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级学生写一件后悔的事抄作业的作文(共五篇)

在我成长的路上,有一件令我十分后悔的事。它时时刻刻提醒着我,要我做一个诚实的好孩子。

记忆的闸门打开:记得那节数学课,上课铃一响,黄老师就走了进来,老师说:“请把上星期的作业——课堂作业本拿出来,现在要交对了!”我翻开那崭新的课堂作业本,突然想到老师说要做两页。我顿时紧张起来,但同时又安慰自己:没事,一定是做了两页!我翻到了上星期做的那一页,又满怀期待地轻轻翻到了下一页,我差点儿叫出声来,那是我的作业吗?上面一个字都没写。空白,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内心仿佛有千万只小蚂蚁在爬动。这时,老师迈开步子轻轻走了一步,同时,也下了命令:“作业本没做完的全部到教室外去做!”这时,我脸上发烫,但又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的“罪过”,我是班长,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我知道自己应该诚实地承认自己的错误,可屁股却像涂上了 502 胶水一样,死死地黏在凳子上。老师已经开始交对起答案了。要交对到第二页了,我心里不禁一阵颤抖。翻到第二页,我立刻用铅笔盒盖上,又飞快地抄起同桌的答案来,同学和老师都没发现我在“抄袭”,同桌是个差生,题目都乱做,他乱做,我照抄。毕竟,只要不是没做就行了。终于,我把答案抄完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把盖着的铅笔盒移开。我去看老师的眼睛,眼睛里闪烁着温和的光芒,我那幼小的心灵不禁一阵内疚。

这件事虽然过了很久,但我仍然把它牢牢记在心上。是它,告诉了我如何做人;是它,为我点明了一盏心灯;是它,为我指出了茫茫人生的方向,使我不再迷惑。

指导老师 石国英

一直以来谢谢你们,朋友

其实很早就想把这些话说给你们听 真的是很有感触突然间,可能是因为看到了以前的东西留言还有对话把

突然间就有许多许多废话一样的东西想要说出来关于从前

一直以来都没有调整好心态时时刻刻都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事情所困扰

所以对以前颇有怨念其实现在想来以前还是很美好的

我今天又看到了曾梦琦给我留的一段话啊然后就觉得真的对以前的一些人和事有许多话想要说

那么从前的现在的以后的所有人能看到的不介意的都看看

自从小学毕业后越想从前那时候就觉得自己的小学时光真是过得太没有意义了

我不知道那时候是怎么样会这样想可能是因为还不够懂事吧

现在想来我的小学其实也没有那么无聊最起码我在一个优秀的班级啊毋庸置疑

今天像是记忆特别鲜活想起了从前的是是非非

以前啊一起在校门口大大阿姨的店店里面买方便面吃然后就不吃午饭最后每月的餐票都自己偷偷丢了

每天早上都以占到大大阿姨的座位为荣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是为了什么那么激动

然后经常在打铃之前急急忙忙跑上楼走之前还不忘找大大阿姨闲谈几句

记得那时候经常想为什么大大阿姨的头发永远都长不起来然后就笑啊笑的那真的很不对

记得每次沙老师布置作业非常多然后我们都争着问沙老师作业谁最先问道谁就像宝贝一样藏着掖着

然后只跟几个关系好的稍稍透露一点点还不准说出去然后提前写完作业看着别人赶作业笑啊笑的

经常跟男生打打闹闹动不动发些小脾气还经常拍桌子拍椅子然后追着满栋教学楼跑

像我啊一年四季就跟前座的孙鹏飞吵架啊然后就怂桌子搅得他不得安宁最后差点被罚站

值得庆幸啊同桌和贺正雄坐了两年还好相安无事没有吵起来可能是因为我经常跟他写英语卷子的缘故把

其实现在想来觉得以前的男生都很小气一点也没有绅士风度就连买个东西还厚脸皮要跑路费

估计现在的他们看到这里要抓狂把以前啊玩什么有城有牢一年四季追追赶赶现在想来真的很傻逼

但是那时候还是快乐到极点啊小学好像从来没有为考试担过心尤其英语考试自己写完了还帮贺正雄写一份

其实一九一班还是很团结的至少五年级的拔河比赛拿过第一我还记得张老师告诉我们拔河诀窍的样子

不知道她现在在常师附小有没有过得很快乐我还记得柳老师接手我们班的时候一年四季就罚抄中小学生行为准则

最后学校里搞中小学生行为准则的背诵我们班的彭思博几个人都背得滚瓜烂熟估计现在他们肯定不记得了

我还记得小学五六年级把闹了个大笑话以前不懂事不知道饭是用水煮的一直以为是油煮的结果笑死了前桌同桌

最后孙鹏飞傅殷我还有贺正雄差点被罚站

还有五六年级的体训苦逼的时候最后因为脚伤而顺利退出那时候就暗地里骂王九千跑的快干嘛去的骂邓饽饽儿

想起以前一九一班和一九二班打雪仗男生们全身湿答答的进班结果还被骂了个半死

想起以前一九二班天天打架然后前门是一九三班围观后门是我们班围观看他们打来打去我们还喊加油

那时候王强王壮天天砸板凳砸过来砸过去我们真是缺心眼啊看到别人打架都要笑上半天

我还记得以前肖临风聪明得跳级了还考到长沙一中实验班想起那时候他爸爸还要我和他一起跳级如果有可能我也要考长沙一中

我现在才发现记忆真是好还记得那么多的事情所以我的小学是真的没有遗憾

如果你看到了这里如果你是我的小学同学那么你有遗憾吗?在小学在一九一

一九一的你们祝安好

小学毕业之后和曾梦琦傅殷王子月严济璇雷静丹他们一起去考了九澧中学考是考上了结果没有去

现在在那边读书的人有王子月雷静丹罗丕倩陈克明把其他应该没有了

准备去芷兰最后也没有去其实一开始是想着去长沙同升湖和曾梦琦一起读书的最后还是作罢

总而言之最后干脆就在二中读了然后被分到了二八四班值得庆幸啊在那里还和黄成伟一个班

说来认识他这么多年一起长大还是头一次一起读书然后一直读到了现在

那时候被尹老师教的日子真幸福哪像现在

如果你看到了这里如果你是在二八四班读过书的话那么你现在也应该想起了过去的那段日子

二八四的你们祝安好

初一好像一晃而过就到了德雅过去的二中也不复存在我还是很想以前二中学生会的高二的学长学姐们

在德雅的开学考试真的特别失败我以为两张卷子有四个小时结果两个小时就收了

然后我还不慌不忙的检查英语在开始写数学最后收上去就觉得死定了最后托关系查分数英语九十七数学三十八

还不敢跟爸妈说因为太丢脸了于是就说是考飘了最后还是被他们知道了得了一餐赏

于是被分到了零二八班真是又后悔又庆幸这矛盾的心里我克

后悔的是没有好好考分到了火云的班上一年没见火云又红了不少当初没教我的时候我还庆幸脱离苦海这不报应就来了

庆幸的是在零二八又遇到了一群好人好人天大的好人还有零二七的好人以及零二六的人

像一开始在零二八只认识黄成伟田鹏刘梦几个然后火云就编座位火云就这件事做得最好啊最好

把我高雨辰包子编到了一堆堆儿然后我们就顺理成章地认识最后发现越来越对胃口就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因为高雨辰包子勾搭上了涂顺于是四人帮就开始了一开始火云还骂我们一年四季孟不离焦

后来也就不管我们了估计是没力气管了毕竟我们是虚心承认屡教不改的德行其实他也挺无奈的

然后熟悉了之后本来男生多的班上就开始闹腾越来越闹腾以至于火云不在无法无天

其实和王强也认识蛮久了不过这是第一次同班所以说这东西还是要靠缘分来着的

然后在零二八认得了好多好多的腿像是夏瀚宇陶涛项洪涛红牛李楹王欢好多好多

之后革命队伍就从班内发展到班外又认识了潘潘儿保长刘琨朱炎炎李凯轩张成子肖榕一些人

在德雅严济璇从九漓转回来了傅殷也是他们两个还有党委在零二二丝袜易俊天周瑞奇刘家成雅莉王壮彭思波等他们在零二一

贺正雄在零二六孙鹏菲在零二七好歹都在一个学校了除了还有一些人

初二一年除了火云压得紧其实过得还是很快乐的我们还有时间在外面乱晃啊在好润嘉玩真心话大冒险

初二后半期和傅殷吵了几次架现在想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么多年我们吵得架还少么所以也不太放在心上了现在

嗯我还记得周紫宸啊其实和他关系还蛮好的可惜走了不然又是一个疯腿

后来慢慢的和隔壁班的关系好了就像一个班一样还有隔壁班的那个老师蛮烦的

有一次潘潘儿邀我被看到结果告诉火云了火云还以为是刘琨和我谈了好久真的会烦死现在想来还蛮好笑

可惜现在包子去了长沙真的好想她不只是我们几个喵喵也想他真的包子我们很想你

记得和夏瀚宇开学时候吵一架他把我QQ删了今天才加回来总共快半学期了

还有认识了花生米认识了向雅箐认识了好多好多人最近还认了个初二的当弟弟还认识了个跑步飞人咸蛋超人

总是抱怨德雅的这里不好哪里不好其实在德雅也有很多好玩的事情真的

如果你听我啰啰嗦嗦了这么多零碎的东西看到这里如果你是德雅的那么你肯定也想起了你们班的事情

德雅中学第二教学楼我认识的全部人尤其是德雅中学第二教学楼第四层的你们祝安好

真的一直以来受了许多人的照顾也和许多人发生过矛盾吵过也骂过

今天一写才发现有这么多回忆以及从前的纠缠不清的不清不白的所有事和人

我的文笔不够好我的文字不够细腻我只能够说出祝安好三个字

来表达我从以前到现在的感谢

感谢自己遇到你们

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所有

所有我曾经遇到过认识过结识过陌生的熟悉的吵过架的人

祝安好

以上就是一直以来的全部心情

而我想说的都完了

记忆

树叶绿了又黄,黄了又绿。一年过了,又一年过了。美好的小学时光成为了记忆,六年的同学成为的回忆,转眼间我们步入初中了。又要适应新的生活、新的老师、新的同学、新的环境。

回首以前的小学时光,过的那么快,仿佛一年级就在昨天。老师是我们组成班级的重要一员,他交给了我们知识,让我们懂得做人的道理。老师起早摸黑的为我们改作业、为我们的成绩担心,老师就是一只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学生也是一个班级不可缺少的一员,我们从一个懵懂的小孩,变成明白事理,渴求知识的初中生,做了六年不行常的梦,梦中有快乐,也悲伤。

作文

上五年级的时候,老师说,我们写作文可以借鉴别人的好句子。于是我们班一个男生写:弹指一挥间,三十八年过去了,我小学就要毕业了。

体育课

我们的体育课可多姿多彩了。有时候我们玩贴膏药,有时候我们玩猫和老鼠,有时候我们去山上采茶叶,有时候我们就乖乖的在操场上做操。我最喜欢玩的一个是贴膏药,一个是猫和老鼠。

音乐课

音乐课第一件事就是抄歌词,老师把歌词抄在黑板上,我们抄在本子上。

学的最喜欢的一首歌就是《梦驼铃》。那时很羡慕五年级班里居然会教二重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感觉很炫的样子。所以老缠着我表姐跟我练,她很鄙视我。

不懂友情

记得幼儿园毕业的时候,大家都只是想:“我终于长大了,升入小学了。”因为当时的我们什么也不懂,只认为长大是件好事,天真的我们根本不知道那一份朋友之间的感情。

又该毕业了,与那次不同的是,不仅仅是年龄大了而已,还多了一份同学、朋友之间的友情。

失去了才知道真惜

就在上个学期还活泼好动的我们,在这个学期已经变得有些精神恍惚,就连我们班的“捣蛋鬼”张松也变得很少捉弄人了。大家总是觉得这六年一会儿就过去了,当时的我们为什么不知道珍惜呢?是的,当你盼望时间过去的时候,它会过得很慢;当它过去以后你又觉得它过得很快,可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啊!不懂得珍惜的我们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抓拍

这几天,拿着我爸爸的照相机在学校里左转转、右转转,上拍拍下拍拍的。我希望可以把这些经典的回忆记录在相机里。我尽可能的把校园的每一角都拍下来。可惜因为相机的原因,没有……

分别的泪

这个学期开学的前几天里,我看了一本青春校园小说,叫《男生日记》。里面写了好多关于小学毕业的事,他们在一起排节目,开募捐演唱会,有说有笑的。可是在初中开学的那一天,面临分别,他们也都哭了,泪水好似“孟姜女哭长城”。

珍惜未来

在现实中,我们也将面临这样分别。分别以后,大家都会各奔前程,也许再也不会再见了。既然如此,老天为什么不给我们一些时间来回忆一下这个由友谊和欢乐构成的小学时代呢?现在看来,过去的时光已经不显得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在回忆懂得了珍惜未来。

她和她的季节Ⅰ

[1]

她说 春天是开始的季节 雨水有待放的花苞和隆隆的春雷相随 不会孤单

她说 夏天是轮回的季节 季风有凉爽的冰淇淋和飘忽的萤火虫陪伴 不会孤单

她说 秋天是过渡的季节 落叶有清凉的晚风和身上的长袖衫目送 不会孤单

她说 冬天是结束的季节 白雪有躲藏的动物和发黄的树叶嬉闹 不会孤单

似乎 唯独 自己的身边少了些什么

她想

[2]

天转凉了,想找一件外套穿。

衣柜里的衣物杂乱的堆着,她费力找着去年的那件白色的外套。

找了很久,却还是找不到。

应该,应该是扔掉了吧。

她皱了皱眉头,拿起挂在椅子上的校服便开门出去了。

成清秋站在落地窗后,忧心忡忡地看着女儿下楼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成清秋拿了一块吐司面包,把手中女儿的白色外套放进了自己的包包,也上班去了。

只剩下墙上的大挂钟,滴滴答答地在为离开做着倒计时。

[3]

“ 断断,交作业了。 ”

小组长反过头,对后座的樊断断说。

她点点头,从课桌里拿出书包找起了作业。

“哦对了,昨天你把我的书放在书包的哪一层里了?我都没找到哎!”组长边整理着手中的作业本,边问樊断断。

樊断断猛地紧张了起来,她想起几天前那本书已经被成清秋撕得粉碎。

“哈?书哦,我不是还给你了么。”她随口就说出了谎话。

“我回家的时候找了好久没找到,你放哪一层了哈?”组长又问了一遍。

“嗯...就是。呃我也记不得了,拿你书包来,我找找。怎么会找不到……”她放下自己的书包,伸手要拿组长的书包。

“啊啊……算啦算啦……你先交作业再找书吧,等下课代表又要催了……”组长忽然脸就红了。她看着组长那红通通的脸,纳了闷了:嘿,我是女的她是女的,害羞个什么劲啊。

“哦。”樊断断尴尬地重新坐下,把作业本从书包里拿了出来。

“是数学本吧?”

“嗯。”

“呐,给你。”

“哦。”组长收到本子就转过头去了,樊断断看到她没有追究书的事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习惯性地看了看左手,却发现手表忘了戴。

窗外的电线杆上,几只小麻雀飞向对面的楼顶。天空中是沉重的灰色云朵,这应该,是下雨的预兆吧。

说起来,没带伞呢。

[4]

“樊断断,有人找。”正在讲课的化学老师不高兴地说。

“哦。”樊断断停下正在抄笔记的笔,抬头往教室门口看了一眼,看见了成清秋单薄的背影:她来干什么?她咬了咬牙,还是走出了教室。

“断断,这本书……”成清秋吸了一口气,对一直低着头的樊断断说。

樊断断微微抬起了头,看见成清秋手中那本几天前被她撕碎的书,轻轻笑了。

“后悔了?现在这个是补偿么?”樊断断又低下头,觉得厌恶。

“嗯,是后悔了。那书是你借别人的吧。”成清秋换了只手拿着,语气充满了“我坚决不生气”的味道。

“哦,那你以后没事不要来找我。”樊断断接过书,转身准备进教室,却被成清秋拉住了。

“那个,要伞么?快要下雨了……”

“不用。”樊断断打断了成清秋的话,自顾自地走进了教室。

成清秋的眼睛里,充满了费解和内疚,泛着疼爱的柔光,如东京三月漫天飘零的樱花,泛滥却珍贵。

成清秋把包中的伞拿了出来,放在了窗台上,转身走了。

教室里的樊断断看着窗子外面米黄色的伞,心里忽然有一点点感动。

[5]

天了很大的雨。

怎么形容呢,倾盆大雨?

樊断断被这个形容词给逗乐了,怎么和个小学生写日记一样。

但是的确是,倾盆大雨呢。

这个是夏天独有的气候吧,比春天更加善变。

樊断断拿起那把米黄色的伞,走进了雨中。

叮——

她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短信提示音。

她拿出手机,发信人是成清秋。

“断断,对不起,别恨妈妈。再见,妈妈爱你。”

真是莫名其妙……

樊断断摁下了“删除”,走上了公车。

[1]

她说 春天是开始的季节 雨水有待放的花苞和隆隆的春雷相随 不会孤单

她说 夏天是轮回的季节 季风有凉爽的冰淇淋和飘忽的萤火虫陪伴 不会孤单

她说 秋天是过渡的季节 落叶有清凉的晚风和身上的长袖衫目送 不会孤单

她说 冬天是结束的季节 白雪有躲藏的动物和发黄的树叶嬉闹 不会孤单

似乎 唯独 自己的身边少了些什么

她想

[2]

天转凉了,想找一件外套穿。

衣柜里的衣物杂乱的堆着,她费力找着去年的那件白色的外套。

找了很久,却还是找不到。

应该,应该是扔掉了吧。

她皱了皱眉头,拿起挂在椅子上的校服便开门出去了。

成清秋站在落地窗后,忧心忡忡地看着女儿下楼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成清秋拿了一块吐司面包,把手中女儿的白色外套放进了自己的包包,也上班去了。

只剩下墙上的大挂钟,滴滴答答地在为离开做着倒计时。

[3]

“ 断断,交作业了。 ”

小组长反过头,对后座的樊断断说。

她点点头,从课桌里拿出书包找起了作业。

“哦对了,昨天你把我的书放在书包的哪一层里了?我都没找到哎!”组长边整理着手中的作业本,边问樊断断。

樊断断猛地紧张了起来,她想起几天前那本书已经被成清秋撕得粉碎。

“哈?书哦,我不是还给你了么。”她随口就说出了谎话。

“我回家的时候找了好久没找到,你放哪一层了哈?”组长又问了一遍。

“嗯...就是。呃我也记不得了,拿你书包来,我找找。怎么会找不到……”她放下自己的书包,伸手要拿组长的书包。

“啊啊……算啦算啦……你先交作业再找书吧,等下课代表又要催了……”组长忽然脸就红了。她看着组长那红通通的脸,纳了闷了:嘿,我是女的她是女的,害羞个什么劲啊。

“哦。”樊断断尴尬地重新坐下,把作业本从书包里拿了出来。

“是数学本吧?”

“嗯。”

“呐,给你。”

“哦。”组长收到本子就转过头去了,樊断断看到她没有追究书的事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习惯性地看了看左手,却发现手表忘了戴。

窗外的电线杆上,几只小麻雀飞向对面的楼顶。天空中是沉重的灰色云朵,这应该,是下雨的预兆吧。

说起来,没带伞呢。

[4]

“樊断断,有人找。”正在讲课的化学老师不高兴地说。

“哦。”樊断断停下正在抄笔记的笔,抬头往教室门口看了一眼,看见了成清秋单薄的背影:她来干什么?她咬了咬牙,还是走出了教室。

“断断,这本书……”成清秋吸了一口气,对一直低着头的樊断断说。

樊断断微微抬起了头,看见成清秋手中那本几天前被她撕碎的书,轻轻笑了。

“后悔了?现在这个是补偿么?”樊断断又低下头,觉得厌恶。

“嗯,是后悔了。那书是你借别人的吧。”成清秋换了只手拿着,语气充满了“我坚决不生气”的味道。

“哦,那你以后没事不要来找我。”樊断断接过书,转身准备进教室,却被成清秋拉住了。

“那个,要伞么?快要下雨了……”

“不用。”樊断断打断了成清秋的话,自顾自地走进了教室。

成清秋的眼睛里,充满了费解和内疚,泛着疼爱的柔光,如东京三月漫天飘零的樱花,泛滥却珍贵。

成清秋把包中的伞拿了出来,放在了窗台上,转身走了。

教室里的樊断断看着窗子外面米黄色的伞,心里忽然有一点点感动。

[5]

天了很大的雨。

怎么形容呢,倾盆大雨?

樊断断被这个形容词给逗乐了,怎么和个小学生写日记一样。

但是的确是,倾盆大雨呢。

这个是夏天独有的气候吧,比春天更加善变。

樊断断拿起那把米黄色的伞,走进了雨中。

叮——

她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短信提示音。

她拿出手机,发信人是成清秋。

“断断,对不起,别恨妈妈。再见,妈妈爱你。”

真是莫名其妙……

樊断断摁下了“删除”,走上了公车。

[1]

她说 春天是开始的季节 雨水有待放的花苞和隆隆的春雷相随 不会孤单

她说 夏天是轮回的季节 季风有凉爽的冰淇淋和飘忽的萤火虫陪伴 不会孤单

她说 秋天是过渡的季节 落叶有清凉的晚风和身上的长袖衫目送 不会孤单

她说 冬天是结束的季节 白雪有躲藏的动物和发黄的树叶嬉闹 不会孤单

似乎 唯独 自己的身边少了些什么

她想

[2]

天转凉了,想找一件外套穿。

衣柜里的衣物杂乱的堆着,她费力找着去年的那件白色的外套。

找了很久,却还是找不到。

应该,应该是扔掉了吧。

她皱了皱眉头,拿起挂在椅子上的校服便开门出去了。

成清秋站在落地窗后,忧心忡忡地看着女儿下楼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成清秋拿了一块吐司面包,把手中女儿的白色外套放进了自己的包包,也上班去了。

只剩下墙上的大挂钟,滴滴答答地在为离开做着倒计时。

[3]

“ 断断,交作业了。 ”

小组长反过头,对后座的樊断断说。

她点点头,从课桌里拿出书包找起了作业。

“哦对了,昨天你把我的书放在书包的哪一层里了?我都没找到哎!”组长边整理着手中的作业本,边问樊断断。

樊断断猛地紧张了起来,她想起几天前那本书已经被成清秋撕得粉碎。

“哈?书哦,我不是还给你了么。”她随口就说出了谎话。

“我回家的时候找了好久没找到,你放哪一层了哈?”组长又问了一遍。

“嗯...就是。呃我也记不得了,拿你书包来,我找找。怎么会找不到……”她放下自己的书包,伸手要拿组长的书包。

“啊啊……算啦算啦……你先交作业再找书吧,等下课代表又要催了……”组长忽然脸就红了。她看着组长那红通通的脸,纳了闷了:嘿,我是女的她是女的,害羞个什么劲啊。

“哦。”樊断断尴尬地重新坐下,把作业本从书包里拿了出来。

“是数学本吧?”

“嗯。”

“呐,给你。”

“哦。”组长收到本子就转过头去了,樊断断看到她没有追究书的事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习惯性地看了看左手,却发现手表忘了戴。

窗外的电线杆上,几只小麻雀飞向对面的楼顶。天空中是沉重的灰色云朵,这应该,是下雨的预兆吧。

说起来,没带伞呢。

[4]

“樊断断,有人找。”正在讲课的化学老师不高兴地说。

“哦。”樊断断停下正在抄笔记的笔,抬头往教室门口看了一眼,看见了成清秋单薄的背影:她来干什么?她咬了咬牙,还是走出了教室。

“断断,这本书……”成清秋吸了一口气,对一直低着头的樊断断说。

樊断断微微抬起了头,看见成清秋手中那本几天前被她撕碎的书,轻轻笑了。

“后悔了?现在这个是补偿么?”樊断断又低下头,觉得厌恶。

“嗯,是后悔了。那书是你借别人的吧。”成清秋换了只手拿着,语气充满了“我坚决不生气”的味道。

“哦,那你以后没事不要来找我。”樊断断接过书,转身准备进教室,却被成清秋拉住了。

“那个,要伞么?快要下雨了……”

“不用。”樊断断打断了成清秋的话,自顾自地走进了教室。

成清秋的眼睛里,充满了费解和内疚,泛着疼爱的柔光,如东京三月漫天飘零的樱花,泛滥却珍贵。

成清秋把包中的伞拿了出来,放在了窗台上,转身走了。

教室里的樊断断看着窗子外面米黄色的伞,心里忽然有一点点感动。

[5]

天了很大的雨。

怎么形容呢,倾盆大雨?

樊断断被这个形容词给逗乐了,怎么和个小学生写日记一样。

但是的确是,倾盆大雨呢。

这个是夏天独有的气候吧,比春天更加善变。

樊断断拿起那把米黄色的伞,走进了雨中。

叮——

她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短信提示音。

她拿出手机,发信人是成清秋。

“断断,对不起,别恨妈妈。再见,妈妈爱你。”

真是莫名其妙……

樊断断摁下了“删除”,走上了公车。

[1]

她说 春天是开始的季节 雨水有待放的花苞和隆隆的春雷相随 不会孤单

她说 夏天是轮回的季节 季风有凉爽的冰淇淋和飘忽的萤火虫陪伴 不会孤单

她说 秋天是过渡的季节 落叶有清凉的晚风和身上的长袖衫目送 不会孤单

她说 冬天是结束的季节 白雪有躲藏的动物和发黄的树叶嬉闹 不会孤单

似乎 唯独 自己的身边少了些什么

她想

[2]

天转凉了,想找一件外套穿。

衣柜里的衣物杂乱的堆着,她费力找着去年的那件白色的外套。

找了很久,却还是找不到。

应该,应该是扔掉了吧。

她皱了皱眉头,拿起挂在椅子上的校服便开门出去了。

成清秋站在落地窗后,忧心忡忡地看着女儿下楼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成清秋拿了一块吐司面包,把手中女儿的白色外套放进了自己的包包,也上班去了。

只剩下墙上的大挂钟,滴滴答答地在为离开做着倒计时。

[3]

“ 断断,交作业了。 ”

小组长反过头,对后座的樊断断说。

她点点头,从课桌里拿出书包找起了作业。

“哦对了,昨天你把我的书放在书包的哪一层里了?我都没找到哎!”组长边整理着手中的作业本,边问樊断断。

樊断断猛地紧张了起来,她想起几天前那本书已经被成清秋撕得粉碎。

“哈?书哦,我不是还给你了么。”她随口就说出了谎话。

“我回家的时候找了好久没找到,你放哪一层了哈?”组长又问了一遍。

“嗯...就是。呃我也记不得了,拿你书包来,我找找。怎么会找不到……”她放下自己的书包,伸手要拿组长的书包。

“啊啊……算啦算啦……你先交作业再找书吧,等下课代表又要催了……”组长忽然脸就红了。她看着组长那红通通的脸,纳了闷了:嘿,我是女的她是女的,害羞个什么劲啊。

“哦。”樊断断尴尬地重新坐下,把作业本从书包里拿了出来。

“是数学本吧?”

“嗯。”

“呐,给你。”

“哦。”组长收到本子就转过头去了,樊断断看到她没有追究书的事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习惯性地看了看左手,却发现手表忘了戴。

窗外的电线杆上,几只小麻雀飞向对面的楼顶。天空中是沉重的灰色云朵,这应该,是下雨的预兆吧。

说起来,没带伞呢。

[4]

“樊断断,有人找。”正在讲课的化学老师不高兴地说。

“哦。”樊断断停下正在抄笔记的笔,抬头往教室门口看了一眼,看见了成清秋单薄的背影:她来干什么?她咬了咬牙,还是走出了教室。

“断断,这本书……”成清秋吸了一口气,对一直低着头的樊断断说。

樊断断微微抬起了头,看见成清秋手中那本几天前被她撕碎的书,轻轻笑了。

“后悔了?现在这个是补偿么?”樊断断又低下头,觉得厌恶。

“嗯,是后悔了。那书是你借别人的吧。”成清秋换了只手拿着,语气充满了“我坚决不生气”的味道。

“哦,那你以后没事不要来找我。”樊断断接过书,转身准备进教室,却被成清秋拉住了。

“那个,要伞么?快要下雨了……”

“不用。”樊断断打断了成清秋的话,自顾自地走进了教室。

成清秋的眼睛里,充满了费解和内疚,泛着疼爱的柔光,如东京三月漫天飘零的樱花,泛滥却珍贵。

成清秋把包中的伞拿了出来,放在了窗台上,转身走了。

教室里的樊断断看着窗子外面米黄色的伞,心里忽然有一点点感动。

[5]

天了很大的雨。

怎么形容呢,倾盆大雨?

樊断断被这个形容词给逗乐了,怎么和个小学生写日记一样。

但是的确是,倾盆大雨呢。

这个是夏天独有的气候吧,比春天更加善变。

樊断断拿起那把米黄色的伞,走进了雨中。

叮——

她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短信提示音。

她拿出手机,发信人是成清秋。

“断断,对不起,别恨妈妈。再见,妈妈爱你。”

真是莫名其妙……

樊断断摁下了“删除”,走上了公车。

[1]

她说 春天是开始的季节 雨水有待放的花苞和隆隆的春雷相随 不会孤单

她说 夏天是轮回的季节 季风有凉爽的冰淇淋和飘忽的萤火虫陪伴 不会孤单

她说 秋天是过渡的季节 落叶有清凉的晚风和身上的长袖衫目送 不会孤单

她说 冬天是结束的季节 白雪有躲藏的动物和发黄的树叶嬉闹 不会孤单

似乎 唯独 自己的身边少了些什么

她想

[2]

天转凉了,想找一件外套穿。

衣柜里的衣物杂乱的堆着,她费力找着去年的那件白色的外套。

找了很久,却还是找不到。

应该,应该是扔掉了吧。

她皱了皱眉头,拿起挂在椅子上的校服便开门出去了。

成清秋站在落地窗后,忧心忡忡地看着女儿下楼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成清秋拿了一块吐司面包,把手中女儿的白色外套放进了自己的包包,也上班去了。

只剩下墙上的大挂钟,滴滴答答地在为离开做着倒计时。

[3]

“ 断断,交作业了。 ”

小组长反过头,对后座的樊断断说。

她点点头,从课桌里拿出书包找起了作业。

“哦对了,昨天你把我的书放在书包的哪一层里了?我都没找到哎!”组长边整理着手中的作业本,边问樊断断。

樊断断猛地紧张了起来,她想起几天前那本书已经被成清秋撕得粉碎。

“哈?书哦,我不是还给你了么。”她随口就说出了谎话。

“我回家的时候找了好久没找到,你放哪一层了哈?”组长又问了一遍。

“嗯...就是。呃我也记不得了,拿你书包来,我找找。怎么会找不到……”她放下自己的书包,伸手要拿组长的书包。

“啊啊……算啦算啦……你先交作业再找书吧,等下课代表又要催了……”组长忽然脸就红了。她看着组长那红通通的脸,纳了闷了:嘿,我是女的她是女的,害羞个什么劲啊。

“哦。”樊断断尴尬地重新坐下,把作业本从书包里拿了出来。

“是数学本吧?”

“嗯。”

“呐,给你。”

“哦。”组长收到本子就转过头去了,樊断断看到她没有追究书的事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习惯性地看了看左手,却发现手表忘了戴。

窗外的电线杆上,几只小麻雀飞向对面的楼顶。天空中是沉重的灰色云朵,这应该,是下雨的预兆吧。

说起来,没带伞呢。

[4]

“樊断断,有人找。”正在讲课的化学老师不高兴地说。

“哦。”樊断断停下正在抄笔记的笔,抬头往教室门口看了一眼,看见了成清秋单薄的背影:她来干什么?她咬了咬牙,还是走出了教室。

“断断,这本书……”成清秋吸了一口气,对一直低着头的樊断断说。

樊断断微微抬起了头,看见成清秋手中那本几天前被她撕碎的书,轻轻笑了。

“后悔了?现在这个是补偿么?”樊断断又低下头,觉得厌恶。

“嗯,是后悔了。那书是你借别人的吧。”成清秋换了只手拿着,语气充满了“我坚决不生气”的味道。

“哦,那你以后没事不要来找我。”樊断断接过书,转身准备进教室,却被成清秋拉住了。

“那个,要伞么?快要下雨了……”

“不用。”樊断断打断了成清秋的话,自顾自地走进了教室。

成清秋的眼睛里,充满了费解和内疚,泛着疼爱的柔光,如东京三月漫天飘零的樱花,泛滥却珍贵。

成清秋把包中的伞拿了出来,放在了窗台上,转身走了。

教室里的樊断断看着窗子外面米黄色的伞,心里忽然有一点点感动。

[5]

天了很大的雨。

怎么形容呢,倾盆大雨?

樊断断被这个形容词给逗乐了,怎么和个小学生写日记一样。

但是的确是,倾盆大雨呢。

这个是夏天独有的气候吧,比春天更加善变。

樊断断拿起那把米黄色的伞,走进了雨中。

叮——

她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短信提示音。

她拿出手机,发信人是成清秋。

“断断,对不起,别恨妈妈。再见,妈妈爱你。”

真是莫名其妙……

樊断断摁下了“删除”,走上了公车。

[1]

她说 春天是开始的季节 雨水有待放的花苞和隆隆的春雷相随 不会孤单

她说 夏天是轮回的季节 季风有凉爽的冰淇淋和飘忽的萤火虫陪伴 不会孤单

她说 秋天是过渡的季节 落叶有清凉的晚风和身上的长袖衫目送 不会孤单

她说 冬天是结束的季节 白雪有躲藏的动物和发黄的树叶嬉闹 不会孤单

似乎 唯独 自己的身边少了些什么

她想

[2]

天转凉了,想找一件外套穿。

衣柜里的衣物杂乱的堆着,她费力找着去年的那件白色的外套。

找了很久,却还是找不到。

应该,应该是扔掉了吧。

她皱了皱眉头,拿起挂在椅子上的校服便开门出去了。

成清秋站在落地窗后,忧心忡忡地看着女儿下楼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成清秋拿了一块吐司面包,把手中女儿的白色外套放进了自己的包包,也上班去了。

只剩下墙上的大挂钟,滴滴答答地在为离开做着倒计时。

[3]

“ 断断,交作业了。 ”

小组长反过头,对后座的樊断断说。

她点点头,从课桌里拿出书包找起了作业。

“哦对了,昨天你把我的书放在书包的哪一层里了?我都没找到哎!”组长边整理着手中的作业本,边问樊断断。

樊断断猛地紧张了起来,她想起几天前那本书已经被成清秋撕得粉碎。

“哈?书哦,我不是还给你了么。”她随口就说出了谎话。

“我回家的时候找了好久没找到,你放哪一层了哈?”组长又问了一遍。

“嗯...就是。呃我也记不得了,拿你书包来,我找找。怎么会找不到……”她放下自己的书包,伸手要拿组长的书包。

“啊啊……算啦算啦……你先交作业再找书吧,等下课代表又要催了……”组长忽然脸就红了。她看着组长那红通通的脸,纳了闷了:嘿,我是女的她是女的,害羞个什么劲啊。

“哦。”樊断断尴尬地重新坐下,把作业本从书包里拿了出来。

“是数学本吧?”

“嗯。”

“呐,给你。”

“哦。”组长收到本子就转过头去了,樊断断看到她没有追究书的事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习惯性地看了看左手,却发现手表忘了戴。

窗外的电线杆上,几只小麻雀飞向对面的楼顶。天空中是沉重的灰色云朵,这应该,是下雨的预兆吧。

说起来,没带伞呢。

[4]

“樊断断,有人找。”正在讲课的化学老师不高兴地说。

“哦。”樊断断停下正在抄笔记的笔,抬头往教室门口看了一眼,看见了成清秋单薄的背影:她来干什么?她咬了咬牙,还是走出了教室。

“断断,这本书……”成清秋吸了一口气,对一直低着头的樊断断说。

樊断断微微抬起了头,看见成清秋手中那本几天前被她撕碎的书,轻轻笑了。

“后悔了?现在这个是补偿么?”樊断断又低下头,觉得厌恶。

“嗯,是后悔了。那书是你借别人的吧。”成清秋换了只手拿着,语气充满了“我坚决不生气”的味道。

“哦,那你以后没事不要来找我。”樊断断接过书,转身准备进教室,却被成清秋拉住了。

“那个,要伞么?快要下雨了……”

“不用。”樊断断打断了成清秋的话,自顾自地走进了教室。

成清秋的眼睛里,充满了费解和内疚,泛着疼爱的柔光,如东京三月漫天飘零的樱花,泛滥却珍贵。

成清秋把包中的伞拿了出来,放在了窗台上,转身走了。

教室里的樊断断看着窗子外面米黄色的伞,心里忽然有一点点感动。

[5]

天了很大的雨。

怎么形容呢,倾盆大雨?

樊断断被这个形容词给逗乐了,怎么和个小学生写日记一样。

但是的确是,倾盆大雨呢。

这个是夏天独有的气候吧,比春天更加善变。

樊断断拿起那把米黄色的伞,走进了雨中。

叮——

她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短信提示音。

她拿出手机,发信人是成清秋。

“断断,对不起,别恨妈妈。再见,妈妈爱你。”

真是莫名其妙……

樊断断摁下了“删除”,走上了公车。

[1]

她说 春天是开始的季节 雨水有待放的花苞和隆隆的春雷相随 不会孤单

她说 夏天是轮回的季节 季风有凉爽的冰淇淋和飘忽的萤火虫陪伴 不会孤单

她说 秋天是过渡的季节 落叶有清凉的晚风和身上的长袖衫目送 不会孤单

她说 冬天是结束的季节 白雪有躲藏的动物和发黄的树叶嬉闹 不会孤单

似乎 唯独 自己的身边少了些什么

她想

[2]

天转凉了,想找一件外套穿。

衣柜里的衣物杂乱的堆着,她费力找着去年的那件白色的外套。

找了很久,却还是找不到。

应该,应该是扔掉了吧。

她皱了皱眉头,拿起挂在椅子上的校服便开门出去了。

成清秋站在落地窗后,忧心忡忡地看着女儿下楼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成清秋拿了一块吐司面包,把手中女儿的白色外套放进了自己的包包,也上班去了。

只剩下墙上的大挂钟,滴滴答答地在为离开做着倒计时。

[3]

“ 断断,交作业了。 ”

小组长反过头,对后座的樊断断说。

她点点头,从课桌里拿出书包找起了作业。

“哦对了,昨天你把我的书放在书包的哪一层里了?我都没找到哎!”组长边整理着手中的作业本,边问樊断断。

樊断断猛地紧张了起来,她想起几天前那本书已经被成清秋撕得粉碎。

“哈?书哦,我不是还给你了么。”她随口就说出了谎话。

“我回家的时候找了好久没找到,你放哪一层了哈?”组长又问了一遍。

“嗯...就是。呃我也记不得了,拿你书包来,我找找。怎么会找不到……”她放下自己的书包,伸手要拿组长的书包。

“啊啊……算啦算啦……你先交作业再找书吧,等下课代表又要催了……”组长忽然脸就红了。她看着组长那红通通的脸,纳了闷了:嘿,我是女的她是女的,害羞个什么劲啊。

“哦。”樊断断尴尬地重新坐下,把作业本从书包里拿了出来。

“是数学本吧?”

“嗯。”

“呐,给你。”

“哦。”组长收到本子就转过头去了,樊断断看到她没有追究书的事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习惯性地看了看左手,却发现手表忘了戴。

窗外的电线杆上,几只小麻雀飞向对面的楼顶。天空中是沉重的灰色云朵,这应该,是下雨的预兆吧。

说起来,没带伞呢。

[4]

“樊断断,有人找。”正在讲课的化学老师不高兴地说。

“哦。”樊断断停下正在抄笔记的笔,抬头往教室门口看了一眼,看见了成清秋单薄的背影:她来干什么?她咬了咬牙,还是走出了教室。

“断断,这本书……”成清秋吸了一口气,对一直低着头的樊断断说。

樊断断微微抬起了头,看见成清秋手中那本几天前被她撕碎的书,轻轻笑了。

“后悔了?现在这个是补偿么?”樊断断又低下头,觉得厌恶。

“嗯,是后悔了。那书是你借别人的吧。”成清秋换了只手拿着,语气充满了“我坚决不生气”的味道。

“哦,那你以后没事不要来找我。”樊断断接过书,转身准备进教室,却被成清秋拉住了。

“那个,要伞么?快要下雨了……”

“不用。”樊断断打断了成清秋的话,自顾自地走进了教室。

成清秋的眼睛里,充满了费解和内疚,泛着疼爱的柔光,如东京三月漫天飘零的樱花,泛滥却珍贵。

成清秋把包中的伞拿了出来,放在了窗台上,转身走了。

教室里的樊断断看着窗子外面米黄色的伞,心里忽然有一点点感动。

[5]

天了很大的雨。

怎么形容呢,倾盆大雨?

樊断断被这个形容词给逗乐了,怎么和个小学生写日记一样。

但是的确是,倾盆大雨呢。

这个是夏天独有的气候吧,比春天更加善变。

樊断断拿起那把米黄色的伞,走进了雨中。

叮——

她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短信提示音。

她拿出手机,发信人是成清秋。

“断断,对不起,别恨妈妈。再见,妈妈爱你。”

真是莫名其妙……

樊断断摁下了“删除”,走上了公车。

Sir,那真的不是俺的错

□孙成龙

屋漏偏遭连夜雨,船破恰迎顶头风。各位,你说最近俺咋这么背!考试考砸了,朋友吵翻了,师生闹茬了!跟谁闹茬了?英sir呗!列位莫急,且听俺慢慢道来。

前天早晨,俺那不争气的车子又抛锚了,真是让俺欢喜让俺忧。喜的是,英语晨读可以不上了,你说英sir一上课像过筛子一样,一通不过便来阵暴风骤雨,谁受得了啊!阿弥陀佛,今天总算躲过一劫了,甭管咋说,车子确实扎胎了,这才叫“事实胜于雄辩”哪!忧的是,英sir以铁腕著称,白纸般的脸上镶一副金丝眼镜,眼镜后面藏着的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经常让俺们不寒而栗。听说连校长都惧他三分。

俺寻思着,反正误卯了,捱吧。可你说怪不怪?这身子就像有人推着一样,不多时,竟也挪到了教室前。俺这心里是七上八下的,里面咋没动静呢,往常可不是这样呀。俺隔了玻璃往里瞅,瞅了半天也没瞅见那熟悉的身影。嗨,看把俺紧张的,弄出一身汗!谢天谢地!“吱扭!”本人就大摇大摆地进去了。“唰——”奇怪,俺也没整什么新发型,咋就成了焦点呢?小A,小样,瞅俺笑啥?没见过咋的?再往后瞅,俺的娘呦,英sir正端坐在俺的座位上!俺这心哪,是哇凉哇凉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都怪俺这“雾眼”,偌大个人竟然视若无睹!俺后悔哇,进门咋没喊“报告”呢?“出去!站——出——去!”天哪,还没容俺回过神来,sir暴怒了。那嗓门,得有一百二十分贝,别说是俺,全班几十位同窗都给震得一愣一愣的!咱不敢抗旨,先向后转再齐步走,老老实实呆在外面思过了。

别急,听俺慢慢说。十分钟过后晨读结束,英sir连瞅也没瞅俺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感谢上帝,终于解禁了。那一阵俺又惊又吓,像团棉花瘫在桌上。“啪!”不知哪个肇事鬼鼓了一掌,大家先是一怔,紧接着“啪”的一声教室里顿时像煮沸的粥锅,其中还夹杂着“byebye”的怪腔怪调。“咣!”天哪,英sir又回来了!只见他嘴角抽动,怒目圆睁,半晌,齿缝里才挤出一句:“Stupid,竖子不可教也!”之后,英sir的铁齿铜牙向俺们发射出一轮又一轮的冲击波。偶尔抬抬头,哇!不会吧!英sir正恶狠狠地盯着俺哪!说一千道一万,刚才的骚动皆因咱而起,你就是浑

身是嘴也说不清道不明,咋办?趴着呗!“背诵Unit2的三篇课文,十分钟后我检查!”sir终于发出指令。啥?十分钟!干脆“毙”了俺们得了!唉,正所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谁叫你摸着老虎屁股了呢,背吧。哗……教室内又沸腾起来。当当!英sir敲了两下讲桌,“谁背完了?请举手!”同窗们就像被提审的囚犯,纷纷将头埋在臂弯里,英sir连问两遍却没有一人敢接招。俺那心呀,怦怦怦,摁不住地跳。平素里,英sir没少敲打我,总是恨我不成钢,今儿个我恐怕在劫难逃!“孙成龙!”哇!预言竟成现实!俺脑袋被“孙成龙”三字砸得“嗡”的一下,完喽,完喽。“老……老师,我……我……”一向伶牙俐齿的俺竟口吃起来。“我,我什么?给你点阳光就灿烂,孙成龙,叫这个名字,你也真够有勇气的……”俺一时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后面的话听不太清楚了,只清晰记得罚抄十遍课文,下午上课前交上。

唉,瞧俺这运背的,稀里糊涂替人担过!中午,别说玩游戏,就连吃饭都没顾上,俺终于在预备铃响前把“作业”按时赶完!第二天,打开英语作业,哇!上面咋连个“阅”字也没有写呢!无言胜有言,这就是态度,还有什么好说的!从此俺便掉到后娘手喽,不管俺咋表现,阳光就是照不到咱身上!

诸位,那次风波之后,俺是茶不思饭不想,就觉心里堵得慌。想找英sir谈谈,咱还真没勇气;想上网和他聊聊,又没有sir的QQ号。俺多想对他说:“My dear sir,俺是发自肺腑地尊敬和崇拜您哪!关于那件事,俺冤,俺比窦娥还冤哪!俺可以向毛主席发誓,那真的不是俺的错!”

【点评】 这篇文章主要聚集在职干部师生关系上,学生得不到老师的理解,无法与老师平和地沟通是当今教育存在的一个普通现象。此文给人这样一个启示:教师能够经常反思矫正教学行为,着力构建健康和谐的师生关系,是教育成功的关键。行文跌宕起伏,笔触细腻老辣,语言亦庄亦谐,内容极富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