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感人的一幕作文(共五篇)

奥运会感人的一幕

博文小学六(一)班江钰

指导老师:张雅琳

生活中处处都有动人、感人的事情,尤其以今年最多,在抗击雪灾中有,在地震抢险中有,在奥运会上游,我要写的就是发生在奥运会上的动人事件。

经过十七天的激烈争夺,第二十九届奥运会曲终人散。在北京,302枚金牌各有归属,中国队首次超越美国队在金牌榜上傲视群雄。这令人欣喜的17天同时发生了许多让我们感动的事,出现了许多让我们感动的人,他们也许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冠军,甚至连名次也没有得上,但他们的故事也将和神奇的菲尔普斯与博尔特一样,写进了奥运会的历史中。

19日那天,北京奥运会男子举重105公斤以上级的颁奖台上上演了感人的一幕:该项冠军得主—德国选手马·施泰纳把亡妻苏珊的照片和奥运金牌高高举起,让人们不仅仅看到一个强壮有力的大力士,还深深感觉到他对妻子深深的爱。26岁的施泰纳在夺金后激动地表示,他的亡妻苏珊在比赛中一直陪伴着他,给予他夺金的勇气,这是一场献给亡妻苏珊的胜利。马·施泰纳夺得的这枚奥运金牌不仅仅是德国16年以来获得的唯一的奥运举重金牌,更证明了爱能够创造奇迹。

而在五十米步枪三姿赛中同样上演着另一场感人的一幕:美国选手埃蒙斯在五十米步枪三姿赛中一支遥遥领先,到最后一发时,他哪怕再打一个七环也能稳拿冠军,可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埃蒙斯的最后一枪只打了4.4环,将到手的冠军给丢了,重蹈了四年前的覆辙,他的眼神失落而又伤心,但让大家感动的事他在第一时间十分友好的与侥幸获得冠军的运动员相拥兵握手祝贺,虽然他的眼眶中有泪光涌动,这是一个失败者的风度,是奥运友谊的传承。

金牌、冠军、胜利都不是奥林匹克的一切,让我们在记住博尔特、菲尔普斯的同时,也记住这些赛场上能让我们感动的人和闪在我们眼前的永久不忘的感人一幕,这将激励我们在失败中从容,化悲痛为力量,同时希望这动人的一幕幕事件能成为灾区冬日里的一轮暖阳,让我和灾区的小朋友共勉,共同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不一样的爱

不一样的爱内蒙古乌海市乌达区第十二中学103班冉雪琪爱,伟大而又无私。它,不是索取的标志,而是默默无闻地在给予我们,不要求回报。爱的力量是伟大的,它可以使人痛改前非,也可以使人产生无法估量的正面效应。记得上小学时,我们的数学老师给我们上课太专心了,居然忘了已经放了学。我听着听着,不禁想起爸爸来。由于我家离学校很远,所以每次上、下学都要爸爸来接送。我忍不住要往窗外看去,想知道爸爸会不会等得不耐烦而自己走掉,没想到的是,玻璃已被雨水覆盖,看见的事物都很模糊。唉!原来是下雨了。我坐在座位上,惴惴不安,就如同考完试后,特别想知道成绩的焦急的心情一样。“你们说,爸爸会像往常一样来接我吗?”我在心中不停的问着自己。“难忘”的一节课终于过去了,我收拾好书包,便迫不及待地冲下楼去,在雨声和脚步声组成的交响曲中,我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撑着伞并向我招手的高大的背影,定睛一看,原来是爸爸啊!我喜出望外,高兴得像爸爸跑去。正是这种爱的力量,才会让爸爸有耐心的等这么长时间。除了爸爸爱我,当然还有我的妈妈。记得小时候的一天晚上,我突然发起了高烧,爸爸上夜班,只有妈妈在。妈妈束手无策,赶紧找来了隔壁的医生爷爷,他看了一下,断定我是扁桃体发炎而引起的发烧,只要输两天液就好了。说完,针头就已经扎了进去,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我居然感觉不到一丝疼痛,可仔细一想,觉得不对劲儿,因为我的手不像刚刚有一种忽冷忽热的感觉。我带着好奇心往手上看,原来是妈妈一直在紧握着我的手,给我适度的温暖。我的眼睛可真是不听话,一个劲儿的看着妈妈的眼睛,顿时,我愣住了。妈妈的眼睛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输液的瓶子,眼眶却有些红,我强忍着不争气的泪水,争取不让它流下。经过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的病渐渐有了好转。父母对我的爱仿佛天上的星星数也数不完,以至于我真想对我的父母说一声:“爸爸、妈妈,我爱你们!”并用实际行动来表达出我内心深处最真诚的爱。其实,爱不仅在我的身边,还在大家的身边。有一次,我坐公共车回家,一上车,就像堵车一样,水泄不通,我好不容易才挤到里面。这时,几位老爷爷、老奶奶缓慢地走了上来,站在车门口的台阶上。前面几个座位上坐着几位比我还要小的小朋友,他们好像在谈论着什么。不一会儿,他们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站着的老人们说:“爷爷、奶奶,您们坐我这儿吧!”小朋友们异口同声,使老人们感动不已,并用不太清楚的声音说了几声谢谢。我知道,他们表面上没有晶莹的泪花,心里却已流下高兴的泪珠。当我看见这一幕感人画面时,在心中为他们几位小朋友竖起了大拇指,并为他们鼓起热烈的掌声。虽然这只是一个小细节,但却表现了我们中华儿女的“礼仪之邦”,为我们的祖国增添了几分辉煌。爱,无处不在,多种多样,如同天上的云朵,变幻莫测,宛如漆黑的晚上时,路边的每一盏路灯。虽然很普通,但是却默默无闻的、不求回报的给予了人们一条条的光明大道,也可以说,它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指路明灯。更何况,有一首歌中还这样唱道:“只要人人都献出一份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让我们大家共同有一颗不同的爱之心,用“爱”来串出一条条美丽而又鲜艳的“爱之链”吧!指导老师:薄御萍

那一幕,我难以忘怀

怀汶川大地震发生以来,生与死的分秒搏斗在汶川灾区的残垣废墟中激烈的进行着;看着那些在废墟中顽强的苦苦地挣扎的生命,最后以顽强的毅力活下来的生命,我们的眼里闪动着激动的泪水。那层层的泪水,是我每一次看到那揪心的画面和涌动的爱心,所流下的。看到那一幅幅震撼人心的画面,无论多么坚强的人都会忍不住泪如雨下,泣不成声的!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谁说男儿泪水肚里咽?

我们忘不了,在救援现场留下的那一幅感人的画面:66岁的温家宝总理不慎摔倒,手臂受伤出血,但为了抢救遇险群众,他把要给他包扎的医务人员推开了。我们忘不了,在地震发生的一瞬间,四川省德阳市东汽中学的教导主任谭千秋老师双臂张开趴在课桌上,身下死死地护着4个学生,4个学生都获救了,而谭老师却不幸遇难了。

我们忘不了,那一个个撕裂人心的声音:“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我还能再救一个!”年轻的战士哭了,一个刚从废墟中带出了一个孩子的战士跪了下来大哭,对拖着他的人如是说;年轻的战士哭了,几个小孩子被救出来了,但只有一个活着,他抱着那个幸存的小女孩在雨中大叫着跑向救援队所在的帐篷;央视的一位男主持人在直播中哭了,在一句“为什么我们能够这样(爱心救助),是因为这片土地的人民懂得互相守望和帮助”的解说后,眼含泪水,忍不住哭泣。

我们忘不了女警阿姨丢下自己几个月的孩子不管,用自己的乳汁拯救了无数儿童的感人场面。

为什么我们的眼中饱含泪水,是因为我们每个中国人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看!地震消息传开后,重庆第一只武警部队立即赶往震灾现场,对受灾地区伸出了援助之手。紧接着消防官兵,白衣天使,人民解放军,等社会各界人士纷纷投入到了紧张的救援行列。神州大地上每个城市都立即自发行动,开始对受灾地区伸出援助之手。在每个城市的慈善会及红十字会办公的地方,许多群众自发前来捐款,捐物,他们中有企业负责人、老人、家庭妇女、农民工;身体残疾的乞讨者。海外侨胞。灾难无情,人间有爱,每一个细节都让我们心生感动。我们每个中国人一个小小的爱心之举,就能够挽救一个濒于生命边缘的灾民,就能够重新燃烧一个对生活失去希望的灾民。我们每一个中国同胞自发搭起通向灾区的爱心之桥,毫无保留我们的爱心,携起手来与灾区人民共渡难关!我们是坚强的中国人,擦干眼泪,挺起胸膛,重建家园。我们不哭!

面对如此不幸,我们除了悲痛之外,还能看到的则是一个团结的,凝聚力极强的,充满爱心的民族。我们既要为慷慨解囊的企业巨资捐献喝彩,为明星艺人义演募捐之举喝彩,同样也为那些普普通通的中国人浓浓的爱心喝彩。看!那些生活尚且拮据的农民工兄弟们,当他们把一张张可能皱巴巴的票子,都捐献给了灾区的时候,虽然金额不多,但此情此景,我们真的感受到了每一个中国人对汶川灾区群众的炽热的爱心。感动让我们如此之团结,感动让我们的凝聚力如此之强!

每一分钱,每一件物,每一滴血,都凝聚着国人的爱心,都寄托着灾区战胜困难的希望。地震毁了灾区人民美好的家园,夺走了他们亲人的生命,但不要悲伤,每个灾民都是我们每个中国同胞的亲人!地震无情,中国有爱,每一个中国人必与灾区人民相望相守、互相鼓励,互相支持。

这一刻,我们都是最美丽的中国人!生存和死亡就只隔了那么薄薄的一扇门,推开死亡的门,就再也回不到生了,生命是如此脆弱和无常,2008年,中国人才从雪灾的阴影中走出,孰料又是天灾,四川汶川又发生了八点零级。

看到躺在废墟中血肉模糊的人们,看着那惊恐失魄的孩子,看着千千万万担惊受怕的群众,善良的人们以一种感同身受的心情、守望相助的担当精神,表达着悲悯、传递着温暖、释放着坚强和信心。电话、短信、网络千方百计地传递着人间真情,温馨爱心。

看到生命如此脆弱,有时候也感慨,人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还不如吃好,穿好,尽情享受,潇洒每一天,别再为难自己,也没必要为生活精打细算了。当看到中国人在灾难面前的不屈不挠的精神,我们感动了.面对灾难,团结就是力量。当13亿中国人肩并肩,手挽手,心连心的时候,任何困难都是暂时的,任何灾难都是可以战胜的.

一个真实感人的故事

当这栋五层的楼房倒塌时,霜正在一楼的办公室里加班,吃着石给她送来的夜宵。他俩是一对新婚数月的小夫妻恩爱非常。石比霜大八岁,从三年前认识起便对霜如珠似宝地宠爱着。由于两人不在一个城市,几经努力仍无法调动到一个城市。直到半年前,石才辞去了工作,只身到霜所在的城市。 霜有一份报表必须在明天上交,但因为搞错了一个数据,使得总数一直对不上。不得不在晚上继续加班,到了10点半却还没找出问题出在哪,于是打了个电话向丈夫诉苦撒娇。于是石带了夜宵来陪她的妻子,并和她一起查对着文件中的数据。见丈夫走进办公室里,霜满肚的烦乱立刻烟消云散。石,一直是她的支柱,在外人看来,她是位很能干的女孩子,但在石前面,她永远是个小女人。看着丈夫的英俊的脸庞,心情就象窗外的星空一般,灿烂无比。 怜爱的摸着她的头发,命令着说:“乖,去吃东西。我来查。”于是乖乖的端着夜宵坐到石的对面,一边吃着一边满含柔情地盯着他,他的脸,他的一切,是她永远都看不厌的。她相信,只要丈夫出马,这世上便没什么办不到的事。果然,不到一刻钟,石便找出了那个错误,正微笑着想调侃他的妻子几句。而就在此时,这栋早在一年前便说要拆而勉强使用至今的办公楼,似乎在此时再也承受不起负荷,竟毫无征兆的轰然一声倒塌了。几秒钟之内,两人便被埋在了废墟之中。不知过了多久,当霜从昏迷中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一时竟不知身在何处。身上压着一条空心水泥板,但运气不错,这条水泥板的另一端却被另一条水泥板支撑着,只是压在她的身上令她无法动弹,却不会令她受伤。刚才的昏迷是因为有东西砸在了她的头上,另外腿部不知道是被什么砸到,骨头似乎断了,并好象在流血,但因为板压着,她摸不到自己的小腿。肩背处也有痛感,一摸也在流血。 “石!石!你在哪?”霜猛然想起了她的丈夫,叫着。没有反应,她怕极了,嘤嘤哭泣起来。 “霜,我在这??你怎??怎么样?有??有没有??受伤?”石微弱的声音从她边上传了过来。她记起来了,在倒塌的一瞬间,石是扑过来一下压在她的身上的,但现在怎么会分开,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老公!你??你怎么样?!”霜听着丈夫的声音大异平时,惊恐地叫着。 “我没事。只是被压着动不了。”石忽然平静一如平时,说着:“宝贝,别怕,我在这,你别怕!”霜感觉石的手伸过来碰到了她的臂,急忙用手紧紧地抓着。石握着霜的手,有些颤抖,但有力,令她的恐惧顿时减轻了许多。 “我的小腿好象在流血??”霜继续说着:“一条石板压在我的大腿上。老公,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了怎么会呢?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石紧了紧握着妻子的手:“用我的领带绑住你流血的腿,够不着小腿就绑大腿,越紧越好。”说完抽回手,将领带递了过来。霜照丈夫的话,把流血的腿给绑住,但由于力气不够,并不能有效的止住血流。如果没人来救他们的话,岂不是流血都会流死了吗?霜恐惧的想着。再伸过手紧紧的拉着石的手,只有这样,她才能不那么害怕。她突然觉得丈夫的手在抖,难道石也在害怕吗?这时,不知道从哪传来一声老鼠的叫声,霜尖叫了一声。她生平最怕的就是老鼠,现在这情形,老鼠就算爬到她头上,都无力抗拒。 “老婆,别怕。有我在呢,老鼠不敢过来的。过来我就砸死它!”石知道霜在怕什么,故意轻松的说着:“老天故意找个机会让我们患难与共呢。你的血止住了吗?” “没有,还在流。”在石的玩笑话中,霜也轻松了不少:“唉,死就死吧。反正你跟我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霜想起了三年前和石认识的情景,那是她大学最后一年的实习期,在石所在的城市的一个公司里工作。有一日,两人在一部电梯里偶遇,石的脸上充满着惊艳的神色,霜仿佛视而不见。只有两种男人能引起她的关注,一种是聪明的,另一种是英俊的。而在电梯里呆望着她的男人,霜在他英俊的面庞里明显地看出了智慧。似乎很玄妙,但后来的了解也证明了她看人的眼光,石无疑是一位极其聪明的男人。但只有对着她时,才会显出些傻样来。霜想着想着,几乎快要笑出声来。 有一次,霜的肚子痛极,倒在床上脸色煞白。石坐在她的床边,心痛使得他的脸色比她还白。他脱去外衣,躺在她的身侧,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一丝一丝的温暖从他的身体传至她的体内,她沉醉在他的怀抱中,竟忘了那本是难以忍受的痛楚。爱情的力量,有谁能解释的清楚呵。 两人静默着,都知道除了等待之外,他们毫无办法。霜感受着丈夫的手,继续想着以前的往事。其实从严格意义上说,是她追的他。那次邂逅后,她便终生不悔,而石却一直以为是他在苦追她,这傻子哦,我不给你制造机会你怎么追啊,霜微微的笑着想。两人在不同的城市,彼此的父母也都不是很赞成,但他们心里都知道,这一生只会爱对方。这种爱,只有当事人才会明白。在漆黑一团不闻一点声响的废墟里,霜却沉浸在回忆中,柔情似水地轻声对丈夫说:“石??我爱你!”石紧了紧握着妻子的手作为回答。霜继续回想着以往的点点滴滴。石每隔几分钟便会跟她说话,使她不感害怕。但是,她想睡了,感到很困倦。 “石,我累了,我睡一会儿??”霜低低的说。“不能睡!!”石大声的喝道。反应如此强烈令霜吃了一惊。石紧紧的握着霜的手,说:“听我说,你要控制自己,千万不能睡!你在流血,困倦不是因为疲累,而是因为失血,如果睡了,就不会再醒!知道吗,千万不要睡。跟我说话。” 霜想控制睡意,但那种强烈的困倦,却似乎抵挡不了,真想就此沉沉睡去。石不断跟她说着话,说起以往的点点滴滴,真想睡,真想让石闭嘴,但她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使不上来。她迷迷糊糊的听着,一直处在半昏半醒之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那外面有一声沉闷的敲击声,终于有人来救他们了!她兴奋地握紧丈夫的手,叫道:“你听,有人来了!有人来了!!”石的手却松开了,传入她耳边的是一声似叹息似呻吟的声音。她也终于昏迷了过去。 这栋楼倒塌是在深夜,没有人想到会有人在里面。直到早上,城建处才有人来勘察,才听到附近的人说昨晚似乎看到有间办公室一直亮着灯,但不知道有没有人。在查询了在这楼里的单位的人员后,确定了霜在楼房倒塌时在里面。于是通知了0,医院急救中心和建筑队,组织人员抢救,并有相关领导迅速到场指挥。 抢救是顺利的,当挖开一块一块的水泥板,撬开一根又一根的钢筋后,施救人员首先发现了石。当抬他上来时,石的神智还是清醒的,他拒绝现场医护人员的救治,并不肯上救护车,躺在废墟边的担架里,嘴里不断喃喃的说着:“救她??救她??”在场的一位经验丰富的医生当看到石时,已经知道无救了,也不勉强将其抬上救护车,因为可能稍一移动便是致命的。只示意护士给他输血,但针管插入后血已输不进去了。他的嘴边不断溢着血,这是内脏受了严重外伤的反映,估计是肋骨断裂后插入。一只手已经断了,断裂处血已停流,两条腿的骨头也全是粉碎性骨折。致命的是,从从他的脸色中看出,血几乎已经流尽了。令这位医生奇怪的是,按这种伤势是不可能坚持到现在的。石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施救人员的举动,很快昏迷中的霜也被救了出来,石转向了医生,眼光里竟流露出乞怜的神情,嘴里已经说不出话来。医生现在有点明白为何他能坚持到现在了,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光,迅速走到霜的身边给她作了一些检查和必要的治理,然后让救护人员将她抬上救护车,回到石的身边,蹲下身来看着他急切的眼光说:“你放心,她没有生命危险,也没有严重的内伤,失血有点严重。 当听到医生的话时,石刹那间似乎绷紧了的眩一下放松了,便委顿了下去,眼光追随着抬着霜的担架。医生不忍的看着,转头叫抬担架的人给先抬过来,将霜平放在石的边上。在场的所有人的眼光都聚集在了这里,偌大的一块地方,没有一个人发出一点声音。石用着生命的最后一丝力气,依恋地看着霜,看着他深爱着的妻。那眼光流露出疼爱,流露出万般的不舍,深深的看着,仿佛要将她的影象永远映在眼里。他竭尽力想将那只没断的手抬起来,但只能使手指微微动了动,医生噙着泪将他的手盖在了她的手上。石张着嘴,似乎在说着什麽。一滴泪,从他的眼里流了出来,而泪却使他的眼睛模糊,他想看她,他想看着她啊!医生懂他的心思,抖着手替他抹去了那滴泪,但他的眼睛大张着,却永远也看不见他的妻子了。他走了。 只有看过石的伤势的这位医生知道,为了妻子不感恐惧,为了他深爱的妻子不因失血致死,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他硬是抗拒了死神几个小时,他受的伤,是要忍受几个小时生不如死的痛楚啊。上了年纪的医生也再控制不住,为这位素不相识的人老泪长流。边上的几个小护士,早已失声痛哭。 直到霜的伤势全部复原后,她的父母和哥哥才将石的死讯告诉了她。当明白这是真的时,霜以妻子的身份要来了石的死亡通知和病历。她一字一字的看着,脸上的神色很平静,令她的家人都松了一口气。她哥哥说,:“听在场的人说,妹夫在走之前,曾经跟你说过什么,但只有那位老医生听到了。”她一言不发,独自出了病房,她的母亲在她身后跟着她,见她径直走进了那位老医生的办公室,坐在他的对面老医生见是她,微笑地说:“你的伤好了?还该注意休息,不该到处乱跑的。” “我丈夫跟我说了什么?”她直视着医生,语气大异平时,连起码的礼貌也不顾了。她此刻只想知道石跟她说了什么,不想寒喧,不想说废话。 老医生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但瞬间便理解了她。尽量的和缓的说:“他那时已说不出话了,口腔里的水份已不足,所以我只能看到他的口型。”霜也不继续问,只是仍旧盯视着他。医生叹口气,似乎回到了当时,神情也变的很悲戚,说:“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当时他看着你,说的是:‘我爱你’,然后就??” 霜沉默着,脸色变的雪一般白。医生正想着怎么安慰她时,只见她一张口,竟喷出了一口鲜血。 半年多过去了,霜的父母将她接回了家住。在这半年,她没有跟人说过一句话,也仿佛所有人都不认识。给她水,她就喝,给她饭,她就吃。其余时间便坐在自己房间发呆,或对着挂在家中的石的遗像喃喃的说着话。看着自己的女儿成了这副样子,霜的父母在半年里似乎一下老了十岁。所有医生对霜的病症都摇头,也去看过心理医生,但不管医生跟她说什么话,她都是完全没听到的样子就这样又快过了半年,霜的哥哥的小女儿来外婆家吃饭。六岁的孩子看着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姑姑,拉着她的手也没反应,不禁急了:“姑姑,姑姑!你以前说要带我去公园玩的,你骗人!”外婆外公拼命的打眼色,但那孩子哪去理会,继续嚷道:“还有姑父,他也答应过我的,哼,全说话不算话!”听到“姑父”两字,霜浑身一震,在她的身边,没有一个人敢提石,这是她快一年第一次听到有人提到他。竟也拉着小侄女的手说:“姑父答应过你的?好,我马上带你去。”霜的母亲第一次听到她跟人说话,不由激动的哭了起来。霜的父亲马上想到女儿的病情可能有转机了,竭力压抑着颤抖的语气,平静的说:“那好,霜,你就带她去吧。” 在公园,小侄女牵着姑姑的手,张大眼睛问道:“姑姑,姑父呢?爸爸说他去了很远的地方,但我又听见他跟妈妈说下星期是姑父的周年,要去祭他。姑父是死了吗?小侄女来后的几天,霜明显恢复了许多。跟父母不断的说着话,但他们都回避着石这个话题。到了石的周年这一天,中午母亲去叫霜吃饭时,却发现霜不在家里。正狐疑时,儿子的电话来了,霜在石的墓前。当父母赶到时,只见霜坐在墓碑前,穿着结婚那天穿的礼服,眼睛闭着但嘴边却带着微笑。她的哥哥和嫂子站在她的前面,眼睛都已哭的红肿,霜的母亲一下便晕了过去,父亲浑身颤抖着走近,看到幕碑上霜用血写下了几句话: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是否还像过去? 我必须坚强,但我做不到,我不属于这儿,我只属于你。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会不会紧握我的手?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会不会帮助我坚强? 我要寻找从黑夜到白昼的路,因为我知道我要找到你。 请带我走吧,我相信天堂里定会有安宁。 请带我走吧,我知道天堂里不再有眼泪。

一个深刻含义的平安夜

别人都过了一个愉快的平安夜,而我们这个由著名指挥家杨鸿年教授带领的“中国交响乐团附属少年及女子合唱团”的团员们却过了一个具有深刻含义的平安夜。 2004年24日的下午,北京刚刚被一场大雪覆盖着,寒冷的空气中透着一股清新,寒冷不但没有挡住节日的临近,而且更加衬托出圣诞的气氛,圣诞节就要到了……我们合唱团今晚要在中山音乐堂演出。 下午4点,我们这些小演员陆续来到中山音乐堂后台进行彩排。进了大厅我才发现其他比我早到的团员们正在聊天,于是就“凑”了过去……“现在开始排练!”一位老师喊了一声。我们开始一首歌一首歌的练习,正唱着,我们敬爱的杨鸿年教授拄着拐杖,托着疲惫的身体走到台上,告诉我们把声音放出来,不然坐在后排的观众听不清我们的歌声。他一边说一边往后面观众席走去,我想他一定是亲自听效果去了。正当我们尽量用我们最洪亮的声音来让他“见识”我们的“威力”时,突然听到观众席那边传来“咚”的一声,杨鸿年教授摔到两排椅子中间的夹缝中,我们在台上只能看到椅子中间露出的一只脚和半截拐杖。“呀”我不禁喊了一声:“杨老师摔倒了。”老师没有停止指挥,我们也没有停止歌声,但是我们的心都在杨老师那……一帮大人们跑了过去,过了一会他们把杨老师搀扶到观众席上坐下,他也许不愿意耽误我们的排练,忍着巨痛看我们排练。有的小演员看到这一幕而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感动的泪水。一直到我们唱完最后一首歌,我们到后台休息等待吃饭和换演出服装,杨老师始终没有离开演出厅。 晚上7点钟,演出正式开始,我们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决心要抓住这次机会,让杨老师明白我们不会辜负他的期望。我们手举荧光棒,把我们对观众的祝福和对杨老师的爱戴唱了出来。演出快结束了,杨老师居然坐在轮椅上被推出来,讲了几句感人的话语后,指挥团员唱完最后几首歌。“夜莺”般的歌声在音乐厅中回荡…… 可算是大功告成!我们向家长讲述了了这感人的一幕,家长听后感动得要哭了。 过了几天,听其他家长讲,杨老师因为这次“突发事件”摔断了两根骨头,我想他当时用多大的毅力才能忍受这难以忍受的疼痛。我衷心祝愿他早日恢复健康,并愿我能早点儿看到他站到我们面前,指挥我们唱出一首首更美妙的歌曲。 圣诞节过去了,但是我忘不了敬爱的杨老师。因为我在杨老师那里,不仅获得了渊博的声乐知识,而且学到了做人的道理,还有为事业忘我追求的精神。我很幸运,因为我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平安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