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fall(共九篇)

Fall is the third season of a year . There are three months in fall : July , August and september . The weather in fall is cool , Sometimes it’s windy . I can wear my jackets and jeans . I often fly kites and go hiking with my good friends. And there are many fruits in fall , Just like : apples , bananas , oranges… And the Mid Autuain Festival is in fall , too . So I like fall very much .

A Fairy Tale in Fall关于秋天的英语

Roaming on the path among the trees, I threw my sentiment into the blue sky, which landed on the ground of my Alma Mater,and brought me back to the day three years ago.

That was a day in fall, that was a fall in my heart. Shatters swung in the air, just like golden butterflies dancing in the breeze. The sunset cast her afterglow on the ground, as well as on her dazzling pink face. After a long silence, I looked into her clear eyes, whispered to her that I wondered whether I had a position in her future. She thought it for a while, walking back and forth. I noticed she trembled lips several times and let out no words. Finally, she turned to me and flashed a wry smile:"Sorfy, I feel that distance makes beauty, Let's just be good friends." I could never forget that sentence, just like a bolt from the blue. It hit me like a thousand knives stabbing all over my body. I couldn't breathe, I couldn't think, at least not about anything but the pain. Gazing at her receding figure, I couldn't stop tears wetting my pale cheeks. The tale ended with the girl's disappearance from my sight.

Now fall comes again. I left myself nothing but the broken memories.

青春如是说

怎样都好,反正我所谓的童年已经飞远。晨起大早,正正衣襟,为的是更好的混过当日,就这么混过一天算一天吧,于是,混着混着混出花来....

被!加入妇女行列了

按照惯例,组织上每逢妇女节就要发些礼品给那些成日洗衣做饭的妇女们的,在我看来,这是“三八”的标志。前日去奶奶家望老,她简单而隆重的给了我一个晴天粪球,说是明年我就可以收到组织上给我的“三八节”礼物。它们分别是:一袋雕牌洗衣粉、五块奇强透明皂还有一床崭新的草绿色双人床床单。万里无云的天包裹着那个该死的日头,晒得我心里直发毛。开什么玩笑?咋这么轻易就把我拨到“妇女”那一堆里了呢?!像大晴天踩到那XX,无关痛痒,只是膈应的很!

她怀孕了

我姐有小BABY了,据我推算,小baby应该是在四月上旬降生,是个小白羊。当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初,如抱了个惊雷。不敢想像眼前这个连打架都要我来让着的“大孩子”怎么用自己的身体去创造一个新的生命!她个子还没有我高,她在过去的几年里被我惹哭过NN次,她哭的时候如孩子般出其不意甚至歇斯底里,她常常让我头疼的不知所措,她会让我帮她画教课用的插图甚至帮她写文件式教案,她从不抱怨我做饭难吃是为了哄我做下一顿,她也用姐姐的口吻叫我不要早恋不要调皮不要跟爸爸顶嘴,显然我很少听她的话...她穿着婚纱搬离我家时,第一次难受的想拖回这个冤家。家里没有男孩,爹叫我在姐夫家尤其是在她婆婆面前表现的“凶悍”一点,我有种当“家柱”的感觉,谁都不能欺负她——除了我

浑世!

我姐怀孕以后,自动买了一大堆书,连同以前杂七杂八凑起来的,打算用书砌一面墙.杂书里面我捡了几本来翻。没什么特别的,但是都不很适合她。比如《寻羊历险记》,村上春树的不耀眼作。日本灯红酒绿的生活我还真看不舒服。关键是其内容,浮在半空又混浊不清,孕妇能看吗?不是吧,可别影响胎儿发育啊!我于是给没收了几本,还是叫她看《小故事有大智慧》的好,另外我极力推荐给他那套《灰太郎与喜羊羊》,这才是孕妇阅读的正品!

潜力啊潜力

我爹外出那几日,我天天在家开灶做饭,小收音机一开,小调一哼,小火一点,做饭也并不枯燥。几天下来,把我妈喂乐了,她夸我有天赋。其实咱是有刷子不露,万一哪天喂滋了,让我天天掌勺那可怎么办?他们又说我有潜力当个主妇,可以好好培养,可别!这几句话杀伤力相当大,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觉得自己老了十岁,不管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关于那些梦

很久没有梦到飞翔了,自从发现自己“老了”之后。我想只要是对幻想这门学问乐此不疲的人都会梦见飞翔吧。我从没长过翅膀,也许即使长了也不知道该如何控制那些硕大的羽毛。要么骑扫帚,要么骑气球,甚至孙哥的金箍棒。现如今是日不思夜不想,有很多时候根本连梦也不会做,直接从黑跳到白。还记得小时候那些荒唐的梦,是单纯必不可少的成分。空荡的大楼里我东奔西跑寻觅the toilet,来回跑了三层楼才觅到。当然就心安理得的如了厕。醒来以后我便从心里体会到了什么叫“梦想照进现实”。而梦想成真的代价就是洗床单......

所谓神灵

我相信有鬼神之说,但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听说上帝是从欧洲那边过来的,长得大概就跟《冒牌天神》里那个大胡子老头一样吧,挺慈祥的。其实就是丑也没有关系,因为人家从来不出来吓唬人。我一直想不明白被它们如此推崇的人物为什么起了这么个名字——God?待逢某日眼前有一只狗狗拿屁股对着我的时候,我想我就看见上帝了吧,惊喜时分我会大喊——“Oh,my dog!”。 印度来的大肚子——如来佛祖,长得很是喜庆。小时候看港剧,里面的律师和法官都留着跟如来一样的发型,让我误以为他们都是慈悲为怀普渡众生的,只要人家愿意放下屠刀,他们就会给人家立地成佛的机会。后来才知道原来杀了人还是要偿命的!但佛祖终归是肚容四海慈悲为怀的,上帝也一定是愿意饶恕我们这些可怜的有罪之人的,否则如此唐突神灵的我们,早该遭天谴了吧!

Fall in love ?

大街小巷的,走到哪里都有腻腻歪歪的小两口。对于我们这样的“棍群成员”来说,这些喷火的镜头有时候就是落在五花肉上的苍蝇,使耳根不怎样都好,反正我所谓的童年已经飞远。晨起大早,正正衣襟,为的是更好的混过当日,就这么混过一天算一天吧,于是,混着混着混出花来....

被!加入妇女行列了

按照惯例,组织上每逢妇女节就要发些礼品给那些成日洗衣做饭的妇女们的,在我看来,这是“三八”的标志。前日去奶奶家望老,她简单而隆重的给了我一个晴天粪球,说是明年我就可以收到组织上给我的“三八节”礼物。它们分别是:一袋雕牌洗衣粉、五块奇强透明皂还有一床崭新的草绿色双人床床单。万里无云的天包裹着那个该死的日头,晒得我心里直发毛。开什么玩笑?咋这么轻易就把我拨到“妇女”那一堆里了呢?!像大晴天踩到那XX,无关痛痒,只是膈应的很!

她怀孕了

我姐有小BABY了,据我推算,小baby应该是在四月上旬降生,是个小白羊。当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初,如抱了个惊雷。不敢想像眼前这个连打架都要我来让着的“大孩子”怎么用自己的身体去创造一个新的生命!她个子还没有我高,她在过去的几年里被我惹哭过NN次,她哭的时候如孩子般出其不意甚至歇斯底里,她常常让我头疼的不知所措,她会让我帮她画教课用的插图甚至帮她写文件式教案,她从不抱怨我做饭难吃是为了哄我做下一顿,她也用姐姐的口吻叫我不要早恋不要调皮不要跟爸爸顶嘴,显然我很少听她的话...她穿着婚纱搬离我家时,第一次难受的想拖回这个冤家。家里没有男孩,爹叫我在姐夫家尤其是在她婆婆面前表现的“凶悍”一点,我有种当“家柱”的感觉,谁都不能欺负她——除了我

浑世!

我姐怀孕以后,自动买了一大堆书,连同以前杂七杂八凑起来的,打算用书砌一面墙.杂书里面我捡了几本来翻。没什么特别的,但是都不很适合她。比如《寻羊历险记》,村上春树的不耀眼作。日本灯红酒绿的生活我还真看不舒服。关键是其内容,浮在半空又混浊不清,孕妇能看吗?不是吧,可别影响胎儿发育啊!我于是给没收了几本,还是叫她看《小故事有大智慧》的好,另外我极力推荐给他那套《灰太郎与喜羊羊》,这才是孕妇阅读的正品!

潜力啊潜力

我爹外出那几日,我天天在家开灶做饭,小收音机一开,小调一哼,小火一点,做饭也并不枯燥。几天下来,把我妈喂乐了,她夸我有天赋。其实咱是有刷子不露,万一哪天喂滋了,让我天天掌勺那可怎么办?他们又说我有潜力当个主妇,可以好好培养,可别!这几句话杀伤力相当大,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觉得自己老了十岁,不管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关于那些梦

很久没有梦到飞翔了,自从发现自己“老了”之后。我想只要是对幻想这门学问乐此不疲的人都会梦见飞翔吧。我从没长过翅膀,也许即使长了也不知道该如何控制那些硕大的羽毛。要么骑扫帚,要么骑气球,甚至孙哥的金箍棒。现如今是日不思夜不想,有很多时候根本连梦也不会做,直接从黑跳到白。还记得小时候那些荒唐的梦,是单纯必不可少的成分。空荡的大楼里我东奔西跑寻觅the toilet,来回跑了三层楼才觅到。当然就心安理得的如了厕。醒来以后我便从心里体会到了什么叫“梦想照进现实”。而梦想成真的代价就是洗床单......

所谓神灵

我相信有鬼神之说,但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听说上帝是从欧洲那边过来的,长得大概就跟《冒牌天神》里那个大胡子老头一样吧,挺慈祥的。其实就是丑也没有关系,因为人家从来不出来吓唬人。我一直想不明白被它们如此推崇的人物为什么起了这么个名字——God?待逢某日眼前有一只狗狗拿屁股对着我的时候,我想我就看见上帝了吧,惊喜时分我会大喊——“Oh,my dog!”。 印度来的大肚子——如来佛祖,长得很是喜庆。小时候看港剧,里面的律师和法官都留着跟如来一样的发型,让我误以为他们都是慈悲为怀普渡众生的,只要人家愿意放下屠刀,他们就会给人家立地成佛的机会。后来才知道原来杀了人还是要偿命的!但佛祖终归是肚容四海慈悲为怀的,上帝也一定是愿意饶恕我们这些可怜的有罪之人的,否则如此唐突神灵的我们,早该遭天谴了吧!

Fall in love ?

大街小巷的,走到哪里都有腻腻歪歪的小两口。对于我们这样的“棍群成员”来说,这些喷火的镜头有时候就是落在五花肉上的苍蝇,使耳根不怎样都好,反正我所谓的童年已经飞远。晨起大早,正正衣襟,为的是更好的混过当日,就这么混过一天算一天吧,于是,混着混着混出花来....

被!加入妇女行列了

按照惯例,组织上每逢妇女节就要发些礼品给那些成日洗衣做饭的妇女们的,在我看来,这是“三八”的标志。前日去奶奶家望老,她简单而隆重的给了我一个晴天粪球,说是明年我就可以收到组织上给我的“三八节”礼物。它们分别是:一袋雕牌洗衣粉、五块奇强透明皂还有一床崭新的草绿色双人床床单。万里无云的天包裹着那个该死的日头,晒得我心里直发毛。开什么玩笑?咋这么轻易就把我拨到“妇女”那一堆里了呢?!像大晴天踩到那XX,无关痛痒,只是膈应的很!

她怀孕了

我姐有小BABY了,据我推算,小baby应该是在四月上旬降生,是个小白羊。当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初,如抱了个惊雷。不敢想像眼前这个连打架都要我来让着的“大孩子”怎么用自己的身体去创造一个新的生命!她个子还没有我高,她在过去的几年里被我惹哭过NN次,她哭的时候如孩子般出其不意甚至歇斯底里,她常常让我头疼的不知所措,她会让我帮她画教课用的插图甚至帮她写文件式教案,她从不抱怨我做饭难吃是为了哄我做下一顿,她也用姐姐的口吻叫我不要早恋不要调皮不要跟爸爸顶嘴,显然我很少听她的话...她穿着婚纱搬离我家时,第一次难受的想拖回这个冤家。家里没有男孩,爹叫我在姐夫家尤其是在她婆婆面前表现的“凶悍”一点,我有种当“家柱”的感觉,谁都不能欺负她——除了我

浑世!

我姐怀孕以后,自动买了一大堆书,连同以前杂七杂八凑起来的,打算用书砌一面墙.杂书里面我捡了几本来翻。没什么特别的,但是都不很适合她。比如《寻羊历险记》,村上春树的不耀眼作。日本灯红酒绿的生活我还真看不舒服。关键是其内容,浮在半空又混浊不清,孕妇能看吗?不是吧,可别影响胎儿发育啊!我于是给没收了几本,还是叫她看《小故事有大智慧》的好,另外我极力推荐给他那套《灰太郎与喜羊羊》,这才是孕妇阅读的正品!

潜力啊潜力

我爹外出那几日,我天天在家开灶做饭,小收音机一开,小调一哼,小火一点,做饭也并不枯燥。几天下来,把我妈喂乐了,她夸我有天赋。其实咱是有刷子不露,万一哪天喂滋了,让我天天掌勺那可怎么办?他们又说我有潜力当个主妇,可以好好培养,可别!这几句话杀伤力相当大,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觉得自己老了十岁,不管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关于那些梦

很久没有梦到飞翔了,自从发现自己“老了”之后。我想只要是对幻想这门学问乐此不疲的人都会梦见飞翔吧。我从没长过翅膀,也许即使长了也不知道该如何控制那些硕大的羽毛。要么骑扫帚,要么骑气球,甚至孙哥的金箍棒。现如今是日不思夜不想,有很多时候根本连梦也不会做,直接从黑跳到白。还记得小时候那些荒唐的梦,是单纯必不可少的成分。空荡的大楼里我东奔西跑寻觅the toilet,来回跑了三层楼才觅到。当然就心安理得的如了厕。醒来以后我便从心里体会到了什么叫“梦想照进现实”。而梦想成真的代价就是洗床单......

所谓神灵

我相信有鬼神之说,但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听说上帝是从欧洲那边过来的,长得大概就跟《冒牌天神》里那个大胡子老头一样吧,挺慈祥的。其实就是丑也没有关系,因为人家从来不出来吓唬人。我一直想不明白被它们如此推崇的人物为什么起了这么个名字——God?待逢某日眼前有一只狗狗拿屁股对着我的时候,我想我就看见上帝了吧,惊喜时分我会大喊——“Oh,my dog!”。 印度来的大肚子——如来佛祖,长得很是喜庆。小时候看港剧,里面的律师和法官都留着跟如来一样的发型,让我误以为他们都是慈悲为怀普渡众生的,只要人家愿意放下屠刀,他们就会给人家立地成佛的机会。后来才知道原来杀了人还是要偿命的!但佛祖终归是肚容四海慈悲为怀的,上帝也一定是愿意饶恕我们这些可怜的有罪之人的,否则如此唐突神灵的我们,早该遭天谴了吧!

Fall in love ?

大街小巷的,走到哪里都有腻腻歪歪的小两口。对于我们这样的“棍群成员”来说,这些喷火的镜头有时候就是落在五花肉上的苍蝇,使耳根不怎样都好,反正我所谓的童年已经飞远。晨起大早,正正衣襟,为的是更好的混过当日,就这么混过一天算一天吧,于是,混着混着混出花来....

被!加入妇女行列了

按照惯例,组织上每逢妇女节就要发些礼品给那些成日洗衣做饭的妇女们的,在我看来,这是“三八”的标志。前日去奶奶家望老,她简单而隆重的给了我一个晴天粪球,说是明年我就可以收到组织上给我的“三八节”礼物。它们分别是:一袋雕牌洗衣粉、五块奇强透明皂还有一床崭新的草绿色双人床床单。万里无云的天包裹着那个该死的日头,晒得我心里直发毛。开什么玩笑?咋这么轻易就把我拨到“妇女”那一堆里了呢?!像大晴天踩到那XX,无关痛痒,只是膈应的很!

她怀孕了

我姐有小BABY了,据我推算,小baby应该是在四月上旬降生,是个小白羊。当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初,如抱了个惊雷。不敢想像眼前这个连打架都要我来让着的“大孩子”怎么用自己的身体去创造一个新的生命!她个子还没有我高,她在过去的几年里被我惹哭过NN次,她哭的时候如孩子般出其不意甚至歇斯底里,她常常让我头疼的不知所措,她会让我帮她画教课用的插图甚至帮她写文件式教案,她从不抱怨我做饭难吃是为了哄我做下一顿,她也用姐姐的口吻叫我不要早恋不要调皮不要跟爸爸顶嘴,显然我很少听她的话...她穿着婚纱搬离我家时,第一次难受的想拖回这个冤家。家里没有男孩,爹叫我在姐夫家尤其是在她婆婆面前表现的“凶悍”一点,我有种当“家柱”的感觉,谁都不能欺负她——除了我

浑世!

我姐怀孕以后,自动买了一大堆书,连同以前杂七杂八凑起来的,打算用书砌一面墙.杂书里面我捡了几本来翻。没什么特别的,但是都不很适合她。比如《寻羊历险记》,村上春树的不耀眼作。日本灯红酒绿的生活我还真看不舒服。关键是其内容,浮在半空又混浊不清,孕妇能看吗?不是吧,可别影响胎儿发育啊!我于是给没收了几本,还是叫她看《小故事有大智慧》的好,另外我极力推荐给他那套《灰太郎与喜羊羊》,这才是孕妇阅读的正品!

潜力啊潜力

我爹外出那几日,我天天在家开灶做饭,小收音机一开,小调一哼,小火一点,做饭也并不枯燥。几天下来,把我妈喂乐了,她夸我有天赋。其实咱是有刷子不露,万一哪天喂滋了,让我天天掌勺那可怎么办?他们又说我有潜力当个主妇,可以好好培养,可别!这几句话杀伤力相当大,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觉得自己老了十岁,不管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关于那些梦

很久没有梦到飞翔了,自从发现自己“老了”之后。我想只要是对幻想这门学问乐此不疲的人都会梦见飞翔吧。我从没长过翅膀,也许即使长了也不知道该如何控制那些硕大的羽毛。要么骑扫帚,要么骑气球,甚至孙哥的金箍棒。现如今是日不思夜不想,有很多时候根本连梦也不会做,直接从黑跳到白。还记得小时候那些荒唐的梦,是单纯必不可少的成分。空荡的大楼里我东奔西跑寻觅the toilet,来回跑了三层楼才觅到。当然就心安理得的如了厕。醒来以后我便从心里体会到了什么叫“梦想照进现实”。而梦想成真的代价就是洗床单......

所谓神灵

我相信有鬼神之说,但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听说上帝是从欧洲那边过来的,长得大概就跟《冒牌天神》里那个大胡子老头一样吧,挺慈祥的。其实就是丑也没有关系,因为人家从来不出来吓唬人。我一直想不明白被它们如此推崇的人物为什么起了这么个名字——God?待逢某日眼前有一只狗狗拿屁股对着我的时候,我想我就看见上帝了吧,惊喜时分我会大喊——“Oh,my dog!”。 印度来的大肚子——如来佛祖,长得很是喜庆。小时候看港剧,里面的律师和法官都留着跟如来一样的发型,让我误以为他们都是慈悲为怀普渡众生的,只要人家愿意放下屠刀,他们就会给人家立地成佛的机会。后来才知道原来杀了人还是要偿命的!但佛祖终归是肚容四海慈悲为怀的,上帝也一定是愿意饶恕我们这些可怜的有罪之人的,否则如此唐突神灵的我们,早该遭天谴了吧!

Fall in love ?

大街小巷的,走到哪里都有腻腻歪歪的小两口。对于我们这样的“棍群成员”来说,这些喷火的镜头有时候就是落在五花肉上的苍蝇,使耳根不怎样都好,反正我所谓的童年已经飞远。晨起大早,正正衣襟,为的是更好的混过当日,就这么混过一天算一天吧,于是,混着混着混出花来....

被!加入妇女行列了

按照惯例,组织上每逢妇女节就要发些礼品给那些成日洗衣做饭的妇女们的,在我看来,这是“三八”的标志。前日去奶奶家望老,她简单而隆重的给了我一个晴天粪球,说是明年我就可以收到组织上给我的“三八节”礼物。它们分别是:一袋雕牌洗衣粉、五块奇强透明皂还有一床崭新的草绿色双人床床单。万里无云的天包裹着那个该死的日头,晒得我心里直发毛。开什么玩笑?咋这么轻易就把我拨到“妇女”那一堆里了呢?!像大晴天踩到那XX,无关痛痒,只是膈应的很!

她怀孕了

我姐有小BABY了,据我推算,小baby应该是在四月上旬降生,是个小白羊。当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初,如抱了个惊雷。不敢想像眼前这个连打架都要我来让着的“大孩子”怎么用自己的身体去创造一个新的生命!她个子还没有我高,她在过去的几年里被我惹哭过NN次,她哭的时候如孩子般出其不意甚至歇斯底里,她常常让我头疼的不知所措,她会让我帮她画教课用的插图甚至帮她写文件式教案,她从不抱怨我做饭难吃是为了哄我做下一顿,她也用姐姐的口吻叫我不要早恋不要调皮不要跟爸爸顶嘴,显然我很少听她的话...她穿着婚纱搬离我家时,第一次难受的想拖回这个冤家。家里没有男孩,爹叫我在姐夫家尤其是在她婆婆面前表现的“凶悍”一点,我有种当“家柱”的感觉,谁都不能欺负她——除了我

浑世!

我姐怀孕以后,自动买了一大堆书,连同以前杂七杂八凑起来的,打算用书砌一面墙.杂书里面我捡了几本来翻。没什么特别的,但是都不很适合她。比如《寻羊历险记》,村上春树的不耀眼作。日本灯红酒绿的生活我还真看不舒服。关键是其内容,浮在半空又混浊不清,孕妇能看吗?不是吧,可别影响胎儿发育啊!我于是给没收了几本,还是叫她看《小故事有大智慧》的好,另外我极力推荐给他那套《灰太郎与喜羊羊》,这才是孕妇阅读的正品!

潜力啊潜力

我爹外出那几日,我天天在家开灶做饭,小收音机一开,小调一哼,小火一点,做饭也并不枯燥。几天下来,把我妈喂乐了,她夸我有天赋。其实咱是有刷子不露,万一哪天喂滋了,让我天天掌勺那可怎么办?他们又说我有潜力当个主妇,可以好好培养,可别!这几句话杀伤力相当大,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觉得自己老了十岁,不管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关于那些梦

很久没有梦到飞翔了,自从发现自己“老了”之后。我想只要是对幻想这门学问乐此不疲的人都会梦见飞翔吧。我从没长过翅膀,也许即使长了也不知道该如何控制那些硕大的羽毛。要么骑扫帚,要么骑气球,甚至孙哥的金箍棒。现如今是日不思夜不想,有很多时候根本连梦也不会做,直接从黑跳到白。还记得小时候那些荒唐的梦,是单纯必不可少的成分。空荡的大楼里我东奔西跑寻觅the toilet,来回跑了三层楼才觅到。当然就心安理得的如了厕。醒来以后我便从心里体会到了什么叫“梦想照进现实”。而梦想成真的代价就是洗床单......

所谓神灵

我相信有鬼神之说,但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听说上帝是从欧洲那边过来的,长得大概就跟《冒牌天神》里那个大胡子老头一样吧,挺慈祥的。其实就是丑也没有关系,因为人家从来不出来吓唬人。我一直想不明白被它们如此推崇的人物为什么起了这么个名字——God?待逢某日眼前有一只狗狗拿屁股对着我的时候,我想我就看见上帝了吧,惊喜时分我会大喊——“Oh,my dog!”。 印度来的大肚子——如来佛祖,长得很是喜庆。小时候看港剧,里面的律师和法官都留着跟如来一样的发型,让我误以为他们都是慈悲为怀普渡众生的,只要人家愿意放下屠刀,他们就会给人家立地成佛的机会。后来才知道原来杀了人还是要偿命的!但佛祖终归是肚容四海慈悲为怀的,上帝也一定是愿意饶恕我们这些可怜的有罪之人的,否则如此唐突神灵的我们,早该遭天谴了吧!

Fall in love ?

大街小巷的,走到哪里都有腻腻歪歪的小两口。对于我们这样的“棍群成员”来说,这些喷火的镜头有时候就是落在五花肉上的苍蝇,使耳根不怎样都好,反正我所谓的童年已经飞远。晨起大早,正正衣襟,为的是更好的混过当日,就这么混过一天算一天吧,于是,混着混着混出花来....

被!加入妇女行列了

按照惯例,组织上每逢妇女节就要发些礼品给那些成日洗衣做饭的妇女们的,在我看来,这是“三八”的标志。前日去奶奶家望老,她简单而隆重的给了我一个晴天粪球,说是明年我就可以收到组织上给我的“三八节”礼物。它们分别是:一袋雕牌洗衣粉、五块奇强透明皂还有一床崭新的草绿色双人床床单。万里无云的天包裹着那个该死的日头,晒得我心里直发毛。开什么玩笑?咋这么轻易就把我拨到“妇女”那一堆里了呢?!像大晴天踩到那XX,无关痛痒,只是膈应的很!

她怀孕了

我姐有小BABY了,据我推算,小baby应该是在四月上旬降生,是个小白羊。当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初,如抱了个惊雷。不敢想像眼前这个连打架都要我来让着的“大孩子”怎么用自己的身体去创造一个新的生命!她个子还没有我高,她在过去的几年里被我惹哭过NN次,她哭的时候如孩子般出其不意甚至歇斯底里,她常常让我头疼的不知所措,她会让我帮她画教课用的插图甚至帮她写文件式教案,她从不抱怨我做饭难吃是为了哄我做下一顿,她也用姐姐的口吻叫我不要早恋不要调皮不要跟爸爸顶嘴,显然我很少听她的话...她穿着婚纱搬离我家时,第一次难受的想拖回这个冤家。家里没有男孩,爹叫我在姐夫家尤其是在她婆婆面前表现的“凶悍”一点,我有种当“家柱”的感觉,谁都不能欺负她——除了我

浑世!

我姐怀孕以后,自动买了一大堆书,连同以前杂七杂八凑起来的,打算用书砌一面墙.杂书里面我捡了几本来翻。没什么特别的,但是都不很适合她。比如《寻羊历险记》,村上春树的不耀眼作。日本灯红酒绿的生活我还真看不舒服。关键是其内容,浮在半空又混浊不清,孕妇能看吗?不是吧,可别影响胎儿发育啊!我于是给没收了几本,还是叫她看《小故事有大智慧》的好,另外我极力推荐给他那套《灰太郎与喜羊羊》,这才是孕妇阅读的正品!

潜力啊潜力

我爹外出那几日,我天天在家开灶做饭,小收音机一开,小调一哼,小火一点,做饭也并不枯燥。几天下来,把我妈喂乐了,她夸我有天赋。其实咱是有刷子不露,万一哪天喂滋了,让我天天掌勺那可怎么办?他们又说我有潜力当个主妇,可以好好培养,可别!这几句话杀伤力相当大,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觉得自己老了十岁,不管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关于那些梦

很久没有梦到飞翔了,自从发现自己“老了”之后。我想只要是对幻想这门学问乐此不疲的人都会梦见飞翔吧。我从没长过翅膀,也许即使长了也不知道该如何控制那些硕大的羽毛。要么骑扫帚,要么骑气球,甚至孙哥的金箍棒。现如今是日不思夜不想,有很多时候根本连梦也不会做,直接从黑跳到白。还记得小时候那些荒唐的梦,是单纯必不可少的成分。空荡的大楼里我东奔西跑寻觅the toilet,来回跑了三层楼才觅到。当然就心安理得的如了厕。醒来以后我便从心里体会到了什么叫“梦想照进现实”。而梦想成真的代价就是洗床单......

所谓神灵

我相信有鬼神之说,但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听说上帝是从欧洲那边过来的,长得大概就跟《冒牌天神》里那个大胡子老头一样吧,挺慈祥的。其实就是丑也没有关系,因为人家从来不出来吓唬人。我一直想不明白被它们如此推崇的人物为什么起了这么个名字——God?待逢某日眼前有一只狗狗拿屁股对着我的时候,我想我就看见上帝了吧,惊喜时分我会大喊——“Oh,my dog!”。 印度来的大肚子——如来佛祖,长得很是喜庆。小时候看港剧,里面的律师和法官都留着跟如来一样的发型,让我误以为他们都是慈悲为怀普渡众生的,只要人家愿意放下屠刀,他们就会给人家立地成佛的机会。后来才知道原来杀了人还是要偿命的!但佛祖终归是肚容四海慈悲为怀的,上帝也一定是愿意饶恕我们这些可怜的有罪之人的,否则如此唐突神灵的我们,早该遭天谴了吧!

Fall in love ?

大街小巷的,走到哪里都有腻腻歪歪的小两口。对于我们这样的“棍群成员”来说,这些喷火的镜头有时候就是落在五花肉上的苍蝇,使耳根不怎样都好,反正我所谓的童年已经飞远。晨起大早,正正衣襟,为的是更好的混过当日,就这么混过一天算一天吧,于是,混着混着混出花来....

被!加入妇女行列了

按照惯例,组织上每逢妇女节就要发些礼品给那些成日洗衣做饭的妇女们的,在我看来,这是“三八”的标志。前日去奶奶家望老,她简单而隆重的给了我一个晴天粪球,说是明年我就可以收到组织上给我的“三八节”礼物。它们分别是:一袋雕牌洗衣粉、五块奇强透明皂还有一床崭新的草绿色双人床床单。万里无云的天包裹着那个该死的日头,晒得我心里直发毛。开什么玩笑?咋这么轻易就把我拨到“妇女”那一堆里了呢?!像大晴天踩到那XX,无关痛痒,只是膈应的很!

她怀孕了

我姐有小BABY了,据我推算,小baby应该是在四月上旬降生,是个小白羊。当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初,如抱了个惊雷。不敢想像眼前这个连打架都要我来让着的“大孩子”怎么用自己的身体去创造一个新的生命!她个子还没有我高,她在过去的几年里被我惹哭过NN次,她哭的时候如孩子般出其不意甚至歇斯底里,她常常让我头疼的不知所措,她会让我帮她画教课用的插图甚至帮她写文件式教案,她从不抱怨我做饭难吃是为了哄我做下一顿,她也用姐姐的口吻叫我不要早恋不要调皮不要跟爸爸顶嘴,显然我很少听她的话...她穿着婚纱搬离我家时,第一次难受的想拖回这个冤家。家里没有男孩,爹叫我在姐夫家尤其是在她婆婆面前表现的“凶悍”一点,我有种当“家柱”的感觉,谁都不能欺负她——除了我

浑世!

我姐怀孕以后,自动买了一大堆书,连同以前杂七杂八凑起来的,打算用书砌一面墙.杂书里面我捡了几本来翻。没什么特别的,但是都不很适合她。比如《寻羊历险记》,村上春树的不耀眼作。日本灯红酒绿的生活我还真看不舒服。关键是其内容,浮在半空又混浊不清,孕妇能看吗?不是吧,可别影响胎儿发育啊!我于是给没收了几本,还是叫她看《小故事有大智慧》的好,另外我极力推荐给他那套《灰太郎与喜羊羊》,这才是孕妇阅读的正品!

潜力啊潜力

我爹外出那几日,我天天在家开灶做饭,小收音机一开,小调一哼,小火一点,做饭也并不枯燥。几天下来,把我妈喂乐了,她夸我有天赋。其实咱是有刷子不露,万一哪天喂滋了,让我天天掌勺那可怎么办?他们又说我有潜力当个主妇,可以好好培养,可别!这几句话杀伤力相当大,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觉得自己老了十岁,不管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关于那些梦

很久没有梦到飞翔了,自从发现自己“老了”之后。我想只要是对幻想这门学问乐此不疲的人都会梦见飞翔吧。我从没长过翅膀,也许即使长了也不知道该如何控制那些硕大的羽毛。要么骑扫帚,要么骑气球,甚至孙哥的金箍棒。现如今是日不思夜不想,有很多时候根本连梦也不会做,直接从黑跳到白。还记得小时候那些荒唐的梦,是单纯必不可少的成分。空荡的大楼里我东奔西跑寻觅the toilet,来回跑了三层楼才觅到。当然就心安理得的如了厕。醒来以后我便从心里体会到了什么叫“梦想照进现实”。而梦想成真的代价就是洗床单......

所谓神灵

我相信有鬼神之说,但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听说上帝是从欧洲那边过来的,长得大概就跟《冒牌天神》里那个大胡子老头一样吧,挺慈祥的。其实就是丑也没有关系,因为人家从来不出来吓唬人。我一直想不明白被它们如此推崇的人物为什么起了这么个名字——God?待逢某日眼前有一只狗狗拿屁股对着我的时候,我想我就看见上帝了吧,惊喜时分我会大喊——“Oh,my dog!”。 印度来的大肚子——如来佛祖,长得很是喜庆。小时候看港剧,里面的律师和法官都留着跟如来一样的发型,让我误以为他们都是慈悲为怀普渡众生的,只要人家愿意放下屠刀,他们就会给人家立地成佛的机会。后来才知道原来杀了人还是要偿命的!但佛祖终归是肚容四海慈悲为怀的,上帝也一定是愿意饶恕我们这些可怜的有罪之人的,否则如此唐突神灵的我们,早该遭天谴了吧!

Fall in love ?

大街小巷的,走到哪里都有腻腻歪歪的小两口。对于我们这样的“棍群成员”来说,这些喷火的镜头有时候就是落在五花肉上的苍蝇,使耳根不

抓把流星的痕迹

抓把流星的痕迹

碧天际文学社 宁晓无晨

想把星星翻去数几遍。寂寞的人总是会氢心投入到自认为不寂寞的事情里,好安慰时间,所以我数星星,并乐此不疲。

18岁,我不亦乐乎的成长着,也是我所谓无所事事的年代。叛逆的故事让接受与拒绝纸片上留我可以选择的东西,我只是晃晃荡荡在窗口闻触到浓郁的香味,充斥了背着单肩包在校园里闲晃的所有空间。所有寂寞也在岁月的夹杂中紧紧与年华结合在一起,像一朵娇艳高洁的对菊,像一块透明的故事的幕布。总是在慢慢消失的蔚蓝的天空若有若无,飘荡在华丽的广场……

老狼携着灵魂的歌声将我带回到似曾相识地那个夏天。其实很多年以后,一切依然如此。

夏天总是自作多情的燥热,夹杂的火焰把希望下点小雨的心情摧残的面目全非。闷热的空气被一大滴又一大滴眼泪稀释,妄想把它降到零下一度。然而它们只是迅速蒸发掉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一下一下砸在我的肩膀。心中空荡的,满脑都是昔日美好的回忆,我感到莫名的恐惧,我无法使这些记忆沉淀下来亦如我一个人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没人疼爱。有些奇怪,我还是那桀骜不驯的女孩吗?

有点想把手臂用刀劈下来的冲动。想要拿着手臂的断线残处认真数数属于自己的年轮。不明白手里还拿着零食的我却似乎有了L大成熟的影子。难以想象。

我。是。何。央。!? 我开始怀疑自己。

许多个夏天就这样过去,我没有胆量再回到从前,就算一丁c。我宁可在朝北开的窗子旁寂寞地数星星。

我喜欢的男孩子叫胡风,头发长长的随风轻舞。总有清晰的笑容,快乐的永远长不大。挺高的个子,一张年轻的脸,气宇轩昂。我们出入在同一个教室,我们是师兄妹。

他是一个爱吃巧克力圣代的男孩子。这是我对他的最初印象。

他总是眯着小巧的鼻子上面那双小巧的眼睛,笑的大彻大悟,温暖如阳光。还极

坏地逼我叫他哥哥。不管怎么说,我爱着这个男孩子,包括他爱吃的圣代和会写诗的思维,他也同我一样――桀骜不驯。于是我开始把梦做得很完美,像佩玉一般奇丽精致。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时间总过得太快,没有了世界,只有蝴蝶翩翩起舞。那是一段love路上的单行道,用一段情感默默灌溉。我没有对他说再见,没有谁去想相遇与分离。

星期天的日子被嗳昧的氛围滋润着。别的同学都离开了学校除了我和胡风。我们在偌大的教室里大侃特侃。空荡荡的教室是只贮存着我和胡风,像两个自由的流浪人。我们散乱毫无边际地聊着,聊上网、学习、生活、老师和同学,

以便打发时间的寂寥,如同看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一样美美的感觉。他说父母会带他去日本,去看一年一季的樱花。我说那好哇,可不能忘记我。CD机唱着我们喜欢的歌。我说唱首歌吧。胡风默默看着我,没有唱,理由是他唱歌太摧残祖国的花朵。最后我唱了。用不丰满的声音唱那首我啊喜欢的歌,给眼前最喜爱的男孩。听完后胡风说挺伤感的,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回答,只是拿起粉笔把歌词“雕刻”在黑板上,深深的。作为回报,他认真写了首诗给我。

我又一次悄悄问自己/单行道上是否逃/&/抓把流星的痕迹/许下心里埋藏深深的秘密/站在风里傻傻等你/鼓起勇气/放你 在我心里/终于决定一路狂奔到底/害怕没有你

的消息/

眸子里溢满幸福。

和胡风相识的第二个夏天里,一切平静如初。我独自在家听那首《纯真的心》。到

底它究竟会是什么滋味/我真不知道问谁/why l fall in love/或许要怎么爱我都不会/

玩这个游戏一直犯规/我需要一点点鼓励/我需要你给我一些爱意.

CD机一直这样在唱。

电话铃不紧不慢地响着。林泉打来的。林泉在那边说胡风去了日本,和他的父母

一起准备定居在那里,你没去送他吗。我洗林泉你丫开什么玩笑。真的,他走了,到日

本。林泉认真地说。

放下电话我到处找胡风。所有他可能出现的地方我都扑空了,完全没有他的影子。

我不得不相信整个城市里他净净的蒸发掉了,毫无痕迹。TNND,一边走一边狠狠地咒

骂,眼泪一滴滴狠狠砸在肩膀上。

寂寞的晚上一个人坐在电脑旁,刺眼的光泽。打开抓把流星的痕迹

碧天际文学社 宁晓无晨

想把星星翻去数几遍。寂寞的人总是会氢心投入到自认为不寂寞的事情里,好安慰时间,所以我数星星,并乐此不疲。

18岁,我不亦乐乎的成长着,也是我所谓无所事事的年代。叛逆的故事让接受与拒绝纸片上留我可以选择的东西,我只是晃晃荡荡在窗口闻触到浓郁的香味,充斥了背着单肩包在校园里闲晃的所有空间。所有寂寞也在岁月的夹杂中紧紧与年华结合在一起,像一朵娇艳高洁的对菊,像一块透明的故事的幕布。总是在慢慢消失的蔚蓝的天空若有若无,飘荡在华丽的广场……

老狼携着灵魂的歌声将我带回到似曾相识地那个夏天。其实很多年以后,一切依然如此。

夏天总是自作多情的燥热,夹杂的火焰把希望下点小雨的心情摧残的面目全非。闷热的空气被一大滴又一大滴眼泪稀释,妄想把它降到零下一度。然而它们只是迅速蒸发掉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一下一下砸在我的肩膀。心中空荡的,满脑都是昔日美好的回忆,我感到莫名的恐惧,我无法使这些记忆沉淀下来亦如我一个人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没人疼爱。有些奇怪,我还是那桀骜不驯的女孩吗?

有点想把手臂用刀劈下来的冲动。想要拿着手臂的断线残处认真数数属于自己的年轮。不明白手里还拿着零食的我却似乎有了L大成熟的影子。难以想象。

我。是。何。央。!? 我开始怀疑自己。

许多个夏天就这样过去,我没有胆量再回到从前,就算一丁c。我宁可在朝北开的窗子旁寂寞地数星星。

我喜欢的男孩子叫胡风,头发长长的随风轻舞。总有清晰的笑容,快乐的永远长不大。挺高的个子,一张年轻的脸,气宇轩昂。我们出入在同一个教室,我们是师兄妹。

他是一个爱吃巧克力圣代的男孩子。这是我对他的最初印象。

他总是眯着小巧的鼻子上面那双小巧的眼睛,笑的大彻大悟,温暖如阳光。还极

坏地逼我叫他哥哥。不管怎么说,我爱着这个男孩子,包括他爱吃的圣代和会写诗的思维,他也同我一样――桀骜不驯。于是我开始把梦做得很完美,像佩玉一般奇丽精致。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时间总过得太快,没有了世界,只有蝴蝶翩翩起舞。那是一段love路上的单行道,用一段情感默默灌溉。我没有对他说再见,没有谁去想相遇与分离。

星期天的日子被嗳昧的氛围滋润着。别的同学都离开了学校除了我和胡风。我们在偌大的教室里大侃特侃。空荡荡的教室是只贮存着我和胡风,像两个自由的流浪人。我们散乱毫无边际地聊着,聊上网、学习、生活、老师和同学,

以便打发时间的寂寥,如同看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一样美美的感觉。他说父母会带他去日本,去看一年一季的樱花。我说那好哇,可不能忘记我。CD机唱着我们喜欢的歌。我说唱首歌吧。胡风默默看着我,没有唱,理由是他唱歌太摧残祖国的花朵。最后我唱了。用不丰满的声音唱那首我啊喜欢的歌,给眼前最喜爱的男孩。听完后胡风说挺伤感的,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回答,只是拿起粉笔把歌词“雕刻”在黑板上,深深的。作为回报,他认真写了首诗给我。

我又一次悄悄问自己/单行道上是否逃/&/抓把流星的痕迹/许下心里埋藏深深的秘密/站在风里傻傻等你/鼓起勇气/放你 在我心里/终于决定一路狂奔到底/害怕没有你

的消息/

眸子里溢满幸福。

和胡风相识的第二个夏天里,一切平静如初。我独自在家听那首《纯真的心》。到

底它究竟会是什么滋味/我真不知道问谁/why l fall in love/或许要怎么爱我都不会/

玩这个游戏一直犯规/我需要一点点鼓励/我需要你给我一些爱意.

CD机一直这样在唱。

电话铃不紧不慢地响着。林泉打来的。林泉在那边说胡风去了日本,和他的父母

一起准备定居在那里,你没去送他吗。我洗林泉你丫开什么玩笑。真的,他走了,到日

本。林泉认真地说。

放下电话我到处找胡风。所有他可能出现的地方我都扑空了,完全没有他的影子。

我不得不相信整个城市里他净净的蒸发掉了,毫无痕迹。TNND,一边走一边狠狠地咒

骂,眼泪一滴滴狠狠砸在肩膀上。

寂寞的晚上一个人坐在电脑旁,刺眼的光泽。打开抓把流星的痕迹

碧天际文学社 宁晓无晨

想把星星翻去数几遍。寂寞的人总是会氢心投入到自认为不寂寞的事情里,好安慰时间,所以我数星星,并乐此不疲。

18岁,我不亦乐乎的成长着,也是我所谓无所事事的年代。叛逆的故事让接受与拒绝纸片上留我可以选择的东西,我只是晃晃荡荡在窗口闻触到浓郁的香味,充斥了背着单肩包在校园里闲晃的所有空间。所有寂寞也在岁月的夹杂中紧紧与年华结合在一起,像一朵娇艳高洁的对菊,像一块透明的故事的幕布。总是在慢慢消失的蔚蓝的天空若有若无,飘荡在华丽的广场……

老狼携着灵魂的歌声将我带回到似曾相识地那个夏天。其实很多年以后,一切依然如此。

夏天总是自作多情的燥热,夹杂的火焰把希望下点小雨的心情摧残的面目全非。闷热的空气被一大滴又一大滴眼泪稀释,妄想把它降到零下一度。然而它们只是迅速蒸发掉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一下一下砸在我的肩膀。心中空荡的,满脑都是昔日美好的回忆,我感到莫名的恐惧,我无法使这些记忆沉淀下来亦如我一个人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没人疼爱。有些奇怪,我还是那桀骜不驯的女孩吗?

有点想把手臂用刀劈下来的冲动。想要拿着手臂的断线残处认真数数属于自己的年轮。不明白手里还拿着零食的我却似乎有了L大成熟的影子。难以想象。

我。是。何。央。!? 我开始怀疑自己。

许多个夏天就这样过去,我没有胆量再回到从前,就算一丁c。我宁可在朝北开的窗子旁寂寞地数星星。

我喜欢的男孩子叫胡风,头发长长的随风轻舞。总有清晰的笑容,快乐的永远长不大。挺高的个子,一张年轻的脸,气宇轩昂。我们出入在同一个教室,我们是师兄妹。

他是一个爱吃巧克力圣代的男孩子。这是我对他的最初印象。

他总是眯着小巧的鼻子上面那双小巧的眼睛,笑的大彻大悟,温暖如阳光。还极

坏地逼我叫他哥哥。不管怎么说,我爱着这个男孩子,包括他爱吃的圣代和会写诗的思维,他也同我一样――桀骜不驯。于是我开始把梦做得很完美,像佩玉一般奇丽精致。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时间总过得太快,没有了世界,只有蝴蝶翩翩起舞。那是一段love路上的单行道,用一段情感默默灌溉。我没有对他说再见,没有谁去想相遇与分离。

星期天的日子被嗳昧的氛围滋润着。别的同学都离开了学校除了我和胡风。我们在偌大的教室里大侃特侃。空荡荡的教室是只贮存着我和胡风,像两个自由的流浪人。我们散乱毫无边际地聊着,聊上网、学习、生活、老师和同学,

以便打发时间的寂寥,如同看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一样美美的感觉。他说父母会带他去日本,去看一年一季的樱花。我说那好哇,可不能忘记我。CD机唱着我们喜欢的歌。我说唱首歌吧。胡风默默看着我,没有唱,理由是他唱歌太摧残祖国的花朵。最后我唱了。用不丰满的声音唱那首我啊喜欢的歌,给眼前最喜爱的男孩。听完后胡风说挺伤感的,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回答,只是拿起粉笔把歌词“雕刻”在黑板上,深深的。作为回报,他认真写了首诗给我。

我又一次悄悄问自己/单行道上是否逃/&/抓把流星的痕迹/许下心里埋藏深深的秘密/站在风里傻傻等你/鼓起勇气/放你 在我心里/终于决定一路狂奔到底/害怕没有你

的消息/

眸子里溢满幸福。

和胡风相识的第二个夏天里,一切平静如初。我独自在家听那首《纯真的心》。到

底它究竟会是什么滋味/我真不知道问谁/why l fall in love/或许要怎么爱我都不会/

玩这个游戏一直犯规/我需要一点点鼓励/我需要你给我一些爱意.

CD机一直这样在唱。

电话铃不紧不慢地响着。林泉打来的。林泉在那边说胡风去了日本,和他的父母

一起准备定居在那里,你没去送他吗。我洗林泉你丫开什么玩笑。真的,他走了,到日

本。林泉认真地说。

放下电话我到处找胡风。所有他可能出现的地方我都扑空了,完全没有他的影子。

我不得不相信整个城市里他净净的蒸发掉了,毫无痕迹。TNND,一边走一边狠狠地咒

骂,眼泪一滴滴狠狠砸在肩膀上。

寂寞的晚上一个人坐在电脑旁,刺眼的光泽。打开抓把流星的痕迹

碧天际文学社 宁晓无晨

想把星星翻去数几遍。寂寞的人总是会氢心投入到自认为不寂寞的事情里,好安慰时间,所以我数星星,并乐此不疲。

18岁,我不亦乐乎的成长着,也是我所谓无所事事的年代。叛逆的故事让接受与拒绝纸片上留我可以选择的东西,我只是晃晃荡荡在窗口闻触到浓郁的香味,充斥了背着单肩包在校园里闲晃的所有空间。所有寂寞也在岁月的夹杂中紧紧与年华结合在一起,像一朵娇艳高洁的对菊,像一块透明的故事的幕布。总是在慢慢消失的蔚蓝的天空若有若无,飘荡在华丽的广场……

老狼携着灵魂的歌声将我带回到似曾相识地那个夏天。其实很多年以后,一切依然如此。

夏天总是自作多情的燥热,夹杂的火焰把希望下点小雨的心情摧残的面目全非。闷热的空气被一大滴又一大滴眼泪稀释,妄想把它降到零下一度。然而它们只是迅速蒸发掉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一下一下砸在我的肩膀。心中空荡的,满脑都是昔日美好的回忆,我感到莫名的恐惧,我无法使这些记忆沉淀下来亦如我一个人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没人疼爱。有些奇怪,我还是那桀骜不驯的女孩吗?

有点想把手臂用刀劈下来的冲动。想要拿着手臂的断线残处认真数数属于自己的年轮。不明白手里还拿着零食的我却似乎有了L大成熟的影子。难以想象。

我。是。何。央。!? 我开始怀疑自己。

许多个夏天就这样过去,我没有胆量再回到从前,就算一丁c。我宁可在朝北开的窗子旁寂寞地数星星。

我喜欢的男孩子叫胡风,头发长长的随风轻舞。总有清晰的笑容,快乐的永远长不大。挺高的个子,一张年轻的脸,气宇轩昂。我们出入在同一个教室,我们是师兄妹。

他是一个爱吃巧克力圣代的男孩子。这是我对他的最初印象。

他总是眯着小巧的鼻子上面那双小巧的眼睛,笑的大彻大悟,温暖如阳光。还极

坏地逼我叫他哥哥。不管怎么说,我爱着这个男孩子,包括他爱吃的圣代和会写诗的思维,他也同我一样――桀骜不驯。于是我开始把梦做得很完美,像佩玉一般奇丽精致。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时间总过得太快,没有了世界,只有蝴蝶翩翩起舞。那是一段love路上的单行道,用一段情感默默灌溉。我没有对他说再见,没有谁去想相遇与分离。

星期天的日子被嗳昧的氛围滋润着。别的同学都离开了学校除了我和胡风。我们在偌大的教室里大侃特侃。空荡荡的教室是只贮存着我和胡风,像两个自由的流浪人。我们散乱毫无边际地聊着,聊上网、学习、生活、老师和同学,

以便打发时间的寂寥,如同看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一样美美的感觉。他说父母会带他去日本,去看一年一季的樱花。我说那好哇,可不能忘记我。CD机唱着我们喜欢的歌。我说唱首歌吧。胡风默默看着我,没有唱,理由是他唱歌太摧残祖国的花朵。最后我唱了。用不丰满的声音唱那首我啊喜欢的歌,给眼前最喜爱的男孩。听完后胡风说挺伤感的,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回答,只是拿起粉笔把歌词“雕刻”在黑板上,深深的。作为回报,他认真写了首诗给我。

我又一次悄悄问自己/单行道上是否逃/&/抓把流星的痕迹/许下心里埋藏深深的秘密/站在风里傻傻等你/鼓起勇气/放你 在我心里/终于决定一路狂奔到底/害怕没有你

的消息/

眸子里溢满幸福。

和胡风相识的第二个夏天里,一切平静如初。我独自在家听那首《纯真的心》。到

底它究竟会是什么滋味/我真不知道问谁/why l fall in love/或许要怎么爱我都不会/

玩这个游戏一直犯规/我需要一点点鼓励/我需要你给我一些爱意.

CD机一直这样在唱。

电话铃不紧不慢地响着。林泉打来的。林泉在那边说胡风去了日本,和他的父母

一起准备定居在那里,你没去送他吗。我洗林泉你丫开什么玩笑。真的,他走了,到日

本。林泉认真地说。

放下电话我到处找胡风。所有他可能出现的地方我都扑空了,完全没有他的影子。

我不得不相信整个城市里他净净的蒸发掉了,毫无痕迹。TNND,一边走一边狠狠地咒

骂,眼泪一滴滴狠狠砸在肩膀上。

寂寞的晚上一个人坐在电脑旁,刺眼的光泽。打开抓把流星的痕迹

碧天际文学社 宁晓无晨

想把星星翻去数几遍。寂寞的人总是会氢心投入到自认为不寂寞的事情里,好安慰时间,所以我数星星,并乐此不疲。

18岁,我不亦乐乎的成长着,也是我所谓无所事事的年代。叛逆的故事让接受与拒绝纸片上留我可以选择的东西,我只是晃晃荡荡在窗口闻触到浓郁的香味,充斥了背着单肩包在校园里闲晃的所有空间。所有寂寞也在岁月的夹杂中紧紧与年华结合在一起,像一朵娇艳高洁的对菊,像一块透明的故事的幕布。总是在慢慢消失的蔚蓝的天空若有若无,飘荡在华丽的广场……

老狼携着灵魂的歌声将我带回到似曾相识地那个夏天。其实很多年以后,一切依然如此。

夏天总是自作多情的燥热,夹杂的火焰把希望下点小雨的心情摧残的面目全非。闷热的空气被一大滴又一大滴眼泪稀释,妄想把它降到零下一度。然而它们只是迅速蒸发掉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一下一下砸在我的肩膀。心中空荡的,满脑都是昔日美好的回忆,我感到莫名的恐惧,我无法使这些记忆沉淀下来亦如我一个人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没人疼爱。有些奇怪,我还是那桀骜不驯的女孩吗?

有点想把手臂用刀劈下来的冲动。想要拿着手臂的断线残处认真数数属于自己的年轮。不明白手里还拿着零食的我却似乎有了L大成熟的影子。难以想象。

我。是。何。央。!? 我开始怀疑自己。

许多个夏天就这样过去,我没有胆量再回到从前,就算一丁c。我宁可在朝北开的窗子旁寂寞地数星星。

我喜欢的男孩子叫胡风,头发长长的随风轻舞。总有清晰的笑容,快乐的永远长不大。挺高的个子,一张年轻的脸,气宇轩昂。我们出入在同一个教室,我们是师兄妹。

他是一个爱吃巧克力圣代的男孩子。这是我对他的最初印象。

他总是眯着小巧的鼻子上面那双小巧的眼睛,笑的大彻大悟,温暖如阳光。还极

坏地逼我叫他哥哥。不管怎么说,我爱着这个男孩子,包括他爱吃的圣代和会写诗的思维,他也同我一样――桀骜不驯。于是我开始把梦做得很完美,像佩玉一般奇丽精致。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时间总过得太快,没有了世界,只有蝴蝶翩翩起舞。那是一段love路上的单行道,用一段情感默默灌溉。我没有对他说再见,没有谁去想相遇与分离。

星期天的日子被嗳昧的氛围滋润着。别的同学都离开了学校除了我和胡风。我们在偌大的教室里大侃特侃。空荡荡的教室是只贮存着我和胡风,像两个自由的流浪人。我们散乱毫无边际地聊着,聊上网、学习、生活、老师和同学,

以便打发时间的寂寥,如同看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一样美美的感觉。他说父母会带他去日本,去看一年一季的樱花。我说那好哇,可不能忘记我。CD机唱着我们喜欢的歌。我说唱首歌吧。胡风默默看着我,没有唱,理由是他唱歌太摧残祖国的花朵。最后我唱了。用不丰满的声音唱那首我啊喜欢的歌,给眼前最喜爱的男孩。听完后胡风说挺伤感的,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回答,只是拿起粉笔把歌词“雕刻”在黑板上,深深的。作为回报,他认真写了首诗给我。

我又一次悄悄问自己/单行道上是否逃/&/抓把流星的痕迹/许下心里埋藏深深的秘密/站在风里傻傻等你/鼓起勇气/放你 在我心里/终于决定一路狂奔到底/害怕没有你

的消息/

眸子里溢满幸福。

和胡风相识的第二个夏天里,一切平静如初。我独自在家听那首《纯真的心》。到

底它究竟会是什么滋味/我真不知道问谁/why l fall in love/或许要怎么爱我都不会/

玩这个游戏一直犯规/我需要一点点鼓励/我需要你给我一些爱意.

CD机一直这样在唱。

电话铃不紧不慢地响着。林泉打来的。林泉在那边说胡风去了日本,和他的父母

一起准备定居在那里,你没去送他吗。我洗林泉你丫开什么玩笑。真的,他走了,到日

本。林泉认真地说。

放下电话我到处找胡风。所有他可能出现的地方我都扑空了,完全没有他的影子。

我不得不相信整个城市里他净净的蒸发掉了,毫无痕迹。TNND,一边走一边狠狠地咒

骂,眼泪一滴滴狠狠砸在肩膀上。

寂寞的晚上一个人坐在电脑旁,刺眼的光泽。打开抓把流星的痕迹

碧天际文学社 宁晓无晨

想把星星翻去数几遍。寂寞的人总是会氢心投入到自认为不寂寞的事情里,好安慰时间,所以我数星星,并乐此不疲。

18岁,我不亦乐乎的成长着,也是我所谓无所事事的年代。叛逆的故事让接受与拒绝纸片上留我可以选择的东西,我只是晃晃荡荡在窗口闻触到浓郁的香味,充斥了背着单肩包在校园里闲晃的所有空间。所有寂寞也在岁月的夹杂中紧紧与年华结合在一起,像一朵娇艳高洁的对菊,像一块透明的故事的幕布。总是在慢慢消失的蔚蓝的天空若有若无,飘荡在华丽的广场……

老狼携着灵魂的歌声将我带回到似曾相识地那个夏天。其实很多年以后,一切依然如此。

夏天总是自作多情的燥热,夹杂的火焰把希望下点小雨的心情摧残的面目全非。闷热的空气被一大滴又一大滴眼泪稀释,妄想把它降到零下一度。然而它们只是迅速蒸发掉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一下一下砸在我的肩膀。心中空荡的,满脑都是昔日美好的回忆,我感到莫名的恐惧,我无法使这些记忆沉淀下来亦如我一个人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没人疼爱。有些奇怪,我还是那桀骜不驯的女孩吗?

有点想把手臂用刀劈下来的冲动。想要拿着手臂的断线残处认真数数属于自己的年轮。不明白手里还拿着零食的我却似乎有了L大成熟的影子。难以想象。

我。是。何。央。!? 我开始怀疑自己。

许多个夏天就这样过去,我没有胆量再回到从前,就算一丁c。我宁可在朝北开的窗子旁寂寞地数星星。

我喜欢的男孩子叫胡风,头发长长的随风轻舞。总有清晰的笑容,快乐的永远长不大。挺高的个子,一张年轻的脸,气宇轩昂。我们出入在同一个教室,我们是师兄妹。

他是一个爱吃巧克力圣代的男孩子。这是我对他的最初印象。

他总是眯着小巧的鼻子上面那双小巧的眼睛,笑的大彻大悟,温暖如阳光。还极

坏地逼我叫他哥哥。不管怎么说,我爱着这个男孩子,包括他爱吃的圣代和会写诗的思维,他也同我一样――桀骜不驯。于是我开始把梦做得很完美,像佩玉一般奇丽精致。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时间总过得太快,没有了世界,只有蝴蝶翩翩起舞。那是一段love路上的单行道,用一段情感默默灌溉。我没有对他说再见,没有谁去想相遇与分离。

星期天的日子被嗳昧的氛围滋润着。别的同学都离开了学校除了我和胡风。我们在偌大的教室里大侃特侃。空荡荡的教室是只贮存着我和胡风,像两个自由的流浪人。我们散乱毫无边际地聊着,聊上网、学习、生活、老师和同学,

以便打发时间的寂寥,如同看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一样美美的感觉。他说父母会带他去日本,去看一年一季的樱花。我说那好哇,可不能忘记我。CD机唱着我们喜欢的歌。我说唱首歌吧。胡风默默看着我,没有唱,理由是他唱歌太摧残祖国的花朵。最后我唱了。用不丰满的声音唱那首我啊喜欢的歌,给眼前最喜爱的男孩。听完后胡风说挺伤感的,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回答,只是拿起粉笔把歌词“雕刻”在黑板上,深深的。作为回报,他认真写了首诗给我。

我又一次悄悄问自己/单行道上是否逃/&/抓把流星的痕迹/许下心里埋藏深深的秘密/站在风里傻傻等你/鼓起勇气/放你 在我心里/终于决定一路狂奔到底/害怕没有你

的消息/

眸子里溢满幸福。

和胡风相识的第二个夏天里,一切平静如初。我独自在家听那首《纯真的心》。到

底它究竟会是什么滋味/我真不知道问谁/why l fall in love/或许要怎么爱我都不会/

玩这个游戏一直犯规/我需要一点点鼓励/我需要你给我一些爱意.

CD机一直这样在唱。

电话铃不紧不慢地响着。林泉打来的。林泉在那边说胡风去了日本,和他的父母

一起准备定居在那里,你没去送他吗。我洗林泉你丫开什么玩笑。真的,他走了,到日

本。林泉认真地说。

放下电话我到处找胡风。所有他可能出现的地方我都扑空了,完全没有他的影子。

我不得不相信整个城市里他净净的蒸发掉了,毫无痕迹。TNND,一边走一边狠狠地咒

骂,眼泪一滴滴狠狠砸在肩膀上。

寂寞的晚上一个人坐在电脑旁,刺眼的光泽。打开抓把流星的痕迹

碧天际文学社 宁晓无晨

想把星星翻去数几遍。寂寞的人总是会氢心投入到自认为不寂寞的事情里,好安慰时间,所以我数星星,并乐此不疲。

18岁,我不亦乐乎的成长着,也是我所谓无所事事的年代。叛逆的故事让接受与拒绝纸片上留我可以选择的东西,我只是晃晃荡荡在窗口闻触到浓郁的香味,充斥了背着单肩包在校园里闲晃的所有空间。所有寂寞也在岁月的夹杂中紧紧与年华结合在一起,像一朵娇艳高洁的对菊,像一块透明的故事的幕布。总是在慢慢消失的蔚蓝的天空若有若无,飘荡在华丽的广场……

老狼携着灵魂的歌声将我带回到似曾相识地那个夏天。其实很多年以后,一切依然如此。

夏天总是自作多情的燥热,夹杂的火焰把希望下点小雨的心情摧残的面目全非。闷热的空气被一大滴又一大滴眼泪稀释,妄想把它降到零下一度。然而它们只是迅速蒸发掉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一下一下砸在我的肩膀。心中空荡的,满脑都是昔日美好的回忆,我感到莫名的恐惧,我无法使这些记忆沉淀下来亦如我一个人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没人疼爱。有些奇怪,我还是那桀骜不驯的女孩吗?

有点想把手臂用刀劈下来的冲动。想要拿着手臂的断线残处认真数数属于自己的年轮。不明白手里还拿着零食的我却似乎有了L大成熟的影子。难以想象。

我。是。何。央。!? 我开始怀疑自己。

许多个夏天就这样过去,我没有胆量再回到从前,就算一丁c。我宁可在朝北开的窗子旁寂寞地数星星。

我喜欢的男孩子叫胡风,头发长长的随风轻舞。总有清晰的笑容,快乐的永远长不大。挺高的个子,一张年轻的脸,气宇轩昂。我们出入在同一个教室,我们是师兄妹。

他是一个爱吃巧克力圣代的男孩子。这是我对他的最初印象。

他总是眯着小巧的鼻子上面那双小巧的眼睛,笑的大彻大悟,温暖如阳光。还极

坏地逼我叫他哥哥。不管怎么说,我爱着这个男孩子,包括他爱吃的圣代和会写诗的思维,他也同我一样――桀骜不驯。于是我开始把梦做得很完美,像佩玉一般奇丽精致。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时间总过得太快,没有了世界,只有蝴蝶翩翩起舞。那是一段love路上的单行道,用一段情感默默灌溉。我没有对他说再见,没有谁去想相遇与分离。

星期天的日子被嗳昧的氛围滋润着。别的同学都离开了学校除了我和胡风。我们在偌大的教室里大侃特侃。空荡荡的教室是只贮存着我和胡风,像两个自由的流浪人。我们散乱毫无边际地聊着,聊上网、学习、生活、老师和同学,

以便打发时间的寂寥,如同看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一样美美的感觉。他说父母会带他去日本,去看一年一季的樱花。我说那好哇,可不能忘记我。CD机唱着我们喜欢的歌。我说唱首歌吧。胡风默默看着我,没有唱,理由是他唱歌太摧残祖国的花朵。最后我唱了。用不丰满的声音唱那首我啊喜欢的歌,给眼前最喜爱的男孩。听完后胡风说挺伤感的,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回答,只是拿起粉笔把歌词“雕刻”在黑板上,深深的。作为回报,他认真写了首诗给我。

我又一次悄悄问自己/单行道上是否逃/&/抓把流星的痕迹/许下心里埋藏深深的秘密/站在风里傻傻等你/鼓起勇气/放你 在我心里/终于决定一路狂奔到底/害怕没有你

的消息/

眸子里溢满幸福。

和胡风相识的第二个夏天里,一切平静如初。我独自在家听那首《纯真的心》。到

底它究竟会是什么滋味/我真不知道问谁/why l fall in love/或许要怎么爱我都不会/

玩这个游戏一直犯规/我需要一点点鼓励/我需要你给我一些爱意.

CD机一直这样在唱。

电话铃不紧不慢地响着。林泉打来的。林泉在那边说胡风去了日本,和他的父母

一起准备定居在那里,你没去送他吗。我洗林泉你丫开什么玩笑。真的,他走了,到日

本。林泉认真地说。

放下电话我到处找胡风。所有他可能出现的地方我都扑空了,完全没有他的影子。

我不得不相信整个城市里他净净的蒸发掉了,毫无痕迹。TNND,一边走一边狠狠地咒

骂,眼泪一滴滴狠狠砸在肩膀上。

寂寞的晚上一个人坐在电脑旁,刺眼的光泽。打开

Every time的千千心结(推荐)

Every time的千千心结

高二(3)班 江南逸飞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挑花扇影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缸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恍然间,在这个夜想起了太多,只一曲《every time》,少年心老,红颜梦醉。

行笔行行,几年感叹,仿佛想把这辈子的难忘一一入档,欲罢不能,在一曲《every time》中,渐渐沉睡……

梦中思,梦醒吟。镂心作词,冥思谱曲,青春年少,慢慢吟唱……

【Notice me

Take my hand

Why are we strangers when our love is strong

Why carry on without me?】

初次邂逅贺是在夏末央的早晨。忘记了很多很多。没有人会注意那个口袋插支笔,手拿一支笔,喜欢不拉拉链的运动服,脚踩NIKE,爱竖领子,略有洁癖的男孩。也没有人会猜到那男孩一年后会对一长发女生的《every time》痴迷到放弃自己喜欢的意识流文学而作此文。然而还是到了今天。时间终究把每个人送到了今天。即使我不知道今天意味了什么。

【Every time I try to fly

I fall without my wings

I feel so small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And every time I see you in my dreams

I see your face it‘s haunting me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拾穗起第一次唱歌比赛的意外认识,一次文学社串门的偶然相识,文字跳跃在千里之外的青春刊子上,游走在Blog及各大论坛。我沉睡在键盘上,错过了天涯读者的QQ赞语,错过了楼下洪水般跟贴的感言。唯独没有错过人生几千万分之一的瞬间。我彳亍独行在梦中窃喜。

不知道第二次去听比赛是为了什么?想起去年听预赛的窘迫和听决赛的倥偬,至今万分感激胡老师给予我的抬阶,还有那串把握朋友的钥匙,受益一生。总想再抽时间常去团委坐坐,有比家美好的感觉。也许第二次听比赛有和第一次同样的理由,为了一个朋友。也许那个理由会黯然些,因为有了小贺的《every time》。

那个舞台应该会有一个抱着把蓝色吉他竖领子唱原创歌曲的男孩。可惜我在冥想了一节自习课后用笔划去了报名单上的名字,将他噩杀在了一个风急月高的夜里。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在小贺的《every time》中,扫奏、歌曲、颤音,男孩注定失色……

【I make believe that you are here

It‘s the only way I see clear

What have I done?

You seem to move on easy】

我放弃了唱歌的选择,正如我当初放弃了读文科。与JC同班的机会在指尖溜走了,与小宇同班的机会在肩上跳过了,与曾经初二传书的那个女孩同班的机会在眼底流逝了……我选择了遗留。即使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在文路上会不断拥有《every time》的美好。可又有几个知心能真正了解:那个唱《every time》的女孩就在隔壁呢!

这个秘密我坚守至今,算是回答我突然不想做文科班才子的疑问吧……曾经我就相信,在唐门,同样会拥有《every time》,我会抱着蓝色吉他,竖着领子自己唱!

【Every time I try to fly

I fall without my wings

I feel so small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And every time I see you in my dreams

I see your face,it‘s haunting me

I guess I needEvery time的千千心结

高二(3)班 江南逸飞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挑花扇影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缸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恍然间,在这个夜想起了太多,只一曲《every time》,少年心老,红颜梦醉。

行笔行行,几年感叹,仿佛想把这辈子的难忘一一入档,欲罢不能,在一曲《every time》中,渐渐沉睡……

梦中思,梦醒吟。镂心作词,冥思谱曲,青春年少,慢慢吟唱……

【Notice me

Take my hand

Why are we strangers when our love is strong

Why carry on without me?】

初次邂逅贺是在夏末央的早晨。忘记了很多很多。没有人会注意那个口袋插支笔,手拿一支笔,喜欢不拉拉链的运动服,脚踩NIKE,爱竖领子,略有洁癖的男孩。也没有人会猜到那男孩一年后会对一长发女生的《every time》痴迷到放弃自己喜欢的意识流文学而作此文。然而还是到了今天。时间终究把每个人送到了今天。即使我不知道今天意味了什么。

【Every time I try to fly

I fall without my wings

I feel so small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And every time I see you in my dreams

I see your face it‘s haunting me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拾穗起第一次唱歌比赛的意外认识,一次文学社串门的偶然相识,文字跳跃在千里之外的青春刊子上,游走在Blog及各大论坛。我沉睡在键盘上,错过了天涯读者的QQ赞语,错过了楼下洪水般跟贴的感言。唯独没有错过人生几千万分之一的瞬间。我彳亍独行在梦中窃喜。

不知道第二次去听比赛是为了什么?想起去年听预赛的窘迫和听决赛的倥偬,至今万分感激胡老师给予我的抬阶,还有那串把握朋友的钥匙,受益一生。总想再抽时间常去团委坐坐,有比家美好的感觉。也许第二次听比赛有和第一次同样的理由,为了一个朋友。也许那个理由会黯然些,因为有了小贺的《every time》。

那个舞台应该会有一个抱着把蓝色吉他竖领子唱原创歌曲的男孩。可惜我在冥想了一节自习课后用笔划去了报名单上的名字,将他噩杀在了一个风急月高的夜里。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在小贺的《every time》中,扫奏、歌曲、颤音,男孩注定失色……

【I make believe that you are here

It‘s the only way I see clear

What have I done?

You seem to move on easy】

我放弃了唱歌的选择,正如我当初放弃了读文科。与JC同班的机会在指尖溜走了,与小宇同班的机会在肩上跳过了,与曾经初二传书的那个女孩同班的机会在眼底流逝了……我选择了遗留。即使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在文路上会不断拥有《every time》的美好。可又有几个知心能真正了解:那个唱《every time》的女孩就在隔壁呢!

这个秘密我坚守至今,算是回答我突然不想做文科班才子的疑问吧……曾经我就相信,在唐门,同样会拥有《every time》,我会抱着蓝色吉他,竖着领子自己唱!

【Every time I try to fly

I fall without my wings

I feel so small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And every time I see you in my dreams

I see your face,it‘s haunting me

I guess I needEvery time的千千心结

高二(3)班 江南逸飞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挑花扇影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缸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恍然间,在这个夜想起了太多,只一曲《every time》,少年心老,红颜梦醉。

行笔行行,几年感叹,仿佛想把这辈子的难忘一一入档,欲罢不能,在一曲《every time》中,渐渐沉睡……

梦中思,梦醒吟。镂心作词,冥思谱曲,青春年少,慢慢吟唱……

【Notice me

Take my hand

Why are we strangers when our love is strong

Why carry on without me?】

初次邂逅贺是在夏末央的早晨。忘记了很多很多。没有人会注意那个口袋插支笔,手拿一支笔,喜欢不拉拉链的运动服,脚踩NIKE,爱竖领子,略有洁癖的男孩。也没有人会猜到那男孩一年后会对一长发女生的《every time》痴迷到放弃自己喜欢的意识流文学而作此文。然而还是到了今天。时间终究把每个人送到了今天。即使我不知道今天意味了什么。

【Every time I try to fly

I fall without my wings

I feel so small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And every time I see you in my dreams

I see your face it‘s haunting me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拾穗起第一次唱歌比赛的意外认识,一次文学社串门的偶然相识,文字跳跃在千里之外的青春刊子上,游走在Blog及各大论坛。我沉睡在键盘上,错过了天涯读者的QQ赞语,错过了楼下洪水般跟贴的感言。唯独没有错过人生几千万分之一的瞬间。我彳亍独行在梦中窃喜。

不知道第二次去听比赛是为了什么?想起去年听预赛的窘迫和听决赛的倥偬,至今万分感激胡老师给予我的抬阶,还有那串把握朋友的钥匙,受益一生。总想再抽时间常去团委坐坐,有比家美好的感觉。也许第二次听比赛有和第一次同样的理由,为了一个朋友。也许那个理由会黯然些,因为有了小贺的《every time》。

那个舞台应该会有一个抱着把蓝色吉他竖领子唱原创歌曲的男孩。可惜我在冥想了一节自习课后用笔划去了报名单上的名字,将他噩杀在了一个风急月高的夜里。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在小贺的《every time》中,扫奏、歌曲、颤音,男孩注定失色……

【I make believe that you are here

It‘s the only way I see clear

What have I done?

You seem to move on easy】

我放弃了唱歌的选择,正如我当初放弃了读文科。与JC同班的机会在指尖溜走了,与小宇同班的机会在肩上跳过了,与曾经初二传书的那个女孩同班的机会在眼底流逝了……我选择了遗留。即使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在文路上会不断拥有《every time》的美好。可又有几个知心能真正了解:那个唱《every time》的女孩就在隔壁呢!

这个秘密我坚守至今,算是回答我突然不想做文科班才子的疑问吧……曾经我就相信,在唐门,同样会拥有《every time》,我会抱着蓝色吉他,竖着领子自己唱!

【Every time I try to fly

I fall without my wings

I feel so small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And every time I see you in my dreams

I see your face,it‘s haunting me

I guess I needEvery time的千千心结

高二(3)班 江南逸飞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挑花扇影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缸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恍然间,在这个夜想起了太多,只一曲《every time》,少年心老,红颜梦醉。

行笔行行,几年感叹,仿佛想把这辈子的难忘一一入档,欲罢不能,在一曲《every time》中,渐渐沉睡……

梦中思,梦醒吟。镂心作词,冥思谱曲,青春年少,慢慢吟唱……

【Notice me

Take my hand

Why are we strangers when our love is strong

Why carry on without me?】

初次邂逅贺是在夏末央的早晨。忘记了很多很多。没有人会注意那个口袋插支笔,手拿一支笔,喜欢不拉拉链的运动服,脚踩NIKE,爱竖领子,略有洁癖的男孩。也没有人会猜到那男孩一年后会对一长发女生的《every time》痴迷到放弃自己喜欢的意识流文学而作此文。然而还是到了今天。时间终究把每个人送到了今天。即使我不知道今天意味了什么。

【Every time I try to fly

I fall without my wings

I feel so small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And every time I see you in my dreams

I see your face it‘s haunting me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拾穗起第一次唱歌比赛的意外认识,一次文学社串门的偶然相识,文字跳跃在千里之外的青春刊子上,游走在Blog及各大论坛。我沉睡在键盘上,错过了天涯读者的QQ赞语,错过了楼下洪水般跟贴的感言。唯独没有错过人生几千万分之一的瞬间。我彳亍独行在梦中窃喜。

不知道第二次去听比赛是为了什么?想起去年听预赛的窘迫和听决赛的倥偬,至今万分感激胡老师给予我的抬阶,还有那串把握朋友的钥匙,受益一生。总想再抽时间常去团委坐坐,有比家美好的感觉。也许第二次听比赛有和第一次同样的理由,为了一个朋友。也许那个理由会黯然些,因为有了小贺的《every time》。

那个舞台应该会有一个抱着把蓝色吉他竖领子唱原创歌曲的男孩。可惜我在冥想了一节自习课后用笔划去了报名单上的名字,将他噩杀在了一个风急月高的夜里。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在小贺的《every time》中,扫奏、歌曲、颤音,男孩注定失色……

【I make believe that you are here

It‘s the only way I see clear

What have I done?

You seem to move on easy】

我放弃了唱歌的选择,正如我当初放弃了读文科。与JC同班的机会在指尖溜走了,与小宇同班的机会在肩上跳过了,与曾经初二传书的那个女孩同班的机会在眼底流逝了……我选择了遗留。即使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在文路上会不断拥有《every time》的美好。可又有几个知心能真正了解:那个唱《every time》的女孩就在隔壁呢!

这个秘密我坚守至今,算是回答我突然不想做文科班才子的疑问吧……曾经我就相信,在唐门,同样会拥有《every time》,我会抱着蓝色吉他,竖着领子自己唱!

【Every time I try to fly

I fall without my wings

I feel so small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And every time I see you in my dreams

I see your face,it‘s haunting me

I guess I needEvery time的千千心结

高二(3)班 江南逸飞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挑花扇影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缸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恍然间,在这个夜想起了太多,只一曲《every time》,少年心老,红颜梦醉。

行笔行行,几年感叹,仿佛想把这辈子的难忘一一入档,欲罢不能,在一曲《every time》中,渐渐沉睡……

梦中思,梦醒吟。镂心作词,冥思谱曲,青春年少,慢慢吟唱……

【Notice me

Take my hand

Why are we strangers when our love is strong

Why carry on without me?】

初次邂逅贺是在夏末央的早晨。忘记了很多很多。没有人会注意那个口袋插支笔,手拿一支笔,喜欢不拉拉链的运动服,脚踩NIKE,爱竖领子,略有洁癖的男孩。也没有人会猜到那男孩一年后会对一长发女生的《every time》痴迷到放弃自己喜欢的意识流文学而作此文。然而还是到了今天。时间终究把每个人送到了今天。即使我不知道今天意味了什么。

【Every time I try to fly

I fall without my wings

I feel so small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And every time I see you in my dreams

I see your face it‘s haunting me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拾穗起第一次唱歌比赛的意外认识,一次文学社串门的偶然相识,文字跳跃在千里之外的青春刊子上,游走在Blog及各大论坛。我沉睡在键盘上,错过了天涯读者的QQ赞语,错过了楼下洪水般跟贴的感言。唯独没有错过人生几千万分之一的瞬间。我彳亍独行在梦中窃喜。

不知道第二次去听比赛是为了什么?想起去年听预赛的窘迫和听决赛的倥偬,至今万分感激胡老师给予我的抬阶,还有那串把握朋友的钥匙,受益一生。总想再抽时间常去团委坐坐,有比家美好的感觉。也许第二次听比赛有和第一次同样的理由,为了一个朋友。也许那个理由会黯然些,因为有了小贺的《every time》。

那个舞台应该会有一个抱着把蓝色吉他竖领子唱原创歌曲的男孩。可惜我在冥想了一节自习课后用笔划去了报名单上的名字,将他噩杀在了一个风急月高的夜里。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在小贺的《every time》中,扫奏、歌曲、颤音,男孩注定失色……

【I make believe that you are here

It‘s the only way I see clear

What have I done?

You seem to move on easy】

我放弃了唱歌的选择,正如我当初放弃了读文科。与JC同班的机会在指尖溜走了,与小宇同班的机会在肩上跳过了,与曾经初二传书的那个女孩同班的机会在眼底流逝了……我选择了遗留。即使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在文路上会不断拥有《every time》的美好。可又有几个知心能真正了解:那个唱《every time》的女孩就在隔壁呢!

这个秘密我坚守至今,算是回答我突然不想做文科班才子的疑问吧……曾经我就相信,在唐门,同样会拥有《every time》,我会抱着蓝色吉他,竖着领子自己唱!

【Every time I try to fly

I fall without my wings

I feel so small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And every time I see you in my dreams

I see your face,it‘s haunting me

I guess I needEvery time的千千心结

高二(3)班 江南逸飞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挑花扇影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缸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恍然间,在这个夜想起了太多,只一曲《every time》,少年心老,红颜梦醉。

行笔行行,几年感叹,仿佛想把这辈子的难忘一一入档,欲罢不能,在一曲《every time》中,渐渐沉睡……

梦中思,梦醒吟。镂心作词,冥思谱曲,青春年少,慢慢吟唱……

【Notice me

Take my hand

Why are we strangers when our love is strong

Why carry on without me?】

初次邂逅贺是在夏末央的早晨。忘记了很多很多。没有人会注意那个口袋插支笔,手拿一支笔,喜欢不拉拉链的运动服,脚踩NIKE,爱竖领子,略有洁癖的男孩。也没有人会猜到那男孩一年后会对一长发女生的《every time》痴迷到放弃自己喜欢的意识流文学而作此文。然而还是到了今天。时间终究把每个人送到了今天。即使我不知道今天意味了什么。

【Every time I try to fly

I fall without my wings

I feel so small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And every time I see you in my dreams

I see your face it‘s haunting me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拾穗起第一次唱歌比赛的意外认识,一次文学社串门的偶然相识,文字跳跃在千里之外的青春刊子上,游走在Blog及各大论坛。我沉睡在键盘上,错过了天涯读者的QQ赞语,错过了楼下洪水般跟贴的感言。唯独没有错过人生几千万分之一的瞬间。我彳亍独行在梦中窃喜。

不知道第二次去听比赛是为了什么?想起去年听预赛的窘迫和听决赛的倥偬,至今万分感激胡老师给予我的抬阶,还有那串把握朋友的钥匙,受益一生。总想再抽时间常去团委坐坐,有比家美好的感觉。也许第二次听比赛有和第一次同样的理由,为了一个朋友。也许那个理由会黯然些,因为有了小贺的《every time》。

那个舞台应该会有一个抱着把蓝色吉他竖领子唱原创歌曲的男孩。可惜我在冥想了一节自习课后用笔划去了报名单上的名字,将他噩杀在了一个风急月高的夜里。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在小贺的《every time》中,扫奏、歌曲、颤音,男孩注定失色……

【I make believe that you are here

It‘s the only way I see clear

What have I done?

You seem to move on easy】

我放弃了唱歌的选择,正如我当初放弃了读文科。与JC同班的机会在指尖溜走了,与小宇同班的机会在肩上跳过了,与曾经初二传书的那个女孩同班的机会在眼底流逝了……我选择了遗留。即使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在文路上会不断拥有《every time》的美好。可又有几个知心能真正了解:那个唱《every time》的女孩就在隔壁呢!

这个秘密我坚守至今,算是回答我突然不想做文科班才子的疑问吧……曾经我就相信,在唐门,同样会拥有《every time》,我会抱着蓝色吉他,竖着领子自己唱!

【Every time I try to fly

I fall without my wings

I feel so small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And every time I see you in my dreams

I see your face,it‘s haunting me

I guess I needEvery time的千千心结

高二(3)班 江南逸飞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挑花扇影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缸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恍然间,在这个夜想起了太多,只一曲《every time》,少年心老,红颜梦醉。

行笔行行,几年感叹,仿佛想把这辈子的难忘一一入档,欲罢不能,在一曲《every time》中,渐渐沉睡……

梦中思,梦醒吟。镂心作词,冥思谱曲,青春年少,慢慢吟唱……

【Notice me

Take my hand

Why are we strangers when our love is strong

Why carry on without me?】

初次邂逅贺是在夏末央的早晨。忘记了很多很多。没有人会注意那个口袋插支笔,手拿一支笔,喜欢不拉拉链的运动服,脚踩NIKE,爱竖领子,略有洁癖的男孩。也没有人会猜到那男孩一年后会对一长发女生的《every time》痴迷到放弃自己喜欢的意识流文学而作此文。然而还是到了今天。时间终究把每个人送到了今天。即使我不知道今天意味了什么。

【Every time I try to fly

I fall without my wings

I feel so small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And every time I see you in my dreams

I see your face it‘s haunting me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拾穗起第一次唱歌比赛的意外认识,一次文学社串门的偶然相识,文字跳跃在千里之外的青春刊子上,游走在Blog及各大论坛。我沉睡在键盘上,错过了天涯读者的QQ赞语,错过了楼下洪水般跟贴的感言。唯独没有错过人生几千万分之一的瞬间。我彳亍独行在梦中窃喜。

不知道第二次去听比赛是为了什么?想起去年听预赛的窘迫和听决赛的倥偬,至今万分感激胡老师给予我的抬阶,还有那串把握朋友的钥匙,受益一生。总想再抽时间常去团委坐坐,有比家美好的感觉。也许第二次听比赛有和第一次同样的理由,为了一个朋友。也许那个理由会黯然些,因为有了小贺的《every time》。

那个舞台应该会有一个抱着把蓝色吉他竖领子唱原创歌曲的男孩。可惜我在冥想了一节自习课后用笔划去了报名单上的名字,将他噩杀在了一个风急月高的夜里。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在小贺的《every time》中,扫奏、歌曲、颤音,男孩注定失色……

【I make believe that you are here

It‘s the only way I see clear

What have I done?

You seem to move on easy】

我放弃了唱歌的选择,正如我当初放弃了读文科。与JC同班的机会在指尖溜走了,与小宇同班的机会在肩上跳过了,与曾经初二传书的那个女孩同班的机会在眼底流逝了……我选择了遗留。即使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在文路上会不断拥有《every time》的美好。可又有几个知心能真正了解:那个唱《every time》的女孩就在隔壁呢!

这个秘密我坚守至今,算是回答我突然不想做文科班才子的疑问吧……曾经我就相信,在唐门,同样会拥有《every time》,我会抱着蓝色吉他,竖着领子自己唱!

【Every time I try to fly

I fall without my wings

I feel so small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And every time I see you in my dreams

I see your face,it‘s haunting me

I guess I need

rise and fall

无意中,听到了这首歌。

富有磁性的声音,平稳的旋律,圆润的转音。低低的电子鼓点激荡着耳膜,直逼内心。仿佛雨天走在街道上,两边是稀少的行人,天是灰的,建筑是灰的,连人的心也是灰的。站在街角,通过流畅的音乐舒解压力,发泄自己。

Craiy用独创的“两步”曲风诠释着一份伤感情怀,以真诚的心做出忏悔。他是一个神秘的巫师,用手中的魔杖将悔恨的心情加工成优美的旋律,再通过他低沉的嗓音,向全世界唱出自己的心声。

大起大落,大起大落。反复咀嚼,像海水般涨潮退潮,一个浪头将你推向顶端,又一个浪头将你拍入水中。人生的大起大落总让人措手不及,有谁又能真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呢?

也许,人生的顶峰真的是风光无限,大有“一览众山小”的豪情快意。有的人登上顶峰后却无法抵挡诱惑,自诩天下无敌,铸成打大错。他们顺着诱惑一步步向上攀爬,向着黑暗深处。早已忘了天堂,他们只知道更高处有巨大的宝藏,却不在乎路的尽头就是地狱。

通过不择手段得来的荣誉会为我们带来什么?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可悲的虚荣心罢了。

总有一天,梦境结束。耳畔的低吟浅唱换回的是泛黄照片中释然的一笑。

ATeacherforAllSeasons

老师犹如一场美丽的“花瓣雨”:用鲜花般绚烂的知识,充实着我们成长的旅程;如春雨一般,润物细无声。

——题记

春 . 萌芽

A teacher is like Spring,Who nurtures new green sprouts,

Encourages and leads them,Whenever they have doubts.

老师,春雨。学生,小草。

紫燕的尾梢,终于撕破了冬日的最后一片沉郁,春销声匿迹的来到了我们身边。春天细雨蒙蒙,笼罩着大街小巷。甘甜的雨水悄无声息的渗进疏松的泥土中,不久,嫩芽伸着懒腰,冲破层层的泥土。一切开始萌芽。

老师您就是春雨,滋润着每一方泥土,为一切新生带来希望。润物细无声。新翻泥土的气息,贯通着整个初春。慢慢,慢慢的,我们钻出泥土,呼吸着最初的空气,看到了我们的世界。是您,把我们呼唤出来;是您,让我们来到属于我们自己的世界;是您,使一切蓬勃生机。

希望您,在初春这个季节,希望满荡于脑海,欣喜冲荡所有。

夏 . 绿荫

A teacher is like Summer,Whose sunny temperament

Makes studying a pleasure,Preventing discontent.

老师,大树。学生,花朵。

某天,“膨” 的一声,天空裂了,太阳迸穿了乌云。夏天,来了。骄阳似火的季节,一切都在沸腾。此时此刻,“翠绿的大自然在热浪中渐显幽深和成熟。茉莉如雪,紫薇带蓝,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浓密的绿茵映入帘里,自己顶头当照,却给我们乘出一片凉意的盛夏,他就是大树。

老师您就是大树,不知什么时候您已经变得枝繁叶茂,不知什么时候您的枝叶开始“发烧”,不知什么时候汗珠无声渗出夹角。伴着鸣蝉,就这样发生了。您充当着保护伞的职责,为我们这些花朵送来一片绿荫。绿荫。谢谢您,我们感到了安全感;谢谢您,我们享受着凉意;谢谢您。

希望您,在灼日下也爱护自己,能感觉到我们花朵对您的爱。

秋 . 硕果

A teacher is like Fall,With methods crisp and clear,

Lessons of bright colorsAnd a happy atmosphere.

老师,落叶。学生,果实。

秋天大树上只剩枯枝烂叶,他开始憔悴。转眼间落叶已将校园小路点缀上一层薄薄的毯子。经过八个多月的忙碌,在这个季节,树叶布满皱纹,而枝头却挂满硕果。落叶看到这里,伴着周围的粉笔粉末的飘荡喘着粗气咳嗽了几声,欣慰地打了几个转儿。

老师您就是这个季节大树上翩翩起舞的落叶,八个月已悄然度过,身体体质也不再那么旺盛,脸部丝丝皱纹逐上鬓角。但秋天也是个丰收的季节,在你们繁密的枝叶下成长的我们,终于冲破重重叠嶂,绽放了自己的硕果。

希望您,在劳累之中别有一番欣慰上心头。

冬 . 孕育

A teacher is like Winter,While it’s snowing hard outside,

Keeping students comfortable,As a warm and helpful guide.

老师,雪花。学生,庄稼。

北方。冬日。第一场雪开始飘散。卢梅坡曾说:“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雪花在冰冻三尺之时,彰显着自己,和梅花并肩作战,冲击着冬的寒意。但是,“瑞雪兆丰年” 一层厚厚而疏松的积雪,像给小麦盖了一床御寒的棉被。

老师您就是雪花,自己享受着冬之寒,冬之洌,冬。但是您正在这个季节孕育着我们。您飘到了我们庄稼身上,受雪保护的我们便可以安全越冬。您还为我们储蓄水分,让我们能在春天蓬勃生机。此外,您还增强着土壤肥力,让他们做我们坚强的后盾。

四季因为你们而绚烂,我们老师犹如一场美丽的“花瓣雨”:用鲜花般绚烂的知识,充实着我们成长的旅程;如春雨一般,润物细无声。

——题记

春 . 萌芽

A teacher is like Spring,Who nurtures new green sprouts,

Encourages and leads them,Whenever they have doubts.

老师,春雨。学生,小草。

紫燕的尾梢,终于撕破了冬日的最后一片沉郁,春销声匿迹的来到了我们身边。春天细雨蒙蒙,笼罩着大街小巷。甘甜的雨水悄无声息的渗进疏松的泥土中,不久,嫩芽伸着懒腰,冲破层层的泥土。一切开始萌芽。

老师您就是春雨,滋润着每一方泥土,为一切新生带来希望。润物细无声。新翻泥土的气息,贯通着整个初春。慢慢,慢慢的,我们钻出泥土,呼吸着最初的空气,看到了我们的世界。是您,把我们呼唤出来;是您,让我们来到属于我们自己的世界;是您,使一切蓬勃生机。

希望您,在初春这个季节,希望满荡于脑海,欣喜冲荡所有。

夏 . 绿荫

A teacher is like Summer,Whose sunny temperament

Makes studying a pleasure,Preventing discontent.

老师,大树。学生,花朵。

某天,“膨” 的一声,天空裂了,太阳迸穿了乌云。夏天,来了。骄阳似火的季节,一切都在沸腾。此时此刻,“翠绿的大自然在热浪中渐显幽深和成熟。茉莉如雪,紫薇带蓝,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浓密的绿茵映入帘里,自己顶头当照,却给我们乘出一片凉意的盛夏,他就是大树。

老师您就是大树,不知什么时候您已经变得枝繁叶茂,不知什么时候您的枝叶开始“发烧”,不知什么时候汗珠无声渗出夹角。伴着鸣蝉,就这样发生了。您充当着保护伞的职责,为我们这些花朵送来一片绿荫。绿荫。谢谢您,我们感到了安全感;谢谢您,我们享受着凉意;谢谢您。

希望您,在灼日下也爱护自己,能感觉到我们花朵对您的爱。

秋 . 硕果

A teacher is like Fall,With methods crisp and clear,

Lessons of bright colorsAnd a happy atmosphere.

老师,落叶。学生,果实。

秋天大树上只剩枯枝烂叶,他开始憔悴。转眼间落叶已将校园小路点缀上一层薄薄的毯子。经过八个多月的忙碌,在这个季节,树叶布满皱纹,而枝头却挂满硕果。落叶看到这里,伴着周围的粉笔粉末的飘荡喘着粗气咳嗽了几声,欣慰地打了几个转儿。

老师您就是这个季节大树上翩翩起舞的落叶,八个月已悄然度过,身体体质也不再那么旺盛,脸部丝丝皱纹逐上鬓角。但秋天也是个丰收的季节,在你们繁密的枝叶下成长的我们,终于冲破重重叠嶂,绽放了自己的硕果。

希望您,在劳累之中别有一番欣慰上心头。

冬 . 孕育

A teacher is like Winter,While it’s snowing hard outside,

Keeping students comfortable,As a warm and helpful guide.

老师,雪花。学生,庄稼。

北方。冬日。第一场雪开始飘散。卢梅坡曾说:“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雪花在冰冻三尺之时,彰显着自己,和梅花并肩作战,冲击着冬的寒意。但是,“瑞雪兆丰年” 一层厚厚而疏松的积雪,像给小麦盖了一床御寒的棉被。

老师您就是雪花,自己享受着冬之寒,冬之洌,冬。但是您正在这个季节孕育着我们。您飘到了我们庄稼身上,受雪保护的我们便可以安全越冬。您还为我们储蓄水分,让我们能在春天蓬勃生机。此外,您还增强着土壤肥力,让他们做我们坚强的后盾。

四季因为你们而绚烂,我们老师犹如一场美丽的“花瓣雨”:用鲜花般绚烂的知识,充实着我们成长的旅程;如春雨一般,润物细无声。

——题记

春 . 萌芽

A teacher is like Spring,Who nurtures new green sprouts,

Encourages and leads them,Whenever they have doubts.

老师,春雨。学生,小草。

紫燕的尾梢,终于撕破了冬日的最后一片沉郁,春销声匿迹的来到了我们身边。春天细雨蒙蒙,笼罩着大街小巷。甘甜的雨水悄无声息的渗进疏松的泥土中,不久,嫩芽伸着懒腰,冲破层层的泥土。一切开始萌芽。

老师您就是春雨,滋润着每一方泥土,为一切新生带来希望。润物细无声。新翻泥土的气息,贯通着整个初春。慢慢,慢慢的,我们钻出泥土,呼吸着最初的空气,看到了我们的世界。是您,把我们呼唤出来;是您,让我们来到属于我们自己的世界;是您,使一切蓬勃生机。

希望您,在初春这个季节,希望满荡于脑海,欣喜冲荡所有。

夏 . 绿荫

A teacher is like Summer,Whose sunny temperament

Makes studying a pleasure,Preventing discontent.

老师,大树。学生,花朵。

某天,“膨” 的一声,天空裂了,太阳迸穿了乌云。夏天,来了。骄阳似火的季节,一切都在沸腾。此时此刻,“翠绿的大自然在热浪中渐显幽深和成熟。茉莉如雪,紫薇带蓝,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浓密的绿茵映入帘里,自己顶头当照,却给我们乘出一片凉意的盛夏,他就是大树。

老师您就是大树,不知什么时候您已经变得枝繁叶茂,不知什么时候您的枝叶开始“发烧”,不知什么时候汗珠无声渗出夹角。伴着鸣蝉,就这样发生了。您充当着保护伞的职责,为我们这些花朵送来一片绿荫。绿荫。谢谢您,我们感到了安全感;谢谢您,我们享受着凉意;谢谢您。

希望您,在灼日下也爱护自己,能感觉到我们花朵对您的爱。

秋 . 硕果

A teacher is like Fall,With methods crisp and clear,

Lessons of bright colorsAnd a happy atmosphere.

老师,落叶。学生,果实。

秋天大树上只剩枯枝烂叶,他开始憔悴。转眼间落叶已将校园小路点缀上一层薄薄的毯子。经过八个多月的忙碌,在这个季节,树叶布满皱纹,而枝头却挂满硕果。落叶看到这里,伴着周围的粉笔粉末的飘荡喘着粗气咳嗽了几声,欣慰地打了几个转儿。

老师您就是这个季节大树上翩翩起舞的落叶,八个月已悄然度过,身体体质也不再那么旺盛,脸部丝丝皱纹逐上鬓角。但秋天也是个丰收的季节,在你们繁密的枝叶下成长的我们,终于冲破重重叠嶂,绽放了自己的硕果。

希望您,在劳累之中别有一番欣慰上心头。

冬 . 孕育

A teacher is like Winter,While it’s snowing hard outside,

Keeping students comfortable,As a warm and helpful guide.

老师,雪花。学生,庄稼。

北方。冬日。第一场雪开始飘散。卢梅坡曾说:“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雪花在冰冻三尺之时,彰显着自己,和梅花并肩作战,冲击着冬的寒意。但是,“瑞雪兆丰年” 一层厚厚而疏松的积雪,像给小麦盖了一床御寒的棉被。

老师您就是雪花,自己享受着冬之寒,冬之洌,冬。但是您正在这个季节孕育着我们。您飘到了我们庄稼身上,受雪保护的我们便可以安全越冬。您还为我们储蓄水分,让我们能在春天蓬勃生机。此外,您还增强着土壤肥力,让他们做我们坚强的后盾。

四季因为你们而绚烂,我们老师犹如一场美丽的“花瓣雨”:用鲜花般绚烂的知识,充实着我们成长的旅程;如春雨一般,润物细无声。

——题记

春 . 萌芽

A teacher is like Spring,Who nurtures new green sprouts,

Encourages and leads them,Whenever they have doubts.

老师,春雨。学生,小草。

紫燕的尾梢,终于撕破了冬日的最后一片沉郁,春销声匿迹的来到了我们身边。春天细雨蒙蒙,笼罩着大街小巷。甘甜的雨水悄无声息的渗进疏松的泥土中,不久,嫩芽伸着懒腰,冲破层层的泥土。一切开始萌芽。

老师您就是春雨,滋润着每一方泥土,为一切新生带来希望。润物细无声。新翻泥土的气息,贯通着整个初春。慢慢,慢慢的,我们钻出泥土,呼吸着最初的空气,看到了我们的世界。是您,把我们呼唤出来;是您,让我们来到属于我们自己的世界;是您,使一切蓬勃生机。

希望您,在初春这个季节,希望满荡于脑海,欣喜冲荡所有。

夏 . 绿荫

A teacher is like Summer,Whose sunny temperament

Makes studying a pleasure,Preventing discontent.

老师,大树。学生,花朵。

某天,“膨” 的一声,天空裂了,太阳迸穿了乌云。夏天,来了。骄阳似火的季节,一切都在沸腾。此时此刻,“翠绿的大自然在热浪中渐显幽深和成熟。茉莉如雪,紫薇带蓝,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浓密的绿茵映入帘里,自己顶头当照,却给我们乘出一片凉意的盛夏,他就是大树。

老师您就是大树,不知什么时候您已经变得枝繁叶茂,不知什么时候您的枝叶开始“发烧”,不知什么时候汗珠无声渗出夹角。伴着鸣蝉,就这样发生了。您充当着保护伞的职责,为我们这些花朵送来一片绿荫。绿荫。谢谢您,我们感到了安全感;谢谢您,我们享受着凉意;谢谢您。

希望您,在灼日下也爱护自己,能感觉到我们花朵对您的爱。

秋 . 硕果

A teacher is like Fall,With methods crisp and clear,

Lessons of bright colorsAnd a happy atmosphere.

老师,落叶。学生,果实。

秋天大树上只剩枯枝烂叶,他开始憔悴。转眼间落叶已将校园小路点缀上一层薄薄的毯子。经过八个多月的忙碌,在这个季节,树叶布满皱纹,而枝头却挂满硕果。落叶看到这里,伴着周围的粉笔粉末的飘荡喘着粗气咳嗽了几声,欣慰地打了几个转儿。

老师您就是这个季节大树上翩翩起舞的落叶,八个月已悄然度过,身体体质也不再那么旺盛,脸部丝丝皱纹逐上鬓角。但秋天也是个丰收的季节,在你们繁密的枝叶下成长的我们,终于冲破重重叠嶂,绽放了自己的硕果。

希望您,在劳累之中别有一番欣慰上心头。

冬 . 孕育

A teacher is like Winter,While it’s snowing hard outside,

Keeping students comfortable,As a warm and helpful guide.

老师,雪花。学生,庄稼。

北方。冬日。第一场雪开始飘散。卢梅坡曾说:“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雪花在冰冻三尺之时,彰显着自己,和梅花并肩作战,冲击着冬的寒意。但是,“瑞雪兆丰年” 一层厚厚而疏松的积雪,像给小麦盖了一床御寒的棉被。

老师您就是雪花,自己享受着冬之寒,冬之洌,冬。但是您正在这个季节孕育着我们。您飘到了我们庄稼身上,受雪保护的我们便可以安全越冬。您还为我们储蓄水分,让我们能在春天蓬勃生机。此外,您还增强着土壤肥力,让他们做我们坚强的后盾。

四季因为你们而绚烂,我们老师犹如一场美丽的“花瓣雨”:用鲜花般绚烂的知识,充实着我们成长的旅程;如春雨一般,润物细无声。

——题记

春 . 萌芽

A teacher is like Spring,Who nurtures new green sprouts,

Encourages and leads them,Whenever they have doubts.

老师,春雨。学生,小草。

紫燕的尾梢,终于撕破了冬日的最后一片沉郁,春销声匿迹的来到了我们身边。春天细雨蒙蒙,笼罩着大街小巷。甘甜的雨水悄无声息的渗进疏松的泥土中,不久,嫩芽伸着懒腰,冲破层层的泥土。一切开始萌芽。

老师您就是春雨,滋润着每一方泥土,为一切新生带来希望。润物细无声。新翻泥土的气息,贯通着整个初春。慢慢,慢慢的,我们钻出泥土,呼吸着最初的空气,看到了我们的世界。是您,把我们呼唤出来;是您,让我们来到属于我们自己的世界;是您,使一切蓬勃生机。

希望您,在初春这个季节,希望满荡于脑海,欣喜冲荡所有。

夏 . 绿荫

A teacher is like Summer,Whose sunny temperament

Makes studying a pleasure,Preventing discontent.

老师,大树。学生,花朵。

某天,“膨” 的一声,天空裂了,太阳迸穿了乌云。夏天,来了。骄阳似火的季节,一切都在沸腾。此时此刻,“翠绿的大自然在热浪中渐显幽深和成熟。茉莉如雪,紫薇带蓝,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浓密的绿茵映入帘里,自己顶头当照,却给我们乘出一片凉意的盛夏,他就是大树。

老师您就是大树,不知什么时候您已经变得枝繁叶茂,不知什么时候您的枝叶开始“发烧”,不知什么时候汗珠无声渗出夹角。伴着鸣蝉,就这样发生了。您充当着保护伞的职责,为我们这些花朵送来一片绿荫。绿荫。谢谢您,我们感到了安全感;谢谢您,我们享受着凉意;谢谢您。

希望您,在灼日下也爱护自己,能感觉到我们花朵对您的爱。

秋 . 硕果

A teacher is like Fall,With methods crisp and clear,

Lessons of bright colorsAnd a happy atmosphere.

老师,落叶。学生,果实。

秋天大树上只剩枯枝烂叶,他开始憔悴。转眼间落叶已将校园小路点缀上一层薄薄的毯子。经过八个多月的忙碌,在这个季节,树叶布满皱纹,而枝头却挂满硕果。落叶看到这里,伴着周围的粉笔粉末的飘荡喘着粗气咳嗽了几声,欣慰地打了几个转儿。

老师您就是这个季节大树上翩翩起舞的落叶,八个月已悄然度过,身体体质也不再那么旺盛,脸部丝丝皱纹逐上鬓角。但秋天也是个丰收的季节,在你们繁密的枝叶下成长的我们,终于冲破重重叠嶂,绽放了自己的硕果。

希望您,在劳累之中别有一番欣慰上心头。

冬 . 孕育

A teacher is like Winter,While it’s snowing hard outside,

Keeping students comfortable,As a warm and helpful guide.

老师,雪花。学生,庄稼。

北方。冬日。第一场雪开始飘散。卢梅坡曾说:“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雪花在冰冻三尺之时,彰显着自己,和梅花并肩作战,冲击着冬的寒意。但是,“瑞雪兆丰年” 一层厚厚而疏松的积雪,像给小麦盖了一床御寒的棉被。

老师您就是雪花,自己享受着冬之寒,冬之洌,冬。但是您正在这个季节孕育着我们。您飘到了我们庄稼身上,受雪保护的我们便可以安全越冬。您还为我们储蓄水分,让我们能在春天蓬勃生机。此外,您还增强着土壤肥力,让他们做我们坚强的后盾。

四季因为你们而绚烂,我们老师犹如一场美丽的“花瓣雨”:用鲜花般绚烂的知识,充实着我们成长的旅程;如春雨一般,润物细无声。

——题记

春 . 萌芽

A teacher is like Spring,Who nurtures new green sprouts,

Encourages and leads them,Whenever they have doubts.

老师,春雨。学生,小草。

紫燕的尾梢,终于撕破了冬日的最后一片沉郁,春销声匿迹的来到了我们身边。春天细雨蒙蒙,笼罩着大街小巷。甘甜的雨水悄无声息的渗进疏松的泥土中,不久,嫩芽伸着懒腰,冲破层层的泥土。一切开始萌芽。

老师您就是春雨,滋润着每一方泥土,为一切新生带来希望。润物细无声。新翻泥土的气息,贯通着整个初春。慢慢,慢慢的,我们钻出泥土,呼吸着最初的空气,看到了我们的世界。是您,把我们呼唤出来;是您,让我们来到属于我们自己的世界;是您,使一切蓬勃生机。

希望您,在初春这个季节,希望满荡于脑海,欣喜冲荡所有。

夏 . 绿荫

A teacher is like Summer,Whose sunny temperament

Makes studying a pleasure,Preventing discontent.

老师,大树。学生,花朵。

某天,“膨” 的一声,天空裂了,太阳迸穿了乌云。夏天,来了。骄阳似火的季节,一切都在沸腾。此时此刻,“翠绿的大自然在热浪中渐显幽深和成熟。茉莉如雪,紫薇带蓝,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浓密的绿茵映入帘里,自己顶头当照,却给我们乘出一片凉意的盛夏,他就是大树。

老师您就是大树,不知什么时候您已经变得枝繁叶茂,不知什么时候您的枝叶开始“发烧”,不知什么时候汗珠无声渗出夹角。伴着鸣蝉,就这样发生了。您充当着保护伞的职责,为我们这些花朵送来一片绿荫。绿荫。谢谢您,我们感到了安全感;谢谢您,我们享受着凉意;谢谢您。

希望您,在灼日下也爱护自己,能感觉到我们花朵对您的爱。

秋 . 硕果

A teacher is like Fall,With methods crisp and clear,

Lessons of bright colorsAnd a happy atmosphere.

老师,落叶。学生,果实。

秋天大树上只剩枯枝烂叶,他开始憔悴。转眼间落叶已将校园小路点缀上一层薄薄的毯子。经过八个多月的忙碌,在这个季节,树叶布满皱纹,而枝头却挂满硕果。落叶看到这里,伴着周围的粉笔粉末的飘荡喘着粗气咳嗽了几声,欣慰地打了几个转儿。

老师您就是这个季节大树上翩翩起舞的落叶,八个月已悄然度过,身体体质也不再那么旺盛,脸部丝丝皱纹逐上鬓角。但秋天也是个丰收的季节,在你们繁密的枝叶下成长的我们,终于冲破重重叠嶂,绽放了自己的硕果。

希望您,在劳累之中别有一番欣慰上心头。

冬 . 孕育

A teacher is like Winter,While it’s snowing hard outside,

Keeping students comfortable,As a warm and helpful guide.

老师,雪花。学生,庄稼。

北方。冬日。第一场雪开始飘散。卢梅坡曾说:“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雪花在冰冻三尺之时,彰显着自己,和梅花并肩作战,冲击着冬的寒意。但是,“瑞雪兆丰年” 一层厚厚而疏松的积雪,像给小麦盖了一床御寒的棉被。

老师您就是雪花,自己享受着冬之寒,冬之洌,冬。但是您正在这个季节孕育着我们。您飘到了我们庄稼身上,受雪保护的我们便可以安全越冬。您还为我们储蓄水分,让我们能在春天蓬勃生机。此外,您还增强着土壤肥力,让他们做我们坚强的后盾。

四季因为你们而绚烂,我们老师犹如一场美丽的“花瓣雨”:用鲜花般绚烂的知识,充实着我们成长的旅程;如春雨一般,润物细无声。

——题记

春 . 萌芽

A teacher is like Spring,Who nurtures new green sprouts,

Encourages and leads them,Whenever they have doubts.

老师,春雨。学生,小草。

紫燕的尾梢,终于撕破了冬日的最后一片沉郁,春销声匿迹的来到了我们身边。春天细雨蒙蒙,笼罩着大街小巷。甘甜的雨水悄无声息的渗进疏松的泥土中,不久,嫩芽伸着懒腰,冲破层层的泥土。一切开始萌芽。

老师您就是春雨,滋润着每一方泥土,为一切新生带来希望。润物细无声。新翻泥土的气息,贯通着整个初春。慢慢,慢慢的,我们钻出泥土,呼吸着最初的空气,看到了我们的世界。是您,把我们呼唤出来;是您,让我们来到属于我们自己的世界;是您,使一切蓬勃生机。

希望您,在初春这个季节,希望满荡于脑海,欣喜冲荡所有。

夏 . 绿荫

A teacher is like Summer,Whose sunny temperament

Makes studying a pleasure,Preventing discontent.

老师,大树。学生,花朵。

某天,“膨” 的一声,天空裂了,太阳迸穿了乌云。夏天,来了。骄阳似火的季节,一切都在沸腾。此时此刻,“翠绿的大自然在热浪中渐显幽深和成熟。茉莉如雪,紫薇带蓝,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浓密的绿茵映入帘里,自己顶头当照,却给我们乘出一片凉意的盛夏,他就是大树。

老师您就是大树,不知什么时候您已经变得枝繁叶茂,不知什么时候您的枝叶开始“发烧”,不知什么时候汗珠无声渗出夹角。伴着鸣蝉,就这样发生了。您充当着保护伞的职责,为我们这些花朵送来一片绿荫。绿荫。谢谢您,我们感到了安全感;谢谢您,我们享受着凉意;谢谢您。

希望您,在灼日下也爱护自己,能感觉到我们花朵对您的爱。

秋 . 硕果

A teacher is like Fall,With methods crisp and clear,

Lessons of bright colorsAnd a happy atmosphere.

老师,落叶。学生,果实。

秋天大树上只剩枯枝烂叶,他开始憔悴。转眼间落叶已将校园小路点缀上一层薄薄的毯子。经过八个多月的忙碌,在这个季节,树叶布满皱纹,而枝头却挂满硕果。落叶看到这里,伴着周围的粉笔粉末的飘荡喘着粗气咳嗽了几声,欣慰地打了几个转儿。

老师您就是这个季节大树上翩翩起舞的落叶,八个月已悄然度过,身体体质也不再那么旺盛,脸部丝丝皱纹逐上鬓角。但秋天也是个丰收的季节,在你们繁密的枝叶下成长的我们,终于冲破重重叠嶂,绽放了自己的硕果。

希望您,在劳累之中别有一番欣慰上心头。

冬 . 孕育

A teacher is like Winter,While it’s snowing hard outside,

Keeping students comfortable,As a warm and helpful guide.

老师,雪花。学生,庄稼。

北方。冬日。第一场雪开始飘散。卢梅坡曾说:“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雪花在冰冻三尺之时,彰显着自己,和梅花并肩作战,冲击着冬的寒意。但是,“瑞雪兆丰年” 一层厚厚而疏松的积雪,像给小麦盖了一床御寒的棉被。

老师您就是雪花,自己享受着冬之寒,冬之洌,冬。但是您正在这个季节孕育着我们。您飘到了我们庄稼身上,受雪保护的我们便可以安全越冬。您还为我们储蓄水分,让我们能在春天蓬勃生机。此外,您还增强着土壤肥力,让他们做我们坚强的后盾。

四季因为你们而绚烂,我们

秋季(Fall)英语

Fall is the third season of a year . There are three months in fall : July , August and september . The weather in fall is cool , Sometimes it’s windy . I can wear my jackets and jeans . I often fly kites and go hiking with my good friends. And there are many fruits in fall , Just like : apples , bananas , oranges… And the Mid Autuain Festival is in fall , too . So I like fall very much .

A Fairy Tale in Fall关于秋天的英语

Roaming on the path among the trees, I threw my sentiment into the blue sky, which landed on the ground of my Alma Mater,and brought me back to the day three years ago.

That was a day in fall, that was a fall in my heart. Shatters swung in the air, just like golden butterflies dancing in the breeze. The sunset cast her afterglow on the ground, as well as on her dazzling pink face. After a long silence, I looked into her clear eyes, whispered to her that I wondered whether I had a position in her future. She thought it for a while, walking back and forth. I noticed she trembled lips several times and let out no words. Finally, she turned to me and flashed a wry smile:"Sorfy, I feel that distance makes beauty, Let's just be good friends." I could never forget that sentence, just like a bolt from the blue. It hit me like a thousand knives stabbing all over my body. I couldn't breathe, I couldn't think, at least not about anything but the pain. Gazing at her receding figure, I couldn't stop tears wetting my pale cheeks. The tale ended with the girl's disappearance from my sight.

Now fall comes again. I left myself nothing but the broken mem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