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最重要的500字作文(共七篇)

渴望自由“小小年背着大书包,做不完的作业,听不完的唠叨,我们要有故事的生活!太烦!太烦!太烦!.......这首歌正写出了先代学生的渴望——自由!21世纪的学生分数是他们的追求,作业是他们最不求,好成绩是他们梦寐以求,自由是他们最渴求。也许好的成绩可以代表这个人的iq很高,但是他们去失去了童年最宝贵的自由。是的,自由很重要。我们很多人听过学生因为学习学傻了的,但却没有听过玩傻了的。是的,家长们应该给我们多一点的自由,给我们多一点的空间,让我们像一只小小鸟一样自由的!现在的学生。不,是孩子,最需要得到自由的人,被囚禁了。我们整天被关在学堂里,家里。我们从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有什么。我们成天面对的是一个叫“学习”的教官。这个教官很严厉,从来不让我们出去玩,不让我们呼吸新鲜空气,也不让我们做我们喜欢做的事。他叫我们将美好的童年时光用来做一件事—读书呀读书!我们似乎就是台日昼不分24小时工作的机器,有时也会梦到我在学堂那张冰冷的桌子上睡着,然后被“学习”这个教官臭骂了一顿。连我们那点仅有的可怜的自由的时间,也像是可怜我们的人送给我们的两个面包,还不够我们吃饱了,就没有了。想要,那也要幻想有人大发慈悲。我们的行动不仅受到了限制,我们的思想更受到了严重的阻碍。我们不渴望什么,我们只渴望自由,属于我们自己的自由。曾经我们发表了无数有关重获自由的文字,可那文字背后的心情又有谁能体会,那被锁在笼子里的鸟渴望回归自然的心情谁能体会得了?如今,我们仍没得到这个近乎上帝的东西。我们总是安慰自己,对自己说:“快了,快了,我们就快要用自己的双手解开这个枷锁了?”可心里总有俏皮的心情急着要问:“何时我们才能获得自由?”我喜欢蓝色,因为蓝色是天空的颜色,小鸟喜欢蓝天因为来蓝天是象征自由的颜色,我喜欢蓝色,因为我渴望自由,就像小鸟渴望蓝天的自由!“小小年背着大书包,做不完的作业,我们要过快乐的童年,我们要自己的生活!小小年背着大书包.......”'

100分最重要吗

100分最重要吗 广东省珠海景园小学六(1)班陈韵姿 看到著名漫画家丁聪画的《成绩100》,真恨不得跟他道几百声谢,因为他用一幅漫画,帮我们说出了心里一直想说的话。这幅漫画画的是在一个夜晚,一位年纪与我们相仿的小学生在写作业。他一手紧握着书,一手夹着笔。瞧!它正皱着眉头思考书上的难题呢!在他书桌的正中央,摆着一本写得密密麻麻的作业本。左上角还摆着一本砖头般厚的字典。哎,整天都在写作业,难怪会带上一副这么厚的眼镜。嘿,真巧!他手上夹着的那支笔和鼻梁上的眼镜正好组成一个“100分”。再看看,这位学生的头发和手指甲都很长了,可能是没时间剪吧。看着这幅漫画,画上的场景似曾相识。对了,这不就是一位位学生的写照吗?你瞧,在一个个兴趣班的门前,家长们的车把路都堵住了,一位位孩子在家长的带领下不情愿地走进兴趣班里上课。顿时,兴趣班里有的传出宏亮的读书声;有的穿出悠悠的琴声;有的传出老师的讲课声。看看补习班,下课铃声一响,学生们便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手里还抱着一叠试卷,那都是拿回家做的。而不用上兴趣班和补习班的学生,在家也不见得好到哪儿去。你瞧,一位学生做完了功课,正准备打开电视机一饱眼福,却被爸爸妈妈拉去做早已准备好的练习题。周末本应是我们休息、玩耍的时间,为什么家长们却把这美好的时光安排地像上学一样呢?家长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所以才让孩子们终日遨游在知识的海洋里,不让孩子们透气,使得他们都快窒息了。就是为了好成绩,许多人小小年纪就戴上了眼镜。我真想问一问,好成绩真的比健康和快乐的重要吗?好成绩真的要用我们的健康和快乐换来吗?好成绩是每一位学生和家长都梦寐以求的,但是,只有用学生们的健康和快乐才能换来,才能得到吗?相信每一位家长都希望孩子有一个快乐的童年,他们只是让孩子们的好成绩迷惑了,才会让孩子们不停地学习。我希望所有的家长都能赶紧醒悟过来,多给我们一些玩耍的时间,让我们做一个快乐的孩子,拥有我们美好的童年;让我们做一只自由的小鸟,朝着自己向往的未来展翅飞翔!

指导教师:陈勤

自由

有人问我:“你想要什么?”沉思良久,没有回答。

或者想要的太多,就不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或者什么都不想要,可以成为无欲则刚的仙人。但是可能吗?

经过了七千多个日夜的锤炼后,我明白了,我的心到底渴望的是什么——自由,纯粹,性灵!

我的灵魂,太自由,太自由。

曾经老是梦想有一对翅膀,飞翔在蓝空,飞翔在海的世界,飞翔在鸟语花香的田野间。但是现在想来,那太幼稚,童话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现实里?一觉醒来,依旧停留在原地。

很喜欢一个人散步,很喜欢一个人逛街,很喜欢一个人旅行。虽然孤单,但是很享受独处的妙处。偶尔在路边,气氛不错的咖啡馆里小坐,点一杯牛奶与一份提拉米苏小啜,感受无人管辖的自由自在。灵感来时,随手写首小诗,勾勒一个小说的影子,好像漫步在玫瑰园中赏闻最香纯的花露。

我喜欢一切纯粹的东西,像水晶一般透明的人或事。但是,也许生活本身就已经受污,很难遇到那么纯的“神话”了。我不知道,在别人眼中我是“纯”还是个“杂”人。即使我用我所有的真心去对待他人,说我内心最真实的话语,别人会不会觉得我很虚伪抑或是冠冕堂皇的空话?即使我能猜心,但也猜不透这个答案。我想,我也没有办法向他们解释,那就算了,一切随缘吧。

一个性灵的人,也许就不会被这些俗事所困搅,绊住他前进的步伐。不在乎的才是最潇洒的也是最幸福的,太在乎的就是最痛苦的也是最凄凉的。不在乎那些流言飞语,不在乎社会名利,不在乎任何的牺牲,只要能够“执子之手,与子携老”就是今生最大的愿望;在乎别人的在乎,在乎别人的异样眼光,在乎俗名俗利,在乎可恨的传统道德,到头来只剩一个孤单凄凉的身影在青灯古佛边徘徊。输了她,赢了全世界又如何?

如果真的有灵魂之说,那么,我的灵魂一定是自由飞翔的。 不受任何拘束翱翔在天空中之上,成为灵动的天使!如果真有转世轮回之说,我一定会转生为一个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人!

自由

自由!奄奄一息的自由!

光明森林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这里四季如春,既没有夏天那样毒辣的太阳和倾盆的淫雨,也没有冬天那样冰冷刺骨的飞雪和肃杀的寒风——自光明森林从阳光中光荣地诞生以来,还从未出现过这样恶劣的天气呢。这里的气候倒是十分稳定的。亲吻早晨的必是阳光;下午会下一场小强度的雨;调和整日旋律的是“吹面不寒杨柳”的春风。

这里有一条欢腾的小溪。每天,当所有的小动物都沉浸于美丽的梦乡、嘴角上还挂着甜蜜的微笑时,这条不知疲倦的小溪便沿着那条它走过了无数次的水道,唱着《密西西比河》(可怜的小东西,直到今天它还以为自己就是那条密西西比河呢),开始了它一整天的工作。小溪沿着那条古老的、漫长的水道奔腾,宛若一场马拉松赛跑。在这漫长的奔跑中,小溪毫不吝啬地把那富含营养的、清甜的水无偿地奉送给那些体质虚弱、急需补充各种营养素的小动物和身体正在发育的小树小草。小溪的工作是非常重的。它要负责起整个光明森林的灌溉任务——要知道,光明森林方圆可有数百公里呢!可令人惊奇的是,小溪在这长达数百公里的漫漫长路上一路跑下来之后,它的溪水仍是如此充盈,如此甘甜。这完全得归功于小溪的母亲——布莱特(bright)泉源源不断地供应和数百年如一日的辛勤劳动。天啊,布莱特泉里的水资源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由于这里过分良好的生存条件,这里孕育出了很多优秀的物种(当然,它们对环境条件的要求是极其苛刻的),世界上的许多珍贵的物种也得以生存。数百万年的进化历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光明森林的独特树种——格雷特(great)树。这种树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它们不像生长在这个星球上的其他树种那样,为了争夺生存所需的阳光而展开你死我活的竞争,事实上它们处处为其他生命着想:格雷特树叶的透明度相当的高,为的是不阻挡那些生长缓慢的植物的阳光。格雷特树与其他树种唯一的共同点是,它们长得很高大——不过这样做的唯一目的也只不过是为了尽量不与其他物种竞争,以及弥补自己吸收的阳光不足的办法罢了。正义,在这些没有思维的树木身上体现了。

这里的一切都有悖于科学常理。

在自由森林的中心区域,有一条大峡谷,名叫大象谷。在这个峡谷里面,生存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小象。与光明森林其他奇异的动植物一样,这群小象与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其他区域的象族有很大的差别:他们的肌肤不是粗糙的灰蓝色,而是鲜嫩的粉色——这大概是因为他们长期食用一种大象谷所特有的一种不知名的粉色果实以及此处没有可恶的寄生虫的缘故吧。事实上,他们的祖先与生存在其他地区的象族亲戚是一样的。

在大象谷的生活与其说只是一种天堂式的生活,不如说这里是梦。

大象谷四季都开满了各色各样的奇异花朵,结着各种各样好吃的果实。峡谷的东边尽头处有一个巨大的湖泊,叫做艾利芬特(elephant)湖,这可是洗澡的好去处啊;峡谷的西边尽头是一片开阔的芳草地,是与小伙伴们一同玩耍的乐园。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压迫。几百年来,没有什么家伙规定小象们走路时是先迈左脚还是先买右脚,每一头小象都按照自己所喜爱的方式锻炼他们自己。他们是世界上最富有活力的生命:他们天真可爱、他们活泼好动、他们善良友爱、他们单纯美好,他们还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想像力。

如果历史允许,那么没有什么东西愿意去改变光明森林,正如没有什么想要与光明远离一样……

转眼间,数千年又过去了。光明森林里的事物还保持着几千年前的纯净。但在其他大陆上,象族的文明已经建立起来了!在文明大扩张的时代,光明森林的秘密终究是藏不住的。

有一天,隐藏在这个星球深处的光明森林被联合象国的科考队给以外地发现了。当穿着皮靴的灰蓝色的科考队员的脚使劲地踏上这块土地时,他们即刻便被他们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科考队队长兴奋地抓起电话筒给联合象国的科学考察部打电话:

“头儿,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绝对想不到我看到了什么!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噢,天呐!难道是我在做梦吗?”

“冷静!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显然电话那头已经被这种狂热的情绪给感染了。

“不可思议的、叶片透明的大树。各色奇异的花草,许多从未见过的花朵。——嘿!看呐,那是什么?我的上帝啊。一群从未被发现过的有着漂亮的粉色皮肤的小象,这一定是一个新的自由!奄奄一息的自由!

光明森林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这里四季如春,既没有夏天那样毒辣的太阳和倾盆的淫雨,也没有冬天那样冰冷刺骨的飞雪和肃杀的寒风——自光明森林从阳光中光荣地诞生以来,还从未出现过这样恶劣的天气呢。这里的气候倒是十分稳定的。亲吻早晨的必是阳光;下午会下一场小强度的雨;调和整日旋律的是“吹面不寒杨柳”的春风。

这里有一条欢腾的小溪。每天,当所有的小动物都沉浸于美丽的梦乡、嘴角上还挂着甜蜜的微笑时,这条不知疲倦的小溪便沿着那条它走过了无数次的水道,唱着《密西西比河》(可怜的小东西,直到今天它还以为自己就是那条密西西比河呢),开始了它一整天的工作。小溪沿着那条古老的、漫长的水道奔腾,宛若一场马拉松赛跑。在这漫长的奔跑中,小溪毫不吝啬地把那富含营养的、清甜的水无偿地奉送给那些体质虚弱、急需补充各种营养素的小动物和身体正在发育的小树小草。小溪的工作是非常重的。它要负责起整个光明森林的灌溉任务——要知道,光明森林方圆可有数百公里呢!可令人惊奇的是,小溪在这长达数百公里的漫漫长路上一路跑下来之后,它的溪水仍是如此充盈,如此甘甜。这完全得归功于小溪的母亲——布莱特(bright)泉源源不断地供应和数百年如一日的辛勤劳动。天啊,布莱特泉里的水资源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由于这里过分良好的生存条件,这里孕育出了很多优秀的物种(当然,它们对环境条件的要求是极其苛刻的),世界上的许多珍贵的物种也得以生存。数百万年的进化历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光明森林的独特树种——格雷特(great)树。这种树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它们不像生长在这个星球上的其他树种那样,为了争夺生存所需的阳光而展开你死我活的竞争,事实上它们处处为其他生命着想:格雷特树叶的透明度相当的高,为的是不阻挡那些生长缓慢的植物的阳光。格雷特树与其他树种唯一的共同点是,它们长得很高大——不过这样做的唯一目的也只不过是为了尽量不与其他物种竞争,以及弥补自己吸收的阳光不足的办法罢了。正义,在这些没有思维的树木身上体现了。

这里的一切都有悖于科学常理。

在自由森林的中心区域,有一条大峡谷,名叫大象谷。在这个峡谷里面,生存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小象。与光明森林其他奇异的动植物一样,这群小象与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其他区域的象族有很大的差别:他们的肌肤不是粗糙的灰蓝色,而是鲜嫩的粉色——这大概是因为他们长期食用一种大象谷所特有的一种不知名的粉色果实以及此处没有可恶的寄生虫的缘故吧。事实上,他们的祖先与生存在其他地区的象族亲戚是一样的。

在大象谷的生活与其说只是一种天堂式的生活,不如说这里是梦。

大象谷四季都开满了各色各样的奇异花朵,结着各种各样好吃的果实。峡谷的东边尽头处有一个巨大的湖泊,叫做艾利芬特(elephant)湖,这可是洗澡的好去处啊;峡谷的西边尽头是一片开阔的芳草地,是与小伙伴们一同玩耍的乐园。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压迫。几百年来,没有什么家伙规定小象们走路时是先迈左脚还是先买右脚,每一头小象都按照自己所喜爱的方式锻炼他们自己。他们是世界上最富有活力的生命:他们天真可爱、他们活泼好动、他们善良友爱、他们单纯美好,他们还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想像力。

如果历史允许,那么没有什么东西愿意去改变光明森林,正如没有什么想要与光明远离一样……

转眼间,数千年又过去了。光明森林里的事物还保持着几千年前的纯净。但在其他大陆上,象族的文明已经建立起来了!在文明大扩张的时代,光明森林的秘密终究是藏不住的。

有一天,隐藏在这个星球深处的光明森林被联合象国的科考队给以外地发现了。当穿着皮靴的灰蓝色的科考队员的脚使劲地踏上这块土地时,他们即刻便被他们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科考队队长兴奋地抓起电话筒给联合象国的科学考察部打电话:

“头儿,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绝对想不到我看到了什么!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噢,天呐!难道是我在做梦吗?”

“冷静!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显然电话那头已经被这种狂热的情绪给感染了。

“不可思议的、叶片透明的大树。各色奇异的花草,许多从未见过的花朵。——嘿!看呐,那是什么?我的上帝啊。一群从未被发现过的有着漂亮的粉色皮肤的小象,这一定是一个新的自由!奄奄一息的自由!

光明森林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这里四季如春,既没有夏天那样毒辣的太阳和倾盆的淫雨,也没有冬天那样冰冷刺骨的飞雪和肃杀的寒风——自光明森林从阳光中光荣地诞生以来,还从未出现过这样恶劣的天气呢。这里的气候倒是十分稳定的。亲吻早晨的必是阳光;下午会下一场小强度的雨;调和整日旋律的是“吹面不寒杨柳”的春风。

这里有一条欢腾的小溪。每天,当所有的小动物都沉浸于美丽的梦乡、嘴角上还挂着甜蜜的微笑时,这条不知疲倦的小溪便沿着那条它走过了无数次的水道,唱着《密西西比河》(可怜的小东西,直到今天它还以为自己就是那条密西西比河呢),开始了它一整天的工作。小溪沿着那条古老的、漫长的水道奔腾,宛若一场马拉松赛跑。在这漫长的奔跑中,小溪毫不吝啬地把那富含营养的、清甜的水无偿地奉送给那些体质虚弱、急需补充各种营养素的小动物和身体正在发育的小树小草。小溪的工作是非常重的。它要负责起整个光明森林的灌溉任务——要知道,光明森林方圆可有数百公里呢!可令人惊奇的是,小溪在这长达数百公里的漫漫长路上一路跑下来之后,它的溪水仍是如此充盈,如此甘甜。这完全得归功于小溪的母亲——布莱特(bright)泉源源不断地供应和数百年如一日的辛勤劳动。天啊,布莱特泉里的水资源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由于这里过分良好的生存条件,这里孕育出了很多优秀的物种(当然,它们对环境条件的要求是极其苛刻的),世界上的许多珍贵的物种也得以生存。数百万年的进化历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光明森林的独特树种——格雷特(great)树。这种树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它们不像生长在这个星球上的其他树种那样,为了争夺生存所需的阳光而展开你死我活的竞争,事实上它们处处为其他生命着想:格雷特树叶的透明度相当的高,为的是不阻挡那些生长缓慢的植物的阳光。格雷特树与其他树种唯一的共同点是,它们长得很高大——不过这样做的唯一目的也只不过是为了尽量不与其他物种竞争,以及弥补自己吸收的阳光不足的办法罢了。正义,在这些没有思维的树木身上体现了。

这里的一切都有悖于科学常理。

在自由森林的中心区域,有一条大峡谷,名叫大象谷。在这个峡谷里面,生存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小象。与光明森林其他奇异的动植物一样,这群小象与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其他区域的象族有很大的差别:他们的肌肤不是粗糙的灰蓝色,而是鲜嫩的粉色——这大概是因为他们长期食用一种大象谷所特有的一种不知名的粉色果实以及此处没有可恶的寄生虫的缘故吧。事实上,他们的祖先与生存在其他地区的象族亲戚是一样的。

在大象谷的生活与其说只是一种天堂式的生活,不如说这里是梦。

大象谷四季都开满了各色各样的奇异花朵,结着各种各样好吃的果实。峡谷的东边尽头处有一个巨大的湖泊,叫做艾利芬特(elephant)湖,这可是洗澡的好去处啊;峡谷的西边尽头是一片开阔的芳草地,是与小伙伴们一同玩耍的乐园。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压迫。几百年来,没有什么家伙规定小象们走路时是先迈左脚还是先买右脚,每一头小象都按照自己所喜爱的方式锻炼他们自己。他们是世界上最富有活力的生命:他们天真可爱、他们活泼好动、他们善良友爱、他们单纯美好,他们还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想像力。

如果历史允许,那么没有什么东西愿意去改变光明森林,正如没有什么想要与光明远离一样……

转眼间,数千年又过去了。光明森林里的事物还保持着几千年前的纯净。但在其他大陆上,象族的文明已经建立起来了!在文明大扩张的时代,光明森林的秘密终究是藏不住的。

有一天,隐藏在这个星球深处的光明森林被联合象国的科考队给以外地发现了。当穿着皮靴的灰蓝色的科考队员的脚使劲地踏上这块土地时,他们即刻便被他们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科考队队长兴奋地抓起电话筒给联合象国的科学考察部打电话:

“头儿,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绝对想不到我看到了什么!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噢,天呐!难道是我在做梦吗?”

“冷静!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显然电话那头已经被这种狂热的情绪给感染了。

“不可思议的、叶片透明的大树。各色奇异的花草,许多从未见过的花朵。——嘿!看呐,那是什么?我的上帝啊。一群从未被发现过的有着漂亮的粉色皮肤的小象,这一定是一个新的自由!奄奄一息的自由!

光明森林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这里四季如春,既没有夏天那样毒辣的太阳和倾盆的淫雨,也没有冬天那样冰冷刺骨的飞雪和肃杀的寒风——自光明森林从阳光中光荣地诞生以来,还从未出现过这样恶劣的天气呢。这里的气候倒是十分稳定的。亲吻早晨的必是阳光;下午会下一场小强度的雨;调和整日旋律的是“吹面不寒杨柳”的春风。

这里有一条欢腾的小溪。每天,当所有的小动物都沉浸于美丽的梦乡、嘴角上还挂着甜蜜的微笑时,这条不知疲倦的小溪便沿着那条它走过了无数次的水道,唱着《密西西比河》(可怜的小东西,直到今天它还以为自己就是那条密西西比河呢),开始了它一整天的工作。小溪沿着那条古老的、漫长的水道奔腾,宛若一场马拉松赛跑。在这漫长的奔跑中,小溪毫不吝啬地把那富含营养的、清甜的水无偿地奉送给那些体质虚弱、急需补充各种营养素的小动物和身体正在发育的小树小草。小溪的工作是非常重的。它要负责起整个光明森林的灌溉任务——要知道,光明森林方圆可有数百公里呢!可令人惊奇的是,小溪在这长达数百公里的漫漫长路上一路跑下来之后,它的溪水仍是如此充盈,如此甘甜。这完全得归功于小溪的母亲——布莱特(bright)泉源源不断地供应和数百年如一日的辛勤劳动。天啊,布莱特泉里的水资源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由于这里过分良好的生存条件,这里孕育出了很多优秀的物种(当然,它们对环境条件的要求是极其苛刻的),世界上的许多珍贵的物种也得以生存。数百万年的进化历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光明森林的独特树种——格雷特(great)树。这种树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它们不像生长在这个星球上的其他树种那样,为了争夺生存所需的阳光而展开你死我活的竞争,事实上它们处处为其他生命着想:格雷特树叶的透明度相当的高,为的是不阻挡那些生长缓慢的植物的阳光。格雷特树与其他树种唯一的共同点是,它们长得很高大——不过这样做的唯一目的也只不过是为了尽量不与其他物种竞争,以及弥补自己吸收的阳光不足的办法罢了。正义,在这些没有思维的树木身上体现了。

这里的一切都有悖于科学常理。

在自由森林的中心区域,有一条大峡谷,名叫大象谷。在这个峡谷里面,生存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小象。与光明森林其他奇异的动植物一样,这群小象与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其他区域的象族有很大的差别:他们的肌肤不是粗糙的灰蓝色,而是鲜嫩的粉色——这大概是因为他们长期食用一种大象谷所特有的一种不知名的粉色果实以及此处没有可恶的寄生虫的缘故吧。事实上,他们的祖先与生存在其他地区的象族亲戚是一样的。

在大象谷的生活与其说只是一种天堂式的生活,不如说这里是梦。

大象谷四季都开满了各色各样的奇异花朵,结着各种各样好吃的果实。峡谷的东边尽头处有一个巨大的湖泊,叫做艾利芬特(elephant)湖,这可是洗澡的好去处啊;峡谷的西边尽头是一片开阔的芳草地,是与小伙伴们一同玩耍的乐园。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压迫。几百年来,没有什么家伙规定小象们走路时是先迈左脚还是先买右脚,每一头小象都按照自己所喜爱的方式锻炼他们自己。他们是世界上最富有活力的生命:他们天真可爱、他们活泼好动、他们善良友爱、他们单纯美好,他们还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想像力。

如果历史允许,那么没有什么东西愿意去改变光明森林,正如没有什么想要与光明远离一样……

转眼间,数千年又过去了。光明森林里的事物还保持着几千年前的纯净。但在其他大陆上,象族的文明已经建立起来了!在文明大扩张的时代,光明森林的秘密终究是藏不住的。

有一天,隐藏在这个星球深处的光明森林被联合象国的科考队给以外地发现了。当穿着皮靴的灰蓝色的科考队员的脚使劲地踏上这块土地时,他们即刻便被他们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科考队队长兴奋地抓起电话筒给联合象国的科学考察部打电话:

“头儿,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绝对想不到我看到了什么!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噢,天呐!难道是我在做梦吗?”

“冷静!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显然电话那头已经被这种狂热的情绪给感染了。

“不可思议的、叶片透明的大树。各色奇异的花草,许多从未见过的花朵。——嘿!看呐,那是什么?我的上帝啊。一群从未被发现过的有着漂亮的粉色皮肤的小象,这一定是一个新的自由!奄奄一息的自由!

光明森林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这里四季如春,既没有夏天那样毒辣的太阳和倾盆的淫雨,也没有冬天那样冰冷刺骨的飞雪和肃杀的寒风——自光明森林从阳光中光荣地诞生以来,还从未出现过这样恶劣的天气呢。这里的气候倒是十分稳定的。亲吻早晨的必是阳光;下午会下一场小强度的雨;调和整日旋律的是“吹面不寒杨柳”的春风。

这里有一条欢腾的小溪。每天,当所有的小动物都沉浸于美丽的梦乡、嘴角上还挂着甜蜜的微笑时,这条不知疲倦的小溪便沿着那条它走过了无数次的水道,唱着《密西西比河》(可怜的小东西,直到今天它还以为自己就是那条密西西比河呢),开始了它一整天的工作。小溪沿着那条古老的、漫长的水道奔腾,宛若一场马拉松赛跑。在这漫长的奔跑中,小溪毫不吝啬地把那富含营养的、清甜的水无偿地奉送给那些体质虚弱、急需补充各种营养素的小动物和身体正在发育的小树小草。小溪的工作是非常重的。它要负责起整个光明森林的灌溉任务——要知道,光明森林方圆可有数百公里呢!可令人惊奇的是,小溪在这长达数百公里的漫漫长路上一路跑下来之后,它的溪水仍是如此充盈,如此甘甜。这完全得归功于小溪的母亲——布莱特(bright)泉源源不断地供应和数百年如一日的辛勤劳动。天啊,布莱特泉里的水资源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由于这里过分良好的生存条件,这里孕育出了很多优秀的物种(当然,它们对环境条件的要求是极其苛刻的),世界上的许多珍贵的物种也得以生存。数百万年的进化历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光明森林的独特树种——格雷特(great)树。这种树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它们不像生长在这个星球上的其他树种那样,为了争夺生存所需的阳光而展开你死我活的竞争,事实上它们处处为其他生命着想:格雷特树叶的透明度相当的高,为的是不阻挡那些生长缓慢的植物的阳光。格雷特树与其他树种唯一的共同点是,它们长得很高大——不过这样做的唯一目的也只不过是为了尽量不与其他物种竞争,以及弥补自己吸收的阳光不足的办法罢了。正义,在这些没有思维的树木身上体现了。

这里的一切都有悖于科学常理。

在自由森林的中心区域,有一条大峡谷,名叫大象谷。在这个峡谷里面,生存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小象。与光明森林其他奇异的动植物一样,这群小象与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其他区域的象族有很大的差别:他们的肌肤不是粗糙的灰蓝色,而是鲜嫩的粉色——这大概是因为他们长期食用一种大象谷所特有的一种不知名的粉色果实以及此处没有可恶的寄生虫的缘故吧。事实上,他们的祖先与生存在其他地区的象族亲戚是一样的。

在大象谷的生活与其说只是一种天堂式的生活,不如说这里是梦。

大象谷四季都开满了各色各样的奇异花朵,结着各种各样好吃的果实。峡谷的东边尽头处有一个巨大的湖泊,叫做艾利芬特(elephant)湖,这可是洗澡的好去处啊;峡谷的西边尽头是一片开阔的芳草地,是与小伙伴们一同玩耍的乐园。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压迫。几百年来,没有什么家伙规定小象们走路时是先迈左脚还是先买右脚,每一头小象都按照自己所喜爱的方式锻炼他们自己。他们是世界上最富有活力的生命:他们天真可爱、他们活泼好动、他们善良友爱、他们单纯美好,他们还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想像力。

如果历史允许,那么没有什么东西愿意去改变光明森林,正如没有什么想要与光明远离一样……

转眼间,数千年又过去了。光明森林里的事物还保持着几千年前的纯净。但在其他大陆上,象族的文明已经建立起来了!在文明大扩张的时代,光明森林的秘密终究是藏不住的。

有一天,隐藏在这个星球深处的光明森林被联合象国的科考队给以外地发现了。当穿着皮靴的灰蓝色的科考队员的脚使劲地踏上这块土地时,他们即刻便被他们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科考队队长兴奋地抓起电话筒给联合象国的科学考察部打电话:

“头儿,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绝对想不到我看到了什么!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噢,天呐!难道是我在做梦吗?”

“冷静!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显然电话那头已经被这种狂热的情绪给感染了。

“不可思议的、叶片透明的大树。各色奇异的花草,许多从未见过的花朵。——嘿!看呐,那是什么?我的上帝啊。一群从未被发现过的有着漂亮的粉色皮肤的小象,这一定是一个新的自由!奄奄一息的自由!

光明森林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这里四季如春,既没有夏天那样毒辣的太阳和倾盆的淫雨,也没有冬天那样冰冷刺骨的飞雪和肃杀的寒风——自光明森林从阳光中光荣地诞生以来,还从未出现过这样恶劣的天气呢。这里的气候倒是十分稳定的。亲吻早晨的必是阳光;下午会下一场小强度的雨;调和整日旋律的是“吹面不寒杨柳”的春风。

这里有一条欢腾的小溪。每天,当所有的小动物都沉浸于美丽的梦乡、嘴角上还挂着甜蜜的微笑时,这条不知疲倦的小溪便沿着那条它走过了无数次的水道,唱着《密西西比河》(可怜的小东西,直到今天它还以为自己就是那条密西西比河呢),开始了它一整天的工作。小溪沿着那条古老的、漫长的水道奔腾,宛若一场马拉松赛跑。在这漫长的奔跑中,小溪毫不吝啬地把那富含营养的、清甜的水无偿地奉送给那些体质虚弱、急需补充各种营养素的小动物和身体正在发育的小树小草。小溪的工作是非常重的。它要负责起整个光明森林的灌溉任务——要知道,光明森林方圆可有数百公里呢!可令人惊奇的是,小溪在这长达数百公里的漫漫长路上一路跑下来之后,它的溪水仍是如此充盈,如此甘甜。这完全得归功于小溪的母亲——布莱特(bright)泉源源不断地供应和数百年如一日的辛勤劳动。天啊,布莱特泉里的水资源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由于这里过分良好的生存条件,这里孕育出了很多优秀的物种(当然,它们对环境条件的要求是极其苛刻的),世界上的许多珍贵的物种也得以生存。数百万年的进化历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光明森林的独特树种——格雷特(great)树。这种树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它们不像生长在这个星球上的其他树种那样,为了争夺生存所需的阳光而展开你死我活的竞争,事实上它们处处为其他生命着想:格雷特树叶的透明度相当的高,为的是不阻挡那些生长缓慢的植物的阳光。格雷特树与其他树种唯一的共同点是,它们长得很高大——不过这样做的唯一目的也只不过是为了尽量不与其他物种竞争,以及弥补自己吸收的阳光不足的办法罢了。正义,在这些没有思维的树木身上体现了。

这里的一切都有悖于科学常理。

在自由森林的中心区域,有一条大峡谷,名叫大象谷。在这个峡谷里面,生存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小象。与光明森林其他奇异的动植物一样,这群小象与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其他区域的象族有很大的差别:他们的肌肤不是粗糙的灰蓝色,而是鲜嫩的粉色——这大概是因为他们长期食用一种大象谷所特有的一种不知名的粉色果实以及此处没有可恶的寄生虫的缘故吧。事实上,他们的祖先与生存在其他地区的象族亲戚是一样的。

在大象谷的生活与其说只是一种天堂式的生活,不如说这里是梦。

大象谷四季都开满了各色各样的奇异花朵,结着各种各样好吃的果实。峡谷的东边尽头处有一个巨大的湖泊,叫做艾利芬特(elephant)湖,这可是洗澡的好去处啊;峡谷的西边尽头是一片开阔的芳草地,是与小伙伴们一同玩耍的乐园。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压迫。几百年来,没有什么家伙规定小象们走路时是先迈左脚还是先买右脚,每一头小象都按照自己所喜爱的方式锻炼他们自己。他们是世界上最富有活力的生命:他们天真可爱、他们活泼好动、他们善良友爱、他们单纯美好,他们还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想像力。

如果历史允许,那么没有什么东西愿意去改变光明森林,正如没有什么想要与光明远离一样……

转眼间,数千年又过去了。光明森林里的事物还保持着几千年前的纯净。但在其他大陆上,象族的文明已经建立起来了!在文明大扩张的时代,光明森林的秘密终究是藏不住的。

有一天,隐藏在这个星球深处的光明森林被联合象国的科考队给以外地发现了。当穿着皮靴的灰蓝色的科考队员的脚使劲地踏上这块土地时,他们即刻便被他们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科考队队长兴奋地抓起电话筒给联合象国的科学考察部打电话:

“头儿,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绝对想不到我看到了什么!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噢,天呐!难道是我在做梦吗?”

“冷静!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显然电话那头已经被这种狂热的情绪给感染了。

“不可思议的、叶片透明的大树。各色奇异的花草,许多从未见过的花朵。——嘿!看呐,那是什么?我的上帝啊。一群从未被发现过的有着漂亮的粉色皮肤的小象,这一定是一个新的自由!奄奄一息的自由!

光明森林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这里四季如春,既没有夏天那样毒辣的太阳和倾盆的淫雨,也没有冬天那样冰冷刺骨的飞雪和肃杀的寒风——自光明森林从阳光中光荣地诞生以来,还从未出现过这样恶劣的天气呢。这里的气候倒是十分稳定的。亲吻早晨的必是阳光;下午会下一场小强度的雨;调和整日旋律的是“吹面不寒杨柳”的春风。

这里有一条欢腾的小溪。每天,当所有的小动物都沉浸于美丽的梦乡、嘴角上还挂着甜蜜的微笑时,这条不知疲倦的小溪便沿着那条它走过了无数次的水道,唱着《密西西比河》(可怜的小东西,直到今天它还以为自己就是那条密西西比河呢),开始了它一整天的工作。小溪沿着那条古老的、漫长的水道奔腾,宛若一场马拉松赛跑。在这漫长的奔跑中,小溪毫不吝啬地把那富含营养的、清甜的水无偿地奉送给那些体质虚弱、急需补充各种营养素的小动物和身体正在发育的小树小草。小溪的工作是非常重的。它要负责起整个光明森林的灌溉任务——要知道,光明森林方圆可有数百公里呢!可令人惊奇的是,小溪在这长达数百公里的漫漫长路上一路跑下来之后,它的溪水仍是如此充盈,如此甘甜。这完全得归功于小溪的母亲——布莱特(bright)泉源源不断地供应和数百年如一日的辛勤劳动。天啊,布莱特泉里的水资源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由于这里过分良好的生存条件,这里孕育出了很多优秀的物种(当然,它们对环境条件的要求是极其苛刻的),世界上的许多珍贵的物种也得以生存。数百万年的进化历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光明森林的独特树种——格雷特(great)树。这种树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它们不像生长在这个星球上的其他树种那样,为了争夺生存所需的阳光而展开你死我活的竞争,事实上它们处处为其他生命着想:格雷特树叶的透明度相当的高,为的是不阻挡那些生长缓慢的植物的阳光。格雷特树与其他树种唯一的共同点是,它们长得很高大——不过这样做的唯一目的也只不过是为了尽量不与其他物种竞争,以及弥补自己吸收的阳光不足的办法罢了。正义,在这些没有思维的树木身上体现了。

这里的一切都有悖于科学常理。

在自由森林的中心区域,有一条大峡谷,名叫大象谷。在这个峡谷里面,生存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小象。与光明森林其他奇异的动植物一样,这群小象与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其他区域的象族有很大的差别:他们的肌肤不是粗糙的灰蓝色,而是鲜嫩的粉色——这大概是因为他们长期食用一种大象谷所特有的一种不知名的粉色果实以及此处没有可恶的寄生虫的缘故吧。事实上,他们的祖先与生存在其他地区的象族亲戚是一样的。

在大象谷的生活与其说只是一种天堂式的生活,不如说这里是梦。

大象谷四季都开满了各色各样的奇异花朵,结着各种各样好吃的果实。峡谷的东边尽头处有一个巨大的湖泊,叫做艾利芬特(elephant)湖,这可是洗澡的好去处啊;峡谷的西边尽头是一片开阔的芳草地,是与小伙伴们一同玩耍的乐园。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压迫。几百年来,没有什么家伙规定小象们走路时是先迈左脚还是先买右脚,每一头小象都按照自己所喜爱的方式锻炼他们自己。他们是世界上最富有活力的生命:他们天真可爱、他们活泼好动、他们善良友爱、他们单纯美好,他们还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想像力。

如果历史允许,那么没有什么东西愿意去改变光明森林,正如没有什么想要与光明远离一样……

转眼间,数千年又过去了。光明森林里的事物还保持着几千年前的纯净。但在其他大陆上,象族的文明已经建立起来了!在文明大扩张的时代,光明森林的秘密终究是藏不住的。

有一天,隐藏在这个星球深处的光明森林被联合象国的科考队给以外地发现了。当穿着皮靴的灰蓝色的科考队员的脚使劲地踏上这块土地时,他们即刻便被他们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科考队队长兴奋地抓起电话筒给联合象国的科学考察部打电话:

“头儿,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绝对想不到我看到了什么!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噢,天呐!难道是我在做梦吗?”

“冷静!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显然电话那头已经被这种狂热的情绪给感染了。

“不可思议的、叶片透明的大树。各色奇异的花草,许多从未见过的花朵。——嘿!看呐,那是什么?我的上帝啊。一群从未被发现过的有着漂亮的粉色皮肤的小象,这一定是一个新的

100分最重要吗

看到著名漫画家丁聪画的《成绩100》,真恨不得跟他道几百声谢,因为他用一幅漫画,帮我们说出了心里一直想说的话。 这幅漫画画的是在一个夜晚,一位年纪与我们相仿的小学生在写作业。他一手紧握着书,一手夹着笔。瞧!它正皱着眉头思考书上的难题呢!在他书桌的正中央,摆着一本写得密密麻麻的作业本。左上角还摆着一本砖头般厚的字典。哎,整天都在写作业,难怪会带上一副这么厚的眼镜。嘿,真巧!他手上夹着的那支笔和鼻梁上的眼镜正好组成一个“100分”。再看看,这位学生的头发和手指甲都很长了,可能是没时间剪吧。 看着这幅漫画,画上的场景似曾相识。对了,这不就是一位位学生的写照吗?你瞧,在一个个兴趣班的门前,家长们的车把路都堵住了,一位位孩子在家长的带领下不情愿地走进兴趣班里上课。顿时,兴趣班里有的传出宏亮的读书声;有的穿出悠悠的琴声;有的传出老师的讲课声。看看补习班,下课铃声一响,学生们便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手里还抱着一叠试卷,那都是拿回家做的。而不用上兴趣班和补习班的学生,在家也不见得好到哪儿去。你瞧,一位学生做完了功课,正准备打开电视机一饱眼福,却被爸爸妈妈拉去做早已准备好的练习题。周末本应是我们休息、玩耍的时间,为什么家长们却把这美好的时光安排地像上学一样呢? 家长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所以才让孩子们终日遨游在知识的海洋里,不让孩子们透气,使得他们都快窒息了。就是为了好成绩,许多人小小年纪就戴上了眼镜。我真想问一问,好成绩真的比健康和快乐的重要吗?好成绩真的要用我们的健康和快乐换来吗?好成绩是每一位学生和家长都梦寐以求的,但是,只有用学生们的健康和快乐才能换来,才能得到吗? 相信每一位家长都希望孩子有一个快乐的童年,他们只是让孩子们的好成绩迷惑了,才会让孩子们不停地学习。我希望所有的家长都能赶紧醒悟过来,多给我们一些玩耍的时间,让我们做一个快乐的孩子,拥有我们美好的童年;让我们做一只自由的小鸟,朝着自己向往的未来展翅飞翔!

自由的渴望

奶奶家的丝瓜藤上,住着许多小萤火虫,金色的翅膀,小巧的身体,在夜色的衬托下,发出微弱的光芒。我拿了个瓶子,在口上打个洞,塞几片丝瓜叶,捉了一只放入。 刚捉来时,它很活跃,左冲右撞,发出“嗡嗡”的声响。可过不久,它就显得无精打采,不吃不喝的。 我很纳闷,怎么回事?这儿过得不舒服吗?也许是一只太孤单了吧,我又去抓了一只,给它凑个伴,又摘了朵小黄花,当做它们居室的点缀。 瓶子里的两只萤火虫开始啃起丝瓜叶,我满意地笑了。我把它们的家布置得那么舒适,它们应该感谢我。 可好景不长,它们整天靠在叶子上打盹,无所事事的样子,金色的翅膀再也没有张开过。奇怪,在这么舒适的地方,又有朋友作伴,有什么可难过的呢?也许它们是对冤家吧!可是……我没见它们打过架,可能是病了吧,真可怜。 我正准备回房,只见两只萤火虫摆摆触须,不知在商议什么。这时,它们同时飞上瓶盖,透过小洞,望着外面的世界。我仿佛看见萤火虫悲伤的神情,如果它会说话,,会说些什么? 我望了望小小的瓶子,又望了望广阔的天空。我打开了瓶盖,萤火虫飞走了,它们自由了! 是的,自由最重要。人类总爱圈养小猫、小狗、小鱼、小鸟……他们认为这是对它们好,供它们吃,供它们穿,外面多危险,有时还找不到食物。可他们有没有想过,即使最弱小的动物,它们也向往自由。 我为小小萤火虫“作诗”一首——生命诚可贵,食物价不菲,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友谊最重要(十)

暑假的打算 说起暑假的打算嘛....你们听,他(她)们已经在探讨暑假的打算了! 小美先开头说:“我在灵灵姐姐家呀,要先做一点作业,做好作业之后看一会儿书,然后画画,最后再玩儿,对了我还要照顾小弟弟!”依兰附和道:“是呀是呀,要做好作业再玩儿,这是我们的基本要求。但是,只要做一页作业就行了,还有,要是有事情,可以不做作业,对吧,小美?”小美和依兰是一起长大的,她说:“是呀是呀,依兰说话怎么能不听呢?” 飞飞有点懊恼地说:“我呀,要先把我的小妹妹安顿好,才能做作业,才能玩儿,不然,她老是缠着我,我爸爸妈妈呀,上班。哼!” xiah慢悠悠地说:“我要在三个星期内把作业全部完成,剩下的时间我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旅行!”幸好xiah是一个很有定心的小孩子,如果像飞飞一样,旅行计划全部泡汤了! 豆豆开心地说:“我要尽力把作业用最快的时间完成。小美姐姐,依兰姐姐,你们敢跟我比比吗?”小美和依兰很有信心地说:“行,我们敢!” 贝贝伤心地说:“可怜天下‘儿童心’,加上我爸爸妈妈的作业,我的作业会很多,妹妹也要我管,因为爸爸妈妈生意忙!啊,惨!” 弯弯高兴地说:“还好我去姐姐家住,我不懂的题问姐姐,姐姐不告诉我,我就哭,哭出好多好多眼泪,还跺脚,打滚,舅妈就会批评姐姐了!” 玉儿和月儿是亲姐妹。玉儿说:“妹妹,我们一天做三页作业,看谁先把作业做好。”月儿说:“好呀,我们再看一小时书,然后你练你的古筝,我练我的嗓音,练一个小时,你就玩电脑,我就看电视,再过一个小时,我们吃午饭,睡三小时午觉,睡醒后我玩电脑,你看电视,一个小时后,我们自由活动,但不能看电视玩电脑,一个小时,我们就出去玩。”玉儿又说:“就这样一直到旅行的那天。”“好!”她们拉起了钩钩。 “叮铃铃....”上课铃响了。请看下一回合(最后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