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后的作文450字(共七篇)

做功课难免会有“断电”的时候,咋办?思考呗!思考的时候,我那副德性,用老爸的一句“金玉良言”,那就是:“丑——态——百——出!”咳咳!都有哪些丑态呀?走,一起去瞧一瞧!

镜头1:抠指甲

思考深度:★★☆☆☆

唉!又是造句,怎么造?随随便便写一个——平淡无味的,第二天交给老师?虽然我不是班上的大官,但也不能对不起自己这个“语文课代表”呀。好!仔细琢磨一个有“品味”的。

于是,脑瓜子转啊转啊,两只手就不由自主地亲热起来了。你帮我,我帮你,抠完左手抠右手。抿着嘴,咬着牙,我瞅一会儿作业本,再瞅一会儿手指头,往往抠着抠着,灵光一闪,嗬,问题就迎刃而解啦!

你问我有没有后遗症?有呀!我的脚趾甲经常长得像瓦片,可以用来盖房子,手指甲吗,可是永无抬头之日哟!

镜头2:咬笔杆

思考深度:★★★☆☆

啊呀!应用题?完了完了,碰上“拦路虎”了,虽然“武松”(老爸)在家候着,那也得先自个儿想想自救的办法呀。怎么办?抠指甲那一招对付那些“虾兵蟹将”绰绰有余,对付这种“凶禽猛兽”就招架不住喽!快想快想!

我想啊想啊,笔杆就不知不觉伸到嘴里去了。看到这儿你一定会问:“咬笔杆那多不卫生呀?”不用担心,我久经考验,早就“百毒不侵”啦!

我咬,我咬,我拼命地咬。哇,还真灵验,雷电一闪,芝麻开门——“拦路虎”变成了我的魔兽座骑!哈哈,哈哈!

可一看那笔杆,呜呜,已经被我咬成狗啃骨头似的——不成样子喽!

镜头3:上WC

思考深度:★★★★☆

“呀呀呀!作业好多,得抓紧时间了,快点,快点,快点!”我一回家,就飞快地“甩”掉两只鞋子。晚饭草草了事,搁下饭碗,我便冲进房间快速写起作业来。数学、语文、英语,轮番上阵。不好!头昏脑胀,又卡壳啦。不管!先上个WC。

老爸瞧见了,嚷嚷:“懒人多屎尿!”

我白了他一眼,“乓”地关上门,静静地进行深度的思考……

等我排“忧”解“难”完,嘿嘿!神清目爽的,“电”也通了,就又回到桌前“沙沙沙”写起来。

你说这个镜头不雅观?切!吃、喝、拉、撒也算是人生四大快事,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况且不管白猫黑猫,能够续上“电”的就是好猫。呵呵!

镜头4:趴桌子

思考深度:★★★★★

星期天晚上。“别看电视了,快去完成家庭记录本!”每当听到这样的声音,我就“不寒而栗”。

老师也真是的,写过作文不就得了,还写什么“家庭记录本”。还有我那“不知趣”的老爸,还一个劲的在本子上留言,说老师这种做法“好!好!好!好!”要是俺班同学知道了事情真相,非冲进俺家不可。一阵群殴,被暴扁一顿,到时,可别怪俺这个做女儿的袖手旁观不孝顺!

“我——不——活——啦!”我无助地坐在桌前大喊大叫,“真恨不得拿块豆腐撞头,用薯片割脉,用面条上吊……”老爸铁石心肠地说:

“你这一套,早过时啦!”

算了算了,唉声叹气也是白搭,还浪费水份,快动手写吧!

我往桌上那么一趴,手儿转动着橡皮,心里念叨着:“怎么写,怎么写,怎——么——写?”迷迷糊糊地就去周公那儿讨教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嗵”的一声把我惊醒,低头一瞧,“该死!”是透明胶带落到地上了。我揉揉眼睛,睡意全无,看见眼前的记录本,心头一亮,对!就写这个。我快速坐直,立刻在记录本上笔走龙蛇起来……耶,成功,交差喽!

老爸一看,拍手叫好!我不信,怕他损我,就发到创网上请专家帮忙评一评——“精华”!

啧啧,趴桌子也能写出好文章,够邪门!

怎么样?我的思考众生相不错吧!摆个POSE就更好啦!要不,把你的也写出来PK一下,切磋切磋,共同“进步”嘛!嘻嘻!

4岁的我

4岁时的我可以用一句格言来形容――不鸣则己,一鸣惊人。为什么这样说呢?请看本人4岁时的记录吧!

惊人语言一:乱七八糟

那时,我在动画片了新学了一个词――乱七八糟。很想在伙伴面前炫耀一番,可就是没机会。一天,盛妮娜邀请我到她家去玩。妈妈应允了我的要求,让我早点回家,我答应了。由于太好玩了,一连玩到5点钟我也没回家,一直到妈妈找到我,我才知道天黑了。这时,我灵机一动,想到动画片里的词――乱七八糟,就对妈妈说:“妈妈,你是不是乱七八糟地找我?”

惊人语言二:然后

不久,我又从动画片了学了一个词――然后。我心想:有后就有前,有前当然就有钟啦!于是我就在晚饭上“公布”:“我然前吃肉,然中吃菜,然后吃饭!”你可别笑,这句话可是一直在我家用呢!

惊人语言三:“鸡鱼”

一天晚上,我和爸爸在看《新闻联播》。突然,电视里面说了一句:要把握住机遇……。我就问爸爸:“爸爸,‘鸡鱼’是什么鱼?”我爸爸听了,愣了半天,后来才知道我问的是“机遇”而不是“鸡鱼”,所以笑了半天,差点笑晕死过去。唉,就因为机遇,我差点就成了杀死爸爸的凶手,唉……

惊人语言四:快字

一个宁静的傍晚,我由于吃饭拖拖拉拉,所以爸爸就说:“女儿啊,吃饭要吐出一个‘快’字,你不要在那么慢了,之快点啊!”我听后,红着脸说:“爸爸,我吃饭最多能吐出一颗牙,颗就是不能吐出一只‘筷子’……。”爸爸听后,又像上次,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唉……

看完后,你可别让我赔牙齿,我可没那么多牙齿赔给你们啊!^_^!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文●离落

我印象中的家是颓丧的,而家中本该有的所谓幸福早已灰飞烟灭。在我小学毕业那年爸爸背叛了这个家,他的背叛使我们那个冲慢欢声笑语的家一下倒塌了。妈妈因打击过大疯了。还有一个三岁的弟弟。家,不再是家,是一个坚硬的驱壳。

当我看到弟弟被其他小孩骂是没人要的孩子,妈妈冲上去赶跑骂弟弟的小孩时,我决定要撑起这个家,让我去保护那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

我们一家最难熬的就是深夜,妈妈会偷偷地在被子的捧着我们一家人的照片哭。她不闹,只是哭。

弟弟指着照片对妈妈说,这是爸爸,姐姐说他出去了,要很久才会回来,但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妈妈听了不哭了,笑了。

妈妈笑了。

每每夜深人静时,我得守着妈妈乖乖入睡才行。每晚,她都会小小啜泣。说实话,我害怕看到妈妈那无助是泪水,真的很害怕,她的泪水会让我认为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徒然。现在发生在妈妈身上可悲的一切都源于那个抛弃妈妈的男人,他恨他,每当看到妈妈脸上的泪痕我就不能原谅他,是他,我们现在的残局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有一次,妈妈看见我和弟弟玩木头人的游戏时,她突然就不闹了,乖乖的跟我们动或不动。

夜晚,妈妈再闹时,我试图和她玩起木头人,她真的就不闹了。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渐渐的,妈妈安稳入睡了。

没到40的妈妈,看上去好苍老,好苍老。

发现了这个诀窍后,家终于平静下来了。

2个月后:

一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闯进我们的家门,打破了我们的平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我不知所措。

4年前,他毫无顾虑地扬长而去。而如今,情场商场两败俱伤的他就这么狼狈不堪地回来了。

他跪在我们一家三口面前认错,字字刺我心。但我认定我应该不会原谅他。

但妈妈的反应把我坚定的信念彻底击碎了,我坚持不下去我倔强的念头。妈妈走过去扶他,他死活不肯起来,妈妈又似以往一样孩子般的哭起来了。她慌张地把他的头深深的埋在她的怀里。突然我发现那个男人哭了。善良的妈妈学着我的腔调: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爸爸。”愣是从弟弟口中吼出那么一个我认为生硬的词儿,然后再冲上去用小手紧紧环住脆弱的妈妈和那个男人。

他们三人就那么哭成一团。

那跪在地上的男人我对他嘶喉道:

4年前,你背叛妈妈背叛这个家,你知道这4年里她是怎么过的吗?她现在只是个没人要的疯子,你现在想到她了,你当初抛弃她的时候那么干脆,你个负心汉,我恨你。

我把‘疯子’两个字的语气加得很重很重。我认为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做父亲的权威了。

他听到我的嘶喉不说话,只是眼里的液体不断的从他眼里溢出来。我还发现他对母亲有动作:

他抬起头,抚摸着妈妈黑白相间的秀发,双眼认真端详着她,我读不透他的眼神是疼爱还是抱歉 ,然后他在用炙热的唇去吻母亲留有泪痕的左眼。现在他的举动,又让我觉得他多么富有一个做父亲的角色魅力。我被这种魅力征服了。只要妈妈开心,快乐,她要什么,我不再反对。

从此以后,我们家中的角色有多了一个‘爸爸’

从小学毕业后,‘爸爸’一词在我的人生字典里显得那么生硬,那么灰暗。现在我已不知道该怎样用舌头去发声,叫出这两个字。

夜晚,妈妈不哭也不闹了,就那么乖乖地依偎在那男人的怀里,她的病也不常发作了,她甚至可以帮忙做家务了。那男人出去找钱,妈妈就呆在家里。小日子辛苦却还算幸福。

妈妈的快乐就是我的幸福。

现在那男人的花花肠子全没了,对我妈妈那可是巴心巴肝的了。

一日晚饭过后:

我们一家出去散步,弟弟跑过马路站在对面叫妈妈去追他,妈妈调皮的跑过去,瞬间,一股刺耳的汽车喇叭声传了过来,妈妈显然被吓到了,蹲在马路中央。‘妈妈’我刚要迈出前脚,我前面的那男人……哦,不对。我面前的爸爸比我做出更快的反应,他狂奔下去想抱走妈妈……

"啊”一声声尖叫传入我耳,一辆很大的卡车撞倒妈爸后停住了,我看到爸妈被弹出好几米外,然后听到很急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文●离落

我印象中的家是颓丧的,而家中本该有的所谓幸福早已灰飞烟灭。在我小学毕业那年爸爸背叛了这个家,他的背叛使我们那个冲慢欢声笑语的家一下倒塌了。妈妈因打击过大疯了。还有一个三岁的弟弟。家,不再是家,是一个坚硬的驱壳。

当我看到弟弟被其他小孩骂是没人要的孩子,妈妈冲上去赶跑骂弟弟的小孩时,我决定要撑起这个家,让我去保护那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

我们一家最难熬的就是深夜,妈妈会偷偷地在被子的捧着我们一家人的照片哭。她不闹,只是哭。

弟弟指着照片对妈妈说,这是爸爸,姐姐说他出去了,要很久才会回来,但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妈妈听了不哭了,笑了。

妈妈笑了。

每每夜深人静时,我得守着妈妈乖乖入睡才行。每晚,她都会小小啜泣。说实话,我害怕看到妈妈那无助是泪水,真的很害怕,她的泪水会让我认为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徒然。现在发生在妈妈身上可悲的一切都源于那个抛弃妈妈的男人,他恨他,每当看到妈妈脸上的泪痕我就不能原谅他,是他,我们现在的残局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有一次,妈妈看见我和弟弟玩木头人的游戏时,她突然就不闹了,乖乖的跟我们动或不动。

夜晚,妈妈再闹时,我试图和她玩起木头人,她真的就不闹了。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渐渐的,妈妈安稳入睡了。

没到40的妈妈,看上去好苍老,好苍老。

发现了这个诀窍后,家终于平静下来了。

2个月后:

一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闯进我们的家门,打破了我们的平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我不知所措。

4年前,他毫无顾虑地扬长而去。而如今,情场商场两败俱伤的他就这么狼狈不堪地回来了。

他跪在我们一家三口面前认错,字字刺我心。但我认定我应该不会原谅他。

但妈妈的反应把我坚定的信念彻底击碎了,我坚持不下去我倔强的念头。妈妈走过去扶他,他死活不肯起来,妈妈又似以往一样孩子般的哭起来了。她慌张地把他的头深深的埋在她的怀里。突然我发现那个男人哭了。善良的妈妈学着我的腔调: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爸爸。”愣是从弟弟口中吼出那么一个我认为生硬的词儿,然后再冲上去用小手紧紧环住脆弱的妈妈和那个男人。

他们三人就那么哭成一团。

那跪在地上的男人我对他嘶喉道:

4年前,你背叛妈妈背叛这个家,你知道这4年里她是怎么过的吗?她现在只是个没人要的疯子,你现在想到她了,你当初抛弃她的时候那么干脆,你个负心汉,我恨你。

我把‘疯子’两个字的语气加得很重很重。我认为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做父亲的权威了。

他听到我的嘶喉不说话,只是眼里的液体不断的从他眼里溢出来。我还发现他对母亲有动作:

他抬起头,抚摸着妈妈黑白相间的秀发,双眼认真端详着她,我读不透他的眼神是疼爱还是抱歉 ,然后他在用炙热的唇去吻母亲留有泪痕的左眼。现在他的举动,又让我觉得他多么富有一个做父亲的角色魅力。我被这种魅力征服了。只要妈妈开心,快乐,她要什么,我不再反对。

从此以后,我们家中的角色有多了一个‘爸爸’

从小学毕业后,‘爸爸’一词在我的人生字典里显得那么生硬,那么灰暗。现在我已不知道该怎样用舌头去发声,叫出这两个字。

夜晚,妈妈不哭也不闹了,就那么乖乖地依偎在那男人的怀里,她的病也不常发作了,她甚至可以帮忙做家务了。那男人出去找钱,妈妈就呆在家里。小日子辛苦却还算幸福。

妈妈的快乐就是我的幸福。

现在那男人的花花肠子全没了,对我妈妈那可是巴心巴肝的了。

一日晚饭过后:

我们一家出去散步,弟弟跑过马路站在对面叫妈妈去追他,妈妈调皮的跑过去,瞬间,一股刺耳的汽车喇叭声传了过来,妈妈显然被吓到了,蹲在马路中央。‘妈妈’我刚要迈出前脚,我前面的那男人……哦,不对。我面前的爸爸比我做出更快的反应,他狂奔下去想抱走妈妈……

"啊”一声声尖叫传入我耳,一辆很大的卡车撞倒妈爸后停住了,我看到爸妈被弹出好几米外,然后听到很急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文●离落

我印象中的家是颓丧的,而家中本该有的所谓幸福早已灰飞烟灭。在我小学毕业那年爸爸背叛了这个家,他的背叛使我们那个冲慢欢声笑语的家一下倒塌了。妈妈因打击过大疯了。还有一个三岁的弟弟。家,不再是家,是一个坚硬的驱壳。

当我看到弟弟被其他小孩骂是没人要的孩子,妈妈冲上去赶跑骂弟弟的小孩时,我决定要撑起这个家,让我去保护那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

我们一家最难熬的就是深夜,妈妈会偷偷地在被子的捧着我们一家人的照片哭。她不闹,只是哭。

弟弟指着照片对妈妈说,这是爸爸,姐姐说他出去了,要很久才会回来,但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妈妈听了不哭了,笑了。

妈妈笑了。

每每夜深人静时,我得守着妈妈乖乖入睡才行。每晚,她都会小小啜泣。说实话,我害怕看到妈妈那无助是泪水,真的很害怕,她的泪水会让我认为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徒然。现在发生在妈妈身上可悲的一切都源于那个抛弃妈妈的男人,他恨他,每当看到妈妈脸上的泪痕我就不能原谅他,是他,我们现在的残局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有一次,妈妈看见我和弟弟玩木头人的游戏时,她突然就不闹了,乖乖的跟我们动或不动。

夜晚,妈妈再闹时,我试图和她玩起木头人,她真的就不闹了。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渐渐的,妈妈安稳入睡了。

没到40的妈妈,看上去好苍老,好苍老。

发现了这个诀窍后,家终于平静下来了。

2个月后:

一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闯进我们的家门,打破了我们的平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我不知所措。

4年前,他毫无顾虑地扬长而去。而如今,情场商场两败俱伤的他就这么狼狈不堪地回来了。

他跪在我们一家三口面前认错,字字刺我心。但我认定我应该不会原谅他。

但妈妈的反应把我坚定的信念彻底击碎了,我坚持不下去我倔强的念头。妈妈走过去扶他,他死活不肯起来,妈妈又似以往一样孩子般的哭起来了。她慌张地把他的头深深的埋在她的怀里。突然我发现那个男人哭了。善良的妈妈学着我的腔调: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爸爸。”愣是从弟弟口中吼出那么一个我认为生硬的词儿,然后再冲上去用小手紧紧环住脆弱的妈妈和那个男人。

他们三人就那么哭成一团。

那跪在地上的男人我对他嘶喉道:

4年前,你背叛妈妈背叛这个家,你知道这4年里她是怎么过的吗?她现在只是个没人要的疯子,你现在想到她了,你当初抛弃她的时候那么干脆,你个负心汉,我恨你。

我把‘疯子’两个字的语气加得很重很重。我认为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做父亲的权威了。

他听到我的嘶喉不说话,只是眼里的液体不断的从他眼里溢出来。我还发现他对母亲有动作:

他抬起头,抚摸着妈妈黑白相间的秀发,双眼认真端详着她,我读不透他的眼神是疼爱还是抱歉 ,然后他在用炙热的唇去吻母亲留有泪痕的左眼。现在他的举动,又让我觉得他多么富有一个做父亲的角色魅力。我被这种魅力征服了。只要妈妈开心,快乐,她要什么,我不再反对。

从此以后,我们家中的角色有多了一个‘爸爸’

从小学毕业后,‘爸爸’一词在我的人生字典里显得那么生硬,那么灰暗。现在我已不知道该怎样用舌头去发声,叫出这两个字。

夜晚,妈妈不哭也不闹了,就那么乖乖地依偎在那男人的怀里,她的病也不常发作了,她甚至可以帮忙做家务了。那男人出去找钱,妈妈就呆在家里。小日子辛苦却还算幸福。

妈妈的快乐就是我的幸福。

现在那男人的花花肠子全没了,对我妈妈那可是巴心巴肝的了。

一日晚饭过后:

我们一家出去散步,弟弟跑过马路站在对面叫妈妈去追他,妈妈调皮的跑过去,瞬间,一股刺耳的汽车喇叭声传了过来,妈妈显然被吓到了,蹲在马路中央。‘妈妈’我刚要迈出前脚,我前面的那男人……哦,不对。我面前的爸爸比我做出更快的反应,他狂奔下去想抱走妈妈……

"啊”一声声尖叫传入我耳,一辆很大的卡车撞倒妈爸后停住了,我看到爸妈被弹出好几米外,然后听到很急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文●离落

我印象中的家是颓丧的,而家中本该有的所谓幸福早已灰飞烟灭。在我小学毕业那年爸爸背叛了这个家,他的背叛使我们那个冲慢欢声笑语的家一下倒塌了。妈妈因打击过大疯了。还有一个三岁的弟弟。家,不再是家,是一个坚硬的驱壳。

当我看到弟弟被其他小孩骂是没人要的孩子,妈妈冲上去赶跑骂弟弟的小孩时,我决定要撑起这个家,让我去保护那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

我们一家最难熬的就是深夜,妈妈会偷偷地在被子的捧着我们一家人的照片哭。她不闹,只是哭。

弟弟指着照片对妈妈说,这是爸爸,姐姐说他出去了,要很久才会回来,但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妈妈听了不哭了,笑了。

妈妈笑了。

每每夜深人静时,我得守着妈妈乖乖入睡才行。每晚,她都会小小啜泣。说实话,我害怕看到妈妈那无助是泪水,真的很害怕,她的泪水会让我认为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徒然。现在发生在妈妈身上可悲的一切都源于那个抛弃妈妈的男人,他恨他,每当看到妈妈脸上的泪痕我就不能原谅他,是他,我们现在的残局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有一次,妈妈看见我和弟弟玩木头人的游戏时,她突然就不闹了,乖乖的跟我们动或不动。

夜晚,妈妈再闹时,我试图和她玩起木头人,她真的就不闹了。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渐渐的,妈妈安稳入睡了。

没到40的妈妈,看上去好苍老,好苍老。

发现了这个诀窍后,家终于平静下来了。

2个月后:

一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闯进我们的家门,打破了我们的平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我不知所措。

4年前,他毫无顾虑地扬长而去。而如今,情场商场两败俱伤的他就这么狼狈不堪地回来了。

他跪在我们一家三口面前认错,字字刺我心。但我认定我应该不会原谅他。

但妈妈的反应把我坚定的信念彻底击碎了,我坚持不下去我倔强的念头。妈妈走过去扶他,他死活不肯起来,妈妈又似以往一样孩子般的哭起来了。她慌张地把他的头深深的埋在她的怀里。突然我发现那个男人哭了。善良的妈妈学着我的腔调: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爸爸。”愣是从弟弟口中吼出那么一个我认为生硬的词儿,然后再冲上去用小手紧紧环住脆弱的妈妈和那个男人。

他们三人就那么哭成一团。

那跪在地上的男人我对他嘶喉道:

4年前,你背叛妈妈背叛这个家,你知道这4年里她是怎么过的吗?她现在只是个没人要的疯子,你现在想到她了,你当初抛弃她的时候那么干脆,你个负心汉,我恨你。

我把‘疯子’两个字的语气加得很重很重。我认为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做父亲的权威了。

他听到我的嘶喉不说话,只是眼里的液体不断的从他眼里溢出来。我还发现他对母亲有动作:

他抬起头,抚摸着妈妈黑白相间的秀发,双眼认真端详着她,我读不透他的眼神是疼爱还是抱歉 ,然后他在用炙热的唇去吻母亲留有泪痕的左眼。现在他的举动,又让我觉得他多么富有一个做父亲的角色魅力。我被这种魅力征服了。只要妈妈开心,快乐,她要什么,我不再反对。

从此以后,我们家中的角色有多了一个‘爸爸’

从小学毕业后,‘爸爸’一词在我的人生字典里显得那么生硬,那么灰暗。现在我已不知道该怎样用舌头去发声,叫出这两个字。

夜晚,妈妈不哭也不闹了,就那么乖乖地依偎在那男人的怀里,她的病也不常发作了,她甚至可以帮忙做家务了。那男人出去找钱,妈妈就呆在家里。小日子辛苦却还算幸福。

妈妈的快乐就是我的幸福。

现在那男人的花花肠子全没了,对我妈妈那可是巴心巴肝的了。

一日晚饭过后:

我们一家出去散步,弟弟跑过马路站在对面叫妈妈去追他,妈妈调皮的跑过去,瞬间,一股刺耳的汽车喇叭声传了过来,妈妈显然被吓到了,蹲在马路中央。‘妈妈’我刚要迈出前脚,我前面的那男人……哦,不对。我面前的爸爸比我做出更快的反应,他狂奔下去想抱走妈妈……

"啊”一声声尖叫传入我耳,一辆很大的卡车撞倒妈爸后停住了,我看到爸妈被弹出好几米外,然后听到很急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文●离落

我印象中的家是颓丧的,而家中本该有的所谓幸福早已灰飞烟灭。在我小学毕业那年爸爸背叛了这个家,他的背叛使我们那个冲慢欢声笑语的家一下倒塌了。妈妈因打击过大疯了。还有一个三岁的弟弟。家,不再是家,是一个坚硬的驱壳。

当我看到弟弟被其他小孩骂是没人要的孩子,妈妈冲上去赶跑骂弟弟的小孩时,我决定要撑起这个家,让我去保护那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

我们一家最难熬的就是深夜,妈妈会偷偷地在被子的捧着我们一家人的照片哭。她不闹,只是哭。

弟弟指着照片对妈妈说,这是爸爸,姐姐说他出去了,要很久才会回来,但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妈妈听了不哭了,笑了。

妈妈笑了。

每每夜深人静时,我得守着妈妈乖乖入睡才行。每晚,她都会小小啜泣。说实话,我害怕看到妈妈那无助是泪水,真的很害怕,她的泪水会让我认为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徒然。现在发生在妈妈身上可悲的一切都源于那个抛弃妈妈的男人,他恨他,每当看到妈妈脸上的泪痕我就不能原谅他,是他,我们现在的残局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有一次,妈妈看见我和弟弟玩木头人的游戏时,她突然就不闹了,乖乖的跟我们动或不动。

夜晚,妈妈再闹时,我试图和她玩起木头人,她真的就不闹了。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渐渐的,妈妈安稳入睡了。

没到40的妈妈,看上去好苍老,好苍老。

发现了这个诀窍后,家终于平静下来了。

2个月后:

一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闯进我们的家门,打破了我们的平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我不知所措。

4年前,他毫无顾虑地扬长而去。而如今,情场商场两败俱伤的他就这么狼狈不堪地回来了。

他跪在我们一家三口面前认错,字字刺我心。但我认定我应该不会原谅他。

但妈妈的反应把我坚定的信念彻底击碎了,我坚持不下去我倔强的念头。妈妈走过去扶他,他死活不肯起来,妈妈又似以往一样孩子般的哭起来了。她慌张地把他的头深深的埋在她的怀里。突然我发现那个男人哭了。善良的妈妈学着我的腔调: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爸爸。”愣是从弟弟口中吼出那么一个我认为生硬的词儿,然后再冲上去用小手紧紧环住脆弱的妈妈和那个男人。

他们三人就那么哭成一团。

那跪在地上的男人我对他嘶喉道:

4年前,你背叛妈妈背叛这个家,你知道这4年里她是怎么过的吗?她现在只是个没人要的疯子,你现在想到她了,你当初抛弃她的时候那么干脆,你个负心汉,我恨你。

我把‘疯子’两个字的语气加得很重很重。我认为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做父亲的权威了。

他听到我的嘶喉不说话,只是眼里的液体不断的从他眼里溢出来。我还发现他对母亲有动作:

他抬起头,抚摸着妈妈黑白相间的秀发,双眼认真端详着她,我读不透他的眼神是疼爱还是抱歉 ,然后他在用炙热的唇去吻母亲留有泪痕的左眼。现在他的举动,又让我觉得他多么富有一个做父亲的角色魅力。我被这种魅力征服了。只要妈妈开心,快乐,她要什么,我不再反对。

从此以后,我们家中的角色有多了一个‘爸爸’

从小学毕业后,‘爸爸’一词在我的人生字典里显得那么生硬,那么灰暗。现在我已不知道该怎样用舌头去发声,叫出这两个字。

夜晚,妈妈不哭也不闹了,就那么乖乖地依偎在那男人的怀里,她的病也不常发作了,她甚至可以帮忙做家务了。那男人出去找钱,妈妈就呆在家里。小日子辛苦却还算幸福。

妈妈的快乐就是我的幸福。

现在那男人的花花肠子全没了,对我妈妈那可是巴心巴肝的了。

一日晚饭过后:

我们一家出去散步,弟弟跑过马路站在对面叫妈妈去追他,妈妈调皮的跑过去,瞬间,一股刺耳的汽车喇叭声传了过来,妈妈显然被吓到了,蹲在马路中央。‘妈妈’我刚要迈出前脚,我前面的那男人……哦,不对。我面前的爸爸比我做出更快的反应,他狂奔下去想抱走妈妈……

"啊”一声声尖叫传入我耳,一辆很大的卡车撞倒妈爸后停住了,我看到爸妈被弹出好几米外,然后听到很急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文●离落

我印象中的家是颓丧的,而家中本该有的所谓幸福早已灰飞烟灭。在我小学毕业那年爸爸背叛了这个家,他的背叛使我们那个冲慢欢声笑语的家一下倒塌了。妈妈因打击过大疯了。还有一个三岁的弟弟。家,不再是家,是一个坚硬的驱壳。

当我看到弟弟被其他小孩骂是没人要的孩子,妈妈冲上去赶跑骂弟弟的小孩时,我决定要撑起这个家,让我去保护那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

我们一家最难熬的就是深夜,妈妈会偷偷地在被子的捧着我们一家人的照片哭。她不闹,只是哭。

弟弟指着照片对妈妈说,这是爸爸,姐姐说他出去了,要很久才会回来,但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妈妈听了不哭了,笑了。

妈妈笑了。

每每夜深人静时,我得守着妈妈乖乖入睡才行。每晚,她都会小小啜泣。说实话,我害怕看到妈妈那无助是泪水,真的很害怕,她的泪水会让我认为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徒然。现在发生在妈妈身上可悲的一切都源于那个抛弃妈妈的男人,他恨他,每当看到妈妈脸上的泪痕我就不能原谅他,是他,我们现在的残局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有一次,妈妈看见我和弟弟玩木头人的游戏时,她突然就不闹了,乖乖的跟我们动或不动。

夜晚,妈妈再闹时,我试图和她玩起木头人,她真的就不闹了。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渐渐的,妈妈安稳入睡了。

没到40的妈妈,看上去好苍老,好苍老。

发现了这个诀窍后,家终于平静下来了。

2个月后:

一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闯进我们的家门,打破了我们的平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我不知所措。

4年前,他毫无顾虑地扬长而去。而如今,情场商场两败俱伤的他就这么狼狈不堪地回来了。

他跪在我们一家三口面前认错,字字刺我心。但我认定我应该不会原谅他。

但妈妈的反应把我坚定的信念彻底击碎了,我坚持不下去我倔强的念头。妈妈走过去扶他,他死活不肯起来,妈妈又似以往一样孩子般的哭起来了。她慌张地把他的头深深的埋在她的怀里。突然我发现那个男人哭了。善良的妈妈学着我的腔调: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爸爸。”愣是从弟弟口中吼出那么一个我认为生硬的词儿,然后再冲上去用小手紧紧环住脆弱的妈妈和那个男人。

他们三人就那么哭成一团。

那跪在地上的男人我对他嘶喉道:

4年前,你背叛妈妈背叛这个家,你知道这4年里她是怎么过的吗?她现在只是个没人要的疯子,你现在想到她了,你当初抛弃她的时候那么干脆,你个负心汉,我恨你。

我把‘疯子’两个字的语气加得很重很重。我认为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做父亲的权威了。

他听到我的嘶喉不说话,只是眼里的液体不断的从他眼里溢出来。我还发现他对母亲有动作:

他抬起头,抚摸着妈妈黑白相间的秀发,双眼认真端详着她,我读不透他的眼神是疼爱还是抱歉 ,然后他在用炙热的唇去吻母亲留有泪痕的左眼。现在他的举动,又让我觉得他多么富有一个做父亲的角色魅力。我被这种魅力征服了。只要妈妈开心,快乐,她要什么,我不再反对。

从此以后,我们家中的角色有多了一个‘爸爸’

从小学毕业后,‘爸爸’一词在我的人生字典里显得那么生硬,那么灰暗。现在我已不知道该怎样用舌头去发声,叫出这两个字。

夜晚,妈妈不哭也不闹了,就那么乖乖地依偎在那男人的怀里,她的病也不常发作了,她甚至可以帮忙做家务了。那男人出去找钱,妈妈就呆在家里。小日子辛苦却还算幸福。

妈妈的快乐就是我的幸福。

现在那男人的花花肠子全没了,对我妈妈那可是巴心巴肝的了。

一日晚饭过后:

我们一家出去散步,弟弟跑过马路站在对面叫妈妈去追他,妈妈调皮的跑过去,瞬间,一股刺耳的汽车喇叭声传了过来,妈妈显然被吓到了,蹲在马路中央。‘妈妈’我刚要迈出前脚,我前面的那男人……哦,不对。我面前的爸爸比我做出更快的反应,他狂奔下去想抱走妈妈……

"啊”一声声尖叫传入我耳,一辆很大的卡车撞倒妈爸后停住了,我看到爸妈被弹出好几米外,然后听到很急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文●离落

我印象中的家是颓丧的,而家中本该有的所谓幸福早已灰飞烟灭。在我小学毕业那年爸爸背叛了这个家,他的背叛使我们那个冲慢欢声笑语的家一下倒塌了。妈妈因打击过大疯了。还有一个三岁的弟弟。家,不再是家,是一个坚硬的驱壳。

当我看到弟弟被其他小孩骂是没人要的孩子,妈妈冲上去赶跑骂弟弟的小孩时,我决定要撑起这个家,让我去保护那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

我们一家最难熬的就是深夜,妈妈会偷偷地在被子的捧着我们一家人的照片哭。她不闹,只是哭。

弟弟指着照片对妈妈说,这是爸爸,姐姐说他出去了,要很久才会回来,但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妈妈听了不哭了,笑了。

妈妈笑了。

每每夜深人静时,我得守着妈妈乖乖入睡才行。每晚,她都会小小啜泣。说实话,我害怕看到妈妈那无助是泪水,真的很害怕,她的泪水会让我认为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徒然。现在发生在妈妈身上可悲的一切都源于那个抛弃妈妈的男人,他恨他,每当看到妈妈脸上的泪痕我就不能原谅他,是他,我们现在的残局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有一次,妈妈看见我和弟弟玩木头人的游戏时,她突然就不闹了,乖乖的跟我们动或不动。

夜晚,妈妈再闹时,我试图和她玩起木头人,她真的就不闹了。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渐渐的,妈妈安稳入睡了。

没到40的妈妈,看上去好苍老,好苍老。

发现了这个诀窍后,家终于平静下来了。

2个月后:

一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闯进我们的家门,打破了我们的平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我不知所措。

4年前,他毫无顾虑地扬长而去。而如今,情场商场两败俱伤的他就这么狼狈不堪地回来了。

他跪在我们一家三口面前认错,字字刺我心。但我认定我应该不会原谅他。

但妈妈的反应把我坚定的信念彻底击碎了,我坚持不下去我倔强的念头。妈妈走过去扶他,他死活不肯起来,妈妈又似以往一样孩子般的哭起来了。她慌张地把他的头深深的埋在她的怀里。突然我发现那个男人哭了。善良的妈妈学着我的腔调: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爸爸。”愣是从弟弟口中吼出那么一个我认为生硬的词儿,然后再冲上去用小手紧紧环住脆弱的妈妈和那个男人。

他们三人就那么哭成一团。

那跪在地上的男人我对他嘶喉道:

4年前,你背叛妈妈背叛这个家,你知道这4年里她是怎么过的吗?她现在只是个没人要的疯子,你现在想到她了,你当初抛弃她的时候那么干脆,你个负心汉,我恨你。

我把‘疯子’两个字的语气加得很重很重。我认为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做父亲的权威了。

他听到我的嘶喉不说话,只是眼里的液体不断的从他眼里溢出来。我还发现他对母亲有动作:

他抬起头,抚摸着妈妈黑白相间的秀发,双眼认真端详着她,我读不透他的眼神是疼爱还是抱歉 ,然后他在用炙热的唇去吻母亲留有泪痕的左眼。现在他的举动,又让我觉得他多么富有一个做父亲的角色魅力。我被这种魅力征服了。只要妈妈开心,快乐,她要什么,我不再反对。

从此以后,我们家中的角色有多了一个‘爸爸’

从小学毕业后,‘爸爸’一词在我的人生字典里显得那么生硬,那么灰暗。现在我已不知道该怎样用舌头去发声,叫出这两个字。

夜晚,妈妈不哭也不闹了,就那么乖乖地依偎在那男人的怀里,她的病也不常发作了,她甚至可以帮忙做家务了。那男人出去找钱,妈妈就呆在家里。小日子辛苦却还算幸福。

妈妈的快乐就是我的幸福。

现在那男人的花花肠子全没了,对我妈妈那可是巴心巴肝的了。

一日晚饭过后:

我们一家出去散步,弟弟跑过马路站在对面叫妈妈去追他,妈妈调皮的跑过去,瞬间,一股刺耳的汽车喇叭声传了过来,妈妈显然被吓到了,蹲在马路中央。‘妈妈’我刚要迈出前脚,我前面的那男人……哦,不对。我面前的爸爸比我做出更快的反应,他狂奔下去想抱走妈妈……

"啊”一声声尖叫传入我耳,一辆很大的卡车撞倒妈爸后停住了,我看到爸妈被弹出好几米外,然后听到很急

偷点自由

老何出生那年,正值NBA96黄金一代。

这就似乎注定着他会与篮球结缘。

老何身材魁梧,听他自己说,他小学还是校篮球队的。

窗台边的日历鬼使神差地翻到了2008年,老何已经足足混过12个春秋。偶尔他会假惺惺地望着窗外背着红红绿绿的小书包学弟学妹们,如同那些无病呻吟的浪漫诗人那样悲情地道上一句:“岁月不饶人啊!”

老何现在是一个中学生,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学生。当他交完住宿费,跨入校门的那一刻,就像刚出狱的犯人样说是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发誓一定要混出个模样!

不过,就在当天晚上,他还是忍不住翻墙的诱惑,“偷渡”出去。老何记得小学老师形容网吧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老何总觉得,里面只有蛇,没有龙,就是一些社会的小青年,小混混,还有就是那些偷闲的人。

老何道不熟,头一回就被黑店黑了一把。那小店的老板吹嘘自己网吧的配置全是进口的,实际上经过老何“慧眼”的鉴定,那全都是些盗版。老何咒骂着那黑店的电脑全死机,不久那店果真因为用盗版软件被微软黑掉了。老何得知,居然“大出血”,请室友每人一包泡面。

老何来到了新教室。老何的第一感觉就是很热,因为教室里挤满了人,多数是家长。于是,老何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了。

老何有个习惯,每换一个教室,换一个课桌,他都会看那些课桌上的字,那些眉飞色舞、张牙舞爪的字往往都是“前辈们”的肺腑之言。据他推断,这个课桌有悠久的历史,因为有的修正液已经变灰。最经典的是一哥们在上面写:“盗我课桌者,将受到亡灵的诅咒。”

在第一天里,老何觉得最庆幸的就是他认识了渝扬。

渝扬坐在老何斜前方,在开学第一天晚饭后,渝扬和老何最先奔回教室。老何趴在位子上准备小憩一会,这时渝扬转过身来,小心地招呼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老何懒洋洋地说“老何!”

“我叫渝扬,我的外号叫‘土豆’,我很有名,听说过没有?”

“土豆?是因为你很矮吗?”

“不全是,你把我名字倒过来念试试。”

“洋芋?!”

“就是,洋芋不就是土豆吗?”

老何乐呵起来,就像看到了小沈阳。渝扬顺势又串烧似的说了一大堆不着边际的话。老何和渝扬越聊越起劲,谈到了街头篮球。他俩都很爱打,只不过老何同时也爱真实的篮球,而渝扬似乎受身高的限制,对真实的篮球没有太多感觉。

一星期后,老何和渝扬成了哥们。老何很佩服渝扬让人一辈子都不会寂寞的嘴,渝扬则惊异于老何能把NBA所有球队的当家球星的名字和生日背出来。

老何很讲义气,这是渝扬把老何当哥们的重要原因。渝扬经常被校园里的小混混下暴,这事被老何知道,大吼:“反了他的,老子左青龙,右白虎,什么人胆敢在我的眼皮底下跳,不想活了,看我不把他打成二百五。”渝扬听了也很是壮胆,在渝扬的指引下,老何找到那个混混,两三下就那混混放倒。从此,渝扬再也没在校园里看到那混混的人影。

在学习上,两人很有一拼,基本垄断倒数一二。但在游戏上,老何只有垂涎的份。有数据可以说话,老何和渝扬都是打后卫,老何场均10.4分,而渝扬场均28.7分,在全区都是顶尖的。使得老何总是像苍蝇样嘀咕:“TMD,若是比真的,怎么比得过老子!”

NBA新赛季开始了,老何最爱的湖人队在科神的带领下拿了冠军,老何也上初二了。

老何总结了一下,初一生活就是这样,男生抱着游戏攻略,幻想着成为游戏世界的大英雄;女生抱着言情小说,期待着自己帅气的白马王子和琼瑶式的无聊爱情。偶尔老何也很厌倦。

在这一年中,老何有许多遗憾,他打球的时间被缩水了,白天班主任一点也不让打,晚上看不见也没法打,想在题海纷扰中偷点自由打打球,竟让老何感慨起孟浩然的“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老何也是走投无路。

在这一年中,老何的唯一收获就是老何和渝扬已经形成默契。晚上十一点前,生活老师一

老何出生那年,正值NBA96黄金一代。

这就似乎注定着他会与篮球结缘。

老何身材魁梧,听他自己说,他小学还是校篮球队的。

窗台边的日历鬼使神差地翻到了2008年,老何已经足足混过12个春秋。偶尔他会假惺惺地望着窗外背着红红绿绿的小书包学弟学妹们,如同那些无病呻吟的浪漫诗人那样悲情地道上一句:“岁月不饶人啊!”

老何现在是一个中学生,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学生。当他交完住宿费,跨入校门的那一刻,就像刚出狱的犯人样说是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发誓一定要混出个模样!

不过,就在当天晚上,他还是忍不住翻墙的诱惑,“偷渡”出去。老何记得小学老师形容网吧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老何总觉得,里面只有蛇,没有龙,就是一些社会的小青年,小混混,还有就是那些偷闲的人。

老何道不熟,头一回就被黑店黑了一把。那小店的老板吹嘘自己网吧的配置全是进口的,实际上经过老何“慧眼”的鉴定,那全都是些盗版。老何咒骂着那黑店的电脑全死机,不久那店果真因为用盗版软件被微软黑掉了。老何得知,居然“大出血”,请室友每人一包泡面。

老何来到了新教室。老何的第一感觉就是很热,因为教室里挤满了人,多数是家长。于是,老何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了。

老何有个习惯,每换一个教室,换一个课桌,他都会看那些课桌上的字,那些眉飞色舞、张牙舞爪的字往往都是“前辈们”的肺腑之言。据他推断,这个课桌有悠久的历史,因为有的修正液已经变灰。最经典的是一哥们在上面写:“盗我课桌者,将受到亡灵的诅咒。”

在第一天里,老何觉得最庆幸的就是他认识了渝扬。

渝扬坐在老何斜前方,在开学第一天晚饭后,渝扬和老何最先奔回教室。老何趴在位子上准备小憩一会,这时渝扬转过身来,小心地招呼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老何懒洋洋地说“老何!”

“我叫渝扬,我的外号叫‘土豆’,我很有名,听说过没有?”

“土豆?是因为你很矮吗?”

“不全是,你把我名字倒过来念试试。”

“洋芋?!”

“就是,洋芋不就是土豆吗?”

老何乐呵起来,就像看到了小沈阳。渝扬顺势又串烧似的说了一大堆不着边际的话。老何和渝扬越聊越起劲,谈到了街头篮球。他俩都很爱打,只不过老何同时也爱真实的篮球,而渝扬似乎受身高的限制,对真实的篮球没有太多感觉。

一星期后,老何和渝扬成了哥们。老何很佩服渝扬让人一辈子都不会寂寞的嘴,渝扬则惊异于老何能把NBA所有球队的当家球星的名字和生日背出来。

老何很讲义气,这是渝扬把老何当哥们的重要原因。渝扬经常被校园里的小混混下暴,这事被老何知道,大吼:“反了他的,老子左青龙,右白虎,什么人胆敢在我的眼皮底下跳,不想活了,看我不把他打成二百五。”渝扬听了也很是壮胆,在渝扬的指引下,老何找到那个混混,两三下就那混混放倒。从此,渝扬再也没在校园里看到那混混的人影。

在学习上,两人很有一拼,基本垄断倒数一二。但在游戏上,老何只有垂涎的份。有数据可以说话,老何和渝扬都是打后卫,老何场均10.4分,而渝扬场均28.7分,在全区都是顶尖的。使得老何总是像苍蝇样嘀咕:“TMD,若是比真的,怎么比得过老子!”

NBA新赛季开始了,老何最爱的湖人队在科神的带领下拿了冠军,老何也上初二了。

老何总结了一下,初一生活就是这样,男生抱着游戏攻略,幻想着成为游戏世界的大英雄;女生抱着言情小说,期待着自己帅气的白马王子和琼瑶式的无聊爱情。偶尔老何也很厌倦。

在这一年中,老何有许多遗憾,他打球的时间被缩水了,白天班主任一点也不让打,晚上看不见也没法打,想在题海纷扰中偷点自由打打球,竟让老何感慨起孟浩然的“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老何也是走投无路。

在这一年中,老何的唯一收获就是老何和渝扬已经形成默契。晚上十一点前,生活老师一

老何出生那年,正值NBA96黄金一代。

这就似乎注定着他会与篮球结缘。

老何身材魁梧,听他自己说,他小学还是校篮球队的。

窗台边的日历鬼使神差地翻到了2008年,老何已经足足混过12个春秋。偶尔他会假惺惺地望着窗外背着红红绿绿的小书包学弟学妹们,如同那些无病呻吟的浪漫诗人那样悲情地道上一句:“岁月不饶人啊!”

老何现在是一个中学生,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学生。当他交完住宿费,跨入校门的那一刻,就像刚出狱的犯人样说是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发誓一定要混出个模样!

不过,就在当天晚上,他还是忍不住翻墙的诱惑,“偷渡”出去。老何记得小学老师形容网吧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老何总觉得,里面只有蛇,没有龙,就是一些社会的小青年,小混混,还有就是那些偷闲的人。

老何道不熟,头一回就被黑店黑了一把。那小店的老板吹嘘自己网吧的配置全是进口的,实际上经过老何“慧眼”的鉴定,那全都是些盗版。老何咒骂着那黑店的电脑全死机,不久那店果真因为用盗版软件被微软黑掉了。老何得知,居然“大出血”,请室友每人一包泡面。

老何来到了新教室。老何的第一感觉就是很热,因为教室里挤满了人,多数是家长。于是,老何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了。

老何有个习惯,每换一个教室,换一个课桌,他都会看那些课桌上的字,那些眉飞色舞、张牙舞爪的字往往都是“前辈们”的肺腑之言。据他推断,这个课桌有悠久的历史,因为有的修正液已经变灰。最经典的是一哥们在上面写:“盗我课桌者,将受到亡灵的诅咒。”

在第一天里,老何觉得最庆幸的就是他认识了渝扬。

渝扬坐在老何斜前方,在开学第一天晚饭后,渝扬和老何最先奔回教室。老何趴在位子上准备小憩一会,这时渝扬转过身来,小心地招呼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老何懒洋洋地说“老何!”

“我叫渝扬,我的外号叫‘土豆’,我很有名,听说过没有?”

“土豆?是因为你很矮吗?”

“不全是,你把我名字倒过来念试试。”

“洋芋?!”

“就是,洋芋不就是土豆吗?”

老何乐呵起来,就像看到了小沈阳。渝扬顺势又串烧似的说了一大堆不着边际的话。老何和渝扬越聊越起劲,谈到了街头篮球。他俩都很爱打,只不过老何同时也爱真实的篮球,而渝扬似乎受身高的限制,对真实的篮球没有太多感觉。

一星期后,老何和渝扬成了哥们。老何很佩服渝扬让人一辈子都不会寂寞的嘴,渝扬则惊异于老何能把NBA所有球队的当家球星的名字和生日背出来。

老何很讲义气,这是渝扬把老何当哥们的重要原因。渝扬经常被校园里的小混混下暴,这事被老何知道,大吼:“反了他的,老子左青龙,右白虎,什么人胆敢在我的眼皮底下跳,不想活了,看我不把他打成二百五。”渝扬听了也很是壮胆,在渝扬的指引下,老何找到那个混混,两三下就那混混放倒。从此,渝扬再也没在校园里看到那混混的人影。

在学习上,两人很有一拼,基本垄断倒数一二。但在游戏上,老何只有垂涎的份。有数据可以说话,老何和渝扬都是打后卫,老何场均10.4分,而渝扬场均28.7分,在全区都是顶尖的。使得老何总是像苍蝇样嘀咕:“TMD,若是比真的,怎么比得过老子!”

NBA新赛季开始了,老何最爱的湖人队在科神的带领下拿了冠军,老何也上初二了。

老何总结了一下,初一生活就是这样,男生抱着游戏攻略,幻想着成为游戏世界的大英雄;女生抱着言情小说,期待着自己帅气的白马王子和琼瑶式的无聊爱情。偶尔老何也很厌倦。

在这一年中,老何有许多遗憾,他打球的时间被缩水了,白天班主任一点也不让打,晚上看不见也没法打,想在题海纷扰中偷点自由打打球,竟让老何感慨起孟浩然的“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老何也是走投无路。

在这一年中,老何的唯一收获就是老何和渝扬已经形成默契。晚上十一点前,生活老师一

老何出生那年,正值NBA96黄金一代。

这就似乎注定着他会与篮球结缘。

老何身材魁梧,听他自己说,他小学还是校篮球队的。

窗台边的日历鬼使神差地翻到了2008年,老何已经足足混过12个春秋。偶尔他会假惺惺地望着窗外背着红红绿绿的小书包学弟学妹们,如同那些无病呻吟的浪漫诗人那样悲情地道上一句:“岁月不饶人啊!”

老何现在是一个中学生,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学生。当他交完住宿费,跨入校门的那一刻,就像刚出狱的犯人样说是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发誓一定要混出个模样!

不过,就在当天晚上,他还是忍不住翻墙的诱惑,“偷渡”出去。老何记得小学老师形容网吧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老何总觉得,里面只有蛇,没有龙,就是一些社会的小青年,小混混,还有就是那些偷闲的人。

老何道不熟,头一回就被黑店黑了一把。那小店的老板吹嘘自己网吧的配置全是进口的,实际上经过老何“慧眼”的鉴定,那全都是些盗版。老何咒骂着那黑店的电脑全死机,不久那店果真因为用盗版软件被微软黑掉了。老何得知,居然“大出血”,请室友每人一包泡面。

老何来到了新教室。老何的第一感觉就是很热,因为教室里挤满了人,多数是家长。于是,老何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了。

老何有个习惯,每换一个教室,换一个课桌,他都会看那些课桌上的字,那些眉飞色舞、张牙舞爪的字往往都是“前辈们”的肺腑之言。据他推断,这个课桌有悠久的历史,因为有的修正液已经变灰。最经典的是一哥们在上面写:“盗我课桌者,将受到亡灵的诅咒。”

在第一天里,老何觉得最庆幸的就是他认识了渝扬。

渝扬坐在老何斜前方,在开学第一天晚饭后,渝扬和老何最先奔回教室。老何趴在位子上准备小憩一会,这时渝扬转过身来,小心地招呼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老何懒洋洋地说“老何!”

“我叫渝扬,我的外号叫‘土豆’,我很有名,听说过没有?”

“土豆?是因为你很矮吗?”

“不全是,你把我名字倒过来念试试。”

“洋芋?!”

“就是,洋芋不就是土豆吗?”

老何乐呵起来,就像看到了小沈阳。渝扬顺势又串烧似的说了一大堆不着边际的话。老何和渝扬越聊越起劲,谈到了街头篮球。他俩都很爱打,只不过老何同时也爱真实的篮球,而渝扬似乎受身高的限制,对真实的篮球没有太多感觉。

一星期后,老何和渝扬成了哥们。老何很佩服渝扬让人一辈子都不会寂寞的嘴,渝扬则惊异于老何能把NBA所有球队的当家球星的名字和生日背出来。

老何很讲义气,这是渝扬把老何当哥们的重要原因。渝扬经常被校园里的小混混下暴,这事被老何知道,大吼:“反了他的,老子左青龙,右白虎,什么人胆敢在我的眼皮底下跳,不想活了,看我不把他打成二百五。”渝扬听了也很是壮胆,在渝扬的指引下,老何找到那个混混,两三下就那混混放倒。从此,渝扬再也没在校园里看到那混混的人影。

在学习上,两人很有一拼,基本垄断倒数一二。但在游戏上,老何只有垂涎的份。有数据可以说话,老何和渝扬都是打后卫,老何场均10.4分,而渝扬场均28.7分,在全区都是顶尖的。使得老何总是像苍蝇样嘀咕:“TMD,若是比真的,怎么比得过老子!”

NBA新赛季开始了,老何最爱的湖人队在科神的带领下拿了冠军,老何也上初二了。

老何总结了一下,初一生活就是这样,男生抱着游戏攻略,幻想着成为游戏世界的大英雄;女生抱着言情小说,期待着自己帅气的白马王子和琼瑶式的无聊爱情。偶尔老何也很厌倦。

在这一年中,老何有许多遗憾,他打球的时间被缩水了,白天班主任一点也不让打,晚上看不见也没法打,想在题海纷扰中偷点自由打打球,竟让老何感慨起孟浩然的“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老何也是走投无路。

在这一年中,老何的唯一收获就是老何和渝扬已经形成默契。晚上十一点前,生活老师一

老何出生那年,正值NBA96黄金一代。

这就似乎注定着他会与篮球结缘。

老何身材魁梧,听他自己说,他小学还是校篮球队的。

窗台边的日历鬼使神差地翻到了2008年,老何已经足足混过12个春秋。偶尔他会假惺惺地望着窗外背着红红绿绿的小书包学弟学妹们,如同那些无病呻吟的浪漫诗人那样悲情地道上一句:“岁月不饶人啊!”

老何现在是一个中学生,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学生。当他交完住宿费,跨入校门的那一刻,就像刚出狱的犯人样说是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发誓一定要混出个模样!

不过,就在当天晚上,他还是忍不住翻墙的诱惑,“偷渡”出去。老何记得小学老师形容网吧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老何总觉得,里面只有蛇,没有龙,就是一些社会的小青年,小混混,还有就是那些偷闲的人。

老何道不熟,头一回就被黑店黑了一把。那小店的老板吹嘘自己网吧的配置全是进口的,实际上经过老何“慧眼”的鉴定,那全都是些盗版。老何咒骂着那黑店的电脑全死机,不久那店果真因为用盗版软件被微软黑掉了。老何得知,居然“大出血”,请室友每人一包泡面。

老何来到了新教室。老何的第一感觉就是很热,因为教室里挤满了人,多数是家长。于是,老何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了。

老何有个习惯,每换一个教室,换一个课桌,他都会看那些课桌上的字,那些眉飞色舞、张牙舞爪的字往往都是“前辈们”的肺腑之言。据他推断,这个课桌有悠久的历史,因为有的修正液已经变灰。最经典的是一哥们在上面写:“盗我课桌者,将受到亡灵的诅咒。”

在第一天里,老何觉得最庆幸的就是他认识了渝扬。

渝扬坐在老何斜前方,在开学第一天晚饭后,渝扬和老何最先奔回教室。老何趴在位子上准备小憩一会,这时渝扬转过身来,小心地招呼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老何懒洋洋地说“老何!”

“我叫渝扬,我的外号叫‘土豆’,我很有名,听说过没有?”

“土豆?是因为你很矮吗?”

“不全是,你把我名字倒过来念试试。”

“洋芋?!”

“就是,洋芋不就是土豆吗?”

老何乐呵起来,就像看到了小沈阳。渝扬顺势又串烧似的说了一大堆不着边际的话。老何和渝扬越聊越起劲,谈到了街头篮球。他俩都很爱打,只不过老何同时也爱真实的篮球,而渝扬似乎受身高的限制,对真实的篮球没有太多感觉。

一星期后,老何和渝扬成了哥们。老何很佩服渝扬让人一辈子都不会寂寞的嘴,渝扬则惊异于老何能把NBA所有球队的当家球星的名字和生日背出来。

老何很讲义气,这是渝扬把老何当哥们的重要原因。渝扬经常被校园里的小混混下暴,这事被老何知道,大吼:“反了他的,老子左青龙,右白虎,什么人胆敢在我的眼皮底下跳,不想活了,看我不把他打成二百五。”渝扬听了也很是壮胆,在渝扬的指引下,老何找到那个混混,两三下就那混混放倒。从此,渝扬再也没在校园里看到那混混的人影。

在学习上,两人很有一拼,基本垄断倒数一二。但在游戏上,老何只有垂涎的份。有数据可以说话,老何和渝扬都是打后卫,老何场均10.4分,而渝扬场均28.7分,在全区都是顶尖的。使得老何总是像苍蝇样嘀咕:“TMD,若是比真的,怎么比得过老子!”

NBA新赛季开始了,老何最爱的湖人队在科神的带领下拿了冠军,老何也上初二了。

老何总结了一下,初一生活就是这样,男生抱着游戏攻略,幻想着成为游戏世界的大英雄;女生抱着言情小说,期待着自己帅气的白马王子和琼瑶式的无聊爱情。偶尔老何也很厌倦。

在这一年中,老何有许多遗憾,他打球的时间被缩水了,白天班主任一点也不让打,晚上看不见也没法打,想在题海纷扰中偷点自由打打球,竟让老何感慨起孟浩然的“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老何也是走投无路。

在这一年中,老何的唯一收获就是老何和渝扬已经形成默契。晚上十一点前,生活老师一

老何出生那年,正值NBA96黄金一代。

这就似乎注定着他会与篮球结缘。

老何身材魁梧,听他自己说,他小学还是校篮球队的。

窗台边的日历鬼使神差地翻到了2008年,老何已经足足混过12个春秋。偶尔他会假惺惺地望着窗外背着红红绿绿的小书包学弟学妹们,如同那些无病呻吟的浪漫诗人那样悲情地道上一句:“岁月不饶人啊!”

老何现在是一个中学生,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学生。当他交完住宿费,跨入校门的那一刻,就像刚出狱的犯人样说是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发誓一定要混出个模样!

不过,就在当天晚上,他还是忍不住翻墙的诱惑,“偷渡”出去。老何记得小学老师形容网吧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老何总觉得,里面只有蛇,没有龙,就是一些社会的小青年,小混混,还有就是那些偷闲的人。

老何道不熟,头一回就被黑店黑了一把。那小店的老板吹嘘自己网吧的配置全是进口的,实际上经过老何“慧眼”的鉴定,那全都是些盗版。老何咒骂着那黑店的电脑全死机,不久那店果真因为用盗版软件被微软黑掉了。老何得知,居然“大出血”,请室友每人一包泡面。

老何来到了新教室。老何的第一感觉就是很热,因为教室里挤满了人,多数是家长。于是,老何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了。

老何有个习惯,每换一个教室,换一个课桌,他都会看那些课桌上的字,那些眉飞色舞、张牙舞爪的字往往都是“前辈们”的肺腑之言。据他推断,这个课桌有悠久的历史,因为有的修正液已经变灰。最经典的是一哥们在上面写:“盗我课桌者,将受到亡灵的诅咒。”

在第一天里,老何觉得最庆幸的就是他认识了渝扬。

渝扬坐在老何斜前方,在开学第一天晚饭后,渝扬和老何最先奔回教室。老何趴在位子上准备小憩一会,这时渝扬转过身来,小心地招呼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老何懒洋洋地说“老何!”

“我叫渝扬,我的外号叫‘土豆’,我很有名,听说过没有?”

“土豆?是因为你很矮吗?”

“不全是,你把我名字倒过来念试试。”

“洋芋?!”

“就是,洋芋不就是土豆吗?”

老何乐呵起来,就像看到了小沈阳。渝扬顺势又串烧似的说了一大堆不着边际的话。老何和渝扬越聊越起劲,谈到了街头篮球。他俩都很爱打,只不过老何同时也爱真实的篮球,而渝扬似乎受身高的限制,对真实的篮球没有太多感觉。

一星期后,老何和渝扬成了哥们。老何很佩服渝扬让人一辈子都不会寂寞的嘴,渝扬则惊异于老何能把NBA所有球队的当家球星的名字和生日背出来。

老何很讲义气,这是渝扬把老何当哥们的重要原因。渝扬经常被校园里的小混混下暴,这事被老何知道,大吼:“反了他的,老子左青龙,右白虎,什么人胆敢在我的眼皮底下跳,不想活了,看我不把他打成二百五。”渝扬听了也很是壮胆,在渝扬的指引下,老何找到那个混混,两三下就那混混放倒。从此,渝扬再也没在校园里看到那混混的人影。

在学习上,两人很有一拼,基本垄断倒数一二。但在游戏上,老何只有垂涎的份。有数据可以说话,老何和渝扬都是打后卫,老何场均10.4分,而渝扬场均28.7分,在全区都是顶尖的。使得老何总是像苍蝇样嘀咕:“TMD,若是比真的,怎么比得过老子!”

NBA新赛季开始了,老何最爱的湖人队在科神的带领下拿了冠军,老何也上初二了。

老何总结了一下,初一生活就是这样,男生抱着游戏攻略,幻想着成为游戏世界的大英雄;女生抱着言情小说,期待着自己帅气的白马王子和琼瑶式的无聊爱情。偶尔老何也很厌倦。

在这一年中,老何有许多遗憾,他打球的时间被缩水了,白天班主任一点也不让打,晚上看不见也没法打,想在题海纷扰中偷点自由打打球,竟让老何感慨起孟浩然的“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老何也是走投无路。

在这一年中,老何的唯一收获就是老何和渝扬已经形成默契。晚上十一点前,生活老师一

老何出生那年,正值NBA96黄金一代。

这就似乎注定着他会与篮球结缘。

老何身材魁梧,听他自己说,他小学还是校篮球队的。

窗台边的日历鬼使神差地翻到了2008年,老何已经足足混过12个春秋。偶尔他会假惺惺地望着窗外背着红红绿绿的小书包学弟学妹们,如同那些无病呻吟的浪漫诗人那样悲情地道上一句:“岁月不饶人啊!”

老何现在是一个中学生,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学生。当他交完住宿费,跨入校门的那一刻,就像刚出狱的犯人样说是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发誓一定要混出个模样!

不过,就在当天晚上,他还是忍不住翻墙的诱惑,“偷渡”出去。老何记得小学老师形容网吧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老何总觉得,里面只有蛇,没有龙,就是一些社会的小青年,小混混,还有就是那些偷闲的人。

老何道不熟,头一回就被黑店黑了一把。那小店的老板吹嘘自己网吧的配置全是进口的,实际上经过老何“慧眼”的鉴定,那全都是些盗版。老何咒骂着那黑店的电脑全死机,不久那店果真因为用盗版软件被微软黑掉了。老何得知,居然“大出血”,请室友每人一包泡面。

老何来到了新教室。老何的第一感觉就是很热,因为教室里挤满了人,多数是家长。于是,老何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了。

老何有个习惯,每换一个教室,换一个课桌,他都会看那些课桌上的字,那些眉飞色舞、张牙舞爪的字往往都是“前辈们”的肺腑之言。据他推断,这个课桌有悠久的历史,因为有的修正液已经变灰。最经典的是一哥们在上面写:“盗我课桌者,将受到亡灵的诅咒。”

在第一天里,老何觉得最庆幸的就是他认识了渝扬。

渝扬坐在老何斜前方,在开学第一天晚饭后,渝扬和老何最先奔回教室。老何趴在位子上准备小憩一会,这时渝扬转过身来,小心地招呼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老何懒洋洋地说“老何!”

“我叫渝扬,我的外号叫‘土豆’,我很有名,听说过没有?”

“土豆?是因为你很矮吗?”

“不全是,你把我名字倒过来念试试。”

“洋芋?!”

“就是,洋芋不就是土豆吗?”

老何乐呵起来,就像看到了小沈阳。渝扬顺势又串烧似的说了一大堆不着边际的话。老何和渝扬越聊越起劲,谈到了街头篮球。他俩都很爱打,只不过老何同时也爱真实的篮球,而渝扬似乎受身高的限制,对真实的篮球没有太多感觉。

一星期后,老何和渝扬成了哥们。老何很佩服渝扬让人一辈子都不会寂寞的嘴,渝扬则惊异于老何能把NBA所有球队的当家球星的名字和生日背出来。

老何很讲义气,这是渝扬把老何当哥们的重要原因。渝扬经常被校园里的小混混下暴,这事被老何知道,大吼:“反了他的,老子左青龙,右白虎,什么人胆敢在我的眼皮底下跳,不想活了,看我不把他打成二百五。”渝扬听了也很是壮胆,在渝扬的指引下,老何找到那个混混,两三下就那混混放倒。从此,渝扬再也没在校园里看到那混混的人影。

在学习上,两人很有一拼,基本垄断倒数一二。但在游戏上,老何只有垂涎的份。有数据可以说话,老何和渝扬都是打后卫,老何场均10.4分,而渝扬场均28.7分,在全区都是顶尖的。使得老何总是像苍蝇样嘀咕:“TMD,若是比真的,怎么比得过老子!”

NBA新赛季开始了,老何最爱的湖人队在科神的带领下拿了冠军,老何也上初二了。

老何总结了一下,初一生活就是这样,男生抱着游戏攻略,幻想着成为游戏世界的大英雄;女生抱着言情小说,期待着自己帅气的白马王子和琼瑶式的无聊爱情。偶尔老何也很厌倦。

在这一年中,老何有许多遗憾,他打球的时间被缩水了,白天班主任一点也不让打,晚上看不见也没法打,想在题海纷扰中偷点自由打打球,竟让老何感慨起孟浩然的“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老何也是走投无路。

在这一年中,老何的唯一收获就是老何和渝扬已经形成默契。晚上十一点前,生活老师

寒假征文:过年了

过年了,大家团团圆圆地聚在一起过大年。有的小朋友在放鞭炮,有的在贴福字,有的在亲戚家吃晚饭……

大年三十晚上可热闹了,整个城市变成了烟花的世界。我们在小姑婆家吃晚饭,那天晚饭可丰盛了,有火锅,有鸡米花,还有红烧肉等。大家互相敬酒,互相说着祝福新年的话,大家都很开心!

吃好晚饭,妈妈带我去时代电影院看《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电影4开心闯龙年》。那天因为是大年三十晚上,所以电影院似乎没几个人,就3、4个人在看电影,我觉得很开心。

看完电影后,我和妈妈回家放鞭炮。妈妈和我一起放了5个喷泉,妈妈要放大鞭炮了,我吓得赶紧缩进被子里。12点钟声敲响时,外面变成了烟花的海洋了!

过年真好,我又长大一岁了!

嵊州市城北小学三年级:蔡晨啸

快乐的一天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什么日子呢?对了!是我的生日,所以妈妈特意放我一天假,你可以随意干什么,太棒了! 我今天一早就从床上爬起来连牙齿、脸都没洗;睡衣、睡裤都没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到盼望已久的电脑前,打开电脑,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一玩就玩到了10点。我洗了一下脸又接着玩。转眼间,又到了吃中饭的时间了,我啃了几块馒头,又一路小跳着来到了电视前,坐下沙发,打开电视,欣赏着电视里面的动画片。但对于我来说,玩电脑、看电视都不是我最希望的。我很早以前就希望有一天能不做作业,请几个要好的伙伴到月坪公园去疯玩一顿,太爽了! 我和一些好朋友到了公园,玩了过山车、碰碰车、海洋球等等娱乐项目。完好时,已经是下午4点半了,我们依依不舍地告别后,回到家,吃了晚饭,躺在床上,心里回放着今天的画面,想:快乐的一天又过去了! 快乐的一天,一个字:爽!两个字:超爽!三个字:非常爽!四个字:特别的爽!真带劲!

学乐中国

我本来是不知道学乐中国,在一次星期天,我因为到我爸爸公司去时无聊就去了我舅舅家玩,我表弟他写了张计划表:早上9:00看语文数学书,看好后写作业。写好了作业到下午吃好饭下楼写他妈妈给他买的文字练习,到下午4:00看学乐中国。到了下午4:00的时候,我就帮他按进学乐中国。后来看他玩学了中国,觉得蛮又意思,就自己也注册了一个号,想在我这时候帮我复习一下。我晚上回家的时候把网址记下。 等我在家吃了晚饭后,就上去设置了一下,发现6年级下的课文和我的完全不一样的,数学现在也才出到5年级,英语我不是很感兴趣,一窍不通的那种~我是在浙江温州的龙港二小里读书的,希望下次出的时候能帮我的这些课文也出进去。希望要在我期末考之前,不然考好了就一切都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