空雅与泡菜空雅在吵架,饭团空雅说:「你...你再叫啊,我打个电话就可以找人恚

泡菜空雅说:「你....你打啊!我就不信....」

然那一年,七星道士心血来潮出资创办了一个学校。原名叫“宣扬素质教育,要求品学兼优,德、智、体全面发展小学”。名字太长,后世为了好记,就称之为野菜小学。

自此学校创下以来,中途发生无数事件,仅捡一小部分告知后人。

学校的老师只有三个,但个个精英。小稀教语文;秀娟教外语;颖三教体育。

接下来由秀娟老师发个人简历,一人一张。交上来一看,乐了。先是萝卜空雅的一张。

最喜欢的季节:樱花盛开的日子。

最喜欢读的书:幻想水浒传。

最喜欢的年代:帝国时代。

然后是洋葱空雅的。

最喜欢的季节:―

最喜欢读的书:―

最喜欢的年代:一

秀娟看了问洋葱空雅:“你怎么都写一呢?”

洋葱空雅道:“俺不认字,那上面写些啥俺看不懂。俺只会写个一字,怎么?写得还凑合吧?”

这天上语文课,小稀老师在讲《出师表》。正讲得兴起,抬头一看,却看到辣椒空雅趴在桌上睡得香。大怒,走过去把他叫了起来,道:“辣椒同学,我刚才讲什么呢?”

辣椒空雅迷迷忽忽的说:“不就是讲出师表嘛?熟着呢!”

小稀老师问道:“哦?那你把后两段背出来。”

辣椒空雅道:“简单啊…”

“没这句!”小稀老师大喝。

辣椒空雅不敢多说,忙开始背:“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临表涕零,不知所云。”

小稀老师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道:“背得很好,我知道你喜欢自学。可是上课睡觉是不对的。你意识到上课睡觉有什么不好吗?”

“是的。”辣椒空雅打了个哈欠道,“确实不如在床上舒服。”

英语课上,泡菜空雅正看连环画。

突然,秀娟老师提问了:

“泡菜同学, ‘I don‘t know’是什么意思?”

泡菜空雅站了起来,呆了半天,憋出一句话:

“俺,俺,俺不知道!”

秀娟老师大喜道:

“Very good.Sit down,please!”

泡菜空雅还站着,同桌鸡蛋空雅忙把他拉了下来。

又一次,秀娟老师对着刚被叫起来的饭团空雅道:“你来翻译一下how are you ?什么意思。”

饭团空雅信心满满的道:“how‘怎么’are‘是’ you ‘你’。怎么是你?”

秀娟老师抹汗道:“那how old are you呢?”

饭团空雅继续道:“how‘怎么’old‘还’are‘是’ you ‘你’。怎么还是你!”

秀娟老师背了过去。

于是秀娟老师对自己教英语没什么信心了,七星校长叫他教数学,反正英语也没啥用。

这一天,秀娟老师正在讲数学王子高斯的事:“这高斯小时候是很聪明的,有一次,老师心情不好,让高斯和他的同学计算从1一直加到100,不到一会儿,高斯就对老师说他算完了,答案是5050…”

说到这时,他突然发现鸡蛋空雅和泡菜空雅在睡觉,于是过去敲了敲他们的桌子,两人醒了过来,看到是老师,急忙站了起来。秀娟老师道:“两位同学,从1一直加到100等于多少?”

两人低头算着,看到洋葱空雅向他们伸出右手,然后用左手画了个蛋,这样做了两次。泡菜空雅忙道:“老师,是两个鸡爪加两个鸡蛋。”

秀娟老师怒道:“K,给我站到黑板上去。”

鸡蛋空雅领悟过来,抬头道:“是5050,老师。”

秀娟老师笑道:“很好,那为什么呢?”

鸡蛋空雅往洋葱空雅看去,看到他没动静,不知怎么答。突然他灵机一动道:“是老师说的。”

秀娟老师险些晕过去,转身走到讲台,看到泡菜空雅搬了块椅子到黑板边,正往上爬,忙问道:“你干什么呢?”

“您不是让我站到黑板上去吗?”

到了农忙季节,学校鼓励大家自给自足,于是将体育课冲掉,让大家体会劳动的乐趣。

平日作威作福的饭团空雅这时倒是蛮有干劲的,被分配拉架子车运送肥料,还干得挺开心。其余学生装车或卸车。

晚饭后劳动总结时,颖三老师问:“饭团同学,今天你做了什么?”

饭团空雅答道:“拉猪粪。”

这时,旁边一个声音小声说道:“早就知道他不拉人屎。”

洋葱空雅与辣椒空雅同桌,一日两人口角,辣椒空雅自然不是对手,但他频频出手警戒,挽回败势。逗到正酣处,洋葱空雅说:“我同桌是个傻子。”

辣椒空雅立刻反驳:“你同桌才是个傻子呢!!!”

一天饭团空雅与泡菜空雅在吵架,饭团空雅说:「你...你再叫啊,我打个电话就可以找人恚

泡菜空雅说:「你....你打啊!我就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