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级感人故事作文(共八篇)

如果不是那场雨,如果不是女孩忘记带伞,如果不是那天放学后,男孩要留下补作业,女孩要清扫。那么,他们就不会因为共撑了一把伞,而使两颗似乎永远都不可能产生交集的心,默默地,轻轻刻上了对方的名字!

一把伞下的两个人,仿佛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男孩家富,女孩家穷;男孩功课很差,女孩功课却很优秀;男孩好动爱玩,女孩则幽静如泉。

然而,一场雨,一把伞,却将两颗心融在了同一个世界。只可惜,却因彼此的掩饰与羞怯而最终也没能走到一起,就这样在同一个世界里彼此都独自过着期盼和守望的日子。当然,也没能使那两颗心化作一颗写满永恒的叫爱情的水晶…… 虽然这雨夜没有星子,没有月光,也没有微风的舞动。可是,有女孩如潭般的双眸,有男孩撑起的那把深蓝色的雨伞,还有他们之间的欢声笑语,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一切是那么的和谐。这样的夜,这样的雨夜,还要什么景色来称配呢?这,足够了,不是吗?

班里要搞互帮对子,在期末考试后要有评比。两个人的成绩加在一起再和其他对比。 男孩心里又激动又矛盾。他真想让女孩和自己一对,可又怕自己的学习成绩会拖累女孩。他不想因为自己而使他们的总成绩落第。要知道,女孩向来都是那般的优秀啊!他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放弃和女孩一起学习的心愿。

可是,他痛苦,他烦恼,他无奈。这些又有谁知道呢?难道自己来回答? 最后,老师宣布了互帮对子的名单。当男孩听到自己和女孩一对的时候,他仿佛快要窒息。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此刻,男孩的心里既兴奋又略感踌躇。当他转过头,看到的是女孩一脸温柔的笑,是那么的温暖。他对女孩是那么的感激,就为了报答女孩的这一笑,他知道,自己是该放弃点什么的。为了女孩,他宁愿放弃自己的心愿。他要把所有的快乐都给女孩,而自己只留下伤痛也会满足。只要女孩快乐,他什么都可以放弃!

男孩咬咬牙,鼓起勇气向老师要求换去女孩。老师愣住了,所有人都感觉到不解。而女孩,那点微笑正慢慢地披上失落与伤心的外衣。当男孩再度将眼神移到女孩身上的时候,女孩却放眼在窗外的梧桐树。 老师看看女孩,最终还是没有同意男孩的“意愿”,也没有问男孩要换去女孩的原因。只是,这个答案,不知现在的他们是否还都会满意!他们坐到了一起,可是却再也没有往常那随和而温馨的笑声。错,在于谁?男孩疑惑着,却只能怀勺约骸K乔宓木嗬胧墙耍墒牵牧榈木嗬肴从从丁T兜浇阱氤呷刺坏蕉苑降男模谔?br>

女孩冷漠着男孩,除了学习上的问题,女孩不再和男孩多讲一句话。女孩的笑渐渐变得牵强和敷衍。男孩知道,自己对女孩来说,真的什么都不算啊!他什么也做不了,无力了。他想,只要女孩快乐,他怎样都无所谓。就这样,男孩在女孩的冷漠中也“沉默”了。男孩忧郁的眼神时常会让女孩感到心里一阵阵的抽痛。可是,女孩最终也还是紧守着嘴巴的最后一道防线,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又一个雨天,可惜这是个星期天。 坐在家中的女孩透着被雨水打湿的玻璃窗,尽览这美丽又憔悴的景色,仿佛眼里也噙满了雨。只是,它的味道是苦涩而又咸咸的。尽量去回避那晚的一切,尽量逃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只是,在回避问题的路上,也常常会遇到自己啊!

男孩靠在窗边,那晚的一切又这样婉转而毫不留情的浮现在他面前。空澈的屋子里,回荡的是女孩快乐的笑声,迷茫的眸子里呈现的是女孩明亮而温柔的双眼。窗外的雨却这样的下在他的心里,打碎的不仅仅只是他的心,还有,他的梦! 这些日子以来,男孩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日没夜的学习,学习成绩也日渐提高。他知道,现在唯一该做的、能做的就是把学习搞上去,好让他们的总成绩提高。同学们都说他,“你想超过你老对啊?那么卖命?”对此,男孩只以微笑浮过他们的问题。只是,这对女孩来说,是该喜,还是该悲呢?

终于,辛苦奋斗了三个月。这次期末考试,男孩和女孩的成绩加起来竟排在了全班第三名。老师表扬了男孩,也表扬了他们在学习上的互帮精神。孩乐坏了,可女孩却只有心事重重的样子。

女孩去老师那问题。这时一个女同学拍着男孩的肩膀说:“不错啊,不枉她向老师主动提出要和你一对啊,你可真为她争气了啊!”男孩的心像是被什么震到了一样,忙说:“什么?她和老师主动提出和我一对?”那个女同学说:“对啊,你不知道?那天她去老师办公室向老师提出要和你一对共同进步的,只可惜那天你居然会不领情的要换掉她。”男孩跌坐在椅子上,心仿佛被什如果不是那场雨,如果不是女孩忘记带伞,如果不是那天放学后,男孩要留下补作业,女孩要清扫。那么,他们就不会因为共撑了一把伞,而使两颗似乎永远都不可能产生交集的心,默默地,轻轻刻上了对方的名字!

一把伞下的两个人,仿佛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男孩家富,女孩家穷;男孩功课很差,女孩功课却很优秀;男孩好动爱玩,女孩则幽静如泉。

然而,一场雨,一把伞,却将两颗心融在了同一个世界。只可惜,却因彼此的掩饰与羞怯而最终也没能走到一起,就这样在同一个世界里彼此都独自过着期盼和守望的日子。当然,也没能使那两颗心化作一颗写满永恒的叫爱情的水晶…… 虽然这雨夜没有星子,没有月光,也没有微风的舞动。可是,有女孩如潭般的双眸,有男孩撑起的那把深蓝色的雨伞,还有他们之间的欢声笑语,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一切是那么的和谐。这样的夜,这样的雨夜,还要什么景色来称配呢?这,足够了,不是吗?

班里要搞互帮对子,在期末考试后要有评比。两个人的成绩加在一起再和其他对比。 男孩心里又激动又矛盾。他真想让女孩和自己一对,可又怕自己的学习成绩会拖累女孩。他不想因为自己而使他们的总成绩落第。要知道,女孩向来都是那般的优秀啊!他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放弃和女孩一起学习的心愿。

可是,他痛苦,他烦恼,他无奈。这些又有谁知道呢?难道自己来回答? 最后,老师宣布了互帮对子的名单。当男孩听到自己和女孩一对的时候,他仿佛快要窒息。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此刻,男孩的心里既兴奋又略感踌躇。当他转过头,看到的是女孩一脸温柔的笑,是那么的温暖。他对女孩是那么的感激,就为了报答女孩的这一笑,他知道,自己是该放弃点什么的。为了女孩,他宁愿放弃自己的心愿。他要把所有的快乐都给女孩,而自己只留下伤痛也会满足。只要女孩快乐,他什么都可以放弃!

男孩咬咬牙,鼓起勇气向老师要求换去女孩。老师愣住了,所有人都感觉到不解。而女孩,那点微笑正慢慢地披上失落与伤心的外衣。当男孩再度将眼神移到女孩身上的时候,女孩却放眼在窗外的梧桐树。 老师看看女孩,最终还是没有同意男孩的“意愿”,也没有问男孩要换去女孩的原因。只是,这个答案,不知现在的他们是否还都会满意!他们坐到了一起,可是却再也没有往常那随和而温馨的笑声。错,在于谁?男孩疑惑着,却只能怀勺约骸K乔宓木嗬胧墙耍墒牵牧榈木嗬肴从从丁T兜浇阱氤呷刺坏蕉苑降男模谔?br>

女孩冷漠着男孩,除了学习上的问题,女孩不再和男孩多讲一句话。女孩的笑渐渐变得牵强和敷衍。男孩知道,自己对女孩来说,真的什么都不算啊!他什么也做不了,无力了。他想,只要女孩快乐,他怎样都无所谓。就这样,男孩在女孩的冷漠中也“沉默”了。男孩忧郁的眼神时常会让女孩感到心里一阵阵的抽痛。可是,女孩最终也还是紧守着嘴巴的最后一道防线,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又一个雨天,可惜这是个星期天。 坐在家中的女孩透着被雨水打湿的玻璃窗,尽览这美丽又憔悴的景色,仿佛眼里也噙满了雨。只是,它的味道是苦涩而又咸咸的。尽量去回避那晚的一切,尽量逃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只是,在回避问题的路上,也常常会遇到自己啊!

男孩靠在窗边,那晚的一切又这样婉转而毫不留情的浮现在他面前。空澈的屋子里,回荡的是女孩快乐的笑声,迷茫的眸子里呈现的是女孩明亮而温柔的双眼。窗外的雨却这样的下在他的心里,打碎的不仅仅只是他的心,还有,他的梦! 这些日子以来,男孩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日没夜的学习,学习成绩也日渐提高。他知道,现在唯一该做的、能做的就是把学习搞上去,好让他们的总成绩提高。同学们都说他,“你想超过你老对啊?那么卖命?”对此,男孩只以微笑浮过他们的问题。只是,这对女孩来说,是该喜,还是该悲呢?

终于,辛苦奋斗了三个月。这次期末考试,男孩和女孩的成绩加起来竟排在了全班第三名。老师表扬了男孩,也表扬了他们在学习上的互帮精神。孩乐坏了,可女孩却只有心事重重的样子。

女孩去老师那问题。这时一个女同学拍着男孩的肩膀说:“不错啊,不枉她向老师主动提出要和你一对啊,你可真为她争气了啊!”男孩的心像是被什么震到了一样,忙说:“什么?她和老师主动提出和我一对?”那个女同学说:“对啊,你不知道?那天她去老师办公室向老师提出要和你一对共同进步的,只可惜那天你居然会不领情的要换掉她。”男孩跌坐在椅子上,心仿佛被什如果不是那场雨,如果不是女孩忘记带伞,如果不是那天放学后,男孩要留下补作业,女孩要清扫。那么,他们就不会因为共撑了一把伞,而使两颗似乎永远都不可能产生交集的心,默默地,轻轻刻上了对方的名字!

一把伞下的两个人,仿佛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男孩家富,女孩家穷;男孩功课很差,女孩功课却很优秀;男孩好动爱玩,女孩则幽静如泉。

然而,一场雨,一把伞,却将两颗心融在了同一个世界。只可惜,却因彼此的掩饰与羞怯而最终也没能走到一起,就这样在同一个世界里彼此都独自过着期盼和守望的日子。当然,也没能使那两颗心化作一颗写满永恒的叫爱情的水晶…… 虽然这雨夜没有星子,没有月光,也没有微风的舞动。可是,有女孩如潭般的双眸,有男孩撑起的那把深蓝色的雨伞,还有他们之间的欢声笑语,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一切是那么的和谐。这样的夜,这样的雨夜,还要什么景色来称配呢?这,足够了,不是吗?

班里要搞互帮对子,在期末考试后要有评比。两个人的成绩加在一起再和其他对比。 男孩心里又激动又矛盾。他真想让女孩和自己一对,可又怕自己的学习成绩会拖累女孩。他不想因为自己而使他们的总成绩落第。要知道,女孩向来都是那般的优秀啊!他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放弃和女孩一起学习的心愿。

可是,他痛苦,他烦恼,他无奈。这些又有谁知道呢?难道自己来回答? 最后,老师宣布了互帮对子的名单。当男孩听到自己和女孩一对的时候,他仿佛快要窒息。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此刻,男孩的心里既兴奋又略感踌躇。当他转过头,看到的是女孩一脸温柔的笑,是那么的温暖。他对女孩是那么的感激,就为了报答女孩的这一笑,他知道,自己是该放弃点什么的。为了女孩,他宁愿放弃自己的心愿。他要把所有的快乐都给女孩,而自己只留下伤痛也会满足。只要女孩快乐,他什么都可以放弃!

男孩咬咬牙,鼓起勇气向老师要求换去女孩。老师愣住了,所有人都感觉到不解。而女孩,那点微笑正慢慢地披上失落与伤心的外衣。当男孩再度将眼神移到女孩身上的时候,女孩却放眼在窗外的梧桐树。 老师看看女孩,最终还是没有同意男孩的“意愿”,也没有问男孩要换去女孩的原因。只是,这个答案,不知现在的他们是否还都会满意!他们坐到了一起,可是却再也没有往常那随和而温馨的笑声。错,在于谁?男孩疑惑着,却只能怀勺约骸K乔宓木嗬胧墙耍墒牵牧榈木嗬肴从从丁T兜浇阱氤呷刺坏蕉苑降男模谔?br>

女孩冷漠着男孩,除了学习上的问题,女孩不再和男孩多讲一句话。女孩的笑渐渐变得牵强和敷衍。男孩知道,自己对女孩来说,真的什么都不算啊!他什么也做不了,无力了。他想,只要女孩快乐,他怎样都无所谓。就这样,男孩在女孩的冷漠中也“沉默”了。男孩忧郁的眼神时常会让女孩感到心里一阵阵的抽痛。可是,女孩最终也还是紧守着嘴巴的最后一道防线,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又一个雨天,可惜这是个星期天。 坐在家中的女孩透着被雨水打湿的玻璃窗,尽览这美丽又憔悴的景色,仿佛眼里也噙满了雨。只是,它的味道是苦涩而又咸咸的。尽量去回避那晚的一切,尽量逃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只是,在回避问题的路上,也常常会遇到自己啊!

男孩靠在窗边,那晚的一切又这样婉转而毫不留情的浮现在他面前。空澈的屋子里,回荡的是女孩快乐的笑声,迷茫的眸子里呈现的是女孩明亮而温柔的双眼。窗外的雨却这样的下在他的心里,打碎的不仅仅只是他的心,还有,他的梦! 这些日子以来,男孩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日没夜的学习,学习成绩也日渐提高。他知道,现在唯一该做的、能做的就是把学习搞上去,好让他们的总成绩提高。同学们都说他,“你想超过你老对啊?那么卖命?”对此,男孩只以微笑浮过他们的问题。只是,这对女孩来说,是该喜,还是该悲呢?

终于,辛苦奋斗了三个月。这次期末考试,男孩和女孩的成绩加起来竟排在了全班第三名。老师表扬了男孩,也表扬了他们在学习上的互帮精神。孩乐坏了,可女孩却只有心事重重的样子。

女孩去老师那问题。这时一个女同学拍着男孩的肩膀说:“不错啊,不枉她向老师主动提出要和你一对啊,你可真为她争气了啊!”男孩的心像是被什么震到了一样,忙说:“什么?她和老师主动提出和我一对?”那个女同学说:“对啊,你不知道?那天她去老师办公室向老师提出要和你一对共同进步的,只可惜那天你居然会不领情的要换掉她。”男孩跌坐在椅子上,心仿佛被什如果不是那场雨,如果不是女孩忘记带伞,如果不是那天放学后,男孩要留下补作业,女孩要清扫。那么,他们就不会因为共撑了一把伞,而使两颗似乎永远都不可能产生交集的心,默默地,轻轻刻上了对方的名字!

一把伞下的两个人,仿佛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男孩家富,女孩家穷;男孩功课很差,女孩功课却很优秀;男孩好动爱玩,女孩则幽静如泉。

然而,一场雨,一把伞,却将两颗心融在了同一个世界。只可惜,却因彼此的掩饰与羞怯而最终也没能走到一起,就这样在同一个世界里彼此都独自过着期盼和守望的日子。当然,也没能使那两颗心化作一颗写满永恒的叫爱情的水晶…… 虽然这雨夜没有星子,没有月光,也没有微风的舞动。可是,有女孩如潭般的双眸,有男孩撑起的那把深蓝色的雨伞,还有他们之间的欢声笑语,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一切是那么的和谐。这样的夜,这样的雨夜,还要什么景色来称配呢?这,足够了,不是吗?

班里要搞互帮对子,在期末考试后要有评比。两个人的成绩加在一起再和其他对比。 男孩心里又激动又矛盾。他真想让女孩和自己一对,可又怕自己的学习成绩会拖累女孩。他不想因为自己而使他们的总成绩落第。要知道,女孩向来都是那般的优秀啊!他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放弃和女孩一起学习的心愿。

可是,他痛苦,他烦恼,他无奈。这些又有谁知道呢?难道自己来回答? 最后,老师宣布了互帮对子的名单。当男孩听到自己和女孩一对的时候,他仿佛快要窒息。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此刻,男孩的心里既兴奋又略感踌躇。当他转过头,看到的是女孩一脸温柔的笑,是那么的温暖。他对女孩是那么的感激,就为了报答女孩的这一笑,他知道,自己是该放弃点什么的。为了女孩,他宁愿放弃自己的心愿。他要把所有的快乐都给女孩,而自己只留下伤痛也会满足。只要女孩快乐,他什么都可以放弃!

男孩咬咬牙,鼓起勇气向老师要求换去女孩。老师愣住了,所有人都感觉到不解。而女孩,那点微笑正慢慢地披上失落与伤心的外衣。当男孩再度将眼神移到女孩身上的时候,女孩却放眼在窗外的梧桐树。 老师看看女孩,最终还是没有同意男孩的“意愿”,也没有问男孩要换去女孩的原因。只是,这个答案,不知现在的他们是否还都会满意!他们坐到了一起,可是却再也没有往常那随和而温馨的笑声。错,在于谁?男孩疑惑着,却只能怀勺约骸K乔宓木嗬胧墙耍墒牵牧榈木嗬肴从从丁T兜浇阱氤呷刺坏蕉苑降男模谔?br>

女孩冷漠着男孩,除了学习上的问题,女孩不再和男孩多讲一句话。女孩的笑渐渐变得牵强和敷衍。男孩知道,自己对女孩来说,真的什么都不算啊!他什么也做不了,无力了。他想,只要女孩快乐,他怎样都无所谓。就这样,男孩在女孩的冷漠中也“沉默”了。男孩忧郁的眼神时常会让女孩感到心里一阵阵的抽痛。可是,女孩最终也还是紧守着嘴巴的最后一道防线,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又一个雨天,可惜这是个星期天。 坐在家中的女孩透着被雨水打湿的玻璃窗,尽览这美丽又憔悴的景色,仿佛眼里也噙满了雨。只是,它的味道是苦涩而又咸咸的。尽量去回避那晚的一切,尽量逃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只是,在回避问题的路上,也常常会遇到自己啊!

男孩靠在窗边,那晚的一切又这样婉转而毫不留情的浮现在他面前。空澈的屋子里,回荡的是女孩快乐的笑声,迷茫的眸子里呈现的是女孩明亮而温柔的双眼。窗外的雨却这样的下在他的心里,打碎的不仅仅只是他的心,还有,他的梦! 这些日子以来,男孩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日没夜的学习,学习成绩也日渐提高。他知道,现在唯一该做的、能做的就是把学习搞上去,好让他们的总成绩提高。同学们都说他,“你想超过你老对啊?那么卖命?”对此,男孩只以微笑浮过他们的问题。只是,这对女孩来说,是该喜,还是该悲呢?

终于,辛苦奋斗了三个月。这次期末考试,男孩和女孩的成绩加起来竟排在了全班第三名。老师表扬了男孩,也表扬了他们在学习上的互帮精神。孩乐坏了,可女孩却只有心事重重的样子。

女孩去老师那问题。这时一个女同学拍着男孩的肩膀说:“不错啊,不枉她向老师主动提出要和你一对啊,你可真为她争气了啊!”男孩的心像是被什么震到了一样,忙说:“什么?她和老师主动提出和我一对?”那个女同学说:“对啊,你不知道?那天她去老师办公室向老师提出要和你一对共同进步的,只可惜那天你居然会不领情的要换掉她。”男孩跌坐在椅子上,心仿佛被什如果不是那场雨,如果不是女孩忘记带伞,如果不是那天放学后,男孩要留下补作业,女孩要清扫。那么,他们就不会因为共撑了一把伞,而使两颗似乎永远都不可能产生交集的心,默默地,轻轻刻上了对方的名字!

一把伞下的两个人,仿佛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男孩家富,女孩家穷;男孩功课很差,女孩功课却很优秀;男孩好动爱玩,女孩则幽静如泉。

然而,一场雨,一把伞,却将两颗心融在了同一个世界。只可惜,却因彼此的掩饰与羞怯而最终也没能走到一起,就这样在同一个世界里彼此都独自过着期盼和守望的日子。当然,也没能使那两颗心化作一颗写满永恒的叫爱情的水晶…… 虽然这雨夜没有星子,没有月光,也没有微风的舞动。可是,有女孩如潭般的双眸,有男孩撑起的那把深蓝色的雨伞,还有他们之间的欢声笑语,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一切是那么的和谐。这样的夜,这样的雨夜,还要什么景色来称配呢?这,足够了,不是吗?

班里要搞互帮对子,在期末考试后要有评比。两个人的成绩加在一起再和其他对比。 男孩心里又激动又矛盾。他真想让女孩和自己一对,可又怕自己的学习成绩会拖累女孩。他不想因为自己而使他们的总成绩落第。要知道,女孩向来都是那般的优秀啊!他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放弃和女孩一起学习的心愿。

可是,他痛苦,他烦恼,他无奈。这些又有谁知道呢?难道自己来回答? 最后,老师宣布了互帮对子的名单。当男孩听到自己和女孩一对的时候,他仿佛快要窒息。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此刻,男孩的心里既兴奋又略感踌躇。当他转过头,看到的是女孩一脸温柔的笑,是那么的温暖。他对女孩是那么的感激,就为了报答女孩的这一笑,他知道,自己是该放弃点什么的。为了女孩,他宁愿放弃自己的心愿。他要把所有的快乐都给女孩,而自己只留下伤痛也会满足。只要女孩快乐,他什么都可以放弃!

男孩咬咬牙,鼓起勇气向老师要求换去女孩。老师愣住了,所有人都感觉到不解。而女孩,那点微笑正慢慢地披上失落与伤心的外衣。当男孩再度将眼神移到女孩身上的时候,女孩却放眼在窗外的梧桐树。 老师看看女孩,最终还是没有同意男孩的“意愿”,也没有问男孩要换去女孩的原因。只是,这个答案,不知现在的他们是否还都会满意!他们坐到了一起,可是却再也没有往常那随和而温馨的笑声。错,在于谁?男孩疑惑着,却只能怀勺约骸K乔宓木嗬胧墙耍墒牵牧榈木嗬肴从从丁T兜浇阱氤呷刺坏蕉苑降男模谔?br>

女孩冷漠着男孩,除了学习上的问题,女孩不再和男孩多讲一句话。女孩的笑渐渐变得牵强和敷衍。男孩知道,自己对女孩来说,真的什么都不算啊!他什么也做不了,无力了。他想,只要女孩快乐,他怎样都无所谓。就这样,男孩在女孩的冷漠中也“沉默”了。男孩忧郁的眼神时常会让女孩感到心里一阵阵的抽痛。可是,女孩最终也还是紧守着嘴巴的最后一道防线,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又一个雨天,可惜这是个星期天。 坐在家中的女孩透着被雨水打湿的玻璃窗,尽览这美丽又憔悴的景色,仿佛眼里也噙满了雨。只是,它的味道是苦涩而又咸咸的。尽量去回避那晚的一切,尽量逃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只是,在回避问题的路上,也常常会遇到自己啊!

男孩靠在窗边,那晚的一切又这样婉转而毫不留情的浮现在他面前。空澈的屋子里,回荡的是女孩快乐的笑声,迷茫的眸子里呈现的是女孩明亮而温柔的双眼。窗外的雨却这样的下在他的心里,打碎的不仅仅只是他的心,还有,他的梦! 这些日子以来,男孩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日没夜的学习,学习成绩也日渐提高。他知道,现在唯一该做的、能做的就是把学习搞上去,好让他们的总成绩提高。同学们都说他,“你想超过你老对啊?那么卖命?”对此,男孩只以微笑浮过他们的问题。只是,这对女孩来说,是该喜,还是该悲呢?

终于,辛苦奋斗了三个月。这次期末考试,男孩和女孩的成绩加起来竟排在了全班第三名。老师表扬了男孩,也表扬了他们在学习上的互帮精神。孩乐坏了,可女孩却只有心事重重的样子。

女孩去老师那问题。这时一个女同学拍着男孩的肩膀说:“不错啊,不枉她向老师主动提出要和你一对啊,你可真为她争气了啊!”男孩的心像是被什么震到了一样,忙说:“什么?她和老师主动提出和我一对?”那个女同学说:“对啊,你不知道?那天她去老师办公室向老师提出要和你一对共同进步的,只可惜那天你居然会不领情的要换掉她。”男孩跌坐在椅子上,心仿佛被什如果不是那场雨,如果不是女孩忘记带伞,如果不是那天放学后,男孩要留下补作业,女孩要清扫。那么,他们就不会因为共撑了一把伞,而使两颗似乎永远都不可能产生交集的心,默默地,轻轻刻上了对方的名字!

一把伞下的两个人,仿佛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男孩家富,女孩家穷;男孩功课很差,女孩功课却很优秀;男孩好动爱玩,女孩则幽静如泉。

然而,一场雨,一把伞,却将两颗心融在了同一个世界。只可惜,却因彼此的掩饰与羞怯而最终也没能走到一起,就这样在同一个世界里彼此都独自过着期盼和守望的日子。当然,也没能使那两颗心化作一颗写满永恒的叫爱情的水晶…… 虽然这雨夜没有星子,没有月光,也没有微风的舞动。可是,有女孩如潭般的双眸,有男孩撑起的那把深蓝色的雨伞,还有他们之间的欢声笑语,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一切是那么的和谐。这样的夜,这样的雨夜,还要什么景色来称配呢?这,足够了,不是吗?

班里要搞互帮对子,在期末考试后要有评比。两个人的成绩加在一起再和其他对比。 男孩心里又激动又矛盾。他真想让女孩和自己一对,可又怕自己的学习成绩会拖累女孩。他不想因为自己而使他们的总成绩落第。要知道,女孩向来都是那般的优秀啊!他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放弃和女孩一起学习的心愿。

可是,他痛苦,他烦恼,他无奈。这些又有谁知道呢?难道自己来回答? 最后,老师宣布了互帮对子的名单。当男孩听到自己和女孩一对的时候,他仿佛快要窒息。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此刻,男孩的心里既兴奋又略感踌躇。当他转过头,看到的是女孩一脸温柔的笑,是那么的温暖。他对女孩是那么的感激,就为了报答女孩的这一笑,他知道,自己是该放弃点什么的。为了女孩,他宁愿放弃自己的心愿。他要把所有的快乐都给女孩,而自己只留下伤痛也会满足。只要女孩快乐,他什么都可以放弃!

男孩咬咬牙,鼓起勇气向老师要求换去女孩。老师愣住了,所有人都感觉到不解。而女孩,那点微笑正慢慢地披上失落与伤心的外衣。当男孩再度将眼神移到女孩身上的时候,女孩却放眼在窗外的梧桐树。 老师看看女孩,最终还是没有同意男孩的“意愿”,也没有问男孩要换去女孩的原因。只是,这个答案,不知现在的他们是否还都会满意!他们坐到了一起,可是却再也没有往常那随和而温馨的笑声。错,在于谁?男孩疑惑着,却只能怀勺约骸K乔宓木嗬胧墙耍墒牵牧榈木嗬肴从从丁T兜浇阱氤呷刺坏蕉苑降男模谔?br>

女孩冷漠着男孩,除了学习上的问题,女孩不再和男孩多讲一句话。女孩的笑渐渐变得牵强和敷衍。男孩知道,自己对女孩来说,真的什么都不算啊!他什么也做不了,无力了。他想,只要女孩快乐,他怎样都无所谓。就这样,男孩在女孩的冷漠中也“沉默”了。男孩忧郁的眼神时常会让女孩感到心里一阵阵的抽痛。可是,女孩最终也还是紧守着嘴巴的最后一道防线,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又一个雨天,可惜这是个星期天。 坐在家中的女孩透着被雨水打湿的玻璃窗,尽览这美丽又憔悴的景色,仿佛眼里也噙满了雨。只是,它的味道是苦涩而又咸咸的。尽量去回避那晚的一切,尽量逃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只是,在回避问题的路上,也常常会遇到自己啊!

男孩靠在窗边,那晚的一切又这样婉转而毫不留情的浮现在他面前。空澈的屋子里,回荡的是女孩快乐的笑声,迷茫的眸子里呈现的是女孩明亮而温柔的双眼。窗外的雨却这样的下在他的心里,打碎的不仅仅只是他的心,还有,他的梦! 这些日子以来,男孩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日没夜的学习,学习成绩也日渐提高。他知道,现在唯一该做的、能做的就是把学习搞上去,好让他们的总成绩提高。同学们都说他,“你想超过你老对啊?那么卖命?”对此,男孩只以微笑浮过他们的问题。只是,这对女孩来说,是该喜,还是该悲呢?

终于,辛苦奋斗了三个月。这次期末考试,男孩和女孩的成绩加起来竟排在了全班第三名。老师表扬了男孩,也表扬了他们在学习上的互帮精神。孩乐坏了,可女孩却只有心事重重的样子。

女孩去老师那问题。这时一个女同学拍着男孩的肩膀说:“不错啊,不枉她向老师主动提出要和你一对啊,你可真为她争气了啊!”男孩的心像是被什么震到了一样,忙说:“什么?她和老师主动提出和我一对?”那个女同学说:“对啊,你不知道?那天她去老师办公室向老师提出要和你一对共同进步的,只可惜那天你居然会不领情的要换掉她。”男孩跌坐在椅子上,心仿佛被什如果不是那场雨,如果不是女孩忘记带伞,如果不是那天放学后,男孩要留下补作业,女孩要清扫。那么,他们就不会因为共撑了一把伞,而使两颗似乎永远都不可能产生交集的心,默默地,轻轻刻上了对方的名字!

一把伞下的两个人,仿佛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男孩家富,女孩家穷;男孩功课很差,女孩功课却很优秀;男孩好动爱玩,女孩则幽静如泉。

然而,一场雨,一把伞,却将两颗心融在了同一个世界。只可惜,却因彼此的掩饰与羞怯而最终也没能走到一起,就这样在同一个世界里彼此都独自过着期盼和守望的日子。当然,也没能使那两颗心化作一颗写满永恒的叫爱情的水晶…… 虽然这雨夜没有星子,没有月光,也没有微风的舞动。可是,有女孩如潭般的双眸,有男孩撑起的那把深蓝色的雨伞,还有他们之间的欢声笑语,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一切是那么的和谐。这样的夜,这样的雨夜,还要什么景色来称配呢?这,足够了,不是吗?

班里要搞互帮对子,在期末考试后要有评比。两个人的成绩加在一起再和其他对比。 男孩心里又激动又矛盾。他真想让女孩和自己一对,可又怕自己的学习成绩会拖累女孩。他不想因为自己而使他们的总成绩落第。要知道,女孩向来都是那般的优秀啊!他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放弃和女孩一起学习的心愿。

可是,他痛苦,他烦恼,他无奈。这些又有谁知道呢?难道自己来回答? 最后,老师宣布了互帮对子的名单。当男孩听到自己和女孩一对的时候,他仿佛快要窒息。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此刻,男孩的心里既兴奋又略感踌躇。当他转过头,看到的是女孩一脸温柔的笑,是那么的温暖。他对女孩是那么的感激,就为了报答女孩的这一笑,他知道,自己是该放弃点什么的。为了女孩,他宁愿放弃自己的心愿。他要把所有的快乐都给女孩,而自己只留下伤痛也会满足。只要女孩快乐,他什么都可以放弃!

男孩咬咬牙,鼓起勇气向老师要求换去女孩。老师愣住了,所有人都感觉到不解。而女孩,那点微笑正慢慢地披上失落与伤心的外衣。当男孩再度将眼神移到女孩身上的时候,女孩却放眼在窗外的梧桐树。 老师看看女孩,最终还是没有同意男孩的“意愿”,也没有问男孩要换去女孩的原因。只是,这个答案,不知现在的他们是否还都会满意!他们坐到了一起,可是却再也没有往常那随和而温馨的笑声。错,在于谁?男孩疑惑着,却只能怀勺约骸K乔宓木嗬胧墙耍墒牵牧榈木嗬肴从从丁T兜浇阱氤呷刺坏蕉苑降男模谔?br>

女孩冷漠着男孩,除了学习上的问题,女孩不再和男孩多讲一句话。女孩的笑渐渐变得牵强和敷衍。男孩知道,自己对女孩来说,真的什么都不算啊!他什么也做不了,无力了。他想,只要女孩快乐,他怎样都无所谓。就这样,男孩在女孩的冷漠中也“沉默”了。男孩忧郁的眼神时常会让女孩感到心里一阵阵的抽痛。可是,女孩最终也还是紧守着嘴巴的最后一道防线,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又一个雨天,可惜这是个星期天。 坐在家中的女孩透着被雨水打湿的玻璃窗,尽览这美丽又憔悴的景色,仿佛眼里也噙满了雨。只是,它的味道是苦涩而又咸咸的。尽量去回避那晚的一切,尽量逃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只是,在回避问题的路上,也常常会遇到自己啊!

男孩靠在窗边,那晚的一切又这样婉转而毫不留情的浮现在他面前。空澈的屋子里,回荡的是女孩快乐的笑声,迷茫的眸子里呈现的是女孩明亮而温柔的双眼。窗外的雨却这样的下在他的心里,打碎的不仅仅只是他的心,还有,他的梦! 这些日子以来,男孩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日没夜的学习,学习成绩也日渐提高。他知道,现在唯一该做的、能做的就是把学习搞上去,好让他们的总成绩提高。同学们都说他,“你想超过你老对啊?那么卖命?”对此,男孩只以微笑浮过他们的问题。只是,这对女孩来说,是该喜,还是该悲呢?

终于,辛苦奋斗了三个月。这次期末考试,男孩和女孩的成绩加起来竟排在了全班第三名。老师表扬了男孩,也表扬了他们在学习上的互帮精神。孩乐坏了,可女孩却只有心事重重的样子。

女孩去老师那问题。这时一个女同学拍着男孩的肩膀说:“不错啊,不枉她向老师主动提出要和你一对啊,你可真为她争气了啊!”男孩的心像是被什么震到了一样,忙说:“什么?她和老师主动提出和我一对?”那个女同学说:“对啊,你不知道?那天她去老师办公室向老师提出要和你一对共同进步的,只可惜那天你居然会不领情的要换掉她。”男孩跌坐在椅子上,心仿佛被什

保姆蟒:一个关于动物的感人故事

保姆蟒:一个关于动物的感人故事

儿子生在边远蛮荒的曼广弄寨子,寨子后面是夏洛山,前面是布朗山,都是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寨子里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大人上山干活了,比兔子还大的山老鼠从梁上翻下来,把睡在摇篮里的婴儿的鼻子和耳朵给咬掉了;一头母熊推开村长家的竹篱笆,一巴掌掴死了看家的狗,把村长刚满周岁的小孙孙抱走了;村长在老林子里找了五年,才在一个臭气熏天的熊窝里把小孙孙找回来。六岁的孩子了,不会说话,不会直立行走,只会像熊那样叫,只会四肢趴在地上像野兽似的爬行,成了一个地道的熊孩。

我那时迷上了打猎,有时钻进深山老林追逐鹿群和象群,几天几夜都不回家。妻子挑水、种菜、洗衣服什么的,只好把还在吃奶的儿子独自反锁在家里。我们住的是到处有窟窿的破陋的茅草房,毒蛇、蝎子、野狗、山猫很容易钻进来,实在让人放心不下。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找个保姆来带孩子,但我那时候收入微薄,养家糊口尚且不易,哪有闲钱去请保姆。我和妻子都是下放来的知青,也不可能让远在上海的亲人万里迢迢跑到边陲来替我们照看小孩。

就在我犯愁之际,寨子里一位名叫召彰的中年猎人说可以帮我找一个不用管饭也不要开工资的保姆。除非七仙女下凡、田螺姑娘再世,哪里去找这等便宜的事?我直摇头。召彰见我不相信,就说:“你们等着,我立马把保姆给你们带来。”

一袋烟的工夫,我家门前那条通往箐沟的荒草掩映的小路上便传来悠扬的笛声。又不是送新娘来,用得着音乐伴奏吗?我正纳闷,召彰已吹着笛子跨进门来。我注意看他的身后,并没发现有什么人影。他朝我狡黠地眨眨眼,一甩脑袋,金竹笛里飞出一串高亢的颤音,就像云雀鸣叫着飞上彩云,随着那串颤音,他身后倏地蹿立起一个“保姆”来。

我魂飞魄散,一股热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把地都汪湿了一块。不好意思,我吓得尿裤子了。

妻子像只母鸡似地张开手臂,把儿子罩在自己的身体底下。

召彰用笛声给我们带来的保姆,是一条大蟒蛇!

“快……快把蟒蛇弄走。召彰,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弄条蛇来害我们!”妻子嗔怒道。

“我敢用猎手的名义担保,它是一个最尽心尽职的保姆。我的两个儿子,都是它帮着带大的。哦,假如它伤着你们小宝贝一根毫毛,我用我的两个儿子来赔你们。”召彰很认真地说。

“这……我一看到就恶心,饭也吃不下。”

“先让它试十天吧,不合适,再退给我。”召彰说着,把蟒引到摇篮前,嘴里喃喃有词,在蟒蛇的头顶轻轻拍了三下。蟒蛇立刻像个卫兵似地伫立在摇篮边。

这时,我方看清,这是一条罕见的大蟒蛇,粗如龙竹,长约六米,淡褐色的身体上环绕着一圈圈一条条不规则的深褐色的斑纹,这些斑纹越近尾巴颜色越深,是典型的西双版纳黑尾蟒;在下腹部,还有两条长约三四寸退化了的后肢;一张国字型的小方脸,一条菱形黑纹从鼻洞贯穿额顶伸向脊背;两只玻璃球似的蓝眼睛像井水似的清澈温柔,微微启开的大嘴里,吐出一条叉形的信子,红得像片枫叶。整个形象并不给人一种凶恶的感觉,倒有几分温顺和慈祥。

或许,可以试十天的,我和妻子勉强答应下来。

十天下来,我算是服召彰了。我敢说,天底下再没有比这条蟒蛇更称职的保姆了。假如保姆这个行当也可以评职称的话,这条蟒蛇绝对是一级保姆,就像一级教授或一级作家一样,它不分昼夜忠实地守候在我儿子的摇篮边。夏天蚊子奇多,我们虽然给摇篮搭了个小蚊帐,但儿子睡觉不老实,抡胳膊蹬腿的,不是把蚊帐蹬出一个缺口,让蚊子乘虚而入,就是胳膊或腿贴在蚊帐上,让尖嘴蚊子穿透蚊帐叮咬。几乎每天早晨起来,都会发现儿子嫩得像水豆腐似的身上隆起几个红色丘疱,让我心疼得恨不能自己立刻变成只大壁虎,把天底上所有的蚊子统统消灭光。但自从这条蟒蛇来了后,可恶的蚊子再也无法接近我儿子了,那条叉形的蛇信子,像一台最灵敏的雷达跟踪仪,又像是效率极高的捕蚊器,摇篮周围只要一有飞蚊的嗡嗡声,它就会闪电般地朝空中窜去,那只倒霉的蚊子就从世界上消失了。过去只要一下雨,免不了会有竹叶青或龟壳花蛇溜进我家来躲雨。有一次我上床睡觉,脚伸进被窝、怎么凉嗖嗖滑腻腻的像踩在一条冰冻鱼上,掀开被子一看,是一条剧毒的眼镜蛇,盘踞在我的脚跟……这条蟒蛇住进我家的第二天,老天爷就下了一场瓢泼大雨,我亲眼看见有好几条花里胡哨的毒蛇窜到我家的房檐下,在墙洞外探头探脑,但一感觉到蟒蛇的存在,立刻保姆蟒:一个关于动物的感人故事

儿子生在边远蛮荒的曼广弄寨子,寨子后面是夏洛山,前面是布朗山,都是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寨子里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大人上山干活了,比兔子还大的山老鼠从梁上翻下来,把睡在摇篮里的婴儿的鼻子和耳朵给咬掉了;一头母熊推开村长家的竹篱笆,一巴掌掴死了看家的狗,把村长刚满周岁的小孙孙抱走了;村长在老林子里找了五年,才在一个臭气熏天的熊窝里把小孙孙找回来。六岁的孩子了,不会说话,不会直立行走,只会像熊那样叫,只会四肢趴在地上像野兽似的爬行,成了一个地道的熊孩。

我那时迷上了打猎,有时钻进深山老林追逐鹿群和象群,几天几夜都不回家。妻子挑水、种菜、洗衣服什么的,只好把还在吃奶的儿子独自反锁在家里。我们住的是到处有窟窿的破陋的茅草房,毒蛇、蝎子、野狗、山猫很容易钻进来,实在让人放心不下。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找个保姆来带孩子,但我那时候收入微薄,养家糊口尚且不易,哪有闲钱去请保姆。我和妻子都是下放来的知青,也不可能让远在上海的亲人万里迢迢跑到边陲来替我们照看小孩。

就在我犯愁之际,寨子里一位名叫召彰的中年猎人说可以帮我找一个不用管饭也不要开工资的保姆。除非七仙女下凡、田螺姑娘再世,哪里去找这等便宜的事?我直摇头。召彰见我不相信,就说:“你们等着,我立马把保姆给你们带来。”

一袋烟的工夫,我家门前那条通往箐沟的荒草掩映的小路上便传来悠扬的笛声。又不是送新娘来,用得着音乐伴奏吗?我正纳闷,召彰已吹着笛子跨进门来。我注意看他的身后,并没发现有什么人影。他朝我狡黠地眨眨眼,一甩脑袋,金竹笛里飞出一串高亢的颤音,就像云雀鸣叫着飞上彩云,随着那串颤音,他身后倏地蹿立起一个“保姆”来。

我魂飞魄散,一股热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把地都汪湿了一块。不好意思,我吓得尿裤子了。

妻子像只母鸡似地张开手臂,把儿子罩在自己的身体底下。

召彰用笛声给我们带来的保姆,是一条大蟒蛇!

“快……快把蟒蛇弄走。召彰,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弄条蛇来害我们!”妻子嗔怒道。

“我敢用猎手的名义担保,它是一个最尽心尽职的保姆。我的两个儿子,都是它帮着带大的。哦,假如它伤着你们小宝贝一根毫毛,我用我的两个儿子来赔你们。”召彰很认真地说。

“这……我一看到就恶心,饭也吃不下。”

“先让它试十天吧,不合适,再退给我。”召彰说着,把蟒引到摇篮前,嘴里喃喃有词,在蟒蛇的头顶轻轻拍了三下。蟒蛇立刻像个卫兵似地伫立在摇篮边。

这时,我方看清,这是一条罕见的大蟒蛇,粗如龙竹,长约六米,淡褐色的身体上环绕着一圈圈一条条不规则的深褐色的斑纹,这些斑纹越近尾巴颜色越深,是典型的西双版纳黑尾蟒;在下腹部,还有两条长约三四寸退化了的后肢;一张国字型的小方脸,一条菱形黑纹从鼻洞贯穿额顶伸向脊背;两只玻璃球似的蓝眼睛像井水似的清澈温柔,微微启开的大嘴里,吐出一条叉形的信子,红得像片枫叶。整个形象并不给人一种凶恶的感觉,倒有几分温顺和慈祥。

或许,可以试十天的,我和妻子勉强答应下来。

十天下来,我算是服召彰了。我敢说,天底下再没有比这条蟒蛇更称职的保姆了。假如保姆这个行当也可以评职称的话,这条蟒蛇绝对是一级保姆,就像一级教授或一级作家一样,它不分昼夜忠实地守候在我儿子的摇篮边。夏天蚊子奇多,我们虽然给摇篮搭了个小蚊帐,但儿子睡觉不老实,抡胳膊蹬腿的,不是把蚊帐蹬出一个缺口,让蚊子乘虚而入,就是胳膊或腿贴在蚊帐上,让尖嘴蚊子穿透蚊帐叮咬。几乎每天早晨起来,都会发现儿子嫩得像水豆腐似的身上隆起几个红色丘疱,让我心疼得恨不能自己立刻变成只大壁虎,把天底上所有的蚊子统统消灭光。但自从这条蟒蛇来了后,可恶的蚊子再也无法接近我儿子了,那条叉形的蛇信子,像一台最灵敏的雷达跟踪仪,又像是效率极高的捕蚊器,摇篮周围只要一有飞蚊的嗡嗡声,它就会闪电般地朝空中窜去,那只倒霉的蚊子就从世界上消失了。过去只要一下雨,免不了会有竹叶青或龟壳花蛇溜进我家来躲雨。有一次我上床睡觉,脚伸进被窝、怎么凉嗖嗖滑腻腻的像踩在一条冰冻鱼上,掀开被子一看,是一条剧毒的眼镜蛇,盘踞在我的脚跟……这条蟒蛇住进我家的第二天,老天爷就下了一场瓢泼大雨,我亲眼看见有好几条花里胡哨的毒蛇窜到我家的房檐下,在墙洞外探头探脑,但一感觉到蟒蛇的存在,立刻保姆蟒:一个关于动物的感人故事

儿子生在边远蛮荒的曼广弄寨子,寨子后面是夏洛山,前面是布朗山,都是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寨子里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大人上山干活了,比兔子还大的山老鼠从梁上翻下来,把睡在摇篮里的婴儿的鼻子和耳朵给咬掉了;一头母熊推开村长家的竹篱笆,一巴掌掴死了看家的狗,把村长刚满周岁的小孙孙抱走了;村长在老林子里找了五年,才在一个臭气熏天的熊窝里把小孙孙找回来。六岁的孩子了,不会说话,不会直立行走,只会像熊那样叫,只会四肢趴在地上像野兽似的爬行,成了一个地道的熊孩。

我那时迷上了打猎,有时钻进深山老林追逐鹿群和象群,几天几夜都不回家。妻子挑水、种菜、洗衣服什么的,只好把还在吃奶的儿子独自反锁在家里。我们住的是到处有窟窿的破陋的茅草房,毒蛇、蝎子、野狗、山猫很容易钻进来,实在让人放心不下。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找个保姆来带孩子,但我那时候收入微薄,养家糊口尚且不易,哪有闲钱去请保姆。我和妻子都是下放来的知青,也不可能让远在上海的亲人万里迢迢跑到边陲来替我们照看小孩。

就在我犯愁之际,寨子里一位名叫召彰的中年猎人说可以帮我找一个不用管饭也不要开工资的保姆。除非七仙女下凡、田螺姑娘再世,哪里去找这等便宜的事?我直摇头。召彰见我不相信,就说:“你们等着,我立马把保姆给你们带来。”

一袋烟的工夫,我家门前那条通往箐沟的荒草掩映的小路上便传来悠扬的笛声。又不是送新娘来,用得着音乐伴奏吗?我正纳闷,召彰已吹着笛子跨进门来。我注意看他的身后,并没发现有什么人影。他朝我狡黠地眨眨眼,一甩脑袋,金竹笛里飞出一串高亢的颤音,就像云雀鸣叫着飞上彩云,随着那串颤音,他身后倏地蹿立起一个“保姆”来。

我魂飞魄散,一股热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把地都汪湿了一块。不好意思,我吓得尿裤子了。

妻子像只母鸡似地张开手臂,把儿子罩在自己的身体底下。

召彰用笛声给我们带来的保姆,是一条大蟒蛇!

“快……快把蟒蛇弄走。召彰,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弄条蛇来害我们!”妻子嗔怒道。

“我敢用猎手的名义担保,它是一个最尽心尽职的保姆。我的两个儿子,都是它帮着带大的。哦,假如它伤着你们小宝贝一根毫毛,我用我的两个儿子来赔你们。”召彰很认真地说。

“这……我一看到就恶心,饭也吃不下。”

“先让它试十天吧,不合适,再退给我。”召彰说着,把蟒引到摇篮前,嘴里喃喃有词,在蟒蛇的头顶轻轻拍了三下。蟒蛇立刻像个卫兵似地伫立在摇篮边。

这时,我方看清,这是一条罕见的大蟒蛇,粗如龙竹,长约六米,淡褐色的身体上环绕着一圈圈一条条不规则的深褐色的斑纹,这些斑纹越近尾巴颜色越深,是典型的西双版纳黑尾蟒;在下腹部,还有两条长约三四寸退化了的后肢;一张国字型的小方脸,一条菱形黑纹从鼻洞贯穿额顶伸向脊背;两只玻璃球似的蓝眼睛像井水似的清澈温柔,微微启开的大嘴里,吐出一条叉形的信子,红得像片枫叶。整个形象并不给人一种凶恶的感觉,倒有几分温顺和慈祥。

或许,可以试十天的,我和妻子勉强答应下来。

十天下来,我算是服召彰了。我敢说,天底下再没有比这条蟒蛇更称职的保姆了。假如保姆这个行当也可以评职称的话,这条蟒蛇绝对是一级保姆,就像一级教授或一级作家一样,它不分昼夜忠实地守候在我儿子的摇篮边。夏天蚊子奇多,我们虽然给摇篮搭了个小蚊帐,但儿子睡觉不老实,抡胳膊蹬腿的,不是把蚊帐蹬出一个缺口,让蚊子乘虚而入,就是胳膊或腿贴在蚊帐上,让尖嘴蚊子穿透蚊帐叮咬。几乎每天早晨起来,都会发现儿子嫩得像水豆腐似的身上隆起几个红色丘疱,让我心疼得恨不能自己立刻变成只大壁虎,把天底上所有的蚊子统统消灭光。但自从这条蟒蛇来了后,可恶的蚊子再也无法接近我儿子了,那条叉形的蛇信子,像一台最灵敏的雷达跟踪仪,又像是效率极高的捕蚊器,摇篮周围只要一有飞蚊的嗡嗡声,它就会闪电般地朝空中窜去,那只倒霉的蚊子就从世界上消失了。过去只要一下雨,免不了会有竹叶青或龟壳花蛇溜进我家来躲雨。有一次我上床睡觉,脚伸进被窝、怎么凉嗖嗖滑腻腻的像踩在一条冰冻鱼上,掀开被子一看,是一条剧毒的眼镜蛇,盘踞在我的脚跟……这条蟒蛇住进我家的第二天,老天爷就下了一场瓢泼大雨,我亲眼看见有好几条花里胡哨的毒蛇窜到我家的房檐下,在墙洞外探头探脑,但一感觉到蟒蛇的存在,立刻保姆蟒:一个关于动物的感人故事

儿子生在边远蛮荒的曼广弄寨子,寨子后面是夏洛山,前面是布朗山,都是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寨子里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大人上山干活了,比兔子还大的山老鼠从梁上翻下来,把睡在摇篮里的婴儿的鼻子和耳朵给咬掉了;一头母熊推开村长家的竹篱笆,一巴掌掴死了看家的狗,把村长刚满周岁的小孙孙抱走了;村长在老林子里找了五年,才在一个臭气熏天的熊窝里把小孙孙找回来。六岁的孩子了,不会说话,不会直立行走,只会像熊那样叫,只会四肢趴在地上像野兽似的爬行,成了一个地道的熊孩。

我那时迷上了打猎,有时钻进深山老林追逐鹿群和象群,几天几夜都不回家。妻子挑水、种菜、洗衣服什么的,只好把还在吃奶的儿子独自反锁在家里。我们住的是到处有窟窿的破陋的茅草房,毒蛇、蝎子、野狗、山猫很容易钻进来,实在让人放心不下。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找个保姆来带孩子,但我那时候收入微薄,养家糊口尚且不易,哪有闲钱去请保姆。我和妻子都是下放来的知青,也不可能让远在上海的亲人万里迢迢跑到边陲来替我们照看小孩。

就在我犯愁之际,寨子里一位名叫召彰的中年猎人说可以帮我找一个不用管饭也不要开工资的保姆。除非七仙女下凡、田螺姑娘再世,哪里去找这等便宜的事?我直摇头。召彰见我不相信,就说:“你们等着,我立马把保姆给你们带来。”

一袋烟的工夫,我家门前那条通往箐沟的荒草掩映的小路上便传来悠扬的笛声。又不是送新娘来,用得着音乐伴奏吗?我正纳闷,召彰已吹着笛子跨进门来。我注意看他的身后,并没发现有什么人影。他朝我狡黠地眨眨眼,一甩脑袋,金竹笛里飞出一串高亢的颤音,就像云雀鸣叫着飞上彩云,随着那串颤音,他身后倏地蹿立起一个“保姆”来。

我魂飞魄散,一股热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把地都汪湿了一块。不好意思,我吓得尿裤子了。

妻子像只母鸡似地张开手臂,把儿子罩在自己的身体底下。

召彰用笛声给我们带来的保姆,是一条大蟒蛇!

“快……快把蟒蛇弄走。召彰,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弄条蛇来害我们!”妻子嗔怒道。

“我敢用猎手的名义担保,它是一个最尽心尽职的保姆。我的两个儿子,都是它帮着带大的。哦,假如它伤着你们小宝贝一根毫毛,我用我的两个儿子来赔你们。”召彰很认真地说。

“这……我一看到就恶心,饭也吃不下。”

“先让它试十天吧,不合适,再退给我。”召彰说着,把蟒引到摇篮前,嘴里喃喃有词,在蟒蛇的头顶轻轻拍了三下。蟒蛇立刻像个卫兵似地伫立在摇篮边。

这时,我方看清,这是一条罕见的大蟒蛇,粗如龙竹,长约六米,淡褐色的身体上环绕着一圈圈一条条不规则的深褐色的斑纹,这些斑纹越近尾巴颜色越深,是典型的西双版纳黑尾蟒;在下腹部,还有两条长约三四寸退化了的后肢;一张国字型的小方脸,一条菱形黑纹从鼻洞贯穿额顶伸向脊背;两只玻璃球似的蓝眼睛像井水似的清澈温柔,微微启开的大嘴里,吐出一条叉形的信子,红得像片枫叶。整个形象并不给人一种凶恶的感觉,倒有几分温顺和慈祥。

或许,可以试十天的,我和妻子勉强答应下来。

十天下来,我算是服召彰了。我敢说,天底下再没有比这条蟒蛇更称职的保姆了。假如保姆这个行当也可以评职称的话,这条蟒蛇绝对是一级保姆,就像一级教授或一级作家一样,它不分昼夜忠实地守候在我儿子的摇篮边。夏天蚊子奇多,我们虽然给摇篮搭了个小蚊帐,但儿子睡觉不老实,抡胳膊蹬腿的,不是把蚊帐蹬出一个缺口,让蚊子乘虚而入,就是胳膊或腿贴在蚊帐上,让尖嘴蚊子穿透蚊帐叮咬。几乎每天早晨起来,都会发现儿子嫩得像水豆腐似的身上隆起几个红色丘疱,让我心疼得恨不能自己立刻变成只大壁虎,把天底上所有的蚊子统统消灭光。但自从这条蟒蛇来了后,可恶的蚊子再也无法接近我儿子了,那条叉形的蛇信子,像一台最灵敏的雷达跟踪仪,又像是效率极高的捕蚊器,摇篮周围只要一有飞蚊的嗡嗡声,它就会闪电般地朝空中窜去,那只倒霉的蚊子就从世界上消失了。过去只要一下雨,免不了会有竹叶青或龟壳花蛇溜进我家来躲雨。有一次我上床睡觉,脚伸进被窝、怎么凉嗖嗖滑腻腻的像踩在一条冰冻鱼上,掀开被子一看,是一条剧毒的眼镜蛇,盘踞在我的脚跟……这条蟒蛇住进我家的第二天,老天爷就下了一场瓢泼大雨,我亲眼看见有好几条花里胡哨的毒蛇窜到我家的房檐下,在墙洞外探头探脑,但一感觉到蟒蛇的存在,立刻保姆蟒:一个关于动物的感人故事

儿子生在边远蛮荒的曼广弄寨子,寨子后面是夏洛山,前面是布朗山,都是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寨子里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大人上山干活了,比兔子还大的山老鼠从梁上翻下来,把睡在摇篮里的婴儿的鼻子和耳朵给咬掉了;一头母熊推开村长家的竹篱笆,一巴掌掴死了看家的狗,把村长刚满周岁的小孙孙抱走了;村长在老林子里找了五年,才在一个臭气熏天的熊窝里把小孙孙找回来。六岁的孩子了,不会说话,不会直立行走,只会像熊那样叫,只会四肢趴在地上像野兽似的爬行,成了一个地道的熊孩。

我那时迷上了打猎,有时钻进深山老林追逐鹿群和象群,几天几夜都不回家。妻子挑水、种菜、洗衣服什么的,只好把还在吃奶的儿子独自反锁在家里。我们住的是到处有窟窿的破陋的茅草房,毒蛇、蝎子、野狗、山猫很容易钻进来,实在让人放心不下。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找个保姆来带孩子,但我那时候收入微薄,养家糊口尚且不易,哪有闲钱去请保姆。我和妻子都是下放来的知青,也不可能让远在上海的亲人万里迢迢跑到边陲来替我们照看小孩。

就在我犯愁之际,寨子里一位名叫召彰的中年猎人说可以帮我找一个不用管饭也不要开工资的保姆。除非七仙女下凡、田螺姑娘再世,哪里去找这等便宜的事?我直摇头。召彰见我不相信,就说:“你们等着,我立马把保姆给你们带来。”

一袋烟的工夫,我家门前那条通往箐沟的荒草掩映的小路上便传来悠扬的笛声。又不是送新娘来,用得着音乐伴奏吗?我正纳闷,召彰已吹着笛子跨进门来。我注意看他的身后,并没发现有什么人影。他朝我狡黠地眨眨眼,一甩脑袋,金竹笛里飞出一串高亢的颤音,就像云雀鸣叫着飞上彩云,随着那串颤音,他身后倏地蹿立起一个“保姆”来。

我魂飞魄散,一股热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把地都汪湿了一块。不好意思,我吓得尿裤子了。

妻子像只母鸡似地张开手臂,把儿子罩在自己的身体底下。

召彰用笛声给我们带来的保姆,是一条大蟒蛇!

“快……快把蟒蛇弄走。召彰,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弄条蛇来害我们!”妻子嗔怒道。

“我敢用猎手的名义担保,它是一个最尽心尽职的保姆。我的两个儿子,都是它帮着带大的。哦,假如它伤着你们小宝贝一根毫毛,我用我的两个儿子来赔你们。”召彰很认真地说。

“这……我一看到就恶心,饭也吃不下。”

“先让它试十天吧,不合适,再退给我。”召彰说着,把蟒引到摇篮前,嘴里喃喃有词,在蟒蛇的头顶轻轻拍了三下。蟒蛇立刻像个卫兵似地伫立在摇篮边。

这时,我方看清,这是一条罕见的大蟒蛇,粗如龙竹,长约六米,淡褐色的身体上环绕着一圈圈一条条不规则的深褐色的斑纹,这些斑纹越近尾巴颜色越深,是典型的西双版纳黑尾蟒;在下腹部,还有两条长约三四寸退化了的后肢;一张国字型的小方脸,一条菱形黑纹从鼻洞贯穿额顶伸向脊背;两只玻璃球似的蓝眼睛像井水似的清澈温柔,微微启开的大嘴里,吐出一条叉形的信子,红得像片枫叶。整个形象并不给人一种凶恶的感觉,倒有几分温顺和慈祥。

或许,可以试十天的,我和妻子勉强答应下来。

十天下来,我算是服召彰了。我敢说,天底下再没有比这条蟒蛇更称职的保姆了。假如保姆这个行当也可以评职称的话,这条蟒蛇绝对是一级保姆,就像一级教授或一级作家一样,它不分昼夜忠实地守候在我儿子的摇篮边。夏天蚊子奇多,我们虽然给摇篮搭了个小蚊帐,但儿子睡觉不老实,抡胳膊蹬腿的,不是把蚊帐蹬出一个缺口,让蚊子乘虚而入,就是胳膊或腿贴在蚊帐上,让尖嘴蚊子穿透蚊帐叮咬。几乎每天早晨起来,都会发现儿子嫩得像水豆腐似的身上隆起几个红色丘疱,让我心疼得恨不能自己立刻变成只大壁虎,把天底上所有的蚊子统统消灭光。但自从这条蟒蛇来了后,可恶的蚊子再也无法接近我儿子了,那条叉形的蛇信子,像一台最灵敏的雷达跟踪仪,又像是效率极高的捕蚊器,摇篮周围只要一有飞蚊的嗡嗡声,它就会闪电般地朝空中窜去,那只倒霉的蚊子就从世界上消失了。过去只要一下雨,免不了会有竹叶青或龟壳花蛇溜进我家来躲雨。有一次我上床睡觉,脚伸进被窝、怎么凉嗖嗖滑腻腻的像踩在一条冰冻鱼上,掀开被子一看,是一条剧毒的眼镜蛇,盘踞在我的脚跟……这条蟒蛇住进我家的第二天,老天爷就下了一场瓢泼大雨,我亲眼看见有好几条花里胡哨的毒蛇窜到我家的房檐下,在墙洞外探头探脑,但一感觉到蟒蛇的存在,立刻保姆蟒:一个关于动物的感人故事

儿子生在边远蛮荒的曼广弄寨子,寨子后面是夏洛山,前面是布朗山,都是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寨子里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大人上山干活了,比兔子还大的山老鼠从梁上翻下来,把睡在摇篮里的婴儿的鼻子和耳朵给咬掉了;一头母熊推开村长家的竹篱笆,一巴掌掴死了看家的狗,把村长刚满周岁的小孙孙抱走了;村长在老林子里找了五年,才在一个臭气熏天的熊窝里把小孙孙找回来。六岁的孩子了,不会说话,不会直立行走,只会像熊那样叫,只会四肢趴在地上像野兽似的爬行,成了一个地道的熊孩。

我那时迷上了打猎,有时钻进深山老林追逐鹿群和象群,几天几夜都不回家。妻子挑水、种菜、洗衣服什么的,只好把还在吃奶的儿子独自反锁在家里。我们住的是到处有窟窿的破陋的茅草房,毒蛇、蝎子、野狗、山猫很容易钻进来,实在让人放心不下。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找个保姆来带孩子,但我那时候收入微薄,养家糊口尚且不易,哪有闲钱去请保姆。我和妻子都是下放来的知青,也不可能让远在上海的亲人万里迢迢跑到边陲来替我们照看小孩。

就在我犯愁之际,寨子里一位名叫召彰的中年猎人说可以帮我找一个不用管饭也不要开工资的保姆。除非七仙女下凡、田螺姑娘再世,哪里去找这等便宜的事?我直摇头。召彰见我不相信,就说:“你们等着,我立马把保姆给你们带来。”

一袋烟的工夫,我家门前那条通往箐沟的荒草掩映的小路上便传来悠扬的笛声。又不是送新娘来,用得着音乐伴奏吗?我正纳闷,召彰已吹着笛子跨进门来。我注意看他的身后,并没发现有什么人影。他朝我狡黠地眨眨眼,一甩脑袋,金竹笛里飞出一串高亢的颤音,就像云雀鸣叫着飞上彩云,随着那串颤音,他身后倏地蹿立起一个“保姆”来。

我魂飞魄散,一股热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把地都汪湿了一块。不好意思,我吓得尿裤子了。

妻子像只母鸡似地张开手臂,把儿子罩在自己的身体底下。

召彰用笛声给我们带来的保姆,是一条大蟒蛇!

“快……快把蟒蛇弄走。召彰,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弄条蛇来害我们!”妻子嗔怒道。

“我敢用猎手的名义担保,它是一个最尽心尽职的保姆。我的两个儿子,都是它帮着带大的。哦,假如它伤着你们小宝贝一根毫毛,我用我的两个儿子来赔你们。”召彰很认真地说。

“这……我一看到就恶心,饭也吃不下。”

“先让它试十天吧,不合适,再退给我。”召彰说着,把蟒引到摇篮前,嘴里喃喃有词,在蟒蛇的头顶轻轻拍了三下。蟒蛇立刻像个卫兵似地伫立在摇篮边。

这时,我方看清,这是一条罕见的大蟒蛇,粗如龙竹,长约六米,淡褐色的身体上环绕着一圈圈一条条不规则的深褐色的斑纹,这些斑纹越近尾巴颜色越深,是典型的西双版纳黑尾蟒;在下腹部,还有两条长约三四寸退化了的后肢;一张国字型的小方脸,一条菱形黑纹从鼻洞贯穿额顶伸向脊背;两只玻璃球似的蓝眼睛像井水似的清澈温柔,微微启开的大嘴里,吐出一条叉形的信子,红得像片枫叶。整个形象并不给人一种凶恶的感觉,倒有几分温顺和慈祥。

或许,可以试十天的,我和妻子勉强答应下来。

十天下来,我算是服召彰了。我敢说,天底下再没有比这条蟒蛇更称职的保姆了。假如保姆这个行当也可以评职称的话,这条蟒蛇绝对是一级保姆,就像一级教授或一级作家一样,它不分昼夜忠实地守候在我儿子的摇篮边。夏天蚊子奇多,我们虽然给摇篮搭了个小蚊帐,但儿子睡觉不老实,抡胳膊蹬腿的,不是把蚊帐蹬出一个缺口,让蚊子乘虚而入,就是胳膊或腿贴在蚊帐上,让尖嘴蚊子穿透蚊帐叮咬。几乎每天早晨起来,都会发现儿子嫩得像水豆腐似的身上隆起几个红色丘疱,让我心疼得恨不能自己立刻变成只大壁虎,把天底上所有的蚊子统统消灭光。但自从这条蟒蛇来了后,可恶的蚊子再也无法接近我儿子了,那条叉形的蛇信子,像一台最灵敏的雷达跟踪仪,又像是效率极高的捕蚊器,摇篮周围只要一有飞蚊的嗡嗡声,它就会闪电般地朝空中窜去,那只倒霉的蚊子就从世界上消失了。过去只要一下雨,免不了会有竹叶青或龟壳花蛇溜进我家来躲雨。有一次我上床睡觉,脚伸进被窝、怎么凉嗖嗖滑腻腻的像踩在一条冰冻鱼上,掀开被子一看,是一条剧毒的眼镜蛇,盘踞在我的脚跟……这条蟒蛇住进我家的第二天,老天爷就下了一场瓢泼大雨,我亲眼看见有好几条花里胡哨的毒蛇窜到我家的房檐下,在墙洞外探头探脑,但一感觉到蟒蛇的存在,立刻保姆蟒:一个关于动物的感人故事

儿子生在边远蛮荒的曼广弄寨子,寨子后面是夏洛山,前面是布朗山,都是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寨子里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大人上山干活了,比兔子还大的山老鼠从梁上翻下来,把睡在摇篮里的婴儿的鼻子和耳朵给咬掉了;一头母熊推开村长家的竹篱笆,一巴掌掴死了看家的狗,把村长刚满周岁的小孙孙抱走了;村长在老林子里找了五年,才在一个臭气熏天的熊窝里把小孙孙找回来。六岁的孩子了,不会说话,不会直立行走,只会像熊那样叫,只会四肢趴在地上像野兽似的爬行,成了一个地道的熊孩。

我那时迷上了打猎,有时钻进深山老林追逐鹿群和象群,几天几夜都不回家。妻子挑水、种菜、洗衣服什么的,只好把还在吃奶的儿子独自反锁在家里。我们住的是到处有窟窿的破陋的茅草房,毒蛇、蝎子、野狗、山猫很容易钻进来,实在让人放心不下。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找个保姆来带孩子,但我那时候收入微薄,养家糊口尚且不易,哪有闲钱去请保姆。我和妻子都是下放来的知青,也不可能让远在上海的亲人万里迢迢跑到边陲来替我们照看小孩。

就在我犯愁之际,寨子里一位名叫召彰的中年猎人说可以帮我找一个不用管饭也不要开工资的保姆。除非七仙女下凡、田螺姑娘再世,哪里去找这等便宜的事?我直摇头。召彰见我不相信,就说:“你们等着,我立马把保姆给你们带来。”

一袋烟的工夫,我家门前那条通往箐沟的荒草掩映的小路上便传来悠扬的笛声。又不是送新娘来,用得着音乐伴奏吗?我正纳闷,召彰已吹着笛子跨进门来。我注意看他的身后,并没发现有什么人影。他朝我狡黠地眨眨眼,一甩脑袋,金竹笛里飞出一串高亢的颤音,就像云雀鸣叫着飞上彩云,随着那串颤音,他身后倏地蹿立起一个“保姆”来。

我魂飞魄散,一股热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把地都汪湿了一块。不好意思,我吓得尿裤子了。

妻子像只母鸡似地张开手臂,把儿子罩在自己的身体底下。

召彰用笛声给我们带来的保姆,是一条大蟒蛇!

“快……快把蟒蛇弄走。召彰,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弄条蛇来害我们!”妻子嗔怒道。

“我敢用猎手的名义担保,它是一个最尽心尽职的保姆。我的两个儿子,都是它帮着带大的。哦,假如它伤着你们小宝贝一根毫毛,我用我的两个儿子来赔你们。”召彰很认真地说。

“这……我一看到就恶心,饭也吃不下。”

“先让它试十天吧,不合适,再退给我。”召彰说着,把蟒引到摇篮前,嘴里喃喃有词,在蟒蛇的头顶轻轻拍了三下。蟒蛇立刻像个卫兵似地伫立在摇篮边。

这时,我方看清,这是一条罕见的大蟒蛇,粗如龙竹,长约六米,淡褐色的身体上环绕着一圈圈一条条不规则的深褐色的斑纹,这些斑纹越近尾巴颜色越深,是典型的西双版纳黑尾蟒;在下腹部,还有两条长约三四寸退化了的后肢;一张国字型的小方脸,一条菱形黑纹从鼻洞贯穿额顶伸向脊背;两只玻璃球似的蓝眼睛像井水似的清澈温柔,微微启开的大嘴里,吐出一条叉形的信子,红得像片枫叶。整个形象并不给人一种凶恶的感觉,倒有几分温顺和慈祥。

或许,可以试十天的,我和妻子勉强答应下来。

十天下来,我算是服召彰了。我敢说,天底下再没有比这条蟒蛇更称职的保姆了。假如保姆这个行当也可以评职称的话,这条蟒蛇绝对是一级保姆,就像一级教授或一级作家一样,它不分昼夜忠实地守候在我儿子的摇篮边。夏天蚊子奇多,我们虽然给摇篮搭了个小蚊帐,但儿子睡觉不老实,抡胳膊蹬腿的,不是把蚊帐蹬出一个缺口,让蚊子乘虚而入,就是胳膊或腿贴在蚊帐上,让尖嘴蚊子穿透蚊帐叮咬。几乎每天早晨起来,都会发现儿子嫩得像水豆腐似的身上隆起几个红色丘疱,让我心疼得恨不能自己立刻变成只大壁虎,把天底上所有的蚊子统统消灭光。但自从这条蟒蛇来了后,可恶的蚊子再也无法接近我儿子了,那条叉形的蛇信子,像一台最灵敏的雷达跟踪仪,又像是效率极高的捕蚊器,摇篮周围只要一有飞蚊的嗡嗡声,它就会闪电般地朝空中窜去,那只倒霉的蚊子就从世界上消失了。过去只要一下雨,免不了会有竹叶青或龟壳花蛇溜进我家来躲雨。有一次我上床睡觉,脚伸进被窝、怎么凉嗖嗖滑腻腻的像踩在一条冰冻鱼上,掀开被子一看,是一条剧毒的眼镜蛇,盘踞在我的脚跟……这条蟒蛇住进我家的第二天,老天爷就下了一场瓢泼大雨,我亲眼看见有好几条花里胡哨的毒蛇窜到我家的房檐下,在墙洞外探头探脑,但一感觉到蟒蛇的存在,立刻

感人故事1

一朵玫瑰花有位绅士在花店门口停了车,他打算向花店订一束花,请他们送去给远在故乡的母亲。 绅士正要走进店门时,发现有个小女孩坐在路上哭,绅士走到小女孩面前问她说:「孩子,为什么坐在这里哭?」 「我想买一朵玫瑰花送给妈妈,可是我的钱不够。」孩子说。绅士听了感到心疼。 「这样啊……」于是绅士牵著小女孩的手走进花店,先订了要送给母亲的花束,然后给小女孩买了一朵玫瑰花。走出花店时绅士向小女孩提议,要开车送她回家。 「真的要送我回家吗?」 「当然啊!」 「那你送我去妈妈那里好了。可是叔叔,我妈妈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远。」 「早知道就不载你了。」绅士开玩笑地说。 绅士照小女孩说的一直开了过去,没想到走出市区大马路之后,随著蜿蜒山路前行,竟然来到了墓园。小女孩把花放在一座新坟旁边,她为了给一个月前刚过世的母亲,献上一朵玫瑰花,而走了一大段远路。绅士将小女孩送回家中,然后再度折返花店。他取消了要寄给母亲的花束,而改买了一大束鲜花,直奔离这里有五小时车程的母亲家中,他要亲自将花献给妈妈。 一朵玫瑰花为逝者举行盛大丧礼,不如在他在世时,善尽孝心。

感人故事2

没有上锁的门乡下小村庄的偏僻小屋里住著一对母女,母亲深怕遭窃总是一到晚上便在门把上连锁三道锁;女儿则厌恶了像风景画般枯燥而一成不变的乡村生活,她向往都市,想去看看自己透过收音机所想象的那个华丽世界。某天清晨,女儿为了追求那虚幻的梦离开了母亲身边。她趁母亲睡觉时偷偷离家出走了。 「妈,你就当作没我这个女儿吧。」可惜这世界不如她想象的美丽动人,她在不知不觉中,走向堕落之途,深陷无法自拔的泥泞中,这时她才领悟到自己的过错。 「妈!」经过十年后,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拖著受伤的心与狼狈的身躯,回到了故乡。 她回到家时已是深夜,微弱的灯光透过门缝渗透出来。她轻轻敲了敲门,却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女儿扭开门时把她吓了一跳。「好奇怪,母亲之前从来不曾忘记把门锁上的。」母亲瘦弱的身躯蜷曲在冰冷的地板,以令人心疼的模样睡著了。 「妈……妈……」听到女儿的哭泣声,母亲睁开了眼睛,一语不发地搂住女儿疲惫的肩膀。在母亲怀里哭了很久之后,女儿突然好奇问道:「妈,今天你怎么没有锁门,有人闯进来怎么办?」 母亲回答说:「不只是今天而已,我怕你晚上突然回来进不了家门,所以十年来门从没锁过。」 母亲十年如一日,等待著女儿回来,女儿房间里的摆设一如当年。这天晚上,母女回复到十年前的样子,紧紧锁上房门睡著了。 没有上锁的门家人的爱是希望的摇篮,感谢家的温暖,给予不断成长的动力。

感人故事3

便当里的头发在那个贫困的年代里,很多同学往往连带个象样的便当到学校上课的能力都没有,我邻座的同学就是如此。他的饭菜永远是黑黑的豆豉,我的便当却经常装著火腿和荷包蛋,两者有著天渊之别。 而且这个同学,每次都会先从便当里捡出头发之后,再若无其事地吃他的便当。这个令人浑身不舒服的发现一直持续著。 「可见他妈妈有多邋遢,竟然每天饭里都有头发。」同学们私底下议论著。为了顾及同学自尊,又不能表现出来,总觉得好肮脏,因此对这同学的印象,也开始大打折扣。有一天学校放学之后,那同学叫住了我:「如果没什么事就去我家玩吧。」虽然心中不太愿意,不过自从同班以来,他第一次开口邀请我到家里玩,所以我不好意思拒绝他。 随朋友来到了位于汉城最陡峭地形的某个贫民村。 「妈,我带朋友来了。」听到同学兴奋的声音之后,房门打开了。他年迈的母亲出现在门口。 「我儿子的朋友来啦,让我看看。」但是走出房门的同学母亲,只是用手摸著房门外的梁柱。原来她是双眼失明的盲人。 我感觉到一阵鼻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同学的便当菜虽然每天如常都是豆豉,却是眼睛看不到的母亲,小心翼翼帮他装的便当,那不只是一顿午餐,更是母亲满满的爱心,甚至连掺杂在里面的头发,也一样是母亲的爱。 便当里的头发先入为主的观念,往往影响人一生的格局,多观察、多探讨,会有更多意外的发现。

感人故事4

种花的邮差 有个小村庄里有位中年邮差,他从刚满二十岁起便开始每天往返五十公里的路程,日复一日将忧欢悲喜的故事,送到居民的家中。就这样二十年一晃而过,人事物几番变迁,唯独从邮局到村庄的这条道路,从过去到现在,始终没有一枝半叶,触目所及,唯有飞扬的尘土罢了。 「这样荒凉的路还要走多久呢?」 他一想到必须在这无花无树充满尘土的路上,踩著脚踏车度过他的人生时,心中总是有些遗憾。 有一天当他送完信,心事重重准备回去时,刚好经过了一家花店。「对了,就是这个!」他走进花店,买了一把野花的种籽,并且从第二天开始,带著这些种籽撒在往来的路上。就这样,经过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他始终持续散播著野花种籽。 没多久,那条已经来回走了二十年的荒凉道路,竟开起了许多红、黄各色的小花;夏天开夏天的花,秋天开秋天的花,四季盛开,永不停歇。 种籽和花香对村庄里的人来说,比邮差一辈子送达的任何一封邮件,更令他们开心。 在不是充满尘土而是充满花瓣的道路上吹著口哨,踩著脚踏车的邮差,不再是孤独的邮差,也不再是愁苦的邮差了。 种花的邮差人生如白驹过隙,时光飞逝,何妨留下善行,提供后人乘凉?

感人故事5

第一百个客人 中午尖峰时间过去了,原本拥挤的小吃店,客人都已散去,老板正要喘口气翻阅报纸的时候,有人走了进来。那是一位老奶奶和一个小男孩。 「牛肉汤饭一碗要多少钱呢?」奶奶坐下来拿出钱袋数了数钱,叫了一碗汤饭,热气腾腾的汤饭。奶奶将碗推向孙子面前,小男孩吞了吞口水望著奶奶说:「奶奶,您真的吃过午饭了吗?」「当然了。」奶奶含著一块萝卜泡菜慢慢咀嚼。一晃眼功夫,小男孩就把一碗饭吃个精光。 老板看到这幅景象,走到两个人面前说:「老太太,恭喜您,您今天运气真好,是我们的第一百个客人,所以免费。」之后过了一个多月的某一天,小男孩蹲在小吃店对面像在数著什么东西,使得无意间望向窗外的老板吓了一大跳。 原来小男孩每看到一个客人走进店里,就把小石子放进他画的圈圈里,但是午餐时间都快过去了,小石子却连五十个都不到。 心急如焚的老板打电话给所有的老顾客:「很忙吗?没什么事,我要你来吃碗汤饭,今天我请客。」像这样打电话给很多人之后,客人开始一个接一个到来。「八十一,八十二,八十三……」小男孩数得越来越快了。终于当第九十九个小石子被放进圈圈的? 那一刻,小男孩匆忙拉著奶奶的手进了小吃店。 「奶奶,这一次换我请客了。」小男孩有些得意地说。真正成为第一百个客人的奶奶,让孙子招待了一碗热腾腾的牛肉汤饭。而小男孩就像之前奶奶一样,含了块萝卜泡菜在口中咀嚼著。 「也送一碗给那男孩吧。」老板娘不忍心地说。 「那小男孩现在正在学习不吃东西也会饱的道理哩!」老板回答。 呼噜……吃得津津有味的奶奶问小孙子:「要不要留一些给你?」 没想到小男孩却拍拍他的小肚子,对奶奶说:「不用了,我很饱,奶奶您看……。」 第一百个客人一念善心助长一棵幼苗,棵棵幼苗可以成林,人人有爱、社会有情。

感人故事6

世上最美味的泡面 他是个单亲爸爸,独自抚养一个七岁的小男孩。每当孩子和朋友玩耍受伤回来,他对过世妻子留下的缺憾,便感受尤深,心底不免传来阵阵悲凉的低鸣。这是他留下孩子出差当天发生的事。因为要赶火车,没时间陪孩子吃早餐,他便匆匆离开了家门。一路上担心著孩子有没有吃饭,会不会哭,心老是放不下。即使抵达了出差地点,也不时打电话回家。可孩子总是很懂事地要他不要担心。然而因为心里牵挂不安,便草草处理完事情,踏上归途。回到家时孩子已经熟睡了,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旅途上的疲惫,让他全身无力。正准备就寝时,突然大吃一惊:棉被下面,竟然有一碗打翻了的泡面! 「这孩子!」他在盛怒之下,朝熟睡中的儿子的屁股,一阵狠打。 「为什么这么不乖,惹爸爸生气?你这样调皮,把棉被弄?要给谁洗?」这是妻子过世之后,他第一次体罚孩子。 「我没有……」孩子抽抽咽咽地辩解著:「我没有调皮,这……这是给爸爸吃的晚餐。」 原来孩子为了配合爸爸回家的时间,特地泡了两碗泡面,一碗自己吃,另一碗给爸爸。可是因为怕爸爸那碗面凉掉,所以放进了棉被底下保温。 爸爸听了,不发一语地紧紧抱住孩子。看著碗里剩下那一半已经泡涨的泡面:「啊!孩子,这是世上最…最美味的泡面啊!」 世上最美味的泡面孩子即使再年幼,也有他们的尊严,如果父母发现错怪了孩子,要勇敢向他们说:「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