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密秘作文200(共五篇)

在七岁时,我总想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小天地。我对妈妈说了这件事。妈妈总说我还小。可是我每天都对妈说:“我想要一个房间。”妈妈就答应了,妈妈把三楼前面房间的东西搬出来,把床和写字台搬进去。一些柜子和沙发没搬走。我真想现在就在我的房间里睡觉,可妈妈说要把房间洗一遍才能住。我心里就犯嘀咕了:不是刚刚搬过来吗,不是还干净吗,干嘛要洗啊?妈妈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这床是从小婶婶那儿搬过来的,写字台也是刚买来的,当然要洗一遍啦!”

在我的这片小天地里有喜也有悲。有一次,我从爸爸那里偷了一个打火机来玩,可我不小心把纸烧着了。我怎么扇都扇不灭。当要把床烧着的时候,我竟然把木制的宝剑盒压在上面,不过这盒子还真有效,一下子就把火熄灭了。我心想:真感谢小房间为我守住了这个密秘。我的小房间也保护过我。在九岁时,我的字写不好被爸爸打了,我赶快跑到房间里,把门闩上,直到爸爸气消了才敢出来。

我真的好喜欢我的小天地——小房间!

说不出的密秘

说不出的密秘

窗外,

雨悄悄的下,

无声的诉说着我心弦。

灯光下,只留你我两人,

你在前,

我在后。

睡梦里,

我大胆的向你表白,

你甜甜的对我微笑。

现实中,

我静静坐在你的身后,

欣赏你的一举一动。

你回头,

刹那间的对望,

激起了我心中的涟漪。

你掉转过头,

我欲伸手挽回,

更那堪如此懦弱。

我想,

无论怎样,

我都会悄的想念你;

我猜,

不告诉你会更好,

爱到朦胧才最美;

我会,

默默的为你付出,

如黑暗中的光亮,

将照亮你的一生。

白菜的密秘

作者眼中的自己――

混迹网络已很多年,真正动手却只是近日的事情。

从小喜欢看杂书,所谓杂,乱七八糟也。80年代末,还没完全落败的旧书摊前,常常有一个小屁孩驻足,翻看《功夫》中所谓的《如来神掌》、《皇帝内经》之类的书。

现在想想,可以确定,那时的偶,是完全看不懂像《如来神掌》这般高深的武学的,比起星爷来,偶只是一个武盲,连一丁点花拳绣腿都不会。

时光推移到偶上初中后,终于能看懂一些书籍了,至少偶认为偶看懂了。

琼瑶阿姨以及席绢姐姐是偶最早经手的言情,但真得回想起来,她们写的,还真不如当年我后座那个姐妹写的呢。那妮子写了半本《哈迪斯》的故事,当时的偶,看得那叫如痴如醉。可惜她很不人道地早早进了宫,以至偶在初中头一年,就对太监文有了一个相当清晰的认识。

到了初二,看武侠的时候,某次班会,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开始了所谓的“文化整风运动“。在老师的口中,不管是台湾的言情还是香港的武侠通通属于不入流的,她一力推荐我们阅读张爱玲。

大概偶熟得比较晚吧,反正那时候的偶是读不懂张阿姨的。

10多页悲惨的张氏经历,使偶早早地放弃了对纯文学的追求。直到高中熟读《红楼梦》之后,才稍稍扭转了一些。

《红楼梦》是真正的YY小说啊!就是今时今日,偶还是这么感叹:纯文学与YY小说,在本质上是木有什么两样的。

意淫这个词,最早印入偶脑海的,就属这本大大、巨巨、庞庞级的古书了。

《红楼梦》以外,我记忆仍比较深刻的纯文学,大概就属《安娜卡列尼娜》了。哎。我对不起毛主席,对不起社会主义,红色经典终究没在偶的意识深处扎住根,像《林海雪原》这类,说实话也真得不错,可偶怎么就把它们排在封建主义的糟粕之后了呢。

哦。到了高三,残酷的应试教育使偶不安的心终于稍稍放了放,偶终于明白,上面两本巨著不是糟粕反而是精华,那两位大大、巨巨、庞庞级写手把它们写出来,不是为了赞扬,而是深刻地揭露了,批判了,封建社会的腐朽与残酷。

大学里,读了些什么呢?偶想想啊,似乎也米什么重要的,就是把小时候读的那些杂七杂八的进一步加深而已。比如自然科学的,管理的,经济的,厚黑的。

读得时候,偶如同小时候一样,自认是读懂了。可现在想想呢?偶还真说不上来了。

好了,就吹到这儿吧。残酷的1000字终于完成了。

编辑眼中的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这个名字,初次出现在我的记忆里,还是在04年那个炎热的夏天。

二年前,我只是个整天守在起点找书看的小白。因为自认也算是读书破万卷,又曾经在网上跟几个出名的写手打过几次嘴仗,于是自视甚高,每遇到别人荐书时,总装出一付懒洋洋的资深老白模样,总以为难得有几本书入得自己的慧眼。

当时我姐夫也属于下班就爬到电脑前找书的那种,有一次下午在QQ上忽然给了我个链接,说:“瞧瞧这本吧,很不错的。”点进一看,赫然就是《官场风流》。

看到作者的名字,叫“天上人间”,不认识。但从书名看,应该是官场类小说。“官场小说岂是一般人写得了的?”这是我的第一想法。他有王跃文的阅历么?有二月河的文笔么?至不济赶得上舍人的朴实无华么?不过由于对姐夫的眼光的信任,我没有顺手关掉网页,结果刚刚看了几章开头,就一气不可收拾,不但让我一泡尿憋到底,还一直拖拖沓沓跟到两年后的现在。说到这里,还要多亏起点的VIP制度,让我能在有生之年还有看到这本书结尾的希望。

时光流逝,转眼间两年悄悄过去,我也从一个无知小白,成年累月地打怪练级PK,终于混成了起点编辑,可对作者天上人间仍然缘悭一面,未得相识,但止神交而已。

说起对作者的看法,我向来用词匮乏,正好刚看到无语中的自评:“本书的作者比曹雪芹有钱,比雨果要年轻,比大仲马正派,可能还要比肖伯纳帅上一些,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就是近视的利害,眼睛成为作者的一个弱项,不过比起荷马还是要强上许多的。”

便套到天上人间大大的头上:“本书的作者可能比周树人奸滑,比海明威正派,比王跃文放得开,也可能比左丘明看的书要多一些,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就是速度慢得可以,不过虽作者眼中的自己――

混迹网络已很多年,真正动手却只是近日的事情。

从小喜欢看杂书,所谓杂,乱七八糟也。80年代末,还没完全落败的旧书摊前,常常有一个小屁孩驻足,翻看《功夫》中所谓的《如来神掌》、《皇帝内经》之类的书。

现在想想,可以确定,那时的偶,是完全看不懂像《如来神掌》这般高深的武学的,比起星爷来,偶只是一个武盲,连一丁点花拳绣腿都不会。

时光推移到偶上初中后,终于能看懂一些书籍了,至少偶认为偶看懂了。

琼瑶阿姨以及席绢姐姐是偶最早经手的言情,但真得回想起来,她们写的,还真不如当年我后座那个姐妹写的呢。那妮子写了半本《哈迪斯》的故事,当时的偶,看得那叫如痴如醉。可惜她很不人道地早早进了宫,以至偶在初中头一年,就对太监文有了一个相当清晰的认识。

到了初二,看武侠的时候,某次班会,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开始了所谓的“文化整风运动“。在老师的口中,不管是台湾的言情还是香港的武侠通通属于不入流的,她一力推荐我们阅读张爱玲。

大概偶熟得比较晚吧,反正那时候的偶是读不懂张阿姨的。

10多页悲惨的张氏经历,使偶早早地放弃了对纯文学的追求。直到高中熟读《红楼梦》之后,才稍稍扭转了一些。

《红楼梦》是真正的YY小说啊!就是今时今日,偶还是这么感叹:纯文学与YY小说,在本质上是木有什么两样的。

意淫这个词,最早印入偶脑海的,就属这本大大、巨巨、庞庞级的古书了。

《红楼梦》以外,我记忆仍比较深刻的纯文学,大概就属《安娜卡列尼娜》了。哎。我对不起毛主席,对不起社会主义,红色经典终究没在偶的意识深处扎住根,像《林海雪原》这类,说实话也真得不错,可偶怎么就把它们排在封建主义的糟粕之后了呢。

哦。到了高三,残酷的应试教育使偶不安的心终于稍稍放了放,偶终于明白,上面两本巨著不是糟粕反而是精华,那两位大大、巨巨、庞庞级写手把它们写出来,不是为了赞扬,而是深刻地揭露了,批判了,封建社会的腐朽与残酷。

大学里,读了些什么呢?偶想想啊,似乎也米什么重要的,就是把小时候读的那些杂七杂八的进一步加深而已。比如自然科学的,管理的,经济的,厚黑的。

读得时候,偶如同小时候一样,自认是读懂了。可现在想想呢?偶还真说不上来了。

好了,就吹到这儿吧。残酷的1000字终于完成了。

编辑眼中的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这个名字,初次出现在我的记忆里,还是在04年那个炎热的夏天。

二年前,我只是个整天守在起点找书看的小白。因为自认也算是读书破万卷,又曾经在网上跟几个出名的写手打过几次嘴仗,于是自视甚高,每遇到别人荐书时,总装出一付懒洋洋的资深老白模样,总以为难得有几本书入得自己的慧眼。

当时我姐夫也属于下班就爬到电脑前找书的那种,有一次下午在QQ上忽然给了我个链接,说:“瞧瞧这本吧,很不错的。”点进一看,赫然就是《官场风流》。

看到作者的名字,叫“天上人间”,不认识。但从书名看,应该是官场类小说。“官场小说岂是一般人写得了的?”这是我的第一想法。他有王跃文的阅历么?有二月河的文笔么?至不济赶得上舍人的朴实无华么?不过由于对姐夫的眼光的信任,我没有顺手关掉网页,结果刚刚看了几章开头,就一气不可收拾,不但让我一泡尿憋到底,还一直拖拖沓沓跟到两年后的现在。说到这里,还要多亏起点的VIP制度,让我能在有生之年还有看到这本书结尾的希望。

时光流逝,转眼间两年悄悄过去,我也从一个无知小白,成年累月地打怪练级PK,终于混成了起点编辑,可对作者天上人间仍然缘悭一面,未得相识,但止神交而已。

说起对作者的看法,我向来用词匮乏,正好刚看到无语中的自评:“本书的作者比曹雪芹有钱,比雨果要年轻,比大仲马正派,可能还要比肖伯纳帅上一些,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就是近视的利害,眼睛成为作者的一个弱项,不过比起荷马还是要强上许多的。”

便套到天上人间大大的头上:“本书的作者可能比周树人奸滑,比海明威正派,比王跃文放得开,也可能比左丘明看的书要多一些,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就是速度慢得可以,不过虽作者眼中的自己――

混迹网络已很多年,真正动手却只是近日的事情。

从小喜欢看杂书,所谓杂,乱七八糟也。80年代末,还没完全落败的旧书摊前,常常有一个小屁孩驻足,翻看《功夫》中所谓的《如来神掌》、《皇帝内经》之类的书。

现在想想,可以确定,那时的偶,是完全看不懂像《如来神掌》这般高深的武学的,比起星爷来,偶只是一个武盲,连一丁点花拳绣腿都不会。

时光推移到偶上初中后,终于能看懂一些书籍了,至少偶认为偶看懂了。

琼瑶阿姨以及席绢姐姐是偶最早经手的言情,但真得回想起来,她们写的,还真不如当年我后座那个姐妹写的呢。那妮子写了半本《哈迪斯》的故事,当时的偶,看得那叫如痴如醉。可惜她很不人道地早早进了宫,以至偶在初中头一年,就对太监文有了一个相当清晰的认识。

到了初二,看武侠的时候,某次班会,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开始了所谓的“文化整风运动“。在老师的口中,不管是台湾的言情还是香港的武侠通通属于不入流的,她一力推荐我们阅读张爱玲。

大概偶熟得比较晚吧,反正那时候的偶是读不懂张阿姨的。

10多页悲惨的张氏经历,使偶早早地放弃了对纯文学的追求。直到高中熟读《红楼梦》之后,才稍稍扭转了一些。

《红楼梦》是真正的YY小说啊!就是今时今日,偶还是这么感叹:纯文学与YY小说,在本质上是木有什么两样的。

意淫这个词,最早印入偶脑海的,就属这本大大、巨巨、庞庞级的古书了。

《红楼梦》以外,我记忆仍比较深刻的纯文学,大概就属《安娜卡列尼娜》了。哎。我对不起毛主席,对不起社会主义,红色经典终究没在偶的意识深处扎住根,像《林海雪原》这类,说实话也真得不错,可偶怎么就把它们排在封建主义的糟粕之后了呢。

哦。到了高三,残酷的应试教育使偶不安的心终于稍稍放了放,偶终于明白,上面两本巨著不是糟粕反而是精华,那两位大大、巨巨、庞庞级写手把它们写出来,不是为了赞扬,而是深刻地揭露了,批判了,封建社会的腐朽与残酷。

大学里,读了些什么呢?偶想想啊,似乎也米什么重要的,就是把小时候读的那些杂七杂八的进一步加深而已。比如自然科学的,管理的,经济的,厚黑的。

读得时候,偶如同小时候一样,自认是读懂了。可现在想想呢?偶还真说不上来了。

好了,就吹到这儿吧。残酷的1000字终于完成了。

编辑眼中的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这个名字,初次出现在我的记忆里,还是在04年那个炎热的夏天。

二年前,我只是个整天守在起点找书看的小白。因为自认也算是读书破万卷,又曾经在网上跟几个出名的写手打过几次嘴仗,于是自视甚高,每遇到别人荐书时,总装出一付懒洋洋的资深老白模样,总以为难得有几本书入得自己的慧眼。

当时我姐夫也属于下班就爬到电脑前找书的那种,有一次下午在QQ上忽然给了我个链接,说:“瞧瞧这本吧,很不错的。”点进一看,赫然就是《官场风流》。

看到作者的名字,叫“天上人间”,不认识。但从书名看,应该是官场类小说。“官场小说岂是一般人写得了的?”这是我的第一想法。他有王跃文的阅历么?有二月河的文笔么?至不济赶得上舍人的朴实无华么?不过由于对姐夫的眼光的信任,我没有顺手关掉网页,结果刚刚看了几章开头,就一气不可收拾,不但让我一泡尿憋到底,还一直拖拖沓沓跟到两年后的现在。说到这里,还要多亏起点的VIP制度,让我能在有生之年还有看到这本书结尾的希望。

时光流逝,转眼间两年悄悄过去,我也从一个无知小白,成年累月地打怪练级PK,终于混成了起点编辑,可对作者天上人间仍然缘悭一面,未得相识,但止神交而已。

说起对作者的看法,我向来用词匮乏,正好刚看到无语中的自评:“本书的作者比曹雪芹有钱,比雨果要年轻,比大仲马正派,可能还要比肖伯纳帅上一些,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就是近视的利害,眼睛成为作者的一个弱项,不过比起荷马还是要强上许多的。”

便套到天上人间大大的头上:“本书的作者可能比周树人奸滑,比海明威正派,比王跃文放得开,也可能比左丘明看的书要多一些,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就是速度慢得可以,不过虽作者眼中的自己――

混迹网络已很多年,真正动手却只是近日的事情。

从小喜欢看杂书,所谓杂,乱七八糟也。80年代末,还没完全落败的旧书摊前,常常有一个小屁孩驻足,翻看《功夫》中所谓的《如来神掌》、《皇帝内经》之类的书。

现在想想,可以确定,那时的偶,是完全看不懂像《如来神掌》这般高深的武学的,比起星爷来,偶只是一个武盲,连一丁点花拳绣腿都不会。

时光推移到偶上初中后,终于能看懂一些书籍了,至少偶认为偶看懂了。

琼瑶阿姨以及席绢姐姐是偶最早经手的言情,但真得回想起来,她们写的,还真不如当年我后座那个姐妹写的呢。那妮子写了半本《哈迪斯》的故事,当时的偶,看得那叫如痴如醉。可惜她很不人道地早早进了宫,以至偶在初中头一年,就对太监文有了一个相当清晰的认识。

到了初二,看武侠的时候,某次班会,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开始了所谓的“文化整风运动“。在老师的口中,不管是台湾的言情还是香港的武侠通通属于不入流的,她一力推荐我们阅读张爱玲。

大概偶熟得比较晚吧,反正那时候的偶是读不懂张阿姨的。

10多页悲惨的张氏经历,使偶早早地放弃了对纯文学的追求。直到高中熟读《红楼梦》之后,才稍稍扭转了一些。

《红楼梦》是真正的YY小说啊!就是今时今日,偶还是这么感叹:纯文学与YY小说,在本质上是木有什么两样的。

意淫这个词,最早印入偶脑海的,就属这本大大、巨巨、庞庞级的古书了。

《红楼梦》以外,我记忆仍比较深刻的纯文学,大概就属《安娜卡列尼娜》了。哎。我对不起毛主席,对不起社会主义,红色经典终究没在偶的意识深处扎住根,像《林海雪原》这类,说实话也真得不错,可偶怎么就把它们排在封建主义的糟粕之后了呢。

哦。到了高三,残酷的应试教育使偶不安的心终于稍稍放了放,偶终于明白,上面两本巨著不是糟粕反而是精华,那两位大大、巨巨、庞庞级写手把它们写出来,不是为了赞扬,而是深刻地揭露了,批判了,封建社会的腐朽与残酷。

大学里,读了些什么呢?偶想想啊,似乎也米什么重要的,就是把小时候读的那些杂七杂八的进一步加深而已。比如自然科学的,管理的,经济的,厚黑的。

读得时候,偶如同小时候一样,自认是读懂了。可现在想想呢?偶还真说不上来了。

好了,就吹到这儿吧。残酷的1000字终于完成了。

编辑眼中的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这个名字,初次出现在我的记忆里,还是在04年那个炎热的夏天。

二年前,我只是个整天守在起点找书看的小白。因为自认也算是读书破万卷,又曾经在网上跟几个出名的写手打过几次嘴仗,于是自视甚高,每遇到别人荐书时,总装出一付懒洋洋的资深老白模样,总以为难得有几本书入得自己的慧眼。

当时我姐夫也属于下班就爬到电脑前找书的那种,有一次下午在QQ上忽然给了我个链接,说:“瞧瞧这本吧,很不错的。”点进一看,赫然就是《官场风流》。

看到作者的名字,叫“天上人间”,不认识。但从书名看,应该是官场类小说。“官场小说岂是一般人写得了的?”这是我的第一想法。他有王跃文的阅历么?有二月河的文笔么?至不济赶得上舍人的朴实无华么?不过由于对姐夫的眼光的信任,我没有顺手关掉网页,结果刚刚看了几章开头,就一气不可收拾,不但让我一泡尿憋到底,还一直拖拖沓沓跟到两年后的现在。说到这里,还要多亏起点的VIP制度,让我能在有生之年还有看到这本书结尾的希望。

时光流逝,转眼间两年悄悄过去,我也从一个无知小白,成年累月地打怪练级PK,终于混成了起点编辑,可对作者天上人间仍然缘悭一面,未得相识,但止神交而已。

说起对作者的看法,我向来用词匮乏,正好刚看到无语中的自评:“本书的作者比曹雪芹有钱,比雨果要年轻,比大仲马正派,可能还要比肖伯纳帅上一些,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就是近视的利害,眼睛成为作者的一个弱项,不过比起荷马还是要强上许多的。”

便套到天上人间大大的头上:“本书的作者可能比周树人奸滑,比海明威正派,比王跃文放得开,也可能比左丘明看的书要多一些,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就是速度慢得可以,不过虽作者眼中的自己――

混迹网络已很多年,真正动手却只是近日的事情。

从小喜欢看杂书,所谓杂,乱七八糟也。80年代末,还没完全落败的旧书摊前,常常有一个小屁孩驻足,翻看《功夫》中所谓的《如来神掌》、《皇帝内经》之类的书。

现在想想,可以确定,那时的偶,是完全看不懂像《如来神掌》这般高深的武学的,比起星爷来,偶只是一个武盲,连一丁点花拳绣腿都不会。

时光推移到偶上初中后,终于能看懂一些书籍了,至少偶认为偶看懂了。

琼瑶阿姨以及席绢姐姐是偶最早经手的言情,但真得回想起来,她们写的,还真不如当年我后座那个姐妹写的呢。那妮子写了半本《哈迪斯》的故事,当时的偶,看得那叫如痴如醉。可惜她很不人道地早早进了宫,以至偶在初中头一年,就对太监文有了一个相当清晰的认识。

到了初二,看武侠的时候,某次班会,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开始了所谓的“文化整风运动“。在老师的口中,不管是台湾的言情还是香港的武侠通通属于不入流的,她一力推荐我们阅读张爱玲。

大概偶熟得比较晚吧,反正那时候的偶是读不懂张阿姨的。

10多页悲惨的张氏经历,使偶早早地放弃了对纯文学的追求。直到高中熟读《红楼梦》之后,才稍稍扭转了一些。

《红楼梦》是真正的YY小说啊!就是今时今日,偶还是这么感叹:纯文学与YY小说,在本质上是木有什么两样的。

意淫这个词,最早印入偶脑海的,就属这本大大、巨巨、庞庞级的古书了。

《红楼梦》以外,我记忆仍比较深刻的纯文学,大概就属《安娜卡列尼娜》了。哎。我对不起毛主席,对不起社会主义,红色经典终究没在偶的意识深处扎住根,像《林海雪原》这类,说实话也真得不错,可偶怎么就把它们排在封建主义的糟粕之后了呢。

哦。到了高三,残酷的应试教育使偶不安的心终于稍稍放了放,偶终于明白,上面两本巨著不是糟粕反而是精华,那两位大大、巨巨、庞庞级写手把它们写出来,不是为了赞扬,而是深刻地揭露了,批判了,封建社会的腐朽与残酷。

大学里,读了些什么呢?偶想想啊,似乎也米什么重要的,就是把小时候读的那些杂七杂八的进一步加深而已。比如自然科学的,管理的,经济的,厚黑的。

读得时候,偶如同小时候一样,自认是读懂了。可现在想想呢?偶还真说不上来了。

好了,就吹到这儿吧。残酷的1000字终于完成了。

编辑眼中的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这个名字,初次出现在我的记忆里,还是在04年那个炎热的夏天。

二年前,我只是个整天守在起点找书看的小白。因为自认也算是读书破万卷,又曾经在网上跟几个出名的写手打过几次嘴仗,于是自视甚高,每遇到别人荐书时,总装出一付懒洋洋的资深老白模样,总以为难得有几本书入得自己的慧眼。

当时我姐夫也属于下班就爬到电脑前找书的那种,有一次下午在QQ上忽然给了我个链接,说:“瞧瞧这本吧,很不错的。”点进一看,赫然就是《官场风流》。

看到作者的名字,叫“天上人间”,不认识。但从书名看,应该是官场类小说。“官场小说岂是一般人写得了的?”这是我的第一想法。他有王跃文的阅历么?有二月河的文笔么?至不济赶得上舍人的朴实无华么?不过由于对姐夫的眼光的信任,我没有顺手关掉网页,结果刚刚看了几章开头,就一气不可收拾,不但让我一泡尿憋到底,还一直拖拖沓沓跟到两年后的现在。说到这里,还要多亏起点的VIP制度,让我能在有生之年还有看到这本书结尾的希望。

时光流逝,转眼间两年悄悄过去,我也从一个无知小白,成年累月地打怪练级PK,终于混成了起点编辑,可对作者天上人间仍然缘悭一面,未得相识,但止神交而已。

说起对作者的看法,我向来用词匮乏,正好刚看到无语中的自评:“本书的作者比曹雪芹有钱,比雨果要年轻,比大仲马正派,可能还要比肖伯纳帅上一些,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就是近视的利害,眼睛成为作者的一个弱项,不过比起荷马还是要强上许多的。”

便套到天上人间大大的头上:“本书的作者可能比周树人奸滑,比海明威正派,比王跃文放得开,也可能比左丘明看的书要多一些,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就是速度慢得可以,不过虽作者眼中的自己――

混迹网络已很多年,真正动手却只是近日的事情。

从小喜欢看杂书,所谓杂,乱七八糟也。80年代末,还没完全落败的旧书摊前,常常有一个小屁孩驻足,翻看《功夫》中所谓的《如来神掌》、《皇帝内经》之类的书。

现在想想,可以确定,那时的偶,是完全看不懂像《如来神掌》这般高深的武学的,比起星爷来,偶只是一个武盲,连一丁点花拳绣腿都不会。

时光推移到偶上初中后,终于能看懂一些书籍了,至少偶认为偶看懂了。

琼瑶阿姨以及席绢姐姐是偶最早经手的言情,但真得回想起来,她们写的,还真不如当年我后座那个姐妹写的呢。那妮子写了半本《哈迪斯》的故事,当时的偶,看得那叫如痴如醉。可惜她很不人道地早早进了宫,以至偶在初中头一年,就对太监文有了一个相当清晰的认识。

到了初二,看武侠的时候,某次班会,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开始了所谓的“文化整风运动“。在老师的口中,不管是台湾的言情还是香港的武侠通通属于不入流的,她一力推荐我们阅读张爱玲。

大概偶熟得比较晚吧,反正那时候的偶是读不懂张阿姨的。

10多页悲惨的张氏经历,使偶早早地放弃了对纯文学的追求。直到高中熟读《红楼梦》之后,才稍稍扭转了一些。

《红楼梦》是真正的YY小说啊!就是今时今日,偶还是这么感叹:纯文学与YY小说,在本质上是木有什么两样的。

意淫这个词,最早印入偶脑海的,就属这本大大、巨巨、庞庞级的古书了。

《红楼梦》以外,我记忆仍比较深刻的纯文学,大概就属《安娜卡列尼娜》了。哎。我对不起毛主席,对不起社会主义,红色经典终究没在偶的意识深处扎住根,像《林海雪原》这类,说实话也真得不错,可偶怎么就把它们排在封建主义的糟粕之后了呢。

哦。到了高三,残酷的应试教育使偶不安的心终于稍稍放了放,偶终于明白,上面两本巨著不是糟粕反而是精华,那两位大大、巨巨、庞庞级写手把它们写出来,不是为了赞扬,而是深刻地揭露了,批判了,封建社会的腐朽与残酷。

大学里,读了些什么呢?偶想想啊,似乎也米什么重要的,就是把小时候读的那些杂七杂八的进一步加深而已。比如自然科学的,管理的,经济的,厚黑的。

读得时候,偶如同小时候一样,自认是读懂了。可现在想想呢?偶还真说不上来了。

好了,就吹到这儿吧。残酷的1000字终于完成了。

编辑眼中的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这个名字,初次出现在我的记忆里,还是在04年那个炎热的夏天。

二年前,我只是个整天守在起点找书看的小白。因为自认也算是读书破万卷,又曾经在网上跟几个出名的写手打过几次嘴仗,于是自视甚高,每遇到别人荐书时,总装出一付懒洋洋的资深老白模样,总以为难得有几本书入得自己的慧眼。

当时我姐夫也属于下班就爬到电脑前找书的那种,有一次下午在QQ上忽然给了我个链接,说:“瞧瞧这本吧,很不错的。”点进一看,赫然就是《官场风流》。

看到作者的名字,叫“天上人间”,不认识。但从书名看,应该是官场类小说。“官场小说岂是一般人写得了的?”这是我的第一想法。他有王跃文的阅历么?有二月河的文笔么?至不济赶得上舍人的朴实无华么?不过由于对姐夫的眼光的信任,我没有顺手关掉网页,结果刚刚看了几章开头,就一气不可收拾,不但让我一泡尿憋到底,还一直拖拖沓沓跟到两年后的现在。说到这里,还要多亏起点的VIP制度,让我能在有生之年还有看到这本书结尾的希望。

时光流逝,转眼间两年悄悄过去,我也从一个无知小白,成年累月地打怪练级PK,终于混成了起点编辑,可对作者天上人间仍然缘悭一面,未得相识,但止神交而已。

说起对作者的看法,我向来用词匮乏,正好刚看到无语中的自评:“本书的作者比曹雪芹有钱,比雨果要年轻,比大仲马正派,可能还要比肖伯纳帅上一些,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就是近视的利害,眼睛成为作者的一个弱项,不过比起荷马还是要强上许多的。”

便套到天上人间大大的头上:“本书的作者可能比周树人奸滑,比海明威正派,比王跃文放得开,也可能比左丘明看的书要多一些,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就是速度慢得可以,不过虽作者眼中的自己――

混迹网络已很多年,真正动手却只是近日的事情。

从小喜欢看杂书,所谓杂,乱七八糟也。80年代末,还没完全落败的旧书摊前,常常有一个小屁孩驻足,翻看《功夫》中所谓的《如来神掌》、《皇帝内经》之类的书。

现在想想,可以确定,那时的偶,是完全看不懂像《如来神掌》这般高深的武学的,比起星爷来,偶只是一个武盲,连一丁点花拳绣腿都不会。

时光推移到偶上初中后,终于能看懂一些书籍了,至少偶认为偶看懂了。

琼瑶阿姨以及席绢姐姐是偶最早经手的言情,但真得回想起来,她们写的,还真不如当年我后座那个姐妹写的呢。那妮子写了半本《哈迪斯》的故事,当时的偶,看得那叫如痴如醉。可惜她很不人道地早早进了宫,以至偶在初中头一年,就对太监文有了一个相当清晰的认识。

到了初二,看武侠的时候,某次班会,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开始了所谓的“文化整风运动“。在老师的口中,不管是台湾的言情还是香港的武侠通通属于不入流的,她一力推荐我们阅读张爱玲。

大概偶熟得比较晚吧,反正那时候的偶是读不懂张阿姨的。

10多页悲惨的张氏经历,使偶早早地放弃了对纯文学的追求。直到高中熟读《红楼梦》之后,才稍稍扭转了一些。

《红楼梦》是真正的YY小说啊!就是今时今日,偶还是这么感叹:纯文学与YY小说,在本质上是木有什么两样的。

意淫这个词,最早印入偶脑海的,就属这本大大、巨巨、庞庞级的古书了。

《红楼梦》以外,我记忆仍比较深刻的纯文学,大概就属《安娜卡列尼娜》了。哎。我对不起毛主席,对不起社会主义,红色经典终究没在偶的意识深处扎住根,像《林海雪原》这类,说实话也真得不错,可偶怎么就把它们排在封建主义的糟粕之后了呢。

哦。到了高三,残酷的应试教育使偶不安的心终于稍稍放了放,偶终于明白,上面两本巨著不是糟粕反而是精华,那两位大大、巨巨、庞庞级写手把它们写出来,不是为了赞扬,而是深刻地揭露了,批判了,封建社会的腐朽与残酷。

大学里,读了些什么呢?偶想想啊,似乎也米什么重要的,就是把小时候读的那些杂七杂八的进一步加深而已。比如自然科学的,管理的,经济的,厚黑的。

读得时候,偶如同小时候一样,自认是读懂了。可现在想想呢?偶还真说不上来了。

好了,就吹到这儿吧。残酷的1000字终于完成了。

编辑眼中的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这个名字,初次出现在我的记忆里,还是在04年那个炎热的夏天。

二年前,我只是个整天守在起点找书看的小白。因为自认也算是读书破万卷,又曾经在网上跟几个出名的写手打过几次嘴仗,于是自视甚高,每遇到别人荐书时,总装出一付懒洋洋的资深老白模样,总以为难得有几本书入得自己的慧眼。

当时我姐夫也属于下班就爬到电脑前找书的那种,有一次下午在QQ上忽然给了我个链接,说:“瞧瞧这本吧,很不错的。”点进一看,赫然就是《官场风流》。

看到作者的名字,叫“天上人间”,不认识。但从书名看,应该是官场类小说。“官场小说岂是一般人写得了的?”这是我的第一想法。他有王跃文的阅历么?有二月河的文笔么?至不济赶得上舍人的朴实无华么?不过由于对姐夫的眼光的信任,我没有顺手关掉网页,结果刚刚看了几章开头,就一气不可收拾,不但让我一泡尿憋到底,还一直拖拖沓沓跟到两年后的现在。说到这里,还要多亏起点的VIP制度,让我能在有生之年还有看到这本书结尾的希望。

时光流逝,转眼间两年悄悄过去,我也从一个无知小白,成年累月地打怪练级PK,终于混成了起点编辑,可对作者天上人间仍然缘悭一面,未得相识,但止神交而已。

说起对作者的看法,我向来用词匮乏,正好刚看到无语中的自评:“本书的作者比曹雪芹有钱,比雨果要年轻,比大仲马正派,可能还要比肖伯纳帅上一些,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就是近视的利害,眼睛成为作者的一个弱项,不过比起荷马还是要强上许多的。”

便套到天上人间大大的头上:“本书的作者可能比周树人奸滑,比海明威正派,比王跃文放得开,也可能比左丘明看的书要多一些,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就是速度慢得可以,不过虽

我发现蚂蚁的密秘

有一天,我在草坪上玩,一不小心摔倒了,当我想到站起来时,看见了一群蚂蚁正在抬饭米粒,他们排着队伍一个接着一个抬着饭米粒,很整齐的,像有训练过的军队一样,我悄悄的跟在后面,。不一会儿,我发现前面有一丛新鲜的草丛,它们就到了那丛草里,一直一直走,还没待我细看,小蚂蚁不见了,我翻来翻去都没看见,天黑了,只好回家了,心里还是非常不高兴。

于是,第二天,我又很好奇的去找了,我再一次拨开那堆草丛,看见东奔西跑的小蚂蚁,我兴奋极了,他们像被紧急招唤似的,使劲的向前爬着,原来前面不知道谁丢的一块果皮,蚂蚁像获得了珍宝一样,一下子就聚集起来了,就看见那块果皮被奇迹般的移动了,我突然好想帮他们一下,于是我伸手把果皮往它们要移动的地方移了移,这下子可不好了,一下子蚂蚁都散开了,我看着它们乱跑的样子,心里难过极了,知道自己犯错了,于是再也不敢动了,就静静的看着,过了一会时间,不知道它们是不是觉得安全了,就又重新组合起来,搬果皮了,这次,我再也不敢动了,就这么默默的给它们加油,看着它们把果皮拖进了一个小洞里,后来我回去问爷爷,这是怎么回事,爷爷说:“小蚂蚁是一群团结的小动物,他们靠着集体的力量,为自已的家园努力。”

听了爷爷话,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团结就是力量,仅仅靠一个人是不能完成事情的,一定要靠大家的力量才行啊!

我的同桌

我的同桌是一个文静的女生,在三年级的时候,父母因车祸而亡,为此她特别伤心。 她很信任我,才将父母双亡的事告诉我,因为我很理解她。从我们开始同桌生活时,她就把我当她的知己,所以我们一直相处的很好。直到有一次,我们发生了矛盾,我一气之下,把她的密秘全部说出去了,她哭了起来,我也不好受,为此,我都被老师批评了一顿。而后,我被调到最后一位,可她却应要把我调回来,这让我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女生竟有如此大的忍耐力。 而从这件事以后,她再也没有欺负过我,而我们的关系却有增无减。是她自己让我认识什么是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