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的作文.(共六篇)

你好,我叫唯美,我在这漂浮不定的世界忧郁的活了好久好久我已记不得我今年几岁了。我拥有婀娜多姿的身段,有人用处水芙蓉来形容过我。我拥有多愁善感的脸颊,经常有人把我与忧郁、压抑、痛苦与我联系在一起。我拥有寂寞空虚的心脏,我经常徘徊于这浮浮漂漂的世界,我在这文字的世界里快乐?快乐?可我更希望我能实惠、平凡的活着,不用烦恼。我想变成一个实惠的人,实惠的活着,给我一个实惠的家,一张实惠的床,最好也为我配备一具实惠的棺椁。实惠的活着......

唯美融合

作文题:红日初升,其道大光,你感到生机勃勃,这是语文;风雅钱塘,锦绣黄山,你觉得无限壮美,这也是语文……语文的外延其实就是生活的外延。请以“语文与生活”为话题,立意自定,题目自拟,文体自选,写一篇文章,要求不少于800字。

唯美融合

皖望江二中周石

生活,如同一杯泛着清香的清茗,氤氲着无限的美好,而语文,则是其中沉浮的茶叶;

生活,如同一片爽朗丰富的天空,点缀着些许的神秘,而语文,则是那几朵悠闲的白云,掠过的飞鸟;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这是壮阔;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复还来,这是自信;身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这是志气;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这是友情……语文,诠释着人生百态。

也许你会说:毕竟生活很平凡……而每一粒平凡的小水滴汇聚成了无垠的大海。能够从一粒水中看到整个大海,一粒沙中窥出整个世界,很困难,但我们可以试着用诗意的头脑和丰富的知识去对待生活中的点滴,譬如微笑,譬如赞赏。语文,在生命的每一个角落。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含蓄;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真情;此时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下心头,思念;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记忘,凄凉……语文,诉说着人间真情。

也许你摇头:生活,毕竟很现实……是的,生活很现实,人同样是血肉之躯,孰能无情。亲情、友情、爱情,天地为之动容,而语文,则将它演绎到了极致。且不说柳永《雨霖铃》如何缠绵,昭君出塞如何凄凉,易安居士如何思夫,单是那一句句诗词便盈孕了一切。语文,在生命的每一个角落。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语文,蕴含着人生哲理。

其实,语文的意义何止诗词。而诗词中却足以看透生活,容纳生活,包揽生活。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可以激发写作的灵感。正是由于生活如此丰富多彩,才有语文的广泛多姿,如同源与流,树与叶,根与枝,息息相关。

让我为你安排一个下午吧。

希望那个下午风和日丽,春光明媚。坐在成荫的大树下,嗅着生命的欢腾,捧上一杯清茶,细细品味《点一盏心灯》中所蕴含的哲理。嗯,也许你还需要闭上眼睛静静思考……这就是生活与语文的完美融合,我希望,再加点神秘……(指导教师钱叶成)

唯美

我只是一只狗。

第一次轮回开始时,不知是谁和我开了这样一个莫大的玩笑,让我生在一个被唤作“英雄”的家族,却给了我一双罗圈腿。

第一次,见到孟婆后,我跟她讲我再也不想做一条狗,做一个“英雄”家族的“异类”。因为仅是这样的一个理由,孟婆听了,只是笑了笑。似乎她在笑我的无知,于是我急忙便身她讲述我的悲惨人生。噢,不,应该准确说是悲惨“狗”生。

从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那刻起,也许除了母亲,别人都对我是嘲讽,把我当作一个真真正正的“异类”。猫儿用她轻盈的步姿将我仅有的尊严蚕食,甚至是哥哥,和他们站立在一起,留给我的也只是自卑罢了。做不了猎狗,于是我勇敢地选择了做一只“家”狗,看门,守户,一日更复一日,默默地…… 不懂,真是不懂!也许,就是这样便好,可老天怎么会让我这样简单地过呢?家里的小主人,对于我的这双腿和这打着圈的步子也是毫不吝啬地给了我嘲笑与可怜。所以,绝望了的我离“家”出走了……悄悄地,躲在某个太阳的地方,给了自己一个终结……

“我只是再不想做一狗,仅此而已……”我竭尽心中的苦愤讲述着,看看已有些倦意的孟婆,只是冷冷地扔给了我一句:“命运是无法改变的,你的选择也许错了,但下辈子你仍得做一条罗圈腿的狗,直到十世之后的轮回。”我惊愕了……“孟婆汤,喝吧!”她递给了我一碗水。

那些记忆从我的心中如潮水般泻出,心一下一下被扯撕碎,泪水已没有节制了……我没有犹豫,更没有哀求,只是捧起桌上那碗寒气逼人的汤水,痛痛快快地喝下。于是,这忘不了的一世就在这刹时被尘封。

我,从明天起,又得开始经历这么一世,甚至比这更是悲惨……

冷涩的液体穿过了我的喉咙,最后一滴今生的泪从脸颊滑下,带着这将要随我九世的罗圈腿,我跳入了尘世,开始继续做我“罗圈腿的异类”……

随水,流年,我的轮回在继续……

随水,流年,我的罗圈腿也仍是依然、如故……

日子过着,我的命运,也在重复着。仍是做了一条“家”狗,但是可以庆幸是换了个主人。那是个奶奶,应该说是一个除母亲之外没嫌弃过我的人,甚至出门都带着我的人。总是,我为她所赐予的怜悯而感动的热泪盈眶。我就这样,为她的怜悯活了大半生。终于,终于在那年,我开始为自己而活……

不是依稀,是刻骨铭心,我清楚地记得是在那个夏天,我的命运转弯了……

我跟着她去庙里祈福。到了寺中,她去了佛堂的大殿,我悄悄地藏在一棵树后守候。突然间,天崩地裂。眨眼,全部都成了平地,那大殿也是无可幸免。顾不了许多,我打着那打圈的步子奋力向废墟冲去,去找那个怜我、惜我的她。靠着平时闻到的熟悉气味,在说不清是某某某处的那儿,我找着了一息尚存的她。我用那只引以为耻的罗圈腿,一下一下刨开了砖瓦。但看着仅是露出血肉模糊面容的她,我却又再是无能为力。我只好用舌头舔她,用我这曾苦诉不要再当一只狗的声音呼唤着她……三天,三天,整整三个日夜,我守在她旁边,未敢合一下眼。终于,等到了,她被救了。我欣慰地笑了,在那片虽然烟尘弥漫的天空中,在我从来不敢直视的阳光下我欣慰地笑了。可是,随后……

不知是多长时间,等我醒来,我在那儿被誉为“英雄”……

我沉默了。

不知是喜悦,不知是疑惑,但在我心中“罗圈腿”的阴影似乎已被抹去。因为,我找到了真正的我,我做了自己应该做的。我懂了,我懂孟婆的笑了,做“我”,不是用来害羞的,是实现我的价值,做我该做的事的。何必管它的“罗圈腿”,何必顾它的冷言嘲笑,做好自己就好!轮回的一世仅仅只有几十年而已,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自己,不管是只笑傲沙场的“猎”狗,还是只在迈着打圈步子的“家”狗,我就是唯美。“英雄”,不可否认,它是个美丽的光环,它可以罩信我的罗圈腿,让我在这个美丽的光环下荣誉一生,荣誉这一个轮回,但再美的光环又有何用,放不下心中的那双“罗圈腿”,在下一个轮回,也仍是一只“罗圈腿”的狗。我做到了自己,不论是“异类”还是“英雄”,我勇敢地做了自己,我就是唯美。

下一个轮回,我会选择做一只罗圈腿的狗,第十个轮回,我也会选择做一只罗圈腿的狗……

轻轻地闭上了眼,来到了孟婆旁边,慢慢地咽下那清新的液体,笑容在今生的脸上驻足,直到永远……

转身,跳入了红尘,属于我“唯美”的红尘……

唯美

美丽的蝴蝶像一位技艺精湛的舞者,

于百花之中将自己的灵魂绽放;

流萤,孱弱的生命,

却于黑暗之中释放属于自己的色彩;

樱花,舞动的天使,

翩迁在摇曳的风中,

舞出了自己绝美的华章。

雨,悠悠然打开天窗,

尔后,片段式的画面浮现在脑海。

蝴蝶、萤火虫、樱花,

唯美的定格。

我们何时也能这样唯美地生活?

唯美、残红

终于在这个热得恼人的夏天里找到了久违的美丽。

草地很软很软,却禁得住我们的踩踏,一次又一次的抬头,挺拔。走了十几步,我看到了,他们安详的躺着。五叶白中渗黄的花瓣螺旋式地叠在一起,像被镶在这片绿得抢眼的草地上,不娇媚,却有些质朴。看着地上零星的花瓣,心中不免泛起阵阵怜意,也许顷刻前它们还在母体上依偎。一阵夹着淡淡的缅栀子花香的清风一扫而过,一朵朵白花簌簌落下,让人不禁想起“落花不语空辞树,流水无情自入池”的感慨。几叶飘在水洼上的残红,已经变黄干枯,也许,那正是落红有情,化泥护花的完美献身;些许含苞欲绽的花蕾,在支离破碎的阳光下显得那么青涩、稚嫩,让人不觉心生怜悯。

站在这棵树下面,似乎全然听不见车水马龙的喧哗,只有花儿落下那一刻的宁静,无声的天籁。

可能已经注定,树是新生,土是归宿。没有热情高亢的开场,也没有激情澎湃的谢幕,只有清风作伴。花开花谢,它们出演了一场又一场繁华落絮,是故事还是人生.......

夏日里无意间的邂逅,我爱上了那一地残红。

唯美

清晨,天微微亮,天上的星星若隐若显,迟迟不肯离去。老天为了使这个世界变的更富有诗意,降下了小雨。那犹如被冰封了数十年的水滴扑面而来,几分凄凉之感不禁油然而生。

我漫步于街道上,前往公园见一友人。 慢慢地向前走着,地面上是满满的落叶,踏上去,轻柔而沙沙。街道上已没有了往日的嘈杂,是那么的静谧。风,掠过,红叶旋落,有的爽快的离去,有的还依依不舍。空中的飘飞,曳过身旁的落红,感觉是那么的艳媚。闭上双眸,听到那落叶的无声,嗅到那大地的浓味,静,而喧嚣。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知道,是他来了。

他是一个平凡的拾荒者,是一个六、七十岁老翁,似乎的确是六、七十岁。他身上的那件衣服早已破烂不堪,四季都穿着它,仿佛他只有这一件衣服可穿,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那满头的银发依旧是那样地蓬乱,只不过更加稀疏了,那婆娑的面庞更像是一块老松木了。 我对他是没有好感的。去年冬天,他刮破了我新买的羽绒服,或许他是不小心的,但终究挨骂的是我;然而又在几天前他把我停在马路边的自行车当废车卖了。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一个不折不扣、贪财的小人。这时,一个叔叔匆匆走过,老人停了下来,看了那叔叔一眼,而我为了避免再次的麻烦也快速地走开了,而且还没忘记瞪他一眼,心中很有成就感。一会儿,耳边响起一个沙哑的声音:“小伙子,等一等。”那老人吃力的骑着三轮车追上来说。那人回头一望,没有言语,继续向前走。“小伙子,等一等。”那沙哑的声音再次回荡在我的耳边。转眼间老人已到了那叔叔的面前了。“干什么!?”那叔叔不耐烦地说,并投去憎恶的目光。“你的东西掉了。”说完,老人伸出了他那干苍的手,手上的是一个黑色的钱包。那叔叔愣住了。风,又起,叶又落,时间仿佛被定格在了这一刻——两人都没有动,老人的嘴角在抖动着,他在笑,是的,谁都知道老人在笑。那两双眼眸中分明闪动着激动与兴奋。

此刻,瞬间即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