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作文远去的·背影(共十篇)

肩膀

姥爷的肩膀,象征着他对我浓浓的爱。老爷的肩膀宽大而结实,他用他的结实的肩膀挑起一家的脊梁。童年时代的我,是在老爷家渡过的。那年秋天,我在老爷承包的鱼塘边玩。姥爷则在一边打渔。姥爷的打渔技巧很高。一网下去,能捞到5、6条活蹦乱跳的红鲤鱼。不一会儿,姥爷就打了满满两箩筐鱼。他拿起一根扁担。准备挑起鱼筐去卖。我幼稚得去抱住姥爷的腿,不让他走。姥爷却微笑的说:“傻孩子,我不去卖鱼,拿什么来养活一家呢?乖,等姥爷卖完了鱼,就给你买糖吃。”说罢,就用那结实的肩膀挑起了鱼筐,朝市场走去。望着姥爷远去的背影,我不禁感到一丝酸楚。姥爷正是这样日复一日的卖鱼,以补贴家用。可是没想到,这竟是姥爷最后一次卖鱼!我怎么也没想到姥爷当时病得那么重!等我和爸爸赶到了医院,姥爷已经奄奄一息了,我冲上去握住她的手,使劲儿的摇。姥爷慢慢睁开双眼,用微弱的语气说:“姥爷······快不行了,你一定要······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报答······报答······”话还没说完。姥爷的双眼却缓缓的闭上了,手也耷拉下来。我失声痛哭“姥爷,姥爷······”可姥爷再也没有回答我。姥爷那结实的肩膀,代表了他对我的爱,虽然姥爷永远的离开了我,我却永远也忘不了那份爱!

你·我·他

鄞州区横溪镇中心中学106班赵倩霞 一次伸手,一次分享,一步退让……当这些温暖的字眼和行为正如空气蔓延的时候,和谐的幼苗已深深地扎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中。在爱心之雨的浇灌下,在分享之光的沐浴下,它已在慢慢地滋长。和谐的春风吹进了每个人的心里,连接着你我他。 伸手之美 “呀,迟到了!迟到了!”我的脚飞似的踩着脚踏板,耳边只听得到“呼呼”的风声,浑然不顾后面的事……“嘿,小姑娘,等一等,你的东西掉了。”听到声音,我放慢了脚步,只见一位老爷爷追了上来,虽然清早有些冷,但老爷爷却是满头大汗。“我的东西掉了吗?”我疑惑不解地问道。“小姑娘,这是你的吗?”老爷爷把手里紧攥着的东西递给了我,我惊奇地看见了自己的校牌。“老爷爷,谢谢你,这是我的校牌。您怎么会……”“小姑娘,你刚刚骑的快,没发现掉了,正好我看见了,就追了上来。”手中捧着这块还留余温的校牌,看着老爷爷那远去的背影,却早已忘记了说声:“谢谢你!”。是他的一次伸手使我的心感到异常的温暖。 分享之美 天空黑了下来,开始飘起了雨丝。等到放学的时候,豆大的雨落了下来,我心中暗自欣喜自己带了“防雨装备”,一个人手持着伞行走在雨中。远处的一个背影映入我的眼帘。那不是我的同学吗?她左躲右躲显得慌乱,被雨淋得湿漉漉的。我赶紧跑了上去,把自己的雨伞递给了她,她冲着我微微一笑。我们一起撑着伞在雨中走着,此时的伞如同一个温暖的港湾,分享显得格外美丽。 退让之美 走到了这条狭窄的小道我不禁皱了皱眉头,原本就不宽的小路上由于房子装修停满了装修工人的电瓶车,这可让我的自行车怎么过去呢?我被卡在中间,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一位装修工人向我走来,但很快又离开了。我的心充满了怨气,明明就是你们害得我这样,怎么连管都不管。过了不久,其他的工人也过来了。他们都纷纷把车子推到了一边,还一个劲的向我道歉。我惊奇地看着这些朴实的工人,这才明白原来那位装修工人是去叫其他的工人,为的是让我能便利地通行。我被他们的举动深深地感动了,也从他们的身上看见了金子般的退让之美。 其实你的举动,我的举动,他的举动,都是在为和谐描绘出色彩的一笔,让和谐的幼苗成长为一株株的蒲公英,飞到每个人的心中,发芽,滋长,传播开来,连接起你我他……

赤壁千里·浩然之气

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题记生而为人,我们便为一份尊严,一种理想拼上汗水、血泪和所有心力,积累着学识与经验,金钱与地位。奋力的累加却让我们不仅疲惫而且孤独。我疑惑:当顺着生命普遍而本质的规律,走向终归空寂的路上,何不减去一些负重,潇洒一点地走?没人回应我。抬头,我望见:东坡的生命携着明丽的色彩,浩浩荡荡地穿空而过。低头,我思索:是一种怎样神奇而强大的力量,用旷达塑造英雄?用豪情冲破逆流,又是怎样一种气概?多才多艺,超然的风范便能倾倒众生,俯仰万世;一杆竹管潇洒地图画,竟能镌刻山河,震动寰宇。琥珀般的思绪飞扬,旭日喷薄般的才情流转……然而,“乌台”的暗流褪尽了昔日的荣耀,颠沛流离取代了曾经的风光霁月。“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浩荡赤壁下,悲乎东坡——冲天才情空被埋没,满腔抱负却遭贬谪,峥嵘傲气也沦流落……生命转瞬即逝,岂经得起蹉跎?呜呜然的箫声中,东坡该是怎样的孤独和郁结!然而,清风徐来之际,东坡驾扁舟面对东逝的流水,深揣对人生的变迁,对世事无常的感伤,终于豁然开朗: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万物与我皆无尽藏也。于是所有的不幸与困苦,都在这旷达的胸中渺小的如同一缕游丝,一抹微尘。他远离了喧嚣,却得到清纯安宁;他习惯了淡泊,才情却更加俊逸洒脱。他让自己有限的人生在大自然无始无终的运动中得到永恒,让自己从与社会的矛盾中净化出来,与大自然天造地设的规律相和谐。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东坡早已远去,我们也许不能在失望与执著的挣扎中羽化登仙,获得完美的超脱。瞻仰英雄远去的背影,回看现实,我们可以在争取的路上减一点乖戾之气,在社会的大生命中减一些功利之心。那么,我们额上的汗水会闪烁奉献的光芒,即使有泪,也会写着充实与快慰!即使华发早生,即使人生如梦,我们无言的付出在豁达的胸中自有充实的意义。何况,还有江月知晓!“终当归空无”的路上,我们不再孤独,不再沉重。(作者 高三10班 尚天天)

青春

如灿烂的星光,

如欢乐的云朵,

你笑着,

跑向我们。

星光,

有不再闪烁的一天。

云朵,

终会飘向远方。

我凝视着你,

匆匆远去的背影。

叹息。

星星会坠落,

云朵会消失。

青春,

永不停止······

离·情

此时的青春就好像夏天无法名状的灼热,也许在仰头喝下一杯冰水之后,就变得不见了踪影。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这样无法摆脱阴影,其实,在你们远去的背影中,我已明白往事随风。

—MELODY_

Melody,一个不错的朋友。可是一切总归是结束了,是么?

我曾经梦想着,我们昂首挺胸,手迁着手,带着我们童年所有纯真的诺言,伴随着我们放荡不羁的灵魂一起,迈进我们心中不变的梦想。但事实是可笑的,我曾经幼稚地以为,我们会这样一直走下去。我曾经以为,我了解你,你也了解我。可惜,所有的坚定随着梦想一起消逝在墨蓝色的天空,点点苍茫。

我甚至无助追随着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但事实是,抚摸过我熟悉的印记却来了心灵上微微的刺痛,我抬起头,然后闭上眼睛,辨析着在这里所留下的关于我们的记忆,到最后,才发现,脸上早已留下一片温热。

我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孩子,所有关于我的记忆总是在时间的催促下渐渐偏离的轨道,然后就再也看不到踪影,也许,你也是这样呢!所以,我不怪你,因为,我不懂得原来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命运,要学会争取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看来,你是不属于我的。

我能感觉得到,你在等我,等我拉起你的手一起走,是么?或许是因为我需要和你们握手言和。只不过,在我看来,我们并没有分过,而所谓的言和又从何谈起?

起先,我相信,在风雨中一直相信着的,你只是迷了路,总有一天,你会带我走,眺望我们幻想过彼岸花,直到最后,我才明白,自己是在自欺欺人。一个骄傲的孩子,被宠坏了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放下自己最骄傲的自尊请求原谅,然后冒着危险,在风雨中寻找一个关于记忆的孩子呢?

不知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透过明净的玻璃,看这窗外飘零的落叶,在空中划下一个完美的句号。

猛然间,我想起了你很喜欢的一句话:“叶的飘落是因为凋零还是树的不挽留?”

我希望我们之间是再见,而不是再也不见。

——依孖——

一个寂寞的孩子,落拓得不成样子。甚至触摸到皮肤就能感觉的到从骨子里请头出来的冰冷。

是我在给她疗伤?还是她在给我疗伤?

我曾经这样和她说过:“我在刀尖上舞蹈,寻找另一个天堂。”她这样和我说:“我在天堂里歌唱,寻找另一位天使”我心想:“歌唱也好,天堂也罢,到最后,总归是蔓延的疼痛。”

在我离开Melody以后,我一直和她在一起。

和她一起聊天,一起坐在学校昏暗的台阶上,争吵着哪一颗星星是属于自己的。逐渐地我也能感觉到她开始温暖的身体。

不知道什么原因,她这个孩子,总是让人感觉到潮湿,寒冷,就犹如她的文字一样让人感觉到抑郁。

在她的文字里,我看到了更多的寂寞,更多的空洞和一颗破碎的心灵。

我想,也许我们是有共同点的,例如,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们一起站在街上,会看这路上两个小朋友追逐答打闹,两小无猜的样子,会突然湿了眼睛,然后蹲在地上,不让路人看到自己悲伤的样子。

我想,自己是落寞的。

或许,我更觉得她是寂寞的。

无法让人形容的寂寞,甚至于面对伤害,面对所有的不堪都只是仰着头,微笑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却在最后忍不住的时候跑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蜷缩着哭泣,却连声音也没有。

其实自己也是这样的呢!只不过,我不寂寞,也许在我疯狂地跑进黑暗的视线之前,早以有一双翅膀将我团住,带给我久久不散的温暖。我也想这样,变成一双翅膀,在她将头抬起的瞬间,感觉到太阳的味道。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被学会过怎样百分百地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以至于,到现在,我没有能够学会像她那样,总是在心受到撞击时贴上一张创口贴。温暖、幸福、记忆不再流逝。

或许是因为心灵上的以来还是离不开的阳光的味道再加上一点潮湿的感觉。

总是在没有星星的夜晚想起这个孤单,却又温暖的孩子。

这个幽蓝的夜晚,

我闭上眼睛,

回忆起你们的温暖,

发觉脸上早已湿热,

回想起这个充满寂寞,离别的青春,此时的青春就好像夏天无法名状的灼热,也许在仰头喝下一杯冰水之后,就变得不见了踪影。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这样无法摆脱阴影,其实,在你们远去的背影中,我已明白往事随风。

—MELODY_

Melody,一个不错的朋友。可是一切总归是结束了,是么?

我曾经梦想着,我们昂首挺胸,手迁着手,带着我们童年所有纯真的诺言,伴随着我们放荡不羁的灵魂一起,迈进我们心中不变的梦想。但事实是可笑的,我曾经幼稚地以为,我们会这样一直走下去。我曾经以为,我了解你,你也了解我。可惜,所有的坚定随着梦想一起消逝在墨蓝色的天空,点点苍茫。

我甚至无助追随着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但事实是,抚摸过我熟悉的印记却来了心灵上微微的刺痛,我抬起头,然后闭上眼睛,辨析着在这里所留下的关于我们的记忆,到最后,才发现,脸上早已留下一片温热。

我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孩子,所有关于我的记忆总是在时间的催促下渐渐偏离的轨道,然后就再也看不到踪影,也许,你也是这样呢!所以,我不怪你,因为,我不懂得原来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命运,要学会争取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看来,你是不属于我的。

我能感觉得到,你在等我,等我拉起你的手一起走,是么?或许是因为我需要和你们握手言和。只不过,在我看来,我们并没有分过,而所谓的言和又从何谈起?

起先,我相信,在风雨中一直相信着的,你只是迷了路,总有一天,你会带我走,眺望我们幻想过彼岸花,直到最后,我才明白,自己是在自欺欺人。一个骄傲的孩子,被宠坏了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放下自己最骄傲的自尊请求原谅,然后冒着危险,在风雨中寻找一个关于记忆的孩子呢?

不知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透过明净的玻璃,看这窗外飘零的落叶,在空中划下一个完美的句号。

猛然间,我想起了你很喜欢的一句话:“叶的飘落是因为凋零还是树的不挽留?”

我希望我们之间是再见,而不是再也不见。

——依孖——

一个寂寞的孩子,落拓得不成样子。甚至触摸到皮肤就能感觉的到从骨子里请头出来的冰冷。

是我在给她疗伤?还是她在给我疗伤?

我曾经这样和她说过:“我在刀尖上舞蹈,寻找另一个天堂。”她这样和我说:“我在天堂里歌唱,寻找另一位天使”我心想:“歌唱也好,天堂也罢,到最后,总归是蔓延的疼痛。”

在我离开Melody以后,我一直和她在一起。

和她一起聊天,一起坐在学校昏暗的台阶上,争吵着哪一颗星星是属于自己的。逐渐地我也能感觉到她开始温暖的身体。

不知道什么原因,她这个孩子,总是让人感觉到潮湿,寒冷,就犹如她的文字一样让人感觉到抑郁。

在她的文字里,我看到了更多的寂寞,更多的空洞和一颗破碎的心灵。

我想,也许我们是有共同点的,例如,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们一起站在街上,会看这路上两个小朋友追逐答打闹,两小无猜的样子,会突然湿了眼睛,然后蹲在地上,不让路人看到自己悲伤的样子。

我想,自己是落寞的。

或许,我更觉得她是寂寞的。

无法让人形容的寂寞,甚至于面对伤害,面对所有的不堪都只是仰着头,微笑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却在最后忍不住的时候跑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蜷缩着哭泣,却连声音也没有。

其实自己也是这样的呢!只不过,我不寂寞,也许在我疯狂地跑进黑暗的视线之前,早以有一双翅膀将我团住,带给我久久不散的温暖。我也想这样,变成一双翅膀,在她将头抬起的瞬间,感觉到太阳的味道。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被学会过怎样百分百地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以至于,到现在,我没有能够学会像她那样,总是在心受到撞击时贴上一张创口贴。温暖、幸福、记忆不再流逝。

或许是因为心灵上的以来还是离不开的阳光的味道再加上一点潮湿的感觉。

总是在没有星星的夜晚想起这个孤单,却又温暖的孩子。

这个幽蓝的夜晚,

我闭上眼睛,

回忆起你们的温暖,

发觉脸上早已湿热,

回想起这个充满寂寞,离别的青春,此时的青春就好像夏天无法名状的灼热,也许在仰头喝下一杯冰水之后,就变得不见了踪影。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这样无法摆脱阴影,其实,在你们远去的背影中,我已明白往事随风。

—MELODY_

Melody,一个不错的朋友。可是一切总归是结束了,是么?

我曾经梦想着,我们昂首挺胸,手迁着手,带着我们童年所有纯真的诺言,伴随着我们放荡不羁的灵魂一起,迈进我们心中不变的梦想。但事实是可笑的,我曾经幼稚地以为,我们会这样一直走下去。我曾经以为,我了解你,你也了解我。可惜,所有的坚定随着梦想一起消逝在墨蓝色的天空,点点苍茫。

我甚至无助追随着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但事实是,抚摸过我熟悉的印记却来了心灵上微微的刺痛,我抬起头,然后闭上眼睛,辨析着在这里所留下的关于我们的记忆,到最后,才发现,脸上早已留下一片温热。

我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孩子,所有关于我的记忆总是在时间的催促下渐渐偏离的轨道,然后就再也看不到踪影,也许,你也是这样呢!所以,我不怪你,因为,我不懂得原来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命运,要学会争取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看来,你是不属于我的。

我能感觉得到,你在等我,等我拉起你的手一起走,是么?或许是因为我需要和你们握手言和。只不过,在我看来,我们并没有分过,而所谓的言和又从何谈起?

起先,我相信,在风雨中一直相信着的,你只是迷了路,总有一天,你会带我走,眺望我们幻想过彼岸花,直到最后,我才明白,自己是在自欺欺人。一个骄傲的孩子,被宠坏了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放下自己最骄傲的自尊请求原谅,然后冒着危险,在风雨中寻找一个关于记忆的孩子呢?

不知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透过明净的玻璃,看这窗外飘零的落叶,在空中划下一个完美的句号。

猛然间,我想起了你很喜欢的一句话:“叶的飘落是因为凋零还是树的不挽留?”

我希望我们之间是再见,而不是再也不见。

——依孖——

一个寂寞的孩子,落拓得不成样子。甚至触摸到皮肤就能感觉的到从骨子里请头出来的冰冷。

是我在给她疗伤?还是她在给我疗伤?

我曾经这样和她说过:“我在刀尖上舞蹈,寻找另一个天堂。”她这样和我说:“我在天堂里歌唱,寻找另一位天使”我心想:“歌唱也好,天堂也罢,到最后,总归是蔓延的疼痛。”

在我离开Melody以后,我一直和她在一起。

和她一起聊天,一起坐在学校昏暗的台阶上,争吵着哪一颗星星是属于自己的。逐渐地我也能感觉到她开始温暖的身体。

不知道什么原因,她这个孩子,总是让人感觉到潮湿,寒冷,就犹如她的文字一样让人感觉到抑郁。

在她的文字里,我看到了更多的寂寞,更多的空洞和一颗破碎的心灵。

我想,也许我们是有共同点的,例如,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们一起站在街上,会看这路上两个小朋友追逐答打闹,两小无猜的样子,会突然湿了眼睛,然后蹲在地上,不让路人看到自己悲伤的样子。

我想,自己是落寞的。

或许,我更觉得她是寂寞的。

无法让人形容的寂寞,甚至于面对伤害,面对所有的不堪都只是仰着头,微笑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却在最后忍不住的时候跑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蜷缩着哭泣,却连声音也没有。

其实自己也是这样的呢!只不过,我不寂寞,也许在我疯狂地跑进黑暗的视线之前,早以有一双翅膀将我团住,带给我久久不散的温暖。我也想这样,变成一双翅膀,在她将头抬起的瞬间,感觉到太阳的味道。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被学会过怎样百分百地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以至于,到现在,我没有能够学会像她那样,总是在心受到撞击时贴上一张创口贴。温暖、幸福、记忆不再流逝。

或许是因为心灵上的以来还是离不开的阳光的味道再加上一点潮湿的感觉。

总是在没有星星的夜晚想起这个孤单,却又温暖的孩子。

这个幽蓝的夜晚,

我闭上眼睛,

回忆起你们的温暖,

发觉脸上早已湿热,

回想起这个充满寂寞,离别的青春,此时的青春就好像夏天无法名状的灼热,也许在仰头喝下一杯冰水之后,就变得不见了踪影。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这样无法摆脱阴影,其实,在你们远去的背影中,我已明白往事随风。

—MELODY_

Melody,一个不错的朋友。可是一切总归是结束了,是么?

我曾经梦想着,我们昂首挺胸,手迁着手,带着我们童年所有纯真的诺言,伴随着我们放荡不羁的灵魂一起,迈进我们心中不变的梦想。但事实是可笑的,我曾经幼稚地以为,我们会这样一直走下去。我曾经以为,我了解你,你也了解我。可惜,所有的坚定随着梦想一起消逝在墨蓝色的天空,点点苍茫。

我甚至无助追随着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但事实是,抚摸过我熟悉的印记却来了心灵上微微的刺痛,我抬起头,然后闭上眼睛,辨析着在这里所留下的关于我们的记忆,到最后,才发现,脸上早已留下一片温热。

我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孩子,所有关于我的记忆总是在时间的催促下渐渐偏离的轨道,然后就再也看不到踪影,也许,你也是这样呢!所以,我不怪你,因为,我不懂得原来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命运,要学会争取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看来,你是不属于我的。

我能感觉得到,你在等我,等我拉起你的手一起走,是么?或许是因为我需要和你们握手言和。只不过,在我看来,我们并没有分过,而所谓的言和又从何谈起?

起先,我相信,在风雨中一直相信着的,你只是迷了路,总有一天,你会带我走,眺望我们幻想过彼岸花,直到最后,我才明白,自己是在自欺欺人。一个骄傲的孩子,被宠坏了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放下自己最骄傲的自尊请求原谅,然后冒着危险,在风雨中寻找一个关于记忆的孩子呢?

不知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透过明净的玻璃,看这窗外飘零的落叶,在空中划下一个完美的句号。

猛然间,我想起了你很喜欢的一句话:“叶的飘落是因为凋零还是树的不挽留?”

我希望我们之间是再见,而不是再也不见。

——依孖——

一个寂寞的孩子,落拓得不成样子。甚至触摸到皮肤就能感觉的到从骨子里请头出来的冰冷。

是我在给她疗伤?还是她在给我疗伤?

我曾经这样和她说过:“我在刀尖上舞蹈,寻找另一个天堂。”她这样和我说:“我在天堂里歌唱,寻找另一位天使”我心想:“歌唱也好,天堂也罢,到最后,总归是蔓延的疼痛。”

在我离开Melody以后,我一直和她在一起。

和她一起聊天,一起坐在学校昏暗的台阶上,争吵着哪一颗星星是属于自己的。逐渐地我也能感觉到她开始温暖的身体。

不知道什么原因,她这个孩子,总是让人感觉到潮湿,寒冷,就犹如她的文字一样让人感觉到抑郁。

在她的文字里,我看到了更多的寂寞,更多的空洞和一颗破碎的心灵。

我想,也许我们是有共同点的,例如,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们一起站在街上,会看这路上两个小朋友追逐答打闹,两小无猜的样子,会突然湿了眼睛,然后蹲在地上,不让路人看到自己悲伤的样子。

我想,自己是落寞的。

或许,我更觉得她是寂寞的。

无法让人形容的寂寞,甚至于面对伤害,面对所有的不堪都只是仰着头,微笑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却在最后忍不住的时候跑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蜷缩着哭泣,却连声音也没有。

其实自己也是这样的呢!只不过,我不寂寞,也许在我疯狂地跑进黑暗的视线之前,早以有一双翅膀将我团住,带给我久久不散的温暖。我也想这样,变成一双翅膀,在她将头抬起的瞬间,感觉到太阳的味道。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被学会过怎样百分百地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以至于,到现在,我没有能够学会像她那样,总是在心受到撞击时贴上一张创口贴。温暖、幸福、记忆不再流逝。

或许是因为心灵上的以来还是离不开的阳光的味道再加上一点潮湿的感觉。

总是在没有星星的夜晚想起这个孤单,却又温暖的孩子。

这个幽蓝的夜晚,

我闭上眼睛,

回忆起你们的温暖,

发觉脸上早已湿热,

回想起这个充满寂寞,离别的青春,此时的青春就好像夏天无法名状的灼热,也许在仰头喝下一杯冰水之后,就变得不见了踪影。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这样无法摆脱阴影,其实,在你们远去的背影中,我已明白往事随风。

—MELODY_

Melody,一个不错的朋友。可是一切总归是结束了,是么?

我曾经梦想着,我们昂首挺胸,手迁着手,带着我们童年所有纯真的诺言,伴随着我们放荡不羁的灵魂一起,迈进我们心中不变的梦想。但事实是可笑的,我曾经幼稚地以为,我们会这样一直走下去。我曾经以为,我了解你,你也了解我。可惜,所有的坚定随着梦想一起消逝在墨蓝色的天空,点点苍茫。

我甚至无助追随着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但事实是,抚摸过我熟悉的印记却来了心灵上微微的刺痛,我抬起头,然后闭上眼睛,辨析着在这里所留下的关于我们的记忆,到最后,才发现,脸上早已留下一片温热。

我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孩子,所有关于我的记忆总是在时间的催促下渐渐偏离的轨道,然后就再也看不到踪影,也许,你也是这样呢!所以,我不怪你,因为,我不懂得原来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命运,要学会争取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看来,你是不属于我的。

我能感觉得到,你在等我,等我拉起你的手一起走,是么?或许是因为我需要和你们握手言和。只不过,在我看来,我们并没有分过,而所谓的言和又从何谈起?

起先,我相信,在风雨中一直相信着的,你只是迷了路,总有一天,你会带我走,眺望我们幻想过彼岸花,直到最后,我才明白,自己是在自欺欺人。一个骄傲的孩子,被宠坏了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放下自己最骄傲的自尊请求原谅,然后冒着危险,在风雨中寻找一个关于记忆的孩子呢?

不知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透过明净的玻璃,看这窗外飘零的落叶,在空中划下一个完美的句号。

猛然间,我想起了你很喜欢的一句话:“叶的飘落是因为凋零还是树的不挽留?”

我希望我们之间是再见,而不是再也不见。

——依孖——

一个寂寞的孩子,落拓得不成样子。甚至触摸到皮肤就能感觉的到从骨子里请头出来的冰冷。

是我在给她疗伤?还是她在给我疗伤?

我曾经这样和她说过:“我在刀尖上舞蹈,寻找另一个天堂。”她这样和我说:“我在天堂里歌唱,寻找另一位天使”我心想:“歌唱也好,天堂也罢,到最后,总归是蔓延的疼痛。”

在我离开Melody以后,我一直和她在一起。

和她一起聊天,一起坐在学校昏暗的台阶上,争吵着哪一颗星星是属于自己的。逐渐地我也能感觉到她开始温暖的身体。

不知道什么原因,她这个孩子,总是让人感觉到潮湿,寒冷,就犹如她的文字一样让人感觉到抑郁。

在她的文字里,我看到了更多的寂寞,更多的空洞和一颗破碎的心灵。

我想,也许我们是有共同点的,例如,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们一起站在街上,会看这路上两个小朋友追逐答打闹,两小无猜的样子,会突然湿了眼睛,然后蹲在地上,不让路人看到自己悲伤的样子。

我想,自己是落寞的。

或许,我更觉得她是寂寞的。

无法让人形容的寂寞,甚至于面对伤害,面对所有的不堪都只是仰着头,微笑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却在最后忍不住的时候跑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蜷缩着哭泣,却连声音也没有。

其实自己也是这样的呢!只不过,我不寂寞,也许在我疯狂地跑进黑暗的视线之前,早以有一双翅膀将我团住,带给我久久不散的温暖。我也想这样,变成一双翅膀,在她将头抬起的瞬间,感觉到太阳的味道。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被学会过怎样百分百地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以至于,到现在,我没有能够学会像她那样,总是在心受到撞击时贴上一张创口贴。温暖、幸福、记忆不再流逝。

或许是因为心灵上的以来还是离不开的阳光的味道再加上一点潮湿的感觉。

总是在没有星星的夜晚想起这个孤单,却又温暖的孩子。

这个幽蓝的夜晚,

我闭上眼睛,

回忆起你们的温暖,

发觉脸上早已湿热,

回想起这个充满寂寞,离别的青春,此时的青春就好像夏天无法名状的灼热,也许在仰头喝下一杯冰水之后,就变得不见了踪影。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这样无法摆脱阴影,其实,在你们远去的背影中,我已明白往事随风。

—MELODY_

Melody,一个不错的朋友。可是一切总归是结束了,是么?

我曾经梦想着,我们昂首挺胸,手迁着手,带着我们童年所有纯真的诺言,伴随着我们放荡不羁的灵魂一起,迈进我们心中不变的梦想。但事实是可笑的,我曾经幼稚地以为,我们会这样一直走下去。我曾经以为,我了解你,你也了解我。可惜,所有的坚定随着梦想一起消逝在墨蓝色的天空,点点苍茫。

我甚至无助追随着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但事实是,抚摸过我熟悉的印记却来了心灵上微微的刺痛,我抬起头,然后闭上眼睛,辨析着在这里所留下的关于我们的记忆,到最后,才发现,脸上早已留下一片温热。

我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孩子,所有关于我的记忆总是在时间的催促下渐渐偏离的轨道,然后就再也看不到踪影,也许,你也是这样呢!所以,我不怪你,因为,我不懂得原来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命运,要学会争取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看来,你是不属于我的。

我能感觉得到,你在等我,等我拉起你的手一起走,是么?或许是因为我需要和你们握手言和。只不过,在我看来,我们并没有分过,而所谓的言和又从何谈起?

起先,我相信,在风雨中一直相信着的,你只是迷了路,总有一天,你会带我走,眺望我们幻想过彼岸花,直到最后,我才明白,自己是在自欺欺人。一个骄傲的孩子,被宠坏了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放下自己最骄傲的自尊请求原谅,然后冒着危险,在风雨中寻找一个关于记忆的孩子呢?

不知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透过明净的玻璃,看这窗外飘零的落叶,在空中划下一个完美的句号。

猛然间,我想起了你很喜欢的一句话:“叶的飘落是因为凋零还是树的不挽留?”

我希望我们之间是再见,而不是再也不见。

——依孖——

一个寂寞的孩子,落拓得不成样子。甚至触摸到皮肤就能感觉的到从骨子里请头出来的冰冷。

是我在给她疗伤?还是她在给我疗伤?

我曾经这样和她说过:“我在刀尖上舞蹈,寻找另一个天堂。”她这样和我说:“我在天堂里歌唱,寻找另一位天使”我心想:“歌唱也好,天堂也罢,到最后,总归是蔓延的疼痛。”

在我离开Melody以后,我一直和她在一起。

和她一起聊天,一起坐在学校昏暗的台阶上,争吵着哪一颗星星是属于自己的。逐渐地我也能感觉到她开始温暖的身体。

不知道什么原因,她这个孩子,总是让人感觉到潮湿,寒冷,就犹如她的文字一样让人感觉到抑郁。

在她的文字里,我看到了更多的寂寞,更多的空洞和一颗破碎的心灵。

我想,也许我们是有共同点的,例如,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们一起站在街上,会看这路上两个小朋友追逐答打闹,两小无猜的样子,会突然湿了眼睛,然后蹲在地上,不让路人看到自己悲伤的样子。

我想,自己是落寞的。

或许,我更觉得她是寂寞的。

无法让人形容的寂寞,甚至于面对伤害,面对所有的不堪都只是仰着头,微笑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却在最后忍不住的时候跑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蜷缩着哭泣,却连声音也没有。

其实自己也是这样的呢!只不过,我不寂寞,也许在我疯狂地跑进黑暗的视线之前,早以有一双翅膀将我团住,带给我久久不散的温暖。我也想这样,变成一双翅膀,在她将头抬起的瞬间,感觉到太阳的味道。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被学会过怎样百分百地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以至于,到现在,我没有能够学会像她那样,总是在心受到撞击时贴上一张创口贴。温暖、幸福、记忆不再流逝。

或许是因为心灵上的以来还是离不开的阳光的味道再加上一点潮湿的感觉。

总是在没有星星的夜晚想起这个孤单,却又温暖的孩子。

这个幽蓝的夜晚,

我闭上眼睛,

回忆起你们的温暖,

发觉脸上早已湿热,

回想起这个充满寂寞,离别的青春,此时的青春就好像夏天无法名状的灼热,也许在仰头喝下一杯冰水之后,就变得不见了踪影。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这样无法摆脱阴影,其实,在你们远去的背影中,我已明白往事随风。

—MELODY_

Melody,一个不错的朋友。可是一切总归是结束了,是么?

我曾经梦想着,我们昂首挺胸,手迁着手,带着我们童年所有纯真的诺言,伴随着我们放荡不羁的灵魂一起,迈进我们心中不变的梦想。但事实是可笑的,我曾经幼稚地以为,我们会这样一直走下去。我曾经以为,我了解你,你也了解我。可惜,所有的坚定随着梦想一起消逝在墨蓝色的天空,点点苍茫。

我甚至无助追随着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但事实是,抚摸过我熟悉的印记却来了心灵上微微的刺痛,我抬起头,然后闭上眼睛,辨析着在这里所留下的关于我们的记忆,到最后,才发现,脸上早已留下一片温热。

我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孩子,所有关于我的记忆总是在时间的催促下渐渐偏离的轨道,然后就再也看不到踪影,也许,你也是这样呢!所以,我不怪你,因为,我不懂得原来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命运,要学会争取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看来,你是不属于我的。

我能感觉得到,你在等我,等我拉起你的手一起走,是么?或许是因为我需要和你们握手言和。只不过,在我看来,我们并没有分过,而所谓的言和又从何谈起?

起先,我相信,在风雨中一直相信着的,你只是迷了路,总有一天,你会带我走,眺望我们幻想过彼岸花,直到最后,我才明白,自己是在自欺欺人。一个骄傲的孩子,被宠坏了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放下自己最骄傲的自尊请求原谅,然后冒着危险,在风雨中寻找一个关于记忆的孩子呢?

不知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透过明净的玻璃,看这窗外飘零的落叶,在空中划下一个完美的句号。

猛然间,我想起了你很喜欢的一句话:“叶的飘落是因为凋零还是树的不挽留?”

我希望我们之间是再见,而不是再也不见。

——依孖——

一个寂寞的孩子,落拓得不成样子。甚至触摸到皮肤就能感觉的到从骨子里请头出来的冰冷。

是我在给她疗伤?还是她在给我疗伤?

我曾经这样和她说过:“我在刀尖上舞蹈,寻找另一个天堂。”她这样和我说:“我在天堂里歌唱,寻找另一位天使”我心想:“歌唱也好,天堂也罢,到最后,总归是蔓延的疼痛。”

在我离开Melody以后,我一直和她在一起。

和她一起聊天,一起坐在学校昏暗的台阶上,争吵着哪一颗星星是属于自己的。逐渐地我也能感觉到她开始温暖的身体。

不知道什么原因,她这个孩子,总是让人感觉到潮湿,寒冷,就犹如她的文字一样让人感觉到抑郁。

在她的文字里,我看到了更多的寂寞,更多的空洞和一颗破碎的心灵。

我想,也许我们是有共同点的,例如,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们一起站在街上,会看这路上两个小朋友追逐答打闹,两小无猜的样子,会突然湿了眼睛,然后蹲在地上,不让路人看到自己悲伤的样子。

我想,自己是落寞的。

或许,我更觉得她是寂寞的。

无法让人形容的寂寞,甚至于面对伤害,面对所有的不堪都只是仰着头,微笑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却在最后忍不住的时候跑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蜷缩着哭泣,却连声音也没有。

其实自己也是这样的呢!只不过,我不寂寞,也许在我疯狂地跑进黑暗的视线之前,早以有一双翅膀将我团住,带给我久久不散的温暖。我也想这样,变成一双翅膀,在她将头抬起的瞬间,感觉到太阳的味道。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被学会过怎样百分百地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以至于,到现在,我没有能够学会像她那样,总是在心受到撞击时贴上一张创口贴。温暖、幸福、记忆不再流逝。

或许是因为心灵上的以来还是离不开的阳光的味道再加上一点潮湿的感觉。

总是在没有星星的夜晚想起这个孤单,却又温暖的孩子。

这个幽蓝的夜晚,

我闭上眼睛,

回忆起你们的温暖,

发觉脸上早已湿热,

回想起这个充满寂寞,离别的青春,

年·华

有时候,心承载不住我们那短短的记忆,因为他们太重了 ————一个朋友对我说的,相似的背影,不一样的人

这句话我总会以为是多少年前一个不经意的黄昏,我一人看斜阳时写下的。可惜啊,不是,从来都不是,再怎样的失落唯美,琉璃易碎,不过都是我一个人可悲的幻象。

又是八月,却是丝雨。365天的痴迷,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盛夏的八月,燥热而多情。第一次见到你,天宇倾苍,漫天的乌云,厚重如地狱的颜色,耳边不经意的的风声,划过眼际,终于打开了,抑制不住的宣泄的的入口,刹那间,漫天清泪。是天使在哭吗?我撑着一把伞,流连在人群,低眼看人来人往,漫不经心,飘絮惆怅。

“你好。”一阵清脆,一个人的世界灰飞烟灭,耳边淡如清烟的雨滴渐渐消逝在心灵的边角,我一个人用孤寂铸成的城堡如此的不堪一击。你说爱的词,参差的短句,凄美婉转,正诉哀情,你爱的柳隐,工诗善词又怜影。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你说你怜惜她,说她空有一身的才情,却生在明末清初的动荡中,郁郁而终,你说上苍一定是嫉妒她是个女子,于是让她晚来世了几百年,你说她命中注定是柳七的妻子,却经不住轮回,委身嫁了大她三十岁的钱益谦。

“最怜玉人可爱处,经不住,雨打风流过,章台柳隐路,画不成,乱红云卷飘零中”这是你想要说的吧,我带你说出口,雨纵天帘,更符合意境吧——可是,雨停了,不偏不巧,夏天像个淘气的孩子,不过却让我认识了一个如此有才情的女子。

慢慢收起雨伞,嘴角升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见。”“再见。”

下一刻的相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考试时,休息的时候,闲得无聊,不由自主的在草稿纸上一点一点描摹起容若的句子,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这种用诗词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唯美的句子呢。”两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不经意间再一次相连,抬起头,眼神交错的瞬间,形容不出来的电信号在神经中以快得超过上限的速度传递,病恹恹的阳光穿过图书馆生了锈的栏杆照进来,将几天前的那个雨天透过时空完美的融合,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美得无可挑剔。

纳兰性德。纳兰容若。清初的男子,以美为原则开展和继续的,脚踏实地的人生,演绎得那般美丽,只是美得有些悲怆,有些凄清。他是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男子,上演了一段几百年来无数后人为之倾倒的传奇。

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

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

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

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

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

最美丽的樱花,凋谢在最美丽的初春,樱花点点,思量却是,无情有思,流光抛,只是天公泪。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我笑笑,低头不语。看你远去的背影,抬起久违的眼神拥抱倾泻下来的阳光,流连在瞬间的永恒,如诗如画,嘴角不经意间扬起。八月,原来也可以这般唯美

当孤独世界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思念的洪流,便一发不可收拾,浩荡肆意。

每次都会在屏幕的另一边,仔细咀嚼你的句子那头的思绪,每次都会和你一起沉迷在烟海般的辞藻中,说好以后要到南方去,聊各自的梦想,想回到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做个文人,在钱塘吟唱烟柳画桥,在黄州高歌大江东去,看红尘中的镜花水月,笑岁月不经意的荏苒过往,看十里烟花微翠,看一片片飞花弄清,做个纯粹的文人,在金花粉饰之地留下自己的一点足迹,卑微的为词的奇葩点缀一丝微不足道的丝雨。

都是爱做梦的孩子,一个朋友如是说。是啊,都是爱做梦的孩子,拼命地想要颠覆现实的坚冰,却只是回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起点,零落之后的零落,我的梦醒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为一个飘渺的梦,痴迷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你静悄悄地来,又不带一丝痕迹的离开,唯一让我记起的,不过是一个毫不存在的幻影,一个在梦里陪我走过三百六十五天的影子。

轰然间,又一个世界灰飞烟灭。现世的寒冰像天幕一样毫不留情的倒塌——我才不是什么容若,不是什么文人,甚至连个文科生都不是。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现实的世界,才没有什么词中的唯美,樱花点点,思量却是,

有时候,心承载不住我们那短短的记忆,因为他们太重了 ————一个朋友对我说的,相似的背影,不一样的人

这句话我总会以为是多少年前一个不经意的黄昏,我一人看斜阳时写下的。可惜啊,不是,从来都不是,再怎样的失落唯美,琉璃易碎,不过都是我一个人可悲的幻象。

又是八月,却是丝雨。365天的痴迷,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盛夏的八月,燥热而多情。第一次见到你,天宇倾苍,漫天的乌云,厚重如地狱的颜色,耳边不经意的的风声,划过眼际,终于打开了,抑制不住的宣泄的的入口,刹那间,漫天清泪。是天使在哭吗?我撑着一把伞,流连在人群,低眼看人来人往,漫不经心,飘絮惆怅。

“你好。”一阵清脆,一个人的世界灰飞烟灭,耳边淡如清烟的雨滴渐渐消逝在心灵的边角,我一个人用孤寂铸成的城堡如此的不堪一击。你说爱的词,参差的短句,凄美婉转,正诉哀情,你爱的柳隐,工诗善词又怜影。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你说你怜惜她,说她空有一身的才情,却生在明末清初的动荡中,郁郁而终,你说上苍一定是嫉妒她是个女子,于是让她晚来世了几百年,你说她命中注定是柳七的妻子,却经不住轮回,委身嫁了大她三十岁的钱益谦。

“最怜玉人可爱处,经不住,雨打风流过,章台柳隐路,画不成,乱红云卷飘零中”这是你想要说的吧,我带你说出口,雨纵天帘,更符合意境吧——可是,雨停了,不偏不巧,夏天像个淘气的孩子,不过却让我认识了一个如此有才情的女子。

慢慢收起雨伞,嘴角升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见。”“再见。”

下一刻的相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考试时,休息的时候,闲得无聊,不由自主的在草稿纸上一点一点描摹起容若的句子,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这种用诗词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唯美的句子呢。”两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不经意间再一次相连,抬起头,眼神交错的瞬间,形容不出来的电信号在神经中以快得超过上限的速度传递,病恹恹的阳光穿过图书馆生了锈的栏杆照进来,将几天前的那个雨天透过时空完美的融合,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美得无可挑剔。

纳兰性德。纳兰容若。清初的男子,以美为原则开展和继续的,脚踏实地的人生,演绎得那般美丽,只是美得有些悲怆,有些凄清。他是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男子,上演了一段几百年来无数后人为之倾倒的传奇。

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

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

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

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

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

最美丽的樱花,凋谢在最美丽的初春,樱花点点,思量却是,无情有思,流光抛,只是天公泪。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我笑笑,低头不语。看你远去的背影,抬起久违的眼神拥抱倾泻下来的阳光,流连在瞬间的永恒,如诗如画,嘴角不经意间扬起。八月,原来也可以这般唯美

当孤独世界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思念的洪流,便一发不可收拾,浩荡肆意。

每次都会在屏幕的另一边,仔细咀嚼你的句子那头的思绪,每次都会和你一起沉迷在烟海般的辞藻中,说好以后要到南方去,聊各自的梦想,想回到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做个文人,在钱塘吟唱烟柳画桥,在黄州高歌大江东去,看红尘中的镜花水月,笑岁月不经意的荏苒过往,看十里烟花微翠,看一片片飞花弄清,做个纯粹的文人,在金花粉饰之地留下自己的一点足迹,卑微的为词的奇葩点缀一丝微不足道的丝雨。

都是爱做梦的孩子,一个朋友如是说。是啊,都是爱做梦的孩子,拼命地想要颠覆现实的坚冰,却只是回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起点,零落之后的零落,我的梦醒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为一个飘渺的梦,痴迷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你静悄悄地来,又不带一丝痕迹的离开,唯一让我记起的,不过是一个毫不存在的幻影,一个在梦里陪我走过三百六十五天的影子。

轰然间,又一个世界灰飞烟灭。现世的寒冰像天幕一样毫不留情的倒塌——我才不是什么容若,不是什么文人,甚至连个文科生都不是。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现实的世界,才没有什么词中的唯美,樱花点点,思量却是,

有时候,心承载不住我们那短短的记忆,因为他们太重了 ————一个朋友对我说的,相似的背影,不一样的人

这句话我总会以为是多少年前一个不经意的黄昏,我一人看斜阳时写下的。可惜啊,不是,从来都不是,再怎样的失落唯美,琉璃易碎,不过都是我一个人可悲的幻象。

又是八月,却是丝雨。365天的痴迷,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盛夏的八月,燥热而多情。第一次见到你,天宇倾苍,漫天的乌云,厚重如地狱的颜色,耳边不经意的的风声,划过眼际,终于打开了,抑制不住的宣泄的的入口,刹那间,漫天清泪。是天使在哭吗?我撑着一把伞,流连在人群,低眼看人来人往,漫不经心,飘絮惆怅。

“你好。”一阵清脆,一个人的世界灰飞烟灭,耳边淡如清烟的雨滴渐渐消逝在心灵的边角,我一个人用孤寂铸成的城堡如此的不堪一击。你说爱的词,参差的短句,凄美婉转,正诉哀情,你爱的柳隐,工诗善词又怜影。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你说你怜惜她,说她空有一身的才情,却生在明末清初的动荡中,郁郁而终,你说上苍一定是嫉妒她是个女子,于是让她晚来世了几百年,你说她命中注定是柳七的妻子,却经不住轮回,委身嫁了大她三十岁的钱益谦。

“最怜玉人可爱处,经不住,雨打风流过,章台柳隐路,画不成,乱红云卷飘零中”这是你想要说的吧,我带你说出口,雨纵天帘,更符合意境吧——可是,雨停了,不偏不巧,夏天像个淘气的孩子,不过却让我认识了一个如此有才情的女子。

慢慢收起雨伞,嘴角升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见。”“再见。”

下一刻的相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考试时,休息的时候,闲得无聊,不由自主的在草稿纸上一点一点描摹起容若的句子,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这种用诗词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唯美的句子呢。”两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不经意间再一次相连,抬起头,眼神交错的瞬间,形容不出来的电信号在神经中以快得超过上限的速度传递,病恹恹的阳光穿过图书馆生了锈的栏杆照进来,将几天前的那个雨天透过时空完美的融合,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美得无可挑剔。

纳兰性德。纳兰容若。清初的男子,以美为原则开展和继续的,脚踏实地的人生,演绎得那般美丽,只是美得有些悲怆,有些凄清。他是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男子,上演了一段几百年来无数后人为之倾倒的传奇。

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

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

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

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

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

最美丽的樱花,凋谢在最美丽的初春,樱花点点,思量却是,无情有思,流光抛,只是天公泪。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我笑笑,低头不语。看你远去的背影,抬起久违的眼神拥抱倾泻下来的阳光,流连在瞬间的永恒,如诗如画,嘴角不经意间扬起。八月,原来也可以这般唯美

当孤独世界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思念的洪流,便一发不可收拾,浩荡肆意。

每次都会在屏幕的另一边,仔细咀嚼你的句子那头的思绪,每次都会和你一起沉迷在烟海般的辞藻中,说好以后要到南方去,聊各自的梦想,想回到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做个文人,在钱塘吟唱烟柳画桥,在黄州高歌大江东去,看红尘中的镜花水月,笑岁月不经意的荏苒过往,看十里烟花微翠,看一片片飞花弄清,做个纯粹的文人,在金花粉饰之地留下自己的一点足迹,卑微的为词的奇葩点缀一丝微不足道的丝雨。

都是爱做梦的孩子,一个朋友如是说。是啊,都是爱做梦的孩子,拼命地想要颠覆现实的坚冰,却只是回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起点,零落之后的零落,我的梦醒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为一个飘渺的梦,痴迷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你静悄悄地来,又不带一丝痕迹的离开,唯一让我记起的,不过是一个毫不存在的幻影,一个在梦里陪我走过三百六十五天的影子。

轰然间,又一个世界灰飞烟灭。现世的寒冰像天幕一样毫不留情的倒塌——我才不是什么容若,不是什么文人,甚至连个文科生都不是。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现实的世界,才没有什么词中的唯美,樱花点点,思量却是,

有时候,心承载不住我们那短短的记忆,因为他们太重了 ————一个朋友对我说的,相似的背影,不一样的人

这句话我总会以为是多少年前一个不经意的黄昏,我一人看斜阳时写下的。可惜啊,不是,从来都不是,再怎样的失落唯美,琉璃易碎,不过都是我一个人可悲的幻象。

又是八月,却是丝雨。365天的痴迷,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盛夏的八月,燥热而多情。第一次见到你,天宇倾苍,漫天的乌云,厚重如地狱的颜色,耳边不经意的的风声,划过眼际,终于打开了,抑制不住的宣泄的的入口,刹那间,漫天清泪。是天使在哭吗?我撑着一把伞,流连在人群,低眼看人来人往,漫不经心,飘絮惆怅。

“你好。”一阵清脆,一个人的世界灰飞烟灭,耳边淡如清烟的雨滴渐渐消逝在心灵的边角,我一个人用孤寂铸成的城堡如此的不堪一击。你说爱的词,参差的短句,凄美婉转,正诉哀情,你爱的柳隐,工诗善词又怜影。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你说你怜惜她,说她空有一身的才情,却生在明末清初的动荡中,郁郁而终,你说上苍一定是嫉妒她是个女子,于是让她晚来世了几百年,你说她命中注定是柳七的妻子,却经不住轮回,委身嫁了大她三十岁的钱益谦。

“最怜玉人可爱处,经不住,雨打风流过,章台柳隐路,画不成,乱红云卷飘零中”这是你想要说的吧,我带你说出口,雨纵天帘,更符合意境吧——可是,雨停了,不偏不巧,夏天像个淘气的孩子,不过却让我认识了一个如此有才情的女子。

慢慢收起雨伞,嘴角升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见。”“再见。”

下一刻的相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考试时,休息的时候,闲得无聊,不由自主的在草稿纸上一点一点描摹起容若的句子,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这种用诗词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唯美的句子呢。”两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不经意间再一次相连,抬起头,眼神交错的瞬间,形容不出来的电信号在神经中以快得超过上限的速度传递,病恹恹的阳光穿过图书馆生了锈的栏杆照进来,将几天前的那个雨天透过时空完美的融合,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美得无可挑剔。

纳兰性德。纳兰容若。清初的男子,以美为原则开展和继续的,脚踏实地的人生,演绎得那般美丽,只是美得有些悲怆,有些凄清。他是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男子,上演了一段几百年来无数后人为之倾倒的传奇。

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

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

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

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

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

最美丽的樱花,凋谢在最美丽的初春,樱花点点,思量却是,无情有思,流光抛,只是天公泪。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我笑笑,低头不语。看你远去的背影,抬起久违的眼神拥抱倾泻下来的阳光,流连在瞬间的永恒,如诗如画,嘴角不经意间扬起。八月,原来也可以这般唯美

当孤独世界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思念的洪流,便一发不可收拾,浩荡肆意。

每次都会在屏幕的另一边,仔细咀嚼你的句子那头的思绪,每次都会和你一起沉迷在烟海般的辞藻中,说好以后要到南方去,聊各自的梦想,想回到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做个文人,在钱塘吟唱烟柳画桥,在黄州高歌大江东去,看红尘中的镜花水月,笑岁月不经意的荏苒过往,看十里烟花微翠,看一片片飞花弄清,做个纯粹的文人,在金花粉饰之地留下自己的一点足迹,卑微的为词的奇葩点缀一丝微不足道的丝雨。

都是爱做梦的孩子,一个朋友如是说。是啊,都是爱做梦的孩子,拼命地想要颠覆现实的坚冰,却只是回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起点,零落之后的零落,我的梦醒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为一个飘渺的梦,痴迷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你静悄悄地来,又不带一丝痕迹的离开,唯一让我记起的,不过是一个毫不存在的幻影,一个在梦里陪我走过三百六十五天的影子。

轰然间,又一个世界灰飞烟灭。现世的寒冰像天幕一样毫不留情的倒塌——我才不是什么容若,不是什么文人,甚至连个文科生都不是。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现实的世界,才没有什么词中的唯美,樱花点点,思量却是,

有时候,心承载不住我们那短短的记忆,因为他们太重了 ————一个朋友对我说的,相似的背影,不一样的人

这句话我总会以为是多少年前一个不经意的黄昏,我一人看斜阳时写下的。可惜啊,不是,从来都不是,再怎样的失落唯美,琉璃易碎,不过都是我一个人可悲的幻象。

又是八月,却是丝雨。365天的痴迷,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盛夏的八月,燥热而多情。第一次见到你,天宇倾苍,漫天的乌云,厚重如地狱的颜色,耳边不经意的的风声,划过眼际,终于打开了,抑制不住的宣泄的的入口,刹那间,漫天清泪。是天使在哭吗?我撑着一把伞,流连在人群,低眼看人来人往,漫不经心,飘絮惆怅。

“你好。”一阵清脆,一个人的世界灰飞烟灭,耳边淡如清烟的雨滴渐渐消逝在心灵的边角,我一个人用孤寂铸成的城堡如此的不堪一击。你说爱的词,参差的短句,凄美婉转,正诉哀情,你爱的柳隐,工诗善词又怜影。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你说你怜惜她,说她空有一身的才情,却生在明末清初的动荡中,郁郁而终,你说上苍一定是嫉妒她是个女子,于是让她晚来世了几百年,你说她命中注定是柳七的妻子,却经不住轮回,委身嫁了大她三十岁的钱益谦。

“最怜玉人可爱处,经不住,雨打风流过,章台柳隐路,画不成,乱红云卷飘零中”这是你想要说的吧,我带你说出口,雨纵天帘,更符合意境吧——可是,雨停了,不偏不巧,夏天像个淘气的孩子,不过却让我认识了一个如此有才情的女子。

慢慢收起雨伞,嘴角升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见。”“再见。”

下一刻的相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考试时,休息的时候,闲得无聊,不由自主的在草稿纸上一点一点描摹起容若的句子,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这种用诗词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唯美的句子呢。”两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不经意间再一次相连,抬起头,眼神交错的瞬间,形容不出来的电信号在神经中以快得超过上限的速度传递,病恹恹的阳光穿过图书馆生了锈的栏杆照进来,将几天前的那个雨天透过时空完美的融合,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美得无可挑剔。

纳兰性德。纳兰容若。清初的男子,以美为原则开展和继续的,脚踏实地的人生,演绎得那般美丽,只是美得有些悲怆,有些凄清。他是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男子,上演了一段几百年来无数后人为之倾倒的传奇。

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

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

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

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

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

最美丽的樱花,凋谢在最美丽的初春,樱花点点,思量却是,无情有思,流光抛,只是天公泪。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我笑笑,低头不语。看你远去的背影,抬起久违的眼神拥抱倾泻下来的阳光,流连在瞬间的永恒,如诗如画,嘴角不经意间扬起。八月,原来也可以这般唯美

当孤独世界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思念的洪流,便一发不可收拾,浩荡肆意。

每次都会在屏幕的另一边,仔细咀嚼你的句子那头的思绪,每次都会和你一起沉迷在烟海般的辞藻中,说好以后要到南方去,聊各自的梦想,想回到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做个文人,在钱塘吟唱烟柳画桥,在黄州高歌大江东去,看红尘中的镜花水月,笑岁月不经意的荏苒过往,看十里烟花微翠,看一片片飞花弄清,做个纯粹的文人,在金花粉饰之地留下自己的一点足迹,卑微的为词的奇葩点缀一丝微不足道的丝雨。

都是爱做梦的孩子,一个朋友如是说。是啊,都是爱做梦的孩子,拼命地想要颠覆现实的坚冰,却只是回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起点,零落之后的零落,我的梦醒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为一个飘渺的梦,痴迷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你静悄悄地来,又不带一丝痕迹的离开,唯一让我记起的,不过是一个毫不存在的幻影,一个在梦里陪我走过三百六十五天的影子。

轰然间,又一个世界灰飞烟灭。现世的寒冰像天幕一样毫不留情的倒塌——我才不是什么容若,不是什么文人,甚至连个文科生都不是。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现实的世界,才没有什么词中的唯美,樱花点点,思量却是,

有时候,心承载不住我们那短短的记忆,因为他们太重了 ————一个朋友对我说的,相似的背影,不一样的人

这句话我总会以为是多少年前一个不经意的黄昏,我一人看斜阳时写下的。可惜啊,不是,从来都不是,再怎样的失落唯美,琉璃易碎,不过都是我一个人可悲的幻象。

又是八月,却是丝雨。365天的痴迷,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盛夏的八月,燥热而多情。第一次见到你,天宇倾苍,漫天的乌云,厚重如地狱的颜色,耳边不经意的的风声,划过眼际,终于打开了,抑制不住的宣泄的的入口,刹那间,漫天清泪。是天使在哭吗?我撑着一把伞,流连在人群,低眼看人来人往,漫不经心,飘絮惆怅。

“你好。”一阵清脆,一个人的世界灰飞烟灭,耳边淡如清烟的雨滴渐渐消逝在心灵的边角,我一个人用孤寂铸成的城堡如此的不堪一击。你说爱的词,参差的短句,凄美婉转,正诉哀情,你爱的柳隐,工诗善词又怜影。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你说你怜惜她,说她空有一身的才情,却生在明末清初的动荡中,郁郁而终,你说上苍一定是嫉妒她是个女子,于是让她晚来世了几百年,你说她命中注定是柳七的妻子,却经不住轮回,委身嫁了大她三十岁的钱益谦。

“最怜玉人可爱处,经不住,雨打风流过,章台柳隐路,画不成,乱红云卷飘零中”这是你想要说的吧,我带你说出口,雨纵天帘,更符合意境吧——可是,雨停了,不偏不巧,夏天像个淘气的孩子,不过却让我认识了一个如此有才情的女子。

慢慢收起雨伞,嘴角升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见。”“再见。”

下一刻的相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考试时,休息的时候,闲得无聊,不由自主的在草稿纸上一点一点描摹起容若的句子,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这种用诗词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唯美的句子呢。”两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不经意间再一次相连,抬起头,眼神交错的瞬间,形容不出来的电信号在神经中以快得超过上限的速度传递,病恹恹的阳光穿过图书馆生了锈的栏杆照进来,将几天前的那个雨天透过时空完美的融合,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美得无可挑剔。

纳兰性德。纳兰容若。清初的男子,以美为原则开展和继续的,脚踏实地的人生,演绎得那般美丽,只是美得有些悲怆,有些凄清。他是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男子,上演了一段几百年来无数后人为之倾倒的传奇。

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

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

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

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

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

最美丽的樱花,凋谢在最美丽的初春,樱花点点,思量却是,无情有思,流光抛,只是天公泪。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我笑笑,低头不语。看你远去的背影,抬起久违的眼神拥抱倾泻下来的阳光,流连在瞬间的永恒,如诗如画,嘴角不经意间扬起。八月,原来也可以这般唯美

当孤独世界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思念的洪流,便一发不可收拾,浩荡肆意。

每次都会在屏幕的另一边,仔细咀嚼你的句子那头的思绪,每次都会和你一起沉迷在烟海般的辞藻中,说好以后要到南方去,聊各自的梦想,想回到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做个文人,在钱塘吟唱烟柳画桥,在黄州高歌大江东去,看红尘中的镜花水月,笑岁月不经意的荏苒过往,看十里烟花微翠,看一片片飞花弄清,做个纯粹的文人,在金花粉饰之地留下自己的一点足迹,卑微的为词的奇葩点缀一丝微不足道的丝雨。

都是爱做梦的孩子,一个朋友如是说。是啊,都是爱做梦的孩子,拼命地想要颠覆现实的坚冰,却只是回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起点,零落之后的零落,我的梦醒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为一个飘渺的梦,痴迷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你静悄悄地来,又不带一丝痕迹的离开,唯一让我记起的,不过是一个毫不存在的幻影,一个在梦里陪我走过三百六十五天的影子。

轰然间,又一个世界灰飞烟灭。现世的寒冰像天幕一样毫不留情的倒塌——我才不是什么容若,不是什么文人,甚至连个文科生都不是。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现实的世界,才没有什么词中的唯美,樱花点点,思量却是,

有时候,心承载不住我们那短短的记忆,因为他们太重了 ————一个朋友对我说的,相似的背影,不一样的人

这句话我总会以为是多少年前一个不经意的黄昏,我一人看斜阳时写下的。可惜啊,不是,从来都不是,再怎样的失落唯美,琉璃易碎,不过都是我一个人可悲的幻象。

又是八月,却是丝雨。365天的痴迷,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盛夏的八月,燥热而多情。第一次见到你,天宇倾苍,漫天的乌云,厚重如地狱的颜色,耳边不经意的的风声,划过眼际,终于打开了,抑制不住的宣泄的的入口,刹那间,漫天清泪。是天使在哭吗?我撑着一把伞,流连在人群,低眼看人来人往,漫不经心,飘絮惆怅。

“你好。”一阵清脆,一个人的世界灰飞烟灭,耳边淡如清烟的雨滴渐渐消逝在心灵的边角,我一个人用孤寂铸成的城堡如此的不堪一击。你说爱的词,参差的短句,凄美婉转,正诉哀情,你爱的柳隐,工诗善词又怜影。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你说你怜惜她,说她空有一身的才情,却生在明末清初的动荡中,郁郁而终,你说上苍一定是嫉妒她是个女子,于是让她晚来世了几百年,你说她命中注定是柳七的妻子,却经不住轮回,委身嫁了大她三十岁的钱益谦。

“最怜玉人可爱处,经不住,雨打风流过,章台柳隐路,画不成,乱红云卷飘零中”这是你想要说的吧,我带你说出口,雨纵天帘,更符合意境吧——可是,雨停了,不偏不巧,夏天像个淘气的孩子,不过却让我认识了一个如此有才情的女子。

慢慢收起雨伞,嘴角升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见。”“再见。”

下一刻的相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考试时,休息的时候,闲得无聊,不由自主的在草稿纸上一点一点描摹起容若的句子,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这种用诗词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唯美的句子呢。”两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不经意间再一次相连,抬起头,眼神交错的瞬间,形容不出来的电信号在神经中以快得超过上限的速度传递,病恹恹的阳光穿过图书馆生了锈的栏杆照进来,将几天前的那个雨天透过时空完美的融合,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美得无可挑剔。

纳兰性德。纳兰容若。清初的男子,以美为原则开展和继续的,脚踏实地的人生,演绎得那般美丽,只是美得有些悲怆,有些凄清。他是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男子,上演了一段几百年来无数后人为之倾倒的传奇。

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

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

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

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

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

最美丽的樱花,凋谢在最美丽的初春,樱花点点,思量却是,无情有思,流光抛,只是天公泪。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我笑笑,低头不语。看你远去的背影,抬起久违的眼神拥抱倾泻下来的阳光,流连在瞬间的永恒,如诗如画,嘴角不经意间扬起。八月,原来也可以这般唯美

当孤独世界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思念的洪流,便一发不可收拾,浩荡肆意。

每次都会在屏幕的另一边,仔细咀嚼你的句子那头的思绪,每次都会和你一起沉迷在烟海般的辞藻中,说好以后要到南方去,聊各自的梦想,想回到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做个文人,在钱塘吟唱烟柳画桥,在黄州高歌大江东去,看红尘中的镜花水月,笑岁月不经意的荏苒过往,看十里烟花微翠,看一片片飞花弄清,做个纯粹的文人,在金花粉饰之地留下自己的一点足迹,卑微的为词的奇葩点缀一丝微不足道的丝雨。

都是爱做梦的孩子,一个朋友如是说。是啊,都是爱做梦的孩子,拼命地想要颠覆现实的坚冰,却只是回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起点,零落之后的零落,我的梦醒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为一个飘渺的梦,痴迷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你静悄悄地来,又不带一丝痕迹的离开,唯一让我记起的,不过是一个毫不存在的幻影,一个在梦里陪我走过三百六十五天的影子。

轰然间,又一个世界灰飞烟灭。现世的寒冰像天幕一样毫不留情的倒塌——我才不是什么容若,不是什么文人,甚至连个文科生都不是。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现实的世界,才没有什么词中的唯美,樱花点点,思量却是,

夕阳·愁

(作文比赛投稿初中组)

夕阳把天空染成一片紫。大朵大朵的云慢慢燃烧靠来,紫红色的云霞逐渐蔓延天际。一只洁白的鸟划过天际,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巨大的鸣叫,仿佛在诉说着它的无奈。哀鸣,响彻整个天空……

这个倘大的校园。无尽的牵绊,却不知,从何说起。

操场上男生们在打篮球,大汗淋漓的他们无视夕阳的颓落,那片湛蓝在他们身后渐渐消退,他们却无动于衷,因为他们不是女生。多愁善感,是女生的专有名词。操场旁边便是宿舍楼,宿舍,承载了太多属于我们的甜酸苦辣。我到现在还记得田心在洗完澡后对我说的话:“也许大柠说得对,这是唯一的办法。我和她分开,把所有人的伤害减到最低。”她的头发,脸上全是水,湿漉漉的,不知淌过多少泪。我和她对视着,她的眼圈红了,我的眼圈红了,夕阳映在她的脸上,显得格外忧伤。我知道她们的分开是为了另一对有矛盾的朋友,我相信,她们不会忘记,那段只属于我、晴天、大柠、田心,我们四个人的回忆。站在操场栏杆大喊“明天考试要顺利!”,连保安也来听我们“演讲”;跪在地上对着天上的星星许愿,我知道,最亮的那颗,一定属于我们。我们四个跑在跑道上,向宿舍奔去,我们不停地跑,仿佛前面就是天堂。她们,给了我不曾有过的快乐。不论在过去,还是在未来,也不会再找到这份真挚的友谊。四个人的笑脸,永远地刻在了这个纯真的年代。

而如今,四个人并排的影子,只剩下我一个,形单只影。随着田心和大柠的离开,晴天也离开了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离开,只是她转走读了,虽然白天我们还在一起,可她在也不能陪我看夕阳了。我在一本书上曾看过这么一句话:“人生的圈子就这么大,有多少人进入,就会有多少人离开。”这是否喻示着我们要学会坦然面对?

生活总是充满矛盾和无奈,班里的分裂,考试的紧张,每个人都像定时炸弹,随时都会爆炸。可我却无暇理会这些,我的肩膀借给了最有需要的人,我的同桌鱼耳。她是走读生,每天早上总能看见她一脸灿烂地走过来,可现在她竟趴在我的肩膀上,声嘶力竭地哭喊着。我永远也忘不了她当时的样子,那么绝望,可我什么也帮不了她。那种失去亲人的痛彻心扉,只有她自己明白。泰戈尔说过:“我们把这个世界看错了,却反说它欺骗我们。”我送鱼儿出校门的时候太阳正在下山。夕阳把她的影子拉地长长的,望着鱼儿逐渐远去的背影,哀愁又涌上心头。时间的齿轮碾过一个又一个痕迹,所有的泪和痛,都成为我们成长的印记。

我一个人在羊肠小道走着,夕阳倚在地平线上,光芒向远处无限蔓延。我停下来,闭上眼睛,朦胧中,前面仿佛有一群朋友,她们笑着向我跑来,阳光沐浴在她们身上,金光闪闪,我张开手,却发现怎么也触碰不到她们。我挣脱着张开眼睛,夕阳已落下了,夜,却无限地延伸着。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费尔隆·弗瑞斯的人生旅程(2)

(一)(2)

费尔隆来到一个土黄色的破烂房屋的房门前,伸出脏兮兮的手轻轻的敲了敲门,“请问有人在吗?”他询问道。门缓缓的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长得很精瘦的一个小老人,头发苍白,眯着眼。他说:“小伙子,有什么事吗?”费尔隆欣喜的说:“请..问,您能收留我吗?我什么都可以干!只要有吃有喝就行了!求求您了,我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小老头支支吾吾的说:“可...是,我..也没有什么啊,这几天‘红十字骑士军团’一直都在搜刮我们的财物。哎,连口水都喝不了啊!更别说养你什么的了,孩子,你还是去找个富人家吧!”说罢,门‘哐’的一声就给关了,费尔隆只是楞在了那里。

接着,他挨家挨户的询问,换来的只不过是一声声的叹息与婉拒。

‘蹬蹬蹬蹬’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一队的穿着红色十字的铠甲和骑着骏马的骑士向费尔隆冲来,手里的长矛也横在了面前。

队伍在费尔隆的面前停了下来,领头的骑士说:“你是什么人?到这里来做什么?快说!”费尔隆被这眼前的景象给吓住了,颤抖的说:“我..我叫..费尔隆·弗瑞斯...你..们是..谁?”领头的骑士骄傲的说:“我们?哈!我们可是伟大神圣的‘红十字骑士军团’!我叫拜伦·瑞塔!你如果不想受到伤害!快交费用吧,不然我们也只能对不起了,你可不想这样子吧?”他说的仿佛只是家常便饭,平淡无比。费尔隆咽了一下,脑袋上出了冷汗,“我...我没..有钱啊!能..放..过我吗?”他颤抖又紧张的说道。拜伦嘲讽一笑,长矛笔直的指着费尔隆的鼻子,饶有兴味的说:“我亲爱的弗瑞斯先生,你天真的以为我会放过你吗?我们可是红十字骑士军团!可不能出尔反尔。兄弟们,揍扁他!”指令一发,后面的骑士蜂拥上前。费尔隆苦苦哀求着,而拜伦则在一旁开心的看戏,仿佛事与他无关。

‘呜呜!’森林里突然发出了几声低吼,拜伦神色一紧,俊眉微微皱在一起,长矛一挥,和骑士团一起朝森林奔去,“快点儿!那只可恶的恶狼又出来了!”

费尔隆只是望了一眼,就晕死过去了。

凉水浸透了费尔隆的破衬衫,头发也因此而变的湿润。费尔隆猛呛了几声,挣扎的睁开了幽黑乌亮的大眼睛,步入眼帘的是一张慈祥的脸庞,他说:“没事吧?孩子,你可吓坏我了!”费尔隆一吓,惊慌的说:“你是谁?难道是红十字?别找我,我没钱啊!!”老人只是嘿嘿一笑,忙不迭的说:“哎哟孩子,我可没那么邪恶!我叫凯罗斯·费龙。叫我凯罗斯老爷爷就行了!”费尔隆脸色一红,抱歉地说:“对不起啊,凯罗斯老爷爷,我误会您了!我叫费尔隆·弗瑞斯,叫我费尔隆就行了!”凯罗斯一笑,询问道:“那你怎么生存下去呢?就你这样肯定是被人欺负的料。孩子,你想干什么呢?”费尔隆沉重的低下了头,他什么也不会。本来是‘佛利达’贵族之一,天天过着锦衣棉食的生活,什么也不用干,也一事无成。但因为他们的爵士都办事不利,惹了国王生气,就废了‘佛利达’贵族,一瞬间天堂堕地狱。费尔隆叹气道:“凯罗斯老爷爷,我...我什么也不会啊!”凯罗斯也没说什么,对他笑了一下就走了。

费尔隆盯着早已远去的背影,喃喃道:“是您吗?爷爷。”

凯罗斯暗地里摇了摇头:怎么办啊,他什么也不会,难道要他去打渔吗?这可太危险了!哎,算了,见机行事吧!

......

(注:费尔隆:‘佛利达’贵族王子)

(未完.待续...)

钢笔·情

他,是我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我们一起学习,一起看书,一起玩耍……

但是,那一次,却将我们的友谊降到了冰点……

那天中午,我窝在座位写作业,写到一半时,钢笔突然没水了。“怎么办?”我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我一看,他的桌子上正好放着一支钢笔。“他和我这么要好,先将他的笔拿来用,他不会说什么的。”想到这儿,我不假思索地拿了他的钢笔。没过一会儿,他踏着阳光走了进来。

“我的钢笔呢?”

“哦,在我这。”我把钢笔轻轻一抛说,“接着!”

可人算不如天算。钢笔在空中画了一道弧线,没有按照预定的线路降落在他的手中,而是直接在他的身旁做了个“自由落体”。只听“扑通”一声,钢笔掉在了地上。

“你……”他发疯似的冲了上去,捡起了钢笔,心疼地擦掉灰尘,拔开了笔帽。

“啊……”他愕然了——笔尖明显地岔开了!

“你怎么……”他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哭了……

从此,我们的友谊结束了,他再也不理睬我了。

其实,有好几次我都想向他道歉,可我每次叫他,他只是望了我一眼,便走开了。于是,我在纸上写一句“对不起,那天,是我错了……”准备第二天交给他,向他道歉。

第二天,我要到县里参加写字比赛。一大早,我就到车站等车。

雾很浓。

忽然,在不远处冒出了个若隐若现的身影……

他来了吗?没有。可那朦胧的背影是谁?是他吗?不!他怎么会来呢,我们不是……没错,是他!是他!他 来了!他真的来了!

他默默地走到我面前,一言不发。

一辆公交车在雾里出现了。

我检查了一下行装:墨水、纸。钢笔,钢笔呢?没有钢笔还比什么?我急得直跺脚。

“怎么了?”他关切地问。

“我……我钢笔不见了!”

“那——那这个给你。”说完,他递给了我一个笔盒。

“谢谢!”我将道歉的纸条塞进他的手里,用手遮住眼睛,三步并做两步跑上车,找了个空位,坐了下去。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我便打开了笔盒。

只见盒中赫然放着一支崭新的钢笔。那笔……那不是我那天摔坏的笔吗?我拧开钢笔,岔开的地方消失了。“那是什么?”我发现了盒中的一张纸条。打开纸条,里面写着:

“那天,我太冲动了,原谅我的过失吧,这是我新买的笔,送给你,预祝你成功……

——你的好朋友”

车徐徐开动了。我急忙探出头,他的背影渐渐远去。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夺眶而出……

夜·月·人

在有月的深夜里,我的思想悄悄地起身,开始它在历史中的漫游。 穿过浮华糜烂,走过悲凄无奈,跨过沧海桑田,终于来到一扇古朴陈旧的门前。 是谁在高歌“我歌月徘徊,我舞影凌乱”?我好奇地推开门,却见一个别致的小园:一人、一桌、一杯酒。杯中清酒倒映着的却是一个寂寞的表情,那是盛唐一颗大大的眼泪。 是你,你说你要“举杯邀明月”,只有天际的一轮圆月才读得懂你的情思。别人都以为豪放不羁,写出“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你,还会有什么让你眉头紧锁?他们不知道你心中的热情,像普通的读书人一样,达则兼济天下。可当你还来不及酬谢如愿以偿,一颗热忱的心就开始冰凉,他们不需要你的治国贤才,他们只不过打着惜才的幌子,只要你在后宫写些“云想衣裳花想容”的艳歌。 于是你只能离开,离开那个摧眉折腰的朝廷,离开那个令人不得开心颜的尘世,去寻找能安放白鹿的青崖,寻找桃花潭边的美酒,寻找雪花大如席的轩辕台,寻找那一叶日边的孤帆…… 你说你要活出一个真的自我,在名山大川间放纵性情,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海。你用这些饱含激情的文字记录你的思想,告诉后人你的潇洒与豪迈。 昨日不可留,一个王朝的背影在脸色朦胧的醉酒中逝去。一个逗号慢慢缩成句号,一具腐朽的尸体就有了一个传颂千古的名字:李太白。 你的诗作是唐诗中的珠穆朗玛峰,你的精神是文学史上的万里长河,时间在你身上飞快地流过,却带不走你留在世人心中的品质。这种品质在你的诗作中被人不断品味,不断学习,不断被赞叹,绵亘千年而不衰,滋润了一代又一代的后人,而你自己,也在这种绵亘中升华到一个不可企及的高度。 那扇门缓缓合上,而你的身影,也带着无尽的沧桑在我的视野中远去。 明月浮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