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是谁作文(共十篇)

这个胆小鬼是谁?

在我们班上,有这么一个人,尽管她其貌不扬,却非常引人注目。

你看,她那一排排长长的刘海像一排门帘从额头上垂下来,眉毛都盖住了。眉毛下那双眼睛虽不大,却显得很有生气。

这个人性格胆小,有时候上黑板做习题、表演节目、回答问题时腿总是瑟瑟发抖呢!有一次,她在自己的书桌张贴了两张荧光纸,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熄了灯上床睡觉,可是她总觉得有一阵阴风从她身边吹过,往前一看,呀,不好,前面有一双绿色的眼睛望着她。仔细一听,还发出“呜呜”的叫声。吓得她躲进被窝里不敢往外看,她害怕那双“绿眼睛”。她悄悄地向窗台望去。糟糕,那只“绿眼睛”还在望着她,吓得她大叫一声。这时,她妈妈走过来,问明原因后,在她的“请求”下,她妈妈答应和她一起谁。等到早晨,这个胆小的女孩想知道“绿眼睛”的来,仔细一看“咦,这不是她自己亲手贴的荧光纸吗?这时,门铃响了,原来是邻居张啊姨,张啊姨是来道歉的,她说,昨天那“呜呜”的声音是从她家的洗衣机传出来的。原来昨天晚上张啊姨的洗衣机坏了,所以发出“呜呜”的声音。这下可真相大白了。

你们说,这个胆小鬼是谁?如果你们愿意为我保密,我就告诉你:这个人就是我!

这个爱管闲事的人是谁?

在我们班上有这样一个人,尽管她其貌不扬却非常引人注目从同学们送她闲人‘甘大姐’的外号中就能猜出她身上一定有许多有趣的故事。

一天,‘捣蛋鬼’张天把‘大熊猫’熊向莉的笔枪走了,而熊向莉呢,无奈之下只有‘忍气吞声’地笑一笑,也不敢向他要。这时,我们的闲人‘甘大姐’终于坐不住了一个箭步冲过去夺下了张天手中的笔。等张天还没回过神来笔已经到了熊向莉的手里了。“你不想活了嘛,连我张天的闲事你都要管,看来不好好教训一下你,你是不知道‘锅儿是铁祷的’。”“哈哈哈哈......这个闲事我还管定了,我看你是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呀。看,接招。”“比就比谁怕谁。”“两只小蜜蜂呀,飞到花丛中呀,左飞飞右飞飞飞呀......”“嘿,这还好耍呀,你在哪学的哟,教教我嘛!”“张天你如果真的要学的话,我叫熊向莉教你嘛,好不好?”张天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你们说这个爱管闲事的人是谁,如果你们愿意为我保密的话我就告诉你,这个爱管闲事的人就是我呀!

谁都是一个人来来去去

就像在一张白纸上洒下的那些淡漠痕迹,不可以抹去,深深留下,可是蓦地,才发现,原来并不是深深的刻印,只是淡淡的一笔。

时间就像流沙,又像飞鸟,当我赶紧回头想抓住想看见,可是它已经不见了。就这样从我们的生命中消失,消逝,没有留下一点点痕迹。也许是其他蜂拥而至的事物将他覆盖了,就像浮云那般。

如果说,小学时光是漫长充足的,那么我会觉得小学时光是累人的,是无奈的。当我们从一、二年纪开始改变,才发现,原来好像手到擒来的东西就这么丢失了,丢失在时间的沙漏中,我们迷茫地走在布满雾霭的街道。我曾经问小6,如果时间就这么背叛了我,还会有多少人在我身边。6没有回答,他笑了笑,那种释然深邃的笑容,背叛你的不会是时间,只会是人。

只有人才会背叛我们,因为时间是我们的,人却不是,当我试图看着我身边的好朋友的时候,才发现其实我们都有一条深深的隔阂,那些声称叫死党的人,就这么轻易地从我身边擦身而过,就这么轻易地悄悄背叛了我。

6说过,你别说什么,她的性格就是这样,每次会将一些人抛弃,将一些人拾起,她的性格注定她这一生飘渺,也许被抛弃的人还会伫立在原地等待,也许会离开,但等待的人注定受伤,离开的人不代表一定会幸福。我默默地笑,那种勉强尴尬淡淡的笑容,因为我不知道还要再说什么。

我们毕业以后,不是抛弃不是复合,就是一种分离。

分离只是代名词,逃避的借口而已。人就是太爱面子的动物,所以才用那么多的代名词,我们只是不想再去面对对方。就像这悠悠一抹斜阳,它永远不会与我们分离,因为它光明正大的存在着,所以它不必逃避。不知道为什么人这一声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会在不同的学校不同的班级,是因为人与人之间相处太久之后会厌倦吗。

那天,我和6座落在咖啡一号。那里的咖啡有一种淡淡的浓郁的香味,一种用咖啡豆在搅拌机中辗转出来的真正咖啡。哪天我们说了很多平时一字不提的话题。谈天探地,谈感情谈未来,谈学习谈厌倦。但时间永远不容我们说暂停。

我用淡淡的语气对6说。人这一生究竟有没有真正的朋友。6无奈地笑着,也许会有,但是注定只有一个,至少,现在你没有,我也没有。

现在我们谁都没有真正的朋友,至少是现在。至于将来,我不知道,也不想再试图去知道,因为那样会很累。看着黑板上的倒计时:79天。就是这样的一个改变,很快很快的消散的时间和很快很快逝去的岁月。等我们都渐渐深沉的容貌,等我们淡淡消逝的傻笑,也许一切枉然。

突如其来的释然,觉得笔下这一篇文章写的很累,写的时间不长,短短十分钟,但写的心累,写完以后满满一片心碎,总之,那些所谓的朋友,我要也罢,不要也罢。

谁不都是一个人来来去去。

这是谁的世界

6月23日,是我们学校四、五、六年级期末考试的日子。我带好东西,向学校进发。

我到教室时,老师已经在开始左一句“认真”、右一句“审题”、上一句“仔细”、下一句“检查”地罗嗦开了。一百个箩筐的话终于念完,我们几个人一组的去找考室。

考室找到了。前面的语文考试、数学考试都还算顺利,突然广播通知马上就要考品德与社会,大家都小声地抱怨起来:“什么吗,以前一直是下午才考的,现在又来个突击的思品(品德与社会的简称)考试,我的东西带都没带来!”“就是,现在复习资料都发下来了,又没时间背,万一是闭卷考试呢……”“但又不能排除是开卷考试,因为以前一直都是开卷考试。”大家唧唧咕咕地说。“唉,这就是咱们小学生的命运啊……”突然,也不知是哪个班的同学一锤定音,大家都沉默了。

卷子发下来。“翻书!”“看复习资料!”接到试卷,考生们的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些。于是,几乎在同一时间,“哗啦哗啦”的翻书声响起。“不对啊!”半分钟后,我后面的某男同学惊呼,“书里没有!”也许这位“大侠”的头起得太好了,导致了一起“夫唱妇随”的“连续剧”。突然,又不知哪位心细的大哥说了一声:“这卷子是五年级上册的!不是下册的!”一语终,大家定睛一看——果然是上册的试卷!“烦死了!”“退卷!”“我抗议!”“东西都白准备了……背来背去不累啊!”“就是就是!”“什么老师啊!”同学们大声地抗议,监考老师也慌了,三个教室的监考老师聚在门外不知给谁打电话。考室里,忽然某女惊呼:“这两位大哥带了上册的书来!快来抄啊!”顿时,带书的同学被其他考生们围住了。我愣愣地坐在位置上不动,准备待会儿“借鉴”一下他们的劳动成果(话外音:要想得满分自己去看啊,去看别人好不容易抄来的,这是明目张胆的懒汉啊~)。

“你们在干什么呢!太过分了!”正当那些考生们正抄得起劲儿呢,忽然一阵男高音直刺人的耳膜。天啊,是熊主任!那些考生一窝蜂的不要命一般涌回自己的座位。“这是考试!谁喊你们抄答案了?再抄,语文数学统统记为零分!”熊主任凶得像一只豹子。

考室沸腾起来,“这是开卷考试!”考生们的脸上很清楚地写着。“还有脸说!乱做都行!给我规矩点儿!”熊主任说完就气冲冲地走了,他去训下一个考室的同学了。

同学们一肚子委屈,不甘心的坐在座位上。门外的监考老师摆着手臂悠然进来,嘴角漾着一丝轻蔑的笑,重重地、极具讽刺意味和嘲笑意味地说了声:“你们活该。”说完又哼着小调儿出去了。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我真恨不得大声训斥她,指明她的错误。但是,我不能。考室里安静得出奇,只听见笔在卷子上摩擦的声音。我的手上虽握着笔写着,但是我那双充满仇恨的眼睛却始终瞪着监考老师。那一刻,我突然觉得,那往日传说中高尚的教师形象轰然倒塌。大人 ,如果真是这个世界里的主宰,那么孩子呢?永远只能成为他们的奴隶吗?那一刻,我开始恨透了大人,好恨好恨。现在,大人们常对子女说:“现在你们都是小皇帝,都生活在蜜罐子里哟~”可是,你们可曾想过,这个世界,到底是在由人类主宰,还是在由人类中的大人主宰?这个世界,好像一切都是由大人说了算,我们小孩,只能奉养他们、服从他们一辈子……

窗外悠然飘下几片树叶,好像在为我们感到怜悯、感到伤感……

猜猜她是谁

今天我要向你介绍一个人,你们猜这个人是谁?

她是一个阳光的女孩,一张瓜子脸上长着一双大眼睛,眼睛下面长着一个小鼻子,这个鼻子可灵了,每次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她一进家门就知道是什么。而鼻子下面呢,长着一张能说很多词的嘴。

她是一个爱笑得学生,她经常讲笑话给别人听,别人听了总是会哈哈大笑,我真怀疑是不是她脑子里有一块是专门装笑话的。

她有些内向,不过朋友却不少,体育课上很多人都找她玩呢!还算活泼开朗的她,在体育课上,很爱活动,但她有时也会懒洋洋的躺在曹操上晒太阳。

嘘!别吵,现在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她呀,有两大爱好:一是读书,二是弹钢琴。她的优点是读书,缺点是粗心。因为粗心,考试书时她经常与第一失之交臂。

好了,我就说这么多了,你猜出她是谁了吗?什么?还没有猜出来吗?哈哈,答案就是--我自己!

看看这个人

这个人有一双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浓浓的眉毛就像是人用记号笔画上去的。鼻子虽然高,但是很宽,这是过敏性鼻炎留下的祸根哦!那红红的小嘴唇虽然没有樱桃那么小,可也有红枣那么小了,所以应该是“红枣小嘴”。头发可是自然卷哦!

这个人爱好画画,一天不画,手就痒痒的。他因为画画和同班的李xx结为死党。两人没吵架时,感情那叫一个好哇。可一吵起架来,那才是一个真正的翻脸不认人啦。两人一有空,就栽进白纸里,奋笔作画,不画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就坚决不放笔。大家都感叹,你们把这种努力放在学习上多好呀。(两个人的成绩不是很差的,就是不稳定)。

此外,这个人还是一个“贪污嫌疑犯”。

一、贪吃

这个人的贪吃只体现在零食上。如果叫她吃早饭、午饭、晚饭,她可以说巴不得一口都不吃。我告诉你们,她100块钱,连个星期就用完了,咋用的?吃的呗!你看她,早上去上学,米线、薯条、方便面、蛋糕等,统统都吃。放学,米线、薯条、冰淇淋样样不少,你说,不用完才奇怪吧!

二、贪睡

周六、周日的上午8、9点不起来不奇怪,10、11点不起来不是很奇怪,12不起来那就不好了吧!可她就是12点过也不想起来,这时,她的妈妈就会来到她的房间,拎着他的耳朵,把她提起来,乱骂一通。这时,她就会飞快地穿起衣服,洗脸、刷牙、梳头、吃饭。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到头又睡。

这个人是谁呀?o(∩_∩)o 哈哈,就是我啦!

谁将不再是谁的谁

用一转身离开,剩下的,将用一辈子去遗忘。

是谁用一转身离开了谁,是谁依然记得谁,我们,谁将不再是谁的谁。

回忆这东西,只不过是脑海深处的一点点曾存在过的物质而已。

回忆这东西,只不过是一个人用来想念另一个人的依据而已。

回忆这东西,只不过是在某些人的生活状态中有过的片段而已。

所以,它只叫回忆。不是么?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过的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突然锋利的回忆,突然模糊的眼睛。

我说,我想你,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朋友就开始给我递餐巾纸。

告诉我,没什么的,宝贝,忘记了就好了。

哦,忘记了,就好了。

那我该怎么忘记你。

我努力吃糖,可怎么吃,糖都是涩的。

我喝很多的奶茶,可再喝,奶茶都是苦的。

我尽力的忘记你,可不管怎样,都会按时想起你。

我想起,只因我没忘记。

他们说。

依然,始终,永远。原来,这几个词都是骗人的。

根本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他们说,好孩子要等待奇迹。

我说,世界上不回头寻找的东西永远不会有奇迹。我就没有回头。

他们说,不开心的时候不要像拣了五百万一样开心。

我说,我要自己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不管什么事,我都要好好的。

不管我们如何的刻骨铭心,都逃不过别离。

我不在乎,那谁可以有资格在乎。

有过的在乎,那我就不允许别人的践踏。

我生活的地方,他们总给我关于你的提示,

这,很难过。

但,谁都知道,有些东西变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现在,我们谁都不是谁的谁,但我将继续自己的回忆。

我不会忘记你,就像,我不会忘记我自己。

我们,哒哒的马蹄,只是个美丽的错误,

我们都不是归人。我们,都只是过客。

这个人是谁

鄙人12月24日的随笔。

让我尝试着描写一个人。

他有一对酷似周恩来的眉毛,黑浓,根尖的稠密程度如爱美少女的夸张假睫毛涂抹过睫毛膏。两条黑边真是英气逼人,时不时让人吟诵起“两山排闼送青来”的诗句。这么一引用,现在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他的额头,密密麻麻地爆青,生长出几年生的草本植物……总之,不如把他的眉毛比作是一场革命,那么革命的力量是伟大的,因为那股英气中透露的剑气,足以带动社会进行变革。也许是那对眉毛过分汲取了天地万物小至蝼蚁尘埃大至日月繁星的精华,他那两只嵌在眼眶中的黑宝石的犀利光亮被掩盖了不少。其中也有调节视网膜前晶状体焦距的凸透镜的“功劳”。o(︶︿︶)o 唉,这孩子,倒像个戴眼镜的拿破仑。他的鼻子是个标志性建筑。从侧面看高挺、秀丽。不过从正面瞧,给人一种肺活量都写在外面的感觉,那两个控制气体进出的洞,略显豪迈。俗话说:“鼻孔大的马跑得快”。我们作为科学社会的一份子,应该坚信客观事实,相信“鼻孔大的人赛过马”。他的嘴虽不是樱桃小嘴,但也不是血盆大口,从他口中迸出的许嵩的歌,总会令人沉醉、沉醉,直到入睡。

再接着向下描写。且跳过他那引以为豪的健壮的手臂肌肉,也暂且不谈那双与上身不呈黄金比例的腿,向下看……真快,就这样目光触地了。

毛泽东“坐地日行八万里”,而本人乃草民一介,目光游离一米六二。

但是,三千多年前的孔子告诫我们:怎么能以貌取人呢?应该看他的言行与本质。其实啊……

他是我心目中的“热血青年”,当然当年成为一战导火线,行刺普林希普夫妇的可不是这位。

他熟悉军人部队的生活,谈吐中总是有一股凛然正气,令人折服。

他爱国,丝丝缕缕都表露在脸上,点点滴滴溶进血液里。记得一次暑假的历史作业,一道题 问:“你认为……日本强大对中国有什么经验值得借鉴?”他开玩笑地写下:“……小日本对于我们哪有什么经验可言。”逗得我们大笑。之后,我又想:军国主义褪不去的肮脏色彩,难道就是历史沉淀的精华么?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柏杨老先生的样子,脸上洋溢着对中国恨铁不成钢的神情。是这位老人,曾激进地批判中国文化乃“酱缸文化”。我钦佩于这样的勇气。在每个时代,一定得出现如此动力的。这样中国才能崛起!

闲话休提,我继续我的描写。

同时,他很幽默……

看,他来了,戴着黑框眼镜向我这边走来呢。对了,不能让他看见我在写他。记得亲爱的头发如地中海茂密的政治老师有一段经典的话:“你对老师的印象好或坏,都能体现在你给老师画的画像上。如果你觉得我是个和蔼可亲的好老师,你就得把我的头发画得茂盛些……”而我是那么尊重客观事实啊。哈哈。

明后天上交,让大家看看,我写的“他”是谁?

如果你对他的为人有兴趣,就交他这个朋友咯~因为他这个人“未完待续,且听下回分解”。我也懒得说了。

Wish our friendship will last forever.

(康琛即上官小禹)

这个调皮鬼是谁?

这个调皮鬼是谁?

在我们班上有这么一个人,她长得非但不丑,而且很可爱。

你从同学们给她起得“朱朱”的绰号中,就能猜出她的身上有许多有趣的事。

你看,她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显得很的生气。美中不足的是那小鼻子很塌,不过,她压根没想过为那些小事而烦心,整天像神仙一样快乐。

那张小嘴巴蕴藏着丰富的表情。高兴时,撇撇嘴,扮个鬼脸,生气时,撅起的小嘴能挂住一把小油壶。从这张小嘴说的话,有时气得别人火昌三丈,抽泣不止,有时却能让人忍俊不禁,大笑不已……

这个人不仅感情丰富,也很爱动。一有空闲,她便拿也铅笔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勾勾画画,三笔两笔就画出一只哈巴狗或一只胖鹅。有时,她画厌了,又不知从哪里捏来一团五彩缤纷的橡皮泥捏起来。要么捏个猪八戒,要么捏个大肚子七品芝麻官。无论是画画还是捏橡皮泥,她都喜欢开点玩笑,不是把七品芝麻官的乌纱帽给捏丢了,就是将小狗的尾巴也画成了马尾巴,叫人看了真要笑破肚皮。就在别人大笑不止的时候,她却一本正经地说:“笑什么!再过几百年,这是文物哩!”

在家里,这个女孩子鬼点子也蛮多呢。有一次,她到外婆家做客。那期间,她常和舅舅到河边捞鱼。虽然她明知自己打水仗不如舅舅,却偏偏爱“引火烧身”,直到弄得浑身上下湿淋淋才罢休。回家后,妈妈看到她那副狼狈相就气不打一处来,一把逮住她,正要动手打,她时,却抢先将妈妈的胳肢窝里一阵“捣鼓”,等妈妈手一缩,她就踏着西瓜皮——流之大吉了。当她换好衣服再次见到母亲时,她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学着电视上中古人的样子走到母亲面前,跪下一条腿低头说:“拜见母亲大人,女儿请罪!”那滑稽的神态,把火气未消母亲弄得啼笑皆非,只好叹口气:“唉,真是豆腐掉进灰里——吹也不是打也不是!”

你们猜,这个调皮鬼是谁?如果你愿意为我保密的话,我告诉你“这个人就是我”!

猜猜她是谁

在我们班上,有这么一个人.这个人在班上出类拔萃,引人注目. 她那乌黑光亮的睫毛下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眼睛下有一个大大的小鼻子,再加上一张樱桃般的小嘴. 她那张小嘴感情丰富.高兴时最弯弯的,生气时,嘴嘟起来. 这个人不仅感情丰富,还很好动,一有闲空,就找伙伴去玩,每次都会乐在其中! 在学校里,这个人还很助人为乐.有一次我上兴趣班,忘了带英语本,她就大度的借给我了.还告述我以后一定要记住了. 大家能猜出这个人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