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与外婆的作文(共七篇)

闲不住的外婆

文 / 贝残夜 记人 类作品 我的外婆原是一位小学数学教师,现在她已经退休,外婆年过花甲,两鬓的头发已斑白。外婆退休后本可以过着清闲的日子,比如说:唱唱歌、跳跳舞等等,可外婆就是改不住爱劳动的习惯,总是闲不住。 自从外婆退休后,就在小楼顶上开辟了一个小菜园,外婆用扁担去从外面把泥土一担担地挑到楼顶上。种下菜后,外婆每天早晨和傍晚都提着几桶水去浇灌那些菜,经常给菜施肥。那些菜贪婪地吸收着营养,都长得绿油油的。每次我去外婆家,吃到外婆自己种的菜时,我都会说:“能吃到外婆自己种的菜就是与别的菜不同,特别的好吃。”外婆听到我的话时,她笑了,笑得是多么的灿烂。 外婆不仅爱劳动,在周末里还经常给我辅导数学。周末我去外婆家,写作用时遇到什么困难,外婆总是能耐心地教导我,和我一起解决困难。我有这样的一位外婆而感到骄傲。 这就是我的外婆,一个闲不住的外婆。

我的外婆

我的外婆

我的外婆很有气质,也很美;她已经60岁了,一双深凹的大眼睛,总是溢满了笑意与爱抚。她中等个儿,很匀称,如果你看到她绝对不会相信她是位60岁的老人了。她总是那样精力旺盛,那样有朝气我虽然不能完全理解“气质”一词的含义,但是所有人见到外婆都是这样夸她的;而在我的心里﹑眼中我的外婆永远都是“宇宙无敌超级大美女”!

在上幼儿园大班时我就想写我的外婆,虽然那时只会写很少的字,可我幼小的心里总有这个冲动!

记得小时候,我说话很迟,妈妈非常着急,一会儿要领我去看医生,一会儿听信别人的话要给我动手术。外婆却安慰妈妈,把我紧紧的拥在怀里调侃地说:“贵人语迟。”记得小时候感冒发烧的每一个夜晚都是外婆一个人抱着我到天明。

上学了,我的外婆更辛苦了,不但要接送我上下学还要辅导我的学习。她是一个很认真的外婆,我学习上稍有一点马虎偷懒,外婆马上就能看穿,要求我必须改正。我爱她,也很听话。

外婆,啊!亲爱的外婆,是您含辛茹苦的把我一口一口喂大,是您教我尊师长,爱学习,讲礼貌。我会努力学习做个好孩子,报答您!

宁夏银川兴庆区实验小学二年级七班的张骁阳指导老师:陆瑞艳

外婆的伊拉克

外婆的伊拉克 湖北省武汉市鲁巷小学五年级四班周今 六十岁的外婆,因为一场灾难失去了右腿,行动极为不便。平时,它只能在附近走走,很难出远门。他总是拄着一根长长的拐杖,承担着所有的家务,从不停歇。他对我的慈爱与呵护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在我幼小的记忆中,外婆总是有唱不完的儿歌,我是在他的儿歌声中长大的。直到今天,我还能清楚地记得他教我的那些儿歌与谜语:“兄弟七八个,围着柱子坐,老大要分家,衣服全扯破。”但是,他却不了解伊拉克。一则,他生活在一个偏远的山村;再则他的腿脚不方便,从来不会有远游世界的幻想。在外婆眼中,伊拉克是一个极其模糊的概念。外婆分不清伊拉克在地球上的位置与美国英国有什么区别。只知道伊拉克是外国,是一种既不可望也不可即的遥远。但我从来不会因此而觉得他糊涂,反而能感受到外婆的纯朴与亲切。今年春天的一个周末,我从学校装回来满脑子伊拉克战事去乡下探视外婆。同往常一样,外婆又住着那根长长的拐杖,为我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我一边喝着那碗总是充满独特香味的鸡汤,一边同外婆聊起天来。“外婆,你知道伊拉克吗?”“伊拉克不就是外国吗?”外婆不假思索地反问道。“对呀,可是外国有很多国家。”“我知道,美国、英国还有意大利,他们都是外国,伊拉克也是。”外婆面带微笑地说。“伊拉克正在打仗呢!是美国在欺负他们,扔了许多炸弹,炸死了很多人。我们老师说,伊拉克的小朋友现在都无法上学了。可是在家也不安全,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生命。”“真可怜呀!”外婆认真地说。“我现在眼睛不好,电视也很少看,要不你给我讲讲伊拉克小朋友的故事吧!”于是,我兴致勃勃地把老师介绍的有关伊拉克的战事说给外婆听。外婆一脸忧郁,听得很入神。“真可怜。”外婆慢慢地说。“外婆小时候也是因为打仗,没有上好学,连过日子都困难。你看我现在连名字都写不全,家门也出不了。这仗一打,伊拉克的小朋友可算遭殃了。肯定以后有许多人就像外婆一样,没有文化,只能做点小事。”望着外婆有些难过的样子,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你想帮助伊拉克的小朋友吗?”外婆又问我。“当然想呀!可是我这么小,怎么帮他们呢?”我天真地问道。“你可以把外婆煨的鸡汤带给伊拉克的小朋友喝。”外婆说。“那怎么行呀!就是坐飞机,鸡汤也坏了。”“我跟你开玩笑的!”外婆说。“你要真想帮助他们,就应该好好读书,学好本领。要不然,就像外婆这样,想帮也帮不了。我只能煨鸡汤,但又送不到他们手里。”“你放心,外婆。我会好好读书的。”停了一下,外婆有些哽咽地说:“对了,现在不是时兴上网吗?你要是会上网就对伊拉克的小朋友问声好,就说外婆很惦记他们,很怕他们出事。”外婆因为伊拉克小朋友的遭遇联想起自己的童年,真的伤心起来。我看到外婆泪水满盈,连眼圈都红了。外婆的情绪感染了我,喝鸡汤的动作渐渐慢下来。望着外婆爬满皱纹的慈爱的面容,我开始感受到外婆那颗包容天下的心,是多么的善良。他不仅对我有着无限的关爱,而且真诚地关心着所有苦难的人们。这就是我的外婆。外婆足不出户,永远走不出那块贫瘠的土地,可是他的心却包容着天下,真切地关心着伊拉克的小朋友,一点虚假的成分也没有。但我知道,有些人早已经周游世界,而伊拉克小朋友的疾苦却从来不会放在他们心上。相比之下,我更爱外婆的伊拉克。

指导教师:熊红珍

伴雪梅花――写在外婆70大寿之时

一只梅在洁白的漫天飞雪中迎寒伫立着,悠悠的风轻盈地萦绕着雪与梅。自古梅与雪就常被联系在一

起,正如我-小雪与我最亲爱的外婆-梅珍……

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夜晚的静寂,我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也许我的出世是那么的微乎其

微、不易察觉,但对于外婆,那似乎是一件比天还要大的事。从那时刻起,我就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因为我拥有了最美好的东西――爱。父母对我关爱有加,我也认为这个星球上最爱我的莫过于父母。不过现

在,我终于明白,世界上最爱我的人是外婆啊!

一想往事,思忆重重,心难静。当我真正仔细地观察外婆眼里的我时,我明白了外婆的心,想到了从小到

大外婆对我的一切付出――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关怀与疼爱啊!

一块尿布、一碗饭、一件衣服、一句问候、一本草稿纸……外婆象暖阳一样将我包围,虽然是生活中不可

提及的小事小物,可哪一件不是外婆对我的爱?想想,如果不是真正的爱,怎么会考虑得如此细微与周全?随

便一瞅,哪一件不是出自外婆之手?记得一次,我想要一件东西,可一直没对父母说。不久外婆来我家,她竟

然就带来了我想要的东西。这难道不是我与外婆心有灵犀的相知?

一双手养活一个家,外婆在曾经艰难的年月里只身打下基础。“谁说女人不如男人”?外婆用自己的行动

反驳了这一点。勤劳的双手和诚朴的精神换来了大家的尊敬与爱戴。我眼中的外婆就是一位女强人!

一场突如其来的瑞雪给外婆的生日增添了独特的色彩。在我这朵小雪花13岁生日之后,迎来了在梅花盛开

的寒冬季节里诞生的外婆的70寿辰。望着漫天冰凌如絮的飞雪,我不禁想起了一句名言“梅花欢喜漫天雪”。

13年来外婆对我的关怀与爱历历在目。望着外婆笑容满面地穿上我们量身选定的红装,看着外婆红润可亲的

脸,我幸福地和外婆一起开心地笑了。

一只梅,傲立于风雪。那是外婆,美丽、勤劳、朴实……

一场雪,冰凌如柳絮。如同我,一片纯白……

一阵风,轻轻吹过。梅花伴雪,悠悠洒洒……

一处景,小却动情。正如我和外婆注定今生爱在一起……

外婆的双脚

前日在妹妹家中小住,便又见到了外婆。继而注意到的,是老人的那双脚。

记得那天我一早起来便开始忙碌,收拾行装准备搭车前去玩耍。不料出门走远才想起将乘车卡落在了家里。彼时的自己一边焦急万分地自怨自艾,一边却只好十分无奈地往回赶。当我以最快的速度飞奔返回时,却正好错失了停靠等待的公交。徒劳地追赶几步,忽然觉得脚心一阵刺痛。我不得已蹲下,心里却暗自感叹,如此轻小的年纪,为何跑了几步就会足底抽筋?等到我终于坐上了车,这样的疼痛才得以慢慢缓和。

在漫长而摇晃的车程后,我终于大汗淋漓地到达了目的地。门铃悠哉游哉地响起,竟丝毫不眷顾我热气腾腾的等待。外婆应声前来为我开门。由于门口凌乱放置着鞋子,门开后,外婆却只有仄歪着身子,单脚站立着,一手扶住门框,腾出另一只手来抓住门把。我匆匆往里走,毫不注意外婆不易把持平衡的双脚。我的鲁莽险些害她跌倒,现在想起仍旧胆战心惊、后悔不跌。在她颤颤悠悠终于站稳后,抬头便问我:“来了?去喝口水吧。”我由于愧疚而格外小声地应着,她却早已原谅孩子的莽撞。

听见房间里妹妹半睡半醒间发出的哭声,她便跑也似的匆匆往里赶,只在上楼梯时稍稍作了停顿。她穿着宽松的衣服——或许什么衣服在她身上都已显得松弛——摆动着双臂,背略微向前佝偻着,迫切得像想要呵护受伤的小兽一般。她急急忙忙地应声:“外婆来了啊,莫哭……”她脸上的焦急写得分明,却又透露着慈爱与骄傲。我想,倘若是在她年轻的时候,想必早已飞奔起来。但如今的她,身形已比年轻时矮了那么一大截,头发在染发剂的遮掩下仍显出苍老的气象。仿佛时间的内核最初便是从生命的形态上开始了萎缩。

外婆稳当而有条不紊的脚步却使我不由得注意到了她的双脚。早已瘦弱的双脚此刻却仿佛注入了新的力量,小跑起来。我悄悄跟进屋,坐在床对面的小沙发上。外婆仿佛没有注意到我,她的目光,都已温柔地抚向因没睡足而委屈啼哭的小小孙女儿身上去了。我得以静静注视外婆的双脚。

这是双小而瘦的脚。内侧的拇指趾骨不知为何高高地向外凸起,所有的脚趾骨都向相反的方向倾斜着,好像因为长年穿着挤脚的鞋而变了形。她的脚踝出奇地隆起,牵扯着薄薄的皮肤,显得脆弱不堪。脚跟与脚掌都因为几十年的磨损而泛黄,甚至干燥脱皮,仿佛枯涸的大地龟裂出深深浅浅的口子。纤细的血管在褶皱暗黄的皮肤下清晰可辨。

这是双老人的脚,却也是女人的脚。

它不同于男人脚的粗犷——长年在外奔波劳作,得以歆享了大地的朴素与厚实。外婆的脚老了,就像她的人一样。仿佛曾经饱满圆润的青瓜,逐渐被太阳晒脱了形,因丧失了水分而干瘪孱弱。任何事物都躲不过时间的炙烤。就像书里所说:“时间让一棵青春的小树越来越枝繁叶茂,让车轮的辐条越来越沾染上锈迹,让一座老屋驮了背。”

但外婆的双脚却一直因勤劳而干净。

外婆的到如今已经拉扯过妈妈她们三姐妹以及我和弟弟妹妹,兴许她还能照顾上我的孩子。外婆的双脚从没有停过,不知它有没有过疲惫与疼痛。只知它在成日成夜的劳作走动中为子女们踩出了一条路。这路一端系着外婆的牵挂,一端指着孩子的未来。外婆的双脚不能洗衣做饭,但它能支撑着外婆的站立,进而搀扶着两代人的蹒跚学步;外婆的双脚也不能读书写字,但它驮着她,将她的女儿们都送进了大学。外婆的双脚承担着她的重量、她的责任,就和她的双手一样重要,和她的心一样勤劳。

外婆老了,她的脚也在时间的行走中逐渐老去。但就算到了现在,它依然能在孙女儿的呼唤中恢复跑的形态,使我不由得对这力量肃然起敬。我不必点破这力量的来源,世间的人们都应对此心知肚明。

想起儿时我为母亲洗脚,却因彼此太过熟稔而不好意思地推推攘攘。最终在我敷衍的按摩中,母亲还是笑得欢悦而满足。彼时她的脚细腻柔韧,或许多年以后会变得如外婆的脚那般干瘪,但她带领我前进的脚步从不曾止息。

当女儿长大,也会成为母亲,成为外婆,甚至成为祖母。不知从哪一刻起,她们便开始了与时间的赛跑,虽然逐渐老去的双脚必将败在时间的旅途中,但她们的孩子却已在注目中开始了新一轮的追逐……

当外婆的双脚终于停了下来,她们默默站定,等着时间的行走将她们带入地老天荒。

写给外婆的信

亲爱的外婆:

您最近身体还好吗?听说您得了糖尿病,我听了差点儿哭了!您知道吗?我十分尊敬您,您是我的亲外婆啊!可有句话我不知该不该讲,您太爱我了,什么事都是您做,我想帮帮您,可您说小孩子不会,这是我极度悲伤,我快11岁了,难道我在您的心中只是一个三岁不到的小孩吗?

您听过这样一个故事吗?从前,一座山上,住着一棵大树与一棵小树。他们是父子,大树为了不让小树受到强烈的紫外线,于是他就把小树遮挡起来。天长日久,小树应得不到阳光的滋润,便枯萎了,这时,大树知道自己错了,觉得自己应该让小树自己克服困难,不然难成大气。

外婆,您明白了吗?,大树为了不让小树受到强烈的紫外线,就把小树遮挡起来,但是他这样做,反儿还害死了小树。人也是是一样的。

每天早上,我一起床,您就给我穿衣服,我有自己穿,您却说小孩子动作慢,我想如果我天天自己穿衣服,动作还像现在这么慢吗?爸爸让我自己去上学,可您却说小孩子去上学,出了事你负责吗,爸爸听了您的话就没出声了。

我亲爱的外婆啊,您能不能把看成一名少先队员,一棵能自己健康成长的树吗?

虽然这对我的引想不大,但是天长日久我也会便成那棵枯萎的树,外婆,请您放开双手,让我自由自在的成长吧!

我与外婆

前些日子,外婆向我们家打电话说要寄东西过来。这时,我便又想起了那一件事,又想起了当时很“牛”的我。几年前,外婆六十一岁,满头染黑了的头发,满脸的皱纹,左手食指上的指甲因事故被切掉了,那时我八岁,暑假是在外婆家写作业,但是外婆总是不停的在旁边唠叨,使我更加心烦意乱写不出题目的答案。最后,我终于爆发了,与外婆嘴上争斗了一番。过了一会儿,外婆为了不影响我,出门去买菜了。但由于刚才的吵架使我还很生气。于是,我便横下心,不顾一切后果的将门给反锁了,之后,我便躺在床上,安静的等着外婆回来。哈!我现在想想,我当时真是太“牛”了!十分钟左右过后,我听见了外婆上楼的脚步声,当她发现门被反锁了便开始急促,大声的喊叫起来,猛力的敲起门来:“一凡,一凡,快点开门啊!”当时我的气已经消的差不多了,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丧失了勇气去打开这扇门,呆呆的坐在床上,开始后悔起刚才锁门的举动了。就在这时,敲门声渐渐停止了,随后,我便听见了,在窗那边传来了轰轰轰的声音。啊!我看见了什么?只见外婆那憔悴的身影从邻居家向着这里艰难地爬来。只见她狠狠地抓住上方固定的栏杆,紧紧的咬着只剩下几颗的牙。只见她的脚缓慢,稳定的向旁边的空调机箱挪动。这时,我眼中的泪珠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眼睛里,为了不让外婆看见,我转了个身,闭上了眼睛,开始懊悔刚才的一举一动,开始懊悔刚才所做的一切。过了一会儿,我睁开了双眼,当我看见了外婆又开始为我做饭,洗衣服,整理书桌。又开始毫无怨言的做起了这些事的时候。我又一次闭上了眼睛。唉,现在想想那时,外婆真是对我太好了。之后几年暑假,要是有机会,我一定会回到那,在那边做作业,在那里平静的听着外婆的唠叨声………

作者的话:已经有好几年没与外婆相见了,前些天外婆打电话来,是我接听的,当我又一次了外婆的唠叨声时,我便又想起了这件事,于是挥笔写下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