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一张照片作文450字(共五篇)

文/苏浅羽

1

最近很迷关于安东尼的文字 很温暖很安静 像是在某个下午里跟朋友聊天 坐在阁楼的天台上 阳光暖暖的充斥全身 嘴里全是冰淇淋的香草味 夏日的季风从袖子里穿过而后消失不见

我看着那个兔子走过很多地方遇到很多人 在旅途中成长

Echo的插图感觉跟安东尼的书很配 那个兔子很可爱 简单的线条勾勒出明丽的画面 都是关于兔子安东尼的生活 宁静的城镇 金黄的田野 日光浸染的树林 大雪弥漫中的灯塔 带旋转木马的游乐场

我尝试着把这些图画画下来 最后还是放弃了

有些时候 我们并不需要把感动刻意的记录下来 把它放在心里就好

2

我在一个明媚的午后看完了安东尼的书 心情变得快乐起来 我在想 他一个人住在墨尔本会不会感到孤单呢 他有没有听说过 墨尔本晴 这首歌呢

跟朋友分开很短的时间 就开始想他 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 什么都要自己动手 生病的话要自己去看病 饿了的时候要自己上街买东西吃 要自己打工来养活自己 那么安东尼真的是一只很坚强的兔子

他的生活是一场场 美好事物的追逐 他总能使自己变得开心起来

他在一家咖啡店工作 收拾玻璃 擦桌子 站在窗前对着下面的行人挥手微笑

他在梧桐叶连接起来看不见天空的街道上走着 两旁是白色的墙壁 蓝色的屋顶的房子

他住在一个很安静的小镇 在傍晚的时候收到了分手信 于是他决定去寻找一棵开满鲜花的树

他遇到了老头 诗人 小丑 狐狸 最后他还是收拾东西决定回家

我相信 他一定找到了他内心最重要的东西

3

晚上看天天向上 主持人一起去新西兰旅行 以前 魔戒的拍摄地点哈比村

牧场里很多驼羊安静的吃草 马场有很多高大的骏马 有着白色的鬃毛 天空蓝的像是能滴出水来

然后睡觉的时候就做了一个梦 看到很多牧草地上的羊群 远处半山坡上坐着一个少女 穿着紫色的麻布裙 金色的头发融进日光里 草柔软的向四周漫去 层次分明

她身旁是一头金毛的苏格兰牧羊犬 把爪子放在少女的腿上 轻轻的酣睡着

我很激动的跑过去 牧羊犬慢慢睁开眼 很温顺的舔舔我的手 我心里开心极了

一直很想在家里养一条狗 可是妈妈不让 只能把这个想法埋在心底

昨天晚上在网上买了 再见了 可鲁 很长时间以来都想把它买下来 只在书店见过一次 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况且那个书店也倒闭了 虽然在网上买邮费很贵不太划算还是狠下心来

很喜欢书里那个金毛的拉布拉多犬 可鲁 嗯 好像 十个约定 里的索克斯也是拉布拉多犬 他们带给我们感动 爱 与很多我们年少时期单纯美丽的情感 却早早的离开了我们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 我想和自己喜欢的人 住在一个带有花园的大房子里 养一只拉布拉多犬 一只苏格兰牧羊犬

然后我们四个很开心的生活在一起

4

上午的时候看到外面的地面都湿了 昨天夜里应该是下了一场小雨 心情很不好

妈妈带我去医院检查脚踝 可能有点严重 下午还要去趟医院 消毒水的味道让我有种头晕的感觉 我想 我可能一辈子都讨厌医院

在书上看到的话 如果心情不好 有很多种方法都可以使心情变得好起来

听一首新出的歌 看一场新拍的电影 读一本以前想读却没有时间读的书 吃点自己喜欢吃的零食 跟自己喜欢的人通电话 拍一张很好看的照片 跟好朋友一起逛街 骑自行车去远足

有千千万万种方法可以使自己变得高兴起来

5

安东尼的书上有写道关于哆啦A梦的事

大雄是由于极度自闭症而被送入精神病院的病人 已经在医院住了八年 宜静是大雄小时候暗恋的伙伴 大雄的记忆一直停留在了八年前的早晨 小叮当只不过是大雄一个冗长而美好的梦

看到这儿文/苏浅羽

1

最近很迷关于安东尼的文字 很温暖很安静 像是在某个下午里跟朋友聊天 坐在阁楼的天台上 阳光暖暖的充斥全身 嘴里全是冰淇淋的香草味 夏日的季风从袖子里穿过而后消失不见

我看着那个兔子走过很多地方遇到很多人 在旅途中成长

Echo的插图感觉跟安东尼的书很配 那个兔子很可爱 简单的线条勾勒出明丽的画面 都是关于兔子安东尼的生活 宁静的城镇 金黄的田野 日光浸染的树林 大雪弥漫中的灯塔 带旋转木马的游乐场

我尝试着把这些图画画下来 最后还是放弃了

有些时候 我们并不需要把感动刻意的记录下来 把它放在心里就好

2

我在一个明媚的午后看完了安东尼的书 心情变得快乐起来 我在想 他一个人住在墨尔本会不会感到孤单呢 他有没有听说过 墨尔本晴 这首歌呢

跟朋友分开很短的时间 就开始想他 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 什么都要自己动手 生病的话要自己去看病 饿了的时候要自己上街买东西吃 要自己打工来养活自己 那么安东尼真的是一只很坚强的兔子

他的生活是一场场 美好事物的追逐 他总能使自己变得开心起来

他在一家咖啡店工作 收拾玻璃 擦桌子 站在窗前对着下面的行人挥手微笑

他在梧桐叶连接起来看不见天空的街道上走着 两旁是白色的墙壁 蓝色的屋顶的房子

他住在一个很安静的小镇 在傍晚的时候收到了分手信 于是他决定去寻找一棵开满鲜花的树

他遇到了老头 诗人 小丑 狐狸 最后他还是收拾东西决定回家

我相信 他一定找到了他内心最重要的东西

3

晚上看天天向上 主持人一起去新西兰旅行 以前 魔戒的拍摄地点哈比村

牧场里很多驼羊安静的吃草 马场有很多高大的骏马 有着白色的鬃毛 天空蓝的像是能滴出水来

然后睡觉的时候就做了一个梦 看到很多牧草地上的羊群 远处半山坡上坐着一个少女 穿着紫色的麻布裙 金色的头发融进日光里 草柔软的向四周漫去 层次分明

她身旁是一头金毛的苏格兰牧羊犬 把爪子放在少女的腿上 轻轻的酣睡着

我很激动的跑过去 牧羊犬慢慢睁开眼 很温顺的舔舔我的手 我心里开心极了

一直很想在家里养一条狗 可是妈妈不让 只能把这个想法埋在心底

昨天晚上在网上买了 再见了 可鲁 很长时间以来都想把它买下来 只在书店见过一次 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况且那个书店也倒闭了 虽然在网上买邮费很贵不太划算还是狠下心来

很喜欢书里那个金毛的拉布拉多犬 可鲁 嗯 好像 十个约定 里的索克斯也是拉布拉多犬 他们带给我们感动 爱 与很多我们年少时期单纯美丽的情感 却早早的离开了我们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 我想和自己喜欢的人 住在一个带有花园的大房子里 养一只拉布拉多犬 一只苏格兰牧羊犬

然后我们四个很开心的生活在一起

4

上午的时候看到外面的地面都湿了 昨天夜里应该是下了一场小雨 心情很不好

妈妈带我去医院检查脚踝 可能有点严重 下午还要去趟医院 消毒水的味道让我有种头晕的感觉 我想 我可能一辈子都讨厌医院

在书上看到的话 如果心情不好 有很多种方法都可以使心情变得好起来

听一首新出的歌 看一场新拍的电影 读一本以前想读却没有时间读的书 吃点自己喜欢吃的零食 跟自己喜欢的人通电话 拍一张很好看的照片 跟好朋友一起逛街 骑自行车去远足

有千千万万种方法可以使自己变得高兴起来

5

安东尼的书上有写道关于哆啦A梦的事

大雄是由于极度自闭症而被送入精神病院的病人 已经在医院住了八年 宜静是大雄小时候暗恋的伙伴 大雄的记忆一直停留在了八年前的早晨 小叮当只不过是大雄一个冗长而美好的梦

看到这儿文/苏浅羽

1

最近很迷关于安东尼的文字 很温暖很安静 像是在某个下午里跟朋友聊天 坐在阁楼的天台上 阳光暖暖的充斥全身 嘴里全是冰淇淋的香草味 夏日的季风从袖子里穿过而后消失不见

我看着那个兔子走过很多地方遇到很多人 在旅途中成长

Echo的插图感觉跟安东尼的书很配 那个兔子很可爱 简单的线条勾勒出明丽的画面 都是关于兔子安东尼的生活 宁静的城镇 金黄的田野 日光浸染的树林 大雪弥漫中的灯塔 带旋转木马的游乐场

我尝试着把这些图画画下来 最后还是放弃了

有些时候 我们并不需要把感动刻意的记录下来 把它放在心里就好

2

我在一个明媚的午后看完了安东尼的书 心情变得快乐起来 我在想 他一个人住在墨尔本会不会感到孤单呢 他有没有听说过 墨尔本晴 这首歌呢

跟朋友分开很短的时间 就开始想他 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 什么都要自己动手 生病的话要自己去看病 饿了的时候要自己上街买东西吃 要自己打工来养活自己 那么安东尼真的是一只很坚强的兔子

他的生活是一场场 美好事物的追逐 他总能使自己变得开心起来

他在一家咖啡店工作 收拾玻璃 擦桌子 站在窗前对着下面的行人挥手微笑

他在梧桐叶连接起来看不见天空的街道上走着 两旁是白色的墙壁 蓝色的屋顶的房子

他住在一个很安静的小镇 在傍晚的时候收到了分手信 于是他决定去寻找一棵开满鲜花的树

他遇到了老头 诗人 小丑 狐狸 最后他还是收拾东西决定回家

我相信 他一定找到了他内心最重要的东西

3

晚上看天天向上 主持人一起去新西兰旅行 以前 魔戒的拍摄地点哈比村

牧场里很多驼羊安静的吃草 马场有很多高大的骏马 有着白色的鬃毛 天空蓝的像是能滴出水来

然后睡觉的时候就做了一个梦 看到很多牧草地上的羊群 远处半山坡上坐着一个少女 穿着紫色的麻布裙 金色的头发融进日光里 草柔软的向四周漫去 层次分明

她身旁是一头金毛的苏格兰牧羊犬 把爪子放在少女的腿上 轻轻的酣睡着

我很激动的跑过去 牧羊犬慢慢睁开眼 很温顺的舔舔我的手 我心里开心极了

一直很想在家里养一条狗 可是妈妈不让 只能把这个想法埋在心底

昨天晚上在网上买了 再见了 可鲁 很长时间以来都想把它买下来 只在书店见过一次 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况且那个书店也倒闭了 虽然在网上买邮费很贵不太划算还是狠下心来

很喜欢书里那个金毛的拉布拉多犬 可鲁 嗯 好像 十个约定 里的索克斯也是拉布拉多犬 他们带给我们感动 爱 与很多我们年少时期单纯美丽的情感 却早早的离开了我们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 我想和自己喜欢的人 住在一个带有花园的大房子里 养一只拉布拉多犬 一只苏格兰牧羊犬

然后我们四个很开心的生活在一起

4

上午的时候看到外面的地面都湿了 昨天夜里应该是下了一场小雨 心情很不好

妈妈带我去医院检查脚踝 可能有点严重 下午还要去趟医院 消毒水的味道让我有种头晕的感觉 我想 我可能一辈子都讨厌医院

在书上看到的话 如果心情不好 有很多种方法都可以使心情变得好起来

听一首新出的歌 看一场新拍的电影 读一本以前想读却没有时间读的书 吃点自己喜欢吃的零食 跟自己喜欢的人通电话 拍一张很好看的照片 跟好朋友一起逛街 骑自行车去远足

有千千万万种方法可以使自己变得高兴起来

5

安东尼的书上有写道关于哆啦A梦的事

大雄是由于极度自闭症而被送入精神病院的病人 已经在医院住了八年 宜静是大雄小时候暗恋的伙伴 大雄的记忆一直停留在了八年前的早晨 小叮当只不过是大雄一个冗长而美好的梦

看到这儿文/苏浅羽

1

最近很迷关于安东尼的文字 很温暖很安静 像是在某个下午里跟朋友聊天 坐在阁楼的天台上 阳光暖暖的充斥全身 嘴里全是冰淇淋的香草味 夏日的季风从袖子里穿过而后消失不见

我看着那个兔子走过很多地方遇到很多人 在旅途中成长

Echo的插图感觉跟安东尼的书很配 那个兔子很可爱 简单的线条勾勒出明丽的画面 都是关于兔子安东尼的生活 宁静的城镇 金黄的田野 日光浸染的树林 大雪弥漫中的灯塔 带旋转木马的游乐场

我尝试着把这些图画画下来 最后还是放弃了

有些时候 我们并不需要把感动刻意的记录下来 把它放在心里就好

2

我在一个明媚的午后看完了安东尼的书 心情变得快乐起来 我在想 他一个人住在墨尔本会不会感到孤单呢 他有没有听说过 墨尔本晴 这首歌呢

跟朋友分开很短的时间 就开始想他 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 什么都要自己动手 生病的话要自己去看病 饿了的时候要自己上街买东西吃 要自己打工来养活自己 那么安东尼真的是一只很坚强的兔子

他的生活是一场场 美好事物的追逐 他总能使自己变得开心起来

他在一家咖啡店工作 收拾玻璃 擦桌子 站在窗前对着下面的行人挥手微笑

他在梧桐叶连接起来看不见天空的街道上走着 两旁是白色的墙壁 蓝色的屋顶的房子

他住在一个很安静的小镇 在傍晚的时候收到了分手信 于是他决定去寻找一棵开满鲜花的树

他遇到了老头 诗人 小丑 狐狸 最后他还是收拾东西决定回家

我相信 他一定找到了他内心最重要的东西

3

晚上看天天向上 主持人一起去新西兰旅行 以前 魔戒的拍摄地点哈比村

牧场里很多驼羊安静的吃草 马场有很多高大的骏马 有着白色的鬃毛 天空蓝的像是能滴出水来

然后睡觉的时候就做了一个梦 看到很多牧草地上的羊群 远处半山坡上坐着一个少女 穿着紫色的麻布裙 金色的头发融进日光里 草柔软的向四周漫去 层次分明

她身旁是一头金毛的苏格兰牧羊犬 把爪子放在少女的腿上 轻轻的酣睡着

我很激动的跑过去 牧羊犬慢慢睁开眼 很温顺的舔舔我的手 我心里开心极了

一直很想在家里养一条狗 可是妈妈不让 只能把这个想法埋在心底

昨天晚上在网上买了 再见了 可鲁 很长时间以来都想把它买下来 只在书店见过一次 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况且那个书店也倒闭了 虽然在网上买邮费很贵不太划算还是狠下心来

很喜欢书里那个金毛的拉布拉多犬 可鲁 嗯 好像 十个约定 里的索克斯也是拉布拉多犬 他们带给我们感动 爱 与很多我们年少时期单纯美丽的情感 却早早的离开了我们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 我想和自己喜欢的人 住在一个带有花园的大房子里 养一只拉布拉多犬 一只苏格兰牧羊犬

然后我们四个很开心的生活在一起

4

上午的时候看到外面的地面都湿了 昨天夜里应该是下了一场小雨 心情很不好

妈妈带我去医院检查脚踝 可能有点严重 下午还要去趟医院 消毒水的味道让我有种头晕的感觉 我想 我可能一辈子都讨厌医院

在书上看到的话 如果心情不好 有很多种方法都可以使心情变得好起来

听一首新出的歌 看一场新拍的电影 读一本以前想读却没有时间读的书 吃点自己喜欢吃的零食 跟自己喜欢的人通电话 拍一张很好看的照片 跟好朋友一起逛街 骑自行车去远足

有千千万万种方法可以使自己变得高兴起来

5

安东尼的书上有写道关于哆啦A梦的事

大雄是由于极度自闭症而被送入精神病院的病人 已经在医院住了八年 宜静是大雄小时候暗恋的伙伴 大雄的记忆一直停留在了八年前的早晨 小叮当只不过是大雄一个冗长而美好的梦

看到这儿文/苏浅羽

1

最近很迷关于安东尼的文字 很温暖很安静 像是在某个下午里跟朋友聊天 坐在阁楼的天台上 阳光暖暖的充斥全身 嘴里全是冰淇淋的香草味 夏日的季风从袖子里穿过而后消失不见

我看着那个兔子走过很多地方遇到很多人 在旅途中成长

Echo的插图感觉跟安东尼的书很配 那个兔子很可爱 简单的线条勾勒出明丽的画面 都是关于兔子安东尼的生活 宁静的城镇 金黄的田野 日光浸染的树林 大雪弥漫中的灯塔 带旋转木马的游乐场

我尝试着把这些图画画下来 最后还是放弃了

有些时候 我们并不需要把感动刻意的记录下来 把它放在心里就好

2

我在一个明媚的午后看完了安东尼的书 心情变得快乐起来 我在想 他一个人住在墨尔本会不会感到孤单呢 他有没有听说过 墨尔本晴 这首歌呢

跟朋友分开很短的时间 就开始想他 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 什么都要自己动手 生病的话要自己去看病 饿了的时候要自己上街买东西吃 要自己打工来养活自己 那么安东尼真的是一只很坚强的兔子

他的生活是一场场 美好事物的追逐 他总能使自己变得开心起来

他在一家咖啡店工作 收拾玻璃 擦桌子 站在窗前对着下面的行人挥手微笑

他在梧桐叶连接起来看不见天空的街道上走着 两旁是白色的墙壁 蓝色的屋顶的房子

他住在一个很安静的小镇 在傍晚的时候收到了分手信 于是他决定去寻找一棵开满鲜花的树

他遇到了老头 诗人 小丑 狐狸 最后他还是收拾东西决定回家

我相信 他一定找到了他内心最重要的东西

3

晚上看天天向上 主持人一起去新西兰旅行 以前 魔戒的拍摄地点哈比村

牧场里很多驼羊安静的吃草 马场有很多高大的骏马 有着白色的鬃毛 天空蓝的像是能滴出水来

然后睡觉的时候就做了一个梦 看到很多牧草地上的羊群 远处半山坡上坐着一个少女 穿着紫色的麻布裙 金色的头发融进日光里 草柔软的向四周漫去 层次分明

她身旁是一头金毛的苏格兰牧羊犬 把爪子放在少女的腿上 轻轻的酣睡着

我很激动的跑过去 牧羊犬慢慢睁开眼 很温顺的舔舔我的手 我心里开心极了

一直很想在家里养一条狗 可是妈妈不让 只能把这个想法埋在心底

昨天晚上在网上买了 再见了 可鲁 很长时间以来都想把它买下来 只在书店见过一次 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况且那个书店也倒闭了 虽然在网上买邮费很贵不太划算还是狠下心来

很喜欢书里那个金毛的拉布拉多犬 可鲁 嗯 好像 十个约定 里的索克斯也是拉布拉多犬 他们带给我们感动 爱 与很多我们年少时期单纯美丽的情感 却早早的离开了我们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 我想和自己喜欢的人 住在一个带有花园的大房子里 养一只拉布拉多犬 一只苏格兰牧羊犬

然后我们四个很开心的生活在一起

4

上午的时候看到外面的地面都湿了 昨天夜里应该是下了一场小雨 心情很不好

妈妈带我去医院检查脚踝 可能有点严重 下午还要去趟医院 消毒水的味道让我有种头晕的感觉 我想 我可能一辈子都讨厌医院

在书上看到的话 如果心情不好 有很多种方法都可以使心情变得好起来

听一首新出的歌 看一场新拍的电影 读一本以前想读却没有时间读的书 吃点自己喜欢吃的零食 跟自己喜欢的人通电话 拍一张很好看的照片 跟好朋友一起逛街 骑自行车去远足

有千千万万种方法可以使自己变得高兴起来

5

安东尼的书上有写道关于哆啦A梦的事

大雄是由于极度自闭症而被送入精神病院的病人 已经在医院住了八年 宜静是大雄小时候暗恋的伙伴 大雄的记忆一直停留在了八年前的早晨 小叮当只不过是大雄一个冗长而美好的梦

看到这儿文/苏浅羽

1

最近很迷关于安东尼的文字 很温暖很安静 像是在某个下午里跟朋友聊天 坐在阁楼的天台上 阳光暖暖的充斥全身 嘴里全是冰淇淋的香草味 夏日的季风从袖子里穿过而后消失不见

我看着那个兔子走过很多地方遇到很多人 在旅途中成长

Echo的插图感觉跟安东尼的书很配 那个兔子很可爱 简单的线条勾勒出明丽的画面 都是关于兔子安东尼的生活 宁静的城镇 金黄的田野 日光浸染的树林 大雪弥漫中的灯塔 带旋转木马的游乐场

我尝试着把这些图画画下来 最后还是放弃了

有些时候 我们并不需要把感动刻意的记录下来 把它放在心里就好

2

我在一个明媚的午后看完了安东尼的书 心情变得快乐起来 我在想 他一个人住在墨尔本会不会感到孤单呢 他有没有听说过 墨尔本晴 这首歌呢

跟朋友分开很短的时间 就开始想他 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 什么都要自己动手 生病的话要自己去看病 饿了的时候要自己上街买东西吃 要自己打工来养活自己 那么安东尼真的是一只很坚强的兔子

他的生活是一场场 美好事物的追逐 他总能使自己变得开心起来

他在一家咖啡店工作 收拾玻璃 擦桌子 站在窗前对着下面的行人挥手微笑

他在梧桐叶连接起来看不见天空的街道上走着 两旁是白色的墙壁 蓝色的屋顶的房子

他住在一个很安静的小镇 在傍晚的时候收到了分手信 于是他决定去寻找一棵开满鲜花的树

他遇到了老头 诗人 小丑 狐狸 最后他还是收拾东西决定回家

我相信 他一定找到了他内心最重要的东西

3

晚上看天天向上 主持人一起去新西兰旅行 以前 魔戒的拍摄地点哈比村

牧场里很多驼羊安静的吃草 马场有很多高大的骏马 有着白色的鬃毛 天空蓝的像是能滴出水来

然后睡觉的时候就做了一个梦 看到很多牧草地上的羊群 远处半山坡上坐着一个少女 穿着紫色的麻布裙 金色的头发融进日光里 草柔软的向四周漫去 层次分明

她身旁是一头金毛的苏格兰牧羊犬 把爪子放在少女的腿上 轻轻的酣睡着

我很激动的跑过去 牧羊犬慢慢睁开眼 很温顺的舔舔我的手 我心里开心极了

一直很想在家里养一条狗 可是妈妈不让 只能把这个想法埋在心底

昨天晚上在网上买了 再见了 可鲁 很长时间以来都想把它买下来 只在书店见过一次 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况且那个书店也倒闭了 虽然在网上买邮费很贵不太划算还是狠下心来

很喜欢书里那个金毛的拉布拉多犬 可鲁 嗯 好像 十个约定 里的索克斯也是拉布拉多犬 他们带给我们感动 爱 与很多我们年少时期单纯美丽的情感 却早早的离开了我们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 我想和自己喜欢的人 住在一个带有花园的大房子里 养一只拉布拉多犬 一只苏格兰牧羊犬

然后我们四个很开心的生活在一起

4

上午的时候看到外面的地面都湿了 昨天夜里应该是下了一场小雨 心情很不好

妈妈带我去医院检查脚踝 可能有点严重 下午还要去趟医院 消毒水的味道让我有种头晕的感觉 我想 我可能一辈子都讨厌医院

在书上看到的话 如果心情不好 有很多种方法都可以使心情变得好起来

听一首新出的歌 看一场新拍的电影 读一本以前想读却没有时间读的书 吃点自己喜欢吃的零食 跟自己喜欢的人通电话 拍一张很好看的照片 跟好朋友一起逛街 骑自行车去远足

有千千万万种方法可以使自己变得高兴起来

5

安东尼的书上有写道关于哆啦A梦的事

大雄是由于极度自闭症而被送入精神病院的病人 已经在医院住了八年 宜静是大雄小时候暗恋的伙伴 大雄的记忆一直停留在了八年前的早晨 小叮当只不过是大雄一个冗长而美好的梦

看到这儿文/苏浅羽

1

最近很迷关于安东尼的文字 很温暖很安静 像是在某个下午里跟朋友聊天 坐在阁楼的天台上 阳光暖暖的充斥全身 嘴里全是冰淇淋的香草味 夏日的季风从袖子里穿过而后消失不见

我看着那个兔子走过很多地方遇到很多人 在旅途中成长

Echo的插图感觉跟安东尼的书很配 那个兔子很可爱 简单的线条勾勒出明丽的画面 都是关于兔子安东尼的生活 宁静的城镇 金黄的田野 日光浸染的树林 大雪弥漫中的灯塔 带旋转木马的游乐场

我尝试着把这些图画画下来 最后还是放弃了

有些时候 我们并不需要把感动刻意的记录下来 把它放在心里就好

2

我在一个明媚的午后看完了安东尼的书 心情变得快乐起来 我在想 他一个人住在墨尔本会不会感到孤单呢 他有没有听说过 墨尔本晴 这首歌呢

跟朋友分开很短的时间 就开始想他 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 什么都要自己动手 生病的话要自己去看病 饿了的时候要自己上街买东西吃 要自己打工来养活自己 那么安东尼真的是一只很坚强的兔子

他的生活是一场场 美好事物的追逐 他总能使自己变得开心起来

他在一家咖啡店工作 收拾玻璃 擦桌子 站在窗前对着下面的行人挥手微笑

他在梧桐叶连接起来看不见天空的街道上走着 两旁是白色的墙壁 蓝色的屋顶的房子

他住在一个很安静的小镇 在傍晚的时候收到了分手信 于是他决定去寻找一棵开满鲜花的树

他遇到了老头 诗人 小丑 狐狸 最后他还是收拾东西决定回家

我相信 他一定找到了他内心最重要的东西

3

晚上看天天向上 主持人一起去新西兰旅行 以前 魔戒的拍摄地点哈比村

牧场里很多驼羊安静的吃草 马场有很多高大的骏马 有着白色的鬃毛 天空蓝的像是能滴出水来

然后睡觉的时候就做了一个梦 看到很多牧草地上的羊群 远处半山坡上坐着一个少女 穿着紫色的麻布裙 金色的头发融进日光里 草柔软的向四周漫去 层次分明

她身旁是一头金毛的苏格兰牧羊犬 把爪子放在少女的腿上 轻轻的酣睡着

我很激动的跑过去 牧羊犬慢慢睁开眼 很温顺的舔舔我的手 我心里开心极了

一直很想在家里养一条狗 可是妈妈不让 只能把这个想法埋在心底

昨天晚上在网上买了 再见了 可鲁 很长时间以来都想把它买下来 只在书店见过一次 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况且那个书店也倒闭了 虽然在网上买邮费很贵不太划算还是狠下心来

很喜欢书里那个金毛的拉布拉多犬 可鲁 嗯 好像 十个约定 里的索克斯也是拉布拉多犬 他们带给我们感动 爱 与很多我们年少时期单纯美丽的情感 却早早的离开了我们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 我想和自己喜欢的人 住在一个带有花园的大房子里 养一只拉布拉多犬 一只苏格兰牧羊犬

然后我们四个很开心的生活在一起

4

上午的时候看到外面的地面都湿了 昨天夜里应该是下了一场小雨 心情很不好

妈妈带我去医院检查脚踝 可能有点严重 下午还要去趟医院 消毒水的味道让我有种头晕的感觉 我想 我可能一辈子都讨厌医院

在书上看到的话 如果心情不好 有很多种方法都可以使心情变得好起来

听一首新出的歌 看一场新拍的电影 读一本以前想读却没有时间读的书 吃点自己喜欢吃的零食 跟自己喜欢的人通电话 拍一张很好看的照片 跟好朋友一起逛街 骑自行车去远足

有千千万万种方法可以使自己变得高兴起来

5

安东尼的书上有写道关于哆啦A梦的事

大雄是由于极度自闭症而被送入精神病院的病人 已经在医院住了八年 宜静是大雄小时候暗恋的伙伴 大雄的记忆一直停留在了八年前的早晨 小叮当只不过是大雄一个冗长而美好的梦

看到这儿

七叶

7月3日 星期二

拿起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悦耳的铃声从电话里传出,接通了却不知说什么好。于是,在妈妈说话的一刹那,飞快地挂断电话,飞快地离开电话亭。踌躇了很久,却一句话也没说,怕自己接听电话时会失声痛哭,也怕妈妈担心,于是,干脆就放下话筒。

问自己这是怎么了,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好害怕会在话筒这头大哭起来。妈妈说:一个人在外面要坚强。妈妈说:所有人都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配角。妈妈说:努力学习,就能走出去,就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我明白,我知道,我都知道。

怕妈妈担心,怕妈妈难过,其实妈妈不知道。作为她的女儿,我一直都很坚强,一直。可是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脆弱,自己敏感的心。也曾想过找人诉说,却好怕会感情失控,而且,偌大的校园又有谁会听我诉说?

7月4日 星期三

妈妈你知道吗?你不知道!我已经什么都不能跟你说了,不能了。我好害怕,好孤单。我在别人难过时说轻声安慰的话,可是在自己难过时,却总是独自承担,我佯装快乐,用一如既往的微笑掩盖脸上的泪痕。其实,一直希望有人保护有人疼,希望在悲伤时能够不加掩饰的大哭,可我再也不能这样子了。

以前,心里难过的时候就趴在妈妈怀里大哭,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孩子。我现在已不是孩子了,早已不是了。

这一段时间总想写点什么,一直不停下,总想不停地写,写自己写别人写天气写心情,就不用说话,无须语言,只须安静地写。或者自言自语,想不同的场景然后一个人对话,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相遇,一个人上演无奈的擦肩而过。

太阳很毒,在仲夏晴朗的天空上呆愣愣地挂着。阳光透过交互错杂的树枝缝隙,映在地上,像落了一地的碎玻璃,白晃晃的光刺得人眼睛生疼。风被阳光照得暖呼呼的,心里却空空的、冷冷的、慌慌的。

7月5日 星期四

像牛奶糖滑过舌尖一样,云朵从天空滑过飘向更远的地方。被窗户框住的一片天空里时不时有鸟儿飞过,天空白蓝参半,像冲刷过的白色沙滩。远处白茫茫一片,全被笼在细密的雾气中。夏天却有雾,莫名其妙。

心是一如既往的空荡,我在数学课上写简单的文字,老师在上面讲枯燥的公式,不想听,于是忽视他的存在。那些阳光下恣意生长的绿色,从远处渐消的水汽中闪烁,气温升高,空气开始燥热,知了不厌其烦的叫着,隐藏在茂密的树枝中,讨厌的知了。

忽然发现自己是真的感冒了,鼻子像塞了一团棉花,头很重,很长时间也不见好,于是从抽屉里拿出感冒药,吃下,虽然也许没用。

7月6号 星期五

今天受到彬彬的来信,看到熟悉又陌生的字体,恍惚间,仿佛回到从前。那时,我还吵着要她写一张字给我做字帖。现在,薄薄一张纸只有几行字,还有一首歌的歌词〈谁动了我的弦〉。忽然很怀念那时大家一起唱歌的情景了,昏暗的烛光映着一张张年轻跳动的脸,嘴巴一张一合,音符便回荡在整个教室。那时的我们什么都不想,而现在却发现自己开始庸懒。

有时,真的想做一只低级僵尸,没有思想也没有感情,整天沉浸在血液的快乐中。可是,那又是什么呢?一个废物。

7月7号 星期六

很想去上海,体会那种独树一帜的繁华。只想看看晚上霓虹闪烁的夜景,只想站在黄浦江边听一听过往的汽笛声,只想仰望一下富贵,炫耀一下贫穷,只想品味一下陌生的繁华城市里带给的冷清,只想认识一下不同的人生……

对于我来说,去上海本身就是一种奢侈,更何况我还会像傻子一样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发呆,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繁华,陌生的人。

上海也应该是双面的吧。她把雍容华丽的一面展现给向往她的人,同时,又上演着另一种剧情。也有强悍的女人在弄堂里叉腰吐出恶俗的字眼,也有地铁站上乞讨金钱的脸,也有杂乱不堪年代久远的居民楼,也有漂浮在江面上污浊的垃圾,也有伤心欲绝的人拖着行李逃离,还有贫穷,还有不堪,小城里有的那里一样也不少。

但是我依然,固执地向往上海。

今天晚上,那张关于上海的照片在被我看了很多次以后又被同一个我压在了厚厚的一摞书下。有时候,绝望越大,希望越大。尽管是有时候。

7月8日 星期日

九日送我一只手表,干净的表面,没有表针。银色的指针独自转动,他送给了我回忆却忘记了编码。他问我理想是什么,文字,上海或者王子。我没告诉他,其实我只不过想拥着文字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或许我并不会写文章,只不过是7月3日 星期二

拿起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悦耳的铃声从电话里传出,接通了却不知说什么好。于是,在妈妈说话的一刹那,飞快地挂断电话,飞快地离开电话亭。踌躇了很久,却一句话也没说,怕自己接听电话时会失声痛哭,也怕妈妈担心,于是,干脆就放下话筒。

问自己这是怎么了,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好害怕会在话筒这头大哭起来。妈妈说:一个人在外面要坚强。妈妈说:所有人都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配角。妈妈说:努力学习,就能走出去,就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我明白,我知道,我都知道。

怕妈妈担心,怕妈妈难过,其实妈妈不知道。作为她的女儿,我一直都很坚强,一直。可是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脆弱,自己敏感的心。也曾想过找人诉说,却好怕会感情失控,而且,偌大的校园又有谁会听我诉说?

7月4日 星期三

妈妈你知道吗?你不知道!我已经什么都不能跟你说了,不能了。我好害怕,好孤单。我在别人难过时说轻声安慰的话,可是在自己难过时,却总是独自承担,我佯装快乐,用一如既往的微笑掩盖脸上的泪痕。其实,一直希望有人保护有人疼,希望在悲伤时能够不加掩饰的大哭,可我再也不能这样子了。

以前,心里难过的时候就趴在妈妈怀里大哭,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孩子。我现在已不是孩子了,早已不是了。

这一段时间总想写点什么,一直不停下,总想不停地写,写自己写别人写天气写心情,就不用说话,无须语言,只须安静地写。或者自言自语,想不同的场景然后一个人对话,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相遇,一个人上演无奈的擦肩而过。

太阳很毒,在仲夏晴朗的天空上呆愣愣地挂着。阳光透过交互错杂的树枝缝隙,映在地上,像落了一地的碎玻璃,白晃晃的光刺得人眼睛生疼。风被阳光照得暖呼呼的,心里却空空的、冷冷的、慌慌的。

7月5日 星期四

像牛奶糖滑过舌尖一样,云朵从天空滑过飘向更远的地方。被窗户框住的一片天空里时不时有鸟儿飞过,天空白蓝参半,像冲刷过的白色沙滩。远处白茫茫一片,全被笼在细密的雾气中。夏天却有雾,莫名其妙。

心是一如既往的空荡,我在数学课上写简单的文字,老师在上面讲枯燥的公式,不想听,于是忽视他的存在。那些阳光下恣意生长的绿色,从远处渐消的水汽中闪烁,气温升高,空气开始燥热,知了不厌其烦的叫着,隐藏在茂密的树枝中,讨厌的知了。

忽然发现自己是真的感冒了,鼻子像塞了一团棉花,头很重,很长时间也不见好,于是从抽屉里拿出感冒药,吃下,虽然也许没用。

7月6号 星期五

今天受到彬彬的来信,看到熟悉又陌生的字体,恍惚间,仿佛回到从前。那时,我还吵着要她写一张字给我做字帖。现在,薄薄一张纸只有几行字,还有一首歌的歌词〈谁动了我的弦〉。忽然很怀念那时大家一起唱歌的情景了,昏暗的烛光映着一张张年轻跳动的脸,嘴巴一张一合,音符便回荡在整个教室。那时的我们什么都不想,而现在却发现自己开始庸懒。

有时,真的想做一只低级僵尸,没有思想也没有感情,整天沉浸在血液的快乐中。可是,那又是什么呢?一个废物。

7月7号 星期六

很想去上海,体会那种独树一帜的繁华。只想看看晚上霓虹闪烁的夜景,只想站在黄浦江边听一听过往的汽笛声,只想仰望一下富贵,炫耀一下贫穷,只想品味一下陌生的繁华城市里带给的冷清,只想认识一下不同的人生……

对于我来说,去上海本身就是一种奢侈,更何况我还会像傻子一样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发呆,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繁华,陌生的人。

上海也应该是双面的吧。她把雍容华丽的一面展现给向往她的人,同时,又上演着另一种剧情。也有强悍的女人在弄堂里叉腰吐出恶俗的字眼,也有地铁站上乞讨金钱的脸,也有杂乱不堪年代久远的居民楼,也有漂浮在江面上污浊的垃圾,也有伤心欲绝的人拖着行李逃离,还有贫穷,还有不堪,小城里有的那里一样也不少。

但是我依然,固执地向往上海。

今天晚上,那张关于上海的照片在被我看了很多次以后又被同一个我压在了厚厚的一摞书下。有时候,绝望越大,希望越大。尽管是有时候。

7月8日 星期日

九日送我一只手表,干净的表面,没有表针。银色的指针独自转动,他送给了我回忆却忘记了编码。他问我理想是什么,文字,上海或者王子。我没告诉他,其实我只不过想拥着文字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或许我并不会写文章,只不过是7月3日 星期二

拿起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悦耳的铃声从电话里传出,接通了却不知说什么好。于是,在妈妈说话的一刹那,飞快地挂断电话,飞快地离开电话亭。踌躇了很久,却一句话也没说,怕自己接听电话时会失声痛哭,也怕妈妈担心,于是,干脆就放下话筒。

问自己这是怎么了,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好害怕会在话筒这头大哭起来。妈妈说:一个人在外面要坚强。妈妈说:所有人都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配角。妈妈说:努力学习,就能走出去,就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我明白,我知道,我都知道。

怕妈妈担心,怕妈妈难过,其实妈妈不知道。作为她的女儿,我一直都很坚强,一直。可是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脆弱,自己敏感的心。也曾想过找人诉说,却好怕会感情失控,而且,偌大的校园又有谁会听我诉说?

7月4日 星期三

妈妈你知道吗?你不知道!我已经什么都不能跟你说了,不能了。我好害怕,好孤单。我在别人难过时说轻声安慰的话,可是在自己难过时,却总是独自承担,我佯装快乐,用一如既往的微笑掩盖脸上的泪痕。其实,一直希望有人保护有人疼,希望在悲伤时能够不加掩饰的大哭,可我再也不能这样子了。

以前,心里难过的时候就趴在妈妈怀里大哭,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孩子。我现在已不是孩子了,早已不是了。

这一段时间总想写点什么,一直不停下,总想不停地写,写自己写别人写天气写心情,就不用说话,无须语言,只须安静地写。或者自言自语,想不同的场景然后一个人对话,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相遇,一个人上演无奈的擦肩而过。

太阳很毒,在仲夏晴朗的天空上呆愣愣地挂着。阳光透过交互错杂的树枝缝隙,映在地上,像落了一地的碎玻璃,白晃晃的光刺得人眼睛生疼。风被阳光照得暖呼呼的,心里却空空的、冷冷的、慌慌的。

7月5日 星期四

像牛奶糖滑过舌尖一样,云朵从天空滑过飘向更远的地方。被窗户框住的一片天空里时不时有鸟儿飞过,天空白蓝参半,像冲刷过的白色沙滩。远处白茫茫一片,全被笼在细密的雾气中。夏天却有雾,莫名其妙。

心是一如既往的空荡,我在数学课上写简单的文字,老师在上面讲枯燥的公式,不想听,于是忽视他的存在。那些阳光下恣意生长的绿色,从远处渐消的水汽中闪烁,气温升高,空气开始燥热,知了不厌其烦的叫着,隐藏在茂密的树枝中,讨厌的知了。

忽然发现自己是真的感冒了,鼻子像塞了一团棉花,头很重,很长时间也不见好,于是从抽屉里拿出感冒药,吃下,虽然也许没用。

7月6号 星期五

今天受到彬彬的来信,看到熟悉又陌生的字体,恍惚间,仿佛回到从前。那时,我还吵着要她写一张字给我做字帖。现在,薄薄一张纸只有几行字,还有一首歌的歌词〈谁动了我的弦〉。忽然很怀念那时大家一起唱歌的情景了,昏暗的烛光映着一张张年轻跳动的脸,嘴巴一张一合,音符便回荡在整个教室。那时的我们什么都不想,而现在却发现自己开始庸懒。

有时,真的想做一只低级僵尸,没有思想也没有感情,整天沉浸在血液的快乐中。可是,那又是什么呢?一个废物。

7月7号 星期六

很想去上海,体会那种独树一帜的繁华。只想看看晚上霓虹闪烁的夜景,只想站在黄浦江边听一听过往的汽笛声,只想仰望一下富贵,炫耀一下贫穷,只想品味一下陌生的繁华城市里带给的冷清,只想认识一下不同的人生……

对于我来说,去上海本身就是一种奢侈,更何况我还会像傻子一样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发呆,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繁华,陌生的人。

上海也应该是双面的吧。她把雍容华丽的一面展现给向往她的人,同时,又上演着另一种剧情。也有强悍的女人在弄堂里叉腰吐出恶俗的字眼,也有地铁站上乞讨金钱的脸,也有杂乱不堪年代久远的居民楼,也有漂浮在江面上污浊的垃圾,也有伤心欲绝的人拖着行李逃离,还有贫穷,还有不堪,小城里有的那里一样也不少。

但是我依然,固执地向往上海。

今天晚上,那张关于上海的照片在被我看了很多次以后又被同一个我压在了厚厚的一摞书下。有时候,绝望越大,希望越大。尽管是有时候。

7月8日 星期日

九日送我一只手表,干净的表面,没有表针。银色的指针独自转动,他送给了我回忆却忘记了编码。他问我理想是什么,文字,上海或者王子。我没告诉他,其实我只不过想拥着文字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或许我并不会写文章,只不过是7月3日 星期二

拿起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悦耳的铃声从电话里传出,接通了却不知说什么好。于是,在妈妈说话的一刹那,飞快地挂断电话,飞快地离开电话亭。踌躇了很久,却一句话也没说,怕自己接听电话时会失声痛哭,也怕妈妈担心,于是,干脆就放下话筒。

问自己这是怎么了,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好害怕会在话筒这头大哭起来。妈妈说:一个人在外面要坚强。妈妈说:所有人都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配角。妈妈说:努力学习,就能走出去,就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我明白,我知道,我都知道。

怕妈妈担心,怕妈妈难过,其实妈妈不知道。作为她的女儿,我一直都很坚强,一直。可是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脆弱,自己敏感的心。也曾想过找人诉说,却好怕会感情失控,而且,偌大的校园又有谁会听我诉说?

7月4日 星期三

妈妈你知道吗?你不知道!我已经什么都不能跟你说了,不能了。我好害怕,好孤单。我在别人难过时说轻声安慰的话,可是在自己难过时,却总是独自承担,我佯装快乐,用一如既往的微笑掩盖脸上的泪痕。其实,一直希望有人保护有人疼,希望在悲伤时能够不加掩饰的大哭,可我再也不能这样子了。

以前,心里难过的时候就趴在妈妈怀里大哭,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孩子。我现在已不是孩子了,早已不是了。

这一段时间总想写点什么,一直不停下,总想不停地写,写自己写别人写天气写心情,就不用说话,无须语言,只须安静地写。或者自言自语,想不同的场景然后一个人对话,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相遇,一个人上演无奈的擦肩而过。

太阳很毒,在仲夏晴朗的天空上呆愣愣地挂着。阳光透过交互错杂的树枝缝隙,映在地上,像落了一地的碎玻璃,白晃晃的光刺得人眼睛生疼。风被阳光照得暖呼呼的,心里却空空的、冷冷的、慌慌的。

7月5日 星期四

像牛奶糖滑过舌尖一样,云朵从天空滑过飘向更远的地方。被窗户框住的一片天空里时不时有鸟儿飞过,天空白蓝参半,像冲刷过的白色沙滩。远处白茫茫一片,全被笼在细密的雾气中。夏天却有雾,莫名其妙。

心是一如既往的空荡,我在数学课上写简单的文字,老师在上面讲枯燥的公式,不想听,于是忽视他的存在。那些阳光下恣意生长的绿色,从远处渐消的水汽中闪烁,气温升高,空气开始燥热,知了不厌其烦的叫着,隐藏在茂密的树枝中,讨厌的知了。

忽然发现自己是真的感冒了,鼻子像塞了一团棉花,头很重,很长时间也不见好,于是从抽屉里拿出感冒药,吃下,虽然也许没用。

7月6号 星期五

今天受到彬彬的来信,看到熟悉又陌生的字体,恍惚间,仿佛回到从前。那时,我还吵着要她写一张字给我做字帖。现在,薄薄一张纸只有几行字,还有一首歌的歌词〈谁动了我的弦〉。忽然很怀念那时大家一起唱歌的情景了,昏暗的烛光映着一张张年轻跳动的脸,嘴巴一张一合,音符便回荡在整个教室。那时的我们什么都不想,而现在却发现自己开始庸懒。

有时,真的想做一只低级僵尸,没有思想也没有感情,整天沉浸在血液的快乐中。可是,那又是什么呢?一个废物。

7月7号 星期六

很想去上海,体会那种独树一帜的繁华。只想看看晚上霓虹闪烁的夜景,只想站在黄浦江边听一听过往的汽笛声,只想仰望一下富贵,炫耀一下贫穷,只想品味一下陌生的繁华城市里带给的冷清,只想认识一下不同的人生……

对于我来说,去上海本身就是一种奢侈,更何况我还会像傻子一样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发呆,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繁华,陌生的人。

上海也应该是双面的吧。她把雍容华丽的一面展现给向往她的人,同时,又上演着另一种剧情。也有强悍的女人在弄堂里叉腰吐出恶俗的字眼,也有地铁站上乞讨金钱的脸,也有杂乱不堪年代久远的居民楼,也有漂浮在江面上污浊的垃圾,也有伤心欲绝的人拖着行李逃离,还有贫穷,还有不堪,小城里有的那里一样也不少。

但是我依然,固执地向往上海。

今天晚上,那张关于上海的照片在被我看了很多次以后又被同一个我压在了厚厚的一摞书下。有时候,绝望越大,希望越大。尽管是有时候。

7月8日 星期日

九日送我一只手表,干净的表面,没有表针。银色的指针独自转动,他送给了我回忆却忘记了编码。他问我理想是什么,文字,上海或者王子。我没告诉他,其实我只不过想拥着文字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或许我并不会写文章,只不过是7月3日 星期二

拿起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悦耳的铃声从电话里传出,接通了却不知说什么好。于是,在妈妈说话的一刹那,飞快地挂断电话,飞快地离开电话亭。踌躇了很久,却一句话也没说,怕自己接听电话时会失声痛哭,也怕妈妈担心,于是,干脆就放下话筒。

问自己这是怎么了,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好害怕会在话筒这头大哭起来。妈妈说:一个人在外面要坚强。妈妈说:所有人都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配角。妈妈说:努力学习,就能走出去,就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我明白,我知道,我都知道。

怕妈妈担心,怕妈妈难过,其实妈妈不知道。作为她的女儿,我一直都很坚强,一直。可是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脆弱,自己敏感的心。也曾想过找人诉说,却好怕会感情失控,而且,偌大的校园又有谁会听我诉说?

7月4日 星期三

妈妈你知道吗?你不知道!我已经什么都不能跟你说了,不能了。我好害怕,好孤单。我在别人难过时说轻声安慰的话,可是在自己难过时,却总是独自承担,我佯装快乐,用一如既往的微笑掩盖脸上的泪痕。其实,一直希望有人保护有人疼,希望在悲伤时能够不加掩饰的大哭,可我再也不能这样子了。

以前,心里难过的时候就趴在妈妈怀里大哭,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孩子。我现在已不是孩子了,早已不是了。

这一段时间总想写点什么,一直不停下,总想不停地写,写自己写别人写天气写心情,就不用说话,无须语言,只须安静地写。或者自言自语,想不同的场景然后一个人对话,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相遇,一个人上演无奈的擦肩而过。

太阳很毒,在仲夏晴朗的天空上呆愣愣地挂着。阳光透过交互错杂的树枝缝隙,映在地上,像落了一地的碎玻璃,白晃晃的光刺得人眼睛生疼。风被阳光照得暖呼呼的,心里却空空的、冷冷的、慌慌的。

7月5日 星期四

像牛奶糖滑过舌尖一样,云朵从天空滑过飘向更远的地方。被窗户框住的一片天空里时不时有鸟儿飞过,天空白蓝参半,像冲刷过的白色沙滩。远处白茫茫一片,全被笼在细密的雾气中。夏天却有雾,莫名其妙。

心是一如既往的空荡,我在数学课上写简单的文字,老师在上面讲枯燥的公式,不想听,于是忽视他的存在。那些阳光下恣意生长的绿色,从远处渐消的水汽中闪烁,气温升高,空气开始燥热,知了不厌其烦的叫着,隐藏在茂密的树枝中,讨厌的知了。

忽然发现自己是真的感冒了,鼻子像塞了一团棉花,头很重,很长时间也不见好,于是从抽屉里拿出感冒药,吃下,虽然也许没用。

7月6号 星期五

今天受到彬彬的来信,看到熟悉又陌生的字体,恍惚间,仿佛回到从前。那时,我还吵着要她写一张字给我做字帖。现在,薄薄一张纸只有几行字,还有一首歌的歌词〈谁动了我的弦〉。忽然很怀念那时大家一起唱歌的情景了,昏暗的烛光映着一张张年轻跳动的脸,嘴巴一张一合,音符便回荡在整个教室。那时的我们什么都不想,而现在却发现自己开始庸懒。

有时,真的想做一只低级僵尸,没有思想也没有感情,整天沉浸在血液的快乐中。可是,那又是什么呢?一个废物。

7月7号 星期六

很想去上海,体会那种独树一帜的繁华。只想看看晚上霓虹闪烁的夜景,只想站在黄浦江边听一听过往的汽笛声,只想仰望一下富贵,炫耀一下贫穷,只想品味一下陌生的繁华城市里带给的冷清,只想认识一下不同的人生……

对于我来说,去上海本身就是一种奢侈,更何况我还会像傻子一样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发呆,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繁华,陌生的人。

上海也应该是双面的吧。她把雍容华丽的一面展现给向往她的人,同时,又上演着另一种剧情。也有强悍的女人在弄堂里叉腰吐出恶俗的字眼,也有地铁站上乞讨金钱的脸,也有杂乱不堪年代久远的居民楼,也有漂浮在江面上污浊的垃圾,也有伤心欲绝的人拖着行李逃离,还有贫穷,还有不堪,小城里有的那里一样也不少。

但是我依然,固执地向往上海。

今天晚上,那张关于上海的照片在被我看了很多次以后又被同一个我压在了厚厚的一摞书下。有时候,绝望越大,希望越大。尽管是有时候。

7月8日 星期日

九日送我一只手表,干净的表面,没有表针。银色的指针独自转动,他送给了我回忆却忘记了编码。他问我理想是什么,文字,上海或者王子。我没告诉他,其实我只不过想拥着文字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或许我并不会写文章,只不过是7月3日 星期二

拿起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悦耳的铃声从电话里传出,接通了却不知说什么好。于是,在妈妈说话的一刹那,飞快地挂断电话,飞快地离开电话亭。踌躇了很久,却一句话也没说,怕自己接听电话时会失声痛哭,也怕妈妈担心,于是,干脆就放下话筒。

问自己这是怎么了,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好害怕会在话筒这头大哭起来。妈妈说:一个人在外面要坚强。妈妈说:所有人都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配角。妈妈说:努力学习,就能走出去,就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我明白,我知道,我都知道。

怕妈妈担心,怕妈妈难过,其实妈妈不知道。作为她的女儿,我一直都很坚强,一直。可是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脆弱,自己敏感的心。也曾想过找人诉说,却好怕会感情失控,而且,偌大的校园又有谁会听我诉说?

7月4日 星期三

妈妈你知道吗?你不知道!我已经什么都不能跟你说了,不能了。我好害怕,好孤单。我在别人难过时说轻声安慰的话,可是在自己难过时,却总是独自承担,我佯装快乐,用一如既往的微笑掩盖脸上的泪痕。其实,一直希望有人保护有人疼,希望在悲伤时能够不加掩饰的大哭,可我再也不能这样子了。

以前,心里难过的时候就趴在妈妈怀里大哭,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孩子。我现在已不是孩子了,早已不是了。

这一段时间总想写点什么,一直不停下,总想不停地写,写自己写别人写天气写心情,就不用说话,无须语言,只须安静地写。或者自言自语,想不同的场景然后一个人对话,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相遇,一个人上演无奈的擦肩而过。

太阳很毒,在仲夏晴朗的天空上呆愣愣地挂着。阳光透过交互错杂的树枝缝隙,映在地上,像落了一地的碎玻璃,白晃晃的光刺得人眼睛生疼。风被阳光照得暖呼呼的,心里却空空的、冷冷的、慌慌的。

7月5日 星期四

像牛奶糖滑过舌尖一样,云朵从天空滑过飘向更远的地方。被窗户框住的一片天空里时不时有鸟儿飞过,天空白蓝参半,像冲刷过的白色沙滩。远处白茫茫一片,全被笼在细密的雾气中。夏天却有雾,莫名其妙。

心是一如既往的空荡,我在数学课上写简单的文字,老师在上面讲枯燥的公式,不想听,于是忽视他的存在。那些阳光下恣意生长的绿色,从远处渐消的水汽中闪烁,气温升高,空气开始燥热,知了不厌其烦的叫着,隐藏在茂密的树枝中,讨厌的知了。

忽然发现自己是真的感冒了,鼻子像塞了一团棉花,头很重,很长时间也不见好,于是从抽屉里拿出感冒药,吃下,虽然也许没用。

7月6号 星期五

今天受到彬彬的来信,看到熟悉又陌生的字体,恍惚间,仿佛回到从前。那时,我还吵着要她写一张字给我做字帖。现在,薄薄一张纸只有几行字,还有一首歌的歌词〈谁动了我的弦〉。忽然很怀念那时大家一起唱歌的情景了,昏暗的烛光映着一张张年轻跳动的脸,嘴巴一张一合,音符便回荡在整个教室。那时的我们什么都不想,而现在却发现自己开始庸懒。

有时,真的想做一只低级僵尸,没有思想也没有感情,整天沉浸在血液的快乐中。可是,那又是什么呢?一个废物。

7月7号 星期六

很想去上海,体会那种独树一帜的繁华。只想看看晚上霓虹闪烁的夜景,只想站在黄浦江边听一听过往的汽笛声,只想仰望一下富贵,炫耀一下贫穷,只想品味一下陌生的繁华城市里带给的冷清,只想认识一下不同的人生……

对于我来说,去上海本身就是一种奢侈,更何况我还会像傻子一样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发呆,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繁华,陌生的人。

上海也应该是双面的吧。她把雍容华丽的一面展现给向往她的人,同时,又上演着另一种剧情。也有强悍的女人在弄堂里叉腰吐出恶俗的字眼,也有地铁站上乞讨金钱的脸,也有杂乱不堪年代久远的居民楼,也有漂浮在江面上污浊的垃圾,也有伤心欲绝的人拖着行李逃离,还有贫穷,还有不堪,小城里有的那里一样也不少。

但是我依然,固执地向往上海。

今天晚上,那张关于上海的照片在被我看了很多次以后又被同一个我压在了厚厚的一摞书下。有时候,绝望越大,希望越大。尽管是有时候。

7月8日 星期日

九日送我一只手表,干净的表面,没有表针。银色的指针独自转动,他送给了我回忆却忘记了编码。他问我理想是什么,文字,上海或者王子。我没告诉他,其实我只不过想拥着文字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或许我并不会写文章,只不过是7月3日 星期二

拿起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悦耳的铃声从电话里传出,接通了却不知说什么好。于是,在妈妈说话的一刹那,飞快地挂断电话,飞快地离开电话亭。踌躇了很久,却一句话也没说,怕自己接听电话时会失声痛哭,也怕妈妈担心,于是,干脆就放下话筒。

问自己这是怎么了,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好害怕会在话筒这头大哭起来。妈妈说:一个人在外面要坚强。妈妈说:所有人都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配角。妈妈说:努力学习,就能走出去,就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我明白,我知道,我都知道。

怕妈妈担心,怕妈妈难过,其实妈妈不知道。作为她的女儿,我一直都很坚强,一直。可是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脆弱,自己敏感的心。也曾想过找人诉说,却好怕会感情失控,而且,偌大的校园又有谁会听我诉说?

7月4日 星期三

妈妈你知道吗?你不知道!我已经什么都不能跟你说了,不能了。我好害怕,好孤单。我在别人难过时说轻声安慰的话,可是在自己难过时,却总是独自承担,我佯装快乐,用一如既往的微笑掩盖脸上的泪痕。其实,一直希望有人保护有人疼,希望在悲伤时能够不加掩饰的大哭,可我再也不能这样子了。

以前,心里难过的时候就趴在妈妈怀里大哭,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孩子。我现在已不是孩子了,早已不是了。

这一段时间总想写点什么,一直不停下,总想不停地写,写自己写别人写天气写心情,就不用说话,无须语言,只须安静地写。或者自言自语,想不同的场景然后一个人对话,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相遇,一个人上演无奈的擦肩而过。

太阳很毒,在仲夏晴朗的天空上呆愣愣地挂着。阳光透过交互错杂的树枝缝隙,映在地上,像落了一地的碎玻璃,白晃晃的光刺得人眼睛生疼。风被阳光照得暖呼呼的,心里却空空的、冷冷的、慌慌的。

7月5日 星期四

像牛奶糖滑过舌尖一样,云朵从天空滑过飘向更远的地方。被窗户框住的一片天空里时不时有鸟儿飞过,天空白蓝参半,像冲刷过的白色沙滩。远处白茫茫一片,全被笼在细密的雾气中。夏天却有雾,莫名其妙。

心是一如既往的空荡,我在数学课上写简单的文字,老师在上面讲枯燥的公式,不想听,于是忽视他的存在。那些阳光下恣意生长的绿色,从远处渐消的水汽中闪烁,气温升高,空气开始燥热,知了不厌其烦的叫着,隐藏在茂密的树枝中,讨厌的知了。

忽然发现自己是真的感冒了,鼻子像塞了一团棉花,头很重,很长时间也不见好,于是从抽屉里拿出感冒药,吃下,虽然也许没用。

7月6号 星期五

今天受到彬彬的来信,看到熟悉又陌生的字体,恍惚间,仿佛回到从前。那时,我还吵着要她写一张字给我做字帖。现在,薄薄一张纸只有几行字,还有一首歌的歌词〈谁动了我的弦〉。忽然很怀念那时大家一起唱歌的情景了,昏暗的烛光映着一张张年轻跳动的脸,嘴巴一张一合,音符便回荡在整个教室。那时的我们什么都不想,而现在却发现自己开始庸懒。

有时,真的想做一只低级僵尸,没有思想也没有感情,整天沉浸在血液的快乐中。可是,那又是什么呢?一个废物。

7月7号 星期六

很想去上海,体会那种独树一帜的繁华。只想看看晚上霓虹闪烁的夜景,只想站在黄浦江边听一听过往的汽笛声,只想仰望一下富贵,炫耀一下贫穷,只想品味一下陌生的繁华城市里带给的冷清,只想认识一下不同的人生……

对于我来说,去上海本身就是一种奢侈,更何况我还会像傻子一样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发呆,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繁华,陌生的人。

上海也应该是双面的吧。她把雍容华丽的一面展现给向往她的人,同时,又上演着另一种剧情。也有强悍的女人在弄堂里叉腰吐出恶俗的字眼,也有地铁站上乞讨金钱的脸,也有杂乱不堪年代久远的居民楼,也有漂浮在江面上污浊的垃圾,也有伤心欲绝的人拖着行李逃离,还有贫穷,还有不堪,小城里有的那里一样也不少。

但是我依然,固执地向往上海。

今天晚上,那张关于上海的照片在被我看了很多次以后又被同一个我压在了厚厚的一摞书下。有时候,绝望越大,希望越大。尽管是有时候。

7月8日 星期日

九日送我一只手表,干净的表面,没有表针。银色的指针独自转动,他送给了我回忆却忘记了编码。他问我理想是什么,文字,上海或者王子。我没告诉他,其实我只不过想拥着文字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或许我并不会写文章,只不过是

当我看到心雨照片时的情况(修改)

心雨是我的笔友,我很羡慕她,因为她的作文写得好,人又长得那么漂亮,啧啧啧……你问我怎么会知道心雨的长相?那是因为我看可她贴在网上的照片呀!

因为我一直想很想看她的照片,所以在儿童节那天,我顾起勇气给她留了言。没想到她一口就答应我贴在网上!我高兴得一蹦三尺高!恩……恩……让我先猜猜,心雨是什么样的。文质彬彬型?活泼可爱型?还是……哎呀!网速怎么这么慢哪?真是的,在我最着急的时候,电脑非跟我唱反调!1秒、2秒、3秒……都20秒了,怎么还打不开?就在这时,网页打开了!显示器上出现了4个人,心雨没说哪个是她,我只好猜了。一定是左数第二个,那个那个最漂亮!我往下看心雨的说明,耶――我猜对了!照片上的心雨满面春风,正在和她的同学做着“V”字的手势。她的身上还挂着“普通话校园语言”的绶带呢。

我赶紧回帖:“心雨大美女喔!”当网页刷新时,我发现“沙发”已经被人抢了。算了,不生气啦,还是继续看照片吧,在几张合影之后,我终于看到了一张心雨的单独照片。她满脸亲切的笑容,不禁让我想起上一次我们看玩笑地选择自己想扮演“红楼梦中人”时,我一定要她演林黛玉的事。心雨的漂亮不比林黛玉逊色,只是,她这么阳光,怎么能扮演多愁善感的角色呢?看来是我错啦,要是以后我当了导演,一定要分配给心雨一个阳光可爱的角色!

再次浏览了心雨的每张照片后,我做了以下几件事:

一、记住心雨的长相,然后去卫生间。

二、 对着镜子照啊照(怎么不如心雨一半好?)

三、哭哭啼啼,自叹不如。

等老妈回到家后,我拉她去看心雨的照片。她看完也感叹道:“真是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啊!”我“感慨万千”,立刻拿起笔,在纸上洋洋洒洒写下了这篇文章……

难忘的笑脸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天上正下着鹅毛大雪。一个年龄约3、4岁的小女孩,和爸爸、妈妈、老姨去天津的

西 沽公园游玩。

只见这位小女孩身穿雪白的羽绒服,一张小脸蛋上长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眼睛下面有一个苍白的鼻头,显示出了冬天的寒冷。

到了,到了,终于到了。刚买完门票,小女孩就跑了进去,满天的雪花把大地盖上了一层白被子。小女孩找了一片雪地认真的刻了起来。原来,小女孩刚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准备大显身手。

她那双小棉鞋被白雪弄湿了,但她毫不在乎,只见她咬着嘴唇,小心翼翼地行走着,生怕弄坏了她的艺术

品,每一笔画都有她那双小红棉鞋的两行痕迹,好似刀刻。爸爸看见了,在她写完最后一画的时候拍下了一张

照片,留下了她那幸福的笑脸。

这人小女孩就是从天津市转来湛江第七小学的我――王淳。

这张照片给我留下了终身的回忆,使我的童年增添了美好的回忆。

樱花雪

1

“喂,不二学长,忘掉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

“忘掉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也许只需一秒,来不及记住就已经遗忘。忘掉一个很重要的人,也许一生也无法忘记。”

从茫茫人海中发现你,只需要一秒;全心全意爱上你,需要花一月时间;从心里忘记你,却需要比一生还漫长的时间。擦肩而过,然后,形同陌路。

2

浅夏一直记得和越前的相遇。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她背着旅行包举着相机来青学报道。路过网球场,看见那个有着琥珀色瞳仁的男孩子在球场上君临天下的样子。只是一瞬间,突然喜欢上那个拽拽的男孩。咔嚓一声,她拍下了越前打球的照片,背景是青学里洋洋洒洒的樱花瓣。

这是她遇见越前以后唯一没有给他的照片。那是独属于她一个人的小秘密。

2

浅夏是个摄影爱好者,她曾一个星期没睡过好觉,只为拍摄自己满意的日出。全家搬到东京时,父母让她选学校,她二话不说来到了青学,因为青学有飘飘洒洒的樱花。她拍过日出,拍过满月,拍过海浪,拍过流星雨,拍过富士山雪景,却从未拍过满意的樱花。她在梦中见过如梦如幻的樱花雪,尽管她从未找到过。

3

浅夏轻易从别的女生的谈话中了解了那个男孩的事。隔壁班的越前龙马,从小在美国长大,网球天才,青学唯一的一年级正选。英语总是年级第一,化学也很出色。

还有,网球部教练龙崎的孙女和她的好朋友暗恋越前。其实不止她们俩,全年级有很多女生都喜欢越前。

她无疑是其中毫不起眼的一个。

4

尽管这样,她还是喜欢到处取景,把拍出的照片洗出来邮寄给越前,从未署名。这是她表达自己感情的方式。

依旧喜欢一个人旅行,拍漂亮照片。在富士山拍雪景时,遇到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少年。他说他叫不二周助,是青学三年级生。

“我也是青学的学生,不过是一年级。你好,不二前辈。”

两人同是摄影爱好者,自然聊得很投机。从此两人成了朋友。每当浅夏把拍到的照片放在个人空间上,不二总是第一个留言的人。

5

龙崎和小坂田可以站在网球场旁红着脸喊着“龙马加油!”而她永远没有那个勇气。她只能装作路过网球场,再装作不经意地看一眼。那个不经意的眼神她在家里对着镜子练了好久。

暗恋是一种最甜蜜,最酸楚,也最无奈的感情。你付出多少心血,付出多少这真心,他都毫无察觉,暗恋是一个人的恋爱。

在天台看他都会兴奋不已,却不得不做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生怕眉宇间的欣喜和脸上的绯红出卖了自己的心意。

没想过表白这样的事,没有勇气听见他冷冷地说出“不可能”这三个字。讨厌他知道以后对她露出厌恶的表情。宁愿他什么都不知道,永远不会注意到她,也永远不会他讨厌她。

6

真希望是同学,这样就可以在上课时千辛万苦地躲过老师的冷眼光波,只为了偷偷看他一眼;就可以用收作业的名义和他搭话,以什么班里的墙上到底是挂牛顿还是爱因斯坦的蠢问题找他询问意见;还可以在同学录上留下真心的祝福,在别人看来不过是敷衍而不会起疑心。甚至在多年以后,在某个路口偶遇时,可以带着重逢的喜悦说一声“好久不见”。

可是是不同班的同学,明明每天都有机会见面,他却对她视而不见,明明她把他的名字在心里念了成千上万遍,可他在听到她的名字时却毫无印象可言。

于是便开始努力学习,看见成绩单上自己的名字很他的名字并排在一起。感觉和他的距离也变得很近。尽管这只是幻觉。

“听说了吗?龙马要去美国参加比赛了,可能今后会在美国发展,不回来了。”

“不要啊,我才不要离开龙马SAMA呢。”

就连他要离开的消息,她都是从班里的花痴女生口中得知的。

7

第二天,她逃课去了海边,吹了一天的海风,拍了海浪连天涌来的照片,像是天空的眼泪。

最后一次,把照片寄给他。并在每一张照片的背面,写上了“人生若只如初见”。

她给不二学长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哭得一塌糊涂。她告诉自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他流泪。再见,越前龙马。

“喂,不二学长,忘掉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

“忘掉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也许只需一秒,来不及记住就已经遗忘。忘掉一个很重要的人,也许一生也无法忘记。”

也许一生都无法忘记你。

8

两个月来,她依旧拍照片,并把它们寄给越前,明知他收不

1

“喂,不二学长,忘掉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

“忘掉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也许只需一秒,来不及记住就已经遗忘。忘掉一个很重要的人,也许一生也无法忘记。”

从茫茫人海中发现你,只需要一秒;全心全意爱上你,需要花一月时间;从心里忘记你,却需要比一生还漫长的时间。擦肩而过,然后,形同陌路。

2

浅夏一直记得和越前的相遇。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她背着旅行包举着相机来青学报道。路过网球场,看见那个有着琥珀色瞳仁的男孩子在球场上君临天下的样子。只是一瞬间,突然喜欢上那个拽拽的男孩。咔嚓一声,她拍下了越前打球的照片,背景是青学里洋洋洒洒的樱花瓣。

这是她遇见越前以后唯一没有给他的照片。那是独属于她一个人的小秘密。

2

浅夏是个摄影爱好者,她曾一个星期没睡过好觉,只为拍摄自己满意的日出。全家搬到东京时,父母让她选学校,她二话不说来到了青学,因为青学有飘飘洒洒的樱花。她拍过日出,拍过满月,拍过海浪,拍过流星雨,拍过富士山雪景,却从未拍过满意的樱花。她在梦中见过如梦如幻的樱花雪,尽管她从未找到过。

3

浅夏轻易从别的女生的谈话中了解了那个男孩的事。隔壁班的越前龙马,从小在美国长大,网球天才,青学唯一的一年级正选。英语总是年级第一,化学也很出色。

还有,网球部教练龙崎的孙女和她的好朋友暗恋越前。其实不止她们俩,全年级有很多女生都喜欢越前。

她无疑是其中毫不起眼的一个。

4

尽管这样,她还是喜欢到处取景,把拍出的照片洗出来邮寄给越前,从未署名。这是她表达自己感情的方式。

依旧喜欢一个人旅行,拍漂亮照片。在富士山拍雪景时,遇到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少年。他说他叫不二周助,是青学三年级生。

“我也是青学的学生,不过是一年级。你好,不二前辈。”

两人同是摄影爱好者,自然聊得很投机。从此两人成了朋友。每当浅夏把拍到的照片放在个人空间上,不二总是第一个留言的人。

5

龙崎和小坂田可以站在网球场旁红着脸喊着“龙马加油!”而她永远没有那个勇气。她只能装作路过网球场,再装作不经意地看一眼。那个不经意的眼神她在家里对着镜子练了好久。

暗恋是一种最甜蜜,最酸楚,也最无奈的感情。你付出多少心血,付出多少这真心,他都毫无察觉,暗恋是一个人的恋爱。

在天台看他都会兴奋不已,却不得不做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生怕眉宇间的欣喜和脸上的绯红出卖了自己的心意。

没想过表白这样的事,没有勇气听见他冷冷地说出“不可能”这三个字。讨厌他知道以后对她露出厌恶的表情。宁愿他什么都不知道,永远不会注意到她,也永远不会他讨厌她。

6

真希望是同学,这样就可以在上课时千辛万苦地躲过老师的冷眼光波,只为了偷偷看他一眼;就可以用收作业的名义和他搭话,以什么班里的墙上到底是挂牛顿还是爱因斯坦的蠢问题找他询问意见;还可以在同学录上留下真心的祝福,在别人看来不过是敷衍而不会起疑心。甚至在多年以后,在某个路口偶遇时,可以带着重逢的喜悦说一声“好久不见”。

可是是不同班的同学,明明每天都有机会见面,他却对她视而不见,明明她把他的名字在心里念了成千上万遍,可他在听到她的名字时却毫无印象可言。

于是便开始努力学习,看见成绩单上自己的名字很他的名字并排在一起。感觉和他的距离也变得很近。尽管这只是幻觉。

“听说了吗?龙马要去美国参加比赛了,可能今后会在美国发展,不回来了。”

“不要啊,我才不要离开龙马SAMA呢。”

就连他要离开的消息,她都是从班里的花痴女生口中得知的。

7

第二天,她逃课去了海边,吹了一天的海风,拍了海浪连天涌来的照片,像是天空的眼泪。

最后一次,把照片寄给他。并在每一张照片的背面,写上了“人生若只如初见”。

她给不二学长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哭得一塌糊涂。她告诉自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他流泪。再见,越前龙马。

“喂,不二学长,忘掉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

“忘掉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也许只需一秒,来不及记住就已经遗忘。忘掉一个很重要的人,也许一生也无法忘记。”

也许一生都无法忘记你。

8

两个月来,她依旧拍照片,并把它们寄给越前,明知他收不

1

“喂,不二学长,忘掉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

“忘掉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也许只需一秒,来不及记住就已经遗忘。忘掉一个很重要的人,也许一生也无法忘记。”

从茫茫人海中发现你,只需要一秒;全心全意爱上你,需要花一月时间;从心里忘记你,却需要比一生还漫长的时间。擦肩而过,然后,形同陌路。

2

浅夏一直记得和越前的相遇。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她背着旅行包举着相机来青学报道。路过网球场,看见那个有着琥珀色瞳仁的男孩子在球场上君临天下的样子。只是一瞬间,突然喜欢上那个拽拽的男孩。咔嚓一声,她拍下了越前打球的照片,背景是青学里洋洋洒洒的樱花瓣。

这是她遇见越前以后唯一没有给他的照片。那是独属于她一个人的小秘密。

2

浅夏是个摄影爱好者,她曾一个星期没睡过好觉,只为拍摄自己满意的日出。全家搬到东京时,父母让她选学校,她二话不说来到了青学,因为青学有飘飘洒洒的樱花。她拍过日出,拍过满月,拍过海浪,拍过流星雨,拍过富士山雪景,却从未拍过满意的樱花。她在梦中见过如梦如幻的樱花雪,尽管她从未找到过。

3

浅夏轻易从别的女生的谈话中了解了那个男孩的事。隔壁班的越前龙马,从小在美国长大,网球天才,青学唯一的一年级正选。英语总是年级第一,化学也很出色。

还有,网球部教练龙崎的孙女和她的好朋友暗恋越前。其实不止她们俩,全年级有很多女生都喜欢越前。

她无疑是其中毫不起眼的一个。

4

尽管这样,她还是喜欢到处取景,把拍出的照片洗出来邮寄给越前,从未署名。这是她表达自己感情的方式。

依旧喜欢一个人旅行,拍漂亮照片。在富士山拍雪景时,遇到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少年。他说他叫不二周助,是青学三年级生。

“我也是青学的学生,不过是一年级。你好,不二前辈。”

两人同是摄影爱好者,自然聊得很投机。从此两人成了朋友。每当浅夏把拍到的照片放在个人空间上,不二总是第一个留言的人。

5

龙崎和小坂田可以站在网球场旁红着脸喊着“龙马加油!”而她永远没有那个勇气。她只能装作路过网球场,再装作不经意地看一眼。那个不经意的眼神她在家里对着镜子练了好久。

暗恋是一种最甜蜜,最酸楚,也最无奈的感情。你付出多少心血,付出多少这真心,他都毫无察觉,暗恋是一个人的恋爱。

在天台看他都会兴奋不已,却不得不做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生怕眉宇间的欣喜和脸上的绯红出卖了自己的心意。

没想过表白这样的事,没有勇气听见他冷冷地说出“不可能”这三个字。讨厌他知道以后对她露出厌恶的表情。宁愿他什么都不知道,永远不会注意到她,也永远不会他讨厌她。

6

真希望是同学,这样就可以在上课时千辛万苦地躲过老师的冷眼光波,只为了偷偷看他一眼;就可以用收作业的名义和他搭话,以什么班里的墙上到底是挂牛顿还是爱因斯坦的蠢问题找他询问意见;还可以在同学录上留下真心的祝福,在别人看来不过是敷衍而不会起疑心。甚至在多年以后,在某个路口偶遇时,可以带着重逢的喜悦说一声“好久不见”。

可是是不同班的同学,明明每天都有机会见面,他却对她视而不见,明明她把他的名字在心里念了成千上万遍,可他在听到她的名字时却毫无印象可言。

于是便开始努力学习,看见成绩单上自己的名字很他的名字并排在一起。感觉和他的距离也变得很近。尽管这只是幻觉。

“听说了吗?龙马要去美国参加比赛了,可能今后会在美国发展,不回来了。”

“不要啊,我才不要离开龙马SAMA呢。”

就连他要离开的消息,她都是从班里的花痴女生口中得知的。

7

第二天,她逃课去了海边,吹了一天的海风,拍了海浪连天涌来的照片,像是天空的眼泪。

最后一次,把照片寄给他。并在每一张照片的背面,写上了“人生若只如初见”。

她给不二学长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哭得一塌糊涂。她告诉自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他流泪。再见,越前龙马。

“喂,不二学长,忘掉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

“忘掉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也许只需一秒,来不及记住就已经遗忘。忘掉一个很重要的人,也许一生也无法忘记。”

也许一生都无法忘记你。

8

两个月来,她依旧拍照片,并把它们寄给越前,明知他收不

1

“喂,不二学长,忘掉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

“忘掉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也许只需一秒,来不及记住就已经遗忘。忘掉一个很重要的人,也许一生也无法忘记。”

从茫茫人海中发现你,只需要一秒;全心全意爱上你,需要花一月时间;从心里忘记你,却需要比一生还漫长的时间。擦肩而过,然后,形同陌路。

2

浅夏一直记得和越前的相遇。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她背着旅行包举着相机来青学报道。路过网球场,看见那个有着琥珀色瞳仁的男孩子在球场上君临天下的样子。只是一瞬间,突然喜欢上那个拽拽的男孩。咔嚓一声,她拍下了越前打球的照片,背景是青学里洋洋洒洒的樱花瓣。

这是她遇见越前以后唯一没有给他的照片。那是独属于她一个人的小秘密。

2

浅夏是个摄影爱好者,她曾一个星期没睡过好觉,只为拍摄自己满意的日出。全家搬到东京时,父母让她选学校,她二话不说来到了青学,因为青学有飘飘洒洒的樱花。她拍过日出,拍过满月,拍过海浪,拍过流星雨,拍过富士山雪景,却从未拍过满意的樱花。她在梦中见过如梦如幻的樱花雪,尽管她从未找到过。

3

浅夏轻易从别的女生的谈话中了解了那个男孩的事。隔壁班的越前龙马,从小在美国长大,网球天才,青学唯一的一年级正选。英语总是年级第一,化学也很出色。

还有,网球部教练龙崎的孙女和她的好朋友暗恋越前。其实不止她们俩,全年级有很多女生都喜欢越前。

她无疑是其中毫不起眼的一个。

4

尽管这样,她还是喜欢到处取景,把拍出的照片洗出来邮寄给越前,从未署名。这是她表达自己感情的方式。

依旧喜欢一个人旅行,拍漂亮照片。在富士山拍雪景时,遇到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少年。他说他叫不二周助,是青学三年级生。

“我也是青学的学生,不过是一年级。你好,不二前辈。”

两人同是摄影爱好者,自然聊得很投机。从此两人成了朋友。每当浅夏把拍到的照片放在个人空间上,不二总是第一个留言的人。

5

龙崎和小坂田可以站在网球场旁红着脸喊着“龙马加油!”而她永远没有那个勇气。她只能装作路过网球场,再装作不经意地看一眼。那个不经意的眼神她在家里对着镜子练了好久。

暗恋是一种最甜蜜,最酸楚,也最无奈的感情。你付出多少心血,付出多少这真心,他都毫无察觉,暗恋是一个人的恋爱。

在天台看他都会兴奋不已,却不得不做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生怕眉宇间的欣喜和脸上的绯红出卖了自己的心意。

没想过表白这样的事,没有勇气听见他冷冷地说出“不可能”这三个字。讨厌他知道以后对她露出厌恶的表情。宁愿他什么都不知道,永远不会注意到她,也永远不会他讨厌她。

6

真希望是同学,这样就可以在上课时千辛万苦地躲过老师的冷眼光波,只为了偷偷看他一眼;就可以用收作业的名义和他搭话,以什么班里的墙上到底是挂牛顿还是爱因斯坦的蠢问题找他询问意见;还可以在同学录上留下真心的祝福,在别人看来不过是敷衍而不会起疑心。甚至在多年以后,在某个路口偶遇时,可以带着重逢的喜悦说一声“好久不见”。

可是是不同班的同学,明明每天都有机会见面,他却对她视而不见,明明她把他的名字在心里念了成千上万遍,可他在听到她的名字时却毫无印象可言。

于是便开始努力学习,看见成绩单上自己的名字很他的名字并排在一起。感觉和他的距离也变得很近。尽管这只是幻觉。

“听说了吗?龙马要去美国参加比赛了,可能今后会在美国发展,不回来了。”

“不要啊,我才不要离开龙马SAMA呢。”

就连他要离开的消息,她都是从班里的花痴女生口中得知的。

7

第二天,她逃课去了海边,吹了一天的海风,拍了海浪连天涌来的照片,像是天空的眼泪。

最后一次,把照片寄给他。并在每一张照片的背面,写上了“人生若只如初见”。

她给不二学长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哭得一塌糊涂。她告诉自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他流泪。再见,越前龙马。

“喂,不二学长,忘掉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

“忘掉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也许只需一秒,来不及记住就已经遗忘。忘掉一个很重要的人,也许一生也无法忘记。”

也许一生都无法忘记你。

8

两个月来,她依旧拍照片,并把它们寄给越前,明知他收不

1

“喂,不二学长,忘掉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

“忘掉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也许只需一秒,来不及记住就已经遗忘。忘掉一个很重要的人,也许一生也无法忘记。”

从茫茫人海中发现你,只需要一秒;全心全意爱上你,需要花一月时间;从心里忘记你,却需要比一生还漫长的时间。擦肩而过,然后,形同陌路。

2

浅夏一直记得和越前的相遇。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她背着旅行包举着相机来青学报道。路过网球场,看见那个有着琥珀色瞳仁的男孩子在球场上君临天下的样子。只是一瞬间,突然喜欢上那个拽拽的男孩。咔嚓一声,她拍下了越前打球的照片,背景是青学里洋洋洒洒的樱花瓣。

这是她遇见越前以后唯一没有给他的照片。那是独属于她一个人的小秘密。

2

浅夏是个摄影爱好者,她曾一个星期没睡过好觉,只为拍摄自己满意的日出。全家搬到东京时,父母让她选学校,她二话不说来到了青学,因为青学有飘飘洒洒的樱花。她拍过日出,拍过满月,拍过海浪,拍过流星雨,拍过富士山雪景,却从未拍过满意的樱花。她在梦中见过如梦如幻的樱花雪,尽管她从未找到过。

3

浅夏轻易从别的女生的谈话中了解了那个男孩的事。隔壁班的越前龙马,从小在美国长大,网球天才,青学唯一的一年级正选。英语总是年级第一,化学也很出色。

还有,网球部教练龙崎的孙女和她的好朋友暗恋越前。其实不止她们俩,全年级有很多女生都喜欢越前。

她无疑是其中毫不起眼的一个。

4

尽管这样,她还是喜欢到处取景,把拍出的照片洗出来邮寄给越前,从未署名。这是她表达自己感情的方式。

依旧喜欢一个人旅行,拍漂亮照片。在富士山拍雪景时,遇到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少年。他说他叫不二周助,是青学三年级生。

“我也是青学的学生,不过是一年级。你好,不二前辈。”

两人同是摄影爱好者,自然聊得很投机。从此两人成了朋友。每当浅夏把拍到的照片放在个人空间上,不二总是第一个留言的人。

5

龙崎和小坂田可以站在网球场旁红着脸喊着“龙马加油!”而她永远没有那个勇气。她只能装作路过网球场,再装作不经意地看一眼。那个不经意的眼神她在家里对着镜子练了好久。

暗恋是一种最甜蜜,最酸楚,也最无奈的感情。你付出多少心血,付出多少这真心,他都毫无察觉,暗恋是一个人的恋爱。

在天台看他都会兴奋不已,却不得不做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生怕眉宇间的欣喜和脸上的绯红出卖了自己的心意。

没想过表白这样的事,没有勇气听见他冷冷地说出“不可能”这三个字。讨厌他知道以后对她露出厌恶的表情。宁愿他什么都不知道,永远不会注意到她,也永远不会他讨厌她。

6

真希望是同学,这样就可以在上课时千辛万苦地躲过老师的冷眼光波,只为了偷偷看他一眼;就可以用收作业的名义和他搭话,以什么班里的墙上到底是挂牛顿还是爱因斯坦的蠢问题找他询问意见;还可以在同学录上留下真心的祝福,在别人看来不过是敷衍而不会起疑心。甚至在多年以后,在某个路口偶遇时,可以带着重逢的喜悦说一声“好久不见”。

可是是不同班的同学,明明每天都有机会见面,他却对她视而不见,明明她把他的名字在心里念了成千上万遍,可他在听到她的名字时却毫无印象可言。

于是便开始努力学习,看见成绩单上自己的名字很他的名字并排在一起。感觉和他的距离也变得很近。尽管这只是幻觉。

“听说了吗?龙马要去美国参加比赛了,可能今后会在美国发展,不回来了。”

“不要啊,我才不要离开龙马SAMA呢。”

就连他要离开的消息,她都是从班里的花痴女生口中得知的。

7

第二天,她逃课去了海边,吹了一天的海风,拍了海浪连天涌来的照片,像是天空的眼泪。

最后一次,把照片寄给他。并在每一张照片的背面,写上了“人生若只如初见”。

她给不二学长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哭得一塌糊涂。她告诉自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他流泪。再见,越前龙马。

“喂,不二学长,忘掉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

“忘掉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也许只需一秒,来不及记住就已经遗忘。忘掉一个很重要的人,也许一生也无法忘记。”

也许一生都无法忘记你。

8

两个月来,她依旧拍照片,并把它们寄给越前,明知他收不

1

“喂,不二学长,忘掉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

“忘掉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也许只需一秒,来不及记住就已经遗忘。忘掉一个很重要的人,也许一生也无法忘记。”

从茫茫人海中发现你,只需要一秒;全心全意爱上你,需要花一月时间;从心里忘记你,却需要比一生还漫长的时间。擦肩而过,然后,形同陌路。

2

浅夏一直记得和越前的相遇。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她背着旅行包举着相机来青学报道。路过网球场,看见那个有着琥珀色瞳仁的男孩子在球场上君临天下的样子。只是一瞬间,突然喜欢上那个拽拽的男孩。咔嚓一声,她拍下了越前打球的照片,背景是青学里洋洋洒洒的樱花瓣。

这是她遇见越前以后唯一没有给他的照片。那是独属于她一个人的小秘密。

2

浅夏是个摄影爱好者,她曾一个星期没睡过好觉,只为拍摄自己满意的日出。全家搬到东京时,父母让她选学校,她二话不说来到了青学,因为青学有飘飘洒洒的樱花。她拍过日出,拍过满月,拍过海浪,拍过流星雨,拍过富士山雪景,却从未拍过满意的樱花。她在梦中见过如梦如幻的樱花雪,尽管她从未找到过。

3

浅夏轻易从别的女生的谈话中了解了那个男孩的事。隔壁班的越前龙马,从小在美国长大,网球天才,青学唯一的一年级正选。英语总是年级第一,化学也很出色。

还有,网球部教练龙崎的孙女和她的好朋友暗恋越前。其实不止她们俩,全年级有很多女生都喜欢越前。

她无疑是其中毫不起眼的一个。

4

尽管这样,她还是喜欢到处取景,把拍出的照片洗出来邮寄给越前,从未署名。这是她表达自己感情的方式。

依旧喜欢一个人旅行,拍漂亮照片。在富士山拍雪景时,遇到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少年。他说他叫不二周助,是青学三年级生。

“我也是青学的学生,不过是一年级。你好,不二前辈。”

两人同是摄影爱好者,自然聊得很投机。从此两人成了朋友。每当浅夏把拍到的照片放在个人空间上,不二总是第一个留言的人。

5

龙崎和小坂田可以站在网球场旁红着脸喊着“龙马加油!”而她永远没有那个勇气。她只能装作路过网球场,再装作不经意地看一眼。那个不经意的眼神她在家里对着镜子练了好久。

暗恋是一种最甜蜜,最酸楚,也最无奈的感情。你付出多少心血,付出多少这真心,他都毫无察觉,暗恋是一个人的恋爱。

在天台看他都会兴奋不已,却不得不做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生怕眉宇间的欣喜和脸上的绯红出卖了自己的心意。

没想过表白这样的事,没有勇气听见他冷冷地说出“不可能”这三个字。讨厌他知道以后对她露出厌恶的表情。宁愿他什么都不知道,永远不会注意到她,也永远不会他讨厌她。

6

真希望是同学,这样就可以在上课时千辛万苦地躲过老师的冷眼光波,只为了偷偷看他一眼;就可以用收作业的名义和他搭话,以什么班里的墙上到底是挂牛顿还是爱因斯坦的蠢问题找他询问意见;还可以在同学录上留下真心的祝福,在别人看来不过是敷衍而不会起疑心。甚至在多年以后,在某个路口偶遇时,可以带着重逢的喜悦说一声“好久不见”。

可是是不同班的同学,明明每天都有机会见面,他却对她视而不见,明明她把他的名字在心里念了成千上万遍,可他在听到她的名字时却毫无印象可言。

于是便开始努力学习,看见成绩单上自己的名字很他的名字并排在一起。感觉和他的距离也变得很近。尽管这只是幻觉。

“听说了吗?龙马要去美国参加比赛了,可能今后会在美国发展,不回来了。”

“不要啊,我才不要离开龙马SAMA呢。”

就连他要离开的消息,她都是从班里的花痴女生口中得知的。

7

第二天,她逃课去了海边,吹了一天的海风,拍了海浪连天涌来的照片,像是天空的眼泪。

最后一次,把照片寄给他。并在每一张照片的背面,写上了“人生若只如初见”。

她给不二学长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哭得一塌糊涂。她告诉自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他流泪。再见,越前龙马。

“喂,不二学长,忘掉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

“忘掉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也许只需一秒,来不及记住就已经遗忘。忘掉一个很重要的人,也许一生也无法忘记。”

也许一生都无法忘记你。

8

两个月来,她依旧拍照片,并把它们寄给越前,明知他收不

1

“喂,不二学长,忘掉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

“忘掉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也许只需一秒,来不及记住就已经遗忘。忘掉一个很重要的人,也许一生也无法忘记。”

从茫茫人海中发现你,只需要一秒;全心全意爱上你,需要花一月时间;从心里忘记你,却需要比一生还漫长的时间。擦肩而过,然后,形同陌路。

2

浅夏一直记得和越前的相遇。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她背着旅行包举着相机来青学报道。路过网球场,看见那个有着琥珀色瞳仁的男孩子在球场上君临天下的样子。只是一瞬间,突然喜欢上那个拽拽的男孩。咔嚓一声,她拍下了越前打球的照片,背景是青学里洋洋洒洒的樱花瓣。

这是她遇见越前以后唯一没有给他的照片。那是独属于她一个人的小秘密。

2

浅夏是个摄影爱好者,她曾一个星期没睡过好觉,只为拍摄自己满意的日出。全家搬到东京时,父母让她选学校,她二话不说来到了青学,因为青学有飘飘洒洒的樱花。她拍过日出,拍过满月,拍过海浪,拍过流星雨,拍过富士山雪景,却从未拍过满意的樱花。她在梦中见过如梦如幻的樱花雪,尽管她从未找到过。

3

浅夏轻易从别的女生的谈话中了解了那个男孩的事。隔壁班的越前龙马,从小在美国长大,网球天才,青学唯一的一年级正选。英语总是年级第一,化学也很出色。

还有,网球部教练龙崎的孙女和她的好朋友暗恋越前。其实不止她们俩,全年级有很多女生都喜欢越前。

她无疑是其中毫不起眼的一个。

4

尽管这样,她还是喜欢到处取景,把拍出的照片洗出来邮寄给越前,从未署名。这是她表达自己感情的方式。

依旧喜欢一个人旅行,拍漂亮照片。在富士山拍雪景时,遇到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少年。他说他叫不二周助,是青学三年级生。

“我也是青学的学生,不过是一年级。你好,不二前辈。”

两人同是摄影爱好者,自然聊得很投机。从此两人成了朋友。每当浅夏把拍到的照片放在个人空间上,不二总是第一个留言的人。

5

龙崎和小坂田可以站在网球场旁红着脸喊着“龙马加油!”而她永远没有那个勇气。她只能装作路过网球场,再装作不经意地看一眼。那个不经意的眼神她在家里对着镜子练了好久。

暗恋是一种最甜蜜,最酸楚,也最无奈的感情。你付出多少心血,付出多少这真心,他都毫无察觉,暗恋是一个人的恋爱。

在天台看他都会兴奋不已,却不得不做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生怕眉宇间的欣喜和脸上的绯红出卖了自己的心意。

没想过表白这样的事,没有勇气听见他冷冷地说出“不可能”这三个字。讨厌他知道以后对她露出厌恶的表情。宁愿他什么都不知道,永远不会注意到她,也永远不会他讨厌她。

6

真希望是同学,这样就可以在上课时千辛万苦地躲过老师的冷眼光波,只为了偷偷看他一眼;就可以用收作业的名义和他搭话,以什么班里的墙上到底是挂牛顿还是爱因斯坦的蠢问题找他询问意见;还可以在同学录上留下真心的祝福,在别人看来不过是敷衍而不会起疑心。甚至在多年以后,在某个路口偶遇时,可以带着重逢的喜悦说一声“好久不见”。

可是是不同班的同学,明明每天都有机会见面,他却对她视而不见,明明她把他的名字在心里念了成千上万遍,可他在听到她的名字时却毫无印象可言。

于是便开始努力学习,看见成绩单上自己的名字很他的名字并排在一起。感觉和他的距离也变得很近。尽管这只是幻觉。

“听说了吗?龙马要去美国参加比赛了,可能今后会在美国发展,不回来了。”

“不要啊,我才不要离开龙马SAMA呢。”

就连他要离开的消息,她都是从班里的花痴女生口中得知的。

7

第二天,她逃课去了海边,吹了一天的海风,拍了海浪连天涌来的照片,像是天空的眼泪。

最后一次,把照片寄给他。并在每一张照片的背面,写上了“人生若只如初见”。

她给不二学长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哭得一塌糊涂。她告诉自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他流泪。再见,越前龙马。

“喂,不二学长,忘掉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

“忘掉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也许只需一秒,来不及记住就已经遗忘。忘掉一个很重要的人,也许一生也无法忘记。”

也许一生都无法忘记你。

8

两个月来,她依旧拍照片,并把它们寄给越前,明知他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