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什么是最珍贵的为题作文(共十篇)

珍贵的礼物珍贵的礼物

我们,生在和平年代的一群幸运的孩子,从小不用为明日的午餐而担忧,然而当我们不断追求更高的物质生活时,也许一件能使心灵受到触动的礼物才真正适合我们……

坐在宽敞的教室中,讲台上老师激情投入地讲解着一道几何题,这一切在我看来却是那么压抑,我不解,甚至埋怨父母为什么在周末也不能让我完全放松一下,我是多么向往拥有无忧无虑的一天,可以没一切负担,做一整天自己想做的事,但现实却是即使今天我约好了和同学出去玩,我也必须在这让人压抑的课堂坐一个下午。我看了看手表,还好只有几分钟就要下课了,我平静下心态,思绪已飞向令我向往的游乐场。

终于下课了,我背着包拿出手机给其他几个同学打电话,还未按下通话键,一个声音打断了我。“你好!能不能配合我们做一个调查?”我抬起头看见一位大约比我稍大几岁的女生手里捧着一大叠问卷,另一只手上挂着一个装着小礼物的袋子,身上穿着一件朴素的长袖T恤,头发随意用一根头绳扎成一个很低的辫子。我想大概是哪个学校在组织什么活动吧。我一心急着想和同学一起去玩,所以不想去理睬她。我刚想拒绝她,一张调查纸出现在我的视野,上面有几个加粗的大字“xx课外补习调查”。我有些惊讶,原来她是在帮别的公司打工啊。“对不起……,我有些事。”还来不及思考,我仍然拒绝了她。“那……那好吧,请看看这个。”说着便拿出一张宣传单给我,天已近傍晚,太阳收起了他最后的一丝光芒,那位女生转身离去,目光仍注视着下方,昏暗的光线衬托出她远去的背影,瘦小的身躯透露出无助,但更多的是一种脱世的冷漠,瞬间,我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下,痛但又短暂。

脑海中刚才那位女生离去的画面一直若隐若现,不知不觉中我和同学来到了游乐园,四周的大人小孩们都洋溢着兴奋与快乐的气息,但我却仍无法感触到半点快乐,手里的宣传单被握得有些变皱。金黄的落叶被秋天的凉风吹落到地上,无声地叙述着苍凉的悲伤,轻轻踏过,吱吱的声响嘲笑着无法改变的现实。怀着一种莫名而沉重的心情,我与同学坐上了摩天轮,摩天轮缓慢地旋转,渐渐把我们送向更高的地方,我打开一旁的窗户,风吹过我的脸颊,让我不禁心头一颤。俯视下方,夜幕下的城市灯火辉煌,然而,忙碌的世界中有多少人被世人遗忘,命运赋予每一个生命所天生具有的财富差距太大,同在一个城市,我们可以拥有优越的生活和学习的条件,父母爱我们,会尽可能地满足我吗各种要求;而他们,也许不能坐在明亮的课堂内,也许他们从小需要挣钱来谋取生计,也许时间不允许他们享受家人的关爱和生活中的微笑……太多太多的经历我们都没体验过,甚至没有想象过。我们永远只是抱怨拥有的太少,却没有想过获得是如此轻松;优越的条件在我们看来仿佛是理所当然可以享受的,或者有时太多的关爱被我们视为负担,让我们厌烦。刚才遇见的那位女生也许正是被大家所认为“不幸人群”中的一人,她不能拥有同龄人应该有的快乐,为了生存,她不得不做这份被人厌烦的工作,拒绝对她也许已被习惯。在她眼中,我们永远只是无知甚至愚蠢的孩子,资源放在眼前不懂得利用,那我们又能拿什么来感谢命运的厚待?又能用什么来捐助不幸的人?慢慢的,摩天轮离地面越来越近,走出车厢,我手中仍无法将那张宣传单扔下,重新站在大地上,看着手中已稍稍被汗水浸湿的宣传单,它仿佛提示我们是幸福的,但我们必须承担更多的责任,我所要做的不仅仅是珍贵利用眼前的一切,我还需要感谢那位不知名的姐姐,她的宣传单让我醒悟了太多,它是我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我知道,她希望我回赠的不会是物质的礼物,她希望获得的是多一些平等的目光,与善意的笑容。

四周的一切仍那么热闹,而我握着那份礼物,在心中却多了一份责任……

上海延安初中初二(6)班金华文

2011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最新文学常识260题(上)

2011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最新文学常识260题(上)1.歌剧《茶花女》谁的作品?威尔第2.《史记》是:纪传体通史3.唐代诗人朱庆馀的“妆罢低声问夫婿”,问的是:张籍4.被称为“三苏”的北宋文学家父子中的父亲是:苏洵5.少年韩寒中学肄业却出了一本叫做《三重门》的书,这本书的体裁是:小说6.唐代文学家韩愈诗中的“祝融万丈拔地起,欲见不见轻烟里。”是指:衡山7.古诗的体制称为“风雅颂”,其中“颂”是指:宗庙乐歌8.最初在文学中三部曲:只有悲剧没有喜剧9.海明威的小说《丧钟为谁而鸣》是以哪次战争为历史背景的?西班牙内战10.茅盾小说的代表作是:《子夜》11.《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者是谁?奥斯特洛夫斯基12.按图索骥中的“骥”本意指的是:马13.成语“秦失其鹿”中的鹿是指什么?皇帝之位14.“孤帆远影碧空尽”的下一句是什么?惟见长江天际流15.“总角之交”是指:少年之交16.古语“朵颐”中的“颐”是指:面颊17.“一狐之腋”比喻:珍贵的事物18.汉字“廿”是表示:二十19.“户枢不蠹”的“不蠹”是什么意思?不生虫20.我国的“诗圣”指的是:杜甫21.“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说的是谁的经历?韩信22.郭沫若的诗集是:《女神》23.刻舟求剑出自于:吕氏春秋24.“天生我材必有用”,此名句出自李白的哪一首诗:《将进酒》25.《木兰诗》是一篇歌颂女英雄木兰乔装代父从军的叙事诗,是北朝乐府民歌的代表作,它和__,是我国古代诗歌上的“双璧”。《孔雀东南飞》26.世界上有两部著名的小说《狂人日记》,其中一部的作者是中国的鲁迅,另一部的作者是俄国的:果戈里27.我国的第一部新诗集是:胡适的《尝试集》28.现行汉字中,按其构成方式,最多的是:形声字29.“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是明末清初爱国作家__的名句。顾炎武30.“李杜文章在,光芒万丈长。”诗句中所指的李杜是唐代的哪两位著名诗人?李白与杜甫31.“一窍通”请填写下一句:百窍通32“十步之内”请填写下一句:必有芳草33.“一部廿四史”请填写下一句:从何说起34.“一寸光阴一寸金”请填写下一句:寸金难买寸光阴35.“水中捞月”请填写下一句:海底捞针36.“苏秦还是苏秦”请填写下一句:换了衣裳没换人。37.“万两黄金易得“请填写下一句:知心一个难得。38.“一言既出”请填写下一句:驷马难追。39.“月满则亏,水满”请填写下一句:则溢40.“有朋自远方来”请填写下一句:不亦乐乎?41.下面不是我国古代的四大美女的是:赵飞燕42.“鉴湖女侠”指的是:秋瑾43.“三军易得”请填写下一句:一将难求。44.我国现有最早的一部编年体史书是:《春秋》45.《资治通鉴》的体裁是:编年体46.下列哪部著作不是屈原的作品:《国语》47.“月子弯弯照九洲,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夫妇同罗帐,几家飘散在他州。”这是一首:民谣48.“炎黄子孙”中的“炎黄”是指:炎帝和黄帝49.《百年孤独》的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是哪国人?哥伦比亚人50.古希腊最杰出的喜剧作家是:阿里斯托芬51.张九龄的《感遇——其一》“兰叶春葳蕤”的下句是:桂花秋皎洁52.请问《梦李白》是哪位诗人写的?杜甫54.“汪然出涕”中的涕是指什么?眼泪55.“从而谢焉”(《嗟来之食》)中的“谢”是什么意思?道歉56.有以半部论语治天下之称的宰相是:赵普57.西洋歌剧起源于16世纪末的哪个国家?意大利58.中国汉字自上而下,由右向左的竖写方式有几千年的历史,然而这种不合乎人们生理习惯的竖写形式直至近代才得以改变。最早提出汉字横写的是我国哪位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钱玄同59.小说《小二黑结婚》描写抗战时期根据地青年男女冲破封建传统、争取结婚自主的斗争。小说的作者是谁?赵树理60.杜甫写有三首《望岳》诗,其中一首写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此诗描写的是五岳中的哪座山?东岳泰山61.《唐璜》是英国诗歌作品,它是欧洲文学史上的杰作,其作者是谁?拜伦62.人固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出自哪位古人?司马迁63.耕地面积占本国国土面积比重最小的是:中国64.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这首“悯农”诗的作者是:李绅65.以下哪个作品不是出自陶渊明之手?兰亭序66.下列典籍中不属于“四书”之中《墨子》67.鲁迅的《狂人日记》和俄国哪一位作家的短篇小说同名?果戈理68.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白话小说是鲁迅的哪一篇作品?《狂人日记》69.小说《套中人》刻画了一个与世隔绝、仇视新事物,好比装在套子里的保守分子别里柯夫的形象。小说的作者是谁?契诃夫70.法国古典主义文学成就以什么文学体裁最为突出?戏剧71.《悲惨世界》作者是:雨果72.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王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是哪位作家的作品?李白73.“破釜沉舟”这个成语出于哪次战争?巨鹿之战74.“期期艾艾”这个典故讲的是西汉的周昌和西晋的邓艾两个人说话时的什么毛病?口吃75.“齐大非偶”是用来推托什么的词语?婚偶76.“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语出秦观77.在《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病逝于何处?五丈原78.在西方的神话传说中,职掌智慧及战争的女神在古罗马和古希腊分别被称为:密涅瓦、雅典娜79.近代江浙一带出了不少大学问家,其主要原因是:江浙一带文化底蕴相比而言要为深厚80.被尊为“花间派”鼻祖的词人是()。温庭筠81.长恨歌的作者是谁?白居易82.使用人中最多的文字在中国,使用人中最少的文字也在中国。这种使用人中最少的文字只在湖南省江永县的女中使用,当地人叫它“()”。在发现这种文字的时候,能熟练掌握它的只剩下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了。女书83.衰兰送客咸阳道下一句是?天若有情天亦老84.三国的曹操字:孟德85.“路漫漫其修远兮”的下句是吾将上下而求索86.《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用空城计一节,是否有历史根据否87.刘,关,张三兄弟在哪人的桃园结拜?张飞87.三国时,凤雏是指:庞统88.歌剧《蝴蝶夫人》和《卡门》是否出自同一人之手?不是89.滑稽在古文中的原本意思是什么?酒具90.现代最著名的集学者、文学家、社会活动家于一身的书法家是谁?郭沫若90.李白的诗句“人生贵相知,何必金与钱”缘于什么故事?荆轲刺秦王91.成语“钩心斗角”原来是形容什么的?建筑92.柳宗元《捕蛇者说》中“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一句中的“人风”实为“民风”,这是为了避谁的讳而改称的?唐太宗93.以下不属于高尔基“自传体三部曲”的是?《青春万岁》94.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说的是:韩信95.我国第一部出国演出的话剧是:《茶馆》96.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诗名是:鹿柴97.连环漫画铁臂阿童木的作者是:手冢治虫98.古诗云: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岳阳楼在哪座湖上?洞庭湖99.“寸草春晖”是比喻父母恩情难以报答,它出自唐朝哪位诗人的诗句?孟郊100.在“夸父逐日”中,“夸父”是怎样追逐太阳的?奔跑

4封珍贵的信

新年终于来了,我打算,给人写信,我还没写过信呢!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写,写给谁……算了,还是不写了吧~不行!!!要敢于尝试嘛!说干就干,我现在就开始写!

第一封

第一封写给谁呢?哈哈!我知道该写给谁咯!当然是写给我在创网最最最敬爱的青竹大哥了!他呀,是我众多哥哥中最负责任的一个了。我有什么事情总会跟哥哥说,哥哥会尽量地开导开导我。哥哥还喜欢和我开玩笑,上次,他说他死了,然后我就发给哥哥一个“药”的图片,说这个是还魂丹。可是,哥哥一定要说那个是毒药……最后,还是我用了一句“以毒攻毒”才让哥哥“活”了过来……这样的一个好哥哥,我写的第一封信要是不给他,那应该给谁好呢?我要在信里写上对哥哥的问候,对哥哥的感谢……然后,我还要给叔叔出一道特别特别难的数学题,谁叫他是数学课代表了?(本人不是,羡慕……)最后,再在信里加上本人一直杂记录的“创网录”,OK!第一封信就搞定了!

第二封

给了哥哥一封信,当然也要给妹妹一封咯!我想想啊~和我最好的一个妹妹――飘飘啊!飘飘她在我离开逍遥家族,不知所措的时候告诉了我应该回去。要不是飘飘,现在,逍遥家族就应该人去楼空了,现在这个团结友爱的逍遥家族也就不会出现了……感谢飘飘~~~这封信呀,也是必不可少的拉!在信里,偶要写点感谢飘飘的话,当然也夹带夹点问候,我还要在信里附带上偶的“创网录”、我的相片(飘一直想知道偶长什么样),再加上一张“逍遥家族优秀社员证”,把所有东西都夹在信封里,又OK了!

第三封

这封信给谁呢?厄……本人考虑了半天,最后,我决定把这封信写给纳什大哥,他也是偶的好朋友,是逍遥家族的大将。上次,文学社解散了,他说要去青青,但是,却一直都是未加入文学社。后来,我打算重整逍遥家族,就给所有离社的人留言叫他们回来,纳什大哥是第一个有反应的人,他马上就同意了~总之,他也是我的好大哥……我要让这封信带着问候、带着感谢、带着歉意,带着“创网录”和“逍遥家族优秀社员证”飞到纳什大哥所在的安徽去……

第四封

这是我写的最后一封信了,其实,我原本还想继续写的,可是时间不足……不废话了,还是开门见山吧~这封信是写个青松的,他……我怎么说呢!唉……我和他其实也不是很熟……我只是知道他叫舒启豪,是我们逍遥家族的,和青竹大哥住得很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给写了……写些什么呢?还是老样子吧……写上问候,在来点祝福,最后再加上“创网录”和“逍遥家族优秀社员证”就可以了……

四封信都写好了,地址也都问到了,总算可以寄出去了……对了!大家知道我为什么说是“珍贵的信”吗?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给人写信,而且,所有的信都是寄到安徽的……但是,这几封珍贵信却因为某某人的一句话被撕了……唉……

一切皆有可能(迷题篇)

初次尝试推理,如有漏洞,请多包涵。

我是主人店里的招财猫,但我有一个狗的名字:旺财。不过我既不是猫也不是狗,而是一个工藤新一的手办(模型),被主人放在玻璃柜里吸引过路ACG系同仁的注意。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我的主人们。

我的主人有三个——魏锁楠、于洁、卞车郎。他们三个开了一家非常大的动漫店,坐落在城市中心,生意非常火爆。店的名字叫“爱哦天堂”,非同道中人看后,只有恶心之感,而同道中人思考之后,则会两眼放光。

一进店门,映入客人眼帘的便是装着我的玻璃柜。当然,柜子里还有其他能抓住客人眼球的手办和模型,我们都是非卖品。往右走是属性御姐的于洁开的水吧,那里满是珍贵的漫画和小说等书籍,你只要点上一杯水,就能在那坐一整天。往左走是卞车郎和魏锁楠开的模型店和游戏店。三家店并没有明显的界限,身着女仆装、男仆装的店员四处都是,只要你是“爱哦天堂”的客人,不管你是要看书,买模型或是买游戏碟,他们都会尽心为你服务。

本来我是安安心心做一个手办的,但那天主人的行为实在激怒了我。

于洁从日本出差回来,带回了一大堆动漫周边,其中就有服部平次的手办。

“服部的放柜里吧,反正和工藤的是一套,就批次不同而已。”魏锁楠用商量的口气说,却已经动手将服部放到了我身边。

“我就是那个意思!”于洁也把手伸进了玻璃柜,将服部斜倚在了我身上。“让他俩抱在一起。那些腐女一高兴了,没准天天往店里跑。”

十字路口爬上了我的额头。

“你们也太邪恶了吧。”抱着箱子路过的卞车郎说道。别看他叫“电车狼”,其实他戴个眼镜,挺文静的。他对模型有着非常狂热的爱,并且是个能把国产高达模型修整成万代模型的强人。听了他的话,我瞬间觉得世界也不是那么灰暗的。

“应该这样。”他放下箱子走过来,将服部放到玻璃柜的一角,再把我提过去,脸狠狠印在服部头上,这样就成了我把服部压在墙角!

“你才是最邪恶的吧!”我转过身,对着头顶的卞车郎大吼。三人见状愣了,不过很快接受了“我是活的”的这个事实。毕竟生活在二次元空间的他们,相信阿迪达斯——impossible is nothing.

“给他取个名字吧,好歹也是我们的店员。”“旺财。”“阿福。”“还是旺财吧。”

“……”鉴于他们是我的主人,并且在力量和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我识相地选择屈服。

日子还是像往常一样过着,我并没有受到什么重视。直到有一天,店里发生了那件匪夷所思的事……

晚上十一点二十多分,“爱哦天堂”准备结束一天的营业。就在大家做着最后的整理工作时,铛一声,整个店陷入了黑暗。紧接着,是女店员的尖叫声,不到一秒,又是哗啦——玻璃被砸碎的声音。我感到许多玻璃渣子飞到我身上,毫无疑问,装着我的玻璃柜被砸碎了。接着,大家闻声凑了过来。于洁让魏锁楠去看看电闸,电闸在大门边上,一棵盆栽后面。魏锁楠摸索过去查看了一下,回众人说:“跳闸了。”随后,魏锁楠将电闸扳了回去,室内瞬间又亮堂了。

我还没从光亮中回过神来,就听见了卞车郎的惨叫:“我的模型!”

我瞅了瞅地上的高达模型一眼,哎,真惨,头给摔断了。卞车郎捡起地上的凶器——一个铁块,朝众人大吼:“谁干的?!谁干的!!你?还是你?!”大家面面相觑,相信他们也和我一样,第一次看见卞车郎暴走的样子。

“节哀顺便吧。只是头断了,还是能修复的。”于洁拍了拍卞车郎的肩。

“没错,放心好了,我一定将凶手给你抓出来。”魏锁楠跟着安慰卞车郎道。忘了说,魏锁楠还有个身份是个三流侦探。

接下来,关店是不可能了。魏锁楠将店员叫到水吧的一张圆桌旁,一个一个问话。卞车郎伤心地回到自己的地盘修复心爱的模型。于洁回到水吧的柜台,继续整理她的工作。突然,于洁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装有她心爱的收藏的书柜。

“啊!!”于洁的惨叫划破了夜空,“我的日本战国系列原文书少了一本!”

“什么?”魏锁楠有点头痛,“是不是放家里了?”

“不可能!停电之前我才看过,齐的!”

“不是吧……”

“猥琐男,”店的初次尝试推理,如有漏洞,请多包涵。

我是主人店里的招财猫,但我有一个狗的名字:旺财。不过我既不是猫也不是狗,而是一个工藤新一的手办(模型),被主人放在玻璃柜里吸引过路ACG系同仁的注意。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我的主人们。

我的主人有三个——魏锁楠、于洁、卞车郎。他们三个开了一家非常大的动漫店,坐落在城市中心,生意非常火爆。店的名字叫“爱哦天堂”,非同道中人看后,只有恶心之感,而同道中人思考之后,则会两眼放光。

一进店门,映入客人眼帘的便是装着我的玻璃柜。当然,柜子里还有其他能抓住客人眼球的手办和模型,我们都是非卖品。往右走是属性御姐的于洁开的水吧,那里满是珍贵的漫画和小说等书籍,你只要点上一杯水,就能在那坐一整天。往左走是卞车郎和魏锁楠开的模型店和游戏店。三家店并没有明显的界限,身着女仆装、男仆装的店员四处都是,只要你是“爱哦天堂”的客人,不管你是要看书,买模型或是买游戏碟,他们都会尽心为你服务。

本来我是安安心心做一个手办的,但那天主人的行为实在激怒了我。

于洁从日本出差回来,带回了一大堆动漫周边,其中就有服部平次的手办。

“服部的放柜里吧,反正和工藤的是一套,就批次不同而已。”魏锁楠用商量的口气说,却已经动手将服部放到了我身边。

“我就是那个意思!”于洁也把手伸进了玻璃柜,将服部斜倚在了我身上。“让他俩抱在一起。那些腐女一高兴了,没准天天往店里跑。”

十字路口爬上了我的额头。

“你们也太邪恶了吧。”抱着箱子路过的卞车郎说道。别看他叫“电车狼”,其实他戴个眼镜,挺文静的。他对模型有着非常狂热的爱,并且是个能把国产高达模型修整成万代模型的强人。听了他的话,我瞬间觉得世界也不是那么灰暗的。

“应该这样。”他放下箱子走过来,将服部放到玻璃柜的一角,再把我提过去,脸狠狠印在服部头上,这样就成了我把服部压在墙角!

“你才是最邪恶的吧!”我转过身,对着头顶的卞车郎大吼。三人见状愣了,不过很快接受了“我是活的”的这个事实。毕竟生活在二次元空间的他们,相信阿迪达斯——impossible is nothing.

“给他取个名字吧,好歹也是我们的店员。”“旺财。”“阿福。”“还是旺财吧。”

“……”鉴于他们是我的主人,并且在力量和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我识相地选择屈服。

日子还是像往常一样过着,我并没有受到什么重视。直到有一天,店里发生了那件匪夷所思的事……

晚上十一点二十多分,“爱哦天堂”准备结束一天的营业。就在大家做着最后的整理工作时,铛一声,整个店陷入了黑暗。紧接着,是女店员的尖叫声,不到一秒,又是哗啦——玻璃被砸碎的声音。我感到许多玻璃渣子飞到我身上,毫无疑问,装着我的玻璃柜被砸碎了。接着,大家闻声凑了过来。于洁让魏锁楠去看看电闸,电闸在大门边上,一棵盆栽后面。魏锁楠摸索过去查看了一下,回众人说:“跳闸了。”随后,魏锁楠将电闸扳了回去,室内瞬间又亮堂了。

我还没从光亮中回过神来,就听见了卞车郎的惨叫:“我的模型!”

我瞅了瞅地上的高达模型一眼,哎,真惨,头给摔断了。卞车郎捡起地上的凶器——一个铁块,朝众人大吼:“谁干的?!谁干的!!你?还是你?!”大家面面相觑,相信他们也和我一样,第一次看见卞车郎暴走的样子。

“节哀顺便吧。只是头断了,还是能修复的。”于洁拍了拍卞车郎的肩。

“没错,放心好了,我一定将凶手给你抓出来。”魏锁楠跟着安慰卞车郎道。忘了说,魏锁楠还有个身份是个三流侦探。

接下来,关店是不可能了。魏锁楠将店员叫到水吧的一张圆桌旁,一个一个问话。卞车郎伤心地回到自己的地盘修复心爱的模型。于洁回到水吧的柜台,继续整理她的工作。突然,于洁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装有她心爱的收藏的书柜。

“啊!!”于洁的惨叫划破了夜空,“我的日本战国系列原文书少了一本!”

“什么?”魏锁楠有点头痛,“是不是放家里了?”

“不可能!停电之前我才看过,齐的!”

“不是吧……”

“猥琐男,”店的初次尝试推理,如有漏洞,请多包涵。

我是主人店里的招财猫,但我有一个狗的名字:旺财。不过我既不是猫也不是狗,而是一个工藤新一的手办(模型),被主人放在玻璃柜里吸引过路ACG系同仁的注意。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我的主人们。

我的主人有三个——魏锁楠、于洁、卞车郎。他们三个开了一家非常大的动漫店,坐落在城市中心,生意非常火爆。店的名字叫“爱哦天堂”,非同道中人看后,只有恶心之感,而同道中人思考之后,则会两眼放光。

一进店门,映入客人眼帘的便是装着我的玻璃柜。当然,柜子里还有其他能抓住客人眼球的手办和模型,我们都是非卖品。往右走是属性御姐的于洁开的水吧,那里满是珍贵的漫画和小说等书籍,你只要点上一杯水,就能在那坐一整天。往左走是卞车郎和魏锁楠开的模型店和游戏店。三家店并没有明显的界限,身着女仆装、男仆装的店员四处都是,只要你是“爱哦天堂”的客人,不管你是要看书,买模型或是买游戏碟,他们都会尽心为你服务。

本来我是安安心心做一个手办的,但那天主人的行为实在激怒了我。

于洁从日本出差回来,带回了一大堆动漫周边,其中就有服部平次的手办。

“服部的放柜里吧,反正和工藤的是一套,就批次不同而已。”魏锁楠用商量的口气说,却已经动手将服部放到了我身边。

“我就是那个意思!”于洁也把手伸进了玻璃柜,将服部斜倚在了我身上。“让他俩抱在一起。那些腐女一高兴了,没准天天往店里跑。”

十字路口爬上了我的额头。

“你们也太邪恶了吧。”抱着箱子路过的卞车郎说道。别看他叫“电车狼”,其实他戴个眼镜,挺文静的。他对模型有着非常狂热的爱,并且是个能把国产高达模型修整成万代模型的强人。听了他的话,我瞬间觉得世界也不是那么灰暗的。

“应该这样。”他放下箱子走过来,将服部放到玻璃柜的一角,再把我提过去,脸狠狠印在服部头上,这样就成了我把服部压在墙角!

“你才是最邪恶的吧!”我转过身,对着头顶的卞车郎大吼。三人见状愣了,不过很快接受了“我是活的”的这个事实。毕竟生活在二次元空间的他们,相信阿迪达斯——impossible is nothing.

“给他取个名字吧,好歹也是我们的店员。”“旺财。”“阿福。”“还是旺财吧。”

“……”鉴于他们是我的主人,并且在力量和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我识相地选择屈服。

日子还是像往常一样过着,我并没有受到什么重视。直到有一天,店里发生了那件匪夷所思的事……

晚上十一点二十多分,“爱哦天堂”准备结束一天的营业。就在大家做着最后的整理工作时,铛一声,整个店陷入了黑暗。紧接着,是女店员的尖叫声,不到一秒,又是哗啦——玻璃被砸碎的声音。我感到许多玻璃渣子飞到我身上,毫无疑问,装着我的玻璃柜被砸碎了。接着,大家闻声凑了过来。于洁让魏锁楠去看看电闸,电闸在大门边上,一棵盆栽后面。魏锁楠摸索过去查看了一下,回众人说:“跳闸了。”随后,魏锁楠将电闸扳了回去,室内瞬间又亮堂了。

我还没从光亮中回过神来,就听见了卞车郎的惨叫:“我的模型!”

我瞅了瞅地上的高达模型一眼,哎,真惨,头给摔断了。卞车郎捡起地上的凶器——一个铁块,朝众人大吼:“谁干的?!谁干的!!你?还是你?!”大家面面相觑,相信他们也和我一样,第一次看见卞车郎暴走的样子。

“节哀顺便吧。只是头断了,还是能修复的。”于洁拍了拍卞车郎的肩。

“没错,放心好了,我一定将凶手给你抓出来。”魏锁楠跟着安慰卞车郎道。忘了说,魏锁楠还有个身份是个三流侦探。

接下来,关店是不可能了。魏锁楠将店员叫到水吧的一张圆桌旁,一个一个问话。卞车郎伤心地回到自己的地盘修复心爱的模型。于洁回到水吧的柜台,继续整理她的工作。突然,于洁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装有她心爱的收藏的书柜。

“啊!!”于洁的惨叫划破了夜空,“我的日本战国系列原文书少了一本!”

“什么?”魏锁楠有点头痛,“是不是放家里了?”

“不可能!停电之前我才看过,齐的!”

“不是吧……”

“猥琐男,”店的初次尝试推理,如有漏洞,请多包涵。

我是主人店里的招财猫,但我有一个狗的名字:旺财。不过我既不是猫也不是狗,而是一个工藤新一的手办(模型),被主人放在玻璃柜里吸引过路ACG系同仁的注意。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我的主人们。

我的主人有三个——魏锁楠、于洁、卞车郎。他们三个开了一家非常大的动漫店,坐落在城市中心,生意非常火爆。店的名字叫“爱哦天堂”,非同道中人看后,只有恶心之感,而同道中人思考之后,则会两眼放光。

一进店门,映入客人眼帘的便是装着我的玻璃柜。当然,柜子里还有其他能抓住客人眼球的手办和模型,我们都是非卖品。往右走是属性御姐的于洁开的水吧,那里满是珍贵的漫画和小说等书籍,你只要点上一杯水,就能在那坐一整天。往左走是卞车郎和魏锁楠开的模型店和游戏店。三家店并没有明显的界限,身着女仆装、男仆装的店员四处都是,只要你是“爱哦天堂”的客人,不管你是要看书,买模型或是买游戏碟,他们都会尽心为你服务。

本来我是安安心心做一个手办的,但那天主人的行为实在激怒了我。

于洁从日本出差回来,带回了一大堆动漫周边,其中就有服部平次的手办。

“服部的放柜里吧,反正和工藤的是一套,就批次不同而已。”魏锁楠用商量的口气说,却已经动手将服部放到了我身边。

“我就是那个意思!”于洁也把手伸进了玻璃柜,将服部斜倚在了我身上。“让他俩抱在一起。那些腐女一高兴了,没准天天往店里跑。”

十字路口爬上了我的额头。

“你们也太邪恶了吧。”抱着箱子路过的卞车郎说道。别看他叫“电车狼”,其实他戴个眼镜,挺文静的。他对模型有着非常狂热的爱,并且是个能把国产高达模型修整成万代模型的强人。听了他的话,我瞬间觉得世界也不是那么灰暗的。

“应该这样。”他放下箱子走过来,将服部放到玻璃柜的一角,再把我提过去,脸狠狠印在服部头上,这样就成了我把服部压在墙角!

“你才是最邪恶的吧!”我转过身,对着头顶的卞车郎大吼。三人见状愣了,不过很快接受了“我是活的”的这个事实。毕竟生活在二次元空间的他们,相信阿迪达斯——impossible is nothing.

“给他取个名字吧,好歹也是我们的店员。”“旺财。”“阿福。”“还是旺财吧。”

“……”鉴于他们是我的主人,并且在力量和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我识相地选择屈服。

日子还是像往常一样过着,我并没有受到什么重视。直到有一天,店里发生了那件匪夷所思的事……

晚上十一点二十多分,“爱哦天堂”准备结束一天的营业。就在大家做着最后的整理工作时,铛一声,整个店陷入了黑暗。紧接着,是女店员的尖叫声,不到一秒,又是哗啦——玻璃被砸碎的声音。我感到许多玻璃渣子飞到我身上,毫无疑问,装着我的玻璃柜被砸碎了。接着,大家闻声凑了过来。于洁让魏锁楠去看看电闸,电闸在大门边上,一棵盆栽后面。魏锁楠摸索过去查看了一下,回众人说:“跳闸了。”随后,魏锁楠将电闸扳了回去,室内瞬间又亮堂了。

我还没从光亮中回过神来,就听见了卞车郎的惨叫:“我的模型!”

我瞅了瞅地上的高达模型一眼,哎,真惨,头给摔断了。卞车郎捡起地上的凶器——一个铁块,朝众人大吼:“谁干的?!谁干的!!你?还是你?!”大家面面相觑,相信他们也和我一样,第一次看见卞车郎暴走的样子。

“节哀顺便吧。只是头断了,还是能修复的。”于洁拍了拍卞车郎的肩。

“没错,放心好了,我一定将凶手给你抓出来。”魏锁楠跟着安慰卞车郎道。忘了说,魏锁楠还有个身份是个三流侦探。

接下来,关店是不可能了。魏锁楠将店员叫到水吧的一张圆桌旁,一个一个问话。卞车郎伤心地回到自己的地盘修复心爱的模型。于洁回到水吧的柜台,继续整理她的工作。突然,于洁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装有她心爱的收藏的书柜。

“啊!!”于洁的惨叫划破了夜空,“我的日本战国系列原文书少了一本!”

“什么?”魏锁楠有点头痛,“是不是放家里了?”

“不可能!停电之前我才看过,齐的!”

“不是吧……”

“猥琐男,”店的初次尝试推理,如有漏洞,请多包涵。

我是主人店里的招财猫,但我有一个狗的名字:旺财。不过我既不是猫也不是狗,而是一个工藤新一的手办(模型),被主人放在玻璃柜里吸引过路ACG系同仁的注意。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我的主人们。

我的主人有三个——魏锁楠、于洁、卞车郎。他们三个开了一家非常大的动漫店,坐落在城市中心,生意非常火爆。店的名字叫“爱哦天堂”,非同道中人看后,只有恶心之感,而同道中人思考之后,则会两眼放光。

一进店门,映入客人眼帘的便是装着我的玻璃柜。当然,柜子里还有其他能抓住客人眼球的手办和模型,我们都是非卖品。往右走是属性御姐的于洁开的水吧,那里满是珍贵的漫画和小说等书籍,你只要点上一杯水,就能在那坐一整天。往左走是卞车郎和魏锁楠开的模型店和游戏店。三家店并没有明显的界限,身着女仆装、男仆装的店员四处都是,只要你是“爱哦天堂”的客人,不管你是要看书,买模型或是买游戏碟,他们都会尽心为你服务。

本来我是安安心心做一个手办的,但那天主人的行为实在激怒了我。

于洁从日本出差回来,带回了一大堆动漫周边,其中就有服部平次的手办。

“服部的放柜里吧,反正和工藤的是一套,就批次不同而已。”魏锁楠用商量的口气说,却已经动手将服部放到了我身边。

“我就是那个意思!”于洁也把手伸进了玻璃柜,将服部斜倚在了我身上。“让他俩抱在一起。那些腐女一高兴了,没准天天往店里跑。”

十字路口爬上了我的额头。

“你们也太邪恶了吧。”抱着箱子路过的卞车郎说道。别看他叫“电车狼”,其实他戴个眼镜,挺文静的。他对模型有着非常狂热的爱,并且是个能把国产高达模型修整成万代模型的强人。听了他的话,我瞬间觉得世界也不是那么灰暗的。

“应该这样。”他放下箱子走过来,将服部放到玻璃柜的一角,再把我提过去,脸狠狠印在服部头上,这样就成了我把服部压在墙角!

“你才是最邪恶的吧!”我转过身,对着头顶的卞车郎大吼。三人见状愣了,不过很快接受了“我是活的”的这个事实。毕竟生活在二次元空间的他们,相信阿迪达斯——impossible is nothing.

“给他取个名字吧,好歹也是我们的店员。”“旺财。”“阿福。”“还是旺财吧。”

“……”鉴于他们是我的主人,并且在力量和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我识相地选择屈服。

日子还是像往常一样过着,我并没有受到什么重视。直到有一天,店里发生了那件匪夷所思的事……

晚上十一点二十多分,“爱哦天堂”准备结束一天的营业。就在大家做着最后的整理工作时,铛一声,整个店陷入了黑暗。紧接着,是女店员的尖叫声,不到一秒,又是哗啦——玻璃被砸碎的声音。我感到许多玻璃渣子飞到我身上,毫无疑问,装着我的玻璃柜被砸碎了。接着,大家闻声凑了过来。于洁让魏锁楠去看看电闸,电闸在大门边上,一棵盆栽后面。魏锁楠摸索过去查看了一下,回众人说:“跳闸了。”随后,魏锁楠将电闸扳了回去,室内瞬间又亮堂了。

我还没从光亮中回过神来,就听见了卞车郎的惨叫:“我的模型!”

我瞅了瞅地上的高达模型一眼,哎,真惨,头给摔断了。卞车郎捡起地上的凶器——一个铁块,朝众人大吼:“谁干的?!谁干的!!你?还是你?!”大家面面相觑,相信他们也和我一样,第一次看见卞车郎暴走的样子。

“节哀顺便吧。只是头断了,还是能修复的。”于洁拍了拍卞车郎的肩。

“没错,放心好了,我一定将凶手给你抓出来。”魏锁楠跟着安慰卞车郎道。忘了说,魏锁楠还有个身份是个三流侦探。

接下来,关店是不可能了。魏锁楠将店员叫到水吧的一张圆桌旁,一个一个问话。卞车郎伤心地回到自己的地盘修复心爱的模型。于洁回到水吧的柜台,继续整理她的工作。突然,于洁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装有她心爱的收藏的书柜。

“啊!!”于洁的惨叫划破了夜空,“我的日本战国系列原文书少了一本!”

“什么?”魏锁楠有点头痛,“是不是放家里了?”

“不可能!停电之前我才看过,齐的!”

“不是吧……”

“猥琐男,”店的初次尝试推理,如有漏洞,请多包涵。

我是主人店里的招财猫,但我有一个狗的名字:旺财。不过我既不是猫也不是狗,而是一个工藤新一的手办(模型),被主人放在玻璃柜里吸引过路ACG系同仁的注意。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我的主人们。

我的主人有三个——魏锁楠、于洁、卞车郎。他们三个开了一家非常大的动漫店,坐落在城市中心,生意非常火爆。店的名字叫“爱哦天堂”,非同道中人看后,只有恶心之感,而同道中人思考之后,则会两眼放光。

一进店门,映入客人眼帘的便是装着我的玻璃柜。当然,柜子里还有其他能抓住客人眼球的手办和模型,我们都是非卖品。往右走是属性御姐的于洁开的水吧,那里满是珍贵的漫画和小说等书籍,你只要点上一杯水,就能在那坐一整天。往左走是卞车郎和魏锁楠开的模型店和游戏店。三家店并没有明显的界限,身着女仆装、男仆装的店员四处都是,只要你是“爱哦天堂”的客人,不管你是要看书,买模型或是买游戏碟,他们都会尽心为你服务。

本来我是安安心心做一个手办的,但那天主人的行为实在激怒了我。

于洁从日本出差回来,带回了一大堆动漫周边,其中就有服部平次的手办。

“服部的放柜里吧,反正和工藤的是一套,就批次不同而已。”魏锁楠用商量的口气说,却已经动手将服部放到了我身边。

“我就是那个意思!”于洁也把手伸进了玻璃柜,将服部斜倚在了我身上。“让他俩抱在一起。那些腐女一高兴了,没准天天往店里跑。”

十字路口爬上了我的额头。

“你们也太邪恶了吧。”抱着箱子路过的卞车郎说道。别看他叫“电车狼”,其实他戴个眼镜,挺文静的。他对模型有着非常狂热的爱,并且是个能把国产高达模型修整成万代模型的强人。听了他的话,我瞬间觉得世界也不是那么灰暗的。

“应该这样。”他放下箱子走过来,将服部放到玻璃柜的一角,再把我提过去,脸狠狠印在服部头上,这样就成了我把服部压在墙角!

“你才是最邪恶的吧!”我转过身,对着头顶的卞车郎大吼。三人见状愣了,不过很快接受了“我是活的”的这个事实。毕竟生活在二次元空间的他们,相信阿迪达斯——impossible is nothing.

“给他取个名字吧,好歹也是我们的店员。”“旺财。”“阿福。”“还是旺财吧。”

“……”鉴于他们是我的主人,并且在力量和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我识相地选择屈服。

日子还是像往常一样过着,我并没有受到什么重视。直到有一天,店里发生了那件匪夷所思的事……

晚上十一点二十多分,“爱哦天堂”准备结束一天的营业。就在大家做着最后的整理工作时,铛一声,整个店陷入了黑暗。紧接着,是女店员的尖叫声,不到一秒,又是哗啦——玻璃被砸碎的声音。我感到许多玻璃渣子飞到我身上,毫无疑问,装着我的玻璃柜被砸碎了。接着,大家闻声凑了过来。于洁让魏锁楠去看看电闸,电闸在大门边上,一棵盆栽后面。魏锁楠摸索过去查看了一下,回众人说:“跳闸了。”随后,魏锁楠将电闸扳了回去,室内瞬间又亮堂了。

我还没从光亮中回过神来,就听见了卞车郎的惨叫:“我的模型!”

我瞅了瞅地上的高达模型一眼,哎,真惨,头给摔断了。卞车郎捡起地上的凶器——一个铁块,朝众人大吼:“谁干的?!谁干的!!你?还是你?!”大家面面相觑,相信他们也和我一样,第一次看见卞车郎暴走的样子。

“节哀顺便吧。只是头断了,还是能修复的。”于洁拍了拍卞车郎的肩。

“没错,放心好了,我一定将凶手给你抓出来。”魏锁楠跟着安慰卞车郎道。忘了说,魏锁楠还有个身份是个三流侦探。

接下来,关店是不可能了。魏锁楠将店员叫到水吧的一张圆桌旁,一个一个问话。卞车郎伤心地回到自己的地盘修复心爱的模型。于洁回到水吧的柜台,继续整理她的工作。突然,于洁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装有她心爱的收藏的书柜。

“啊!!”于洁的惨叫划破了夜空,“我的日本战国系列原文书少了一本!”

“什么?”魏锁楠有点头痛,“是不是放家里了?”

“不可能!停电之前我才看过,齐的!”

“不是吧……”

“猥琐男,”店的初次尝试推理,如有漏洞,请多包涵。

我是主人店里的招财猫,但我有一个狗的名字:旺财。不过我既不是猫也不是狗,而是一个工藤新一的手办(模型),被主人放在玻璃柜里吸引过路ACG系同仁的注意。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我的主人们。

我的主人有三个——魏锁楠、于洁、卞车郎。他们三个开了一家非常大的动漫店,坐落在城市中心,生意非常火爆。店的名字叫“爱哦天堂”,非同道中人看后,只有恶心之感,而同道中人思考之后,则会两眼放光。

一进店门,映入客人眼帘的便是装着我的玻璃柜。当然,柜子里还有其他能抓住客人眼球的手办和模型,我们都是非卖品。往右走是属性御姐的于洁开的水吧,那里满是珍贵的漫画和小说等书籍,你只要点上一杯水,就能在那坐一整天。往左走是卞车郎和魏锁楠开的模型店和游戏店。三家店并没有明显的界限,身着女仆装、男仆装的店员四处都是,只要你是“爱哦天堂”的客人,不管你是要看书,买模型或是买游戏碟,他们都会尽心为你服务。

本来我是安安心心做一个手办的,但那天主人的行为实在激怒了我。

于洁从日本出差回来,带回了一大堆动漫周边,其中就有服部平次的手办。

“服部的放柜里吧,反正和工藤的是一套,就批次不同而已。”魏锁楠用商量的口气说,却已经动手将服部放到了我身边。

“我就是那个意思!”于洁也把手伸进了玻璃柜,将服部斜倚在了我身上。“让他俩抱在一起。那些腐女一高兴了,没准天天往店里跑。”

十字路口爬上了我的额头。

“你们也太邪恶了吧。”抱着箱子路过的卞车郎说道。别看他叫“电车狼”,其实他戴个眼镜,挺文静的。他对模型有着非常狂热的爱,并且是个能把国产高达模型修整成万代模型的强人。听了他的话,我瞬间觉得世界也不是那么灰暗的。

“应该这样。”他放下箱子走过来,将服部放到玻璃柜的一角,再把我提过去,脸狠狠印在服部头上,这样就成了我把服部压在墙角!

“你才是最邪恶的吧!”我转过身,对着头顶的卞车郎大吼。三人见状愣了,不过很快接受了“我是活的”的这个事实。毕竟生活在二次元空间的他们,相信阿迪达斯——impossible is nothing.

“给他取个名字吧,好歹也是我们的店员。”“旺财。”“阿福。”“还是旺财吧。”

“……”鉴于他们是我的主人,并且在力量和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我识相地选择屈服。

日子还是像往常一样过着,我并没有受到什么重视。直到有一天,店里发生了那件匪夷所思的事……

晚上十一点二十多分,“爱哦天堂”准备结束一天的营业。就在大家做着最后的整理工作时,铛一声,整个店陷入了黑暗。紧接着,是女店员的尖叫声,不到一秒,又是哗啦——玻璃被砸碎的声音。我感到许多玻璃渣子飞到我身上,毫无疑问,装着我的玻璃柜被砸碎了。接着,大家闻声凑了过来。于洁让魏锁楠去看看电闸,电闸在大门边上,一棵盆栽后面。魏锁楠摸索过去查看了一下,回众人说:“跳闸了。”随后,魏锁楠将电闸扳了回去,室内瞬间又亮堂了。

我还没从光亮中回过神来,就听见了卞车郎的惨叫:“我的模型!”

我瞅了瞅地上的高达模型一眼,哎,真惨,头给摔断了。卞车郎捡起地上的凶器——一个铁块,朝众人大吼:“谁干的?!谁干的!!你?还是你?!”大家面面相觑,相信他们也和我一样,第一次看见卞车郎暴走的样子。

“节哀顺便吧。只是头断了,还是能修复的。”于洁拍了拍卞车郎的肩。

“没错,放心好了,我一定将凶手给你抓出来。”魏锁楠跟着安慰卞车郎道。忘了说,魏锁楠还有个身份是个三流侦探。

接下来,关店是不可能了。魏锁楠将店员叫到水吧的一张圆桌旁,一个一个问话。卞车郎伤心地回到自己的地盘修复心爱的模型。于洁回到水吧的柜台,继续整理她的工作。突然,于洁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装有她心爱的收藏的书柜。

“啊!!”于洁的惨叫划破了夜空,“我的日本战国系列原文书少了一本!”

“什么?”魏锁楠有点头痛,“是不是放家里了?”

“不可能!停电之前我才看过,齐的!”

“不是吧……”

“猥琐男,”店的

(同题)天使的抉择

有爱的人间,比天堂更加美丽----题记

天堂内,耶稣与天使佳坐在长椅上。

耶稣问天使佳:你真的决定了?

天使佳回答:是的。

不后悔么?

不后悔。

耶稣笑了,问佳: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佳嘴角露出一个不经意的微笑,温柔而又亲切:是因为爱。

耶稣又问:人间有那么多的假丑恶,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而为所欲为,不顾他人的感受,你在人间不会快乐的。

佳听了,摇了摇头,说:不,人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在人间,我遇到了我的家人,他们给予我生命,伴我成长,却又一天老去,他们用他们所有的爱来保护我,关怀我;在人间,我遇到了我的良师益友,他们对我付出真心,在我伤心的时候安慰我,在我受挫时鼓励我,在我被胜利冲昏头脑时将我从成功的幻想中拉回现实;在人间,我遇到了我的真爱,她善良,美丽,而且通情达理,总是在背后默默支持我,我和她相处在一起的时光是快乐又充实的。她们,是我在人间最珍贵的一切,是值得让我用生命捍卫的宝物!人间,是一个充满爱的世界,它让我感受到自己的价值,人生的乐趣!

耶稣饶有兴趣地说:在人间,你的人生只不过短短数十载,人间有生老病死,悲欢离合,还有无边的寂寞,你能忍受吗?在天堂,你可以拥有无限的生命,不必为这些事情而担忧,留下来吧,我的孩子。

佳依旧摇了摇头:虽然在天堂我拥有着无限的生命,但是我并不因此而觉得快乐;天堂的生活千篇一律,在天堂,人人都是朋友,但我却仍然觉得孤独;到处都是鸟语花香,但我却找不到一个人和我一起欣赏。你能体会这种感觉吗?请原谅我的突兀,但是,这就是我对这里的全部感觉。

耶稣陷入了沉默······

良久,耶稣释然地松了一口气:孩子,请原谅我的疏忽,带给你那么多的困扰,我向你承诺,在你下次回来,你会看到一个充满爱的天堂。

佳笑笑说:“我相信您可以做到的。”说完,佳起身走向通往人间的道路,突然,背后传来耶稣温和的声音:“佳,希望你可以帮我一个忙。”佳停下了脚步,安静地等着下文。“如果可以,希望你可以替我去我母亲坟前看一看。”佳点了点头,头也不回地走了,他知道,背后的耶稣已不是平时那个管理天堂的耶稣了,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母亲的孩子。

佳走得很急,却又很稳,因为他知道,在人间,有着他的家人,他的良师益友,他的爱人……

爱,让生命变得美好,连时间都要为之屈服……

珍贵的礼物

我们,生在和平年代的一群幸运的孩子,从小不用为明日的午餐而担忧,然而当我们不断追求更高的物质生活时,也许一件能使心灵受到触动的礼物才真正适合我们……坐在宽敞的教室中,讲台上老师激情投入地讲解着一道几何题,这一切在我看来却是那么压抑,我不解,甚至埋怨父母为什么在周末也不能让我完全放松一下,我是多么向往拥有无忧无虑的一天,可以没一切负担,做一整天自己想做的事,但现实却是即使今天我约好了和同学出去玩,我也必须在这让人压抑的课堂坐一个下午。我看了看手表,还好只有几分钟就要下课了,我平静下心态,思绪已飞向令我向往的游乐场。终于下课了,我背着包拿出手机给其他几个同学打电话,还未按下通话键,一个声音打断了我。“你好!能不能配合我们做一个调查?”我抬起头看见一位大约比我稍大几岁的女生手里捧着一大叠问卷,另一只手上挂着一个装着小礼物的袋子,身上穿着一件朴素的长袖T恤,头发随意用一根头绳扎成一个很低的辫子。我想大概是哪个学校在组织什么活动吧。我一心急着想和同学一起去玩,所以不想去理睬她。我刚想拒绝她,一张调查纸出现在我的视野,上面有几个加粗的大字“x x课外补习调查”。我有些惊讶,原来她是在帮别的公司打工啊。“对不起……,我有些事。”还来不及思考,我仍然拒绝了她。“那……那好吧,请看看这个。”说着便拿出一张宣传单给我,天已近傍晚,太阳收起了他最后的一丝光芒,那位女生转身离去,目光仍注视着下方,昏暗的光线衬托出她远去的背影,瘦小的身躯透露出无助,但更多的是一种脱世的冷漠,瞬间,我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下,痛但又短暂。脑海中刚才那位女生离去的画面一直若隐若现,不知不觉中我和同学来到了游乐园,四周的大人小孩们都洋溢着兴奋与快乐的气息,但我却仍无法感触到半点快乐,手里的宣传单被握得有些变皱。金黄的落叶被秋天的凉风吹落到地上,无声地叙述着苍凉的悲伤,轻轻踏过,吱吱的声响嘲笑着无法改变的现实。怀着一种莫名而沉重的心情,我与同学坐上了摩天轮,摩天轮缓慢地旋转,渐渐把我们送向更高的地方,我打开一旁的窗户,风吹过我的脸颊,让我不禁心头一颤。俯视下方,夜幕下的城市灯火辉煌,然而,忙碌的世界中有多少人被世人遗忘,命运赋予每一个生命所天生具有的财富差距太大,同在一个城市,我们可以拥有优越的生活和学习的条件,父母爱我们,会尽可能地满足我吗各种要求;而他们,也许不能坐在明亮的课堂内,也许他们从小需要挣钱来谋取生计,也许时间不允许他们享受家人的关爱和生活中的微笑……太多太多的经历我们都没体验过,甚至没有想象过。我们永远只是抱怨拥有的太少,却没有想过获得是如此轻松;优越的条件在我们看来仿佛是理所当然可以享受的,或者有时太多的关爱被我们视为负担,让我们厌烦。刚才遇见的那位女生也许正是被大家所认为“不幸人群”中的一人,她不能拥有同龄人应该有的快乐,为了生存,她不得不做这份被人厌烦的工作,拒绝对她也许已被习惯。在她眼中,我们永远只是无知甚至愚蠢的孩子,资源放在眼前不懂得利用,那我们又能拿什么来感谢命运的厚待?又能用什么来捐助不幸的人?慢慢的,摩天轮离地面越来越近,走出车厢,我手中仍无法将那张宣传单扔下,重新站在大地上,看着手中已稍稍被汗水浸湿的宣传单,它仿佛提示我们是幸福的,但我们必须承担更多的责任,我所要做的不仅仅是珍贵利用眼前的一切,我还需要感谢那位不知名的姐姐,她的宣传单让我醒悟了太多,它是我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我知道,她希望我回赠的不会是物质的礼物,她希望获得的是多一些平等的目光,与善意的笑容。四周的一切仍那么热闹,而我握着那份礼物,在心中却多了一份责任……

每一个孩子都是稀世藏品

常听有些家长训斥孩子:“你真笨,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也常听到父母这样夸自己的孩子:“你真聪明,一会儿就把作业做完了。”这都是错误的教育方法,前者是把孩子看死了,极易挫伤孩子的情感,泯灭孩子的聪明才智。后者把本来是勤奋的成果说成是天资的功劳,久而久之,孩子会养成浮躁的作风。 我们说孩子天资聪明,说的是天分,其实孩子的成绩主要是勤奋劳动取得,不能都归功于天资。有句古话叫“笨鸟先飞”,实际上它是一句自勉的话,让后人理解反了。 先飞的鸟,它不怕风险,具有挑战精神,恰恰是我们的孩子应该具有的。人的智商本来相差不多,“笨”,大多是家长强加给孩子的。据介绍,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家们选择412名11岁的儿童进行了六次实验发现:那些被誉为聪明的孩子恰恰过于重视考试成绩,将好的分数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一遇挫折就灰心丧气,不愿再努力选择新的和富有挑战性的学习任务;而那些被夸奖学习努力和刻苦的孩子,则富有持久的上进心和学习兴趣,他们认为智力及能力是可以通过学习来提高的,从而更愿意承担风险和具有挑战性的学习任务。 所以,在评价孩子时,决不能用先天来否定后天。要明白,肯努力是一个最可贵的心理素质,有了它,所产生的动力就会无穷无尽。教会孩子发奋,教会孩子百折不挠地钻研,这才是家庭教育的主要任务。收藏界有句行话,叫“捡漏”,意思是话不多的钱买到物超所值的藏品。关注到我收藏履历的朋友发现,我特能“捡漏”,于是羡慕:“你运气是不是特别好呀?” 大多时候“捡漏”的确是得靠运气。但出来运气我还有自己的秘诀——我的很多藏品都是在社会热潮他们之前“捡”回来的,也就是说较大多数人之先,我已经看到了他们的升值空间。 这让我想到了孩子。好的收藏家,多把品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宝贝。实际上,我们又何尝不是把自己的孩子看作是独一无二的藏品,去欣赏这些“藏品”,发觉他们的“升值空间”? 好的藏品首先得有个性,没有个性的藏品就算不是赝品,起码也是庸品。青春期的孩子几乎没有一个认为自己是庸品的;可家长们很多时候却对自家的“藏品”缺乏信心。孩子自觉已长大,有了审视社会的自我标准,而家长认为孩子远没有成熟,根本不放心他们的独立所为。认识上有差异,产生分歧就不奇怪了。 藏品的价值并不取决于你看的顺眼不顺眼,而在于他自身的存世量与工艺特质。要想让你家的“藏品“日后升值,就得发觉出他自身的特点与风格。如果孩子喜爱绘画和写作,家长大可不必逼着他去考医科大,而应试者引导孩子把绘画写作的爱好转化为设计或记者等职业;如果孩子的理想是当幼师或海洋馆训练员,家长也无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劝说他去当大学教授或动物学家。 每种事物都有他的价值,就像我们无法比较木器、玉器、瓷器哪种更珍贵一样。只要孩子身心健康,按照自身条件打造人生,那就应该由他去;家长强行扭转,按照自己的思路、甚至按照社会上的高薪标准去设计他,出来的顶多是批量生产的优质商品,虽然也会有升值空间,但绝对不会“稀世藏品”。 如何发觉自家“藏品”身上的特质?要做到的其实就是“什么也不做。”我的一个朋友,送孩子入学,连铺床垫絮的活都为孩子干了,因为不适应上下铺,铺床时一抬头,被上铺磕得眼冒金星,后脑勺隆起一个鸡蛋状的大包。他坐在床上,喘了半天粗气,然后接着铺,由于头痛欲裂,不长记性,再次抬头又被磕了,原来的包上再加了一个小包。我问他,为什么不舍得放手呢?孩子的床怎么铺才睡得舒适,他自己最知道。做家长的什么都做了,此消彼长,孩子自然什么都不会做了,而相当多的特质也在缺乏锻炼中泯灭掉了! 当然,“什么也不做”并不是真的就没家长的事了。你是藏品的主人,你有义务给自家藏品多“抛光”,给孩子多打气、多激励,多往脸上“贴金”。中国父母对自己的子女的进步,常常是“默认”,很少有西方式的拥抱相庆和击掌鼓劲,因为担心孩子禁不起表扬,会翘尾巴。而每当子女考砸了,做错事了,他们大抵又会谈到自己如何掏心掏肺地付出,人家的孩子如何省心争气云云。 这种比较很愚蠢。藏品情形各不相同,青春期的孩子也一样,有的如瓷器般脆弱易碎,有的如木器需抛光加工,有的甚至还有不尽如人意的瑕疵……家长应该转过头、静下心,仔细端详自己的孩子,弄清他真正的材质,有哪些闪光点可引导为独到之处,有哪些缺陷可因势利导令其“瑕不掩瑜”,而不该总对自己的孩子“恨瓦不成玉”,羡慕别家孩子是“上等材质”。 没有人不喜欢听到赞美。有时一些青春期叛逆的孩子听到老师赞美表现得不屑一顾,并不说明孩子不喜欢,多半是他们认为这些赞美假惺惺,并非发自内心。我一个朋友的孩子,在学校非常调皮,成绩也糟糕,父母、老师软硬兼施,但他不吃这套。可是,当一位实习老师夸他的字写得挺好时,他却非常开心,还说:“我也一直这么认为,但没有人发现!” 孩子的心其实都跟明镜似的,他们一直在观察大人的态度,只不过他们跟藏品一样,不会主动说出来,得靠你自己去揣摩、把玩。如果你能说中孩子想表达、表现的,就找到了你家的“藏品”提色增值的好方法。【后记】今天意外阅读了收藏家、作家及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马未都的文章《每一个孩子都是稀世藏品》,感触颇深,愿意与同事一起分享。在感动中读完这篇文字!适度的给予孩子鼓励和赞美,能使孩子获得力量和希望。一位心理学家曾说过:“一个不舍得赞美孩子的家长,往往会使孩子变得令他们无法赞美。”一个长期得不到别人认可的孩子,他又能在多大程度上认可自己?所以,我们要学会用欣赏的眼光看孩子,在他身上一定有别人不可替代的地方,有这一点就足够了。你越是欣赏他,越是让他感觉到他有力量,他就越有力量,就会活出我们所期望的精彩来。西方的家长从不吝啬对孩子说:“你很了不起”、“你真棒”、“你能行”等赞美之语,其目的就是使孩子获得成就感,增强自信心。教育是一门艺术,教育既学做人,做人没有特别方法,唯爱而已。有了爱心才会发现美,发现了美,就要学会赞,学会了对孩子赞美,学会了给予孩子肯定,你便会发现孩子的优点!当然,夸奖他人并不意味可以毫无顾忌,应该有以下两个原则:一为真诚。二,夸奖的内容应被对方所在意。人们往往习惯并专长于寻找别人的缺点,其实只要我们用心去发现并形成习惯,便会很容易看到别人长处,人都是有优点的,只是我们愿不愿意去寻找,并真诚地给予赞美。真诚祝愿我和我的同事能够拥有一双慧眼,能够独具匠心地把我们手中的每一件藏品打造成稀世的熠熠生辉的藏品。

成长见证友谊的珍贵

日子如流水般的滑过,年复一年,岁月疯长。走过的那些唯美的岁月,我回首一望,情,乃是人生最可贵的东西。 他们,是人生路上,不可缺少的角色,正是因为他们,才让我感到了友谊的珍贵!也许在成长的过程中,因为某种原因,友谊会受到威胁,毕竟友情是脆弱的。可是,如果我们彼此宽容,彼此了解,那么什么东西也无法破坏那美丽的友谊。我们走过的那些日子,更多的则是快乐,我们手牵手在大马路上穿着艳丽的招摇过市;我们会因为一道数学题争得面红耳赤;我们有时也会静静的躺在操场上,让阳光洒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赶走阴霾,畅想未来……成长中,友情,无法割舍。 上帝把幸福给了我一个人,还给予了为我保驾护航的父母。每天晚上回到家,看到猫眼中亮着的灯纵然再累也迫不及待的冲进家门,与温暖的气味撞个满怀,。在成长的路上,难免会受伤,此时最想做的事便是回到家,用父母的情和爱化解伤痛替自己疗伤……争吵,是每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与父母一定要发生的事情。年轻气盛的我,对于父母的教诲总是不屑一顾。甚至,有时会对父母歇斯底里的大吼!他们有时也对我很严厉,但每当我把自己关在屋里泣不成声的时候,门外总会默默地站着两个人,他们的眼中也会布满血丝。成长的路上我们每一天都享受着父母给的亲情,我们不能再像享受阳光一样,安之若素。 成长的路上,也许会异常艰难,荆棘满路,但是有了亲情与友情做我前行的桨,那些困苦又算得了什么,人生有两季,一季为花季,一季为果季,在开花时有友情与亲情做养料,结出的果实才会饱满圆润。友情与亲情的珍贵我已懂得,但是这两种东西需要自己小心保存,也许在成长的路上,你会遇到这样一个警示牌:前方有大量友情与亲情请小心采摘!那么你已经拥有了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藏。

珍贵的一分钟

鲁迅说:"生命是以时间为单位的,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浪费自己的时间等于慢性自杀。”是的,世界上最宝贵的就是时间,一分一秒也不该浪费。 一分钟,看起来是很短暂,但关键的时候它的作用还是很大的。 期末考试时,我想一定努力答卷,争取考出好成绩。数学卷很快答完了,我感觉很轻松。“还有一分钟,快下课了。”监考老师说。我想:这一分钟能干什么呢?我把后边的两道应用题检查一遍吧。不看则罢,一看吓了我一跳,原来这两道题都没写单位,我赶紧把单位写了上去。 这时,老师来收卷了,我满意地把卷子交给了老师,我真感谢这一分钟,让我多得了两分。 时间是宝贵的,让我们来珍惜时间吧!

珍贵的礼物

珍贵的礼物珍贵的礼物

我们,生在和平年代的一群幸运的孩子,从小不用为明日的午餐而担忧,然而当我们不断追求更高的物质生活时,也许一件能使心灵受到触动的礼物才真正适合我们……

坐在宽敞的教室中,讲台上老师激情投入地讲解着一道几何题,这一切在我看来却是那么压抑,我不解,甚至埋怨父母为什么在周末也不能让我完全放松一下,我是多么向往拥有无忧无虑的一天,可以没一切负担,做一整天自己想做的事,但现实却是即使今天我约好了和同学出去玩,我也必须在这让人压抑的课堂坐一个下午。我看了看手表,还好只有几分钟就要下课了,我平静下心态,思绪已飞向令我向往的游乐场。

终于下课了,我背着包拿出手机给其他几个同学打电话,还未按下通话键,一个声音打断了我。“你好!能不能配合我们做一个调查?”我抬起头看见一位大约比我稍大几岁的女生手里捧着一大叠问卷,另一只手上挂着一个装着小礼物的袋子,身上穿着一件朴素的长袖T恤,头发随意用一根头绳扎成一个很低的辫子。我想大概是哪个学校在组织什么活动吧。我一心急着想和同学一起去玩,所以不想去理睬她。我刚想拒绝她,一张调查纸出现在我的视野,上面有几个加粗的大字“xx课外补习调查”。我有些惊讶,原来她是在帮别的公司打工啊。“对不起……,我有些事。”还来不及思考,我仍然拒绝了她。“那……那好吧,请看看这个。”说着便拿出一张宣传单给我,天已近傍晚,太阳收起了他最后的一丝光芒,那位女生转身离去,目光仍注视着下方,昏暗的光线衬托出她远去的背影,瘦小的身躯透露出无助,但更多的是一种脱世的冷漠,瞬间,我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下,痛但又短暂。

脑海中刚才那位女生离去的画面一直若隐若现,不知不觉中我和同学来到了游乐园,四周的大人小孩们都洋溢着兴奋与快乐的气息,但我却仍无法感触到半点快乐,手里的宣传单被握得有些变皱。金黄的落叶被秋天的凉风吹落到地上,无声地叙述着苍凉的悲伤,轻轻踏过,吱吱的声响嘲笑着无法改变的现实。怀着一种莫名而沉重的心情,我与同学坐上了摩天轮,摩天轮缓慢地旋转,渐渐把我们送向更高的地方,我打开一旁的窗户,风吹过我的脸颊,让我不禁心头一颤。俯视下方,夜幕下的城市灯火辉煌,然而,忙碌的世界中有多少人被世人遗忘,命运赋予每一个生命所天生具有的财富差距太大,同在一个城市,我们可以拥有优越的生活和学习的条件,父母爱我们,会尽可能地满足我吗各种要求;而他们,也许不能坐在明亮的课堂内,也许他们从小需要挣钱来谋取生计,也许时间不允许他们享受家人的关爱和生活中的微笑……太多太多的经历我们都没体验过,甚至没有想象过。我们永远只是抱怨拥有的太少,却没有想过获得是如此轻松;优越的条件在我们看来仿佛是理所当然可以享受的,或者有时太多的关爱被我们视为负担,让我们厌烦。刚才遇见的那位女生也许正是被大家所认为“不幸人群”中的一人,她不能拥有同龄人应该有的快乐,为了生存,她不得不做这份被人厌烦的工作,拒绝对她也许已被习惯。在她眼中,我们永远只是无知甚至愚蠢的孩子,资源放在眼前不懂得利用,那我们又能拿什么来感谢命运的厚待?又能用什么来捐助不幸的人?慢慢的,摩天轮离地面越来越近,走出车厢,我手中仍无法将那张宣传单扔下,重新站在大地上,看着手中已稍稍被汗水浸湿的宣传单,它仿佛提示我们是幸福的,但我们必须承担更多的责任,我所要做的不仅仅是珍贵利用眼前的一切,我还需要感谢那位不知名的姐姐,她的宣传单让我醒悟了太多,它是我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我知道,她希望我回赠的不会是物质的礼物,她希望获得的是多一些平等的目光,与善意的笑容。

四周的一切仍那么热闹,而我握着那份礼物,在心中却多了一份责任……

上海延安初中初二(6)班金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