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父亲的一件事作文400字(共九篇)

父母离婚那年我有四岁,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父亲流着泪跪在地上求母亲不要走,母亲不停地用脚揣父亲。我平静地看着母亲头也不回地跑了,到现在我都很奇怪,为什么我那个时候没有追出去。一直到现在,我对母亲唯一的印象就是,她瘦瘦的,头发很长,特别的喜欢穿漂亮衣服,经常打我,特别是打麻将输了钱的时候。在母亲打我的时候父亲经常是用身体挡着将要落在我身上的棍棒,流着泪说,输了就输了,你打孩子干什么?

后来父亲开始喝酒了,特别是在农闲的时候,一到晚上他就把自己灌得烂醉,但是他从来没有打过我,甚至发火的时候都不会骂我,只会流着泪摸着我的头呆呆地看着我。我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父亲和村里的一个寡妇结婚了,那不是件光彩的事情,那个寡妇是出了名的“扫把星”,还不到三十五岁就嫁了四次,让人害怕的是只要和他结婚的男人不出一年不是生病死就是发生意外死亡,她的第三个男人和她在一起是时间最长的,结婚一年零五天就在开山炸石头的时候被炸死了,听说尸体都没有找到,而父亲就是她的第五个男人。

以后的日子里我都叫她兰阿姨,她不让我叫她妈,说是她生不出我这样丑的女儿,还说叫她阿姨显得年轻一点。结婚以后父亲更累了,为什么能让兰阿姨买更多漂亮的衣服,他连酒都戒了,平时抽的烟都是用我写过的作业本自制的卷烟。他对兰阿姨很好,平时不要她做什么,总是干活回来就忙着做饭,吃了饭又忙着洗衣洗碗。而兰阿姨就边看电视边教我写作业,在大概半年的时间里我感觉到了家庭的温暖,虽然有的时候我看到父亲满脸的疲劳却总是要陪笑着和兰阿姨说话。

升初中考试头一天晚上,我正在复习功课,我听到兰阿姨和父亲吵架了,她说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明天就搬回去住,父亲说你小声点孩子在看书,让她听到了影响学习。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二天送我去考试的时候我问父亲,昨天你们为什么吵架了?父亲红着脸没有说话,我说爸爸我已经长大了,有什么事情你和我说,一家三口就我们两人是亲人了。父亲叹着气说兰阿姨的弟弟要结婚,送彩礼的钱不够要和我们借一千块钱。我听了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那钱是父亲帮人扛石头一滴血一滴汗的积攒起来给我上学用的。我说爸爸你要我还是要她你说一声,进考场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父亲一眼,他哭了,甚至鼻涕都流到了嘴边。

兰阿姨还是没有搬走,我知道她是吓父亲的,而且只要她搬走了就失去了这种衣食无忧的太太生活,她不会舍得的,我想除了父亲没有人可以忍受她。当然,最重要的是父亲还是把钱借给了她弟弟,说是借,我想有点好笑,她娘家从我们家借了数以万计的东西我怎么就从来没有见过他们还过了?我记得父亲和我说话的时候拼命地忍着泪水,他说涵涵你放心吧,你上学的钱我会想办法的,亲戚有困难要帮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说爸爸你不用担心,也许今年我上不了初中了,我最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别人有困难我们要帮,而我们有困难别人就不帮了呢?后来老师找到我们家的时候父亲才知道,我考试的时候语文就写了一篇作文,其他的都是空白。那天晚上父亲喝酒了,喝醉了以后他跪在院子里哭了一个晚上,兰阿姨也陪在他身边。

以后的日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兰阿姨开始不穿漂亮的衣服学着做家务,每天做好饭等着父亲回来,晚上父亲也可以抽着卷烟看电视了,家里的条件也一天天的好了起来。上初中的时候父亲和兰阿姨一起把我送到了学校。兰阿姨乘父亲去帮我买生活用品的时候悄悄地对我说,涵涵,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以后就叫我妈吧,我笑着说兰阿姨我已经习惯了,而且叫阿姨真的可以让你显得年轻一点,说话的时候我看到她眼睛里红红的。

我回学校了,爸爸仍然拼命地做生意,在有空的时候他就会开着车带我去逛商场,碰倒我喜欢的东西不管多贵他都会买给我。平时他也会开着车到学校去看我,有的时候为了中午带着我出去吃一顿饭他也会在教学楼下面等我两三个小时。同学们都特别的羡慕我,说像这样的好父亲在地球上很难找了。父亲在一天天地衰老着,他头上的白发越来越多,我经常叫他注意休息,不要只顾着赚钱连命都不要了。没有过多久他也学着染头发,他说人年纪大了总会有白发的,他不希望我看到的只是他的白发。

上大学的时候我开始恋爱了,为了抽出更多的时间陪男朋友我经常对父亲说要在学校上补习班,男友也是农村的,而且家里很穷,所以我经常问父亲要钱给他买衣服。虽然我要钱的数量越来越大,但是父亲从来没有问过我什么,他总是对我说在学校里不要省钱,一定要养好身体才能搞好学习。

从家里到学校有四个多小时的路,过圣诞节的时候为了和男友出去看电影了,爸爸给我打了几个电话我都没有接,到最后我干脆关了电话。看完电影我们又去吃烧烤,回学校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在学校门口我看到了父亲的车,走过去的时候我看到父亲睡着了,他缩着身子睡得口水都流出来了。我敲着玻璃叫醒了父亲,原来他怕我冷买了衣服送来给我的,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他已经在来学校的路上了,为了等我他就在这个大雪纷纷的夜晚一个人在车上坐了近五个小时,我抱着他哭了。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但是父亲坚持要回去,说是明天有一批货要发,叫我自己担心点,不要随便的玩到太晚,最重要的是搞好学习。我知道父亲生气了,看着他铁着脸开车离去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应该马上去死。

躺在床上的时候我不停地想着父亲的样子,想着他苍老的面庞,我哭了,泪水像开了闸的河水一样不停地流。我开始担心父亲,这么大的雪会不会因为路滑出什么事情呢?我希望兰阿姨的离开会让所有的灾难远离父亲。

父亲还是出事了,第二天我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父亲出了车祸。如果说第一次的车祸是因为兰阿姨带来的灾难,那么这次的车祸是谁带来的呢?我哭着假都没有请就包了车赶到医院了。

父亲仍然还在急救室里,而且流血过多需要马上输血,父亲的血是B型,而且医院的血库里正好缺少B型血。我对医生说我是他的女儿,我可以给父亲输血。我想只要能让父亲恢复健康,我情愿用我所有的血来换。想想父亲真的很可怜,我现在知道了父亲为什么当初不和兰阿姨离婚,因为除了我在他出事的时候再也没有其他的人可以照顾他了,如果没有离婚,至少这个时候兰阿姨一定会来照顾他一下。

化验结果出来了,医生把我叫到办公室,他问我平时父亲对我怎么样,我奇怪他怎么会问我这样的问题,我说很好呀,父亲对女儿还能不好吗?当医生告诉我父亲和我没有血缘关系的时候我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离我不远的另一张病床上父亲戴着氧气罩看着我,旁边围满了医生。我看到了父亲眼里不停地流着泪,医生说父亲流血过多已经无法救治了,现在就等着我醒过来和父亲说只后几句话了。我扑到父亲怀抱里,“爸爸,你不要死,你死了我怎么办呀?”

父亲眼里不停地流着泪水,他努力地指了指氧气罩,医生把氧气罩拿开了,“涵涵,”他微笑着对我说,“我走了要照顾好自己,书念完以后稳定了就去找你妈,只有她知道你亲生的父亲是谁,我原本想等你书念完了在告诉你,但是等不到那一天了,希望你能照顾好你自己!”他的手无力地垂下去的时候我发疯一样地喊了出来:“爸爸,不管怎么样我只有一个爸爸,就是你呀!”我看到了父亲眼睛闭上的一刹那微笑着点了点头。

父亲给我留了很大一笔钱,我还是把大学念完了。毕业的时候我去看父亲,他的坟上已经长满了草,我趴在坟上哭了,我说爸爸,你永远是我最好的爸爸。

搬家的时候我在父亲的保险柜里发现了一个旧得发黄的笔记本,是他以前帮人扛石头时记工的,在第一页上面写着:涵涵一岁零八个月了,我不敢相信她不是我的女儿,她的样子和我是那样的相同。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我想我能做的就是努力地转(赚)钱让她好好地上学,不要再像我一样没有出西(息)了。涵涵,我亲爱的女儿,我会永远的爱你!——83年4月。

合上笔记本的那一刻,泪水像疯了一样地奔了出来。

新华区实验小学四年级:李皓帆

一件快乐的事

一件快乐的事在我的记忆里,快乐的事很多,其中令我最快乐的就是那一次帮助一个小姑娘的事。新年到了,我的口袋里装满了压岁钱。我便拉着妈妈陪我去买新书包。来到超市门口,只见店前围了一大群人,不时还传出议论声:“好可怜啊……”,于是充满好奇心的我像泥鳅一样从人缝里钻进去,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跪在冰凉的地上,她的头发乱七八糟的,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破衣服,瘦弱的身子在寒风中直发抖,从她的眼光里可以看出她是那么悲伤。小姑娘的面前放着一张皱巴巴的纸,纸上写着歪歪扭扭的字——求助学费。我仔细一看,原来她妈妈因一次交通事故离她而去。他的父亲又得了重病,为了治病,家里的钱都花光了,能卖的东西也卖完了,还差亲戚朋友们一大笔债,马上就要开学了,可学费没有。我看了鼻子酸酸的,像有小虫在爬一样,不争气的眼泪也在眼眶里看热闹。于是我忙把口袋里的压岁钱拿给了她,强忍着泪水挤出了人群,身后传达来“谢谢”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原来围观的人都掏出自已的钱你伍元我拾元……,连一个拾破烂的老奶奶也献出了爱心,这样,小女孩的纸上洒满了爱。妈妈投来先赞许而慈爱的目光问到:“还买书包吗”?我说:“人家连上学的机会都没了,我的旧书包就坚持一下吧”。于是我与妈妈轻快的踏上了回家的路,心里感到快乐无比。贵州省瓮安县城关一小三(7)班欧怡君

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

这是美国简单主义大师雷蒙德•卡佛的作品,请大家阅读之后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题目叫“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父亲究竟是怎么被毁的?文章第一段明确写出“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傻蛋的死究竟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这辈子有三件事让他很受打击。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第一件事是珍珠港事件。第二件事是搬到温纳奇附近我祖父的农场,我父亲在那里结束余生,虽然他的余生或许在这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我父亲把傻蛋的死这件事怪罪到傻蛋的老婆身上,然后他怪罪鲈鱼,最后他怪罪到自己身上,因为是他把《田野与溪流》杂志①后面的那张广告拿给傻蛋看,上面写着他们可以运送活鲈鱼到美国各地。

傻蛋拿到鱼以后,他开始变得怪里怪气。那些鱼改变了傻蛋整个人,我父亲是这么说的。

我从来不知道傻蛋的真名,如果有人知道,我也没听说过。他以前就叫傻蛋,现在我只记得他叫做傻蛋。他像个小老头,秃头,个子很矮,但手脚却很有力。如果他露齿而笑,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他的嘴唇会往后卷,露出黄褐、残缺的牙齿:那让他有一种狡猾的表情。当他听你说话时,那一双水溜溜的眼睛牢牢盯住你的嘴巴——如果你不是在说话,那双眼睛就会游移到别处,在你身体上打转。

我觉得他不是真的聋了,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聋。但他的确不会说话,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不管他是不是聋子,傻蛋打从一九二〇年代起就是锯木厂的工人。这里是属于华盛顿州亚基马市的“卡萨卡木材公司”。我认识傻蛋的那些年,他是个清洁工,那些年来我从没看过他有不同的打扮。一顶毛帽、一件卡其工作衫、一件丁尼夹克、一条吊带裤。在衣服上面的口袋,他每次都放几卷卫生纸,因为他的工作项目之一就是打扫厕所并且补充厕所里的用品。这工作让他很忙,因为夜巡的工人在绕过工厂一圈后,离开时总是会在午餐盒放一、两卷卫生纸夹带离开。

傻蛋带着一只手电筒,即是他上得是白天班。他也带了螺旋扳手、钳子、螺丝起子、绝缘胶带……所有技工会带的工具。就这样,他们为此取笑傻蛋,因为他总是带了那么多工具在身上。卡尔、泰德、强尼,他们是取笑傻蛋的人里最恶劣的。但傻蛋毫不介意,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我父亲从不取笑傻蛋,至少据我所知是如此。爸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留着小平头,双下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肚子。傻蛋总是盯着那肚子瞧。傻蛋会到父亲工作的磨光室,当他用磨石轮打磨木材时,傻蛋会坐在一张板凳上,看着我爸的肚子。

傻蛋的房子和别人的差不多。

那是一间贴满焦油纸的房子,在河流附近,距离镇上约五、六英里。房子后面半英里的地方,在草坪的尽头有一个大石坑,那是州政府为了铺设道附近路挖出来的坑。原本是三个大洞,过了许多年,三个大洞都积满了水。然后慢慢地,这三个池塘就变成一个池塘。

那池塘很深,看起来很阴森

傻蛋有房子,也有老婆,年纪比傻蛋小很多,据说曾经和墨西哥人鬼混。父亲说讲这种话的人真是爱管闲事,像卡尔、泰德、强尼那些人。

她是个矮小的胖女人,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我第一看到她,就看到那双眼睛。那次我和彼得在一起骑着脚踏车,在傻蛋家门前停下要一杯水喝。

当她开门时。我说我是戴尔的儿子。我说:“他和傻——”然后我马上改口。“噢,他和你先生一起工作。我们骑脚踏车,想来这里要杯水喝。”

“在这里等,”她说。

她两手各拿了一只小锡杯回来。我一口就喝光了。

但她没有帮我们多倒一杯水。她看着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当我们开始骑上脚踏车时,她走到门旁边。

“哪天你们两个小家伙有一辆车,说不定我可以一起兜兜风。”

她笑了。她的牙齿和嘴巴相比,看起来太大了。

“我们走吧,”彼得说,然后我们就走了。

在我们这一州,不是很多地方可以找得到鲈鱼。在一些高山溪流中大多数是彩虹鳟,一些河鳟和红点鲑②,在蔚蓝湖和环石湖里还有银鱼。大概就是这些鱼,除了在秋末,有些河里会有海洋鲑鱼回游。但是如果你以钓鱼为生,这里的鱼足够让你忙的了。没有人钓鲈鱼,我认识的很多人从来没看过鲈鱼,除了在照片上。但是我父亲在阿肯色州和乔治亚州长大,他以前看过很多鲈鱼,傻蛋的鲈鱼和他有很大关系,因为傻蛋是他的朋友。

鲈鱼送来的那天,我跑去市立游泳池游泳。我记得我回家后又出门去拿鲈鱼,因为老爸要去帮傻蛋的忙——从路易西安纳州巴顿洛吉寄来的三大箱包裹。

我们坐上傻蛋的小卡车,老爸、傻蛋和我。

那三大箱包裹原来是三个大桶子,放在这是美国简单主义大师雷蒙德•卡佛的作品,请大家阅读之后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题目叫“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父亲究竟是怎么被毁的?文章第一段明确写出“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傻蛋的死究竟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这辈子有三件事让他很受打击。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第一件事是珍珠港事件。第二件事是搬到温纳奇附近我祖父的农场,我父亲在那里结束余生,虽然他的余生或许在这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我父亲把傻蛋的死这件事怪罪到傻蛋的老婆身上,然后他怪罪鲈鱼,最后他怪罪到自己身上,因为是他把《田野与溪流》杂志①后面的那张广告拿给傻蛋看,上面写着他们可以运送活鲈鱼到美国各地。

傻蛋拿到鱼以后,他开始变得怪里怪气。那些鱼改变了傻蛋整个人,我父亲是这么说的。

我从来不知道傻蛋的真名,如果有人知道,我也没听说过。他以前就叫傻蛋,现在我只记得他叫做傻蛋。他像个小老头,秃头,个子很矮,但手脚却很有力。如果他露齿而笑,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他的嘴唇会往后卷,露出黄褐、残缺的牙齿:那让他有一种狡猾的表情。当他听你说话时,那一双水溜溜的眼睛牢牢盯住你的嘴巴——如果你不是在说话,那双眼睛就会游移到别处,在你身体上打转。

我觉得他不是真的聋了,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聋。但他的确不会说话,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不管他是不是聋子,傻蛋打从一九二〇年代起就是锯木厂的工人。这里是属于华盛顿州亚基马市的“卡萨卡木材公司”。我认识傻蛋的那些年,他是个清洁工,那些年来我从没看过他有不同的打扮。一顶毛帽、一件卡其工作衫、一件丁尼夹克、一条吊带裤。在衣服上面的口袋,他每次都放几卷卫生纸,因为他的工作项目之一就是打扫厕所并且补充厕所里的用品。这工作让他很忙,因为夜巡的工人在绕过工厂一圈后,离开时总是会在午餐盒放一、两卷卫生纸夹带离开。

傻蛋带着一只手电筒,即是他上得是白天班。他也带了螺旋扳手、钳子、螺丝起子、绝缘胶带……所有技工会带的工具。就这样,他们为此取笑傻蛋,因为他总是带了那么多工具在身上。卡尔、泰德、强尼,他们是取笑傻蛋的人里最恶劣的。但傻蛋毫不介意,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我父亲从不取笑傻蛋,至少据我所知是如此。爸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留着小平头,双下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肚子。傻蛋总是盯着那肚子瞧。傻蛋会到父亲工作的磨光室,当他用磨石轮打磨木材时,傻蛋会坐在一张板凳上,看着我爸的肚子。

傻蛋的房子和别人的差不多。

那是一间贴满焦油纸的房子,在河流附近,距离镇上约五、六英里。房子后面半英里的地方,在草坪的尽头有一个大石坑,那是州政府为了铺设道附近路挖出来的坑。原本是三个大洞,过了许多年,三个大洞都积满了水。然后慢慢地,这三个池塘就变成一个池塘。

那池塘很深,看起来很阴森

傻蛋有房子,也有老婆,年纪比傻蛋小很多,据说曾经和墨西哥人鬼混。父亲说讲这种话的人真是爱管闲事,像卡尔、泰德、强尼那些人。

她是个矮小的胖女人,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我第一看到她,就看到那双眼睛。那次我和彼得在一起骑着脚踏车,在傻蛋家门前停下要一杯水喝。

当她开门时。我说我是戴尔的儿子。我说:“他和傻——”然后我马上改口。“噢,他和你先生一起工作。我们骑脚踏车,想来这里要杯水喝。”

“在这里等,”她说。

她两手各拿了一只小锡杯回来。我一口就喝光了。

但她没有帮我们多倒一杯水。她看着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当我们开始骑上脚踏车时,她走到门旁边。

“哪天你们两个小家伙有一辆车,说不定我可以一起兜兜风。”

她笑了。她的牙齿和嘴巴相比,看起来太大了。

“我们走吧,”彼得说,然后我们就走了。

在我们这一州,不是很多地方可以找得到鲈鱼。在一些高山溪流中大多数是彩虹鳟,一些河鳟和红点鲑②,在蔚蓝湖和环石湖里还有银鱼。大概就是这些鱼,除了在秋末,有些河里会有海洋鲑鱼回游。但是如果你以钓鱼为生,这里的鱼足够让你忙的了。没有人钓鲈鱼,我认识的很多人从来没看过鲈鱼,除了在照片上。但是我父亲在阿肯色州和乔治亚州长大,他以前看过很多鲈鱼,傻蛋的鲈鱼和他有很大关系,因为傻蛋是他的朋友。

鲈鱼送来的那天,我跑去市立游泳池游泳。我记得我回家后又出门去拿鲈鱼,因为老爸要去帮傻蛋的忙——从路易西安纳州巴顿洛吉寄来的三大箱包裹。

我们坐上傻蛋的小卡车,老爸、傻蛋和我。

那三大箱包裹原来是三个大桶子,放在这是美国简单主义大师雷蒙德•卡佛的作品,请大家阅读之后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题目叫“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父亲究竟是怎么被毁的?文章第一段明确写出“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傻蛋的死究竟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这辈子有三件事让他很受打击。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第一件事是珍珠港事件。第二件事是搬到温纳奇附近我祖父的农场,我父亲在那里结束余生,虽然他的余生或许在这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我父亲把傻蛋的死这件事怪罪到傻蛋的老婆身上,然后他怪罪鲈鱼,最后他怪罪到自己身上,因为是他把《田野与溪流》杂志①后面的那张广告拿给傻蛋看,上面写着他们可以运送活鲈鱼到美国各地。

傻蛋拿到鱼以后,他开始变得怪里怪气。那些鱼改变了傻蛋整个人,我父亲是这么说的。

我从来不知道傻蛋的真名,如果有人知道,我也没听说过。他以前就叫傻蛋,现在我只记得他叫做傻蛋。他像个小老头,秃头,个子很矮,但手脚却很有力。如果他露齿而笑,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他的嘴唇会往后卷,露出黄褐、残缺的牙齿:那让他有一种狡猾的表情。当他听你说话时,那一双水溜溜的眼睛牢牢盯住你的嘴巴——如果你不是在说话,那双眼睛就会游移到别处,在你身体上打转。

我觉得他不是真的聋了,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聋。但他的确不会说话,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不管他是不是聋子,傻蛋打从一九二〇年代起就是锯木厂的工人。这里是属于华盛顿州亚基马市的“卡萨卡木材公司”。我认识傻蛋的那些年,他是个清洁工,那些年来我从没看过他有不同的打扮。一顶毛帽、一件卡其工作衫、一件丁尼夹克、一条吊带裤。在衣服上面的口袋,他每次都放几卷卫生纸,因为他的工作项目之一就是打扫厕所并且补充厕所里的用品。这工作让他很忙,因为夜巡的工人在绕过工厂一圈后,离开时总是会在午餐盒放一、两卷卫生纸夹带离开。

傻蛋带着一只手电筒,即是他上得是白天班。他也带了螺旋扳手、钳子、螺丝起子、绝缘胶带……所有技工会带的工具。就这样,他们为此取笑傻蛋,因为他总是带了那么多工具在身上。卡尔、泰德、强尼,他们是取笑傻蛋的人里最恶劣的。但傻蛋毫不介意,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我父亲从不取笑傻蛋,至少据我所知是如此。爸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留着小平头,双下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肚子。傻蛋总是盯着那肚子瞧。傻蛋会到父亲工作的磨光室,当他用磨石轮打磨木材时,傻蛋会坐在一张板凳上,看着我爸的肚子。

傻蛋的房子和别人的差不多。

那是一间贴满焦油纸的房子,在河流附近,距离镇上约五、六英里。房子后面半英里的地方,在草坪的尽头有一个大石坑,那是州政府为了铺设道附近路挖出来的坑。原本是三个大洞,过了许多年,三个大洞都积满了水。然后慢慢地,这三个池塘就变成一个池塘。

那池塘很深,看起来很阴森

傻蛋有房子,也有老婆,年纪比傻蛋小很多,据说曾经和墨西哥人鬼混。父亲说讲这种话的人真是爱管闲事,像卡尔、泰德、强尼那些人。

她是个矮小的胖女人,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我第一看到她,就看到那双眼睛。那次我和彼得在一起骑着脚踏车,在傻蛋家门前停下要一杯水喝。

当她开门时。我说我是戴尔的儿子。我说:“他和傻——”然后我马上改口。“噢,他和你先生一起工作。我们骑脚踏车,想来这里要杯水喝。”

“在这里等,”她说。

她两手各拿了一只小锡杯回来。我一口就喝光了。

但她没有帮我们多倒一杯水。她看着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当我们开始骑上脚踏车时,她走到门旁边。

“哪天你们两个小家伙有一辆车,说不定我可以一起兜兜风。”

她笑了。她的牙齿和嘴巴相比,看起来太大了。

“我们走吧,”彼得说,然后我们就走了。

在我们这一州,不是很多地方可以找得到鲈鱼。在一些高山溪流中大多数是彩虹鳟,一些河鳟和红点鲑②,在蔚蓝湖和环石湖里还有银鱼。大概就是这些鱼,除了在秋末,有些河里会有海洋鲑鱼回游。但是如果你以钓鱼为生,这里的鱼足够让你忙的了。没有人钓鲈鱼,我认识的很多人从来没看过鲈鱼,除了在照片上。但是我父亲在阿肯色州和乔治亚州长大,他以前看过很多鲈鱼,傻蛋的鲈鱼和他有很大关系,因为傻蛋是他的朋友。

鲈鱼送来的那天,我跑去市立游泳池游泳。我记得我回家后又出门去拿鲈鱼,因为老爸要去帮傻蛋的忙——从路易西安纳州巴顿洛吉寄来的三大箱包裹。

我们坐上傻蛋的小卡车,老爸、傻蛋和我。

那三大箱包裹原来是三个大桶子,放在这是美国简单主义大师雷蒙德•卡佛的作品,请大家阅读之后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题目叫“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父亲究竟是怎么被毁的?文章第一段明确写出“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傻蛋的死究竟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这辈子有三件事让他很受打击。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第一件事是珍珠港事件。第二件事是搬到温纳奇附近我祖父的农场,我父亲在那里结束余生,虽然他的余生或许在这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我父亲把傻蛋的死这件事怪罪到傻蛋的老婆身上,然后他怪罪鲈鱼,最后他怪罪到自己身上,因为是他把《田野与溪流》杂志①后面的那张广告拿给傻蛋看,上面写着他们可以运送活鲈鱼到美国各地。

傻蛋拿到鱼以后,他开始变得怪里怪气。那些鱼改变了傻蛋整个人,我父亲是这么说的。

我从来不知道傻蛋的真名,如果有人知道,我也没听说过。他以前就叫傻蛋,现在我只记得他叫做傻蛋。他像个小老头,秃头,个子很矮,但手脚却很有力。如果他露齿而笑,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他的嘴唇会往后卷,露出黄褐、残缺的牙齿:那让他有一种狡猾的表情。当他听你说话时,那一双水溜溜的眼睛牢牢盯住你的嘴巴——如果你不是在说话,那双眼睛就会游移到别处,在你身体上打转。

我觉得他不是真的聋了,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聋。但他的确不会说话,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不管他是不是聋子,傻蛋打从一九二〇年代起就是锯木厂的工人。这里是属于华盛顿州亚基马市的“卡萨卡木材公司”。我认识傻蛋的那些年,他是个清洁工,那些年来我从没看过他有不同的打扮。一顶毛帽、一件卡其工作衫、一件丁尼夹克、一条吊带裤。在衣服上面的口袋,他每次都放几卷卫生纸,因为他的工作项目之一就是打扫厕所并且补充厕所里的用品。这工作让他很忙,因为夜巡的工人在绕过工厂一圈后,离开时总是会在午餐盒放一、两卷卫生纸夹带离开。

傻蛋带着一只手电筒,即是他上得是白天班。他也带了螺旋扳手、钳子、螺丝起子、绝缘胶带……所有技工会带的工具。就这样,他们为此取笑傻蛋,因为他总是带了那么多工具在身上。卡尔、泰德、强尼,他们是取笑傻蛋的人里最恶劣的。但傻蛋毫不介意,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我父亲从不取笑傻蛋,至少据我所知是如此。爸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留着小平头,双下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肚子。傻蛋总是盯着那肚子瞧。傻蛋会到父亲工作的磨光室,当他用磨石轮打磨木材时,傻蛋会坐在一张板凳上,看着我爸的肚子。

傻蛋的房子和别人的差不多。

那是一间贴满焦油纸的房子,在河流附近,距离镇上约五、六英里。房子后面半英里的地方,在草坪的尽头有一个大石坑,那是州政府为了铺设道附近路挖出来的坑。原本是三个大洞,过了许多年,三个大洞都积满了水。然后慢慢地,这三个池塘就变成一个池塘。

那池塘很深,看起来很阴森

傻蛋有房子,也有老婆,年纪比傻蛋小很多,据说曾经和墨西哥人鬼混。父亲说讲这种话的人真是爱管闲事,像卡尔、泰德、强尼那些人。

她是个矮小的胖女人,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我第一看到她,就看到那双眼睛。那次我和彼得在一起骑着脚踏车,在傻蛋家门前停下要一杯水喝。

当她开门时。我说我是戴尔的儿子。我说:“他和傻——”然后我马上改口。“噢,他和你先生一起工作。我们骑脚踏车,想来这里要杯水喝。”

“在这里等,”她说。

她两手各拿了一只小锡杯回来。我一口就喝光了。

但她没有帮我们多倒一杯水。她看着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当我们开始骑上脚踏车时,她走到门旁边。

“哪天你们两个小家伙有一辆车,说不定我可以一起兜兜风。”

她笑了。她的牙齿和嘴巴相比,看起来太大了。

“我们走吧,”彼得说,然后我们就走了。

在我们这一州,不是很多地方可以找得到鲈鱼。在一些高山溪流中大多数是彩虹鳟,一些河鳟和红点鲑②,在蔚蓝湖和环石湖里还有银鱼。大概就是这些鱼,除了在秋末,有些河里会有海洋鲑鱼回游。但是如果你以钓鱼为生,这里的鱼足够让你忙的了。没有人钓鲈鱼,我认识的很多人从来没看过鲈鱼,除了在照片上。但是我父亲在阿肯色州和乔治亚州长大,他以前看过很多鲈鱼,傻蛋的鲈鱼和他有很大关系,因为傻蛋是他的朋友。

鲈鱼送来的那天,我跑去市立游泳池游泳。我记得我回家后又出门去拿鲈鱼,因为老爸要去帮傻蛋的忙——从路易西安纳州巴顿洛吉寄来的三大箱包裹。

我们坐上傻蛋的小卡车,老爸、傻蛋和我。

那三大箱包裹原来是三个大桶子,放在这是美国简单主义大师雷蒙德•卡佛的作品,请大家阅读之后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题目叫“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父亲究竟是怎么被毁的?文章第一段明确写出“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傻蛋的死究竟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这辈子有三件事让他很受打击。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第一件事是珍珠港事件。第二件事是搬到温纳奇附近我祖父的农场,我父亲在那里结束余生,虽然他的余生或许在这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我父亲把傻蛋的死这件事怪罪到傻蛋的老婆身上,然后他怪罪鲈鱼,最后他怪罪到自己身上,因为是他把《田野与溪流》杂志①后面的那张广告拿给傻蛋看,上面写着他们可以运送活鲈鱼到美国各地。

傻蛋拿到鱼以后,他开始变得怪里怪气。那些鱼改变了傻蛋整个人,我父亲是这么说的。

我从来不知道傻蛋的真名,如果有人知道,我也没听说过。他以前就叫傻蛋,现在我只记得他叫做傻蛋。他像个小老头,秃头,个子很矮,但手脚却很有力。如果他露齿而笑,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他的嘴唇会往后卷,露出黄褐、残缺的牙齿:那让他有一种狡猾的表情。当他听你说话时,那一双水溜溜的眼睛牢牢盯住你的嘴巴——如果你不是在说话,那双眼睛就会游移到别处,在你身体上打转。

我觉得他不是真的聋了,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聋。但他的确不会说话,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不管他是不是聋子,傻蛋打从一九二〇年代起就是锯木厂的工人。这里是属于华盛顿州亚基马市的“卡萨卡木材公司”。我认识傻蛋的那些年,他是个清洁工,那些年来我从没看过他有不同的打扮。一顶毛帽、一件卡其工作衫、一件丁尼夹克、一条吊带裤。在衣服上面的口袋,他每次都放几卷卫生纸,因为他的工作项目之一就是打扫厕所并且补充厕所里的用品。这工作让他很忙,因为夜巡的工人在绕过工厂一圈后,离开时总是会在午餐盒放一、两卷卫生纸夹带离开。

傻蛋带着一只手电筒,即是他上得是白天班。他也带了螺旋扳手、钳子、螺丝起子、绝缘胶带……所有技工会带的工具。就这样,他们为此取笑傻蛋,因为他总是带了那么多工具在身上。卡尔、泰德、强尼,他们是取笑傻蛋的人里最恶劣的。但傻蛋毫不介意,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我父亲从不取笑傻蛋,至少据我所知是如此。爸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留着小平头,双下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肚子。傻蛋总是盯着那肚子瞧。傻蛋会到父亲工作的磨光室,当他用磨石轮打磨木材时,傻蛋会坐在一张板凳上,看着我爸的肚子。

傻蛋的房子和别人的差不多。

那是一间贴满焦油纸的房子,在河流附近,距离镇上约五、六英里。房子后面半英里的地方,在草坪的尽头有一个大石坑,那是州政府为了铺设道附近路挖出来的坑。原本是三个大洞,过了许多年,三个大洞都积满了水。然后慢慢地,这三个池塘就变成一个池塘。

那池塘很深,看起来很阴森

傻蛋有房子,也有老婆,年纪比傻蛋小很多,据说曾经和墨西哥人鬼混。父亲说讲这种话的人真是爱管闲事,像卡尔、泰德、强尼那些人。

她是个矮小的胖女人,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我第一看到她,就看到那双眼睛。那次我和彼得在一起骑着脚踏车,在傻蛋家门前停下要一杯水喝。

当她开门时。我说我是戴尔的儿子。我说:“他和傻——”然后我马上改口。“噢,他和你先生一起工作。我们骑脚踏车,想来这里要杯水喝。”

“在这里等,”她说。

她两手各拿了一只小锡杯回来。我一口就喝光了。

但她没有帮我们多倒一杯水。她看着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当我们开始骑上脚踏车时,她走到门旁边。

“哪天你们两个小家伙有一辆车,说不定我可以一起兜兜风。”

她笑了。她的牙齿和嘴巴相比,看起来太大了。

“我们走吧,”彼得说,然后我们就走了。

在我们这一州,不是很多地方可以找得到鲈鱼。在一些高山溪流中大多数是彩虹鳟,一些河鳟和红点鲑②,在蔚蓝湖和环石湖里还有银鱼。大概就是这些鱼,除了在秋末,有些河里会有海洋鲑鱼回游。但是如果你以钓鱼为生,这里的鱼足够让你忙的了。没有人钓鲈鱼,我认识的很多人从来没看过鲈鱼,除了在照片上。但是我父亲在阿肯色州和乔治亚州长大,他以前看过很多鲈鱼,傻蛋的鲈鱼和他有很大关系,因为傻蛋是他的朋友。

鲈鱼送来的那天,我跑去市立游泳池游泳。我记得我回家后又出门去拿鲈鱼,因为老爸要去帮傻蛋的忙——从路易西安纳州巴顿洛吉寄来的三大箱包裹。

我们坐上傻蛋的小卡车,老爸、傻蛋和我。

那三大箱包裹原来是三个大桶子,放在这是美国简单主义大师雷蒙德•卡佛的作品,请大家阅读之后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题目叫“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父亲究竟是怎么被毁的?文章第一段明确写出“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傻蛋的死究竟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这辈子有三件事让他很受打击。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第一件事是珍珠港事件。第二件事是搬到温纳奇附近我祖父的农场,我父亲在那里结束余生,虽然他的余生或许在这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我父亲把傻蛋的死这件事怪罪到傻蛋的老婆身上,然后他怪罪鲈鱼,最后他怪罪到自己身上,因为是他把《田野与溪流》杂志①后面的那张广告拿给傻蛋看,上面写着他们可以运送活鲈鱼到美国各地。

傻蛋拿到鱼以后,他开始变得怪里怪气。那些鱼改变了傻蛋整个人,我父亲是这么说的。

我从来不知道傻蛋的真名,如果有人知道,我也没听说过。他以前就叫傻蛋,现在我只记得他叫做傻蛋。他像个小老头,秃头,个子很矮,但手脚却很有力。如果他露齿而笑,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他的嘴唇会往后卷,露出黄褐、残缺的牙齿:那让他有一种狡猾的表情。当他听你说话时,那一双水溜溜的眼睛牢牢盯住你的嘴巴——如果你不是在说话,那双眼睛就会游移到别处,在你身体上打转。

我觉得他不是真的聋了,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聋。但他的确不会说话,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不管他是不是聋子,傻蛋打从一九二〇年代起就是锯木厂的工人。这里是属于华盛顿州亚基马市的“卡萨卡木材公司”。我认识傻蛋的那些年,他是个清洁工,那些年来我从没看过他有不同的打扮。一顶毛帽、一件卡其工作衫、一件丁尼夹克、一条吊带裤。在衣服上面的口袋,他每次都放几卷卫生纸,因为他的工作项目之一就是打扫厕所并且补充厕所里的用品。这工作让他很忙,因为夜巡的工人在绕过工厂一圈后,离开时总是会在午餐盒放一、两卷卫生纸夹带离开。

傻蛋带着一只手电筒,即是他上得是白天班。他也带了螺旋扳手、钳子、螺丝起子、绝缘胶带……所有技工会带的工具。就这样,他们为此取笑傻蛋,因为他总是带了那么多工具在身上。卡尔、泰德、强尼,他们是取笑傻蛋的人里最恶劣的。但傻蛋毫不介意,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我父亲从不取笑傻蛋,至少据我所知是如此。爸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留着小平头,双下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肚子。傻蛋总是盯着那肚子瞧。傻蛋会到父亲工作的磨光室,当他用磨石轮打磨木材时,傻蛋会坐在一张板凳上,看着我爸的肚子。

傻蛋的房子和别人的差不多。

那是一间贴满焦油纸的房子,在河流附近,距离镇上约五、六英里。房子后面半英里的地方,在草坪的尽头有一个大石坑,那是州政府为了铺设道附近路挖出来的坑。原本是三个大洞,过了许多年,三个大洞都积满了水。然后慢慢地,这三个池塘就变成一个池塘。

那池塘很深,看起来很阴森

傻蛋有房子,也有老婆,年纪比傻蛋小很多,据说曾经和墨西哥人鬼混。父亲说讲这种话的人真是爱管闲事,像卡尔、泰德、强尼那些人。

她是个矮小的胖女人,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我第一看到她,就看到那双眼睛。那次我和彼得在一起骑着脚踏车,在傻蛋家门前停下要一杯水喝。

当她开门时。我说我是戴尔的儿子。我说:“他和傻——”然后我马上改口。“噢,他和你先生一起工作。我们骑脚踏车,想来这里要杯水喝。”

“在这里等,”她说。

她两手各拿了一只小锡杯回来。我一口就喝光了。

但她没有帮我们多倒一杯水。她看着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当我们开始骑上脚踏车时,她走到门旁边。

“哪天你们两个小家伙有一辆车,说不定我可以一起兜兜风。”

她笑了。她的牙齿和嘴巴相比,看起来太大了。

“我们走吧,”彼得说,然后我们就走了。

在我们这一州,不是很多地方可以找得到鲈鱼。在一些高山溪流中大多数是彩虹鳟,一些河鳟和红点鲑②,在蔚蓝湖和环石湖里还有银鱼。大概就是这些鱼,除了在秋末,有些河里会有海洋鲑鱼回游。但是如果你以钓鱼为生,这里的鱼足够让你忙的了。没有人钓鲈鱼,我认识的很多人从来没看过鲈鱼,除了在照片上。但是我父亲在阿肯色州和乔治亚州长大,他以前看过很多鲈鱼,傻蛋的鲈鱼和他有很大关系,因为傻蛋是他的朋友。

鲈鱼送来的那天,我跑去市立游泳池游泳。我记得我回家后又出门去拿鲈鱼,因为老爸要去帮傻蛋的忙——从路易西安纳州巴顿洛吉寄来的三大箱包裹。

我们坐上傻蛋的小卡车,老爸、傻蛋和我。

那三大箱包裹原来是三个大桶子,放在这是美国简单主义大师雷蒙德•卡佛的作品,请大家阅读之后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题目叫“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父亲究竟是怎么被毁的?文章第一段明确写出“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傻蛋的死究竟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这辈子有三件事让他很受打击。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第一件事是珍珠港事件。第二件事是搬到温纳奇附近我祖父的农场,我父亲在那里结束余生,虽然他的余生或许在这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我父亲把傻蛋的死这件事怪罪到傻蛋的老婆身上,然后他怪罪鲈鱼,最后他怪罪到自己身上,因为是他把《田野与溪流》杂志①后面的那张广告拿给傻蛋看,上面写着他们可以运送活鲈鱼到美国各地。

傻蛋拿到鱼以后,他开始变得怪里怪气。那些鱼改变了傻蛋整个人,我父亲是这么说的。

我从来不知道傻蛋的真名,如果有人知道,我也没听说过。他以前就叫傻蛋,现在我只记得他叫做傻蛋。他像个小老头,秃头,个子很矮,但手脚却很有力。如果他露齿而笑,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他的嘴唇会往后卷,露出黄褐、残缺的牙齿:那让他有一种狡猾的表情。当他听你说话时,那一双水溜溜的眼睛牢牢盯住你的嘴巴——如果你不是在说话,那双眼睛就会游移到别处,在你身体上打转。

我觉得他不是真的聋了,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聋。但他的确不会说话,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不管他是不是聋子,傻蛋打从一九二〇年代起就是锯木厂的工人。这里是属于华盛顿州亚基马市的“卡萨卡木材公司”。我认识傻蛋的那些年,他是个清洁工,那些年来我从没看过他有不同的打扮。一顶毛帽、一件卡其工作衫、一件丁尼夹克、一条吊带裤。在衣服上面的口袋,他每次都放几卷卫生纸,因为他的工作项目之一就是打扫厕所并且补充厕所里的用品。这工作让他很忙,因为夜巡的工人在绕过工厂一圈后,离开时总是会在午餐盒放一、两卷卫生纸夹带离开。

傻蛋带着一只手电筒,即是他上得是白天班。他也带了螺旋扳手、钳子、螺丝起子、绝缘胶带……所有技工会带的工具。就这样,他们为此取笑傻蛋,因为他总是带了那么多工具在身上。卡尔、泰德、强尼,他们是取笑傻蛋的人里最恶劣的。但傻蛋毫不介意,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我父亲从不取笑傻蛋,至少据我所知是如此。爸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留着小平头,双下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肚子。傻蛋总是盯着那肚子瞧。傻蛋会到父亲工作的磨光室,当他用磨石轮打磨木材时,傻蛋会坐在一张板凳上,看着我爸的肚子。

傻蛋的房子和别人的差不多。

那是一间贴满焦油纸的房子,在河流附近,距离镇上约五、六英里。房子后面半英里的地方,在草坪的尽头有一个大石坑,那是州政府为了铺设道附近路挖出来的坑。原本是三个大洞,过了许多年,三个大洞都积满了水。然后慢慢地,这三个池塘就变成一个池塘。

那池塘很深,看起来很阴森

傻蛋有房子,也有老婆,年纪比傻蛋小很多,据说曾经和墨西哥人鬼混。父亲说讲这种话的人真是爱管闲事,像卡尔、泰德、强尼那些人。

她是个矮小的胖女人,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我第一看到她,就看到那双眼睛。那次我和彼得在一起骑着脚踏车,在傻蛋家门前停下要一杯水喝。

当她开门时。我说我是戴尔的儿子。我说:“他和傻——”然后我马上改口。“噢,他和你先生一起工作。我们骑脚踏车,想来这里要杯水喝。”

“在这里等,”她说。

她两手各拿了一只小锡杯回来。我一口就喝光了。

但她没有帮我们多倒一杯水。她看着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当我们开始骑上脚踏车时,她走到门旁边。

“哪天你们两个小家伙有一辆车,说不定我可以一起兜兜风。”

她笑了。她的牙齿和嘴巴相比,看起来太大了。

“我们走吧,”彼得说,然后我们就走了。

在我们这一州,不是很多地方可以找得到鲈鱼。在一些高山溪流中大多数是彩虹鳟,一些河鳟和红点鲑②,在蔚蓝湖和环石湖里还有银鱼。大概就是这些鱼,除了在秋末,有些河里会有海洋鲑鱼回游。但是如果你以钓鱼为生,这里的鱼足够让你忙的了。没有人钓鲈鱼,我认识的很多人从来没看过鲈鱼,除了在照片上。但是我父亲在阿肯色州和乔治亚州长大,他以前看过很多鲈鱼,傻蛋的鲈鱼和他有很大关系,因为傻蛋是他的朋友。

鲈鱼送来的那天,我跑去市立游泳池游泳。我记得我回家后又出门去拿鲈鱼,因为老爸要去帮傻蛋的忙——从路易西安纳州巴顿洛吉寄来的三大箱包裹。

我们坐上傻蛋的小卡车,老爸、傻蛋和我。

那三大箱包裹原来是三个大桶子,放在

印象深刻的一件事

印象深刻的一件事

在我的心中,装着许许多多的事情。有愉快的、悲伤的、甚至还有哭笑不得的......它们仿佛是一个多情善感的天使,给予了我当时的种种情感,让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信心。不过,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那次的家长签字。

记得七八岁的时候,一次考试中,我只考了七十几分。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考这么差,我不敢拿回家,更不敢面对爸爸那严厉的表情,生怕父亲骂我一天只顾着玩,连学习也不顾了。一天下来,我的心情非常失落。放学了,我回到家,站在家门前徘徊,想了很多......

站了很久,我终于鼓起勇气敲开了门。迎面而来的是我的爸爸,他关心地问我:“回来啦!今天学习累不累?”听了这句话,我心中有无数的愧疚,爸爸对我这么好,我却只考了七十多分,我怎么有脸见他呢?

我的脚不知挪了多久,才挪进这个家门,坐在饭桌前,和爸妈吃起饭来......吃饭时,他们都关心地问了我许多问题,我装做没听见,埋头“津津有味”地吃饭。可是,我老觉得饭是苦的,仿佛世界上的一切东西我都看淡了。

我把作业做完,拿着这张沉甸甸的只考了七十多分的卷子来到父母身旁,递给了他们。试卷上的题不多,可我觉得他们看了很久......很久.....我的心“砰砰”地跳个不停。忽然,爸爸抬头看了我一眼,我低着头,不敢出声。爸爸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这次考差了都是因为你粗心。不过这次考差了,下次要改掉粗心的毛病,还是可以的。努力呀!加油呀!”听了这些话,我很伤心,不过又很高兴。真没想到平日这么严厉的爸爸,今日却这么温和。

爸爸在卷子上写上了他的名字,这两个字仿佛是千斤巨石一般深深地落在我心里。我深深地记住了爸爸对我说的话以及这次的家长签字。

这就是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令我久久不能忘怀。也鼓舞着我努力地向前驶去。

一件感人的事

生活中,有的人是见利忘义、见钱眼开,这使人民、国家的财产,呈现混乱。可我听了康力新同学陈述的一件事后,我觉得这种混乱是可以挽回的。这件事是:

有一个小孩,他生下来就很笨,他的爸爸是个保安,妈妈是打工的,他正在上小学。

有一天,妈妈觉得孩子有病,就带孩子到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后,说这个孩子病得很重,需要上百万元的治疗费。听了医生的话,母亲很绝望。于是让孩子退学在家,自己也辞职每天在家陪孩子度过为时不多的日子。

可是,做保安的父亲在巡岗时,发现楼道边有一个大盒子,叔叔打开一看,一下惊呆了:盒子里面数十万的现金和上百万的金条!这些钱不仅可以治好孩子的病,还可以使自己过上富裕的生活!

孩子的父亲悄悄的把盒子带回了家,一连好几天“给孩子治病”还是“交公”这两个念头不停的在他的脑子里打架。 终于,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把钱交给了公安部门,放弃了为孩子治病!

后来,公安部门找到了钱的主人。一个记者知道后,把这件事写成了记实报道,许多人都很感动,纷纷为病孩捐款,医院也愿意为孩子免费治疗。可是,这时已经为时已晚,孩子的病到了晚期,最后还是去世了。

孩子去世了,叔叔含辛茹苦养育了十多年的孩子永远地离开了他,叔叔的心中是多么悲痛啊!

虽然孩子的生命没有保住,但叔叔那拾金不昧的精神却一直感动着我,感动着中国。这不是平平常常的拾金不昧,这一笔钱就是孩子的生命啊!如果叔叔用这一笔钱来给孩子治病,说不定孩子就不会在童年就与世长辞了!

叔叔为了诚信,放弃了自己儿子的生命,为了他人的财产,舍弃了自己的利益,谁不会被感动呢?!

令我感动的一件事

令我感动的一件事在我的记忆里,有许多令我感动的事。但是,最令我难忘的还是发生在两年前的那件事。那是一个寒冷的夜晚,白天因为贪玩,到了半夜,病魔就把我从梦境里拉了出来。我感到头痛欲裂,浑身上下都热乎乎的。妈妈被我的呻吟声惊醒了,赶忙关切地问:“女儿,怎么了?”“我难受。”妈妈立刻用她那粗糙的手摸了摸我的头,然后跑到了客厅拿出温度计,塞到了我的腋下。“呦,三十九度七。”妈妈二话没说赶忙帮我穿上衣服。到了医院,妈妈就急忙给我挂号,带我看病,最后又带我到输液室输液。护士把我推到病房后,已是凌晨三点了,我又累又困,迷迷糊糊便睡着了。当我醒来后,雪已经停下了,我的病也好了许多。此时,我看到了最令我感动的一幕——妈妈坐在一张小凳子上,趴在病床的边缘睡着了,我一扭头,又看到床头柜上摆放着许多药和好吃的,我知道这是妈妈在我睡觉时给我买的。床头柜上还有一张字条,我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一句话:“女儿,以后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看到这张字条,我的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几圈,终于忍不住流了出来。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了两年,但这件事的每个细节我仍然记忆犹新。妈妈对我的恩情我永远不会忘却。星期天下午,妈妈来学校接我上课回家,路过我家附近的菜场,妈妈说要进去买菜,我很不情愿地在菜市场入口处等着。忽然,在喧闹的叫卖声中,我的眼睛无意中看到了一位小姑娘,她的年龄和我相仿,身着一件已经发黄的白衬衫,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手上的一本书,看的很入迷的样子。有一位中年妇女在她的旁边边卖菜,边吆喝着,人多的时候她忙不过来时,会叫那个捧着书看的小女孩,只要一叫,她就会放下手中的书来帮忙,显然,这是一对母女。她就捧着这本书看,只是偶尔会被她妈妈叫去,没事了就又回到板凳上继续看书。她竟然能在环境这么嘈杂、脏乱的地方专心的看书,如果是换了我,我一定会被这喧闹的声音烦死,更不用说看书了,我想到了我平时在家做作业时,只要隔壁房间传来电视机播放节目的声音,我马上就会分心,心里老是想着我喜爱的动画片,会找出种种借口和理由去看一眼也好。可她竟然能在菜市场那么嘈杂的环境中如此专注的看书,我真的不能够理解!或许是她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吧。不管怎么说,我既佩服她能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看书,又能帮助她妈妈做一点事,而令我非常感动。这时,妈妈买好了菜走了过来,我把我刚才看的事情向妈妈说了一遍。妈妈说:“你要向她学习,她能在这么嘈杂的饿环境中看书非常不容易,说明她很有定心,不会被其他的事干扰,学习就要像她那样,那你的成绩就会提高,学习就会进步。”听了妈妈的话,我点点头,在心里默认了李爱珍是一名年轻的教师,由于各方面都很优秀,这年她被委以中考阅卷的任务。李老师负责评阅的是语文试卷的作文题,相比其他题目,作文题的打分工作量大、评分过程烦琐,可梁老师没有一点怨言,她有条不紊地给一张张试卷打出分数,可是突然,她在一张考卷上卡住了。这是什么样的答卷呀?字迹就像一片片乱草,比有些大夫开的处方还难认,辨认了半天,李老师仅仅看明白这个考生的作文题目——《令我感动的一件事》。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把整篇作文看完?李老师有些着急,顺手把试卷翻到下一页,“啊?”李老师大吃一惊,只见这篇作文的结尾,被考生用红色的笔画了一双大大的眼睛。梁老师无奈地摇了摇头。按规定,试卷上不能做任何记号,否则整个试卷按零分处理。很显然,这是一个差生在故意自暴自弃,怪不得作文写得像“天书”似的。李老师拿着试卷,来到了阅卷小组的组长谢老师面前,用手指着那张试卷上的眼睛,惋惜地说:“您看这学生画的,是不是算违纪?”谢老师顺着李老师手指的地方看了看,问:“这张卷子怎么了?”李老师愣了一下,索性把纤细的手指杵在试卷上,说:“这里,试卷上画了双眼睛,还是红色的。”张老师戴上眼镜,弯下腰,简直要把脸贴在试卷上,仔细看了半天,才直起身,笑着对李老师说:“李老师,你是不是眼花了?啥也没有呀!”李老师疑惑地揉了揉眼睛,这考卷上明明被考生画了双眼睛嘛!于是她拿着试卷给其他老师看,却引来一片笑声。一个同事开玩笑说:“李老师,你是不是累晕啦,出现幻觉了吧?”李老师满脸通红,尴尬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难道真的是幻觉?;李老师喝了杯茶,精神了许多,可她还是没信心把这乱七八糟的作文读下去,索性拿起笔,直接打了个5分的超低分值,然后自我安慰:反正不是什么好学生,要不怎么能把字写得这么难看。打完分数后,李老师禁不住好奇,又把试卷翻了过来,“天呀!怎么会这样?”只见那双眼睛不但还在老地方,而且还多出了两行泪,涂得红红的,看起来像流下了一滴滴血。李老师的惊叫声引来了其他老师,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李老师用手指着试卷说:“看!那双眼睛流泪了!”其他老师看了看试卷,七嘴八舌地说:“什么也没有呀?”“李老师是不是发烧了?”李老师太纳闷了,怎么回事?她不禁再次拿起了这张试卷,仔细查看了这个考生前面的答题。只见前面答题的字迹虽然稚嫩,但却十分清晰规矩,和作文的字迹有着天壤之别。更令李老师惊讶的是,那些答题的准确率极高。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学生呀?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李老师静下心来,一个字一个字认认真真地辨认起这篇作文的内容。花了整整两个小时,李老师终于把这篇作文顺下来了,读罢文章,她不由暗暗惊叹:这篇作文切题准确,文笔优美,感情真挚,如果不是因为字迹整洁方面的原因,得个满分也不为过。最后,李老师重新给了一个分数:60分。打完分数后,李老师特地又一次去看考卷上的那双眼睛。可是这次她什么也没有看到,眼睛不见了!难道刚才的一切真是自己的幻觉?一晃两个月过去,新学期开始了,李老师这学期要教一年级新生的语文课,第一堂课上,一个男生引起了她的注意。这名新生黑黑瘦瘦的,梁老师总觉得自己以前在哪见过他,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点名时,李老师得知这个男孩就是范航宣,全年级第一!李老师很兴奋,没想到这个尖子生竟分到了自己班里。“祝贺你!”李老师走到范航宣面前,笑吟吟地看着他,一边伸手过去,范航宣却没有伸出手,而是愣在那里不知所措。李老师尴尬地把手收回来,范航宣红着脸,有点不好意思地和老师对视了一眼。对视的一刹那,李老师心里猛地一颤,像!太像了!男生的眼睛和试卷上画的那双眼睛一模一样:单眼皮,大眼珠儿,难怪自己觉得这孩子似曾相识……放学后,李老师把范航宣叫到了办公室,她试探着问道:“你考试作文的题目是什么?”范航宣轻声回答:“令我感动的一件事。”李老师呆住了,难道真的这么巧?她半天才回过神来,接着问道:“你有没有在试卷上画眼睛,做标记?”范航宣抬起头,奇怪地问:“什么眼睛?”;李老师不再回答,转移话题,说:“那你作文的字迹为什么那么潦草?”“我,我……”范航宣吭哧了半天,最后伸出了他的右手。梁老师仔细一看,大吃一惊,怪不得这孩子不愿和自己握手,原来他的右手很粗糙。范航宣告诉李老师,他来自农村,父亲在外打工,他每天放学后就帮妈妈干活,考试前也不例外。可就在考试前几天,自己一边干活一边背书。第一科就是语文考试,范航宣答题,为了保证字迹清晰,答题速度就慢了许多,写作文的时候,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无奈之下,范航宣只好拼命赶时间,作文的字迹潦草得连自己都不一定认识。听完范航宣的叙述,李老师半天没说话,最后她无比庆幸地说了一句:“我差点埋没了一个人才。”“什么?”范航宣激动地问,“老师,我的卷子是你判的?”李老师点了点头,没想到范航宣一下子流出了热泪:“老师,家里根本供不起我上学,我也想帮妈妈多分担点活计,可妈妈不同意,最后,我和妈妈商量好,如果考上重点我就继续上学,结果万没想到,我超了分数线整整54分……”54分?李老师不禁想到了自己一开始打的那个5分的超低分值,心中默算一番:如果按第一次给出的分数,这孩子将离重点分数线仅差一分!“老师,谢谢您耐心地把我的作文看完,要不我不可能考出这样的分数。”范航宣给李老师深深鞠了一躬,哽咽道:“因为我考了全年级第一,一家企业决定资助我完成学业……”看着范航宣饱含热泪的大眼睛,一瞬间,李老师明白了自己出现“幻觉”的真正原因。打这之后,李老师每年都参与中考阅卷,她每次打分都一丝不苟,再也没看到过试卷上出现眼睛,因为她清楚:每一张试卷背后,都有一个寒窗苦读的学生,她的心中,有着一双双热烈期盼的眼睛。舒兰市第七小学四年二班

后悔的一件事

后悔的一件事

柏城北街小学五(三)班 温家美

小时候发生的事情,就像洒落在海边的一只只贝壳,数也数不清,而有一件事,使我后悔至今。

那年我7岁,刚上二年级,我家邻居也是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小女孩叫青青,我们两个经常在一起玩耍。由于我从来没见过青青的爸爸,那时小,我以为青青从生下来就没有爸爸。

有一天,我和青青在院子里画画,我画了我和爸爸妈妈,而青青呢?也画的是他和母亲在一起的画面我看过之后,就对着青青说:“你画的是什么嘛!你根本就没有爸爸,你还画什么呀!”青青哭着说:“你骗人,我有爸爸,我妈妈说了,我的爸爸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青青的哭声把我妈妈和她妈妈都引来了,最后,青青哭着回家了。

那件事过去没多久,我妈妈就对我说:“青青要搬家了!”几天后,青青搬走了,听妈妈说,青青搬到上海去住了。

后来,我才知道,青青的父亲是一位海员,在一次海难中,为了救其他的人而英勇牺牲了。

青青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给我写过信,也没有打电话给我,可能是想永远忘记这个使她伤心的地方吧!

青青,你还好吗?

青青,对不起,是我刺痛了我的心!

帮爸爸做的一件事

我的爸爸对工作十分负责,待人热情,这倒让我感到十分自豪。可就是染上抽烟的坏习惯。我和妈妈是最讨厌爸爸的烟味儿了!于是,我暗暗下定决心要帮爸爸戒烟。

开始我想,骂他,让他觉得不好意思,也许他会戒烟。可天底下哪有儿女骂爸爸的呀,人家会笑话我的,甚至会说我不孝。

于是 我犹豫了,正当我犹豫之中,突然想:爸爸不是想自己的儿女考好吗?我可以用成绩来帮他戒烟。就这么定了,我暗暗下定了决心。跟爸爸商量以后,我就发奋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了一阶段的努力。我终于在一次的单元考试中考出了好成绩—优分。我迫不及待地拿给爸爸看,爸爸见了说:“我以后再也不抽烟了。”你别以为他这下会改,才没呢!

一天晚上,我吃过饭,突然闻到一股刺鼻的烟味儿。我瞟了爸爸一眼,皱了皱眉头,果然不出我所料,爸爸又抽起烟来了。

哎!俗话说得好,“江山易移,本性难改”啊!这倒是真的。

我朝爸爸跑去说:“爸爸呀,您不是答应我,以后不再抽烟了吗,怎么说话不算数呀?”我边说边拽着爸爸的胳膊说着。听了我的这句话,爸爸慢吞吞地把烟灭了,无可奈何地说:“好好好,我服了你了。”看着爸爸有所改正了,我心里乐滋滋的。

但是烟味儿还没有在我家从此消失,爸爸经常按捺不住地抽起烟来。这怎么行呢?于是,我下定决心要帮爸爸彻底锝把烟戒掉。接下来的几天中,我忙得不可开交。最后,我得知嚼口香糖可戒烟,于是我从妈妈那里要来了一些钱,买了盒“绿箭口香糖”,用纸包着,写上“戒烟糖”。再写了一封信,这封信抒发了我巴望爸爸戒烟的情感。到了晚上,我把信连同“戒烟糖”一同交给爸爸,不知怎么着,以后的几天中,爸爸没抽一支烟。从此,讨厌的烟味儿在我家消失了!我真高兴。因为我拥有了一位知错能改的好爸爸!

简评:爸爸是个好爸爸,但,他更因为有了你,是幸福的.感动你对父亲的深情.带给父母健康快乐,收获的,将是更多的幸福.

让人感动的一件事

让人感动的一件事

每个人都会遇到许许多多令人感动的事,我也不例外,而这件事就发生在我的身上。

在一个十分寒冷的夜晚,我发烧了,而且还挺严重。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棉被。父母依偎在我的床前,母亲用温度计测量我的温度,父亲则在试图用冰来降低我的温度。十点多,我的烧好点了,便让父母先去休息,有时在叫他们。

父母走了,我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其实,我很想去医院看看,可见到父母那两双疲惫的眼神,我不想再让他们担心,便把这个念头打消了。十一点多,外面正在下大雨,我越来越难受,最终忍不住,大声地哭了起来。父母听到哭声,赶紧走过来,父亲认为要去医院,因为烧得很严重。父母给我披了一件大衣,我的身体一下子就被包得严严实实。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发现父母的肩膀都湿了,母亲几乎全身湿透了。原来,刚刚在慌忙之中,只带了一把雨伞。

到了医院,母亲急着帮我挂号、排队。父亲把我交给母亲照顾,自己跑出去了。过了一会儿,父亲回来了,手上多了一包东西。我打开一看,是几个热气腾腾的面包,原来父亲怕我饿,特地去买的。我狼吞虎咽地吃着,说真的,刚刚吃晚饭时,我只吃了一点点,早就消化掉了。

我按照医生的吩咐,打了一支针,吃了药,感觉舒服多了,而眼睛却很困。在回去的路上,我扒在父亲的背上睡着了。回家后,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母亲给我洗了个脸,就让我睡觉了。

半夜两点多,父母叫我起床吃药,我看见母亲在为我擦汗,父亲拿着药准备让我吃。吃完药后,我又睡觉了。睡觉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人在为我擦汗、盖被子,我想一定是父母。

第二天,我起床后,看见床边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孩子,我们去上班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再着凉了,吃药时多喝水,那样才能好得快。

我看了,想起父母昨天一夜未眠,今天一大早又去上班了。一向不哭的我,这次,我的眼睛不由得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