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的樱花作文450字(共四篇)

之前看过村上春树说他和文字26年的长跑经历,所以我想对于自己这样也喜欢写点东西的人来说,跑晚步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在我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刚刚跑完步回来,嘴里大口大口地灌着水。一路上灯火阑珊,满校园奢靡的嘻笑声在我耳畔生生不息,如同在这个春天里,漫天飞舞的樱花。

路上经过学校的东大门,有一些男男女女正聚集在灯光下排练着舞蹈,我只知道他们是某个舞社的,并不知道他们所跳舞蹈的名字,我似乎想停下来就此歇住长跑,逗留下来欣赏着他们。忽然一位外国人跑过了我,但也时不时地扭头看看那舞蹈的人群。看得出他和我年纪相仿,他跑步的速度也比较慢。我有意加快了步伐,赶上了他。

寒暄之后我找一个话题,问他知不知道刚才那些人跳的是什么舞蹈。问完我还心存疑虑,万一他的汉语不好,说不下去就很尴尬了。没想到他很流利地告诉我说这舞蹈他自己也跳过,是在伊拉克时跳的。我吃惊地注视了他一下,原来他是位伊拉克人,在这所正宗的中国大学里,我第一次也遇见了中东人。

听到伊拉克这三个词,我不由地想起了那里的战争。于是我像当初在汶川地震那些天问四川网友一样,开门见山地问他那里现在怎么样。他笑着告诉我,他已经来中国4年了,很少回家,所以对于自己家乡的现在不清楚,顶多是在中国的媒体上看看些关于伊拉克的状况。我不禁好奇问他怎么想来中国留学,他说来中国是由于当地政府的安排,自己也就糊里糊涂地来了,之前我还满心地想着可能是中国的国际声誉比较好的缘故,但他的回答彻底颠覆了我的幻想。他接着说自己来中国4年里,一年在学汉语,现在正好大三。他话说得不快但吐字比较清晰,我笑着夸他汉语不错哦,他望着前方,笑了笑。在黑夜里,我看得出他那腼腆的笑容。

就这样我和他边跑边聊,慢慢地已经跑过了5000米校园的半圈。一路上晚跑的人不多,更多的还数一对一对的情侣,在这里,情侣们都喜欢选择在晚上出没在校园里,挽着手,散着步,耳鬓厮磨。突然一对情侣嬉闹着从一旁的体育场跑出来,冲到马路上,打断了我和他的行程。于是我和他停下疲惫的步伐,走一走。

你有没有女朋友?我突然冒出一句。仿

佛这个突兀的问题吓到了他,但还好没有。他说以前在家的时候有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女孩,但是由于战争的原因,每户人家都面临四处搬迁的境况,加上自己又来了这里留学,渐渐地就失去了联系。我笑着对他说这可不算是女友哦,要不要找一个中国女友?他笑了起来,笑得很爽朗,笑得很开心。笑完之后他说自己现在还没这个想法,而自己来这里就是学土木工程,完后回国建房子,他还幽默地加了一句:建出子弹很难打破的房子。

建出子弹很难打破的房子。

他的回答与我想得有点出入,但又在情理之中。不知道为什么听了他的幽默,我想起了一些什么,也因此笑笑没有再说话,就这样和他向前走着。到了留学生公寓楼的时候,他停下来。我笑着说想不到今晚遇上了一位外国留学生,很荣幸,然后我介绍自己说我是资源学院,叫什么。他跟着我也重复了“资源”两个字,但是很吃力地说成了“支援”。

谢谢你,今晚陪我跑了这么久!我最后对他说的一句话。他看我笑得开心,笑着和我挥挥手告别。

一直以来我都没将跑步作为我的一个计划,但由于昨天的运动会,再加上近些天一些事情,闹得自己身心疲惫,于是环着校园跑一跑,想借着这多出来大脑的空闲,好好梳理一番。所以我还幻想着自己能在跑完之后能改变自己目前的状况。但在我回宿舍的途中,我还是会时不时想起这些天的那些事,由此我不认为自己能如圣人般有所解脱,或许我本就不是活得潇洒的那种人。

但是,在回来的路上,一路小跑着,两鬓的发髻垂下来,一拍一拍地打在脸上,我感觉到自然的舒适,就如同在这来临的春天,我闻到了第一缕属于这个春天里的温暖花香。这也许是听了那位伊拉克留学生的话语,与他相比,也许正真是自己收获了一些,至少是幸福。

“5000米,是健儿的一段赛程,但同时也是勇者的一段征程。加油吧!勇士们!”这是昨天运动会我写在广播里的话,我想写在这儿,给那个伊拉克留学生,也给自己。

寻找失落的情感

昨天,收到了一封信。 拆开简洁的信封,就看到了一行熟悉的字:轩猫,你还好吗?那样熟悉的字体,那样熟悉的格式,那样熟悉的语气,不是她,还能是谁呢? 我看着久违的信,泪水竟肆无忌惮的划过脸颊,滴落在信纸上。记忆的帷幕在我心头打开。 寂静的校园,烂漫的樱花,荡漾的秋千,还有她那被泪水模糊的脸。 “你竟然什么都不告诉我?你要转学了,一点兆头没有!哼,你根本就没把我当你的朋友!”她愤慨的喊出了这些话,像锥子一般尖利。 我试图解释,她却捂上了耳朵:“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你肯定是在骗我!”忽然,她抬起了头,大声地说:“我们绝交!”然后,愤恨的看了我一眼,转头直着走开了。我伸出手去拉住她,她狠狠地甩开,头也不回地走了。我僵在原地,惊诧和痛苦伴随在周围。她的身影渐渐远去,是那样熟悉,又是那样的陌生。在我的记忆中,她小小的身影永远是向我走来,从来都没有远去过。 从那以后,我不再自如的向别人吐露情感,一般都只是在心里默默地说着些什么,心里再怎么难过或在怎么开心都没有表露出来,以前很多认识我的人都说我的变化很大。我曾想过要与她和好,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却一直说不出那一声“对不起”,况且,一直平静着,却回不到曾经乐观外向的性格了。 或许,直到收到了这封信吧! 忽然间,想到了曾经一起度过的时间。 从4岁到12岁,8年的时间,我们一起度过。记忆中最重要的事情是在平安夜,那天很冷,但有人说,如果能在这一天的12点整在银杏广场的屏幕下与最亲密的朋友拉钩,那么,就会成为一辈子的朋友。她听到了这些,兴致勃勃的拉着我到银杏广场。那时才9点,父母叫我们回去,我们都不肯。 等了很久,我们的腿都麻了,身旁的许多人来了又走了,等了一会儿,就走了。最后,广场上,只有我们和爸妈。 12点整,这一刻,周围仿佛都安静了,一切的寒冷我都感觉不到了,我只感觉小拇指被她勾住了,她手心的温度暖暖的,很温馨,我一直都忘不了,即便,是绝交了。 我笑了,取了一直都准备好了的信纸,提笔写道:“谢谢你,你让我找到了失落许久的情感,如果有机会,我们在平安夜还去银杏广场等待吧,我知道,我们一定可以成为一辈子的朋友的,是吗?” 失落许久的情感,竟这样简单的找到了,我还是欺骗不了自己,毕竟,我真的不愿与她绝交。|||

上帝的提线木偶

1

木呐的神情

呆滞的眼神

真不配你可爱的外表

束缚的手脚

机械的动作

你的苦笑 诉说着无奈的命运

2

上帝有一只木偶,很可爱的木偶,可俏丽的外表遮怎掩住她内心的空虚?很好的名字,晴,就像她的外貌。划过一丝无奈的微笑:被拘束的命运,被拘束的心灵。上帝对她很好,允许她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到人间上学。可惜,所有人都只看到她的优异,看不到那条无形的线。

天天绑着,该会很疼吧?不会的,习惯了,要痛,也是心痛,一举一动,为什么就是逃不过线的束缚。理想要束缚,心要束缚,终究,还是命运……一个木偶最讨厌的,就是线,于是,她要把线弄断。可想想,一只木偶的线是绑在自己的身上的,怎么弄断。

她想他帮忙。

3

头是被线提住的,但是思想没有,她喜欢他,不是因为他俊俏的外表,而是因为他能读懂她的心。木偶的心,用什么做的?上帝说他也不知道,因为他忘了,她问上帝,上帝避而不谈,他知道呢,她的心,是用泪做的?他不喜欢她,但她以为他也喜欢她,呵。那一份无奈,那一份无助,谁能懂?他吗?不。在拾起心灵碎片的一刻,每一个过路人都会懂,会目睹她指尖渗出的血,然后或长叹一声,或讽刺几句。

她找他,他不肯,原因?不祥。

漫步樱花树下,木偶忽然忘了这是什么季节,却清楚地知道,飞花落雪,对于她来说,只不过是对空虚的心的一种安慰。她那么优秀,那么有思想,甚至已经都有了人的躯体了,为什么还是逃不过线的命运?上帝对她那么好,为什么要把线加于她身上?打旋的叶,看不透木偶的心,只知道盲目地,追随樱花,不管命运中叶落的季节,大概,晴也跟落叶一样执着吧?

“爸爸,为什么我身上有线?为什么我不能按照自己想做的做?”无奈中,是垂死的凄美。天堂美吧,怎么觉得太浮华了?上帝是个好的木偶行家,但他却不知道线虽然能操纵木偶的命运,却不能左右晴叛逆的思想。

上帝呆了一会儿,说:“线的存在,是为了拘束不愿受拘束的人,你是可以挣脱这条线的,但当线断,你虽然能自由,但却会生死由天,因为,线,是你每一个优美动作的源泉。”抽象,怎么理解?漫无目的地走,什么时候,是命运的尽头?

4

晴说,她要扯断自己的线。

在跟他表白了之后,挽着手走了一段飞花落叶的路,校园中最美的小路,夕阳中最美的风景。打着旋的叶,落在烂的樱花上,是美?是丑?已经不重要。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晴,知道了自己要为自己活。

终于,她为自己扯断了线。但在线断的同时,她不会再做优等生,不会再做好孩子,不会再做上帝的提线木偶吗?我也不知道,他也不知道,她也不知道,没有人会知道。一切,都是谜,或许最后她死了,或许她最后活下来了。可是那份自由,是她自己的梦,也是每一个木偶的梦,实现了梦,自己怎样了?或许我不说结局会更好,让上帝的提线木偶在无声中离去吧,或许不久于人世,或许幸福地生存,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选择。

5

上帝不会惋惜,因为他还有别的提线木偶。

他不会珍惜,因为他未曾喜欢过她。

我不会叹惜,因为这是木偶的选择。

只是每一个过路人都不知道,那个为自由而扯断自己所有优点缺点,愿意一切重来的女孩子,原来是上帝的提线木偶。

错过了纪念的回忆

2006年4月25日

心中积淀的思绪偶然就会被蒸发出来,譬如看到樱花的花瓣散落在草丛中的时候。落英缤纷的美不过是花儿残败的另一种诠释,美艳中透着凄冷。

仰望头顶的云,蒸气般的思绪在凝聚,而后,在云承受不住的时候,依然落在我心里,泛滥成海。想想《悟空传》中唐僧一手指天,大声喊出“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时勇敢的样子,也就不害怕什么乌云蔽日了。挥挥手,拨开乌云,不管眼前有多少黑暗,也都被光明充溢了。

喜鹊在头顶盘旋啼叫的时候,我下意识地仰望苍穹,去寻那冰冷的天河。白天,所有的搜寻都是徒劳。天河两岸的牛郎织女是不是翘首等待七夕的到来,等待喜鹊们为之搭桥?想起秦观《鹊桥仙》中的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七夕到来,当牛郎织女踏在喜鹊身上,再度点燃思念之火时,我想问一句:鹊儿,你身上担负的爱情到底有多重?

1

大概是四月中旬的时候吧,校园里的樱花开始凋零了。起风的日子,我看它们在空中飞舞,很美。独立其中,任那唯美的身躯滑过我的身体,然后凄迷地看着它们坠落,任由无情的人践踏,我却无能为力,仿佛林妹妹为那扫不完,埋不尽的落花而幽忧。

路过草坪的时候,我看到了嫩嫩的青草与艳色樱花的完美结合。樱树近处,大片大片的樱花偎依在青草怀里,很温馨的样子,让人羡慕;远处,樱花星星点点地点缀着,就好像我梦里踏往天堂的路。是的,天堂。在某个离现在很遥远很遥远的日子,我曾踏上过去到天堂的路,那嫩绿的草做的地毯,还有那星星点缀着的樱花,是那样的美,那美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尽头。可我却未能如愿地踏入天堂。

二零零五年,那是我一段空白的记忆。不知那年的什么时候,我失去了记忆,零五年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空白,就像一盒录像带,中间某一段被刷了。而我,从2004年一跃跃到了2006年的船上,没有类似穿越时空的喜悦,有的,尽是迷茫。

看着墙上挂着的2006年的日历,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穿越了时空,还是2005年有什么我不该忆起的事情?父母不说,朋友不提,我也没有追根究底。或许那真的只是一个梦,只是敏感的我想当然的把它当成了现实?

可当我在纷飞的樱花中伫立时,我仿佛觉得我们似曾相识。2004年的日记中没有樱花的影子,那樱树应该是一年之后栽下的了,可我2005年的日记呢?我看着抽屉里被我码的整整齐齐的日记本,茫然了。2000年,2001年……2004年,翻来覆去,我的2005年呢?我那关于2005年的记忆在哪里?我开始不由得害怕起来。

当我翻开手中那本带着墨香的《悟空传》时,我开始了新文字的体验。爱情、仇恨、麻木被今何在无情地玩转在取经师徒五人和神佛鬼怪之间。是的,五人,包括那个曾被忽视了神仙身份的坐骑白龙马。

当法明问他想学什么时,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我想像玄奘当时的样子,一定酷毙了。看到这,我想,连那本性懦弱的唐僧都能喊出如此的壮志豪言,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不过是被偷走了一段记忆罢了,就当是做了个梦,梦醒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牛郎织女,唯美的爱情传说。是的,唯美,至少结局比那人妖之恋美得多。

四月的时候,看见在校园里栖身的喜鹊在头顶上空盘桓时,我便不由得想起了鹊桥的故事。喜鹊肩负着的爱情使命永远不会卸下,即使不在七夕。虽然我不知道牛郎织女曾经对喜鹊有过什么恩惠,才使得它们千年复千年,一代复一代地为他们架桥,但是我依然为它们震撼、感动,可怜那样弱小的身躯,却要担负起如此爱情!

看着头顶上欢快追逐着的一家三口,我想它们也许是幸运的,毕竟它们生活在现实当中,而不是神话里,它们无需承担那肩负爱情的使命。也许,生在偏僻之处的它们,根本就无从听说这唯美的传说。那它们也就不会为家族背负着无休止的使命而悲痛。这,也许是一种幸运的错过吧。

错过了太阳,我还有月亮;错过了月亮,我还有星辰;错过了2005年,我还有2006年,2007年……感伤的,只是那段错过了怀念的记忆……2006年4月25日

心中积淀的思绪偶然就会被蒸发出来,譬如看到樱花的花瓣散落在草丛中的时候。落英缤纷的美不过是花儿残败的另一种诠释,美艳中透着凄冷。

仰望头顶的云,蒸气般的思绪在凝聚,而后,在云承受不住的时候,依然落在我心里,泛滥成海。想想《悟空传》中唐僧一手指天,大声喊出“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时勇敢的样子,也就不害怕什么乌云蔽日了。挥挥手,拨开乌云,不管眼前有多少黑暗,也都被光明充溢了。

喜鹊在头顶盘旋啼叫的时候,我下意识地仰望苍穹,去寻那冰冷的天河。白天,所有的搜寻都是徒劳。天河两岸的牛郎织女是不是翘首等待七夕的到来,等待喜鹊们为之搭桥?想起秦观《鹊桥仙》中的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七夕到来,当牛郎织女踏在喜鹊身上,再度点燃思念之火时,我想问一句:鹊儿,你身上担负的爱情到底有多重?

1

大概是四月中旬的时候吧,校园里的樱花开始凋零了。起风的日子,我看它们在空中飞舞,很美。独立其中,任那唯美的身躯滑过我的身体,然后凄迷地看着它们坠落,任由无情的人践踏,我却无能为力,仿佛林妹妹为那扫不完,埋不尽的落花而幽忧。

路过草坪的时候,我看到了嫩嫩的青草与艳色樱花的完美结合。樱树近处,大片大片的樱花偎依在青草怀里,很温馨的样子,让人羡慕;远处,樱花星星点点地点缀着,就好像我梦里踏往天堂的路。是的,天堂。在某个离现在很遥远很遥远的日子,我曾踏上过去到天堂的路,那嫩绿的草做的地毯,还有那星星点缀着的樱花,是那样的美,那美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尽头。可我却未能如愿地踏入天堂。

二零零五年,那是我一段空白的记忆。不知那年的什么时候,我失去了记忆,零五年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空白,就像一盒录像带,中间某一段被刷了。而我,从2004年一跃跃到了2006年的船上,没有类似穿越时空的喜悦,有的,尽是迷茫。

看着墙上挂着的2006年的日历,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穿越了时空,还是2005年有什么我不该忆起的事情?父母不说,朋友不提,我也没有追根究底。或许那真的只是一个梦,只是敏感的我想当然的把它当成了现实?

可当我在纷飞的樱花中伫立时,我仿佛觉得我们似曾相识。2004年的日记中没有樱花的影子,那樱树应该是一年之后栽下的了,可我2005年的日记呢?我看着抽屉里被我码的整整齐齐的日记本,茫然了。2000年,2001年……2004年,翻来覆去,我的2005年呢?我那关于2005年的记忆在哪里?我开始不由得害怕起来。

当我翻开手中那本带着墨香的《悟空传》时,我开始了新文字的体验。爱情、仇恨、麻木被今何在无情地玩转在取经师徒五人和神佛鬼怪之间。是的,五人,包括那个曾被忽视了神仙身份的坐骑白龙马。

当法明问他想学什么时,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我想像玄奘当时的样子,一定酷毙了。看到这,我想,连那本性懦弱的唐僧都能喊出如此的壮志豪言,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不过是被偷走了一段记忆罢了,就当是做了个梦,梦醒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牛郎织女,唯美的爱情传说。是的,唯美,至少结局比那人妖之恋美得多。

四月的时候,看见在校园里栖身的喜鹊在头顶上空盘桓时,我便不由得想起了鹊桥的故事。喜鹊肩负着的爱情使命永远不会卸下,即使不在七夕。虽然我不知道牛郎织女曾经对喜鹊有过什么恩惠,才使得它们千年复千年,一代复一代地为他们架桥,但是我依然为它们震撼、感动,可怜那样弱小的身躯,却要担负起如此爱情!

看着头顶上欢快追逐着的一家三口,我想它们也许是幸运的,毕竟它们生活在现实当中,而不是神话里,它们无需承担那肩负爱情的使命。也许,生在偏僻之处的它们,根本就无从听说这唯美的传说。那它们也就不会为家族背负着无休止的使命而悲痛。这,也许是一种幸运的错过吧。

错过了太阳,我还有月亮;错过了月亮,我还有星辰;错过了2005年,我还有2006年,2007年……感伤的,只是那段错过了怀念的记忆……2006年4月25日

心中积淀的思绪偶然就会被蒸发出来,譬如看到樱花的花瓣散落在草丛中的时候。落英缤纷的美不过是花儿残败的另一种诠释,美艳中透着凄冷。

仰望头顶的云,蒸气般的思绪在凝聚,而后,在云承受不住的时候,依然落在我心里,泛滥成海。想想《悟空传》中唐僧一手指天,大声喊出“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时勇敢的样子,也就不害怕什么乌云蔽日了。挥挥手,拨开乌云,不管眼前有多少黑暗,也都被光明充溢了。

喜鹊在头顶盘旋啼叫的时候,我下意识地仰望苍穹,去寻那冰冷的天河。白天,所有的搜寻都是徒劳。天河两岸的牛郎织女是不是翘首等待七夕的到来,等待喜鹊们为之搭桥?想起秦观《鹊桥仙》中的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七夕到来,当牛郎织女踏在喜鹊身上,再度点燃思念之火时,我想问一句:鹊儿,你身上担负的爱情到底有多重?

1

大概是四月中旬的时候吧,校园里的樱花开始凋零了。起风的日子,我看它们在空中飞舞,很美。独立其中,任那唯美的身躯滑过我的身体,然后凄迷地看着它们坠落,任由无情的人践踏,我却无能为力,仿佛林妹妹为那扫不完,埋不尽的落花而幽忧。

路过草坪的时候,我看到了嫩嫩的青草与艳色樱花的完美结合。樱树近处,大片大片的樱花偎依在青草怀里,很温馨的样子,让人羡慕;远处,樱花星星点点地点缀着,就好像我梦里踏往天堂的路。是的,天堂。在某个离现在很遥远很遥远的日子,我曾踏上过去到天堂的路,那嫩绿的草做的地毯,还有那星星点缀着的樱花,是那样的美,那美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尽头。可我却未能如愿地踏入天堂。

二零零五年,那是我一段空白的记忆。不知那年的什么时候,我失去了记忆,零五年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空白,就像一盒录像带,中间某一段被刷了。而我,从2004年一跃跃到了2006年的船上,没有类似穿越时空的喜悦,有的,尽是迷茫。

看着墙上挂着的2006年的日历,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穿越了时空,还是2005年有什么我不该忆起的事情?父母不说,朋友不提,我也没有追根究底。或许那真的只是一个梦,只是敏感的我想当然的把它当成了现实?

可当我在纷飞的樱花中伫立时,我仿佛觉得我们似曾相识。2004年的日记中没有樱花的影子,那樱树应该是一年之后栽下的了,可我2005年的日记呢?我看着抽屉里被我码的整整齐齐的日记本,茫然了。2000年,2001年……2004年,翻来覆去,我的2005年呢?我那关于2005年的记忆在哪里?我开始不由得害怕起来。

当我翻开手中那本带着墨香的《悟空传》时,我开始了新文字的体验。爱情、仇恨、麻木被今何在无情地玩转在取经师徒五人和神佛鬼怪之间。是的,五人,包括那个曾被忽视了神仙身份的坐骑白龙马。

当法明问他想学什么时,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我想像玄奘当时的样子,一定酷毙了。看到这,我想,连那本性懦弱的唐僧都能喊出如此的壮志豪言,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不过是被偷走了一段记忆罢了,就当是做了个梦,梦醒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牛郎织女,唯美的爱情传说。是的,唯美,至少结局比那人妖之恋美得多。

四月的时候,看见在校园里栖身的喜鹊在头顶上空盘桓时,我便不由得想起了鹊桥的故事。喜鹊肩负着的爱情使命永远不会卸下,即使不在七夕。虽然我不知道牛郎织女曾经对喜鹊有过什么恩惠,才使得它们千年复千年,一代复一代地为他们架桥,但是我依然为它们震撼、感动,可怜那样弱小的身躯,却要担负起如此爱情!

看着头顶上欢快追逐着的一家三口,我想它们也许是幸运的,毕竟它们生活在现实当中,而不是神话里,它们无需承担那肩负爱情的使命。也许,生在偏僻之处的它们,根本就无从听说这唯美的传说。那它们也就不会为家族背负着无休止的使命而悲痛。这,也许是一种幸运的错过吧。

错过了太阳,我还有月亮;错过了月亮,我还有星辰;错过了2005年,我还有2006年,2007年……感伤的,只是那段错过了怀念的记忆……2006年4月25日

心中积淀的思绪偶然就会被蒸发出来,譬如看到樱花的花瓣散落在草丛中的时候。落英缤纷的美不过是花儿残败的另一种诠释,美艳中透着凄冷。

仰望头顶的云,蒸气般的思绪在凝聚,而后,在云承受不住的时候,依然落在我心里,泛滥成海。想想《悟空传》中唐僧一手指天,大声喊出“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时勇敢的样子,也就不害怕什么乌云蔽日了。挥挥手,拨开乌云,不管眼前有多少黑暗,也都被光明充溢了。

喜鹊在头顶盘旋啼叫的时候,我下意识地仰望苍穹,去寻那冰冷的天河。白天,所有的搜寻都是徒劳。天河两岸的牛郎织女是不是翘首等待七夕的到来,等待喜鹊们为之搭桥?想起秦观《鹊桥仙》中的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七夕到来,当牛郎织女踏在喜鹊身上,再度点燃思念之火时,我想问一句:鹊儿,你身上担负的爱情到底有多重?

1

大概是四月中旬的时候吧,校园里的樱花开始凋零了。起风的日子,我看它们在空中飞舞,很美。独立其中,任那唯美的身躯滑过我的身体,然后凄迷地看着它们坠落,任由无情的人践踏,我却无能为力,仿佛林妹妹为那扫不完,埋不尽的落花而幽忧。

路过草坪的时候,我看到了嫩嫩的青草与艳色樱花的完美结合。樱树近处,大片大片的樱花偎依在青草怀里,很温馨的样子,让人羡慕;远处,樱花星星点点地点缀着,就好像我梦里踏往天堂的路。是的,天堂。在某个离现在很遥远很遥远的日子,我曾踏上过去到天堂的路,那嫩绿的草做的地毯,还有那星星点缀着的樱花,是那样的美,那美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尽头。可我却未能如愿地踏入天堂。

二零零五年,那是我一段空白的记忆。不知那年的什么时候,我失去了记忆,零五年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空白,就像一盒录像带,中间某一段被刷了。而我,从2004年一跃跃到了2006年的船上,没有类似穿越时空的喜悦,有的,尽是迷茫。

看着墙上挂着的2006年的日历,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穿越了时空,还是2005年有什么我不该忆起的事情?父母不说,朋友不提,我也没有追根究底。或许那真的只是一个梦,只是敏感的我想当然的把它当成了现实?

可当我在纷飞的樱花中伫立时,我仿佛觉得我们似曾相识。2004年的日记中没有樱花的影子,那樱树应该是一年之后栽下的了,可我2005年的日记呢?我看着抽屉里被我码的整整齐齐的日记本,茫然了。2000年,2001年……2004年,翻来覆去,我的2005年呢?我那关于2005年的记忆在哪里?我开始不由得害怕起来。

当我翻开手中那本带着墨香的《悟空传》时,我开始了新文字的体验。爱情、仇恨、麻木被今何在无情地玩转在取经师徒五人和神佛鬼怪之间。是的,五人,包括那个曾被忽视了神仙身份的坐骑白龙马。

当法明问他想学什么时,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我想像玄奘当时的样子,一定酷毙了。看到这,我想,连那本性懦弱的唐僧都能喊出如此的壮志豪言,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不过是被偷走了一段记忆罢了,就当是做了个梦,梦醒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牛郎织女,唯美的爱情传说。是的,唯美,至少结局比那人妖之恋美得多。

四月的时候,看见在校园里栖身的喜鹊在头顶上空盘桓时,我便不由得想起了鹊桥的故事。喜鹊肩负着的爱情使命永远不会卸下,即使不在七夕。虽然我不知道牛郎织女曾经对喜鹊有过什么恩惠,才使得它们千年复千年,一代复一代地为他们架桥,但是我依然为它们震撼、感动,可怜那样弱小的身躯,却要担负起如此爱情!

看着头顶上欢快追逐着的一家三口,我想它们也许是幸运的,毕竟它们生活在现实当中,而不是神话里,它们无需承担那肩负爱情的使命。也许,生在偏僻之处的它们,根本就无从听说这唯美的传说。那它们也就不会为家族背负着无休止的使命而悲痛。这,也许是一种幸运的错过吧。

错过了太阳,我还有月亮;错过了月亮,我还有星辰;错过了2005年,我还有2006年,2007年……感伤的,只是那段错过了怀念的记忆……2006年4月25日

心中积淀的思绪偶然就会被蒸发出来,譬如看到樱花的花瓣散落在草丛中的时候。落英缤纷的美不过是花儿残败的另一种诠释,美艳中透着凄冷。

仰望头顶的云,蒸气般的思绪在凝聚,而后,在云承受不住的时候,依然落在我心里,泛滥成海。想想《悟空传》中唐僧一手指天,大声喊出“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时勇敢的样子,也就不害怕什么乌云蔽日了。挥挥手,拨开乌云,不管眼前有多少黑暗,也都被光明充溢了。

喜鹊在头顶盘旋啼叫的时候,我下意识地仰望苍穹,去寻那冰冷的天河。白天,所有的搜寻都是徒劳。天河两岸的牛郎织女是不是翘首等待七夕的到来,等待喜鹊们为之搭桥?想起秦观《鹊桥仙》中的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七夕到来,当牛郎织女踏在喜鹊身上,再度点燃思念之火时,我想问一句:鹊儿,你身上担负的爱情到底有多重?

1

大概是四月中旬的时候吧,校园里的樱花开始凋零了。起风的日子,我看它们在空中飞舞,很美。独立其中,任那唯美的身躯滑过我的身体,然后凄迷地看着它们坠落,任由无情的人践踏,我却无能为力,仿佛林妹妹为那扫不完,埋不尽的落花而幽忧。

路过草坪的时候,我看到了嫩嫩的青草与艳色樱花的完美结合。樱树近处,大片大片的樱花偎依在青草怀里,很温馨的样子,让人羡慕;远处,樱花星星点点地点缀着,就好像我梦里踏往天堂的路。是的,天堂。在某个离现在很遥远很遥远的日子,我曾踏上过去到天堂的路,那嫩绿的草做的地毯,还有那星星点缀着的樱花,是那样的美,那美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尽头。可我却未能如愿地踏入天堂。

二零零五年,那是我一段空白的记忆。不知那年的什么时候,我失去了记忆,零五年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空白,就像一盒录像带,中间某一段被刷了。而我,从2004年一跃跃到了2006年的船上,没有类似穿越时空的喜悦,有的,尽是迷茫。

看着墙上挂着的2006年的日历,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穿越了时空,还是2005年有什么我不该忆起的事情?父母不说,朋友不提,我也没有追根究底。或许那真的只是一个梦,只是敏感的我想当然的把它当成了现实?

可当我在纷飞的樱花中伫立时,我仿佛觉得我们似曾相识。2004年的日记中没有樱花的影子,那樱树应该是一年之后栽下的了,可我2005年的日记呢?我看着抽屉里被我码的整整齐齐的日记本,茫然了。2000年,2001年……2004年,翻来覆去,我的2005年呢?我那关于2005年的记忆在哪里?我开始不由得害怕起来。

当我翻开手中那本带着墨香的《悟空传》时,我开始了新文字的体验。爱情、仇恨、麻木被今何在无情地玩转在取经师徒五人和神佛鬼怪之间。是的,五人,包括那个曾被忽视了神仙身份的坐骑白龙马。

当法明问他想学什么时,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我想像玄奘当时的样子,一定酷毙了。看到这,我想,连那本性懦弱的唐僧都能喊出如此的壮志豪言,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不过是被偷走了一段记忆罢了,就当是做了个梦,梦醒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牛郎织女,唯美的爱情传说。是的,唯美,至少结局比那人妖之恋美得多。

四月的时候,看见在校园里栖身的喜鹊在头顶上空盘桓时,我便不由得想起了鹊桥的故事。喜鹊肩负着的爱情使命永远不会卸下,即使不在七夕。虽然我不知道牛郎织女曾经对喜鹊有过什么恩惠,才使得它们千年复千年,一代复一代地为他们架桥,但是我依然为它们震撼、感动,可怜那样弱小的身躯,却要担负起如此爱情!

看着头顶上欢快追逐着的一家三口,我想它们也许是幸运的,毕竟它们生活在现实当中,而不是神话里,它们无需承担那肩负爱情的使命。也许,生在偏僻之处的它们,根本就无从听说这唯美的传说。那它们也就不会为家族背负着无休止的使命而悲痛。这,也许是一种幸运的错过吧。

错过了太阳,我还有月亮;错过了月亮,我还有星辰;错过了2005年,我还有2006年,2007年……感伤的,只是那段错过了怀念的记忆……2006年4月25日

心中积淀的思绪偶然就会被蒸发出来,譬如看到樱花的花瓣散落在草丛中的时候。落英缤纷的美不过是花儿残败的另一种诠释,美艳中透着凄冷。

仰望头顶的云,蒸气般的思绪在凝聚,而后,在云承受不住的时候,依然落在我心里,泛滥成海。想想《悟空传》中唐僧一手指天,大声喊出“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时勇敢的样子,也就不害怕什么乌云蔽日了。挥挥手,拨开乌云,不管眼前有多少黑暗,也都被光明充溢了。

喜鹊在头顶盘旋啼叫的时候,我下意识地仰望苍穹,去寻那冰冷的天河。白天,所有的搜寻都是徒劳。天河两岸的牛郎织女是不是翘首等待七夕的到来,等待喜鹊们为之搭桥?想起秦观《鹊桥仙》中的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七夕到来,当牛郎织女踏在喜鹊身上,再度点燃思念之火时,我想问一句:鹊儿,你身上担负的爱情到底有多重?

1

大概是四月中旬的时候吧,校园里的樱花开始凋零了。起风的日子,我看它们在空中飞舞,很美。独立其中,任那唯美的身躯滑过我的身体,然后凄迷地看着它们坠落,任由无情的人践踏,我却无能为力,仿佛林妹妹为那扫不完,埋不尽的落花而幽忧。

路过草坪的时候,我看到了嫩嫩的青草与艳色樱花的完美结合。樱树近处,大片大片的樱花偎依在青草怀里,很温馨的样子,让人羡慕;远处,樱花星星点点地点缀着,就好像我梦里踏往天堂的路。是的,天堂。在某个离现在很遥远很遥远的日子,我曾踏上过去到天堂的路,那嫩绿的草做的地毯,还有那星星点缀着的樱花,是那样的美,那美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尽头。可我却未能如愿地踏入天堂。

二零零五年,那是我一段空白的记忆。不知那年的什么时候,我失去了记忆,零五年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空白,就像一盒录像带,中间某一段被刷了。而我,从2004年一跃跃到了2006年的船上,没有类似穿越时空的喜悦,有的,尽是迷茫。

看着墙上挂着的2006年的日历,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穿越了时空,还是2005年有什么我不该忆起的事情?父母不说,朋友不提,我也没有追根究底。或许那真的只是一个梦,只是敏感的我想当然的把它当成了现实?

可当我在纷飞的樱花中伫立时,我仿佛觉得我们似曾相识。2004年的日记中没有樱花的影子,那樱树应该是一年之后栽下的了,可我2005年的日记呢?我看着抽屉里被我码的整整齐齐的日记本,茫然了。2000年,2001年……2004年,翻来覆去,我的2005年呢?我那关于2005年的记忆在哪里?我开始不由得害怕起来。

当我翻开手中那本带着墨香的《悟空传》时,我开始了新文字的体验。爱情、仇恨、麻木被今何在无情地玩转在取经师徒五人和神佛鬼怪之间。是的,五人,包括那个曾被忽视了神仙身份的坐骑白龙马。

当法明问他想学什么时,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我想像玄奘当时的样子,一定酷毙了。看到这,我想,连那本性懦弱的唐僧都能喊出如此的壮志豪言,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不过是被偷走了一段记忆罢了,就当是做了个梦,梦醒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牛郎织女,唯美的爱情传说。是的,唯美,至少结局比那人妖之恋美得多。

四月的时候,看见在校园里栖身的喜鹊在头顶上空盘桓时,我便不由得想起了鹊桥的故事。喜鹊肩负着的爱情使命永远不会卸下,即使不在七夕。虽然我不知道牛郎织女曾经对喜鹊有过什么恩惠,才使得它们千年复千年,一代复一代地为他们架桥,但是我依然为它们震撼、感动,可怜那样弱小的身躯,却要担负起如此爱情!

看着头顶上欢快追逐着的一家三口,我想它们也许是幸运的,毕竟它们生活在现实当中,而不是神话里,它们无需承担那肩负爱情的使命。也许,生在偏僻之处的它们,根本就无从听说这唯美的传说。那它们也就不会为家族背负着无休止的使命而悲痛。这,也许是一种幸运的错过吧。

错过了太阳,我还有月亮;错过了月亮,我还有星辰;错过了2005年,我还有2006年,2007年……感伤的,只是那段错过了怀念的记忆……2006年4月25日

心中积淀的思绪偶然就会被蒸发出来,譬如看到樱花的花瓣散落在草丛中的时候。落英缤纷的美不过是花儿残败的另一种诠释,美艳中透着凄冷。

仰望头顶的云,蒸气般的思绪在凝聚,而后,在云承受不住的时候,依然落在我心里,泛滥成海。想想《悟空传》中唐僧一手指天,大声喊出“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时勇敢的样子,也就不害怕什么乌云蔽日了。挥挥手,拨开乌云,不管眼前有多少黑暗,也都被光明充溢了。

喜鹊在头顶盘旋啼叫的时候,我下意识地仰望苍穹,去寻那冰冷的天河。白天,所有的搜寻都是徒劳。天河两岸的牛郎织女是不是翘首等待七夕的到来,等待喜鹊们为之搭桥?想起秦观《鹊桥仙》中的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七夕到来,当牛郎织女踏在喜鹊身上,再度点燃思念之火时,我想问一句:鹊儿,你身上担负的爱情到底有多重?

1

大概是四月中旬的时候吧,校园里的樱花开始凋零了。起风的日子,我看它们在空中飞舞,很美。独立其中,任那唯美的身躯滑过我的身体,然后凄迷地看着它们坠落,任由无情的人践踏,我却无能为力,仿佛林妹妹为那扫不完,埋不尽的落花而幽忧。

路过草坪的时候,我看到了嫩嫩的青草与艳色樱花的完美结合。樱树近处,大片大片的樱花偎依在青草怀里,很温馨的样子,让人羡慕;远处,樱花星星点点地点缀着,就好像我梦里踏往天堂的路。是的,天堂。在某个离现在很遥远很遥远的日子,我曾踏上过去到天堂的路,那嫩绿的草做的地毯,还有那星星点缀着的樱花,是那样的美,那美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尽头。可我却未能如愿地踏入天堂。

二零零五年,那是我一段空白的记忆。不知那年的什么时候,我失去了记忆,零五年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空白,就像一盒录像带,中间某一段被刷了。而我,从2004年一跃跃到了2006年的船上,没有类似穿越时空的喜悦,有的,尽是迷茫。

看着墙上挂着的2006年的日历,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穿越了时空,还是2005年有什么我不该忆起的事情?父母不说,朋友不提,我也没有追根究底。或许那真的只是一个梦,只是敏感的我想当然的把它当成了现实?

可当我在纷飞的樱花中伫立时,我仿佛觉得我们似曾相识。2004年的日记中没有樱花的影子,那樱树应该是一年之后栽下的了,可我2005年的日记呢?我看着抽屉里被我码的整整齐齐的日记本,茫然了。2000年,2001年……2004年,翻来覆去,我的2005年呢?我那关于2005年的记忆在哪里?我开始不由得害怕起来。

当我翻开手中那本带着墨香的《悟空传》时,我开始了新文字的体验。爱情、仇恨、麻木被今何在无情地玩转在取经师徒五人和神佛鬼怪之间。是的,五人,包括那个曾被忽视了神仙身份的坐骑白龙马。

当法明问他想学什么时,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我想像玄奘当时的样子,一定酷毙了。看到这,我想,连那本性懦弱的唐僧都能喊出如此的壮志豪言,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不过是被偷走了一段记忆罢了,就当是做了个梦,梦醒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牛郎织女,唯美的爱情传说。是的,唯美,至少结局比那人妖之恋美得多。

四月的时候,看见在校园里栖身的喜鹊在头顶上空盘桓时,我便不由得想起了鹊桥的故事。喜鹊肩负着的爱情使命永远不会卸下,即使不在七夕。虽然我不知道牛郎织女曾经对喜鹊有过什么恩惠,才使得它们千年复千年,一代复一代地为他们架桥,但是我依然为它们震撼、感动,可怜那样弱小的身躯,却要担负起如此爱情!

看着头顶上欢快追逐着的一家三口,我想它们也许是幸运的,毕竟它们生活在现实当中,而不是神话里,它们无需承担那肩负爱情的使命。也许,生在偏僻之处的它们,根本就无从听说这唯美的传说。那它们也就不会为家族背负着无休止的使命而悲痛。这,也许是一种幸运的错过吧。

错过了太阳,我还有月亮;错过了月亮,我还有星辰;错过了2005年,我还有2006年,2007年……感伤的,只是那段错过了怀念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