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作文(共五篇)

高三作文:竹林与俗世,礼法或殊途

■文/黄楞达2008届高三(11)班

我曾经极度怀疑中华五千年文明中,是否有一笔属于那个年代充满血腥与阴谋的权谋,彻底颠覆了一个本该属于英雄的世界。

于是,文人们翻阅此段历史,一个个都低下傲然的头颅;武士们提及此段历史,曾血战沙场的身躯竟流下一身冷汗;帝王们重温这段历史,纷纷惋惜不已,慨叹时无英雄;名士们哀悼这段历史,无不拍案而起,痛哭流涕。

题记

不曾想到,英雄辈出的东汉末年,在约百年后竟会如此不堪。

年龄相仿的英雄们兵戎一生,相继撒手人寰。于是不见了赤壁鏖战,没有了激昂言语,不响了隆隆战鼓,锈蚀了锋利刀剑。从此不再有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雄壮,从此不再有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誓言。

黑暗的年代,悄无声息地降临,所以他,来到了这个世上。

他出生仕家,声名显赫的仕家。

父亲是鼎鼎大名的阮瑀,建安七子之一。

由于父亲深受曹操的信任,他自幼便憧憬着为这位霸主成就霸业。只可惜老天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十岁那年,笑傲中原的魏武帝因疾而终。在曹操入棺的瞬间,他的心也死了,人生失去了航标,像一叶扁舟游弋在巨浪滔天的大海中央,却不知何去何从。

他出身仕家,却找不到出仕的理由。

他的王,或者说是神,已经抛他而去,留下茫然的他不知所措。造化弄人,于是他恨上了苍天,发誓用自己的行动控诉天妒英才的不公。文人出身,练就了他不凡的文才,名士风范,造就了他不羁的个性。仕家的出身,是幸是悲,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仕与不仕对他而言已经不再重要仅仅为了步兵营中的佳酿就可自荐为步兵校尉于是他和政治玩起了太极拳,以青白眼视人视物。

他出身仕家,但早已忘了自己或尊或卑。

所以他可以毫无顾忌地直视嫂子,所以他可以没有理由地醉倒在邻家媳妇身旁,所以他可以冒冒失失地去为兵家女孩哭祭,所以他可以信马由缰地来到广武山,留下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的慨叹。有没有人真正读懂这句英雄论,只有阮籍自己知道。或许这就是名士们的心境吧,想被人了解却不像被触及到尘封已久的心灵深处。任何人都会有的,只是不像名士们,隐藏得太深。

他出身仕家,可是毅然扎头埋进了竹林。

老母辞世,却给他送来了知音,那个敢于端着酒,携着琴走进灵堂的翩翩少年。历史注定这两个名字将再也分不开阮籍,嵇康。于是他终于在无数次白眼示人后,将深褐色的瞳仁投向了这个年龄小他十三岁的琴师兼诗人,和他一起走进了那片葱绿的竹林。多少年以后,当人们提及这段历史,怎么也不明白嵇康何以如此果敢地踏入一个人心中用尊严捍卫的圣地,更不懂阮籍为何轻易打开了久闭的心门。我想应该是所谓的心灵相通当两个同样不拘于礼法世俗的心灵碰撞时那种强烈的羁绊。

他出身仕家,不过早已不属于仕家。他的宿主去世的时候,便已宣告了他永远不属于仕家,只是他还不懂,或许直至他死去时他也不懂,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在他把生命交诸死神时,他早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命中注定他是属于整个中华历史的,不是竹林,不是魏晋,而是那超越五千年的文明与荣耀,穿越时间和空间的永恒。

你的生命是一次奇迹,往返于竹林与俗世,或许这并不代表你与礼法的决裂,也不代表你与腐朽的告别,但当你的生命闪亮到熠熠夺目时,所有人都会明白,你早已与这些东西踏上殊途。

逐世诗

我把梦遗弃在了南海的孤岛上

自己却站在云端看佛祖捻花微笑

俗世红尘

盛不住我碎裂的心

菩提树下独自吟诵的背影怎么能刺痛佛祖慈悲的心

我把自己的泪流在了观音手上的玉瓶里

自己却自顾自的欣赏天使的洁白翅膀

宿世因果

关不住我激情流淌

观音庙里的香案上的山珍海味和大把的香油钱怎么能感动观音善良的心

我把自己软禁在梦境里

不管现实的支离破碎

我嘲笑——人们脸上花花绿绿的面具

逃亡的路上

一缕秋风陪伴我 流浪

爱人童话―我是你的三世情人

爱人童话―我是你的三世情人

三世的情缘,化为永恒的厮守,在那缠绵悱恻里,早已明白了――只有爱情,洗尽岁月铅华依然不离不弃;只有爱情,历经俗世种种依然惊艳如斯。爱情,是上天送给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红尘之中,谁又是你的三世情人呢?

落寞的黄昏。阳光已经模糊,可却有血样的颓然,恍惚轮回的前世……

我们的故事也是从那“很久很久的以前”说起……

寂静辽远的深山里,有着一座不为人知的古刹,也不知道它是在什么样的时间里,存在于这个嘈杂的尘世之外,不声不响的随着季节的更迭渐渐残破。

深山里少有人迹,古刹看起来是如此的孤单与寂寥,只有那在岁月里迎风少动的菩提树,似乎能够伴它少解寂寥。

古刹的朱门早已经写满了时光的班驳,仿佛藏了无数的流年;朽木的削屑渐渐沥沥的路了满地,如同在讲述一个个故事。而那悠远的天地和沉静的山水从不说话,只是聆听。

爬满青苔的石板,缝隙间尽是青黄的野草。野草与青石的旁边,散落一些碎裂的风铃。

那散落的风铃原本是古刹房檐上一排的,不知道在那里悬挂了多久,也不晓得是什么样的风雨把风铃打落下来,散了一地。

那曾有的一切都黯然地去了,只有房檐那依然垂挂着仅存的一只风铃,依旧偶尔摆动,铃芯和铃壁相碰发出寂寞的声响。

午夜了,水气在黑暗中弥漫,一切都浅声唏嘘,铃却零落地响着……

隔着隐约的喧嚣,能听到心底深处的梦,祈盼在空中飞舞旋转。

铃芯与铃壁默默地长久对望,近在迟尺却只有等待风的到来……

在长久的等待里,他们拥有了灵性。他们相互爱慕,渴望着相互的触摸。

我是幸福的,正是因为有了等待,才会有那风来时聚首的幸福。

于是我就在所有的季节里期盼着风来。

一切都寂静的,只有他是如此真实地存在,对望,渴望落叶飘动,那就预示风就将来,我们就有了触摸。

我知道,这也是他渴望的时刻。等待是悠远而漫长的,而聚首只有那样碰撞的一瞬,可是那一瞬却是那样的美妙。于是我们永远固执的盼望着聚首。

总是容易绝望可又满足希望,仿佛可以这样直到永远。这样反复不休的旋离,心被零落成泥碾做尘……就这样不忘不停,我们放肆地浸沉于聚的幸福与离的酸楚中……

淡淡的晕黄,痴痴的相缠,上苍也不忍设劫。天也流露出深蕴是温柔。怎样才能领会那柔情深致的人间之恋?他们依阑凝眸,无语……

叶生叶落的过了不知几许久长,花开花落里时间已经淌去不知几许深远,岁月的更迭里,我们就这样总是在等待着,偶尔相互接触,就感觉到无比的幸福。

在一黄昏的夕阳中,人迹稀少的古刹,突然有一对牵手的男女驻足停留了片刻。我第一次看到了人,也看到了情侣间的牵手,那种美丽就连落霞都因此黯然失色。于是,在此后的岁月里,我开始有了做人的期盼,把那相牵的手当做上苍的启示。原来相爱是要像人一样心手相牵的。

残红渐褪,他们安蔼宁静的等待。在软红中追逐着牵手的永恒,直到生命将止。

我知道自己期盼的心与手的相牵,我要与他长久的在一起,而不再等待风带来的那瞬间的感动。

于是我仰望苍天,终日的祈祷,忘记了季节的逝去。在我的心里除了生命中能与他相逢之外,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终于,上苍被我们感动了,于是在那个雷雨的深夜,雷雨大作,我和他被风雨电闪击落。

闪电中,我旋转着,优雅地落下,身体里有了灵魂知觉的呻吟。我知道,我和他都会转世化身为人了,而我们也终会相遇,这是上苍给我们的眷顾。

真的重生了吗?彼此看到了幽逸的踪痕,徘徊,沾上此生的尘埃……

就这样飘然的去了,就这样有了冥冥中幽深的今生,就这样廖廖落落的寻找着自己的归处,就这样思思念念等待着寻找着他的寻找……

转身为人的日子里,我只是知道我应该是在等待着一个人的。

不觉间,我就已经等到了自己人生的花季。那天秋日的暖阳照在期待的眸子里,空气中阵阵幽香细细拂来,我的钎钎足迹飘逸在有着厚厚落叶的路上。

就在这如诗如画的风景里,有人与我擦肩而过。

驿动在心中不期然间蔓延,我懵懵懂懂地回过头,怔怔地与他的目光相触。

那一刻爱人童话―我是你的三世情人

三世的情缘,化为永恒的厮守,在那缠绵悱恻里,早已明白了――只有爱情,洗尽岁月铅华依然不离不弃;只有爱情,历经俗世种种依然惊艳如斯。爱情,是上天送给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红尘之中,谁又是你的三世情人呢?

落寞的黄昏。阳光已经模糊,可却有血样的颓然,恍惚轮回的前世……

我们的故事也是从那“很久很久的以前”说起……

寂静辽远的深山里,有着一座不为人知的古刹,也不知道它是在什么样的时间里,存在于这个嘈杂的尘世之外,不声不响的随着季节的更迭渐渐残破。

深山里少有人迹,古刹看起来是如此的孤单与寂寥,只有那在岁月里迎风少动的菩提树,似乎能够伴它少解寂寥。

古刹的朱门早已经写满了时光的班驳,仿佛藏了无数的流年;朽木的削屑渐渐沥沥的路了满地,如同在讲述一个个故事。而那悠远的天地和沉静的山水从不说话,只是聆听。

爬满青苔的石板,缝隙间尽是青黄的野草。野草与青石的旁边,散落一些碎裂的风铃。

那散落的风铃原本是古刹房檐上一排的,不知道在那里悬挂了多久,也不晓得是什么样的风雨把风铃打落下来,散了一地。

那曾有的一切都黯然地去了,只有房檐那依然垂挂着仅存的一只风铃,依旧偶尔摆动,铃芯和铃壁相碰发出寂寞的声响。

午夜了,水气在黑暗中弥漫,一切都浅声唏嘘,铃却零落地响着……

隔着隐约的喧嚣,能听到心底深处的梦,祈盼在空中飞舞旋转。

铃芯与铃壁默默地长久对望,近在迟尺却只有等待风的到来……

在长久的等待里,他们拥有了灵性。他们相互爱慕,渴望着相互的触摸。

我是幸福的,正是因为有了等待,才会有那风来时聚首的幸福。

于是我就在所有的季节里期盼着风来。

一切都寂静的,只有他是如此真实地存在,对望,渴望落叶飘动,那就预示风就将来,我们就有了触摸。

我知道,这也是他渴望的时刻。等待是悠远而漫长的,而聚首只有那样碰撞的一瞬,可是那一瞬却是那样的美妙。于是我们永远固执的盼望着聚首。

总是容易绝望可又满足希望,仿佛可以这样直到永远。这样反复不休的旋离,心被零落成泥碾做尘……就这样不忘不停,我们放肆地浸沉于聚的幸福与离的酸楚中……

淡淡的晕黄,痴痴的相缠,上苍也不忍设劫。天也流露出深蕴是温柔。怎样才能领会那柔情深致的人间之恋?他们依阑凝眸,无语……

叶生叶落的过了不知几许久长,花开花落里时间已经淌去不知几许深远,岁月的更迭里,我们就这样总是在等待着,偶尔相互接触,就感觉到无比的幸福。

在一黄昏的夕阳中,人迹稀少的古刹,突然有一对牵手的男女驻足停留了片刻。我第一次看到了人,也看到了情侣间的牵手,那种美丽就连落霞都因此黯然失色。于是,在此后的岁月里,我开始有了做人的期盼,把那相牵的手当做上苍的启示。原来相爱是要像人一样心手相牵的。

残红渐褪,他们安蔼宁静的等待。在软红中追逐着牵手的永恒,直到生命将止。

我知道自己期盼的心与手的相牵,我要与他长久的在一起,而不再等待风带来的那瞬间的感动。

于是我仰望苍天,终日的祈祷,忘记了季节的逝去。在我的心里除了生命中能与他相逢之外,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终于,上苍被我们感动了,于是在那个雷雨的深夜,雷雨大作,我和他被风雨电闪击落。

闪电中,我旋转着,优雅地落下,身体里有了灵魂知觉的呻吟。我知道,我和他都会转世化身为人了,而我们也终会相遇,这是上苍给我们的眷顾。

真的重生了吗?彼此看到了幽逸的踪痕,徘徊,沾上此生的尘埃……

就这样飘然的去了,就这样有了冥冥中幽深的今生,就这样廖廖落落的寻找着自己的归处,就这样思思念念等待着寻找着他的寻找……

转身为人的日子里,我只是知道我应该是在等待着一个人的。

不觉间,我就已经等到了自己人生的花季。那天秋日的暖阳照在期待的眸子里,空气中阵阵幽香细细拂来,我的钎钎足迹飘逸在有着厚厚落叶的路上。

就在这如诗如画的风景里,有人与我擦肩而过。

驿动在心中不期然间蔓延,我懵懵懂懂地回过头,怔怔地与他的目光相触。

那一刻爱人童话―我是你的三世情人

三世的情缘,化为永恒的厮守,在那缠绵悱恻里,早已明白了――只有爱情,洗尽岁月铅华依然不离不弃;只有爱情,历经俗世种种依然惊艳如斯。爱情,是上天送给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红尘之中,谁又是你的三世情人呢?

落寞的黄昏。阳光已经模糊,可却有血样的颓然,恍惚轮回的前世……

我们的故事也是从那“很久很久的以前”说起……

寂静辽远的深山里,有着一座不为人知的古刹,也不知道它是在什么样的时间里,存在于这个嘈杂的尘世之外,不声不响的随着季节的更迭渐渐残破。

深山里少有人迹,古刹看起来是如此的孤单与寂寥,只有那在岁月里迎风少动的菩提树,似乎能够伴它少解寂寥。

古刹的朱门早已经写满了时光的班驳,仿佛藏了无数的流年;朽木的削屑渐渐沥沥的路了满地,如同在讲述一个个故事。而那悠远的天地和沉静的山水从不说话,只是聆听。

爬满青苔的石板,缝隙间尽是青黄的野草。野草与青石的旁边,散落一些碎裂的风铃。

那散落的风铃原本是古刹房檐上一排的,不知道在那里悬挂了多久,也不晓得是什么样的风雨把风铃打落下来,散了一地。

那曾有的一切都黯然地去了,只有房檐那依然垂挂着仅存的一只风铃,依旧偶尔摆动,铃芯和铃壁相碰发出寂寞的声响。

午夜了,水气在黑暗中弥漫,一切都浅声唏嘘,铃却零落地响着……

隔着隐约的喧嚣,能听到心底深处的梦,祈盼在空中飞舞旋转。

铃芯与铃壁默默地长久对望,近在迟尺却只有等待风的到来……

在长久的等待里,他们拥有了灵性。他们相互爱慕,渴望着相互的触摸。

我是幸福的,正是因为有了等待,才会有那风来时聚首的幸福。

于是我就在所有的季节里期盼着风来。

一切都寂静的,只有他是如此真实地存在,对望,渴望落叶飘动,那就预示风就将来,我们就有了触摸。

我知道,这也是他渴望的时刻。等待是悠远而漫长的,而聚首只有那样碰撞的一瞬,可是那一瞬却是那样的美妙。于是我们永远固执的盼望着聚首。

总是容易绝望可又满足希望,仿佛可以这样直到永远。这样反复不休的旋离,心被零落成泥碾做尘……就这样不忘不停,我们放肆地浸沉于聚的幸福与离的酸楚中……

淡淡的晕黄,痴痴的相缠,上苍也不忍设劫。天也流露出深蕴是温柔。怎样才能领会那柔情深致的人间之恋?他们依阑凝眸,无语……

叶生叶落的过了不知几许久长,花开花落里时间已经淌去不知几许深远,岁月的更迭里,我们就这样总是在等待着,偶尔相互接触,就感觉到无比的幸福。

在一黄昏的夕阳中,人迹稀少的古刹,突然有一对牵手的男女驻足停留了片刻。我第一次看到了人,也看到了情侣间的牵手,那种美丽就连落霞都因此黯然失色。于是,在此后的岁月里,我开始有了做人的期盼,把那相牵的手当做上苍的启示。原来相爱是要像人一样心手相牵的。

残红渐褪,他们安蔼宁静的等待。在软红中追逐着牵手的永恒,直到生命将止。

我知道自己期盼的心与手的相牵,我要与他长久的在一起,而不再等待风带来的那瞬间的感动。

于是我仰望苍天,终日的祈祷,忘记了季节的逝去。在我的心里除了生命中能与他相逢之外,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终于,上苍被我们感动了,于是在那个雷雨的深夜,雷雨大作,我和他被风雨电闪击落。

闪电中,我旋转着,优雅地落下,身体里有了灵魂知觉的呻吟。我知道,我和他都会转世化身为人了,而我们也终会相遇,这是上苍给我们的眷顾。

真的重生了吗?彼此看到了幽逸的踪痕,徘徊,沾上此生的尘埃……

就这样飘然的去了,就这样有了冥冥中幽深的今生,就这样廖廖落落的寻找着自己的归处,就这样思思念念等待着寻找着他的寻找……

转身为人的日子里,我只是知道我应该是在等待着一个人的。

不觉间,我就已经等到了自己人生的花季。那天秋日的暖阳照在期待的眸子里,空气中阵阵幽香细细拂来,我的钎钎足迹飘逸在有着厚厚落叶的路上。

就在这如诗如画的风景里,有人与我擦肩而过。

驿动在心中不期然间蔓延,我懵懵懂懂地回过头,怔怔地与他的目光相触。

那一刻爱人童话―我是你的三世情人

三世的情缘,化为永恒的厮守,在那缠绵悱恻里,早已明白了――只有爱情,洗尽岁月铅华依然不离不弃;只有爱情,历经俗世种种依然惊艳如斯。爱情,是上天送给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红尘之中,谁又是你的三世情人呢?

落寞的黄昏。阳光已经模糊,可却有血样的颓然,恍惚轮回的前世……

我们的故事也是从那“很久很久的以前”说起……

寂静辽远的深山里,有着一座不为人知的古刹,也不知道它是在什么样的时间里,存在于这个嘈杂的尘世之外,不声不响的随着季节的更迭渐渐残破。

深山里少有人迹,古刹看起来是如此的孤单与寂寥,只有那在岁月里迎风少动的菩提树,似乎能够伴它少解寂寥。

古刹的朱门早已经写满了时光的班驳,仿佛藏了无数的流年;朽木的削屑渐渐沥沥的路了满地,如同在讲述一个个故事。而那悠远的天地和沉静的山水从不说话,只是聆听。

爬满青苔的石板,缝隙间尽是青黄的野草。野草与青石的旁边,散落一些碎裂的风铃。

那散落的风铃原本是古刹房檐上一排的,不知道在那里悬挂了多久,也不晓得是什么样的风雨把风铃打落下来,散了一地。

那曾有的一切都黯然地去了,只有房檐那依然垂挂着仅存的一只风铃,依旧偶尔摆动,铃芯和铃壁相碰发出寂寞的声响。

午夜了,水气在黑暗中弥漫,一切都浅声唏嘘,铃却零落地响着……

隔着隐约的喧嚣,能听到心底深处的梦,祈盼在空中飞舞旋转。

铃芯与铃壁默默地长久对望,近在迟尺却只有等待风的到来……

在长久的等待里,他们拥有了灵性。他们相互爱慕,渴望着相互的触摸。

我是幸福的,正是因为有了等待,才会有那风来时聚首的幸福。

于是我就在所有的季节里期盼着风来。

一切都寂静的,只有他是如此真实地存在,对望,渴望落叶飘动,那就预示风就将来,我们就有了触摸。

我知道,这也是他渴望的时刻。等待是悠远而漫长的,而聚首只有那样碰撞的一瞬,可是那一瞬却是那样的美妙。于是我们永远固执的盼望着聚首。

总是容易绝望可又满足希望,仿佛可以这样直到永远。这样反复不休的旋离,心被零落成泥碾做尘……就这样不忘不停,我们放肆地浸沉于聚的幸福与离的酸楚中……

淡淡的晕黄,痴痴的相缠,上苍也不忍设劫。天也流露出深蕴是温柔。怎样才能领会那柔情深致的人间之恋?他们依阑凝眸,无语……

叶生叶落的过了不知几许久长,花开花落里时间已经淌去不知几许深远,岁月的更迭里,我们就这样总是在等待着,偶尔相互接触,就感觉到无比的幸福。

在一黄昏的夕阳中,人迹稀少的古刹,突然有一对牵手的男女驻足停留了片刻。我第一次看到了人,也看到了情侣间的牵手,那种美丽就连落霞都因此黯然失色。于是,在此后的岁月里,我开始有了做人的期盼,把那相牵的手当做上苍的启示。原来相爱是要像人一样心手相牵的。

残红渐褪,他们安蔼宁静的等待。在软红中追逐着牵手的永恒,直到生命将止。

我知道自己期盼的心与手的相牵,我要与他长久的在一起,而不再等待风带来的那瞬间的感动。

于是我仰望苍天,终日的祈祷,忘记了季节的逝去。在我的心里除了生命中能与他相逢之外,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终于,上苍被我们感动了,于是在那个雷雨的深夜,雷雨大作,我和他被风雨电闪击落。

闪电中,我旋转着,优雅地落下,身体里有了灵魂知觉的呻吟。我知道,我和他都会转世化身为人了,而我们也终会相遇,这是上苍给我们的眷顾。

真的重生了吗?彼此看到了幽逸的踪痕,徘徊,沾上此生的尘埃……

就这样飘然的去了,就这样有了冥冥中幽深的今生,就这样廖廖落落的寻找着自己的归处,就这样思思念念等待着寻找着他的寻找……

转身为人的日子里,我只是知道我应该是在等待着一个人的。

不觉间,我就已经等到了自己人生的花季。那天秋日的暖阳照在期待的眸子里,空气中阵阵幽香细细拂来,我的钎钎足迹飘逸在有着厚厚落叶的路上。

就在这如诗如画的风景里,有人与我擦肩而过。

驿动在心中不期然间蔓延,我懵懵懂懂地回过头,怔怔地与他的目光相触。

那一刻爱人童话―我是你的三世情人

三世的情缘,化为永恒的厮守,在那缠绵悱恻里,早已明白了――只有爱情,洗尽岁月铅华依然不离不弃;只有爱情,历经俗世种种依然惊艳如斯。爱情,是上天送给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红尘之中,谁又是你的三世情人呢?

落寞的黄昏。阳光已经模糊,可却有血样的颓然,恍惚轮回的前世……

我们的故事也是从那“很久很久的以前”说起……

寂静辽远的深山里,有着一座不为人知的古刹,也不知道它是在什么样的时间里,存在于这个嘈杂的尘世之外,不声不响的随着季节的更迭渐渐残破。

深山里少有人迹,古刹看起来是如此的孤单与寂寥,只有那在岁月里迎风少动的菩提树,似乎能够伴它少解寂寥。

古刹的朱门早已经写满了时光的班驳,仿佛藏了无数的流年;朽木的削屑渐渐沥沥的路了满地,如同在讲述一个个故事。而那悠远的天地和沉静的山水从不说话,只是聆听。

爬满青苔的石板,缝隙间尽是青黄的野草。野草与青石的旁边,散落一些碎裂的风铃。

那散落的风铃原本是古刹房檐上一排的,不知道在那里悬挂了多久,也不晓得是什么样的风雨把风铃打落下来,散了一地。

那曾有的一切都黯然地去了,只有房檐那依然垂挂着仅存的一只风铃,依旧偶尔摆动,铃芯和铃壁相碰发出寂寞的声响。

午夜了,水气在黑暗中弥漫,一切都浅声唏嘘,铃却零落地响着……

隔着隐约的喧嚣,能听到心底深处的梦,祈盼在空中飞舞旋转。

铃芯与铃壁默默地长久对望,近在迟尺却只有等待风的到来……

在长久的等待里,他们拥有了灵性。他们相互爱慕,渴望着相互的触摸。

我是幸福的,正是因为有了等待,才会有那风来时聚首的幸福。

于是我就在所有的季节里期盼着风来。

一切都寂静的,只有他是如此真实地存在,对望,渴望落叶飘动,那就预示风就将来,我们就有了触摸。

我知道,这也是他渴望的时刻。等待是悠远而漫长的,而聚首只有那样碰撞的一瞬,可是那一瞬却是那样的美妙。于是我们永远固执的盼望着聚首。

总是容易绝望可又满足希望,仿佛可以这样直到永远。这样反复不休的旋离,心被零落成泥碾做尘……就这样不忘不停,我们放肆地浸沉于聚的幸福与离的酸楚中……

淡淡的晕黄,痴痴的相缠,上苍也不忍设劫。天也流露出深蕴是温柔。怎样才能领会那柔情深致的人间之恋?他们依阑凝眸,无语……

叶生叶落的过了不知几许久长,花开花落里时间已经淌去不知几许深远,岁月的更迭里,我们就这样总是在等待着,偶尔相互接触,就感觉到无比的幸福。

在一黄昏的夕阳中,人迹稀少的古刹,突然有一对牵手的男女驻足停留了片刻。我第一次看到了人,也看到了情侣间的牵手,那种美丽就连落霞都因此黯然失色。于是,在此后的岁月里,我开始有了做人的期盼,把那相牵的手当做上苍的启示。原来相爱是要像人一样心手相牵的。

残红渐褪,他们安蔼宁静的等待。在软红中追逐着牵手的永恒,直到生命将止。

我知道自己期盼的心与手的相牵,我要与他长久的在一起,而不再等待风带来的那瞬间的感动。

于是我仰望苍天,终日的祈祷,忘记了季节的逝去。在我的心里除了生命中能与他相逢之外,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终于,上苍被我们感动了,于是在那个雷雨的深夜,雷雨大作,我和他被风雨电闪击落。

闪电中,我旋转着,优雅地落下,身体里有了灵魂知觉的呻吟。我知道,我和他都会转世化身为人了,而我们也终会相遇,这是上苍给我们的眷顾。

真的重生了吗?彼此看到了幽逸的踪痕,徘徊,沾上此生的尘埃……

就这样飘然的去了,就这样有了冥冥中幽深的今生,就这样廖廖落落的寻找着自己的归处,就这样思思念念等待着寻找着他的寻找……

转身为人的日子里,我只是知道我应该是在等待着一个人的。

不觉间,我就已经等到了自己人生的花季。那天秋日的暖阳照在期待的眸子里,空气中阵阵幽香细细拂来,我的钎钎足迹飘逸在有着厚厚落叶的路上。

就在这如诗如画的风景里,有人与我擦肩而过。

驿动在心中不期然间蔓延,我懵懵懂懂地回过头,怔怔地与他的目光相触。

那一刻爱人童话―我是你的三世情人

三世的情缘,化为永恒的厮守,在那缠绵悱恻里,早已明白了――只有爱情,洗尽岁月铅华依然不离不弃;只有爱情,历经俗世种种依然惊艳如斯。爱情,是上天送给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红尘之中,谁又是你的三世情人呢?

落寞的黄昏。阳光已经模糊,可却有血样的颓然,恍惚轮回的前世……

我们的故事也是从那“很久很久的以前”说起……

寂静辽远的深山里,有着一座不为人知的古刹,也不知道它是在什么样的时间里,存在于这个嘈杂的尘世之外,不声不响的随着季节的更迭渐渐残破。

深山里少有人迹,古刹看起来是如此的孤单与寂寥,只有那在岁月里迎风少动的菩提树,似乎能够伴它少解寂寥。

古刹的朱门早已经写满了时光的班驳,仿佛藏了无数的流年;朽木的削屑渐渐沥沥的路了满地,如同在讲述一个个故事。而那悠远的天地和沉静的山水从不说话,只是聆听。

爬满青苔的石板,缝隙间尽是青黄的野草。野草与青石的旁边,散落一些碎裂的风铃。

那散落的风铃原本是古刹房檐上一排的,不知道在那里悬挂了多久,也不晓得是什么样的风雨把风铃打落下来,散了一地。

那曾有的一切都黯然地去了,只有房檐那依然垂挂着仅存的一只风铃,依旧偶尔摆动,铃芯和铃壁相碰发出寂寞的声响。

午夜了,水气在黑暗中弥漫,一切都浅声唏嘘,铃却零落地响着……

隔着隐约的喧嚣,能听到心底深处的梦,祈盼在空中飞舞旋转。

铃芯与铃壁默默地长久对望,近在迟尺却只有等待风的到来……

在长久的等待里,他们拥有了灵性。他们相互爱慕,渴望着相互的触摸。

我是幸福的,正是因为有了等待,才会有那风来时聚首的幸福。

于是我就在所有的季节里期盼着风来。

一切都寂静的,只有他是如此真实地存在,对望,渴望落叶飘动,那就预示风就将来,我们就有了触摸。

我知道,这也是他渴望的时刻。等待是悠远而漫长的,而聚首只有那样碰撞的一瞬,可是那一瞬却是那样的美妙。于是我们永远固执的盼望着聚首。

总是容易绝望可又满足希望,仿佛可以这样直到永远。这样反复不休的旋离,心被零落成泥碾做尘……就这样不忘不停,我们放肆地浸沉于聚的幸福与离的酸楚中……

淡淡的晕黄,痴痴的相缠,上苍也不忍设劫。天也流露出深蕴是温柔。怎样才能领会那柔情深致的人间之恋?他们依阑凝眸,无语……

叶生叶落的过了不知几许久长,花开花落里时间已经淌去不知几许深远,岁月的更迭里,我们就这样总是在等待着,偶尔相互接触,就感觉到无比的幸福。

在一黄昏的夕阳中,人迹稀少的古刹,突然有一对牵手的男女驻足停留了片刻。我第一次看到了人,也看到了情侣间的牵手,那种美丽就连落霞都因此黯然失色。于是,在此后的岁月里,我开始有了做人的期盼,把那相牵的手当做上苍的启示。原来相爱是要像人一样心手相牵的。

残红渐褪,他们安蔼宁静的等待。在软红中追逐着牵手的永恒,直到生命将止。

我知道自己期盼的心与手的相牵,我要与他长久的在一起,而不再等待风带来的那瞬间的感动。

于是我仰望苍天,终日的祈祷,忘记了季节的逝去。在我的心里除了生命中能与他相逢之外,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终于,上苍被我们感动了,于是在那个雷雨的深夜,雷雨大作,我和他被风雨电闪击落。

闪电中,我旋转着,优雅地落下,身体里有了灵魂知觉的呻吟。我知道,我和他都会转世化身为人了,而我们也终会相遇,这是上苍给我们的眷顾。

真的重生了吗?彼此看到了幽逸的踪痕,徘徊,沾上此生的尘埃……

就这样飘然的去了,就这样有了冥冥中幽深的今生,就这样廖廖落落的寻找着自己的归处,就这样思思念念等待着寻找着他的寻找……

转身为人的日子里,我只是知道我应该是在等待着一个人的。

不觉间,我就已经等到了自己人生的花季。那天秋日的暖阳照在期待的眸子里,空气中阵阵幽香细细拂来,我的钎钎足迹飘逸在有着厚厚落叶的路上。

就在这如诗如画的风景里,有人与我擦肩而过。

驿动在心中不期然间蔓延,我懵懵懂懂地回过头,怔怔地与他的目光相触。

那一刻爱人童话―我是你的三世情人

三世的情缘,化为永恒的厮守,在那缠绵悱恻里,早已明白了――只有爱情,洗尽岁月铅华依然不离不弃;只有爱情,历经俗世种种依然惊艳如斯。爱情,是上天送给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红尘之中,谁又是你的三世情人呢?

落寞的黄昏。阳光已经模糊,可却有血样的颓然,恍惚轮回的前世……

我们的故事也是从那“很久很久的以前”说起……

寂静辽远的深山里,有着一座不为人知的古刹,也不知道它是在什么样的时间里,存在于这个嘈杂的尘世之外,不声不响的随着季节的更迭渐渐残破。

深山里少有人迹,古刹看起来是如此的孤单与寂寥,只有那在岁月里迎风少动的菩提树,似乎能够伴它少解寂寥。

古刹的朱门早已经写满了时光的班驳,仿佛藏了无数的流年;朽木的削屑渐渐沥沥的路了满地,如同在讲述一个个故事。而那悠远的天地和沉静的山水从不说话,只是聆听。

爬满青苔的石板,缝隙间尽是青黄的野草。野草与青石的旁边,散落一些碎裂的风铃。

那散落的风铃原本是古刹房檐上一排的,不知道在那里悬挂了多久,也不晓得是什么样的风雨把风铃打落下来,散了一地。

那曾有的一切都黯然地去了,只有房檐那依然垂挂着仅存的一只风铃,依旧偶尔摆动,铃芯和铃壁相碰发出寂寞的声响。

午夜了,水气在黑暗中弥漫,一切都浅声唏嘘,铃却零落地响着……

隔着隐约的喧嚣,能听到心底深处的梦,祈盼在空中飞舞旋转。

铃芯与铃壁默默地长久对望,近在迟尺却只有等待风的到来……

在长久的等待里,他们拥有了灵性。他们相互爱慕,渴望着相互的触摸。

我是幸福的,正是因为有了等待,才会有那风来时聚首的幸福。

于是我就在所有的季节里期盼着风来。

一切都寂静的,只有他是如此真实地存在,对望,渴望落叶飘动,那就预示风就将来,我们就有了触摸。

我知道,这也是他渴望的时刻。等待是悠远而漫长的,而聚首只有那样碰撞的一瞬,可是那一瞬却是那样的美妙。于是我们永远固执的盼望着聚首。

总是容易绝望可又满足希望,仿佛可以这样直到永远。这样反复不休的旋离,心被零落成泥碾做尘……就这样不忘不停,我们放肆地浸沉于聚的幸福与离的酸楚中……

淡淡的晕黄,痴痴的相缠,上苍也不忍设劫。天也流露出深蕴是温柔。怎样才能领会那柔情深致的人间之恋?他们依阑凝眸,无语……

叶生叶落的过了不知几许久长,花开花落里时间已经淌去不知几许深远,岁月的更迭里,我们就这样总是在等待着,偶尔相互接触,就感觉到无比的幸福。

在一黄昏的夕阳中,人迹稀少的古刹,突然有一对牵手的男女驻足停留了片刻。我第一次看到了人,也看到了情侣间的牵手,那种美丽就连落霞都因此黯然失色。于是,在此后的岁月里,我开始有了做人的期盼,把那相牵的手当做上苍的启示。原来相爱是要像人一样心手相牵的。

残红渐褪,他们安蔼宁静的等待。在软红中追逐着牵手的永恒,直到生命将止。

我知道自己期盼的心与手的相牵,我要与他长久的在一起,而不再等待风带来的那瞬间的感动。

于是我仰望苍天,终日的祈祷,忘记了季节的逝去。在我的心里除了生命中能与他相逢之外,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终于,上苍被我们感动了,于是在那个雷雨的深夜,雷雨大作,我和他被风雨电闪击落。

闪电中,我旋转着,优雅地落下,身体里有了灵魂知觉的呻吟。我知道,我和他都会转世化身为人了,而我们也终会相遇,这是上苍给我们的眷顾。

真的重生了吗?彼此看到了幽逸的踪痕,徘徊,沾上此生的尘埃……

就这样飘然的去了,就这样有了冥冥中幽深的今生,就这样廖廖落落的寻找着自己的归处,就这样思思念念等待着寻找着他的寻找……

转身为人的日子里,我只是知道我应该是在等待着一个人的。

不觉间,我就已经等到了自己人生的花季。那天秋日的暖阳照在期待的眸子里,空气中阵阵幽香细细拂来,我的钎钎足迹飘逸在有着厚厚落叶的路上。

就在这如诗如画的风景里,有人与我擦肩而过。

驿动在心中不期然间蔓延,我懵懵懂懂地回过头,怔怔地与他的目光相触。

那一刻

俗世可堪谈

人世间,尘世间。

晋 王嘉 《拾遗记·周灵王》:“空中有声,言天感生圣子,故降以和乐笙镛之音,异於俗世也。” 唐 薛用弱 《集异记·赵操》:“ 操 顾其室内,妻妾孤幼,不异俗世。” 夏衍 《乐水》:“不仅无意识地把自己和所谓‘俗世’分开,而更有意地‘孤高自赏’。”

2. 犹世俗。指当代一般人。

明 杨慎 《读书不求甚解》:“《晋书》云 陶渊明 读书不求甚解,此语俗世之见,后世不晓也。”

肃然,俗世一词,皆非古人之所能,乃中华上下五千年至结晶,他国盛传之瑰宝。

晋·出自陶渊明《桃花源记》;原指与现实社会隔绝、生活安乐的理想境界;后也指环境幽静生活安逸的地方;借指一种空想的脱离现实斗争的美好世界。

唐代·李白《赠孟浩然 》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其情甚高,此诗对友人充满了眷恋与不舍,雅意昂然,与俗世紧密相连,而又绝非真正其俗,同样用无形枷锁向人们展示高尚之趣,不失为世外高人。

天籁出自《庄子·齐物论》,与地籁、人籁相比较,天籁是音乐的最高境界。籁:从洞孔发出的声音。指自然界的风声、水声、鸟声等音响:天籁无声|鼓角凌天籁,关山倚月轮。 天籁就是天上传来的声音,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问世人可谓俗乎?

忿怒害死愚妄人,嫉妒杀死痴迷人。--《旧·伯》

要爱人如己。--《旧·利》

蒲草没有泥,岂能发长。芦荻没有水,岂能生发。--《旧·伯》

年老的有智慧,寿高的有知识。--《旧·伯》

出自《圣经》,从方方面面的阐述来讲,世人世俗不可语语,且世有俗,俗有世。

可见:其人用其俗,其俗用其人

俗世奇人

今天,我和妈妈去国商购物,一到门口就看到有一大群人围在一个画糖的摊子周围,不时还议论着什么.

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了进去,我看见一个戴着副老花眼镜的老头儿,个子并不高,白白的胡子,圆圆的头,穿着一件普通的衣服,一双布鞋,看上去很有艺术性.

他画的最绝的是一条可爱的"小龙",在他的手中一只勺子像一支有魔力的画笔,大理石板也变成了一张神奇的白纸,勺在他的手中飞舞着不时留下了一种黄色的液体--糖,过了一会儿一条活泼可爱的"小龙"就在大理石板上出现了.他在桶里拿出一根竹棒向"小龙"身上一放,两颗糖一粘,小龙就粘在竹棒上了.

看来身边的"俗世奇人可真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