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雨的作文200个字(共九篇)

阳光总在风雨后

我记得我听过一首歌叫《真心英雄》,其中有一句是这样唱的“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这首歌唱的多好啊,在人生的漫漫旅途中,没有哪个人是一帆风顺的,每个人都要经受许多的挫折,最后苦尽甘来,一定会品尝到成功以后甜美的果实,我就有一次这样的经历。

那是我上二年级的时候,我跟着学校里的一名退休的语文教师学习书法,并且我在那个书法班里写得是最好的。于是,老师让我去保定市青少年宫参加书法比赛,参赛的内容是书写:“保定市青少年宫”,这七个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宫”字,我怎么也写不好,旁边的同学便笑话我说:“真是太笨了,连个“宫”字都写不好,还有资格参加比赛,真可笑,你干脆把名额让给我吧,我肯定能拿第一”,随后传来的是一阵嘲笑声。我听后生气极了,也对这次比赛失去了信心。放学回到家,我把书包往床上使劲一扔, 坐在床上默默掉眼泪……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这时从客厅那边传了来歌声,“我真的比别人苯吗?哪个人会很轻易地做好每件事情呢?我一定要好好练习,取得好成绩,让老师和同学们看看我到底行不行”,想到这些,我立刻找回了以往信心,连饭也顾不上吃了,坐在桌旁认真地写了起来。可是, 写了很多遍,还是不满意。于是,我便用薄纸临摹起老师写的“宫”字,一连写了五大篇,手都被磨疼了,可一在纸上单独写就不行了,我便有点儿灰心了。但又一想:阳光总在风雨后,只要有恒心, 就一定能成功。再者说,失败又算得了什么,大不了接着再来。我相信勇气能战胜一切困难。这时,一股力量涌遍了我的全身,这种力量又促使我继续练习下去。我这次不再像刚才那样, 一味的描,一味的写,而是先认真的琢磨字的结构和写好字的技巧,整个下午我都在反复的练习写“宫”字,再也没有想过放弃,因为我坚信着一句话: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在我的努力下,我终于写出了自己满意的字,我高兴极了。当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我不禁地唱起《真心英雄》这首歌。

更可喜的是:在那次书法大赛中我获的了二等奖。

同学们!努力吧,阳光总在风雨后,成功一定会属于坚持不懈的人。

阳光总在风雨后

阳光总在风雨后

文 / 康康 读后 类作品 “阳光总在风雨后,乌云上有晴空,珍惜所有的感动,每一份希望在你手中”这首歌大家应该都非常熟悉了吧,很久以前,这首歌就唱遍了大江南北。因为这是所有人的心声,更是高尔基人生的代表歌,同时也是《童年》的。 高尔基,一位有着童年阴影、自学成才的作家,只上过两年学,他在“人间”学习生存的本领,在社会“大学”里求知,他从最最底层的普通人民到最终终于登上世界文化顶峰,可以说他就是那首歌的最好写照。 高尔基的代表作《童年》是他的自传体,在《童年》中他的名字叫阿廖沙,他给我们讲述了高尔基的这样一个童年:阿廖沙3岁时父亲死于霍乱,母亲带他随外婆回家,外公卡希林是个自私、贪婪的小业主,异常专横,残酷剥削雇工,兼放高利贷,但资本主义在俄国的发展断了他的发财梦,在阿廖沙11岁时,他已穷困潦倒,母亲改嫁后也因贫困而死,那是11岁的阿廖沙被外公逐出家门,到“人间”去自谋生路。 高尔基的磨难,我们没有一个人能体验。岁月在他稚嫩的脸上刻下痕迹,在他幼小的心灵上印下烙印。正当他想放弃、想学坏的时候,他的外婆,为他指出了一条通往成功的路。在暗无天日的日子里,他费尽千辛万苦,尝透人间百位,付出辛勤汗水,终于成为矗立于世界文坛的巨匠…… 对于高尔基来说,风雨似乎太长了、太久了,阳光在己经绝望的时候终于升了起来。3岁丧父,10岁丧母,使得他不得不早早地出去打工、谋生,但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高尔基还是没有放弃创作,想想,如果是我们,别说创作了,能活下去就已经算万幸了。正因为高尔基这样的执着求知、不怕困难、持之以恒,使他最终成为矗立于世界文坛的巨匠。这时,我想到了我自己。我学毛笔字,初学的时候写的真的很烂,歪歪扭扭像一条蚯蚓。练了几个月,也几乎没什么长进,几乎想要放弃了,但是想到,许多名人都靠执着求知、不怕困难、持之以恒成功了。尽管接下来几个月长进也不大,但是现在练的一手好字,真是阳光总在风雨后啊! 付出就有回报,耕耘就有收获,阳光总在风雨后——这是《童年》给我的启示。让我们一起经历风雨,迎接温暖的阳光吧!

落雨天

十年里等到的只有我的奶奶和那把旧得发黄发灰的蓝布伞。而在那个老人长眠于地下后,我就只能在建筑旁避雨,在同学的伞下躲雨。而现在我只能是一个人回家,然后换下整套衣服。这就是我在雨天的生活。没有抱怨,也容不得我抱怨,我的后盾只是我恨极了却又不得不依赖的空城,一个每天重复上演着四出毫不相干的戏的舞台。

我生病了,因为这场雨。

我生病了。因为我头重脚轻,然后我开始胡思乱想。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开始堕落?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的有太多,从来都是自己想去寻找答案,却从来都找不到一个没有漏洞的答案。答案,不过是用来欺骗自己的借口。我有好多的问题,但并不是找不到答案就活不下去,我本身也是一个问题,无人能解。我所看的世界也是一个迷。为什么书上的东西写得那么冠冕堂皇,而现实却是截然不同的?所谓的时间在变,只有友谊不变根本就是假得不能再假的东西。我最好的朋友不断地和我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爬楼梯的时候大口大口地喘气,气体鼻孔冲出来的时候我觉得它根本就是火,把我的器官灼得发焦,让我闻不到泥土的腥味,闻不到小草的清香和花儿的馨香。在这本该是芬芳弥漫的早晨我却什么都闻不到。还有那双近乎作废的眼睛。眼前的景物和思想一样迷茫,好象尘封着的童年快乐的记忆。童年的快乐都逝去了,记忆像干花一样,空留下干瘪的美丽,灵魂却是早已死去。

桌子上被人用修正液写满周杰伦的名字。

周董。他说他目前的音乐是满分,说他没有输,说他不需要改变。他坚持得固执,自信得狂妄,冷漠深沉得让人猜不透。像夜礼服王子一样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但我欣赏他,喜欢他这样有才华的iceman。可能是因为自己也是个冷漠而又让人难以捉摸的人。

喜欢不喜欢,只不过是习以为常罢了。就像我习惯了沉默,习惯了不被了解,习惯了被误解而不去解释,习惯了饰演一个坏孩子的角色。

雨 雪

仅以此文,给陪伴我走过风风雨雨,见证我的快乐、悲伤的她……

雨天比雪天孤独寂寞。雨天,似乎只象征着哭泣、痛苦、孤独……在下雨天被心爱的人抛弃,在雨水中哭泣,分不清脸上的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这是一个怎样悲痛欲绝的画面?在下雨天一个人孤独的坐着,心爱的他不在身边,一个人面对着灰色的天和雨,心里何尝不是痛苦万分?如《下雨天》中唱的一样:“怎样的雨,怎样的夜,怎样我的能让你更想念?雨要多大,天要多黑,才能够有你的体贴?”下雨天是弥漫着绝望与哀愁的。雪天则不同,雪是晶莹的,美丽的,象征着纯洁、快乐和无忧。下雪天,在漫天雪花中旋转,这是快乐的人才会做的动作;和心爱的人在下雪天一起堆雪人、打雪仗,多么地幸福和快乐?下雪天和下雨天两个相近的名字,截然相反的含义。我在乎的是她的快乐,我希望她比我快乐、幸福,所以我坚定地说:“我是下雨天!你就是下雪天!”

我是——┋下¢雨天┋ ,我希望 *下¢雪天* 比我快乐!亲爱的雪,如果你看见这篇文章,答应我,你要快乐!我一直记得我最艰难的时光,是你一直陪我,记得我搬家时你我哭成了泪人;记得转学到三小你我重逢时,一拉着我的手,向我介绍三小的;记得课间的十分钟都要去你们班门口找你玩;记得重回厂里的时候你我的激动;记得你我同坐一辆车的快乐;记得……

我一直记得,亲爱的你记得吗?记得小时候你我的诺言:“我们是最好最好最好最好最好最好最好最好最好……最好的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朋友!”稚嫩的童音,却饱含对彼此真挚的情谊,那时候,我们以为,只有加上无数个“最好”的“好”朋友才能表达我们之间最深厚的友谊。你还记得不记得?在幼儿园,我执意要背你,你拗不过我,趴在我背上,结果我们一起摔在地上,我的额头也破了,其实,我执意要背你是因为我不想让你走路累到,我一直记得童时的我对你的记忆;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吃了多少根棒棒冰吗?吃之前,我们总说:“一人吃一半,你是我的好玩伴!”然后碰碰冰棒,就像大人碰杯一样,才开始吃;对了,你记得吗?一个晚上,厂里停电,你在我家玩,我爸爸他们在点着蜡烛打牌,来电的时候,我们兴奋地趴在窗子边

,大声喊:“来点啦!!来电啦!!!……”喊了很久,但是我们的心情是如此快乐,不需要理由地快乐;你还记得我们在大花园一起捉虫子的时光吗?你还记得我们一起玩泥巴的时光吗?你还记得我们一起找四叶草的时光吗?你还记得我们一起爬枇杷树摘枇杷的时光吗?你还记得我们一起捉苍蝇喂蚂蚁的时光吗?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喂养兔子的时光吗?你还记得我们一起比玩具的时光吗?……儿时的时光多么快乐呀!对吗?长大后,我们似乎都不快乐了,大人们每天都成绩成绩地问,我们都好累,如果,能够不长大,我宁愿自己永远也不要长大,让时光定格在七岁之前,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那时,我有完整的家,有最快乐的心,有最好的朋友,那时,我什么都有。

记得,我们永远是好朋友!永远,不背叛,不离弃,就算所有人都背叛我,你不可以;就算所有人不要我,你不可以不要我!

呐喊,呻吟的雨

风号雨泣,荣华富贵的家族犹如南柯一梦,华屋丘墟;风雨如磐,炙手可热的权位犹如风卷残云,茕茕孑立。

《雷雨》的作者曹禺在谈到创作动机时,说:“《雷雨》所展示的不是因果报应,而我觉得是天地间的‘残忍’。”但曹禺无法解释这种“残忍”到底是什么。或许,我们可以暂且把它当作是那一场雷雨。毕竟,上天制造了它,也赋予它拉上这场戏的幕布的使命。

《李尔王》中也有几场关于暴风雨的戏,李尔在荒野挣扎,风烛残年,遭遇了含沙射影的陷害,风声、雨声交织成李尔复杂心理的网络,万箭攒心,发出撕心裂肺的控诉。莎士比亚作品的魅力来自他对人类心灵世界的深刻认识。他似乎天生就有这种禀赋,他用他那与众不同的心灵感受这个世界――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因此,李尔当时的心灵被描绘的很有感染力。

曹禺用震撼人心的伦理悲剧来说明命运的残酷和生命的渺小。他说:“我是一个贫穷的主人,但我请了看戏的宾客上升到上帝的地位,来怜悯地俯视这堆在下面蠕动的生物,看他们怎样盲目地争执着,泥丘似地在情感的火坑里打着昏迷的滚,用尽心力来拯救自己,而不知千万仞的深渊在眼前张着巨大的口子。”他做到了,他让看客目睹一位位命运的弃儿如何在漩涡的边缘挣扎,如何地被卷入漩涡。他让那些人的呻吟在天空中回旋,悲辛得也能绕梁三日。

莎士比亚用了一个讽刺的故事来揭示人道主义理想的危机。他的愿望也许是“不塞不流,不止不行” ,因此他要彻底地揭露当时的弊病,而《李尔王》就做到了。故事中的弄人,大智若愚,说的话似傻非傻,有一段这样阐述了李尔的女儿的鬼蜮伎俩:

“他为了自己的利益,

     向你屈节卑躬,

天色一变就要告别,

     留下你在雨中,

聪明的人全都飞散,

     只剩下傻瓜一个。”

 

莎士比亚就这样让人们看到:欲望的膨胀,不仅给他人带来了灾难,也给自己带来极大的痛苦,甚至最终丧失生命。

书页黄了,走出的文字绿了;故事浅了,感悟的事理深了;冥想多了,心灵的浮尘少了;心灯亮了,过往的欲望暗了。两个创作的天才,不仅让你看到悲剧,更让你思想多多。

如果说《雷雨》所展示的悲剧是上天捉弄人的伎俩,那么观众看的就是命运剧,它总能引起人对境遇和命运的思考,感叹造化弄人的遗憾。《李尔王》所展示的就是社会剧,它不是李尔个人的悲剧,而是整个社会的。社会道德的堕落,人伦的崩溃,是这个悲剧的土壤。莎士比亚不是让我们坐在观看席上责骂公主们的明火执仗,也不是让我们嘲笑李尔的燕雀处屋,而是要唤回我们的社会道德。

两场悲剧中有两场让我刻骨铭心的雨,一场雨瓢泼成一种灾难,洗涤了一个家族的色彩,一场雨淋进了人的灵魂,涤荡了一个王的心灵。

雨,是一种结束,也是一种劫数。消退了繁华,走向毁灭。

雨,是一种转折,也是一种霹雳。醒悟了人性,走向重生。

雨,是一种呻吟,控诉上天,但也无奈满腔。

雨,是一种呐喊,控诉过去,总也后悔满腹。

《雷雨》中的雨是人们的呻吟。剧中的人们挣扎着想拯救自己,却无一例外的走向毁灭。垂死边缘,无奈、绝望、逃避……芸芸众生,死亡、逃跑、痴呆……风雨交加,萧条、凄惨、阴晦……

《李尔王》中的雨是李尔的呐喊。李尔正像台词说的:抛下天堂的幸福,来受赤日的煎熬。体会到被蹂躏的人们的悲惨境遇后,他开始认识现实与自由,他呐喊,向天地控诉。

《雷雨》中的故事不是发生在寻常陌巷,豪门大宅中更显风雨凄凄。那群人是这样走向毁灭:周萍悔改了“以往的罪恶”,却从一个乱伦走向另一个乱伦。蘩漪是一匹执拗的马,却重拾不了破碎的梦。周朴园,他所代表的“自然法则”

化为乌有,家也毁了。他的自然法则是方枘圆凿,是悲剧的焦点。鲁待萍,这个命运的弃儿,在遭受无情的嘲弄与打击后,泥塑木雕、冥然兀坐或许是最好的结局。四凤,最无辜的人。爱,一半是付出,一半是收获,一场刻骨铭心的爱,她收获的是一种可笑、荒诞的爱,最终也走向毁灭。

于是,风号雨泣,他们羸惫的呻吟响彻云霄,激荡一个又一个时代。

周萍的枪声,最响亮的控诉,是他可笑、荒诞又令人怜悯的命运的交响曲。他枪毙了“以往的罪恶”,可走时能不嘲笑自己的一生吗?命运,你为何如此捉弄他!叶赛尔曾说:

人们并不向爱情要求保证,

爱情带来痛苦也带来欢欣,

风号雨泣,荣华富贵的家族犹如南柯一梦,华屋丘墟;风雨如磐,炙手可热的权位犹如风卷残云,茕茕孑立。

《雷雨》的作者曹禺在谈到创作动机时,说:“《雷雨》所展示的不是因果报应,而我觉得是天地间的‘残忍’。”但曹禺无法解释这种“残忍”到底是什么。或许,我们可以暂且把它当作是那一场雷雨。毕竟,上天制造了它,也赋予它拉上这场戏的幕布的使命。

《李尔王》中也有几场关于暴风雨的戏,李尔在荒野挣扎,风烛残年,遭遇了含沙射影的陷害,风声、雨声交织成李尔复杂心理的网络,万箭攒心,发出撕心裂肺的控诉。莎士比亚作品的魅力来自他对人类心灵世界的深刻认识。他似乎天生就有这种禀赋,他用他那与众不同的心灵感受这个世界――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因此,李尔当时的心灵被描绘的很有感染力。

曹禺用震撼人心的伦理悲剧来说明命运的残酷和生命的渺小。他说:“我是一个贫穷的主人,但我请了看戏的宾客上升到上帝的地位,来怜悯地俯视这堆在下面蠕动的生物,看他们怎样盲目地争执着,泥丘似地在情感的火坑里打着昏迷的滚,用尽心力来拯救自己,而不知千万仞的深渊在眼前张着巨大的口子。”他做到了,他让看客目睹一位位命运的弃儿如何在漩涡的边缘挣扎,如何地被卷入漩涡。他让那些人的呻吟在天空中回旋,悲辛得也能绕梁三日。

莎士比亚用了一个讽刺的故事来揭示人道主义理想的危机。他的愿望也许是“不塞不流,不止不行” ,因此他要彻底地揭露当时的弊病,而《李尔王》就做到了。故事中的弄人,大智若愚,说的话似傻非傻,有一段这样阐述了李尔的女儿的鬼蜮伎俩:

“他为了自己的利益,

     向你屈节卑躬,

天色一变就要告别,

     留下你在雨中,

聪明的人全都飞散,

     只剩下傻瓜一个。”

 

莎士比亚就这样让人们看到:欲望的膨胀,不仅给他人带来了灾难,也给自己带来极大的痛苦,甚至最终丧失生命。

书页黄了,走出的文字绿了;故事浅了,感悟的事理深了;冥想多了,心灵的浮尘少了;心灯亮了,过往的欲望暗了。两个创作的天才,不仅让你看到悲剧,更让你思想多多。

如果说《雷雨》所展示的悲剧是上天捉弄人的伎俩,那么观众看的就是命运剧,它总能引起人对境遇和命运的思考,感叹造化弄人的遗憾。《李尔王》所展示的就是社会剧,它不是李尔个人的悲剧,而是整个社会的。社会道德的堕落,人伦的崩溃,是这个悲剧的土壤。莎士比亚不是让我们坐在观看席上责骂公主们的明火执仗,也不是让我们嘲笑李尔的燕雀处屋,而是要唤回我们的社会道德。

两场悲剧中有两场让我刻骨铭心的雨,一场雨瓢泼成一种灾难,洗涤了一个家族的色彩,一场雨淋进了人的灵魂,涤荡了一个王的心灵。

雨,是一种结束,也是一种劫数。消退了繁华,走向毁灭。

雨,是一种转折,也是一种霹雳。醒悟了人性,走向重生。

雨,是一种呻吟,控诉上天,但也无奈满腔。

雨,是一种呐喊,控诉过去,总也后悔满腹。

《雷雨》中的雨是人们的呻吟。剧中的人们挣扎着想拯救自己,却无一例外的走向毁灭。垂死边缘,无奈、绝望、逃避……芸芸众生,死亡、逃跑、痴呆……风雨交加,萧条、凄惨、阴晦……

《李尔王》中的雨是李尔的呐喊。李尔正像台词说的:抛下天堂的幸福,来受赤日的煎熬。体会到被蹂躏的人们的悲惨境遇后,他开始认识现实与自由,他呐喊,向天地控诉。

《雷雨》中的故事不是发生在寻常陌巷,豪门大宅中更显风雨凄凄。那群人是这样走向毁灭:周萍悔改了“以往的罪恶”,却从一个乱伦走向另一个乱伦。蘩漪是一匹执拗的马,却重拾不了破碎的梦。周朴园,他所代表的“自然法则”

化为乌有,家也毁了。他的自然法则是方枘圆凿,是悲剧的焦点。鲁待萍,这个命运的弃儿,在遭受无情的嘲弄与打击后,泥塑木雕、冥然兀坐或许是最好的结局。四凤,最无辜的人。爱,一半是付出,一半是收获,一场刻骨铭心的爱,她收获的是一种可笑、荒诞的爱,最终也走向毁灭。

于是,风号雨泣,他们羸惫的呻吟响彻云霄,激荡一个又一个时代。

周萍的枪声,最响亮的控诉,是他可笑、荒诞又令人怜悯的命运的交响曲。他枪毙了“以往的罪恶”,可走时能不嘲笑自己的一生吗?命运,你为何如此捉弄他!叶赛尔曾说:

人们并不向爱情要求保证,

爱情带来痛苦也带来欢欣,

风号雨泣,荣华富贵的家族犹如南柯一梦,华屋丘墟;风雨如磐,炙手可热的权位犹如风卷残云,茕茕孑立。

《雷雨》的作者曹禺在谈到创作动机时,说:“《雷雨》所展示的不是因果报应,而我觉得是天地间的‘残忍’。”但曹禺无法解释这种“残忍”到底是什么。或许,我们可以暂且把它当作是那一场雷雨。毕竟,上天制造了它,也赋予它拉上这场戏的幕布的使命。

《李尔王》中也有几场关于暴风雨的戏,李尔在荒野挣扎,风烛残年,遭遇了含沙射影的陷害,风声、雨声交织成李尔复杂心理的网络,万箭攒心,发出撕心裂肺的控诉。莎士比亚作品的魅力来自他对人类心灵世界的深刻认识。他似乎天生就有这种禀赋,他用他那与众不同的心灵感受这个世界――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因此,李尔当时的心灵被描绘的很有感染力。

曹禺用震撼人心的伦理悲剧来说明命运的残酷和生命的渺小。他说:“我是一个贫穷的主人,但我请了看戏的宾客上升到上帝的地位,来怜悯地俯视这堆在下面蠕动的生物,看他们怎样盲目地争执着,泥丘似地在情感的火坑里打着昏迷的滚,用尽心力来拯救自己,而不知千万仞的深渊在眼前张着巨大的口子。”他做到了,他让看客目睹一位位命运的弃儿如何在漩涡的边缘挣扎,如何地被卷入漩涡。他让那些人的呻吟在天空中回旋,悲辛得也能绕梁三日。

莎士比亚用了一个讽刺的故事来揭示人道主义理想的危机。他的愿望也许是“不塞不流,不止不行” ,因此他要彻底地揭露当时的弊病,而《李尔王》就做到了。故事中的弄人,大智若愚,说的话似傻非傻,有一段这样阐述了李尔的女儿的鬼蜮伎俩:

“他为了自己的利益,

     向你屈节卑躬,

天色一变就要告别,

     留下你在雨中,

聪明的人全都飞散,

     只剩下傻瓜一个。”

 

莎士比亚就这样让人们看到:欲望的膨胀,不仅给他人带来了灾难,也给自己带来极大的痛苦,甚至最终丧失生命。

书页黄了,走出的文字绿了;故事浅了,感悟的事理深了;冥想多了,心灵的浮尘少了;心灯亮了,过往的欲望暗了。两个创作的天才,不仅让你看到悲剧,更让你思想多多。

如果说《雷雨》所展示的悲剧是上天捉弄人的伎俩,那么观众看的就是命运剧,它总能引起人对境遇和命运的思考,感叹造化弄人的遗憾。《李尔王》所展示的就是社会剧,它不是李尔个人的悲剧,而是整个社会的。社会道德的堕落,人伦的崩溃,是这个悲剧的土壤。莎士比亚不是让我们坐在观看席上责骂公主们的明火执仗,也不是让我们嘲笑李尔的燕雀处屋,而是要唤回我们的社会道德。

两场悲剧中有两场让我刻骨铭心的雨,一场雨瓢泼成一种灾难,洗涤了一个家族的色彩,一场雨淋进了人的灵魂,涤荡了一个王的心灵。

雨,是一种结束,也是一种劫数。消退了繁华,走向毁灭。

雨,是一种转折,也是一种霹雳。醒悟了人性,走向重生。

雨,是一种呻吟,控诉上天,但也无奈满腔。

雨,是一种呐喊,控诉过去,总也后悔满腹。

《雷雨》中的雨是人们的呻吟。剧中的人们挣扎着想拯救自己,却无一例外的走向毁灭。垂死边缘,无奈、绝望、逃避……芸芸众生,死亡、逃跑、痴呆……风雨交加,萧条、凄惨、阴晦……

《李尔王》中的雨是李尔的呐喊。李尔正像台词说的:抛下天堂的幸福,来受赤日的煎熬。体会到被蹂躏的人们的悲惨境遇后,他开始认识现实与自由,他呐喊,向天地控诉。

《雷雨》中的故事不是发生在寻常陌巷,豪门大宅中更显风雨凄凄。那群人是这样走向毁灭:周萍悔改了“以往的罪恶”,却从一个乱伦走向另一个乱伦。蘩漪是一匹执拗的马,却重拾不了破碎的梦。周朴园,他所代表的“自然法则”

化为乌有,家也毁了。他的自然法则是方枘圆凿,是悲剧的焦点。鲁待萍,这个命运的弃儿,在遭受无情的嘲弄与打击后,泥塑木雕、冥然兀坐或许是最好的结局。四凤,最无辜的人。爱,一半是付出,一半是收获,一场刻骨铭心的爱,她收获的是一种可笑、荒诞的爱,最终也走向毁灭。

于是,风号雨泣,他们羸惫的呻吟响彻云霄,激荡一个又一个时代。

周萍的枪声,最响亮的控诉,是他可笑、荒诞又令人怜悯的命运的交响曲。他枪毙了“以往的罪恶”,可走时能不嘲笑自己的一生吗?命运,你为何如此捉弄他!叶赛尔曾说:

人们并不向爱情要求保证,

爱情带来痛苦也带来欢欣,

风号雨泣,荣华富贵的家族犹如南柯一梦,华屋丘墟;风雨如磐,炙手可热的权位犹如风卷残云,茕茕孑立。

《雷雨》的作者曹禺在谈到创作动机时,说:“《雷雨》所展示的不是因果报应,而我觉得是天地间的‘残忍’。”但曹禺无法解释这种“残忍”到底是什么。或许,我们可以暂且把它当作是那一场雷雨。毕竟,上天制造了它,也赋予它拉上这场戏的幕布的使命。

《李尔王》中也有几场关于暴风雨的戏,李尔在荒野挣扎,风烛残年,遭遇了含沙射影的陷害,风声、雨声交织成李尔复杂心理的网络,万箭攒心,发出撕心裂肺的控诉。莎士比亚作品的魅力来自他对人类心灵世界的深刻认识。他似乎天生就有这种禀赋,他用他那与众不同的心灵感受这个世界――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因此,李尔当时的心灵被描绘的很有感染力。

曹禺用震撼人心的伦理悲剧来说明命运的残酷和生命的渺小。他说:“我是一个贫穷的主人,但我请了看戏的宾客上升到上帝的地位,来怜悯地俯视这堆在下面蠕动的生物,看他们怎样盲目地争执着,泥丘似地在情感的火坑里打着昏迷的滚,用尽心力来拯救自己,而不知千万仞的深渊在眼前张着巨大的口子。”他做到了,他让看客目睹一位位命运的弃儿如何在漩涡的边缘挣扎,如何地被卷入漩涡。他让那些人的呻吟在天空中回旋,悲辛得也能绕梁三日。

莎士比亚用了一个讽刺的故事来揭示人道主义理想的危机。他的愿望也许是“不塞不流,不止不行” ,因此他要彻底地揭露当时的弊病,而《李尔王》就做到了。故事中的弄人,大智若愚,说的话似傻非傻,有一段这样阐述了李尔的女儿的鬼蜮伎俩:

“他为了自己的利益,

     向你屈节卑躬,

天色一变就要告别,

     留下你在雨中,

聪明的人全都飞散,

     只剩下傻瓜一个。”

 

莎士比亚就这样让人们看到:欲望的膨胀,不仅给他人带来了灾难,也给自己带来极大的痛苦,甚至最终丧失生命。

书页黄了,走出的文字绿了;故事浅了,感悟的事理深了;冥想多了,心灵的浮尘少了;心灯亮了,过往的欲望暗了。两个创作的天才,不仅让你看到悲剧,更让你思想多多。

如果说《雷雨》所展示的悲剧是上天捉弄人的伎俩,那么观众看的就是命运剧,它总能引起人对境遇和命运的思考,感叹造化弄人的遗憾。《李尔王》所展示的就是社会剧,它不是李尔个人的悲剧,而是整个社会的。社会道德的堕落,人伦的崩溃,是这个悲剧的土壤。莎士比亚不是让我们坐在观看席上责骂公主们的明火执仗,也不是让我们嘲笑李尔的燕雀处屋,而是要唤回我们的社会道德。

两场悲剧中有两场让我刻骨铭心的雨,一场雨瓢泼成一种灾难,洗涤了一个家族的色彩,一场雨淋进了人的灵魂,涤荡了一个王的心灵。

雨,是一种结束,也是一种劫数。消退了繁华,走向毁灭。

雨,是一种转折,也是一种霹雳。醒悟了人性,走向重生。

雨,是一种呻吟,控诉上天,但也无奈满腔。

雨,是一种呐喊,控诉过去,总也后悔满腹。

《雷雨》中的雨是人们的呻吟。剧中的人们挣扎着想拯救自己,却无一例外的走向毁灭。垂死边缘,无奈、绝望、逃避……芸芸众生,死亡、逃跑、痴呆……风雨交加,萧条、凄惨、阴晦……

《李尔王》中的雨是李尔的呐喊。李尔正像台词说的:抛下天堂的幸福,来受赤日的煎熬。体会到被蹂躏的人们的悲惨境遇后,他开始认识现实与自由,他呐喊,向天地控诉。

《雷雨》中的故事不是发生在寻常陌巷,豪门大宅中更显风雨凄凄。那群人是这样走向毁灭:周萍悔改了“以往的罪恶”,却从一个乱伦走向另一个乱伦。蘩漪是一匹执拗的马,却重拾不了破碎的梦。周朴园,他所代表的“自然法则”

化为乌有,家也毁了。他的自然法则是方枘圆凿,是悲剧的焦点。鲁待萍,这个命运的弃儿,在遭受无情的嘲弄与打击后,泥塑木雕、冥然兀坐或许是最好的结局。四凤,最无辜的人。爱,一半是付出,一半是收获,一场刻骨铭心的爱,她收获的是一种可笑、荒诞的爱,最终也走向毁灭。

于是,风号雨泣,他们羸惫的呻吟响彻云霄,激荡一个又一个时代。

周萍的枪声,最响亮的控诉,是他可笑、荒诞又令人怜悯的命运的交响曲。他枪毙了“以往的罪恶”,可走时能不嘲笑自己的一生吗?命运,你为何如此捉弄他!叶赛尔曾说:

人们并不向爱情要求保证,

爱情带来痛苦也带来欢欣,

风号雨泣,荣华富贵的家族犹如南柯一梦,华屋丘墟;风雨如磐,炙手可热的权位犹如风卷残云,茕茕孑立。

《雷雨》的作者曹禺在谈到创作动机时,说:“《雷雨》所展示的不是因果报应,而我觉得是天地间的‘残忍’。”但曹禺无法解释这种“残忍”到底是什么。或许,我们可以暂且把它当作是那一场雷雨。毕竟,上天制造了它,也赋予它拉上这场戏的幕布的使命。

《李尔王》中也有几场关于暴风雨的戏,李尔在荒野挣扎,风烛残年,遭遇了含沙射影的陷害,风声、雨声交织成李尔复杂心理的网络,万箭攒心,发出撕心裂肺的控诉。莎士比亚作品的魅力来自他对人类心灵世界的深刻认识。他似乎天生就有这种禀赋,他用他那与众不同的心灵感受这个世界――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因此,李尔当时的心灵被描绘的很有感染力。

曹禺用震撼人心的伦理悲剧来说明命运的残酷和生命的渺小。他说:“我是一个贫穷的主人,但我请了看戏的宾客上升到上帝的地位,来怜悯地俯视这堆在下面蠕动的生物,看他们怎样盲目地争执着,泥丘似地在情感的火坑里打着昏迷的滚,用尽心力来拯救自己,而不知千万仞的深渊在眼前张着巨大的口子。”他做到了,他让看客目睹一位位命运的弃儿如何在漩涡的边缘挣扎,如何地被卷入漩涡。他让那些人的呻吟在天空中回旋,悲辛得也能绕梁三日。

莎士比亚用了一个讽刺的故事来揭示人道主义理想的危机。他的愿望也许是“不塞不流,不止不行” ,因此他要彻底地揭露当时的弊病,而《李尔王》就做到了。故事中的弄人,大智若愚,说的话似傻非傻,有一段这样阐述了李尔的女儿的鬼蜮伎俩:

“他为了自己的利益,

     向你屈节卑躬,

天色一变就要告别,

     留下你在雨中,

聪明的人全都飞散,

     只剩下傻瓜一个。”

 

莎士比亚就这样让人们看到:欲望的膨胀,不仅给他人带来了灾难,也给自己带来极大的痛苦,甚至最终丧失生命。

书页黄了,走出的文字绿了;故事浅了,感悟的事理深了;冥想多了,心灵的浮尘少了;心灯亮了,过往的欲望暗了。两个创作的天才,不仅让你看到悲剧,更让你思想多多。

如果说《雷雨》所展示的悲剧是上天捉弄人的伎俩,那么观众看的就是命运剧,它总能引起人对境遇和命运的思考,感叹造化弄人的遗憾。《李尔王》所展示的就是社会剧,它不是李尔个人的悲剧,而是整个社会的。社会道德的堕落,人伦的崩溃,是这个悲剧的土壤。莎士比亚不是让我们坐在观看席上责骂公主们的明火执仗,也不是让我们嘲笑李尔的燕雀处屋,而是要唤回我们的社会道德。

两场悲剧中有两场让我刻骨铭心的雨,一场雨瓢泼成一种灾难,洗涤了一个家族的色彩,一场雨淋进了人的灵魂,涤荡了一个王的心灵。

雨,是一种结束,也是一种劫数。消退了繁华,走向毁灭。

雨,是一种转折,也是一种霹雳。醒悟了人性,走向重生。

雨,是一种呻吟,控诉上天,但也无奈满腔。

雨,是一种呐喊,控诉过去,总也后悔满腹。

《雷雨》中的雨是人们的呻吟。剧中的人们挣扎着想拯救自己,却无一例外的走向毁灭。垂死边缘,无奈、绝望、逃避……芸芸众生,死亡、逃跑、痴呆……风雨交加,萧条、凄惨、阴晦……

《李尔王》中的雨是李尔的呐喊。李尔正像台词说的:抛下天堂的幸福,来受赤日的煎熬。体会到被蹂躏的人们的悲惨境遇后,他开始认识现实与自由,他呐喊,向天地控诉。

《雷雨》中的故事不是发生在寻常陌巷,豪门大宅中更显风雨凄凄。那群人是这样走向毁灭:周萍悔改了“以往的罪恶”,却从一个乱伦走向另一个乱伦。蘩漪是一匹执拗的马,却重拾不了破碎的梦。周朴园,他所代表的“自然法则”

化为乌有,家也毁了。他的自然法则是方枘圆凿,是悲剧的焦点。鲁待萍,这个命运的弃儿,在遭受无情的嘲弄与打击后,泥塑木雕、冥然兀坐或许是最好的结局。四凤,最无辜的人。爱,一半是付出,一半是收获,一场刻骨铭心的爱,她收获的是一种可笑、荒诞的爱,最终也走向毁灭。

于是,风号雨泣,他们羸惫的呻吟响彻云霄,激荡一个又一个时代。

周萍的枪声,最响亮的控诉,是他可笑、荒诞又令人怜悯的命运的交响曲。他枪毙了“以往的罪恶”,可走时能不嘲笑自己的一生吗?命运,你为何如此捉弄他!叶赛尔曾说:

人们并不向爱情要求保证,

爱情带来痛苦也带来欢欣,

风号雨泣,荣华富贵的家族犹如南柯一梦,华屋丘墟;风雨如磐,炙手可热的权位犹如风卷残云,茕茕孑立。

《雷雨》的作者曹禺在谈到创作动机时,说:“《雷雨》所展示的不是因果报应,而我觉得是天地间的‘残忍’。”但曹禺无法解释这种“残忍”到底是什么。或许,我们可以暂且把它当作是那一场雷雨。毕竟,上天制造了它,也赋予它拉上这场戏的幕布的使命。

《李尔王》中也有几场关于暴风雨的戏,李尔在荒野挣扎,风烛残年,遭遇了含沙射影的陷害,风声、雨声交织成李尔复杂心理的网络,万箭攒心,发出撕心裂肺的控诉。莎士比亚作品的魅力来自他对人类心灵世界的深刻认识。他似乎天生就有这种禀赋,他用他那与众不同的心灵感受这个世界――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因此,李尔当时的心灵被描绘的很有感染力。

曹禺用震撼人心的伦理悲剧来说明命运的残酷和生命的渺小。他说:“我是一个贫穷的主人,但我请了看戏的宾客上升到上帝的地位,来怜悯地俯视这堆在下面蠕动的生物,看他们怎样盲目地争执着,泥丘似地在情感的火坑里打着昏迷的滚,用尽心力来拯救自己,而不知千万仞的深渊在眼前张着巨大的口子。”他做到了,他让看客目睹一位位命运的弃儿如何在漩涡的边缘挣扎,如何地被卷入漩涡。他让那些人的呻吟在天空中回旋,悲辛得也能绕梁三日。

莎士比亚用了一个讽刺的故事来揭示人道主义理想的危机。他的愿望也许是“不塞不流,不止不行” ,因此他要彻底地揭露当时的弊病,而《李尔王》就做到了。故事中的弄人,大智若愚,说的话似傻非傻,有一段这样阐述了李尔的女儿的鬼蜮伎俩:

“他为了自己的利益,

     向你屈节卑躬,

天色一变就要告别,

     留下你在雨中,

聪明的人全都飞散,

     只剩下傻瓜一个。”

 

莎士比亚就这样让人们看到:欲望的膨胀,不仅给他人带来了灾难,也给自己带来极大的痛苦,甚至最终丧失生命。

书页黄了,走出的文字绿了;故事浅了,感悟的事理深了;冥想多了,心灵的浮尘少了;心灯亮了,过往的欲望暗了。两个创作的天才,不仅让你看到悲剧,更让你思想多多。

如果说《雷雨》所展示的悲剧是上天捉弄人的伎俩,那么观众看的就是命运剧,它总能引起人对境遇和命运的思考,感叹造化弄人的遗憾。《李尔王》所展示的就是社会剧,它不是李尔个人的悲剧,而是整个社会的。社会道德的堕落,人伦的崩溃,是这个悲剧的土壤。莎士比亚不是让我们坐在观看席上责骂公主们的明火执仗,也不是让我们嘲笑李尔的燕雀处屋,而是要唤回我们的社会道德。

两场悲剧中有两场让我刻骨铭心的雨,一场雨瓢泼成一种灾难,洗涤了一个家族的色彩,一场雨淋进了人的灵魂,涤荡了一个王的心灵。

雨,是一种结束,也是一种劫数。消退了繁华,走向毁灭。

雨,是一种转折,也是一种霹雳。醒悟了人性,走向重生。

雨,是一种呻吟,控诉上天,但也无奈满腔。

雨,是一种呐喊,控诉过去,总也后悔满腹。

《雷雨》中的雨是人们的呻吟。剧中的人们挣扎着想拯救自己,却无一例外的走向毁灭。垂死边缘,无奈、绝望、逃避……芸芸众生,死亡、逃跑、痴呆……风雨交加,萧条、凄惨、阴晦……

《李尔王》中的雨是李尔的呐喊。李尔正像台词说的:抛下天堂的幸福,来受赤日的煎熬。体会到被蹂躏的人们的悲惨境遇后,他开始认识现实与自由,他呐喊,向天地控诉。

《雷雨》中的故事不是发生在寻常陌巷,豪门大宅中更显风雨凄凄。那群人是这样走向毁灭:周萍悔改了“以往的罪恶”,却从一个乱伦走向另一个乱伦。蘩漪是一匹执拗的马,却重拾不了破碎的梦。周朴园,他所代表的“自然法则”

化为乌有,家也毁了。他的自然法则是方枘圆凿,是悲剧的焦点。鲁待萍,这个命运的弃儿,在遭受无情的嘲弄与打击后,泥塑木雕、冥然兀坐或许是最好的结局。四凤,最无辜的人。爱,一半是付出,一半是收获,一场刻骨铭心的爱,她收获的是一种可笑、荒诞的爱,最终也走向毁灭。

于是,风号雨泣,他们羸惫的呻吟响彻云霄,激荡一个又一个时代。

周萍的枪声,最响亮的控诉,是他可笑、荒诞又令人怜悯的命运的交响曲。他枪毙了“以往的罪恶”,可走时能不嘲笑自己的一生吗?命运,你为何如此捉弄他!叶赛尔曾说:

人们并不向爱情要求保证,

爱情带来痛苦也带来欢欣,

风号雨泣,荣华富贵的家族犹如南柯一梦,华屋丘墟;风雨如磐,炙手可热的权位犹如风卷残云,茕茕孑立。

《雷雨》的作者曹禺在谈到创作动机时,说:“《雷雨》所展示的不是因果报应,而我觉得是天地间的‘残忍’。”但曹禺无法解释这种“残忍”到底是什么。或许,我们可以暂且把它当作是那一场雷雨。毕竟,上天制造了它,也赋予它拉上这场戏的幕布的使命。

《李尔王》中也有几场关于暴风雨的戏,李尔在荒野挣扎,风烛残年,遭遇了含沙射影的陷害,风声、雨声交织成李尔复杂心理的网络,万箭攒心,发出撕心裂肺的控诉。莎士比亚作品的魅力来自他对人类心灵世界的深刻认识。他似乎天生就有这种禀赋,他用他那与众不同的心灵感受这个世界――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因此,李尔当时的心灵被描绘的很有感染力。

曹禺用震撼人心的伦理悲剧来说明命运的残酷和生命的渺小。他说:“我是一个贫穷的主人,但我请了看戏的宾客上升到上帝的地位,来怜悯地俯视这堆在下面蠕动的生物,看他们怎样盲目地争执着,泥丘似地在情感的火坑里打着昏迷的滚,用尽心力来拯救自己,而不知千万仞的深渊在眼前张着巨大的口子。”他做到了,他让看客目睹一位位命运的弃儿如何在漩涡的边缘挣扎,如何地被卷入漩涡。他让那些人的呻吟在天空中回旋,悲辛得也能绕梁三日。

莎士比亚用了一个讽刺的故事来揭示人道主义理想的危机。他的愿望也许是“不塞不流,不止不行” ,因此他要彻底地揭露当时的弊病,而《李尔王》就做到了。故事中的弄人,大智若愚,说的话似傻非傻,有一段这样阐述了李尔的女儿的鬼蜮伎俩:

“他为了自己的利益,

     向你屈节卑躬,

天色一变就要告别,

     留下你在雨中,

聪明的人全都飞散,

     只剩下傻瓜一个。”

 

莎士比亚就这样让人们看到:欲望的膨胀,不仅给他人带来了灾难,也给自己带来极大的痛苦,甚至最终丧失生命。

书页黄了,走出的文字绿了;故事浅了,感悟的事理深了;冥想多了,心灵的浮尘少了;心灯亮了,过往的欲望暗了。两个创作的天才,不仅让你看到悲剧,更让你思想多多。

如果说《雷雨》所展示的悲剧是上天捉弄人的伎俩,那么观众看的就是命运剧,它总能引起人对境遇和命运的思考,感叹造化弄人的遗憾。《李尔王》所展示的就是社会剧,它不是李尔个人的悲剧,而是整个社会的。社会道德的堕落,人伦的崩溃,是这个悲剧的土壤。莎士比亚不是让我们坐在观看席上责骂公主们的明火执仗,也不是让我们嘲笑李尔的燕雀处屋,而是要唤回我们的社会道德。

两场悲剧中有两场让我刻骨铭心的雨,一场雨瓢泼成一种灾难,洗涤了一个家族的色彩,一场雨淋进了人的灵魂,涤荡了一个王的心灵。

雨,是一种结束,也是一种劫数。消退了繁华,走向毁灭。

雨,是一种转折,也是一种霹雳。醒悟了人性,走向重生。

雨,是一种呻吟,控诉上天,但也无奈满腔。

雨,是一种呐喊,控诉过去,总也后悔满腹。

《雷雨》中的雨是人们的呻吟。剧中的人们挣扎着想拯救自己,却无一例外的走向毁灭。垂死边缘,无奈、绝望、逃避……芸芸众生,死亡、逃跑、痴呆……风雨交加,萧条、凄惨、阴晦……

《李尔王》中的雨是李尔的呐喊。李尔正像台词说的:抛下天堂的幸福,来受赤日的煎熬。体会到被蹂躏的人们的悲惨境遇后,他开始认识现实与自由,他呐喊,向天地控诉。

《雷雨》中的故事不是发生在寻常陌巷,豪门大宅中更显风雨凄凄。那群人是这样走向毁灭:周萍悔改了“以往的罪恶”,却从一个乱伦走向另一个乱伦。蘩漪是一匹执拗的马,却重拾不了破碎的梦。周朴园,他所代表的“自然法则”

化为乌有,家也毁了。他的自然法则是方枘圆凿,是悲剧的焦点。鲁待萍,这个命运的弃儿,在遭受无情的嘲弄与打击后,泥塑木雕、冥然兀坐或许是最好的结局。四凤,最无辜的人。爱,一半是付出,一半是收获,一场刻骨铭心的爱,她收获的是一种可笑、荒诞的爱,最终也走向毁灭。

于是,风号雨泣,他们羸惫的呻吟响彻云霄,激荡一个又一个时代。

周萍的枪声,最响亮的控诉,是他可笑、荒诞又令人怜悯的命运的交响曲。他枪毙了“以往的罪恶”,可走时能不嘲笑自己的一生吗?命运,你为何如此捉弄他!叶赛尔曾说:

人们并不向爱情要求保证,

爱情带来痛苦也带来欢欣,

文字啊文字

我是不喜欢晴天的,我只知道这和我的心情或许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我永远也不会弄明白为什么晴天是最好的天气,晴天真的会让我头疼。在雨天或阴天里,我可以凝视着窗外的雨丝找寻灵感,我可以趴在窗台上写日记,可以坐在书桌上看书,可以坐在电脑前述说我的文字,可以在公园老树下的某一处分享老人下棋的乐趣。

一杯冰凉的雪碧配上一些脱俗的马蹄莲,我就可以写作下去。但是曾经有一个雨夜,我独自坐在老屋的窗子旁边的平台上,窗台上看到了成群结队的蚂蚁的身影,脚步一直很轻盈,很欢快,虽然来去匆匆,但好象跟我一样同是雨的忠实观众。我才发现我要的是什么,不是闹市,不是繁华,不是喧嚣,更不是那一点点的物质,只是隐藏在寂寞中的文字的身影。我没有去享受它,而是去品味。象秋天的气息,向日葵里的影子,远离艳阳高照的晴天,那让我极为不舒服的晴天。

文字背后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用寂寞来解释,但是这么多年过来了,我发现这是正确的。写文章真的是因为寂寞才写的,有人说写作是发泄心里的愤怒或不满,于我写作是为了有个人对话,虽然对话的两者都是同一个人,但这是以一种寂寞换取另一种宽心。也许这么想的人永远不能成为作家。自古有言,要象鲁迅一样拿笔当武器,象余秋雨一样拿笔环游祖国世界大好河山。我觉得很不解,因为我根本不想去拿什么武器,我不想犀利去保卫自己,我总是希望自己手中写出的文字是很纯粹的,很真实的,但在做到真实的同时我却又避免不了犀利。

我觉得写文字是为了和别人交流,当然这并非单指读者,所以写信也是我的一个爱好。我有一个习惯,从不在电子邮件上写信,我觉得那很虚伪,相对而言我更喜欢在那种很可爱很淡雅恶毒信纸上书写文字,可是提笔的时候翻来覆去却找不到书写的对象。我从来不敢说文字是自己生活的全部,但却是不可或缺。

我不会把文字当女朋友,但却是知心好友。我不会躺在文字的怀里哭得死去活来,但我会对它道出自己的故事。

在回首时这才发现自从上了大学后,身边昔日的同学似乎在一天天减少,我不知道这是人情的日渐冷漠还是各奔前程的缘故,我身边要好的同学朋友不算多,甚至少得可怜,虽然我的手机里联系人名单不少,但基本只属于那种萍水相逢那种的淡淡之交,知心朋友比较少。更多时候我会把身边的某种事物当成自己的朋友,有时候我会把自己的手机当成一个人去和它思想交流。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肯丢掉身边已经跟随我多年的书本的原因,虽然它们有的已经落满了灰尘,已经发黄。但我就是不肯丢掉。它们好象是我的不同时期的见证人,在我走过后需要回忆时可以去问它们,在那里我能找寻回不同时期的我的记忆。丢掉了,我该去哪里寻找呢?

我没有习惯去交远方的朋友,也不记得小时候有那些知心好友了,所以买来的那些漂亮的信纸,它们有的至今还沉睡在我书桌的抽屉里。香味已散发尽,成为了一个时期的记忆了。我也很少甚至不太喜欢给别人的文章加以自己的评价,这就好比责任编辑,虽然这从某种程度而言是一种工作的需要,但对于别人的文章,我怎么可能完全明白别人的思想,我就不明白有的责编为什么通过看了别人的文章就能那么明了别人的观点,说白了也是自己的观点的加以阐述。

以前我曾一度迷上网络。喜欢上网聊天,总在打开电脑的那一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似乎网络中驻留着自己的另外一个灵魂,能给我一个全新的生命。但现在我可以两个月不上网,网上真的什么也没有,除了那些我熟悉和不熟悉的同学朋友外,就是一种外界严重或不严重的信息。我很少和自己熟悉的人倾吐心声,大概因为我太敏感,我总觉得这么做没有安全感。总有一天会全军覆没。我不想我的朋友是网友,网友的概念在人们的头脑中是一个不好的代名词,所以我更愿意在一部没有连网的电脑上打字,我现在看上去还可以的打字速度全部都是从打文章练成的,现在我一分钟80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这明显提高了,相对而言我不认为网络聊天能提高打字的速度,输入文章更能练习速度。

我的文字实在让我很不满意,我一直不喜欢这种忧伤的格调,就象我不喜欢自己有点沉默的外表 一样,我很努力地使自己写的文字更明媚一点,更轻快一点,象春天里的小雨,所以我不喜欢小四的文字,我也不想说原因,不想对别人做评价,我只知道自己不喜欢他的文字,所以他所有的小说包括小小说之类的杂志我一本都没看过,我已经忧伤够了,不需要再在忧伤里找我是不喜欢晴天的,我只知道这和我的心情或许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我永远也不会弄明白为什么晴天是最好的天气,晴天真的会让我头疼。在雨天或阴天里,我可以凝视着窗外的雨丝找寻灵感,我可以趴在窗台上写日记,可以坐在书桌上看书,可以坐在电脑前述说我的文字,可以在公园老树下的某一处分享老人下棋的乐趣。

一杯冰凉的雪碧配上一些脱俗的马蹄莲,我就可以写作下去。但是曾经有一个雨夜,我独自坐在老屋的窗子旁边的平台上,窗台上看到了成群结队的蚂蚁的身影,脚步一直很轻盈,很欢快,虽然来去匆匆,但好象跟我一样同是雨的忠实观众。我才发现我要的是什么,不是闹市,不是繁华,不是喧嚣,更不是那一点点的物质,只是隐藏在寂寞中的文字的身影。我没有去享受它,而是去品味。象秋天的气息,向日葵里的影子,远离艳阳高照的晴天,那让我极为不舒服的晴天。

文字背后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用寂寞来解释,但是这么多年过来了,我发现这是正确的。写文章真的是因为寂寞才写的,有人说写作是发泄心里的愤怒或不满,于我写作是为了有个人对话,虽然对话的两者都是同一个人,但这是以一种寂寞换取另一种宽心。也许这么想的人永远不能成为作家。自古有言,要象鲁迅一样拿笔当武器,象余秋雨一样拿笔环游祖国世界大好河山。我觉得很不解,因为我根本不想去拿什么武器,我不想犀利去保卫自己,我总是希望自己手中写出的文字是很纯粹的,很真实的,但在做到真实的同时我却又避免不了犀利。

我觉得写文字是为了和别人交流,当然这并非单指读者,所以写信也是我的一个爱好。我有一个习惯,从不在电子邮件上写信,我觉得那很虚伪,相对而言我更喜欢在那种很可爱很淡雅恶毒信纸上书写文字,可是提笔的时候翻来覆去却找不到书写的对象。我从来不敢说文字是自己生活的全部,但却是不可或缺。

我不会把文字当女朋友,但却是知心好友。我不会躺在文字的怀里哭得死去活来,但我会对它道出自己的故事。

在回首时这才发现自从上了大学后,身边昔日的同学似乎在一天天减少,我不知道这是人情的日渐冷漠还是各奔前程的缘故,我身边要好的同学朋友不算多,甚至少得可怜,虽然我的手机里联系人名单不少,但基本只属于那种萍水相逢那种的淡淡之交,知心朋友比较少。更多时候我会把身边的某种事物当成自己的朋友,有时候我会把自己的手机当成一个人去和它思想交流。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肯丢掉身边已经跟随我多年的书本的原因,虽然它们有的已经落满了灰尘,已经发黄。但我就是不肯丢掉。它们好象是我的不同时期的见证人,在我走过后需要回忆时可以去问它们,在那里我能找寻回不同时期的我的记忆。丢掉了,我该去哪里寻找呢?

我没有习惯去交远方的朋友,也不记得小时候有那些知心好友了,所以买来的那些漂亮的信纸,它们有的至今还沉睡在我书桌的抽屉里。香味已散发尽,成为了一个时期的记忆了。我也很少甚至不太喜欢给别人的文章加以自己的评价,这就好比责任编辑,虽然这从某种程度而言是一种工作的需要,但对于别人的文章,我怎么可能完全明白别人的思想,我就不明白有的责编为什么通过看了别人的文章就能那么明了别人的观点,说白了也是自己的观点的加以阐述。

以前我曾一度迷上网络。喜欢上网聊天,总在打开电脑的那一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似乎网络中驻留着自己的另外一个灵魂,能给我一个全新的生命。但现在我可以两个月不上网,网上真的什么也没有,除了那些我熟悉和不熟悉的同学朋友外,就是一种外界严重或不严重的信息。我很少和自己熟悉的人倾吐心声,大概因为我太敏感,我总觉得这么做没有安全感。总有一天会全军覆没。我不想我的朋友是网友,网友的概念在人们的头脑中是一个不好的代名词,所以我更愿意在一部没有连网的电脑上打字,我现在看上去还可以的打字速度全部都是从打文章练成的,现在我一分钟80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这明显提高了,相对而言我不认为网络聊天能提高打字的速度,输入文章更能练习速度。

我的文字实在让我很不满意,我一直不喜欢这种忧伤的格调,就象我不喜欢自己有点沉默的外表 一样,我很努力地使自己写的文字更明媚一点,更轻快一点,象春天里的小雨,所以我不喜欢小四的文字,我也不想说原因,不想对别人做评价,我只知道自己不喜欢他的文字,所以他所有的小说包括小小说之类的杂志我一本都没看过,我已经忧伤够了,不需要再在忧伤里找我是不喜欢晴天的,我只知道这和我的心情或许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我永远也不会弄明白为什么晴天是最好的天气,晴天真的会让我头疼。在雨天或阴天里,我可以凝视着窗外的雨丝找寻灵感,我可以趴在窗台上写日记,可以坐在书桌上看书,可以坐在电脑前述说我的文字,可以在公园老树下的某一处分享老人下棋的乐趣。

一杯冰凉的雪碧配上一些脱俗的马蹄莲,我就可以写作下去。但是曾经有一个雨夜,我独自坐在老屋的窗子旁边的平台上,窗台上看到了成群结队的蚂蚁的身影,脚步一直很轻盈,很欢快,虽然来去匆匆,但好象跟我一样同是雨的忠实观众。我才发现我要的是什么,不是闹市,不是繁华,不是喧嚣,更不是那一点点的物质,只是隐藏在寂寞中的文字的身影。我没有去享受它,而是去品味。象秋天的气息,向日葵里的影子,远离艳阳高照的晴天,那让我极为不舒服的晴天。

文字背后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用寂寞来解释,但是这么多年过来了,我发现这是正确的。写文章真的是因为寂寞才写的,有人说写作是发泄心里的愤怒或不满,于我写作是为了有个人对话,虽然对话的两者都是同一个人,但这是以一种寂寞换取另一种宽心。也许这么想的人永远不能成为作家。自古有言,要象鲁迅一样拿笔当武器,象余秋雨一样拿笔环游祖国世界大好河山。我觉得很不解,因为我根本不想去拿什么武器,我不想犀利去保卫自己,我总是希望自己手中写出的文字是很纯粹的,很真实的,但在做到真实的同时我却又避免不了犀利。

我觉得写文字是为了和别人交流,当然这并非单指读者,所以写信也是我的一个爱好。我有一个习惯,从不在电子邮件上写信,我觉得那很虚伪,相对而言我更喜欢在那种很可爱很淡雅恶毒信纸上书写文字,可是提笔的时候翻来覆去却找不到书写的对象。我从来不敢说文字是自己生活的全部,但却是不可或缺。

我不会把文字当女朋友,但却是知心好友。我不会躺在文字的怀里哭得死去活来,但我会对它道出自己的故事。

在回首时这才发现自从上了大学后,身边昔日的同学似乎在一天天减少,我不知道这是人情的日渐冷漠还是各奔前程的缘故,我身边要好的同学朋友不算多,甚至少得可怜,虽然我的手机里联系人名单不少,但基本只属于那种萍水相逢那种的淡淡之交,知心朋友比较少。更多时候我会把身边的某种事物当成自己的朋友,有时候我会把自己的手机当成一个人去和它思想交流。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肯丢掉身边已经跟随我多年的书本的原因,虽然它们有的已经落满了灰尘,已经发黄。但我就是不肯丢掉。它们好象是我的不同时期的见证人,在我走过后需要回忆时可以去问它们,在那里我能找寻回不同时期的我的记忆。丢掉了,我该去哪里寻找呢?

我没有习惯去交远方的朋友,也不记得小时候有那些知心好友了,所以买来的那些漂亮的信纸,它们有的至今还沉睡在我书桌的抽屉里。香味已散发尽,成为了一个时期的记忆了。我也很少甚至不太喜欢给别人的文章加以自己的评价,这就好比责任编辑,虽然这从某种程度而言是一种工作的需要,但对于别人的文章,我怎么可能完全明白别人的思想,我就不明白有的责编为什么通过看了别人的文章就能那么明了别人的观点,说白了也是自己的观点的加以阐述。

以前我曾一度迷上网络。喜欢上网聊天,总在打开电脑的那一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似乎网络中驻留着自己的另外一个灵魂,能给我一个全新的生命。但现在我可以两个月不上网,网上真的什么也没有,除了那些我熟悉和不熟悉的同学朋友外,就是一种外界严重或不严重的信息。我很少和自己熟悉的人倾吐心声,大概因为我太敏感,我总觉得这么做没有安全感。总有一天会全军覆没。我不想我的朋友是网友,网友的概念在人们的头脑中是一个不好的代名词,所以我更愿意在一部没有连网的电脑上打字,我现在看上去还可以的打字速度全部都是从打文章练成的,现在我一分钟80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这明显提高了,相对而言我不认为网络聊天能提高打字的速度,输入文章更能练习速度。

我的文字实在让我很不满意,我一直不喜欢这种忧伤的格调,就象我不喜欢自己有点沉默的外表 一样,我很努力地使自己写的文字更明媚一点,更轻快一点,象春天里的小雨,所以我不喜欢小四的文字,我也不想说原因,不想对别人做评价,我只知道自己不喜欢他的文字,所以他所有的小说包括小小说之类的杂志我一本都没看过,我已经忧伤够了,不需要再在忧伤里找我是不喜欢晴天的,我只知道这和我的心情或许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我永远也不会弄明白为什么晴天是最好的天气,晴天真的会让我头疼。在雨天或阴天里,我可以凝视着窗外的雨丝找寻灵感,我可以趴在窗台上写日记,可以坐在书桌上看书,可以坐在电脑前述说我的文字,可以在公园老树下的某一处分享老人下棋的乐趣。

一杯冰凉的雪碧配上一些脱俗的马蹄莲,我就可以写作下去。但是曾经有一个雨夜,我独自坐在老屋的窗子旁边的平台上,窗台上看到了成群结队的蚂蚁的身影,脚步一直很轻盈,很欢快,虽然来去匆匆,但好象跟我一样同是雨的忠实观众。我才发现我要的是什么,不是闹市,不是繁华,不是喧嚣,更不是那一点点的物质,只是隐藏在寂寞中的文字的身影。我没有去享受它,而是去品味。象秋天的气息,向日葵里的影子,远离艳阳高照的晴天,那让我极为不舒服的晴天。

文字背后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用寂寞来解释,但是这么多年过来了,我发现这是正确的。写文章真的是因为寂寞才写的,有人说写作是发泄心里的愤怒或不满,于我写作是为了有个人对话,虽然对话的两者都是同一个人,但这是以一种寂寞换取另一种宽心。也许这么想的人永远不能成为作家。自古有言,要象鲁迅一样拿笔当武器,象余秋雨一样拿笔环游祖国世界大好河山。我觉得很不解,因为我根本不想去拿什么武器,我不想犀利去保卫自己,我总是希望自己手中写出的文字是很纯粹的,很真实的,但在做到真实的同时我却又避免不了犀利。

我觉得写文字是为了和别人交流,当然这并非单指读者,所以写信也是我的一个爱好。我有一个习惯,从不在电子邮件上写信,我觉得那很虚伪,相对而言我更喜欢在那种很可爱很淡雅恶毒信纸上书写文字,可是提笔的时候翻来覆去却找不到书写的对象。我从来不敢说文字是自己生活的全部,但却是不可或缺。

我不会把文字当女朋友,但却是知心好友。我不会躺在文字的怀里哭得死去活来,但我会对它道出自己的故事。

在回首时这才发现自从上了大学后,身边昔日的同学似乎在一天天减少,我不知道这是人情的日渐冷漠还是各奔前程的缘故,我身边要好的同学朋友不算多,甚至少得可怜,虽然我的手机里联系人名单不少,但基本只属于那种萍水相逢那种的淡淡之交,知心朋友比较少。更多时候我会把身边的某种事物当成自己的朋友,有时候我会把自己的手机当成一个人去和它思想交流。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肯丢掉身边已经跟随我多年的书本的原因,虽然它们有的已经落满了灰尘,已经发黄。但我就是不肯丢掉。它们好象是我的不同时期的见证人,在我走过后需要回忆时可以去问它们,在那里我能找寻回不同时期的我的记忆。丢掉了,我该去哪里寻找呢?

我没有习惯去交远方的朋友,也不记得小时候有那些知心好友了,所以买来的那些漂亮的信纸,它们有的至今还沉睡在我书桌的抽屉里。香味已散发尽,成为了一个时期的记忆了。我也很少甚至不太喜欢给别人的文章加以自己的评价,这就好比责任编辑,虽然这从某种程度而言是一种工作的需要,但对于别人的文章,我怎么可能完全明白别人的思想,我就不明白有的责编为什么通过看了别人的文章就能那么明了别人的观点,说白了也是自己的观点的加以阐述。

以前我曾一度迷上网络。喜欢上网聊天,总在打开电脑的那一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似乎网络中驻留着自己的另外一个灵魂,能给我一个全新的生命。但现在我可以两个月不上网,网上真的什么也没有,除了那些我熟悉和不熟悉的同学朋友外,就是一种外界严重或不严重的信息。我很少和自己熟悉的人倾吐心声,大概因为我太敏感,我总觉得这么做没有安全感。总有一天会全军覆没。我不想我的朋友是网友,网友的概念在人们的头脑中是一个不好的代名词,所以我更愿意在一部没有连网的电脑上打字,我现在看上去还可以的打字速度全部都是从打文章练成的,现在我一分钟80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这明显提高了,相对而言我不认为网络聊天能提高打字的速度,输入文章更能练习速度。

我的文字实在让我很不满意,我一直不喜欢这种忧伤的格调,就象我不喜欢自己有点沉默的外表 一样,我很努力地使自己写的文字更明媚一点,更轻快一点,象春天里的小雨,所以我不喜欢小四的文字,我也不想说原因,不想对别人做评价,我只知道自己不喜欢他的文字,所以他所有的小说包括小小说之类的杂志我一本都没看过,我已经忧伤够了,不需要再在忧伤里找我是不喜欢晴天的,我只知道这和我的心情或许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我永远也不会弄明白为什么晴天是最好的天气,晴天真的会让我头疼。在雨天或阴天里,我可以凝视着窗外的雨丝找寻灵感,我可以趴在窗台上写日记,可以坐在书桌上看书,可以坐在电脑前述说我的文字,可以在公园老树下的某一处分享老人下棋的乐趣。

一杯冰凉的雪碧配上一些脱俗的马蹄莲,我就可以写作下去。但是曾经有一个雨夜,我独自坐在老屋的窗子旁边的平台上,窗台上看到了成群结队的蚂蚁的身影,脚步一直很轻盈,很欢快,虽然来去匆匆,但好象跟我一样同是雨的忠实观众。我才发现我要的是什么,不是闹市,不是繁华,不是喧嚣,更不是那一点点的物质,只是隐藏在寂寞中的文字的身影。我没有去享受它,而是去品味。象秋天的气息,向日葵里的影子,远离艳阳高照的晴天,那让我极为不舒服的晴天。

文字背后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用寂寞来解释,但是这么多年过来了,我发现这是正确的。写文章真的是因为寂寞才写的,有人说写作是发泄心里的愤怒或不满,于我写作是为了有个人对话,虽然对话的两者都是同一个人,但这是以一种寂寞换取另一种宽心。也许这么想的人永远不能成为作家。自古有言,要象鲁迅一样拿笔当武器,象余秋雨一样拿笔环游祖国世界大好河山。我觉得很不解,因为我根本不想去拿什么武器,我不想犀利去保卫自己,我总是希望自己手中写出的文字是很纯粹的,很真实的,但在做到真实的同时我却又避免不了犀利。

我觉得写文字是为了和别人交流,当然这并非单指读者,所以写信也是我的一个爱好。我有一个习惯,从不在电子邮件上写信,我觉得那很虚伪,相对而言我更喜欢在那种很可爱很淡雅恶毒信纸上书写文字,可是提笔的时候翻来覆去却找不到书写的对象。我从来不敢说文字是自己生活的全部,但却是不可或缺。

我不会把文字当女朋友,但却是知心好友。我不会躺在文字的怀里哭得死去活来,但我会对它道出自己的故事。

在回首时这才发现自从上了大学后,身边昔日的同学似乎在一天天减少,我不知道这是人情的日渐冷漠还是各奔前程的缘故,我身边要好的同学朋友不算多,甚至少得可怜,虽然我的手机里联系人名单不少,但基本只属于那种萍水相逢那种的淡淡之交,知心朋友比较少。更多时候我会把身边的某种事物当成自己的朋友,有时候我会把自己的手机当成一个人去和它思想交流。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肯丢掉身边已经跟随我多年的书本的原因,虽然它们有的已经落满了灰尘,已经发黄。但我就是不肯丢掉。它们好象是我的不同时期的见证人,在我走过后需要回忆时可以去问它们,在那里我能找寻回不同时期的我的记忆。丢掉了,我该去哪里寻找呢?

我没有习惯去交远方的朋友,也不记得小时候有那些知心好友了,所以买来的那些漂亮的信纸,它们有的至今还沉睡在我书桌的抽屉里。香味已散发尽,成为了一个时期的记忆了。我也很少甚至不太喜欢给别人的文章加以自己的评价,这就好比责任编辑,虽然这从某种程度而言是一种工作的需要,但对于别人的文章,我怎么可能完全明白别人的思想,我就不明白有的责编为什么通过看了别人的文章就能那么明了别人的观点,说白了也是自己的观点的加以阐述。

以前我曾一度迷上网络。喜欢上网聊天,总在打开电脑的那一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似乎网络中驻留着自己的另外一个灵魂,能给我一个全新的生命。但现在我可以两个月不上网,网上真的什么也没有,除了那些我熟悉和不熟悉的同学朋友外,就是一种外界严重或不严重的信息。我很少和自己熟悉的人倾吐心声,大概因为我太敏感,我总觉得这么做没有安全感。总有一天会全军覆没。我不想我的朋友是网友,网友的概念在人们的头脑中是一个不好的代名词,所以我更愿意在一部没有连网的电脑上打字,我现在看上去还可以的打字速度全部都是从打文章练成的,现在我一分钟80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这明显提高了,相对而言我不认为网络聊天能提高打字的速度,输入文章更能练习速度。

我的文字实在让我很不满意,我一直不喜欢这种忧伤的格调,就象我不喜欢自己有点沉默的外表 一样,我很努力地使自己写的文字更明媚一点,更轻快一点,象春天里的小雨,所以我不喜欢小四的文字,我也不想说原因,不想对别人做评价,我只知道自己不喜欢他的文字,所以他所有的小说包括小小说之类的杂志我一本都没看过,我已经忧伤够了,不需要再在忧伤里找我是不喜欢晴天的,我只知道这和我的心情或许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我永远也不会弄明白为什么晴天是最好的天气,晴天真的会让我头疼。在雨天或阴天里,我可以凝视着窗外的雨丝找寻灵感,我可以趴在窗台上写日记,可以坐在书桌上看书,可以坐在电脑前述说我的文字,可以在公园老树下的某一处分享老人下棋的乐趣。

一杯冰凉的雪碧配上一些脱俗的马蹄莲,我就可以写作下去。但是曾经有一个雨夜,我独自坐在老屋的窗子旁边的平台上,窗台上看到了成群结队的蚂蚁的身影,脚步一直很轻盈,很欢快,虽然来去匆匆,但好象跟我一样同是雨的忠实观众。我才发现我要的是什么,不是闹市,不是繁华,不是喧嚣,更不是那一点点的物质,只是隐藏在寂寞中的文字的身影。我没有去享受它,而是去品味。象秋天的气息,向日葵里的影子,远离艳阳高照的晴天,那让我极为不舒服的晴天。

文字背后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用寂寞来解释,但是这么多年过来了,我发现这是正确的。写文章真的是因为寂寞才写的,有人说写作是发泄心里的愤怒或不满,于我写作是为了有个人对话,虽然对话的两者都是同一个人,但这是以一种寂寞换取另一种宽心。也许这么想的人永远不能成为作家。自古有言,要象鲁迅一样拿笔当武器,象余秋雨一样拿笔环游祖国世界大好河山。我觉得很不解,因为我根本不想去拿什么武器,我不想犀利去保卫自己,我总是希望自己手中写出的文字是很纯粹的,很真实的,但在做到真实的同时我却又避免不了犀利。

我觉得写文字是为了和别人交流,当然这并非单指读者,所以写信也是我的一个爱好。我有一个习惯,从不在电子邮件上写信,我觉得那很虚伪,相对而言我更喜欢在那种很可爱很淡雅恶毒信纸上书写文字,可是提笔的时候翻来覆去却找不到书写的对象。我从来不敢说文字是自己生活的全部,但却是不可或缺。

我不会把文字当女朋友,但却是知心好友。我不会躺在文字的怀里哭得死去活来,但我会对它道出自己的故事。

在回首时这才发现自从上了大学后,身边昔日的同学似乎在一天天减少,我不知道这是人情的日渐冷漠还是各奔前程的缘故,我身边要好的同学朋友不算多,甚至少得可怜,虽然我的手机里联系人名单不少,但基本只属于那种萍水相逢那种的淡淡之交,知心朋友比较少。更多时候我会把身边的某种事物当成自己的朋友,有时候我会把自己的手机当成一个人去和它思想交流。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肯丢掉身边已经跟随我多年的书本的原因,虽然它们有的已经落满了灰尘,已经发黄。但我就是不肯丢掉。它们好象是我的不同时期的见证人,在我走过后需要回忆时可以去问它们,在那里我能找寻回不同时期的我的记忆。丢掉了,我该去哪里寻找呢?

我没有习惯去交远方的朋友,也不记得小时候有那些知心好友了,所以买来的那些漂亮的信纸,它们有的至今还沉睡在我书桌的抽屉里。香味已散发尽,成为了一个时期的记忆了。我也很少甚至不太喜欢给别人的文章加以自己的评价,这就好比责任编辑,虽然这从某种程度而言是一种工作的需要,但对于别人的文章,我怎么可能完全明白别人的思想,我就不明白有的责编为什么通过看了别人的文章就能那么明了别人的观点,说白了也是自己的观点的加以阐述。

以前我曾一度迷上网络。喜欢上网聊天,总在打开电脑的那一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似乎网络中驻留着自己的另外一个灵魂,能给我一个全新的生命。但现在我可以两个月不上网,网上真的什么也没有,除了那些我熟悉和不熟悉的同学朋友外,就是一种外界严重或不严重的信息。我很少和自己熟悉的人倾吐心声,大概因为我太敏感,我总觉得这么做没有安全感。总有一天会全军覆没。我不想我的朋友是网友,网友的概念在人们的头脑中是一个不好的代名词,所以我更愿意在一部没有连网的电脑上打字,我现在看上去还可以的打字速度全部都是从打文章练成的,现在我一分钟80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这明显提高了,相对而言我不认为网络聊天能提高打字的速度,输入文章更能练习速度。

我的文字实在让我很不满意,我一直不喜欢这种忧伤的格调,就象我不喜欢自己有点沉默的外表 一样,我很努力地使自己写的文字更明媚一点,更轻快一点,象春天里的小雨,所以我不喜欢小四的文字,我也不想说原因,不想对别人做评价,我只知道自己不喜欢他的文字,所以他所有的小说包括小小说之类的杂志我一本都没看过,我已经忧伤够了,不需要再在忧伤里找我是不喜欢晴天的,我只知道这和我的心情或许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我永远也不会弄明白为什么晴天是最好的天气,晴天真的会让我头疼。在雨天或阴天里,我可以凝视着窗外的雨丝找寻灵感,我可以趴在窗台上写日记,可以坐在书桌上看书,可以坐在电脑前述说我的文字,可以在公园老树下的某一处分享老人下棋的乐趣。

一杯冰凉的雪碧配上一些脱俗的马蹄莲,我就可以写作下去。但是曾经有一个雨夜,我独自坐在老屋的窗子旁边的平台上,窗台上看到了成群结队的蚂蚁的身影,脚步一直很轻盈,很欢快,虽然来去匆匆,但好象跟我一样同是雨的忠实观众。我才发现我要的是什么,不是闹市,不是繁华,不是喧嚣,更不是那一点点的物质,只是隐藏在寂寞中的文字的身影。我没有去享受它,而是去品味。象秋天的气息,向日葵里的影子,远离艳阳高照的晴天,那让我极为不舒服的晴天。

文字背后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用寂寞来解释,但是这么多年过来了,我发现这是正确的。写文章真的是因为寂寞才写的,有人说写作是发泄心里的愤怒或不满,于我写作是为了有个人对话,虽然对话的两者都是同一个人,但这是以一种寂寞换取另一种宽心。也许这么想的人永远不能成为作家。自古有言,要象鲁迅一样拿笔当武器,象余秋雨一样拿笔环游祖国世界大好河山。我觉得很不解,因为我根本不想去拿什么武器,我不想犀利去保卫自己,我总是希望自己手中写出的文字是很纯粹的,很真实的,但在做到真实的同时我却又避免不了犀利。

我觉得写文字是为了和别人交流,当然这并非单指读者,所以写信也是我的一个爱好。我有一个习惯,从不在电子邮件上写信,我觉得那很虚伪,相对而言我更喜欢在那种很可爱很淡雅恶毒信纸上书写文字,可是提笔的时候翻来覆去却找不到书写的对象。我从来不敢说文字是自己生活的全部,但却是不可或缺。

我不会把文字当女朋友,但却是知心好友。我不会躺在文字的怀里哭得死去活来,但我会对它道出自己的故事。

在回首时这才发现自从上了大学后,身边昔日的同学似乎在一天天减少,我不知道这是人情的日渐冷漠还是各奔前程的缘故,我身边要好的同学朋友不算多,甚至少得可怜,虽然我的手机里联系人名单不少,但基本只属于那种萍水相逢那种的淡淡之交,知心朋友比较少。更多时候我会把身边的某种事物当成自己的朋友,有时候我会把自己的手机当成一个人去和它思想交流。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肯丢掉身边已经跟随我多年的书本的原因,虽然它们有的已经落满了灰尘,已经发黄。但我就是不肯丢掉。它们好象是我的不同时期的见证人,在我走过后需要回忆时可以去问它们,在那里我能找寻回不同时期的我的记忆。丢掉了,我该去哪里寻找呢?

我没有习惯去交远方的朋友,也不记得小时候有那些知心好友了,所以买来的那些漂亮的信纸,它们有的至今还沉睡在我书桌的抽屉里。香味已散发尽,成为了一个时期的记忆了。我也很少甚至不太喜欢给别人的文章加以自己的评价,这就好比责任编辑,虽然这从某种程度而言是一种工作的需要,但对于别人的文章,我怎么可能完全明白别人的思想,我就不明白有的责编为什么通过看了别人的文章就能那么明了别人的观点,说白了也是自己的观点的加以阐述。

以前我曾一度迷上网络。喜欢上网聊天,总在打开电脑的那一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似乎网络中驻留着自己的另外一个灵魂,能给我一个全新的生命。但现在我可以两个月不上网,网上真的什么也没有,除了那些我熟悉和不熟悉的同学朋友外,就是一种外界严重或不严重的信息。我很少和自己熟悉的人倾吐心声,大概因为我太敏感,我总觉得这么做没有安全感。总有一天会全军覆没。我不想我的朋友是网友,网友的概念在人们的头脑中是一个不好的代名词,所以我更愿意在一部没有连网的电脑上打字,我现在看上去还可以的打字速度全部都是从打文章练成的,现在我一分钟80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这明显提高了,相对而言我不认为网络聊天能提高打字的速度,输入文章更能练习速度。

我的文字实在让我很不满意,我一直不喜欢这种忧伤的格调,就象我不喜欢自己有点沉默的外表 一样,我很努力地使自己写的文字更明媚一点,更轻快一点,象春天里的小雨,所以我不喜欢小四的文字,我也不想说原因,不想对别人做评价,我只知道自己不喜欢他的文字,所以他所有的小说包括小小说之类的杂志我一本都没看过,我已经忧伤够了,不需要再在忧伤里找

雨恋②

第二次的相遇、是否代表命中注定(2) 一个女孩冷漠地走出机场,那张无可挑剔完美的脸颊上露出一丝的无奈,不过还是很自然地走着,因为面对别人的注视她一点也不在乎。 “那个女生是仙女吗?” “好美噢,要是我有她的一半,我都不知道自己可以迷倒多少男生了。” “那个女生真的是普通人吗?我觉得她应该是哪国的公主!” “她是电影明星吗?好美噢。” …… …… 刚走出门口,一辆意大利红色帐篷法拉利开来挡住了女孩的去路,这时车上走出一个非常美的女生,她的样貌一点也不比这个女孩逊色,她拥有一头乌黑的秀发,轻轻长到了她的肩膊上,美丽的眼睛和白皙如水的的肌肤,显出她和别人有着不一样的外貌,细腻和漂亮的五官更令人看得着迷,因此被世界评为四大美女之一,称号是“笑天使”。 因为这个女生是一个很活泼,很爱笑的女生,所以大家称她为“笑天使”。 “菱,你看我是不是又长高了。”那个女生微笑地说着,拥抱住蓝菱,毕竟她们很久没见面了。 “是吗,我不觉得。”傻瓜,你总是找话题让别人认为我不怎么冷漠,可是我已经埋葬了灿烂微笑,忘记笑了,我的伤口虽然已经止血了,可是伤口还是伤口,它还是有痕迹的。 “菱,你还是那么美,柔顺的秀发微微卷起,白皙如水的皮肤配上细腻的五官,粉俏可爱而迷人的脸,有一双湛亮明眸的眼睛,薄薄的嘴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那么清纯可人,美而不娇,身高还是1.78米,不错,小敏才1.7米,5555……”她假装撒娇,逗菱开心。 “好了,我们走吧…”--你比我更灿烂。 小敏分明听见菱最后的语句,微微一笑,她们俩手牵手走出机场,心中洋溢着深厚的友谊---幸福。 她们的友谊是永久的,是坚定的,是无法代替。 海边别墅。 这栋别墅宛如童话故事中的宫殿。 我和小敏才刚进大门,就有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美女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四个穿着统一制服的女生,看起来和蓝菱一般大,各个都很漂亮,不过和蓝菱比起来,就逊色好多了。 “欢迎蓝菱小姐回府。”她露出了一个亲切的微笑。 我冷漠地点点头,对于每个人看到我这种冷漠都不稀奇,因为我被世界评为了“冰公主”的称号,因为我从来都没灿烂地笑过,总是距人千里之外,总是保持着冰冷,让别人无法靠近我。 “你好,我姓尹,是您的私人秘书。” “我累了,帮小敏把她的行李搬到我隔壁房。”我又转头过来,温柔地对小敏说:“敏,我们走吧!” “好呀!”小敏快乐地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 “还有尹秘书10分钟后到我房间,我有事要问你。” “是。”她见蓝菱小姐主动与她交流,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10分钟后,尹秘书让佣人把行李送回了房间,来到了蓝菱的房间。 “尹秘书。”蓝菱坐在豪华宽大的沙发上,轻轻地喊了一声。 “是。” “我想了解一下我和小敏上学的问题!” “蓝菱小姐将要上的学校叫做‘冬雪’,是全国最好的四大贵族学校之一,另外还有‘春希’、‘夏荷’、‘秋雨’,这四所贵族学校都是你父亲,敏小姐的父亲,还有尹氏集团和‘JK’集团一起创作的。”尹秘书小心的向两人解释,生怕说错一句话。 “你是说那四所学校是由我的父亲和另外三位伯父合办的吗?”从蓝菱的回答中听不出一丝欣喜。 “是的!” 尹皓杰—蓝菱心中震撼了,想起来这个名字,一个让她受伤,害怕的人。 但是他还好吗?他在“秋雨”这所学校吧,我想也是吧,蓝菱,不许想了,你真是个大笨蛋,你们已经分手了。可是我的心好痛,心快到了窒息的地步了,为什么?我还是无法忘记他,不要想,不要想,我不要记忆,我也不要回忆,我要的是从新开始,加油。 小敏在旁边认真地听着,见俩人迟迟不提自己想知道的事,只好插嘴了:“我们什么时候去上学呀?” “因为你们才从英国回来,还没有倒过时差,所以我会向校方请示,让你们三天后再去上学。” “不用,我们明天就去学校。明早你来接我们,把公司的资料也带来给我。”因为我答应了父亲办他管理公司。 听完蓝菱的话后,尹秘书微微一震,为什么一个不过十六七岁的女孩,竟能说出如此有威慑力的话,让人不得不服从她。 “好,我知道了。”尹秘书手里捏了把汗,连忙离开了。 “菱,你没事吧。”小敏看出了蓝菱的异常,关心地问了一句。 “没事。”我拼命地掩饰自己,可是泪水却在眼眶里转着,我轻轻地闭上眼睛,不想让小敏知道我的伤心。 小敏这么了解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呢?她轻轻地拥抱着我,让我在她的肩膀上流泪,我流泪了,因为我真的忘不了他。 明天将是我最新的开始,我要改变自己,我不要这样了,对,我是忘不了他,那就让他成为我的故事,我的回忆吧!该放手的时候就要让他飞翔……

述说雨天

雨天...... 她的名字叫静,她安静到令人窒息的程度。他的名字叫落,他是那么得忧郁。 偶然地认识,她只对他温柔,他也只对她不曾掩饰。 落......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是那么开朗热情,然而,却只有静才明白他心中的忧郁。沉默,雨季的冷风却变得温暖,没有阳光的普照,但如同黑夜的萤火......静...... 认识的那天,静就已经察觉到不同的感觉。沉默......的确是她的风格。没有一丝慌张,继续冷漠地对待她的生活,也许,这就是她最独特的地方。 几天后,静和落都已经心知肚明。淡淡地笑过,许久,静说,我是不是错了。 没有风浪地爱着对方...... 静还是对着时光冷漠地笑,笑得自然。 我决定离开,静说。 她走了,走得很绝情,走得很干脆,似乎没有一丝忧郁和不舍。但有人知道,她的眼里多了一丝深邃,也许是忧郁的绝笔。 我在笑,笑世间的惨淡。的确,这是她的性格。来了,悄悄地来,走了,没有带走一片落叶......欲哭无泪......雨还是在静静地落,没有一丝声响,像那个女孩,默默地生长在灿烂的雨季,努力地掩住浑身的光芒。真的吗,为了不再影响他,那个在她心中有着圣洁地位的男孩,就一定要离开,离开一切一切爱她的人?我不只一次地问她,语气近乎乞求。她还是笑,笑得那样淡然,如同被雨洗过的草,明净而淡然。只是,我能看到,她的笑容中多了一丝无奈......我想我会原谅她,走吧,像蝴蝶一样地飞走,静静地消失在夜空中,散落樱花的夜空中。至少那样,会让蝴蝶的离去异彩纷呈,亦真亦幻吧。 静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我只能说像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枯叶蝶。她没有燕尾蝶的妖艳,也不像普通蝴蝶那样天真,她,有的只是淡淡的忧郁。而现在,我只能默默地送走她,这只折翅的蝴蝶。 谢谢,枯叶蝶......飞吧,飞出雨季。

阳光总在风雨后

阳光总在风雨后

我记得我听过一首歌叫《真心英雄》,其中有一句是这样唱的“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这首歌唱的多好啊,在人生的漫漫旅途中,没有哪个人是一帆风顺的,每个人都要经受许多的挫折,最后苦尽甘来,一定会品尝到成功以后甜美的果实,我就有一次这样的经历。

那是我上二年级的时候,我跟着学校里的一名退休的语文教师学习书法,并且我在那个书法班里写得是最好的。于是,老师让我去保定市青少年宫参加书法比赛,参赛的内容是书写:“保定市青少年宫”,这七个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宫”字,我怎么也写不好,旁边的同学便笑话我说:“真是太笨了,连个“宫”字都写不好,还有资格参加比赛,真可笑,你干脆把名额让给我吧,我肯定能拿第一”,随后传来的是一阵嘲笑声。我听后生气极了,也对这次比赛失去了信心。放学回到家,我把书包往床上使劲一扔, 坐在床上默默掉眼泪……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这时从客厅那边传了来歌声,“我真的比别人苯吗?哪个人会很轻易地做好每件事情呢?我一定要好好练习,取得好成绩,让老师和同学们看看我到底行不行”,想到这些,我立刻找回了以往信心,连饭也顾不上吃了,坐在桌旁认真地写了起来。可是, 写了很多遍,还是不满意。于是,我便用薄纸临摹起老师写的“宫”字,一连写了五大篇,手都被磨疼了,可一在纸上单独写就不行了,我便有点儿灰心了。但又一想:阳光总在风雨后,只要有恒心, 就一定能成功。再者说,失败又算得了什么,大不了接着再来。我相信勇气能战胜一切困难。这时,一股力量涌遍了我的全身,这种力量又促使我继续练习下去。我这次不再像刚才那样, 一味的描,一味的写,而是先认真的琢磨字的结构和写好字的技巧,整个下午我都在反复的练习写“宫”字,再也没有想过放弃,因为我坚信着一句话: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在我的努力下,我终于写出了自己满意的字,我高兴极了。当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我不禁地唱起《真心英雄》这首歌。

更可喜的是:在那次书法大赛中我获的了二等奖。

同学们!努力吧,阳光总在风雨后,成功一定会属于坚持不懈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