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儿归来作文400(共八篇)

不一样的爱冬,又至。无比的梦幻,晶莹。雪中漫步,随雪花旋转、跳跃。没有纷纷花雨中的书香,没有浓郁咖啡环绕下的深沉,有的,则是我对你的思念--那天堂岛的鸟儿,你还好吗?

仍忆那年,在桃花林中,纷纷的花雨,片片花瓣飘落,打在脸上、肩上、手中的书上,轻柔的,好香!在这唯美的,连空气都环绕着淡淡温馨的地方,一个声音,打破了沉寂:“桃花是最寂寞的花,不知道何时,天堂岛的鸟儿才会回来,才会想起等待她们的桃花!”

抬头,见你--雪儿,任桃花落下,又在叹息,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有意伤感。我们结识,只因桃花雨。后来,我们相依相偎,决定永不分离。经常,在林荫小路畔坐下看书,畅想着未来;每次,在图书馆都刻意为我编四叶草的戒指,偷放在从窗射入的一缕阳光照射到的地方,然后,为我戴上,而我,却不知你用了多少时间在无数的杂草中,找到了这四叶的幸运草。

几个春夏秋冬,已悄然走过,临别,不舍。说好的永不分离,怎能就这样如烟散去?在落叶铺满地,枫叶红似锦绣的季节里,我们分开了,突然觉得那个秋天好萧索,好悲凉……我知道,我“爱”上你了,爱上你将我紧盘的头发散下,轻梳;爱上与你手挽手同进同出;爱上和你在桃花雨中翻看同一本有些陈旧的书……只见你一眼,就觉得那么亲切,那么投缘,这就是“上天注定”?注定我们的邂逅!你就像天堂岛的鸟儿,可还记得我这片等待你归来的桃花林?

这爱,很浓,但又不失清新与淡雅,包含无尽的思念,只愿回到当初我们相伴的时光,每日,两个女孩儿,穿过操场,说着自己的愿望,好美!

已有0条教师点评教师点评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你最好是杀了我,否则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轩辕羿。”女子一身红衣,脚上拴着万年玄铁,被关在只有皇后才能入住的宫殿,精致的面容,涣散的眼神,四散的长发,如血的红衣……她颓废地坐在黑色大理石的地上,突然仰头狂笑,她是罪人啊……精神崩溃过渡,她晕了过去,门外,走进来一位身着黄袍的南宫羿,轻轻抱起地上的女子,放到床上,轻轻地抚摸着女子精致的面容,如画的眉角,哀叹来一口气。

她,是伊国最后一位公主——伊千雪,她亲手将自己的敌人引进宫门,导致王朝的灭亡。

“千雪,若是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南宫羿无力的笑笑,看着女子苍白的面容,他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模样,在皇宫中,七八岁的个头,一身粉色的宫服早已不成样,脸上带着巴掌印,冷漠地看着缓缓走过来的他,她眼中的冷漠,让他忍不住想保护她,他轻轻解下自己的披风,为她披上,她立刻拽下来,冷漠地开口:“说吧,想要得到什么?”他愣住了,“如果你没有事情,就不要挡我的路。”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

“那个女孩是谁啊?”回到家,他趴在书桌上,喃喃道。“哪个女孩啊?”爹爹突然从身后窜了出来,笑眯眯地看着他,他毫不掩饰:“爹爹,今天在皇宫里,我看见一个女孩,好像是被人欺负了,可是,看她身上的服饰,又不像是一般的侍女。”听完,他的爹爹瞬间了然,带着点怜惜地语调说:“那女孩子,应该是九公主。”“九公主。”他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相信,他听说过,九公主,从来不被皇帝宠爱,皇宫里,基本当这个人不存在,可是,她毕竟还是一个公主,怎么会被欺负成这个样子呢?

又过了几个月,他随爹爹进宫,打听到了她的住处,就赶来过去,宫殿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白纱在静静的飘荡……他忽然看见有身影在白沙的后面,他悄悄拨开,看见了那飘逸的身影,“你怎么来了,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她冷冷地说道,“对不起,我只是想看看……”谁知她讥讽一笑:“看看我这个当朝九公主的惨状吧,好了废话少说,你给我出去。”他黯然离开,可是,若是这么简单的结束,他就不是南宫羿。

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每个月,他总会随着父亲进宫至少一次,去见她,慢慢地冰川融化,流水缠绵……

他始终记得那年,她十六岁,他十八岁,他奉旨征战边塞,她羞涩地亲手将求到达平安符塞到他的怀里,然后眼眸明亮的对他说:“羿,等你这次凯旋归来,我就嫁给你。”说完,彩霞染红脸庞,更加娇艳。

他始终记得,大军出发的当天,她在城楼上歌舞飞扬,凤舞九天,一身红裳,似要燃尽芳华……

三年,远在边疆,不断地传来她被逼婚的消息;三年,远在边疆,不断地听说她抗旨不遵的消息;三年,远在边疆,不断地收到她满是欢笑的信,心里却抑制不住的苦涩……千雪啊,千雪,我南宫羿发誓,永世不负与你。

可是,当大军即将到达钥国边境,一个人的到来,却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或者是说,他和千雪的命运……

那一年,将士们带回了他的“骨灰”;那一年,他成为了刖国太子;那一年,他听闻千雪下嫁给“他”;那一年,他登基为王;那一年,他攻破伊国……

无法忘记国亡时,她的恨,她的绝,她的痛。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亲自为他打开了伊国的大门,接着,血泊剑影,国破家亡……

他清楚地记得,她满眼憎恨,手里拿着宝剑,指向他:“南宫羿,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轩辕羿,我要杀了你。”剑光一闪,刺进肩膀,她则被侍卫捉住:“轩辕羿,我告诉你,你若杀了我便吧……”“雪儿……,我……”他看着她,很是心疼,“错了,轩辕羿,我叫伊千雪,我是伊国九公主,伊千雪。”

似乎是陷入了长长的记忆,床上的人已经醒了,他也不知,“轩辕羿,”伊千雪挣扎的坐起来,他想要去扶她,却被她一手推开,“雪儿……”“你别碰我,你给我滚开。”“我……”伊千雪忽然妖娆的笑起来:“轩辕羿,我这辈子,生是南宫的人,死是南宫家底鬼,可是,我绝对不回做你轩辕羿的皇后,轩辕羿,你记住,我是个‘寡妇’。”她特意将“寡妇”两个字咬得特别清楚。“雪儿,我是羿啊,我是羿啊,我是南宫羿啊。”他用手箍着她的身体,使劲地摇晃着。“不,”她歇斯底里地叫着:“南宫羿已经死了,”伊千雪忽然笑了,“他死在为了保卫伊国的战场上,而你,”伊千雪转过头看着轩辕羿,“你是我伊国的敌人,你也是我伊千雪的敌人。”轩辕羿说不出话了,“雪儿,你先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走到门口,便听到伊千雪狂乱的笑声。

伊千雪呆呆地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如果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么她宁愿永世不爱。

封后大典如期举行,伊千雪妖娆的笑着,任凭侍女帮她梳妆打扮,手里拽着锋利的匕首,暗暗地冷笑着。

坐在花轿里,她拿出匕首,冷笑着,自己杀不了他,自己终究是无法下手,他要江山,好,她成全,可是江山美人,永远不可能永远同时得到。

“听说了吗?听说了吗?轩辕皇帝的新后,再册封大典上自杀了。”

“听说了吗?听说了吗?轩辕皇帝在同一天自缢了。”

他怀抱着伊千雪的尸体,亲吻着她如画的眉角,喃喃道:“雪儿,如果人生若只如初见,你我的结局会不会不同,我们是不是可以过普普通通的生活,一杯香茗,一卷书,偷得半日闲散;一抹斜阳,一壶酒,愿求半世……逍遥?”手,缓缓地下落。

江苏省张家港市乐余高中高二:刘丽雅

海边的女孩

雪儿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但那一次,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一次:雪儿的奶奶得了重病,因为家庭贫困,没有钱给奶奶治病。爸爸不得不驾着那只多年没有使用的小渔船去海上打鱼,挣钱给奶奶看病。那天晚上,爸爸很晚都没有回来。

第二天早上,雪儿在海边等爸爸。可结果却给了她当头一棒。海边不远的地方停着那只小渔船,船的不远处还漂着那只雪儿送给爸爸的竹篮。雪儿做在沙滩上哭了起来,直到妈妈叫她回家,她才停止了哭泣,将着残酷的事实告诉了妈妈,母女俩抱在一起痛哭起来。年迈的奶奶因为病情拖的太久,加上失去儿子的现实,让她与世长辞。爸爸和奶奶的相继离开,给雪儿的打击太大了。家里也因失去了爸爸,生活陷入了困境。妈妈一时接受不了这残酷的事实,哭瞎了双眼。她和妈妈的生活负担全都落到了雪儿的肩上。

但雪儿始终不相信爸爸死了。仍然每天早上到海边挎着装满爸爸最喜欢的葵花的竹篮,等待着爸爸的归来。当她看见海上出现的白帆时,脸上就会有幸福的微笑。但结果不免另她失望。可她仍旧天天等,天天等……。当她看见一群群蚂蚁成群结队地回到家是,她会哭的很伤心,但这更坚定了她等爸爸的信念。

两年过去了,一切都在改变,雪儿长大了,但海边那个等爸爸的小女孩的心灵,她的新年永远都不会变。她一直在那等啊等啊……

冬日山村

冬日,总盼着飘飞满天的雪花,我就可以欢呼着去山中了。

冬天的三望坡的山是沉寂的。一条儿简易的小道只通到村前,下得车来,你感到已投入山的怀抱,满眼是山,相环相叠,直至龙门洞万崖山的危峰云锁雾绕遮拦天际。那些山岭原本顶一帽儿终年不化的白雪,肃穆而庄重;下雪了,更是将那份儿白一直沿伸下来,泼染下去,十分的奢华。满山的青葱掩住了。山风奏着低沉幽咽的洞箫,满树的枝叶在风中终承不住素洁的雪袍,“扑”一声弹响,扬起那么一缕缕儿雪雾,迷迷蒙蒙。山便笼在雪纱中,飘飘渺渺,蒸蒸腾腾,走入雪山,就如入了仙境。

山前有一泓深潭,长年清碧,光滑澄明得让你感到处子肌肤的软温、眸子的清纯。在雪的映衬下,潭深碧如玉,透着少妇的端庄娴淑。潭面受了山的感染,也微漾着水雾,只那么透明的一层儿水感,让你的心都是湿湿润润的,带着些儿清冷。然后,潭水很优雅地提起裙裾,轻盈地入了溪流,于是,山中就有了悠悠的琴韵。这溪一直伴着山向前,有时平静温和,显几块寒石,有时微急跳跃,泊几片黄叶。它一直向着山村的深处流去……

“怪禽啼旷野,落日恐行人。”

那山路或沉于谷底,或萦于山腰,或盘旋山顶,杳无人气,住惯了都市的人,最怕的就是那一份儿寂静。然而,雪儿裹挟着,鸟的踪迹都无,就不用惧着软体的蛇,绿眼的狼了。在山道上走,那厚厚积着的雪上,如果一个脚印出现在前方,不论它被雪饰得怎样的模糊不清,你都会生出许多的遐想。那是一个从深山中烧碳归来的樵夫吗?或者那是一位猎人,扛着火药上膛的长杆子猎枪?更或是一个雪地里想网几只张皇的野鸡或是几只憨笨的麻雀的山娃子?城里道路也有脚印,但是太杂,太挤,不容你去思考,你就如奔向入海口的水,只是机械地向前,不得不向前走,无需多少灵魂——人遗落了许多自然的情趣。而在远上寒山的小径,听着脚下“嘎吱”的声音在空谷中回响,或者,山坳里忽传来一段儿高亢的山歌“妹妹你像山上的云,我哥哥就像云下的河……”你感到的是一种亲近,一种回归自然的快意。

在三望坡的山路上走久了,偶尔看到那么一户隐在山腰或是山麓的人家,就不能不忆起儿时读过的诗,“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虽不能逢到归来的山民,看他揭下粗白包袱单作的披风,扬去身上鹅毛雪片的情形,但听一声狗叫在山村还是习以为常的。下雪了,狗不奔到场院前,但还是狂着野性儿地吠着,好剽悍的,勇武。是山给予了它的爽性吧,就像那山民装酒的器具,只要是来了欢心的客人,必是一大蓝花土碗一大蓝花土碗地盛着,满满儿地盛着,再一星点儿不剩地饮干,倒了碗口给了客人看,再得意儿地将碗顺势扣在桌上又端上一碗儿,将那点酒量一丝儿不留地诚心儿袒给你,直到醉红着脸儿倒在桌角,嘴里还喊着“再——来——碗”。

山村的房子是湘西特有的“吊脚楼”。桐油漆的板墙散着香,那香里藏着柴木的烟味,还藏着腊肉的香气。山中“年”味是最浓的。冬至日宰杀的猪肉,还有平日猎捕的麂子、野猪、狐子、竹老鼠、野兔,有时还会挂上一腿狼肉,更不用说鸡鸭,还有从溪里捕着的鱼,那肉质儿细腻紧巴而鲜味十足。山野赐予得十分丰厚,山里人全将它们耀在灶上的屋梁上,他们崇尚的就是“从年头吃到年尾”的富实。

山村的房子是通音的。夜间,山风入得后山林子的呼啸,门儿被推移时冷长的一声“嘎----”,偏房中羊在草上挪移的声响,还有渐渐响起的鼻息,山中的雪夜好明好静好沉呀。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我爱冬日山村。我盼着雪纷纷扬扬下得更大,明天一早,雪封了山,就可以背一杆乌黑的小口径火枪,随表兄去捕一回野兔。那家伙怪机灵的,你得在冷寂的雪中伫立伺机多时,瞄准它,黄昏时,枪杆上总可以悬那么一两只归来……

倒垃圾

倒垃圾 俗话说,劳动最光荣,我也这么认为。用自己那勤奋的双手,去创造属于自己的那一片美丽的天空吧! 今天正轮到我打扫卫生,放学了,老师离开了教室,留给了我一片展示自我的空间。我便马不停蹄的冲到最后一桌,抢起一把扫帚。开始吧桌子往前面搬。不一会儿,在本组同学的辛勤劳作下,便全部扫完了。我们大家都拍着手,就等着男同学们把拖把那来,拖了地再回家。 我们便打开书包,拿出今天的家庭作业来做。不一会儿地就脱完了。可是该谁去倒垃圾呢,这个疑问都摆在了我们面前。我们开始分好的自己份内的事都已经做完了。这可真是一个难题? 要不然大家去吧,几个同学提着去,几个同学提着来。恩,这样确实是挺公平的,大家一致同意。 到了垃圾池了。忽然,负责倒的同学手一滑垃圾桶掉下去了。这可怎么办啦,我们都被吓坏了,要是明天被黄老师发现,我们都要被赔的。又一个疑问摆在了大家面前,谁有办法啊。上帝,我的天哪!!!!! 忽然,聪明的我想到:我们不是有一个同学家就住在学校里吗?可以向她寻求一些帮助,或许她能帮到我们。那样我们都会感谢她的。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大家。他们都表示现在的情况只有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就将就试一下吧。 我把平时口齿伶俐的雪儿一起叫去了,希望他能够帮上我们一点点忙。 我们很顺利的借到了一根带钩的绳子。飞一般的跑到了垃圾池,告诉他们我顺利归来的好消息。我们拿起绳子,把钩往下面放然后大约放到和垃圾桶差不多的高度,再把钩移到垃圾桶的提手下,用力往上一提。哎呀这次太鲁莽了,没成功。他们又用同样的方法试了一次,这次总结上次的经验再加以改变,又一提,终于成功了。 这次的经历真是很特别,没当大家回忆起这次有趣的“倒垃圾”后,都后不由自主的笑了。

一路走来

花儿在唱 风儿在笑

阳光明媚的三月

翩跹的柳絮渐次落在我的肩上,你的衣角

喜欢打闹 喜欢欢笑

烂漫的纯真不似翦祁容易烦恼

透明的眼泪总在

总在说着我还小

云儿飘飘 烟儿袅袅

开始涨水的六月

雨幕中有人在唱青春的歌谣

我在吼叫 你在无聊

寻着阳光的味道

我们的足迹留在每一个山脚

蛹在困扰 蝉在睡觉

过了这个九月

归来的船都要抛描

凤凰涅磐总有眼泪丢掉

我说不要 不要

青春请你不要想妄逃

逃到天涯海角让我找

雁儿走了 雪儿凭吊

青春的梦将我缠绕

这个十二月

西北风不忘呼号

关于青春的记忆易碎

易碎的像个泡泡

雪儿归来

雪儿归来,在我的意料之外;雪儿归来,在我盼望之中。

今天上午,我正在聚精会神地写作业,“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从知识的海洋拉上了岸。门外传来妈妈兴奋的声音:“迪迪,快开门!”我旋风

般地跑去打开门,妈妈一手拎着东西,一手抱着一只脏兮兮的小白猫,我仔细一看,耶!这不就是失踪已久的雪儿吗?

这是怎么回事呢?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前面我跟大家说过,雪儿是妈妈捡回来的一只流浪猫,妈妈把它放到班上养着,结果没过多久,雪儿就生猫仔了,可是小猫全死了。雪儿浑身是血,悲哀地低叫着,于

是妈妈就把它带回家来养。

每到春天,猫儿都会叫春,雪儿也不例外。今年春天一个周末的晚上,妈妈正在辅导我写英语作业,雪儿对着门口“喵呜喵呜”地叫个不停,想出门去找朋友,妈妈觉

得它很烦人,就把它放出去了。等我写完作业,想找雪儿回来,它却不见了。又过了

好几天,还是不见雪儿的踪影,这回妈妈可着急了,在院子里每个角落都搜遍了,雪

儿还是像一阵风一样消失了。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雪儿还是没找到,大家都以为雪儿死了,就放弃了寻找。

就在今天上午,妈妈回家时,看见楼前有一只小白猫在草坪上散步,一见有人来了,噌的一声钻进了草丛中。妈妈叫了一声“雪儿?是雪儿吗?雪儿——”它听见妈

妈的声音,就“喵”了一声,妈妈又叫,它就跑了出来,围着妈妈转,原来真是雪儿耶!妈妈就把它带回了家。

回到家的雪儿,好像流浪的孩子终于找到家了,一边喵喵地叫着,一边昂着它那黑白相间的脑袋,高高地举着它的尾巴,在房间里窜来窜去,然后就在我的脚下扭麻花

似地蹭来蹭去。

我把它抱起来,妈妈紧张地大叫道:“别抱它!雪儿刚从外面回来,身上有许多病毒,会传染到你身上,使你得病的。”我只好恋恋不舍地放下了雪儿。

我从冰箱里拿出来一根火腿,给雪儿吃。流浪了这么久,一定是饿坏了吧,只见雪儿两只爪子按住火腿,然后就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大吃特吃起来。一边吃,还一边不时

的抬头看看,唯恐被别人抢走了似的。不一会儿,雪儿就把火腿给吃掉了,连地上掉

的残渣都舔得干干净净。

它吃完东西,围着我“喵呜喵呜”地叫个不停,我就赶紧去又拿了一根火腿肠。可是妈妈说什么也不让,说:“雪儿在外面饿太久,一次吃太多会撑坏肚子的。”说着

就把雪儿给关进厕所洗澡去了。接下来只听见厕所里传来一阵阵雪儿的号叫声,惨烈

无比,好像要杀了它一样,让家里鸡犬不宁,我听着心疼极了。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雪儿终于洗完澡了。洗完澡的雪儿,蓝宝石般的大眼睛,又清澈又明亮,一身洁白如雪的毛,又光滑又美丽,真像一位猫王国的白雪公主。

我把雪儿抱在怀里,轻轻地抚摸它,它满足地打着呼噜,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乖乖地趴在我的怀里,可爱极了!

雪儿归来,我的心里有无法形容的快乐。以后,我要好好给它调养身体,让它顺利生下可爱的小猫仔,个个都是捕鼠能手,为世界做贡献,为人间添欢笑。

不一样的爱

不一样的爱冬,又至。无比的梦幻,晶莹。雪中漫步,随雪花旋转、跳跃。没有纷纷花雨中的书香,没有浓郁咖啡环绕下的深沉,有的,则是我对你的思念--那天堂岛的鸟儿,你还好吗?

仍忆那年,在桃花林中,纷纷的花雨,片片花瓣飘落,打在脸上、肩上、手中的书上,轻柔的,好香!在这唯美的,连空气都环绕着淡淡温馨的地方,一个声音,打破了沉寂:“桃花是最寂寞的花,不知道何时,天堂岛的鸟儿才会回来,才会想起等待她们的桃花!”

抬头,见你--雪儿,任桃花落下,又在叹息,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有意伤感。我们结识,只因桃花雨。后来,我们相依相偎,决定永不分离。经常,在林荫小路畔坐下看书,畅想着未来;每次,在图书馆都刻意为我编四叶草的戒指,偷放在从窗射入的一缕阳光照射到的地方,然后,为我戴上,而我,却不知你用了多少时间在无数的杂草中,找到了这四叶的幸运草。

几个春夏秋冬,已悄然走过,临别,不舍。说好的永不分离,怎能就这样如烟散去?在落叶铺满地,枫叶红似锦绣的季节里,我们分开了,突然觉得那个秋天好萧索,好悲凉……我知道,我“爱”上你了,爱上你将我紧盘的头发散下,轻梳;爱上与你手挽手同进同出;爱上和你在桃花雨中翻看同一本有些陈旧的书……只见你一眼,就觉得那么亲切,那么投缘,这就是“上天注定”?注定我们的邂逅!你就像天堂岛的鸟儿,可还记得我这片等待你归来的桃花林?

这爱,很浓,但又不失清新与淡雅,包含无尽的思念,只愿回到当初我们相伴的时光,每日,两个女孩儿,穿过操场,说着自己的愿望,好美!

已有0条教师点评教师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