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搞卫生的作文(共八篇)

你一定想要一个拥有多功能的房屋吧?没错,它就在二零二二年诞生了!它有着很多很多的功能。只要按一下地上的红色按钮,它就会跳出一个机器人为你服务。如果你要让机器人搞卫生的话,就按一下墙壁上的粉色按钮,机器人只要用几分钟的时间就会把家里搞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如果你想吃饭,只要按一下绿色的按钮,机器人就会马上烧出香甜可口的饭菜来。一到下午茶时间,你就不用按按钮了,机器人会自动为你送上香气扑鼻的甜点。住在这房子里,你可能有时候会感到无聊。没有关系,只要按下蓝色按钮,就会有很多小伙伴来陪你玩。当你生病时,只要按一下白色的按钮,一颗糖就会出现在你的眼前。是不是很奇怪呢?为什么生病的时候还要吃糖呢?因为这颗糖是用很多种药材组成的,只不过长得很像糖。在这个多功能的房屋里当然也有电视机,而且屏幕跟电影院的一样大呢!我可以邀请我的同学们来这里玩,让机器人为我们做爆米花、鸡翅、可乐,还有好多好吃的。不用去电影院就可以体验在电影院的感觉。我多想要这样一个多功能的房屋啊!平时周末的时候我总是一个人在家,没有人可以陪我玩,实在太无聊了。要是我真的可以住在这样的房屋里,有为我做点心的机器人,有小伙伴跟我一起做游戏,看电影,那该多有意思啊!

我帮妈妈做家务

没一个家庭,都会有妈妈为我们忙碌着。几乎家里面所有大大小小的家务事,总是由妈妈来料理,妈妈为整个家做出了很大的贡献。那么,作为一名中学生,我们也应该为妈妈分担一些家务呀!

一个周末,我放假在家,做完作业后,准备休息一下,这时,我觉得家里很脏了。妈妈平时上班,没有什么时间搞卫生。这次,趁妈妈休息时,我帮妈妈做了一些家务事。

一开始,我先将地板扫干净。拿起扫把和簸箕,我弯下腰,把家里里里外外、仔仔细细地扫了一遍,一个角落也没有疏忽。接着,我将拖把打湿了,然后把地板拖了一遍。这时候的地面光滑又闪亮,就像一面没有任何灰尘的镜子。最后,我把家里的一些零碎的东西都收拾好,把沙发上的坐垫摆平整。看上去,家里焕然一新,显得格外温馨。

当我坐下休息时,才感到累,手脚酸胀。我想,妈妈几乎天天都有搞卫生,但我从来没有听到妈妈说过累。妈妈默默地为我们服务着,可我平时竟没想到妈妈是这样的累,我从没有替妈妈帮过忙,只是在家里撒着娇,天天享受着……

自从那次帮助妈妈做家务事之后,我懂得了妈妈的辛苦、妈妈的累。我便在心里暗暗地下了决心:要努力学习,以后能够从事一门好的职业,回报妈妈为我的付出。

妈妈,您为了我们作了很大的付出,我会以我的实际行动去报答您的!

第一次做饭

那是一个万里无云的星期天,搞了一天卫生的妈妈太累了,说她今天不想做饭了,只想看电视,而爸爸却不在家,为了让妈妈能有一些时间看电视,做饭的任务,当然要由我来承担啦!

开始做饭啦, 我首先要估计一家三口一共要吃多少碗饭:我和妈妈总是只吃一碗饭,加起来就两碗饭,爸爸呢,总是要吃两碗饭,所以,一共是四碗。估计完了之后,我开始洗胶锅头,然后我量好四碗饭的位置,开始放我洗了两遍的米,再放水。然后,我把锅放进了电饭煲里,又把时间设定为二十五分钟,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候......

过了二十五分钟,饭做好了,妈妈一个劲儿地夸我,弄得我还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呢!

回家记

回家是个什么概念?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是个非常神圣的概念,就像基督教徒朝拜耶稣,佛教徒朝拜弥勒一样。容不得半点污垢!因为家里有我思念了半年的家人,还有最要好的兄弟也在家等着,说实话,现在的我还是偶尔会孩子气一下......这就是为什么人总是有某些方面长不大的原因。

想到有人问过我18岁了有什么感受,我的感受大概可以归类为两种:一、人变老了 ,二、身体各部位成熟了。我坚决不做那种“不想长大”的任性孩子,因为我得承认毕竟长大了还是很有好处的......就比如说,谈恋爱不受约束了,这就是好处!我觉得中国的孩子挺幽默的,被绑十几年后突然被松绑了,连甩臂膀都不会了,包括我自己。就像一个刚蹲了几年或几十年的劳改犯出狱一样茫然不知所措。没自由的时候天天喊好苦,有自由后还是喊那个喊了十几年的话。我想到一个更恰当的比喻,就像一个乞丐突然捡到几百万一样不知道要怎么花......

回家本来是件很高兴的事,但是在我身上却演变的如此不爽。首先呢,由于第一次坐火车,没什么经验,于是一遍又一遍的问室友乘坐火车的程序,直到室友烦到摆出一副死样说:“你怎么这么笨啊!不就坐一次火车吗?搞的跟打仗一样还要策划还要研究战线......”,我于是顿悟我好像不该问这样蠢的 问题,更不应该蠢到一问再问!虽然想到深圳是个文明化城市,不懂的可以问乘务,看来我是多虑了。可是,一上车我 就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再问一次室友乘坐火车的程序......唉!看来并不是大到十八岁就可以自理一切事务。因此我得出一个定论:凡是第一次,都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成功的!

发现那天我起的太早,六点起床,拉个大号,然后刷牙洗脸,这是我到深圳后养成的一个不是很好的习惯。至今室友还在记恨有一次因为我强占卫生间开大而害的全宿舍一起迟到,搞得全勤奖就因为我开一次大号而像非典一样远离我们!我至今也搞不懂为什么我的生物钟这么准,以至于室友常常把我当闹钟。扯远了......回到原题,那天化妆(我们宿舍统一称平常起床后的一切准备活动为“化妆”,这是舍长的好建议。)好后我邀同班同学一同前往火车站,临走前还像交待遗嘱一样苦苦交待寝室事务,回家是个什么概念?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是个非常神圣的概念,就像基督教徒朝拜耶稣,佛教徒朝拜弥勒一样。容不得半点污垢!因为家里有我思念了半年的家人,还有最要好的兄弟也在家等着,说实话,现在的我还是偶尔会孩子气一下......这就是为什么人总是有某些方面长不大的原因。

想到有人问过我18岁了有什么感受,我的感受大概可以归类为两种:一、人变老了 ,二、身体各部位成熟了。我坚决不做那种“不想长大”的任性孩子,因为我得承认毕竟长大了还是很有好处的......就比如说,谈恋爱不受约束了,这就是好处!我觉得中国的孩子挺幽默的,被绑十几年后突然被松绑了,连甩臂膀都不会了,包括我自己。就像一个刚蹲了几年或几十年的劳改犯出狱一样茫然不知所措。没自由的时候天天喊好苦,有自由后还是喊那个喊了十几年的话。我想到一个更恰当的比喻,就像一个乞丐突然捡到几百万一样不知道要怎么花......

回家本来是件很高兴的事,但是在我身上却演变的如此不爽。首先呢,由于第一次坐火车,没什么经验,于是一遍又一遍的问室友乘坐火车的程序,直到室友烦到摆出一副死样说:“你怎么这么笨啊!不就坐一次火车吗?搞的跟打仗一样还要策划还要研究战线......”,我于是顿悟我好像不该问这样蠢的 问题,更不应该蠢到一问再问!虽然想到深圳是个文明化城市,不懂的可以问乘务,看来我是多虑了。可是,一上车我 就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再问一次室友乘坐火车的程序......唉!看来并不是大到十八岁就可以自理一切事务。因此我得出一个定论:凡是第一次,都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成功的!

发现那天我起的太早,六点起床,拉个大号,然后刷牙洗脸,这是我到深圳后养成的一个不是很好的习惯。至今室友还在记恨有一次因为我强占卫生间开大而害的全宿舍一起迟到,搞得全勤奖就因为我开一次大号而像非典一样远离我们!我至今也搞不懂为什么我的生物钟这么准,以至于室友常常把我当闹钟。扯远了......回到原题,那天化妆(我们宿舍统一称平常起床后的一切准备活动为“化妆”,这是舍长的好建议。)好后我邀同班同学一同前往火车站,临走前还像交待遗嘱一样苦苦交待寝室事务,回家是个什么概念?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是个非常神圣的概念,就像基督教徒朝拜耶稣,佛教徒朝拜弥勒一样。容不得半点污垢!因为家里有我思念了半年的家人,还有最要好的兄弟也在家等着,说实话,现在的我还是偶尔会孩子气一下......这就是为什么人总是有某些方面长不大的原因。

想到有人问过我18岁了有什么感受,我的感受大概可以归类为两种:一、人变老了 ,二、身体各部位成熟了。我坚决不做那种“不想长大”的任性孩子,因为我得承认毕竟长大了还是很有好处的......就比如说,谈恋爱不受约束了,这就是好处!我觉得中国的孩子挺幽默的,被绑十几年后突然被松绑了,连甩臂膀都不会了,包括我自己。就像一个刚蹲了几年或几十年的劳改犯出狱一样茫然不知所措。没自由的时候天天喊好苦,有自由后还是喊那个喊了十几年的话。我想到一个更恰当的比喻,就像一个乞丐突然捡到几百万一样不知道要怎么花......

回家本来是件很高兴的事,但是在我身上却演变的如此不爽。首先呢,由于第一次坐火车,没什么经验,于是一遍又一遍的问室友乘坐火车的程序,直到室友烦到摆出一副死样说:“你怎么这么笨啊!不就坐一次火车吗?搞的跟打仗一样还要策划还要研究战线......”,我于是顿悟我好像不该问这样蠢的 问题,更不应该蠢到一问再问!虽然想到深圳是个文明化城市,不懂的可以问乘务,看来我是多虑了。可是,一上车我 就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再问一次室友乘坐火车的程序......唉!看来并不是大到十八岁就可以自理一切事务。因此我得出一个定论:凡是第一次,都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成功的!

发现那天我起的太早,六点起床,拉个大号,然后刷牙洗脸,这是我到深圳后养成的一个不是很好的习惯。至今室友还在记恨有一次因为我强占卫生间开大而害的全宿舍一起迟到,搞得全勤奖就因为我开一次大号而像非典一样远离我们!我至今也搞不懂为什么我的生物钟这么准,以至于室友常常把我当闹钟。扯远了......回到原题,那天化妆(我们宿舍统一称平常起床后的一切准备活动为“化妆”,这是舍长的好建议。)好后我邀同班同学一同前往火车站,临走前还像交待遗嘱一样苦苦交待寝室事务,回家是个什么概念?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是个非常神圣的概念,就像基督教徒朝拜耶稣,佛教徒朝拜弥勒一样。容不得半点污垢!因为家里有我思念了半年的家人,还有最要好的兄弟也在家等着,说实话,现在的我还是偶尔会孩子气一下......这就是为什么人总是有某些方面长不大的原因。

想到有人问过我18岁了有什么感受,我的感受大概可以归类为两种:一、人变老了 ,二、身体各部位成熟了。我坚决不做那种“不想长大”的任性孩子,因为我得承认毕竟长大了还是很有好处的......就比如说,谈恋爱不受约束了,这就是好处!我觉得中国的孩子挺幽默的,被绑十几年后突然被松绑了,连甩臂膀都不会了,包括我自己。就像一个刚蹲了几年或几十年的劳改犯出狱一样茫然不知所措。没自由的时候天天喊好苦,有自由后还是喊那个喊了十几年的话。我想到一个更恰当的比喻,就像一个乞丐突然捡到几百万一样不知道要怎么花......

回家本来是件很高兴的事,但是在我身上却演变的如此不爽。首先呢,由于第一次坐火车,没什么经验,于是一遍又一遍的问室友乘坐火车的程序,直到室友烦到摆出一副死样说:“你怎么这么笨啊!不就坐一次火车吗?搞的跟打仗一样还要策划还要研究战线......”,我于是顿悟我好像不该问这样蠢的 问题,更不应该蠢到一问再问!虽然想到深圳是个文明化城市,不懂的可以问乘务,看来我是多虑了。可是,一上车我 就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再问一次室友乘坐火车的程序......唉!看来并不是大到十八岁就可以自理一切事务。因此我得出一个定论:凡是第一次,都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成功的!

发现那天我起的太早,六点起床,拉个大号,然后刷牙洗脸,这是我到深圳后养成的一个不是很好的习惯。至今室友还在记恨有一次因为我强占卫生间开大而害的全宿舍一起迟到,搞得全勤奖就因为我开一次大号而像非典一样远离我们!我至今也搞不懂为什么我的生物钟这么准,以至于室友常常把我当闹钟。扯远了......回到原题,那天化妆(我们宿舍统一称平常起床后的一切准备活动为“化妆”,这是舍长的好建议。)好后我邀同班同学一同前往火车站,临走前还像交待遗嘱一样苦苦交待寝室事务,回家是个什么概念?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是个非常神圣的概念,就像基督教徒朝拜耶稣,佛教徒朝拜弥勒一样。容不得半点污垢!因为家里有我思念了半年的家人,还有最要好的兄弟也在家等着,说实话,现在的我还是偶尔会孩子气一下......这就是为什么人总是有某些方面长不大的原因。

想到有人问过我18岁了有什么感受,我的感受大概可以归类为两种:一、人变老了 ,二、身体各部位成熟了。我坚决不做那种“不想长大”的任性孩子,因为我得承认毕竟长大了还是很有好处的......就比如说,谈恋爱不受约束了,这就是好处!我觉得中国的孩子挺幽默的,被绑十几年后突然被松绑了,连甩臂膀都不会了,包括我自己。就像一个刚蹲了几年或几十年的劳改犯出狱一样茫然不知所措。没自由的时候天天喊好苦,有自由后还是喊那个喊了十几年的话。我想到一个更恰当的比喻,就像一个乞丐突然捡到几百万一样不知道要怎么花......

回家本来是件很高兴的事,但是在我身上却演变的如此不爽。首先呢,由于第一次坐火车,没什么经验,于是一遍又一遍的问室友乘坐火车的程序,直到室友烦到摆出一副死样说:“你怎么这么笨啊!不就坐一次火车吗?搞的跟打仗一样还要策划还要研究战线......”,我于是顿悟我好像不该问这样蠢的 问题,更不应该蠢到一问再问!虽然想到深圳是个文明化城市,不懂的可以问乘务,看来我是多虑了。可是,一上车我 就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再问一次室友乘坐火车的程序......唉!看来并不是大到十八岁就可以自理一切事务。因此我得出一个定论:凡是第一次,都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成功的!

发现那天我起的太早,六点起床,拉个大号,然后刷牙洗脸,这是我到深圳后养成的一个不是很好的习惯。至今室友还在记恨有一次因为我强占卫生间开大而害的全宿舍一起迟到,搞得全勤奖就因为我开一次大号而像非典一样远离我们!我至今也搞不懂为什么我的生物钟这么准,以至于室友常常把我当闹钟。扯远了......回到原题,那天化妆(我们宿舍统一称平常起床后的一切准备活动为“化妆”,这是舍长的好建议。)好后我邀同班同学一同前往火车站,临走前还像交待遗嘱一样苦苦交待寝室事务,回家是个什么概念?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是个非常神圣的概念,就像基督教徒朝拜耶稣,佛教徒朝拜弥勒一样。容不得半点污垢!因为家里有我思念了半年的家人,还有最要好的兄弟也在家等着,说实话,现在的我还是偶尔会孩子气一下......这就是为什么人总是有某些方面长不大的原因。

想到有人问过我18岁了有什么感受,我的感受大概可以归类为两种:一、人变老了 ,二、身体各部位成熟了。我坚决不做那种“不想长大”的任性孩子,因为我得承认毕竟长大了还是很有好处的......就比如说,谈恋爱不受约束了,这就是好处!我觉得中国的孩子挺幽默的,被绑十几年后突然被松绑了,连甩臂膀都不会了,包括我自己。就像一个刚蹲了几年或几十年的劳改犯出狱一样茫然不知所措。没自由的时候天天喊好苦,有自由后还是喊那个喊了十几年的话。我想到一个更恰当的比喻,就像一个乞丐突然捡到几百万一样不知道要怎么花......

回家本来是件很高兴的事,但是在我身上却演变的如此不爽。首先呢,由于第一次坐火车,没什么经验,于是一遍又一遍的问室友乘坐火车的程序,直到室友烦到摆出一副死样说:“你怎么这么笨啊!不就坐一次火车吗?搞的跟打仗一样还要策划还要研究战线......”,我于是顿悟我好像不该问这样蠢的 问题,更不应该蠢到一问再问!虽然想到深圳是个文明化城市,不懂的可以问乘务,看来我是多虑了。可是,一上车我 就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再问一次室友乘坐火车的程序......唉!看来并不是大到十八岁就可以自理一切事务。因此我得出一个定论:凡是第一次,都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成功的!

发现那天我起的太早,六点起床,拉个大号,然后刷牙洗脸,这是我到深圳后养成的一个不是很好的习惯。至今室友还在记恨有一次因为我强占卫生间开大而害的全宿舍一起迟到,搞得全勤奖就因为我开一次大号而像非典一样远离我们!我至今也搞不懂为什么我的生物钟这么准,以至于室友常常把我当闹钟。扯远了......回到原题,那天化妆(我们宿舍统一称平常起床后的一切准备活动为“化妆”,这是舍长的好建议。)好后我邀同班同学一同前往火车站,临走前还像交待遗嘱一样苦苦交待寝室事务,回家是个什么概念?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是个非常神圣的概念,就像基督教徒朝拜耶稣,佛教徒朝拜弥勒一样。容不得半点污垢!因为家里有我思念了半年的家人,还有最要好的兄弟也在家等着,说实话,现在的我还是偶尔会孩子气一下......这就是为什么人总是有某些方面长不大的原因。

想到有人问过我18岁了有什么感受,我的感受大概可以归类为两种:一、人变老了 ,二、身体各部位成熟了。我坚决不做那种“不想长大”的任性孩子,因为我得承认毕竟长大了还是很有好处的......就比如说,谈恋爱不受约束了,这就是好处!我觉得中国的孩子挺幽默的,被绑十几年后突然被松绑了,连甩臂膀都不会了,包括我自己。就像一个刚蹲了几年或几十年的劳改犯出狱一样茫然不知所措。没自由的时候天天喊好苦,有自由后还是喊那个喊了十几年的话。我想到一个更恰当的比喻,就像一个乞丐突然捡到几百万一样不知道要怎么花......

回家本来是件很高兴的事,但是在我身上却演变的如此不爽。首先呢,由于第一次坐火车,没什么经验,于是一遍又一遍的问室友乘坐火车的程序,直到室友烦到摆出一副死样说:“你怎么这么笨啊!不就坐一次火车吗?搞的跟打仗一样还要策划还要研究战线......”,我于是顿悟我好像不该问这样蠢的 问题,更不应该蠢到一问再问!虽然想到深圳是个文明化城市,不懂的可以问乘务,看来我是多虑了。可是,一上车我 就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再问一次室友乘坐火车的程序......唉!看来并不是大到十八岁就可以自理一切事务。因此我得出一个定论:凡是第一次,都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成功的!

发现那天我起的太早,六点起床,拉个大号,然后刷牙洗脸,这是我到深圳后养成的一个不是很好的习惯。至今室友还在记恨有一次因为我强占卫生间开大而害的全宿舍一起迟到,搞得全勤奖就因为我开一次大号而像非典一样远离我们!我至今也搞不懂为什么我的生物钟这么准,以至于室友常常把我当闹钟。扯远了......回到原题,那天化妆(我们宿舍统一称平常起床后的一切准备活动为“化妆”,这是舍长的好建议。)好后我邀同班同学一同前往火车站,临走前还像交待遗嘱一样苦苦交待寝室事务,

在家游世界

相信很多人希望能够环游世界吧?其实,我在家里也是可以环游世界的!什么?你说我吹牛?好吧,我就让你看看,我是怎样在家游世界的!

目标地点:罗马地海 实际地点:卫生间

老妈本来说得好好的,答应让我去游泳。可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游泳馆的人很多,就不让我去了。唉,即使人很多,那也可以玩玩水嘛。可老妈坚决不放手,说什么人多有病菌,搞得我很扫兴。没办法,不能游泳降温,我还不能冲澡吗?我哼着小调进了卫生间。嗯哪,真舒服,冰凉清爽,只是活动空间比游泳池小很多。我只好一边冲澡,一边动来动去,想象自己在罗马地海里游泳,真痛快。哎哟,空间太小,我很不幸地摔了个嘴啃泥!

目标地点:柏林博物馆岛 实际地点:书房

夏天天热,为了防止变成烤肉,我一般不出门。所以,我虽然想去博物馆,但也懒得顶着烈日去。所以,只好守着家里的书柜了。博物馆岛知道吧,有三个超级大的博物馆。而我家则是有三个书柜,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书,储藏知识量不比博物馆小。所以,我只好围着书柜转,就充当是在德国的博物馆岛吧。

目标地点:法国香榭丽舍大道 实际地点:阳台

老爸在阳台上种了许多花花草草,夏天长得郁郁葱葱的,时不时有虫子出现(好像无关紧要了)。早上在阳台里转转,好比在绿色的海洋里。无聊闲暇的时候转转,就充当是在香榭丽舍大道了,郁郁葱葱的植物,多美啊。只是老爸种的还太少。老爸,快点来种花!

虽然整个假期没怎么出去,只是在家里体验了一下环游世界的滋味,但还是收获多多呀。

周末大扫除

周末到了,我的一家准备“全家总动员”一起在家搞卫生,给这个“小窝”“擦擦脸”“擦擦身”。

爸爸首先拿着拖把,弓下腰在地上“龙飞凤舞”地拖来拖去,里里外外都“干干净净”的。但是妈妈却骂他:“你这个傻猪,我还没扫地呢,你拖什么拖?”弄得妈妈又重扫一遍,重拖一遍。

爸爸怕再次犯同样错误,就干脆做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居然在去看电视喔?!我则在帮妈妈晾衣服,因为其它的活我又不会做,只好帮妈妈晾衣服了。我把衣架架在爸爸的衬衫的两边袖子里,再慢慢地用衣服叉架上去……这些衣服比较好晾一点,但是,遇到妈妈的吊带睡裙,我就突然措手不及——原因很简单:架好了又掉下来,就重新架一次呗,还是掉下来。这样来回几次,我才总算晾好了。

妈妈呢,正在毛巾把家具以及一些小一点的电器和一些杂物擦干净。看着妈妈的神情,好像很辛苦似的,满头大汗的。我对妈妈说:“您歇一歇吧!待会儿再组吧!”妈妈说:“不怕,等我做完再休息。”没办法,只好这样了。

嘿,终于搞完卫生了,干净多了!我们一家开心地笑了!

妈妈爱我,我爱妈妈

同学们应该很爱妈妈,其实妈妈更爱我们。每天早晨,妈妈总是要做我最爱吃的早点给我吃。而且,妈妈怕我吃腻了,总是每天换着花样。因为我喜欢吃饺子,在外面小摊上吃又不卫生。妈妈就特意买来面粉、猪肉、蔬菜,亲自包饺子给我吃。每当吃上妈妈包的饺子,我都感到特别美味、特别可口。有时,妈妈会打我,可那时,最疼的不是我,而是妈妈的心。上学期期末考试,我的成绩不理想,妈妈狠狠地批评了我,我伤心地哭了,我看见妈妈也在流泪。妈妈如此爱我们,我们应该好好地报答妈妈。每当妈妈在切菜的时候,我会说:“小心手。”每当妈妈烧菜的时候,我会说:“别烫着。”每当妈妈搞卫生的时候,我会帮妈妈扫地、擦桌子。一次,妈妈生病了,躺在床上,爸爸又不在家。我就一直在床边陪着妈妈,还给妈妈拿开水、拿药,真想妈妈快点好起来。妈妈爱我!我更爱妈妈!爱的力量是无穷的!金华市东苑小学二(3)班 罗昭书 指导老师:藤闽军

多功能房屋

你一定想要一个拥有多功能的房屋吧?没错,它就在二零二二年诞生了!它有着很多很多的功能。只要按一下地上的红色按钮,它就会跳出一个机器人为你服务。如果你要让机器人搞卫生的话,就按一下墙壁上的粉色按钮,机器人只要用几分钟的时间就会把家里搞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如果你想吃饭,只要按一下绿色的按钮,机器人就会马上烧出香甜可口的饭菜来。一到下午茶时间,你就不用按按钮了,机器人会自动为你送上香气扑鼻的甜点。住在这房子里,你可能有时候会感到无聊。没有关系,只要按下蓝色按钮,就会有很多小伙伴来陪你玩。当你生病时,只要按一下白色的按钮,一颗糖就会出现在你的眼前。是不是很奇怪呢?为什么生病的时候还要吃糖呢?因为这颗糖是用很多种药材组成的,只不过长得很像糖。在这个多功能的房屋里当然也有电视机,而且屏幕跟电影院的一样大呢!我可以邀请我的同学们来这里玩,让机器人为我们做爆米花、鸡翅、可乐,还有好多好吃的。不用去电影院就可以体验在电影院的感觉。我多想要这样一个多功能的房屋啊!平时周末的时候我总是一个人在家,没有人可以陪我玩,实在太无聊了。要是我真的可以住在这样的房屋里,有为我做点心的机器人,有小伙伴跟我一起做游戏,看电影,那该多有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