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不经意间作文(共十篇)

生活中,那些不经意的美丽,就在你低下头的一瞬间。

——题记

那日,朋友带我来一个小山谷,告诉我那里漫山遍野的花,很美。可是到了之后,结果却令我很失望。虽是满山的花,可不过就是随处都有的野花罢了,而且是我最厌恶的红色。见我撇了撇眉,朋友笑了,让我耐心的等着。我不禁愤然道:“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么艳俗的花?”朋友解释道?“你等等,凡事要有耐心,得有一个等待的过程,你没有仔细看,怎么就说它艳俗呢?”我没好气的走向一小簇花,细细看起来。

红色的花瓣簇在一起,花瓣的最边缘是淡淡的粉色,像一个个含羞的少女。白色的纤细花蕊,悄然的从中探出头来,犹如初生的婴儿,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世界,一会又缩进妈妈的怀里,俏皮可爱。我不禁有些哑然。这看似俗气的花朵,在这小小花蕊的装饰下,竟透出了点点出尘的味道,我为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羞愧。朋友看到我的表情,说到:“我说你有点妄下断言了吧。别急,最美的还在后面呢。”我心中的好奇,又增添了几分。

一阵微风轻轻拂过我的面庞,柔柔的,夹杂着泥土的芳香和一阵隐约的花香,我的心不觉得有几分醉了。便和朋友一样,躺了下来,静静地享受着这里的一切。微微眯着眼,看着温和的阳光,和煦的山风拨弄着我的衣领,吹起的草尖打在脸上,痒痒的。我抬起手,让阳光顺着手指间的空隙倾泻下来,映在身旁一颗颗小小的圆石上,泛起一阵阵微光。

渐渐地,天色暗了些。落日的余晖将天边染得火红,太阳不情愿的隐去了那张可爱的笑脸,月亮出来了。清冷的月光一丝丝的撒向山谷,隐去了白天的那股火热,换上了属于它特有的清凉。皎洁的月光周围出现了一颗又一颗小星星,好似在天空这块帷幕上镶嵌上一颗颗华丽的钻石。那钻石般闪耀的漫天星光,让我的心震撼起来。我不禁问朋友:“这就是你让我等待的吗?真的好美。我原以为自己遇到的不过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山谷,可是没想到,这普通的山谷竟有如此绚丽的星光。”朋友摇了摇头,神秘的笑了笑,说:“这并不是最美的,你只看到了这山谷美得一部分,更美的还要等你自己去发现。”我坐起身来,看向她,却在不经意的一瞬间,看到那满山的花海。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美丽。微凉的月光洒在那一片片柔弱的花瓣上,衬上夜晚的露水,散发出了星星点点的光芒,好似一颗颗璀璨的星星。整个山谷被这样的光芒笼罩着,那白天看起来艳俗的花,竟在此刻是那么的超凡脱俗,似一个个花之精灵,在山谷中用自己的翅膀散出点点光芒。我的心被它深深的震撼着,也同时为早上自己草率的言论感到羞愧。

朋友看到我的神情,站起来,说:“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这里的美丽在白天是显现不出来的,只有在夜晚,才是属于它的。如果你没有等待的耐心,那么,你也许一辈子也见不到它的美。如果没有那一瞬间的一瞥,你也许认为只有这漫天星光才是最美,却殊不知,在你的脚下,有更多的美丽。人的一生,往往错过了很多美丽,是因为他们从来不肯低头去看看自己的脚下,所以他们也就不会知道,他们的脚下有多美。”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如今,我又回想起朋友的那段话,心中有太多的想法。细细地去想。是啊,我们去一个地方时,不都只是凭着眼前所能看到的去评论,就没有想着低下头去看看,以至于遗失掉了很多美。假使你会低头看看,那么,也许你会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美丽。若没有,那么只能很遗憾的说,你今生都再也没有机会去看了。因为那是一段已走过的路,不可能再回过头去寻找未发现的美。因此,珍惜现在,留心身边的美,有时低头看看也是个很好的选择。也许美,就在那低头的一瞬间。

未完,仍美

碧云天,黄花地的这些日子,来了两位美女实习。

如同两只飞鹤掠过看似平静的湖面,激起了层层涟漪;或者谁不经意间捅破了破败不堪的马蜂窝,马蜂喷涌饿出;亦或者是涓涓细流渗透了粗糙褶皱的砂纸,一发不可收拾……总之,压抑的心灵浮躁得一塌糊涂,全班都一塌糊涂。

(一)

零星拖着两条每分钟都在死去的腿回了寝室,流感的躯体脱离了她的灵魂,期初考试的晦气还没褪去。零星于是觉得洗个冷水澡,冲掉一切不愉快。

从浴室出来,全寝室的人猛地扑向零星,麻雀般的你一言我一语,任凭零星痛苦的挣扎在唾沫星子里。零星总算明白了,两位实习来了,卸了装,换上太空服,如两只恐龙,其中还长满了雀斑。零星淡然一笑,嘴角带者轻蔑,两位实习给她的第一感觉本来就不好,现在,更差,彻头彻尾!

(二)

上课,似乎永远是小栖的最佳时段。

今天上课,零星只记得小汤说:“中国的童子鸡,外国人翻译成没有性生活的鸡。”小汤是我们的政治老师,她好象在讲中华文化的特有性,其外国人是无法理解的。零星现在就觉得自己是外国人。生物准妈妈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零星很尊重的翻着白眼,却始终看不清她的脸,只听得她说:“有8中人体细胞不能合成的氨基酸,可简单记为‘甲携来一本色亮书’,以前有个同学叫贾亮,所以就变成了‘贾亮携来一本色书’。” 零星笑了,在梦里她不知道自己笑成什么样子。

一个上午就这样没头没脑的溜走了。

零星回到宿舍,铺开信纸,写道:亲爱的落雨,想你的脸你的笑容,甚至你的背影……零星自己都全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才笔锋一转,龙飞凤舞地写道:我们班来了两位实习生,远看两朵花,近看豆腐花……零星突然想起了大米和大妞——这两个她高一的实习老师,写满了朴素和和善,没有丝毫的做作,离开时,零星传递着爱心火烛,肆无忌惮的哭了,和老师抱在一起,大家笑着问大米:“什么时候能找到你的老鼠啊”大米却哭了,全然不顾脸上花了的妆,拼命点头:“我一定会找到的。”他说,以后的路还上,还想去考研……零星恍惚觉得:眼前两位实习,在两个月的送别会上非反不会哭,心里还会有一丝窃喜吧!

下去的课无聊而又漫长。

老鹰一如既往的没天给人一亮,零星从上只下大量了她整整五分钟,然后发出感叹:钱怎么多,为什么还要当书匠呢?老鹰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是大家公认的。唯一的缺陷,就是继承了杨贵妃的体态。

望眼欲穿,分针总算很人情化的转向35,零星就一溜烟的冲向操场,顺带夹了本敬明的《悲伤逆流成河》。

在操场溜达,她无意中看见了漆皮狼和超严峻此刻化友为敌,卖命的为自己所在班拿下得分,漆皮狼,超严峻,还有零星,这三片原本8班的叶子,飘零了,在文理分班的季节,零星暗自祝福他们:男儿,就应该四海为家。在分手离别,分道扬镳后,不顾念旧情,为时间未来的班级打拼。可是,零星心里却在落泪。

被冷风吹了半个小时,零星有些醒了。她起身离开,离开。悲伤,积聚了多久,才会逆流成河。

零星今天的唯一收获,就是鸭子潇洒的甩甩头发(他其实没多少头发)告诉她:“放不下的人是很可怕的,但是放下一切的人是最可怕的!”零星已经身心疲惫了,她想放下什么,却冥冥之中始终拽紧它,不肯松手。

怅然。希冀象从楼顶坠下,只剩下零星碎片,在黛蓝色的夜空中飞扬。

(三)

星期四下午,零星有些疲惫,黑板上写着,体育、美术、校本。

体育课上,零星见到了自己心仪的男生。他有着曹文轩小说里的名字,赶鸭的那位。别人说,他不是一般的帅,可零星无论从哪个角度,都不觉得;有人说,他真猥琐,零星也觉得。甚至觉得,猥琐是一类人的个性,未必不好。

零星今天受到了艾草的启发,艾草说:“当自己决定干一件事情,不要犹豫,也不要受外界影响,彻底去做!”这句话,从老师嘴里说出来,简直是成词滥调;可换做朋友,却真诚无比。于是,零星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健美房,来到了排球场。健美操的MM整天暗无天日地窝碧云天,黄花地的这些日子,来了两位美女实习。

如同两只飞鹤掠过看似平静的湖面,激起了层层涟漪;或者谁不经意间捅破了破败不堪的马蜂窝,马蜂喷涌饿出;亦或者是涓涓细流渗透了粗糙褶皱的砂纸,一发不可收拾……总之,压抑的心灵浮躁得一塌糊涂,全班都一塌糊涂。

(一)

零星拖着两条每分钟都在死去的腿回了寝室,流感的躯体脱离了她的灵魂,期初考试的晦气还没褪去。零星于是觉得洗个冷水澡,冲掉一切不愉快。

从浴室出来,全寝室的人猛地扑向零星,麻雀般的你一言我一语,任凭零星痛苦的挣扎在唾沫星子里。零星总算明白了,两位实习来了,卸了装,换上太空服,如两只恐龙,其中还长满了雀斑。零星淡然一笑,嘴角带者轻蔑,两位实习给她的第一感觉本来就不好,现在,更差,彻头彻尾!

(二)

上课,似乎永远是小栖的最佳时段。

今天上课,零星只记得小汤说:“中国的童子鸡,外国人翻译成没有性生活的鸡。”小汤是我们的政治老师,她好象在讲中华文化的特有性,其外国人是无法理解的。零星现在就觉得自己是外国人。生物准妈妈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零星很尊重的翻着白眼,却始终看不清她的脸,只听得她说:“有8中人体细胞不能合成的氨基酸,可简单记为‘甲携来一本色亮书’,以前有个同学叫贾亮,所以就变成了‘贾亮携来一本色书’。” 零星笑了,在梦里她不知道自己笑成什么样子。

一个上午就这样没头没脑的溜走了。

零星回到宿舍,铺开信纸,写道:亲爱的落雨,想你的脸你的笑容,甚至你的背影……零星自己都全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才笔锋一转,龙飞凤舞地写道:我们班来了两位实习生,远看两朵花,近看豆腐花……零星突然想起了大米和大妞——这两个她高一的实习老师,写满了朴素和和善,没有丝毫的做作,离开时,零星传递着爱心火烛,肆无忌惮的哭了,和老师抱在一起,大家笑着问大米:“什么时候能找到你的老鼠啊”大米却哭了,全然不顾脸上花了的妆,拼命点头:“我一定会找到的。”他说,以后的路还上,还想去考研……零星恍惚觉得:眼前两位实习,在两个月的送别会上非反不会哭,心里还会有一丝窃喜吧!

下去的课无聊而又漫长。

老鹰一如既往的没天给人一亮,零星从上只下大量了她整整五分钟,然后发出感叹:钱怎么多,为什么还要当书匠呢?老鹰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是大家公认的。唯一的缺陷,就是继承了杨贵妃的体态。

望眼欲穿,分针总算很人情化的转向35,零星就一溜烟的冲向操场,顺带夹了本敬明的《悲伤逆流成河》。

在操场溜达,她无意中看见了漆皮狼和超严峻此刻化友为敌,卖命的为自己所在班拿下得分,漆皮狼,超严峻,还有零星,这三片原本8班的叶子,飘零了,在文理分班的季节,零星暗自祝福他们:男儿,就应该四海为家。在分手离别,分道扬镳后,不顾念旧情,为时间未来的班级打拼。可是,零星心里却在落泪。

被冷风吹了半个小时,零星有些醒了。她起身离开,离开。悲伤,积聚了多久,才会逆流成河。

零星今天的唯一收获,就是鸭子潇洒的甩甩头发(他其实没多少头发)告诉她:“放不下的人是很可怕的,但是放下一切的人是最可怕的!”零星已经身心疲惫了,她想放下什么,却冥冥之中始终拽紧它,不肯松手。

怅然。希冀象从楼顶坠下,只剩下零星碎片,在黛蓝色的夜空中飞扬。

(三)

星期四下午,零星有些疲惫,黑板上写着,体育、美术、校本。

体育课上,零星见到了自己心仪的男生。他有着曹文轩小说里的名字,赶鸭的那位。别人说,他不是一般的帅,可零星无论从哪个角度,都不觉得;有人说,他真猥琐,零星也觉得。甚至觉得,猥琐是一类人的个性,未必不好。

零星今天受到了艾草的启发,艾草说:“当自己决定干一件事情,不要犹豫,也不要受外界影响,彻底去做!”这句话,从老师嘴里说出来,简直是成词滥调;可换做朋友,却真诚无比。于是,零星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健美房,来到了排球场。健美操的MM整天暗无天日地窝碧云天,黄花地的这些日子,来了两位美女实习。

如同两只飞鹤掠过看似平静的湖面,激起了层层涟漪;或者谁不经意间捅破了破败不堪的马蜂窝,马蜂喷涌饿出;亦或者是涓涓细流渗透了粗糙褶皱的砂纸,一发不可收拾……总之,压抑的心灵浮躁得一塌糊涂,全班都一塌糊涂。

(一)

零星拖着两条每分钟都在死去的腿回了寝室,流感的躯体脱离了她的灵魂,期初考试的晦气还没褪去。零星于是觉得洗个冷水澡,冲掉一切不愉快。

从浴室出来,全寝室的人猛地扑向零星,麻雀般的你一言我一语,任凭零星痛苦的挣扎在唾沫星子里。零星总算明白了,两位实习来了,卸了装,换上太空服,如两只恐龙,其中还长满了雀斑。零星淡然一笑,嘴角带者轻蔑,两位实习给她的第一感觉本来就不好,现在,更差,彻头彻尾!

(二)

上课,似乎永远是小栖的最佳时段。

今天上课,零星只记得小汤说:“中国的童子鸡,外国人翻译成没有性生活的鸡。”小汤是我们的政治老师,她好象在讲中华文化的特有性,其外国人是无法理解的。零星现在就觉得自己是外国人。生物准妈妈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零星很尊重的翻着白眼,却始终看不清她的脸,只听得她说:“有8中人体细胞不能合成的氨基酸,可简单记为‘甲携来一本色亮书’,以前有个同学叫贾亮,所以就变成了‘贾亮携来一本色书’。” 零星笑了,在梦里她不知道自己笑成什么样子。

一个上午就这样没头没脑的溜走了。

零星回到宿舍,铺开信纸,写道:亲爱的落雨,想你的脸你的笑容,甚至你的背影……零星自己都全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才笔锋一转,龙飞凤舞地写道:我们班来了两位实习生,远看两朵花,近看豆腐花……零星突然想起了大米和大妞——这两个她高一的实习老师,写满了朴素和和善,没有丝毫的做作,离开时,零星传递着爱心火烛,肆无忌惮的哭了,和老师抱在一起,大家笑着问大米:“什么时候能找到你的老鼠啊”大米却哭了,全然不顾脸上花了的妆,拼命点头:“我一定会找到的。”他说,以后的路还上,还想去考研……零星恍惚觉得:眼前两位实习,在两个月的送别会上非反不会哭,心里还会有一丝窃喜吧!

下去的课无聊而又漫长。

老鹰一如既往的没天给人一亮,零星从上只下大量了她整整五分钟,然后发出感叹:钱怎么多,为什么还要当书匠呢?老鹰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是大家公认的。唯一的缺陷,就是继承了杨贵妃的体态。

望眼欲穿,分针总算很人情化的转向35,零星就一溜烟的冲向操场,顺带夹了本敬明的《悲伤逆流成河》。

在操场溜达,她无意中看见了漆皮狼和超严峻此刻化友为敌,卖命的为自己所在班拿下得分,漆皮狼,超严峻,还有零星,这三片原本8班的叶子,飘零了,在文理分班的季节,零星暗自祝福他们:男儿,就应该四海为家。在分手离别,分道扬镳后,不顾念旧情,为时间未来的班级打拼。可是,零星心里却在落泪。

被冷风吹了半个小时,零星有些醒了。她起身离开,离开。悲伤,积聚了多久,才会逆流成河。

零星今天的唯一收获,就是鸭子潇洒的甩甩头发(他其实没多少头发)告诉她:“放不下的人是很可怕的,但是放下一切的人是最可怕的!”零星已经身心疲惫了,她想放下什么,却冥冥之中始终拽紧它,不肯松手。

怅然。希冀象从楼顶坠下,只剩下零星碎片,在黛蓝色的夜空中飞扬。

(三)

星期四下午,零星有些疲惫,黑板上写着,体育、美术、校本。

体育课上,零星见到了自己心仪的男生。他有着曹文轩小说里的名字,赶鸭的那位。别人说,他不是一般的帅,可零星无论从哪个角度,都不觉得;有人说,他真猥琐,零星也觉得。甚至觉得,猥琐是一类人的个性,未必不好。

零星今天受到了艾草的启发,艾草说:“当自己决定干一件事情,不要犹豫,也不要受外界影响,彻底去做!”这句话,从老师嘴里说出来,简直是成词滥调;可换做朋友,却真诚无比。于是,零星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健美房,来到了排球场。健美操的MM整天暗无天日地窝碧云天,黄花地的这些日子,来了两位美女实习。

如同两只飞鹤掠过看似平静的湖面,激起了层层涟漪;或者谁不经意间捅破了破败不堪的马蜂窝,马蜂喷涌饿出;亦或者是涓涓细流渗透了粗糙褶皱的砂纸,一发不可收拾……总之,压抑的心灵浮躁得一塌糊涂,全班都一塌糊涂。

(一)

零星拖着两条每分钟都在死去的腿回了寝室,流感的躯体脱离了她的灵魂,期初考试的晦气还没褪去。零星于是觉得洗个冷水澡,冲掉一切不愉快。

从浴室出来,全寝室的人猛地扑向零星,麻雀般的你一言我一语,任凭零星痛苦的挣扎在唾沫星子里。零星总算明白了,两位实习来了,卸了装,换上太空服,如两只恐龙,其中还长满了雀斑。零星淡然一笑,嘴角带者轻蔑,两位实习给她的第一感觉本来就不好,现在,更差,彻头彻尾!

(二)

上课,似乎永远是小栖的最佳时段。

今天上课,零星只记得小汤说:“中国的童子鸡,外国人翻译成没有性生活的鸡。”小汤是我们的政治老师,她好象在讲中华文化的特有性,其外国人是无法理解的。零星现在就觉得自己是外国人。生物准妈妈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零星很尊重的翻着白眼,却始终看不清她的脸,只听得她说:“有8中人体细胞不能合成的氨基酸,可简单记为‘甲携来一本色亮书’,以前有个同学叫贾亮,所以就变成了‘贾亮携来一本色书’。” 零星笑了,在梦里她不知道自己笑成什么样子。

一个上午就这样没头没脑的溜走了。

零星回到宿舍,铺开信纸,写道:亲爱的落雨,想你的脸你的笑容,甚至你的背影……零星自己都全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才笔锋一转,龙飞凤舞地写道:我们班来了两位实习生,远看两朵花,近看豆腐花……零星突然想起了大米和大妞——这两个她高一的实习老师,写满了朴素和和善,没有丝毫的做作,离开时,零星传递着爱心火烛,肆无忌惮的哭了,和老师抱在一起,大家笑着问大米:“什么时候能找到你的老鼠啊”大米却哭了,全然不顾脸上花了的妆,拼命点头:“我一定会找到的。”他说,以后的路还上,还想去考研……零星恍惚觉得:眼前两位实习,在两个月的送别会上非反不会哭,心里还会有一丝窃喜吧!

下去的课无聊而又漫长。

老鹰一如既往的没天给人一亮,零星从上只下大量了她整整五分钟,然后发出感叹:钱怎么多,为什么还要当书匠呢?老鹰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是大家公认的。唯一的缺陷,就是继承了杨贵妃的体态。

望眼欲穿,分针总算很人情化的转向35,零星就一溜烟的冲向操场,顺带夹了本敬明的《悲伤逆流成河》。

在操场溜达,她无意中看见了漆皮狼和超严峻此刻化友为敌,卖命的为自己所在班拿下得分,漆皮狼,超严峻,还有零星,这三片原本8班的叶子,飘零了,在文理分班的季节,零星暗自祝福他们:男儿,就应该四海为家。在分手离别,分道扬镳后,不顾念旧情,为时间未来的班级打拼。可是,零星心里却在落泪。

被冷风吹了半个小时,零星有些醒了。她起身离开,离开。悲伤,积聚了多久,才会逆流成河。

零星今天的唯一收获,就是鸭子潇洒的甩甩头发(他其实没多少头发)告诉她:“放不下的人是很可怕的,但是放下一切的人是最可怕的!”零星已经身心疲惫了,她想放下什么,却冥冥之中始终拽紧它,不肯松手。

怅然。希冀象从楼顶坠下,只剩下零星碎片,在黛蓝色的夜空中飞扬。

(三)

星期四下午,零星有些疲惫,黑板上写着,体育、美术、校本。

体育课上,零星见到了自己心仪的男生。他有着曹文轩小说里的名字,赶鸭的那位。别人说,他不是一般的帅,可零星无论从哪个角度,都不觉得;有人说,他真猥琐,零星也觉得。甚至觉得,猥琐是一类人的个性,未必不好。

零星今天受到了艾草的启发,艾草说:“当自己决定干一件事情,不要犹豫,也不要受外界影响,彻底去做!”这句话,从老师嘴里说出来,简直是成词滥调;可换做朋友,却真诚无比。于是,零星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健美房,来到了排球场。健美操的MM整天暗无天日地窝碧云天,黄花地的这些日子,来了两位美女实习。

如同两只飞鹤掠过看似平静的湖面,激起了层层涟漪;或者谁不经意间捅破了破败不堪的马蜂窝,马蜂喷涌饿出;亦或者是涓涓细流渗透了粗糙褶皱的砂纸,一发不可收拾……总之,压抑的心灵浮躁得一塌糊涂,全班都一塌糊涂。

(一)

零星拖着两条每分钟都在死去的腿回了寝室,流感的躯体脱离了她的灵魂,期初考试的晦气还没褪去。零星于是觉得洗个冷水澡,冲掉一切不愉快。

从浴室出来,全寝室的人猛地扑向零星,麻雀般的你一言我一语,任凭零星痛苦的挣扎在唾沫星子里。零星总算明白了,两位实习来了,卸了装,换上太空服,如两只恐龙,其中还长满了雀斑。零星淡然一笑,嘴角带者轻蔑,两位实习给她的第一感觉本来就不好,现在,更差,彻头彻尾!

(二)

上课,似乎永远是小栖的最佳时段。

今天上课,零星只记得小汤说:“中国的童子鸡,外国人翻译成没有性生活的鸡。”小汤是我们的政治老师,她好象在讲中华文化的特有性,其外国人是无法理解的。零星现在就觉得自己是外国人。生物准妈妈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零星很尊重的翻着白眼,却始终看不清她的脸,只听得她说:“有8中人体细胞不能合成的氨基酸,可简单记为‘甲携来一本色亮书’,以前有个同学叫贾亮,所以就变成了‘贾亮携来一本色书’。” 零星笑了,在梦里她不知道自己笑成什么样子。

一个上午就这样没头没脑的溜走了。

零星回到宿舍,铺开信纸,写道:亲爱的落雨,想你的脸你的笑容,甚至你的背影……零星自己都全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才笔锋一转,龙飞凤舞地写道:我们班来了两位实习生,远看两朵花,近看豆腐花……零星突然想起了大米和大妞——这两个她高一的实习老师,写满了朴素和和善,没有丝毫的做作,离开时,零星传递着爱心火烛,肆无忌惮的哭了,和老师抱在一起,大家笑着问大米:“什么时候能找到你的老鼠啊”大米却哭了,全然不顾脸上花了的妆,拼命点头:“我一定会找到的。”他说,以后的路还上,还想去考研……零星恍惚觉得:眼前两位实习,在两个月的送别会上非反不会哭,心里还会有一丝窃喜吧!

下去的课无聊而又漫长。

老鹰一如既往的没天给人一亮,零星从上只下大量了她整整五分钟,然后发出感叹:钱怎么多,为什么还要当书匠呢?老鹰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是大家公认的。唯一的缺陷,就是继承了杨贵妃的体态。

望眼欲穿,分针总算很人情化的转向35,零星就一溜烟的冲向操场,顺带夹了本敬明的《悲伤逆流成河》。

在操场溜达,她无意中看见了漆皮狼和超严峻此刻化友为敌,卖命的为自己所在班拿下得分,漆皮狼,超严峻,还有零星,这三片原本8班的叶子,飘零了,在文理分班的季节,零星暗自祝福他们:男儿,就应该四海为家。在分手离别,分道扬镳后,不顾念旧情,为时间未来的班级打拼。可是,零星心里却在落泪。

被冷风吹了半个小时,零星有些醒了。她起身离开,离开。悲伤,积聚了多久,才会逆流成河。

零星今天的唯一收获,就是鸭子潇洒的甩甩头发(他其实没多少头发)告诉她:“放不下的人是很可怕的,但是放下一切的人是最可怕的!”零星已经身心疲惫了,她想放下什么,却冥冥之中始终拽紧它,不肯松手。

怅然。希冀象从楼顶坠下,只剩下零星碎片,在黛蓝色的夜空中飞扬。

(三)

星期四下午,零星有些疲惫,黑板上写着,体育、美术、校本。

体育课上,零星见到了自己心仪的男生。他有着曹文轩小说里的名字,赶鸭的那位。别人说,他不是一般的帅,可零星无论从哪个角度,都不觉得;有人说,他真猥琐,零星也觉得。甚至觉得,猥琐是一类人的个性,未必不好。

零星今天受到了艾草的启发,艾草说:“当自己决定干一件事情,不要犹豫,也不要受外界影响,彻底去做!”这句话,从老师嘴里说出来,简直是成词滥调;可换做朋友,却真诚无比。于是,零星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健美房,来到了排球场。健美操的MM整天暗无天日地窝碧云天,黄花地的这些日子,来了两位美女实习。

如同两只飞鹤掠过看似平静的湖面,激起了层层涟漪;或者谁不经意间捅破了破败不堪的马蜂窝,马蜂喷涌饿出;亦或者是涓涓细流渗透了粗糙褶皱的砂纸,一发不可收拾……总之,压抑的心灵浮躁得一塌糊涂,全班都一塌糊涂。

(一)

零星拖着两条每分钟都在死去的腿回了寝室,流感的躯体脱离了她的灵魂,期初考试的晦气还没褪去。零星于是觉得洗个冷水澡,冲掉一切不愉快。

从浴室出来,全寝室的人猛地扑向零星,麻雀般的你一言我一语,任凭零星痛苦的挣扎在唾沫星子里。零星总算明白了,两位实习来了,卸了装,换上太空服,如两只恐龙,其中还长满了雀斑。零星淡然一笑,嘴角带者轻蔑,两位实习给她的第一感觉本来就不好,现在,更差,彻头彻尾!

(二)

上课,似乎永远是小栖的最佳时段。

今天上课,零星只记得小汤说:“中国的童子鸡,外国人翻译成没有性生活的鸡。”小汤是我们的政治老师,她好象在讲中华文化的特有性,其外国人是无法理解的。零星现在就觉得自己是外国人。生物准妈妈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零星很尊重的翻着白眼,却始终看不清她的脸,只听得她说:“有8中人体细胞不能合成的氨基酸,可简单记为‘甲携来一本色亮书’,以前有个同学叫贾亮,所以就变成了‘贾亮携来一本色书’。” 零星笑了,在梦里她不知道自己笑成什么样子。

一个上午就这样没头没脑的溜走了。

零星回到宿舍,铺开信纸,写道:亲爱的落雨,想你的脸你的笑容,甚至你的背影……零星自己都全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才笔锋一转,龙飞凤舞地写道:我们班来了两位实习生,远看两朵花,近看豆腐花……零星突然想起了大米和大妞——这两个她高一的实习老师,写满了朴素和和善,没有丝毫的做作,离开时,零星传递着爱心火烛,肆无忌惮的哭了,和老师抱在一起,大家笑着问大米:“什么时候能找到你的老鼠啊”大米却哭了,全然不顾脸上花了的妆,拼命点头:“我一定会找到的。”他说,以后的路还上,还想去考研……零星恍惚觉得:眼前两位实习,在两个月的送别会上非反不会哭,心里还会有一丝窃喜吧!

下去的课无聊而又漫长。

老鹰一如既往的没天给人一亮,零星从上只下大量了她整整五分钟,然后发出感叹:钱怎么多,为什么还要当书匠呢?老鹰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是大家公认的。唯一的缺陷,就是继承了杨贵妃的体态。

望眼欲穿,分针总算很人情化的转向35,零星就一溜烟的冲向操场,顺带夹了本敬明的《悲伤逆流成河》。

在操场溜达,她无意中看见了漆皮狼和超严峻此刻化友为敌,卖命的为自己所在班拿下得分,漆皮狼,超严峻,还有零星,这三片原本8班的叶子,飘零了,在文理分班的季节,零星暗自祝福他们:男儿,就应该四海为家。在分手离别,分道扬镳后,不顾念旧情,为时间未来的班级打拼。可是,零星心里却在落泪。

被冷风吹了半个小时,零星有些醒了。她起身离开,离开。悲伤,积聚了多久,才会逆流成河。

零星今天的唯一收获,就是鸭子潇洒的甩甩头发(他其实没多少头发)告诉她:“放不下的人是很可怕的,但是放下一切的人是最可怕的!”零星已经身心疲惫了,她想放下什么,却冥冥之中始终拽紧它,不肯松手。

怅然。希冀象从楼顶坠下,只剩下零星碎片,在黛蓝色的夜空中飞扬。

(三)

星期四下午,零星有些疲惫,黑板上写着,体育、美术、校本。

体育课上,零星见到了自己心仪的男生。他有着曹文轩小说里的名字,赶鸭的那位。别人说,他不是一般的帅,可零星无论从哪个角度,都不觉得;有人说,他真猥琐,零星也觉得。甚至觉得,猥琐是一类人的个性,未必不好。

零星今天受到了艾草的启发,艾草说:“当自己决定干一件事情,不要犹豫,也不要受外界影响,彻底去做!”这句话,从老师嘴里说出来,简直是成词滥调;可换做朋友,却真诚无比。于是,零星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健美房,来到了排球场。健美操的MM整天暗无天日地窝碧云天,黄花地的这些日子,来了两位美女实习。

如同两只飞鹤掠过看似平静的湖面,激起了层层涟漪;或者谁不经意间捅破了破败不堪的马蜂窝,马蜂喷涌饿出;亦或者是涓涓细流渗透了粗糙褶皱的砂纸,一发不可收拾……总之,压抑的心灵浮躁得一塌糊涂,全班都一塌糊涂。

(一)

零星拖着两条每分钟都在死去的腿回了寝室,流感的躯体脱离了她的灵魂,期初考试的晦气还没褪去。零星于是觉得洗个冷水澡,冲掉一切不愉快。

从浴室出来,全寝室的人猛地扑向零星,麻雀般的你一言我一语,任凭零星痛苦的挣扎在唾沫星子里。零星总算明白了,两位实习来了,卸了装,换上太空服,如两只恐龙,其中还长满了雀斑。零星淡然一笑,嘴角带者轻蔑,两位实习给她的第一感觉本来就不好,现在,更差,彻头彻尾!

(二)

上课,似乎永远是小栖的最佳时段。

今天上课,零星只记得小汤说:“中国的童子鸡,外国人翻译成没有性生活的鸡。”小汤是我们的政治老师,她好象在讲中华文化的特有性,其外国人是无法理解的。零星现在就觉得自己是外国人。生物准妈妈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零星很尊重的翻着白眼,却始终看不清她的脸,只听得她说:“有8中人体细胞不能合成的氨基酸,可简单记为‘甲携来一本色亮书’,以前有个同学叫贾亮,所以就变成了‘贾亮携来一本色书’。” 零星笑了,在梦里她不知道自己笑成什么样子。

一个上午就这样没头没脑的溜走了。

零星回到宿舍,铺开信纸,写道:亲爱的落雨,想你的脸你的笑容,甚至你的背影……零星自己都全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才笔锋一转,龙飞凤舞地写道:我们班来了两位实习生,远看两朵花,近看豆腐花……零星突然想起了大米和大妞——这两个她高一的实习老师,写满了朴素和和善,没有丝毫的做作,离开时,零星传递着爱心火烛,肆无忌惮的哭了,和老师抱在一起,大家笑着问大米:“什么时候能找到你的老鼠啊”大米却哭了,全然不顾脸上花了的妆,拼命点头:“我一定会找到的。”他说,以后的路还上,还想去考研……零星恍惚觉得:眼前两位实习,在两个月的送别会上非反不会哭,心里还会有一丝窃喜吧!

下去的课无聊而又漫长。

老鹰一如既往的没天给人一亮,零星从上只下大量了她整整五分钟,然后发出感叹:钱怎么多,为什么还要当书匠呢?老鹰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是大家公认的。唯一的缺陷,就是继承了杨贵妃的体态。

望眼欲穿,分针总算很人情化的转向35,零星就一溜烟的冲向操场,顺带夹了本敬明的《悲伤逆流成河》。

在操场溜达,她无意中看见了漆皮狼和超严峻此刻化友为敌,卖命的为自己所在班拿下得分,漆皮狼,超严峻,还有零星,这三片原本8班的叶子,飘零了,在文理分班的季节,零星暗自祝福他们:男儿,就应该四海为家。在分手离别,分道扬镳后,不顾念旧情,为时间未来的班级打拼。可是,零星心里却在落泪。

被冷风吹了半个小时,零星有些醒了。她起身离开,离开。悲伤,积聚了多久,才会逆流成河。

零星今天的唯一收获,就是鸭子潇洒的甩甩头发(他其实没多少头发)告诉她:“放不下的人是很可怕的,但是放下一切的人是最可怕的!”零星已经身心疲惫了,她想放下什么,却冥冥之中始终拽紧它,不肯松手。

怅然。希冀象从楼顶坠下,只剩下零星碎片,在黛蓝色的夜空中飞扬。

(三)

星期四下午,零星有些疲惫,黑板上写着,体育、美术、校本。

体育课上,零星见到了自己心仪的男生。他有着曹文轩小说里的名字,赶鸭的那位。别人说,他不是一般的帅,可零星无论从哪个角度,都不觉得;有人说,他真猥琐,零星也觉得。甚至觉得,猥琐是一类人的个性,未必不好。

零星今天受到了艾草的启发,艾草说:“当自己决定干一件事情,不要犹豫,也不要受外界影响,彻底去做!”这句话,从老师嘴里说出来,简直是成词滥调;可换做朋友,却真诚无比。于是,零星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健美房,来到了排球场。健美操的MM整天暗无天日地窝

记忆,不经意间的回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每个人都会在自己的现在回忆过去,也许会在自己的回忆中微笑,流泪,悲伤……

在自己一生中有很多的经历,我们有友情,爱情,亲情,每个人也有侧重点,对于每一种情感,人都回有不同的诠释和定义,也许就是在这中不同中,形成了不同人的情感,没有人是有着完全相同的人生经历的,我们就是在不同的经历中改变这对人生的不同态度。老者有是会告诉我们他们的经历或感受,有时他们也会试图让我们完全接受他们的观点,但我却不这样认为,毕竟,人各有志,我们都有不同的人生目标,对于不同的目标,都会有不同的处理方法。也许,我们会走很多错路,但这不意味这就代表你的失败。前人看到这也许就会叹息你当时的不听劝告,这时,我会说,我们并没有错,因为,在人生路上,我们都要试着踩一些泥,受一点伤,这样在后面的人生我们才会有更多的谨慎,更多的回忆,这样,人生可能就不会那样的没有回忆,相信自己,因为我们在走自己的路。

前方也许是看不到尽头,也许你会迷茫,但想想曾经的经历,不论是苦的还是甜的,拾起来,慢慢尝尝,也许今天你会体味到当时感觉不到的味道。

从现在开始,我们来开始一点点的拾起记忆吧。

记忆是很美很美的,忙碌的一天里,疲惫的的心可能已经遍体鳞伤,在繁华的都市里,单调的生活或许会把我们的个性磨的很平,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渐成熟的我们或许懂得了很多知识和人情事故,在人与人,人与社会的接触中我们可能不像以前那样到处碰跟头,但就是因为这样,心灵就边的更加脆弱,固执的我们还是选择坚强。不错,我们的人生需要的是坚强,但仅仅是坚强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的是回忆。

回忆童年,回忆爱,回忆得到,回忆付出,这样我们能更多的理解生活,这样我们会觉得现在的成熟是那样的可笑,我们会感到曾经的琐屑中我们学会的将更多,父亲的严厉后的微笑,朋友争执后的拥抱,老师批评后的鼓励,细细品味这些小事,我们的思想将边的更加澄净。记忆是美,他能更正确的诠释付出与得到。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带着些记忆,找寻已经不在的记忆,在这无法预知的世界里感受不一样的人生。

生命在不断的缩短而越显的珍贵,友情、爱情在彼此的信任中升华,人生在回忆中品味芳香,在记忆这过去的美好与伤痛中体验酸甜的轮回……

天堂在左,地狱在右,中间是流离失所

千百年前,我们相遇在一个狼烟四起,战火连天的年代。你是一个让国家骄傲的将军,为了自己的国王、为了权力、地位和荣华富贵你到处征战。你的那柄长剑,不知染了多少他国人的血,但是你还是视此为自己的骄傲。

战争一次又一次的爆发,这是各国人民的不幸,而你总是带着国人的希望和祝福,一次又一次的出兵。而我与你总是邂逅在你胜利后一片狼藉的战场上。战后的战场上死伤无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你的士兵在做着战后的工作,检视还有没有活着的人。而我,也游荡在这些人当中(当然他们是看不见我的)。但是,你与他们却不同,我能感觉到,你在看着我,而我却没有看你,我是来完成任务的。我游荡在那些死人的周围,一阵阵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我厌恶这味道,让人作呕。而我却无力反抗,只有冒着这些腥味,完成最轻松的任务。

你经常在梦里梦到我,我知道的,从你开始注意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在梦里,你总是看着我,你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助和孤独,而我在你的梦里,永远只是背影,一样的无助、孤独。

年复一年,时光如流水。青春一去不复返,你已不再年轻,那可恶的皱纹,不知何时偷偷地爬上了你的眼角、额头。但你依旧是那么的威武、神勇。

人终归是要死的,你,一个神话般的人物,也不例外。纵然你有着强健的身躯,也敌不过病魔缠身,在你临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我。我,便是人们所说的“死亡之神”,他们习惯叫我“死神”,我来到了你的面前,这次你如愿以偿地看见了我的面貌,你在心里默默的赞许我的美貌,说是倾国倾城,弯眉如柳,眼如凤,瞳孔如一波春水,但为什么那么冰冷,挺拔秀丽的鼻子下是一张秀气如樱的嘴,无论哪个细节都是那么的冰冷、无情,为什么还是那么好看,让人不经意就会心动。难道你忘了,我是神,我可以读懂你的心声,我听到你在夸我,我已经心花怒放,但我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我是“死神”,我是来收你的魂魄的,这是十分严肃的,而你却没有恐惧,真不愧为久经战场的将军。

我冷冷地看着你,与你对视。沉默片刻,你终于开口了,你问我:“我们曾经是否相识?”我冷漠的回答道:“不知道!”你的眼睛中充满了失望。你依旧问我,但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感情,你说“我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呢?”我的回答还是不知道。你用绝望的眼神望着我,突然冷笑道:“原来死神是个女的,而且是你,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我依旧冷漠的看着你,你是多么的俊美,眼睛、鼻子、棱角分明,沧桑的岁月无法改变这些,皱纹也只是装饰而已。我看你看得入神,以前相见我也只是给你留个背影,就匆匆离去。你应该奇怪,为什么你的士兵却说你由于过度劳累,眼花了,因为他们是看不见我的,唯独有你。我是故意的,我是神,没有什么我做不到的事,我想让你看见我,谁也无法阻挡,因为我不属于天堂,也不属于地狱。你也在注视着我,你还是那么迷人。我在思考,该送你去哪,天堂?地狱?去天堂,你的剑上有多少人的血,那里容不下你。却地狱,那里太黑暗,怕委屈了你。我这是怎么了!我曾经是那么的冷酷无情,可以毫不犹豫的将一个灵魂送上天堂或推下地狱。而今天,是在留恋吗?不经意间,我笑了,笑自己的犹豫不决。你好像有什么新的发现,眼前一亮,你温柔的对我说:“你笑起来很美……。”你还没有说完,我又恢复冷漠说:“你想去哪,天堂?地狱?你选吧!”又是一阵沉默。你看着我,微笑――我的心跳如速,不知道你会做什么选择。你开口了:“我不想上天堂!”我惊讶,说:“你想下地狱……”你打断了我的话“不,还有第三个选择。”你的笑容更加灿烂“请让我陪着你,请将我留在你的身边,陪着你,无论你到哪,我都愿意跟随你……”你深情地看着我,我的心狂跳。突然,你身边光芒四射,你又变回年轻的容貌。当然,这也是我的杰作,我把你变回到我第一次在水晶球里看到的你,你刚刚当上将军时,威风凛凛的样子。从那时起,我便在你胜利后的战场上与你相遇。终于,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你!

最后,我没有送你去当守护他人的天使,也没有让你变成噬血成狂的魔鬼,我得意的将你留在了我的身边,陪着我。从此跟着我流离失所!

千百年前,我们相遇在一个狼烟四起,战火连天的年代。你是一个让国家骄傲的将军,为了自己的国王、为了权力、地位和荣华富贵你到处征战。你的那柄长剑,不知染了多少他国人的血,但是你还是视此为自己的骄傲。

战争一次又一次的爆发,这是各国人民的不幸,而你总是带着国人的希望和祝福,一次又一次的出兵。而我与你总是邂逅在你胜利后一片狼藉的战场上。战后的战场上死伤无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你的士兵在做着战后的工作,检视还有没有活着的人。而我,也游荡在这些人当中(当然他们是看不见我的)。但是,你与他们却不同,我能感觉到,你在看着我,而我却没有看你,我是来完成任务的。我游荡在那些死人的周围,一阵阵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我厌恶这味道,让人作呕。而我却无力反抗,只有冒着这些腥味,完成最轻松的任务。

你经常在梦里梦到我,我知道的,从你开始注意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在梦里,你总是看着我,你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助和孤独,而我在你的梦里,永远只是背影,一样的无助、孤独。

年复一年,时光如流水。青春一去不复返,你已不再年轻,那可恶的皱纹,不知何时偷偷地爬上了你的眼角、额头。但你依旧是那么的威武、神勇。

人终归是要死的,你,一个神话般的人物,也不例外。纵然你有着强健的身躯,也敌不过病魔缠身,在你临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我。我,便是人们所说的“死亡之神”,他们习惯叫我“死神”,我来到了你的面前,这次你如愿以偿地看见了我的面貌,你在心里默默的赞许我的美貌,说是倾国倾城,弯眉如柳,眼如凤,瞳孔如一波春水,但为什么那么冰冷,挺拔秀丽的鼻子下是一张秀气如樱的嘴,无论哪个细节都是那么的冰冷、无情,为什么还是那么好看,让人不经意就会心动。难道你忘了,我是神,我可以读懂你的心声,我听到你在夸我,我已经心花怒放,但我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我是“死神”,我是来收你的魂魄的,这是十分严肃的,而你却没有恐惧,真不愧为久经战场的将军。

我冷冷地看着你,与你对视。沉默片刻,你终于开口了,你问我:“我们曾经是否相识?”我冷漠的回答道:“不知道!”你的眼睛中充满了失望。你依旧问我,但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感情,你说“我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呢?”我的回答还是不知道。你用绝望的眼神望着我,突然冷笑道:“原来死神是个女的,而且是你,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我依旧冷漠的看着你,你是多么的俊美,眼睛、鼻子、棱角分明,沧桑的岁月无法改变这些,皱纹也只是装饰而已。我看你看得入神,以前相见我也只是给你留个背影,就匆匆离去。你应该奇怪,为什么你的士兵却说你由于过度劳累,眼花了,因为他们是看不见我的,唯独有你。我是故意的,我是神,没有什么我做不到的事,我想让你看见我,谁也无法阻挡,因为我不属于天堂,也不属于地狱。你也在注视着我,你还是那么迷人。我在思考,该送你去哪,天堂?地狱?去天堂,你的剑上有多少人的血,那里容不下你。却地狱,那里太黑暗,怕委屈了你。我这是怎么了!我曾经是那么的冷酷无情,可以毫不犹豫的将一个灵魂送上天堂或推下地狱。而今天,是在留恋吗?不经意间,我笑了,笑自己的犹豫不决。你好像有什么新的发现,眼前一亮,你温柔的对我说:“你笑起来很美……。”你还没有说完,我又恢复冷漠说:“你想去哪,天堂?地狱?你选吧!”又是一阵沉默。你看着我,微笑――我的心跳如速,不知道你会做什么选择。你开口了:“我不想上天堂!”我惊讶,说:“你想下地狱……”你打断了我的话“不,还有第三个选择。”你的笑容更加灿烂“请让我陪着你,请将我留在你的身边,陪着你,无论你到哪,我都愿意跟随你……”你深情地看着我,我的心狂跳。突然,你身边光芒四射,你又变回年轻的容貌。当然,这也是我的杰作,我把你变回到我第一次在水晶球里看到的你,你刚刚当上将军时,威风凛凛的样子。从那时起,我便在你胜利后的战场上与你相遇。终于,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你!

最后,我没有送你去当守护他人的天使,也没有让你变成噬血成狂的魔鬼,我得意的将你留在了我的身边,陪着我。从此跟着我流离失所!

千百年前,我们相遇在一个狼烟四起,战火连天的年代。你是一个让国家骄傲的将军,为了自己的国王、为了权力、地位和荣华富贵你到处征战。你的那柄长剑,不知染了多少他国人的血,但是你还是视此为自己的骄傲。

战争一次又一次的爆发,这是各国人民的不幸,而你总是带着国人的希望和祝福,一次又一次的出兵。而我与你总是邂逅在你胜利后一片狼藉的战场上。战后的战场上死伤无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你的士兵在做着战后的工作,检视还有没有活着的人。而我,也游荡在这些人当中(当然他们是看不见我的)。但是,你与他们却不同,我能感觉到,你在看着我,而我却没有看你,我是来完成任务的。我游荡在那些死人的周围,一阵阵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我厌恶这味道,让人作呕。而我却无力反抗,只有冒着这些腥味,完成最轻松的任务。

你经常在梦里梦到我,我知道的,从你开始注意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在梦里,你总是看着我,你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助和孤独,而我在你的梦里,永远只是背影,一样的无助、孤独。

年复一年,时光如流水。青春一去不复返,你已不再年轻,那可恶的皱纹,不知何时偷偷地爬上了你的眼角、额头。但你依旧是那么的威武、神勇。

人终归是要死的,你,一个神话般的人物,也不例外。纵然你有着强健的身躯,也敌不过病魔缠身,在你临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我。我,便是人们所说的“死亡之神”,他们习惯叫我“死神”,我来到了你的面前,这次你如愿以偿地看见了我的面貌,你在心里默默的赞许我的美貌,说是倾国倾城,弯眉如柳,眼如凤,瞳孔如一波春水,但为什么那么冰冷,挺拔秀丽的鼻子下是一张秀气如樱的嘴,无论哪个细节都是那么的冰冷、无情,为什么还是那么好看,让人不经意就会心动。难道你忘了,我是神,我可以读懂你的心声,我听到你在夸我,我已经心花怒放,但我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我是“死神”,我是来收你的魂魄的,这是十分严肃的,而你却没有恐惧,真不愧为久经战场的将军。

我冷冷地看着你,与你对视。沉默片刻,你终于开口了,你问我:“我们曾经是否相识?”我冷漠的回答道:“不知道!”你的眼睛中充满了失望。你依旧问我,但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感情,你说“我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呢?”我的回答还是不知道。你用绝望的眼神望着我,突然冷笑道:“原来死神是个女的,而且是你,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我依旧冷漠的看着你,你是多么的俊美,眼睛、鼻子、棱角分明,沧桑的岁月无法改变这些,皱纹也只是装饰而已。我看你看得入神,以前相见我也只是给你留个背影,就匆匆离去。你应该奇怪,为什么你的士兵却说你由于过度劳累,眼花了,因为他们是看不见我的,唯独有你。我是故意的,我是神,没有什么我做不到的事,我想让你看见我,谁也无法阻挡,因为我不属于天堂,也不属于地狱。你也在注视着我,你还是那么迷人。我在思考,该送你去哪,天堂?地狱?去天堂,你的剑上有多少人的血,那里容不下你。却地狱,那里太黑暗,怕委屈了你。我这是怎么了!我曾经是那么的冷酷无情,可以毫不犹豫的将一个灵魂送上天堂或推下地狱。而今天,是在留恋吗?不经意间,我笑了,笑自己的犹豫不决。你好像有什么新的发现,眼前一亮,你温柔的对我说:“你笑起来很美……。”你还没有说完,我又恢复冷漠说:“你想去哪,天堂?地狱?你选吧!”又是一阵沉默。你看着我,微笑――我的心跳如速,不知道你会做什么选择。你开口了:“我不想上天堂!”我惊讶,说:“你想下地狱……”你打断了我的话“不,还有第三个选择。”你的笑容更加灿烂“请让我陪着你,请将我留在你的身边,陪着你,无论你到哪,我都愿意跟随你……”你深情地看着我,我的心狂跳。突然,你身边光芒四射,你又变回年轻的容貌。当然,这也是我的杰作,我把你变回到我第一次在水晶球里看到的你,你刚刚当上将军时,威风凛凛的样子。从那时起,我便在你胜利后的战场上与你相遇。终于,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你!

最后,我没有送你去当守护他人的天使,也没有让你变成噬血成狂的魔鬼,我得意的将你留在了我的身边,陪着我。从此跟着我流离失所!

千百年前,我们相遇在一个狼烟四起,战火连天的年代。你是一个让国家骄傲的将军,为了自己的国王、为了权力、地位和荣华富贵你到处征战。你的那柄长剑,不知染了多少他国人的血,但是你还是视此为自己的骄傲。

战争一次又一次的爆发,这是各国人民的不幸,而你总是带着国人的希望和祝福,一次又一次的出兵。而我与你总是邂逅在你胜利后一片狼藉的战场上。战后的战场上死伤无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你的士兵在做着战后的工作,检视还有没有活着的人。而我,也游荡在这些人当中(当然他们是看不见我的)。但是,你与他们却不同,我能感觉到,你在看着我,而我却没有看你,我是来完成任务的。我游荡在那些死人的周围,一阵阵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我厌恶这味道,让人作呕。而我却无力反抗,只有冒着这些腥味,完成最轻松的任务。

你经常在梦里梦到我,我知道的,从你开始注意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在梦里,你总是看着我,你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助和孤独,而我在你的梦里,永远只是背影,一样的无助、孤独。

年复一年,时光如流水。青春一去不复返,你已不再年轻,那可恶的皱纹,不知何时偷偷地爬上了你的眼角、额头。但你依旧是那么的威武、神勇。

人终归是要死的,你,一个神话般的人物,也不例外。纵然你有着强健的身躯,也敌不过病魔缠身,在你临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我。我,便是人们所说的“死亡之神”,他们习惯叫我“死神”,我来到了你的面前,这次你如愿以偿地看见了我的面貌,你在心里默默的赞许我的美貌,说是倾国倾城,弯眉如柳,眼如凤,瞳孔如一波春水,但为什么那么冰冷,挺拔秀丽的鼻子下是一张秀气如樱的嘴,无论哪个细节都是那么的冰冷、无情,为什么还是那么好看,让人不经意就会心动。难道你忘了,我是神,我可以读懂你的心声,我听到你在夸我,我已经心花怒放,但我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我是“死神”,我是来收你的魂魄的,这是十分严肃的,而你却没有恐惧,真不愧为久经战场的将军。

我冷冷地看着你,与你对视。沉默片刻,你终于开口了,你问我:“我们曾经是否相识?”我冷漠的回答道:“不知道!”你的眼睛中充满了失望。你依旧问我,但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感情,你说“我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呢?”我的回答还是不知道。你用绝望的眼神望着我,突然冷笑道:“原来死神是个女的,而且是你,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我依旧冷漠的看着你,你是多么的俊美,眼睛、鼻子、棱角分明,沧桑的岁月无法改变这些,皱纹也只是装饰而已。我看你看得入神,以前相见我也只是给你留个背影,就匆匆离去。你应该奇怪,为什么你的士兵却说你由于过度劳累,眼花了,因为他们是看不见我的,唯独有你。我是故意的,我是神,没有什么我做不到的事,我想让你看见我,谁也无法阻挡,因为我不属于天堂,也不属于地狱。你也在注视着我,你还是那么迷人。我在思考,该送你去哪,天堂?地狱?去天堂,你的剑上有多少人的血,那里容不下你。却地狱,那里太黑暗,怕委屈了你。我这是怎么了!我曾经是那么的冷酷无情,可以毫不犹豫的将一个灵魂送上天堂或推下地狱。而今天,是在留恋吗?不经意间,我笑了,笑自己的犹豫不决。你好像有什么新的发现,眼前一亮,你温柔的对我说:“你笑起来很美……。”你还没有说完,我又恢复冷漠说:“你想去哪,天堂?地狱?你选吧!”又是一阵沉默。你看着我,微笑――我的心跳如速,不知道你会做什么选择。你开口了:“我不想上天堂!”我惊讶,说:“你想下地狱……”你打断了我的话“不,还有第三个选择。”你的笑容更加灿烂“请让我陪着你,请将我留在你的身边,陪着你,无论你到哪,我都愿意跟随你……”你深情地看着我,我的心狂跳。突然,你身边光芒四射,你又变回年轻的容貌。当然,这也是我的杰作,我把你变回到我第一次在水晶球里看到的你,你刚刚当上将军时,威风凛凛的样子。从那时起,我便在你胜利后的战场上与你相遇。终于,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你!

最后,我没有送你去当守护他人的天使,也没有让你变成噬血成狂的魔鬼,我得意的将你留在了我的身边,陪着我。从此跟着我流离失所!

千百年前,我们相遇在一个狼烟四起,战火连天的年代。你是一个让国家骄傲的将军,为了自己的国王、为了权力、地位和荣华富贵你到处征战。你的那柄长剑,不知染了多少他国人的血,但是你还是视此为自己的骄傲。

战争一次又一次的爆发,这是各国人民的不幸,而你总是带着国人的希望和祝福,一次又一次的出兵。而我与你总是邂逅在你胜利后一片狼藉的战场上。战后的战场上死伤无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你的士兵在做着战后的工作,检视还有没有活着的人。而我,也游荡在这些人当中(当然他们是看不见我的)。但是,你与他们却不同,我能感觉到,你在看着我,而我却没有看你,我是来完成任务的。我游荡在那些死人的周围,一阵阵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我厌恶这味道,让人作呕。而我却无力反抗,只有冒着这些腥味,完成最轻松的任务。

你经常在梦里梦到我,我知道的,从你开始注意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在梦里,你总是看着我,你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助和孤独,而我在你的梦里,永远只是背影,一样的无助、孤独。

年复一年,时光如流水。青春一去不复返,你已不再年轻,那可恶的皱纹,不知何时偷偷地爬上了你的眼角、额头。但你依旧是那么的威武、神勇。

人终归是要死的,你,一个神话般的人物,也不例外。纵然你有着强健的身躯,也敌不过病魔缠身,在你临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我。我,便是人们所说的“死亡之神”,他们习惯叫我“死神”,我来到了你的面前,这次你如愿以偿地看见了我的面貌,你在心里默默的赞许我的美貌,说是倾国倾城,弯眉如柳,眼如凤,瞳孔如一波春水,但为什么那么冰冷,挺拔秀丽的鼻子下是一张秀气如樱的嘴,无论哪个细节都是那么的冰冷、无情,为什么还是那么好看,让人不经意就会心动。难道你忘了,我是神,我可以读懂你的心声,我听到你在夸我,我已经心花怒放,但我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我是“死神”,我是来收你的魂魄的,这是十分严肃的,而你却没有恐惧,真不愧为久经战场的将军。

我冷冷地看着你,与你对视。沉默片刻,你终于开口了,你问我:“我们曾经是否相识?”我冷漠的回答道:“不知道!”你的眼睛中充满了失望。你依旧问我,但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感情,你说“我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呢?”我的回答还是不知道。你用绝望的眼神望着我,突然冷笑道:“原来死神是个女的,而且是你,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我依旧冷漠的看着你,你是多么的俊美,眼睛、鼻子、棱角分明,沧桑的岁月无法改变这些,皱纹也只是装饰而已。我看你看得入神,以前相见我也只是给你留个背影,就匆匆离去。你应该奇怪,为什么你的士兵却说你由于过度劳累,眼花了,因为他们是看不见我的,唯独有你。我是故意的,我是神,没有什么我做不到的事,我想让你看见我,谁也无法阻挡,因为我不属于天堂,也不属于地狱。你也在注视着我,你还是那么迷人。我在思考,该送你去哪,天堂?地狱?去天堂,你的剑上有多少人的血,那里容不下你。却地狱,那里太黑暗,怕委屈了你。我这是怎么了!我曾经是那么的冷酷无情,可以毫不犹豫的将一个灵魂送上天堂或推下地狱。而今天,是在留恋吗?不经意间,我笑了,笑自己的犹豫不决。你好像有什么新的发现,眼前一亮,你温柔的对我说:“你笑起来很美……。”你还没有说完,我又恢复冷漠说:“你想去哪,天堂?地狱?你选吧!”又是一阵沉默。你看着我,微笑――我的心跳如速,不知道你会做什么选择。你开口了:“我不想上天堂!”我惊讶,说:“你想下地狱……”你打断了我的话“不,还有第三个选择。”你的笑容更加灿烂“请让我陪着你,请将我留在你的身边,陪着你,无论你到哪,我都愿意跟随你……”你深情地看着我,我的心狂跳。突然,你身边光芒四射,你又变回年轻的容貌。当然,这也是我的杰作,我把你变回到我第一次在水晶球里看到的你,你刚刚当上将军时,威风凛凛的样子。从那时起,我便在你胜利后的战场上与你相遇。终于,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你!

最后,我没有送你去当守护他人的天使,也没有让你变成噬血成狂的魔鬼,我得意的将你留在了我的身边,陪着我。从此跟着我流离失所!

千百年前,我们相遇在一个狼烟四起,战火连天的年代。你是一个让国家骄傲的将军,为了自己的国王、为了权力、地位和荣华富贵你到处征战。你的那柄长剑,不知染了多少他国人的血,但是你还是视此为自己的骄傲。

战争一次又一次的爆发,这是各国人民的不幸,而你总是带着国人的希望和祝福,一次又一次的出兵。而我与你总是邂逅在你胜利后一片狼藉的战场上。战后的战场上死伤无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你的士兵在做着战后的工作,检视还有没有活着的人。而我,也游荡在这些人当中(当然他们是看不见我的)。但是,你与他们却不同,我能感觉到,你在看着我,而我却没有看你,我是来完成任务的。我游荡在那些死人的周围,一阵阵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我厌恶这味道,让人作呕。而我却无力反抗,只有冒着这些腥味,完成最轻松的任务。

你经常在梦里梦到我,我知道的,从你开始注意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在梦里,你总是看着我,你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助和孤独,而我在你的梦里,永远只是背影,一样的无助、孤独。

年复一年,时光如流水。青春一去不复返,你已不再年轻,那可恶的皱纹,不知何时偷偷地爬上了你的眼角、额头。但你依旧是那么的威武、神勇。

人终归是要死的,你,一个神话般的人物,也不例外。纵然你有着强健的身躯,也敌不过病魔缠身,在你临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我。我,便是人们所说的“死亡之神”,他们习惯叫我“死神”,我来到了你的面前,这次你如愿以偿地看见了我的面貌,你在心里默默的赞许我的美貌,说是倾国倾城,弯眉如柳,眼如凤,瞳孔如一波春水,但为什么那么冰冷,挺拔秀丽的鼻子下是一张秀气如樱的嘴,无论哪个细节都是那么的冰冷、无情,为什么还是那么好看,让人不经意就会心动。难道你忘了,我是神,我可以读懂你的心声,我听到你在夸我,我已经心花怒放,但我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我是“死神”,我是来收你的魂魄的,这是十分严肃的,而你却没有恐惧,真不愧为久经战场的将军。

我冷冷地看着你,与你对视。沉默片刻,你终于开口了,你问我:“我们曾经是否相识?”我冷漠的回答道:“不知道!”你的眼睛中充满了失望。你依旧问我,但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感情,你说“我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呢?”我的回答还是不知道。你用绝望的眼神望着我,突然冷笑道:“原来死神是个女的,而且是你,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我依旧冷漠的看着你,你是多么的俊美,眼睛、鼻子、棱角分明,沧桑的岁月无法改变这些,皱纹也只是装饰而已。我看你看得入神,以前相见我也只是给你留个背影,就匆匆离去。你应该奇怪,为什么你的士兵却说你由于过度劳累,眼花了,因为他们是看不见我的,唯独有你。我是故意的,我是神,没有什么我做不到的事,我想让你看见我,谁也无法阻挡,因为我不属于天堂,也不属于地狱。你也在注视着我,你还是那么迷人。我在思考,该送你去哪,天堂?地狱?去天堂,你的剑上有多少人的血,那里容不下你。却地狱,那里太黑暗,怕委屈了你。我这是怎么了!我曾经是那么的冷酷无情,可以毫不犹豫的将一个灵魂送上天堂或推下地狱。而今天,是在留恋吗?不经意间,我笑了,笑自己的犹豫不决。你好像有什么新的发现,眼前一亮,你温柔的对我说:“你笑起来很美……。”你还没有说完,我又恢复冷漠说:“你想去哪,天堂?地狱?你选吧!”又是一阵沉默。你看着我,微笑――我的心跳如速,不知道你会做什么选择。你开口了:“我不想上天堂!”我惊讶,说:“你想下地狱……”你打断了我的话“不,还有第三个选择。”你的笑容更加灿烂“请让我陪着你,请将我留在你的身边,陪着你,无论你到哪,我都愿意跟随你……”你深情地看着我,我的心狂跳。突然,你身边光芒四射,你又变回年轻的容貌。当然,这也是我的杰作,我把你变回到我第一次在水晶球里看到的你,你刚刚当上将军时,威风凛凛的样子。从那时起,我便在你胜利后的战场上与你相遇。终于,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你!

最后,我没有送你去当守护他人的天使,也没有让你变成噬血成狂的魔鬼,我得意的将你留在了我的身边,陪着我。从此跟着我流离失所!

千百年前,我们相遇在一个狼烟四起,战火连天的年代。你是一个让国家骄傲的将军,为了自己的国王、为了权力、地位和荣华富贵你到处征战。你的那柄长剑,不知染了多少他国人的血,但是你还是视此为自己的骄傲。

战争一次又一次的爆发,这是各国人民的不幸,而你总是带着国人的希望和祝福,一次又一次的出兵。而我与你总是邂逅在你胜利后一片狼藉的战场上。战后的战场上死伤无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你的士兵在做着战后的工作,检视还有没有活着的人。而我,也游荡在这些人当中(当然他们是看不见我的)。但是,你与他们却不同,我能感觉到,你在看着我,而我却没有看你,我是来完成任务的。我游荡在那些死人的周围,一阵阵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我厌恶这味道,让人作呕。而我却无力反抗,只有冒着这些腥味,完成最轻松的任务。

你经常在梦里梦到我,我知道的,从你开始注意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在梦里,你总是看着我,你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助和孤独,而我在你的梦里,永远只是背影,一样的无助、孤独。

年复一年,时光如流水。青春一去不复返,你已不再年轻,那可恶的皱纹,不知何时偷偷地爬上了你的眼角、额头。但你依旧是那么的威武、神勇。

人终归是要死的,你,一个神话般的人物,也不例外。纵然你有着强健的身躯,也敌不过病魔缠身,在你临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我。我,便是人们所说的“死亡之神”,他们习惯叫我“死神”,我来到了你的面前,这次你如愿以偿地看见了我的面貌,你在心里默默的赞许我的美貌,说是倾国倾城,弯眉如柳,眼如凤,瞳孔如一波春水,但为什么那么冰冷,挺拔秀丽的鼻子下是一张秀气如樱的嘴,无论哪个细节都是那么的冰冷、无情,为什么还是那么好看,让人不经意就会心动。难道你忘了,我是神,我可以读懂你的心声,我听到你在夸我,我已经心花怒放,但我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我是“死神”,我是来收你的魂魄的,这是十分严肃的,而你却没有恐惧,真不愧为久经战场的将军。

我冷冷地看着你,与你对视。沉默片刻,你终于开口了,你问我:“我们曾经是否相识?”我冷漠的回答道:“不知道!”你的眼睛中充满了失望。你依旧问我,但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感情,你说“我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呢?”我的回答还是不知道。你用绝望的眼神望着我,突然冷笑道:“原来死神是个女的,而且是你,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我依旧冷漠的看着你,你是多么的俊美,眼睛、鼻子、棱角分明,沧桑的岁月无法改变这些,皱纹也只是装饰而已。我看你看得入神,以前相见我也只是给你留个背影,就匆匆离去。你应该奇怪,为什么你的士兵却说你由于过度劳累,眼花了,因为他们是看不见我的,唯独有你。我是故意的,我是神,没有什么我做不到的事,我想让你看见我,谁也无法阻挡,因为我不属于天堂,也不属于地狱。你也在注视着我,你还是那么迷人。我在思考,该送你去哪,天堂?地狱?去天堂,你的剑上有多少人的血,那里容不下你。却地狱,那里太黑暗,怕委屈了你。我这是怎么了!我曾经是那么的冷酷无情,可以毫不犹豫的将一个灵魂送上天堂或推下地狱。而今天,是在留恋吗?不经意间,我笑了,笑自己的犹豫不决。你好像有什么新的发现,眼前一亮,你温柔的对我说:“你笑起来很美……。”你还没有说完,我又恢复冷漠说:“你想去哪,天堂?地狱?你选吧!”又是一阵沉默。你看着我,微笑――我的心跳如速,不知道你会做什么选择。你开口了:“我不想上天堂!”我惊讶,说:“你想下地狱……”你打断了我的话“不,还有第三个选择。”你的笑容更加灿烂“请让我陪着你,请将我留在你的身边,陪着你,无论你到哪,我都愿意跟随你……”你深情地看着我,我的心狂跳。突然,你身边光芒四射,你又变回年轻的容貌。当然,这也是我的杰作,我把你变回到我第一次在水晶球里看到的你,你刚刚当上将军时,威风凛凛的样子。从那时起,我便在你胜利后的战场上与你相遇。终于,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你!

最后,我没有送你去当守护他人的天使,也没有让你变成噬血成狂的魔鬼,我得意的将你留在了我的身边,陪着我。从此跟着我流离失所!

美丽的瞬间,在成长中绽放……

在这个初秋的早晨,我站在秋天特有的明媚阳光下仰望蓝天。纯净的不掺一丝杂色的湛蓝色天空,在洁白的流云的映衬下,越发显得高入云霄。清爽的微风轻轻地拂过我,仿佛要让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感受到秋天的到来。而我也就在这无比惬意的环境里,沉浸在我的回忆之中,感受着每一份快乐与美丽……

依稀记得小时候,经常对着奶奶吵吵闹闹,要她带我去公园玩。每当这个小小的愿望得以实现后,我会快乐地笑着,拉着奶奶跑出家门,乘车去公园。到了公园,我就像一只出笼的小鸟,在公园里尽情地跳啊、闹啊,东奔西跑,快乐极了。玩累了,就一屁股坐在石头上,伸展开四肢,沐浴在阳光中,感受着温暖的阳光照遍我的全身;微风轻轻吹过我的面颊,吹散我的头发,带来丝丝凉意。奶奶看着我,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儿,眼里浓浓的爱仿佛要溢出来。我抬起头,冲着奶奶不断地笑,仿佛要将心底所有的快乐都抒发出来,荡漾在我的身边,永不离开……

这纯真的微笑,成为我成长中美丽的瞬间。

小学四年级时,我和宁一起去参加数学竞赛。走进考场,坐在座位上,我越发忐忑不安,手微微有些颤抖。不经意的抬起头,看见她给我打了一个“V”字形手势,微笑中充满了鼓励。考试中,一切都很顺利,没有一道题让我卡住很久,宁的手势一直隐隐约约浮现在我的眼前。卷子收上去后,我和宁同时望向对方,目光相对时,自信的笑容同时在嘴角显露出来——我们都读出了对方眼中的自信。这最美丽的目光,定格在彼此心中……

这自信的目光,成为我成长中美丽的瞬间。

一天上课外补习班回来,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在空旷的路上骑车回家。阳光从枝桠间倾泻下来,投在地上形成斑斑驳驳的阴影。一路上我们穿梭在风中,说说笑笑,欢乐的笑容始终溢满脸颊。这是一种青春的欢乐,不受任何拘束,任何事情都无法让它黯然失色。它装点着我们的花季,让青春的我们更加美丽……

这欢乐的笑脸,成为我成长中美丽的瞬间。

许许多多的成功与欢乐,形成了许许多多美丽的瞬间。这些美丽的瞬间,像是一朵朵华丽的花朵,在我的成长中绽放,装点着我的人生。或许短暂,却成为我的人生中永恒的主题。我的人生因它们而多姿多彩,我因它们而美丽!

美,总在不经意间

那看似清晰却又模糊的画面,又这样一下下地闪过脑海,看似简单却复杂,仿佛一切就是这么地自然,找不到借口... ...

风,什么时候开始大了,裙角扬起,原本柔顺的长发已被撩起,交错着,也凌乱了,许多许多的话。都说不出口,是言不由衷?还是不知该如何开口呢?

还没发现,白色的长裙已被雨水沾湿。是啊!什么时候开始下雨了呢?沾湿了睫毛,沾湿了长发... ...静静地走进教室,空空的,仿佛心也被掏空了,也不知道要找什么来填充,才能让它不再那么地空... ...

才发现,我们的路程,不过就是那么一张单程的车票,而我们会在哪一站下车,终点站又在哪里,是在哪里开始的路程,好像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而什么才是重要的呢?不知道了呢!

沿途的风景,真的很美很美,而我们又记得了多少呢?而单程的列车,却看不到回程的风景... ...

看着窗外的地面,那一小滩的雨水,似一面镜子,照着自己,哪一面才是真的呢?看着轻轻地漾着的微微波纹,却深深地刺痛了我... ...

什么才算是简单,什么才算是复杂;什么才是真的,什么才是假的。已经开始迷茫了... ...

单程的风景也就那么一次,再美,也就一次。

美,总是在不经意间闪烁属于它的光芒... ...

单程的列车,看不到回程的风景。

而列车,就一直在我们的身后... ...

--END--

By Yaner

美,无处不在

花儿是美的,美丽的花儿轻轻绽放,却在不经意间逝去,留下的虽是浅浅的余香,却深深地烙在我们心中,并谱写出永恒的篇章。风是美的,风呼啸过,尘动落定;雨骤然至,泥土芬芳。成长的天使便在沿途播散快乐的种子,浇灌着美丽的花儿,永久保存一份淡雅的清香。落叶是美的,落叶选择了燃烧,用血的沸腾涂满周身,燃尽最后的热情,面对消逝,它以坦诚、热情和一颗向上不屈的心,向大自然献上生命的色彩。微笑是美的,它似一阵清风吹散了弥漫在心中的愁云;它似一剂良药化解了心中的郁闷;它似一缕朝霞,带给了你希望的力量。感激是美的,它像一盏明灯。可以照彻黑暗,温暖人心;它像常青藤伸向太阳的触须,每一次颤动都是对生命信息的传递。“美”无处不在,生命因你而精彩。

美,无处不在

因为踏上了生命的路,因为路程的艰难,于是在不知不觉间,闲遐时便闭上了疲惫的双眼,只想得到片刻的宁静,不再去看万物在各处属于自己的土地上,被自然赋予的风情。任或清或浊的雨滴打在窗前;任芳草碧连天;任黑夜掩盖花朵的美丽色彩;任日落月出永无停息的交换。这一切对我来说仿佛都无所谓因为我闭上了欣赏美的心灵窗扉。 同样也是在不经意间,作长途苦旅的心,歇住了步终于再一次真心体会“美”了,在属于我的位置窗外有那么一方蓝天。蓝,蓝得透彻飘浮着的云,白,白的彻底偶尔有几只鸟儿从那儿掠过,又给望着窗外的我,平添了些许生命的活力。在平时的日子里总是让自己压抑着已失去了术多甚至对生活的激情。就那样一道景,公那样一道景重新换醒了。我,开始慢慢睁开我那紧闭的眼睛,开始欣赏那不算风景的景,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并没有麻木,我还有感觉,还有思想,还有对美的最原始的向往。我庆幸着,不知是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总之,重新欣赏到美的我常常贪婪地凝视着窗外。那真不愧为美景,天上蓝天,天下楼房,房边有树,树上有绿叶,叶儿情意绵绵地摆动,树下有花,花儿幽幽地传着芳香,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仿佛他们很了不起,是那样骄傲地站着。生活着,不过我想,若要是再有一个活跃的人,领着一群四五风的孩童在那儿跑来跑去,做游戏,恐怕我也会跟他们闹去了。尽管我不是爱运动的人,可那情那景会让你感觉到满心的愉悦满怀的热血沸腾让你有无可控制的加入的冲动。那么我设想的这个场景又是否有一种“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的蕴味呢?

美,就在我身边

美,是平凡的,平凡的让你感觉不到她的存在;美,是平淡的,平淡的只留下温馨的回忆;美又是平静的,平静的只有你费尽心思才能激起她的涟漪。在我们身边,处处都有美,只要用心去体察生活,美就在你我身边。

星期天的下午,我独自一个人坐在书桌前静静地写语文作业。一会儿,刚还是阳光明媚的天空转瞬间变成漆黑的一片,几乎和晚上六七点钟时候的亮度差不多。一会儿,在“刷刷刷”的音乐声中豆大的雨点从天直逼而下,打在的玻璃上,“嗒嗒”直响,还有很多调皮的雨珠从没有关严的窗边跳进来。我忙站起身来,跑到阳台上准备收衣服,正当我往房间跑时,却听到楼下传来“叽叽……”“叽叽……”的叫声,我忙跑下楼准备开门,但是眼前的一幅美景让我惊呆了:

大母鸡正展开它那宽大的翅膀,庇护着那一只只小鸡。小鸡们拼命往母鸡蓬松而温暖的羽毛下躲,有的从鸡妈妈的翅膀里钻出一个毛茸茸的不安分的小脑袋东瞧瞧、西看看,好像是为鸡妈妈放哨的小哨兵:有的用可爱的小嘴吻吻这里,亲亲那里,小小的眼睛里全是幸福和满足;有的正在妈妈的怀里安睡,享受在份母爱。可鸡妈妈自己却冻得直哆嗦……呆呆地立在雨中。

我深深地受了感动,母亲多伟大啊!母鸡庇护小鸡就是一幅美丽动人的亲情画。

点评:美无处不在。有时,它会不经意地出现在你面前,但需要你做一个生活中的有心人,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文中小作者有着一颗慧眼,发现了生活中的种种美,并把这些变成了美丽的文字。这种浓浓的亲情之美,的确是生活中经常可以看到的,小作者用自己的心灵去感受到了这伟大的母爱,我想这是老师最高兴的。

福建

不经意间,我们成长了

不经意间,我们成长了 从五年级到前段时间,我变了,变得那么自私,变得那么傲慢,变得那么自以为是。因为从那时起,我长大了,我有计谋了,我有了成人的思想,以致我在不经意间伤害了别人,例如,在我夺取了别人该有的时,我伤害了别人,在我替代了他的位置时,我伤害了别人,为什么我成长了却会伤害到别人?失去,让我害怕拥有,拥有,让我临近失去。但是,深刻懂得“五好小公民”的我却改变了那时的自己。 与往日一样,闻着清香的那股清晨特有的味道,我步入校园,对红旗敬礼,遇见同学打声招呼,碰到了别人,说对不起,别人欺负我时,不和他计较,这使我养成了不轻易与人争执,讲礼貌、尊敬国旗的一名少先队员,更是同学们的小伙伴。 在家中,我时常变着花样做菜,想让父母开心,让自己也开心!炒扁豆,我把酱油、醋、酒、味精、盐、糖、辣椒全部放了下去,尽管我知道这样味道会有些“变态”,可是,我做到了快乐,我做到了怎样让自己快乐,更做到了与分享的人一起快乐!成为一名照顾父母的小主人。 常常惹父母生气的我也会帮他们做家务,扫地、擦桌子、拖地我样样都做,让劳累的父母歇一会儿,把我的“才华”大大方方、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让父母知道——你们做的我也会做,你们懂的,我也懂,我是你们的小帮手! 偶尔在学校、小巷中看见有人被欺负,我会过去帮那位被欺负的同学,尽管我也是那么的瘦小,但我知道,我呆在这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去好言相劝,时间仍旧一分一秒的过去,成为小标兵,得从这里做起! 自命清高的我因为想成为小卫士而被“贬职”,让世界少一点垃圾,让地球多一份绿色,让生活多一份快乐,为了这个目的,我弯了腰、弓了背,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大地少一分污染! 伤害别人,告别了我,因为我明白了,伤害别人,首先是对方不愿意接受你,你的性格、你的风貌,只有改变了,他不会厌恶你,而会成为互相竞争的好伙伴。“五好小公民”,他改变了我,也改变了大家,我发现我有变了,变得与社会融为一体,变得成为一个完美的我!让我们一起朝着“五好小公民”前进,做到不要更好,只要最好吧!只有给自己信心,我们才会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