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收获作文500(共五篇)

蚯蚓

今天放学回家,我对妈妈说:“我要种大蒜,写观察日记。”妈妈说:“好啊,那你到楼下花坛里挖些泥土回来。”我拿着妈妈平时种花用的小铲子和塑料口袋,二话不说跑到楼下的花坛边,拿着铲子动手挖了起来。忽然,我发现了一个意外的收获,一条蚯蚓正在使劲的往泥土里钻,我把它用铲子铲了起来,放进口袋里提回了家。

回到家后,我把泥土倒在了地板上,把土刨开,把蚯蚓找了出来。只见它一伸一缩的在地上蠕动着,它先把前一段向前爬行着,接着后面的一段也慢慢地向前推动着。嘴里还不断吐出口水,爬过的地板上留下了一条痕迹。我认真地观察着这奇怪的“小家伙”。还不时的向妈妈提出问题:“它没有脚,也没有骨头是靠什么行走的呢?”“它有眼睛吗?”“它靠什么辨别方向呢?”妈妈说:“蚯蚓是一种身体细长柔软的环节动物,我们平时叫它曲蟮,也称地龙。”这时,我看见蚯蚓趴在地上没有动以为它死了,感到非常的担心起来。于是我把它放进装着水的塑料瓶中,在水里它慢慢地动了起来,还不断翻着跟斗。后来,我把蚯蚓和水一起倒入了种大蒜的花盆中,蚯蚓感觉到泥土的气息,一个劲地往土里钻。它回到了自己真正的家中。

晚上,我上网查了有关蚯蚓的知识,让我得到了许多收获。例如:蚯蚓有眼睛,由于长年累月生活在泥土中,她的眼睛已经退化了;它喜欢生活在潮湿阴暗的地方,但也怕水,适合生活在20°——27°,0°一下会死亡;它以土壤中的动植物碎屑为食;它是一种变温动物,冬天还会冬眠呢。蚯蚓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它可是帮植物松土的能手,使植物获得充足的养分,但它的身上也是一些寄生虫生存的地方。

错过了春天,请别放弃迎接夏天

你为错过太阳而懊恼时,你也将错过群星。

――泰戈尔

人生是两条折线,有时平行,有时相交。当我们于交点处痛失机遇时,也许我们还有机会,也许错过了就永远失去了。

为何我们面对身边不断变幻的景色时会错过?为何我们会因小事而耽误了人生中的重点?都因为我们想得太多。有时想抓住所有,却忘记只有两只手,只有一个行囊,我们不能承载太多。于是,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期待已久的美好从身边擦过。

西方有句格言:人生易逝,幸运之神只光临人一次。那么,当我们失去了,错过了,我们是应该哭泣,还是应该微笑?

有人错过了,于是哀叹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像贾宜,虽然才学广博,但因无法释怀主子的年少死去,竟也抑郁而终。无怪乎苏轼要嘲笑他。

有人错过了,却不是一脸的颓衰,一身的怨气。智者面对一只鞋子掉下火车,果断地扔掉另一只,这是一种睿智;苏东坡被贬,却高唱“一蓑烟雨任平生”,这是一种气度;朴树以0.5分错过上北师大附中的机会,他勇敢地走人生地路,终能“一生如雪花一样绚烂”,这是错过后的另一机遇。

悲观地咀嚼错过的苦果,让自己被泪水淹没,这种人是无法走出阴影拥抱新生的。他必将错过更多。

积极地把握一次失败,将错过看作警戒,看成提醒,终能于错过的枯井终挖掘甘泉,滋润人生新的航程。

当欧洲人为寻找更边便捷的“香料之路”时,哥伦布,达伽马,麦哲伦前赴后继地踏上行程。虽然他们错过了财富却抓住了真理的尾巴,他们发现:原来地球是圆的!

有人于错误的实验中错过本身目标,却发现了青霉素;有人于一个糟糕的药方中寻找到可口可乐;有人不小心弄脏了一件昂贵的礼服,却意外地发现了干洗剂。人生是多么微妙,错过星辰,还有太阳;错过太阳,还有云朵。这些从错过中有所收获的人一定会告诉你:别为错过叹息,从错过中收获,你会增加生命的深度,你会获得幸运之神的垂青。

现在,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回答:当我们失去了,错过了,微笑是我们的唯一表情,思索在实践是我们的唯一行动,成功也将是我们的唯一结果。

错过了春天,请你别放弃迎接夏天。

遗失二00五年

二00五年,恍然间才发现自己失去了很多。

二00五年上半年,我和初三的同学们相处得很好。课余时间便聚在楼道上或后花园里聊天打发时光。但他们有时会点两支烟或者喝一瓶北京二锅头。我是不会去欣赏的。

数学问题真让我头痛。几乎每次考试都不及格。不过有一次到是很意外的得了85分。这让我高兴了一段时间,觉得数学也挺好学的,于是就认认真真地学了半个月。可是到了考试后居然又没及格!干脆放弃算了。我对自己说。虽然我大部分都不及格,但我并不因此而颓废,因为同桌和我一样,陪着我不及格。

开学时因为语文老师的高度赞扬,我被数学老师选为学习委员。虽然平时表现很好,但又因兼语文学习委员而被数学老师革职了。其理由是我学习和工作太过繁重,导致我日益消瘦(我那时的确很瘦)。同桌理所当然成了最佳人选。不过事实确实如此。他一直干到毕业,而且很出色。或许我们俩前世就有缘分,初三一直是同桌。中考时我没考上高中,他亦名落孙山。不过他倒是比我多考了10多分,但也无济于事。其实我俩都算那种很勤劳但又没有收获的那种苦命的学子。

好象什么事情都是因毕业而消散的。就如我和她之间的友谊,我之所以熟识她就是因为我们之间有共同的爱好--文学(其实我连文学的边都沾不上)。因为语文老师初一时教过我,知道我的写作水平,因此在课堂上总是有意无意提及我,而且还经常把我的作文当做范文在课堂上念给同学们听。这让我有一种成就感。后来可能是因为我才思枯竭吧,反正写出来的作文涩涩的 。这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沉默(陈默)。熟悉是因为她在我前排坐,老师经常叫她回答问题。陌生的是因为我在这之前一点也不了解她。那天,语文老师在班上念了它的一篇作文,写的很好。是一篇关于古代爱情的小说,没想到她那五、六百字的小作文竟然能将男女主人公的心理变化发挥得淋漓尽致!编织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她当时坐在第一排,而我在第三排。尽管我们之间隔了一排,但没事的时候我总喜欢盯着她的背影。可能是她注意到我了吧,有一天她又写了一篇作文说让我给她修改一下。我当时有点受宠若惊,接过文章就开始修改。终于在放学之前将改好后的文章交给了她。我本以为不是很好,没想到她看了居然说我改的太棒了!我想:既然你说好,那我为何不续写下去呢?于是我就接着她的那篇文章续写了下去。这就是我的小说《漂泊的爱情》前几节来源的原因。后来我逐渐和她来往了,我们经常把写好的作文给对方看并修改。这使得我的作文水平又有了很大的提高。真有一种“文思如尿崩,谁与我争锋”的快感。很幸运,中考时我的语文成绩是87分,尽管我的作文没有得全分。

初一时我结识了几个死党,经过初二和初三残酷的分班考验,我终于又和莹莹妹妹与建成老表共聚一室了。因为初二时我没有和他们在一起,所以重逢时显得格外高兴。建成老表和莹莹老妹依然打的火热,而我则在旁边观战。每当莹莹妹妹被建成老表欺负时,莹莹妹妹总是摇着我的胳膊用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说:“大哥,你老表又欺负我了,你帮我教训教训他吧。”我则大声笑了笑,说:“妹妹,你想打他哪儿尽管去吧,我让他不还手就是了。”于是莹莹妹妹就奸笑着嘿嘿地向建成老表逼去,用粉拳在他身上打几下然后就一路大笑跑的远远的。建成老表不还手,可他也来找我,用委屈的声音说:“老表,莹莹她打我,你怎么不管她?”我则对建成老表说:“你自己心甘情愿让她打你,这能怪我吗?”建成老表每次都大叫冤枉而我则和莹莹在一旁大笑。

静妹妹在八班,被“好心”的班头安排在战地的后方,很孤独的坚守着自己的阵地。旁边的人都提前退学了,她自己太寂寞了,我也替她难过。她还小,只有15岁。后来她也退学了。退学后她也不到学校去了。因此我好久都没有见到她那胖嘟嘟的粉脸了。就在初中毕业前的一个月,建成老表突然对我说静妹妹要见我,地点就在他家。我很守时的去了建成老表的家,但她已经在那儿了。屋虽小,尽管只有我们三人但仍显得很空阔。静妹妹穿着短裙,样子很好看。不过我还是挺喜欢她的那身装束的。我们聊了很久,直到睡意爬上眼皮,我们才决定回家。我本想送她回家的,但静妹妹说她家离这里很近,不用送了。我一想也对。于是我们一南一北地骑车走了。我走了一会儿突然觉得不对。既然她家离这里很近,可有为什么要骑自行车呢?我慌忙折了过去向南追去,可是早就没有她的身影了。昏黄的路灯下行驶二00五年,恍然间才发现自己失去了很多。

二00五年上半年,我和初三的同学们相处得很好。课余时间便聚在楼道上或后花园里聊天打发时光。但他们有时会点两支烟或者喝一瓶北京二锅头。我是不会去欣赏的。

数学问题真让我头痛。几乎每次考试都不及格。不过有一次到是很意外的得了85分。这让我高兴了一段时间,觉得数学也挺好学的,于是就认认真真地学了半个月。可是到了考试后居然又没及格!干脆放弃算了。我对自己说。虽然我大部分都不及格,但我并不因此而颓废,因为同桌和我一样,陪着我不及格。

开学时因为语文老师的高度赞扬,我被数学老师选为学习委员。虽然平时表现很好,但又因兼语文学习委员而被数学老师革职了。其理由是我学习和工作太过繁重,导致我日益消瘦(我那时的确很瘦)。同桌理所当然成了最佳人选。不过事实确实如此。他一直干到毕业,而且很出色。或许我们俩前世就有缘分,初三一直是同桌。中考时我没考上高中,他亦名落孙山。不过他倒是比我多考了10多分,但也无济于事。其实我俩都算那种很勤劳但又没有收获的那种苦命的学子。

好象什么事情都是因毕业而消散的。就如我和她之间的友谊,我之所以熟识她就是因为我们之间有共同的爱好--文学(其实我连文学的边都沾不上)。因为语文老师初一时教过我,知道我的写作水平,因此在课堂上总是有意无意提及我,而且还经常把我的作文当做范文在课堂上念给同学们听。这让我有一种成就感。后来可能是因为我才思枯竭吧,反正写出来的作文涩涩的 。这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沉默(陈默)。熟悉是因为她在我前排坐,老师经常叫她回答问题。陌生的是因为我在这之前一点也不了解她。那天,语文老师在班上念了它的一篇作文,写的很好。是一篇关于古代爱情的小说,没想到她那五、六百字的小作文竟然能将男女主人公的心理变化发挥得淋漓尽致!编织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她当时坐在第一排,而我在第三排。尽管我们之间隔了一排,但没事的时候我总喜欢盯着她的背影。可能是她注意到我了吧,有一天她又写了一篇作文说让我给她修改一下。我当时有点受宠若惊,接过文章就开始修改。终于在放学之前将改好后的文章交给了她。我本以为不是很好,没想到她看了居然说我改的太棒了!我想:既然你说好,那我为何不续写下去呢?于是我就接着她的那篇文章续写了下去。这就是我的小说《漂泊的爱情》前几节来源的原因。后来我逐渐和她来往了,我们经常把写好的作文给对方看并修改。这使得我的作文水平又有了很大的提高。真有一种“文思如尿崩,谁与我争锋”的快感。很幸运,中考时我的语文成绩是87分,尽管我的作文没有得全分。

初一时我结识了几个死党,经过初二和初三残酷的分班考验,我终于又和莹莹妹妹与建成老表共聚一室了。因为初二时我没有和他们在一起,所以重逢时显得格外高兴。建成老表和莹莹老妹依然打的火热,而我则在旁边观战。每当莹莹妹妹被建成老表欺负时,莹莹妹妹总是摇着我的胳膊用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说:“大哥,你老表又欺负我了,你帮我教训教训他吧。”我则大声笑了笑,说:“妹妹,你想打他哪儿尽管去吧,我让他不还手就是了。”于是莹莹妹妹就奸笑着嘿嘿地向建成老表逼去,用粉拳在他身上打几下然后就一路大笑跑的远远的。建成老表不还手,可他也来找我,用委屈的声音说:“老表,莹莹她打我,你怎么不管她?”我则对建成老表说:“你自己心甘情愿让她打你,这能怪我吗?”建成老表每次都大叫冤枉而我则和莹莹在一旁大笑。

静妹妹在八班,被“好心”的班头安排在战地的后方,很孤独的坚守着自己的阵地。旁边的人都提前退学了,她自己太寂寞了,我也替她难过。她还小,只有15岁。后来她也退学了。退学后她也不到学校去了。因此我好久都没有见到她那胖嘟嘟的粉脸了。就在初中毕业前的一个月,建成老表突然对我说静妹妹要见我,地点就在他家。我很守时的去了建成老表的家,但她已经在那儿了。屋虽小,尽管只有我们三人但仍显得很空阔。静妹妹穿着短裙,样子很好看。不过我还是挺喜欢她的那身装束的。我们聊了很久,直到睡意爬上眼皮,我们才决定回家。我本想送她回家的,但静妹妹说她家离这里很近,不用送了。我一想也对。于是我们一南一北地骑车走了。我走了一会儿突然觉得不对。既然她家离这里很近,可有为什么要骑自行车呢?我慌忙折了过去向南追去,可是早就没有她的身影了。昏黄的路灯下行驶二00五年,恍然间才发现自己失去了很多。

二00五年上半年,我和初三的同学们相处得很好。课余时间便聚在楼道上或后花园里聊天打发时光。但他们有时会点两支烟或者喝一瓶北京二锅头。我是不会去欣赏的。

数学问题真让我头痛。几乎每次考试都不及格。不过有一次到是很意外的得了85分。这让我高兴了一段时间,觉得数学也挺好学的,于是就认认真真地学了半个月。可是到了考试后居然又没及格!干脆放弃算了。我对自己说。虽然我大部分都不及格,但我并不因此而颓废,因为同桌和我一样,陪着我不及格。

开学时因为语文老师的高度赞扬,我被数学老师选为学习委员。虽然平时表现很好,但又因兼语文学习委员而被数学老师革职了。其理由是我学习和工作太过繁重,导致我日益消瘦(我那时的确很瘦)。同桌理所当然成了最佳人选。不过事实确实如此。他一直干到毕业,而且很出色。或许我们俩前世就有缘分,初三一直是同桌。中考时我没考上高中,他亦名落孙山。不过他倒是比我多考了10多分,但也无济于事。其实我俩都算那种很勤劳但又没有收获的那种苦命的学子。

好象什么事情都是因毕业而消散的。就如我和她之间的友谊,我之所以熟识她就是因为我们之间有共同的爱好--文学(其实我连文学的边都沾不上)。因为语文老师初一时教过我,知道我的写作水平,因此在课堂上总是有意无意提及我,而且还经常把我的作文当做范文在课堂上念给同学们听。这让我有一种成就感。后来可能是因为我才思枯竭吧,反正写出来的作文涩涩的 。这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沉默(陈默)。熟悉是因为她在我前排坐,老师经常叫她回答问题。陌生的是因为我在这之前一点也不了解她。那天,语文老师在班上念了它的一篇作文,写的很好。是一篇关于古代爱情的小说,没想到她那五、六百字的小作文竟然能将男女主人公的心理变化发挥得淋漓尽致!编织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她当时坐在第一排,而我在第三排。尽管我们之间隔了一排,但没事的时候我总喜欢盯着她的背影。可能是她注意到我了吧,有一天她又写了一篇作文说让我给她修改一下。我当时有点受宠若惊,接过文章就开始修改。终于在放学之前将改好后的文章交给了她。我本以为不是很好,没想到她看了居然说我改的太棒了!我想:既然你说好,那我为何不续写下去呢?于是我就接着她的那篇文章续写了下去。这就是我的小说《漂泊的爱情》前几节来源的原因。后来我逐渐和她来往了,我们经常把写好的作文给对方看并修改。这使得我的作文水平又有了很大的提高。真有一种“文思如尿崩,谁与我争锋”的快感。很幸运,中考时我的语文成绩是87分,尽管我的作文没有得全分。

初一时我结识了几个死党,经过初二和初三残酷的分班考验,我终于又和莹莹妹妹与建成老表共聚一室了。因为初二时我没有和他们在一起,所以重逢时显得格外高兴。建成老表和莹莹老妹依然打的火热,而我则在旁边观战。每当莹莹妹妹被建成老表欺负时,莹莹妹妹总是摇着我的胳膊用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说:“大哥,你老表又欺负我了,你帮我教训教训他吧。”我则大声笑了笑,说:“妹妹,你想打他哪儿尽管去吧,我让他不还手就是了。”于是莹莹妹妹就奸笑着嘿嘿地向建成老表逼去,用粉拳在他身上打几下然后就一路大笑跑的远远的。建成老表不还手,可他也来找我,用委屈的声音说:“老表,莹莹她打我,你怎么不管她?”我则对建成老表说:“你自己心甘情愿让她打你,这能怪我吗?”建成老表每次都大叫冤枉而我则和莹莹在一旁大笑。

静妹妹在八班,被“好心”的班头安排在战地的后方,很孤独的坚守着自己的阵地。旁边的人都提前退学了,她自己太寂寞了,我也替她难过。她还小,只有15岁。后来她也退学了。退学后她也不到学校去了。因此我好久都没有见到她那胖嘟嘟的粉脸了。就在初中毕业前的一个月,建成老表突然对我说静妹妹要见我,地点就在他家。我很守时的去了建成老表的家,但她已经在那儿了。屋虽小,尽管只有我们三人但仍显得很空阔。静妹妹穿着短裙,样子很好看。不过我还是挺喜欢她的那身装束的。我们聊了很久,直到睡意爬上眼皮,我们才决定回家。我本想送她回家的,但静妹妹说她家离这里很近,不用送了。我一想也对。于是我们一南一北地骑车走了。我走了一会儿突然觉得不对。既然她家离这里很近,可有为什么要骑自行车呢?我慌忙折了过去向南追去,可是早就没有她的身影了。昏黄的路灯下行驶二00五年,恍然间才发现自己失去了很多。

二00五年上半年,我和初三的同学们相处得很好。课余时间便聚在楼道上或后花园里聊天打发时光。但他们有时会点两支烟或者喝一瓶北京二锅头。我是不会去欣赏的。

数学问题真让我头痛。几乎每次考试都不及格。不过有一次到是很意外的得了85分。这让我高兴了一段时间,觉得数学也挺好学的,于是就认认真真地学了半个月。可是到了考试后居然又没及格!干脆放弃算了。我对自己说。虽然我大部分都不及格,但我并不因此而颓废,因为同桌和我一样,陪着我不及格。

开学时因为语文老师的高度赞扬,我被数学老师选为学习委员。虽然平时表现很好,但又因兼语文学习委员而被数学老师革职了。其理由是我学习和工作太过繁重,导致我日益消瘦(我那时的确很瘦)。同桌理所当然成了最佳人选。不过事实确实如此。他一直干到毕业,而且很出色。或许我们俩前世就有缘分,初三一直是同桌。中考时我没考上高中,他亦名落孙山。不过他倒是比我多考了10多分,但也无济于事。其实我俩都算那种很勤劳但又没有收获的那种苦命的学子。

好象什么事情都是因毕业而消散的。就如我和她之间的友谊,我之所以熟识她就是因为我们之间有共同的爱好--文学(其实我连文学的边都沾不上)。因为语文老师初一时教过我,知道我的写作水平,因此在课堂上总是有意无意提及我,而且还经常把我的作文当做范文在课堂上念给同学们听。这让我有一种成就感。后来可能是因为我才思枯竭吧,反正写出来的作文涩涩的 。这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沉默(陈默)。熟悉是因为她在我前排坐,老师经常叫她回答问题。陌生的是因为我在这之前一点也不了解她。那天,语文老师在班上念了它的一篇作文,写的很好。是一篇关于古代爱情的小说,没想到她那五、六百字的小作文竟然能将男女主人公的心理变化发挥得淋漓尽致!编织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她当时坐在第一排,而我在第三排。尽管我们之间隔了一排,但没事的时候我总喜欢盯着她的背影。可能是她注意到我了吧,有一天她又写了一篇作文说让我给她修改一下。我当时有点受宠若惊,接过文章就开始修改。终于在放学之前将改好后的文章交给了她。我本以为不是很好,没想到她看了居然说我改的太棒了!我想:既然你说好,那我为何不续写下去呢?于是我就接着她的那篇文章续写了下去。这就是我的小说《漂泊的爱情》前几节来源的原因。后来我逐渐和她来往了,我们经常把写好的作文给对方看并修改。这使得我的作文水平又有了很大的提高。真有一种“文思如尿崩,谁与我争锋”的快感。很幸运,中考时我的语文成绩是87分,尽管我的作文没有得全分。

初一时我结识了几个死党,经过初二和初三残酷的分班考验,我终于又和莹莹妹妹与建成老表共聚一室了。因为初二时我没有和他们在一起,所以重逢时显得格外高兴。建成老表和莹莹老妹依然打的火热,而我则在旁边观战。每当莹莹妹妹被建成老表欺负时,莹莹妹妹总是摇着我的胳膊用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说:“大哥,你老表又欺负我了,你帮我教训教训他吧。”我则大声笑了笑,说:“妹妹,你想打他哪儿尽管去吧,我让他不还手就是了。”于是莹莹妹妹就奸笑着嘿嘿地向建成老表逼去,用粉拳在他身上打几下然后就一路大笑跑的远远的。建成老表不还手,可他也来找我,用委屈的声音说:“老表,莹莹她打我,你怎么不管她?”我则对建成老表说:“你自己心甘情愿让她打你,这能怪我吗?”建成老表每次都大叫冤枉而我则和莹莹在一旁大笑。

静妹妹在八班,被“好心”的班头安排在战地的后方,很孤独的坚守着自己的阵地。旁边的人都提前退学了,她自己太寂寞了,我也替她难过。她还小,只有15岁。后来她也退学了。退学后她也不到学校去了。因此我好久都没有见到她那胖嘟嘟的粉脸了。就在初中毕业前的一个月,建成老表突然对我说静妹妹要见我,地点就在他家。我很守时的去了建成老表的家,但她已经在那儿了。屋虽小,尽管只有我们三人但仍显得很空阔。静妹妹穿着短裙,样子很好看。不过我还是挺喜欢她的那身装束的。我们聊了很久,直到睡意爬上眼皮,我们才决定回家。我本想送她回家的,但静妹妹说她家离这里很近,不用送了。我一想也对。于是我们一南一北地骑车走了。我走了一会儿突然觉得不对。既然她家离这里很近,可有为什么要骑自行车呢?我慌忙折了过去向南追去,可是早就没有她的身影了。昏黄的路灯下行驶二00五年,恍然间才发现自己失去了很多。

二00五年上半年,我和初三的同学们相处得很好。课余时间便聚在楼道上或后花园里聊天打发时光。但他们有时会点两支烟或者喝一瓶北京二锅头。我是不会去欣赏的。

数学问题真让我头痛。几乎每次考试都不及格。不过有一次到是很意外的得了85分。这让我高兴了一段时间,觉得数学也挺好学的,于是就认认真真地学了半个月。可是到了考试后居然又没及格!干脆放弃算了。我对自己说。虽然我大部分都不及格,但我并不因此而颓废,因为同桌和我一样,陪着我不及格。

开学时因为语文老师的高度赞扬,我被数学老师选为学习委员。虽然平时表现很好,但又因兼语文学习委员而被数学老师革职了。其理由是我学习和工作太过繁重,导致我日益消瘦(我那时的确很瘦)。同桌理所当然成了最佳人选。不过事实确实如此。他一直干到毕业,而且很出色。或许我们俩前世就有缘分,初三一直是同桌。中考时我没考上高中,他亦名落孙山。不过他倒是比我多考了10多分,但也无济于事。其实我俩都算那种很勤劳但又没有收获的那种苦命的学子。

好象什么事情都是因毕业而消散的。就如我和她之间的友谊,我之所以熟识她就是因为我们之间有共同的爱好--文学(其实我连文学的边都沾不上)。因为语文老师初一时教过我,知道我的写作水平,因此在课堂上总是有意无意提及我,而且还经常把我的作文当做范文在课堂上念给同学们听。这让我有一种成就感。后来可能是因为我才思枯竭吧,反正写出来的作文涩涩的 。这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沉默(陈默)。熟悉是因为她在我前排坐,老师经常叫她回答问题。陌生的是因为我在这之前一点也不了解她。那天,语文老师在班上念了它的一篇作文,写的很好。是一篇关于古代爱情的小说,没想到她那五、六百字的小作文竟然能将男女主人公的心理变化发挥得淋漓尽致!编织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她当时坐在第一排,而我在第三排。尽管我们之间隔了一排,但没事的时候我总喜欢盯着她的背影。可能是她注意到我了吧,有一天她又写了一篇作文说让我给她修改一下。我当时有点受宠若惊,接过文章就开始修改。终于在放学之前将改好后的文章交给了她。我本以为不是很好,没想到她看了居然说我改的太棒了!我想:既然你说好,那我为何不续写下去呢?于是我就接着她的那篇文章续写了下去。这就是我的小说《漂泊的爱情》前几节来源的原因。后来我逐渐和她来往了,我们经常把写好的作文给对方看并修改。这使得我的作文水平又有了很大的提高。真有一种“文思如尿崩,谁与我争锋”的快感。很幸运,中考时我的语文成绩是87分,尽管我的作文没有得全分。

初一时我结识了几个死党,经过初二和初三残酷的分班考验,我终于又和莹莹妹妹与建成老表共聚一室了。因为初二时我没有和他们在一起,所以重逢时显得格外高兴。建成老表和莹莹老妹依然打的火热,而我则在旁边观战。每当莹莹妹妹被建成老表欺负时,莹莹妹妹总是摇着我的胳膊用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说:“大哥,你老表又欺负我了,你帮我教训教训他吧。”我则大声笑了笑,说:“妹妹,你想打他哪儿尽管去吧,我让他不还手就是了。”于是莹莹妹妹就奸笑着嘿嘿地向建成老表逼去,用粉拳在他身上打几下然后就一路大笑跑的远远的。建成老表不还手,可他也来找我,用委屈的声音说:“老表,莹莹她打我,你怎么不管她?”我则对建成老表说:“你自己心甘情愿让她打你,这能怪我吗?”建成老表每次都大叫冤枉而我则和莹莹在一旁大笑。

静妹妹在八班,被“好心”的班头安排在战地的后方,很孤独的坚守着自己的阵地。旁边的人都提前退学了,她自己太寂寞了,我也替她难过。她还小,只有15岁。后来她也退学了。退学后她也不到学校去了。因此我好久都没有见到她那胖嘟嘟的粉脸了。就在初中毕业前的一个月,建成老表突然对我说静妹妹要见我,地点就在他家。我很守时的去了建成老表的家,但她已经在那儿了。屋虽小,尽管只有我们三人但仍显得很空阔。静妹妹穿着短裙,样子很好看。不过我还是挺喜欢她的那身装束的。我们聊了很久,直到睡意爬上眼皮,我们才决定回家。我本想送她回家的,但静妹妹说她家离这里很近,不用送了。我一想也对。于是我们一南一北地骑车走了。我走了一会儿突然觉得不对。既然她家离这里很近,可有为什么要骑自行车呢?我慌忙折了过去向南追去,可是早就没有她的身影了。昏黄的路灯下行驶二00五年,恍然间才发现自己失去了很多。

二00五年上半年,我和初三的同学们相处得很好。课余时间便聚在楼道上或后花园里聊天打发时光。但他们有时会点两支烟或者喝一瓶北京二锅头。我是不会去欣赏的。

数学问题真让我头痛。几乎每次考试都不及格。不过有一次到是很意外的得了85分。这让我高兴了一段时间,觉得数学也挺好学的,于是就认认真真地学了半个月。可是到了考试后居然又没及格!干脆放弃算了。我对自己说。虽然我大部分都不及格,但我并不因此而颓废,因为同桌和我一样,陪着我不及格。

开学时因为语文老师的高度赞扬,我被数学老师选为学习委员。虽然平时表现很好,但又因兼语文学习委员而被数学老师革职了。其理由是我学习和工作太过繁重,导致我日益消瘦(我那时的确很瘦)。同桌理所当然成了最佳人选。不过事实确实如此。他一直干到毕业,而且很出色。或许我们俩前世就有缘分,初三一直是同桌。中考时我没考上高中,他亦名落孙山。不过他倒是比我多考了10多分,但也无济于事。其实我俩都算那种很勤劳但又没有收获的那种苦命的学子。

好象什么事情都是因毕业而消散的。就如我和她之间的友谊,我之所以熟识她就是因为我们之间有共同的爱好--文学(其实我连文学的边都沾不上)。因为语文老师初一时教过我,知道我的写作水平,因此在课堂上总是有意无意提及我,而且还经常把我的作文当做范文在课堂上念给同学们听。这让我有一种成就感。后来可能是因为我才思枯竭吧,反正写出来的作文涩涩的 。这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沉默(陈默)。熟悉是因为她在我前排坐,老师经常叫她回答问题。陌生的是因为我在这之前一点也不了解她。那天,语文老师在班上念了它的一篇作文,写的很好。是一篇关于古代爱情的小说,没想到她那五、六百字的小作文竟然能将男女主人公的心理变化发挥得淋漓尽致!编织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她当时坐在第一排,而我在第三排。尽管我们之间隔了一排,但没事的时候我总喜欢盯着她的背影。可能是她注意到我了吧,有一天她又写了一篇作文说让我给她修改一下。我当时有点受宠若惊,接过文章就开始修改。终于在放学之前将改好后的文章交给了她。我本以为不是很好,没想到她看了居然说我改的太棒了!我想:既然你说好,那我为何不续写下去呢?于是我就接着她的那篇文章续写了下去。这就是我的小说《漂泊的爱情》前几节来源的原因。后来我逐渐和她来往了,我们经常把写好的作文给对方看并修改。这使得我的作文水平又有了很大的提高。真有一种“文思如尿崩,谁与我争锋”的快感。很幸运,中考时我的语文成绩是87分,尽管我的作文没有得全分。

初一时我结识了几个死党,经过初二和初三残酷的分班考验,我终于又和莹莹妹妹与建成老表共聚一室了。因为初二时我没有和他们在一起,所以重逢时显得格外高兴。建成老表和莹莹老妹依然打的火热,而我则在旁边观战。每当莹莹妹妹被建成老表欺负时,莹莹妹妹总是摇着我的胳膊用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说:“大哥,你老表又欺负我了,你帮我教训教训他吧。”我则大声笑了笑,说:“妹妹,你想打他哪儿尽管去吧,我让他不还手就是了。”于是莹莹妹妹就奸笑着嘿嘿地向建成老表逼去,用粉拳在他身上打几下然后就一路大笑跑的远远的。建成老表不还手,可他也来找我,用委屈的声音说:“老表,莹莹她打我,你怎么不管她?”我则对建成老表说:“你自己心甘情愿让她打你,这能怪我吗?”建成老表每次都大叫冤枉而我则和莹莹在一旁大笑。

静妹妹在八班,被“好心”的班头安排在战地的后方,很孤独的坚守着自己的阵地。旁边的人都提前退学了,她自己太寂寞了,我也替她难过。她还小,只有15岁。后来她也退学了。退学后她也不到学校去了。因此我好久都没有见到她那胖嘟嘟的粉脸了。就在初中毕业前的一个月,建成老表突然对我说静妹妹要见我,地点就在他家。我很守时的去了建成老表的家,但她已经在那儿了。屋虽小,尽管只有我们三人但仍显得很空阔。静妹妹穿着短裙,样子很好看。不过我还是挺喜欢她的那身装束的。我们聊了很久,直到睡意爬上眼皮,我们才决定回家。我本想送她回家的,但静妹妹说她家离这里很近,不用送了。我一想也对。于是我们一南一北地骑车走了。我走了一会儿突然觉得不对。既然她家离这里很近,可有为什么要骑自行车呢?我慌忙折了过去向南追去,可是早就没有她的身影了。昏黄的路灯下行驶二00五年,恍然间才发现自己失去了很多。

二00五年上半年,我和初三的同学们相处得很好。课余时间便聚在楼道上或后花园里聊天打发时光。但他们有时会点两支烟或者喝一瓶北京二锅头。我是不会去欣赏的。

数学问题真让我头痛。几乎每次考试都不及格。不过有一次到是很意外的得了85分。这让我高兴了一段时间,觉得数学也挺好学的,于是就认认真真地学了半个月。可是到了考试后居然又没及格!干脆放弃算了。我对自己说。虽然我大部分都不及格,但我并不因此而颓废,因为同桌和我一样,陪着我不及格。

开学时因为语文老师的高度赞扬,我被数学老师选为学习委员。虽然平时表现很好,但又因兼语文学习委员而被数学老师革职了。其理由是我学习和工作太过繁重,导致我日益消瘦(我那时的确很瘦)。同桌理所当然成了最佳人选。不过事实确实如此。他一直干到毕业,而且很出色。或许我们俩前世就有缘分,初三一直是同桌。中考时我没考上高中,他亦名落孙山。不过他倒是比我多考了10多分,但也无济于事。其实我俩都算那种很勤劳但又没有收获的那种苦命的学子。

好象什么事情都是因毕业而消散的。就如我和她之间的友谊,我之所以熟识她就是因为我们之间有共同的爱好--文学(其实我连文学的边都沾不上)。因为语文老师初一时教过我,知道我的写作水平,因此在课堂上总是有意无意提及我,而且还经常把我的作文当做范文在课堂上念给同学们听。这让我有一种成就感。后来可能是因为我才思枯竭吧,反正写出来的作文涩涩的 。这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沉默(陈默)。熟悉是因为她在我前排坐,老师经常叫她回答问题。陌生的是因为我在这之前一点也不了解她。那天,语文老师在班上念了它的一篇作文,写的很好。是一篇关于古代爱情的小说,没想到她那五、六百字的小作文竟然能将男女主人公的心理变化发挥得淋漓尽致!编织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她当时坐在第一排,而我在第三排。尽管我们之间隔了一排,但没事的时候我总喜欢盯着她的背影。可能是她注意到我了吧,有一天她又写了一篇作文说让我给她修改一下。我当时有点受宠若惊,接过文章就开始修改。终于在放学之前将改好后的文章交给了她。我本以为不是很好,没想到她看了居然说我改的太棒了!我想:既然你说好,那我为何不续写下去呢?于是我就接着她的那篇文章续写了下去。这就是我的小说《漂泊的爱情》前几节来源的原因。后来我逐渐和她来往了,我们经常把写好的作文给对方看并修改。这使得我的作文水平又有了很大的提高。真有一种“文思如尿崩,谁与我争锋”的快感。很幸运,中考时我的语文成绩是87分,尽管我的作文没有得全分。

初一时我结识了几个死党,经过初二和初三残酷的分班考验,我终于又和莹莹妹妹与建成老表共聚一室了。因为初二时我没有和他们在一起,所以重逢时显得格外高兴。建成老表和莹莹老妹依然打的火热,而我则在旁边观战。每当莹莹妹妹被建成老表欺负时,莹莹妹妹总是摇着我的胳膊用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说:“大哥,你老表又欺负我了,你帮我教训教训他吧。”我则大声笑了笑,说:“妹妹,你想打他哪儿尽管去吧,我让他不还手就是了。”于是莹莹妹妹就奸笑着嘿嘿地向建成老表逼去,用粉拳在他身上打几下然后就一路大笑跑的远远的。建成老表不还手,可他也来找我,用委屈的声音说:“老表,莹莹她打我,你怎么不管她?”我则对建成老表说:“你自己心甘情愿让她打你,这能怪我吗?”建成老表每次都大叫冤枉而我则和莹莹在一旁大笑。

静妹妹在八班,被“好心”的班头安排在战地的后方,很孤独的坚守着自己的阵地。旁边的人都提前退学了,她自己太寂寞了,我也替她难过。她还小,只有15岁。后来她也退学了。退学后她也不到学校去了。因此我好久都没有见到她那胖嘟嘟的粉脸了。就在初中毕业前的一个月,建成老表突然对我说静妹妹要见我,地点就在他家。我很守时的去了建成老表的家,但她已经在那儿了。屋虽小,尽管只有我们三人但仍显得很空阔。静妹妹穿着短裙,样子很好看。不过我还是挺喜欢她的那身装束的。我们聊了很久,直到睡意爬上眼皮,我们才决定回家。我本想送她回家的,但静妹妹说她家离这里很近,不用送了。我一想也对。于是我们一南一北地骑车走了。我走了一会儿突然觉得不对。既然她家离这里很近,可有为什么要骑自行车呢?我慌忙折了过去向南追去,可是早就没有她的身影了。昏黄的路灯下行驶

生活中的“方位”课

生活中的“方位”课

南京小西湖小学四(1)班 陈其舟行

不知道你是否遇到过这样的事: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辨不清东西南北,指着东方说西方。我最近就上演了一回搞错方向的情景剧。生活中的现实给我上了堂生动的数学课。

事情是这样的:国庆长假期间,爸爸带我去苏州旅游。10月4日那天,我和爸爸在寒山寺、虎丘玩了一天,快到黄昏了,要回旅馆了,却在糖醋坊观前街东,一时找不到旅馆所在地了。

我对爸爸说:“爸爸,快把地图拿出来吧!”,爸爸笑着说:“你会看地图吗?”“老师在数学课上教过方位问题,我会。”我得意的说。爸爸半信半疑的把地图递给我,我一看图纸,心里想:上北下南左西右东,我们住的乐苑旅馆在蒲林巷,位于人民路上的察院场附近,在地图上是观前街的西边。所以我很自信的对爸爸说:“我们应该朝西边往左走。”“你确定肯定以及一定?”“我一万个保证!”我很不耐烦的回答到,心想:哼,小瞧我。我可喜欢数学了。关于方位的题目,我在本子上做个N遍,没错过。“那好吧,可是走错了,你不要喊累哟!”

还真是让爸爸说着了。我们走啊,走啊,发现行人越来越少,街道也没有一开始繁华热闹了。突然,我发现了一个路牌,赶忙靠上前一看,呀!牌子上写着:“干将东路”四个字。怎么按着课堂上教的辨别方位的口诀,走错路了呢?我急忙不好意思的对爸爸说:“对不起,我们走错路了,我找不到西边了。”爸爸仔细看看地图,哈哈笑着说:“你这个糊涂虫,虽然会背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但是书本上的概念用在实际生活中,就迷糊了吧!你看看,刚才我们下车的地方明明在糖醋坊观前街东,正好和地图上的方位打了个颠倒。地图是工具,约定好了东南西北的位置。而生活中,却要根据事实来确定南北,然后才能按图行走,找到目的地。光会背口诀,在图上找地方,这还不行。”听了爸爸的话,我惭愧的地低下了头。

终于,我们回到了乐苑旅馆。这件事让我意识到,知识是不能死记硬背的。把书本上的知识正确的应用到生活中,帮助我们解决问题,那些概念才能真正发挥作用。虽然走了冤枉路,但也对数学知识的理解有了意外的收获。

陈其舟行

二00九年十月十一日

蚯蚓

蚯蚓

今天放学回家,我对妈妈说:“我要种大蒜,写观察日记。”妈妈说:“好啊,那你到楼下花坛里挖些泥土回来。”我拿着妈妈平时种花用的小铲子和塑料口袋,二话不说跑到楼下的花坛边,拿着铲子动手挖了起来。忽然,我发现了一个意外的收获,一条蚯蚓正在使劲的往泥土里钻,我把它用铲子铲了起来,放进口袋里提回了家。

回到家后,我把泥土倒在了地板上,把土刨开,把蚯蚓找了出来。只见它一伸一缩的在地上蠕动着,它先把前一段向前爬行着,接着后面的一段也慢慢地向前推动着。嘴里还不断吐出口水,爬过的地板上留下了一条痕迹。我认真地观察着这奇怪的“小家伙”。还不时的向妈妈提出问题:“它没有脚,也没有骨头是靠什么行走的呢?”“它有眼睛吗?”“它靠什么辨别方向呢?”妈妈说:“蚯蚓是一种身体细长柔软的环节动物,我们平时叫它曲蟮,也称地龙。”这时,我看见蚯蚓趴在地上没有动以为它死了,感到非常的担心起来。于是我把它放进装着水的塑料瓶中,在水里它慢慢地动了起来,还不断翻着跟斗。后来,我把蚯蚓和水一起倒入了种大蒜的花盆中,蚯蚓感觉到泥土的气息,一个劲地往土里钻。它回到了自己真正的家中。

晚上,我上网查了有关蚯蚓的知识,让我得到了许多收获。例如:蚯蚓有眼睛,由于长年累月生活在泥土中,她的眼睛已经退化了;它喜欢生活在潮湿阴暗的地方,但也怕水,适合生活在20°——27°,0°一下会死亡;它以土壤中的动植物碎屑为食;它是一种变温动物,冬天还会冬眠呢。蚯蚓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它可是帮植物松土的能手,使植物获得充足的养分,但它的身上也是一些寄生虫生存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