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神作文(共八篇)

这个老人很慈祥的样子。我没有那么害怕了。我上前一步,说:“嗯。您怎么知道。对了,我该称呼您什么?”

“人们都叫我厨神。如果你愿意的话,也这么叫吧。”

“厨神?”听到这个词,我心里有了一点小颤动。自己不是一直希望当厨神吗?眼前的老人就是厨神。我觉得好像在梦中。并且这个人实在不是厨神的样子。我心目中的厨神是:戴着一个大大的厨师帽,脸上总是很自信的样子,有些发胖,中年人。可是眼前这位所谓的厨神,真的和我心中的样子相差甚远。

“呃。您真的是厨神?”我还是不相信。

“怎么了,不可以吗?”老人反问我。

我尽量寻找着合适的措辞:“嗯,嗯。起码在我的心中,厨神是凡人,可您是典型的深山高僧似的人物,我,我实在没办法把您和,把您和‘厨神’二字联系起来。”我有些结巴了。

“孩子,你错了。厨师不是这么简单的。”老人意味深长地说。

听了老人这句话,我觉得自己很是渺小。或许厨神能给我些启迪。

“那么厨神,厨师还有很深奥的道理吗?”我已经开始叫老人“厨神”了。

“很显然你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厨师。”厨神说,我认真地听着。“或许我该考验你一下,你认为厨师是干什么的?”

“厨师么,厨师不就是做菜的么。”此刻我觉得老人的问题很奇怪。

“不是这么简单。厨师,就像是一位父亲,每一道菜都是他的孩子。厨师,不是把菜切好放进锅里进行制作,不是掌握着菜刀的杀手,不是一味追求菜的色香味的迷路者。真正的厨师,他们做菜都是用心去浇灌。所以你才会觉得菜很棒。”

老人的话有些深奥,我还没有完全理解。

“像你,只是去追求怎么去创造创新的菜,而忽略了做菜最最重要的认真。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做菜的时候想着别人怎么夸奖你想象力丰富,别人怎么称赞你的菜做的好吃?”

“嗯。”我的声音小得像蚊子。

“在做菜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的身心,投入到菜中。看着锅内翻滚的蔬菜,仿佛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在经受着困难的考验,你要一直不停地注视着它,一直不停地担心他的安危,一直不停地给予鼓励。这样你的杂念便全部消失,你就能一心一意地烹饪,一心一意地培养自己的孩子。”

厨神不愧是厨神,讲得好深刻呀。我在心里暗想......

欲知详情,请看下集《转角遇见“厨神”3》......

转角遇见“厨神”4

说实话,我真的不想掉头就走。厨神的一番经历太吸引人了。而且,明天可不可以遇上他还是个未知数。或许是……或许是他不愿意给我讲了。

我背过身去,大步向前走,却悄悄地回头:我想看看厨神要去哪里。

咦,奇怪,四周空空如也,早已司空见惯的花儿草儿仍在那些地方,丝毫没有厨神来过的痕迹,一切都是那么平常。

厨神身上又蒙上了一层扑朔迷离的外套。

莫非我是在做白日梦?刚才的一切是在梦中?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了。不管了,回家吧。

这天晚上我并没有睡好。我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中满是关于厨神的信息。我觉得时间过得好慢,一秒钟都有千斤重,就是不肯走过。挨啊挨,终于,天亮了。

我没顾得上吃饭,慌忙赶到那个转角,幻想着——厨神已经在那里等我了。

可当我抬起眼帘,四周无一人。我抬手看表,哦,才凌晨四点钟。偶尔有几个晨练的老人,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我,是呀,谁会想到一个头顶彩虹发,身穿乞丐装的时尚小伙去等一个任重而道远的厨神呢。

我趴在路边,不停地设想着我与厨神二次见面的场景。

就这样等啊等,等啊等,我等了整整一天。午夜12点,一个踏着云彩的小童来到我面前,彬彬有礼地问道:“请问是XX先生吗?”我点点头。他说:“我是厨神的护法,厨神叫我告诉你他不会再给你启示,你不要再苦等他了。”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

“不知道。”小童眨着天真而纯净的大眼睛回答我。“厨神好像还和我说了一大堆,不过很深奥,我记不清。好像是奇迹是自己创造之类的。再见,祝你好运。”

说完就无影无踪了。只留下呆呆的我。

我不甘心。我决定要找厨神。

欲知详情,请看下集《转角遇见“厨神”5》

转角遇见“厨神”5

接下来的几天,我白天四处拜访老人,因为我觉得往往老人有种无所不知的样子,晚上在网络的帮助下,寻求厨神的地址。

一个星期过去了,没有丝毫线索。

过了一个月,我已经死了去寻找厨神的这条心了。因为我已经铁定了心认为厨神不愿意再见到我了。我花了一天的时间,仔细回忆我和厨神的种种,我们的对话至今我仍然牢记。我反复琢磨厨神的话,日出日落。

“叮咚!”传来了门铃声。我放下思绪去开门。门外站着佝偻着腰,头发灰白的母亲。“孩子,最近过得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不顺心的事?”妈妈一进门就不停地问这问那。我一一作答,但总是心不在焉。

“儿啊,你有什么心事?跟妈说说。”

妈妈总是这么了解我。我正好无人倾诉,也只有母亲能相信我的话。我便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细细地和妈妈说了一遍。听完后,妈妈对我说:

“孩子,妈妈没念过书,厨神的话我也没怎么听明白。但妈知道,厨神也是人,他也不是天生的神童,他也是一步一步地练习,经历了大起大伏,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依我看,厨神不是不愿意见你,而是为了考验你。人,要不断探险,妈不会讲什么大道理,只明白吃别人嚼过的甘蔗没味。你要自己闯,自己打拼,不能光靠别人给你成功的方法啊。是吧。而且,儿啊,既然你愿意当个厨师,就应该全身心地投入到厨房中去。你现在整天想这些,岂不是荒废了工作啊?”

妈妈的一番话让我如梦初醒。自己都在干些什么?发呆。

“妈妈,我懂了。”我握紧妈的手说。

这一夜我睡得特别踏实。因为我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第二天早晨,我便开始了忙碌的工作。买菜摘菜洗菜做菜,充实得不得了。妈妈看我忙来忙去的,知道我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便要走。

走之前,我给妈妈做了一碗荷包蛋。妈妈吃得可香了。我知道,这里面包含了我对母亲深沉的、全部的爱。

欲知详情,请看下集《转角遇见“厨神”6》

转角遇见“厨神”7

醒来时我已经在医院。床边坐着悲痛欲绝,眼睛红红的母亲和眉头紧皱,来回踱步的父亲。母亲看我醒来了,急忙握住我的手:“儿子啊。你终于清醒了!可把妈吓死了。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我平静地说:“妈,没事儿。这场车祸是不是没对我造成多大的伤害?”

妈听到这话,眼神躲躲闪闪,吞吞吐吐地说:“是,是啊。你大命。”

我看出了妈在骗我。但又不忍继续问下去。

“儿子,多休息吧。医生说你要好好调养一下身子。”爸在旁边说,“我和你妈先出去,不打扰你了。”

我躺在床上,心里有些不祥的预感。隔壁传来爸妈隐隐约约的说话声,我支起耳朵听着。

妈担忧地问:“医生,你不知道,我家孩子是厨师啊!味觉失灵,他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味觉失灵!!!

味觉失灵!!!

我的头“嗡”了一声,犹如五雷轰顶。霎时,我感觉自己的世界瞬间到他。我完全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味觉失灵。这四个陌生的字怎么就会突然降临到我身上呢?它对你来说可能只是小创伤,可对我一个厨师来说呢?一个梦想着成为厨神的厨师来说呢?

等于废人!

我的眼泪决堤……

这就是生命的残酷,无法抗拒。

事实摆在了眼前,只有两种选择:放弃厨师职业;与命运抗争,不断钻研。

我几乎无任何由于地选择了后者。不仅仅是自己对这个职业的热爱,更是不希望父母为我担心,当然也为了不看到厨神对我失望的眼神。

欲知详情,请看下集《转角遇见“厨神” 8》

转角遇见“厨神”8

休养了几天,我重新拿起厨具。心里的味道说不清。

一开始的确很困难。因为我不知道菜的味道,是咸是淡。端上饭桌给朋友品尝,他们脸上无一不露出难以下咽的表情,但是没有一个人吐出来。很显然,他们是不想打击我。

我心平气和地说:“朋友们。不要忍耐了。你们不耐烦的表情已经写在了脸上。如果实在难吃就毫无顾忌地吐出来吧!你们是好心,可这样,我永远也进不了步,不是吗?”

沉默片刻。一个和我关系最好的朋友首先吐出来,搂住我的肩膀说:“哥们儿,我们永远支持你!”我笑着拍了拍他的手。

随后大家都前前后后地这样做了。我心里虽然有些难过,但一想到自己以后的厨艺,就把悲伤抛在脑后,乐呵呵地问他们:“味道哪里不合适?”

每个人都详细地做了回答,我一丝不苟地记在本子上,觉得厨神之梦已经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了。有这么一群朋友可真好。我暗想。

每天我都会精心做菜。没一丁点急躁。朋友们也绝对会认真地回答我的问题。

日复一日,我做菜水平变得和原先一样了:能把握每道菜应有的味道。

年复一年,我的初一超越了过去:能使每道菜各有一番风味,当然最大限度地保存了营养。最大的特点是能从中吃出思念、幸福、快乐、忧愁等情感。周围的人都问我怎么做出来的,我淡淡一笑:“用心。”

渐渐地,我的名气越来越大。频频登报。成了媒体关注的名人。甚至大家都叫我一个我梦寐以求的称号——厨神。

是的。厨神并不是多么难。只要做菜用心。

但是,我心里还有一个未解开的结——还未找到厨神,向他道谢。

欲知详情,请看下集《转角遇见“厨神”之最后的真相》

“小厨神”烹饪比赛

6年的美好时光即将即将逝去,6年的友情还在;6年的朋友即将分离,6年的祝福还在。在短短的6年里,我们共同见证风雨,见证彩虹。在快乐的6年里,我们欢笑着度过2190天中的每一天。每天清晨,我们朗诵大好河山,每天放学,我们相约明天再见。6年是短暂又是漫长的,让我们在小学的最后时光里,快乐地度过缤纷的每一天吧! 今天是一个特别而又隆重的日子,我们班要举行“小厨神”的烹饪比赛,我在吴越一组。一上课,我们就迫不及待地拿出食物,小心翼翼地切菜,不慌不忙地配料,井然有序地炒菜,每个步骤都那么规范,就象一位“小厨神”挥舞着手中的工具,如魔幻般地把菜“变”了出来,我惊呆了。可是我这一组的“技术”还不够熟练。王雨婷倒菜时不小心把肉末倒在了外面,吴越炒菜时把油溅到了手上,制作肉团时每人手上都粘着一厘米厚的面粉加肉末加蛋清的“手套”……这一个个插曲如一个个小精灵,让人放心不下又舍不得。可是我们一起齐心协力,众志成城,克服了困难不也同样成功了吗?不也同样值得敬佩吗? 王雨婷炸肉丸时不注意放多了肉,使好端端的肉丸糊了。我们正在心痛自己的劳动成果时,杨奕灵机一动,叫道:“肉丸做不成,我们干脆做肉饼嘛,碎碎的,也挺好吃的。”大家顿时恢复了志气,又开始手忙脚忙地快活起来。过了五分钟,肉饼的样子渐渐成形了,一面也变脆了,吴聪钰正准备把它翻过来时,悲剧又发生了,肉饼一下子裂开,碎成了末。我说道:“那就变大杂烩吧!”大家一听这个主意好,又忙起来了。 “大杂烩”经过我们的七拼八凑下,终于完成了,不过样子真的,不怎么样。肉末整整一碗,上面经过我的“巧手”添置了几个小番茄。金灿烂的肉末衬托着红通通的番茄,只能说,很富有艺术细胞吧,色彩鲜艳,如同初出的太阳,红色的光芒把大地照得金灿灿的。嗅一嗅,一股淡淡的肉香好似一个个顽皮的小孩,不经你同意就往你的鼻子里钻。你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浓郁的肉香,竟被它陶醉了。轻轻夹起一筷子肉末尝尝,只感觉无数个精灵在嘴里跳跃,舌尖竟有点麻麻的。感受肉末那粒粒分明的感觉,如同无数个富有生命的种子在你舌尖生根发芽,那种激动,那种豪迈,让你忍不住要多吃一口。多吃一口,就更加忘不掉这纯朴的美丽和浓郁。 虽然不是什么美味佳肴,但依旧很满足,很快乐。我们一起动手劳作,让我们体会到了生活的不容易;我们一起齐心协力,众志成城,克服了困难,让我们领略到了团队的精神;我们一起欢声笑语,快乐劳动,让我们感受到了童年的快乐与天真。废话不说了,肚子要紧,开饭喽! 同学们,小学的时光已被记忆珍藏,收藏在心底。虽然嘴上不说,但离别了总很伤心,但是不管海枯石烂,天昏地暗,我都会记得你们的!让我们带着离别的婉惜和初遇的欢乐迎接青春的,崭新的初中时代!|||

转角遇见“厨神”

在第四届大赛中我的初赛作品是《我是厨房守护神》,今年看到转角遇见XX后,立即灵感大发,写下这篇与上一篇相关联的《转角遇见“厨神》,算是第一篇的续。

——前言

某天,我走在路上,思索着怎么做出好吃的菜,前面是一个拐角,天天从这里走过,一点没有新意。

哎。最近真的很烦。先说明一下,我现在已经当上了一名真正的厨师,但不在任何酒楼工作,每天做那些菜,来来去去,这样的工作真的很无趣。我现在是自由做菜人,想做什么做什么,自己每天靠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做着一道又一道的新奇古怪的菜。我从来不管那些营养的吃法,我认为那样只能扫兴。我会把洋葱和咖啡豆放在一起清蒸,会把西红柿和薯片熬成粥,虽然周围的人都说我很神经。

可不知怎么回事,最近突然没有了灵感。每天想破头也只是那几道很普遍的菜:鱼香肉丝,西红柿炒鸡蛋。我恨透了这些菜,一点没个性。这些天无所事事,于是我实在忍受不住家里的无聊,来到街上闲逛,就出现了上面的一幕。

转角,既是一段路程的结束,又是另一段路程的开始,所以我总是很期待那个转角,每次转角前,我都会暗想那边会有什么风景。可是每次都是失望——依旧是看了千遍万遍的景物。

因此这次转角我没有多大的期待。

我低头思忖着走过了那个转角。“咚”,我的头被重重地磕了一下,糟糕,怎么又撞到电线杆了?我一边抱怨,一边抬头揉着发疼的额头。

可是我错了。眼前不是电线杆,而是一个很奇怪的人。白色的须发在风中飘荡,一双眼睛微闭,穿着一身长衫,瘦弱。这好像是古代仙人的样子。所以我对他有些敬畏之心。

“对,对不起。”我小心翼翼地说。

对面的老人没有回答。我想他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可是我立即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仙人怎么会生气呢?

沉默。

我又试探地问:“您,您是何许身份?或者,您是哪位天神?”

这一次有了回应。他捋着长长的胡须,眼眉含一丝笑意:“天神?哈哈。你认为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对了,年轻人,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这个老人很慈祥的样子。我没有那么害怕了。我上前一步,说:“嗯。您怎么知道。对了,我该称呼您什么?”

“人们都叫我厨神。如果你愿意的话,也这么叫吧。”

“厨神?”听到这个词,我心里有了一点小颤动。自己不是一直希望当厨神吗?眼前的老人就是厨神。我觉得好像在梦中。并且这个人实在不是厨神的样子。我心目中的厨神是:戴着一个大大的厨师帽,脸上总是很自信的样子,有些发胖,中年人。可是眼前这位所谓的厨神,真的和我心中的样子相差甚远。

“呃。您真的是厨神?”我还是不相信。

“怎么了,不可以吗?”老人反问我。

我尽量寻找着合适的措辞:“嗯,嗯。起码在我的心中,厨神是凡人,可您是典型的深山高僧似的人物,我,我实在没办法把您和,把您和‘厨神’二字联系起来。”我有些结巴了。

“孩子,你错了。厨师不是这么简单的。”老人意味深长地说。

听了老人这句话,我觉得自己很是渺小。或许厨神能给我些启迪。

“那么厨神,厨师还有很深奥的道理吗?”我已经开始叫老人“厨神”了。

“很显然你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厨师。”厨神说,我认真地听着。“或许我该考验你一下,你认为厨师是干什么的?”

“厨师么,厨师不就是做菜的么。”此刻我觉得老人的问题很奇怪。

“不是这么简单。厨师,就像是一位父亲,每一道菜都是他的孩子。厨师,不是把菜切好放进锅里进行制作,不是掌握着菜刀的杀手,不是一味追求菜的色香味的迷路者。真正的厨师,他们做菜都是用心去浇灌。所以你才会觉得菜很棒。”

老人的话有些深奥,我还没有完全理解。

“像你,只是去追求怎么去创造创新的菜,而忽略了做菜最最重要的认真。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做菜的时候想着别人怎么夸奖你想象力丰富,别人怎么称赞你的菜做的好吃?”

“嗯。”我的声音小得像蚊子。

“在做菜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的身心,投入到菜中。看着锅内翻滚的蔬菜,仿佛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在经受着困难的考验,你要一直不停地注视着它,一直不停地担心他的在第四届大赛中我的初赛作品是《我是厨房守护神》,今年看到转角遇见XX后,立即灵感大发,写下这篇与上一篇相关联的《转角遇见“厨神》,算是第一篇的续。

——前言

某天,我走在路上,思索着怎么做出好吃的菜,前面是一个拐角,天天从这里走过,一点没有新意。

哎。最近真的很烦。先说明一下,我现在已经当上了一名真正的厨师,但不在任何酒楼工作,每天做那些菜,来来去去,这样的工作真的很无趣。我现在是自由做菜人,想做什么做什么,自己每天靠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做着一道又一道的新奇古怪的菜。我从来不管那些营养的吃法,我认为那样只能扫兴。我会把洋葱和咖啡豆放在一起清蒸,会把西红柿和薯片熬成粥,虽然周围的人都说我很神经。

可不知怎么回事,最近突然没有了灵感。每天想破头也只是那几道很普遍的菜:鱼香肉丝,西红柿炒鸡蛋。我恨透了这些菜,一点没个性。这些天无所事事,于是我实在忍受不住家里的无聊,来到街上闲逛,就出现了上面的一幕。

转角,既是一段路程的结束,又是另一段路程的开始,所以我总是很期待那个转角,每次转角前,我都会暗想那边会有什么风景。可是每次都是失望——依旧是看了千遍万遍的景物。

因此这次转角我没有多大的期待。

我低头思忖着走过了那个转角。“咚”,我的头被重重地磕了一下,糟糕,怎么又撞到电线杆了?我一边抱怨,一边抬头揉着发疼的额头。

可是我错了。眼前不是电线杆,而是一个很奇怪的人。白色的须发在风中飘荡,一双眼睛微闭,穿着一身长衫,瘦弱。这好像是古代仙人的样子。所以我对他有些敬畏之心。

“对,对不起。”我小心翼翼地说。

对面的老人没有回答。我想他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可是我立即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仙人怎么会生气呢?

沉默。

我又试探地问:“您,您是何许身份?或者,您是哪位天神?”

这一次有了回应。他捋着长长的胡须,眼眉含一丝笑意:“天神?哈哈。你认为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对了,年轻人,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这个老人很慈祥的样子。我没有那么害怕了。我上前一步,说:“嗯。您怎么知道。对了,我该称呼您什么?”

“人们都叫我厨神。如果你愿意的话,也这么叫吧。”

“厨神?”听到这个词,我心里有了一点小颤动。自己不是一直希望当厨神吗?眼前的老人就是厨神。我觉得好像在梦中。并且这个人实在不是厨神的样子。我心目中的厨神是:戴着一个大大的厨师帽,脸上总是很自信的样子,有些发胖,中年人。可是眼前这位所谓的厨神,真的和我心中的样子相差甚远。

“呃。您真的是厨神?”我还是不相信。

“怎么了,不可以吗?”老人反问我。

我尽量寻找着合适的措辞:“嗯,嗯。起码在我的心中,厨神是凡人,可您是典型的深山高僧似的人物,我,我实在没办法把您和,把您和‘厨神’二字联系起来。”我有些结巴了。

“孩子,你错了。厨师不是这么简单的。”老人意味深长地说。

听了老人这句话,我觉得自己很是渺小。或许厨神能给我些启迪。

“那么厨神,厨师还有很深奥的道理吗?”我已经开始叫老人“厨神”了。

“很显然你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厨师。”厨神说,我认真地听着。“或许我该考验你一下,你认为厨师是干什么的?”

“厨师么,厨师不就是做菜的么。”此刻我觉得老人的问题很奇怪。

“不是这么简单。厨师,就像是一位父亲,每一道菜都是他的孩子。厨师,不是把菜切好放进锅里进行制作,不是掌握着菜刀的杀手,不是一味追求菜的色香味的迷路者。真正的厨师,他们做菜都是用心去浇灌。所以你才会觉得菜很棒。”

老人的话有些深奥,我还没有完全理解。

“像你,只是去追求怎么去创造创新的菜,而忽略了做菜最最重要的认真。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做菜的时候想着别人怎么夸奖你想象力丰富,别人怎么称赞你的菜做的好吃?”

“嗯。”我的声音小得像蚊子。

“在做菜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的身心,投入到菜中。看着锅内翻滚的蔬菜,仿佛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在经受着困难的考验,你要一直不停地注视着它,一直不停地担心他的在第四届大赛中我的初赛作品是《我是厨房守护神》,今年看到转角遇见XX后,立即灵感大发,写下这篇与上一篇相关联的《转角遇见“厨神》,算是第一篇的续。

——前言

某天,我走在路上,思索着怎么做出好吃的菜,前面是一个拐角,天天从这里走过,一点没有新意。

哎。最近真的很烦。先说明一下,我现在已经当上了一名真正的厨师,但不在任何酒楼工作,每天做那些菜,来来去去,这样的工作真的很无趣。我现在是自由做菜人,想做什么做什么,自己每天靠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做着一道又一道的新奇古怪的菜。我从来不管那些营养的吃法,我认为那样只能扫兴。我会把洋葱和咖啡豆放在一起清蒸,会把西红柿和薯片熬成粥,虽然周围的人都说我很神经。

可不知怎么回事,最近突然没有了灵感。每天想破头也只是那几道很普遍的菜:鱼香肉丝,西红柿炒鸡蛋。我恨透了这些菜,一点没个性。这些天无所事事,于是我实在忍受不住家里的无聊,来到街上闲逛,就出现了上面的一幕。

转角,既是一段路程的结束,又是另一段路程的开始,所以我总是很期待那个转角,每次转角前,我都会暗想那边会有什么风景。可是每次都是失望——依旧是看了千遍万遍的景物。

因此这次转角我没有多大的期待。

我低头思忖着走过了那个转角。“咚”,我的头被重重地磕了一下,糟糕,怎么又撞到电线杆了?我一边抱怨,一边抬头揉着发疼的额头。

可是我错了。眼前不是电线杆,而是一个很奇怪的人。白色的须发在风中飘荡,一双眼睛微闭,穿着一身长衫,瘦弱。这好像是古代仙人的样子。所以我对他有些敬畏之心。

“对,对不起。”我小心翼翼地说。

对面的老人没有回答。我想他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可是我立即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仙人怎么会生气呢?

沉默。

我又试探地问:“您,您是何许身份?或者,您是哪位天神?”

这一次有了回应。他捋着长长的胡须,眼眉含一丝笑意:“天神?哈哈。你认为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对了,年轻人,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这个老人很慈祥的样子。我没有那么害怕了。我上前一步,说:“嗯。您怎么知道。对了,我该称呼您什么?”

“人们都叫我厨神。如果你愿意的话,也这么叫吧。”

“厨神?”听到这个词,我心里有了一点小颤动。自己不是一直希望当厨神吗?眼前的老人就是厨神。我觉得好像在梦中。并且这个人实在不是厨神的样子。我心目中的厨神是:戴着一个大大的厨师帽,脸上总是很自信的样子,有些发胖,中年人。可是眼前这位所谓的厨神,真的和我心中的样子相差甚远。

“呃。您真的是厨神?”我还是不相信。

“怎么了,不可以吗?”老人反问我。

我尽量寻找着合适的措辞:“嗯,嗯。起码在我的心中,厨神是凡人,可您是典型的深山高僧似的人物,我,我实在没办法把您和,把您和‘厨神’二字联系起来。”我有些结巴了。

“孩子,你错了。厨师不是这么简单的。”老人意味深长地说。

听了老人这句话,我觉得自己很是渺小。或许厨神能给我些启迪。

“那么厨神,厨师还有很深奥的道理吗?”我已经开始叫老人“厨神”了。

“很显然你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厨师。”厨神说,我认真地听着。“或许我该考验你一下,你认为厨师是干什么的?”

“厨师么,厨师不就是做菜的么。”此刻我觉得老人的问题很奇怪。

“不是这么简单。厨师,就像是一位父亲,每一道菜都是他的孩子。厨师,不是把菜切好放进锅里进行制作,不是掌握着菜刀的杀手,不是一味追求菜的色香味的迷路者。真正的厨师,他们做菜都是用心去浇灌。所以你才会觉得菜很棒。”

老人的话有些深奥,我还没有完全理解。

“像你,只是去追求怎么去创造创新的菜,而忽略了做菜最最重要的认真。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做菜的时候想着别人怎么夸奖你想象力丰富,别人怎么称赞你的菜做的好吃?”

“嗯。”我的声音小得像蚊子。

“在做菜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的身心,投入到菜中。看着锅内翻滚的蔬菜,仿佛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在经受着困难的考验,你要一直不停地注视着它,一直不停地担心他的在第四届大赛中我的初赛作品是《我是厨房守护神》,今年看到转角遇见XX后,立即灵感大发,写下这篇与上一篇相关联的《转角遇见“厨神》,算是第一篇的续。

——前言

某天,我走在路上,思索着怎么做出好吃的菜,前面是一个拐角,天天从这里走过,一点没有新意。

哎。最近真的很烦。先说明一下,我现在已经当上了一名真正的厨师,但不在任何酒楼工作,每天做那些菜,来来去去,这样的工作真的很无趣。我现在是自由做菜人,想做什么做什么,自己每天靠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做着一道又一道的新奇古怪的菜。我从来不管那些营养的吃法,我认为那样只能扫兴。我会把洋葱和咖啡豆放在一起清蒸,会把西红柿和薯片熬成粥,虽然周围的人都说我很神经。

可不知怎么回事,最近突然没有了灵感。每天想破头也只是那几道很普遍的菜:鱼香肉丝,西红柿炒鸡蛋。我恨透了这些菜,一点没个性。这些天无所事事,于是我实在忍受不住家里的无聊,来到街上闲逛,就出现了上面的一幕。

转角,既是一段路程的结束,又是另一段路程的开始,所以我总是很期待那个转角,每次转角前,我都会暗想那边会有什么风景。可是每次都是失望——依旧是看了千遍万遍的景物。

因此这次转角我没有多大的期待。

我低头思忖着走过了那个转角。“咚”,我的头被重重地磕了一下,糟糕,怎么又撞到电线杆了?我一边抱怨,一边抬头揉着发疼的额头。

可是我错了。眼前不是电线杆,而是一个很奇怪的人。白色的须发在风中飘荡,一双眼睛微闭,穿着一身长衫,瘦弱。这好像是古代仙人的样子。所以我对他有些敬畏之心。

“对,对不起。”我小心翼翼地说。

对面的老人没有回答。我想他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可是我立即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仙人怎么会生气呢?

沉默。

我又试探地问:“您,您是何许身份?或者,您是哪位天神?”

这一次有了回应。他捋着长长的胡须,眼眉含一丝笑意:“天神?哈哈。你认为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对了,年轻人,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这个老人很慈祥的样子。我没有那么害怕了。我上前一步,说:“嗯。您怎么知道。对了,我该称呼您什么?”

“人们都叫我厨神。如果你愿意的话,也这么叫吧。”

“厨神?”听到这个词,我心里有了一点小颤动。自己不是一直希望当厨神吗?眼前的老人就是厨神。我觉得好像在梦中。并且这个人实在不是厨神的样子。我心目中的厨神是:戴着一个大大的厨师帽,脸上总是很自信的样子,有些发胖,中年人。可是眼前这位所谓的厨神,真的和我心中的样子相差甚远。

“呃。您真的是厨神?”我还是不相信。

“怎么了,不可以吗?”老人反问我。

我尽量寻找着合适的措辞:“嗯,嗯。起码在我的心中,厨神是凡人,可您是典型的深山高僧似的人物,我,我实在没办法把您和,把您和‘厨神’二字联系起来。”我有些结巴了。

“孩子,你错了。厨师不是这么简单的。”老人意味深长地说。

听了老人这句话,我觉得自己很是渺小。或许厨神能给我些启迪。

“那么厨神,厨师还有很深奥的道理吗?”我已经开始叫老人“厨神”了。

“很显然你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厨师。”厨神说,我认真地听着。“或许我该考验你一下,你认为厨师是干什么的?”

“厨师么,厨师不就是做菜的么。”此刻我觉得老人的问题很奇怪。

“不是这么简单。厨师,就像是一位父亲,每一道菜都是他的孩子。厨师,不是把菜切好放进锅里进行制作,不是掌握着菜刀的杀手,不是一味追求菜的色香味的迷路者。真正的厨师,他们做菜都是用心去浇灌。所以你才会觉得菜很棒。”

老人的话有些深奥,我还没有完全理解。

“像你,只是去追求怎么去创造创新的菜,而忽略了做菜最最重要的认真。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做菜的时候想着别人怎么夸奖你想象力丰富,别人怎么称赞你的菜做的好吃?”

“嗯。”我的声音小得像蚊子。

“在做菜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的身心,投入到菜中。看着锅内翻滚的蔬菜,仿佛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在经受着困难的考验,你要一直不停地注视着它,一直不停地担心他的在第四届大赛中我的初赛作品是《我是厨房守护神》,今年看到转角遇见XX后,立即灵感大发,写下这篇与上一篇相关联的《转角遇见“厨神》,算是第一篇的续。

——前言

某天,我走在路上,思索着怎么做出好吃的菜,前面是一个拐角,天天从这里走过,一点没有新意。

哎。最近真的很烦。先说明一下,我现在已经当上了一名真正的厨师,但不在任何酒楼工作,每天做那些菜,来来去去,这样的工作真的很无趣。我现在是自由做菜人,想做什么做什么,自己每天靠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做着一道又一道的新奇古怪的菜。我从来不管那些营养的吃法,我认为那样只能扫兴。我会把洋葱和咖啡豆放在一起清蒸,会把西红柿和薯片熬成粥,虽然周围的人都说我很神经。

可不知怎么回事,最近突然没有了灵感。每天想破头也只是那几道很普遍的菜:鱼香肉丝,西红柿炒鸡蛋。我恨透了这些菜,一点没个性。这些天无所事事,于是我实在忍受不住家里的无聊,来到街上闲逛,就出现了上面的一幕。

转角,既是一段路程的结束,又是另一段路程的开始,所以我总是很期待那个转角,每次转角前,我都会暗想那边会有什么风景。可是每次都是失望——依旧是看了千遍万遍的景物。

因此这次转角我没有多大的期待。

我低头思忖着走过了那个转角。“咚”,我的头被重重地磕了一下,糟糕,怎么又撞到电线杆了?我一边抱怨,一边抬头揉着发疼的额头。

可是我错了。眼前不是电线杆,而是一个很奇怪的人。白色的须发在风中飘荡,一双眼睛微闭,穿着一身长衫,瘦弱。这好像是古代仙人的样子。所以我对他有些敬畏之心。

“对,对不起。”我小心翼翼地说。

对面的老人没有回答。我想他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可是我立即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仙人怎么会生气呢?

沉默。

我又试探地问:“您,您是何许身份?或者,您是哪位天神?”

这一次有了回应。他捋着长长的胡须,眼眉含一丝笑意:“天神?哈哈。你认为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对了,年轻人,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这个老人很慈祥的样子。我没有那么害怕了。我上前一步,说:“嗯。您怎么知道。对了,我该称呼您什么?”

“人们都叫我厨神。如果你愿意的话,也这么叫吧。”

“厨神?”听到这个词,我心里有了一点小颤动。自己不是一直希望当厨神吗?眼前的老人就是厨神。我觉得好像在梦中。并且这个人实在不是厨神的样子。我心目中的厨神是:戴着一个大大的厨师帽,脸上总是很自信的样子,有些发胖,中年人。可是眼前这位所谓的厨神,真的和我心中的样子相差甚远。

“呃。您真的是厨神?”我还是不相信。

“怎么了,不可以吗?”老人反问我。

我尽量寻找着合适的措辞:“嗯,嗯。起码在我的心中,厨神是凡人,可您是典型的深山高僧似的人物,我,我实在没办法把您和,把您和‘厨神’二字联系起来。”我有些结巴了。

“孩子,你错了。厨师不是这么简单的。”老人意味深长地说。

听了老人这句话,我觉得自己很是渺小。或许厨神能给我些启迪。

“那么厨神,厨师还有很深奥的道理吗?”我已经开始叫老人“厨神”了。

“很显然你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厨师。”厨神说,我认真地听着。“或许我该考验你一下,你认为厨师是干什么的?”

“厨师么,厨师不就是做菜的么。”此刻我觉得老人的问题很奇怪。

“不是这么简单。厨师,就像是一位父亲,每一道菜都是他的孩子。厨师,不是把菜切好放进锅里进行制作,不是掌握着菜刀的杀手,不是一味追求菜的色香味的迷路者。真正的厨师,他们做菜都是用心去浇灌。所以你才会觉得菜很棒。”

老人的话有些深奥,我还没有完全理解。

“像你,只是去追求怎么去创造创新的菜,而忽略了做菜最最重要的认真。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做菜的时候想着别人怎么夸奖你想象力丰富,别人怎么称赞你的菜做的好吃?”

“嗯。”我的声音小得像蚊子。

“在做菜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的身心,投入到菜中。看着锅内翻滚的蔬菜,仿佛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在经受着困难的考验,你要一直不停地注视着它,一直不停地担心他的在第四届大赛中我的初赛作品是《我是厨房守护神》,今年看到转角遇见XX后,立即灵感大发,写下这篇与上一篇相关联的《转角遇见“厨神》,算是第一篇的续。

——前言

某天,我走在路上,思索着怎么做出好吃的菜,前面是一个拐角,天天从这里走过,一点没有新意。

哎。最近真的很烦。先说明一下,我现在已经当上了一名真正的厨师,但不在任何酒楼工作,每天做那些菜,来来去去,这样的工作真的很无趣。我现在是自由做菜人,想做什么做什么,自己每天靠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做着一道又一道的新奇古怪的菜。我从来不管那些营养的吃法,我认为那样只能扫兴。我会把洋葱和咖啡豆放在一起清蒸,会把西红柿和薯片熬成粥,虽然周围的人都说我很神经。

可不知怎么回事,最近突然没有了灵感。每天想破头也只是那几道很普遍的菜:鱼香肉丝,西红柿炒鸡蛋。我恨透了这些菜,一点没个性。这些天无所事事,于是我实在忍受不住家里的无聊,来到街上闲逛,就出现了上面的一幕。

转角,既是一段路程的结束,又是另一段路程的开始,所以我总是很期待那个转角,每次转角前,我都会暗想那边会有什么风景。可是每次都是失望——依旧是看了千遍万遍的景物。

因此这次转角我没有多大的期待。

我低头思忖着走过了那个转角。“咚”,我的头被重重地磕了一下,糟糕,怎么又撞到电线杆了?我一边抱怨,一边抬头揉着发疼的额头。

可是我错了。眼前不是电线杆,而是一个很奇怪的人。白色的须发在风中飘荡,一双眼睛微闭,穿着一身长衫,瘦弱。这好像是古代仙人的样子。所以我对他有些敬畏之心。

“对,对不起。”我小心翼翼地说。

对面的老人没有回答。我想他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可是我立即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仙人怎么会生气呢?

沉默。

我又试探地问:“您,您是何许身份?或者,您是哪位天神?”

这一次有了回应。他捋着长长的胡须,眼眉含一丝笑意:“天神?哈哈。你认为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对了,年轻人,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这个老人很慈祥的样子。我没有那么害怕了。我上前一步,说:“嗯。您怎么知道。对了,我该称呼您什么?”

“人们都叫我厨神。如果你愿意的话,也这么叫吧。”

“厨神?”听到这个词,我心里有了一点小颤动。自己不是一直希望当厨神吗?眼前的老人就是厨神。我觉得好像在梦中。并且这个人实在不是厨神的样子。我心目中的厨神是:戴着一个大大的厨师帽,脸上总是很自信的样子,有些发胖,中年人。可是眼前这位所谓的厨神,真的和我心中的样子相差甚远。

“呃。您真的是厨神?”我还是不相信。

“怎么了,不可以吗?”老人反问我。

我尽量寻找着合适的措辞:“嗯,嗯。起码在我的心中,厨神是凡人,可您是典型的深山高僧似的人物,我,我实在没办法把您和,把您和‘厨神’二字联系起来。”我有些结巴了。

“孩子,你错了。厨师不是这么简单的。”老人意味深长地说。

听了老人这句话,我觉得自己很是渺小。或许厨神能给我些启迪。

“那么厨神,厨师还有很深奥的道理吗?”我已经开始叫老人“厨神”了。

“很显然你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厨师。”厨神说,我认真地听着。“或许我该考验你一下,你认为厨师是干什么的?”

“厨师么,厨师不就是做菜的么。”此刻我觉得老人的问题很奇怪。

“不是这么简单。厨师,就像是一位父亲,每一道菜都是他的孩子。厨师,不是把菜切好放进锅里进行制作,不是掌握着菜刀的杀手,不是一味追求菜的色香味的迷路者。真正的厨师,他们做菜都是用心去浇灌。所以你才会觉得菜很棒。”

老人的话有些深奥,我还没有完全理解。

“像你,只是去追求怎么去创造创新的菜,而忽略了做菜最最重要的认真。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做菜的时候想着别人怎么夸奖你想象力丰富,别人怎么称赞你的菜做的好吃?”

“嗯。”我的声音小得像蚊子。

“在做菜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的身心,投入到菜中。看着锅内翻滚的蔬菜,仿佛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在经受着困难的考验,你要一直不停地注视着它,一直不停地担心他的在第四届大赛中我的初赛作品是《我是厨房守护神》,今年看到转角遇见XX后,立即灵感大发,写下这篇与上一篇相关联的《转角遇见“厨神》,算是第一篇的续。

——前言

某天,我走在路上,思索着怎么做出好吃的菜,前面是一个拐角,天天从这里走过,一点没有新意。

哎。最近真的很烦。先说明一下,我现在已经当上了一名真正的厨师,但不在任何酒楼工作,每天做那些菜,来来去去,这样的工作真的很无趣。我现在是自由做菜人,想做什么做什么,自己每天靠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做着一道又一道的新奇古怪的菜。我从来不管那些营养的吃法,我认为那样只能扫兴。我会把洋葱和咖啡豆放在一起清蒸,会把西红柿和薯片熬成粥,虽然周围的人都说我很神经。

可不知怎么回事,最近突然没有了灵感。每天想破头也只是那几道很普遍的菜:鱼香肉丝,西红柿炒鸡蛋。我恨透了这些菜,一点没个性。这些天无所事事,于是我实在忍受不住家里的无聊,来到街上闲逛,就出现了上面的一幕。

转角,既是一段路程的结束,又是另一段路程的开始,所以我总是很期待那个转角,每次转角前,我都会暗想那边会有什么风景。可是每次都是失望——依旧是看了千遍万遍的景物。

因此这次转角我没有多大的期待。

我低头思忖着走过了那个转角。“咚”,我的头被重重地磕了一下,糟糕,怎么又撞到电线杆了?我一边抱怨,一边抬头揉着发疼的额头。

可是我错了。眼前不是电线杆,而是一个很奇怪的人。白色的须发在风中飘荡,一双眼睛微闭,穿着一身长衫,瘦弱。这好像是古代仙人的样子。所以我对他有些敬畏之心。

“对,对不起。”我小心翼翼地说。

对面的老人没有回答。我想他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可是我立即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仙人怎么会生气呢?

沉默。

我又试探地问:“您,您是何许身份?或者,您是哪位天神?”

这一次有了回应。他捋着长长的胡须,眼眉含一丝笑意:“天神?哈哈。你认为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对了,年轻人,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这个老人很慈祥的样子。我没有那么害怕了。我上前一步,说:“嗯。您怎么知道。对了,我该称呼您什么?”

“人们都叫我厨神。如果你愿意的话,也这么叫吧。”

“厨神?”听到这个词,我心里有了一点小颤动。自己不是一直希望当厨神吗?眼前的老人就是厨神。我觉得好像在梦中。并且这个人实在不是厨神的样子。我心目中的厨神是:戴着一个大大的厨师帽,脸上总是很自信的样子,有些发胖,中年人。可是眼前这位所谓的厨神,真的和我心中的样子相差甚远。

“呃。您真的是厨神?”我还是不相信。

“怎么了,不可以吗?”老人反问我。

我尽量寻找着合适的措辞:“嗯,嗯。起码在我的心中,厨神是凡人,可您是典型的深山高僧似的人物,我,我实在没办法把您和,把您和‘厨神’二字联系起来。”我有些结巴了。

“孩子,你错了。厨师不是这么简单的。”老人意味深长地说。

听了老人这句话,我觉得自己很是渺小。或许厨神能给我些启迪。

“那么厨神,厨师还有很深奥的道理吗?”我已经开始叫老人“厨神”了。

“很显然你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厨师。”厨神说,我认真地听着。“或许我该考验你一下,你认为厨师是干什么的?”

“厨师么,厨师不就是做菜的么。”此刻我觉得老人的问题很奇怪。

“不是这么简单。厨师,就像是一位父亲,每一道菜都是他的孩子。厨师,不是把菜切好放进锅里进行制作,不是掌握着菜刀的杀手,不是一味追求菜的色香味的迷路者。真正的厨师,他们做菜都是用心去浇灌。所以你才会觉得菜很棒。”

老人的话有些深奥,我还没有完全理解。

“像你,只是去追求怎么去创造创新的菜,而忽略了做菜最最重要的认真。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做菜的时候想着别人怎么夸奖你想象力丰富,别人怎么称赞你的菜做的好吃?”

“嗯。”我的声音小得像蚊子。

“在做菜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的身心,投入到菜中。看着锅内翻滚的蔬菜,仿佛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在经受着困难的考验,你要一直不停地注视着它,一直不停地担心他的

小厨神

二年级男生凌霄在家没事干,心里就冒出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跑到厨房搞起“大杂汇”来。 他取出一个碗,里面放半碗米。然后打开橱柜,把鸡精、酱油、醋、油、酒、味精、白糖、盐、一点白开水,统统倒到那半碗米里面。然后用筷子搅起来,嘴里念着:“再加点什么呢?”打开冰箱拿出鸡蛋、面粉、奶粉。 不会打蛋的他将鸡蛋劈成两半,结果蛋黄和蛋清流满砧板,有的还溅到脸上。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将砧板上的蛋黄和蛋清倒进碗里,面粉和奶粉也一齐倒进去,把手伸进去搅啊搅,看样子还挺专业的。不时把衣服放在头上擦汗。其实他只是在装样子,非但没有擦掉什么,反而把脸上摸得像个小花猫。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凌霄小同学的“大杂汇”终于做好了。锅里端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小面包”。他低头闻了闻似乎觉得还挺香。(其实他连煤气灶都不会打,东西也是生的,只不过学爸爸、妈妈把东西放到锅里,一会儿再端出来。)然后撕下一小撮放进嘴里品尝。“啊!好苦好恶心!”他大叫着吐了出来。把那一团怪东西给倒掉了。 后来凌霄爸爸回家做饭的时候,发现油、酱、米、醋、鸡精都被移动了位置,就问凌霄:“怎么这些东西都被摆在外面啦?”凌霄就把自己做“大杂汇”的事告诉了他爸,他爸还夸他是小厨神呢!但凌霄却再也没兴趣做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