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宿舍作文的题记(共五篇)

自从上六年级后,我选择了住校,每间宿舍里只能容纳三个人,从此,我住的宿舍里产生了妙趣横生的故事。

——题记

第一战:尖叫帖服法(广大朋友,请勿模仿)

我的第一位舍友叫姚静,她的名字可真是远近闻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她的尖叫声可是名不虚传的,能把人心服口服的败在她的门下。

就拿开学第一天来说吧。那时我正拖着行李箱,走向宿舍。刚走到宿舍门口,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叫声,话说,那声音可真是如累惯耳、余音绕梁、经久不衰。害得我得用面巾纸把耳朵堵上,否则就被震聋了。许久,那声音才停下来,我才敢走进去,可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宿舍里又响起了一震刺耳的声音,我走到宿舍门口仔细一听才知道是音乐,不知道的人以为是我们宿舍里有什么人在狼嚎。

我走进宿舍里,看得眼花缭乱,差点就成色盲了,宿舍里什么颜色的东西都有,能称得上是多种多色,不细心一看,还真不知道宿舍里有第二个人。我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姚静,而是第二位舍友——吟星。她正捂着耳朵,不让姚静的“天籁之音”刺破了她的耳膜。

本来宿舍的颜色就多,姚静偏偏在今天穿了五颜六色的衣服,更是雪上加霜,更乱。

“啪!”姚静关掉了复读机里的音乐,翘着二郎腿的脚抬下来,说:“今天呢!要是谁敢阻止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她的耳朵可得遭殃。”

我苦着脸问:“今天谁招你惹你了拉?”

姚静摇摇头。吟星放下捂着耳朵的手说:“这是给我们下马威么?”

遥静满意的点点头。苦啊,这是给谁下马威啊?明明是给整栋宿舍的人下马威嘛,她这一叫,全部宿舍的人都知道是姚静。

第二战:捣乱帖服法(小孩请注意,请勿模仿)

第宿舍里捣蛋最厉害的人要属我拉。话说,我的捣蛋技术可真是无人能比,无人能赢的,要是能在10分钟内把宿舍弄乱的人就是少之又少,只是,在1分钟内把宿舍整地不是宿舍的样的人可真是只有一个人拉,这个人就是我!

就拿上次下午刚刚放学来手吧。

吟星背着书包想回宿舍的床上睡会,可脚刚刚走到宿舍门口就不敢再迈了。因为——

宿舍里一片狼籍,根本就不是宿舍,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垃圾站,幸亏没有直接把垃圾往里倒。话说,想知道乱成什么样的宿舍,请往下看……

床上的被子、枕头等日用品大家都熟悉吧?话说,床上的被子(正确的说是三张被子)全放在桌子上当桌布了,不过,那花花绿绿的图形,不当桌布可就可惜咯;在话说,那枕头,一瞬间到了地上,还被我踹了几脚,上面的脚印清晰可见;椅子(正确的说是带有绵垫的椅子),所有椅子上的绵垫都飞到了书架的顶层上,我可真佩服自己,书架比自己的身高还高一倍,居然能扔这么高(自恋中),不过,话又说回来,书架一层灰尘,绵垫要洗可真麻烦;床铺大家也都应该熟悉吧?每天晚上上床睡觉,都得垫着床铺,每个人对床铺都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每天晚上不垫它还都谁不着了,可我呢?一发疯,感情全没了,拿着床铺乱甩,还用剪刀在上面戳了几个大洞洞,不知道的人以为我拿的是破布一张,话说,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剪的(没办法,人疯过头了就是记不起事情)……还有很多就不必我多说了。

第三战:叨唠帖服法(最适合家庭主妇使用,不过用多了不灵,请勿模仿)

最后一位舍友就是吟星拉,最后介绍的人就是她,话说,她不仅有爱洁净的怪癖,还有爱唠叨洁净的怪癖,她的唠叨是全学校人喻班晓的。

就说这一次吧,老师布置清洁宿舍。

“哎!哎!哎!姚静用力擦!多擦几遍!别擦擦就完事,不干净可不好!记住了么!一定要擦干净!等会我在俩检查……哎!哎!哎!伊媛,你别总哈气、擦擦的,要用水洗洗啊,不洗洗怎么能干净,虽然抹布上有水,但毕竟不如水龙头的水多(这个常识我懂),快!快!快!洗洗!等会我在来检查。”一听这

自从上六年级后,我选择了住校,每间宿舍里只能容纳三个人,从此,我住的宿舍里产生了妙趣横生的故事。

——题记

第一战:尖叫帖服法(广大朋友,请勿模仿)

我的第一位舍友叫姚静,她的名字可真是远近闻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她的尖叫声可是名不虚传的,能把人心服口服的败在她的门下。

就拿开学第一天来说吧。那时我正拖着行李箱,走向宿舍。刚走到宿舍门口,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叫声,话说,那声音可真是如累惯耳、余音绕梁、经久不衰。害得我得用面巾纸把耳朵堵上,否则就被震聋了。许久,那声音才停下来,我才敢走进去,可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宿舍里又响起了一震刺耳的声音,我走到宿舍门口仔细一听才知道是音乐,不知道的人以为是我们宿舍里有什么人在狼嚎。

我走进宿舍里,看得眼花缭乱,差点就成色盲了,宿舍里什么颜色的东西都有,能称得上是多种多色,不细心一看,还真不知道宿舍里有第二个人。我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姚静,而是第二位舍友——吟星。她正捂着耳朵,不让姚静的“天籁之音”刺破了她的耳膜。

本来宿舍的颜色就多,姚静偏偏在今天穿了五颜六色的衣服,更是雪上加霜,更乱。

“啪!”姚静关掉了复读机里的音乐,翘着二郎腿的脚抬下来,说:“今天呢!要是谁敢阻止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她的耳朵可得遭殃。”

我苦着脸问:“今天谁招你惹你了拉?”

姚静摇摇头。吟星放下捂着耳朵的手说:“这是给我们下马威么?”

遥静满意的点点头。苦啊,这是给谁下马威啊?明明是给整栋宿舍的人下马威嘛,她这一叫,全部宿舍的人都知道是姚静。

第二战:捣乱帖服法(小孩请注意,请勿模仿)

第宿舍里捣蛋最厉害的人要属我拉。话说,我的捣蛋技术可真是无人能比,无人能赢的,要是能在10分钟内把宿舍弄乱的人就是少之又少,只是,在1分钟内把宿舍整地不是宿舍的样的人可真是只有一个人拉,这个人就是我!

就拿上次下午刚刚放学来手吧。

吟星背着书包想回宿舍的床上睡会,可脚刚刚走到宿舍门口就不敢再迈了。因为——

宿舍里一片狼籍,根本就不是宿舍,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垃圾站,幸亏没有直接把垃圾往里倒。话说,想知道乱成什么样的宿舍,请往下看……

床上的被子、枕头等日用品大家都熟悉吧?话说,床上的被子(正确的说是三张被子)全放在桌子上当桌布了,不过,那花花绿绿的图形,不当桌布可就可惜咯;在话说,那枕头,一瞬间到了地上,还被我踹了几脚,上面的脚印清晰可见;椅子(正确的说是带有绵垫的椅子),所有椅子上的绵垫都飞到了书架的顶层上,我可真佩服自己,书架比自己的身高还高一倍,居然能扔这么高(自恋中),不过,话又说回来,书架一层灰尘,绵垫要洗可真麻烦;床铺大家也都应该熟悉吧?每天晚上上床睡觉,都得垫着床铺,每个人对床铺都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每天晚上不垫它还都谁不着了,可我呢?一发疯,感情全没了,拿着床铺乱甩,还用剪刀在上面戳了几个大洞洞,不知道的人以为我拿的是破布一张,话说,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剪的(没办法,人疯过头了就是记不起事情)……还有很多就不必我多说了。

第三战:叨唠帖服法(最适合家庭主妇使用,不过用多了不灵,请勿模仿)

最后一位舍友就是吟星拉,最后介绍的人就是她,话说,她不仅有爱洁净的怪癖,还有爱唠叨洁净的怪癖,她的唠叨是全学校人喻班晓的。

就说这一次吧,老师布置清洁宿舍。

“哎!哎!哎!姚静用力擦!多擦几遍!别擦擦就完事,不干净可不好!记住了么!一定要擦干净!等会我在俩检查……哎!哎!哎!伊媛,你别总哈气、擦擦的,要用水洗洗啊,不洗洗怎么能干净,虽然抹布上有水,但毕竟不如水龙头的水多(这个常识我懂),快!快!快!洗洗!等会我在来检查。”一听这

自从上六年级后,我选择了住校,每间宿舍里只能容纳三个人,从此,我住的宿舍里产生了妙趣横生的故事。

——题记

第一战:尖叫帖服法(广大朋友,请勿模仿)

我的第一位舍友叫姚静,她的名字可真是远近闻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她的尖叫声可是名不虚传的,能把人心服口服的败在她的门下。

就拿开学第一天来说吧。那时我正拖着行李箱,走向宿舍。刚走到宿舍门口,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叫声,话说,那声音可真是如累惯耳、余音绕梁、经久不衰。害得我得用面巾纸把耳朵堵上,否则就被震聋了。许久,那声音才停下来,我才敢走进去,可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宿舍里又响起了一震刺耳的声音,我走到宿舍门口仔细一听才知道是音乐,不知道的人以为是我们宿舍里有什么人在狼嚎。

我走进宿舍里,看得眼花缭乱,差点就成色盲了,宿舍里什么颜色的东西都有,能称得上是多种多色,不细心一看,还真不知道宿舍里有第二个人。我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姚静,而是第二位舍友——吟星。她正捂着耳朵,不让姚静的“天籁之音”刺破了她的耳膜。

本来宿舍的颜色就多,姚静偏偏在今天穿了五颜六色的衣服,更是雪上加霜,更乱。

“啪!”姚静关掉了复读机里的音乐,翘着二郎腿的脚抬下来,说:“今天呢!要是谁敢阻止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她的耳朵可得遭殃。”

我苦着脸问:“今天谁招你惹你了拉?”

姚静摇摇头。吟星放下捂着耳朵的手说:“这是给我们下马威么?”

遥静满意的点点头。苦啊,这是给谁下马威啊?明明是给整栋宿舍的人下马威嘛,她这一叫,全部宿舍的人都知道是姚静。

第二战:捣乱帖服法(小孩请注意,请勿模仿)

第宿舍里捣蛋最厉害的人要属我拉。话说,我的捣蛋技术可真是无人能比,无人能赢的,要是能在10分钟内把宿舍弄乱的人就是少之又少,只是,在1分钟内把宿舍整地不是宿舍的样的人可真是只有一个人拉,这个人就是我!

就拿上次下午刚刚放学来手吧。

吟星背着书包想回宿舍的床上睡会,可脚刚刚走到宿舍门口就不敢再迈了。因为——

宿舍里一片狼籍,根本就不是宿舍,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垃圾站,幸亏没有直接把垃圾往里倒。话说,想知道乱成什么样的宿舍,请往下看……

床上的被子、枕头等日用品大家都熟悉吧?话说,床上的被子(正确的说是三张被子)全放在桌子上当桌布了,不过,那花花绿绿的图形,不当桌布可就可惜咯;在话说,那枕头,一瞬间到了地上,还被我踹了几脚,上面的脚印清晰可见;椅子(正确的说是带有绵垫的椅子),所有椅子上的绵垫都飞到了书架的顶层上,我可真佩服自己,书架比自己的身高还高一倍,居然能扔这么高(自恋中),不过,话又说回来,书架一层灰尘,绵垫要洗可真麻烦;床铺大家也都应该熟悉吧?每天晚上上床睡觉,都得垫着床铺,每个人对床铺都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每天晚上不垫它还都谁不着了,可我呢?一发疯,感情全没了,拿着床铺乱甩,还用剪刀在上面戳了几个大洞洞,不知道的人以为我拿的是破布一张,话说,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剪的(没办法,人疯过头了就是记不起事情)……还有很多就不必我多说了。

第三战:叨唠帖服法(最适合家庭主妇使用,不过用多了不灵,请勿模仿)

最后一位舍友就是吟星拉,最后介绍的人就是她,话说,她不仅有爱洁净的怪癖,还有爱唠叨洁净的怪癖,她的唠叨是全学校人喻班晓的。

就说这一次吧,老师布置清洁宿舍。

“哎!哎!哎!姚静用力擦!多擦几遍!别擦擦就完事,不干净可不好!记住了么!一定要擦干净!等会我在俩检查……哎!哎!哎!伊媛,你别总哈气、擦擦的,要用水洗洗啊,不洗洗怎么能干净,虽然抹布上有水,但毕竟不如水龙头的水多(这个常识我懂),快!快!快!洗洗!等会我在来检查。”一听这

自从上六年级后,我选择了住校,每间宿舍里只能容纳三个人,从此,我住的宿舍里产生了妙趣横生的故事。

——题记

第一战:尖叫帖服法(广大朋友,请勿模仿)

我的第一位舍友叫姚静,她的名字可真是远近闻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她的尖叫声可是名不虚传的,能把人心服口服的败在她的门下。

就拿开学第一天来说吧。那时我正拖着行李箱,走向宿舍。刚走到宿舍门口,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叫声,话说,那声音可真是如累惯耳、余音绕梁、经久不衰。害得我得用面巾纸把耳朵堵上,否则就被震聋了。许久,那声音才停下来,我才敢走进去,可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宿舍里又响起了一震刺耳的声音,我走到宿舍门口仔细一听才知道是音乐,不知道的人以为是我们宿舍里有什么人在狼嚎。

我走进宿舍里,看得眼花缭乱,差点就成色盲了,宿舍里什么颜色的东西都有,能称得上是多种多色,不细心一看,还真不知道宿舍里有第二个人。我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姚静,而是第二位舍友——吟星。她正捂着耳朵,不让姚静的“天籁之音”刺破了她的耳膜。

本来宿舍的颜色就多,姚静偏偏在今天穿了五颜六色的衣服,更是雪上加霜,更乱。

“啪!”姚静关掉了复读机里的音乐,翘着二郎腿的脚抬下来,说:“今天呢!要是谁敢阻止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她的耳朵可得遭殃。”

我苦着脸问:“今天谁招你惹你了拉?”

姚静摇摇头。吟星放下捂着耳朵的手说:“这是给我们下马威么?”

遥静满意的点点头。苦啊,这是给谁下马威啊?明明是给整栋宿舍的人下马威嘛,她这一叫,全部宿舍的人都知道是姚静。

第二战:捣乱帖服法(小孩请注意,请勿模仿)

第宿舍里捣蛋最厉害的人要属我拉。话说,我的捣蛋技术可真是无人能比,无人能赢的,要是能在10分钟内把宿舍弄乱的人就是少之又少,只是,在1分钟内把宿舍整地不是宿舍的样的人可真是只有一个人拉,这个人就是我!

就拿上次下午刚刚放学来手吧。

吟星背着书包想回宿舍的床上睡会,可脚刚刚走到宿舍门口就不敢再迈了。因为——

宿舍里一片狼籍,根本就不是宿舍,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垃圾站,幸亏没有直接把垃圾往里倒。话说,想知道乱成什么样的宿舍,请往下看……

床上的被子、枕头等日用品大家都熟悉吧?话说,床上的被子(正确的说是三张被子)全放在桌子上当桌布了,不过,那花花绿绿的图形,不当桌布可就可惜咯;在话说,那枕头,一瞬间到了地上,还被我踹了几脚,上面的脚印清晰可见;椅子(正确的说是带有绵垫的椅子),所有椅子上的绵垫都飞到了书架的顶层上,我可真佩服自己,书架比自己的身高还高一倍,居然能扔这么高(自恋中),不过,话又说回来,书架一层灰尘,绵垫要洗可真麻烦;床铺大家也都应该熟悉吧?每天晚上上床睡觉,都得垫着床铺,每个人对床铺都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每天晚上不垫它还都谁不着了,可我呢?一发疯,感情全没了,拿着床铺乱甩,还用剪刀在上面戳了几个大洞洞,不知道的人以为我拿的是破布一张,话说,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剪的(没办法,人疯过头了就是记不起事情)……还有很多就不必我多说了。

第三战:叨唠帖服法(最适合家庭主妇使用,不过用多了不灵,请勿模仿)

最后一位舍友就是吟星拉,最后介绍的人就是她,话说,她不仅有爱洁净的怪癖,还有爱唠叨洁净的怪癖,她的唠叨是全学校人喻班晓的。

就说这一次吧,老师布置清洁宿舍。

“哎!哎!哎!姚静用力擦!多擦几遍!别擦擦就完事,不干净可不好!记住了么!一定要擦干净!等会我在俩检查……哎!哎!哎!伊媛,你别总哈气、擦擦的,要用水洗洗啊,不洗洗怎么能干净,虽然抹布上有水,但毕竟不如水龙头的水多(这个常识我懂),快!快!快!洗洗!等会我在来检查。”一听这

自从上六年级后,我选择了住校,每间宿舍里只能容纳三个人,从此,我住的宿舍里产生了妙趣横生的故事。

——题记

第一战:尖叫帖服法(广大朋友,请勿模仿)

我的第一位舍友叫姚静,她的名字可真是远近闻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她的尖叫声可是名不虚传的,能把人心服口服的败在她的门下。

就拿开学第一天来说吧。那时我正拖着行李箱,走向宿舍。刚走到宿舍门口,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叫声,话说,那声音可真是如累惯耳、余音绕梁、经久不衰。害得我得用面巾纸把耳朵堵上,否则就被震聋了。许久,那声音才停下来,我才敢走进去,可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宿舍里又响起了一震刺耳的声音,我走到宿舍门口仔细一听才知道是音乐,不知道的人以为是我们宿舍里有什么人在狼嚎。

我走进宿舍里,看得眼花缭乱,差点就成色盲了,宿舍里什么颜色的东西都有,能称得上是多种多色,不细心一看,还真不知道宿舍里有第二个人。我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姚静,而是第二位舍友——吟星。她正捂着耳朵,不让姚静的“天籁之音”刺破了她的耳膜。

本来宿舍的颜色就多,姚静偏偏在今天穿了五颜六色的衣服,更是雪上加霜,更乱。

“啪!”姚静关掉了复读机里的音乐,翘着二郎腿的脚抬下来,说:“今天呢!要是谁敢阻止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她的耳朵可得遭殃。”

我苦着脸问:“今天谁招你惹你了拉?”

姚静摇摇头。吟星放下捂着耳朵的手说:“这是给我们下马威么?”

遥静满意的点点头。苦啊,这是给谁下马威啊?明明是给整栋宿舍的人下马威嘛,她这一叫,全部宿舍的人都知道是姚静。

第二战:捣乱帖服法(小孩请注意,请勿模仿)

第宿舍里捣蛋最厉害的人要属我拉。话说,我的捣蛋技术可真是无人能比,无人能赢的,要是能在10分钟内把宿舍弄乱的人就是少之又少,只是,在1分钟内把宿舍整地不是宿舍的样的人可真是只有一个人拉,这个人就是我!

就拿上次下午刚刚放学来手吧。

吟星背着书包想回宿舍的床上睡会,可脚刚刚走到宿舍门口就不敢再迈了。因为——

宿舍里一片狼籍,根本就不是宿舍,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垃圾站,幸亏没有直接把垃圾往里倒。话说,想知道乱成什么样的宿舍,请往下看……

床上的被子、枕头等日用品大家都熟悉吧?话说,床上的被子(正确的说是三张被子)全放在桌子上当桌布了,不过,那花花绿绿的图形,不当桌布可就可惜咯;在话说,那枕头,一瞬间到了地上,还被我踹了几脚,上面的脚印清晰可见;椅子(正确的说是带有绵垫的椅子),所有椅子上的绵垫都飞到了书架的顶层上,我可真佩服自己,书架比自己的身高还高一倍,居然能扔这么高(自恋中),不过,话又说回来,书架一层灰尘,绵垫要洗可真麻烦;床铺大家也都应该熟悉吧?每天晚上上床睡觉,都得垫着床铺,每个人对床铺都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每天晚上不垫它还都谁不着了,可我呢?一发疯,感情全没了,拿着床铺乱甩,还用剪刀在上面戳了几个大洞洞,不知道的人以为我拿的是破布一张,话说,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剪的(没办法,人疯过头了就是记不起事情)……还有很多就不必我多说了。

第三战:叨唠帖服法(最适合家庭主妇使用,不过用多了不灵,请勿模仿)

最后一位舍友就是吟星拉,最后介绍的人就是她,话说,她不仅有爱洁净的怪癖,还有爱唠叨洁净的怪癖,她的唠叨是全学校人喻班晓的。

就说这一次吧,老师布置清洁宿舍。

“哎!哎!哎!姚静用力擦!多擦几遍!别擦擦就完事,不干净可不好!记住了么!一定要擦干净!等会我在俩检查……哎!哎!哎!伊媛,你别总哈气、擦擦的,要用水洗洗啊,不洗洗怎么能干净,虽然抹布上有水,但毕竟不如水龙头的水多(这个常识我懂),快!快!快!洗洗!等会我在来检查。”一听这

自从上六年级后,我选择了住校,每间宿舍里只能容纳三个人,从此,我住的宿舍里产生了妙趣横生的故事。

——题记

第一战:尖叫帖服法(广大朋友,请勿模仿)

我的第一位舍友叫姚静,她的名字可真是远近闻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她的尖叫声可是名不虚传的,能把人心服口服的败在她的门下。

就拿开学第一天来说吧。那时我正拖着行李箱,走向宿舍。刚走到宿舍门口,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叫声,话说,那声音可真是如累惯耳、余音绕梁、经久不衰。害得我得用面巾纸把耳朵堵上,否则就被震聋了。许久,那声音才停下来,我才敢走进去,可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宿舍里又响起了一震刺耳的声音,我走到宿舍门口仔细一听才知道是音乐,不知道的人以为是我们宿舍里有什么人在狼嚎。

我走进宿舍里,看得眼花缭乱,差点就成色盲了,宿舍里什么颜色的东西都有,能称得上是多种多色,不细心一看,还真不知道宿舍里有第二个人。我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姚静,而是第二位舍友——吟星。她正捂着耳朵,不让姚静的“天籁之音”刺破了她的耳膜。

本来宿舍的颜色就多,姚静偏偏在今天穿了五颜六色的衣服,更是雪上加霜,更乱。

“啪!”姚静关掉了复读机里的音乐,翘着二郎腿的脚抬下来,说:“今天呢!要是谁敢阻止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她的耳朵可得遭殃。”

我苦着脸问:“今天谁招你惹你了拉?”

姚静摇摇头。吟星放下捂着耳朵的手说:“这是给我们下马威么?”

遥静满意的点点头。苦啊,这是给谁下马威啊?明明是给整栋宿舍的人下马威嘛,她这一叫,全部宿舍的人都知道是姚静。

第二战:捣乱帖服法(小孩请注意,请勿模仿)

第宿舍里捣蛋最厉害的人要属我拉。话说,我的捣蛋技术可真是无人能比,无人能赢的,要是能在10分钟内把宿舍弄乱的人就是少之又少,只是,在1分钟内把宿舍整地不是宿舍的样的人可真是只有一个人拉,这个人就是我!

就拿上次下午刚刚放学来手吧。

吟星背着书包想回宿舍的床上睡会,可脚刚刚走到宿舍门口就不敢再迈了。因为——

宿舍里一片狼籍,根本就不是宿舍,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垃圾站,幸亏没有直接把垃圾往里倒。话说,想知道乱成什么样的宿舍,请往下看……

床上的被子、枕头等日用品大家都熟悉吧?话说,床上的被子(正确的说是三张被子)全放在桌子上当桌布了,不过,那花花绿绿的图形,不当桌布可就可惜咯;在话说,那枕头,一瞬间到了地上,还被我踹了几脚,上面的脚印清晰可见;椅子(正确的说是带有绵垫的椅子),所有椅子上的绵垫都飞到了书架的顶层上,我可真佩服自己,书架比自己的身高还高一倍,居然能扔这么高(自恋中),不过,话又说回来,书架一层灰尘,绵垫要洗可真麻烦;床铺大家也都应该熟悉吧?每天晚上上床睡觉,都得垫着床铺,每个人对床铺都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每天晚上不垫它还都谁不着了,可我呢?一发疯,感情全没了,拿着床铺乱甩,还用剪刀在上面戳了几个大洞洞,不知道的人以为我拿的是破布一张,话说,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剪的(没办法,人疯过头了就是记不起事情)……还有很多就不必我多说了。

第三战:叨唠帖服法(最适合家庭主妇使用,不过用多了不灵,请勿模仿)

最后一位舍友就是吟星拉,最后介绍的人就是她,话说,她不仅有爱洁净的怪癖,还有爱唠叨洁净的怪癖,她的唠叨是全学校人喻班晓的。

就说这一次吧,老师布置清洁宿舍。

“哎!哎!哎!姚静用力擦!多擦几遍!别擦擦就完事,不干净可不好!记住了么!一定要擦干净!等会我在俩检查……哎!哎!哎!伊媛,你别总哈气、擦擦的,要用水洗洗啊,不洗洗怎么能干净,虽然抹布上有水,但毕竟不如水龙头的水多(这个常识我懂),快!快!快!洗洗!等会我在来检查。”一听这

自从上六年级后,我选择了住校,每间宿舍里只能容纳三个人,从此,我住的宿舍里产生了妙趣横生的故事。

——题记

第一战:尖叫帖服法(广大朋友,请勿模仿)

我的第一位舍友叫姚静,她的名字可真是远近闻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她的尖叫声可是名不虚传的,能把人心服口服的败在她的门下。

就拿开学第一天来说吧。那时我正拖着行李箱,走向宿舍。刚走到宿舍门口,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叫声,话说,那声音可真是如累惯耳、余音绕梁、经久不衰。害得我得用面巾纸把耳朵堵上,否则就被震聋了。许久,那声音才停下来,我才敢走进去,可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宿舍里又响起了一震刺耳的声音,我走到宿舍门口仔细一听才知道是音乐,不知道的人以为是我们宿舍里有什么人在狼嚎。

我走进宿舍里,看得眼花缭乱,差点就成色盲了,宿舍里什么颜色的东西都有,能称得上是多种多色,不细心一看,还真不知道宿舍里有第二个人。我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姚静,而是第二位舍友——吟星。她正捂着耳朵,不让姚静的“天籁之音”刺破了她的耳膜。

本来宿舍的颜色就多,姚静偏偏在今天穿了五颜六色的衣服,更是雪上加霜,更乱。

“啪!”姚静关掉了复读机里的音乐,翘着二郎腿的脚抬下来,说:“今天呢!要是谁敢阻止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她的耳朵可得遭殃。”

我苦着脸问:“今天谁招你惹你了拉?”

姚静摇摇头。吟星放下捂着耳朵的手说:“这是给我们下马威么?”

遥静满意的点点头。苦啊,这是给谁下马威啊?明明是给整栋宿舍的人下马威嘛,她这一叫,全部宿舍的人都知道是姚静。

第二战:捣乱帖服法(小孩请注意,请勿模仿)

第宿舍里捣蛋最厉害的人要属我拉。话说,我的捣蛋技术可真是无人能比,无人能赢的,要是能在10分钟内把宿舍弄乱的人就是少之又少,只是,在1分钟内把宿舍整地不是宿舍的样的人可真是只有一个人拉,这个人就是我!

就拿上次下午刚刚放学来手吧。

吟星背着书包想回宿舍的床上睡会,可脚刚刚走到宿舍门口就不敢再迈了。因为——

宿舍里一片狼籍,根本就不是宿舍,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垃圾站,幸亏没有直接把垃圾往里倒。话说,想知道乱成什么样的宿舍,请往下看……

床上的被子、枕头等日用品大家都熟悉吧?话说,床上的被子(正确的说是三张被子)全放在桌子上当桌布了,不过,那花花绿绿的图形,不当桌布可就可惜咯;在话说,那枕头,一瞬间到了地上,还被我踹了几脚,上面的脚印清晰可见;椅子(正确的说是带有绵垫的椅子),所有椅子上的绵垫都飞到了书架的顶层上,我可真佩服自己,书架比自己的身高还高一倍,居然能扔这么高(自恋中),不过,话又说回来,书架一层灰尘,绵垫要洗可真麻烦;床铺大家也都应该熟悉吧?每天晚上上床睡觉,都得垫着床铺,每个人对床铺都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每天晚上不垫它还都谁不着了,可我呢?一发疯,感情全没了,拿着床铺乱甩,还用剪刀在上面戳了几个大洞洞,不知道的人以为我拿的是破布一张,话说,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剪的(没办法,人疯过头了就是记不起事情)……还有很多就不必我多说了。

第三战:叨唠帖服法(最适合家庭主妇使用,不过用多了不灵,请勿模仿)

最后一位舍友就是吟星拉,最后介绍的人就是她,话说,她不仅有爱洁净的怪癖,还有爱唠叨洁净的怪癖,她的唠叨是全学校人喻班晓的。

就说这一次吧,老师布置清洁宿舍。

“哎!哎!哎!姚静用力擦!多擦几遍!别擦擦就完事,不干净可不好!记住了么!一定要擦干净!等会我在俩检查……哎!哎!哎!伊媛,你别总哈气、擦擦的,要用水洗洗啊,不洗洗怎么能干净,虽然抹布上有水,但毕竟不如水龙头的水多(这个常识我懂),快!快!快!洗洗!等会我在来检查。”一听这

336- 我们的宿舍

上了初中后,我便学会了独立。因此,我要在学校寄宿。从那天开始,我与室友便成为了好同学。

——题记

1号床-小骐

他,全名叶骐×。公元199×年出生。。他是个身材挺胖,废话挺多,举止停粗,一个爱欺负人的人。他的绝招-‘泰山压顶’使他成为我们宿舍的“大力王”。被他欺负的人可不少。幸好我没有被他“攻击”过,不然,我现在已经变成‘肉饼’了。

2号床-peter

peter,全名卢××。因为他长着一头平头,所以大家都叫他peter(因为peter的谐音象‘平头’)。他是一个口水比浩瀚的大海还要多的人。整天尼尼喃喃,不知在说什么。总爱奸笑,样子又奸,所以也有人叫他“贱(奸)人。

4号床-强强

此人名为何×强。一身高不过一米四男子。吾与君为好友也。又为竞争对手也。君爱耍嘴,君对串吾也,君错赖吾串也。吾与君期末(这里的“期末”并非现在期末,而是“约好期末”的意思。)相互斗争,看谁赢也。吾他上床也。即吾3号床也。

5号床—圆明园

他的名字叫袁明×。因为名字象圆明园,所以大家call他叫圆明园。他是个爱出风头的帅男孩。他总爱在我门面前把自己说得是个什么都会的人,但实践起来却不象他所说的那样。他很幽默,爱“扮也”。最爱在女孩子面前扮酷。

6号床-坤姐

这是一位我们宿舍,还有我们班的“大人物”。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表面是个男孩,但行为举止却很女。说话爱用兰花指,声音很娘,走起路来屁股扭来扭去,睡觉也要跳芭蕾舞······让人看了,听了都毛骨悚然。许多人怀疑他是不是个女人。别看他女,他竟然是个跆拳道高手,现在还差3个带就是黑带了。嗨,真为他感到可怜。

7号床—星星

这人名叫叶星×。善变的人。一时是个乖乖仔,一时是个大坏蛋。他很好色~~真有点恨他。他爱打篮球,所以他是个身高1米70的高大男生。班里有些女孩子很崇拜他。他人缘很好,但跟老师就不同咯~。

8号床-狒狒

也是我们叫他的花名。他叫陈××。一个成绩不怎么好的人。他老是不懂装懂,不知道的东西都被他胡说得似真的。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可他却不能遵守。嗨~~~~~~~

336-我们的宿舍。虽然我们每个人的性格都不同,但我们都是同一个宿舍的好同学,好室友。下个学期,我们要继续help each other哦!

宿舍那点事(一)

我们的寄宿生活便如裸奔一般,总是在压力与管制中寻找快感———题记

眨眼之间,一年寄宿生活已经过去了。有时候我也好想感叹什么“时光如水来去匆匆”云云,奈何胸中文墨不足,往往是酝酿了半天情绪,却也只憋出个屁来。但宿舍里面发生的点点滴滴我是永远也不忘不了的,以下几件小事便算是我用来文字来祭奠那段美丽的回忆吧。

洗澡

暑季到了,夏蝉纷纷开始叫春了。宿舍用水日渐紧张起来,最让人郁闷的就是洗澡问题了,说到洗澡首先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宿舍结构。说到宿舍,也得顺带讲一下我们学校的地理位置,环境背景等等。我们学校位于XX小镇的北面。应为是小镇,所以我们贫穷了,于是我们宿舍楼便是标准的“八人一舍”,“八舍一层”,“八层一栋”的“三八宿舍”。在这个伸手能摸对床,凿壁肯定对穿的神奇宿舍里。我们的宿舍与浴室连在一起,浴室与厕所连在一起,厕所又与宿舍相通,而且还不带门的。当真是不看不知道,宿舍真奇妙,如此伟大节俭的构想不知出于谁人之手,我想他一定对三角函数与审美对称有着深入的研究。

恩,说了这么多题外话我们终于要开始洗澡了。哦,不对。是我们继续洗澡这个话题。上面说到炎炎夏日,挥汗如雨,用水紧张。所以大家伙儿一下课便如狼似虎般飞奔搓澡而去,第一个到达宿舍的兴喜无比,第二个到达的一起挤挤,第三个到的厕所里洗,第四个以后基本没戏。洗澡之间往往听到以下叫骂:

“谁丫的又拿我洗发水了,快还给我”

“什么!那不是沐浴液吗”

“这谁的毛巾啊,我的洗了,借我用下”

“记的用完帮我洗了啊,擦了三天的脚了都”

“哎,你挤我干什么,你小子想死啊”

“放屁,明明是你拿屁股蹭我”

哎,如此洗澡,不堪入目,惨不忍睹。如今回忆又不禁莞尔。

打餐

“打餐有什么好写的呀”路人甲这样问。我拿鄙视的眼神望着他说到:“不懂了不是,其实这打餐里头可是大有学问地,经过我多年总结长年研究以报着乐于奉献的美好态度。我决定与大家分享这个不能说的秘密……”(路人甲:这人好无耻。)

记得那是一个个月黑风高,愁云惨淡的夜晚。哦,不是,应该是那是一个个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中午。同学们个个都热火朝天屁颠屁颠的向宿舍食堂奔去。望着食堂那黑压压的人头涌动,我不禁感慨无限。好不容易挤到了窗前,我开始仔细考量起今天中午的菜式。

“哎!一看这白菜蜡黄无光萎靡如斯就知道不是新鲜的,食堂老板太不善良了,居然叫祖国的花朵吃这个。PASS”

“哇!这个更阴险,这不是昨天卖剩的玉米兄吗?你以为你把外衣内裤脱了抱着那么点肉末一起炒哥就认不出你来了,我最痛恨的就是你这种喜新厌旧的菜。PASS”

“嗯, 这盘鱿鱼炒青椒不错,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叫它青椒炒鱿鱼更贴切一些,但介于目前环境特殊处境严峻,就勉强凑合了吧”

终于,在我强大无比魅力无限的火眼金睛下挑出了本中餐最嘉菜肴。不过现在不是骄傲的时候,菜还没打呢,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说起这打菜啊,难度更大,技巧要求更胜一筹。这最重要的就是选人了,正所谓“午餐棒不棒,打菜占一半,午餐好不好,选人考技巧。”经过我多年排查,细心搜索,广大社员一致投票认证。这“食堂第一打菜达人”是那位慈眉善目,待人亲切的大婶。“食堂第一黑心菜”就是那个贼眉鼠眼,短小不精悍的猥琐大叔,同时兼任食堂老板。

话说回来,单我苦苦寻找亲切大婶未果时。突然感到两道箫冷的目光朝我射来,食堂老板那不阴不阳的老脸向我投来询问与胁迫的眼神。说时迟那时快,我连忙调整呼吸,气沉丹田,摇头晃脑,左顾右盼做出一副苦苦寻菜,久久不能决断之态。不过食堂老板不愧是老姜一块,并没有就此放弃,他立刻加大里眼神的犀利程度,叫我隐隐无法抵抗。不过,我乃长时间在此种压力下磨练,岂能如此放弃,就在他暗自窃喜,就要伸手帮我打菜时。我连忙使出注意力转移大法对着旁人说:“XX,今天上数学课,老师布置啥作业来着?”

“什么,你说今天早上没数学课,..哦,是我说错了,我是想问你今天上语文课老师布置啥作业。”

“什么!连语文课也没有!太不像话了,好端端的怎么能没课呢!有时间我一定得找校领导谈谈,这个问我们的寄宿生活便如裸奔一般,总是在压力与管制中寻找快感———题记

眨眼之间,一年寄宿生活已经过去了。有时候我也好想感叹什么“时光如水来去匆匆”云云,奈何胸中文墨不足,往往是酝酿了半天情绪,却也只憋出个屁来。但宿舍里面发生的点点滴滴我是永远也不忘不了的,以下几件小事便算是我用来文字来祭奠那段美丽的回忆吧。

洗澡

暑季到了,夏蝉纷纷开始叫春了。宿舍用水日渐紧张起来,最让人郁闷的就是洗澡问题了,说到洗澡首先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宿舍结构。说到宿舍,也得顺带讲一下我们学校的地理位置,环境背景等等。我们学校位于XX小镇的北面。应为是小镇,所以我们贫穷了,于是我们宿舍楼便是标准的“八人一舍”,“八舍一层”,“八层一栋”的“三八宿舍”。在这个伸手能摸对床,凿壁肯定对穿的神奇宿舍里。我们的宿舍与浴室连在一起,浴室与厕所连在一起,厕所又与宿舍相通,而且还不带门的。当真是不看不知道,宿舍真奇妙,如此伟大节俭的构想不知出于谁人之手,我想他一定对三角函数与审美对称有着深入的研究。

恩,说了这么多题外话我们终于要开始洗澡了。哦,不对。是我们继续洗澡这个话题。上面说到炎炎夏日,挥汗如雨,用水紧张。所以大家伙儿一下课便如狼似虎般飞奔搓澡而去,第一个到达宿舍的兴喜无比,第二个到达的一起挤挤,第三个到的厕所里洗,第四个以后基本没戏。洗澡之间往往听到以下叫骂:

“谁丫的又拿我洗发水了,快还给我”

“什么!那不是沐浴液吗”

“这谁的毛巾啊,我的洗了,借我用下”

“记的用完帮我洗了啊,擦了三天的脚了都”

“哎,你挤我干什么,你小子想死啊”

“放屁,明明是你拿屁股蹭我”

哎,如此洗澡,不堪入目,惨不忍睹。如今回忆又不禁莞尔。

打餐

“打餐有什么好写的呀”路人甲这样问。我拿鄙视的眼神望着他说到:“不懂了不是,其实这打餐里头可是大有学问地,经过我多年总结长年研究以报着乐于奉献的美好态度。我决定与大家分享这个不能说的秘密……”(路人甲:这人好无耻。)

记得那是一个个月黑风高,愁云惨淡的夜晚。哦,不是,应该是那是一个个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中午。同学们个个都热火朝天屁颠屁颠的向宿舍食堂奔去。望着食堂那黑压压的人头涌动,我不禁感慨无限。好不容易挤到了窗前,我开始仔细考量起今天中午的菜式。

“哎!一看这白菜蜡黄无光萎靡如斯就知道不是新鲜的,食堂老板太不善良了,居然叫祖国的花朵吃这个。PASS”

“哇!这个更阴险,这不是昨天卖剩的玉米兄吗?你以为你把外衣内裤脱了抱着那么点肉末一起炒哥就认不出你来了,我最痛恨的就是你这种喜新厌旧的菜。PASS”

“嗯, 这盘鱿鱼炒青椒不错,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叫它青椒炒鱿鱼更贴切一些,但介于目前环境特殊处境严峻,就勉强凑合了吧”

终于,在我强大无比魅力无限的火眼金睛下挑出了本中餐最嘉菜肴。不过现在不是骄傲的时候,菜还没打呢,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说起这打菜啊,难度更大,技巧要求更胜一筹。这最重要的就是选人了,正所谓“午餐棒不棒,打菜占一半,午餐好不好,选人考技巧。”经过我多年排查,细心搜索,广大社员一致投票认证。这“食堂第一打菜达人”是那位慈眉善目,待人亲切的大婶。“食堂第一黑心菜”就是那个贼眉鼠眼,短小不精悍的猥琐大叔,同时兼任食堂老板。

话说回来,单我苦苦寻找亲切大婶未果时。突然感到两道箫冷的目光朝我射来,食堂老板那不阴不阳的老脸向我投来询问与胁迫的眼神。说时迟那时快,我连忙调整呼吸,气沉丹田,摇头晃脑,左顾右盼做出一副苦苦寻菜,久久不能决断之态。不过食堂老板不愧是老姜一块,并没有就此放弃,他立刻加大里眼神的犀利程度,叫我隐隐无法抵抗。不过,我乃长时间在此种压力下磨练,岂能如此放弃,就在他暗自窃喜,就要伸手帮我打菜时。我连忙使出注意力转移大法对着旁人说:“XX,今天上数学课,老师布置啥作业来着?”

“什么,你说今天早上没数学课,..哦,是我说错了,我是想问你今天上语文课老师布置啥作业。”

“什么!连语文课也没有!太不像话了,好端端的怎么能没课呢!有时间我一定得找校领导谈谈,这个问我们的寄宿生活便如裸奔一般,总是在压力与管制中寻找快感———题记

眨眼之间,一年寄宿生活已经过去了。有时候我也好想感叹什么“时光如水来去匆匆”云云,奈何胸中文墨不足,往往是酝酿了半天情绪,却也只憋出个屁来。但宿舍里面发生的点点滴滴我是永远也不忘不了的,以下几件小事便算是我用来文字来祭奠那段美丽的回忆吧。

洗澡

暑季到了,夏蝉纷纷开始叫春了。宿舍用水日渐紧张起来,最让人郁闷的就是洗澡问题了,说到洗澡首先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宿舍结构。说到宿舍,也得顺带讲一下我们学校的地理位置,环境背景等等。我们学校位于XX小镇的北面。应为是小镇,所以我们贫穷了,于是我们宿舍楼便是标准的“八人一舍”,“八舍一层”,“八层一栋”的“三八宿舍”。在这个伸手能摸对床,凿壁肯定对穿的神奇宿舍里。我们的宿舍与浴室连在一起,浴室与厕所连在一起,厕所又与宿舍相通,而且还不带门的。当真是不看不知道,宿舍真奇妙,如此伟大节俭的构想不知出于谁人之手,我想他一定对三角函数与审美对称有着深入的研究。

恩,说了这么多题外话我们终于要开始洗澡了。哦,不对。是我们继续洗澡这个话题。上面说到炎炎夏日,挥汗如雨,用水紧张。所以大家伙儿一下课便如狼似虎般飞奔搓澡而去,第一个到达宿舍的兴喜无比,第二个到达的一起挤挤,第三个到的厕所里洗,第四个以后基本没戏。洗澡之间往往听到以下叫骂:

“谁丫的又拿我洗发水了,快还给我”

“什么!那不是沐浴液吗”

“这谁的毛巾啊,我的洗了,借我用下”

“记的用完帮我洗了啊,擦了三天的脚了都”

“哎,你挤我干什么,你小子想死啊”

“放屁,明明是你拿屁股蹭我”

哎,如此洗澡,不堪入目,惨不忍睹。如今回忆又不禁莞尔。

打餐

“打餐有什么好写的呀”路人甲这样问。我拿鄙视的眼神望着他说到:“不懂了不是,其实这打餐里头可是大有学问地,经过我多年总结长年研究以报着乐于奉献的美好态度。我决定与大家分享这个不能说的秘密……”(路人甲:这人好无耻。)

记得那是一个个月黑风高,愁云惨淡的夜晚。哦,不是,应该是那是一个个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中午。同学们个个都热火朝天屁颠屁颠的向宿舍食堂奔去。望着食堂那黑压压的人头涌动,我不禁感慨无限。好不容易挤到了窗前,我开始仔细考量起今天中午的菜式。

“哎!一看这白菜蜡黄无光萎靡如斯就知道不是新鲜的,食堂老板太不善良了,居然叫祖国的花朵吃这个。PASS”

“哇!这个更阴险,这不是昨天卖剩的玉米兄吗?你以为你把外衣内裤脱了抱着那么点肉末一起炒哥就认不出你来了,我最痛恨的就是你这种喜新厌旧的菜。PASS”

“嗯, 这盘鱿鱼炒青椒不错,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叫它青椒炒鱿鱼更贴切一些,但介于目前环境特殊处境严峻,就勉强凑合了吧”

终于,在我强大无比魅力无限的火眼金睛下挑出了本中餐最嘉菜肴。不过现在不是骄傲的时候,菜还没打呢,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说起这打菜啊,难度更大,技巧要求更胜一筹。这最重要的就是选人了,正所谓“午餐棒不棒,打菜占一半,午餐好不好,选人考技巧。”经过我多年排查,细心搜索,广大社员一致投票认证。这“食堂第一打菜达人”是那位慈眉善目,待人亲切的大婶。“食堂第一黑心菜”就是那个贼眉鼠眼,短小不精悍的猥琐大叔,同时兼任食堂老板。

话说回来,单我苦苦寻找亲切大婶未果时。突然感到两道箫冷的目光朝我射来,食堂老板那不阴不阳的老脸向我投来询问与胁迫的眼神。说时迟那时快,我连忙调整呼吸,气沉丹田,摇头晃脑,左顾右盼做出一副苦苦寻菜,久久不能决断之态。不过食堂老板不愧是老姜一块,并没有就此放弃,他立刻加大里眼神的犀利程度,叫我隐隐无法抵抗。不过,我乃长时间在此种压力下磨练,岂能如此放弃,就在他暗自窃喜,就要伸手帮我打菜时。我连忙使出注意力转移大法对着旁人说:“XX,今天上数学课,老师布置啥作业来着?”

“什么,你说今天早上没数学课,..哦,是我说错了,我是想问你今天上语文课老师布置啥作业。”

“什么!连语文课也没有!太不像话了,好端端的怎么能没课呢!有时间我一定得找校领导谈谈,这个问我们的寄宿生活便如裸奔一般,总是在压力与管制中寻找快感———题记

眨眼之间,一年寄宿生活已经过去了。有时候我也好想感叹什么“时光如水来去匆匆”云云,奈何胸中文墨不足,往往是酝酿了半天情绪,却也只憋出个屁来。但宿舍里面发生的点点滴滴我是永远也不忘不了的,以下几件小事便算是我用来文字来祭奠那段美丽的回忆吧。

洗澡

暑季到了,夏蝉纷纷开始叫春了。宿舍用水日渐紧张起来,最让人郁闷的就是洗澡问题了,说到洗澡首先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宿舍结构。说到宿舍,也得顺带讲一下我们学校的地理位置,环境背景等等。我们学校位于XX小镇的北面。应为是小镇,所以我们贫穷了,于是我们宿舍楼便是标准的“八人一舍”,“八舍一层”,“八层一栋”的“三八宿舍”。在这个伸手能摸对床,凿壁肯定对穿的神奇宿舍里。我们的宿舍与浴室连在一起,浴室与厕所连在一起,厕所又与宿舍相通,而且还不带门的。当真是不看不知道,宿舍真奇妙,如此伟大节俭的构想不知出于谁人之手,我想他一定对三角函数与审美对称有着深入的研究。

恩,说了这么多题外话我们终于要开始洗澡了。哦,不对。是我们继续洗澡这个话题。上面说到炎炎夏日,挥汗如雨,用水紧张。所以大家伙儿一下课便如狼似虎般飞奔搓澡而去,第一个到达宿舍的兴喜无比,第二个到达的一起挤挤,第三个到的厕所里洗,第四个以后基本没戏。洗澡之间往往听到以下叫骂:

“谁丫的又拿我洗发水了,快还给我”

“什么!那不是沐浴液吗”

“这谁的毛巾啊,我的洗了,借我用下”

“记的用完帮我洗了啊,擦了三天的脚了都”

“哎,你挤我干什么,你小子想死啊”

“放屁,明明是你拿屁股蹭我”

哎,如此洗澡,不堪入目,惨不忍睹。如今回忆又不禁莞尔。

打餐

“打餐有什么好写的呀”路人甲这样问。我拿鄙视的眼神望着他说到:“不懂了不是,其实这打餐里头可是大有学问地,经过我多年总结长年研究以报着乐于奉献的美好态度。我决定与大家分享这个不能说的秘密……”(路人甲:这人好无耻。)

记得那是一个个月黑风高,愁云惨淡的夜晚。哦,不是,应该是那是一个个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中午。同学们个个都热火朝天屁颠屁颠的向宿舍食堂奔去。望着食堂那黑压压的人头涌动,我不禁感慨无限。好不容易挤到了窗前,我开始仔细考量起今天中午的菜式。

“哎!一看这白菜蜡黄无光萎靡如斯就知道不是新鲜的,食堂老板太不善良了,居然叫祖国的花朵吃这个。PASS”

“哇!这个更阴险,这不是昨天卖剩的玉米兄吗?你以为你把外衣内裤脱了抱着那么点肉末一起炒哥就认不出你来了,我最痛恨的就是你这种喜新厌旧的菜。PASS”

“嗯, 这盘鱿鱼炒青椒不错,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叫它青椒炒鱿鱼更贴切一些,但介于目前环境特殊处境严峻,就勉强凑合了吧”

终于,在我强大无比魅力无限的火眼金睛下挑出了本中餐最嘉菜肴。不过现在不是骄傲的时候,菜还没打呢,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说起这打菜啊,难度更大,技巧要求更胜一筹。这最重要的就是选人了,正所谓“午餐棒不棒,打菜占一半,午餐好不好,选人考技巧。”经过我多年排查,细心搜索,广大社员一致投票认证。这“食堂第一打菜达人”是那位慈眉善目,待人亲切的大婶。“食堂第一黑心菜”就是那个贼眉鼠眼,短小不精悍的猥琐大叔,同时兼任食堂老板。

话说回来,单我苦苦寻找亲切大婶未果时。突然感到两道箫冷的目光朝我射来,食堂老板那不阴不阳的老脸向我投来询问与胁迫的眼神。说时迟那时快,我连忙调整呼吸,气沉丹田,摇头晃脑,左顾右盼做出一副苦苦寻菜,久久不能决断之态。不过食堂老板不愧是老姜一块,并没有就此放弃,他立刻加大里眼神的犀利程度,叫我隐隐无法抵抗。不过,我乃长时间在此种压力下磨练,岂能如此放弃,就在他暗自窃喜,就要伸手帮我打菜时。我连忙使出注意力转移大法对着旁人说:“XX,今天上数学课,老师布置啥作业来着?”

“什么,你说今天早上没数学课,..哦,是我说错了,我是想问你今天上语文课老师布置啥作业。”

“什么!连语文课也没有!太不像话了,好端端的怎么能没课呢!有时间我一定得找校领导谈谈,这个问我们的寄宿生活便如裸奔一般,总是在压力与管制中寻找快感———题记

眨眼之间,一年寄宿生活已经过去了。有时候我也好想感叹什么“时光如水来去匆匆”云云,奈何胸中文墨不足,往往是酝酿了半天情绪,却也只憋出个屁来。但宿舍里面发生的点点滴滴我是永远也不忘不了的,以下几件小事便算是我用来文字来祭奠那段美丽的回忆吧。

洗澡

暑季到了,夏蝉纷纷开始叫春了。宿舍用水日渐紧张起来,最让人郁闷的就是洗澡问题了,说到洗澡首先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宿舍结构。说到宿舍,也得顺带讲一下我们学校的地理位置,环境背景等等。我们学校位于XX小镇的北面。应为是小镇,所以我们贫穷了,于是我们宿舍楼便是标准的“八人一舍”,“八舍一层”,“八层一栋”的“三八宿舍”。在这个伸手能摸对床,凿壁肯定对穿的神奇宿舍里。我们的宿舍与浴室连在一起,浴室与厕所连在一起,厕所又与宿舍相通,而且还不带门的。当真是不看不知道,宿舍真奇妙,如此伟大节俭的构想不知出于谁人之手,我想他一定对三角函数与审美对称有着深入的研究。

恩,说了这么多题外话我们终于要开始洗澡了。哦,不对。是我们继续洗澡这个话题。上面说到炎炎夏日,挥汗如雨,用水紧张。所以大家伙儿一下课便如狼似虎般飞奔搓澡而去,第一个到达宿舍的兴喜无比,第二个到达的一起挤挤,第三个到的厕所里洗,第四个以后基本没戏。洗澡之间往往听到以下叫骂:

“谁丫的又拿我洗发水了,快还给我”

“什么!那不是沐浴液吗”

“这谁的毛巾啊,我的洗了,借我用下”

“记的用完帮我洗了啊,擦了三天的脚了都”

“哎,你挤我干什么,你小子想死啊”

“放屁,明明是你拿屁股蹭我”

哎,如此洗澡,不堪入目,惨不忍睹。如今回忆又不禁莞尔。

打餐

“打餐有什么好写的呀”路人甲这样问。我拿鄙视的眼神望着他说到:“不懂了不是,其实这打餐里头可是大有学问地,经过我多年总结长年研究以报着乐于奉献的美好态度。我决定与大家分享这个不能说的秘密……”(路人甲:这人好无耻。)

记得那是一个个月黑风高,愁云惨淡的夜晚。哦,不是,应该是那是一个个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中午。同学们个个都热火朝天屁颠屁颠的向宿舍食堂奔去。望着食堂那黑压压的人头涌动,我不禁感慨无限。好不容易挤到了窗前,我开始仔细考量起今天中午的菜式。

“哎!一看这白菜蜡黄无光萎靡如斯就知道不是新鲜的,食堂老板太不善良了,居然叫祖国的花朵吃这个。PASS”

“哇!这个更阴险,这不是昨天卖剩的玉米兄吗?你以为你把外衣内裤脱了抱着那么点肉末一起炒哥就认不出你来了,我最痛恨的就是你这种喜新厌旧的菜。PASS”

“嗯, 这盘鱿鱼炒青椒不错,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叫它青椒炒鱿鱼更贴切一些,但介于目前环境特殊处境严峻,就勉强凑合了吧”

终于,在我强大无比魅力无限的火眼金睛下挑出了本中餐最嘉菜肴。不过现在不是骄傲的时候,菜还没打呢,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说起这打菜啊,难度更大,技巧要求更胜一筹。这最重要的就是选人了,正所谓“午餐棒不棒,打菜占一半,午餐好不好,选人考技巧。”经过我多年排查,细心搜索,广大社员一致投票认证。这“食堂第一打菜达人”是那位慈眉善目,待人亲切的大婶。“食堂第一黑心菜”就是那个贼眉鼠眼,短小不精悍的猥琐大叔,同时兼任食堂老板。

话说回来,单我苦苦寻找亲切大婶未果时。突然感到两道箫冷的目光朝我射来,食堂老板那不阴不阳的老脸向我投来询问与胁迫的眼神。说时迟那时快,我连忙调整呼吸,气沉丹田,摇头晃脑,左顾右盼做出一副苦苦寻菜,久久不能决断之态。不过食堂老板不愧是老姜一块,并没有就此放弃,他立刻加大里眼神的犀利程度,叫我隐隐无法抵抗。不过,我乃长时间在此种压力下磨练,岂能如此放弃,就在他暗自窃喜,就要伸手帮我打菜时。我连忙使出注意力转移大法对着旁人说:“XX,今天上数学课,老师布置啥作业来着?”

“什么,你说今天早上没数学课,..哦,是我说错了,我是想问你今天上语文课老师布置啥作业。”

“什么!连语文课也没有!太不像话了,好端端的怎么能没课呢!有时间我一定得找校领导谈谈,这个问我们的寄宿生活便如裸奔一般,总是在压力与管制中寻找快感———题记

眨眼之间,一年寄宿生活已经过去了。有时候我也好想感叹什么“时光如水来去匆匆”云云,奈何胸中文墨不足,往往是酝酿了半天情绪,却也只憋出个屁来。但宿舍里面发生的点点滴滴我是永远也不忘不了的,以下几件小事便算是我用来文字来祭奠那段美丽的回忆吧。

洗澡

暑季到了,夏蝉纷纷开始叫春了。宿舍用水日渐紧张起来,最让人郁闷的就是洗澡问题了,说到洗澡首先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宿舍结构。说到宿舍,也得顺带讲一下我们学校的地理位置,环境背景等等。我们学校位于XX小镇的北面。应为是小镇,所以我们贫穷了,于是我们宿舍楼便是标准的“八人一舍”,“八舍一层”,“八层一栋”的“三八宿舍”。在这个伸手能摸对床,凿壁肯定对穿的神奇宿舍里。我们的宿舍与浴室连在一起,浴室与厕所连在一起,厕所又与宿舍相通,而且还不带门的。当真是不看不知道,宿舍真奇妙,如此伟大节俭的构想不知出于谁人之手,我想他一定对三角函数与审美对称有着深入的研究。

恩,说了这么多题外话我们终于要开始洗澡了。哦,不对。是我们继续洗澡这个话题。上面说到炎炎夏日,挥汗如雨,用水紧张。所以大家伙儿一下课便如狼似虎般飞奔搓澡而去,第一个到达宿舍的兴喜无比,第二个到达的一起挤挤,第三个到的厕所里洗,第四个以后基本没戏。洗澡之间往往听到以下叫骂:

“谁丫的又拿我洗发水了,快还给我”

“什么!那不是沐浴液吗”

“这谁的毛巾啊,我的洗了,借我用下”

“记的用完帮我洗了啊,擦了三天的脚了都”

“哎,你挤我干什么,你小子想死啊”

“放屁,明明是你拿屁股蹭我”

哎,如此洗澡,不堪入目,惨不忍睹。如今回忆又不禁莞尔。

打餐

“打餐有什么好写的呀”路人甲这样问。我拿鄙视的眼神望着他说到:“不懂了不是,其实这打餐里头可是大有学问地,经过我多年总结长年研究以报着乐于奉献的美好态度。我决定与大家分享这个不能说的秘密……”(路人甲:这人好无耻。)

记得那是一个个月黑风高,愁云惨淡的夜晚。哦,不是,应该是那是一个个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中午。同学们个个都热火朝天屁颠屁颠的向宿舍食堂奔去。望着食堂那黑压压的人头涌动,我不禁感慨无限。好不容易挤到了窗前,我开始仔细考量起今天中午的菜式。

“哎!一看这白菜蜡黄无光萎靡如斯就知道不是新鲜的,食堂老板太不善良了,居然叫祖国的花朵吃这个。PASS”

“哇!这个更阴险,这不是昨天卖剩的玉米兄吗?你以为你把外衣内裤脱了抱着那么点肉末一起炒哥就认不出你来了,我最痛恨的就是你这种喜新厌旧的菜。PASS”

“嗯, 这盘鱿鱼炒青椒不错,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叫它青椒炒鱿鱼更贴切一些,但介于目前环境特殊处境严峻,就勉强凑合了吧”

终于,在我强大无比魅力无限的火眼金睛下挑出了本中餐最嘉菜肴。不过现在不是骄傲的时候,菜还没打呢,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说起这打菜啊,难度更大,技巧要求更胜一筹。这最重要的就是选人了,正所谓“午餐棒不棒,打菜占一半,午餐好不好,选人考技巧。”经过我多年排查,细心搜索,广大社员一致投票认证。这“食堂第一打菜达人”是那位慈眉善目,待人亲切的大婶。“食堂第一黑心菜”就是那个贼眉鼠眼,短小不精悍的猥琐大叔,同时兼任食堂老板。

话说回来,单我苦苦寻找亲切大婶未果时。突然感到两道箫冷的目光朝我射来,食堂老板那不阴不阳的老脸向我投来询问与胁迫的眼神。说时迟那时快,我连忙调整呼吸,气沉丹田,摇头晃脑,左顾右盼做出一副苦苦寻菜,久久不能决断之态。不过食堂老板不愧是老姜一块,并没有就此放弃,他立刻加大里眼神的犀利程度,叫我隐隐无法抵抗。不过,我乃长时间在此种压力下磨练,岂能如此放弃,就在他暗自窃喜,就要伸手帮我打菜时。我连忙使出注意力转移大法对着旁人说:“XX,今天上数学课,老师布置啥作业来着?”

“什么,你说今天早上没数学课,..哦,是我说错了,我是想问你今天上语文课老师布置啥作业。”

“什么!连语文课也没有!太不像话了,好端端的怎么能没课呢!有时间我一定得找校领导谈谈,这个问我们的寄宿生活便如裸奔一般,总是在压力与管制中寻找快感———题记

眨眼之间,一年寄宿生活已经过去了。有时候我也好想感叹什么“时光如水来去匆匆”云云,奈何胸中文墨不足,往往是酝酿了半天情绪,却也只憋出个屁来。但宿舍里面发生的点点滴滴我是永远也不忘不了的,以下几件小事便算是我用来文字来祭奠那段美丽的回忆吧。

洗澡

暑季到了,夏蝉纷纷开始叫春了。宿舍用水日渐紧张起来,最让人郁闷的就是洗澡问题了,说到洗澡首先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宿舍结构。说到宿舍,也得顺带讲一下我们学校的地理位置,环境背景等等。我们学校位于XX小镇的北面。应为是小镇,所以我们贫穷了,于是我们宿舍楼便是标准的“八人一舍”,“八舍一层”,“八层一栋”的“三八宿舍”。在这个伸手能摸对床,凿壁肯定对穿的神奇宿舍里。我们的宿舍与浴室连在一起,浴室与厕所连在一起,厕所又与宿舍相通,而且还不带门的。当真是不看不知道,宿舍真奇妙,如此伟大节俭的构想不知出于谁人之手,我想他一定对三角函数与审美对称有着深入的研究。

恩,说了这么多题外话我们终于要开始洗澡了。哦,不对。是我们继续洗澡这个话题。上面说到炎炎夏日,挥汗如雨,用水紧张。所以大家伙儿一下课便如狼似虎般飞奔搓澡而去,第一个到达宿舍的兴喜无比,第二个到达的一起挤挤,第三个到的厕所里洗,第四个以后基本没戏。洗澡之间往往听到以下叫骂:

“谁丫的又拿我洗发水了,快还给我”

“什么!那不是沐浴液吗”

“这谁的毛巾啊,我的洗了,借我用下”

“记的用完帮我洗了啊,擦了三天的脚了都”

“哎,你挤我干什么,你小子想死啊”

“放屁,明明是你拿屁股蹭我”

哎,如此洗澡,不堪入目,惨不忍睹。如今回忆又不禁莞尔。

打餐

“打餐有什么好写的呀”路人甲这样问。我拿鄙视的眼神望着他说到:“不懂了不是,其实这打餐里头可是大有学问地,经过我多年总结长年研究以报着乐于奉献的美好态度。我决定与大家分享这个不能说的秘密……”(路人甲:这人好无耻。)

记得那是一个个月黑风高,愁云惨淡的夜晚。哦,不是,应该是那是一个个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中午。同学们个个都热火朝天屁颠屁颠的向宿舍食堂奔去。望着食堂那黑压压的人头涌动,我不禁感慨无限。好不容易挤到了窗前,我开始仔细考量起今天中午的菜式。

“哎!一看这白菜蜡黄无光萎靡如斯就知道不是新鲜的,食堂老板太不善良了,居然叫祖国的花朵吃这个。PASS”

“哇!这个更阴险,这不是昨天卖剩的玉米兄吗?你以为你把外衣内裤脱了抱着那么点肉末一起炒哥就认不出你来了,我最痛恨的就是你这种喜新厌旧的菜。PASS”

“嗯, 这盘鱿鱼炒青椒不错,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叫它青椒炒鱿鱼更贴切一些,但介于目前环境特殊处境严峻,就勉强凑合了吧”

终于,在我强大无比魅力无限的火眼金睛下挑出了本中餐最嘉菜肴。不过现在不是骄傲的时候,菜还没打呢,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说起这打菜啊,难度更大,技巧要求更胜一筹。这最重要的就是选人了,正所谓“午餐棒不棒,打菜占一半,午餐好不好,选人考技巧。”经过我多年排查,细心搜索,广大社员一致投票认证。这“食堂第一打菜达人”是那位慈眉善目,待人亲切的大婶。“食堂第一黑心菜”就是那个贼眉鼠眼,短小不精悍的猥琐大叔,同时兼任食堂老板。

话说回来,单我苦苦寻找亲切大婶未果时。突然感到两道箫冷的目光朝我射来,食堂老板那不阴不阳的老脸向我投来询问与胁迫的眼神。说时迟那时快,我连忙调整呼吸,气沉丹田,摇头晃脑,左顾右盼做出一副苦苦寻菜,久久不能决断之态。不过食堂老板不愧是老姜一块,并没有就此放弃,他立刻加大里眼神的犀利程度,叫我隐隐无法抵抗。不过,我乃长时间在此种压力下磨练,岂能如此放弃,就在他暗自窃喜,就要伸手帮我打菜时。我连忙使出注意力转移大法对着旁人说:“XX,今天上数学课,老师布置啥作业来着?”

“什么,你说今天早上没数学课,..哦,是我说错了,我是想问你今天上语文课老师布置啥作业。”

“什么!连语文课也没有!太不像话了,好端端的怎么能没课呢!有时间我一定得找校领导谈谈,这个问

12岁的天空(1)

本文是写我六年级时,校园的一切发生的事情。为了保护不受骚扰,一下均用化名。 ---------题记 “小月,快来,我们班来了个新老师。”我叫唤着好友小月,“来喽” 班上,一个男教师站在讲台桌边,说:“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新老师,我叫范坚强,你们就叫我范老师吧!”切!范坚强,强奸犯,哈哈,这个小子让我抓到笑柄了,看我不折磨死你,哼! 在宿舍里,(我们六年级,学校已经有了宿舍,不过爱住不住,随便,不过大家都是住在宿舍哦!还有,我们宿舍是四人的)北北拉着我说:“芊芊,你觉得这个新来的范老师怎么样啊?”“切,土包子一个,我看他去卖地瓜最合适,小样,还带着个眼镜,装斯文!”“芊芊,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觉得这个老师好象有点酷酷的感觉!”美美听了,惊奇的问北北:“北北,你不会是……”北北“唰”的一下脸就红了,“北北,你没发烧吧!这种土报纸,你还喜欢他,切,你也太呕了吧!”同宿舍的春春发话了,哇哦,不愧是密友哦,想法都跟我差不多耶!“睡啦!”巡夜的老师看到我们还在吵吵闹闹,就上前大喝,“刷”全部人一同倒下,哇,速度真快,佩服,啊,老师走了,北北的眼睛有睁开了,嘿,她可能在幻想着她的白马王子吧!算了,不管这个花痴了,睡觉! 第二天,“同学们,我开始点名,有到的应一声。”这个老三八,动作比乌龟还慢,昨天有那么充沛的时间不点名,到今天才来点,不愧是死乌龟,“陆见频”“到”“郝冉宾”“到”“徐芊芊”“到”“王北北”“到”…… 未完待续

高中路上我留下了什么

今天的夜很静,我坐在宿舍的阳台上,裹着厚厚的被子,很冷,很舒服。我喜欢这种感觉,让我可以深深地陷入回忆,然后去思考自己的一切。 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