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连山作文(共十篇)

这是我的第一天旅行,经过大约5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终于来到了美丽的卓尔山。

在这一路上,听导游说,卓尔山属于丹霞地貌,由红色砂岩、砾岩组成。藏语为“宗穆玛釉玛”意为“美丽的红润皇后”。山对面是一山尽览四秀景色的牛心山。两山之间隔着八宝河,共同护佑着祁连的山山水水。

我还听导游说,这山名字的由来还流传着一个传说呢。传说猪八戒和牛魔王在祁连相遇就在此大战500回合,还未分出胜负之时,牛魔王便把猪八戒的耳朵削了下来,丢到了八宝河的南边,就变成了现在的卓尔山,谐音:猪耳山。此时,猪八戒大怒,就掏下了牛魔王的牛心,此后就变成了现在的牛心山,藏语为“阿米东素”。

现在,我们乘坐着缆车登上了山。由于山路不好,还经常转弯,所以一定要抓好。在缆车上看牛心山真是美极了,有红色、绿色、黄色,漂亮极了。

还有一段路要自己爬,登上了烽火台后,你会在门口看见两个战士,他们头戴黄色铁帽。右手拿长矛,左手是虎头盾,身着战衣,表情威严无比。进入烽火台,向右走有四个石刻画,都十分好看。向左走便登上了烽火台,烽火台每一面墙壁都有两个窗口,能看见对面的美丽景色。登上烽火台,也有两个和门口一样的战士。烽火台上看景色是最美的。美丽的景色尽收眼底。当站在烽火台上,横跨整个祁连山草原景色时,我的心情怎能不愉快呢?

现在的卓尔山已成为祁连县的重点旅游景区,祁连就如卓尔山那样秀丽夺目,像生长在它身上的松树那样挺拔自信。啊!多么美丽的卓尔山!

长春市第一实验银河小学五年级:薛雨坤

人间仙境

人间仙境——我的家乡海北

七年级一班:任海珍

对家乡的留恋是每一个人潜藏在内心深处不灭的火种,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起儿时的清纯天真。也许是因为家乡曾经承载过自己最伟大的理想和最真诚的友谊,也许是因为家乡有自己割舍不断的如同对母亲一样的一种天生的依恋,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所以我对家乡的情感总是有增无减。每一次只要一提到家乡,我的脑海里就会出现它的样子:百里菜花海的门源,白雪皑皑的祁连山美景,拥有独特民族风情以及首届沙岛沙雕节呈现出的精致而独特的沙雕奇观的海晏,青海湖北岸令人神往的刚察!

我爱西海镇。西海镇就是中国著名的“原子城”,这里是原子弹、氢弹和民歌《在那遥远的地方》的诞生地。你不知道吧?民歌《在那遥远的地方》是著名的音乐王子王洛宾先生在金银滩遇见当地美丽的藏族姑娘卓玛而创作的,而这金银滩就在西海镇。这里碧草连天、野花遍地、水草丰美、牛羊成群、帐篷成排,是人们休闲娱乐的好地方。

我爱门源。门源有个仙米国家级自然森林公园。那里草木茂盛、珍稀动物繁多、溪水清澈、天空湛蓝、空气清新。每年七月都在那里举行“油菜花艺术节”。那时,所有人都坐在山坡上,围在草地上赏花,观看文娱节目。满山遍野的油菜花散发出淡淡的香味,花丛中还有许多蜜蜂和蝴蝶在嬉戏、飞舞,让人流连忘返。

我爱祁连。“祁连山下好牧草”一句话就概括了祁连草原的风光。祁连的草正如话中说的一样好,而且是全州四个县中最好的。有人说:“祁连的牛羊吃的冬虫夏草,喝的是矿泉水,晒的是日光浴,洗的是山泉澡”,所以祁连的牛羊肉味道好,牦牛奶营养高。此外,祁连还有神秘莫测的黑河大峡谷,峡谷中山势陡峭,是探险家的乐园。

我爱刚察。刚察最美的当然是那举世闻名梦幻般的青海湖。青海湖边山青水秀、绿草成荫、白盐镶边、金沙作伴、鲜花点缀。七月的观鱼节上,青海湖里的湟鱼都去刚察的沙柳河里产卵,那时沙柳河里的湟鱼黑压压的在河底里铺成一片。真是“半河清水,半河鱼”呀。遥望那烟波浩渺的青海湖真是美不胜收啊!

我的家乡,四季也很美。

春天,我们刚察吹风是这里的主旋律。风慢慢唤醒大地,草地上逐渐有了点点绿色。花朵们悄悄打开它的花苞,把它的美丽都綻放开来了。让人看了之后,永葆青春。

夏天,绿树成荫,繁花似锦,碧草如茵,流水潺潺,莺歌燕舞,无处不清新,无处不优雅。让你不禁想拥抱蓝天白云,吻一吻泥土的芳香,在静静的山林中坐一坐,在绿色的草丛中坐一坐,夏天的活动有不少呢,刚察的观鱼节,门源的油菜花节,海晏的沙雕节,还有环青海湖自行车拉力赛,让你有享不尽的欢乐。

秋天,树上那金黄的叶子一片一片落下,大地好像多了一份沉稳。夜里,在田间,仰望着璀璨的星空,聆听着蝉鸣嘹响,蛙声如潮,仿佛置身于一个童话般的王国。

冬天,祁连山白雪皑皑,青海湖披上了雪白的衣裳,鸟儿们向南方飞走了,等待着下一个春天的来临,动物们都冬眠了,恢复了以往的宁静。这美丽的画面,深入人心,流传永久,体会到大自然的真善美!

海北的人民勤劳、朴实、善良、勇敢,创造了灿烂的历史文化和绚丽多彩的民族风情。

海北风景如画,以山为雄,以山抒情,以水为灵,以水表情!

这就是我的家乡——人间仙境海北!

我的家乡

我的家乡

站前路小学二年级二班作者白发鸿指导老师:赵玉英

我的家乡在青海门源县,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它四周被祁连山环绕包围着,气候宜人,风景秀丽。

夏季,满上遍野的油菜花,争相开放时形成一眼望不到边的花的海洋。引来了全国养蜂人来放养蜜蜂,数不清的蜜蜂在花丛中飞来飞去,景色十分壮观,引的四面八方的游客游览我的家乡。

家乡出产的蜂蜜,清油由于品质优良,在周围邻县享有很高的生誉。

这就是我美丽的家乡,还有许多我没法形容出的景色和数不清的产品。欢迎大家去我的家乡看看你会很喜欢的。

我的祁连山之旅(三 孙欣悦)

我的祁连山之旅酒泉市肃州区北苑小学三年级孙欣悦站在我家阳台上,向南望去,可以看见连绵起伏的祁连山。在远方看上去山的颜色就像雪白色带着一点淡蓝色,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山的颜色!我那时真想走到山跟前看一看。有一天,我就对爸爸说:“爸爸你能带我到山跟前去看一看吗?”爸爸却说:“看山跑死马!”我又问爸爸那句话什么意思,爸爸说:“那山看起来离咱们很近,其实特别特别远!”可我实在太想去了。我就又问爸爸:“今年期末考试如果我考得好,能带咱们一家人去祁连山玩吗?”爸爸这次回答说:“好呀,一言为定!”到了二年级第二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下来,我是个第六名。因为上次期中考试没有考好,这次考好了,爸爸妈妈和他们的同事们,还有我和两个小朋友一起踏上了去祁连山的路。这天早上天气很好,气温也高,我们的汽车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攀延着越过一座山又一座山,爸爸妈妈告诉我:“山上有许多药材,比如说,羌活、黄柏……一些药材。”到了祁连山,我们见了一条河,远远看到山上有松林。到了更里面我们见了羊群、野兔、牦牛等一些动物。到了山跟前,哇!好大的山呀!我决定爬山,爬山的人有我、侯见哥哥、侯叔叔三个人。我爬得最快,最后爬到了半山腰,可是爸爸又叫我下来。没办法,我只好下来了。到了目的地,我见的绿绿草原像我到了电视里,天也很蓝,祁连山的人给我们奶茶喝,羊肉吃,还和我们一起唱歌跳舞,好幸福!这是快乐的一天,到现在我也难忘这一天!

月亮

月光洒在大地上,照亮了的河流和山川,也照亮了看月亮的我。

夜,降临了。我来到窗前,仰望那黑暗的天空。明月高挂在天空,给小河投下了一层淡淡的银光。河面亮晶晶的,如一面明镜。两岸的草木沐浴在清幽的月光中,让人看了不禁感叹月的瑰丽。

月亮下的祁连山更是不同凡响。昔日高大雄伟的祁连山,现在显得多么单纯。怎么也看不清山上的景物,只有黑乎乎的一片。那起伏的山脉时隐时现,像一条在大地上游动着的“黑蛇”。那天边的微云,给远山笼罩了一层薄纱,使祁连山显得更加神秘。

看着大自然的美景,我深深陶醉了。心灵也被照得透亮。我想:明月,明净、瑰丽,大方异彩,使星星暗然失色。但她并不骄傲,而是把自己的光无私地献给人们,为人们带来了光明和快乐。

三十五

三十五

百里当归眉目清秀,和飘香有四五分相似,身材适中,举止温雅,神采风流,便是一身简简单单的青衣布袍也将他衬得犹如翩翩佳公子一般 。此刻他正在后院,一边翻晒着药草,一边和飘香闲聊着。

“妖妖,喜欢二哥给你礼物吗?”

“二哥,你带回来的东西我都喜欢,最喜欢的是二哥你回来了,这次你出去得太久了,大哥嘴里不说,心里早就急坏了,以后可不能这样哦。”

“他知道的,其实,我们在哪里大哥都知道,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和无涯一起回来的呢?天下这么大,哪里能凑巧碰得上?”

“对啊,不过,三哥说他是在祁连山找到玄天石的,你的无仙草也是在那里找到的,这不是很巧吗?”

“那是无涯的运气,他找了两年都没找到,谁知道就在我们汇合的前一天找到了,他呀,看见我远远不如找到玄天石那么高兴。”

“就是,三哥炼剑都快走火入魔了,我看啊,在他眼里,我们都不如那个破石头。”

“别说他了,你也是,我们这几个兄弟加起来能比得上那个李元芳吗?”

“二哥,连你也笑话我! 从小我就粘着你们,就是到老到死我也不离开你们。”

“傻丫头,打二十年前我们就知道了,谁都逃不出妖妖的小手心。现在好了,你又抓来了一个。”

“不知道谁抓谁呢。”飘香沉默了一会儿,嘟囔了一句,声音虽小,却被当归听了个真切。

“你愿意被他抓住?他真的这么重要吗?”

“二哥,如果我说我愿意,很重要,重要得比我自己还要重要,你能理解吗?”

“我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不知道。我只是希望你永远都是我自在逍遥的,无忧无虑的妹妹。”

“晚了,二哥,我已经不自在不逍遥了,我的心丢了,被他拿走了……人得跟着心走,你说是吗?。”

“那么他呢?他的心你拿到了吗?他也跟着他的心走吗?”

“他的心?拿到了又怎么样?他有本事把他的心给我,身子跟着他的大人走 。”

“这样的话,你真的要好好想想了,不是二哥吓唬你,朝堂也是江湖,都是身不由己的地方。伴君如伴虎,能全身而退谈何容易,你想过吗?”

“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我就想过无数次了,二哥,你说我该怎么办?”一缕愁绪象常春藤一样爬上她的心头,悄悄的蔓延着。

“事在人为,未来长着呢,别想得太多了。你只要看管住这颗心,别让人偷走了就好。 ”当归安慰着飘香,他实在见不得飘香有任何的不开心。

“这个我不怕,百里飘香是好惹的吗?他是我的,没人能抢走。”

“好,不管怎么样,二哥支持你,他就是我们的亲兄弟,我们都是一家人。”

“可我心里总是有点怕,这人太别扭。”

“放心吧,妖妖,我们一家人共同进退。别人千招万招,我们就是两招,我们小时候常玩的两招,你还记得吗?”当归说到这里,先呵呵的笑了起来,笑得得意极了。一脸的星明月朗,春风般的让人迷醉。

“我怎么会忘呢?二哥,这两招让大哥,三哥多跳脚啊……”

忽然,店堂里传来百里无涯的的声音,听口气不大友善,带着几分挖苦:“这位将军,您走错门了吧?小店里没人打仗,连打架的都没有,您这是来干嘛?”

来人正是李元芳,看见百里无涯在店堂里一个人自斟自酌,刚想上前见礼,冷不丁的被他这么几句,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一下子竟愣住了。

“老三!”

“三哥!”

飘香和他二哥闻声而出,见李元芳神情有些尴尬,不禁不约而同的白了百里无涯一眼。

“我三哥以前做贼被官军抓过,所以你穿这身儿他不自在,别理他。”说着,飘香拉着李元芳离开。

百里当归脸上带着搵怒,不由分说,一把拖住比他高小半个头的无涯,硬是拽进了后院的正堂。

“无涯,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说,好好的,人家招惹你了?”

“没招惹我,招惹我妹子了,妖妖找谁不好,找这种人?”

“什么这种人,元芳不错,飘香看上的不会有错。”

“有错没错,是飘香说了算,但是我们是她哥,我不能看着她不快乐。”

“李元芳就是她的快乐,她长大了,她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好了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还是想想办法早点把这小子的臭皮囊补补好,免得日后自己妹子哭死。”

“你在说什么?你是说元芳身体不好?”

“告诉你吧,这小子不是一般人,两年前就听说过他,听说在崇州他为了三十五

百里当归眉目清秀,和飘香有四五分相似,身材适中,举止温雅,神采风流,便是一身简简单单的青衣布袍也将他衬得犹如翩翩佳公子一般 。此刻他正在后院,一边翻晒着药草,一边和飘香闲聊着。

“妖妖,喜欢二哥给你礼物吗?”

“二哥,你带回来的东西我都喜欢,最喜欢的是二哥你回来了,这次你出去得太久了,大哥嘴里不说,心里早就急坏了,以后可不能这样哦。”

“他知道的,其实,我们在哪里大哥都知道,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和无涯一起回来的呢?天下这么大,哪里能凑巧碰得上?”

“对啊,不过,三哥说他是在祁连山找到玄天石的,你的无仙草也是在那里找到的,这不是很巧吗?”

“那是无涯的运气,他找了两年都没找到,谁知道就在我们汇合的前一天找到了,他呀,看见我远远不如找到玄天石那么高兴。”

“就是,三哥炼剑都快走火入魔了,我看啊,在他眼里,我们都不如那个破石头。”

“别说他了,你也是,我们这几个兄弟加起来能比得上那个李元芳吗?”

“二哥,连你也笑话我! 从小我就粘着你们,就是到老到死我也不离开你们。”

“傻丫头,打二十年前我们就知道了,谁都逃不出妖妖的小手心。现在好了,你又抓来了一个。”

“不知道谁抓谁呢。”飘香沉默了一会儿,嘟囔了一句,声音虽小,却被当归听了个真切。

“你愿意被他抓住?他真的这么重要吗?”

“二哥,如果我说我愿意,很重要,重要得比我自己还要重要,你能理解吗?”

“我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不知道。我只是希望你永远都是我自在逍遥的,无忧无虑的妹妹。”

“晚了,二哥,我已经不自在不逍遥了,我的心丢了,被他拿走了……人得跟着心走,你说是吗?。”

“那么他呢?他的心你拿到了吗?他也跟着他的心走吗?”

“他的心?拿到了又怎么样?他有本事把他的心给我,身子跟着他的大人走 。”

“这样的话,你真的要好好想想了,不是二哥吓唬你,朝堂也是江湖,都是身不由己的地方。伴君如伴虎,能全身而退谈何容易,你想过吗?”

“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我就想过无数次了,二哥,你说我该怎么办?”一缕愁绪象常春藤一样爬上她的心头,悄悄的蔓延着。

“事在人为,未来长着呢,别想得太多了。你只要看管住这颗心,别让人偷走了就好。 ”当归安慰着飘香,他实在见不得飘香有任何的不开心。

“这个我不怕,百里飘香是好惹的吗?他是我的,没人能抢走。”

“好,不管怎么样,二哥支持你,他就是我们的亲兄弟,我们都是一家人。”

“可我心里总是有点怕,这人太别扭。”

“放心吧,妖妖,我们一家人共同进退。别人千招万招,我们就是两招,我们小时候常玩的两招,你还记得吗?”当归说到这里,先呵呵的笑了起来,笑得得意极了。一脸的星明月朗,春风般的让人迷醉。

“我怎么会忘呢?二哥,这两招让大哥,三哥多跳脚啊……”

忽然,店堂里传来百里无涯的的声音,听口气不大友善,带着几分挖苦:“这位将军,您走错门了吧?小店里没人打仗,连打架的都没有,您这是来干嘛?”

来人正是李元芳,看见百里无涯在店堂里一个人自斟自酌,刚想上前见礼,冷不丁的被他这么几句,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一下子竟愣住了。

“老三!”

“三哥!”

飘香和他二哥闻声而出,见李元芳神情有些尴尬,不禁不约而同的白了百里无涯一眼。

“我三哥以前做贼被官军抓过,所以你穿这身儿他不自在,别理他。”说着,飘香拉着李元芳离开。

百里当归脸上带着搵怒,不由分说,一把拖住比他高小半个头的无涯,硬是拽进了后院的正堂。

“无涯,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说,好好的,人家招惹你了?”

“没招惹我,招惹我妹子了,妖妖找谁不好,找这种人?”

“什么这种人,元芳不错,飘香看上的不会有错。”

“有错没错,是飘香说了算,但是我们是她哥,我不能看着她不快乐。”

“李元芳就是她的快乐,她长大了,她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好了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还是想想办法早点把这小子的臭皮囊补补好,免得日后自己妹子哭死。”

“你在说什么?你是说元芳身体不好?”

“告诉你吧,这小子不是一般人,两年前就听说过他,听说在崇州他为了三十五

百里当归眉目清秀,和飘香有四五分相似,身材适中,举止温雅,神采风流,便是一身简简单单的青衣布袍也将他衬得犹如翩翩佳公子一般 。此刻他正在后院,一边翻晒着药草,一边和飘香闲聊着。

“妖妖,喜欢二哥给你礼物吗?”

“二哥,你带回来的东西我都喜欢,最喜欢的是二哥你回来了,这次你出去得太久了,大哥嘴里不说,心里早就急坏了,以后可不能这样哦。”

“他知道的,其实,我们在哪里大哥都知道,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和无涯一起回来的呢?天下这么大,哪里能凑巧碰得上?”

“对啊,不过,三哥说他是在祁连山找到玄天石的,你的无仙草也是在那里找到的,这不是很巧吗?”

“那是无涯的运气,他找了两年都没找到,谁知道就在我们汇合的前一天找到了,他呀,看见我远远不如找到玄天石那么高兴。”

“就是,三哥炼剑都快走火入魔了,我看啊,在他眼里,我们都不如那个破石头。”

“别说他了,你也是,我们这几个兄弟加起来能比得上那个李元芳吗?”

“二哥,连你也笑话我! 从小我就粘着你们,就是到老到死我也不离开你们。”

“傻丫头,打二十年前我们就知道了,谁都逃不出妖妖的小手心。现在好了,你又抓来了一个。”

“不知道谁抓谁呢。”飘香沉默了一会儿,嘟囔了一句,声音虽小,却被当归听了个真切。

“你愿意被他抓住?他真的这么重要吗?”

“二哥,如果我说我愿意,很重要,重要得比我自己还要重要,你能理解吗?”

“我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不知道。我只是希望你永远都是我自在逍遥的,无忧无虑的妹妹。”

“晚了,二哥,我已经不自在不逍遥了,我的心丢了,被他拿走了……人得跟着心走,你说是吗?。”

“那么他呢?他的心你拿到了吗?他也跟着他的心走吗?”

“他的心?拿到了又怎么样?他有本事把他的心给我,身子跟着他的大人走 。”

“这样的话,你真的要好好想想了,不是二哥吓唬你,朝堂也是江湖,都是身不由己的地方。伴君如伴虎,能全身而退谈何容易,你想过吗?”

“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我就想过无数次了,二哥,你说我该怎么办?”一缕愁绪象常春藤一样爬上她的心头,悄悄的蔓延着。

“事在人为,未来长着呢,别想得太多了。你只要看管住这颗心,别让人偷走了就好。 ”当归安慰着飘香,他实在见不得飘香有任何的不开心。

“这个我不怕,百里飘香是好惹的吗?他是我的,没人能抢走。”

“好,不管怎么样,二哥支持你,他就是我们的亲兄弟,我们都是一家人。”

“可我心里总是有点怕,这人太别扭。”

“放心吧,妖妖,我们一家人共同进退。别人千招万招,我们就是两招,我们小时候常玩的两招,你还记得吗?”当归说到这里,先呵呵的笑了起来,笑得得意极了。一脸的星明月朗,春风般的让人迷醉。

“我怎么会忘呢?二哥,这两招让大哥,三哥多跳脚啊……”

忽然,店堂里传来百里无涯的的声音,听口气不大友善,带着几分挖苦:“这位将军,您走错门了吧?小店里没人打仗,连打架的都没有,您这是来干嘛?”

来人正是李元芳,看见百里无涯在店堂里一个人自斟自酌,刚想上前见礼,冷不丁的被他这么几句,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一下子竟愣住了。

“老三!”

“三哥!”

飘香和他二哥闻声而出,见李元芳神情有些尴尬,不禁不约而同的白了百里无涯一眼。

“我三哥以前做贼被官军抓过,所以你穿这身儿他不自在,别理他。”说着,飘香拉着李元芳离开。

百里当归脸上带着搵怒,不由分说,一把拖住比他高小半个头的无涯,硬是拽进了后院的正堂。

“无涯,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说,好好的,人家招惹你了?”

“没招惹我,招惹我妹子了,妖妖找谁不好,找这种人?”

“什么这种人,元芳不错,飘香看上的不会有错。”

“有错没错,是飘香说了算,但是我们是她哥,我不能看着她不快乐。”

“李元芳就是她的快乐,她长大了,她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好了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还是想想办法早点把这小子的臭皮囊补补好,免得日后自己妹子哭死。”

“你在说什么?你是说元芳身体不好?”

“告诉你吧,这小子不是一般人,两年前就听说过他,听说在崇州他为了三十五

百里当归眉目清秀,和飘香有四五分相似,身材适中,举止温雅,神采风流,便是一身简简单单的青衣布袍也将他衬得犹如翩翩佳公子一般 。此刻他正在后院,一边翻晒着药草,一边和飘香闲聊着。

“妖妖,喜欢二哥给你礼物吗?”

“二哥,你带回来的东西我都喜欢,最喜欢的是二哥你回来了,这次你出去得太久了,大哥嘴里不说,心里早就急坏了,以后可不能这样哦。”

“他知道的,其实,我们在哪里大哥都知道,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和无涯一起回来的呢?天下这么大,哪里能凑巧碰得上?”

“对啊,不过,三哥说他是在祁连山找到玄天石的,你的无仙草也是在那里找到的,这不是很巧吗?”

“那是无涯的运气,他找了两年都没找到,谁知道就在我们汇合的前一天找到了,他呀,看见我远远不如找到玄天石那么高兴。”

“就是,三哥炼剑都快走火入魔了,我看啊,在他眼里,我们都不如那个破石头。”

“别说他了,你也是,我们这几个兄弟加起来能比得上那个李元芳吗?”

“二哥,连你也笑话我! 从小我就粘着你们,就是到老到死我也不离开你们。”

“傻丫头,打二十年前我们就知道了,谁都逃不出妖妖的小手心。现在好了,你又抓来了一个。”

“不知道谁抓谁呢。”飘香沉默了一会儿,嘟囔了一句,声音虽小,却被当归听了个真切。

“你愿意被他抓住?他真的这么重要吗?”

“二哥,如果我说我愿意,很重要,重要得比我自己还要重要,你能理解吗?”

“我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不知道。我只是希望你永远都是我自在逍遥的,无忧无虑的妹妹。”

“晚了,二哥,我已经不自在不逍遥了,我的心丢了,被他拿走了……人得跟着心走,你说是吗?。”

“那么他呢?他的心你拿到了吗?他也跟着他的心走吗?”

“他的心?拿到了又怎么样?他有本事把他的心给我,身子跟着他的大人走 。”

“这样的话,你真的要好好想想了,不是二哥吓唬你,朝堂也是江湖,都是身不由己的地方。伴君如伴虎,能全身而退谈何容易,你想过吗?”

“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我就想过无数次了,二哥,你说我该怎么办?”一缕愁绪象常春藤一样爬上她的心头,悄悄的蔓延着。

“事在人为,未来长着呢,别想得太多了。你只要看管住这颗心,别让人偷走了就好。 ”当归安慰着飘香,他实在见不得飘香有任何的不开心。

“这个我不怕,百里飘香是好惹的吗?他是我的,没人能抢走。”

“好,不管怎么样,二哥支持你,他就是我们的亲兄弟,我们都是一家人。”

“可我心里总是有点怕,这人太别扭。”

“放心吧,妖妖,我们一家人共同进退。别人千招万招,我们就是两招,我们小时候常玩的两招,你还记得吗?”当归说到这里,先呵呵的笑了起来,笑得得意极了。一脸的星明月朗,春风般的让人迷醉。

“我怎么会忘呢?二哥,这两招让大哥,三哥多跳脚啊……”

忽然,店堂里传来百里无涯的的声音,听口气不大友善,带着几分挖苦:“这位将军,您走错门了吧?小店里没人打仗,连打架的都没有,您这是来干嘛?”

来人正是李元芳,看见百里无涯在店堂里一个人自斟自酌,刚想上前见礼,冷不丁的被他这么几句,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一下子竟愣住了。

“老三!”

“三哥!”

飘香和他二哥闻声而出,见李元芳神情有些尴尬,不禁不约而同的白了百里无涯一眼。

“我三哥以前做贼被官军抓过,所以你穿这身儿他不自在,别理他。”说着,飘香拉着李元芳离开。

百里当归脸上带着搵怒,不由分说,一把拖住比他高小半个头的无涯,硬是拽进了后院的正堂。

“无涯,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说,好好的,人家招惹你了?”

“没招惹我,招惹我妹子了,妖妖找谁不好,找这种人?”

“什么这种人,元芳不错,飘香看上的不会有错。”

“有错没错,是飘香说了算,但是我们是她哥,我不能看着她不快乐。”

“李元芳就是她的快乐,她长大了,她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好了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还是想想办法早点把这小子的臭皮囊补补好,免得日后自己妹子哭死。”

“你在说什么?你是说元芳身体不好?”

“告诉你吧,这小子不是一般人,两年前就听说过他,听说在崇州他为了三十五

百里当归眉目清秀,和飘香有四五分相似,身材适中,举止温雅,神采风流,便是一身简简单单的青衣布袍也将他衬得犹如翩翩佳公子一般 。此刻他正在后院,一边翻晒着药草,一边和飘香闲聊着。

“妖妖,喜欢二哥给你礼物吗?”

“二哥,你带回来的东西我都喜欢,最喜欢的是二哥你回来了,这次你出去得太久了,大哥嘴里不说,心里早就急坏了,以后可不能这样哦。”

“他知道的,其实,我们在哪里大哥都知道,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和无涯一起回来的呢?天下这么大,哪里能凑巧碰得上?”

“对啊,不过,三哥说他是在祁连山找到玄天石的,你的无仙草也是在那里找到的,这不是很巧吗?”

“那是无涯的运气,他找了两年都没找到,谁知道就在我们汇合的前一天找到了,他呀,看见我远远不如找到玄天石那么高兴。”

“就是,三哥炼剑都快走火入魔了,我看啊,在他眼里,我们都不如那个破石头。”

“别说他了,你也是,我们这几个兄弟加起来能比得上那个李元芳吗?”

“二哥,连你也笑话我! 从小我就粘着你们,就是到老到死我也不离开你们。”

“傻丫头,打二十年前我们就知道了,谁都逃不出妖妖的小手心。现在好了,你又抓来了一个。”

“不知道谁抓谁呢。”飘香沉默了一会儿,嘟囔了一句,声音虽小,却被当归听了个真切。

“你愿意被他抓住?他真的这么重要吗?”

“二哥,如果我说我愿意,很重要,重要得比我自己还要重要,你能理解吗?”

“我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不知道。我只是希望你永远都是我自在逍遥的,无忧无虑的妹妹。”

“晚了,二哥,我已经不自在不逍遥了,我的心丢了,被他拿走了……人得跟着心走,你说是吗?。”

“那么他呢?他的心你拿到了吗?他也跟着他的心走吗?”

“他的心?拿到了又怎么样?他有本事把他的心给我,身子跟着他的大人走 。”

“这样的话,你真的要好好想想了,不是二哥吓唬你,朝堂也是江湖,都是身不由己的地方。伴君如伴虎,能全身而退谈何容易,你想过吗?”

“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我就想过无数次了,二哥,你说我该怎么办?”一缕愁绪象常春藤一样爬上她的心头,悄悄的蔓延着。

“事在人为,未来长着呢,别想得太多了。你只要看管住这颗心,别让人偷走了就好。 ”当归安慰着飘香,他实在见不得飘香有任何的不开心。

“这个我不怕,百里飘香是好惹的吗?他是我的,没人能抢走。”

“好,不管怎么样,二哥支持你,他就是我们的亲兄弟,我们都是一家人。”

“可我心里总是有点怕,这人太别扭。”

“放心吧,妖妖,我们一家人共同进退。别人千招万招,我们就是两招,我们小时候常玩的两招,你还记得吗?”当归说到这里,先呵呵的笑了起来,笑得得意极了。一脸的星明月朗,春风般的让人迷醉。

“我怎么会忘呢?二哥,这两招让大哥,三哥多跳脚啊……”

忽然,店堂里传来百里无涯的的声音,听口气不大友善,带着几分挖苦:“这位将军,您走错门了吧?小店里没人打仗,连打架的都没有,您这是来干嘛?”

来人正是李元芳,看见百里无涯在店堂里一个人自斟自酌,刚想上前见礼,冷不丁的被他这么几句,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一下子竟愣住了。

“老三!”

“三哥!”

飘香和他二哥闻声而出,见李元芳神情有些尴尬,不禁不约而同的白了百里无涯一眼。

“我三哥以前做贼被官军抓过,所以你穿这身儿他不自在,别理他。”说着,飘香拉着李元芳离开。

百里当归脸上带着搵怒,不由分说,一把拖住比他高小半个头的无涯,硬是拽进了后院的正堂。

“无涯,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说,好好的,人家招惹你了?”

“没招惹我,招惹我妹子了,妖妖找谁不好,找这种人?”

“什么这种人,元芳不错,飘香看上的不会有错。”

“有错没错,是飘香说了算,但是我们是她哥,我不能看着她不快乐。”

“李元芳就是她的快乐,她长大了,她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好了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还是想想办法早点把这小子的臭皮囊补补好,免得日后自己妹子哭死。”

“你在说什么?你是说元芳身体不好?”

“告诉你吧,这小子不是一般人,两年前就听说过他,听说在崇州他为了三十五

百里当归眉目清秀,和飘香有四五分相似,身材适中,举止温雅,神采风流,便是一身简简单单的青衣布袍也将他衬得犹如翩翩佳公子一般 。此刻他正在后院,一边翻晒着药草,一边和飘香闲聊着。

“妖妖,喜欢二哥给你礼物吗?”

“二哥,你带回来的东西我都喜欢,最喜欢的是二哥你回来了,这次你出去得太久了,大哥嘴里不说,心里早就急坏了,以后可不能这样哦。”

“他知道的,其实,我们在哪里大哥都知道,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和无涯一起回来的呢?天下这么大,哪里能凑巧碰得上?”

“对啊,不过,三哥说他是在祁连山找到玄天石的,你的无仙草也是在那里找到的,这不是很巧吗?”

“那是无涯的运气,他找了两年都没找到,谁知道就在我们汇合的前一天找到了,他呀,看见我远远不如找到玄天石那么高兴。”

“就是,三哥炼剑都快走火入魔了,我看啊,在他眼里,我们都不如那个破石头。”

“别说他了,你也是,我们这几个兄弟加起来能比得上那个李元芳吗?”

“二哥,连你也笑话我! 从小我就粘着你们,就是到老到死我也不离开你们。”

“傻丫头,打二十年前我们就知道了,谁都逃不出妖妖的小手心。现在好了,你又抓来了一个。”

“不知道谁抓谁呢。”飘香沉默了一会儿,嘟囔了一句,声音虽小,却被当归听了个真切。

“你愿意被他抓住?他真的这么重要吗?”

“二哥,如果我说我愿意,很重要,重要得比我自己还要重要,你能理解吗?”

“我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不知道。我只是希望你永远都是我自在逍遥的,无忧无虑的妹妹。”

“晚了,二哥,我已经不自在不逍遥了,我的心丢了,被他拿走了……人得跟着心走,你说是吗?。”

“那么他呢?他的心你拿到了吗?他也跟着他的心走吗?”

“他的心?拿到了又怎么样?他有本事把他的心给我,身子跟着他的大人走 。”

“这样的话,你真的要好好想想了,不是二哥吓唬你,朝堂也是江湖,都是身不由己的地方。伴君如伴虎,能全身而退谈何容易,你想过吗?”

“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我就想过无数次了,二哥,你说我该怎么办?”一缕愁绪象常春藤一样爬上她的心头,悄悄的蔓延着。

“事在人为,未来长着呢,别想得太多了。你只要看管住这颗心,别让人偷走了就好。 ”当归安慰着飘香,他实在见不得飘香有任何的不开心。

“这个我不怕,百里飘香是好惹的吗?他是我的,没人能抢走。”

“好,不管怎么样,二哥支持你,他就是我们的亲兄弟,我们都是一家人。”

“可我心里总是有点怕,这人太别扭。”

“放心吧,妖妖,我们一家人共同进退。别人千招万招,我们就是两招,我们小时候常玩的两招,你还记得吗?”当归说到这里,先呵呵的笑了起来,笑得得意极了。一脸的星明月朗,春风般的让人迷醉。

“我怎么会忘呢?二哥,这两招让大哥,三哥多跳脚啊……”

忽然,店堂里传来百里无涯的的声音,听口气不大友善,带着几分挖苦:“这位将军,您走错门了吧?小店里没人打仗,连打架的都没有,您这是来干嘛?”

来人正是李元芳,看见百里无涯在店堂里一个人自斟自酌,刚想上前见礼,冷不丁的被他这么几句,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一下子竟愣住了。

“老三!”

“三哥!”

飘香和他二哥闻声而出,见李元芳神情有些尴尬,不禁不约而同的白了百里无涯一眼。

“我三哥以前做贼被官军抓过,所以你穿这身儿他不自在,别理他。”说着,飘香拉着李元芳离开。

百里当归脸上带着搵怒,不由分说,一把拖住比他高小半个头的无涯,硬是拽进了后院的正堂。

“无涯,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说,好好的,人家招惹你了?”

“没招惹我,招惹我妹子了,妖妖找谁不好,找这种人?”

“什么这种人,元芳不错,飘香看上的不会有错。”

“有错没错,是飘香说了算,但是我们是她哥,我不能看着她不快乐。”

“李元芳就是她的快乐,她长大了,她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好了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还是想想办法早点把这小子的臭皮囊补补好,免得日后自己妹子哭死。”

“你在说什么?你是说元芳身体不好?”

“告诉你吧,这小子不是一般人,两年前就听说过他,听说在崇州他为了三十五

百里当归眉目清秀,和飘香有四五分相似,身材适中,举止温雅,神采风流,便是一身简简单单的青衣布袍也将他衬得犹如翩翩佳公子一般 。此刻他正在后院,一边翻晒着药草,一边和飘香闲聊着。

“妖妖,喜欢二哥给你礼物吗?”

“二哥,你带回来的东西我都喜欢,最喜欢的是二哥你回来了,这次你出去得太久了,大哥嘴里不说,心里早就急坏了,以后可不能这样哦。”

“他知道的,其实,我们在哪里大哥都知道,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和无涯一起回来的呢?天下这么大,哪里能凑巧碰得上?”

“对啊,不过,三哥说他是在祁连山找到玄天石的,你的无仙草也是在那里找到的,这不是很巧吗?”

“那是无涯的运气,他找了两年都没找到,谁知道就在我们汇合的前一天找到了,他呀,看见我远远不如找到玄天石那么高兴。”

“就是,三哥炼剑都快走火入魔了,我看啊,在他眼里,我们都不如那个破石头。”

“别说他了,你也是,我们这几个兄弟加起来能比得上那个李元芳吗?”

“二哥,连你也笑话我! 从小我就粘着你们,就是到老到死我也不离开你们。”

“傻丫头,打二十年前我们就知道了,谁都逃不出妖妖的小手心。现在好了,你又抓来了一个。”

“不知道谁抓谁呢。”飘香沉默了一会儿,嘟囔了一句,声音虽小,却被当归听了个真切。

“你愿意被他抓住?他真的这么重要吗?”

“二哥,如果我说我愿意,很重要,重要得比我自己还要重要,你能理解吗?”

“我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不知道。我只是希望你永远都是我自在逍遥的,无忧无虑的妹妹。”

“晚了,二哥,我已经不自在不逍遥了,我的心丢了,被他拿走了……人得跟着心走,你说是吗?。”

“那么他呢?他的心你拿到了吗?他也跟着他的心走吗?”

“他的心?拿到了又怎么样?他有本事把他的心给我,身子跟着他的大人走 。”

“这样的话,你真的要好好想想了,不是二哥吓唬你,朝堂也是江湖,都是身不由己的地方。伴君如伴虎,能全身而退谈何容易,你想过吗?”

“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我就想过无数次了,二哥,你说我该怎么办?”一缕愁绪象常春藤一样爬上她的心头,悄悄的蔓延着。

“事在人为,未来长着呢,别想得太多了。你只要看管住这颗心,别让人偷走了就好。 ”当归安慰着飘香,他实在见不得飘香有任何的不开心。

“这个我不怕,百里飘香是好惹的吗?他是我的,没人能抢走。”

“好,不管怎么样,二哥支持你,他就是我们的亲兄弟,我们都是一家人。”

“可我心里总是有点怕,这人太别扭。”

“放心吧,妖妖,我们一家人共同进退。别人千招万招,我们就是两招,我们小时候常玩的两招,你还记得吗?”当归说到这里,先呵呵的笑了起来,笑得得意极了。一脸的星明月朗,春风般的让人迷醉。

“我怎么会忘呢?二哥,这两招让大哥,三哥多跳脚啊……”

忽然,店堂里传来百里无涯的的声音,听口气不大友善,带着几分挖苦:“这位将军,您走错门了吧?小店里没人打仗,连打架的都没有,您这是来干嘛?”

来人正是李元芳,看见百里无涯在店堂里一个人自斟自酌,刚想上前见礼,冷不丁的被他这么几句,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一下子竟愣住了。

“老三!”

“三哥!”

飘香和他二哥闻声而出,见李元芳神情有些尴尬,不禁不约而同的白了百里无涯一眼。

“我三哥以前做贼被官军抓过,所以你穿这身儿他不自在,别理他。”说着,飘香拉着李元芳离开。

百里当归脸上带着搵怒,不由分说,一把拖住比他高小半个头的无涯,硬是拽进了后院的正堂。

“无涯,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说,好好的,人家招惹你了?”

“没招惹我,招惹我妹子了,妖妖找谁不好,找这种人?”

“什么这种人,元芳不错,飘香看上的不会有错。”

“有错没错,是飘香说了算,但是我们是她哥,我不能看着她不快乐。”

“李元芳就是她的快乐,她长大了,她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好了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还是想想办法早点把这小子的臭皮囊补补好,免得日后自己妹子哭死。”

“你在说什么?你是说元芳身体不好?”

“告诉你吧,这小子不是一般人,两年前就听说过他,听说在崇州他为了

迷茫

重重叠叠的城墙

温带植物的络蔓

到底谁更接近我的迷茫

被疯长牧草漫过的祁连山

黑色的祁连山

黑色的昆仑山

白色的天山

被撷去了月光

周天子的车驾为虫为沙

兰州的新麦

雨夜的德令哈

花土崖

谁能告诉我海子他,他去了哪?

丝路穿过的河西走廊

铜柱下的昆仑山

上古的刀枪

和呐喊

迷茫

蛙声

蛙声我住的这个城市坐落在霍去病将军打败匈奴的地方——酒泉,传说将军得胜后汉武帝赏给他一瓶美酒,霍去病认为打胜仗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功劳,那是将士们团结一致的功劳,于是他把酒倒入了一个泉中,将士们汲取而饮,从此这里就叫做酒泉。而历史事实是这样的,酒泉以“城下有泉”、“其水若酒”而得名。高山丘陵,大漠戈壁,绿洲草原,构成了我的家乡独特的自然景观,大自然的神工鬼斧,创造出众多山川形胜,蔚为奇观。南部祁连山,层峦叠嶂,绵亘千里,横空出世,高耸天际;北部马鬃山,岩石嶙峋,戈壁广布;中部走廊平原的每一片绿洲都是一个花果乡,每一片田野都是一个米粮仓。如碧毯般美丽的草原上,群马和羊群像朵朵白云飘荡。真如诗人辛弃疾的《西江月》所写“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酒泉是一个塞外江南般美丽迷人的地方。但随着酒泉的经济发展,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城市如同吃了催肥药向周边的农村迅速膨胀,小溪不见了,变成了地下的一根根管道,本来在绿草摊上肆意流淌的河水被限制在了窄窄的水泥砌成的河道中,呆板的流着,山依旧在城市的两边,只是他的白衣已经脱去,露出了青黑的肌肤,风不再是吹低了牧草现出了牛羊,而只是吹起漫天的黄沙,历史的记忆在现代化的文明中已难以发现丝毫的踪影,泉还在流淌,而酒却没了香醇,诗中的蛙声早已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空气中充满了汽车尾气散发出的怪味,河水被工厂的污水染成了黑色,我们的生活环境遭到了极大的破坏,难道这就是我们追求的幸福生活吗?好在是我们现在已经认识到了;我们人类只是自然环境的一小部分,我们的生存离不开周边的环境。我们已经付出了行动,曾经为了经济利益过度放牧造成了祁连山草原退化的现象已被遏制,我们的美丽的大山又穿起了他雪白的大衣,干涸的湖泊慢慢的露出了她羞涩的面孔。古老的那口泉曾有一段时间快要断流,而现在在春天的时候常被湖水漫盖,只是蛙声还没有响起,我相信这一天终会到来。

青海日月山

大家好,我是晨光旅行社的导游溧阳,今天我要让大家领会一下青海日月山的美丽吧! 记得有人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青海的日月山不高,它是属于祁连山的一个分支,这个地方的高度才三千六百米,但是这儿的名气不小,主要有几个原因。首先从地理位置上来讲,它是属于农业区和牧业区的分界,又是季风区和非季风区的分界,所以地理位置非常重要。站在日月山举目而望,山的两边是截然不同的景观。东边隐约可见纵横阡陌和点点农庄;向西而望,纤草悠悠牛养成群。日月山在唐代叫做赤岭,是因为山顶的砂土为赤红色而得名。后人为了纪念文成公主而改为日月山。 这里面还有一段传说呢!在唐朝时,有一个西藏使者向唐王求婚。唐王决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所以让女儿去西藏。他给了女儿一个日月镜,说:“只要你想我了,就看看镜子吧!”女儿在路上口渴,她就去找水喝,在一条小河旁,她要打水,可她打不到,只好让日月镜在前面堵一座山,把水引过来。三番五次地通话后,她生气了,一下子把日月镜打碎了。顿时,一座大山出现了,所以人们叫它日月山。 今天,我们看到了日月山的美,更希望人们把这次旅游告诉家人,也希望你们有时间再来青海玩!

卓尔山

这是我的第一天旅行,经过大约5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终于来到了美丽的卓尔山。

在这一路上,听导游说,卓尔山属于丹霞地貌,由红色砂岩、砾岩组成。藏语为“宗穆玛釉玛”意为“美丽的红润皇后”。山对面是一山尽览四秀景色的牛心山。两山之间隔着八宝河,共同护佑着祁连的山山水水。

我还听导游说,这山名字的由来还流传着一个传说呢。传说猪八戒和牛魔王在祁连相遇就在此大战500回合,还未分出胜负之时,牛魔王便把猪八戒的耳朵削了下来,丢到了八宝河的南边,就变成了现在的卓尔山,谐音:猪耳山。此时,猪八戒大怒,就掏下了牛魔王的牛心,此后就变成了现在的牛心山,藏语为“阿米东素”。

现在,我们乘坐着缆车登上了山。由于山路不好,还经常转弯,所以一定要抓好。在缆车上看牛心山真是美极了,有红色、绿色、黄色,漂亮极了。

还有一段路要自己爬,登上了烽火台后,你会在门口看见两个战士,他们头戴黄色铁帽。右手拿长矛,左手是虎头盾,身着战衣,表情威严无比。进入烽火台,向右走有四个石刻画,都十分好看。向左走便登上了烽火台,烽火台每一面墙壁都有两个窗口,能看见对面的美丽景色。登上烽火台,也有两个和门口一样的战士。烽火台上看景色是最美的。美丽的景色尽收眼底。当站在烽火台上,横跨整个祁连山草原景色时,我的心情怎能不愉快呢?

现在的卓尔山已成为祁连县的重点旅游景区,祁连就如卓尔山那样秀丽夺目,像生长在它身上的松树那样挺拔自信。啊!多么美丽的卓尔山!

长春市第一实验银河小学五年级:薛雨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