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嘱咐作文(共六篇)

总有人抱怨生活太平淡,生命太漫长,人生太平凡。其实生活,不会没有起伏;生命总在你恰好领悟到它想告诉你的东西时结束;而决定人生的是态度。

说道这些,记忆倒带,思绪回头......

AD2001年 澧县人民医院

“妈,小姨都进去几个小时了,还要等多久啊?”我气恼地挥手,想赶跑同样讨厌的蚊子和瞌睡虫,“不知道,等吧!”妈妈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术中”三个字,突然,灯灭了,我立马回神,兴奋地大叫:“出来了!出来了!”手术车被推出,在我面前缓缓移动,我看见躺在上面的小姨,白色的风衣上已凝固发黑的血块,如同一条条蚂蝗,吞噬着她,但她却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嘴角还有一抹微笑:“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声音虚弱至极。

是,医生告诉我们,如果还晚送来十几分钟,后果难以想象,谁能想到,她在离家几十步远时,会被车撞倒?

清醒之后,她再三嘱咐我们不要把她的事告诉远在长沙的丈夫和孩子。是什么?让她一个女子能如此淡定?

AD2003年 湘雅医院

”医生,她的情况究竟怎样?”在深不见底的走廊上,一个男子急切地询问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唉,她...可能是直肠癌...”他有些吞吞吐吐,但立即露出微笑:“还是早期,可以治,但要尽快手术!”

没错,“她”,仍是我的小姨。

两周后,手术。进去前,大家泪如雨下,她却不断安慰我们:“不要紧,我又不是上断头台,你们干吗把气氛搞成这样,来,小雯,跟小姨说1,2,3茄子!”

在微笑中,她被推进手术室,等待,又是漫长的等待,不过倒是等来了好消息——手术很顺利!

AD2004 家中

“什么?甲状腺肿大?!又要开刀?”听着妈妈激动的语气,我不禁楞了,同时也听到电话里的那个女人,已不再那么坚强,她在向妈妈哭诉,原来再坚强的人,也承受不起命运这样的反复啊!

依是重复,手术——等待——康复。

但命运似乎总不愿放过她,2004年手术之后,开刀口附近却又滋生了癌细胞,且急剧扩散,发现时,已来不及了!

AD2006 合口医院

“我不要活了!让我去死,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她不断地在床上翻滚,哭泣。输液瓶也在不停晃动,她手上的针孔上的血迹那么刺眼。

外婆坐在床边,紧握住她的手:“乖,不哭,会好的,坚强一点...”“不,好痛,好痛,姑姑,让我去死,呜呜——”

看着眼前生不如死的她,我却只能转过身,死死咬住嘴唇,无声地哭泣。外婆也只能任眼泪散在地上,然后不断地擦拭红肿的双眼。但当她感受到外婆的泪,感觉到我们在哭时,她会停止呻吟,咬住手,不让自己哭出声。

我受不了了,狂奔出压抑的病房,狠狠摔在地上,不肯爬起 ......

完美如她,怎会被生命折磨成这样?

美丽的她,因一场车祸,容颜尽毁;坚强的她,因无数次生命的背叛,信念全失;幸福的她,因了这残忍的病魔,不得不烟消云散.

但是,她用自己死前的宁静为自己平淡不惊的人生画上了一个伟大的句号.

不管怎样,她始终如一.

你啊,亲爱的你,带上我的祝福和思念,在另一个世界做回原来那个幸福的你吧!

“监狱”?

写下这个题目,我放下笔,环顾四周:几十张桌子排满了不大的教室,狭窄的过道仅容一人通过,那么佝促。墙上零落着几单窗,窗外是明亮得有些刺眼的阳光,谄媚,可笑。浅蓝色的窗帘耷拉着,禁锢了我的视线。过午的阳光吝啬地从它粗粗的纹路间筛下。蓝色,让人无奈的想到了监狱——那些囚犯正是穿着这种单调的颜色。

我的书桌上堆满了各种习题、书本,占了几乎整整一半的空间,和胳膊挤了又挤,抗争了又抗争。那些书本,似一块块砖头悬在头顶——一不留神你脆弱的神经就会被它压断。这窄小的书桌如何承载我的凌云之志?怕也是“载不动许多愁”了吧。

阳光惨淡,但仍存在。于是,又有了强迫你不停学习的理由。可是,这微弱的阳光又怎样才能照亮我心中的大海?我只感到海鸥在低低地盘旋、哀鸣着。海水许久地呜咽,却无法肆意咆哮。

前天晚上,我做梦了。这个“噩梦”意外的美妙却又使我感到疑问重重。我梦到了自己因为在自习课上说话,而被纪律委员抓到了监狱。我只觉得这里的空气格外的清新、空气清爽、鸟儿鸣叫,似乎天空也比往日大了许多。大门敞开,旁边写着几个严肃而又安详的字,黑白分明:某某女子监狱——名字记不大清了。忽然,我欢喜起来——我晓得我的心情为什么是那么的好——不仅仅是远离了书桌和书桌上的试题的缘故,而且有一种特殊的久违的美感。

这“监狱”的主体好像是一个院子,很宽敞,很亲切。这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我说是更小的时候,大约在七岁之前我几乎天天都去的爷爷家的大院子。那里种着许多橙红、橙黄和枚红色的指甲草,后面墙上满爬着丝瓜的藤和叶,映绿了我小小的好奇的瞳孔。还有其他一些成群淡粉或朱红的牡丹——这是爷爷的骄傲。那时“臭美”的我总是缠奶奶给我染指甲,每当奶奶缠不过我的时候,她就会将挑拣的几朵最漂亮的指甲花捣碎了,敷好手指甲,用丝瓜叶子缠起来,并嘱咐我一晚上都不要拆开。但我还不懂得等待,每每都要提前拆开,来看看染上色了没有。第二天奶奶就会对我说:“小坏蛋!”这时我只是调皮地笑,并让她看看我染得红红的手指。

爷爷的院子里还有一棵很高很高的香椿树,醇香满院的时节,一家人在总会一起采摘香椿。香椿树太高,只有爬上房顶才能够得着。通常是爸爸和哥哥们上去,我们在树下捡拾他们捋下的香椿枝。当我不安分的辫子上下跳起来时,爸爸马上就明白我的心思,然后这样吓唬我:“小孩不能上房,上了房顶掉了的牙齿就会长不齐!”我从爸爸闪光的眼里识破了大人们的把戏,于是有两条黑鲤鱼在我脸上狡黠地弯成一条缝——当然,它最后实现了它的愿望。

梦里的我显得很沮丧。香椿树的清香,多久没有闻到了?是我忘记了么?不过,记忆还是留下了一样东西给现在的我——一口参差不齐的牙齿。

这“监狱”大院子里还套着一个小平房,远远地暗香一阵,很熟悉却很遥远。于是在恍惚间进了这屋,橙色柔和的灯光倾洒在我的睫毛上、肩上。欣喜地发现,这里布满了书,上面没有灰尘。厚重甚至有些粗糙质感的书页,乖乖地躺在我的手上,似乎并不在意内容,仅仅是享受翻书时的那一缕使我感到安心的美妙的书香……不管它是“监狱”还是“图书馆”,那份惬意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我的书桌上体会得到的。

恰在这时,梦醒了,我只觉得这“监狱”是多么的美好啊……什么是真正的监狱呢?仅凭我自己是不能解答的——这真是个奇怪的梦。

写到这时,我用手轻轻撩开灰蓝的窗帘,一缕阳光直入我的眼睛,提醒我去体味这贯穿千年的风。心中的“海鸥”好像一下子窜出了窗子,飞向了无尽的宇宙,去追寻身边一直未发现的美好。因为,我知道,现在就是未来的回忆,我希望我在未来的回忆不是空白。

我是谁?

我是谁?我是郑冰钦!

提起我的名字,很多人会把它想成“冰清玉洁”的“冰清”。其实不然。这个名字是我的阿姨翻着字典,凑着笔画想出来的。关于名字的意思,我到现在还不大清楚。只是“郑”和“钦”的“两只脚”张得太大,显得我很张扬。妈妈认为张扬是缺点,我还引以为豪呢!“艺高人胆大”,我懂得多,当然得让大家看到我有多棒了!别以为我的名字中有“冰”,就是一个冷冰冰的人。我可是很阳光的哦!爱笑,有时也会流泪。我是一个“乐天派”,很多人说我天真。我的确无忧无虑,是个会发现乐趣的人呢!

我是谁?我是可爱猪!

猪在人们的眼中,有点憨,但好吃懒作。我虽然属猪,但只沾上了猪的一个缺点——丢三落四。妈妈早就说过,女孩子哪能大大咧咧?要学得精明点!可我偏是那种马马虎虎的性格,不会精打细算。我的英语家教朱老师给我起了个外号:“郑欠扁”。“你要是再丢s,我可就叫你‘郑欠扁’了!”朱老师总这样说。瞧瞧,学习上也丢三落四,可不得了!常常在考试之前对自己左叮咛,右嘱咐不要忘了s,可考完以后总是追悔莫及,为什么?s又丢了呗!老丢s,要采取点儿措施了!怎么办?练呗。大卷子,小卷子不管啥样统统拿来。经过一个星期地“艰苦奋斗”,s总算不丢了。偶尔s会出去串门儿,但我一发现,立刻给它揪回来!

我是谁?我是多才精灵!

我多才多艺,能唱会跳。样样通点儿但样样不精。能言善辩是我的优点,可是我的背书功夫有待提高,虽然背得快,默写也全对,但忘得也快。要是我将来发明一种背书记得牢的方法,准能获“诺贝尔奖”!我对数学挺感兴趣,但成就不大,只得了个全国“华金杯”三等奖。说是这样说,但为了这个三等奖,我可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呢。

我是谁?我就是我,一个古灵精怪,多才多艺,阳光向上却又大大咧咧的“乐天派”,江湖人称“郑欠扁”。记住我哦!

是谁?

是谁在我为的早饭一直忙碌?

是谁在我准备上学时千叮咛万嘱咐?

是谁在我背上披了一件大衣亲切的说:“天冷别着凉”?

是谁在为我的学习一直陪我到深夜?

是谁在为我的生活日夜操劳?

噢!是妈妈

你为了给我做早饭,每天早早的起床。

晚上还要给我辅导功课,一直到深夜。

起早贪黑使你脸上有多了几条皱纹。

你为了日夜操劳,变的骨瘦如柴。

小草之所以如此坚强,

是因为他在感谢给予它生命的大自然,

噢!妈妈我要感谢你

我要擦掉你脸上的汗珠!

我要不让你日夜操劳!

我要让你永远幸福!

真?假

前段时间,学校做了视力大检查,很‘不幸’,我的眼睛也近视了,我是一个爱美的女孩,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常让我引以为傲,如果戴上了眼镜,那美丽就会大打折扣的,肿么办?肿么办?我想:“得去别的医院再做个视力检查,说不定,是误诊了呢?”

周未我和爸爸妈妈连去了两家医院,有医生说是真性近视,已无回天之医术,只有等到放假散瞳配镜。还有一个医生说我是假性近视的,得做按摩才能恢复。这让我们很纠结,不知道该听哪个医生的好。

我的一位姐姐听说我近视这事儿,就忙告诉我妈妈,内容如下:

“姑,我们单位引进了高科技‘视力扫描仪’,扫描准确率很高,真假近视,度数,什么都是一扫即全!要不你带着晨晨来我们医院看看?”

“好!……”妈妈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

到了那里我终于见到了扫描仪的“庐山真面目”,这玩意像只方头熊,方方的,大概长30厘米,高20厘米。一身素色白衣,两只“眼”一只大一只小,一只上一只下,下面的“眼”还有红色的“眼球”,我只能一直看着那“眼球”。

医生让仪器调整着角度,我的眼球对着红点穷追不舍,由于眼珠不能转动,眼睛酸疼酸疼,没办法,为了眼睛我豁出去了!耳旁回想着机器的“滴滴”声,心里一直祈祷着:“视力正常,视力正常,近视了也要是假性的……”

熬了几分钟,眨眨眼睛,看看远方,耐心的等待医生的“宣判”。

“梁晨同学,左眼1.2,右眼0.7,六十五度,假性近视。”

欧耶!

医生嘱咐我看书写字要做到三个一(一尺一拳一寸)哦,还要多多向远处眺望,用眼三十分钟了点点缓解眼疲劳的眼药水,每天坚持做眼保健操,平常还要注意卫生,不要用脏手揉眼睛,过一段时间,能调整过来的。

同学们,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如果失去它,我们的“视界‘将会变模糊不清,也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不便,所以我们都要爱护自己的眼睛,可不要变成“四眼”哦!

我拥有什么?

我拥有什么?山东省海阳市凤城中学初四三班王双平一天,我正在街上漫步,忽然,下起了大雨,我慌忙跑回家。回到家,躺在床上,唉,真倒霉,好不容易得到的散步机会又没了。真是的,我心里十分不满,随意地乱翻杂志。忽然一个问题引起了我的兴趣:你拥有什么?细细想来,我不是富翁,没有数不尽的财富,我不是博士,没有渊博的知识,我不是科学家,没有敏锐的智慧和观察力。那么,我究竟拥有什么?记得瑞士户口上每个人都有财产状况这一栏,而他们那儿刚出生的婴儿也必须填写这一栏。那么瑞士人是如何做的呢?是胡乱填写上一堆数字,还是空着?都不是,他们为孩子填写的是“时间”。是啊,一个幼小的生命拥有的不正是时间吗?而我,正值青春年少。拥有最多的就是时间。我还拥有什么呢?我思考着。那是一次美术考试,对美术一窍不通的我动起了脑筋,制作了一页纸,放在口袋里。进入考场,拿到考卷,我不由得窃喜,哈,大部分题我都抄过了,差不多记下了,于是提起笔,刷刷地写了起来。啊,真没想到,抄了一遍,居然背下来了。正当我得意之时,突然遇到了一道不会的,手不知不觉伸入布兜,不行,我不能这样,于是缩了回来,继续答题。会做的题都做了,剩下了那道不会的题空着,真刺眼。答案就在布兜里,我只要……手又不由自主地伸进了口袋。突然,我碰到那张纸,猛地一缩手,想起了老师的严厉目光,做人不能背信弃义啊。是的,我不能这么做。于是把心一横,纸一撕,好了,没心事了。出了考场,那题还是空的,洁白如初。不由得想起了那句格言:诚实为本。是啊,我拥有诚实的品质。哦,苍天大概知道我想出去散心,这一会儿,又晴空万里了。放下笔,出去转转。空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抬头一看,天空中飞舞着雪白的塑料袋。我踮起脚,企图抓到一个。噫,不好,脚下一滑,便摔了个嘴啃泥。“哈哈哈!”旁边几个小孩正乐得拍手大笑。我非常生气,忽的一下站起来,一看拍拍身上的泥土,刚要去找扔香蕉皮的小子。这时耳畔又响起了妈妈的嘱咐:得饶人处且饶人。算了,小孩子毕竟淘气,不用和他们一般见识,还是去追那塑料袋吧。这就是我所拥有的:爱护环境,宽容别人。说起来,我拥有的东西真不少,我拥有时间,拥有诚实,拥有宽容的品质,拥有爱护环境的美德……我拥有什么?我已经拥有了答案。我很富有,现在,我把问题留给你:你呢?你拥有什么?记得告诉我答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