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农家孩子比童年作文(共七篇)

当城市的喧嚣淹没了心灵深处那颗渴望自由,和谐的灵魂时,那么,在这隆冬时节,也许最好的选择是丢下背负着的压力,走进质朴的乡村,感受宁静,感受美好,感受一切最纯洁的东西。 不知道是否是我太感性的缘故,一到这个偏远但却安详的地方,我便激动地开始唱歌,感觉整个身心都融入了这个空明的世界。 我们沿山路走到一个“农家乐”。看,那些漂亮的姑娘们已经在门口迎接我们了!她们跳着欢乐的舞蹈,唱着动听的歌曲。笑得如花儿一般灿烂。尽管我听不懂她们唱的是什么,但我能感受到老乡们对我们这些外来客的欢迎,以及一颗朴实无华的心。 我不由自主地走进她们的队伍中,当她们友好地牵起我的手时,心里面突然产生一丝暖意,尽管那手粗糙不堪,但是这种温暖,这种快乐是与任何东西都不可比糜的。 毕竟是冬天,寒风还是不合时机地刮了起来。老乡邀请我们进屋,然后端来了一碗碗香甜的糯米粥。不知道是在城市里呆久了还是怎么的,连这一小碗东西都觉得比山珍海味更好吃。环绕四周,只是一些简单的陈设:古老的木柜,摇几下就能发出“吱吱”声的檀木椅,还有,还有厨房里那已经开始散落架子的蒸笼里放着些许白色的香饽饽,原来,除了鸡鸭鱼肉外还有这么简单,但又无比美味的东西。 下午天气转好了一点。我们便走出房门,走进黛青色的大山中去。 一路上,我们碰到不少乡民,惊讶的是,他们每个人都微笑着向我们打招呼,我被那些淳朴真诚的笑脸感动了。 长路依旧漫漫,枯草仍然瑟瑟。我深吸了一口气,哦!原来这里的空气是那么地清新,自然,不含任何杂质,我的心又一次被触动了。 “哈哈,你抓不到我!”是哪里传来那么童稚的声音?回过头,我的眼眸里出现了这样一则画面:几个幼小的孩童正在快乐地做着游戏,中间是一个眼蒙着土布的小孩。呵呵,那么无忧无虑的童年,比起都市里那些坐在游戏机或电视前的所谓“小公主”“小皇帝”的孩子来说,这种单纯又满足的生活可真叫人向往。 我尽情地欣赏着这醉人的景色,这是内心的纯净在向我呼唤吗?这迷人的大山,好似一首深邃的哲理诗句,,宛如一支优雅的咏叹调。我的心灵生出几许欣慰。 寒风吹拂着我的脸庞,轻抚着我的思绪。其实,隆冬里乡村的至美有许多我们未能发觉的财富;其实我们埋怨一切的丑陋与虚伪,往往只是因为我们心灵的不够纯净,目光不够深邃,感觉不够敏锐,还因为我们用用一些世俗的约定捆绑住了我们的思想;其实,只要用真心去感知,就会发现生活中的美好。 领略了大山的美丽,我们沿上来时的山路往回走。一切的一切都忽然变的那么熟悉。唯一不同的是路上的乡民渐渐少了,也许是天色晚了的缘故吧。而地里依然封冻着,可表皮已湿湿的,渗着星星点点的水滴,像一个壮小伙干完了重活,正在擦汗水。 逐渐走到了山脚。孩子们已经放学了。他们背着老式的军用包,身上穿的是缝有补丁的衣服,脚上是一双破旧的草鞋。但孩子们毫不在意这些,依旧哼着欢快的小曲,享受只属于自己的欢愉。农家的小院里传来了叮叮当当的敲击声。原来农民正在修理农具。松了的加跟铁丝;坏了的换上新把。别说,还真像那么回事。 吃过农家饭,我们即将离开这绚烂多姿的地方,心里难免有些不舍。正要上车之时,一位年过花甲的老大娘从屋里蹒跚着走出来,手里还拿着几个红色的小布狗。她说:“你们好不容易来一趟,来,这是我特意为你们准备的礼物,你们可不要嫌弃啊!”顿时,我的眼眶湿润了,老大娘的这一举动彻底感动了我,也让我看到了一颗最最纯朴的心灵。 哦,乡村,冬韵!仿佛一首朦胧的诗抒写在这片美丽的大地上,多情的乡村领悟了。听,那里回荡着一个醉心的呼唤:“美丽的乡村,我爱你!” (责任编辑:齐老师)

如果失去了农村

如果失去了农村

上海市闵行区友爱实验中学九(1)班 陈 浩

农村,是一个美丽富饶、清新闲适,时而静谧时而热闹的好地方。它总是给予人们自然、和谐、质朴的感觉。是农村哺育了我这个“胖娃娃”,我的“根”也会永远驻扎在那里。听着周杰伦的一首《稻香》,回到了我的童年……

“还记得你说家乡是唯一的城堡,随着家乡的河流继续奔跑,微微看,小时候的梦我知道……”我的家乡是一个溪水环绕的地道的农村,无一处不散发着农村朴实、自然、快乐的气息。家乡有着几百亩农田,被溪水淌过。颇有一番“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的韵味,人与自然的完美融合,远离尘嚣,这是不能失去农村的原因之一。

不能失去农村,因为美好的童年。农村孩子的童年往往比城市的孩子更有趣、更无拘、更无束、更尽兴。童年在稻田中的嬉戏就可谓是一大乐趣。午后邀三两个玩伴在稻田的海洋里捉迷藏,高高的稻谷将小小的我们掩盖在里面。在里面躲藏,一点儿也不走路风声。我在广阔的稻田里走啊走,摸索着前进,有时也会在这“森林”中迷路。但一旦当我发现目标后,就会出其不意,将其抱住,扑倒在地,被扑倒的人会被糊得满身是泥。走出稻田,活像一个“小泥人”!虽然每次都会被母亲“审判”,但我们还是自得其乐,因为心中的那种喜悦、那种童真、那种农村特有的气息。如果失去,我们的童真将会被禁锢。

不能失去农村,因为丰硕的收获。城市每天供应的大部分产品几乎都是农村提供的,我的家乡年年都是大车大车的粮食和水果运往城里,每次出发前农户人家都会放鞭炮为他们送行,为的是祝愿他们能换个好价钱。然而,这些年来,因为每年收成都好,大家个个都很开心。因为那是对自己劳动成果的满意,对自己的鼓励,更是农民所特有的一种精神。如果失去农村,世界将会多一份暗淡、少一分收获!

我的家乡,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缺,那是一块丰饶之地。现代的城市,不能缺少农村。农村是你放松、快乐的好去处,也是感受农家风土人情、回归质朴的好地方,那是我们的第一桶金!

我想你们了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一觉睡到天也蓝蓝阳光正灿烂,感觉自己好像一只树袋熊,照照镜子竟然发现了黑眼圈,然后就爬在那就是不想起来了,想象一场比赛过后的平静,却那么的令人心潮澎湃。

坐在那里的时候,头晕晕的,8月的阳光灿烂的不可收拾。

喜欢笔直的白杨树,可是这里的白杨却与童年记忆里的白杨树大相径庭。那是正宗的新疆杨,总是在笔直的道路两旁站着,很像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出操时的景象。尽管,已经有很久很久在没有见到过那些熟悉的景象了。

突然很想念外公外婆,还有那条装满童年快乐的农家小院以及门前泥土厚实笔直的大路。算算来,也已经有整整10年没有再回去过了,不知道他们都变成了什么样。永远都不能忘却的记忆深深植根与内心的某个角落,让我用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的快乐减少半分。

记得门前大路的两条小渠,一条深但是比较窄,一条很浅但是很宽,它们都留着最最清澈的水,还有儿时最纯的欢笑。小渠再往前一点就是每家每户的一大片自留地,说是自留地,可是面积确实相当大的,可以算做一片中等大小农田,不过那时我们这些孩子更愿意称它为“游乐场”。也可能就是这么个夏天,阳光晕乎乎的,空气清新极了,周围只有树叶莎莎的声音,偶尔可以听到几声狗叫,剩下的就是我们这些疯玩的孩子们的吵闹声了,不过在那样的一个村庄里还是显得不够喧闹。

“游乐场”里面有大大的杏树,夏天来临的时候一颗颗金灿灿的杏子挂的满树都是,时刻招引着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爬上去摇下来一大片的杏子雨不可;还有很老的核桃树,大大的朝天冠,有些发黑的枝桠遒劲的盘桓在一起,像个古老的智者,不过我们更愿意爬上去舒舒服服的在树冠上睡上一觉;还有不少的桃树,上面挂着蟠桃或者其他模样的桃子,香艳欲滴的外皮上有密密麻麻的小小的毛,放在脸上痒痒的;还有卷心菜,黄瓜架子,葡萄架子上慢慢的葡萄,西红柿鲜红肥嫩的挂在藤蔓上,梨树……

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一个植物园,里面种的水果蔬菜品种很多,可数量就不是那么多了,但足够填满我们一个夏天鼓掌起来的小小肚皮了。如果我说,门前大路边的沟渠里的水可以直接喝,你会相信吗?事实上我们经常就喝那里面流淌的水,很甜也很纯。我们会三五成群的纠集周围一半大的小孩们,约定好去一块自留地开始疯玩做游戏,吃各种各样的水果蔬菜,根本不会担心会吃坏肚子,抓一些小虫,和泥巴,挖不大不下的陷进,用许多的树叶树枝盖房子……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可以具有我们快乐玩耍的乐趣。

玩到很晚,要么外公或者外婆会唤着来找我回家,要么就是“凶神恶煞”的表姐手里握着白杨树条来赶我回家,拖着有意未尽的疲惫,又兴冲冲的回到小院里,关上木头大门,和外公家的那条老黄狗玩上一会,摸摸它的头,顺便用手去掰它的牙齿,数数看有没有掉掉一颗呢,有时甚至还把它当小马驹骑上玩,天知道那时候老黄直立起身子比我还要高一截,亲爱的老黄啊,平时那么凶大狼狗啊,怎么我骑在你背上的时候你都不会反抗一下呢?唉,现在记得你有口臭唉,虽然牙齿白白的锋利的想把刀子,但是熏的我老捏鼻子呢。

那时候晚上基本就只能看一会电视,因为只能收到两个台,一个是中央一台,还有一个是本地电视台,有时候还播着维语节目,可惜一到新闻联播结束后我就爬在炕上“不省人事”了,呼噜打的还像模像样。有时候也能埃到维语节目出现,不管是完全听不懂里面那个异族大叔在叽里呱啦的说什么,所以多半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早晨是伴随着外婆在院子里吆喝给鸡们喂食的声音到来的,那时太阳照样应该就差不多升到了天上,每次都听不到公鸡打鸣,原因是我那时候根本不会起来那么早。外公会在公鸡打鸣之前起来,拿着铁锹出去给自留地浇水或者看沟渠是不是完好,修补修补它们。那还是极少的几次我起的早的时候才知道的呢。

那时候早餐就是在门前的大马路上进行呢,我从屋里般个大椅子出来,在找个小板凳坐好,不一会外婆会把坐好的疙瘩汤端上来,我美滋滋的拿着勺一勺一勺的把他们统统吃完,哈哈,好像只有我才有这么“贵族”的早餐待遇。朝阳会撒在路两旁很高很直挺的白杨树上,叶子们在风吹拂下发出莎莎的声音,叶子背面的乳白色也会被镀上一层漂亮的淡黄色。没事的时候就是玩,有事的时候也是玩,总之那时都快混成那里的孩子王了。

每个暑假都是这么渡过的,别提有多好了。

外公的胡子总是今天真是个好天气。一觉睡到天也蓝蓝阳光正灿烂,感觉自己好像一只树袋熊,照照镜子竟然发现了黑眼圈,然后就爬在那就是不想起来了,想象一场比赛过后的平静,却那么的令人心潮澎湃。

坐在那里的时候,头晕晕的,8月的阳光灿烂的不可收拾。

喜欢笔直的白杨树,可是这里的白杨却与童年记忆里的白杨树大相径庭。那是正宗的新疆杨,总是在笔直的道路两旁站着,很像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出操时的景象。尽管,已经有很久很久在没有见到过那些熟悉的景象了。

突然很想念外公外婆,还有那条装满童年快乐的农家小院以及门前泥土厚实笔直的大路。算算来,也已经有整整10年没有再回去过了,不知道他们都变成了什么样。永远都不能忘却的记忆深深植根与内心的某个角落,让我用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的快乐减少半分。

记得门前大路的两条小渠,一条深但是比较窄,一条很浅但是很宽,它们都留着最最清澈的水,还有儿时最纯的欢笑。小渠再往前一点就是每家每户的一大片自留地,说是自留地,可是面积确实相当大的,可以算做一片中等大小农田,不过那时我们这些孩子更愿意称它为“游乐场”。也可能就是这么个夏天,阳光晕乎乎的,空气清新极了,周围只有树叶莎莎的声音,偶尔可以听到几声狗叫,剩下的就是我们这些疯玩的孩子们的吵闹声了,不过在那样的一个村庄里还是显得不够喧闹。

“游乐场”里面有大大的杏树,夏天来临的时候一颗颗金灿灿的杏子挂的满树都是,时刻招引着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爬上去摇下来一大片的杏子雨不可;还有很老的核桃树,大大的朝天冠,有些发黑的枝桠遒劲的盘桓在一起,像个古老的智者,不过我们更愿意爬上去舒舒服服的在树冠上睡上一觉;还有不少的桃树,上面挂着蟠桃或者其他模样的桃子,香艳欲滴的外皮上有密密麻麻的小小的毛,放在脸上痒痒的;还有卷心菜,黄瓜架子,葡萄架子上慢慢的葡萄,西红柿鲜红肥嫩的挂在藤蔓上,梨树……

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一个植物园,里面种的水果蔬菜品种很多,可数量就不是那么多了,但足够填满我们一个夏天鼓掌起来的小小肚皮了。如果我说,门前大路边的沟渠里的水可以直接喝,你会相信吗?事实上我们经常就喝那里面流淌的水,很甜也很纯。我们会三五成群的纠集周围一半大的小孩们,约定好去一块自留地开始疯玩做游戏,吃各种各样的水果蔬菜,根本不会担心会吃坏肚子,抓一些小虫,和泥巴,挖不大不下的陷进,用许多的树叶树枝盖房子……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可以具有我们快乐玩耍的乐趣。

玩到很晚,要么外公或者外婆会唤着来找我回家,要么就是“凶神恶煞”的表姐手里握着白杨树条来赶我回家,拖着有意未尽的疲惫,又兴冲冲的回到小院里,关上木头大门,和外公家的那条老黄狗玩上一会,摸摸它的头,顺便用手去掰它的牙齿,数数看有没有掉掉一颗呢,有时甚至还把它当小马驹骑上玩,天知道那时候老黄直立起身子比我还要高一截,亲爱的老黄啊,平时那么凶大狼狗啊,怎么我骑在你背上的时候你都不会反抗一下呢?唉,现在记得你有口臭唉,虽然牙齿白白的锋利的想把刀子,但是熏的我老捏鼻子呢。

那时候晚上基本就只能看一会电视,因为只能收到两个台,一个是中央一台,还有一个是本地电视台,有时候还播着维语节目,可惜一到新闻联播结束后我就爬在炕上“不省人事”了,呼噜打的还像模像样。有时候也能埃到维语节目出现,不管是完全听不懂里面那个异族大叔在叽里呱啦的说什么,所以多半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早晨是伴随着外婆在院子里吆喝给鸡们喂食的声音到来的,那时太阳照样应该就差不多升到了天上,每次都听不到公鸡打鸣,原因是我那时候根本不会起来那么早。外公会在公鸡打鸣之前起来,拿着铁锹出去给自留地浇水或者看沟渠是不是完好,修补修补它们。那还是极少的几次我起的早的时候才知道的呢。

那时候早餐就是在门前的大马路上进行呢,我从屋里般个大椅子出来,在找个小板凳坐好,不一会外婆会把坐好的疙瘩汤端上来,我美滋滋的拿着勺一勺一勺的把他们统统吃完,哈哈,好像只有我才有这么“贵族”的早餐待遇。朝阳会撒在路两旁很高很直挺的白杨树上,叶子们在风吹拂下发出莎莎的声音,叶子背面的乳白色也会被镀上一层漂亮的淡黄色。没事的时候就是玩,有事的时候也是玩,总之那时都快混成那里的孩子王了。

每个暑假都是这么渡过的,别提有多好了。

外公的胡子总是今天真是个好天气。一觉睡到天也蓝蓝阳光正灿烂,感觉自己好像一只树袋熊,照照镜子竟然发现了黑眼圈,然后就爬在那就是不想起来了,想象一场比赛过后的平静,却那么的令人心潮澎湃。

坐在那里的时候,头晕晕的,8月的阳光灿烂的不可收拾。

喜欢笔直的白杨树,可是这里的白杨却与童年记忆里的白杨树大相径庭。那是正宗的新疆杨,总是在笔直的道路两旁站着,很像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出操时的景象。尽管,已经有很久很久在没有见到过那些熟悉的景象了。

突然很想念外公外婆,还有那条装满童年快乐的农家小院以及门前泥土厚实笔直的大路。算算来,也已经有整整10年没有再回去过了,不知道他们都变成了什么样。永远都不能忘却的记忆深深植根与内心的某个角落,让我用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的快乐减少半分。

记得门前大路的两条小渠,一条深但是比较窄,一条很浅但是很宽,它们都留着最最清澈的水,还有儿时最纯的欢笑。小渠再往前一点就是每家每户的一大片自留地,说是自留地,可是面积确实相当大的,可以算做一片中等大小农田,不过那时我们这些孩子更愿意称它为“游乐场”。也可能就是这么个夏天,阳光晕乎乎的,空气清新极了,周围只有树叶莎莎的声音,偶尔可以听到几声狗叫,剩下的就是我们这些疯玩的孩子们的吵闹声了,不过在那样的一个村庄里还是显得不够喧闹。

“游乐场”里面有大大的杏树,夏天来临的时候一颗颗金灿灿的杏子挂的满树都是,时刻招引着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爬上去摇下来一大片的杏子雨不可;还有很老的核桃树,大大的朝天冠,有些发黑的枝桠遒劲的盘桓在一起,像个古老的智者,不过我们更愿意爬上去舒舒服服的在树冠上睡上一觉;还有不少的桃树,上面挂着蟠桃或者其他模样的桃子,香艳欲滴的外皮上有密密麻麻的小小的毛,放在脸上痒痒的;还有卷心菜,黄瓜架子,葡萄架子上慢慢的葡萄,西红柿鲜红肥嫩的挂在藤蔓上,梨树……

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一个植物园,里面种的水果蔬菜品种很多,可数量就不是那么多了,但足够填满我们一个夏天鼓掌起来的小小肚皮了。如果我说,门前大路边的沟渠里的水可以直接喝,你会相信吗?事实上我们经常就喝那里面流淌的水,很甜也很纯。我们会三五成群的纠集周围一半大的小孩们,约定好去一块自留地开始疯玩做游戏,吃各种各样的水果蔬菜,根本不会担心会吃坏肚子,抓一些小虫,和泥巴,挖不大不下的陷进,用许多的树叶树枝盖房子……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可以具有我们快乐玩耍的乐趣。

玩到很晚,要么外公或者外婆会唤着来找我回家,要么就是“凶神恶煞”的表姐手里握着白杨树条来赶我回家,拖着有意未尽的疲惫,又兴冲冲的回到小院里,关上木头大门,和外公家的那条老黄狗玩上一会,摸摸它的头,顺便用手去掰它的牙齿,数数看有没有掉掉一颗呢,有时甚至还把它当小马驹骑上玩,天知道那时候老黄直立起身子比我还要高一截,亲爱的老黄啊,平时那么凶大狼狗啊,怎么我骑在你背上的时候你都不会反抗一下呢?唉,现在记得你有口臭唉,虽然牙齿白白的锋利的想把刀子,但是熏的我老捏鼻子呢。

那时候晚上基本就只能看一会电视,因为只能收到两个台,一个是中央一台,还有一个是本地电视台,有时候还播着维语节目,可惜一到新闻联播结束后我就爬在炕上“不省人事”了,呼噜打的还像模像样。有时候也能埃到维语节目出现,不管是完全听不懂里面那个异族大叔在叽里呱啦的说什么,所以多半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早晨是伴随着外婆在院子里吆喝给鸡们喂食的声音到来的,那时太阳照样应该就差不多升到了天上,每次都听不到公鸡打鸣,原因是我那时候根本不会起来那么早。外公会在公鸡打鸣之前起来,拿着铁锹出去给自留地浇水或者看沟渠是不是完好,修补修补它们。那还是极少的几次我起的早的时候才知道的呢。

那时候早餐就是在门前的大马路上进行呢,我从屋里般个大椅子出来,在找个小板凳坐好,不一会外婆会把坐好的疙瘩汤端上来,我美滋滋的拿着勺一勺一勺的把他们统统吃完,哈哈,好像只有我才有这么“贵族”的早餐待遇。朝阳会撒在路两旁很高很直挺的白杨树上,叶子们在风吹拂下发出莎莎的声音,叶子背面的乳白色也会被镀上一层漂亮的淡黄色。没事的时候就是玩,有事的时候也是玩,总之那时都快混成那里的孩子王了。

每个暑假都是这么渡过的,别提有多好了。

外公的胡子总是今天真是个好天气。一觉睡到天也蓝蓝阳光正灿烂,感觉自己好像一只树袋熊,照照镜子竟然发现了黑眼圈,然后就爬在那就是不想起来了,想象一场比赛过后的平静,却那么的令人心潮澎湃。

坐在那里的时候,头晕晕的,8月的阳光灿烂的不可收拾。

喜欢笔直的白杨树,可是这里的白杨却与童年记忆里的白杨树大相径庭。那是正宗的新疆杨,总是在笔直的道路两旁站着,很像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出操时的景象。尽管,已经有很久很久在没有见到过那些熟悉的景象了。

突然很想念外公外婆,还有那条装满童年快乐的农家小院以及门前泥土厚实笔直的大路。算算来,也已经有整整10年没有再回去过了,不知道他们都变成了什么样。永远都不能忘却的记忆深深植根与内心的某个角落,让我用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的快乐减少半分。

记得门前大路的两条小渠,一条深但是比较窄,一条很浅但是很宽,它们都留着最最清澈的水,还有儿时最纯的欢笑。小渠再往前一点就是每家每户的一大片自留地,说是自留地,可是面积确实相当大的,可以算做一片中等大小农田,不过那时我们这些孩子更愿意称它为“游乐场”。也可能就是这么个夏天,阳光晕乎乎的,空气清新极了,周围只有树叶莎莎的声音,偶尔可以听到几声狗叫,剩下的就是我们这些疯玩的孩子们的吵闹声了,不过在那样的一个村庄里还是显得不够喧闹。

“游乐场”里面有大大的杏树,夏天来临的时候一颗颗金灿灿的杏子挂的满树都是,时刻招引着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爬上去摇下来一大片的杏子雨不可;还有很老的核桃树,大大的朝天冠,有些发黑的枝桠遒劲的盘桓在一起,像个古老的智者,不过我们更愿意爬上去舒舒服服的在树冠上睡上一觉;还有不少的桃树,上面挂着蟠桃或者其他模样的桃子,香艳欲滴的外皮上有密密麻麻的小小的毛,放在脸上痒痒的;还有卷心菜,黄瓜架子,葡萄架子上慢慢的葡萄,西红柿鲜红肥嫩的挂在藤蔓上,梨树……

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一个植物园,里面种的水果蔬菜品种很多,可数量就不是那么多了,但足够填满我们一个夏天鼓掌起来的小小肚皮了。如果我说,门前大路边的沟渠里的水可以直接喝,你会相信吗?事实上我们经常就喝那里面流淌的水,很甜也很纯。我们会三五成群的纠集周围一半大的小孩们,约定好去一块自留地开始疯玩做游戏,吃各种各样的水果蔬菜,根本不会担心会吃坏肚子,抓一些小虫,和泥巴,挖不大不下的陷进,用许多的树叶树枝盖房子……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可以具有我们快乐玩耍的乐趣。

玩到很晚,要么外公或者外婆会唤着来找我回家,要么就是“凶神恶煞”的表姐手里握着白杨树条来赶我回家,拖着有意未尽的疲惫,又兴冲冲的回到小院里,关上木头大门,和外公家的那条老黄狗玩上一会,摸摸它的头,顺便用手去掰它的牙齿,数数看有没有掉掉一颗呢,有时甚至还把它当小马驹骑上玩,天知道那时候老黄直立起身子比我还要高一截,亲爱的老黄啊,平时那么凶大狼狗啊,怎么我骑在你背上的时候你都不会反抗一下呢?唉,现在记得你有口臭唉,虽然牙齿白白的锋利的想把刀子,但是熏的我老捏鼻子呢。

那时候晚上基本就只能看一会电视,因为只能收到两个台,一个是中央一台,还有一个是本地电视台,有时候还播着维语节目,可惜一到新闻联播结束后我就爬在炕上“不省人事”了,呼噜打的还像模像样。有时候也能埃到维语节目出现,不管是完全听不懂里面那个异族大叔在叽里呱啦的说什么,所以多半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早晨是伴随着外婆在院子里吆喝给鸡们喂食的声音到来的,那时太阳照样应该就差不多升到了天上,每次都听不到公鸡打鸣,原因是我那时候根本不会起来那么早。外公会在公鸡打鸣之前起来,拿着铁锹出去给自留地浇水或者看沟渠是不是完好,修补修补它们。那还是极少的几次我起的早的时候才知道的呢。

那时候早餐就是在门前的大马路上进行呢,我从屋里般个大椅子出来,在找个小板凳坐好,不一会外婆会把坐好的疙瘩汤端上来,我美滋滋的拿着勺一勺一勺的把他们统统吃完,哈哈,好像只有我才有这么“贵族”的早餐待遇。朝阳会撒在路两旁很高很直挺的白杨树上,叶子们在风吹拂下发出莎莎的声音,叶子背面的乳白色也会被镀上一层漂亮的淡黄色。没事的时候就是玩,有事的时候也是玩,总之那时都快混成那里的孩子王了。

每个暑假都是这么渡过的,别提有多好了。

外公的胡子总是今天真是个好天气。一觉睡到天也蓝蓝阳光正灿烂,感觉自己好像一只树袋熊,照照镜子竟然发现了黑眼圈,然后就爬在那就是不想起来了,想象一场比赛过后的平静,却那么的令人心潮澎湃。

坐在那里的时候,头晕晕的,8月的阳光灿烂的不可收拾。

喜欢笔直的白杨树,可是这里的白杨却与童年记忆里的白杨树大相径庭。那是正宗的新疆杨,总是在笔直的道路两旁站着,很像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出操时的景象。尽管,已经有很久很久在没有见到过那些熟悉的景象了。

突然很想念外公外婆,还有那条装满童年快乐的农家小院以及门前泥土厚实笔直的大路。算算来,也已经有整整10年没有再回去过了,不知道他们都变成了什么样。永远都不能忘却的记忆深深植根与内心的某个角落,让我用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的快乐减少半分。

记得门前大路的两条小渠,一条深但是比较窄,一条很浅但是很宽,它们都留着最最清澈的水,还有儿时最纯的欢笑。小渠再往前一点就是每家每户的一大片自留地,说是自留地,可是面积确实相当大的,可以算做一片中等大小农田,不过那时我们这些孩子更愿意称它为“游乐场”。也可能就是这么个夏天,阳光晕乎乎的,空气清新极了,周围只有树叶莎莎的声音,偶尔可以听到几声狗叫,剩下的就是我们这些疯玩的孩子们的吵闹声了,不过在那样的一个村庄里还是显得不够喧闹。

“游乐场”里面有大大的杏树,夏天来临的时候一颗颗金灿灿的杏子挂的满树都是,时刻招引着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爬上去摇下来一大片的杏子雨不可;还有很老的核桃树,大大的朝天冠,有些发黑的枝桠遒劲的盘桓在一起,像个古老的智者,不过我们更愿意爬上去舒舒服服的在树冠上睡上一觉;还有不少的桃树,上面挂着蟠桃或者其他模样的桃子,香艳欲滴的外皮上有密密麻麻的小小的毛,放在脸上痒痒的;还有卷心菜,黄瓜架子,葡萄架子上慢慢的葡萄,西红柿鲜红肥嫩的挂在藤蔓上,梨树……

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一个植物园,里面种的水果蔬菜品种很多,可数量就不是那么多了,但足够填满我们一个夏天鼓掌起来的小小肚皮了。如果我说,门前大路边的沟渠里的水可以直接喝,你会相信吗?事实上我们经常就喝那里面流淌的水,很甜也很纯。我们会三五成群的纠集周围一半大的小孩们,约定好去一块自留地开始疯玩做游戏,吃各种各样的水果蔬菜,根本不会担心会吃坏肚子,抓一些小虫,和泥巴,挖不大不下的陷进,用许多的树叶树枝盖房子……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可以具有我们快乐玩耍的乐趣。

玩到很晚,要么外公或者外婆会唤着来找我回家,要么就是“凶神恶煞”的表姐手里握着白杨树条来赶我回家,拖着有意未尽的疲惫,又兴冲冲的回到小院里,关上木头大门,和外公家的那条老黄狗玩上一会,摸摸它的头,顺便用手去掰它的牙齿,数数看有没有掉掉一颗呢,有时甚至还把它当小马驹骑上玩,天知道那时候老黄直立起身子比我还要高一截,亲爱的老黄啊,平时那么凶大狼狗啊,怎么我骑在你背上的时候你都不会反抗一下呢?唉,现在记得你有口臭唉,虽然牙齿白白的锋利的想把刀子,但是熏的我老捏鼻子呢。

那时候晚上基本就只能看一会电视,因为只能收到两个台,一个是中央一台,还有一个是本地电视台,有时候还播着维语节目,可惜一到新闻联播结束后我就爬在炕上“不省人事”了,呼噜打的还像模像样。有时候也能埃到维语节目出现,不管是完全听不懂里面那个异族大叔在叽里呱啦的说什么,所以多半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早晨是伴随着外婆在院子里吆喝给鸡们喂食的声音到来的,那时太阳照样应该就差不多升到了天上,每次都听不到公鸡打鸣,原因是我那时候根本不会起来那么早。外公会在公鸡打鸣之前起来,拿着铁锹出去给自留地浇水或者看沟渠是不是完好,修补修补它们。那还是极少的几次我起的早的时候才知道的呢。

那时候早餐就是在门前的大马路上进行呢,我从屋里般个大椅子出来,在找个小板凳坐好,不一会外婆会把坐好的疙瘩汤端上来,我美滋滋的拿着勺一勺一勺的把他们统统吃完,哈哈,好像只有我才有这么“贵族”的早餐待遇。朝阳会撒在路两旁很高很直挺的白杨树上,叶子们在风吹拂下发出莎莎的声音,叶子背面的乳白色也会被镀上一层漂亮的淡黄色。没事的时候就是玩,有事的时候也是玩,总之那时都快混成那里的孩子王了。

每个暑假都是这么渡过的,别提有多好了。

外公的胡子总是今天真是个好天气。一觉睡到天也蓝蓝阳光正灿烂,感觉自己好像一只树袋熊,照照镜子竟然发现了黑眼圈,然后就爬在那就是不想起来了,想象一场比赛过后的平静,却那么的令人心潮澎湃。

坐在那里的时候,头晕晕的,8月的阳光灿烂的不可收拾。

喜欢笔直的白杨树,可是这里的白杨却与童年记忆里的白杨树大相径庭。那是正宗的新疆杨,总是在笔直的道路两旁站着,很像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出操时的景象。尽管,已经有很久很久在没有见到过那些熟悉的景象了。

突然很想念外公外婆,还有那条装满童年快乐的农家小院以及门前泥土厚实笔直的大路。算算来,也已经有整整10年没有再回去过了,不知道他们都变成了什么样。永远都不能忘却的记忆深深植根与内心的某个角落,让我用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的快乐减少半分。

记得门前大路的两条小渠,一条深但是比较窄,一条很浅但是很宽,它们都留着最最清澈的水,还有儿时最纯的欢笑。小渠再往前一点就是每家每户的一大片自留地,说是自留地,可是面积确实相当大的,可以算做一片中等大小农田,不过那时我们这些孩子更愿意称它为“游乐场”。也可能就是这么个夏天,阳光晕乎乎的,空气清新极了,周围只有树叶莎莎的声音,偶尔可以听到几声狗叫,剩下的就是我们这些疯玩的孩子们的吵闹声了,不过在那样的一个村庄里还是显得不够喧闹。

“游乐场”里面有大大的杏树,夏天来临的时候一颗颗金灿灿的杏子挂的满树都是,时刻招引着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爬上去摇下来一大片的杏子雨不可;还有很老的核桃树,大大的朝天冠,有些发黑的枝桠遒劲的盘桓在一起,像个古老的智者,不过我们更愿意爬上去舒舒服服的在树冠上睡上一觉;还有不少的桃树,上面挂着蟠桃或者其他模样的桃子,香艳欲滴的外皮上有密密麻麻的小小的毛,放在脸上痒痒的;还有卷心菜,黄瓜架子,葡萄架子上慢慢的葡萄,西红柿鲜红肥嫩的挂在藤蔓上,梨树……

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一个植物园,里面种的水果蔬菜品种很多,可数量就不是那么多了,但足够填满我们一个夏天鼓掌起来的小小肚皮了。如果我说,门前大路边的沟渠里的水可以直接喝,你会相信吗?事实上我们经常就喝那里面流淌的水,很甜也很纯。我们会三五成群的纠集周围一半大的小孩们,约定好去一块自留地开始疯玩做游戏,吃各种各样的水果蔬菜,根本不会担心会吃坏肚子,抓一些小虫,和泥巴,挖不大不下的陷进,用许多的树叶树枝盖房子……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可以具有我们快乐玩耍的乐趣。

玩到很晚,要么外公或者外婆会唤着来找我回家,要么就是“凶神恶煞”的表姐手里握着白杨树条来赶我回家,拖着有意未尽的疲惫,又兴冲冲的回到小院里,关上木头大门,和外公家的那条老黄狗玩上一会,摸摸它的头,顺便用手去掰它的牙齿,数数看有没有掉掉一颗呢,有时甚至还把它当小马驹骑上玩,天知道那时候老黄直立起身子比我还要高一截,亲爱的老黄啊,平时那么凶大狼狗啊,怎么我骑在你背上的时候你都不会反抗一下呢?唉,现在记得你有口臭唉,虽然牙齿白白的锋利的想把刀子,但是熏的我老捏鼻子呢。

那时候晚上基本就只能看一会电视,因为只能收到两个台,一个是中央一台,还有一个是本地电视台,有时候还播着维语节目,可惜一到新闻联播结束后我就爬在炕上“不省人事”了,呼噜打的还像模像样。有时候也能埃到维语节目出现,不管是完全听不懂里面那个异族大叔在叽里呱啦的说什么,所以多半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早晨是伴随着外婆在院子里吆喝给鸡们喂食的声音到来的,那时太阳照样应该就差不多升到了天上,每次都听不到公鸡打鸣,原因是我那时候根本不会起来那么早。外公会在公鸡打鸣之前起来,拿着铁锹出去给自留地浇水或者看沟渠是不是完好,修补修补它们。那还是极少的几次我起的早的时候才知道的呢。

那时候早餐就是在门前的大马路上进行呢,我从屋里般个大椅子出来,在找个小板凳坐好,不一会外婆会把坐好的疙瘩汤端上来,我美滋滋的拿着勺一勺一勺的把他们统统吃完,哈哈,好像只有我才有这么“贵族”的早餐待遇。朝阳会撒在路两旁很高很直挺的白杨树上,叶子们在风吹拂下发出莎莎的声音,叶子背面的乳白色也会被镀上一层漂亮的淡黄色。没事的时候就是玩,有事的时候也是玩,总之那时都快混成那里的孩子王了。

每个暑假都是这么渡过的,别提有多好了。

外公的胡子总是今天真是个好天气。一觉睡到天也蓝蓝阳光正灿烂,感觉自己好像一只树袋熊,照照镜子竟然发现了黑眼圈,然后就爬在那就是不想起来了,想象一场比赛过后的平静,却那么的令人心潮澎湃。

坐在那里的时候,头晕晕的,8月的阳光灿烂的不可收拾。

喜欢笔直的白杨树,可是这里的白杨却与童年记忆里的白杨树大相径庭。那是正宗的新疆杨,总是在笔直的道路两旁站着,很像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出操时的景象。尽管,已经有很久很久在没有见到过那些熟悉的景象了。

突然很想念外公外婆,还有那条装满童年快乐的农家小院以及门前泥土厚实笔直的大路。算算来,也已经有整整10年没有再回去过了,不知道他们都变成了什么样。永远都不能忘却的记忆深深植根与内心的某个角落,让我用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的快乐减少半分。

记得门前大路的两条小渠,一条深但是比较窄,一条很浅但是很宽,它们都留着最最清澈的水,还有儿时最纯的欢笑。小渠再往前一点就是每家每户的一大片自留地,说是自留地,可是面积确实相当大的,可以算做一片中等大小农田,不过那时我们这些孩子更愿意称它为“游乐场”。也可能就是这么个夏天,阳光晕乎乎的,空气清新极了,周围只有树叶莎莎的声音,偶尔可以听到几声狗叫,剩下的就是我们这些疯玩的孩子们的吵闹声了,不过在那样的一个村庄里还是显得不够喧闹。

“游乐场”里面有大大的杏树,夏天来临的时候一颗颗金灿灿的杏子挂的满树都是,时刻招引着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爬上去摇下来一大片的杏子雨不可;还有很老的核桃树,大大的朝天冠,有些发黑的枝桠遒劲的盘桓在一起,像个古老的智者,不过我们更愿意爬上去舒舒服服的在树冠上睡上一觉;还有不少的桃树,上面挂着蟠桃或者其他模样的桃子,香艳欲滴的外皮上有密密麻麻的小小的毛,放在脸上痒痒的;还有卷心菜,黄瓜架子,葡萄架子上慢慢的葡萄,西红柿鲜红肥嫩的挂在藤蔓上,梨树……

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一个植物园,里面种的水果蔬菜品种很多,可数量就不是那么多了,但足够填满我们一个夏天鼓掌起来的小小肚皮了。如果我说,门前大路边的沟渠里的水可以直接喝,你会相信吗?事实上我们经常就喝那里面流淌的水,很甜也很纯。我们会三五成群的纠集周围一半大的小孩们,约定好去一块自留地开始疯玩做游戏,吃各种各样的水果蔬菜,根本不会担心会吃坏肚子,抓一些小虫,和泥巴,挖不大不下的陷进,用许多的树叶树枝盖房子……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可以具有我们快乐玩耍的乐趣。

玩到很晚,要么外公或者外婆会唤着来找我回家,要么就是“凶神恶煞”的表姐手里握着白杨树条来赶我回家,拖着有意未尽的疲惫,又兴冲冲的回到小院里,关上木头大门,和外公家的那条老黄狗玩上一会,摸摸它的头,顺便用手去掰它的牙齿,数数看有没有掉掉一颗呢,有时甚至还把它当小马驹骑上玩,天知道那时候老黄直立起身子比我还要高一截,亲爱的老黄啊,平时那么凶大狼狗啊,怎么我骑在你背上的时候你都不会反抗一下呢?唉,现在记得你有口臭唉,虽然牙齿白白的锋利的想把刀子,但是熏的我老捏鼻子呢。

那时候晚上基本就只能看一会电视,因为只能收到两个台,一个是中央一台,还有一个是本地电视台,有时候还播着维语节目,可惜一到新闻联播结束后我就爬在炕上“不省人事”了,呼噜打的还像模像样。有时候也能埃到维语节目出现,不管是完全听不懂里面那个异族大叔在叽里呱啦的说什么,所以多半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早晨是伴随着外婆在院子里吆喝给鸡们喂食的声音到来的,那时太阳照样应该就差不多升到了天上,每次都听不到公鸡打鸣,原因是我那时候根本不会起来那么早。外公会在公鸡打鸣之前起来,拿着铁锹出去给自留地浇水或者看沟渠是不是完好,修补修补它们。那还是极少的几次我起的早的时候才知道的呢。

那时候早餐就是在门前的大马路上进行呢,我从屋里般个大椅子出来,在找个小板凳坐好,不一会外婆会把坐好的疙瘩汤端上来,我美滋滋的拿着勺一勺一勺的把他们统统吃完,哈哈,好像只有我才有这么“贵族”的早餐待遇。朝阳会撒在路两旁很高很直挺的白杨树上,叶子们在风吹拂下发出莎莎的声音,叶子背面的乳白色也会被镀上一层漂亮的淡黄色。没事的时候就是玩,有事的时候也是玩,总之那时都快混成那里的孩子王了。

每个暑假都是这么渡过的,别提有多好了。

外公的胡子总是

为我挡风遮雨的那一家人(二)

三姐

三姐给我的印象就是聪明,强干,而且还有些泼辣.她是三个姐姐当中年龄离我最近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很谈得来.三姐的性格与二姐截然不同.二姐本分,温和.三姐则是个满肚子注意,即精明又强干的人.用现代人的话讲就是有女强人的味道.

小学的时候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里就读.那时的我身体比一般的同学都纤弱,所以有些不友好的同学常常爱欺负我.懦弱的我每次都会哭着去找高我几个年级的姐姐.而后她会带着我去找那些欺负我的人算帐.童年里在学校的我是在姐姐的保护下成长的.

姐姐的聪明表现在她的学习成绩上.每次考试都拿全班第一,全年纪第一.“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学习标兵“等称号她是年年都拿的.证书奖状什么的贴得小小的家都快成了博物馆.父亲每次看着三姐抱回的奖状都会乐得合不了嘴.父亲对三姐的期望是最大的,因为在我们几姐弟当中三姐是读书读得最棒的.父亲希望三姐能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在小考中三姐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所中学.在接到报名通知书的时候,父亲喜得搁下了农活,为三姐张罗上学的各种东西,那也许是父亲十几年来除了他结婚那天外的第一次“罢工“了.

可好景不长,姐姐在初中读了一年后,奶奶的去世,给原本家底就微薄的家添上了重担.办完奶奶的丧事后家里负债累累.三姐本想辍学,但父亲坚决不肯.三姐在继续读了一年后,不忍父亲为她的学业那样劳累.他把父亲给她的学费退了回来,然后外出打工.辍学,外出打工再一直做到失去青春,这像一个魔咒一样纠缠着农家的孩子.父亲在看到姐姐退回的学费时老泪纵横,责备着自己的无能.直到现在,父亲每次想起都会心痛不已,“我对不起你姐姐“没次都流着泪对我说.没能让几孩子都学有所成,这是让人很遗憾.但我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而且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我们从不敢怪父亲要这一点上的“无能“.对于这一点大姐清楚,二姐明白,三姐就更懂得了.

大姐的命运是个悲剧,二姐亦然,难道三姐也要注定走上她们的老路?在失去就学的机会后姐姐的聪明好学和精明强干让她有了与大姐,二姐不同的人生道路.带着初二学历外出打工的三姐,在两年后学成了一门手艺.她说服父亲后毅然去了深圳同表哥合伙做窗帘加工.生意在之后也有了一点收获,这也为我的高中生涯带来了一篮希望,如今我每年的学费都是三姐提供的.我知道如果当年她坚持读的话那辍学的人会是我.她把这个学习的机会让给了我,使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文化的熏陶下逐渐成长.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同她谈什么报答.但我明白我明年的成绩高考成绩单能让她的付出更有价值,她也能为自己的付出感到欣慰.

哥哥

哥哥比我年长两岁,是从小学到初中和我同生同长的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但却很少有言语.这或许是我们的性格不同的原因吧.哥哥并不爱学习,但为人豪爽热情,爱交朋友.而我虽喜欢沉迷书海,却对世俗的那些东西不怎么懂,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同样也是不可深交的那种.这些不同的性格让我们之间的距渐变渐远.曾经我以为他是不怎么在意我这个弟弟的.可后来在初中的一件事才使愚笨的我知道,原来他和家里的每个人都一样,都那样疼爱着我.

那是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发生的事.我知道作为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娃在城里人看起来是有些土里土气的.加上我的性格的懦弱,所以我中学一开始就成了城里的孩子的欺负对象.他们扎我单车的轮胎,或是一群人围着我不让我走,奚落我,嘲笑我.从小就纤弱的我只会用眼泪去面对,然后拖着破了车胎的车一路哭着回家.这件事被读高我一个年级的哥哥知道后,他带着一帮人去找欺负我的那些人算帐,结果双方打了起来.我还记得那次哥哥的眼角被别人的拳头挥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那道伤疤现在还在哥哥的眼角上,那是他对他年幼的弟弟的爱的铭记.哥哥因为那次打架被学校退了学.但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身后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哥哥.哥哥用他的学业为我换来了整个中学的安宁.

哥哥辍学后也曾一度打工.但哥哥有一双巧手,又兼有聪慧的天资.他在电器修理和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方面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在我升入高中那年,哥哥同人一起合伙去深圳,干起了手机修理.在我升入高二进入高三以来,我回家的次数减少了许多.能遇上哥三姐

三姐给我的印象就是聪明,强干,而且还有些泼辣.她是三个姐姐当中年龄离我最近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很谈得来.三姐的性格与二姐截然不同.二姐本分,温和.三姐则是个满肚子注意,即精明又强干的人.用现代人的话讲就是有女强人的味道.

小学的时候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里就读.那时的我身体比一般的同学都纤弱,所以有些不友好的同学常常爱欺负我.懦弱的我每次都会哭着去找高我几个年级的姐姐.而后她会带着我去找那些欺负我的人算帐.童年里在学校的我是在姐姐的保护下成长的.

姐姐的聪明表现在她的学习成绩上.每次考试都拿全班第一,全年纪第一.“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学习标兵“等称号她是年年都拿的.证书奖状什么的贴得小小的家都快成了博物馆.父亲每次看着三姐抱回的奖状都会乐得合不了嘴.父亲对三姐的期望是最大的,因为在我们几姐弟当中三姐是读书读得最棒的.父亲希望三姐能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在小考中三姐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所中学.在接到报名通知书的时候,父亲喜得搁下了农活,为三姐张罗上学的各种东西,那也许是父亲十几年来除了他结婚那天外的第一次“罢工“了.

可好景不长,姐姐在初中读了一年后,奶奶的去世,给原本家底就微薄的家添上了重担.办完奶奶的丧事后家里负债累累.三姐本想辍学,但父亲坚决不肯.三姐在继续读了一年后,不忍父亲为她的学业那样劳累.他把父亲给她的学费退了回来,然后外出打工.辍学,外出打工再一直做到失去青春,这像一个魔咒一样纠缠着农家的孩子.父亲在看到姐姐退回的学费时老泪纵横,责备着自己的无能.直到现在,父亲每次想起都会心痛不已,“我对不起你姐姐“没次都流着泪对我说.没能让几孩子都学有所成,这是让人很遗憾.但我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而且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我们从不敢怪父亲要这一点上的“无能“.对于这一点大姐清楚,二姐明白,三姐就更懂得了.

大姐的命运是个悲剧,二姐亦然,难道三姐也要注定走上她们的老路?在失去就学的机会后姐姐的聪明好学和精明强干让她有了与大姐,二姐不同的人生道路.带着初二学历外出打工的三姐,在两年后学成了一门手艺.她说服父亲后毅然去了深圳同表哥合伙做窗帘加工.生意在之后也有了一点收获,这也为我的高中生涯带来了一篮希望,如今我每年的学费都是三姐提供的.我知道如果当年她坚持读的话那辍学的人会是我.她把这个学习的机会让给了我,使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文化的熏陶下逐渐成长.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同她谈什么报答.但我明白我明年的成绩高考成绩单能让她的付出更有价值,她也能为自己的付出感到欣慰.

哥哥

哥哥比我年长两岁,是从小学到初中和我同生同长的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但却很少有言语.这或许是我们的性格不同的原因吧.哥哥并不爱学习,但为人豪爽热情,爱交朋友.而我虽喜欢沉迷书海,却对世俗的那些东西不怎么懂,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同样也是不可深交的那种.这些不同的性格让我们之间的距渐变渐远.曾经我以为他是不怎么在意我这个弟弟的.可后来在初中的一件事才使愚笨的我知道,原来他和家里的每个人都一样,都那样疼爱着我.

那是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发生的事.我知道作为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娃在城里人看起来是有些土里土气的.加上我的性格的懦弱,所以我中学一开始就成了城里的孩子的欺负对象.他们扎我单车的轮胎,或是一群人围着我不让我走,奚落我,嘲笑我.从小就纤弱的我只会用眼泪去面对,然后拖着破了车胎的车一路哭着回家.这件事被读高我一个年级的哥哥知道后,他带着一帮人去找欺负我的那些人算帐,结果双方打了起来.我还记得那次哥哥的眼角被别人的拳头挥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那道伤疤现在还在哥哥的眼角上,那是他对他年幼的弟弟的爱的铭记.哥哥因为那次打架被学校退了学.但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身后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哥哥.哥哥用他的学业为我换来了整个中学的安宁.

哥哥辍学后也曾一度打工.但哥哥有一双巧手,又兼有聪慧的天资.他在电器修理和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方面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在我升入高中那年,哥哥同人一起合伙去深圳,干起了手机修理.在我升入高二进入高三以来,我回家的次数减少了许多.能遇上哥三姐

三姐给我的印象就是聪明,强干,而且还有些泼辣.她是三个姐姐当中年龄离我最近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很谈得来.三姐的性格与二姐截然不同.二姐本分,温和.三姐则是个满肚子注意,即精明又强干的人.用现代人的话讲就是有女强人的味道.

小学的时候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里就读.那时的我身体比一般的同学都纤弱,所以有些不友好的同学常常爱欺负我.懦弱的我每次都会哭着去找高我几个年级的姐姐.而后她会带着我去找那些欺负我的人算帐.童年里在学校的我是在姐姐的保护下成长的.

姐姐的聪明表现在她的学习成绩上.每次考试都拿全班第一,全年纪第一.“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学习标兵“等称号她是年年都拿的.证书奖状什么的贴得小小的家都快成了博物馆.父亲每次看着三姐抱回的奖状都会乐得合不了嘴.父亲对三姐的期望是最大的,因为在我们几姐弟当中三姐是读书读得最棒的.父亲希望三姐能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在小考中三姐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所中学.在接到报名通知书的时候,父亲喜得搁下了农活,为三姐张罗上学的各种东西,那也许是父亲十几年来除了他结婚那天外的第一次“罢工“了.

可好景不长,姐姐在初中读了一年后,奶奶的去世,给原本家底就微薄的家添上了重担.办完奶奶的丧事后家里负债累累.三姐本想辍学,但父亲坚决不肯.三姐在继续读了一年后,不忍父亲为她的学业那样劳累.他把父亲给她的学费退了回来,然后外出打工.辍学,外出打工再一直做到失去青春,这像一个魔咒一样纠缠着农家的孩子.父亲在看到姐姐退回的学费时老泪纵横,责备着自己的无能.直到现在,父亲每次想起都会心痛不已,“我对不起你姐姐“没次都流着泪对我说.没能让几孩子都学有所成,这是让人很遗憾.但我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而且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我们从不敢怪父亲要这一点上的“无能“.对于这一点大姐清楚,二姐明白,三姐就更懂得了.

大姐的命运是个悲剧,二姐亦然,难道三姐也要注定走上她们的老路?在失去就学的机会后姐姐的聪明好学和精明强干让她有了与大姐,二姐不同的人生道路.带着初二学历外出打工的三姐,在两年后学成了一门手艺.她说服父亲后毅然去了深圳同表哥合伙做窗帘加工.生意在之后也有了一点收获,这也为我的高中生涯带来了一篮希望,如今我每年的学费都是三姐提供的.我知道如果当年她坚持读的话那辍学的人会是我.她把这个学习的机会让给了我,使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文化的熏陶下逐渐成长.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同她谈什么报答.但我明白我明年的成绩高考成绩单能让她的付出更有价值,她也能为自己的付出感到欣慰.

哥哥

哥哥比我年长两岁,是从小学到初中和我同生同长的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但却很少有言语.这或许是我们的性格不同的原因吧.哥哥并不爱学习,但为人豪爽热情,爱交朋友.而我虽喜欢沉迷书海,却对世俗的那些东西不怎么懂,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同样也是不可深交的那种.这些不同的性格让我们之间的距渐变渐远.曾经我以为他是不怎么在意我这个弟弟的.可后来在初中的一件事才使愚笨的我知道,原来他和家里的每个人都一样,都那样疼爱着我.

那是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发生的事.我知道作为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娃在城里人看起来是有些土里土气的.加上我的性格的懦弱,所以我中学一开始就成了城里的孩子的欺负对象.他们扎我单车的轮胎,或是一群人围着我不让我走,奚落我,嘲笑我.从小就纤弱的我只会用眼泪去面对,然后拖着破了车胎的车一路哭着回家.这件事被读高我一个年级的哥哥知道后,他带着一帮人去找欺负我的那些人算帐,结果双方打了起来.我还记得那次哥哥的眼角被别人的拳头挥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那道伤疤现在还在哥哥的眼角上,那是他对他年幼的弟弟的爱的铭记.哥哥因为那次打架被学校退了学.但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身后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哥哥.哥哥用他的学业为我换来了整个中学的安宁.

哥哥辍学后也曾一度打工.但哥哥有一双巧手,又兼有聪慧的天资.他在电器修理和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方面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在我升入高中那年,哥哥同人一起合伙去深圳,干起了手机修理.在我升入高二进入高三以来,我回家的次数减少了许多.能遇上哥三姐

三姐给我的印象就是聪明,强干,而且还有些泼辣.她是三个姐姐当中年龄离我最近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很谈得来.三姐的性格与二姐截然不同.二姐本分,温和.三姐则是个满肚子注意,即精明又强干的人.用现代人的话讲就是有女强人的味道.

小学的时候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里就读.那时的我身体比一般的同学都纤弱,所以有些不友好的同学常常爱欺负我.懦弱的我每次都会哭着去找高我几个年级的姐姐.而后她会带着我去找那些欺负我的人算帐.童年里在学校的我是在姐姐的保护下成长的.

姐姐的聪明表现在她的学习成绩上.每次考试都拿全班第一,全年纪第一.“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学习标兵“等称号她是年年都拿的.证书奖状什么的贴得小小的家都快成了博物馆.父亲每次看着三姐抱回的奖状都会乐得合不了嘴.父亲对三姐的期望是最大的,因为在我们几姐弟当中三姐是读书读得最棒的.父亲希望三姐能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在小考中三姐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所中学.在接到报名通知书的时候,父亲喜得搁下了农活,为三姐张罗上学的各种东西,那也许是父亲十几年来除了他结婚那天外的第一次“罢工“了.

可好景不长,姐姐在初中读了一年后,奶奶的去世,给原本家底就微薄的家添上了重担.办完奶奶的丧事后家里负债累累.三姐本想辍学,但父亲坚决不肯.三姐在继续读了一年后,不忍父亲为她的学业那样劳累.他把父亲给她的学费退了回来,然后外出打工.辍学,外出打工再一直做到失去青春,这像一个魔咒一样纠缠着农家的孩子.父亲在看到姐姐退回的学费时老泪纵横,责备着自己的无能.直到现在,父亲每次想起都会心痛不已,“我对不起你姐姐“没次都流着泪对我说.没能让几孩子都学有所成,这是让人很遗憾.但我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而且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我们从不敢怪父亲要这一点上的“无能“.对于这一点大姐清楚,二姐明白,三姐就更懂得了.

大姐的命运是个悲剧,二姐亦然,难道三姐也要注定走上她们的老路?在失去就学的机会后姐姐的聪明好学和精明强干让她有了与大姐,二姐不同的人生道路.带着初二学历外出打工的三姐,在两年后学成了一门手艺.她说服父亲后毅然去了深圳同表哥合伙做窗帘加工.生意在之后也有了一点收获,这也为我的高中生涯带来了一篮希望,如今我每年的学费都是三姐提供的.我知道如果当年她坚持读的话那辍学的人会是我.她把这个学习的机会让给了我,使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文化的熏陶下逐渐成长.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同她谈什么报答.但我明白我明年的成绩高考成绩单能让她的付出更有价值,她也能为自己的付出感到欣慰.

哥哥

哥哥比我年长两岁,是从小学到初中和我同生同长的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但却很少有言语.这或许是我们的性格不同的原因吧.哥哥并不爱学习,但为人豪爽热情,爱交朋友.而我虽喜欢沉迷书海,却对世俗的那些东西不怎么懂,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同样也是不可深交的那种.这些不同的性格让我们之间的距渐变渐远.曾经我以为他是不怎么在意我这个弟弟的.可后来在初中的一件事才使愚笨的我知道,原来他和家里的每个人都一样,都那样疼爱着我.

那是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发生的事.我知道作为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娃在城里人看起来是有些土里土气的.加上我的性格的懦弱,所以我中学一开始就成了城里的孩子的欺负对象.他们扎我单车的轮胎,或是一群人围着我不让我走,奚落我,嘲笑我.从小就纤弱的我只会用眼泪去面对,然后拖着破了车胎的车一路哭着回家.这件事被读高我一个年级的哥哥知道后,他带着一帮人去找欺负我的那些人算帐,结果双方打了起来.我还记得那次哥哥的眼角被别人的拳头挥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那道伤疤现在还在哥哥的眼角上,那是他对他年幼的弟弟的爱的铭记.哥哥因为那次打架被学校退了学.但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身后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哥哥.哥哥用他的学业为我换来了整个中学的安宁.

哥哥辍学后也曾一度打工.但哥哥有一双巧手,又兼有聪慧的天资.他在电器修理和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方面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在我升入高中那年,哥哥同人一起合伙去深圳,干起了手机修理.在我升入高二进入高三以来,我回家的次数减少了许多.能遇上哥三姐

三姐给我的印象就是聪明,强干,而且还有些泼辣.她是三个姐姐当中年龄离我最近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很谈得来.三姐的性格与二姐截然不同.二姐本分,温和.三姐则是个满肚子注意,即精明又强干的人.用现代人的话讲就是有女强人的味道.

小学的时候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里就读.那时的我身体比一般的同学都纤弱,所以有些不友好的同学常常爱欺负我.懦弱的我每次都会哭着去找高我几个年级的姐姐.而后她会带着我去找那些欺负我的人算帐.童年里在学校的我是在姐姐的保护下成长的.

姐姐的聪明表现在她的学习成绩上.每次考试都拿全班第一,全年纪第一.“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学习标兵“等称号她是年年都拿的.证书奖状什么的贴得小小的家都快成了博物馆.父亲每次看着三姐抱回的奖状都会乐得合不了嘴.父亲对三姐的期望是最大的,因为在我们几姐弟当中三姐是读书读得最棒的.父亲希望三姐能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在小考中三姐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所中学.在接到报名通知书的时候,父亲喜得搁下了农活,为三姐张罗上学的各种东西,那也许是父亲十几年来除了他结婚那天外的第一次“罢工“了.

可好景不长,姐姐在初中读了一年后,奶奶的去世,给原本家底就微薄的家添上了重担.办完奶奶的丧事后家里负债累累.三姐本想辍学,但父亲坚决不肯.三姐在继续读了一年后,不忍父亲为她的学业那样劳累.他把父亲给她的学费退了回来,然后外出打工.辍学,外出打工再一直做到失去青春,这像一个魔咒一样纠缠着农家的孩子.父亲在看到姐姐退回的学费时老泪纵横,责备着自己的无能.直到现在,父亲每次想起都会心痛不已,“我对不起你姐姐“没次都流着泪对我说.没能让几孩子都学有所成,这是让人很遗憾.但我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而且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我们从不敢怪父亲要这一点上的“无能“.对于这一点大姐清楚,二姐明白,三姐就更懂得了.

大姐的命运是个悲剧,二姐亦然,难道三姐也要注定走上她们的老路?在失去就学的机会后姐姐的聪明好学和精明强干让她有了与大姐,二姐不同的人生道路.带着初二学历外出打工的三姐,在两年后学成了一门手艺.她说服父亲后毅然去了深圳同表哥合伙做窗帘加工.生意在之后也有了一点收获,这也为我的高中生涯带来了一篮希望,如今我每年的学费都是三姐提供的.我知道如果当年她坚持读的话那辍学的人会是我.她把这个学习的机会让给了我,使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文化的熏陶下逐渐成长.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同她谈什么报答.但我明白我明年的成绩高考成绩单能让她的付出更有价值,她也能为自己的付出感到欣慰.

哥哥

哥哥比我年长两岁,是从小学到初中和我同生同长的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但却很少有言语.这或许是我们的性格不同的原因吧.哥哥并不爱学习,但为人豪爽热情,爱交朋友.而我虽喜欢沉迷书海,却对世俗的那些东西不怎么懂,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同样也是不可深交的那种.这些不同的性格让我们之间的距渐变渐远.曾经我以为他是不怎么在意我这个弟弟的.可后来在初中的一件事才使愚笨的我知道,原来他和家里的每个人都一样,都那样疼爱着我.

那是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发生的事.我知道作为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娃在城里人看起来是有些土里土气的.加上我的性格的懦弱,所以我中学一开始就成了城里的孩子的欺负对象.他们扎我单车的轮胎,或是一群人围着我不让我走,奚落我,嘲笑我.从小就纤弱的我只会用眼泪去面对,然后拖着破了车胎的车一路哭着回家.这件事被读高我一个年级的哥哥知道后,他带着一帮人去找欺负我的那些人算帐,结果双方打了起来.我还记得那次哥哥的眼角被别人的拳头挥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那道伤疤现在还在哥哥的眼角上,那是他对他年幼的弟弟的爱的铭记.哥哥因为那次打架被学校退了学.但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身后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哥哥.哥哥用他的学业为我换来了整个中学的安宁.

哥哥辍学后也曾一度打工.但哥哥有一双巧手,又兼有聪慧的天资.他在电器修理和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方面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在我升入高中那年,哥哥同人一起合伙去深圳,干起了手机修理.在我升入高二进入高三以来,我回家的次数减少了许多.能遇上哥三姐

三姐给我的印象就是聪明,强干,而且还有些泼辣.她是三个姐姐当中年龄离我最近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很谈得来.三姐的性格与二姐截然不同.二姐本分,温和.三姐则是个满肚子注意,即精明又强干的人.用现代人的话讲就是有女强人的味道.

小学的时候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里就读.那时的我身体比一般的同学都纤弱,所以有些不友好的同学常常爱欺负我.懦弱的我每次都会哭着去找高我几个年级的姐姐.而后她会带着我去找那些欺负我的人算帐.童年里在学校的我是在姐姐的保护下成长的.

姐姐的聪明表现在她的学习成绩上.每次考试都拿全班第一,全年纪第一.“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学习标兵“等称号她是年年都拿的.证书奖状什么的贴得小小的家都快成了博物馆.父亲每次看着三姐抱回的奖状都会乐得合不了嘴.父亲对三姐的期望是最大的,因为在我们几姐弟当中三姐是读书读得最棒的.父亲希望三姐能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在小考中三姐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所中学.在接到报名通知书的时候,父亲喜得搁下了农活,为三姐张罗上学的各种东西,那也许是父亲十几年来除了他结婚那天外的第一次“罢工“了.

可好景不长,姐姐在初中读了一年后,奶奶的去世,给原本家底就微薄的家添上了重担.办完奶奶的丧事后家里负债累累.三姐本想辍学,但父亲坚决不肯.三姐在继续读了一年后,不忍父亲为她的学业那样劳累.他把父亲给她的学费退了回来,然后外出打工.辍学,外出打工再一直做到失去青春,这像一个魔咒一样纠缠着农家的孩子.父亲在看到姐姐退回的学费时老泪纵横,责备着自己的无能.直到现在,父亲每次想起都会心痛不已,“我对不起你姐姐“没次都流着泪对我说.没能让几孩子都学有所成,这是让人很遗憾.但我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而且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我们从不敢怪父亲要这一点上的“无能“.对于这一点大姐清楚,二姐明白,三姐就更懂得了.

大姐的命运是个悲剧,二姐亦然,难道三姐也要注定走上她们的老路?在失去就学的机会后姐姐的聪明好学和精明强干让她有了与大姐,二姐不同的人生道路.带着初二学历外出打工的三姐,在两年后学成了一门手艺.她说服父亲后毅然去了深圳同表哥合伙做窗帘加工.生意在之后也有了一点收获,这也为我的高中生涯带来了一篮希望,如今我每年的学费都是三姐提供的.我知道如果当年她坚持读的话那辍学的人会是我.她把这个学习的机会让给了我,使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文化的熏陶下逐渐成长.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同她谈什么报答.但我明白我明年的成绩高考成绩单能让她的付出更有价值,她也能为自己的付出感到欣慰.

哥哥

哥哥比我年长两岁,是从小学到初中和我同生同长的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但却很少有言语.这或许是我们的性格不同的原因吧.哥哥并不爱学习,但为人豪爽热情,爱交朋友.而我虽喜欢沉迷书海,却对世俗的那些东西不怎么懂,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同样也是不可深交的那种.这些不同的性格让我们之间的距渐变渐远.曾经我以为他是不怎么在意我这个弟弟的.可后来在初中的一件事才使愚笨的我知道,原来他和家里的每个人都一样,都那样疼爱着我.

那是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发生的事.我知道作为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娃在城里人看起来是有些土里土气的.加上我的性格的懦弱,所以我中学一开始就成了城里的孩子的欺负对象.他们扎我单车的轮胎,或是一群人围着我不让我走,奚落我,嘲笑我.从小就纤弱的我只会用眼泪去面对,然后拖着破了车胎的车一路哭着回家.这件事被读高我一个年级的哥哥知道后,他带着一帮人去找欺负我的那些人算帐,结果双方打了起来.我还记得那次哥哥的眼角被别人的拳头挥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那道伤疤现在还在哥哥的眼角上,那是他对他年幼的弟弟的爱的铭记.哥哥因为那次打架被学校退了学.但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身后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哥哥.哥哥用他的学业为我换来了整个中学的安宁.

哥哥辍学后也曾一度打工.但哥哥有一双巧手,又兼有聪慧的天资.他在电器修理和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方面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在我升入高中那年,哥哥同人一起合伙去深圳,干起了手机修理.在我升入高二进入高三以来,我回家的次数减少了许多.能遇上哥三姐

三姐给我的印象就是聪明,强干,而且还有些泼辣.她是三个姐姐当中年龄离我最近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很谈得来.三姐的性格与二姐截然不同.二姐本分,温和.三姐则是个满肚子注意,即精明又强干的人.用现代人的话讲就是有女强人的味道.

小学的时候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里就读.那时的我身体比一般的同学都纤弱,所以有些不友好的同学常常爱欺负我.懦弱的我每次都会哭着去找高我几个年级的姐姐.而后她会带着我去找那些欺负我的人算帐.童年里在学校的我是在姐姐的保护下成长的.

姐姐的聪明表现在她的学习成绩上.每次考试都拿全班第一,全年纪第一.“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学习标兵“等称号她是年年都拿的.证书奖状什么的贴得小小的家都快成了博物馆.父亲每次看着三姐抱回的奖状都会乐得合不了嘴.父亲对三姐的期望是最大的,因为在我们几姐弟当中三姐是读书读得最棒的.父亲希望三姐能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在小考中三姐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所中学.在接到报名通知书的时候,父亲喜得搁下了农活,为三姐张罗上学的各种东西,那也许是父亲十几年来除了他结婚那天外的第一次“罢工“了.

可好景不长,姐姐在初中读了一年后,奶奶的去世,给原本家底就微薄的家添上了重担.办完奶奶的丧事后家里负债累累.三姐本想辍学,但父亲坚决不肯.三姐在继续读了一年后,不忍父亲为她的学业那样劳累.他把父亲给她的学费退了回来,然后外出打工.辍学,外出打工再一直做到失去青春,这像一个魔咒一样纠缠着农家的孩子.父亲在看到姐姐退回的学费时老泪纵横,责备着自己的无能.直到现在,父亲每次想起都会心痛不已,“我对不起你姐姐“没次都流着泪对我说.没能让几孩子都学有所成,这是让人很遗憾.但我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而且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我们从不敢怪父亲要这一点上的“无能“.对于这一点大姐清楚,二姐明白,三姐就更懂得了.

大姐的命运是个悲剧,二姐亦然,难道三姐也要注定走上她们的老路?在失去就学的机会后姐姐的聪明好学和精明强干让她有了与大姐,二姐不同的人生道路.带着初二学历外出打工的三姐,在两年后学成了一门手艺.她说服父亲后毅然去了深圳同表哥合伙做窗帘加工.生意在之后也有了一点收获,这也为我的高中生涯带来了一篮希望,如今我每年的学费都是三姐提供的.我知道如果当年她坚持读的话那辍学的人会是我.她把这个学习的机会让给了我,使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文化的熏陶下逐渐成长.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同她谈什么报答.但我明白我明年的成绩高考成绩单能让她的付出更有价值,她也能为自己的付出感到欣慰.

哥哥

哥哥比我年长两岁,是从小学到初中和我同生同长的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但却很少有言语.这或许是我们的性格不同的原因吧.哥哥并不爱学习,但为人豪爽热情,爱交朋友.而我虽喜欢沉迷书海,却对世俗的那些东西不怎么懂,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同样也是不可深交的那种.这些不同的性格让我们之间的距渐变渐远.曾经我以为他是不怎么在意我这个弟弟的.可后来在初中的一件事才使愚笨的我知道,原来他和家里的每个人都一样,都那样疼爱着我.

那是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发生的事.我知道作为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娃在城里人看起来是有些土里土气的.加上我的性格的懦弱,所以我中学一开始就成了城里的孩子的欺负对象.他们扎我单车的轮胎,或是一群人围着我不让我走,奚落我,嘲笑我.从小就纤弱的我只会用眼泪去面对,然后拖着破了车胎的车一路哭着回家.这件事被读高我一个年级的哥哥知道后,他带着一帮人去找欺负我的那些人算帐,结果双方打了起来.我还记得那次哥哥的眼角被别人的拳头挥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那道伤疤现在还在哥哥的眼角上,那是他对他年幼的弟弟的爱的铭记.哥哥因为那次打架被学校退了学.但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身后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哥哥.哥哥用他的学业为我换来了整个中学的安宁.

哥哥辍学后也曾一度打工.但哥哥有一双巧手,又兼有聪慧的天资.他在电器修理和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方面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在我升入高中那年,哥哥同人一起合伙去深圳,干起了手机修理.在我升入高二进入高三以来,我回家的次数减少了许多.能遇上哥

如果失去了农村

如果失去了农村江苏省常熟市外国语学校高二(3)班项英隔着一层薄薄的雾,太阳跃过了地平线,农家的一天开始了。咯咯的鸡叫声打破了农村的宁静,勤劳的农家人从不睡懒觉,大片希望的田野等着他们去耕耘,成群的鸡鸭等着他们去喂养。邻里间的问候使得“笑从两颊生”,是啊,清晨由衷的一个微笑,给了农家人充足的活力,他们有的是力气,有的是希望。而生活在喧闹繁华的大都市里的人们,走出家门,看到的只是拥挤的路口,冰冷坚硬的钢筋水泥,听到的是此起彼伏的喇叭声,有几个城里人能在早晨露出舒心的笑容呢?如果失去了农村,就失掉了一份惬意和清新。时常看到农民在田间劳作,他们古铜色的肤色显示出健康的力量,他们的汗水在滚动,滴落,渗入大地,渗入了生命的根条,滋养出一个个勤劳而朴实的生命。那一垄垄的庄稼在微风的吹动下发出沙沙的声音,善解人意的乡村的风吹走了农家人的疲惫和炎热,他们扬起头望望自己的杰作,紧接着又投入到奋斗中去了。如果失去了农村,就失去了一幅辛勤劳作的画面。农忙时节,孩子们成了大人们得力的帮手。天真童稚的孩子们不懂泥土脏,只知活儿清新,一边干活一边听着大人们对各种农作物的介绍,“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各类谚语都是孩子们耳熟能详的。孩子毕竟是孩子,干了一会儿活,就三五成群溜出去玩了。大胆点的男孩子卷起裤腿,赤着脚在河边摸螺丝,抓小鱼;斯文点的小细娘都爱捉蝴蝶,比着谁捉的更好看;还有的在田梗上你追我赶,玩的忘乎所以。回想起来,我也曾拥有过这样的童年。黄瓜、青菜们是我的朋友,我知道它们生长的过程,而如今有几个大城市里的孩子说得出来呢?如果失去了农村,就失去了有趣的童年。晚霞熏黄了天空,农家的烟囱冒出了缕缕的炊烟,谁家的葱姜没了,只要对邻里说一句,晚上的荤菜少了一分腥味多了一分鲜美;谁家的柴没了,只需对邻里道一声,他家的柴垛随时欢迎你去抽薪。一张八仙桌,几道农家菜,透着融融暖意,岂是山珍海味所能比拟?吃完晚饭,几个邻居如约而至,邻里人无拘无束地聊天,无拘无束地大笑;孩子们总爱像我一样缠着爷爷讲故事,《三国》、《水浒》《康熙下江南》……总是百听不厌。霓虹灿然,灯网交织的是城市的夜,开一盏灯,可以照亮雪白的墙壁,但城市里的人儿注定点不起心灯,逃不了寂寞。狂欢只是表面的热闹。黑暗中,人们戴着“面具”互相交换着眼神,最终不过是向左走,向右走。如果失去了农村,便失去了许多质朴与真诚。如果失去了农村,我们还拥有多少呢?

萧逍与秋叶的距离

萧逍与秋叶的故事 前言 古之学者之大成,其境三矣,执单者,则宽锦辅植,执双者则锦玉良年藏由天得。 然境三者得万人之慕,行混沌之?,曰:天?行之还古语,碧树三菱去雕饰。 秋风潇潇的刮着像刀割似的,划了下树叶的叶根,一片片被风席卷在天空中飞舞着,浅黄色的街灯明晃晃的靠在它们身上,影子被拉长了几米,黑色的巨人在街上彳亍着,时而端立着,时而摇曳着,随着它的节拍,好像了解她的心思。 他一点也不孤独,不过现在街上凄凉地秋影就如他此时如此寂寞,因为他在想一个人。 好像并不是一个美好的开始,无奈中寻求理想的彼岸,但……。他生下来后,父亲为他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就是晓,后来母亲说晓太单调了,就叫萧逍吧。 92年的秋天,凄凉而萧瑟,转瞬即逝的流星打破了僻静的夜空,划下了一束耀眼的光忙。 萧逍从小继承了农家的朴实的性格,因为父母将他寄养在二舅的家里,然后便在城里起早贪黑,他们确实很忙,晓爸爸在学校教书,妈妈在银行工作,也只有逢双休日下乡去看孩子。 萧逍生的可爱,红色的樱桃被抛开了小口,晶莹的眼珠在框里打转,可怜的小爪抓了舅舅的裤腿,躲在身后,只露半张脸,瞄着外边的世界,对萧逍来说,这是他唯一的乐趣。 萧逍的乖巧是出了名的,人人见到他都会?E上一番,,他不像别的农家孩子,三五成群的去疯玩,他喜欢看院子里的蚂蚁,时不时用手指去轻轻的点,它们便疯狂的逃窜,直到它们跑到洞里,他喜欢看院子里淳淳的流水,舅娘将污水泼在院子里,他便端在旁边看着地上的水流分支交汇,最后翻滚到下水道里。 爸爸和妈妈在双休日来到老家,给他带了很多礼物,红色的积木,奇幻的变形金刚和连环画变成了他每天的功课,他喜欢诗,就象天生与诗有着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觉,红色的嘴唇有节奏的张合,眼神呆着的看着前方,看着可爱极了。 萧逍到上幼稚园的年龄,便离开了家乡,妈妈带着萧逍走进幼稚园,妈妈将他交给老师就离开了,望着妈妈离开的身影,萧逍的眼里挤出了一滴泪水,因为在这里他一个人也不认识。 习惯是一个可怕的东西,他渐渐小辉上了这里,因为他交上了朋友,之后他们变得形影不离,他们为他的生活增添了许多的色彩,黑白的世界变得五彩缤纷。 有一次夜里,萧逍与爸爸妈妈在家里睡觉,不知怎的便起了火,火势迅速蔓延到了卧室,爸爸抱着他和妈妈一起从窗户跳了下去,加载二楼,离地大约有3米,萧逍瞪大了眼睛,黑色的眼珠里,映照着红色的火焰,他被吓坏了。 萧逍上了小学,每天形影不离的朋友被分散,萧逍第一次尝到了分离的可怕,只能感情用事的,他端端的蹲在墙角,不说一句话。 一年级入学那天,老师把他与一个女生排在了同桌,他在第一排,除了后边的同学,周围没有离他很近的男生。除了妈妈、娘舅和表姐,他没和任何一个女人说过话,女同桌向他微微的笑了笑,萧逍的脸扑哧一下红了,腼腆的回敬了一下,便转向黑板那。 习惯渐渐改变了他,同桌成了他最好的朋友,他变得开朗了。 放了假,他们在一起写作业,一起在沙堆里玩,有一次,她邀请萧逍去家里做客,他们并排坐在沙发上,她的父母方了一盘《兄弟》影片。 生活中的苦与乐,往往没有限度,上天让你一生受苦,那么就必须勇敢的去面对,但你却有权改变它,看似平静的湖面,却是灾难来临前的征兆,不想长大的心里,随着心灵的成熟,而慢慢疏远了天真和童心,在心里形成了礼仪和规矩的阴狸,慢慢的改变了已深埋在根底的习惯,而苦难才真正来临! 一天一天的逝去,对萧逍来说,男孩和女孩成为朋友,是天方夜谭,疏远变成了他唯一的选择,昨天还在一起玩的开心,而今天只不过是路人甲乙的关系,后来只知道自己心里认知她,却只有檫肩而过。 萧逍喜欢看电视,从小就喜欢,他像个脱了稚气的孩子携着天真,经常模仿电视上的主人公,甚至想去代替,他认为那很幸福,一种淌在心中的真正的幸福,更有甚着,他在生活中不断模仿主人公,果断、谨慎、善良、亲切的只要在电视出现过的人的品质被他模仿的全都具备了,他有自己的思想,渐渐的喜欢上了表演,他想起那时是多么的幼稚,从地摊打扮的------身着浓绿色的小警服,手执一个小的玩具枪,他认为这是如此神武,以至于他喜欢警察职业,不过现在看来,童年的活泼与天真就像风靡一时的流行歌曲,太容易见异思迁了。 萧逍喜欢笑,在他开心的时候。他的开心并不是老师的表扬之类,看小品相声听笑话就会让他捧腹大笑起来,他崇拜相声演员,台上激情火热的说,逗台下的人哈哈大笑。没过多久,他与他的一个同伴上了学校的电视台演了一段小品,那是他第一次上电视,即使观众只有学校的人,但同学们的笑,已经让他自豪无比了。 太容易喜欢而去模仿,是好的也是不好的,单纯的人会从正义的主角那里寻求正义,但却因为喜欢而太容易改变,改变心中已经认定的东西,这无非是在向地狱招手,也许他的心中并没有一件真正喜欢过东西,因为那些都太美好了,至少他这样认为,不过那却成就了他,因为他与众不同。 周杰伦创造了一个属于他的时代,龙泉是他第一次接触音乐时听的第一首流行歌曲,隆重而轻快的节奏深深吸引了他的耳朵,神游其中,就像是置身在武侠剧一样,悠扬的民族调像水一样柔,所以太容易赋予情感而迷失自我。他像是找到了寄托,甚至神往了一中神圣的职业------歌手。 小时候的警服和大肚子西装的大老板,现在的他感觉那像是累赘应该抛弃,而当演员和歌手却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演员和歌手也许在一个人身上可以兼职,然而他却萌发了第三种向往-----作家。那真像一个笑话,因为他没有出类拔萃的语文成绩,不过当他用笔和字表达自己思想时,深奥的让人看不懂,就像《拿来主义》和《狂人日记》。一样,当然鲁迅是他最崇拜的作家之一。 他了解鲁迅,一开始就是普通人的鲁迅,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他有多么强劲的语文成绩,但后来却认定了他有获得诺贝尔奖金的能力,也许有写可笑,甚至可怕,但仅18世纪外国的著名作家,不都有一个穷困的以前,而无法学到更多语句和技能吗?萧逍有像鲁迅一样的胸怀和思想,他想,好的文章并不是有华丽的比喻,如果是那样,还不如找一些优美的语句和绚丽的段落来拼凑不是更加文采明了。文章真正的好在于他有一个像灵魂一样的思想。 不过真正可笑的是,他想获诺贝尔文学奖,然而他不过可以真正的可以获得,因为天鹅终究是癞蛤蟆的美餐! 他喜欢周杰伦的歌曲,因为那些曲子全部都是周杰伦写的,按照这样的推论,他认为周唱的并不怎么样,但写的曲子确是天下第一。 萧逍歌唱得好,因为他在用感情唱,正如他喜欢周的曲子,那些曲子注入了周的感情,他想继承他的曲风,他也开始作曲,但无论怎样也无法像周杰伦写得那样好。 萧逍的父亲是中学老师,所以萧逍也进了他父亲的那所中学,上了中学之后,他没有小学时的好成绩,人也?C了好多变得越来越疯狂,可能是到了青春期,但看着还是那么小。 改变真的很难,就想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似的,但变化却是人类的必修课,即使是改变了,但心灵还是像以前一样纯洁,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 成绩和努力是成正比的,农村不是有一句话,人狂没好事,狗狂挨砖头,总是告诉自己明天再去努力,但发现只剩下最后一天时,想起过去的种种,心中的酸楚怂恿着,不禁淑然泪下。 放了暑假,萧逍整理初中的书籍,他看见了一本语文第五册,被翻得面容不堪的书,却激荡起萧逍脑海里发黄的记忆,于是躺在床上,兴致勃勃的读了起来。 翻开扉页,在蔚蓝的天空有一个很耀眼的白色光球,楼下的草木,绿油油的,萧逍骚着夜里蚊子攻击过的地方。暑假的闷热更加衬托了无聊,白天对这树后面的答案疯狂的抄写,夜里孤独的一个人要么在街上闲逛,要么呆在电脑前。 上学的时候,期望快些放假,而现处暑假却又渴望快些开学。 入学的那一天,看见了以前好多的同学,然后就侃侃而谈了起来,说着暑假里的故事。萧逍像得了抑郁症,面对新同学只能摆出一幅呆若木鸡的面孔,甚至忘记怎么去生活。 晚上第一次上晚自习,掀开崭新的书本,津津有味的读。面临苦涩的初三生活,萧逍暗暗下了决心,要好好学习。 他遇到了一个好班主任,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优秀的。班主任对他的期望很高,亲切慈善的微笑,就像抚慰在妈妈怀中的婴儿般的那样舒服。 她送给他一片秋叶,语重心长的对他说,秋叶诠释了他是多么艰辛的走到了今天,由嫩绿到浓绿,从浅黄到暗黄,每一条支脉是他打败死神的荣誉。而且秋天又是一个多么好的季节,不是有诗云吗:“自古逢秋必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潮,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后来接近中考,时间越发的紧了,萧逍考过了音乐特长,他把希望寄托在文化课上,这样就可以不用交更多的钱上重点。 接下来的生活,顺顺当当,刚考完试便奔上床蒙上头睡他两三天。暑假没有作业,一天便是悠闲的玩呀玩像是要把天真都找回来似的,没想过去了高中该怎么过,所以后来才会那么----窘困。 合上书,从床上端起,看着散乱在地上的书,每一本都是一段美好的回忆,恋恋不舍的将他们整理好,放在黑小匣子里,再封上封条,在上面写着----无价。 高一的入学多么沉闷,他和他的老同学坐成了同桌,嘴角向两边弯弯,说了一句,好满足。 面对新的事物,人们总是以一个新的状态去迎接他,萧逍有多么怀念高一的生活,怀念他的高一同学,那种集体好像永远打不败击不跨,没有什么比他们更具有现代精神的集体精神。虽然成绩不理想,但用成绩来评比一个团体的成败,只不过是一种耻辱罢了,即使是日本动漫也有很好的诠释这一点,在一个小队中,完不成任务的人是一个懦弱的人,而不珍惜同伴的人却是连畜生也不如。这边是日本人为什么比中国人素质高的原因,我们认为只要守住大义便是君子,只要拥有无限的能量来守护自己的信念就会成为人类心目中的英雄,拥有这种看法的现代国人,只不过是70年代的封建教条思想的奴隶,是不过足无上进之心和坚韧不屈的半吊子,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亨利式结局吧了。美国在拍《蜘蛛侠》之前,就明白知道了这一点-------你的力量越大,你的责任就越大,同样日本乃至很多发达国家人的心目中的英雄是一个毫无能力的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而守护自己信念的人,高一的那个团体便是那样的英雄。 快乐的高一生活,冥冥中萧逍像遇到了一个女生,也许是因为不了解而产生的误解,因为爱与恨总是相切的,它们左边是爱右边便是恨,两边都是引起关注的原因,但不好的是,他选择了右边。 哪里想到,新年过去之后,刚入学便成了同桌,从上学期就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出现了不想有任何瓜葛的思想,虽然成了同桌却还是路人甲乙的关系,但时间长了,毕竟心灵的窗户一直开着,耽耽的看外边的世界,时不时都会有改变。他发现同桌的心灵和她的外表一样美,甚至连人格也从高傲的女王变成了和蔼可亲公主的形象,这种变换是真的会让人崩溃,心中像有些忘恩负义的感觉。浅浅的,右边变成了左边,顷刻的肃然起敬,让他的心得到了“害怕”的后遗症。 有一次的课下,忘了是什么原因,将脸转向了同桌的那边,可谁会想到同时同桌也转了过来,两只睁得大大的眼睛相互望着,本就已经心有疑虑,这样的对峙,心跳得太快就会死的,想吃了辣椒一样又红又烫的脸迅速转过来,在也没去看。 一星期过后,班里便重新换了位置,但左边的驱使无任何感知,去关注心灵的感应,要么像喝了蜂蜜一样甜,要么便是秋天月亮的心境。也不算是喜欢也不算是爱,就像沉没在宇宙的星辰,迷茫又十分简单。 一年一年都是那么快,有人说人生就都是一眨眼的功夫,现在到了十几年,感觉眼睛还没有闭上。高一的快乐生活,却以一个平淡无奇的结局而结束了。 感觉很合得来,在暑假里,和那个未触及的同桌闲聊,却发现有很多的共同所爱。每天都是这样,相互关爱着对方的心,和真挚友爱的情感,那是世上最美好的东西。当然,那段生活也是最美好的。 一边彳亍便一边去想,从生下来自己在干什么,在这样的生活下,人生像是什么,到头来的一场空,就像雨后的晴天一样,深邃,无际。 人的一生像四季一样,温暖洋溢的花草芳芳,激情荡漾的阳阳烈日,稚气天真的纯白世界,萧逍算是什么…… 秋叶落在萧逍的面前,他抓住了树叶,看着叶子,又看看心,它们太像了,越来越感觉,心和秋一样凄凉悲伤,萧逍与秋叶的距离,也只不过是左边与右边的距离,爱恨还不是那样,一直走在长长的街上,也许是秋叶选择了他,在空旷的秋叶堆旁一直走下去………。

我和长辈比童年

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灰蒙蒙的一片,还没到七点,路灯就一闪一闪地睁开了眼睛。在屋里温馨的灯光下,我与爸爸妈妈闲聊着,不经意间,爸爸妈妈就谈起了他们的童年。

“丽莎,我们那时候啊,全家有十几口人住在一块儿,一起吃饭,一起睡觉,还一道去干活,可热闹嘞!”爸爸说着,拿起茶杯酩了口茶。“那一定很有趣吧!”我羡慕的说,“住在那么大的家庭里,也一定很温暖吧!”“是呀,可是我们那时候条件不好啊,人又那么多,吃穿都很紧张。哪像你们现在,衣服穿名牌,零食堆成山哪!”

“以前一家老小都要去田间劳动,抢工分,待年底分粮食的时候,才能多给一些。而且,每年都难得吃一回肉,不像你们现在想吃啥就吃啥。”妈妈说道。“嘻嘻,我们好幸福哦,妈妈你一定很羡慕我。”爸爸也回忆着:“我们那时候还经常嚼草根,只有这个可以想吃就吃,那时还觉得甜甜的,味道蛮不错呢!”……

说着说着,爸爸妈妈仿佛沉醉在了童年的回忆中。我的眼前也浮现出了一幅画面:烈日当头照,一群衣着朴素的农民弯腰在插秧,皮肤被晒得黝黑。一旁的小径上,几个男孩光着身子在挖草根。也有些女孩穿着打满补丁的衣裳,帮着除草。在那破旧农家小屋里,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拿着干柴往灶台底下塞……

想着自己整日呆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什么活也不用干,和爸爸妈妈的童年比起来,多么幸福啊!我们也更应该懂事些,明白爸爸妈妈为我们创造如此好的条件,是付出了很多的辛劳的。我们的祖国越来越繁荣、昌盛,我们的生活也随之越来越幸福、美好。因此,我一定要从现在开始好好学习,将来做一个有出息的人,为祖国做贡献,让将来的儿童们享受更快乐、舒适的童年生活! 绍兴县实验小学 四(3)班 吴丽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