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跤比赛的作文300(共十篇)

有趣的世界大战

中午,老师告诉我们,说她下午要去听课,希望我们乖乖的在教室里看书,不要吵闹,我们嘴里都说:“好!”其实我们心里都巴不得老师快点走。

这边的“猴王”周春虎也不是吃白干饭的,到处惹事,打打这个女生,骂骂这个男生,气的班长都快爆炸了。就连我们这些无辜的老百姓也不放过,他的口号就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小荷那边的蔡林也不空闲,拿着他的厉害武器———板凳腿,对敌军谭志勇穷追不舍,追得谭志勇快要断了气了。这时的班委火山爆发了了,但喷出的“岩浆”并没有吓到这些“小罪犯”,依旧是我行我素。有时还负隅顽抗,让我们这些“死命挣钱”的小老百姓鸡犬不宁,无法安心“生活”。哎……。.实在受不了!小荷看,这边在举行摔跤比赛了,两人毫不示弱,难分胜负,让裁判也摸不着头脑。这两人是我们班的重量级人物,两人打得你死我活,我打你一拳,你踹我一脚,比国际摔跤比赛都正式,都拼命!

裕民

甘瑞杰

六年级四班

摔跤比赛

摔跤比赛

在一片茂密的森林里,那里住着各种各样的小动物。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森林动物摔跤大赛的日子。一大早,整个森林像过节一样热闹极了。小动物们早早来到比赛场,为参加比赛的动物加油助威。随着狮子大王的一声吼声,比赛开始了。第一局,出场的是大猩猩和鳄鱼。大猩猩灵巧地绕到鳄鱼的身后,不等鳄鱼转过头来,伸手抓住它的尾巴,使劲一抛,把鳄鱼摔出了场外。猩猩获胜了,它高兴地拍打着胸脯,不时地高举起双手。第二局开始了,大猩猩正得意着呢,这时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只见一头大象迈着平稳的步子来到场中央。大猩猩看着这个庞然大物,不知从何下手,先试着搬它的腿,没有搬动,又猛力地朝它的身体撞去,大象纹丝不动,自己却给反弹回来,身子跟散架一样。就在这时,大象用它那长长的鼻子把大猩猩卷住高高举了起来,大猩猩在空中不住地扭动着身子,可是,大象太有力气了,大猩猩始终没有办法挣脱出来,只说:我输了!我输了。大象又接连战胜了老虎、公牛、河马┄┄就在大伙认为大象是这次比赛的冠军时,一个很小的声音从一簇草丛中发出:我来试试。大家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小老鼠,随即发出一阵哄堂大笑。有的说:这个小老鼠太不自量力了。还有的说:它连小狗、小猫都打不过,还想跟大象比赛?真是个笑话。大象也说:小老鼠快回去吧,小心我把你踩成肉泥。小老鼠说: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你不是怕了吧?大象骄傲地说:我会怕你?哈!哈!我站着不动随你摔,看你能把我怎样?小老鼠顺着大象粗壮的腿爬上它的身子,接着钻进了大象的耳朵,在它的耳朵里又踢又拽。大象痒得不得了,用它的长鼻子也没办法把小老鼠弄出来,最后,痒得摔到在赛场上。大伙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大象不好意思红着脸说:小老鼠,我输了。小老鼠说:你才是真正的冠军,我不过是利用了你的骄傲,侥幸取胜,你是自己被自己打败的。狮子大王最后宣布比赛结果:┄┄你们说:谁应该是冠军呢?

摔跤比赛

今天,我吃过午饭,想到自己答应同学要去他们那儿玩。我放下饭碗就跑出家门到他们那儿去了。

我到了那儿,看见一位同学在玩抽砣螺。我看见他玩得非常高兴,竟然连我来到都没有感觉,就想给他一个惊吓。我悄悄走到他的背后,重重地在他的背上一拍,谁知道他吓了一大跳。他转过头来一看是我,他那六神无主的样子才算安定下来。他说:“你干嘛拍我,吓了我一大跳。”“我来找你玩!昨天不是说好的!这儿还有其他的人吗?找他们一起玩才有趣!”“当然有,我去找。”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果然,过了不多久,他带了三个人回来。我们商量了一会儿,决定去小金星幼儿园那边玩。

来到幼儿园,我们征得了看门的老大爷的同意,就走到里面去玩了。在里面,我们又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玩摔跤比赛好。于是,我们分了一下小组。我、何瑶和一个四年级的学生为一组;一个六年级学生和一个一年级学生为另外一组。比赛开始了。我们像战士一样冲向对方。我们组的一个四年级的学生去对付那个一年级的学生。我和何瑶挑战六年级的学生。那个一年级的学生的确非常厉害,但他毕竟小了一点,最终被四年级的学生打败了,成为我们的俘虏。我们和六年级的学生战成平手。那个四年级的学生赶来帮助我们。我们三个人一起打那个六年级的学生。俗话说得好“猛虎敌不过众猴”,他终于被我们打败了。

我们这一个小组一遍又一遍地欢呼。

这时,我看到时间不早,补课的时间快到了,只得向他们告别跑回家去了。结果,唉,又迟到了!看来,妈妈又要批评我了!没有办法,谁叫我野!

“摔跤”比赛

“55555555”我今天好倒霉哦!哎,你一定想不到,不信你看。

我上楼去,谁知,平常好好的,今天脚下打滑,没踩稳,从楼上滚下来。脚都给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有点像:小老鼠,上灯台,偷吃油,下不来。喵喵喵,猫来了,咕噜咕噜滚下来。(先声明,我不是老鼠,也不属鼠)

哼!我去好友刘钤家玩。运气真不好,到半路,下起了大雨。我急忙在人家屋檐下躲雨。一会儿,雨停了,我跑出来,走在路边倒了(因为这两天几乎天天下雨,路边都长出了青苔,特别滑)我衣服湿了,打上了泥水,满街人都在看着我哩,这下我出名了!雨又下起来了,我也饿了,我又饿又累,哭了起来。哭了一会儿,看见街上稀稀拉拉的有几个人,我成了落汤鸡。

我也不好意思再哭了,站起来,回家。我一到家,爸妈不分青红皂白就说了我一大通我打碎了牙往肚里咽,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

今天我真是太倒霉了,我还是乖乖呆在家里吧!

运动会之跳高比赛

这学期,我们学校举行了我梦寐以求的运动会,大家激烈地竞争着,互不相让。一项项体育运动,一个个努力争夺冠军的同学,他们在赢得金牌的背后,付出了多少汗水呀!让我给大家当当解说员吧!现在,让我们把镜头转向跳高现场。

在地下操场上,人们活动着,老师们准备着,没错,跳高比赛开始了!第一轮,是跳过高80厘米的竹竿。瞧,那位同学站在起跑处,满脸通红,双手紧紧握住,一看便知道她非常紧张。指挥员那红旗的手刚刚落下,她便像条件反射似的飞一般地冲了出去,双手奋力摆动着,头发飘起来,到了竹竿附近,她猛然停下,双脚高高的弹起,仿佛要挨着天花板,可因为另一只脚不小心绊着了竹竿,不仅没跳过,还摔了个“嘴啃泥”。只见她迅速爬起来,揉了揉摔疼的膝盖,咧了咧嘴,忍着疼一路小跑着回到起跑处,又开始了新的战斗。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又慢慢地吐出来,重复了好几次,还拍着胸口,好像是一名刚刚脱离生命危险的病人家属,惊魂未定。突然,她又严肃起来,眼睛紧紧地盯着指挥。指挥的手又放下,她还是涨红了脸,双手紧握,然后冲出去,一步都没落下,不过,她脸上笑盈盈的,挺有信心。可老天爷似乎就和她较上了劲儿,她起跳早了,又没跳过,只不过没有摔跤,完美落地。这下,她可没有那么自信了,脚像灌了铅一样,一步足有千斤重,挪都挪不动了,头深深地低着,还在自言自语,似乎是在给自己打气。可这毕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前两次的失败已经把她的信心磨得差不多了,打气也没有什么显著的效果。还是那几个动作,还是那个高度,可能老天爷看她可怜,就法外开恩,她一下子就跳过了!不过,落地时没站稳,一下子跌了下去。她顾不上疼痛,连忙叫了声象征胜利的一声:“yeah!”

她正沉浸在喜悦之中,可同学们地提醒把她拉回了现实:“喂,该你了!你还跳不跳第二轮呀?”这时,她做了一个昏倒状:本以为自己很了不起,竟忘了还有第二轮、第三轮、第四轮!

跳高比赛还在热烈进行中……

如果让水浒人物参加奥运会

昨天晚上偶然看到一电视频道正在播出《水浒传》,说的是黑旋风李逵在一酒店吃霸王餐,被店主教训了一番。那店主便是后来的梁山兄弟没面目焦挺,他好生了得,饶是李逵五大三粗、蛮横逞强,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接连两次摔倒在地,李逵不得不服气他“摔得好跤”。看到这里我忽然联想到结束不久的北京奥运会,不由开玩笑地说:这焦挺去参加奥运会倒不错。

的确,按《水浒传》里的描述,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中的许多人“武艺高强”。以现在的眼光看,用奥运会的标准来衡量,他们的那种种“武艺”其实都可以称为体育运动天赋,如果组成一个“水泊梁山体育代表团”参加奥运会应该说是轻松胜任的。

这“水泊梁山体育代表团”的团长自然由那位“手无缚鸡之力”只会动嘴的及时雨宋江担任,秘书长则非善谋的智多星吴用莫属。至于运动员们,虽只有百余人,规模不算大,但其中顶尖高手可不老少。像上面说的那个没面目焦挺,他最适合参加古典式摔跤比赛,“金镶玉”的金牌当是手到擒来。

除焦挺以外,还有什么拚命三郎石秀、九纹龙史进、赤发鬼刘唐、石将军石勇和浪子燕青等人,他们都身手矫健,参加个柔道、摔跤、跆拳道之类的搏击项目也定能摘金夺银获铜。最值得一提的是那浪子燕青,其人英俊潇洒,堪比当今让众粉丝追捧的韩国演员小帅哥,但在与号称“世间无对手”的庞然壮汉擎天柱任原“争交”时,他只一“穿”,一“钻”,然后“抢将入去,用右手扭住任原,探左手插入任原交裆,用肩胛顶住他胸脯,把任原托将起来,头重脚轻,借力便旋四五旋,旋到献台边,叫一声:‘下去!’把任原头在下、脚在上直撺下献台来。”何等敏捷,何等有力,何等高超!他将完全改变奥运会搏击项目给人们留下的壮汉巨人之天下的印象。

搏击项目里还有个拳击,这让行者武松去最合适。想那武都头,在景阳冈上面对着那只“吊睛白额大虫”,只凭着“铁锤般大小拳头”,“没顿饭之间”就“打得那大虫动弹不得”。皮糙肉厚力大的老虎尚且如此,拳击台上的那些运动员碰到武松那还有个好?

奥运射箭比赛,中国队多年来总是被韩国人所压制,此次京奥得了块女子个人金牌就叹为“历史性胜利”。如果梁山好汉去了,韩国人就得意不起来喽:小李广花荣,浪子燕青,乃至青面兽杨志,那都有百步穿杨的箭法,而且往往是在奔驰的战马上做到的,站在舒适的场地里,面对固定不动的箭靶,箭箭十环那是小菜一碟,个人项目冠军和团体项目冠军都跑不了,任韩国人平时怎么苦练也没辙。还有那没羽箭张清,虽然扔的是石子儿,但指哪打哪准头了得,功底深厚,稍微练习之后参加射箭乃至射击、飞碟之类的项目也当不在话下。

花和尚鲁智深力大无比,一时性起就能“倒拔垂杨柳”,夺取举重金牌自是探囊取物,而且还得是最高级别的。

游泳是中国的弱项,梁山好汉去了则无忧矣:浪里白跳张顺、混江龙李俊、船火儿张横、出洞蛟童威、翻江蜃童猛以及阮氏三兄弟等人都水性极佳,参加个蝶泳、蛙泳、自由泳之类的项目自是他们的本行。而且,凭他们的耐力、速度和身手,组成个水球队也能争冠军。他们还“擅使船”,夺取什么赛艇、皮划艇之类的金牌也当仁不让。尤其是那浪里白跳张顺,“浑身雪练也似一身白肉,没得四五十里水面,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水里行一似一根白条”,既健美,又超凡,参加个马拉松游泳很轻松,在短池里也无对手,菲尔普斯到他面前可就没了风头了,别说得八枚金牌,得一枚恐怕都难。

田径项目是中国体育的尴尬,得块奖牌都很难,唯一的“金牌选手”刘翔却退了赛,本届京奥可谓颗粒无收。在这方面,梁山好汉也实力强大。其实也不要派更多的选手,有两个人就够了:鼓上蚤时迁身轻如燕,上房如飞,争夺个跳高、跳远之类项目的金牌很有希望。另一个人就是神行太保戴宗,他“一日能行八百里”,而且行走起来“只听耳边风雨之声,两边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如云催雾趱”,真是既有长跑耐力又具短跑速度,马拉松比赛那四十多公里的路程在他是轻松可至,竞走比赛那五十公里距离也算不了什么,一百米、两百米、四百米、八百米、五千米、一万米等等更是不在话下,有他在场,那牙买加的博尔特别说在冲刺前拍胸显摆,就连跟在身后的份儿都没有。

还有马术项目,此次京奥中国才第一次参加,但骑马却是梁山马军头领玩得不爱了的,这方面人才很多,随便拉几个去参加就能把那些自鸣得意的欧洲人给震住。

当然,最让昨天晚上偶然看到一电视频道正在播出《水浒传》,说的是黑旋风李逵在一酒店吃霸王餐,被店主教训了一番。那店主便是后来的梁山兄弟没面目焦挺,他好生了得,饶是李逵五大三粗、蛮横逞强,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接连两次摔倒在地,李逵不得不服气他“摔得好跤”。看到这里我忽然联想到结束不久的北京奥运会,不由开玩笑地说:这焦挺去参加奥运会倒不错。

的确,按《水浒传》里的描述,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中的许多人“武艺高强”。以现在的眼光看,用奥运会的标准来衡量,他们的那种种“武艺”其实都可以称为体育运动天赋,如果组成一个“水泊梁山体育代表团”参加奥运会应该说是轻松胜任的。

这“水泊梁山体育代表团”的团长自然由那位“手无缚鸡之力”只会动嘴的及时雨宋江担任,秘书长则非善谋的智多星吴用莫属。至于运动员们,虽只有百余人,规模不算大,但其中顶尖高手可不老少。像上面说的那个没面目焦挺,他最适合参加古典式摔跤比赛,“金镶玉”的金牌当是手到擒来。

除焦挺以外,还有什么拚命三郎石秀、九纹龙史进、赤发鬼刘唐、石将军石勇和浪子燕青等人,他们都身手矫健,参加个柔道、摔跤、跆拳道之类的搏击项目也定能摘金夺银获铜。最值得一提的是那浪子燕青,其人英俊潇洒,堪比当今让众粉丝追捧的韩国演员小帅哥,但在与号称“世间无对手”的庞然壮汉擎天柱任原“争交”时,他只一“穿”,一“钻”,然后“抢将入去,用右手扭住任原,探左手插入任原交裆,用肩胛顶住他胸脯,把任原托将起来,头重脚轻,借力便旋四五旋,旋到献台边,叫一声:‘下去!’把任原头在下、脚在上直撺下献台来。”何等敏捷,何等有力,何等高超!他将完全改变奥运会搏击项目给人们留下的壮汉巨人之天下的印象。

搏击项目里还有个拳击,这让行者武松去最合适。想那武都头,在景阳冈上面对着那只“吊睛白额大虫”,只凭着“铁锤般大小拳头”,“没顿饭之间”就“打得那大虫动弹不得”。皮糙肉厚力大的老虎尚且如此,拳击台上的那些运动员碰到武松那还有个好?

奥运射箭比赛,中国队多年来总是被韩国人所压制,此次京奥得了块女子个人金牌就叹为“历史性胜利”。如果梁山好汉去了,韩国人就得意不起来喽:小李广花荣,浪子燕青,乃至青面兽杨志,那都有百步穿杨的箭法,而且往往是在奔驰的战马上做到的,站在舒适的场地里,面对固定不动的箭靶,箭箭十环那是小菜一碟,个人项目冠军和团体项目冠军都跑不了,任韩国人平时怎么苦练也没辙。还有那没羽箭张清,虽然扔的是石子儿,但指哪打哪准头了得,功底深厚,稍微练习之后参加射箭乃至射击、飞碟之类的项目也当不在话下。

花和尚鲁智深力大无比,一时性起就能“倒拔垂杨柳”,夺取举重金牌自是探囊取物,而且还得是最高级别的。

游泳是中国的弱项,梁山好汉去了则无忧矣:浪里白跳张顺、混江龙李俊、船火儿张横、出洞蛟童威、翻江蜃童猛以及阮氏三兄弟等人都水性极佳,参加个蝶泳、蛙泳、自由泳之类的项目自是他们的本行。而且,凭他们的耐力、速度和身手,组成个水球队也能争冠军。他们还“擅使船”,夺取什么赛艇、皮划艇之类的金牌也当仁不让。尤其是那浪里白跳张顺,“浑身雪练也似一身白肉,没得四五十里水面,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水里行一似一根白条”,既健美,又超凡,参加个马拉松游泳很轻松,在短池里也无对手,菲尔普斯到他面前可就没了风头了,别说得八枚金牌,得一枚恐怕都难。

田径项目是中国体育的尴尬,得块奖牌都很难,唯一的“金牌选手”刘翔却退了赛,本届京奥可谓颗粒无收。在这方面,梁山好汉也实力强大。其实也不要派更多的选手,有两个人就够了:鼓上蚤时迁身轻如燕,上房如飞,争夺个跳高、跳远之类项目的金牌很有希望。另一个人就是神行太保戴宗,他“一日能行八百里”,而且行走起来“只听耳边风雨之声,两边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如云催雾趱”,真是既有长跑耐力又具短跑速度,马拉松比赛那四十多公里的路程在他是轻松可至,竞走比赛那五十公里距离也算不了什么,一百米、两百米、四百米、八百米、五千米、一万米等等更是不在话下,有他在场,那牙买加的博尔特别说在冲刺前拍胸显摆,就连跟在身后的份儿都没有。

还有马术项目,此次京奥中国才第一次参加,但骑马却是梁山马军头领玩得不爱了的,这方面人才很多,随便拉几个去参加就能把那些自鸣得意的欧洲人给震住。

当然,最让昨天晚上偶然看到一电视频道正在播出《水浒传》,说的是黑旋风李逵在一酒店吃霸王餐,被店主教训了一番。那店主便是后来的梁山兄弟没面目焦挺,他好生了得,饶是李逵五大三粗、蛮横逞强,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接连两次摔倒在地,李逵不得不服气他“摔得好跤”。看到这里我忽然联想到结束不久的北京奥运会,不由开玩笑地说:这焦挺去参加奥运会倒不错。

的确,按《水浒传》里的描述,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中的许多人“武艺高强”。以现在的眼光看,用奥运会的标准来衡量,他们的那种种“武艺”其实都可以称为体育运动天赋,如果组成一个“水泊梁山体育代表团”参加奥运会应该说是轻松胜任的。

这“水泊梁山体育代表团”的团长自然由那位“手无缚鸡之力”只会动嘴的及时雨宋江担任,秘书长则非善谋的智多星吴用莫属。至于运动员们,虽只有百余人,规模不算大,但其中顶尖高手可不老少。像上面说的那个没面目焦挺,他最适合参加古典式摔跤比赛,“金镶玉”的金牌当是手到擒来。

除焦挺以外,还有什么拚命三郎石秀、九纹龙史进、赤发鬼刘唐、石将军石勇和浪子燕青等人,他们都身手矫健,参加个柔道、摔跤、跆拳道之类的搏击项目也定能摘金夺银获铜。最值得一提的是那浪子燕青,其人英俊潇洒,堪比当今让众粉丝追捧的韩国演员小帅哥,但在与号称“世间无对手”的庞然壮汉擎天柱任原“争交”时,他只一“穿”,一“钻”,然后“抢将入去,用右手扭住任原,探左手插入任原交裆,用肩胛顶住他胸脯,把任原托将起来,头重脚轻,借力便旋四五旋,旋到献台边,叫一声:‘下去!’把任原头在下、脚在上直撺下献台来。”何等敏捷,何等有力,何等高超!他将完全改变奥运会搏击项目给人们留下的壮汉巨人之天下的印象。

搏击项目里还有个拳击,这让行者武松去最合适。想那武都头,在景阳冈上面对着那只“吊睛白额大虫”,只凭着“铁锤般大小拳头”,“没顿饭之间”就“打得那大虫动弹不得”。皮糙肉厚力大的老虎尚且如此,拳击台上的那些运动员碰到武松那还有个好?

奥运射箭比赛,中国队多年来总是被韩国人所压制,此次京奥得了块女子个人金牌就叹为“历史性胜利”。如果梁山好汉去了,韩国人就得意不起来喽:小李广花荣,浪子燕青,乃至青面兽杨志,那都有百步穿杨的箭法,而且往往是在奔驰的战马上做到的,站在舒适的场地里,面对固定不动的箭靶,箭箭十环那是小菜一碟,个人项目冠军和团体项目冠军都跑不了,任韩国人平时怎么苦练也没辙。还有那没羽箭张清,虽然扔的是石子儿,但指哪打哪准头了得,功底深厚,稍微练习之后参加射箭乃至射击、飞碟之类的项目也当不在话下。

花和尚鲁智深力大无比,一时性起就能“倒拔垂杨柳”,夺取举重金牌自是探囊取物,而且还得是最高级别的。

游泳是中国的弱项,梁山好汉去了则无忧矣:浪里白跳张顺、混江龙李俊、船火儿张横、出洞蛟童威、翻江蜃童猛以及阮氏三兄弟等人都水性极佳,参加个蝶泳、蛙泳、自由泳之类的项目自是他们的本行。而且,凭他们的耐力、速度和身手,组成个水球队也能争冠军。他们还“擅使船”,夺取什么赛艇、皮划艇之类的金牌也当仁不让。尤其是那浪里白跳张顺,“浑身雪练也似一身白肉,没得四五十里水面,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水里行一似一根白条”,既健美,又超凡,参加个马拉松游泳很轻松,在短池里也无对手,菲尔普斯到他面前可就没了风头了,别说得八枚金牌,得一枚恐怕都难。

田径项目是中国体育的尴尬,得块奖牌都很难,唯一的“金牌选手”刘翔却退了赛,本届京奥可谓颗粒无收。在这方面,梁山好汉也实力强大。其实也不要派更多的选手,有两个人就够了:鼓上蚤时迁身轻如燕,上房如飞,争夺个跳高、跳远之类项目的金牌很有希望。另一个人就是神行太保戴宗,他“一日能行八百里”,而且行走起来“只听耳边风雨之声,两边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如云催雾趱”,真是既有长跑耐力又具短跑速度,马拉松比赛那四十多公里的路程在他是轻松可至,竞走比赛那五十公里距离也算不了什么,一百米、两百米、四百米、八百米、五千米、一万米等等更是不在话下,有他在场,那牙买加的博尔特别说在冲刺前拍胸显摆,就连跟在身后的份儿都没有。

还有马术项目,此次京奥中国才第一次参加,但骑马却是梁山马军头领玩得不爱了的,这方面人才很多,随便拉几个去参加就能把那些自鸣得意的欧洲人给震住。

当然,最让昨天晚上偶然看到一电视频道正在播出《水浒传》,说的是黑旋风李逵在一酒店吃霸王餐,被店主教训了一番。那店主便是后来的梁山兄弟没面目焦挺,他好生了得,饶是李逵五大三粗、蛮横逞强,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接连两次摔倒在地,李逵不得不服气他“摔得好跤”。看到这里我忽然联想到结束不久的北京奥运会,不由开玩笑地说:这焦挺去参加奥运会倒不错。

的确,按《水浒传》里的描述,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中的许多人“武艺高强”。以现在的眼光看,用奥运会的标准来衡量,他们的那种种“武艺”其实都可以称为体育运动天赋,如果组成一个“水泊梁山体育代表团”参加奥运会应该说是轻松胜任的。

这“水泊梁山体育代表团”的团长自然由那位“手无缚鸡之力”只会动嘴的及时雨宋江担任,秘书长则非善谋的智多星吴用莫属。至于运动员们,虽只有百余人,规模不算大,但其中顶尖高手可不老少。像上面说的那个没面目焦挺,他最适合参加古典式摔跤比赛,“金镶玉”的金牌当是手到擒来。

除焦挺以外,还有什么拚命三郎石秀、九纹龙史进、赤发鬼刘唐、石将军石勇和浪子燕青等人,他们都身手矫健,参加个柔道、摔跤、跆拳道之类的搏击项目也定能摘金夺银获铜。最值得一提的是那浪子燕青,其人英俊潇洒,堪比当今让众粉丝追捧的韩国演员小帅哥,但在与号称“世间无对手”的庞然壮汉擎天柱任原“争交”时,他只一“穿”,一“钻”,然后“抢将入去,用右手扭住任原,探左手插入任原交裆,用肩胛顶住他胸脯,把任原托将起来,头重脚轻,借力便旋四五旋,旋到献台边,叫一声:‘下去!’把任原头在下、脚在上直撺下献台来。”何等敏捷,何等有力,何等高超!他将完全改变奥运会搏击项目给人们留下的壮汉巨人之天下的印象。

搏击项目里还有个拳击,这让行者武松去最合适。想那武都头,在景阳冈上面对着那只“吊睛白额大虫”,只凭着“铁锤般大小拳头”,“没顿饭之间”就“打得那大虫动弹不得”。皮糙肉厚力大的老虎尚且如此,拳击台上的那些运动员碰到武松那还有个好?

奥运射箭比赛,中国队多年来总是被韩国人所压制,此次京奥得了块女子个人金牌就叹为“历史性胜利”。如果梁山好汉去了,韩国人就得意不起来喽:小李广花荣,浪子燕青,乃至青面兽杨志,那都有百步穿杨的箭法,而且往往是在奔驰的战马上做到的,站在舒适的场地里,面对固定不动的箭靶,箭箭十环那是小菜一碟,个人项目冠军和团体项目冠军都跑不了,任韩国人平时怎么苦练也没辙。还有那没羽箭张清,虽然扔的是石子儿,但指哪打哪准头了得,功底深厚,稍微练习之后参加射箭乃至射击、飞碟之类的项目也当不在话下。

花和尚鲁智深力大无比,一时性起就能“倒拔垂杨柳”,夺取举重金牌自是探囊取物,而且还得是最高级别的。

游泳是中国的弱项,梁山好汉去了则无忧矣:浪里白跳张顺、混江龙李俊、船火儿张横、出洞蛟童威、翻江蜃童猛以及阮氏三兄弟等人都水性极佳,参加个蝶泳、蛙泳、自由泳之类的项目自是他们的本行。而且,凭他们的耐力、速度和身手,组成个水球队也能争冠军。他们还“擅使船”,夺取什么赛艇、皮划艇之类的金牌也当仁不让。尤其是那浪里白跳张顺,“浑身雪练也似一身白肉,没得四五十里水面,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水里行一似一根白条”,既健美,又超凡,参加个马拉松游泳很轻松,在短池里也无对手,菲尔普斯到他面前可就没了风头了,别说得八枚金牌,得一枚恐怕都难。

田径项目是中国体育的尴尬,得块奖牌都很难,唯一的“金牌选手”刘翔却退了赛,本届京奥可谓颗粒无收。在这方面,梁山好汉也实力强大。其实也不要派更多的选手,有两个人就够了:鼓上蚤时迁身轻如燕,上房如飞,争夺个跳高、跳远之类项目的金牌很有希望。另一个人就是神行太保戴宗,他“一日能行八百里”,而且行走起来“只听耳边风雨之声,两边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如云催雾趱”,真是既有长跑耐力又具短跑速度,马拉松比赛那四十多公里的路程在他是轻松可至,竞走比赛那五十公里距离也算不了什么,一百米、两百米、四百米、八百米、五千米、一万米等等更是不在话下,有他在场,那牙买加的博尔特别说在冲刺前拍胸显摆,就连跟在身后的份儿都没有。

还有马术项目,此次京奥中国才第一次参加,但骑马却是梁山马军头领玩得不爱了的,这方面人才很多,随便拉几个去参加就能把那些自鸣得意的欧洲人给震住。

当然,最让昨天晚上偶然看到一电视频道正在播出《水浒传》,说的是黑旋风李逵在一酒店吃霸王餐,被店主教训了一番。那店主便是后来的梁山兄弟没面目焦挺,他好生了得,饶是李逵五大三粗、蛮横逞强,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接连两次摔倒在地,李逵不得不服气他“摔得好跤”。看到这里我忽然联想到结束不久的北京奥运会,不由开玩笑地说:这焦挺去参加奥运会倒不错。

的确,按《水浒传》里的描述,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中的许多人“武艺高强”。以现在的眼光看,用奥运会的标准来衡量,他们的那种种“武艺”其实都可以称为体育运动天赋,如果组成一个“水泊梁山体育代表团”参加奥运会应该说是轻松胜任的。

这“水泊梁山体育代表团”的团长自然由那位“手无缚鸡之力”只会动嘴的及时雨宋江担任,秘书长则非善谋的智多星吴用莫属。至于运动员们,虽只有百余人,规模不算大,但其中顶尖高手可不老少。像上面说的那个没面目焦挺,他最适合参加古典式摔跤比赛,“金镶玉”的金牌当是手到擒来。

除焦挺以外,还有什么拚命三郎石秀、九纹龙史进、赤发鬼刘唐、石将军石勇和浪子燕青等人,他们都身手矫健,参加个柔道、摔跤、跆拳道之类的搏击项目也定能摘金夺银获铜。最值得一提的是那浪子燕青,其人英俊潇洒,堪比当今让众粉丝追捧的韩国演员小帅哥,但在与号称“世间无对手”的庞然壮汉擎天柱任原“争交”时,他只一“穿”,一“钻”,然后“抢将入去,用右手扭住任原,探左手插入任原交裆,用肩胛顶住他胸脯,把任原托将起来,头重脚轻,借力便旋四五旋,旋到献台边,叫一声:‘下去!’把任原头在下、脚在上直撺下献台来。”何等敏捷,何等有力,何等高超!他将完全改变奥运会搏击项目给人们留下的壮汉巨人之天下的印象。

搏击项目里还有个拳击,这让行者武松去最合适。想那武都头,在景阳冈上面对着那只“吊睛白额大虫”,只凭着“铁锤般大小拳头”,“没顿饭之间”就“打得那大虫动弹不得”。皮糙肉厚力大的老虎尚且如此,拳击台上的那些运动员碰到武松那还有个好?

奥运射箭比赛,中国队多年来总是被韩国人所压制,此次京奥得了块女子个人金牌就叹为“历史性胜利”。如果梁山好汉去了,韩国人就得意不起来喽:小李广花荣,浪子燕青,乃至青面兽杨志,那都有百步穿杨的箭法,而且往往是在奔驰的战马上做到的,站在舒适的场地里,面对固定不动的箭靶,箭箭十环那是小菜一碟,个人项目冠军和团体项目冠军都跑不了,任韩国人平时怎么苦练也没辙。还有那没羽箭张清,虽然扔的是石子儿,但指哪打哪准头了得,功底深厚,稍微练习之后参加射箭乃至射击、飞碟之类的项目也当不在话下。

花和尚鲁智深力大无比,一时性起就能“倒拔垂杨柳”,夺取举重金牌自是探囊取物,而且还得是最高级别的。

游泳是中国的弱项,梁山好汉去了则无忧矣:浪里白跳张顺、混江龙李俊、船火儿张横、出洞蛟童威、翻江蜃童猛以及阮氏三兄弟等人都水性极佳,参加个蝶泳、蛙泳、自由泳之类的项目自是他们的本行。而且,凭他们的耐力、速度和身手,组成个水球队也能争冠军。他们还“擅使船”,夺取什么赛艇、皮划艇之类的金牌也当仁不让。尤其是那浪里白跳张顺,“浑身雪练也似一身白肉,没得四五十里水面,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水里行一似一根白条”,既健美,又超凡,参加个马拉松游泳很轻松,在短池里也无对手,菲尔普斯到他面前可就没了风头了,别说得八枚金牌,得一枚恐怕都难。

田径项目是中国体育的尴尬,得块奖牌都很难,唯一的“金牌选手”刘翔却退了赛,本届京奥可谓颗粒无收。在这方面,梁山好汉也实力强大。其实也不要派更多的选手,有两个人就够了:鼓上蚤时迁身轻如燕,上房如飞,争夺个跳高、跳远之类项目的金牌很有希望。另一个人就是神行太保戴宗,他“一日能行八百里”,而且行走起来“只听耳边风雨之声,两边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如云催雾趱”,真是既有长跑耐力又具短跑速度,马拉松比赛那四十多公里的路程在他是轻松可至,竞走比赛那五十公里距离也算不了什么,一百米、两百米、四百米、八百米、五千米、一万米等等更是不在话下,有他在场,那牙买加的博尔特别说在冲刺前拍胸显摆,就连跟在身后的份儿都没有。

还有马术项目,此次京奥中国才第一次参加,但骑马却是梁山马军头领玩得不爱了的,这方面人才很多,随便拉几个去参加就能把那些自鸣得意的欧洲人给震住。

当然,最让昨天晚上偶然看到一电视频道正在播出《水浒传》,说的是黑旋风李逵在一酒店吃霸王餐,被店主教训了一番。那店主便是后来的梁山兄弟没面目焦挺,他好生了得,饶是李逵五大三粗、蛮横逞强,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接连两次摔倒在地,李逵不得不服气他“摔得好跤”。看到这里我忽然联想到结束不久的北京奥运会,不由开玩笑地说:这焦挺去参加奥运会倒不错。

的确,按《水浒传》里的描述,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中的许多人“武艺高强”。以现在的眼光看,用奥运会的标准来衡量,他们的那种种“武艺”其实都可以称为体育运动天赋,如果组成一个“水泊梁山体育代表团”参加奥运会应该说是轻松胜任的。

这“水泊梁山体育代表团”的团长自然由那位“手无缚鸡之力”只会动嘴的及时雨宋江担任,秘书长则非善谋的智多星吴用莫属。至于运动员们,虽只有百余人,规模不算大,但其中顶尖高手可不老少。像上面说的那个没面目焦挺,他最适合参加古典式摔跤比赛,“金镶玉”的金牌当是手到擒来。

除焦挺以外,还有什么拚命三郎石秀、九纹龙史进、赤发鬼刘唐、石将军石勇和浪子燕青等人,他们都身手矫健,参加个柔道、摔跤、跆拳道之类的搏击项目也定能摘金夺银获铜。最值得一提的是那浪子燕青,其人英俊潇洒,堪比当今让众粉丝追捧的韩国演员小帅哥,但在与号称“世间无对手”的庞然壮汉擎天柱任原“争交”时,他只一“穿”,一“钻”,然后“抢将入去,用右手扭住任原,探左手插入任原交裆,用肩胛顶住他胸脯,把任原托将起来,头重脚轻,借力便旋四五旋,旋到献台边,叫一声:‘下去!’把任原头在下、脚在上直撺下献台来。”何等敏捷,何等有力,何等高超!他将完全改变奥运会搏击项目给人们留下的壮汉巨人之天下的印象。

搏击项目里还有个拳击,这让行者武松去最合适。想那武都头,在景阳冈上面对着那只“吊睛白额大虫”,只凭着“铁锤般大小拳头”,“没顿饭之间”就“打得那大虫动弹不得”。皮糙肉厚力大的老虎尚且如此,拳击台上的那些运动员碰到武松那还有个好?

奥运射箭比赛,中国队多年来总是被韩国人所压制,此次京奥得了块女子个人金牌就叹为“历史性胜利”。如果梁山好汉去了,韩国人就得意不起来喽:小李广花荣,浪子燕青,乃至青面兽杨志,那都有百步穿杨的箭法,而且往往是在奔驰的战马上做到的,站在舒适的场地里,面对固定不动的箭靶,箭箭十环那是小菜一碟,个人项目冠军和团体项目冠军都跑不了,任韩国人平时怎么苦练也没辙。还有那没羽箭张清,虽然扔的是石子儿,但指哪打哪准头了得,功底深厚,稍微练习之后参加射箭乃至射击、飞碟之类的项目也当不在话下。

花和尚鲁智深力大无比,一时性起就能“倒拔垂杨柳”,夺取举重金牌自是探囊取物,而且还得是最高级别的。

游泳是中国的弱项,梁山好汉去了则无忧矣:浪里白跳张顺、混江龙李俊、船火儿张横、出洞蛟童威、翻江蜃童猛以及阮氏三兄弟等人都水性极佳,参加个蝶泳、蛙泳、自由泳之类的项目自是他们的本行。而且,凭他们的耐力、速度和身手,组成个水球队也能争冠军。他们还“擅使船”,夺取什么赛艇、皮划艇之类的金牌也当仁不让。尤其是那浪里白跳张顺,“浑身雪练也似一身白肉,没得四五十里水面,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水里行一似一根白条”,既健美,又超凡,参加个马拉松游泳很轻松,在短池里也无对手,菲尔普斯到他面前可就没了风头了,别说得八枚金牌,得一枚恐怕都难。

田径项目是中国体育的尴尬,得块奖牌都很难,唯一的“金牌选手”刘翔却退了赛,本届京奥可谓颗粒无收。在这方面,梁山好汉也实力强大。其实也不要派更多的选手,有两个人就够了:鼓上蚤时迁身轻如燕,上房如飞,争夺个跳高、跳远之类项目的金牌很有希望。另一个人就是神行太保戴宗,他“一日能行八百里”,而且行走起来“只听耳边风雨之声,两边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如云催雾趱”,真是既有长跑耐力又具短跑速度,马拉松比赛那四十多公里的路程在他是轻松可至,竞走比赛那五十公里距离也算不了什么,一百米、两百米、四百米、八百米、五千米、一万米等等更是不在话下,有他在场,那牙买加的博尔特别说在冲刺前拍胸显摆,就连跟在身后的份儿都没有。

还有马术项目,此次京奥中国才第一次参加,但骑马却是梁山马军头领玩得不爱了的,这方面人才很多,随便拉几个去参加就能把那些自鸣得意的欧洲人给震住。

当然,最让昨天晚上偶然看到一电视频道正在播出《水浒传》,说的是黑旋风李逵在一酒店吃霸王餐,被店主教训了一番。那店主便是后来的梁山兄弟没面目焦挺,他好生了得,饶是李逵五大三粗、蛮横逞强,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接连两次摔倒在地,李逵不得不服气他“摔得好跤”。看到这里我忽然联想到结束不久的北京奥运会,不由开玩笑地说:这焦挺去参加奥运会倒不错。

的确,按《水浒传》里的描述,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中的许多人“武艺高强”。以现在的眼光看,用奥运会的标准来衡量,他们的那种种“武艺”其实都可以称为体育运动天赋,如果组成一个“水泊梁山体育代表团”参加奥运会应该说是轻松胜任的。

这“水泊梁山体育代表团”的团长自然由那位“手无缚鸡之力”只会动嘴的及时雨宋江担任,秘书长则非善谋的智多星吴用莫属。至于运动员们,虽只有百余人,规模不算大,但其中顶尖高手可不老少。像上面说的那个没面目焦挺,他最适合参加古典式摔跤比赛,“金镶玉”的金牌当是手到擒来。

除焦挺以外,还有什么拚命三郎石秀、九纹龙史进、赤发鬼刘唐、石将军石勇和浪子燕青等人,他们都身手矫健,参加个柔道、摔跤、跆拳道之类的搏击项目也定能摘金夺银获铜。最值得一提的是那浪子燕青,其人英俊潇洒,堪比当今让众粉丝追捧的韩国演员小帅哥,但在与号称“世间无对手”的庞然壮汉擎天柱任原“争交”时,他只一“穿”,一“钻”,然后“抢将入去,用右手扭住任原,探左手插入任原交裆,用肩胛顶住他胸脯,把任原托将起来,头重脚轻,借力便旋四五旋,旋到献台边,叫一声:‘下去!’把任原头在下、脚在上直撺下献台来。”何等敏捷,何等有力,何等高超!他将完全改变奥运会搏击项目给人们留下的壮汉巨人之天下的印象。

搏击项目里还有个拳击,这让行者武松去最合适。想那武都头,在景阳冈上面对着那只“吊睛白额大虫”,只凭着“铁锤般大小拳头”,“没顿饭之间”就“打得那大虫动弹不得”。皮糙肉厚力大的老虎尚且如此,拳击台上的那些运动员碰到武松那还有个好?

奥运射箭比赛,中国队多年来总是被韩国人所压制,此次京奥得了块女子个人金牌就叹为“历史性胜利”。如果梁山好汉去了,韩国人就得意不起来喽:小李广花荣,浪子燕青,乃至青面兽杨志,那都有百步穿杨的箭法,而且往往是在奔驰的战马上做到的,站在舒适的场地里,面对固定不动的箭靶,箭箭十环那是小菜一碟,个人项目冠军和团体项目冠军都跑不了,任韩国人平时怎么苦练也没辙。还有那没羽箭张清,虽然扔的是石子儿,但指哪打哪准头了得,功底深厚,稍微练习之后参加射箭乃至射击、飞碟之类的项目也当不在话下。

花和尚鲁智深力大无比,一时性起就能“倒拔垂杨柳”,夺取举重金牌自是探囊取物,而且还得是最高级别的。

游泳是中国的弱项,梁山好汉去了则无忧矣:浪里白跳张顺、混江龙李俊、船火儿张横、出洞蛟童威、翻江蜃童猛以及阮氏三兄弟等人都水性极佳,参加个蝶泳、蛙泳、自由泳之类的项目自是他们的本行。而且,凭他们的耐力、速度和身手,组成个水球队也能争冠军。他们还“擅使船”,夺取什么赛艇、皮划艇之类的金牌也当仁不让。尤其是那浪里白跳张顺,“浑身雪练也似一身白肉,没得四五十里水面,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水里行一似一根白条”,既健美,又超凡,参加个马拉松游泳很轻松,在短池里也无对手,菲尔普斯到他面前可就没了风头了,别说得八枚金牌,得一枚恐怕都难。

田径项目是中国体育的尴尬,得块奖牌都很难,唯一的“金牌选手”刘翔却退了赛,本届京奥可谓颗粒无收。在这方面,梁山好汉也实力强大。其实也不要派更多的选手,有两个人就够了:鼓上蚤时迁身轻如燕,上房如飞,争夺个跳高、跳远之类项目的金牌很有希望。另一个人就是神行太保戴宗,他“一日能行八百里”,而且行走起来“只听耳边风雨之声,两边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如云催雾趱”,真是既有长跑耐力又具短跑速度,马拉松比赛那四十多公里的路程在他是轻松可至,竞走比赛那五十公里距离也算不了什么,一百米、两百米、四百米、八百米、五千米、一万米等等更是不在话下,有他在场,那牙买加的博尔特别说在冲刺前拍胸显摆,就连跟在身后的份儿都没有。

还有马术项目,此次京奥中国才第一次参加,但骑马却是梁山马军头领玩得不爱了的,这方面人才很多,随便拉几个去参加就能把那些自鸣得意的欧洲人给震住。

当然,最让

新版《龟兔比赛》

一年一度的森林赛跑比赛即将来临,这场比赛最引人瞩目的选手就是老对手——龟与兔。

今年的比赛可是很具公平性的,兔子再也不可能在中途睡觉,而乌龟也不能拉拢兄弟姐妹来当替身。但是,今年的比赛并不仅是用腿跑,这场比赛是多方面的,由竞走、轮滑、举重这三种项目在场地里举行,先到达终点的便是冠军。

裁判一声令下,兔子风一般冲第一关,由猴子来宣读比赛规则:“咳咳,比赛规则是这样的:竞走比赛,绝不能跑,并且,腿不能同时离地,每次犯规都要重新返回起点,重新开始。”兔子开始竞走,但是她总是一蹦一跳的,腿总是同时离地,就这样,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次……总是返回起点;而乌龟呢,虽然在兔子竞走后很久才来到起点,但他平常走路就和规则相符,所以轻松完成竞走。

乌龟不紧不慢地来到第二个赛点:轮滑。他戴上头盔,穿上轮滑鞋,一步一步地挪向了终点;但兔子可没那么容易,她好不容易来到第二个赛点,也戴上头盔,穿上轮滑鞋,开始比赛,但她一步三滑,没走两步就摔的仰面朝天,她总一蹦一跳的,所以每次落地都要摔跤,她揉揉自己摔成三瓣的屁股,连滚带爬地摔到了终点。

第三个项目:举重。道具是100千克的杠铃,兔子和乌龟同时开始举杠铃,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兔子被杠铃压住了尾巴,把尾巴夹断了。又听见“咚”的一声,杠铃压在乌龟的壳上,乌龟顺利背起了杠铃。而兔子,又一次被杠铃压住了,无法脱身。

乌龟顺利取得了比赛的胜利,站在领奖台上,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各人有各人的优缺点,用自己的优点和对方的弱点比赛,怎能不赢呢?”

街舞比赛

秦萧萧还没走到六(6)班教室,便听到从班里传来李月大喊大叫的声音:“我又要大显身手喽!” 李月是学街舞的,学了四个年头,跳得很棒。所以秦萧萧听她这么一喊,便知道学校又要进行街舞比赛了。他们的校长是个年轻人,姓夏,学校从来不开运动会、体操比赛什么的,只举行街舞比赛、时装展览等,用他们司徒老师的话说就是“有钱没处花了”。“街舞”,秦萧萧一听这个词就头疼,她缺乏音乐细胞,跳起舞来手脚不知往哪里放,每每能引得同学们一阵阵大笑。这使秦萧萧很苦恼,好在进行的是集体舞比赛,她还可以在后面滥竽充数。不过比赛校长从来不请舞蹈老师,所以一向是李月负责他们班的集体舞编排。 果然,这次又和往常一样,司徒老师让李月负责这次比赛的所有事情。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临近比赛的时候,从外校转来了一名男生,名叫马凯乐,他的街舞跳得可以说是数一数二,得过大大小小不少奖项,听说他就是因为街舞比赛才转学的。司徒老师立刻把他揽进了自己班,并让李月协助他负责班里的街舞编排。马凯乐可比李月有耐心多了,可秦萧萧想,还不如李月教呢,如果在男生面前我摔跤的话,多丢人呢。正想着,便听到耳边传来让人全身颤抖的街舞音乐,一抬头,便看见马凯乐对着镜子自己跳了起来,他的舞姿很有感染力,让大家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做了起来。估计他从镜子里看到了秦萧萧那笨拙的样子,便向她走来,手把手地教她跳了起来,刚开始秦萧萧还有点不好意思,可一会儿就沉浸到音乐中,忘情地跳了起来,动作好像也不那么僵硬了。 晚上回到家,秦萧萧好像着迷了一样,又继续练了起来,直到跳得满头大汗。没想到第二天早晨起床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头昏脑胀,原来是生病了。和老师请过假以后,便躺在床上休息,中午的时候,有人敲门,秦萧萧还以为是妈妈回来了,便起床去开门,没想到门外站着马凯乐和李月。进门后,李月说:“司徒老师让我们来看看你,你赶快养好病,别耽误了我们的比赛。”“是啊,昨天我们排练,司徒老师一直在教室外看着,她说你做得很好,只要放开自己就行了!”马凯乐说。 秦萧萧听得很感动,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是个很平庸的孩子,不会有人注意到她,原来老师对自己也是一样的关注。三个小伙伴约定要加紧练习,一定要取得街舞比赛的冠军。

摔跤

摔跤

南京市琅琊路小学六(1)班 章尔菁

哦,好一场精彩的摔跤比赛!

——摔跤,这“天下第一搏击运动”的摔跤。

这铮铮响的名字,我是很早就听到了,现在我终于亲眼见到这思慕已久的摔跤比赛了。啊!好一场精彩的摔跤比赛!果然是名不虚传!那有力的动作,那精彩的赛情,在我所见到的搏击活动中,是没有能与它伦比的。

先说说哪两位选手吧!看,第一位选手来自蒙古,只见他高大魁梧,肌肉健硕,眼神中透着许许坚定,一看就知道一定久经赛场的老手,成吉思汗的后代——阿骨打,在他身上所练就的镇定就是高手身上的特质。另一位来自日本的选手,身材中等,不过尤其灵活,人们赠他称号“闪电侠”,他可是摔跤新杀出的一匹“黑马”,夺得了两次世锦赛的冠军。

站在这角斗场的观众席上,人声鼎沸。人们热情的欢呼声中夹杂着鼓声,全场都洋溢着比赛的气氛。小伙子们用手中的棒子敲击着鼓面,急速而有力,姑娘们用美妙的歌声歌唱着歌曲,优美而动人,孩子们挥舞着手中飘扬的旗子,呐喊助威着。观众们用行动为勇士们书写了一曲嘹亮的凯歌。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比赛开始。两人头顶着头,脚对着脚,如同两头热血澎湃的公牛要开始生死角逐。蒙古选手先发动攻击,企图将日本选手绊倒,没想到日本选手灵巧地闪过,日本选手这次先发制人,首先采取攻击,没想到中国选手,不仅没有上当,还将日本选手摔倒在地。日本选手站起来了,这次他又发动了更为强烈的攻击,这一次,蒙古选手也没客气,将日本选手摁倒在地。全场观众都在倒数着:十!日本选手挣扎着,可是却被蒙古选手牢牢摁到。九!日本选手眼看着就要站起来,蒙古选手又是一个反扑。七!六!日本选手没了体力,蒙古选手胜券在握了。五!四!三!全场观众站起来了。二!一!中国赢了,全场又是一片沸腾,大家庆祝着,欢呼着,成了最和谐的场景。

北京欢迎您

我是一条鱼,来自于大海。游啊,游啊游……游到水立方。我要参加游泳比赛,还要参加跳水比赛,我一定会得金牌。我的名字叫贝贝。我是一只大熊猫,来自于卧龙。我是国宝,充满力量。走啊,走啊走……走到体育馆。我要参加摔跤比赛,还要参加举重比赛,我一定会得金牌。我的名字叫晶晶。我是一个火娃,来自于希腊。我是圣火。传啊,传啊传……传到北京。点燃圣火盆,照亮北京,照亮中国,照亮世界。我的名字叫欢欢。我是一只藏羚羊,来自于草原。跑啊,跑啊跑……跑到鸟巢。我要参加跑步比赛,还要参加跳远比赛,我一定会得金牌。我的名字叫迎迎。我是一只燕子,来自于天空。我来了,春天就来了。飞啊,飞啊飞……飞到鸟巢,给他们带来春天……我的名字叫妮妮。北京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