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一瞥作文(共五篇)

课间一瞥

沉默许久的下课铃终于响了,随着老师的一声下课,教室里顿时如烧开了的水沸腾了起来,大家绷紧了的神经放松了下来,一时严肃的课堂又充满了同学们的欢声笑语,几个活跃分子迫不及待地冲出了教室,而我则静静地坐在位上观看着一幕幕具有戏剧性的场景.

我的前桌人缘极好.一到下课,大家团团围坐就七嘴八舌得聊开了,从春秋战国聊到辛亥革命,从泱泱中国聊到世界各国,古今中外,海阔天空,无所不谈.其中最能说的要数我的前桌了,她一但说起劲了,不仅带有面部表情,还要加上肢体语言,而且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唾沫星子乱飞,别人绝对没有插嘴的机会.看,今天她又来了劲,讲的眉飞色舞,薄薄的嘴唇快速地一张一合,还做出夸张的表情,再加上手势,有时还要在走道上表演,把一大片人都逗乐了,而旁边的人却常常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就让他们去自娱自乐吧,我暂且把视线从他们身上移开,恰巧这时,坐在最前面的数学课代表急步走上了讲台.他清了清嗓子,大声地喊道:“交课堂作业了!”同学们似乎没听到,小组长也无动于衷.见大家这副样子,他有点生气,但他很快就克制住了自己,他又用了更大的声音:“快点交作业,再不交就要上课了!”大家仍然充耳不闻,各做各的事,特别是前面的一阵阵笑声,好像在嘲讽他,又仿佛是要故意惹他生气.这时看似斯文的课代表再也忍不住了,他气得脸红脖子粗,用力地拍着桌子,声嘶力竭地喊道:“你们再不叫我就去告诉老师了.”可能因为怕他真去告诉老师吧,前面的人群也散开了,大家都慢吞吞地回到座位上找出了作业本,极不情愿地交给了组长,好像有多宝贝似的.还有些酷爱外面风景的人急急忙忙从抽屉里拿出了作业本就扔给了组长跑到外面去了.一时间教室里像飞来了一群乌鸦,但又被一个高明的猎人一只只只射落了下来,组长们好不容易收齐了交到他身边,还未清点,他就忙抱起作业本向办公室飞奔而去……

与此同时,急促的上课铃打响了,同学们鱼贯而入,原本喧闹的教室又一下子安静下来.

一起走过

(本文是作者参加第十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文字)

在那段被青春命名的日子里,我们一起安静地沉沦,一起放肆地追逐,一起……

就这样度过了貌似年年相同的春夏秋冬。当青春的最后一抹火光在叹息声中踯躅摇曳,我们默默地转身,离开。泪水在泛滥的眼眶里集结顺势滴落,晶莹剔透,像跳舞的精灵。

高二那会儿班主任怀孕休了产假,整个班级也就陷入了无人管理的混乱局面。而我们又是艺术班,真正坐那学习的本来就没几个,况且在外人眼里搞艺术的大都比较神经,飘忽不定。所以再派一个班主任的想法便搁浅在校领导那儿了。而我们亦是浑浑噩噩地混着每一天。

三个月后,校长秘书亲自光临我们乱糟糟的教室,说学校又给你们新安排了一个班主任你们把教室打扫干净迎接新班主任吧!班长老树本能的发出一声我靠!秘书同志瞪了他一眼转身走开。老树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一些很不屑的动作,教室里大家爆发了一阵哈哈哈大笑很开心。教室还是乱糟糟的。

她是在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进入教室的。尽管教室窗外的最后一批树叶在和秋风的战斗中已经消亡殆尽,尽管我和老树已经把短袖换成了长袖。然而她却依然穿着棉质长裙,流苏在小腿处扫来扫去,样子楚楚动人。后来经过我们寝室兄弟们的追忆那是我们在这所学校里度过的最美妙的午后,当然这是后话。

教室里昏睡的兄弟们在顷刻间都清醒无比,眼球差点撑破眼眶,小小姑娘在众人目光的包围下走上了讲台,样子楚楚动人。

小小姑娘,也许永远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叫她,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在另一个阳光同样温暖美妙的午后离开了我们,没有征兆,却似命中注定。

她说你们要好好努力啊!也许在塞纳河的左岸,那些艺术诞生的地方,会出现你们奔忙的身影。

. 小小姑娘在我们三个月无拘无束的生活之后走进了教室,她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由我来教你们英语。她还说你们要听话,保证你们英语都不会低于100。

这话说得老树心花怒放,搓着两手说一定一定从明天开始记单词,背句子。我问为什么不是今天,老树一个哈哈之后说昨晚打了一夜CS,枪法挺准玩过火了,今天上课得睡觉。还说哥们你帮我盯着点,老师来了叫我一声。然后就看到一堆肥肉玩命地摧残课桌。后排的CC投以极其不屑的一瞥,我笑笑挺胸坐直好让老树在我瘦小身影的掩护之下。

下课后老树梦中激战归来。见我腰挺直如雕塑,感激地握着我两手说,兄弟还是你理解我啊!我连忙抽手答道,不,不是,我怕你比长相还丑的睡相外加张开的血盆大口吓到人家。学校在三个月后幡然醒悟给我们安排了新班主任实属不易,并且还长这么漂亮。听完这话老树表情都扭曲了,对我拳脚相加。那天我就很荣幸地做了老树的免费拳击陪练员,要知道这要是在外面一个小时得花一百。

后来我跟小小姑娘说起此事乐得嘴都歪了。其实小小姑娘笑起来也很有特点,嘴角微微上扬,浅浅的酒窝。即使是大笑也看不见牙齿,取而代之的是白嫩的芊芊玉手做掩饰状,样子楚楚动人。

那天之后老树就真的开始记单词背句子了。托他的福,我们不必因每天呼噜呼噜的鼾声而放弃睡眠。寝室的阳台上多了老树雄浑的ABC。

我们就在这样在快乐的时光中度过了第一学期,期末本班英语平均成绩90,我88.

小小姑娘很满意,我很满意,妈妈也很满意。老树拍拍我肩膀说不错啊老夏比我还多40。.我倒!

考试后例行是家长会,小小姑娘承诺说一定替我们多说好话,让我们快快乐乐地度过一个寒假。

家长会回来后我问妈妈老师怎么说我啊!

妈妈说每个老师都说你阅读速度快的惊人,一节课能翻完一本王小波。只有你们班主任夸你勤奋又听话。

小小姑娘果然说话算话。

第二学期开学,第一堂课是英语。小小姑娘迈着轻盈的步子跃上讲台。大家好,新年快乐。没等我们回答她继续说,这个学期很紧张,东西很多大家要努力啊!你看经过上个学期几个月的努力我们平均分提高不少吧!上学期是提高信心,这个学期我们一定会把平均分提到100。

我很紧张的看着依旧是心花怒放老树。是吗?那我一定从今天开始记单词背句子。然后他打开笔记本开始听课。由此我知道老树昨晚没打CS。

其实小小姑娘也蛮敬业的,比如她每天五点半准时到宿舍叫我们,督促我们起床。并且像对待我这种懒虫天天检查我单词的记忆,句子的背诵。

(本文是作者参加第十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文字)

在那段被青春命名的日子里,我们一起安静地沉沦,一起放肆地追逐,一起……

就这样度过了貌似年年相同的春夏秋冬。当青春的最后一抹火光在叹息声中踯躅摇曳,我们默默地转身,离开。泪水在泛滥的眼眶里集结顺势滴落,晶莹剔透,像跳舞的精灵。

高二那会儿班主任怀孕休了产假,整个班级也就陷入了无人管理的混乱局面。而我们又是艺术班,真正坐那学习的本来就没几个,况且在外人眼里搞艺术的大都比较神经,飘忽不定。所以再派一个班主任的想法便搁浅在校领导那儿了。而我们亦是浑浑噩噩地混着每一天。

三个月后,校长秘书亲自光临我们乱糟糟的教室,说学校又给你们新安排了一个班主任你们把教室打扫干净迎接新班主任吧!班长老树本能的发出一声我靠!秘书同志瞪了他一眼转身走开。老树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一些很不屑的动作,教室里大家爆发了一阵哈哈哈大笑很开心。教室还是乱糟糟的。

她是在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进入教室的。尽管教室窗外的最后一批树叶在和秋风的战斗中已经消亡殆尽,尽管我和老树已经把短袖换成了长袖。然而她却依然穿着棉质长裙,流苏在小腿处扫来扫去,样子楚楚动人。后来经过我们寝室兄弟们的追忆那是我们在这所学校里度过的最美妙的午后,当然这是后话。

教室里昏睡的兄弟们在顷刻间都清醒无比,眼球差点撑破眼眶,小小姑娘在众人目光的包围下走上了讲台,样子楚楚动人。

小小姑娘,也许永远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叫她,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在另一个阳光同样温暖美妙的午后离开了我们,没有征兆,却似命中注定。

她说你们要好好努力啊!也许在塞纳河的左岸,那些艺术诞生的地方,会出现你们奔忙的身影。

. 小小姑娘在我们三个月无拘无束的生活之后走进了教室,她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由我来教你们英语。她还说你们要听话,保证你们英语都不会低于100。

这话说得老树心花怒放,搓着两手说一定一定从明天开始记单词,背句子。我问为什么不是今天,老树一个哈哈之后说昨晚打了一夜CS,枪法挺准玩过火了,今天上课得睡觉。还说哥们你帮我盯着点,老师来了叫我一声。然后就看到一堆肥肉玩命地摧残课桌。后排的CC投以极其不屑的一瞥,我笑笑挺胸坐直好让老树在我瘦小身影的掩护之下。

下课后老树梦中激战归来。见我腰挺直如雕塑,感激地握着我两手说,兄弟还是你理解我啊!我连忙抽手答道,不,不是,我怕你比长相还丑的睡相外加张开的血盆大口吓到人家。学校在三个月后幡然醒悟给我们安排了新班主任实属不易,并且还长这么漂亮。听完这话老树表情都扭曲了,对我拳脚相加。那天我就很荣幸地做了老树的免费拳击陪练员,要知道这要是在外面一个小时得花一百。

后来我跟小小姑娘说起此事乐得嘴都歪了。其实小小姑娘笑起来也很有特点,嘴角微微上扬,浅浅的酒窝。即使是大笑也看不见牙齿,取而代之的是白嫩的芊芊玉手做掩饰状,样子楚楚动人。

那天之后老树就真的开始记单词背句子了。托他的福,我们不必因每天呼噜呼噜的鼾声而放弃睡眠。寝室的阳台上多了老树雄浑的ABC。

我们就在这样在快乐的时光中度过了第一学期,期末本班英语平均成绩90,我88.

小小姑娘很满意,我很满意,妈妈也很满意。老树拍拍我肩膀说不错啊老夏比我还多40。.我倒!

考试后例行是家长会,小小姑娘承诺说一定替我们多说好话,让我们快快乐乐地度过一个寒假。

家长会回来后我问妈妈老师怎么说我啊!

妈妈说每个老师都说你阅读速度快的惊人,一节课能翻完一本王小波。只有你们班主任夸你勤奋又听话。

小小姑娘果然说话算话。

第二学期开学,第一堂课是英语。小小姑娘迈着轻盈的步子跃上讲台。大家好,新年快乐。没等我们回答她继续说,这个学期很紧张,东西很多大家要努力啊!你看经过上个学期几个月的努力我们平均分提高不少吧!上学期是提高信心,这个学期我们一定会把平均分提到100。

我很紧张的看着依旧是心花怒放老树。是吗?那我一定从今天开始记单词背句子。然后他打开笔记本开始听课。由此我知道老树昨晚没打CS。

其实小小姑娘也蛮敬业的,比如她每天五点半准时到宿舍叫我们,督促我们起床。并且像对待我这种懒虫天天检查我单词的记忆,句子的背诵。

(本文是作者参加第十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文字)

在那段被青春命名的日子里,我们一起安静地沉沦,一起放肆地追逐,一起……

就这样度过了貌似年年相同的春夏秋冬。当青春的最后一抹火光在叹息声中踯躅摇曳,我们默默地转身,离开。泪水在泛滥的眼眶里集结顺势滴落,晶莹剔透,像跳舞的精灵。

高二那会儿班主任怀孕休了产假,整个班级也就陷入了无人管理的混乱局面。而我们又是艺术班,真正坐那学习的本来就没几个,况且在外人眼里搞艺术的大都比较神经,飘忽不定。所以再派一个班主任的想法便搁浅在校领导那儿了。而我们亦是浑浑噩噩地混着每一天。

三个月后,校长秘书亲自光临我们乱糟糟的教室,说学校又给你们新安排了一个班主任你们把教室打扫干净迎接新班主任吧!班长老树本能的发出一声我靠!秘书同志瞪了他一眼转身走开。老树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一些很不屑的动作,教室里大家爆发了一阵哈哈哈大笑很开心。教室还是乱糟糟的。

她是在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进入教室的。尽管教室窗外的最后一批树叶在和秋风的战斗中已经消亡殆尽,尽管我和老树已经把短袖换成了长袖。然而她却依然穿着棉质长裙,流苏在小腿处扫来扫去,样子楚楚动人。后来经过我们寝室兄弟们的追忆那是我们在这所学校里度过的最美妙的午后,当然这是后话。

教室里昏睡的兄弟们在顷刻间都清醒无比,眼球差点撑破眼眶,小小姑娘在众人目光的包围下走上了讲台,样子楚楚动人。

小小姑娘,也许永远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叫她,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在另一个阳光同样温暖美妙的午后离开了我们,没有征兆,却似命中注定。

她说你们要好好努力啊!也许在塞纳河的左岸,那些艺术诞生的地方,会出现你们奔忙的身影。

. 小小姑娘在我们三个月无拘无束的生活之后走进了教室,她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由我来教你们英语。她还说你们要听话,保证你们英语都不会低于100。

这话说得老树心花怒放,搓着两手说一定一定从明天开始记单词,背句子。我问为什么不是今天,老树一个哈哈之后说昨晚打了一夜CS,枪法挺准玩过火了,今天上课得睡觉。还说哥们你帮我盯着点,老师来了叫我一声。然后就看到一堆肥肉玩命地摧残课桌。后排的CC投以极其不屑的一瞥,我笑笑挺胸坐直好让老树在我瘦小身影的掩护之下。

下课后老树梦中激战归来。见我腰挺直如雕塑,感激地握着我两手说,兄弟还是你理解我啊!我连忙抽手答道,不,不是,我怕你比长相还丑的睡相外加张开的血盆大口吓到人家。学校在三个月后幡然醒悟给我们安排了新班主任实属不易,并且还长这么漂亮。听完这话老树表情都扭曲了,对我拳脚相加。那天我就很荣幸地做了老树的免费拳击陪练员,要知道这要是在外面一个小时得花一百。

后来我跟小小姑娘说起此事乐得嘴都歪了。其实小小姑娘笑起来也很有特点,嘴角微微上扬,浅浅的酒窝。即使是大笑也看不见牙齿,取而代之的是白嫩的芊芊玉手做掩饰状,样子楚楚动人。

那天之后老树就真的开始记单词背句子了。托他的福,我们不必因每天呼噜呼噜的鼾声而放弃睡眠。寝室的阳台上多了老树雄浑的ABC。

我们就在这样在快乐的时光中度过了第一学期,期末本班英语平均成绩90,我88.

小小姑娘很满意,我很满意,妈妈也很满意。老树拍拍我肩膀说不错啊老夏比我还多40。.我倒!

考试后例行是家长会,小小姑娘承诺说一定替我们多说好话,让我们快快乐乐地度过一个寒假。

家长会回来后我问妈妈老师怎么说我啊!

妈妈说每个老师都说你阅读速度快的惊人,一节课能翻完一本王小波。只有你们班主任夸你勤奋又听话。

小小姑娘果然说话算话。

第二学期开学,第一堂课是英语。小小姑娘迈着轻盈的步子跃上讲台。大家好,新年快乐。没等我们回答她继续说,这个学期很紧张,东西很多大家要努力啊!你看经过上个学期几个月的努力我们平均分提高不少吧!上学期是提高信心,这个学期我们一定会把平均分提到100。

我很紧张的看着依旧是心花怒放老树。是吗?那我一定从今天开始记单词背句子。然后他打开笔记本开始听课。由此我知道老树昨晚没打CS。

其实小小姑娘也蛮敬业的,比如她每天五点半准时到宿舍叫我们,督促我们起床。并且像对待我这种懒虫天天检查我单词的记忆,句子的背诵。

(本文是作者参加第十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文字)

在那段被青春命名的日子里,我们一起安静地沉沦,一起放肆地追逐,一起……

就这样度过了貌似年年相同的春夏秋冬。当青春的最后一抹火光在叹息声中踯躅摇曳,我们默默地转身,离开。泪水在泛滥的眼眶里集结顺势滴落,晶莹剔透,像跳舞的精灵。

高二那会儿班主任怀孕休了产假,整个班级也就陷入了无人管理的混乱局面。而我们又是艺术班,真正坐那学习的本来就没几个,况且在外人眼里搞艺术的大都比较神经,飘忽不定。所以再派一个班主任的想法便搁浅在校领导那儿了。而我们亦是浑浑噩噩地混着每一天。

三个月后,校长秘书亲自光临我们乱糟糟的教室,说学校又给你们新安排了一个班主任你们把教室打扫干净迎接新班主任吧!班长老树本能的发出一声我靠!秘书同志瞪了他一眼转身走开。老树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一些很不屑的动作,教室里大家爆发了一阵哈哈哈大笑很开心。教室还是乱糟糟的。

她是在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进入教室的。尽管教室窗外的最后一批树叶在和秋风的战斗中已经消亡殆尽,尽管我和老树已经把短袖换成了长袖。然而她却依然穿着棉质长裙,流苏在小腿处扫来扫去,样子楚楚动人。后来经过我们寝室兄弟们的追忆那是我们在这所学校里度过的最美妙的午后,当然这是后话。

教室里昏睡的兄弟们在顷刻间都清醒无比,眼球差点撑破眼眶,小小姑娘在众人目光的包围下走上了讲台,样子楚楚动人。

小小姑娘,也许永远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叫她,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在另一个阳光同样温暖美妙的午后离开了我们,没有征兆,却似命中注定。

她说你们要好好努力啊!也许在塞纳河的左岸,那些艺术诞生的地方,会出现你们奔忙的身影。

. 小小姑娘在我们三个月无拘无束的生活之后走进了教室,她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由我来教你们英语。她还说你们要听话,保证你们英语都不会低于100。

这话说得老树心花怒放,搓着两手说一定一定从明天开始记单词,背句子。我问为什么不是今天,老树一个哈哈之后说昨晚打了一夜CS,枪法挺准玩过火了,今天上课得睡觉。还说哥们你帮我盯着点,老师来了叫我一声。然后就看到一堆肥肉玩命地摧残课桌。后排的CC投以极其不屑的一瞥,我笑笑挺胸坐直好让老树在我瘦小身影的掩护之下。

下课后老树梦中激战归来。见我腰挺直如雕塑,感激地握着我两手说,兄弟还是你理解我啊!我连忙抽手答道,不,不是,我怕你比长相还丑的睡相外加张开的血盆大口吓到人家。学校在三个月后幡然醒悟给我们安排了新班主任实属不易,并且还长这么漂亮。听完这话老树表情都扭曲了,对我拳脚相加。那天我就很荣幸地做了老树的免费拳击陪练员,要知道这要是在外面一个小时得花一百。

后来我跟小小姑娘说起此事乐得嘴都歪了。其实小小姑娘笑起来也很有特点,嘴角微微上扬,浅浅的酒窝。即使是大笑也看不见牙齿,取而代之的是白嫩的芊芊玉手做掩饰状,样子楚楚动人。

那天之后老树就真的开始记单词背句子了。托他的福,我们不必因每天呼噜呼噜的鼾声而放弃睡眠。寝室的阳台上多了老树雄浑的ABC。

我们就在这样在快乐的时光中度过了第一学期,期末本班英语平均成绩90,我88.

小小姑娘很满意,我很满意,妈妈也很满意。老树拍拍我肩膀说不错啊老夏比我还多40。.我倒!

考试后例行是家长会,小小姑娘承诺说一定替我们多说好话,让我们快快乐乐地度过一个寒假。

家长会回来后我问妈妈老师怎么说我啊!

妈妈说每个老师都说你阅读速度快的惊人,一节课能翻完一本王小波。只有你们班主任夸你勤奋又听话。

小小姑娘果然说话算话。

第二学期开学,第一堂课是英语。小小姑娘迈着轻盈的步子跃上讲台。大家好,新年快乐。没等我们回答她继续说,这个学期很紧张,东西很多大家要努力啊!你看经过上个学期几个月的努力我们平均分提高不少吧!上学期是提高信心,这个学期我们一定会把平均分提到100。

我很紧张的看着依旧是心花怒放老树。是吗?那我一定从今天开始记单词背句子。然后他打开笔记本开始听课。由此我知道老树昨晚没打CS。

其实小小姑娘也蛮敬业的,比如她每天五点半准时到宿舍叫我们,督促我们起床。并且像对待我这种懒虫天天检查我单词的记忆,句子的背诵。

(本文是作者参加第十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文字)

在那段被青春命名的日子里,我们一起安静地沉沦,一起放肆地追逐,一起……

就这样度过了貌似年年相同的春夏秋冬。当青春的最后一抹火光在叹息声中踯躅摇曳,我们默默地转身,离开。泪水在泛滥的眼眶里集结顺势滴落,晶莹剔透,像跳舞的精灵。

高二那会儿班主任怀孕休了产假,整个班级也就陷入了无人管理的混乱局面。而我们又是艺术班,真正坐那学习的本来就没几个,况且在外人眼里搞艺术的大都比较神经,飘忽不定。所以再派一个班主任的想法便搁浅在校领导那儿了。而我们亦是浑浑噩噩地混着每一天。

三个月后,校长秘书亲自光临我们乱糟糟的教室,说学校又给你们新安排了一个班主任你们把教室打扫干净迎接新班主任吧!班长老树本能的发出一声我靠!秘书同志瞪了他一眼转身走开。老树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一些很不屑的动作,教室里大家爆发了一阵哈哈哈大笑很开心。教室还是乱糟糟的。

她是在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进入教室的。尽管教室窗外的最后一批树叶在和秋风的战斗中已经消亡殆尽,尽管我和老树已经把短袖换成了长袖。然而她却依然穿着棉质长裙,流苏在小腿处扫来扫去,样子楚楚动人。后来经过我们寝室兄弟们的追忆那是我们在这所学校里度过的最美妙的午后,当然这是后话。

教室里昏睡的兄弟们在顷刻间都清醒无比,眼球差点撑破眼眶,小小姑娘在众人目光的包围下走上了讲台,样子楚楚动人。

小小姑娘,也许永远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叫她,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在另一个阳光同样温暖美妙的午后离开了我们,没有征兆,却似命中注定。

她说你们要好好努力啊!也许在塞纳河的左岸,那些艺术诞生的地方,会出现你们奔忙的身影。

. 小小姑娘在我们三个月无拘无束的生活之后走进了教室,她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由我来教你们英语。她还说你们要听话,保证你们英语都不会低于100。

这话说得老树心花怒放,搓着两手说一定一定从明天开始记单词,背句子。我问为什么不是今天,老树一个哈哈之后说昨晚打了一夜CS,枪法挺准玩过火了,今天上课得睡觉。还说哥们你帮我盯着点,老师来了叫我一声。然后就看到一堆肥肉玩命地摧残课桌。后排的CC投以极其不屑的一瞥,我笑笑挺胸坐直好让老树在我瘦小身影的掩护之下。

下课后老树梦中激战归来。见我腰挺直如雕塑,感激地握着我两手说,兄弟还是你理解我啊!我连忙抽手答道,不,不是,我怕你比长相还丑的睡相外加张开的血盆大口吓到人家。学校在三个月后幡然醒悟给我们安排了新班主任实属不易,并且还长这么漂亮。听完这话老树表情都扭曲了,对我拳脚相加。那天我就很荣幸地做了老树的免费拳击陪练员,要知道这要是在外面一个小时得花一百。

后来我跟小小姑娘说起此事乐得嘴都歪了。其实小小姑娘笑起来也很有特点,嘴角微微上扬,浅浅的酒窝。即使是大笑也看不见牙齿,取而代之的是白嫩的芊芊玉手做掩饰状,样子楚楚动人。

那天之后老树就真的开始记单词背句子了。托他的福,我们不必因每天呼噜呼噜的鼾声而放弃睡眠。寝室的阳台上多了老树雄浑的ABC。

我们就在这样在快乐的时光中度过了第一学期,期末本班英语平均成绩90,我88.

小小姑娘很满意,我很满意,妈妈也很满意。老树拍拍我肩膀说不错啊老夏比我还多40。.我倒!

考试后例行是家长会,小小姑娘承诺说一定替我们多说好话,让我们快快乐乐地度过一个寒假。

家长会回来后我问妈妈老师怎么说我啊!

妈妈说每个老师都说你阅读速度快的惊人,一节课能翻完一本王小波。只有你们班主任夸你勤奋又听话。

小小姑娘果然说话算话。

第二学期开学,第一堂课是英语。小小姑娘迈着轻盈的步子跃上讲台。大家好,新年快乐。没等我们回答她继续说,这个学期很紧张,东西很多大家要努力啊!你看经过上个学期几个月的努力我们平均分提高不少吧!上学期是提高信心,这个学期我们一定会把平均分提到100。

我很紧张的看着依旧是心花怒放老树。是吗?那我一定从今天开始记单词背句子。然后他打开笔记本开始听课。由此我知道老树昨晚没打CS。

其实小小姑娘也蛮敬业的,比如她每天五点半准时到宿舍叫我们,督促我们起床。并且像对待我这种懒虫天天检查我单词的记忆,句子的背诵。

(本文是作者参加第十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文字)

在那段被青春命名的日子里,我们一起安静地沉沦,一起放肆地追逐,一起……

就这样度过了貌似年年相同的春夏秋冬。当青春的最后一抹火光在叹息声中踯躅摇曳,我们默默地转身,离开。泪水在泛滥的眼眶里集结顺势滴落,晶莹剔透,像跳舞的精灵。

高二那会儿班主任怀孕休了产假,整个班级也就陷入了无人管理的混乱局面。而我们又是艺术班,真正坐那学习的本来就没几个,况且在外人眼里搞艺术的大都比较神经,飘忽不定。所以再派一个班主任的想法便搁浅在校领导那儿了。而我们亦是浑浑噩噩地混着每一天。

三个月后,校长秘书亲自光临我们乱糟糟的教室,说学校又给你们新安排了一个班主任你们把教室打扫干净迎接新班主任吧!班长老树本能的发出一声我靠!秘书同志瞪了他一眼转身走开。老树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一些很不屑的动作,教室里大家爆发了一阵哈哈哈大笑很开心。教室还是乱糟糟的。

她是在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进入教室的。尽管教室窗外的最后一批树叶在和秋风的战斗中已经消亡殆尽,尽管我和老树已经把短袖换成了长袖。然而她却依然穿着棉质长裙,流苏在小腿处扫来扫去,样子楚楚动人。后来经过我们寝室兄弟们的追忆那是我们在这所学校里度过的最美妙的午后,当然这是后话。

教室里昏睡的兄弟们在顷刻间都清醒无比,眼球差点撑破眼眶,小小姑娘在众人目光的包围下走上了讲台,样子楚楚动人。

小小姑娘,也许永远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叫她,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在另一个阳光同样温暖美妙的午后离开了我们,没有征兆,却似命中注定。

她说你们要好好努力啊!也许在塞纳河的左岸,那些艺术诞生的地方,会出现你们奔忙的身影。

. 小小姑娘在我们三个月无拘无束的生活之后走进了教室,她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由我来教你们英语。她还说你们要听话,保证你们英语都不会低于100。

这话说得老树心花怒放,搓着两手说一定一定从明天开始记单词,背句子。我问为什么不是今天,老树一个哈哈之后说昨晚打了一夜CS,枪法挺准玩过火了,今天上课得睡觉。还说哥们你帮我盯着点,老师来了叫我一声。然后就看到一堆肥肉玩命地摧残课桌。后排的CC投以极其不屑的一瞥,我笑笑挺胸坐直好让老树在我瘦小身影的掩护之下。

下课后老树梦中激战归来。见我腰挺直如雕塑,感激地握着我两手说,兄弟还是你理解我啊!我连忙抽手答道,不,不是,我怕你比长相还丑的睡相外加张开的血盆大口吓到人家。学校在三个月后幡然醒悟给我们安排了新班主任实属不易,并且还长这么漂亮。听完这话老树表情都扭曲了,对我拳脚相加。那天我就很荣幸地做了老树的免费拳击陪练员,要知道这要是在外面一个小时得花一百。

后来我跟小小姑娘说起此事乐得嘴都歪了。其实小小姑娘笑起来也很有特点,嘴角微微上扬,浅浅的酒窝。即使是大笑也看不见牙齿,取而代之的是白嫩的芊芊玉手做掩饰状,样子楚楚动人。

那天之后老树就真的开始记单词背句子了。托他的福,我们不必因每天呼噜呼噜的鼾声而放弃睡眠。寝室的阳台上多了老树雄浑的ABC。

我们就在这样在快乐的时光中度过了第一学期,期末本班英语平均成绩90,我88.

小小姑娘很满意,我很满意,妈妈也很满意。老树拍拍我肩膀说不错啊老夏比我还多40。.我倒!

考试后例行是家长会,小小姑娘承诺说一定替我们多说好话,让我们快快乐乐地度过一个寒假。

家长会回来后我问妈妈老师怎么说我啊!

妈妈说每个老师都说你阅读速度快的惊人,一节课能翻完一本王小波。只有你们班主任夸你勤奋又听话。

小小姑娘果然说话算话。

第二学期开学,第一堂课是英语。小小姑娘迈着轻盈的步子跃上讲台。大家好,新年快乐。没等我们回答她继续说,这个学期很紧张,东西很多大家要努力啊!你看经过上个学期几个月的努力我们平均分提高不少吧!上学期是提高信心,这个学期我们一定会把平均分提到100。

我很紧张的看着依旧是心花怒放老树。是吗?那我一定从今天开始记单词背句子。然后他打开笔记本开始听课。由此我知道老树昨晚没打CS。

其实小小姑娘也蛮敬业的,比如她每天五点半准时到宿舍叫我们,督促我们起床。并且像对待我这种懒虫天天检查我单词的记忆,句子的背诵。

(本文是作者参加第十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文字)

在那段被青春命名的日子里,我们一起安静地沉沦,一起放肆地追逐,一起……

就这样度过了貌似年年相同的春夏秋冬。当青春的最后一抹火光在叹息声中踯躅摇曳,我们默默地转身,离开。泪水在泛滥的眼眶里集结顺势滴落,晶莹剔透,像跳舞的精灵。

高二那会儿班主任怀孕休了产假,整个班级也就陷入了无人管理的混乱局面。而我们又是艺术班,真正坐那学习的本来就没几个,况且在外人眼里搞艺术的大都比较神经,飘忽不定。所以再派一个班主任的想法便搁浅在校领导那儿了。而我们亦是浑浑噩噩地混着每一天。

三个月后,校长秘书亲自光临我们乱糟糟的教室,说学校又给你们新安排了一个班主任你们把教室打扫干净迎接新班主任吧!班长老树本能的发出一声我靠!秘书同志瞪了他一眼转身走开。老树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一些很不屑的动作,教室里大家爆发了一阵哈哈哈大笑很开心。教室还是乱糟糟的。

她是在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进入教室的。尽管教室窗外的最后一批树叶在和秋风的战斗中已经消亡殆尽,尽管我和老树已经把短袖换成了长袖。然而她却依然穿着棉质长裙,流苏在小腿处扫来扫去,样子楚楚动人。后来经过我们寝室兄弟们的追忆那是我们在这所学校里度过的最美妙的午后,当然这是后话。

教室里昏睡的兄弟们在顷刻间都清醒无比,眼球差点撑破眼眶,小小姑娘在众人目光的包围下走上了讲台,样子楚楚动人。

小小姑娘,也许永远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叫她,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在另一个阳光同样温暖美妙的午后离开了我们,没有征兆,却似命中注定。

她说你们要好好努力啊!也许在塞纳河的左岸,那些艺术诞生的地方,会出现你们奔忙的身影。

. 小小姑娘在我们三个月无拘无束的生活之后走进了教室,她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由我来教你们英语。她还说你们要听话,保证你们英语都不会低于100。

这话说得老树心花怒放,搓着两手说一定一定从明天开始记单词,背句子。我问为什么不是今天,老树一个哈哈之后说昨晚打了一夜CS,枪法挺准玩过火了,今天上课得睡觉。还说哥们你帮我盯着点,老师来了叫我一声。然后就看到一堆肥肉玩命地摧残课桌。后排的CC投以极其不屑的一瞥,我笑笑挺胸坐直好让老树在我瘦小身影的掩护之下。

下课后老树梦中激战归来。见我腰挺直如雕塑,感激地握着我两手说,兄弟还是你理解我啊!我连忙抽手答道,不,不是,我怕你比长相还丑的睡相外加张开的血盆大口吓到人家。学校在三个月后幡然醒悟给我们安排了新班主任实属不易,并且还长这么漂亮。听完这话老树表情都扭曲了,对我拳脚相加。那天我就很荣幸地做了老树的免费拳击陪练员,要知道这要是在外面一个小时得花一百。

后来我跟小小姑娘说起此事乐得嘴都歪了。其实小小姑娘笑起来也很有特点,嘴角微微上扬,浅浅的酒窝。即使是大笑也看不见牙齿,取而代之的是白嫩的芊芊玉手做掩饰状,样子楚楚动人。

那天之后老树就真的开始记单词背句子了。托他的福,我们不必因每天呼噜呼噜的鼾声而放弃睡眠。寝室的阳台上多了老树雄浑的ABC。

我们就在这样在快乐的时光中度过了第一学期,期末本班英语平均成绩90,我88.

小小姑娘很满意,我很满意,妈妈也很满意。老树拍拍我肩膀说不错啊老夏比我还多40。.我倒!

考试后例行是家长会,小小姑娘承诺说一定替我们多说好话,让我们快快乐乐地度过一个寒假。

家长会回来后我问妈妈老师怎么说我啊!

妈妈说每个老师都说你阅读速度快的惊人,一节课能翻完一本王小波。只有你们班主任夸你勤奋又听话。

小小姑娘果然说话算话。

第二学期开学,第一堂课是英语。小小姑娘迈着轻盈的步子跃上讲台。大家好,新年快乐。没等我们回答她继续说,这个学期很紧张,东西很多大家要努力啊!你看经过上个学期几个月的努力我们平均分提高不少吧!上学期是提高信心,这个学期我们一定会把平均分提到100。

我很紧张的看着依旧是心花怒放老树。是吗?那我一定从今天开始记单词背句子。然后他打开笔记本开始听课。由此我知道老树昨晚没打CS。

其实小小姑娘也蛮敬业的,比如她每天五点半准时到宿舍叫我们,督促我们起床。并且像对待我这种懒虫天天检查我单词的记忆,句子的背诵。

课堂一瞥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我体会到了鲁迅小时侯读书时的那种乐趣。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今天的我们,在课堂自寻乐趣与应变能力决不低于他们。所以截取下几个片段,进行PK大赛。

鲁迅同学VS我方同学

第一回合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有这样一段话:于是大家放开喉咙读一阵书,真是人声鼎沸......后来,我们的声音便低下去了,静下去了,只有他自己还大声朗读着。这典型的糊弄。对此,我截取某日一堂英语课片段来对抗......

话说那堂英语课,Mr.刘让我们跟着录音读书,随后自己转向黑板写着一些句子。见此情景,同学们活跃开了......有抓紧时间看书的{小说,漫画},看他看书时的样子,读了几行就朝前方的老师望一眼;有奋力向前桌和后桌说话的,镜头放大:只见那位仁兄转过头去,叽里咕噜地像念经一样说了一大堆;细节:但眼睛一直斜视前方{旁白:佩服,应该是练了很多年了吧};还有拼命传纸条的,通常是前后桌,例:一生迅速撕下一张纸,写出几个字,用手撞桌,咳嗽一声,指下,眼一眨,后生咳嗽,传送,接收,如此循环……似乎老师察觉,猛转身,一切停止,老师怒目圆睁:“读书!”教室响起杂乱声“the earty bird catches the worm""I seldom walk school"……还掺杂着笑声。

经投票,此回合,我方胜!

第二回合:

截取一堂生物课,老师正站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但学生是另一场面:说话的,传纸条的,看小说的,吃零食的……打成一片。重点描写某生吃东西的场面。那位仁兄根本不用环顾四周,直接将头伸入课桌,经过三秒动作衔接,他鼓着嘴抬起头来。不是老师不管,而是管不了……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描写到:先生读书入神时,班里同学却自己干自己,但考虑他们害怕先生所以:

此回合,我方胜!

面对2:0的PK结果,赢了,哎,咱班同学呀……

校园一瞥

一天,我站在操场中心,不经意的一瞥,发现我的校园真漂亮!

站在操场中心,正对面是主席台和升旗台。整个升旗台全部用铁锈红大理石砌成,根据我的记忆,升旗台有六个台阶,高度正好到我的脖子。升旗台两边竖着银灰色栏杆,中间高高耸立着一根旗杆,上面飘扬着五星红旗。每天早晨的升旗仪式上,当国歌响起的时候,那五星红旗就冉冉升起。全校师生的目光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五星红旗……

在升旗台的左边是主席台。主席台上的地面是用大理石铺成的,四周是铁锈红色的;中间是银灰色的。在我的记忆中,主席台和升旗台差不多高,也有六个台阶,是用米粉色大理石砌成的。每天升旗仪式结束后,校长总会走上主席台,手拿话筒,向老师、同学们说些什么。最令人兴奋的是,校长有时候还会表扬一些同学。那些同学自豪的走上主席台,双手接过沉甸甸的奖状,迎着全校同学羡慕的目光,非常开心。

再往左右和中间看看,那是三栋教学楼,这三栋教学楼正面、反面和侧面都用大理石砌成,正面是蓝色的,反面是粉色的,侧面也是粉色的。从二楼以上每一层的栏杆都是绿色的。每当上课的铃声打响以后,琅琅的书声就从窗口里传出,传的很远,很远……

再往斜右方看,那是一个圆花坛,里面包裹着一座雕像,下面还有字呢,仔细一看,哦!是“翔”字。远看那座雕像,他就像一只正在飞翔着的黄色的苍鹰。那只飞翔的苍鹰就代表着我们学校在教育道路上越飞越远!底下的圆花坛里的花草被剪得整整齐齐,它们抬起头来,仿佛在仰望着高飞的“翔”,仿佛在仰望着高飞的四村小学!

再向正右方看,那是一座综合楼,这座综合楼表面用米白色瓷砖砌成,上面还错落有致的“摆着”几个窗口。为什么说它是综合楼呢?因为里面既有教室也有办公室,不过办公室多于教室,校长室、快递室等等还有一些办公室就不逐一介绍了。这里好像只有三个教室,一个是微机室,一个是多媒体室,还有一个是幼儿园的教室。所以这栋综合楼也叫办公楼。

最后,就是我脚下的操场了,这个操场外边儿是一圈红色跑道,里边儿是一块绿色活动区域,绿色活动区域内“站立”着四个篮球架,就像四个卫士一样。周六、周日经常有人带篮球来打。周一到周五的时候,每当下课铃声响起,操场上就人声鼎沸、人山人海,有的在打篮球,有的在跑步,有的在踢毽子,还有的在跳皮筋……

怎么样,我的校园漂亮吧,想来吗?

伤感

不记得几时,原本活泼爱笑、泼辣爽朗的我,已变得如此伤感。

记得以前,是很讨厌秋天,但变得伤感后,竟不知不觉地喜欢上秋天。秋天,一个落叶飞舞的季节。带着深深地眷恋,落叶始终如尘一样飘走。抬手拾起一片落叶,心中自是感慨万千,不免,又是多了几分感伤。

或许是上辈子才有的事吧,身为学习班长,身为一个女孩子,我竟然和另一个班长打了起来。说不清打架的缘由,但只觉得当时心里很窝火。最终,他的身上挂了我所赐的‘彩’,我的嘴角也被打出了血。老师不温不火地说了几句,便没事了。毕竟,他是好学生,我也是好学生,好学生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啊!

依稀记得挨完训,回到教室,看到同桌的眼里满含着关怀。够了,我郭晨今生今世有此好友,够了。因为我的性格,太善变。前一秒还是嘻嘻哈哈,又打又闹,后一秒,便会风雨来袭,怒火中烧。因此,班中知心的朋友没有多少,不论男生还是女生,好多人都把我当对手、敌人,因为我的成绩——实在太好。只有同桌从四年级我们同班开始,就一直陪伴着我。当我怒发冲冠时,她不会像别人一样远远地躲开,而是很耐心地劝导我,六年级了,同学之间要团结一些;当我心里快乐时,我也愿意将自己的秘密分享给她。二三年来,我们彼此信任;彼此欢乐;彼此同舟共济。

仍是不记得几时,我蓦地发现原本只知学习的我很喜欢我以前的同桌那回眸的一瞥。

或许那一瞥是无意,或许那一瞥没有任何情愫,或许那一瞥里根本没我,但我仍然很喜欢,或许不止是喜欢他的那一瞥。

QQ好友兼同学的何璟经常在网上警告我:“晨,你如果真的喜欢上他的话,那是飞蛾扑火。毕竟,咱们还小。飞蛾扑火的下场你知道么?自取灭亡!马上要上初中,不是上大学,初中和小学的交界,是很薄弱的!小心。”看完这段话,每次都不知为什么,总是淡淡地笑,心里淡淡的苦,眼中淡淡的忧。

……

伤感,一个很伤感的词;虽然到了如今,我仍不懂得伤感的含义,但我想,总有一天,我会懂的……

我等着这一天,化蛹为蝶的这一天;明白伤感的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