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作文网(共八篇)

那个美丽的黄昏,残阳如血,蝶的信念注定被网纠缠,还是同落山的太阳一起展望明天。

远方,夕阳被一层浓云包裹,它还在努力的释放出自己的能量,浓云被镶上了一道道金边,夕阳在完成一天普照即将离去,可它却不忘放射出自己最耀眼的光芒,万物都感恩于它.

就在这个被美丽黄昏包围的田野中,一只蝴蝶摇摇晃晃的飞着,它想迎着夕阳飞到希望的家,它不想等到明天,它想和夕阳一起回家.

快了,暗了,黄昏更美了,太阳落在高山的头上.忽然,蝶被一只网粘住了翅膀,它努力挣扎,它试图挣开这只罩住它希望的网.

夕阳没了脚,蝶不能飞翔.它哭喊,它尖叫,在这个沉默的黄昏,它要赶上夕阳.

蝶坚定的看着太阳,它不要被网纠缠,它拼命地挣扎,挣脱,翅膀使劲的摇晃,织网的蜘蛛被摇到了地上,它还没有飞起,蝶注定要在这个黄昏中飞出网,它不会等到明天.于是,蝶的执著与唯美的黄昏映在一起,它用被粘住的翅膀拍打这埋没它未来的网,使劲,努力,蝶落在地上.它没有被网住,因为它看见夕阳向它招手,它惊羡此刻的美景.

夕阳将要落在地平线上,所有的能量都照耀在万物身上.蝶摇摇晃晃向太阳飞去.它随着落日起步,等不到日出,它就能飞回希望的家.

那个美丽的黄昏,残阳如血,蝶的信念注定要一生飞翔;那个美丽的黄昏,网破蝶飞,蝶的执著要追上明朝的新日.

读一本好书吧

读一本好书吧今天又从当当网上给儿子买了几本曹文轩的唯美小说。说起曹文轩的小说,那才是美的享受,不但语句优美,而且充满了爱,令人感动。儿子已经看过了《草房子》《青铜葵花》《细米》《野风车》,先推荐给大家。

青春的交错

沿着木棉击掌,槭实落墨的小道,我走进了自己的世界,一个人合唱,一个人接力,把分裂的青春,交给错乱的记忆。

——题记

Section 1

属于寞妤的08年3月3日

碎汞般的阳光明媚,洒得我心碎。同一时间,写给分裂的自己。

复杂。当带电体进入电场,重力就已不再是一切。不经意间,我模糊了观众席的位置,进入比赛场地,介入他与她之间。

她,披肩直发,优雅温柔,若咫。微笑、安静的力量,与世无争的气质间透出吸引人的纯净。狂爱电视剧的唯美主义者。

“寞妤,我觉得有人站在我和丞烨中间,怎么办?”听到她的声音,我悔意顿生:我就是那个“中间人”,那个阻隔你们美好回忆的球网,不断有球想要越过网,却都被生生挡回。我会跟他划清友情的界线。我倒吸一口冷气,有控制的装作正常呼气吐出,故意拖出不屑的语调,手指自然不自然的缠绕着电话线,“怎么会呢!”我挤按眉心,咬紧嘴唇,手扯衣角,故作镇定。暗想,只要按下“恢复出厂设置”这个按钮,一切复位。

我努力回忆我们三个曾经的完美比例。可是,我不曾留意谁的右手扣于谁的左手,不曾留意灯光下她是否会走在他的身影里,不曾留意她踮起脚尖是否可以贴到他微烫的胸口。毫无头绪。

冷笑。心里发麻,寞妤你怎么了?竟可以这样冷静的逃避开脱。免疫过度,机体会把自身的细胞当作抗原,我不敢想象人体内的免疫细胞要远远胜过理智多少,才会肆虐到当我面对镜子,竟不知这是向来以公平正义著称的天秤座,失衡。我甚至不敢对视目光中由邪恶掩盖的坚定。我失望,一向以理智坦率为信条的寞妤会如此极端私利。

沉默。我有罪,破坏了一个心中充溢着各种美满结局的童话的她的现实期待,并让她看到丑恶与真爱交织成的一张巨大的网。若把罪恶剔除,网破,爱也碎了。没了,一切都将化为乌有,就在坠地的一刻。这是我抛给她的选择。

像水货手机开机时显示错误的型号而暴露真伪,我呆呆地定格,面对已被她拆穿的谎言。

矛盾。我只知道三个人的漩涡已经启动。麻醉自己,继续弹奏着古老的旋律:时间风化,伤口愈合,我会撤消一切想念的资格,静候你们的旅途。这仅仅是你们沿途的一段电影。结束,回到原点。迷失自我,寻找不到任何一个支点让我重新转动地球。

周国平曾说:“当我在一个恶人身上发现一个美德,我就原谅了他的一千件恶行。当我在一个善人身上发现一个伪善,我决不肯因为他的一千件善行而原谅他的这一个伪善。”不知道,我是前者还是后者。

若咫,你会相信一个放羊的孩子发自内心的真正的救赎吗?

Section 2

尘封的花瓣

寞妤:

没想到你的连线就是我们的终点。我成了木偶,被囹圄在几根细线之间。你知道我的死穴,我的唯美主义。

尽量把你当作陌生人,因为路人再过分的行为也只会引起我一时的感叹;但你毕竟不是路人甲,也不是背景墙,怎么办?曾经我们默契,可如今再翻看你我的通信,简直是一种煎熬。记得你说,在电话中说过的话就那样随着无线电波消逝,而在纸上存留的我们死党的印记可以随时翻出来重温。但现在我没有力量和勇气再去翻看,也没有能力去判断我该相信哪一个笔划。就像是深深暖入心底的玫瑰,有蜜香飘在心头,但终有一天茎上会长出逼人的刺,让我血流不止。刺得我窒息,抽搐,简直就是一个在生死边缘奋力求生的人——可笑,我在你的掌心上演这出戏吗?

幸福从指缝间悄悄溜走。我呆立,觉得整个世界都在笑我,就这样等候在原地。

对折,尘封,过去的总会过去。我已平静。像在水中的金银花,周围绕这一圈细细的气泡,在水的波动中上上下下,总会找到平衡点。依旧唯美主义。

那孤独的花瓣

在手心停站

空中画下半圆

飞舞出弧线

轻悄悄旋转

挑逗水的波澜

停靠在近岸

不灰心的飘散

花瓣离开花朵

幽香犹在

花朵失去花瓣

寂寞悲哀

思念的香气

弥漫

冬日的阳光

灿烂

平静的若咫

灰色的3.3

Section 3

若咫的便利贴

第一贴:【屋顶上的绿宝石】

我是绿宝石:“农历八月初四,白露——太阳过黄经165度,夜凉,水汽凝结成露——在白露第一道曙光出现的时候,把一颗绿宝石交到恋人手上,那么,这对恋人不管遭遇多少的磨难,他们的恋情将永远坚不可摧。”

我真的可以在白露第一道曙光出现时把我交给你,丞烨,你不会松开我的手,对吧?Tiramisu,你会带我走,对吧?布拉格,会有我们的浪漫,对吧?

第二贴:【剪刀石头沿着木棉击掌,槭实落墨的小道,我走进了自己的世界,一个人合唱,一个人接力,把分裂的青春,交给错乱的记忆。

——题记

Section 1

属于寞妤的08年3月3日

碎汞般的阳光明媚,洒得我心碎。同一时间,写给分裂的自己。

复杂。当带电体进入电场,重力就已不再是一切。不经意间,我模糊了观众席的位置,进入比赛场地,介入他与她之间。

她,披肩直发,优雅温柔,若咫。微笑、安静的力量,与世无争的气质间透出吸引人的纯净。狂爱电视剧的唯美主义者。

“寞妤,我觉得有人站在我和丞烨中间,怎么办?”听到她的声音,我悔意顿生:我就是那个“中间人”,那个阻隔你们美好回忆的球网,不断有球想要越过网,却都被生生挡回。我会跟他划清友情的界线。我倒吸一口冷气,有控制的装作正常呼气吐出,故意拖出不屑的语调,手指自然不自然的缠绕着电话线,“怎么会呢!”我挤按眉心,咬紧嘴唇,手扯衣角,故作镇定。暗想,只要按下“恢复出厂设置”这个按钮,一切复位。

我努力回忆我们三个曾经的完美比例。可是,我不曾留意谁的右手扣于谁的左手,不曾留意灯光下她是否会走在他的身影里,不曾留意她踮起脚尖是否可以贴到他微烫的胸口。毫无头绪。

冷笑。心里发麻,寞妤你怎么了?竟可以这样冷静的逃避开脱。免疫过度,机体会把自身的细胞当作抗原,我不敢想象人体内的免疫细胞要远远胜过理智多少,才会肆虐到当我面对镜子,竟不知这是向来以公平正义著称的天秤座,失衡。我甚至不敢对视目光中由邪恶掩盖的坚定。我失望,一向以理智坦率为信条的寞妤会如此极端私利。

沉默。我有罪,破坏了一个心中充溢着各种美满结局的童话的她的现实期待,并让她看到丑恶与真爱交织成的一张巨大的网。若把罪恶剔除,网破,爱也碎了。没了,一切都将化为乌有,就在坠地的一刻。这是我抛给她的选择。

像水货手机开机时显示错误的型号而暴露真伪,我呆呆地定格,面对已被她拆穿的谎言。

矛盾。我只知道三个人的漩涡已经启动。麻醉自己,继续弹奏着古老的旋律:时间风化,伤口愈合,我会撤消一切想念的资格,静候你们的旅途。这仅仅是你们沿途的一段电影。结束,回到原点。迷失自我,寻找不到任何一个支点让我重新转动地球。

周国平曾说:“当我在一个恶人身上发现一个美德,我就原谅了他的一千件恶行。当我在一个善人身上发现一个伪善,我决不肯因为他的一千件善行而原谅他的这一个伪善。”不知道,我是前者还是后者。

若咫,你会相信一个放羊的孩子发自内心的真正的救赎吗?

Section 2

尘封的花瓣

寞妤:

没想到你的连线就是我们的终点。我成了木偶,被囹圄在几根细线之间。你知道我的死穴,我的唯美主义。

尽量把你当作陌生人,因为路人再过分的行为也只会引起我一时的感叹;但你毕竟不是路人甲,也不是背景墙,怎么办?曾经我们默契,可如今再翻看你我的通信,简直是一种煎熬。记得你说,在电话中说过的话就那样随着无线电波消逝,而在纸上存留的我们死党的印记可以随时翻出来重温。但现在我没有力量和勇气再去翻看,也没有能力去判断我该相信哪一个笔划。就像是深深暖入心底的玫瑰,有蜜香飘在心头,但终有一天茎上会长出逼人的刺,让我血流不止。刺得我窒息,抽搐,简直就是一个在生死边缘奋力求生的人——可笑,我在你的掌心上演这出戏吗?

幸福从指缝间悄悄溜走。我呆立,觉得整个世界都在笑我,就这样等候在原地。

对折,尘封,过去的总会过去。我已平静。像在水中的金银花,周围绕这一圈细细的气泡,在水的波动中上上下下,总会找到平衡点。依旧唯美主义。

那孤独的花瓣

在手心停站

空中画下半圆

飞舞出弧线

轻悄悄旋转

挑逗水的波澜

停靠在近岸

不灰心的飘散

花瓣离开花朵

幽香犹在

花朵失去花瓣

寂寞悲哀

思念的香气

弥漫

冬日的阳光

灿烂

平静的若咫

灰色的3.3

Section 3

若咫的便利贴

第一贴:【屋顶上的绿宝石】

我是绿宝石:“农历八月初四,白露——太阳过黄经165度,夜凉,水汽凝结成露——在白露第一道曙光出现的时候,把一颗绿宝石交到恋人手上,那么,这对恋人不管遭遇多少的磨难,他们的恋情将永远坚不可摧。”

我真的可以在白露第一道曙光出现时把我交给你,丞烨,你不会松开我的手,对吧?Tiramisu,你会带我走,对吧?布拉格,会有我们的浪漫,对吧?

第二贴:【剪刀石头沿着木棉击掌,槭实落墨的小道,我走进了自己的世界,一个人合唱,一个人接力,把分裂的青春,交给错乱的记忆。

——题记

Section 1

属于寞妤的08年3月3日

碎汞般的阳光明媚,洒得我心碎。同一时间,写给分裂的自己。

复杂。当带电体进入电场,重力就已不再是一切。不经意间,我模糊了观众席的位置,进入比赛场地,介入他与她之间。

她,披肩直发,优雅温柔,若咫。微笑、安静的力量,与世无争的气质间透出吸引人的纯净。狂爱电视剧的唯美主义者。

“寞妤,我觉得有人站在我和丞烨中间,怎么办?”听到她的声音,我悔意顿生:我就是那个“中间人”,那个阻隔你们美好回忆的球网,不断有球想要越过网,却都被生生挡回。我会跟他划清友情的界线。我倒吸一口冷气,有控制的装作正常呼气吐出,故意拖出不屑的语调,手指自然不自然的缠绕着电话线,“怎么会呢!”我挤按眉心,咬紧嘴唇,手扯衣角,故作镇定。暗想,只要按下“恢复出厂设置”这个按钮,一切复位。

我努力回忆我们三个曾经的完美比例。可是,我不曾留意谁的右手扣于谁的左手,不曾留意灯光下她是否会走在他的身影里,不曾留意她踮起脚尖是否可以贴到他微烫的胸口。毫无头绪。

冷笑。心里发麻,寞妤你怎么了?竟可以这样冷静的逃避开脱。免疫过度,机体会把自身的细胞当作抗原,我不敢想象人体内的免疫细胞要远远胜过理智多少,才会肆虐到当我面对镜子,竟不知这是向来以公平正义著称的天秤座,失衡。我甚至不敢对视目光中由邪恶掩盖的坚定。我失望,一向以理智坦率为信条的寞妤会如此极端私利。

沉默。我有罪,破坏了一个心中充溢着各种美满结局的童话的她的现实期待,并让她看到丑恶与真爱交织成的一张巨大的网。若把罪恶剔除,网破,爱也碎了。没了,一切都将化为乌有,就在坠地的一刻。这是我抛给她的选择。

像水货手机开机时显示错误的型号而暴露真伪,我呆呆地定格,面对已被她拆穿的谎言。

矛盾。我只知道三个人的漩涡已经启动。麻醉自己,继续弹奏着古老的旋律:时间风化,伤口愈合,我会撤消一切想念的资格,静候你们的旅途。这仅仅是你们沿途的一段电影。结束,回到原点。迷失自我,寻找不到任何一个支点让我重新转动地球。

周国平曾说:“当我在一个恶人身上发现一个美德,我就原谅了他的一千件恶行。当我在一个善人身上发现一个伪善,我决不肯因为他的一千件善行而原谅他的这一个伪善。”不知道,我是前者还是后者。

若咫,你会相信一个放羊的孩子发自内心的真正的救赎吗?

Section 2

尘封的花瓣

寞妤:

没想到你的连线就是我们的终点。我成了木偶,被囹圄在几根细线之间。你知道我的死穴,我的唯美主义。

尽量把你当作陌生人,因为路人再过分的行为也只会引起我一时的感叹;但你毕竟不是路人甲,也不是背景墙,怎么办?曾经我们默契,可如今再翻看你我的通信,简直是一种煎熬。记得你说,在电话中说过的话就那样随着无线电波消逝,而在纸上存留的我们死党的印记可以随时翻出来重温。但现在我没有力量和勇气再去翻看,也没有能力去判断我该相信哪一个笔划。就像是深深暖入心底的玫瑰,有蜜香飘在心头,但终有一天茎上会长出逼人的刺,让我血流不止。刺得我窒息,抽搐,简直就是一个在生死边缘奋力求生的人——可笑,我在你的掌心上演这出戏吗?

幸福从指缝间悄悄溜走。我呆立,觉得整个世界都在笑我,就这样等候在原地。

对折,尘封,过去的总会过去。我已平静。像在水中的金银花,周围绕这一圈细细的气泡,在水的波动中上上下下,总会找到平衡点。依旧唯美主义。

那孤独的花瓣

在手心停站

空中画下半圆

飞舞出弧线

轻悄悄旋转

挑逗水的波澜

停靠在近岸

不灰心的飘散

花瓣离开花朵

幽香犹在

花朵失去花瓣

寂寞悲哀

思念的香气

弥漫

冬日的阳光

灿烂

平静的若咫

灰色的3.3

Section 3

若咫的便利贴

第一贴:【屋顶上的绿宝石】

我是绿宝石:“农历八月初四,白露——太阳过黄经165度,夜凉,水汽凝结成露——在白露第一道曙光出现的时候,把一颗绿宝石交到恋人手上,那么,这对恋人不管遭遇多少的磨难,他们的恋情将永远坚不可摧。”

我真的可以在白露第一道曙光出现时把我交给你,丞烨,你不会松开我的手,对吧?Tiramisu,你会带我走,对吧?布拉格,会有我们的浪漫,对吧?

第二贴:【剪刀石头沿着木棉击掌,槭实落墨的小道,我走进了自己的世界,一个人合唱,一个人接力,把分裂的青春,交给错乱的记忆。

——题记

Section 1

属于寞妤的08年3月3日

碎汞般的阳光明媚,洒得我心碎。同一时间,写给分裂的自己。

复杂。当带电体进入电场,重力就已不再是一切。不经意间,我模糊了观众席的位置,进入比赛场地,介入他与她之间。

她,披肩直发,优雅温柔,若咫。微笑、安静的力量,与世无争的气质间透出吸引人的纯净。狂爱电视剧的唯美主义者。

“寞妤,我觉得有人站在我和丞烨中间,怎么办?”听到她的声音,我悔意顿生:我就是那个“中间人”,那个阻隔你们美好回忆的球网,不断有球想要越过网,却都被生生挡回。我会跟他划清友情的界线。我倒吸一口冷气,有控制的装作正常呼气吐出,故意拖出不屑的语调,手指自然不自然的缠绕着电话线,“怎么会呢!”我挤按眉心,咬紧嘴唇,手扯衣角,故作镇定。暗想,只要按下“恢复出厂设置”这个按钮,一切复位。

我努力回忆我们三个曾经的完美比例。可是,我不曾留意谁的右手扣于谁的左手,不曾留意灯光下她是否会走在他的身影里,不曾留意她踮起脚尖是否可以贴到他微烫的胸口。毫无头绪。

冷笑。心里发麻,寞妤你怎么了?竟可以这样冷静的逃避开脱。免疫过度,机体会把自身的细胞当作抗原,我不敢想象人体内的免疫细胞要远远胜过理智多少,才会肆虐到当我面对镜子,竟不知这是向来以公平正义著称的天秤座,失衡。我甚至不敢对视目光中由邪恶掩盖的坚定。我失望,一向以理智坦率为信条的寞妤会如此极端私利。

沉默。我有罪,破坏了一个心中充溢着各种美满结局的童话的她的现实期待,并让她看到丑恶与真爱交织成的一张巨大的网。若把罪恶剔除,网破,爱也碎了。没了,一切都将化为乌有,就在坠地的一刻。这是我抛给她的选择。

像水货手机开机时显示错误的型号而暴露真伪,我呆呆地定格,面对已被她拆穿的谎言。

矛盾。我只知道三个人的漩涡已经启动。麻醉自己,继续弹奏着古老的旋律:时间风化,伤口愈合,我会撤消一切想念的资格,静候你们的旅途。这仅仅是你们沿途的一段电影。结束,回到原点。迷失自我,寻找不到任何一个支点让我重新转动地球。

周国平曾说:“当我在一个恶人身上发现一个美德,我就原谅了他的一千件恶行。当我在一个善人身上发现一个伪善,我决不肯因为他的一千件善行而原谅他的这一个伪善。”不知道,我是前者还是后者。

若咫,你会相信一个放羊的孩子发自内心的真正的救赎吗?

Section 2

尘封的花瓣

寞妤:

没想到你的连线就是我们的终点。我成了木偶,被囹圄在几根细线之间。你知道我的死穴,我的唯美主义。

尽量把你当作陌生人,因为路人再过分的行为也只会引起我一时的感叹;但你毕竟不是路人甲,也不是背景墙,怎么办?曾经我们默契,可如今再翻看你我的通信,简直是一种煎熬。记得你说,在电话中说过的话就那样随着无线电波消逝,而在纸上存留的我们死党的印记可以随时翻出来重温。但现在我没有力量和勇气再去翻看,也没有能力去判断我该相信哪一个笔划。就像是深深暖入心底的玫瑰,有蜜香飘在心头,但终有一天茎上会长出逼人的刺,让我血流不止。刺得我窒息,抽搐,简直就是一个在生死边缘奋力求生的人——可笑,我在你的掌心上演这出戏吗?

幸福从指缝间悄悄溜走。我呆立,觉得整个世界都在笑我,就这样等候在原地。

对折,尘封,过去的总会过去。我已平静。像在水中的金银花,周围绕这一圈细细的气泡,在水的波动中上上下下,总会找到平衡点。依旧唯美主义。

那孤独的花瓣

在手心停站

空中画下半圆

飞舞出弧线

轻悄悄旋转

挑逗水的波澜

停靠在近岸

不灰心的飘散

花瓣离开花朵

幽香犹在

花朵失去花瓣

寂寞悲哀

思念的香气

弥漫

冬日的阳光

灿烂

平静的若咫

灰色的3.3

Section 3

若咫的便利贴

第一贴:【屋顶上的绿宝石】

我是绿宝石:“农历八月初四,白露——太阳过黄经165度,夜凉,水汽凝结成露——在白露第一道曙光出现的时候,把一颗绿宝石交到恋人手上,那么,这对恋人不管遭遇多少的磨难,他们的恋情将永远坚不可摧。”

我真的可以在白露第一道曙光出现时把我交给你,丞烨,你不会松开我的手,对吧?Tiramisu,你会带我走,对吧?布拉格,会有我们的浪漫,对吧?

第二贴:【剪刀石头沿着木棉击掌,槭实落墨的小道,我走进了自己的世界,一个人合唱,一个人接力,把分裂的青春,交给错乱的记忆。

——题记

Section 1

属于寞妤的08年3月3日

碎汞般的阳光明媚,洒得我心碎。同一时间,写给分裂的自己。

复杂。当带电体进入电场,重力就已不再是一切。不经意间,我模糊了观众席的位置,进入比赛场地,介入他与她之间。

她,披肩直发,优雅温柔,若咫。微笑、安静的力量,与世无争的气质间透出吸引人的纯净。狂爱电视剧的唯美主义者。

“寞妤,我觉得有人站在我和丞烨中间,怎么办?”听到她的声音,我悔意顿生:我就是那个“中间人”,那个阻隔你们美好回忆的球网,不断有球想要越过网,却都被生生挡回。我会跟他划清友情的界线。我倒吸一口冷气,有控制的装作正常呼气吐出,故意拖出不屑的语调,手指自然不自然的缠绕着电话线,“怎么会呢!”我挤按眉心,咬紧嘴唇,手扯衣角,故作镇定。暗想,只要按下“恢复出厂设置”这个按钮,一切复位。

我努力回忆我们三个曾经的完美比例。可是,我不曾留意谁的右手扣于谁的左手,不曾留意灯光下她是否会走在他的身影里,不曾留意她踮起脚尖是否可以贴到他微烫的胸口。毫无头绪。

冷笑。心里发麻,寞妤你怎么了?竟可以这样冷静的逃避开脱。免疫过度,机体会把自身的细胞当作抗原,我不敢想象人体内的免疫细胞要远远胜过理智多少,才会肆虐到当我面对镜子,竟不知这是向来以公平正义著称的天秤座,失衡。我甚至不敢对视目光中由邪恶掩盖的坚定。我失望,一向以理智坦率为信条的寞妤会如此极端私利。

沉默。我有罪,破坏了一个心中充溢着各种美满结局的童话的她的现实期待,并让她看到丑恶与真爱交织成的一张巨大的网。若把罪恶剔除,网破,爱也碎了。没了,一切都将化为乌有,就在坠地的一刻。这是我抛给她的选择。

像水货手机开机时显示错误的型号而暴露真伪,我呆呆地定格,面对已被她拆穿的谎言。

矛盾。我只知道三个人的漩涡已经启动。麻醉自己,继续弹奏着古老的旋律:时间风化,伤口愈合,我会撤消一切想念的资格,静候你们的旅途。这仅仅是你们沿途的一段电影。结束,回到原点。迷失自我,寻找不到任何一个支点让我重新转动地球。

周国平曾说:“当我在一个恶人身上发现一个美德,我就原谅了他的一千件恶行。当我在一个善人身上发现一个伪善,我决不肯因为他的一千件善行而原谅他的这一个伪善。”不知道,我是前者还是后者。

若咫,你会相信一个放羊的孩子发自内心的真正的救赎吗?

Section 2

尘封的花瓣

寞妤:

没想到你的连线就是我们的终点。我成了木偶,被囹圄在几根细线之间。你知道我的死穴,我的唯美主义。

尽量把你当作陌生人,因为路人再过分的行为也只会引起我一时的感叹;但你毕竟不是路人甲,也不是背景墙,怎么办?曾经我们默契,可如今再翻看你我的通信,简直是一种煎熬。记得你说,在电话中说过的话就那样随着无线电波消逝,而在纸上存留的我们死党的印记可以随时翻出来重温。但现在我没有力量和勇气再去翻看,也没有能力去判断我该相信哪一个笔划。就像是深深暖入心底的玫瑰,有蜜香飘在心头,但终有一天茎上会长出逼人的刺,让我血流不止。刺得我窒息,抽搐,简直就是一个在生死边缘奋力求生的人——可笑,我在你的掌心上演这出戏吗?

幸福从指缝间悄悄溜走。我呆立,觉得整个世界都在笑我,就这样等候在原地。

对折,尘封,过去的总会过去。我已平静。像在水中的金银花,周围绕这一圈细细的气泡,在水的波动中上上下下,总会找到平衡点。依旧唯美主义。

那孤独的花瓣

在手心停站

空中画下半圆

飞舞出弧线

轻悄悄旋转

挑逗水的波澜

停靠在近岸

不灰心的飘散

花瓣离开花朵

幽香犹在

花朵失去花瓣

寂寞悲哀

思念的香气

弥漫

冬日的阳光

灿烂

平静的若咫

灰色的3.3

Section 3

若咫的便利贴

第一贴:【屋顶上的绿宝石】

我是绿宝石:“农历八月初四,白露——太阳过黄经165度,夜凉,水汽凝结成露——在白露第一道曙光出现的时候,把一颗绿宝石交到恋人手上,那么,这对恋人不管遭遇多少的磨难,他们的恋情将永远坚不可摧。”

我真的可以在白露第一道曙光出现时把我交给你,丞烨,你不会松开我的手,对吧?Tiramisu,你会带我走,对吧?布拉格,会有我们的浪漫,对吧?

第二贴:【剪刀石头沿着木棉击掌,槭实落墨的小道,我走进了自己的世界,一个人合唱,一个人接力,把分裂的青春,交给错乱的记忆。

——题记

Section 1

属于寞妤的08年3月3日

碎汞般的阳光明媚,洒得我心碎。同一时间,写给分裂的自己。

复杂。当带电体进入电场,重力就已不再是一切。不经意间,我模糊了观众席的位置,进入比赛场地,介入他与她之间。

她,披肩直发,优雅温柔,若咫。微笑、安静的力量,与世无争的气质间透出吸引人的纯净。狂爱电视剧的唯美主义者。

“寞妤,我觉得有人站在我和丞烨中间,怎么办?”听到她的声音,我悔意顿生:我就是那个“中间人”,那个阻隔你们美好回忆的球网,不断有球想要越过网,却都被生生挡回。我会跟他划清友情的界线。我倒吸一口冷气,有控制的装作正常呼气吐出,故意拖出不屑的语调,手指自然不自然的缠绕着电话线,“怎么会呢!”我挤按眉心,咬紧嘴唇,手扯衣角,故作镇定。暗想,只要按下“恢复出厂设置”这个按钮,一切复位。

我努力回忆我们三个曾经的完美比例。可是,我不曾留意谁的右手扣于谁的左手,不曾留意灯光下她是否会走在他的身影里,不曾留意她踮起脚尖是否可以贴到他微烫的胸口。毫无头绪。

冷笑。心里发麻,寞妤你怎么了?竟可以这样冷静的逃避开脱。免疫过度,机体会把自身的细胞当作抗原,我不敢想象人体内的免疫细胞要远远胜过理智多少,才会肆虐到当我面对镜子,竟不知这是向来以公平正义著称的天秤座,失衡。我甚至不敢对视目光中由邪恶掩盖的坚定。我失望,一向以理智坦率为信条的寞妤会如此极端私利。

沉默。我有罪,破坏了一个心中充溢着各种美满结局的童话的她的现实期待,并让她看到丑恶与真爱交织成的一张巨大的网。若把罪恶剔除,网破,爱也碎了。没了,一切都将化为乌有,就在坠地的一刻。这是我抛给她的选择。

像水货手机开机时显示错误的型号而暴露真伪,我呆呆地定格,面对已被她拆穿的谎言。

矛盾。我只知道三个人的漩涡已经启动。麻醉自己,继续弹奏着古老的旋律:时间风化,伤口愈合,我会撤消一切想念的资格,静候你们的旅途。这仅仅是你们沿途的一段电影。结束,回到原点。迷失自我,寻找不到任何一个支点让我重新转动地球。

周国平曾说:“当我在一个恶人身上发现一个美德,我就原谅了他的一千件恶行。当我在一个善人身上发现一个伪善,我决不肯因为他的一千件善行而原谅他的这一个伪善。”不知道,我是前者还是后者。

若咫,你会相信一个放羊的孩子发自内心的真正的救赎吗?

Section 2

尘封的花瓣

寞妤:

没想到你的连线就是我们的终点。我成了木偶,被囹圄在几根细线之间。你知道我的死穴,我的唯美主义。

尽量把你当作陌生人,因为路人再过分的行为也只会引起我一时的感叹;但你毕竟不是路人甲,也不是背景墙,怎么办?曾经我们默契,可如今再翻看你我的通信,简直是一种煎熬。记得你说,在电话中说过的话就那样随着无线电波消逝,而在纸上存留的我们死党的印记可以随时翻出来重温。但现在我没有力量和勇气再去翻看,也没有能力去判断我该相信哪一个笔划。就像是深深暖入心底的玫瑰,有蜜香飘在心头,但终有一天茎上会长出逼人的刺,让我血流不止。刺得我窒息,抽搐,简直就是一个在生死边缘奋力求生的人——可笑,我在你的掌心上演这出戏吗?

幸福从指缝间悄悄溜走。我呆立,觉得整个世界都在笑我,就这样等候在原地。

对折,尘封,过去的总会过去。我已平静。像在水中的金银花,周围绕这一圈细细的气泡,在水的波动中上上下下,总会找到平衡点。依旧唯美主义。

那孤独的花瓣

在手心停站

空中画下半圆

飞舞出弧线

轻悄悄旋转

挑逗水的波澜

停靠在近岸

不灰心的飘散

花瓣离开花朵

幽香犹在

花朵失去花瓣

寂寞悲哀

思念的香气

弥漫

冬日的阳光

灿烂

平静的若咫

灰色的3.3

Section 3

若咫的便利贴

第一贴:【屋顶上的绿宝石】

我是绿宝石:“农历八月初四,白露——太阳过黄经165度,夜凉,水汽凝结成露——在白露第一道曙光出现的时候,把一颗绿宝石交到恋人手上,那么,这对恋人不管遭遇多少的磨难,他们的恋情将永远坚不可摧。”

我真的可以在白露第一道曙光出现时把我交给你,丞烨,你不会松开我的手,对吧?Tiramisu,你会带我走,对吧?布拉格,会有我们的浪漫,对吧?

第二贴:【剪刀石头沿着木棉击掌,槭实落墨的小道,我走进了自己的世界,一个人合唱,一个人接力,把分裂的青春,交给错乱的记忆。

——题记

Section 1

属于寞妤的08年3月3日

碎汞般的阳光明媚,洒得我心碎。同一时间,写给分裂的自己。

复杂。当带电体进入电场,重力就已不再是一切。不经意间,我模糊了观众席的位置,进入比赛场地,介入他与她之间。

她,披肩直发,优雅温柔,若咫。微笑、安静的力量,与世无争的气质间透出吸引人的纯净。狂爱电视剧的唯美主义者。

“寞妤,我觉得有人站在我和丞烨中间,怎么办?”听到她的声音,我悔意顿生:我就是那个“中间人”,那个阻隔你们美好回忆的球网,不断有球想要越过网,却都被生生挡回。我会跟他划清友情的界线。我倒吸一口冷气,有控制的装作正常呼气吐出,故意拖出不屑的语调,手指自然不自然的缠绕着电话线,“怎么会呢!”我挤按眉心,咬紧嘴唇,手扯衣角,故作镇定。暗想,只要按下“恢复出厂设置”这个按钮,一切复位。

我努力回忆我们三个曾经的完美比例。可是,我不曾留意谁的右手扣于谁的左手,不曾留意灯光下她是否会走在他的身影里,不曾留意她踮起脚尖是否可以贴到他微烫的胸口。毫无头绪。

冷笑。心里发麻,寞妤你怎么了?竟可以这样冷静的逃避开脱。免疫过度,机体会把自身的细胞当作抗原,我不敢想象人体内的免疫细胞要远远胜过理智多少,才会肆虐到当我面对镜子,竟不知这是向来以公平正义著称的天秤座,失衡。我甚至不敢对视目光中由邪恶掩盖的坚定。我失望,一向以理智坦率为信条的寞妤会如此极端私利。

沉默。我有罪,破坏了一个心中充溢着各种美满结局的童话的她的现实期待,并让她看到丑恶与真爱交织成的一张巨大的网。若把罪恶剔除,网破,爱也碎了。没了,一切都将化为乌有,就在坠地的一刻。这是我抛给她的选择。

像水货手机开机时显示错误的型号而暴露真伪,我呆呆地定格,面对已被她拆穿的谎言。

矛盾。我只知道三个人的漩涡已经启动。麻醉自己,继续弹奏着古老的旋律:时间风化,伤口愈合,我会撤消一切想念的资格,静候你们的旅途。这仅仅是你们沿途的一段电影。结束,回到原点。迷失自我,寻找不到任何一个支点让我重新转动地球。

周国平曾说:“当我在一个恶人身上发现一个美德,我就原谅了他的一千件恶行。当我在一个善人身上发现一个伪善,我决不肯因为他的一千件善行而原谅他的这一个伪善。”不知道,我是前者还是后者。

若咫,你会相信一个放羊的孩子发自内心的真正的救赎吗?

Section 2

尘封的花瓣

寞妤:

没想到你的连线就是我们的终点。我成了木偶,被囹圄在几根细线之间。你知道我的死穴,我的唯美主义。

尽量把你当作陌生人,因为路人再过分的行为也只会引起我一时的感叹;但你毕竟不是路人甲,也不是背景墙,怎么办?曾经我们默契,可如今再翻看你我的通信,简直是一种煎熬。记得你说,在电话中说过的话就那样随着无线电波消逝,而在纸上存留的我们死党的印记可以随时翻出来重温。但现在我没有力量和勇气再去翻看,也没有能力去判断我该相信哪一个笔划。就像是深深暖入心底的玫瑰,有蜜香飘在心头,但终有一天茎上会长出逼人的刺,让我血流不止。刺得我窒息,抽搐,简直就是一个在生死边缘奋力求生的人——可笑,我在你的掌心上演这出戏吗?

幸福从指缝间悄悄溜走。我呆立,觉得整个世界都在笑我,就这样等候在原地。

对折,尘封,过去的总会过去。我已平静。像在水中的金银花,周围绕这一圈细细的气泡,在水的波动中上上下下,总会找到平衡点。依旧唯美主义。

那孤独的花瓣

在手心停站

空中画下半圆

飞舞出弧线

轻悄悄旋转

挑逗水的波澜

停靠在近岸

不灰心的飘散

花瓣离开花朵

幽香犹在

花朵失去花瓣

寂寞悲哀

思念的香气

弥漫

冬日的阳光

灿烂

平静的若咫

灰色的3.3

Section 3

若咫的便利贴

第一贴:【屋顶上的绿宝石】

我是绿宝石:“农历八月初四,白露——太阳过黄经165度,夜凉,水汽凝结成露——在白露第一道曙光出现的时候,把一颗绿宝石交到恋人手上,那么,这对恋人不管遭遇多少的磨难,他们的恋情将永远坚不可摧。”

我真的可以在白露第一道曙光出现时把我交给你,丞烨,你不会松开我的手,对吧?Tiramisu,你会带我走,对吧?布拉格,会有我们的浪漫,对吧?

第二贴:【剪刀石头

全 面 剖 析

成长・独特

我的家庭并不富裕,儿时时甚至属于贫穷。因此,我只能委靡着成长,陌生着别人的快乐的时光,一天一天……就这样,一晃十几年,我的成长只有寂寞,但它开阔――天是我的仰望;地,一切跟我分享。我不孤独。

我总是喜欢把自己反锁在一个房间,呆呆的若有所思或疯狂的发泄与陶醉……我个性的一面告诉我,我是很讨厌那种把“爱情”随手拿来瞎诠释的流行歌曲和表面唯美实则内容空洞所谓的“热书金刊”,它们像个毒瘤,只适用于“切除”――彻底!惟有好歌才能唱出真情,惟有佳文才能溢出实情!可什么是好歌,什么又是佳文?――随便的人敷衍!

偶尔间,我会上网,只是感觉到虚幻的我可以为所欲为,可以把真话假话说个一大堆,任由朋友们去捉摸去享受去体会……我想偶尔间的我不是寂寞的而是快乐的、充实的。我总是不经意就把莫个人的心理给洞悉,但我不敢具体分析,我怕有人会决得我可怕。我喜欢以独特的眼光观察世界――这个世界,除了我。

经历・《初谙人事的年龄》

整篇我都是以诗歌的形式描绘我那所有的无措之情――“清”的回避、“小妹”的误会、“大头”的消失、“小代”的依赖、“萌萌”的宽恕、“妹子”的关怀、“驴”的无所谓……一切的一切,把我从幼稚的边缘慢慢引向成熟,在途中我知道了什么是美、什么是悔、什么是愧……它是幼稚向成熟交税后的收据,我想我一生都舍不得遗弃,一点一滴。

我的故事还不完整,因为他还在继续……

性格・《自东向西转》

仅凭这名字,它就是十足的叛逆代表――我把地球都背叛了。在这部小说里,我把自己的性格完全拆分并倾注在不同人身上,让他们尽情释放――“我”的单纯善良、“郭”的安静老实、“杨”的个性愤世嫉俗、“廖”的坚持专一和“天哥”的无奈交错……我只想揭示一个谁都知道但谁都不愿意承认的错――应试教育!

我用不唯美的手法去摧毁唯美,否定当下我们盲目拼命追求的偶像与事物,诠释我们真正该追求的是什么――不是幻想不是老套,不是灰暗不是浪漫,而是真实,一切顺其自然的真实。

我用唯美的手段去培养不唯美,只是想打破一种模式,一种几乎所有校园小说或青春偶像剧都会也只能采用的模式――“男财女貌”的浪漫多情和一角多恋的缠绵悱恻!

我的小说即我的生活,就是我的性格!

生活・真实・矛盾

因为个不高而被女生小瞧,因为健美的身材而让男生钦服;因为废弃学习受众人鄙视,因为犀利出众的文笔让人称奇;因为不帅遭人唾弃,因为幽默却深入人心……

也许这就是生活――真实,不完美不称人意的真实。

我的歌经历了四个阶段:为消遣、为爱、为兴趣、为专业……

我的文章经历了五个阶段:为考试、为情、为钱、为兴趣、为心情……

生活在不光明的社会里我继续生活,学习在不合理的制度里我继续学习……

《初谙人事的年龄》不知如何发表,《自东向西转》却面临着高考……

也许,这就是生活――矛盾,比比皆是我们无能为力的矛盾。

在这样的生活里,我只能艰难前进……

是谁,欲走还留

如果说,欲说还休,是刻骨了的风情。那欲走还留,该是铭心了的深情吧。

缠于琐事,已是许久不来散文网了。曾和文友打趣道,我怕是该和散文网说再见了。却一直鲠在喉间,如鱼刺,久久吐不出口。不曾想,昔日的戏言如今怕是要兑现。

其实,我是一个怕说再见的人。如席慕容诗中所言,只因为再见,已不是从前。不说再见,我迷恋的是在这里的无拘无束,可以笔为箸,以墨为饮。不说再见,是还有你们,还有文字。

我终究是个俗人,没有禅根。去留无意,漫看天外云卷云舒的心境始终未曾体会。对这里,不想走,是不愿走,更多的是不舍。若是有天走了,心里肯定还是惦念着的。这里有我的欢笑,我的朋友,有我最初的梦。

慢慢的,原来的一切渐行渐远。清风走了,若雪时常被人气的流泪,就连最知性的紫鸢姐,也到了崩溃的边缘。我不禁问道,这是怎么了?究竟是散文网变了,还是我们变了?

紫鸢姐的那篇《是该走还是该留》,肯定是怀着无法言语的心情写下的吧?她该是心累了,一直坚持不懈的审着文章,鼓励着新人,而如今却如此的被攻讦,不被理解。我还记得我发的第一篇文,是多么的不规范,版式混乱、标点错乱,若不是她指点着,也许我还是那个模样。

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

我始终不解的是,人,为什么那么怕看见自己的缺点。即便是自己看见了,所在意的不是可不可以改正而是能不能遮掩。若不幸被人发现了,便多少有些报复性的极力去攻击别人的弱点,来获得自我安慰。三人行,必有我师。若是每个人都虚心点,那这里该是什么模样的?散文网缺热血之青年,而非谩骂之狂士。

当你指责他们时,请记住他们没有工资,他们完全出于兴趣和爱好。当你谩骂他们时,请记住他们不是全职,他们忙完自己的工作后,深夜对着电脑给你排版审核。

其实,我们是夹在缝隙里的一群人,上有前辈,后有新人。编辑审核的时候要考虑发掘新人,鼓励他们对文字赋予更多的热情,但又不得不考虑前辈们的感受,稍有不慎便有“时代论”的大帽子扣下来。诸如,你们这些“娃娃”太浮夸,只钟爱唯美的辞藻华丽的文章,我们那个年代朴素无华的文章又有几个“娃娃”推荐过。我们何尝不想,我们曾多少次呼吁不要太唯美,以至于作者无病呻吟而读者无关痛痒。说实话,我自己也是从那个阶段一路走过来的。只有自己真正领悟了什么是文章的美写作的时候才会去注意。这段路是要他们自己走的,最好的办法是在时光里放养,“自生自灭”,浴火涅槃。做编辑的只能给他们一次又一次的鼓励和机会。

似乎扯得有点远了。我写上面的话只是想说,编辑们有很多事情只能做而不能说。他们对散文网的情感不比任何人少,他们每每睡觉闭眼前都还要打开文网看看文章是否审完。

是谁,欲走还留?愁看一江秋水向东流。走留似乎都不尽人意,那就随他去吧。心若是倦了,走留也就是一种形式而已了……

桦子戒网的最后一篇文章

又是一个可以让人愉快的放学后、我们叁可以一起去市区幸福的荡荡了。4月的天有点阴,但是很舒服,柳絮也因风而起。

小五单鞋上的小碎花蝴蝶结,随着脚步一颤一颤的,貌似想要去飞翔。我随性改编了郭沫若的那首诗——《会开花的树》说:“我要变成蝴蝶长在你必穿的鞋子上。”

小五笑这说:“我没有必穿的鞋”很明显,她忽视了我的才气,过分重视了可有可无的客观事实。我也笑笑,不去深究,我们就是这个样子。

4月,也许是个适合骑自行车的季节吧。小五和阿妖都骑自行车来学校,环保、低碳,真好。想到我是做11路公交车来的,我又笑了。

于是,小五骑着自行车载着我英勇的冲在前面。阿妖也骑着自行车随后,她不喜欢冲在前头,因为缺少一份安全感,更喜欢在我和小五的身后看着我们,然后默默的微笑。

春风拂过,暖暖的。

我说,“好久没有人骑自行车载我了。我说,这速度就是比我的11路公交车快!”

小五噗嗤一声在我前面笑开了。我回头看看阿妖,看见她那满脸堆积的笑容,我好幸福呢。不!是我们好幸福啊。

小五载着我,穿过一个个熟悉的街景,遇见阿艳她们。

阿艳吵着我们喊:“那女人(我)这么重,小五你骑得动啊?!”

女人之间就是不给面子。哼哼!我本能笑着回过头,还击她们:“什么丫、我才90多斤。”

我对小五说:“其实我102!嘿嘿~” 于是伴随我的乐颠的声音和小五无语的笑声,我们和阿艳她们终于擦肩而过了。

就这样,小五勇猛的载着我,啊妖默默地在我们身后追随。车轮一圈一圈滚动,偶尔碾压过一篇春天的落叶。城市虽然喧嚣,画片却很唯美。

和小五在一起的日子,不愁没好吃的。大街小巷的好吃的,她一一介绍给我们。

记得她对我说过,曾经是三三把她养胖。而现在她要把我养胖,这个想法倒和我妈妈的想法一致了。小五这么说的:“我的最低纲领是不能让桦子瘦下去,最高纲领就是把桦子养胖。”(一听就知道历史学的不错 ) 她说的话倒是和她的实践相结合起来了:

每天中午在学校的食堂吃饭,她总是把肉肉夹给我,Dic也学小五给我夹肉肉,我幸福的全吃了;我也会把小五喜欢的土豆夹给她,Dic也学我把土豆夹给小五。(原来Dic的模仿能力不错啊)原本是很厌恶这个食堂的午饭的,现在居然不排斥了。因为有一种淡淡的叫做幸福的味道。

吃晚饭,我们穿过学校的林荫大道,辗转到长满玉兰花的树下,沿着狭长的小道故意走着蜿蜒的长路,慢慢的回到教室。因为那里有一块石头叫“小絆”,我们都知道,某某一天的中午,一个叫沈桦的同学在这块石头前被绊倒,差点毁容。于是那个同学决定每天走这条路,这叫做“在那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的变形式。

我们的口号是“邓小平有邓小平小道,我们有小絆小道”。我们俨然不知,这条路成为我们的习惯,我们的回忆点。

回忆是件美好的,一下子扯远了,不过那都属于幸福。今天,小五带着我这个路盲和阿妖去吃了韩式的砂锅什么泡菜什么拌饭的,很好吃。阿妖夸个不停,于是我们立志要在剩下的高中时光把这里的东西吃个遍。我想找有没有洋葱盖浇饭,可是没找到。突然想到这是韩式的,没日式的,我傻了。我爱拍照,特别是拍下我们三在一起的时光,小五说了一句让我汗颜的话:“像你这么爱拍的人,你手机的像素真对不起你!”阿妖马上为我说话:“所以啊,没看到她随身带相机么。”我还是低头扒饭吧。

开心的吃完,下一站是阿妖去买做寿司的材料,我们的行程总是排的很有条理,先去哪再去哪,路线一般不会重复。阿妖她终于将在锅碗瓢盆的地方,做一个女人应该做的事,也将终于打破只会把泡面煮成像猪食一样的东西。算了,不怪她的,毕竟不能对“妖”有什么过高的要求,有上进心就已经不错了。

我们沐浴着春风,风里飘着香香的味道,不知是什么好吃的散发出来的味道。我们手挽着手,小五嫌弃我的时候总是松开我的手,跑到阿妖那边,中间那个总是会被两边夹击。时间久了,我们习惯了,没到二对一的时候,被攻击者总可伶的在中间,接受着唾沫星子的围攻。一般情况我都是被攻击的那最落魄的人,这个是必定的事、我们都习惯了。

比如说,接下来我们去启路,我们要从新天地穿过地下通道,再转过街角和人行道,经过麦当劳对面的老娘舅,闻着旁边的头豆腐味道,又是一个可以让人愉快的放学后、我们叁可以一起去市区幸福的荡荡了。4月的天有点阴,但是很舒服,柳絮也因风而起。

小五单鞋上的小碎花蝴蝶结,随着脚步一颤一颤的,貌似想要去飞翔。我随性改编了郭沫若的那首诗——《会开花的树》说:“我要变成蝴蝶长在你必穿的鞋子上。”

小五笑这说:“我没有必穿的鞋”很明显,她忽视了我的才气,过分重视了可有可无的客观事实。我也笑笑,不去深究,我们就是这个样子。

4月,也许是个适合骑自行车的季节吧。小五和阿妖都骑自行车来学校,环保、低碳,真好。想到我是做11路公交车来的,我又笑了。

于是,小五骑着自行车载着我英勇的冲在前面。阿妖也骑着自行车随后,她不喜欢冲在前头,因为缺少一份安全感,更喜欢在我和小五的身后看着我们,然后默默的微笑。

春风拂过,暖暖的。

我说,“好久没有人骑自行车载我了。我说,这速度就是比我的11路公交车快!”

小五噗嗤一声在我前面笑开了。我回头看看阿妖,看见她那满脸堆积的笑容,我好幸福呢。不!是我们好幸福啊。

小五载着我,穿过一个个熟悉的街景,遇见阿艳她们。

阿艳吵着我们喊:“那女人(我)这么重,小五你骑得动啊?!”

女人之间就是不给面子。哼哼!我本能笑着回过头,还击她们:“什么丫、我才90多斤。”

我对小五说:“其实我102!嘿嘿~” 于是伴随我的乐颠的声音和小五无语的笑声,我们和阿艳她们终于擦肩而过了。

就这样,小五勇猛的载着我,啊妖默默地在我们身后追随。车轮一圈一圈滚动,偶尔碾压过一篇春天的落叶。城市虽然喧嚣,画片却很唯美。

和小五在一起的日子,不愁没好吃的。大街小巷的好吃的,她一一介绍给我们。

记得她对我说过,曾经是三三把她养胖。而现在她要把我养胖,这个想法倒和我妈妈的想法一致了。小五这么说的:“我的最低纲领是不能让桦子瘦下去,最高纲领就是把桦子养胖。”(一听就知道历史学的不错 ) 她说的话倒是和她的实践相结合起来了:

每天中午在学校的食堂吃饭,她总是把肉肉夹给我,Dic也学小五给我夹肉肉,我幸福的全吃了;我也会把小五喜欢的土豆夹给她,Dic也学我把土豆夹给小五。(原来Dic的模仿能力不错啊)原本是很厌恶这个食堂的午饭的,现在居然不排斥了。因为有一种淡淡的叫做幸福的味道。

吃晚饭,我们穿过学校的林荫大道,辗转到长满玉兰花的树下,沿着狭长的小道故意走着蜿蜒的长路,慢慢的回到教室。因为那里有一块石头叫“小絆”,我们都知道,某某一天的中午,一个叫沈桦的同学在这块石头前被绊倒,差点毁容。于是那个同学决定每天走这条路,这叫做“在那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的变形式。

我们的口号是“邓小平有邓小平小道,我们有小絆小道”。我们俨然不知,这条路成为我们的习惯,我们的回忆点。

回忆是件美好的,一下子扯远了,不过那都属于幸福。今天,小五带着我这个路盲和阿妖去吃了韩式的砂锅什么泡菜什么拌饭的,很好吃。阿妖夸个不停,于是我们立志要在剩下的高中时光把这里的东西吃个遍。我想找有没有洋葱盖浇饭,可是没找到。突然想到这是韩式的,没日式的,我傻了。我爱拍照,特别是拍下我们三在一起的时光,小五说了一句让我汗颜的话:“像你这么爱拍的人,你手机的像素真对不起你!”阿妖马上为我说话:“所以啊,没看到她随身带相机么。”我还是低头扒饭吧。

开心的吃完,下一站是阿妖去买做寿司的材料,我们的行程总是排的很有条理,先去哪再去哪,路线一般不会重复。阿妖她终于将在锅碗瓢盆的地方,做一个女人应该做的事,也将终于打破只会把泡面煮成像猪食一样的东西。算了,不怪她的,毕竟不能对“妖”有什么过高的要求,有上进心就已经不错了。

我们沐浴着春风,风里飘着香香的味道,不知是什么好吃的散发出来的味道。我们手挽着手,小五嫌弃我的时候总是松开我的手,跑到阿妖那边,中间那个总是会被两边夹击。时间久了,我们习惯了,没到二对一的时候,被攻击者总可伶的在中间,接受着唾沫星子的围攻。一般情况我都是被攻击的那最落魄的人,这个是必定的事、我们都习惯了。

比如说,接下来我们去启路,我们要从新天地穿过地下通道,再转过街角和人行道,经过麦当劳对面的老娘舅,闻着旁边的头豆腐味道,又是一个可以让人愉快的放学后、我们叁可以一起去市区幸福的荡荡了。4月的天有点阴,但是很舒服,柳絮也因风而起。

小五单鞋上的小碎花蝴蝶结,随着脚步一颤一颤的,貌似想要去飞翔。我随性改编了郭沫若的那首诗——《会开花的树》说:“我要变成蝴蝶长在你必穿的鞋子上。”

小五笑这说:“我没有必穿的鞋”很明显,她忽视了我的才气,过分重视了可有可无的客观事实。我也笑笑,不去深究,我们就是这个样子。

4月,也许是个适合骑自行车的季节吧。小五和阿妖都骑自行车来学校,环保、低碳,真好。想到我是做11路公交车来的,我又笑了。

于是,小五骑着自行车载着我英勇的冲在前面。阿妖也骑着自行车随后,她不喜欢冲在前头,因为缺少一份安全感,更喜欢在我和小五的身后看着我们,然后默默的微笑。

春风拂过,暖暖的。

我说,“好久没有人骑自行车载我了。我说,这速度就是比我的11路公交车快!”

小五噗嗤一声在我前面笑开了。我回头看看阿妖,看见她那满脸堆积的笑容,我好幸福呢。不!是我们好幸福啊。

小五载着我,穿过一个个熟悉的街景,遇见阿艳她们。

阿艳吵着我们喊:“那女人(我)这么重,小五你骑得动啊?!”

女人之间就是不给面子。哼哼!我本能笑着回过头,还击她们:“什么丫、我才90多斤。”

我对小五说:“其实我102!嘿嘿~” 于是伴随我的乐颠的声音和小五无语的笑声,我们和阿艳她们终于擦肩而过了。

就这样,小五勇猛的载着我,啊妖默默地在我们身后追随。车轮一圈一圈滚动,偶尔碾压过一篇春天的落叶。城市虽然喧嚣,画片却很唯美。

和小五在一起的日子,不愁没好吃的。大街小巷的好吃的,她一一介绍给我们。

记得她对我说过,曾经是三三把她养胖。而现在她要把我养胖,这个想法倒和我妈妈的想法一致了。小五这么说的:“我的最低纲领是不能让桦子瘦下去,最高纲领就是把桦子养胖。”(一听就知道历史学的不错 ) 她说的话倒是和她的实践相结合起来了:

每天中午在学校的食堂吃饭,她总是把肉肉夹给我,Dic也学小五给我夹肉肉,我幸福的全吃了;我也会把小五喜欢的土豆夹给她,Dic也学我把土豆夹给小五。(原来Dic的模仿能力不错啊)原本是很厌恶这个食堂的午饭的,现在居然不排斥了。因为有一种淡淡的叫做幸福的味道。

吃晚饭,我们穿过学校的林荫大道,辗转到长满玉兰花的树下,沿着狭长的小道故意走着蜿蜒的长路,慢慢的回到教室。因为那里有一块石头叫“小絆”,我们都知道,某某一天的中午,一个叫沈桦的同学在这块石头前被绊倒,差点毁容。于是那个同学决定每天走这条路,这叫做“在那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的变形式。

我们的口号是“邓小平有邓小平小道,我们有小絆小道”。我们俨然不知,这条路成为我们的习惯,我们的回忆点。

回忆是件美好的,一下子扯远了,不过那都属于幸福。今天,小五带着我这个路盲和阿妖去吃了韩式的砂锅什么泡菜什么拌饭的,很好吃。阿妖夸个不停,于是我们立志要在剩下的高中时光把这里的东西吃个遍。我想找有没有洋葱盖浇饭,可是没找到。突然想到这是韩式的,没日式的,我傻了。我爱拍照,特别是拍下我们三在一起的时光,小五说了一句让我汗颜的话:“像你这么爱拍的人,你手机的像素真对不起你!”阿妖马上为我说话:“所以啊,没看到她随身带相机么。”我还是低头扒饭吧。

开心的吃完,下一站是阿妖去买做寿司的材料,我们的行程总是排的很有条理,先去哪再去哪,路线一般不会重复。阿妖她终于将在锅碗瓢盆的地方,做一个女人应该做的事,也将终于打破只会把泡面煮成像猪食一样的东西。算了,不怪她的,毕竟不能对“妖”有什么过高的要求,有上进心就已经不错了。

我们沐浴着春风,风里飘着香香的味道,不知是什么好吃的散发出来的味道。我们手挽着手,小五嫌弃我的时候总是松开我的手,跑到阿妖那边,中间那个总是会被两边夹击。时间久了,我们习惯了,没到二对一的时候,被攻击者总可伶的在中间,接受着唾沫星子的围攻。一般情况我都是被攻击的那最落魄的人,这个是必定的事、我们都习惯了。

比如说,接下来我们去启路,我们要从新天地穿过地下通道,再转过街角和人行道,经过麦当劳对面的老娘舅,闻着旁边的头豆腐味道,又是一个可以让人愉快的放学后、我们叁可以一起去市区幸福的荡荡了。4月的天有点阴,但是很舒服,柳絮也因风而起。

小五单鞋上的小碎花蝴蝶结,随着脚步一颤一颤的,貌似想要去飞翔。我随性改编了郭沫若的那首诗——《会开花的树》说:“我要变成蝴蝶长在你必穿的鞋子上。”

小五笑这说:“我没有必穿的鞋”很明显,她忽视了我的才气,过分重视了可有可无的客观事实。我也笑笑,不去深究,我们就是这个样子。

4月,也许是个适合骑自行车的季节吧。小五和阿妖都骑自行车来学校,环保、低碳,真好。想到我是做11路公交车来的,我又笑了。

于是,小五骑着自行车载着我英勇的冲在前面。阿妖也骑着自行车随后,她不喜欢冲在前头,因为缺少一份安全感,更喜欢在我和小五的身后看着我们,然后默默的微笑。

春风拂过,暖暖的。

我说,“好久没有人骑自行车载我了。我说,这速度就是比我的11路公交车快!”

小五噗嗤一声在我前面笑开了。我回头看看阿妖,看见她那满脸堆积的笑容,我好幸福呢。不!是我们好幸福啊。

小五载着我,穿过一个个熟悉的街景,遇见阿艳她们。

阿艳吵着我们喊:“那女人(我)这么重,小五你骑得动啊?!”

女人之间就是不给面子。哼哼!我本能笑着回过头,还击她们:“什么丫、我才90多斤。”

我对小五说:“其实我102!嘿嘿~” 于是伴随我的乐颠的声音和小五无语的笑声,我们和阿艳她们终于擦肩而过了。

就这样,小五勇猛的载着我,啊妖默默地在我们身后追随。车轮一圈一圈滚动,偶尔碾压过一篇春天的落叶。城市虽然喧嚣,画片却很唯美。

和小五在一起的日子,不愁没好吃的。大街小巷的好吃的,她一一介绍给我们。

记得她对我说过,曾经是三三把她养胖。而现在她要把我养胖,这个想法倒和我妈妈的想法一致了。小五这么说的:“我的最低纲领是不能让桦子瘦下去,最高纲领就是把桦子养胖。”(一听就知道历史学的不错 ) 她说的话倒是和她的实践相结合起来了:

每天中午在学校的食堂吃饭,她总是把肉肉夹给我,Dic也学小五给我夹肉肉,我幸福的全吃了;我也会把小五喜欢的土豆夹给她,Dic也学我把土豆夹给小五。(原来Dic的模仿能力不错啊)原本是很厌恶这个食堂的午饭的,现在居然不排斥了。因为有一种淡淡的叫做幸福的味道。

吃晚饭,我们穿过学校的林荫大道,辗转到长满玉兰花的树下,沿着狭长的小道故意走着蜿蜒的长路,慢慢的回到教室。因为那里有一块石头叫“小絆”,我们都知道,某某一天的中午,一个叫沈桦的同学在这块石头前被绊倒,差点毁容。于是那个同学决定每天走这条路,这叫做“在那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的变形式。

我们的口号是“邓小平有邓小平小道,我们有小絆小道”。我们俨然不知,这条路成为我们的习惯,我们的回忆点。

回忆是件美好的,一下子扯远了,不过那都属于幸福。今天,小五带着我这个路盲和阿妖去吃了韩式的砂锅什么泡菜什么拌饭的,很好吃。阿妖夸个不停,于是我们立志要在剩下的高中时光把这里的东西吃个遍。我想找有没有洋葱盖浇饭,可是没找到。突然想到这是韩式的,没日式的,我傻了。我爱拍照,特别是拍下我们三在一起的时光,小五说了一句让我汗颜的话:“像你这么爱拍的人,你手机的像素真对不起你!”阿妖马上为我说话:“所以啊,没看到她随身带相机么。”我还是低头扒饭吧。

开心的吃完,下一站是阿妖去买做寿司的材料,我们的行程总是排的很有条理,先去哪再去哪,路线一般不会重复。阿妖她终于将在锅碗瓢盆的地方,做一个女人应该做的事,也将终于打破只会把泡面煮成像猪食一样的东西。算了,不怪她的,毕竟不能对“妖”有什么过高的要求,有上进心就已经不错了。

我们沐浴着春风,风里飘着香香的味道,不知是什么好吃的散发出来的味道。我们手挽着手,小五嫌弃我的时候总是松开我的手,跑到阿妖那边,中间那个总是会被两边夹击。时间久了,我们习惯了,没到二对一的时候,被攻击者总可伶的在中间,接受着唾沫星子的围攻。一般情况我都是被攻击的那最落魄的人,这个是必定的事、我们都习惯了。

比如说,接下来我们去启路,我们要从新天地穿过地下通道,再转过街角和人行道,经过麦当劳对面的老娘舅,闻着旁边的头豆腐味道,又是一个可以让人愉快的放学后、我们叁可以一起去市区幸福的荡荡了。4月的天有点阴,但是很舒服,柳絮也因风而起。

小五单鞋上的小碎花蝴蝶结,随着脚步一颤一颤的,貌似想要去飞翔。我随性改编了郭沫若的那首诗——《会开花的树》说:“我要变成蝴蝶长在你必穿的鞋子上。”

小五笑这说:“我没有必穿的鞋”很明显,她忽视了我的才气,过分重视了可有可无的客观事实。我也笑笑,不去深究,我们就是这个样子。

4月,也许是个适合骑自行车的季节吧。小五和阿妖都骑自行车来学校,环保、低碳,真好。想到我是做11路公交车来的,我又笑了。

于是,小五骑着自行车载着我英勇的冲在前面。阿妖也骑着自行车随后,她不喜欢冲在前头,因为缺少一份安全感,更喜欢在我和小五的身后看着我们,然后默默的微笑。

春风拂过,暖暖的。

我说,“好久没有人骑自行车载我了。我说,这速度就是比我的11路公交车快!”

小五噗嗤一声在我前面笑开了。我回头看看阿妖,看见她那满脸堆积的笑容,我好幸福呢。不!是我们好幸福啊。

小五载着我,穿过一个个熟悉的街景,遇见阿艳她们。

阿艳吵着我们喊:“那女人(我)这么重,小五你骑得动啊?!”

女人之间就是不给面子。哼哼!我本能笑着回过头,还击她们:“什么丫、我才90多斤。”

我对小五说:“其实我102!嘿嘿~” 于是伴随我的乐颠的声音和小五无语的笑声,我们和阿艳她们终于擦肩而过了。

就这样,小五勇猛的载着我,啊妖默默地在我们身后追随。车轮一圈一圈滚动,偶尔碾压过一篇春天的落叶。城市虽然喧嚣,画片却很唯美。

和小五在一起的日子,不愁没好吃的。大街小巷的好吃的,她一一介绍给我们。

记得她对我说过,曾经是三三把她养胖。而现在她要把我养胖,这个想法倒和我妈妈的想法一致了。小五这么说的:“我的最低纲领是不能让桦子瘦下去,最高纲领就是把桦子养胖。”(一听就知道历史学的不错 ) 她说的话倒是和她的实践相结合起来了:

每天中午在学校的食堂吃饭,她总是把肉肉夹给我,Dic也学小五给我夹肉肉,我幸福的全吃了;我也会把小五喜欢的土豆夹给她,Dic也学我把土豆夹给小五。(原来Dic的模仿能力不错啊)原本是很厌恶这个食堂的午饭的,现在居然不排斥了。因为有一种淡淡的叫做幸福的味道。

吃晚饭,我们穿过学校的林荫大道,辗转到长满玉兰花的树下,沿着狭长的小道故意走着蜿蜒的长路,慢慢的回到教室。因为那里有一块石头叫“小絆”,我们都知道,某某一天的中午,一个叫沈桦的同学在这块石头前被绊倒,差点毁容。于是那个同学决定每天走这条路,这叫做“在那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的变形式。

我们的口号是“邓小平有邓小平小道,我们有小絆小道”。我们俨然不知,这条路成为我们的习惯,我们的回忆点。

回忆是件美好的,一下子扯远了,不过那都属于幸福。今天,小五带着我这个路盲和阿妖去吃了韩式的砂锅什么泡菜什么拌饭的,很好吃。阿妖夸个不停,于是我们立志要在剩下的高中时光把这里的东西吃个遍。我想找有没有洋葱盖浇饭,可是没找到。突然想到这是韩式的,没日式的,我傻了。我爱拍照,特别是拍下我们三在一起的时光,小五说了一句让我汗颜的话:“像你这么爱拍的人,你手机的像素真对不起你!”阿妖马上为我说话:“所以啊,没看到她随身带相机么。”我还是低头扒饭吧。

开心的吃完,下一站是阿妖去买做寿司的材料,我们的行程总是排的很有条理,先去哪再去哪,路线一般不会重复。阿妖她终于将在锅碗瓢盆的地方,做一个女人应该做的事,也将终于打破只会把泡面煮成像猪食一样的东西。算了,不怪她的,毕竟不能对“妖”有什么过高的要求,有上进心就已经不错了。

我们沐浴着春风,风里飘着香香的味道,不知是什么好吃的散发出来的味道。我们手挽着手,小五嫌弃我的时候总是松开我的手,跑到阿妖那边,中间那个总是会被两边夹击。时间久了,我们习惯了,没到二对一的时候,被攻击者总可伶的在中间,接受着唾沫星子的围攻。一般情况我都是被攻击的那最落魄的人,这个是必定的事、我们都习惯了。

比如说,接下来我们去启路,我们要从新天地穿过地下通道,再转过街角和人行道,经过麦当劳对面的老娘舅,闻着旁边的头豆腐味道,又是一个可以让人愉快的放学后、我们叁可以一起去市区幸福的荡荡了。4月的天有点阴,但是很舒服,柳絮也因风而起。

小五单鞋上的小碎花蝴蝶结,随着脚步一颤一颤的,貌似想要去飞翔。我随性改编了郭沫若的那首诗——《会开花的树》说:“我要变成蝴蝶长在你必穿的鞋子上。”

小五笑这说:“我没有必穿的鞋”很明显,她忽视了我的才气,过分重视了可有可无的客观事实。我也笑笑,不去深究,我们就是这个样子。

4月,也许是个适合骑自行车的季节吧。小五和阿妖都骑自行车来学校,环保、低碳,真好。想到我是做11路公交车来的,我又笑了。

于是,小五骑着自行车载着我英勇的冲在前面。阿妖也骑着自行车随后,她不喜欢冲在前头,因为缺少一份安全感,更喜欢在我和小五的身后看着我们,然后默默的微笑。

春风拂过,暖暖的。

我说,“好久没有人骑自行车载我了。我说,这速度就是比我的11路公交车快!”

小五噗嗤一声在我前面笑开了。我回头看看阿妖,看见她那满脸堆积的笑容,我好幸福呢。不!是我们好幸福啊。

小五载着我,穿过一个个熟悉的街景,遇见阿艳她们。

阿艳吵着我们喊:“那女人(我)这么重,小五你骑得动啊?!”

女人之间就是不给面子。哼哼!我本能笑着回过头,还击她们:“什么丫、我才90多斤。”

我对小五说:“其实我102!嘿嘿~” 于是伴随我的乐颠的声音和小五无语的笑声,我们和阿艳她们终于擦肩而过了。

就这样,小五勇猛的载着我,啊妖默默地在我们身后追随。车轮一圈一圈滚动,偶尔碾压过一篇春天的落叶。城市虽然喧嚣,画片却很唯美。

和小五在一起的日子,不愁没好吃的。大街小巷的好吃的,她一一介绍给我们。

记得她对我说过,曾经是三三把她养胖。而现在她要把我养胖,这个想法倒和我妈妈的想法一致了。小五这么说的:“我的最低纲领是不能让桦子瘦下去,最高纲领就是把桦子养胖。”(一听就知道历史学的不错 ) 她说的话倒是和她的实践相结合起来了:

每天中午在学校的食堂吃饭,她总是把肉肉夹给我,Dic也学小五给我夹肉肉,我幸福的全吃了;我也会把小五喜欢的土豆夹给她,Dic也学我把土豆夹给小五。(原来Dic的模仿能力不错啊)原本是很厌恶这个食堂的午饭的,现在居然不排斥了。因为有一种淡淡的叫做幸福的味道。

吃晚饭,我们穿过学校的林荫大道,辗转到长满玉兰花的树下,沿着狭长的小道故意走着蜿蜒的长路,慢慢的回到教室。因为那里有一块石头叫“小絆”,我们都知道,某某一天的中午,一个叫沈桦的同学在这块石头前被绊倒,差点毁容。于是那个同学决定每天走这条路,这叫做“在那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的变形式。

我们的口号是“邓小平有邓小平小道,我们有小絆小道”。我们俨然不知,这条路成为我们的习惯,我们的回忆点。

回忆是件美好的,一下子扯远了,不过那都属于幸福。今天,小五带着我这个路盲和阿妖去吃了韩式的砂锅什么泡菜什么拌饭的,很好吃。阿妖夸个不停,于是我们立志要在剩下的高中时光把这里的东西吃个遍。我想找有没有洋葱盖浇饭,可是没找到。突然想到这是韩式的,没日式的,我傻了。我爱拍照,特别是拍下我们三在一起的时光,小五说了一句让我汗颜的话:“像你这么爱拍的人,你手机的像素真对不起你!”阿妖马上为我说话:“所以啊,没看到她随身带相机么。”我还是低头扒饭吧。

开心的吃完,下一站是阿妖去买做寿司的材料,我们的行程总是排的很有条理,先去哪再去哪,路线一般不会重复。阿妖她终于将在锅碗瓢盆的地方,做一个女人应该做的事,也将终于打破只会把泡面煮成像猪食一样的东西。算了,不怪她的,毕竟不能对“妖”有什么过高的要求,有上进心就已经不错了。

我们沐浴着春风,风里飘着香香的味道,不知是什么好吃的散发出来的味道。我们手挽着手,小五嫌弃我的时候总是松开我的手,跑到阿妖那边,中间那个总是会被两边夹击。时间久了,我们习惯了,没到二对一的时候,被攻击者总可伶的在中间,接受着唾沫星子的围攻。一般情况我都是被攻击的那最落魄的人,这个是必定的事、我们都习惯了。

比如说,接下来我们去启路,我们要从新天地穿过地下通道,再转过街角和人行道,经过麦当劳对面的老娘舅,闻着旁边的头豆腐味道,又是一个可以让人愉快的放学后、我们叁可以一起去市区幸福的荡荡了。4月的天有点阴,但是很舒服,柳絮也因风而起。

小五单鞋上的小碎花蝴蝶结,随着脚步一颤一颤的,貌似想要去飞翔。我随性改编了郭沫若的那首诗——《会开花的树》说:“我要变成蝴蝶长在你必穿的鞋子上。”

小五笑这说:“我没有必穿的鞋”很明显,她忽视了我的才气,过分重视了可有可无的客观事实。我也笑笑,不去深究,我们就是这个样子。

4月,也许是个适合骑自行车的季节吧。小五和阿妖都骑自行车来学校,环保、低碳,真好。想到我是做11路公交车来的,我又笑了。

于是,小五骑着自行车载着我英勇的冲在前面。阿妖也骑着自行车随后,她不喜欢冲在前头,因为缺少一份安全感,更喜欢在我和小五的身后看着我们,然后默默的微笑。

春风拂过,暖暖的。

我说,“好久没有人骑自行车载我了。我说,这速度就是比我的11路公交车快!”

小五噗嗤一声在我前面笑开了。我回头看看阿妖,看见她那满脸堆积的笑容,我好幸福呢。不!是我们好幸福啊。

小五载着我,穿过一个个熟悉的街景,遇见阿艳她们。

阿艳吵着我们喊:“那女人(我)这么重,小五你骑得动啊?!”

女人之间就是不给面子。哼哼!我本能笑着回过头,还击她们:“什么丫、我才90多斤。”

我对小五说:“其实我102!嘿嘿~” 于是伴随我的乐颠的声音和小五无语的笑声,我们和阿艳她们终于擦肩而过了。

就这样,小五勇猛的载着我,啊妖默默地在我们身后追随。车轮一圈一圈滚动,偶尔碾压过一篇春天的落叶。城市虽然喧嚣,画片却很唯美。

和小五在一起的日子,不愁没好吃的。大街小巷的好吃的,她一一介绍给我们。

记得她对我说过,曾经是三三把她养胖。而现在她要把我养胖,这个想法倒和我妈妈的想法一致了。小五这么说的:“我的最低纲领是不能让桦子瘦下去,最高纲领就是把桦子养胖。”(一听就知道历史学的不错 ) 她说的话倒是和她的实践相结合起来了:

每天中午在学校的食堂吃饭,她总是把肉肉夹给我,Dic也学小五给我夹肉肉,我幸福的全吃了;我也会把小五喜欢的土豆夹给她,Dic也学我把土豆夹给小五。(原来Dic的模仿能力不错啊)原本是很厌恶这个食堂的午饭的,现在居然不排斥了。因为有一种淡淡的叫做幸福的味道。

吃晚饭,我们穿过学校的林荫大道,辗转到长满玉兰花的树下,沿着狭长的小道故意走着蜿蜒的长路,慢慢的回到教室。因为那里有一块石头叫“小絆”,我们都知道,某某一天的中午,一个叫沈桦的同学在这块石头前被绊倒,差点毁容。于是那个同学决定每天走这条路,这叫做“在那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的变形式。

我们的口号是“邓小平有邓小平小道,我们有小絆小道”。我们俨然不知,这条路成为我们的习惯,我们的回忆点。

回忆是件美好的,一下子扯远了,不过那都属于幸福。今天,小五带着我这个路盲和阿妖去吃了韩式的砂锅什么泡菜什么拌饭的,很好吃。阿妖夸个不停,于是我们立志要在剩下的高中时光把这里的东西吃个遍。我想找有没有洋葱盖浇饭,可是没找到。突然想到这是韩式的,没日式的,我傻了。我爱拍照,特别是拍下我们三在一起的时光,小五说了一句让我汗颜的话:“像你这么爱拍的人,你手机的像素真对不起你!”阿妖马上为我说话:“所以啊,没看到她随身带相机么。”我还是低头扒饭吧。

开心的吃完,下一站是阿妖去买做寿司的材料,我们的行程总是排的很有条理,先去哪再去哪,路线一般不会重复。阿妖她终于将在锅碗瓢盆的地方,做一个女人应该做的事,也将终于打破只会把泡面煮成像猪食一样的东西。算了,不怪她的,毕竟不能对“妖”有什么过高的要求,有上进心就已经不错了。

我们沐浴着春风,风里飘着香香的味道,不知是什么好吃的散发出来的味道。我们手挽着手,小五嫌弃我的时候总是松开我的手,跑到阿妖那边,中间那个总是会被两边夹击。时间久了,我们习惯了,没到二对一的时候,被攻击者总可伶的在中间,接受着唾沫星子的围攻。一般情况我都是被攻击的那最落魄的人,这个是必定的事、我们都习惯了。

比如说,接下来我们去启路,我们要从新天地穿过地下通道,再转过街角和人行道,经过麦当劳对面的老娘舅,闻着旁边的头豆腐味道,

好唯美的诗句

1、 用我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 2、 我自是年少,韶华倾负。 3、 长街长,烟花繁,你挑灯回看, 短亭短,红尘辗,我把萧再叹。 4、 终是谁使弦断,花落肩头,恍惚迷离 5、 多少红颜悴,多少相思碎,唯留血染墨香哭乱冢。 6、 苍茫大地一剑尽挽破,何处繁华笙歌落。斜倚云端千壶掩寂寞,纵使他人空笑我。 7、 任他凡事清浊,为你一笑间轮回甘堕。 8、 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聚散。 9、 谁将烟焚散,散了纵横的牵绊。 10、 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坠花湮,湮没一朝风涟。花若怜,落在谁的指尖。 11、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12、 相忘谁先忘,倾国是故国。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 13、 昔有朝歌夜弦之高楼,上有倾城倾国之舞袖。 14、 待浮花浪蕊俱尽,伴君幽独。 15、 一朝春去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16、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17、 灯火星星,人声杳杳,歌不尽乱世烽火。 18、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回得了过去,回不了当初。 19、 乌云蔽月,人迹踪绝,说不出如斯寂寞。 20、 这次我离开你,是风,是雨,是夜晚;你笑了笑,我摆一摆手,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了。 21、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22、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23、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24、 蝴蝶很美,终究蝴蝶飞不过沧海。 25、 终于为那一身江南烟雨覆了天下,容华谢后,不过一场,山河永寂。 26、 风华是一指流砂,苍老是一段年华。 27、 山河拱手,为君一笑 。 28、 几段唏嘘几世悲欢 可笑我命由我不由天。 29、 经流年 梦回曲水边 看烟花绽出月圆。 30、 雾散,梦醒,我终于看见真实,那是千帆过尽的沉寂。 31、 生生的两端,我们彼此站成了岸 。 32、 缘聚缘散缘如水,背负万丈尘寰,只为一句,等待下一次相逢。 33、 看那天地日月,恒静无言;青山长河,世代绵延;就像在我心中,你从未离去,也从未改变。 34、 就这样吧,从此山水不相逢。 35、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 既然无缘,何须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 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36、 心微动奈何情己远,物也非,人也非,事事非,往日不可追。 37、 也许是前世的姻 也许是来生的缘 错在今生相见 徒增一段无果的恩怨。 38、 一年老一年,一日没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辈催一辈 一聚一离别,一喜一伤悲,一榻一身卧,一生一梦里 寻一夥相识,他一会咱一会 那一般相知,吹一会唱一会。 39、 总在不经意的年生。回首彼岸。纵然发现光景绵长。 40、 有一种隐忍其实是蕴藏着的一种力量,有一种静默其实是惊天的告白。 41、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42、 举杯独醉,饮罢飞雪,茫然又一年岁。 43、 转身,一缕冷香远,逝雪深,笑意浅。来世你渡我,可愿? 44、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 45、 尘缘从来都如水,罕须泪,何尽一生情?莫多情,情伤己。 47、 谁应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 48、 你若撒野 今生我把酒奉陪。 49、 人生若只如初见 当时只道是寻常。 50、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盛宴之后,泪流满面。

那个美丽的黄昏

那个美丽的黄昏,残阳如血,蝶的信念注定被网纠缠,还是同落山的太阳一起展望明天。

远方,夕阳被一层浓云包裹,它还在努力的释放出自己的能量,浓云被镶上了一道道金边,夕阳在完成一天普照即将离去,可它却不忘放射出自己最耀眼的光芒,万物都感恩于它.

就在这个被美丽黄昏包围的田野中,一只蝴蝶摇摇晃晃的飞着,它想迎着夕阳飞到希望的家,它不想等到明天,它想和夕阳一起回家.

快了,暗了,黄昏更美了,太阳落在高山的头上.忽然,蝶被一只网粘住了翅膀,它努力挣扎,它试图挣开这只罩住它希望的网.

夕阳没了脚,蝶不能飞翔.它哭喊,它尖叫,在这个沉默的黄昏,它要赶上夕阳.

蝶坚定的看着太阳,它不要被网纠缠,它拼命地挣扎,挣脱,翅膀使劲的摇晃,织网的蜘蛛被摇到了地上,它还没有飞起,蝶注定要在这个黄昏中飞出网,它不会等到明天.于是,蝶的执著与唯美的黄昏映在一起,它用被粘住的翅膀拍打这埋没它未来的网,使劲,努力,蝶落在地上.它没有被网住,因为它看见夕阳向它招手,它惊羡此刻的美景.

夕阳将要落在地平线上,所有的能量都照耀在万物身上.蝶摇摇晃晃向太阳飞去.它随着落日起步,等不到日出,它就能飞回希望的家.

那个美丽的黄昏,残阳如血,蝶的信念注定要一生飞翔;那个美丽的黄昏,网破蝶飞,蝶的执著要追上明朝的新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