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的汽车上的纠纷作文500字(共五篇)

今昔长江道爱华外国语中学 一班 纪冰月 我的家住在长江桥附近,门前有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这就是新拓宽的长江道,也是我每天去学校的必经之路。在我上三年级的时候,这条马路还没有现在这么宽敞,路面坑坑洼洼的,有些破烂,几经修补,留下了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补丁",更使这段马路显得苍老。马路中间也没有设立隔离护栏,来往的汽车、自行车和行人混在一起行走,交通秩序显得十分混乱。每天早饭后或是晚饭前,正是人们上下班的时候,行人和车辆像赶集似的涌现在马路上,使原本不宽的马路变得更加拥挤不堪。这段路上还经常堵车,车辆和行人每前行一步都显得那么艰难和无奈;自行车与汽车由于抢道行驶而发生的交通纠纷更是屡见不鲜。每到黄昏,道路两旁便成了小商贩们摆地摊的"黄金地带":有卖水果的,有卖衣服的,有修理自行车的,还有烤羊肉串的……小商贩们沙哑的吆喝声,与汽车喇叭刺耳的鸣叫声,以及此起彼伏的自行车铃铛声,相互交织在一起,形成的那种噪音,真是让人心烦意乱!还有各种车辆驶过后扬起的烟尘,混合着空气中难闻的怪味,把道路两侧搞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难怪爸爸妈妈不愿意带我在这段马路散步呢!然而,今天的长江道却是另一番迥然不同的景象--新拓宽的长江道比原先宽敞了许多,仿佛焕发了青春:崭新平坦的柏油路面黑油油的,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油香;两条鲜亮的橙色隔离带把宽阔的马路从中间分成了两半,长长的不锈钢栏杆将来来往往的车流分隔开来,互不影响;一条条白而亮的行车线把乌黑的路面点缀得分外亮丽。十字路口新装的信号灯自动有序地变换着"直行、停止,左转、右拐"的交通信息,时刻提醒着行人自觉遵守交通规则;在警察叔叔的监督下,行人、自行车、汽车各行其道,秩序井然。前些天,马路两侧各矗立起了一排崭新的路灯,人行道上刚刚铺过一层红蓝相间的方形花砖,无不让人赏心悦目;人行道中间新铺的那条暗黄色的盲人砖道,又为美丽的长江道平添了一道独特的风景。每天清晨,我都习惯在长江道边上跑步,一边呼吸着早晨清新的空气,一边锻炼身体。当我看到马路上清洁工们辛勤忙碌的身影,看到被叔叔阿姨们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路面,看到一个个早起锻炼的人们从我身边匆匆而过,看到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我的心情就格外舒畅。每到傍晚,我总要缠着爸爸妈妈一起在长江道边上散步。这时,华灯初上,街道两旁店铺上的七色霓红灯闪烁着迷人的光彩,与两行亮丽的路灯交相辉映,把夜晚的长江道装点得更加美丽动人。望着眼前的美景,我不禁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天津的条条道路一定会变得越来越漂亮,天津这座繁华的大城市也一定会变得越来越美丽!

今昔长江道

我的家住在长江桥附近,门前有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这就是新拓宽的长江道,也是我每天去学校的必经之路。 在我上三年级的时候,这条马路还没有现在这么宽敞,路面坑坑洼洼的,有些破烂,几经修补,留下了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补丁",更使这段马路显得苍老。马路中间也没有设立隔离护栏,来往的汽车、自行车和行人混在一起行走,交通秩序显得十分混乱。每天早饭后或是晚饭前,正是人们上下班的时候,行人和车辆像赶集似的涌现在马路上,使原本不宽的马路变得更加拥挤不堪。这段路上还经常堵车,车辆和行人每前行一步都显得那么艰难和无奈;自行车与汽车由于抢道行驶而发生的交通纠纷更是屡见不鲜。 每到黄昏,道路两旁便成了小商贩们摆地摊的"黄金地带":有卖水果的,有卖衣服的,有修理自行车的,还有烤羊肉串的……小商贩们沙哑的吆喝声,与汽车喇叭刺耳的鸣叫声,以及此起彼伏的自行车铃铛声,相互交织在一起,形成的那种噪音,真是让人心烦意乱!还有各种车辆驶过后扬起的烟尘,混合着空气中难闻的怪味,把道路两侧搞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难怪爸爸妈妈不愿意带我在这段马路散步呢! 然而,今天的长江道却是另一番迥然不同的景象-- 新拓宽的长江道比原先宽敞了许多,仿佛焕发了青春:崭新平坦的柏油路面黑油油的,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油香;两条鲜亮的橙色隔离带把宽阔的马路从中间分成了两半,长长的不锈钢栏杆将来来往往的车流分隔开来,互不影响;一条条白而亮的行车线把乌黑的路面点缀得分外亮丽。十字路口新装的信号灯自动有序地变换着"直行、停止,左转、右拐"的交通信息,时刻提醒着行人自觉遵守交通规则;在警察叔叔的监督下,行人、自行车、汽车各行其道,秩序井然。 前些天,马路两侧各矗立起了一排崭新的路灯,人行道上刚刚铺过一层红蓝相间的方形花砖,无不让人赏心悦目;人行道中间新铺的那条暗黄色的盲人砖道,又为美丽的长江道平添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每天清晨,我都习惯在长江道边上跑步,一边呼吸着早晨清新的空气,一边锻炼身体。当我看到马路上清洁工们辛勤忙碌的身影,看到被叔叔阿姨们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路面,看到一个个早起锻炼的人们从我身边匆匆而过,看到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我的心情就格外舒畅。 每到傍晚,我总要缠着爸爸妈妈一起在长江道边上散步。这时,华灯初上,街道两旁店铺上的七色霓红灯闪烁着迷人的光彩,与两行亮丽的路灯交相辉映,把夜晚的长江道装点得更加美丽动人。 望着眼前的美景,我不禁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天津的条条道路一定会变得越来越漂亮,天津这座繁华的大城市也一定会变得越来越美丽! (责任编辑:齐老师)

全球化de恋爱

 

我的早点,往往是牛奶、面包,涂奶油果酱。若是在国际的饭店里,你面临的选择,基本上不是欧式就是美式。边吃早点边读报。看你人在哪个城市,先读当地的报纸,可能是香港《明报》,可能是台北《中国时报》,可能是新加坡《联合早报〉或是《法兰克福汇报》,但是有几份国际的报纸是不管你在哪里都会找来看的,譬如《国际先驱论坛报》、《亚洲华尔街日报》,或者听BBC的广播,看CNN的电视报道。

用完早餐,进到浴室冲凉;洗发精的品牌――不管你是在北京还是香港台北纽约,大概都是同样那几个国际品牌。连卫生纸都是。坐在梳妆台前,发现你的化妆品,不管你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角落,你用的品牌都是那几样:法国的、美国的、日本的……我是对名牌衣服没有感觉的人,如果讲究穿品牌服饰的话,那么衣橱一打开,入眼也是那几个熟悉的名字,法文、意大利文、英文。

连城市的样子都一致了

食跟衣是这样了,那么住、行、育、乐呢?

住,一个宜家的家具就把每一个公寓,不管是在墨西哥还是上海、是赫尔辛基还是洛杉矶,都“统一”了。出门坐车,别说是汽车就那几个固定的选择,连不同城市的地铁都是几个品牌公司的产品。别说家具、汽车等等商品已经全球统一,连城市的样子都一致了。所谓街道家具――马路边的路灯、公车站牌、广告设置、人行道设计等等,都变成了全球企业的产品。都市的景观和建筑,透过国际竞标,由少数全球化的建筑师与开发商运作,造成面貌相似的大城市。

食衣住行如此,育与乐就不一样吗?我在吃了欧式早点之后,开着德国品牌的汽车,驶过法国公司设计的街道,到了一个英国建筑师建造的美术馆大楼,去看一个新的当代艺术展。很可能是一个多媒体的影音展,用录像机、照相机所摄下的现代感十足的光怪陆离的人生影像。很有意思,但是如果这种展看多了――譬如你已经看过多次的意大利威尼斯展、巴西圣保罗展、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展、德国卡赛尔展、韩国光州展等等,你会有一个疑问:尽管艺术家不同、地理位置和国家文化不同,怎么“现代”的解释却大同小异、似曾相识?

看完展览之后,也许还有时间进了书店。这个书店一进门的地方大概就摆着《哈利・波特》,在香港和台北是繁体中文版,到北京和新加坡是简体中文版。如果是在马德里,会看到西班牙版。在柏林,会看到德文版。不管在哪里,不管什么文字,反正都是哈利・波特。

跟你到天涯海角

晚上,很可能去看个电影。要避开好莱坞的全球产品可不容易;《铁达尼号》或者奥斯卡印记的《卧虎藏龙》在马来西亚的乡下或是伦敦的市区里都看得见,有如麦当劳的标准菜单,“全球同步”。如果不想看电影,留在家里懒惰地看电视,会看到什么呢?我最近搬到香港,电视一打开,刚看见片头,孩子就说:“这个电视节目我知道。”同样的电视节目,美国制片的,在德国放映是德语,在西班牙放映是西班牙语,到了香港就是用粤语发音。人可以到天涯海角,全球统一了的食衣住行育乐跟着你到天涯海角。

睡不着吗?想吃一颗安眠药,你会发现,连安眠药也是全球一致的。头疼的吗?止痛药也是全球一致的。养鱼吗?你喂鱼的饲料来自一个国际连锁商。要快递东西到外国去吗?DHL或是FederalExpress,不管你是在北京、台北、法兰克福,处理方法是一样的。发生了法律纠纷吗?需要人寿保险吗?国际连锁的律师事务所、全球连线的保险公司,正等在你门口。

不仅只是食衣住行的物质,还包括育乐的文化价值和观念,在全球化的运作下,都成为统一的商品,渗透了我的24小时,令人无所逃于天地之间。

在100年前梁启超那个时代,知识分子谈所谓的“西学东渐”。西方的影响刚刚来到门口,人们要决定的是究竟我应该敞开门来,让它全部进来呢,还是只露出一条小小的缝,让某些东西一点点进来。在100年后的今天,所谓“西学”,已经不是一个“渐”不“渐”的问题,它已经从大门、窗子,地下水道,从门缝里头全面侵入,已经从纯粹的思想跟抽象的理论层次,深入到生活里头成为你呼吸的世界,渗透到最具体的生活内容跟细节之中了。

99%是西方的影响

然而什么是“全球化”呢?这个词其实是有问题的。影响从哪里来,往哪里去,是什么力量在“转化”谁,谁被谁“化”掉啊?渗透到我的24小时生活细节里来的,难道是印度或埃及或阿拉伯的影响吗?不是的,仔细看这24小时的内容,代表“全球化”的东西中 

我的早点,往往是牛奶、面包,涂奶油果酱。若是在国际的饭店里,你面临的选择,基本上不是欧式就是美式。边吃早点边读报。看你人在哪个城市,先读当地的报纸,可能是香港《明报》,可能是台北《中国时报》,可能是新加坡《联合早报〉或是《法兰克福汇报》,但是有几份国际的报纸是不管你在哪里都会找来看的,譬如《国际先驱论坛报》、《亚洲华尔街日报》,或者听BBC的广播,看CNN的电视报道。

用完早餐,进到浴室冲凉;洗发精的品牌――不管你是在北京还是香港台北纽约,大概都是同样那几个国际品牌。连卫生纸都是。坐在梳妆台前,发现你的化妆品,不管你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角落,你用的品牌都是那几样:法国的、美国的、日本的……我是对名牌衣服没有感觉的人,如果讲究穿品牌服饰的话,那么衣橱一打开,入眼也是那几个熟悉的名字,法文、意大利文、英文。

连城市的样子都一致了

食跟衣是这样了,那么住、行、育、乐呢?

住,一个宜家的家具就把每一个公寓,不管是在墨西哥还是上海、是赫尔辛基还是洛杉矶,都“统一”了。出门坐车,别说是汽车就那几个固定的选择,连不同城市的地铁都是几个品牌公司的产品。别说家具、汽车等等商品已经全球统一,连城市的样子都一致了。所谓街道家具――马路边的路灯、公车站牌、广告设置、人行道设计等等,都变成了全球企业的产品。都市的景观和建筑,透过国际竞标,由少数全球化的建筑师与开发商运作,造成面貌相似的大城市。

食衣住行如此,育与乐就不一样吗?我在吃了欧式早点之后,开着德国品牌的汽车,驶过法国公司设计的街道,到了一个英国建筑师建造的美术馆大楼,去看一个新的当代艺术展。很可能是一个多媒体的影音展,用录像机、照相机所摄下的现代感十足的光怪陆离的人生影像。很有意思,但是如果这种展看多了――譬如你已经看过多次的意大利威尼斯展、巴西圣保罗展、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展、德国卡赛尔展、韩国光州展等等,你会有一个疑问:尽管艺术家不同、地理位置和国家文化不同,怎么“现代”的解释却大同小异、似曾相识?

看完展览之后,也许还有时间进了书店。这个书店一进门的地方大概就摆着《哈利・波特》,在香港和台北是繁体中文版,到北京和新加坡是简体中文版。如果是在马德里,会看到西班牙版。在柏林,会看到德文版。不管在哪里,不管什么文字,反正都是哈利・波特。

跟你到天涯海角

晚上,很可能去看个电影。要避开好莱坞的全球产品可不容易;《铁达尼号》或者奥斯卡印记的《卧虎藏龙》在马来西亚的乡下或是伦敦的市区里都看得见,有如麦当劳的标准菜单,“全球同步”。如果不想看电影,留在家里懒惰地看电视,会看到什么呢?我最近搬到香港,电视一打开,刚看见片头,孩子就说:“这个电视节目我知道。”同样的电视节目,美国制片的,在德国放映是德语,在西班牙放映是西班牙语,到了香港就是用粤语发音。人可以到天涯海角,全球统一了的食衣住行育乐跟着你到天涯海角。

睡不着吗?想吃一颗安眠药,你会发现,连安眠药也是全球一致的。头疼的吗?止痛药也是全球一致的。养鱼吗?你喂鱼的饲料来自一个国际连锁商。要快递东西到外国去吗?DHL或是FederalExpress,不管你是在北京、台北、法兰克福,处理方法是一样的。发生了法律纠纷吗?需要人寿保险吗?国际连锁的律师事务所、全球连线的保险公司,正等在你门口。

不仅只是食衣住行的物质,还包括育乐的文化价值和观念,在全球化的运作下,都成为统一的商品,渗透了我的24小时,令人无所逃于天地之间。

在100年前梁启超那个时代,知识分子谈所谓的“西学东渐”。西方的影响刚刚来到门口,人们要决定的是究竟我应该敞开门来,让它全部进来呢,还是只露出一条小小的缝,让某些东西一点点进来。在100年后的今天,所谓“西学”,已经不是一个“渐”不“渐”的问题,它已经从大门、窗子,地下水道,从门缝里头全面侵入,已经从纯粹的思想跟抽象的理论层次,深入到生活里头成为你呼吸的世界,渗透到最具体的生活内容跟细节之中了。

99%是西方的影响

然而什么是“全球化”呢?这个词其实是有问题的。影响从哪里来,往哪里去,是什么力量在“转化”谁,谁被谁“化”掉啊?渗透到我的24小时生活细节里来的,难道是印度或埃及或阿拉伯的影响吗?不是的,仔细看这24小时的内容,代表“全球化”的东西中 

我的早点,往往是牛奶、面包,涂奶油果酱。若是在国际的饭店里,你面临的选择,基本上不是欧式就是美式。边吃早点边读报。看你人在哪个城市,先读当地的报纸,可能是香港《明报》,可能是台北《中国时报》,可能是新加坡《联合早报〉或是《法兰克福汇报》,但是有几份国际的报纸是不管你在哪里都会找来看的,譬如《国际先驱论坛报》、《亚洲华尔街日报》,或者听BBC的广播,看CNN的电视报道。

用完早餐,进到浴室冲凉;洗发精的品牌――不管你是在北京还是香港台北纽约,大概都是同样那几个国际品牌。连卫生纸都是。坐在梳妆台前,发现你的化妆品,不管你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角落,你用的品牌都是那几样:法国的、美国的、日本的……我是对名牌衣服没有感觉的人,如果讲究穿品牌服饰的话,那么衣橱一打开,入眼也是那几个熟悉的名字,法文、意大利文、英文。

连城市的样子都一致了

食跟衣是这样了,那么住、行、育、乐呢?

住,一个宜家的家具就把每一个公寓,不管是在墨西哥还是上海、是赫尔辛基还是洛杉矶,都“统一”了。出门坐车,别说是汽车就那几个固定的选择,连不同城市的地铁都是几个品牌公司的产品。别说家具、汽车等等商品已经全球统一,连城市的样子都一致了。所谓街道家具――马路边的路灯、公车站牌、广告设置、人行道设计等等,都变成了全球企业的产品。都市的景观和建筑,透过国际竞标,由少数全球化的建筑师与开发商运作,造成面貌相似的大城市。

食衣住行如此,育与乐就不一样吗?我在吃了欧式早点之后,开着德国品牌的汽车,驶过法国公司设计的街道,到了一个英国建筑师建造的美术馆大楼,去看一个新的当代艺术展。很可能是一个多媒体的影音展,用录像机、照相机所摄下的现代感十足的光怪陆离的人生影像。很有意思,但是如果这种展看多了――譬如你已经看过多次的意大利威尼斯展、巴西圣保罗展、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展、德国卡赛尔展、韩国光州展等等,你会有一个疑问:尽管艺术家不同、地理位置和国家文化不同,怎么“现代”的解释却大同小异、似曾相识?

看完展览之后,也许还有时间进了书店。这个书店一进门的地方大概就摆着《哈利・波特》,在香港和台北是繁体中文版,到北京和新加坡是简体中文版。如果是在马德里,会看到西班牙版。在柏林,会看到德文版。不管在哪里,不管什么文字,反正都是哈利・波特。

跟你到天涯海角

晚上,很可能去看个电影。要避开好莱坞的全球产品可不容易;《铁达尼号》或者奥斯卡印记的《卧虎藏龙》在马来西亚的乡下或是伦敦的市区里都看得见,有如麦当劳的标准菜单,“全球同步”。如果不想看电影,留在家里懒惰地看电视,会看到什么呢?我最近搬到香港,电视一打开,刚看见片头,孩子就说:“这个电视节目我知道。”同样的电视节目,美国制片的,在德国放映是德语,在西班牙放映是西班牙语,到了香港就是用粤语发音。人可以到天涯海角,全球统一了的食衣住行育乐跟着你到天涯海角。

睡不着吗?想吃一颗安眠药,你会发现,连安眠药也是全球一致的。头疼的吗?止痛药也是全球一致的。养鱼吗?你喂鱼的饲料来自一个国际连锁商。要快递东西到外国去吗?DHL或是FederalExpress,不管你是在北京、台北、法兰克福,处理方法是一样的。发生了法律纠纷吗?需要人寿保险吗?国际连锁的律师事务所、全球连线的保险公司,正等在你门口。

不仅只是食衣住行的物质,还包括育乐的文化价值和观念,在全球化的运作下,都成为统一的商品,渗透了我的24小时,令人无所逃于天地之间。

在100年前梁启超那个时代,知识分子谈所谓的“西学东渐”。西方的影响刚刚来到门口,人们要决定的是究竟我应该敞开门来,让它全部进来呢,还是只露出一条小小的缝,让某些东西一点点进来。在100年后的今天,所谓“西学”,已经不是一个“渐”不“渐”的问题,它已经从大门、窗子,地下水道,从门缝里头全面侵入,已经从纯粹的思想跟抽象的理论层次,深入到生活里头成为你呼吸的世界,渗透到最具体的生活内容跟细节之中了。

99%是西方的影响

然而什么是“全球化”呢?这个词其实是有问题的。影响从哪里来,往哪里去,是什么力量在“转化”谁,谁被谁“化”掉啊?渗透到我的24小时生活细节里来的,难道是印度或埃及或阿拉伯的影响吗?不是的,仔细看这24小时的内容,代表“全球化”的东西中 

我的早点,往往是牛奶、面包,涂奶油果酱。若是在国际的饭店里,你面临的选择,基本上不是欧式就是美式。边吃早点边读报。看你人在哪个城市,先读当地的报纸,可能是香港《明报》,可能是台北《中国时报》,可能是新加坡《联合早报〉或是《法兰克福汇报》,但是有几份国际的报纸是不管你在哪里都会找来看的,譬如《国际先驱论坛报》、《亚洲华尔街日报》,或者听BBC的广播,看CNN的电视报道。

用完早餐,进到浴室冲凉;洗发精的品牌――不管你是在北京还是香港台北纽约,大概都是同样那几个国际品牌。连卫生纸都是。坐在梳妆台前,发现你的化妆品,不管你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角落,你用的品牌都是那几样:法国的、美国的、日本的……我是对名牌衣服没有感觉的人,如果讲究穿品牌服饰的话,那么衣橱一打开,入眼也是那几个熟悉的名字,法文、意大利文、英文。

连城市的样子都一致了

食跟衣是这样了,那么住、行、育、乐呢?

住,一个宜家的家具就把每一个公寓,不管是在墨西哥还是上海、是赫尔辛基还是洛杉矶,都“统一”了。出门坐车,别说是汽车就那几个固定的选择,连不同城市的地铁都是几个品牌公司的产品。别说家具、汽车等等商品已经全球统一,连城市的样子都一致了。所谓街道家具――马路边的路灯、公车站牌、广告设置、人行道设计等等,都变成了全球企业的产品。都市的景观和建筑,透过国际竞标,由少数全球化的建筑师与开发商运作,造成面貌相似的大城市。

食衣住行如此,育与乐就不一样吗?我在吃了欧式早点之后,开着德国品牌的汽车,驶过法国公司设计的街道,到了一个英国建筑师建造的美术馆大楼,去看一个新的当代艺术展。很可能是一个多媒体的影音展,用录像机、照相机所摄下的现代感十足的光怪陆离的人生影像。很有意思,但是如果这种展看多了――譬如你已经看过多次的意大利威尼斯展、巴西圣保罗展、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展、德国卡赛尔展、韩国光州展等等,你会有一个疑问:尽管艺术家不同、地理位置和国家文化不同,怎么“现代”的解释却大同小异、似曾相识?

看完展览之后,也许还有时间进了书店。这个书店一进门的地方大概就摆着《哈利・波特》,在香港和台北是繁体中文版,到北京和新加坡是简体中文版。如果是在马德里,会看到西班牙版。在柏林,会看到德文版。不管在哪里,不管什么文字,反正都是哈利・波特。

跟你到天涯海角

晚上,很可能去看个电影。要避开好莱坞的全球产品可不容易;《铁达尼号》或者奥斯卡印记的《卧虎藏龙》在马来西亚的乡下或是伦敦的市区里都看得见,有如麦当劳的标准菜单,“全球同步”。如果不想看电影,留在家里懒惰地看电视,会看到什么呢?我最近搬到香港,电视一打开,刚看见片头,孩子就说:“这个电视节目我知道。”同样的电视节目,美国制片的,在德国放映是德语,在西班牙放映是西班牙语,到了香港就是用粤语发音。人可以到天涯海角,全球统一了的食衣住行育乐跟着你到天涯海角。

睡不着吗?想吃一颗安眠药,你会发现,连安眠药也是全球一致的。头疼的吗?止痛药也是全球一致的。养鱼吗?你喂鱼的饲料来自一个国际连锁商。要快递东西到外国去吗?DHL或是FederalExpress,不管你是在北京、台北、法兰克福,处理方法是一样的。发生了法律纠纷吗?需要人寿保险吗?国际连锁的律师事务所、全球连线的保险公司,正等在你门口。

不仅只是食衣住行的物质,还包括育乐的文化价值和观念,在全球化的运作下,都成为统一的商品,渗透了我的24小时,令人无所逃于天地之间。

在100年前梁启超那个时代,知识分子谈所谓的“西学东渐”。西方的影响刚刚来到门口,人们要决定的是究竟我应该敞开门来,让它全部进来呢,还是只露出一条小小的缝,让某些东西一点点进来。在100年后的今天,所谓“西学”,已经不是一个“渐”不“渐”的问题,它已经从大门、窗子,地下水道,从门缝里头全面侵入,已经从纯粹的思想跟抽象的理论层次,深入到生活里头成为你呼吸的世界,渗透到最具体的生活内容跟细节之中了。

99%是西方的影响

然而什么是“全球化”呢?这个词其实是有问题的。影响从哪里来,往哪里去,是什么力量在“转化”谁,谁被谁“化”掉啊?渗透到我的24小时生活细节里来的,难道是印度或埃及或阿拉伯的影响吗?不是的,仔细看这24小时的内容,代表“全球化”的东西中 

我的早点,往往是牛奶、面包,涂奶油果酱。若是在国际的饭店里,你面临的选择,基本上不是欧式就是美式。边吃早点边读报。看你人在哪个城市,先读当地的报纸,可能是香港《明报》,可能是台北《中国时报》,可能是新加坡《联合早报〉或是《法兰克福汇报》,但是有几份国际的报纸是不管你在哪里都会找来看的,譬如《国际先驱论坛报》、《亚洲华尔街日报》,或者听BBC的广播,看CNN的电视报道。

用完早餐,进到浴室冲凉;洗发精的品牌――不管你是在北京还是香港台北纽约,大概都是同样那几个国际品牌。连卫生纸都是。坐在梳妆台前,发现你的化妆品,不管你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角落,你用的品牌都是那几样:法国的、美国的、日本的……我是对名牌衣服没有感觉的人,如果讲究穿品牌服饰的话,那么衣橱一打开,入眼也是那几个熟悉的名字,法文、意大利文、英文。

连城市的样子都一致了

食跟衣是这样了,那么住、行、育、乐呢?

住,一个宜家的家具就把每一个公寓,不管是在墨西哥还是上海、是赫尔辛基还是洛杉矶,都“统一”了。出门坐车,别说是汽车就那几个固定的选择,连不同城市的地铁都是几个品牌公司的产品。别说家具、汽车等等商品已经全球统一,连城市的样子都一致了。所谓街道家具――马路边的路灯、公车站牌、广告设置、人行道设计等等,都变成了全球企业的产品。都市的景观和建筑,透过国际竞标,由少数全球化的建筑师与开发商运作,造成面貌相似的大城市。

食衣住行如此,育与乐就不一样吗?我在吃了欧式早点之后,开着德国品牌的汽车,驶过法国公司设计的街道,到了一个英国建筑师建造的美术馆大楼,去看一个新的当代艺术展。很可能是一个多媒体的影音展,用录像机、照相机所摄下的现代感十足的光怪陆离的人生影像。很有意思,但是如果这种展看多了――譬如你已经看过多次的意大利威尼斯展、巴西圣保罗展、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展、德国卡赛尔展、韩国光州展等等,你会有一个疑问:尽管艺术家不同、地理位置和国家文化不同,怎么“现代”的解释却大同小异、似曾相识?

看完展览之后,也许还有时间进了书店。这个书店一进门的地方大概就摆着《哈利・波特》,在香港和台北是繁体中文版,到北京和新加坡是简体中文版。如果是在马德里,会看到西班牙版。在柏林,会看到德文版。不管在哪里,不管什么文字,反正都是哈利・波特。

跟你到天涯海角

晚上,很可能去看个电影。要避开好莱坞的全球产品可不容易;《铁达尼号》或者奥斯卡印记的《卧虎藏龙》在马来西亚的乡下或是伦敦的市区里都看得见,有如麦当劳的标准菜单,“全球同步”。如果不想看电影,留在家里懒惰地看电视,会看到什么呢?我最近搬到香港,电视一打开,刚看见片头,孩子就说:“这个电视节目我知道。”同样的电视节目,美国制片的,在德国放映是德语,在西班牙放映是西班牙语,到了香港就是用粤语发音。人可以到天涯海角,全球统一了的食衣住行育乐跟着你到天涯海角。

睡不着吗?想吃一颗安眠药,你会发现,连安眠药也是全球一致的。头疼的吗?止痛药也是全球一致的。养鱼吗?你喂鱼的饲料来自一个国际连锁商。要快递东西到外国去吗?DHL或是FederalExpress,不管你是在北京、台北、法兰克福,处理方法是一样的。发生了法律纠纷吗?需要人寿保险吗?国际连锁的律师事务所、全球连线的保险公司,正等在你门口。

不仅只是食衣住行的物质,还包括育乐的文化价值和观念,在全球化的运作下,都成为统一的商品,渗透了我的24小时,令人无所逃于天地之间。

在100年前梁启超那个时代,知识分子谈所谓的“西学东渐”。西方的影响刚刚来到门口,人们要决定的是究竟我应该敞开门来,让它全部进来呢,还是只露出一条小小的缝,让某些东西一点点进来。在100年后的今天,所谓“西学”,已经不是一个“渐”不“渐”的问题,它已经从大门、窗子,地下水道,从门缝里头全面侵入,已经从纯粹的思想跟抽象的理论层次,深入到生活里头成为你呼吸的世界,渗透到最具体的生活内容跟细节之中了。

99%是西方的影响

然而什么是“全球化”呢?这个词其实是有问题的。影响从哪里来,往哪里去,是什么力量在“转化”谁,谁被谁“化”掉啊?渗透到我的24小时生活细节里来的,难道是印度或埃及或阿拉伯的影响吗?不是的,仔细看这24小时的内容,代表“全球化”的东西中 

我的早点,往往是牛奶、面包,涂奶油果酱。若是在国际的饭店里,你面临的选择,基本上不是欧式就是美式。边吃早点边读报。看你人在哪个城市,先读当地的报纸,可能是香港《明报》,可能是台北《中国时报》,可能是新加坡《联合早报〉或是《法兰克福汇报》,但是有几份国际的报纸是不管你在哪里都会找来看的,譬如《国际先驱论坛报》、《亚洲华尔街日报》,或者听BBC的广播,看CNN的电视报道。

用完早餐,进到浴室冲凉;洗发精的品牌――不管你是在北京还是香港台北纽约,大概都是同样那几个国际品牌。连卫生纸都是。坐在梳妆台前,发现你的化妆品,不管你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角落,你用的品牌都是那几样:法国的、美国的、日本的……我是对名牌衣服没有感觉的人,如果讲究穿品牌服饰的话,那么衣橱一打开,入眼也是那几个熟悉的名字,法文、意大利文、英文。

连城市的样子都一致了

食跟衣是这样了,那么住、行、育、乐呢?

住,一个宜家的家具就把每一个公寓,不管是在墨西哥还是上海、是赫尔辛基还是洛杉矶,都“统一”了。出门坐车,别说是汽车就那几个固定的选择,连不同城市的地铁都是几个品牌公司的产品。别说家具、汽车等等商品已经全球统一,连城市的样子都一致了。所谓街道家具――马路边的路灯、公车站牌、广告设置、人行道设计等等,都变成了全球企业的产品。都市的景观和建筑,透过国际竞标,由少数全球化的建筑师与开发商运作,造成面貌相似的大城市。

食衣住行如此,育与乐就不一样吗?我在吃了欧式早点之后,开着德国品牌的汽车,驶过法国公司设计的街道,到了一个英国建筑师建造的美术馆大楼,去看一个新的当代艺术展。很可能是一个多媒体的影音展,用录像机、照相机所摄下的现代感十足的光怪陆离的人生影像。很有意思,但是如果这种展看多了――譬如你已经看过多次的意大利威尼斯展、巴西圣保罗展、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展、德国卡赛尔展、韩国光州展等等,你会有一个疑问:尽管艺术家不同、地理位置和国家文化不同,怎么“现代”的解释却大同小异、似曾相识?

看完展览之后,也许还有时间进了书店。这个书店一进门的地方大概就摆着《哈利・波特》,在香港和台北是繁体中文版,到北京和新加坡是简体中文版。如果是在马德里,会看到西班牙版。在柏林,会看到德文版。不管在哪里,不管什么文字,反正都是哈利・波特。

跟你到天涯海角

晚上,很可能去看个电影。要避开好莱坞的全球产品可不容易;《铁达尼号》或者奥斯卡印记的《卧虎藏龙》在马来西亚的乡下或是伦敦的市区里都看得见,有如麦当劳的标准菜单,“全球同步”。如果不想看电影,留在家里懒惰地看电视,会看到什么呢?我最近搬到香港,电视一打开,刚看见片头,孩子就说:“这个电视节目我知道。”同样的电视节目,美国制片的,在德国放映是德语,在西班牙放映是西班牙语,到了香港就是用粤语发音。人可以到天涯海角,全球统一了的食衣住行育乐跟着你到天涯海角。

睡不着吗?想吃一颗安眠药,你会发现,连安眠药也是全球一致的。头疼的吗?止痛药也是全球一致的。养鱼吗?你喂鱼的饲料来自一个国际连锁商。要快递东西到外国去吗?DHL或是FederalExpress,不管你是在北京、台北、法兰克福,处理方法是一样的。发生了法律纠纷吗?需要人寿保险吗?国际连锁的律师事务所、全球连线的保险公司,正等在你门口。

不仅只是食衣住行的物质,还包括育乐的文化价值和观念,在全球化的运作下,都成为统一的商品,渗透了我的24小时,令人无所逃于天地之间。

在100年前梁启超那个时代,知识分子谈所谓的“西学东渐”。西方的影响刚刚来到门口,人们要决定的是究竟我应该敞开门来,让它全部进来呢,还是只露出一条小小的缝,让某些东西一点点进来。在100年后的今天,所谓“西学”,已经不是一个“渐”不“渐”的问题,它已经从大门、窗子,地下水道,从门缝里头全面侵入,已经从纯粹的思想跟抽象的理论层次,深入到生活里头成为你呼吸的世界,渗透到最具体的生活内容跟细节之中了。

99%是西方的影响

然而什么是“全球化”呢?这个词其实是有问题的。影响从哪里来,往哪里去,是什么力量在“转化”谁,谁被谁“化”掉啊?渗透到我的24小时生活细节里来的,难道是印度或埃及或阿拉伯的影响吗?不是的,仔细看这24小时的内容,代表“全球化”的东西中 

我的早点,往往是牛奶、面包,涂奶油果酱。若是在国际的饭店里,你面临的选择,基本上不是欧式就是美式。边吃早点边读报。看你人在哪个城市,先读当地的报纸,可能是香港《明报》,可能是台北《中国时报》,可能是新加坡《联合早报〉或是《法兰克福汇报》,但是有几份国际的报纸是不管你在哪里都会找来看的,譬如《国际先驱论坛报》、《亚洲华尔街日报》,或者听BBC的广播,看CNN的电视报道。

用完早餐,进到浴室冲凉;洗发精的品牌――不管你是在北京还是香港台北纽约,大概都是同样那几个国际品牌。连卫生纸都是。坐在梳妆台前,发现你的化妆品,不管你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角落,你用的品牌都是那几样:法国的、美国的、日本的……我是对名牌衣服没有感觉的人,如果讲究穿品牌服饰的话,那么衣橱一打开,入眼也是那几个熟悉的名字,法文、意大利文、英文。

连城市的样子都一致了

食跟衣是这样了,那么住、行、育、乐呢?

住,一个宜家的家具就把每一个公寓,不管是在墨西哥还是上海、是赫尔辛基还是洛杉矶,都“统一”了。出门坐车,别说是汽车就那几个固定的选择,连不同城市的地铁都是几个品牌公司的产品。别说家具、汽车等等商品已经全球统一,连城市的样子都一致了。所谓街道家具――马路边的路灯、公车站牌、广告设置、人行道设计等等,都变成了全球企业的产品。都市的景观和建筑,透过国际竞标,由少数全球化的建筑师与开发商运作,造成面貌相似的大城市。

食衣住行如此,育与乐就不一样吗?我在吃了欧式早点之后,开着德国品牌的汽车,驶过法国公司设计的街道,到了一个英国建筑师建造的美术馆大楼,去看一个新的当代艺术展。很可能是一个多媒体的影音展,用录像机、照相机所摄下的现代感十足的光怪陆离的人生影像。很有意思,但是如果这种展看多了――譬如你已经看过多次的意大利威尼斯展、巴西圣保罗展、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展、德国卡赛尔展、韩国光州展等等,你会有一个疑问:尽管艺术家不同、地理位置和国家文化不同,怎么“现代”的解释却大同小异、似曾相识?

看完展览之后,也许还有时间进了书店。这个书店一进门的地方大概就摆着《哈利・波特》,在香港和台北是繁体中文版,到北京和新加坡是简体中文版。如果是在马德里,会看到西班牙版。在柏林,会看到德文版。不管在哪里,不管什么文字,反正都是哈利・波特。

跟你到天涯海角

晚上,很可能去看个电影。要避开好莱坞的全球产品可不容易;《铁达尼号》或者奥斯卡印记的《卧虎藏龙》在马来西亚的乡下或是伦敦的市区里都看得见,有如麦当劳的标准菜单,“全球同步”。如果不想看电影,留在家里懒惰地看电视,会看到什么呢?我最近搬到香港,电视一打开,刚看见片头,孩子就说:“这个电视节目我知道。”同样的电视节目,美国制片的,在德国放映是德语,在西班牙放映是西班牙语,到了香港就是用粤语发音。人可以到天涯海角,全球统一了的食衣住行育乐跟着你到天涯海角。

睡不着吗?想吃一颗安眠药,你会发现,连安眠药也是全球一致的。头疼的吗?止痛药也是全球一致的。养鱼吗?你喂鱼的饲料来自一个国际连锁商。要快递东西到外国去吗?DHL或是FederalExpress,不管你是在北京、台北、法兰克福,处理方法是一样的。发生了法律纠纷吗?需要人寿保险吗?国际连锁的律师事务所、全球连线的保险公司,正等在你门口。

不仅只是食衣住行的物质,还包括育乐的文化价值和观念,在全球化的运作下,都成为统一的商品,渗透了我的24小时,令人无所逃于天地之间。

在100年前梁启超那个时代,知识分子谈所谓的“西学东渐”。西方的影响刚刚来到门口,人们要决定的是究竟我应该敞开门来,让它全部进来呢,还是只露出一条小小的缝,让某些东西一点点进来。在100年后的今天,所谓“西学”,已经不是一个“渐”不“渐”的问题,它已经从大门、窗子,地下水道,从门缝里头全面侵入,已经从纯粹的思想跟抽象的理论层次,深入到生活里头成为你呼吸的世界,渗透到最具体的生活内容跟细节之中了。

99%是西方的影响

然而什么是“全球化”呢?这个词其实是有问题的。影响从哪里来,往哪里去,是什么力量在“转化”谁,谁被谁“化”掉啊?渗透到我的24小时生活细节里来的,难道是印度或埃及或阿拉伯的影响吗?不是的,仔细看这24小时的内容,代表“全球化”的东西中

心态与交通

人生什么最弥足珍贵?是生命。

你看,黄莺在枝头高唱,金鱼在水中游玩,蝴蝶在花中嬉戏,蜜蜂在丛中繁忙……大千世界热闹非凡,是因为每一个鲜活的小生命都是活泼的、幸福的,人类也如此。人类有比植物更亮丽的人生、有比动物更幸福的生活,要想使之延续,就一定要保持生命的活力;没有生命,其它的任何一切都是空谈、妄谈。

当今的世界,是科技飞速发展的世界,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各式立交桥层层相叠,与之相辅相成的汽车等交通工具更是与日俱增。这样,就自然开始了公路的修建,原来弯曲的小道转眼间就成了一条条笔直宽阔的柏油大道,四通八达,构成一个巨型而繁密的交通网。交通带给人们的方便快捷不言而喻;但是同时也促使了“交通事故”这一新名词的产生,无数条鲜活的生命葬生其中!多少悲剧发生在车轮之下,多少殷红的鲜血泼洒在柏油马路之上,顽强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

这样便捷的交通使之完全消失是不可能的,所以,要想减少悲剧发生,就首先要从自身做起。如今,各种交通法规相继问世,这些法规涉及的方面广阔、齐全,对行人、车辆都给出了相应的行为准则。如果我们严格按照规范去做,就能降低交通事故发生的几率。

人们一直在讨论交通安全这个话题,政府也在一直下达命令严查严惩酒后驾车等违规行为,虽然伤亡人数有一定减少,但是大大小小的交通事故仍旧时常发生,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仅是上述所说还是不足。我们须让大众深刻认识到生命的可贵、树立起良好的心态。心态往往能决定一切,有了平和的心态,就会自然而然地考虑到遵守交通规则的重要性;路途中、行车时,如果与他人发生了矛盾、纠纷,就会想到“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明智选择。

心有他人天地宽,心态决定着交通安全。怀有一颗平和心,就会渐渐消除人与人间难解的隔膜,相互帮助、相互信任。到那时,我们争得的不仅仅是交通的畅通,更是整个社会的畅通、进步与飞跃,这是一路的畅通!

我心中的美好家园

我心中的美好家园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美好的家园,我心中的美好家园是和谐的,是美丽的,是环保的。我心中的美好家园是和谐的。我们是21世纪的接班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在地球上建设和谐美好家园,使我们这代人应有的责任。在这个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学会互相宽容,学会用文雅、和气的语言和别人沟通。有一天,一位女青年下公共汽车时,她的长裙拖在车厢踏板上,被一位跟在后面的小朋友踩了一下。女青年回过头来看了看,小朋友连忙抬起脚说:“对不起,把您的裙子踩脏了。”女青年微笑着说:“没关系。”于是,一场可能发生的纠纷避免了。由此可见,礼貌待人可以在人与人之间架起一座理解的桥梁,减少相互间的矛盾,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加和谐,社会生活更加美好。我心中的美好家园是美丽的。小路两旁种植着茂密的大树,这样能使过往的行人在酷暑时,感到丝丝凉意。小路两旁种植着五颜六色的花卉,那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朵正在春姑娘的抚摸下绽开笑脸。那一簇簇金黄色的油菜花,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远远望去,石路犹如披上了一件金色华丽的晚礼服。那树木,那花朵,在我眼里是最美的地方了。我心中的美好家园是环保的。我们要守护我们的环境,就必须从生活的细节做起,从低碳生活做起,希望天永远是湛蓝湛蓝的,小鸟可以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飞翔,小鱼在水里快活地嬉戏……那时没有了马路,汽车从地球上消失了,汽车的尾气也随着汽车的消失而不见了踪影,只有用石子铺的石路,人们都步行或骑单车出行,都从零污染环境做起。空调电扇都是风力发电……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那么怄意!每个人心中的家园都是美好的,要想实现我们心中的美好家园,我们应该从现在做起,从点点滴滴的小事做起,为人类的存活做出最后的努力。海口市第十一小学五一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