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回想慢慢长大(共六篇)

你们这些独生子女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大人们经常发出这样的唠叨。是啊,我也经常问自己同样的问题,我都这么大了,还什么都不会做,难道真的长不大了吗?不,从那件事以后,我意识到自己长大了。

那是暑假的一天下午,我写完作业就打开电视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我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可妈妈不在家,怎么办呢?我想:妈妈整天那么忙,多么辛劳啊!我趁这个机会给妈妈做一次饭吧!也给妈妈一个惊喜。

于是,我先用瓢盛出一小瓢大米倒进盆里,再往盆里倒一些水,然后学着妈妈的样子把米在水搓几遍,再一点一点地淘,淘完后,我把米倒在电饭锅里,再往锅里倒一些比米多一点的水,最后打开开关通上电。

饭搞定了,应该做菜。我拿了四个鸡蛋,打坏在小盆里,拿筷子搅拌均匀。然后打开煤气,在锅里放了一些油,过了一小会儿,油冒烟了。“应该开了吧!”我自言自语地说着,我把鸡蛋倒进锅里,锅里顿时炸开了花,“怎么办?怎么办?”我手忙脚乱,拼命回想妈妈是怎么炒的,“盐、花椒、葱和味精”我把这些东西放进锅里。由于经验不足,每样东西放多少我都不知道,于是就胡乱地放了一些。之后,我拿着勺子开始炒。过了一会儿,我看见鸡蛋变黑了,我急忙关掉煤气开关,把鸡蛋盛进盘子里。

刚好电饭锅里开始咕嘟咕嘟地响了,我以为饭好了。当我打开锅盖时,忽然一股热气直扑我的脸,我一看锅里还有水,米粒还硬,说明饭还没有好。我又盖好锅盖,等了好长时间,一股米饭糊味慢慢地飘出来了。“糟了、糟了、饭糊了”。我急忙扔下手中的书,三步并做两步地跑进厨房,拔掉电源。

这时,妈妈回来了,看着我做的饭问:“这是你做的?”“是啊!”我说。于是妈妈尝了一口菜说:“做的不错,小家伙,你长大了。”听了妈妈的话我非常兴奋。我也吃了一口菜,“呸”吐了出来,又咸又苦,妈妈为什么还夸我?哦!我明白了。

我吃着自己做的饭菜,虽然不好吃,但我的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因为我长大了。

夜的回想

嘉善干窑中学 704班 崔雨雪 指导老师:钱晶

很多时候,若是我们学会后悔,那是不是会少了很多眼泪。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上天的宠儿,被给予了生的机会,而我们在用我们最暴躁的情绪,还回了全部,以及那个慷慨的给予。

今早,刚起,睡眼还朦胧,却见家中已是灯火通明,仔细看时,才发现原来只是大人们在剖螃蟹,不以为然地走开了,完全忽略了那边的一片人。直至忘了那是什么时候了,只记得那时的我早已潸然泪下,耳边依旧是那清冷的声调,她总是掩藏着自己的心事。不知道究竟是再说谁了,只觉得我已与那人重合了,仿佛那就是我,而我就是那个她,这让我想起了在那个夜晚里,我曾经有过的心里。

那时的我,是年少轻狂啊!面对父母的一番苦心,总是满不在乎,以为一切都只不过是父母的多心罢了。但那个夜晚,我确是感受到了许多。

夜是寂静的,而月却是皎洁的,所以任凭我如何躲藏,都逃不出月光的炙热的目光。在那个月光明媚的夜晚,我静静地坐在了他人的楼梯上,呆呆地忘着一望无际的天涯,想了太多太多。那一刻,我第一次正真感到了悲伤,那种骨子里的悲伤,和那种无人诉说的孤寂。想到了未来,想到了以前,想到了今天,想了好多,却独独空了那份歉意。我说:“或许我是无人问津的,狭小的世界,已经满了,我即使再努力的助跑,却依旧挤不进去,只好孤单地在影子里,你转我也转。我听,院中飞虫鸣叫,一声应着一声,在我耳边慢慢回想,在述说着我的不该,也在嘲笑着我的孤独。我不怒反喜,因为错了就是错了。

回头,似是听见了他人家中的欢笑,抬头望了眼家中的灰暗,好像有种怪异的心情慢慢感染了我的心灵,好似有另外一种情绪在等待发泄,却又舍不得离开。有了种歉意,却有不知改怎么表达,嘴,张张合合,一句话也没有拼凑出来,有的只是夜的沉默。慢慢的起了身,在小道上慢慢得走着,不想停也不敢停。慢慢的,速度慢了,我想:或许,是我错了,而我的想法也太过于偏激了,或许除了好与不好外,还有另外一种选择,有时候,看见的另一面往往才是胜负的关键。

只是有时候,当我想改正,时间却已经离开了。夜慢慢地黑了,声音都静了下来了,就连家中的沉寂与欢腾也都安静了。想却不敢了,只好连自己也安静了,静得让人害怕了。想开了口,却全然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只好静静得,靠着墙默默哭了。

后来,我依旧是放开了胆子,才回到了家中,只是那夜,或许我已是忘记不了了吧!又或许,那也我所想的,造成了一个如今的我。

想到那时,我只能够苦涩一笑了,或许只有经历了年少的轻狂,我们才能感到很多,平常看不到,也听不到的许多吧!也只有如此,我们才能正真的成熟,正真的长大吧!

今夜,恍然发现,原来,有那么多的人,都在用着自己的方式慢慢伤害着自己,而对别人却淡淡的,了然的一笑,掩盖了苦涩,抹去了忧愁。只是在用自己的赤诚,守护着他人的辛酸。是谁曾知,那也不过是他人的苦涩悲伤罢了.....

夜的回想

704班 崔雨雪

很多时候,若是我们学会后悔,那是不是会少了很多眼泪。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上天的宠儿,被给予了生的机会,而我们在用我们最暴躁的情绪,还回了全部,以及那个慷慨的给予。

今早,刚起,睡眼还朦胧,却见家中已是灯火通明,仔细看时,才发现原来只是大人们在剖螃蟹,不以为然地走开了,完全忽略了那边的一片人。直至忘了那是什么时候了,只记得那时的我早已潸然泪下,耳边依旧是那清冷的声调,她总是掩藏着自己的心事。不知道究竟是再说谁了,只觉得我已与那人重合了,仿佛那就是我,而我就是那个她,这让我想起了在那个夜晚里,我曾经有过的心里。

那时的我,是年少轻狂啊!面对父母的一番苦心,总是满不在乎,以为一切都只不过是父母的多心罢了。但那个夜晚,我确是感受到了许多。

夜是寂静的,而月却是皎洁的,所以任凭我如何躲藏,都逃不出月光的炙热的目光。在那个月光明媚的夜晚,我静静地坐在了他人的楼梯上,呆呆地忘着一望无际的天涯,想了太多太多。那一刻,我第一次正真感到了悲伤,那种骨子里的悲伤,和那种无人诉说的孤寂。想到了未来,想到了以前,想到了今天,想了好多,却独独空了那份歉意。我说:“或许我是无人问津的,狭小的世界,已经满了,我即使再努力的助跑,却依旧挤不进去,只好孤单地在影子里,你转我也转。我听,院中飞虫鸣叫,一声应着一声,在我耳边慢慢回想,在述说着我的不该,也在嘲笑着我的孤独。我不怒反喜,因为错了就是错了。

回头,似是听见了他人家中的欢笑,抬头望了眼家中的灰暗,好像有种怪异的心情慢慢感染了我的心灵,好似有另外一种情绪在等待发泄,却又舍不得离开。有了种歉意,却有不知改怎么表达,嘴,张张合合,一句话也没有拼凑出来,有的只是夜的沉默。慢慢的起了身,在小道上慢慢得走着,不想停也不敢停。慢慢的,速度慢了,我想:或许,是我错了,而我的想法也太过于偏激了,或许除了好与不好外,还有另外一种选择,有时候,看见的另一面往往才是胜负的关键。

只是有时候,当我想改正,时间却已经离开了。夜慢慢地黑了,声音都静了下来了,就连家中的沉寂与欢腾也都安静了。想却不敢了,只好连自己也安静了,静得让人害怕了。想开了口,却全然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只好静静得,靠着墙默默哭了。

后来,我依旧是放开了胆子,才回到了家中,只是那夜,或许我已是忘记不了了吧!又或许,那也我所想的,造成了一个如今的我。

想到那时,我只能够苦涩一笑了,或许只有经历了年少的轻狂,我们才能感到很多,平常看不到,也听不到的许多吧!也只有如此,我们才能正真的成熟,正真的长大吧!

今夜,恍然发现,原来,有那么多的人,都在用着自己的方式慢慢伤害着自己,而对别人却淡淡的,了然的一笑,掩盖了苦涩,抹去了忧愁。只是在用自己的赤诚,守护着他人的辛酸。是谁曾知,那也不过是他人的苦涩悲伤罢了.....

夜的回想

嘉善干窑中学 704班 崔雨雪

指导老师:钱晶

很多时候,若是我们学会后悔,那是不是会少了很多眼泪。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上天的宠儿,被给予了生的机会,而我们在用我们最暴躁的情绪,还回了全部,以及那个慷慨的给予。

今早,刚起,睡眼还朦胧,却见家中已是灯火通明,仔细看时,才发现原来只是大人们在剖螃蟹,不以为然地走开了,完全忽略了那边的一片人。直至忘了那是什么时候了,只记得那时的我早已潸然泪下,耳边依旧是那清冷的声调,她总是掩藏着自己的心事。不知道究竟是再说谁了,只觉得我已与那人重合了,仿佛那就是我,而我就是那个她,这让我想起了在那个夜晚里,我曾经有过的心里。

那时的我,是年少轻狂啊!面对父母的一番苦心,总是满不在乎,以为一切都只不过是父母的多心罢了。但那个夜晚,我确是感受到了许多。

夜是寂静的,而月却是皎洁的,所以任凭我如何躲藏,都逃不出月光的炙热的目光。在那个月光明媚的夜晚,我静静地坐在了他人的楼梯上,呆呆地忘着一望无际的天涯,想了太多太多。那一刻,我第一次正真感到了悲伤,那种骨子里的悲伤,和那种无人诉说的孤寂。想到了未来,想到了以前,想到了今天,想了好多,却独独空了那份歉意。我说:“或许我是无人问津的,狭小的世界,已经满了,我即使再努力的助跑,却依旧挤不进去,只好孤单地在影子里,你转我也转。我听,院中飞虫鸣叫,一声应着一声,在我耳边慢慢回想,在述说着我的不该,也在嘲笑着我的孤独。我不怒反喜,因为错了就是错了。

回头,似是听见了他人家中的欢笑,抬头望了眼家中的灰暗,好像有种怪异的心情慢慢感染了我的心灵,好似有另外一种情绪在等待发泄,却又舍不得离开。有了种歉意,却有不知改怎么表达,嘴,张张合合,一句话也没有拼凑出来,有的只是夜的沉默。慢慢的起了身,在小道上慢慢得走着,不想停也不敢停。慢慢的,速度慢了,我想:或许,是我错了,而我的想法也太过于偏激了,或许除了好与不好外,还有另外一种选择,有时候,看见的另一面往往才是胜负的关键。

只是有时候,当我想改正,时间却已经离开了。夜慢慢地黑了,声音都静了下来了,就连家中的沉寂与欢腾也都安静了。想却不敢了,只好连自己也安静了,静得让人害怕了。想开了口,却全然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只好静静得,靠着墙默默哭了。

后来,我依旧是放开了胆子,才回到了家中,只是那夜,或许我已是忘记不了了吧!又或许,那也我所想的,造成了一个如今的我。

想到那时,我只能够苦涩一笑了,或许只有经历了年少的轻狂,我们才能感到很多,平常看不到,也听不到的许多吧!也只有如此,我们才能正真的成熟,正真的长大吧!

今夜,恍然发现,原来,有那么多的人,都在用着自己的方式慢慢伤害着自己,而对别人却淡淡的,了然的一笑,掩盖了苦涩,抹去了忧愁。只是在用自己的赤诚,守护着他人的辛酸。是谁曾知,那也不过是他人的苦涩悲伤罢了.....

我长大了

小时候,我常常问妈妈什么是长大了,妈妈说:“你自己能照顾自己时,你不长大”。长大对我来说召唤力太强了。我常常在晚上幻想着我长大的情景,想去哪玩就去哪玩,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再也不用怕坏人了。多舒服呀!

再大一点时,我常常站在镜子前,照照自己。试着穿上姐姐的花裙子,穿上妈妈的高跟鞋走到妈妈跟前问:“你看我长大了吗?”母亲笑尔不答,我感到很奇怪。

一日,我起来的时候,看见妈妈正在叠被子,我想:妈妈每天都叠被子,她为什么要叠呢?不叠多舒服呀。莫不是叠被子可以让人长大?我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跑到房间把被子叠了叠,拉着妈妈问我长大了吗?妈妈说:“你长大了一点点,还要加油哟!”我听了,比吃了蜜还要甜。

又过了几年,一天母亲生病了,让我上街去买点东西吃。我没有去,只是跑到了厨房鼓捣了起来,我想先炒土豆,我慢慢的把土豆皮削下来,虽然削的不是太好,也差不多了,我把土豆放在切菜板上。回想着母亲切菜时的样子。可刀就是不听话,把土豆切的厚一块薄一块。它怎么那么听母亲的话呢?可能是熟能生巧的原因吧!

我把土豆放在锅里,浇了一大勺油,又抓了一大把盐,放进了锅里,这时粥也做好了。我乐滋滋的把饭端到了母亲的旁边,我自豪的说;“这是我做的,快尝尝吧!”母亲点了点头,夹了一点土豆丝,只见母亲皱了一下眉头,我急忙问:“不好吃吗?”母亲摇摇头说:“孩子,你长大了!”

我长大了,我仔细的品味着这个词。

夜的回想

很多时候,若是我们学会后悔,那是不是会少了很多眼泪。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上天的宠儿,被给予了生的机会,而我们在用我们最暴躁的情绪,还回了全部,以及那个慷慨的给予。今早,刚起,睡眼还朦胧,却见家中已是灯火通明,仔细看时,才发现原来只是大人们在剖螃蟹,不以为然地走开了,完全忽略了那边的一片人。直至忘了那是什么时候了,只记得那时的我早已潸然泪下,耳边依旧是那清冷的声调,她总是掩藏着自己的心事。不知道究竟是再说谁了,只觉得我已与那人重合了,仿佛那就是我,而我就是那个她,这让我想起了在那个夜晚里,我曾经有过的心里。那时的我,是年少轻狂啊!面对父母的一番苦心,总是满不在乎,以为一切都只不过是父母的多心罢了。但那个夜晚,我确是感受到了许多。夜是寂静的,而月却是皎洁的,所以任凭我如何躲藏,都逃不出月光的炙热的目光。在那个月光明媚的夜晚,我静静地坐在了他人的楼梯上,呆呆地忘着一望无际的天涯,想了太多太多。那一刻,我第一次正真感到了悲伤,那种骨子里的悲伤,和那种无人诉说的孤寂。想到了未来,想到了以前,想到了今天,想了好多,却独独空了那份歉意。我说:“或许我是无人问津的,狭小的世界,已经满了,我即使再努力的助跑,却依旧挤不进去,只好孤单地在影子里,你转我也转。我听,院中飞虫鸣叫,一声应着一声,在我耳边慢慢回想,在述说着我的不该,也在嘲笑着我的孤独。我不怒反喜,因为错了就是错了。回头,似是听见了他人家中的欢笑,抬头望了眼家中的灰暗,好像有种怪异的心情慢慢感染了我的心灵,好似有另外一种情绪在等待发泄,却又舍不得离开。有了种歉意,却有不知改怎么表达,嘴,张张合合,一句话也没有拼凑出来,有的只是夜的沉默。慢慢的起了身,在小道上慢慢得走着,不想停也不敢停。慢慢的,速度慢了,我想:或许,是我错了,而我的想法也太过于偏激了,或许除了好与不好外,还有另外一种选择,有时候,看见的另一面往往才是胜负的关键。只是有时候,当我想改正,时间却已经离开了。夜慢慢地黑了,声音都静了下来了,就连家中的沉寂与欢腾也都安静了。想却不敢了,只好连自己也安静了,静得让人害怕了。想开了口,却全然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只好静静得,靠着墙默默哭了。后来,我依旧是放开了胆子,才回到了家中,只是那夜,或许我已是忘记不了了吧!又或许,那也我所想的,造成了一个如今的我。想到那时,我只能够苦涩一笑了,或许只有经历了年少的轻狂,我们才能感到很多,平常看不到,也听不到的许多吧!也只有如此,我们才能正真的成熟,正真的长大吧!今夜,恍然发现,原来,有那么多的人,都在用着自己的方式慢慢伤害着自己,而对别人却淡淡的,了然的一笑,掩盖了苦涩,抹去了忧愁。只是在用自己的赤诚,守护着他人的辛酸。是谁曾知,那也不过是他人的苦涩悲伤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