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后的感觉作文350字(共八篇)

男孩17岁,女孩11岁了,两个人一直在学校名列前茅,爸爸打工虽然很辛苦,但是爸爸很知足,他觉得自己的两个孩子让他很欣慰,他觉得自己吃再多的苦头也值了。

男孩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当地的重点高中,女孩也该上初中了,就在这时,爸爸由于过度劳累病倒了,得了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脚疼的不敢着地,连路都走不了了,只能卧床休息,为此几乎花光了家里仅有的所有积蓄,但是病却一直没好。暑假时节,别人都在外面玩,他们却守在爸爸身边。奶奶烧好了给爸爸擦身用的药水,男孩就给爸爸一遍又一遍地擦,然后用3000瓦的灯在爸爸的腰部照射,每天下午他还要生一堆火给爸爸烤腿部,炎热的夏季却烤着烈火,男孩热的满身大汗,他却依然全天守候着卧床的爸爸,爸爸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女孩则听说按摩可以让爸爸的病痛减轻,于是她每天晚上都给爸爸的腰部到脚部按摩一遍,她虽然没学过真正的按摩手法,却真的让爸爸舒服了一些,爸爸觉得能被自己的儿女这样无微不至地守候着,照顾着很幸福。

一个安静的夜晚,女孩睡着了,却被哭声吵醒了,她这才知道,是爸爸在哭,爸爸边哭边唱,“我苦命的女儿啊,你一出生就被亲生父母丢弃了,5岁又没了妈妈,11岁爸爸又卧床不起了,你以后该怎么生活啊,我的孩子啊……"

女孩听着爸爸的哭唱声,泪流满面,她知道爸爸是在担心万一他身体好不了了,以后谁来照顾她,同时也为命运多舛的自己留下了眼泪。

一个月后,该开学了,爸爸担心的一天终于来了,他再也拿不出学费给孩子们读书了。奶奶说她去借钱,于是奶奶步行几十里路走了十几家亲戚,才勉强借到了500元钱,370元作为男孩的学费,剩下的给他当生活费。由于女孩暂时在自己村子里上学,老师知道她的家庭情况,就暂时没有要学费,但是女孩不能像别人一样领到新书,必须自己借上一届学生用过的旧书才能上课。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坚持读书,男孩每天省吃俭用,他只允许自己每天用掉3块钱,从入学的那天起他就更加发奋学习,因为从农村来的学生在城市里显得并不拔尖,在加上自己家境贫寒,拿着奶奶借来的学费,他必须取得好成绩才能对得起奶奶和爸爸。经过一年时间,他已经进步到了全年级前三名,他的名字开始频繁出现在校报的光荣榜上,每次考试都能拿到奖状和奖品。

女孩和哥哥一样到中学以后加倍努力,初中的竞争力更大了,学校里增加了很多优秀学生,而且总人数也比往年翻了一番,她知道自己必须笨鸟先飞,必须付出更多才能再次名列前茅,她借来了其他人用过的旧书,每天抓紧学习,放学了依然留在教室里直到天黑了才赶紧回家,她在自己的课桌上刻下了一行字“没有书,我一样可以考第一”,每天她都默念着这一行字,因为她确实感觉到了压力,学校来了很多从外地来的复读生,他们学习成绩比她好太多了,而且自己连课本都没有,更没有练习册,有的东西旧书上都找不到,她要借阅同学的书,把旧书上没有的东西给补上,还要把同学练习册上的习题抄在本子上。就这样,经过一学期的时间,她终于在期末考试中考了全校第一名,全乡前10名,为此村里的校长还被乡领导表扬,大家都没想到一个落后的农村学校会考这么高的分数。于是学校设立了奖学金,每次考全乡前十名的学生可以免交学费,于是她每次都拿到了奖学金。

男孩和女孩的优异成绩让爸爸倍感欣慰,他卧床休息半年之后终于恢复了健康,这个家的阴雨渐渐过去了。

三年之后,男孩考上了国家重点大学,女孩也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哥哥曾经就读过的重点高中,一家人沉浸在了欣喜之中,转而却又为高昂的大学学费发愁了,幸运的是,国家给这样的学生开辟了助学通道,可以用助学贷款来完成学业,男孩在国家助学贷款和助学奖学金的帮助下完成了学业,最后找到了如意的工作。毕业后男孩拿出自己的工资又供妹妹上大学,兄妹二人先后完成了大学学业,他们答应妈妈的愿望实现了,他们可以挣钱孝敬奶奶和爸爸了,从此以后一家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写漂漂亮亮规范字

2011.11.19我和老爸彭水明(彭友),应邀去杭州图书馆《文澜大讲堂》,参加书法家李伟华老师的书法讲座。 庞中华是李老师最崇拜的人,他的字帖发行了1亿多册。他认为字如其人,写好字、静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每个人首先要提高楷书,然后长大些在学写行书,提倡写好毛笔字,但是最好先写硬笔,后写毛笔。 李老师认为写好字要培养良好坐姿,在多数中学里,有90%的学生坐姿有问题,要不是肩膀不平,要不侧过来写字,有良好的坐姿可以让成绩提高,影响老师的情绪。李老师去过一个小学,每个人任何时间都要坐得端端正正,如果被老师或校长发现,后果都知道,所以他们学校的平均分比别的学校高150分。 李老师认为字如果写得不清楚会让成绩下降,要写得规范、清楚、整齐、熟练,比例要适当,李老师做了一个统计,常用1000字内,前100字占40%;前500字占72%;前1000字占89%。 练字每天在3个字左右,不要太多,一定要扎扎实实,学的时候一定要细致、认真,李老师建议我们写赵体。有的同学会说没有时间练,其实在下课时间、饭前都可以练,这样对自信心有好处,热爱才是最好的老师,一定要勤于动手、熟能生巧,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要心静。 写字从一横开始,循字渐进找规律,横占所有字的90%多。“一”先认识田字格,从中间下面写到上面,在写下点。向上有曲线变化。“二”把握上下的距离,距离十分重要,要注意两横的长短,上横是下横的一半就行。“三”把握好中间一横的位置,先写长横,短横不一定要有弧线。 “上”电脑字偏上些,书写是把横写在中间就行了。“上” 就把横出头就变成了“土”。“土”反过来就变成了“士”。“土”上在加一横就成了“王”,结构要匀称,上两横要短一些。“正”要把握间距,主要是短横与长横的距离。 撇捺类字组合训练的字有:人、入、八、个、义、久、大、太、犬、木、本、禾、未、末等,“久”第一撇别太竖。写字要写得步步高,往上走。 虚实关系的处理要恰当,“日”横折与竖不连在一起就是虚的。 把在看成人体更形象,“木”可以几种错误写法与正确写法进行比较,特别市撇捺如果过低,重心就会下沉。撇捺如手,太长感觉像长臂猿。“兵”有的学生会写得太胖、太瘦、太长、瘸腿。“舟”横的位置处理很关键,如“李”一横。“心”就像三个孩子围着母亲,几个孩子是互相呼应的。“女”“肚子”别太胖、瘦。字左右高低、布局很重要。 避让关系的处理也十分重要,如“松”和“竹”字,处理的好,感觉和谐;处理不好就感觉凌乱和冲撞,一定要收放自如、长短适当。 上下结构的特点是上紧下松中线对称。上下结构属于纵势结构,容易写得过长。在书写的时候注意把每个部分写得扁些。 总之,要写好字,要有想写的目标,有好的老师指导,有好的字帖,自己也要多动脑,掌握一些字的规律。情绪和字有关系。 书法的情感有喜极、悲极、苍凉的代表作,王羲之把情感放在第一位,他雅士超人的风格让许多人喜欢,他的《兰亭序集》是“天下第一行书”,这是在公元353年三月三日他五十岁时的得意之作;有“天下第一行书”也就有“天下第二行书”,那就是颜真卿写得《祭倒帖》,这是在儿女哥哥去世找到尸体时写得,所以十分悲痛,他智者贤达的风格后人是体会不到的;有“天下第一行书” “天下第二行书”就有“天下第三行书”,是苏轼写得《寒食帖》,他的字有轻有重,有宽有窄,参差错落,不愧是学生才子。 做堂堂正正中国人,写漂漂亮亮规范字!听了李老师的讲座让我更加坚信了,老爸从小教我学字的真实意图,特别是老爸的好多学好字的观点和方式方法和李老师几乎一致,虽然老爸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书法教育。看来老爸真是个善于总结经验的人。以后要更好的接受和执行老爸的教育理念,也要做一个善于总结经验的人。|||

我的恋爱——记我和文字的恋爱故事

90后

我们悄悄的长大/但却不是在安静的成熟/我们觉得未来很轻松/就像叠的纸飞机/轻轻吹一口气/它就可以飞上天空/我们觉得生活会很美好/就像玩的“警察小偷”/不知道被捉住的时候也会有伤痛/我们最大的愿望是走出校园/岂不知那里才是人生最美的花园/我们最大的梦想是像大人一样/岂不知自己又悄悄收获多少大人的目光/

每个90后都是这样/我们不喜欢太遭关注/可生活总爱把我们推向前方/大胆走吧,亲爱的孩子/小学的你,初中的你,高中的你,大学的你/我们一起成长

(小作文结束)

Part 1

在语文课本的导言中,有这样一句话:当我们把目光投向历史,总会看见一座座精神坐标,先贤圣人如同日月星辰,在历史的苍穹中永远发光。这是很普通的一句话,总会在我们不耐烦的“哗哗”翻书声中先映入、再跳出我们的眼帘,可我有的时候就是会被这样平淡无奇的文字而心生震撼。

别说这是感性,更别说这是矫情,因为我16年来都已经习惯了这种文字带给我的击穿心灵直抵心扉的甜蜜感。

Part 2 邂逅一场爱情

其实,那种转角遇见爱的神秘幸福是很多女孩子都梦寐的,谁不喜欢一个擦肩竟擦出绚丽的爱情花朵?谁不喜欢一个回眸竟演绎成一段传奇?同样们谁不喜欢一次无意间的翻阅竟会把自己彻底吸引而忘乎所以?就像小的时候喜欢读《少年文摘》一样,那一幅幅插画,一个个故事,就是想辛德瑞拉的水晶鞋,在童话世界里熠熠生辉光彩夺目。而我,总会惊奇的瞪大双眼,看着这新鲜世界,像吃糖一样吮吸着这些文字带给我的甜蜜,它不是什么大彻大悟之后的超凡脱俗,它仅仅就是简单美好的告诉我:世界有七大洲四大洋,地球是圆的……我也总是欣喜而又紧张的接受这些,听着自己的小心脏因为兴奋而热烈的“怦怦”跳动。

这就是文字带给我的最初甜蜜,不就是暧昧的味道么?偷偷相望的时候感受电流的击过;腼腆的笑笑原来小脸早已红透。

Part 3 爱情危机

从暧昧到牵手,从牵手再到热恋,我和文字就这样慢慢熟知理解,我们俩就是这样手牵着手长大。可是,是否长的了的人儿都需要更换生活的配具?是否随着时光的流逝就必须要向某些人某些东西含着泪说“再见”?总之,我还是无奈的去承认小学时代《少年文摘》已经满足不了我的需求,也再也带来不了曾经的喜悦幸福之感。就好像,我和文字手牵着手,走着走着,慢慢觉得牵你的手已不再舒适,而自己将目光投向了别处。我开始不再喜欢那简单的故事,取而代之的是大段大段的精彩排比,是可以将一篇文章堆砌得很学术很瑰丽的词藻,我要的是文字华丽的外壳。哦,那个时候的我必定是虚荣的、功利的吧?欣赏的想必是那种腰缠万贯的市井之人吧?可是,文字真的再次满足了我,给予我可以给作文增色不少的排比、开头、结尾。于是乎,我也再次接受了他,尽管当时我并不知道,这已经不再是什么质朴的爱情了。

Part 4丝婚金婚

谁知?华丽的词藻再怎么堆砌也无法增加一座城堡的抵御力,同样虚荣的爱情再怎么高贵,到头来也填补不了心灵的空虚。我又一次的在文中的世界里迷失了方向,到底什么才是我想要的爱情文字?又到底是什么样的文字才能真正的给我踏实的感觉?

我问食指,他告诉我“你要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我问屈原,他行吟于江湖泽畔,笑曰“潜心破译,上下求索。”

我甚至从毕淑敏的感怀之中寻找答案:知道了航向和中点,剩下的就是帆起浆落战胜风暴的努力了。

倾听先贤的话语,感受征服人心的力量。

我就是这样渐渐的学会如何去赏析一篇文章中文字的魅力,去感怀一本名著中文字的经典力量,穿越它们身上华丽亦或是破败的外衣,直抵文字深魂之处,洗去自身的浮华,静坐桌前,感受这些朴素的文风,抽象的道理。

现在的我还是在不停的长大,同样的也在不停的更新我和文字的恋爱。依旧是手牵手,那份安心幸福的感觉仍旧在其中,因为追求的不再是外表,只要能真心的付诸,全心的交托,便会在理解中获得感动与甜蜜,一如最初的相遇,一如其中的磕磕绊绊。

我,要和文字一起丝婚,然后金婚。

就这样在初三长大

题记:有时候长大是一件很苦很无奈的事,但是我们没有选择的权利,所以,我们就长大了,初三这块尖锐的岩石助我们褪去幼稚的外壳。

想当初叫嚣着进入初三的时候,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仿佛即将面临的是一场恶仗,一场非打不可、同时非赢不可的恶仗。

走过来,再回首,望着洒满了泪洒满了汗的初三生活,反而感觉释然,仔细回忆当时的累当时的苦,却发现记忆竟是如此神奇,无论是当时恨之入骨的辛劳还是难得的欢笑,都被它罩上一层美好的光环,使你不能不把它宝贝似的珍藏。

刚上初三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学校里最高年级的人了,有一种一夜间长大的感觉,想到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就要在一片“ABCXYZ”中惨淡地度过,实在是心有不甘。抓紧时间体会上课睡觉的感觉,体会课间向别人凳子上洒水的刺激,每天在课上使劲把当天的作业做完,回去再睡个昏天黑地。看着别人无精打采的样子,不禁庆幸自己过得如此潇洒,觉得人生也不过是白驹过隙弹指一瞬,如此逍遥也不枉辛辛苦苦长了那么多年。当初的豪情壮志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直到第一次大考的成绩下来才猛然醒悟,原来我们并没有资格这样做。

补课补课补课,练习练习练习,考试考试考试,排名排名排名。翻开记录那些日子的日记,都是些残缺不全,零零碎碎的只言片语。许多许多页日记被泪水浸得模糊,已经看不清当初写上的字,可是当手指滑过字迹的时候,还是能清晰地读出自己当时的心情,读出那份耕耘许多却收获很少的无奈,读出那份怎么努力都追赶不上的心酸。

到了初三下学期,大家都开始习惯初三的生活,不再嚷嚷着要上劳动美术音乐课,不再为晚上回家时已经高悬的月亮抱怨。生活很单调也很平静,磨炼得你不得不成熟不得不为自己的未来负责。突然间学会了体谅老师体谅家长,为老师的一个眼神家长的一句话而深深自责,然后拼命学习,期待名次上的进步,为的就是换取那些关心自己的人的一个微笑。

到了最后冲刺的阶段,课间也变得静悄悄,四处是压抑的气息,压得头也抬不起来,只能深深埋在书本之间。有时会突然听到后面传来歇斯底里的笑声,自己也会跟着大笑,持续个3、5分钟,只是为了在接下来的课上不要一不小心去见了周公。

中考的时候全身都很麻木,三天笔试呼啦啦过去,也感觉不出自己发挥得好不好。只记得那几天自己做了无数次心理暗示还是紧张得拿不稳书,父母都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个敏感的话题,可是谁都知道大家心里想的是什么,却没有人敢提,怕得到一个令人绝望的结果。

在笔试考完的那几天,虽然还是捧着一本英语咿咿呀呀地念,实际上已经轻松了不少。班里开始传来久违的打扑克牌的声音,一本本清雅的同学录成了每人手中的新课本,温习来温习去,其实是舍不得走,舍不得离开初三,舍不得离开这个班。

后来,有人提议说,快毕业了,大家明天买点吃的买点喝的聚一聚吧。我们都举了两只手外加一只脚表示赞成。第二天,我们在班里肆无忌惮地把桌子并在一起,拼命吃着手中的小食品,用最平常的方式庆祝终于熬过了初三。同学们叽叽喳喳地说着话,提起自己当时的懦弱,当时明明已经动摇的决心大家都会会心地微笑,原来,无论成绩如何,大家其实都一样呢!班里本来还是一片笑声,不知什么时候就渐渐地静了下来,英语课文磁带已被人换上了自己录的《Yesterday Once More》,悲伤的调子一遍遍游走在我们之间,像时间那样了无生息的逝去,想抓住,让它停下,却发现无论怎样,我们终究还是渺小而无力的。

突然有个同学开口说,上初三的时候那么苦,那么累,怎么现在反而有些不想走了呢?怎么还想在这里再多坐一会儿呢?没有人接话,每个人都在默默地想自己的心事,不敢抬头,怕有人发现自己眼中其实已有泪。

狼狈地逃回家,才敢痛痛快快地哭一场,作为自己与初三,与相处了三年的同学的告别。

发榜那天,邀了几个报考同一所高中的同学同去,当我们依次拿过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们同时笑了起来。阳光照得我们睁不开眼睛,可还是拼命咧着嘴笑。这或许是初三生活最完美的结果了吧。

整个初三就这么过去了,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时间,却仿佛经历了比初一初二两年更多的事情,放弃了很多,同时也得到了很多。再看镜中的自己,恍如隔世般地发现,自己其实已经长大。

决定长大了

与我在一起的朋友们,他们都长大了。只有我,还是决定要徘徊在小学6年级时的状态。今年,我18岁了,本来,我仍旧想刻意的不让自己变的成熟,不过,也许是命中注定,几次邂逅让我决定,我要变得成熟......

――题记

也许自己是个男孩的原因吧,我对自己身边的“哥们”们观察的并不够,尽管老师和同学中以有不少人说过我幼稚,但我仍觉得他们跟我一样;就这样,渐渐的,我喜欢别人这样说我,我感觉自己真的还是个孩子,感觉自己天真,单纯与快乐,也觉得“哥们”们也是这样。

其实,我是故意的,我排斥一切能另自己成熟的因素;因为我总是喜欢一切都保持原来的样子――这样我会觉得安逸,而我喜欢安逸。也许,就这样渐渐的真的长不大了。

最近的几天里,妈妈,四姨领着我见了几位好些年没见过的女孩,她们是我在小学升初中时就分开的好朋友。与她们的几次邂逅中,我竟发现自己真的象个孩子了,老师同学们口中的那个“幼稚”二字,与我原来在自己心中认为的那个赞美式的“幼稚”不一样了――在我心中变了味道了。

听她们的谈话,我感觉跟以前那个与我一起捉迷藏,向大人们告我的状的爱哭鬼们真的变了好多。

薇薇,以前过年的时候,经常跟我在外面放炮,手冻的通红,仍旧紧握着打火机点烟花;我害怕带响的炮,她笑我,然后显得很“英勇”的样子去放炮;我把别人的车玻璃炸碎了,她哭着让我去向人道歉,我对她说,“不就碎块玻璃嘛!小事!”然后很“男人”地去了。

现在,大约3年没见了,听到妈妈给她打电话:

“喂?你好!请问哪位啊?”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让我感到她成熟了,不象我,接电话只是“喂?”真是个大女孩了。

“啊!薇薇吗?我找你妈妈,我是你宋姨。”

“啊,是宋姨啊,您等等啊......”电话那边是惊讶的声音伴随着礼貌的“您”――天啊,我永远也学不到的礼貌。

“妈妈――宋姨找您――就是小哥哥家的宋姨,快来啊......”也是从电话那边听到的,很活泼的声音,现在她应该是个活泼,有礼貌并且成熟的女孩了。

......

妈妈通完电话后,对我说:“新新啊,看看人家薇薇多象个大人啊......”妈妈的话伴随着些无奈,又象是在责备我为什么不长大――她似乎知道,我的幼稚是装出来的。

薇薇前几天到家里做客,我们在一起谈了很多。更多的是谈在生活中身边的人们,她跟我说了很多――就象是大人(她)在跟一个孩子(我)讲话一样;我感觉自己真的是个孩子了,而不是那个我装出来的孩子。我感到有种压迫干,但我仍不去接受,我要保持原来的样子,我还是喜欢自己是个孩子的――我在骗自己。

“爸爸,我和妈妈都在宋姨家呢,你下班后过来,我们聚一聚.....”

......

“恩,那好,就这样,快来啊,车开慢点!”

这是她给爸爸打电话时我听到的。我又一次感觉到,她真的长大了,是个大人了。

而我,却从没和家里人说过一次这样的话。听了这些话,回忆起以前和妈妈说的话,真是有些自卑了――奶味十足啊......

“恩,妈妈......”她在跟妈妈转达别人托付的事情。好象大人!

她跟我说学习,谈自己的理想;我听的出,她很有自己的想法――她有自己的思想!

饭桌上,她跟大人们谈的很投机;我想,我永远也不会跟自己的父母说那样亲切的话,跟大人们讲得那么自然 。

夜晚,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静静的天棚,心中好不只滋味,但是却又说不出来为什么,就这样带着说不出的感觉睡去了,然后是遗忘......

妍妍,小学4年级时四姨介绍给我的朋友。那时,我们经常在一起游泳,确切的说应该是她教我游泳,游完泳就去街边的小饭管吃点东西,然后一起去四姨家玩。教我在水中浮着的时候,我不会,她说我笨;我呛水,她在一旁笑我;我只花了2个小时学会游泳,她不服气......

现在,大约5年没见了。

那天,四姨说妍妍在她家,叫我去看她。我起初是不想去来着(可见我的幼稚),但是从跟薇薇见面后,我突然有种莫名的冲动让想去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样子。然后我便去了与我在一起的朋友们,他们都长大了。只有我,还是决定要徘徊在小学6年级时的状态。今年,我18岁了,本来,我仍旧想刻意的不让自己变的成熟,不过,也许是命中注定,几次邂逅让我决定,我要变得成熟......

――题记

也许自己是个男孩的原因吧,我对自己身边的“哥们”们观察的并不够,尽管老师和同学中以有不少人说过我幼稚,但我仍觉得他们跟我一样;就这样,渐渐的,我喜欢别人这样说我,我感觉自己真的还是个孩子,感觉自己天真,单纯与快乐,也觉得“哥们”们也是这样。

其实,我是故意的,我排斥一切能另自己成熟的因素;因为我总是喜欢一切都保持原来的样子――这样我会觉得安逸,而我喜欢安逸。也许,就这样渐渐的真的长不大了。

最近的几天里,妈妈,四姨领着我见了几位好些年没见过的女孩,她们是我在小学升初中时就分开的好朋友。与她们的几次邂逅中,我竟发现自己真的象个孩子了,老师同学们口中的那个“幼稚”二字,与我原来在自己心中认为的那个赞美式的“幼稚”不一样了――在我心中变了味道了。

听她们的谈话,我感觉跟以前那个与我一起捉迷藏,向大人们告我的状的爱哭鬼们真的变了好多。

薇薇,以前过年的时候,经常跟我在外面放炮,手冻的通红,仍旧紧握着打火机点烟花;我害怕带响的炮,她笑我,然后显得很“英勇”的样子去放炮;我把别人的车玻璃炸碎了,她哭着让我去向人道歉,我对她说,“不就碎块玻璃嘛!小事!”然后很“男人”地去了。

现在,大约3年没见了,听到妈妈给她打电话:

“喂?你好!请问哪位啊?”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让我感到她成熟了,不象我,接电话只是“喂?”真是个大女孩了。

“啊!薇薇吗?我找你妈妈,我是你宋姨。”

“啊,是宋姨啊,您等等啊......”电话那边是惊讶的声音伴随着礼貌的“您”――天啊,我永远也学不到的礼貌。

“妈妈――宋姨找您――就是小哥哥家的宋姨,快来啊......”也是从电话那边听到的,很活泼的声音,现在她应该是个活泼,有礼貌并且成熟的女孩了。

......

妈妈通完电话后,对我说:“新新啊,看看人家薇薇多象个大人啊......”妈妈的话伴随着些无奈,又象是在责备我为什么不长大――她似乎知道,我的幼稚是装出来的。

薇薇前几天到家里做客,我们在一起谈了很多。更多的是谈在生活中身边的人们,她跟我说了很多――就象是大人(她)在跟一个孩子(我)讲话一样;我感觉自己真的是个孩子了,而不是那个我装出来的孩子。我感到有种压迫干,但我仍不去接受,我要保持原来的样子,我还是喜欢自己是个孩子的――我在骗自己。

“爸爸,我和妈妈都在宋姨家呢,你下班后过来,我们聚一聚.....”

......

“恩,那好,就这样,快来啊,车开慢点!”

这是她给爸爸打电话时我听到的。我又一次感觉到,她真的长大了,是个大人了。

而我,却从没和家里人说过一次这样的话。听了这些话,回忆起以前和妈妈说的话,真是有些自卑了――奶味十足啊......

“恩,妈妈......”她在跟妈妈转达别人托付的事情。好象大人!

她跟我说学习,谈自己的理想;我听的出,她很有自己的想法――她有自己的思想!

饭桌上,她跟大人们谈的很投机;我想,我永远也不会跟自己的父母说那样亲切的话,跟大人们讲得那么自然 。

夜晚,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静静的天棚,心中好不只滋味,但是却又说不出来为什么,就这样带着说不出的感觉睡去了,然后是遗忘......

妍妍,小学4年级时四姨介绍给我的朋友。那时,我们经常在一起游泳,确切的说应该是她教我游泳,游完泳就去街边的小饭管吃点东西,然后一起去四姨家玩。教我在水中浮着的时候,我不会,她说我笨;我呛水,她在一旁笑我;我只花了2个小时学会游泳,她不服气......

现在,大约5年没见了。

那天,四姨说妍妍在她家,叫我去看她。我起初是不想去来着(可见我的幼稚),但是从跟薇薇见面后,我突然有种莫名的冲动让想去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样子。然后我便去了与我在一起的朋友们,他们都长大了。只有我,还是决定要徘徊在小学6年级时的状态。今年,我18岁了,本来,我仍旧想刻意的不让自己变的成熟,不过,也许是命中注定,几次邂逅让我决定,我要变得成熟......

――题记

也许自己是个男孩的原因吧,我对自己身边的“哥们”们观察的并不够,尽管老师和同学中以有不少人说过我幼稚,但我仍觉得他们跟我一样;就这样,渐渐的,我喜欢别人这样说我,我感觉自己真的还是个孩子,感觉自己天真,单纯与快乐,也觉得“哥们”们也是这样。

其实,我是故意的,我排斥一切能另自己成熟的因素;因为我总是喜欢一切都保持原来的样子――这样我会觉得安逸,而我喜欢安逸。也许,就这样渐渐的真的长不大了。

最近的几天里,妈妈,四姨领着我见了几位好些年没见过的女孩,她们是我在小学升初中时就分开的好朋友。与她们的几次邂逅中,我竟发现自己真的象个孩子了,老师同学们口中的那个“幼稚”二字,与我原来在自己心中认为的那个赞美式的“幼稚”不一样了――在我心中变了味道了。

听她们的谈话,我感觉跟以前那个与我一起捉迷藏,向大人们告我的状的爱哭鬼们真的变了好多。

薇薇,以前过年的时候,经常跟我在外面放炮,手冻的通红,仍旧紧握着打火机点烟花;我害怕带响的炮,她笑我,然后显得很“英勇”的样子去放炮;我把别人的车玻璃炸碎了,她哭着让我去向人道歉,我对她说,“不就碎块玻璃嘛!小事!”然后很“男人”地去了。

现在,大约3年没见了,听到妈妈给她打电话:

“喂?你好!请问哪位啊?”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让我感到她成熟了,不象我,接电话只是“喂?”真是个大女孩了。

“啊!薇薇吗?我找你妈妈,我是你宋姨。”

“啊,是宋姨啊,您等等啊......”电话那边是惊讶的声音伴随着礼貌的“您”――天啊,我永远也学不到的礼貌。

“妈妈――宋姨找您――就是小哥哥家的宋姨,快来啊......”也是从电话那边听到的,很活泼的声音,现在她应该是个活泼,有礼貌并且成熟的女孩了。

......

妈妈通完电话后,对我说:“新新啊,看看人家薇薇多象个大人啊......”妈妈的话伴随着些无奈,又象是在责备我为什么不长大――她似乎知道,我的幼稚是装出来的。

薇薇前几天到家里做客,我们在一起谈了很多。更多的是谈在生活中身边的人们,她跟我说了很多――就象是大人(她)在跟一个孩子(我)讲话一样;我感觉自己真的是个孩子了,而不是那个我装出来的孩子。我感到有种压迫干,但我仍不去接受,我要保持原来的样子,我还是喜欢自己是个孩子的――我在骗自己。

“爸爸,我和妈妈都在宋姨家呢,你下班后过来,我们聚一聚.....”

......

“恩,那好,就这样,快来啊,车开慢点!”

这是她给爸爸打电话时我听到的。我又一次感觉到,她真的长大了,是个大人了。

而我,却从没和家里人说过一次这样的话。听了这些话,回忆起以前和妈妈说的话,真是有些自卑了――奶味十足啊......

“恩,妈妈......”她在跟妈妈转达别人托付的事情。好象大人!

她跟我说学习,谈自己的理想;我听的出,她很有自己的想法――她有自己的思想!

饭桌上,她跟大人们谈的很投机;我想,我永远也不会跟自己的父母说那样亲切的话,跟大人们讲得那么自然 。

夜晚,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静静的天棚,心中好不只滋味,但是却又说不出来为什么,就这样带着说不出的感觉睡去了,然后是遗忘......

妍妍,小学4年级时四姨介绍给我的朋友。那时,我们经常在一起游泳,确切的说应该是她教我游泳,游完泳就去街边的小饭管吃点东西,然后一起去四姨家玩。教我在水中浮着的时候,我不会,她说我笨;我呛水,她在一旁笑我;我只花了2个小时学会游泳,她不服气......

现在,大约5年没见了。

那天,四姨说妍妍在她家,叫我去看她。我起初是不想去来着(可见我的幼稚),但是从跟薇薇见面后,我突然有种莫名的冲动让想去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样子。然后我便去了与我在一起的朋友们,他们都长大了。只有我,还是决定要徘徊在小学6年级时的状态。今年,我18岁了,本来,我仍旧想刻意的不让自己变的成熟,不过,也许是命中注定,几次邂逅让我决定,我要变得成熟......

――题记

也许自己是个男孩的原因吧,我对自己身边的“哥们”们观察的并不够,尽管老师和同学中以有不少人说过我幼稚,但我仍觉得他们跟我一样;就这样,渐渐的,我喜欢别人这样说我,我感觉自己真的还是个孩子,感觉自己天真,单纯与快乐,也觉得“哥们”们也是这样。

其实,我是故意的,我排斥一切能另自己成熟的因素;因为我总是喜欢一切都保持原来的样子――这样我会觉得安逸,而我喜欢安逸。也许,就这样渐渐的真的长不大了。

最近的几天里,妈妈,四姨领着我见了几位好些年没见过的女孩,她们是我在小学升初中时就分开的好朋友。与她们的几次邂逅中,我竟发现自己真的象个孩子了,老师同学们口中的那个“幼稚”二字,与我原来在自己心中认为的那个赞美式的“幼稚”不一样了――在我心中变了味道了。

听她们的谈话,我感觉跟以前那个与我一起捉迷藏,向大人们告我的状的爱哭鬼们真的变了好多。

薇薇,以前过年的时候,经常跟我在外面放炮,手冻的通红,仍旧紧握着打火机点烟花;我害怕带响的炮,她笑我,然后显得很“英勇”的样子去放炮;我把别人的车玻璃炸碎了,她哭着让我去向人道歉,我对她说,“不就碎块玻璃嘛!小事!”然后很“男人”地去了。

现在,大约3年没见了,听到妈妈给她打电话:

“喂?你好!请问哪位啊?”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让我感到她成熟了,不象我,接电话只是“喂?”真是个大女孩了。

“啊!薇薇吗?我找你妈妈,我是你宋姨。”

“啊,是宋姨啊,您等等啊......”电话那边是惊讶的声音伴随着礼貌的“您”――天啊,我永远也学不到的礼貌。

“妈妈――宋姨找您――就是小哥哥家的宋姨,快来啊......”也是从电话那边听到的,很活泼的声音,现在她应该是个活泼,有礼貌并且成熟的女孩了。

......

妈妈通完电话后,对我说:“新新啊,看看人家薇薇多象个大人啊......”妈妈的话伴随着些无奈,又象是在责备我为什么不长大――她似乎知道,我的幼稚是装出来的。

薇薇前几天到家里做客,我们在一起谈了很多。更多的是谈在生活中身边的人们,她跟我说了很多――就象是大人(她)在跟一个孩子(我)讲话一样;我感觉自己真的是个孩子了,而不是那个我装出来的孩子。我感到有种压迫干,但我仍不去接受,我要保持原来的样子,我还是喜欢自己是个孩子的――我在骗自己。

“爸爸,我和妈妈都在宋姨家呢,你下班后过来,我们聚一聚.....”

......

“恩,那好,就这样,快来啊,车开慢点!”

这是她给爸爸打电话时我听到的。我又一次感觉到,她真的长大了,是个大人了。

而我,却从没和家里人说过一次这样的话。听了这些话,回忆起以前和妈妈说的话,真是有些自卑了――奶味十足啊......

“恩,妈妈......”她在跟妈妈转达别人托付的事情。好象大人!

她跟我说学习,谈自己的理想;我听的出,她很有自己的想法――她有自己的思想!

饭桌上,她跟大人们谈的很投机;我想,我永远也不会跟自己的父母说那样亲切的话,跟大人们讲得那么自然 。

夜晚,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静静的天棚,心中好不只滋味,但是却又说不出来为什么,就这样带着说不出的感觉睡去了,然后是遗忘......

妍妍,小学4年级时四姨介绍给我的朋友。那时,我们经常在一起游泳,确切的说应该是她教我游泳,游完泳就去街边的小饭管吃点东西,然后一起去四姨家玩。教我在水中浮着的时候,我不会,她说我笨;我呛水,她在一旁笑我;我只花了2个小时学会游泳,她不服气......

现在,大约5年没见了。

那天,四姨说妍妍在她家,叫我去看她。我起初是不想去来着(可见我的幼稚),但是从跟薇薇见面后,我突然有种莫名的冲动让想去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样子。然后我便去了与我在一起的朋友们,他们都长大了。只有我,还是决定要徘徊在小学6年级时的状态。今年,我18岁了,本来,我仍旧想刻意的不让自己变的成熟,不过,也许是命中注定,几次邂逅让我决定,我要变得成熟......

――题记

也许自己是个男孩的原因吧,我对自己身边的“哥们”们观察的并不够,尽管老师和同学中以有不少人说过我幼稚,但我仍觉得他们跟我一样;就这样,渐渐的,我喜欢别人这样说我,我感觉自己真的还是个孩子,感觉自己天真,单纯与快乐,也觉得“哥们”们也是这样。

其实,我是故意的,我排斥一切能另自己成熟的因素;因为我总是喜欢一切都保持原来的样子――这样我会觉得安逸,而我喜欢安逸。也许,就这样渐渐的真的长不大了。

最近的几天里,妈妈,四姨领着我见了几位好些年没见过的女孩,她们是我在小学升初中时就分开的好朋友。与她们的几次邂逅中,我竟发现自己真的象个孩子了,老师同学们口中的那个“幼稚”二字,与我原来在自己心中认为的那个赞美式的“幼稚”不一样了――在我心中变了味道了。

听她们的谈话,我感觉跟以前那个与我一起捉迷藏,向大人们告我的状的爱哭鬼们真的变了好多。

薇薇,以前过年的时候,经常跟我在外面放炮,手冻的通红,仍旧紧握着打火机点烟花;我害怕带响的炮,她笑我,然后显得很“英勇”的样子去放炮;我把别人的车玻璃炸碎了,她哭着让我去向人道歉,我对她说,“不就碎块玻璃嘛!小事!”然后很“男人”地去了。

现在,大约3年没见了,听到妈妈给她打电话:

“喂?你好!请问哪位啊?”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让我感到她成熟了,不象我,接电话只是“喂?”真是个大女孩了。

“啊!薇薇吗?我找你妈妈,我是你宋姨。”

“啊,是宋姨啊,您等等啊......”电话那边是惊讶的声音伴随着礼貌的“您”――天啊,我永远也学不到的礼貌。

“妈妈――宋姨找您――就是小哥哥家的宋姨,快来啊......”也是从电话那边听到的,很活泼的声音,现在她应该是个活泼,有礼貌并且成熟的女孩了。

......

妈妈通完电话后,对我说:“新新啊,看看人家薇薇多象个大人啊......”妈妈的话伴随着些无奈,又象是在责备我为什么不长大――她似乎知道,我的幼稚是装出来的。

薇薇前几天到家里做客,我们在一起谈了很多。更多的是谈在生活中身边的人们,她跟我说了很多――就象是大人(她)在跟一个孩子(我)讲话一样;我感觉自己真的是个孩子了,而不是那个我装出来的孩子。我感到有种压迫干,但我仍不去接受,我要保持原来的样子,我还是喜欢自己是个孩子的――我在骗自己。

“爸爸,我和妈妈都在宋姨家呢,你下班后过来,我们聚一聚.....”

......

“恩,那好,就这样,快来啊,车开慢点!”

这是她给爸爸打电话时我听到的。我又一次感觉到,她真的长大了,是个大人了。

而我,却从没和家里人说过一次这样的话。听了这些话,回忆起以前和妈妈说的话,真是有些自卑了――奶味十足啊......

“恩,妈妈......”她在跟妈妈转达别人托付的事情。好象大人!

她跟我说学习,谈自己的理想;我听的出,她很有自己的想法――她有自己的思想!

饭桌上,她跟大人们谈的很投机;我想,我永远也不会跟自己的父母说那样亲切的话,跟大人们讲得那么自然 。

夜晚,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静静的天棚,心中好不只滋味,但是却又说不出来为什么,就这样带着说不出的感觉睡去了,然后是遗忘......

妍妍,小学4年级时四姨介绍给我的朋友。那时,我们经常在一起游泳,确切的说应该是她教我游泳,游完泳就去街边的小饭管吃点东西,然后一起去四姨家玩。教我在水中浮着的时候,我不会,她说我笨;我呛水,她在一旁笑我;我只花了2个小时学会游泳,她不服气......

现在,大约5年没见了。

那天,四姨说妍妍在她家,叫我去看她。我起初是不想去来着(可见我的幼稚),但是从跟薇薇见面后,我突然有种莫名的冲动让想去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样子。然后我便去了与我在一起的朋友们,他们都长大了。只有我,还是决定要徘徊在小学6年级时的状态。今年,我18岁了,本来,我仍旧想刻意的不让自己变的成熟,不过,也许是命中注定,几次邂逅让我决定,我要变得成熟......

――题记

也许自己是个男孩的原因吧,我对自己身边的“哥们”们观察的并不够,尽管老师和同学中以有不少人说过我幼稚,但我仍觉得他们跟我一样;就这样,渐渐的,我喜欢别人这样说我,我感觉自己真的还是个孩子,感觉自己天真,单纯与快乐,也觉得“哥们”们也是这样。

其实,我是故意的,我排斥一切能另自己成熟的因素;因为我总是喜欢一切都保持原来的样子――这样我会觉得安逸,而我喜欢安逸。也许,就这样渐渐的真的长不大了。

最近的几天里,妈妈,四姨领着我见了几位好些年没见过的女孩,她们是我在小学升初中时就分开的好朋友。与她们的几次邂逅中,我竟发现自己真的象个孩子了,老师同学们口中的那个“幼稚”二字,与我原来在自己心中认为的那个赞美式的“幼稚”不一样了――在我心中变了味道了。

听她们的谈话,我感觉跟以前那个与我一起捉迷藏,向大人们告我的状的爱哭鬼们真的变了好多。

薇薇,以前过年的时候,经常跟我在外面放炮,手冻的通红,仍旧紧握着打火机点烟花;我害怕带响的炮,她笑我,然后显得很“英勇”的样子去放炮;我把别人的车玻璃炸碎了,她哭着让我去向人道歉,我对她说,“不就碎块玻璃嘛!小事!”然后很“男人”地去了。

现在,大约3年没见了,听到妈妈给她打电话:

“喂?你好!请问哪位啊?”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让我感到她成熟了,不象我,接电话只是“喂?”真是个大女孩了。

“啊!薇薇吗?我找你妈妈,我是你宋姨。”

“啊,是宋姨啊,您等等啊......”电话那边是惊讶的声音伴随着礼貌的“您”――天啊,我永远也学不到的礼貌。

“妈妈――宋姨找您――就是小哥哥家的宋姨,快来啊......”也是从电话那边听到的,很活泼的声音,现在她应该是个活泼,有礼貌并且成熟的女孩了。

......

妈妈通完电话后,对我说:“新新啊,看看人家薇薇多象个大人啊......”妈妈的话伴随着些无奈,又象是在责备我为什么不长大――她似乎知道,我的幼稚是装出来的。

薇薇前几天到家里做客,我们在一起谈了很多。更多的是谈在生活中身边的人们,她跟我说了很多――就象是大人(她)在跟一个孩子(我)讲话一样;我感觉自己真的是个孩子了,而不是那个我装出来的孩子。我感到有种压迫干,但我仍不去接受,我要保持原来的样子,我还是喜欢自己是个孩子的――我在骗自己。

“爸爸,我和妈妈都在宋姨家呢,你下班后过来,我们聚一聚.....”

......

“恩,那好,就这样,快来啊,车开慢点!”

这是她给爸爸打电话时我听到的。我又一次感觉到,她真的长大了,是个大人了。

而我,却从没和家里人说过一次这样的话。听了这些话,回忆起以前和妈妈说的话,真是有些自卑了――奶味十足啊......

“恩,妈妈......”她在跟妈妈转达别人托付的事情。好象大人!

她跟我说学习,谈自己的理想;我听的出,她很有自己的想法――她有自己的思想!

饭桌上,她跟大人们谈的很投机;我想,我永远也不会跟自己的父母说那样亲切的话,跟大人们讲得那么自然 。

夜晚,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静静的天棚,心中好不只滋味,但是却又说不出来为什么,就这样带着说不出的感觉睡去了,然后是遗忘......

妍妍,小学4年级时四姨介绍给我的朋友。那时,我们经常在一起游泳,确切的说应该是她教我游泳,游完泳就去街边的小饭管吃点东西,然后一起去四姨家玩。教我在水中浮着的时候,我不会,她说我笨;我呛水,她在一旁笑我;我只花了2个小时学会游泳,她不服气......

现在,大约5年没见了。

那天,四姨说妍妍在她家,叫我去看她。我起初是不想去来着(可见我的幼稚),但是从跟薇薇见面后,我突然有种莫名的冲动让想去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样子。然后我便去了与我在一起的朋友们,他们都长大了。只有我,还是决定要徘徊在小学6年级时的状态。今年,我18岁了,本来,我仍旧想刻意的不让自己变的成熟,不过,也许是命中注定,几次邂逅让我决定,我要变得成熟......

――题记

也许自己是个男孩的原因吧,我对自己身边的“哥们”们观察的并不够,尽管老师和同学中以有不少人说过我幼稚,但我仍觉得他们跟我一样;就这样,渐渐的,我喜欢别人这样说我,我感觉自己真的还是个孩子,感觉自己天真,单纯与快乐,也觉得“哥们”们也是这样。

其实,我是故意的,我排斥一切能另自己成熟的因素;因为我总是喜欢一切都保持原来的样子――这样我会觉得安逸,而我喜欢安逸。也许,就这样渐渐的真的长不大了。

最近的几天里,妈妈,四姨领着我见了几位好些年没见过的女孩,她们是我在小学升初中时就分开的好朋友。与她们的几次邂逅中,我竟发现自己真的象个孩子了,老师同学们口中的那个“幼稚”二字,与我原来在自己心中认为的那个赞美式的“幼稚”不一样了――在我心中变了味道了。

听她们的谈话,我感觉跟以前那个与我一起捉迷藏,向大人们告我的状的爱哭鬼们真的变了好多。

薇薇,以前过年的时候,经常跟我在外面放炮,手冻的通红,仍旧紧握着打火机点烟花;我害怕带响的炮,她笑我,然后显得很“英勇”的样子去放炮;我把别人的车玻璃炸碎了,她哭着让我去向人道歉,我对她说,“不就碎块玻璃嘛!小事!”然后很“男人”地去了。

现在,大约3年没见了,听到妈妈给她打电话:

“喂?你好!请问哪位啊?”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让我感到她成熟了,不象我,接电话只是“喂?”真是个大女孩了。

“啊!薇薇吗?我找你妈妈,我是你宋姨。”

“啊,是宋姨啊,您等等啊......”电话那边是惊讶的声音伴随着礼貌的“您”――天啊,我永远也学不到的礼貌。

“妈妈――宋姨找您――就是小哥哥家的宋姨,快来啊......”也是从电话那边听到的,很活泼的声音,现在她应该是个活泼,有礼貌并且成熟的女孩了。

......

妈妈通完电话后,对我说:“新新啊,看看人家薇薇多象个大人啊......”妈妈的话伴随着些无奈,又象是在责备我为什么不长大――她似乎知道,我的幼稚是装出来的。

薇薇前几天到家里做客,我们在一起谈了很多。更多的是谈在生活中身边的人们,她跟我说了很多――就象是大人(她)在跟一个孩子(我)讲话一样;我感觉自己真的是个孩子了,而不是那个我装出来的孩子。我感到有种压迫干,但我仍不去接受,我要保持原来的样子,我还是喜欢自己是个孩子的――我在骗自己。

“爸爸,我和妈妈都在宋姨家呢,你下班后过来,我们聚一聚.....”

......

“恩,那好,就这样,快来啊,车开慢点!”

这是她给爸爸打电话时我听到的。我又一次感觉到,她真的长大了,是个大人了。

而我,却从没和家里人说过一次这样的话。听了这些话,回忆起以前和妈妈说的话,真是有些自卑了――奶味十足啊......

“恩,妈妈......”她在跟妈妈转达别人托付的事情。好象大人!

她跟我说学习,谈自己的理想;我听的出,她很有自己的想法――她有自己的思想!

饭桌上,她跟大人们谈的很投机;我想,我永远也不会跟自己的父母说那样亲切的话,跟大人们讲得那么自然 。

夜晚,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静静的天棚,心中好不只滋味,但是却又说不出来为什么,就这样带着说不出的感觉睡去了,然后是遗忘......

妍妍,小学4年级时四姨介绍给我的朋友。那时,我们经常在一起游泳,确切的说应该是她教我游泳,游完泳就去街边的小饭管吃点东西,然后一起去四姨家玩。教我在水中浮着的时候,我不会,她说我笨;我呛水,她在一旁笑我;我只花了2个小时学会游泳,她不服气......

现在,大约5年没见了。

那天,四姨说妍妍在她家,叫我去看她。我起初是不想去来着(可见我的幼稚),但是从跟薇薇见面后,我突然有种莫名的冲动让想去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样子。然后我便去了

一点感觉

钢琴.尘埃

“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只有刚巧赶上了。”

透过飞扬的尘埃,我看见它静静地待在都是暖洋洋的夕阳的角落里,映着金黄色的斜阳宁静而又灿烂的对我笑。

又是一个麦子金颜色的下午,夕阳落了一地沉甸甸的金黄,灰褐色的大理石花纹烁烁点点,我踏着满地的闪烁。一段悠扬的旋律从墙壁的另一边流泻而出。像被施了细小而奇妙的魔法,我点住脚步,靠在墙壁上,踮起脚,隔着些许迷蒙的玻璃,一个穿着泛白的牛仔裤的男孩,漂亮的手指在分明的黑白琴键上划出好看的弧。沐浴在暮色中的尘埃像是晶莹的精灵,抖动着明亮的翅膀,随着他的手指一起一落,跳着轻快的圆舞曲;伴着他的气息踮着华尔兹的舞步,或进或退,优雅地旋转。旋律停止,精灵们缓缓的降落到他的睫毛、脸颊、嘴唇和手臂上,等待下一段节奏,然后再次起舞。它映着晚霞和精灵的漫舞,温柔而又明媚地对他笑着。因为呼吸的节奏,它的笑容在玻璃窗上平缓地或隐或现。它清澈的声音渐渐被走廊上呼啸而过的风模糊,我站在走廊的尽头直至只有风孤独地奔跑而过的声响。

再踮起脚,隔着玻璃张望时,只剩下几张桌子寂寞的凌乱着。它曾经待过的角落只有阳光在苍白的墙壁上突兀地荡呀荡,明晃晃的,灼伤我的眼睛,有一股想流泪的冲动。

风飞快的穿过我,掠走了停驻在我身上的尘埃。我站在走廊的一头轻轻地笑着,看见精灵翅膀的明亮湮灭在走廊的另一头……

擦肩.微笑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边走边悠闲的数着台阶:

1、2、3、4、、、、、、13

1、2、3……

抬头,恰巧撞上她注视的目光,她微微一惊,匆匆把脸一偏,然后用眼角偷偷地瞟我,发现我正在看她,慌忙把目光移向别处,脸颊淡淡地染上两抹胭红,轻轻地咬着下唇,试图用对阶梯扶手的注意力来掩饰她的尴尬。

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近,她似乎下定了决心要迎上我的眼神。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她侧过脸有些歉意地向我腼腆一笑,嘴唇轻轻一抿,微微的上扬一个好看的弧度。眼神划过我的脸之后匆忙收回,她清澄的眼瞳中,透出纯纯的羞涩。身边的空气被浸染了浅浅的笑意。

我向上,她往下。

座位.蛋卷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悄悄地在风里长大了。”

会考前的两个月,我坐在靠窗的那一边,在倒数第二排,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放在教室最末端的角落垃圾筐里饮料瓶上的生产日期。

我爱这里,因为太阳会在早上第二节课下后照到我的桌子上,然后我就可以懒洋洋地,晒着暖洋洋的阳光,趴在桌子上听听歌、睡睡觉或是吃吃东西。那个时候,我喜欢蛋卷,灿黄灿黄的颜色,上下一样粗,我想现在我可以用P=pgh的公式计算它立在我的手心上时对手心产生的压强。

学校小卖部卖的蛋卷都是一个牌子,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然后绿色的包装袋上印着“哈密瓜味”,粉红的则是“草莓味”,还有“巧克力味”。我总会固执地坚持买“巧克力味”的,虽然吃不出任何的巧克力的味道。

趴在几层摊开的书上,大口大口地嚼着脆脆的蛋卷,满足的听到嘴在一张一合时“咔嚓咔嚓”的声音,但是有时候,嚼得太忘我的结果是:同桌恶狠狠地敲我的脑袋,然后一把抢过蛋卷,惩罚性地全部吃掉。

她总爱敲我的脑袋,虽然我一再强调这样会把脑袋敲笨。

我望着教室里的书,一栋栋的,像纽约市华尔街林立的大厦一样,摇头叹息:“我们的青春就这样一页页的黑字上流逝了。”原本埋头奋笔疾书的同桌用感慨万分的口气冷不防地冒出一句:“你说如果他们都是美钞多好啊,人民币也行……”。有时候我和她打赌它们会在下一分钟或下一刻一齐倒塌,虽然一齐被撂倒的总是我们。

现在,我坐在教室的后门。太阳再也不能在早上第二节课下后照在我的桌子上,学校小卖部也不卖那种牌子的蛋卷了,我只能一边静静地数着门外一圈又一圈的跑道,一边背着一个又一个的单词。有谁能告诉我蛋卷的p(密度),让我算出蛋卷立在手心时的压强?心里一阵又一阵的难过

她还是老敲我的头。记得她趴在摊开的地图册上睡觉,微微上翘的嘴角还有蛋卷的碎屑,一脸的满足。柔情的阳光映照着她的半边脸颊,睫毛的影子落到太平洋的正中央。

语屑.幸福

“我的快乐都是微小钢琴.尘埃

“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只有刚巧赶上了。”

透过飞扬的尘埃,我看见它静静地待在都是暖洋洋的夕阳的角落里,映着金黄色的斜阳宁静而又灿烂的对我笑。

又是一个麦子金颜色的下午,夕阳落了一地沉甸甸的金黄,灰褐色的大理石花纹烁烁点点,我踏着满地的闪烁。一段悠扬的旋律从墙壁的另一边流泻而出。像被施了细小而奇妙的魔法,我点住脚步,靠在墙壁上,踮起脚,隔着些许迷蒙的玻璃,一个穿着泛白的牛仔裤的男孩,漂亮的手指在分明的黑白琴键上划出好看的弧。沐浴在暮色中的尘埃像是晶莹的精灵,抖动着明亮的翅膀,随着他的手指一起一落,跳着轻快的圆舞曲;伴着他的气息踮着华尔兹的舞步,或进或退,优雅地旋转。旋律停止,精灵们缓缓的降落到他的睫毛、脸颊、嘴唇和手臂上,等待下一段节奏,然后再次起舞。它映着晚霞和精灵的漫舞,温柔而又明媚地对他笑着。因为呼吸的节奏,它的笑容在玻璃窗上平缓地或隐或现。它清澈的声音渐渐被走廊上呼啸而过的风模糊,我站在走廊的尽头直至只有风孤独地奔跑而过的声响。

再踮起脚,隔着玻璃张望时,只剩下几张桌子寂寞的凌乱着。它曾经待过的角落只有阳光在苍白的墙壁上突兀地荡呀荡,明晃晃的,灼伤我的眼睛,有一股想流泪的冲动。

风飞快的穿过我,掠走了停驻在我身上的尘埃。我站在走廊的一头轻轻地笑着,看见精灵翅膀的明亮湮灭在走廊的另一头……

擦肩.微笑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边走边悠闲的数着台阶:

1、2、3、4、、、、、、13

1、2、3……

抬头,恰巧撞上她注视的目光,她微微一惊,匆匆把脸一偏,然后用眼角偷偷地瞟我,发现我正在看她,慌忙把目光移向别处,脸颊淡淡地染上两抹胭红,轻轻地咬着下唇,试图用对阶梯扶手的注意力来掩饰她的尴尬。

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近,她似乎下定了决心要迎上我的眼神。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她侧过脸有些歉意地向我腼腆一笑,嘴唇轻轻一抿,微微的上扬一个好看的弧度。眼神划过我的脸之后匆忙收回,她清澄的眼瞳中,透出纯纯的羞涩。身边的空气被浸染了浅浅的笑意。

我向上,她往下。

座位.蛋卷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悄悄地在风里长大了。”

会考前的两个月,我坐在靠窗的那一边,在倒数第二排,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放在教室最末端的角落垃圾筐里饮料瓶上的生产日期。

我爱这里,因为太阳会在早上第二节课下后照到我的桌子上,然后我就可以懒洋洋地,晒着暖洋洋的阳光,趴在桌子上听听歌、睡睡觉或是吃吃东西。那个时候,我喜欢蛋卷,灿黄灿黄的颜色,上下一样粗,我想现在我可以用P=pgh的公式计算它立在我的手心上时对手心产生的压强。

学校小卖部卖的蛋卷都是一个牌子,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然后绿色的包装袋上印着“哈密瓜味”,粉红的则是“草莓味”,还有“巧克力味”。我总会固执地坚持买“巧克力味”的,虽然吃不出任何的巧克力的味道。

趴在几层摊开的书上,大口大口地嚼着脆脆的蛋卷,满足的听到嘴在一张一合时“咔嚓咔嚓”的声音,但是有时候,嚼得太忘我的结果是:同桌恶狠狠地敲我的脑袋,然后一把抢过蛋卷,惩罚性地全部吃掉。

她总爱敲我的脑袋,虽然我一再强调这样会把脑袋敲笨。

我望着教室里的书,一栋栋的,像纽约市华尔街林立的大厦一样,摇头叹息:“我们的青春就这样一页页的黑字上流逝了。”原本埋头奋笔疾书的同桌用感慨万分的口气冷不防地冒出一句:“你说如果他们都是美钞多好啊,人民币也行……”。有时候我和她打赌它们会在下一分钟或下一刻一齐倒塌,虽然一齐被撂倒的总是我们。

现在,我坐在教室的后门。太阳再也不能在早上第二节课下后照在我的桌子上,学校小卖部也不卖那种牌子的蛋卷了,我只能一边静静地数着门外一圈又一圈的跑道,一边背着一个又一个的单词。有谁能告诉我蛋卷的p(密度),让我算出蛋卷立在手心时的压强?心里一阵又一阵的难过

她还是老敲我的头。记得她趴在摊开的地图册上睡觉,微微上翘的嘴角还有蛋卷的碎屑,一脸的满足。柔情的阳光映照着她的半边脸颊,睫毛的影子落到太平洋的正中央。

语屑.幸福

“我的快乐都是微小钢琴.尘埃

“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只有刚巧赶上了。”

透过飞扬的尘埃,我看见它静静地待在都是暖洋洋的夕阳的角落里,映着金黄色的斜阳宁静而又灿烂的对我笑。

又是一个麦子金颜色的下午,夕阳落了一地沉甸甸的金黄,灰褐色的大理石花纹烁烁点点,我踏着满地的闪烁。一段悠扬的旋律从墙壁的另一边流泻而出。像被施了细小而奇妙的魔法,我点住脚步,靠在墙壁上,踮起脚,隔着些许迷蒙的玻璃,一个穿着泛白的牛仔裤的男孩,漂亮的手指在分明的黑白琴键上划出好看的弧。沐浴在暮色中的尘埃像是晶莹的精灵,抖动着明亮的翅膀,随着他的手指一起一落,跳着轻快的圆舞曲;伴着他的气息踮着华尔兹的舞步,或进或退,优雅地旋转。旋律停止,精灵们缓缓的降落到他的睫毛、脸颊、嘴唇和手臂上,等待下一段节奏,然后再次起舞。它映着晚霞和精灵的漫舞,温柔而又明媚地对他笑着。因为呼吸的节奏,它的笑容在玻璃窗上平缓地或隐或现。它清澈的声音渐渐被走廊上呼啸而过的风模糊,我站在走廊的尽头直至只有风孤独地奔跑而过的声响。

再踮起脚,隔着玻璃张望时,只剩下几张桌子寂寞的凌乱着。它曾经待过的角落只有阳光在苍白的墙壁上突兀地荡呀荡,明晃晃的,灼伤我的眼睛,有一股想流泪的冲动。

风飞快的穿过我,掠走了停驻在我身上的尘埃。我站在走廊的一头轻轻地笑着,看见精灵翅膀的明亮湮灭在走廊的另一头……

擦肩.微笑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边走边悠闲的数着台阶:

1、2、3、4、、、、、、13

1、2、3……

抬头,恰巧撞上她注视的目光,她微微一惊,匆匆把脸一偏,然后用眼角偷偷地瞟我,发现我正在看她,慌忙把目光移向别处,脸颊淡淡地染上两抹胭红,轻轻地咬着下唇,试图用对阶梯扶手的注意力来掩饰她的尴尬。

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近,她似乎下定了决心要迎上我的眼神。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她侧过脸有些歉意地向我腼腆一笑,嘴唇轻轻一抿,微微的上扬一个好看的弧度。眼神划过我的脸之后匆忙收回,她清澄的眼瞳中,透出纯纯的羞涩。身边的空气被浸染了浅浅的笑意。

我向上,她往下。

座位.蛋卷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悄悄地在风里长大了。”

会考前的两个月,我坐在靠窗的那一边,在倒数第二排,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放在教室最末端的角落垃圾筐里饮料瓶上的生产日期。

我爱这里,因为太阳会在早上第二节课下后照到我的桌子上,然后我就可以懒洋洋地,晒着暖洋洋的阳光,趴在桌子上听听歌、睡睡觉或是吃吃东西。那个时候,我喜欢蛋卷,灿黄灿黄的颜色,上下一样粗,我想现在我可以用P=pgh的公式计算它立在我的手心上时对手心产生的压强。

学校小卖部卖的蛋卷都是一个牌子,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然后绿色的包装袋上印着“哈密瓜味”,粉红的则是“草莓味”,还有“巧克力味”。我总会固执地坚持买“巧克力味”的,虽然吃不出任何的巧克力的味道。

趴在几层摊开的书上,大口大口地嚼着脆脆的蛋卷,满足的听到嘴在一张一合时“咔嚓咔嚓”的声音,但是有时候,嚼得太忘我的结果是:同桌恶狠狠地敲我的脑袋,然后一把抢过蛋卷,惩罚性地全部吃掉。

她总爱敲我的脑袋,虽然我一再强调这样会把脑袋敲笨。

我望着教室里的书,一栋栋的,像纽约市华尔街林立的大厦一样,摇头叹息:“我们的青春就这样一页页的黑字上流逝了。”原本埋头奋笔疾书的同桌用感慨万分的口气冷不防地冒出一句:“你说如果他们都是美钞多好啊,人民币也行……”。有时候我和她打赌它们会在下一分钟或下一刻一齐倒塌,虽然一齐被撂倒的总是我们。

现在,我坐在教室的后门。太阳再也不能在早上第二节课下后照在我的桌子上,学校小卖部也不卖那种牌子的蛋卷了,我只能一边静静地数着门外一圈又一圈的跑道,一边背着一个又一个的单词。有谁能告诉我蛋卷的p(密度),让我算出蛋卷立在手心时的压强?心里一阵又一阵的难过

她还是老敲我的头。记得她趴在摊开的地图册上睡觉,微微上翘的嘴角还有蛋卷的碎屑,一脸的满足。柔情的阳光映照着她的半边脸颊,睫毛的影子落到太平洋的正中央。

语屑.幸福

“我的快乐都是微小钢琴.尘埃

“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只有刚巧赶上了。”

透过飞扬的尘埃,我看见它静静地待在都是暖洋洋的夕阳的角落里,映着金黄色的斜阳宁静而又灿烂的对我笑。

又是一个麦子金颜色的下午,夕阳落了一地沉甸甸的金黄,灰褐色的大理石花纹烁烁点点,我踏着满地的闪烁。一段悠扬的旋律从墙壁的另一边流泻而出。像被施了细小而奇妙的魔法,我点住脚步,靠在墙壁上,踮起脚,隔着些许迷蒙的玻璃,一个穿着泛白的牛仔裤的男孩,漂亮的手指在分明的黑白琴键上划出好看的弧。沐浴在暮色中的尘埃像是晶莹的精灵,抖动着明亮的翅膀,随着他的手指一起一落,跳着轻快的圆舞曲;伴着他的气息踮着华尔兹的舞步,或进或退,优雅地旋转。旋律停止,精灵们缓缓的降落到他的睫毛、脸颊、嘴唇和手臂上,等待下一段节奏,然后再次起舞。它映着晚霞和精灵的漫舞,温柔而又明媚地对他笑着。因为呼吸的节奏,它的笑容在玻璃窗上平缓地或隐或现。它清澈的声音渐渐被走廊上呼啸而过的风模糊,我站在走廊的尽头直至只有风孤独地奔跑而过的声响。

再踮起脚,隔着玻璃张望时,只剩下几张桌子寂寞的凌乱着。它曾经待过的角落只有阳光在苍白的墙壁上突兀地荡呀荡,明晃晃的,灼伤我的眼睛,有一股想流泪的冲动。

风飞快的穿过我,掠走了停驻在我身上的尘埃。我站在走廊的一头轻轻地笑着,看见精灵翅膀的明亮湮灭在走廊的另一头……

擦肩.微笑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边走边悠闲的数着台阶:

1、2、3、4、、、、、、13

1、2、3……

抬头,恰巧撞上她注视的目光,她微微一惊,匆匆把脸一偏,然后用眼角偷偷地瞟我,发现我正在看她,慌忙把目光移向别处,脸颊淡淡地染上两抹胭红,轻轻地咬着下唇,试图用对阶梯扶手的注意力来掩饰她的尴尬。

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近,她似乎下定了决心要迎上我的眼神。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她侧过脸有些歉意地向我腼腆一笑,嘴唇轻轻一抿,微微的上扬一个好看的弧度。眼神划过我的脸之后匆忙收回,她清澄的眼瞳中,透出纯纯的羞涩。身边的空气被浸染了浅浅的笑意。

我向上,她往下。

座位.蛋卷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悄悄地在风里长大了。”

会考前的两个月,我坐在靠窗的那一边,在倒数第二排,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放在教室最末端的角落垃圾筐里饮料瓶上的生产日期。

我爱这里,因为太阳会在早上第二节课下后照到我的桌子上,然后我就可以懒洋洋地,晒着暖洋洋的阳光,趴在桌子上听听歌、睡睡觉或是吃吃东西。那个时候,我喜欢蛋卷,灿黄灿黄的颜色,上下一样粗,我想现在我可以用P=pgh的公式计算它立在我的手心上时对手心产生的压强。

学校小卖部卖的蛋卷都是一个牌子,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然后绿色的包装袋上印着“哈密瓜味”,粉红的则是“草莓味”,还有“巧克力味”。我总会固执地坚持买“巧克力味”的,虽然吃不出任何的巧克力的味道。

趴在几层摊开的书上,大口大口地嚼着脆脆的蛋卷,满足的听到嘴在一张一合时“咔嚓咔嚓”的声音,但是有时候,嚼得太忘我的结果是:同桌恶狠狠地敲我的脑袋,然后一把抢过蛋卷,惩罚性地全部吃掉。

她总爱敲我的脑袋,虽然我一再强调这样会把脑袋敲笨。

我望着教室里的书,一栋栋的,像纽约市华尔街林立的大厦一样,摇头叹息:“我们的青春就这样一页页的黑字上流逝了。”原本埋头奋笔疾书的同桌用感慨万分的口气冷不防地冒出一句:“你说如果他们都是美钞多好啊,人民币也行……”。有时候我和她打赌它们会在下一分钟或下一刻一齐倒塌,虽然一齐被撂倒的总是我们。

现在,我坐在教室的后门。太阳再也不能在早上第二节课下后照在我的桌子上,学校小卖部也不卖那种牌子的蛋卷了,我只能一边静静地数着门外一圈又一圈的跑道,一边背着一个又一个的单词。有谁能告诉我蛋卷的p(密度),让我算出蛋卷立在手心时的压强?心里一阵又一阵的难过

她还是老敲我的头。记得她趴在摊开的地图册上睡觉,微微上翘的嘴角还有蛋卷的碎屑,一脸的满足。柔情的阳光映照着她的半边脸颊,睫毛的影子落到太平洋的正中央。

语屑.幸福

“我的快乐都是微小钢琴.尘埃

“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只有刚巧赶上了。”

透过飞扬的尘埃,我看见它静静地待在都是暖洋洋的夕阳的角落里,映着金黄色的斜阳宁静而又灿烂的对我笑。

又是一个麦子金颜色的下午,夕阳落了一地沉甸甸的金黄,灰褐色的大理石花纹烁烁点点,我踏着满地的闪烁。一段悠扬的旋律从墙壁的另一边流泻而出。像被施了细小而奇妙的魔法,我点住脚步,靠在墙壁上,踮起脚,隔着些许迷蒙的玻璃,一个穿着泛白的牛仔裤的男孩,漂亮的手指在分明的黑白琴键上划出好看的弧。沐浴在暮色中的尘埃像是晶莹的精灵,抖动着明亮的翅膀,随着他的手指一起一落,跳着轻快的圆舞曲;伴着他的气息踮着华尔兹的舞步,或进或退,优雅地旋转。旋律停止,精灵们缓缓的降落到他的睫毛、脸颊、嘴唇和手臂上,等待下一段节奏,然后再次起舞。它映着晚霞和精灵的漫舞,温柔而又明媚地对他笑着。因为呼吸的节奏,它的笑容在玻璃窗上平缓地或隐或现。它清澈的声音渐渐被走廊上呼啸而过的风模糊,我站在走廊的尽头直至只有风孤独地奔跑而过的声响。

再踮起脚,隔着玻璃张望时,只剩下几张桌子寂寞的凌乱着。它曾经待过的角落只有阳光在苍白的墙壁上突兀地荡呀荡,明晃晃的,灼伤我的眼睛,有一股想流泪的冲动。

风飞快的穿过我,掠走了停驻在我身上的尘埃。我站在走廊的一头轻轻地笑着,看见精灵翅膀的明亮湮灭在走廊的另一头……

擦肩.微笑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边走边悠闲的数着台阶:

1、2、3、4、、、、、、13

1、2、3……

抬头,恰巧撞上她注视的目光,她微微一惊,匆匆把脸一偏,然后用眼角偷偷地瞟我,发现我正在看她,慌忙把目光移向别处,脸颊淡淡地染上两抹胭红,轻轻地咬着下唇,试图用对阶梯扶手的注意力来掩饰她的尴尬。

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近,她似乎下定了决心要迎上我的眼神。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她侧过脸有些歉意地向我腼腆一笑,嘴唇轻轻一抿,微微的上扬一个好看的弧度。眼神划过我的脸之后匆忙收回,她清澄的眼瞳中,透出纯纯的羞涩。身边的空气被浸染了浅浅的笑意。

我向上,她往下。

座位.蛋卷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悄悄地在风里长大了。”

会考前的两个月,我坐在靠窗的那一边,在倒数第二排,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放在教室最末端的角落垃圾筐里饮料瓶上的生产日期。

我爱这里,因为太阳会在早上第二节课下后照到我的桌子上,然后我就可以懒洋洋地,晒着暖洋洋的阳光,趴在桌子上听听歌、睡睡觉或是吃吃东西。那个时候,我喜欢蛋卷,灿黄灿黄的颜色,上下一样粗,我想现在我可以用P=pgh的公式计算它立在我的手心上时对手心产生的压强。

学校小卖部卖的蛋卷都是一个牌子,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然后绿色的包装袋上印着“哈密瓜味”,粉红的则是“草莓味”,还有“巧克力味”。我总会固执地坚持买“巧克力味”的,虽然吃不出任何的巧克力的味道。

趴在几层摊开的书上,大口大口地嚼着脆脆的蛋卷,满足的听到嘴在一张一合时“咔嚓咔嚓”的声音,但是有时候,嚼得太忘我的结果是:同桌恶狠狠地敲我的脑袋,然后一把抢过蛋卷,惩罚性地全部吃掉。

她总爱敲我的脑袋,虽然我一再强调这样会把脑袋敲笨。

我望着教室里的书,一栋栋的,像纽约市华尔街林立的大厦一样,摇头叹息:“我们的青春就这样一页页的黑字上流逝了。”原本埋头奋笔疾书的同桌用感慨万分的口气冷不防地冒出一句:“你说如果他们都是美钞多好啊,人民币也行……”。有时候我和她打赌它们会在下一分钟或下一刻一齐倒塌,虽然一齐被撂倒的总是我们。

现在,我坐在教室的后门。太阳再也不能在早上第二节课下后照在我的桌子上,学校小卖部也不卖那种牌子的蛋卷了,我只能一边静静地数着门外一圈又一圈的跑道,一边背着一个又一个的单词。有谁能告诉我蛋卷的p(密度),让我算出蛋卷立在手心时的压强?心里一阵又一阵的难过

她还是老敲我的头。记得她趴在摊开的地图册上睡觉,微微上翘的嘴角还有蛋卷的碎屑,一脸的满足。柔情的阳光映照着她的半边脸颊,睫毛的影子落到太平洋的正中央。

语屑.幸福

“我的快乐都是微小钢琴.尘埃

“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只有刚巧赶上了。”

透过飞扬的尘埃,我看见它静静地待在都是暖洋洋的夕阳的角落里,映着金黄色的斜阳宁静而又灿烂的对我笑。

又是一个麦子金颜色的下午,夕阳落了一地沉甸甸的金黄,灰褐色的大理石花纹烁烁点点,我踏着满地的闪烁。一段悠扬的旋律从墙壁的另一边流泻而出。像被施了细小而奇妙的魔法,我点住脚步,靠在墙壁上,踮起脚,隔着些许迷蒙的玻璃,一个穿着泛白的牛仔裤的男孩,漂亮的手指在分明的黑白琴键上划出好看的弧。沐浴在暮色中的尘埃像是晶莹的精灵,抖动着明亮的翅膀,随着他的手指一起一落,跳着轻快的圆舞曲;伴着他的气息踮着华尔兹的舞步,或进或退,优雅地旋转。旋律停止,精灵们缓缓的降落到他的睫毛、脸颊、嘴唇和手臂上,等待下一段节奏,然后再次起舞。它映着晚霞和精灵的漫舞,温柔而又明媚地对他笑着。因为呼吸的节奏,它的笑容在玻璃窗上平缓地或隐或现。它清澈的声音渐渐被走廊上呼啸而过的风模糊,我站在走廊的尽头直至只有风孤独地奔跑而过的声响。

再踮起脚,隔着玻璃张望时,只剩下几张桌子寂寞的凌乱着。它曾经待过的角落只有阳光在苍白的墙壁上突兀地荡呀荡,明晃晃的,灼伤我的眼睛,有一股想流泪的冲动。

风飞快的穿过我,掠走了停驻在我身上的尘埃。我站在走廊的一头轻轻地笑着,看见精灵翅膀的明亮湮灭在走廊的另一头……

擦肩.微笑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边走边悠闲的数着台阶:

1、2、3、4、、、、、、13

1、2、3……

抬头,恰巧撞上她注视的目光,她微微一惊,匆匆把脸一偏,然后用眼角偷偷地瞟我,发现我正在看她,慌忙把目光移向别处,脸颊淡淡地染上两抹胭红,轻轻地咬着下唇,试图用对阶梯扶手的注意力来掩饰她的尴尬。

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近,她似乎下定了决心要迎上我的眼神。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她侧过脸有些歉意地向我腼腆一笑,嘴唇轻轻一抿,微微的上扬一个好看的弧度。眼神划过我的脸之后匆忙收回,她清澄的眼瞳中,透出纯纯的羞涩。身边的空气被浸染了浅浅的笑意。

我向上,她往下。

座位.蛋卷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悄悄地在风里长大了。”

会考前的两个月,我坐在靠窗的那一边,在倒数第二排,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放在教室最末端的角落垃圾筐里饮料瓶上的生产日期。

我爱这里,因为太阳会在早上第二节课下后照到我的桌子上,然后我就可以懒洋洋地,晒着暖洋洋的阳光,趴在桌子上听听歌、睡睡觉或是吃吃东西。那个时候,我喜欢蛋卷,灿黄灿黄的颜色,上下一样粗,我想现在我可以用P=pgh的公式计算它立在我的手心上时对手心产生的压强。

学校小卖部卖的蛋卷都是一个牌子,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然后绿色的包装袋上印着“哈密瓜味”,粉红的则是“草莓味”,还有“巧克力味”。我总会固执地坚持买“巧克力味”的,虽然吃不出任何的巧克力的味道。

趴在几层摊开的书上,大口大口地嚼着脆脆的蛋卷,满足的听到嘴在一张一合时“咔嚓咔嚓”的声音,但是有时候,嚼得太忘我的结果是:同桌恶狠狠地敲我的脑袋,然后一把抢过蛋卷,惩罚性地全部吃掉。

她总爱敲我的脑袋,虽然我一再强调这样会把脑袋敲笨。

我望着教室里的书,一栋栋的,像纽约市华尔街林立的大厦一样,摇头叹息:“我们的青春就这样一页页的黑字上流逝了。”原本埋头奋笔疾书的同桌用感慨万分的口气冷不防地冒出一句:“你说如果他们都是美钞多好啊,人民币也行……”。有时候我和她打赌它们会在下一分钟或下一刻一齐倒塌,虽然一齐被撂倒的总是我们。

现在,我坐在教室的后门。太阳再也不能在早上第二节课下后照在我的桌子上,学校小卖部也不卖那种牌子的蛋卷了,我只能一边静静地数着门外一圈又一圈的跑道,一边背着一个又一个的单词。有谁能告诉我蛋卷的p(密度),让我算出蛋卷立在手心时的压强?心里一阵又一阵的难过

她还是老敲我的头。记得她趴在摊开的地图册上睡觉,微微上翘的嘴角还有蛋卷的碎屑,一脸的满足。柔情的阳光映照着她的半边脸颊,睫毛的影子落到太平洋的正中央。

语屑.幸福

“我的快乐都是微小钢琴.尘埃

“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只有刚巧赶上了。”

透过飞扬的尘埃,我看见它静静地待在都是暖洋洋的夕阳的角落里,映着金黄色的斜阳宁静而又灿烂的对我笑。

又是一个麦子金颜色的下午,夕阳落了一地沉甸甸的金黄,灰褐色的大理石花纹烁烁点点,我踏着满地的闪烁。一段悠扬的旋律从墙壁的另一边流泻而出。像被施了细小而奇妙的魔法,我点住脚步,靠在墙壁上,踮起脚,隔着些许迷蒙的玻璃,一个穿着泛白的牛仔裤的男孩,漂亮的手指在分明的黑白琴键上划出好看的弧。沐浴在暮色中的尘埃像是晶莹的精灵,抖动着明亮的翅膀,随着他的手指一起一落,跳着轻快的圆舞曲;伴着他的气息踮着华尔兹的舞步,或进或退,优雅地旋转。旋律停止,精灵们缓缓的降落到他的睫毛、脸颊、嘴唇和手臂上,等待下一段节奏,然后再次起舞。它映着晚霞和精灵的漫舞,温柔而又明媚地对他笑着。因为呼吸的节奏,它的笑容在玻璃窗上平缓地或隐或现。它清澈的声音渐渐被走廊上呼啸而过的风模糊,我站在走廊的尽头直至只有风孤独地奔跑而过的声响。

再踮起脚,隔着玻璃张望时,只剩下几张桌子寂寞的凌乱着。它曾经待过的角落只有阳光在苍白的墙壁上突兀地荡呀荡,明晃晃的,灼伤我的眼睛,有一股想流泪的冲动。

风飞快的穿过我,掠走了停驻在我身上的尘埃。我站在走廊的一头轻轻地笑着,看见精灵翅膀的明亮湮灭在走廊的另一头……

擦肩.微笑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边走边悠闲的数着台阶:

1、2、3、4、、、、、、13

1、2、3……

抬头,恰巧撞上她注视的目光,她微微一惊,匆匆把脸一偏,然后用眼角偷偷地瞟我,发现我正在看她,慌忙把目光移向别处,脸颊淡淡地染上两抹胭红,轻轻地咬着下唇,试图用对阶梯扶手的注意力来掩饰她的尴尬。

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近,她似乎下定了决心要迎上我的眼神。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她侧过脸有些歉意地向我腼腆一笑,嘴唇轻轻一抿,微微的上扬一个好看的弧度。眼神划过我的脸之后匆忙收回,她清澄的眼瞳中,透出纯纯的羞涩。身边的空气被浸染了浅浅的笑意。

我向上,她往下。

座位.蛋卷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悄悄地在风里长大了。”

会考前的两个月,我坐在靠窗的那一边,在倒数第二排,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放在教室最末端的角落垃圾筐里饮料瓶上的生产日期。

我爱这里,因为太阳会在早上第二节课下后照到我的桌子上,然后我就可以懒洋洋地,晒着暖洋洋的阳光,趴在桌子上听听歌、睡睡觉或是吃吃东西。那个时候,我喜欢蛋卷,灿黄灿黄的颜色,上下一样粗,我想现在我可以用P=pgh的公式计算它立在我的手心上时对手心产生的压强。

学校小卖部卖的蛋卷都是一个牌子,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然后绿色的包装袋上印着“哈密瓜味”,粉红的则是“草莓味”,还有“巧克力味”。我总会固执地坚持买“巧克力味”的,虽然吃不出任何的巧克力的味道。

趴在几层摊开的书上,大口大口地嚼着脆脆的蛋卷,满足的听到嘴在一张一合时“咔嚓咔嚓”的声音,但是有时候,嚼得太忘我的结果是:同桌恶狠狠地敲我的脑袋,然后一把抢过蛋卷,惩罚性地全部吃掉。

她总爱敲我的脑袋,虽然我一再强调这样会把脑袋敲笨。

我望着教室里的书,一栋栋的,像纽约市华尔街林立的大厦一样,摇头叹息:“我们的青春就这样一页页的黑字上流逝了。”原本埋头奋笔疾书的同桌用感慨万分的口气冷不防地冒出一句:“你说如果他们都是美钞多好啊,人民币也行……”。有时候我和她打赌它们会在下一分钟或下一刻一齐倒塌,虽然一齐被撂倒的总是我们。

现在,我坐在教室的后门。太阳再也不能在早上第二节课下后照在我的桌子上,学校小卖部也不卖那种牌子的蛋卷了,我只能一边静静地数着门外一圈又一圈的跑道,一边背着一个又一个的单词。有谁能告诉我蛋卷的p(密度),让我算出蛋卷立在手心时的压强?心里一阵又一阵的难过

她还是老敲我的头。记得她趴在摊开的地图册上睡觉,微微上翘的嘴角还有蛋卷的碎屑,一脸的满足。柔情的阳光映照着她的半边脸颊,睫毛的影子落到太平洋的正中央。

语屑.幸福

“我的快乐都是微小

青春热点:从开始到最后

青春热点:从开始到最后

最近几天,班里掀起了签同学录的高潮。这让我想起了我们的开始以及后来。

――写在前面

说起初三。我真的不想再写一些悲伤的文字,因为它让我觉得矫情地想吐。我又不想将它一笔带过,因为这样你们会认为我是个不敢面对现实的孩子。我只愿聆听心灵的泉水,汩汩地诉说……

NO.1

相遇。那意味着有故事要开始。有故事要结束。还记得刚刚步入初一。我遇见了一群天使。一群单纯善的孩子。我们都像一个个小学生一样。背着双肩的书包。戴着整齐的校徽,遇见老师总是微笑着说道:老师好。因为我这开朗活泼的性格,很快和同学们打成了一片。他们都亲切地叫我:皮猴子。说实话,初一的我是很调皮的,没有任何顾虑和忧伤。只知道一味地听老师的话,做个好学生。我继承着小学时认真,勤奋的“优良传统”,很快适应了初中生活。那时候,我和小末末常常在体育课上,躺在草坪上畅想。望着天空,细数那天边的云彩。都是那么的宁静和谐。天空仿佛好高好高。离我们好远好远。我俩都是爱四的孩子,我们的梦想都是长大后考到上海。因为小四在那里。我们说我了,三年后,六年后上海见。一个美丽的诺言,好似两个孩子挽起手,小指交叉,在拇指相碰的那一瞬稚嫩却又坚定的目光。我们也会常常在体育课上,关注一些初三的帅哥。一起讨论,嬉笑。{花痴啊}我们常常想,这才刚进入初中的大门。三年长着呢。慢慢享受吧。

NO.2

初二真的没觉着就从我的指尖溜走了。还没等我好好珍惜。记得初二,我跟漓成为了最要好得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记得以前,我们放学一起回家,一起玩耍,一起欢笑;记得以前,你经常吹牛吹得“天花乱坠”,而我却不明白地被你蒙的“糊里糊涂”;记得以前,我们都是那么的淘气,那么的贪吃,那么的爱笑,记得以前……总是有幸福的回忆的,那些细碎的小幸福一点点地被我从时光的角落里慢慢寻回。那个时候,没有考试的担忧,没有学习上的烦恼,没有所有的烦心事。那个时候简直就是天堂。我们一起倔强猖狂,一起大闹操场,一起奔跑张扬。初二好快好快地就走了。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样的幸福一生只有一次。不对,是一年。呵呵。

NO.3

果然,我那畅想已久的初三真的如期而至。这一年里,时间可以说是按秒来计算的。没有时间允许我再疯狂下去。我不得不向现实低头,用骄傲或者卑微的姿态。看着黑板旁边的中考倒计时牌,96,95,94……一直到1。0。到那时候,我们就该上战场了。三个月会是很快呢。也许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呢。每当看到这黑色的到计时,我的心就会一震,抓紧分秒时间。没当课下,以往空荡荡的教室,现在都坐满了学生。一个个都仿佛把心都给了书本;体育课上,以往最可以放松的时间,现在都坐在操场旁复习写作业。不过,我从来不喜欢这样。体育课明明是可以放松一下的,再用来学习。哎,这就是现实,真的很无奈。因为我知道有多少孩子都跟我一样在坚持着这最后的青春。初三。真的就如在深海中呼吸,喘不过气来。每天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早出晚归。我们也理所当然地成了这个校园的大哥哥达姐姐了。我也不再会和朋友们一起东跑西跑地去看帅哥了。每天都是一个重复。大家都在拼搏,已经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适应环境把。好了,不说这些了。感觉好恐怖的,再说那些小弟弟小妹妹都不敢上初三了。其实也没什么,真正的感受了,也觉得习以为常了。毕竟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初三也是很开心的。在初三,我认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友情。它不分性别,不分优劣。只要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是天堂。同学们也会忙里偷闲的,下课了,几个调皮的同学会拿着那倒计时的卡片组成整人的数字贴在某个同学的身上,而那个被贴得同学却全然不知,最后一场激战又将开始。他们你追我赶的,也给这严肃的气氛增添了不少乐趣。其实说起初三。给我十天十夜的时间也讲不完。它记录了我的成长,以及我们的开始到结束。

看着这本漂亮的同学录,它告诉我:一切都要结束了。

青春热点:从开始到最后

最近几天,班里掀起了签同学录的高潮。这让我想起了我们的开始以及后来。

――写在前面

说起初三。我真的不想再写一些悲伤的文字,因为它让我觉得矫情地想吐。我又不想将它一笔带过,因为这样你们会认为我是个不敢面对现实的孩子。我只愿聆听心灵的泉水,汩汩地诉说……

NO.1

相遇。那意味着有故事要开始。有故事要结束。还记得刚刚步入初一。我遇见了一群天使。一群单纯善的孩子。我们都像一个个小学生一样。背着双肩的书包。戴着整齐的校徽,遇见老师总是微笑着说道:老师好。因为我这开朗活泼的性格,很快和同学们打成了一片。他们都亲切地叫我:皮猴子。说实话,初一的我是很调皮的,没有任何顾虑和忧伤。只知道一味地听老师的话,做个好学生。我继承着小学时认真,勤奋的“优良传统”,很快适应了初中生活。那时候,我和小末末常常在体育课上,躺在草坪上畅想。望着天空,细数那天边的云彩。都是那么的宁静和谐。天空仿佛好高好高。离我们好远好远。我俩都是爱四的孩子,我们的梦想都是长大后考到上海。因为小四在那里。我们说我了,三年后,六年后上海见。一个美丽的诺言,好似两个孩子挽起手,小指交叉,在拇指相碰的那一瞬稚嫩却又坚定的目光。我们也会常常在体育课上,关注一些初三的帅哥。一起讨论,嬉笑。{花痴啊}我们常常想,这才刚进入初中的大门。三年长着呢。慢慢享受吧。

NO.2

初二真的没觉着就从我的指尖溜走了。还没等我好好珍惜。记得初二,我跟漓成为了最要好得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记得以前,我们放学一起回家,一起玩耍,一起欢笑;记得以前,你经常吹牛吹得“天花乱坠”,而我却不明白地被你蒙的“糊里糊涂”;记得以前,我们都是那么的淘气,那么的贪吃,那么的爱笑,记得以前……总是有幸福的回忆的,那些细碎的小幸福一点点地被我从时光的角落里慢慢寻回。那个时候,没有考试的担忧,没有学习上的烦恼,没有所有的烦心事。那个时候简直就是天堂。我们一起倔强猖狂,一起大闹操场,一起奔跑张扬。初二好快好快地就走了。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样的幸福一生只有一次。不对,是一年。呵呵。

NO.3

果然,我那畅想已久的初三真的如期而至。这一年里,时间可以说是按秒来计算的。没有时间允许我再疯狂下去。我不得不向现实低头,用骄傲或者卑微的姿态。看着黑板旁边的中考倒计时牌,96,95,94……一直到1。0。到那时候,我们就该上战场了。三个月会是很快呢。也许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呢。每当看到这黑色的到计时,我的心就会一震,抓紧分秒时间。没当课下,以往空荡荡的教室,现在都坐满了学生。一个个都仿佛把心都给了书本;体育课上,以往最可以放松的时间,现在都坐在操场旁复习写作业。不过,我从来不喜欢这样。体育课明明是可以放松一下的,再用来学习。哎,这就是现实,真的很无奈。因为我知道有多少孩子都跟我一样在坚持着这最后的青春。初三。真的就如在深海中呼吸,喘不过气来。每天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早出晚归。我们也理所当然地成了这个校园的大哥哥达姐姐了。我也不再会和朋友们一起东跑西跑地去看帅哥了。每天都是一个重复。大家都在拼搏,已经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适应环境把。好了,不说这些了。感觉好恐怖的,再说那些小弟弟小妹妹都不敢上初三了。其实也没什么,真正的感受了,也觉得习以为常了。毕竟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初三也是很开心的。在初三,我认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友情。它不分性别,不分优劣。只要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是天堂。同学们也会忙里偷闲的,下课了,几个调皮的同学会拿着那倒计时的卡片组成整人的数字贴在某个同学的身上,而那个被贴得同学却全然不知,最后一场激战又将开始。他们你追我赶的,也给这严肃的气氛增添了不少乐趣。其实说起初三。给我十天十夜的时间也讲不完。它记录了我的成长,以及我们的开始到结束。

看着这本漂亮的同学录,它告诉我:一切都要结束了。

青春热点:从开始到最后

最近几天,班里掀起了签同学录的高潮。这让我想起了我们的开始以及后来。

――写在前面

说起初三。我真的不想再写一些悲伤的文字,因为它让我觉得矫情地想吐。我又不想将它一笔带过,因为这样你们会认为我是个不敢面对现实的孩子。我只愿聆听心灵的泉水,汩汩地诉说……

NO.1

相遇。那意味着有故事要开始。有故事要结束。还记得刚刚步入初一。我遇见了一群天使。一群单纯善的孩子。我们都像一个个小学生一样。背着双肩的书包。戴着整齐的校徽,遇见老师总是微笑着说道:老师好。因为我这开朗活泼的性格,很快和同学们打成了一片。他们都亲切地叫我:皮猴子。说实话,初一的我是很调皮的,没有任何顾虑和忧伤。只知道一味地听老师的话,做个好学生。我继承着小学时认真,勤奋的“优良传统”,很快适应了初中生活。那时候,我和小末末常常在体育课上,躺在草坪上畅想。望着天空,细数那天边的云彩。都是那么的宁静和谐。天空仿佛好高好高。离我们好远好远。我俩都是爱四的孩子,我们的梦想都是长大后考到上海。因为小四在那里。我们说我了,三年后,六年后上海见。一个美丽的诺言,好似两个孩子挽起手,小指交叉,在拇指相碰的那一瞬稚嫩却又坚定的目光。我们也会常常在体育课上,关注一些初三的帅哥。一起讨论,嬉笑。{花痴啊}我们常常想,这才刚进入初中的大门。三年长着呢。慢慢享受吧。

NO.2

初二真的没觉着就从我的指尖溜走了。还没等我好好珍惜。记得初二,我跟漓成为了最要好得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记得以前,我们放学一起回家,一起玩耍,一起欢笑;记得以前,你经常吹牛吹得“天花乱坠”,而我却不明白地被你蒙的“糊里糊涂”;记得以前,我们都是那么的淘气,那么的贪吃,那么的爱笑,记得以前……总是有幸福的回忆的,那些细碎的小幸福一点点地被我从时光的角落里慢慢寻回。那个时候,没有考试的担忧,没有学习上的烦恼,没有所有的烦心事。那个时候简直就是天堂。我们一起倔强猖狂,一起大闹操场,一起奔跑张扬。初二好快好快地就走了。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样的幸福一生只有一次。不对,是一年。呵呵。

NO.3

果然,我那畅想已久的初三真的如期而至。这一年里,时间可以说是按秒来计算的。没有时间允许我再疯狂下去。我不得不向现实低头,用骄傲或者卑微的姿态。看着黑板旁边的中考倒计时牌,96,95,94……一直到1。0。到那时候,我们就该上战场了。三个月会是很快呢。也许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呢。每当看到这黑色的到计时,我的心就会一震,抓紧分秒时间。没当课下,以往空荡荡的教室,现在都坐满了学生。一个个都仿佛把心都给了书本;体育课上,以往最可以放松的时间,现在都坐在操场旁复习写作业。不过,我从来不喜欢这样。体育课明明是可以放松一下的,再用来学习。哎,这就是现实,真的很无奈。因为我知道有多少孩子都跟我一样在坚持着这最后的青春。初三。真的就如在深海中呼吸,喘不过气来。每天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早出晚归。我们也理所当然地成了这个校园的大哥哥达姐姐了。我也不再会和朋友们一起东跑西跑地去看帅哥了。每天都是一个重复。大家都在拼搏,已经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适应环境把。好了,不说这些了。感觉好恐怖的,再说那些小弟弟小妹妹都不敢上初三了。其实也没什么,真正的感受了,也觉得习以为常了。毕竟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初三也是很开心的。在初三,我认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友情。它不分性别,不分优劣。只要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是天堂。同学们也会忙里偷闲的,下课了,几个调皮的同学会拿着那倒计时的卡片组成整人的数字贴在某个同学的身上,而那个被贴得同学却全然不知,最后一场激战又将开始。他们你追我赶的,也给这严肃的气氛增添了不少乐趣。其实说起初三。给我十天十夜的时间也讲不完。它记录了我的成长,以及我们的开始到结束。

看着这本漂亮的同学录,它告诉我:一切都要结束了。

青春热点:从开始到最后

最近几天,班里掀起了签同学录的高潮。这让我想起了我们的开始以及后来。

――写在前面

说起初三。我真的不想再写一些悲伤的文字,因为它让我觉得矫情地想吐。我又不想将它一笔带过,因为这样你们会认为我是个不敢面对现实的孩子。我只愿聆听心灵的泉水,汩汩地诉说……

NO.1

相遇。那意味着有故事要开始。有故事要结束。还记得刚刚步入初一。我遇见了一群天使。一群单纯善的孩子。我们都像一个个小学生一样。背着双肩的书包。戴着整齐的校徽,遇见老师总是微笑着说道:老师好。因为我这开朗活泼的性格,很快和同学们打成了一片。他们都亲切地叫我:皮猴子。说实话,初一的我是很调皮的,没有任何顾虑和忧伤。只知道一味地听老师的话,做个好学生。我继承着小学时认真,勤奋的“优良传统”,很快适应了初中生活。那时候,我和小末末常常在体育课上,躺在草坪上畅想。望着天空,细数那天边的云彩。都是那么的宁静和谐。天空仿佛好高好高。离我们好远好远。我俩都是爱四的孩子,我们的梦想都是长大后考到上海。因为小四在那里。我们说我了,三年后,六年后上海见。一个美丽的诺言,好似两个孩子挽起手,小指交叉,在拇指相碰的那一瞬稚嫩却又坚定的目光。我们也会常常在体育课上,关注一些初三的帅哥。一起讨论,嬉笑。{花痴啊}我们常常想,这才刚进入初中的大门。三年长着呢。慢慢享受吧。

NO.2

初二真的没觉着就从我的指尖溜走了。还没等我好好珍惜。记得初二,我跟漓成为了最要好得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记得以前,我们放学一起回家,一起玩耍,一起欢笑;记得以前,你经常吹牛吹得“天花乱坠”,而我却不明白地被你蒙的“糊里糊涂”;记得以前,我们都是那么的淘气,那么的贪吃,那么的爱笑,记得以前……总是有幸福的回忆的,那些细碎的小幸福一点点地被我从时光的角落里慢慢寻回。那个时候,没有考试的担忧,没有学习上的烦恼,没有所有的烦心事。那个时候简直就是天堂。我们一起倔强猖狂,一起大闹操场,一起奔跑张扬。初二好快好快地就走了。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样的幸福一生只有一次。不对,是一年。呵呵。

NO.3

果然,我那畅想已久的初三真的如期而至。这一年里,时间可以说是按秒来计算的。没有时间允许我再疯狂下去。我不得不向现实低头,用骄傲或者卑微的姿态。看着黑板旁边的中考倒计时牌,96,95,94……一直到1。0。到那时候,我们就该上战场了。三个月会是很快呢。也许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呢。每当看到这黑色的到计时,我的心就会一震,抓紧分秒时间。没当课下,以往空荡荡的教室,现在都坐满了学生。一个个都仿佛把心都给了书本;体育课上,以往最可以放松的时间,现在都坐在操场旁复习写作业。不过,我从来不喜欢这样。体育课明明是可以放松一下的,再用来学习。哎,这就是现实,真的很无奈。因为我知道有多少孩子都跟我一样在坚持着这最后的青春。初三。真的就如在深海中呼吸,喘不过气来。每天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早出晚归。我们也理所当然地成了这个校园的大哥哥达姐姐了。我也不再会和朋友们一起东跑西跑地去看帅哥了。每天都是一个重复。大家都在拼搏,已经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适应环境把。好了,不说这些了。感觉好恐怖的,再说那些小弟弟小妹妹都不敢上初三了。其实也没什么,真正的感受了,也觉得习以为常了。毕竟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初三也是很开心的。在初三,我认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友情。它不分性别,不分优劣。只要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是天堂。同学们也会忙里偷闲的,下课了,几个调皮的同学会拿着那倒计时的卡片组成整人的数字贴在某个同学的身上,而那个被贴得同学却全然不知,最后一场激战又将开始。他们你追我赶的,也给这严肃的气氛增添了不少乐趣。其实说起初三。给我十天十夜的时间也讲不完。它记录了我的成长,以及我们的开始到结束。

看着这本漂亮的同学录,它告诉我:一切都要结束了。

青春热点:从开始到最后

最近几天,班里掀起了签同学录的高潮。这让我想起了我们的开始以及后来。

――写在前面

说起初三。我真的不想再写一些悲伤的文字,因为它让我觉得矫情地想吐。我又不想将它一笔带过,因为这样你们会认为我是个不敢面对现实的孩子。我只愿聆听心灵的泉水,汩汩地诉说……

NO.1

相遇。那意味着有故事要开始。有故事要结束。还记得刚刚步入初一。我遇见了一群天使。一群单纯善的孩子。我们都像一个个小学生一样。背着双肩的书包。戴着整齐的校徽,遇见老师总是微笑着说道:老师好。因为我这开朗活泼的性格,很快和同学们打成了一片。他们都亲切地叫我:皮猴子。说实话,初一的我是很调皮的,没有任何顾虑和忧伤。只知道一味地听老师的话,做个好学生。我继承着小学时认真,勤奋的“优良传统”,很快适应了初中生活。那时候,我和小末末常常在体育课上,躺在草坪上畅想。望着天空,细数那天边的云彩。都是那么的宁静和谐。天空仿佛好高好高。离我们好远好远。我俩都是爱四的孩子,我们的梦想都是长大后考到上海。因为小四在那里。我们说我了,三年后,六年后上海见。一个美丽的诺言,好似两个孩子挽起手,小指交叉,在拇指相碰的那一瞬稚嫩却又坚定的目光。我们也会常常在体育课上,关注一些初三的帅哥。一起讨论,嬉笑。{花痴啊}我们常常想,这才刚进入初中的大门。三年长着呢。慢慢享受吧。

NO.2

初二真的没觉着就从我的指尖溜走了。还没等我好好珍惜。记得初二,我跟漓成为了最要好得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记得以前,我们放学一起回家,一起玩耍,一起欢笑;记得以前,你经常吹牛吹得“天花乱坠”,而我却不明白地被你蒙的“糊里糊涂”;记得以前,我们都是那么的淘气,那么的贪吃,那么的爱笑,记得以前……总是有幸福的回忆的,那些细碎的小幸福一点点地被我从时光的角落里慢慢寻回。那个时候,没有考试的担忧,没有学习上的烦恼,没有所有的烦心事。那个时候简直就是天堂。我们一起倔强猖狂,一起大闹操场,一起奔跑张扬。初二好快好快地就走了。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样的幸福一生只有一次。不对,是一年。呵呵。

NO.3

果然,我那畅想已久的初三真的如期而至。这一年里,时间可以说是按秒来计算的。没有时间允许我再疯狂下去。我不得不向现实低头,用骄傲或者卑微的姿态。看着黑板旁边的中考倒计时牌,96,95,94……一直到1。0。到那时候,我们就该上战场了。三个月会是很快呢。也许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呢。每当看到这黑色的到计时,我的心就会一震,抓紧分秒时间。没当课下,以往空荡荡的教室,现在都坐满了学生。一个个都仿佛把心都给了书本;体育课上,以往最可以放松的时间,现在都坐在操场旁复习写作业。不过,我从来不喜欢这样。体育课明明是可以放松一下的,再用来学习。哎,这就是现实,真的很无奈。因为我知道有多少孩子都跟我一样在坚持着这最后的青春。初三。真的就如在深海中呼吸,喘不过气来。每天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早出晚归。我们也理所当然地成了这个校园的大哥哥达姐姐了。我也不再会和朋友们一起东跑西跑地去看帅哥了。每天都是一个重复。大家都在拼搏,已经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适应环境把。好了,不说这些了。感觉好恐怖的,再说那些小弟弟小妹妹都不敢上初三了。其实也没什么,真正的感受了,也觉得习以为常了。毕竟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初三也是很开心的。在初三,我认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友情。它不分性别,不分优劣。只要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是天堂。同学们也会忙里偷闲的,下课了,几个调皮的同学会拿着那倒计时的卡片组成整人的数字贴在某个同学的身上,而那个被贴得同学却全然不知,最后一场激战又将开始。他们你追我赶的,也给这严肃的气氛增添了不少乐趣。其实说起初三。给我十天十夜的时间也讲不完。它记录了我的成长,以及我们的开始到结束。

看着这本漂亮的同学录,它告诉我:一切都要结束了。

青春热点:从开始到最后

最近几天,班里掀起了签同学录的高潮。这让我想起了我们的开始以及后来。

――写在前面

说起初三。我真的不想再写一些悲伤的文字,因为它让我觉得矫情地想吐。我又不想将它一笔带过,因为这样你们会认为我是个不敢面对现实的孩子。我只愿聆听心灵的泉水,汩汩地诉说……

NO.1

相遇。那意味着有故事要开始。有故事要结束。还记得刚刚步入初一。我遇见了一群天使。一群单纯善的孩子。我们都像一个个小学生一样。背着双肩的书包。戴着整齐的校徽,遇见老师总是微笑着说道:老师好。因为我这开朗活泼的性格,很快和同学们打成了一片。他们都亲切地叫我:皮猴子。说实话,初一的我是很调皮的,没有任何顾虑和忧伤。只知道一味地听老师的话,做个好学生。我继承着小学时认真,勤奋的“优良传统”,很快适应了初中生活。那时候,我和小末末常常在体育课上,躺在草坪上畅想。望着天空,细数那天边的云彩。都是那么的宁静和谐。天空仿佛好高好高。离我们好远好远。我俩都是爱四的孩子,我们的梦想都是长大后考到上海。因为小四在那里。我们说我了,三年后,六年后上海见。一个美丽的诺言,好似两个孩子挽起手,小指交叉,在拇指相碰的那一瞬稚嫩却又坚定的目光。我们也会常常在体育课上,关注一些初三的帅哥。一起讨论,嬉笑。{花痴啊}我们常常想,这才刚进入初中的大门。三年长着呢。慢慢享受吧。

NO.2

初二真的没觉着就从我的指尖溜走了。还没等我好好珍惜。记得初二,我跟漓成为了最要好得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记得以前,我们放学一起回家,一起玩耍,一起欢笑;记得以前,你经常吹牛吹得“天花乱坠”,而我却不明白地被你蒙的“糊里糊涂”;记得以前,我们都是那么的淘气,那么的贪吃,那么的爱笑,记得以前……总是有幸福的回忆的,那些细碎的小幸福一点点地被我从时光的角落里慢慢寻回。那个时候,没有考试的担忧,没有学习上的烦恼,没有所有的烦心事。那个时候简直就是天堂。我们一起倔强猖狂,一起大闹操场,一起奔跑张扬。初二好快好快地就走了。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样的幸福一生只有一次。不对,是一年。呵呵。

NO.3

果然,我那畅想已久的初三真的如期而至。这一年里,时间可以说是按秒来计算的。没有时间允许我再疯狂下去。我不得不向现实低头,用骄傲或者卑微的姿态。看着黑板旁边的中考倒计时牌,96,95,94……一直到1。0。到那时候,我们就该上战场了。三个月会是很快呢。也许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呢。每当看到这黑色的到计时,我的心就会一震,抓紧分秒时间。没当课下,以往空荡荡的教室,现在都坐满了学生。一个个都仿佛把心都给了书本;体育课上,以往最可以放松的时间,现在都坐在操场旁复习写作业。不过,我从来不喜欢这样。体育课明明是可以放松一下的,再用来学习。哎,这就是现实,真的很无奈。因为我知道有多少孩子都跟我一样在坚持着这最后的青春。初三。真的就如在深海中呼吸,喘不过气来。每天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早出晚归。我们也理所当然地成了这个校园的大哥哥达姐姐了。我也不再会和朋友们一起东跑西跑地去看帅哥了。每天都是一个重复。大家都在拼搏,已经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适应环境把。好了,不说这些了。感觉好恐怖的,再说那些小弟弟小妹妹都不敢上初三了。其实也没什么,真正的感受了,也觉得习以为常了。毕竟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初三也是很开心的。在初三,我认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友情。它不分性别,不分优劣。只要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是天堂。同学们也会忙里偷闲的,下课了,几个调皮的同学会拿着那倒计时的卡片组成整人的数字贴在某个同学的身上,而那个被贴得同学却全然不知,最后一场激战又将开始。他们你追我赶的,也给这严肃的气氛增添了不少乐趣。其实说起初三。给我十天十夜的时间也讲不完。它记录了我的成长,以及我们的开始到结束。

看着这本漂亮的同学录,它告诉我:一切都要结束了。

青春热点:从开始到最后

最近几天,班里掀起了签同学录的高潮。这让我想起了我们的开始以及后来。

――写在前面

说起初三。我真的不想再写一些悲伤的文字,因为它让我觉得矫情地想吐。我又不想将它一笔带过,因为这样你们会认为我是个不敢面对现实的孩子。我只愿聆听心灵的泉水,汩汩地诉说……

NO.1

相遇。那意味着有故事要开始。有故事要结束。还记得刚刚步入初一。我遇见了一群天使。一群单纯善的孩子。我们都像一个个小学生一样。背着双肩的书包。戴着整齐的校徽,遇见老师总是微笑着说道:老师好。因为我这开朗活泼的性格,很快和同学们打成了一片。他们都亲切地叫我:皮猴子。说实话,初一的我是很调皮的,没有任何顾虑和忧伤。只知道一味地听老师的话,做个好学生。我继承着小学时认真,勤奋的“优良传统”,很快适应了初中生活。那时候,我和小末末常常在体育课上,躺在草坪上畅想。望着天空,细数那天边的云彩。都是那么的宁静和谐。天空仿佛好高好高。离我们好远好远。我俩都是爱四的孩子,我们的梦想都是长大后考到上海。因为小四在那里。我们说我了,三年后,六年后上海见。一个美丽的诺言,好似两个孩子挽起手,小指交叉,在拇指相碰的那一瞬稚嫩却又坚定的目光。我们也会常常在体育课上,关注一些初三的帅哥。一起讨论,嬉笑。{花痴啊}我们常常想,这才刚进入初中的大门。三年长着呢。慢慢享受吧。

NO.2

初二真的没觉着就从我的指尖溜走了。还没等我好好珍惜。记得初二,我跟漓成为了最要好得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记得以前,我们放学一起回家,一起玩耍,一起欢笑;记得以前,你经常吹牛吹得“天花乱坠”,而我却不明白地被你蒙的“糊里糊涂”;记得以前,我们都是那么的淘气,那么的贪吃,那么的爱笑,记得以前……总是有幸福的回忆的,那些细碎的小幸福一点点地被我从时光的角落里慢慢寻回。那个时候,没有考试的担忧,没有学习上的烦恼,没有所有的烦心事。那个时候简直就是天堂。我们一起倔强猖狂,一起大闹操场,一起奔跑张扬。初二好快好快地就走了。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样的幸福一生只有一次。不对,是一年。呵呵。

NO.3

果然,我那畅想已久的初三真的如期而至。这一年里,时间可以说是按秒来计算的。没有时间允许我再疯狂下去。我不得不向现实低头,用骄傲或者卑微的姿态。看着黑板旁边的中考倒计时牌,96,95,94……一直到1。0。到那时候,我们就该上战场了。三个月会是很快呢。也许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呢。每当看到这黑色的到计时,我的心就会一震,抓紧分秒时间。没当课下,以往空荡荡的教室,现在都坐满了学生。一个个都仿佛把心都给了书本;体育课上,以往最可以放松的时间,现在都坐在操场旁复习写作业。不过,我从来不喜欢这样。体育课明明是可以放松一下的,再用来学习。哎,这就是现实,真的很无奈。因为我知道有多少孩子都跟我一样在坚持着这最后的青春。初三。真的就如在深海中呼吸,喘不过气来。每天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早出晚归。我们也理所当然地成了这个校园的大哥哥达姐姐了。我也不再会和朋友们一起东跑西跑地去看帅哥了。每天都是一个重复。大家都在拼搏,已经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适应环境把。好了,不说这些了。感觉好恐怖的,再说那些小弟弟小妹妹都不敢上初三了。其实也没什么,真正的感受了,也觉得习以为常了。毕竟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初三也是很开心的。在初三,我认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友情。它不分性别,不分优劣。只要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是天堂。同学们也会忙里偷闲的,下课了,几个调皮的同学会拿着那倒计时的卡片组成整人的数字贴在某个同学的身上,而那个被贴得同学却全然不知,最后一场激战又将开始。他们你追我赶的,也给这严肃的气氛增添了不少乐趣。其实说起初三。给我十天十夜的时间也讲不完。它记录了我的成长,以及我们的开始到结束。

看着这本漂亮的同学录,它告诉我:一切都要结束了。

读书长大的童年

读书长大的童年

西平县柏城北街小学五三班 赵晨光

书就像是一汪清泉;书,是人类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书无处不在,他就像是空气,在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书还像大海一样宽广,让人们去细细品味;书就是人类知识的来源;书籍,会告诉你知识,会让你懂得知识,会读书的人还有什么做不来的呢?可在我童年的时候,读书却是不快乐的,而是让人讨厌的,但长大之后,书变的有趣起来,一个个读书的难题被我解开。

童年的时候无忧无虑的我在天真的、幻想的世界里,可有一次,我们全家在

进行成语接龙的时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突然,爸爸、妈妈扑哧一笑,说:“儿子,你的知识还不够,快去看看那是什么字”于是我翻开字典,先查“士”字头,再查“1、2、3、4、”4画,一看金蝉脱壳的壳(qiao),被我念成了(ke)。怪不得爸爸、妈妈笑呢,原来读错了,我今天真倒霉。

三年级,我感觉到我的知识缺口特别大,尽管爸爸、妈妈已经给我买了很多书,没兴趣成了我读书的一大难题,可有一天,老师向我推荐了一本《城南旧事》彻底改变了我对读书的看法。

自从我看了《城南旧事》之后,小主人公英子,和他的好朋友妞儿的故事让我又哭又笑,特别是妞儿,她的感人故事让我终身难忘,最后,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亲妈。从此以后我爱上了书。书渐渐成了我的朋友。

我从三年级一直到五年级,都在看书,书与我的童年相伴,《三国演义》中,《火烧赤壁》、《空城计》让我领略了诸葛亮的雄才大略;从《安徒生童话》中,我感到卖火柴的小女孩的艰苦;从《笑猫日记》中让我领悟到了春、夏、秋、冬的美好变化,那就是温暖四季的心灵鸡汤,

现在书慢慢的一步步的走进我的生活。朋友们让我们去书的世界领悟书的美好的世界吧。让我们爱上书,去走向自己的美好前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