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他600字作文(共七篇)

记忆中在我的记忆中,有一个魁梧的身躯,拄着一根拐杖的老爷爷使我难以忘怀。虽然我不知道他姓名,但仅仅他的行为就在我的心里播下了深深的种子。那是在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常常由于我迷恋电视导致晚睡,早上不得起。一天,讨厌的闹钟又发出那使我痛心的铃声,妈妈又把我赶起来了。走在路上,我迷迷糊糊似乎要晕倒,忽然从我身边走过一个佝偻的老爷爷,这个老爷爷与往人不同,他的两条腿是僵硬的根本不能行动,而只靠一条“腿”在向前移过,我不禁发笑了。那位老爷爷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无声向前移过,我觉得很羞愧,越想越生气,终于,我决心向老爷爷道歉。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在路口等到那位老爷爷。果然,不出所料,那位老爷爷过来了。我急忙跑上前去说:“对不起,昨天是我不好,我向您道歉。”老爷爷微微一笑说:“没关系,勇于承认错误就是个好孩子。”我不禁又问:“爷爷,您这么差的身体应该在家中休养,难道您的儿女不管吗?”爷爷坐在石柱上对我说:“不是的,他们对我很好,也让我在家中休养。可是‘生命在于运动’,有一个完整的运动就让我心中无比兴奋。你知道吗?有一次我从家中走到菜场,然后又返回,那次我打破自己定的路程,高兴得连睡也睡不着。”他又说:“有位发明家说过‘他的成功主要有百分之一的机遇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所以人要勤劳,学生一定要抓紧时间好好学习。”说完,他便走了。1334249.html

记忆中的我和他

记忆中的我和他

(此为考试作文,为郭老师所叫而写)

亲人是用血缘关系联系起来的朋友,而真正的朋友是自己找来的亲人。

——题记

课堂上——欢声笑语

这是我们俩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期末了。讲台上的数学老师在完成了作为一个老师最后的一点责任后,一脸轻松地走下讲台。而讲台上不知谁放了一听可乐,这大概是感激老师的一种方式吧。

老师在教室里来回巡视。当走到他面前时,他突然一脸坏笑地站起来问道:“可不可以把可乐给我喝呢?”老师吃惊的瞪着他,愣了一下,说:“给你?!那要先给我做一道题!你把黄金三角地和要的比值算出来我就给你!”全班同学都乐了。我也觉得太有意思了,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他肯定是算不出来的,还要被同学笑话。唉,何必自找苦吃呢?

正当同学们还在议论的时候,他突然大喊一声:“算出来了”大家纷纷向他投去怀疑的目光。只见他正高举着计算器,一脸得意的样子。大家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小子在搞假!

晚自习——你追我赶

“数学做完了吗?”“做完了,你呢?”“我也做完了。语文呢?”“马上,只有几句翻译了!”“哈哈,我今天终于比你快,耶!我只有英语单词了。”看着他得意至极的样子,我心里气急了:“不过才一次比我快嘛!而且只快一点点。看谁先做完,哼!”于是我奋笔疾书,单词也不默写了,抄上就行了,只要能比你快!

一会儿,“沙沙”声停止了,他已经搞定了。我十分惊讶地把他的本子抢过来一看,哇,龙飞凤舞,鸡爪体、蟹爬体、狂草……什么体都有!我无语了,真是输得心服口服。

篮球场——依依不舍

终于放假了。我和他面对面地站在球场上,这很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打球了,所以我们都十分珍惜这最后的一点快乐时光。我们在一起尽情地奔跑、跳跃、投篮、上篮,一句话也不说,想把自己身上所有的劲都用出来,更希望我们永远在一起学习、打球,但事实却不会改变……

我至今仍怀念着我的这个像亲人一样的朋友,我的任何一位亲人都无法弥补他离开后我头脑中的空白,我也很难再找到这样一个亲人般的朋友。留在我记忆中的只有我们在一起度过的一段段欢乐或悲伤的时光。

记忆中的他

童年无忧无虑

总会充满快乐

青春溢满悲伤

总会充满忧伤

晚上,夜幕降临

他在窗外轻轻走过

春季,他是迷人的花朵

夏季,他是炎炎的烈日

秋季,他是凉爽的秋风

冬季,他是漂白的雪花

任凭风吹雨打,雷轰电击

他都承受了

拥有顽强的意志,坚强的毅力

一次次死的威胁

却抵挡不住他的韧劲

岁月的痕迹把他忽略了

浓浓的惆怅

将心填得伤感而柔软

这凝固着时光的苍凉

也是一种境界

隐没于尘烟中

去寻找一角荒芜

与古老对话,宠辱皆忘

幽幽的淡蓝色

沉淀了过去的喧嚣与华彩

像大海一样的沉默而动人心魄

行走在记忆中的那条街

才体会到记忆的往昔时光的内质

那是一种放慢的速度

过去的一幕幕漂浮在眼前

用那些支离破碎的文字

记录下关于青春的疼与痛

记忆中的他

是那么的活泼,开朗

记忆→永远

记忆中――天堂的他

人的一生有许许多多的记忆,有开心的,难过的,气愤的,心酸的……在我的记忆中,其中有一个最深刻的就是天堂的他――外公。

记忆中……台灯下,他手握着笔,戴着老花眼镜,专注地做着题。尽管他年纪很大,但一直都没有停止做数学题。疲劳向他袭来,他却毫不在意,他总是在这些题中磨练自己,使自己的脑袋不至于“退化”。他总是那么执着,在困难面前从不畏惧,总是知难而上。他这种精神深深地打动了我,让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记忆中……病床上,他依然保持微笑,表现出一种活力,我知道他很痛苦,很难受,但他不愿意把这种痛苦太多地表现出来,怕我们担心。他三十几岁就得了严重的气管炎,直到后来他说不出话来,他说话就像我们说悄悄话那样,发不出声来。这么多年来,他从来都没有懈气,总是顽强地同病魔作斗争。记得那次,他的病重了,住进了医院。每天都输着氧气,输着液,脚也肿得厉害,行动很不方便。下床呀,上厕所呀,都得别人扶着走,还得帮他拿输液的药瓶。那天,我去医院看他,当时他正在输液,见我去了,他立刻笑开了花,对我问寒问暖的。我的眼睛湿润了,他自己身体那么差,现在还那么关心我,于是我便说了一大堆安慰他的话,还叫他不要担心我,把自己身体养好就行了。他又一次欣慰地笑了……

记忆中……痛苦时,外婆为他买来了他最爱吃的饼干。他却首先让给我吃,要知道,他当时可是在生病呀,那么虚弱,当然最需要补充营养啦!我拒绝了,我说让他自己吃就好,可他却固执地硬塞给我。我该说什么好呢?除了说谢谢,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如果不要,难道还给他?那他会生气的!没办法,我只好收下,可是我吃这块饼干的时候,觉得很不是滋味儿,心里酸酸的,不好受。外公他真好,不仅人好,对我也好,我真的感到很幸福,能有这样一位疼我,爱我的外公。

记忆中,他在我生病的夜晚,冒雨去为我买药;记忆中,我不高兴时,他拖着疲劳的身子陪我下棋;记忆中,我小时候闯祸了,他心平气和地教育我;记忆中……

对他,有太多太多的记忆。但这些也只能是记忆了,他已经走了,到遥远的天堂去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记忆中――天堂的他……

“虽然你不能活在我们身边了,但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后记

他——记忆中的那个人儿

我不知道,我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诉说——他,我的外公。他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他是一个慈祥的人。在我的记忆中,他总是那么的疼我,怕我受伤,哪怕是一丁点儿他也会心疼不已。而如今,他越走越远,我很怕,怕有一天,我会忘记这个人。

其实,他在我的记忆中已经模糊,关于他和我的事也渐渐地被记忆的流沙湮没。那些四散天涯的记忆,总是拼不成一张完整的拼图。很多个晚上,我总是很无助的坐在床上哭,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我唯一记得的就是他对我的好。他什么都由我。记得五六年前,那时候流行一种芭比娃娃。爸爸妈妈都不肯给我买,说太贵了,而且没什么用;我一和他说他就给我买……记得小时候,他总是带我出去玩……人为什么要长大?

突然很想吃他亲手烧的菜。算起来,已经有两年差不多没吃过了……突然很想念那种味道。虽说妈妈也会烧,但是那味道永远都不会一样……

十一二月的时候,一家人一块儿去花鸟市场买水仙花。那个卖主一下子就认出我来,说什么我记不大清了,只记得她问我“怎么现在都不和外公一块儿来了”。当时鼻子就发酸。因为小时侯,我很喜欢养一些小狗小猫之类的小动物,而他喜欢养一些植物,所以小时候他经常带我来这儿,见的多了,自然就熟了。

在他病入膏肓的最后那段时间里,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从那天后,我就再也没去见过他。我不知道,那天我哭了多久,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因为他而哭。我想,那是我平生最伤心的一天了……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期末考试的前一天晚上偷偷听到他走了之后,竟然忍不住哭了。

他走的那天,我一滴眼泪都没掉。可能是没了吧,在这之前都流光了。那一天,我似乎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像一副丢了灵魂的空壳。

再过几天就是清明了,忽然有些想他——记忆中的那个人儿。

记忆中的他

他,是一个学校工人。他总是穿着一身旧旧的绿色衣服,貌似退役的军人。

第一次见到他,是我在二年级时的一次体育课。那是一个夏天,长长的水管中不断向外溢着水,浇在花花草草上。我们班调皮的男生上前挥舞起水管,还向四周的同学们大喊大叫,这样的表现立刻吸引了不少围观群众,有的拍手称绝,有的干脆一起胡闹。我也是这其中一员,但仅是微微地笑着而已。这时,他出现了。见我们乱作一团,他饱经风霜的脸上呈现出与身调不符的严厉表情,大声怒斥着胡闹的男生,驱赶着他们。可是男生们似乎不服气,仗着有水管,冲着他就是猛喷一阵,他浑身湿透了,恼羞成怒的,冲上前一把夺过水管,打了几下那调皮的孩子。被打的孩子惊叫地跑开了,而他却不屑一顾地连正眼都不瞧,精心把水管重新放好。此事过后,我对这个老人产生了巨大的恐惧。

五年级,我们的卫生区被划分到厕所。又脏又臭的厕所,真令我们不知所措。最令人头痛的,还是那常常被堵住出水口的水池。没有人愿意去掏,即使是卫生委员掏了几次也以失败而告终。于是,我又遇见了他。他来时,拿着一个铁钩,满脸的皱纹与他紧皱的眉心,显得他狰狞而可怕。我连忙退到一边,像躲瘟疫一样,离他三米远。只见他耐心地用铁钩冲着水池捅呀、掏呀,还不时将手伸进冰冷的水中,拎出零食袋来。水池不一会儿就畅通了,他的眉心舒展了,心满意足地离去,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觉得,他并非那样可怕。

再一次遇见他,也就在最近的时间了。最近H1N1甲流感蔓延得十分厉害,所以他每天都背着行囊,挨班挨级地给每个班的地面做消毒,一开始他进我们班,免不了遭受大惊小怪,甚至于他走后三分钟内都无法正常上课。于是不知怎么的,他不再在上课时来给我们班地面消毒了。可是,我们在教室里,每天还能清晰闻见那刺鼻的84消毒液味。他是在什么时候喷的呢?有一天我终于解开了这个谜,那是课间操时,大家都不在教室,而我却抱着数学作业回到教室,刚巧看见他不紧不慢地在我们班里来回走着,身上依旧背着行囊,我不禁抬起头看他的脸,一道道皱纹已占据了他的整个脸,使之变得沧桑无力。我闭上眼,回想起了四年前的那次体育课---他被淋了一身水,该是多么不好受啊!猛的,这个老人在我眼中逐渐高大了。

后来我得知他姓张。或许他已经不记得我,也或许根本就不曾认识我,可是,我却永远永远地记住了他。

他留在我的记忆中

他的名字叫付江,是我家的邻居。身材魁梧,在我们那个上千号人口的村子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力士了。只因年轻时家里穷,没说上媳妇,过着一人吃饭全家不饿的单身生活。他有两个外号,一个是“抓蛇能手”,一个是“水猫子”。他在我心目中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之所以他荣获“抓蛇能手”的美誉,是因为他凭着过硬的抓蛇功夫,抓过无数条大大小小(有蛇的祖宗,有蛇的孙子)、有毒无毒的蛇,不管如何凶恶、如何狡猾的蛇,只要遇上他,就别想跳出他的手心。记得那是1995年的一天早上,当时还是一个嘴边常挂着鼻涕的小毛孩子的我和妈妈在家里吃饭。突然,厨房里传出“吱吱”的声音,好奇的我忙跑到厨房去看是怎么回事。当我发现在水缸旁边有三条蛇,正争先恐后地往洞里钻时,吓得大哭起来。妈妈闻声赶快跑进厨房把我抱到堂屋里,并吩咐我去喊付爷爷,我这才如梦方醒,急忙跑向他家。不大一会儿,我便把“抓蛇能手”请来了。他带了一个装蛇用的笼子,三步并作两步奔向我家,等我赶回家时,只见他的右手,已经抓住一条蛇了,那条蛇的头朝下,尾朝天,在他手中直晃荡。他把这条蛇放入笼子后,又用同样的方法将另外两条蛇一一“收监”。临走时,还教我妈妈一些防蛇的常识和抓蛇的技巧。见他来去匆匆的样子,像有许多蛇等着他抓似的。抓蛇之时,他那快速迅捷、机智灵巧的动作,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呢。

“水猫子”这个外号,是因他曾为村里修过许许多多的井并在修井时水里来水里去且在下井入水和出水上井时利索得像只猫而得来的。我们村里的大井小井,浅井深井,可以说每口井都经他的手修理过。记得有一年夏天,正赶上浇水时节,可有一口田头用于浇水的井里的水泵在这个节骨眼上坏了,于是,大家又把他请了来,让他下井去修理。当时,我和几个小伙伴在旁边看热闹。只见他在两个大人的帮助下,穿上重达十几斤的下水衣,然后用绳子缠住他的腰,让他带着修理工具下到深井里去。不一会儿,我们就在上面听到他在井下修理水泵时发出的音响的回声。经过大约个多小时的作业,他终于将水泵修好了。当他从井底起来后,我看见他穿的水衣上和身上到处是泥,大口大口地直喘气。我想,在这个多小时里,他在井里付出多么艰辛的劳动啊!水泵修好了,大家又可以浇田了。看到大家在自家田里喜悦地忙活,他那已涨红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可叹人生无常!1997年,身如铁塔体健如牛的付爷爷在人们的惊诧和惋惜中突然不幸亡故,终年不到六十岁。听此噩耗,祭奠他的人如潮水般涌来,个个都是泪流满面。因为付爷爷生前做过无数好事,他的无私奉献精神感染了许许多多的人。人们带着万分沉痛的心情赶来与他告别,为他送行。

一晃付爷爷离开人间已经七年了,我不时想起他生前的言行举止和音容笑貌,在心灵深处怀念着他。

他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