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理解(共六篇)

每一个人都渴望得到理解,但要先学会理解别人。理解是一束,阳光照亮迷茫的心灵;理解是一片海洋,激起前进的风帆;理解是一场春雨,滋润友谊的鲜花;理解是一盏明灯,照亮前进的方向。如果没有了理解,就好比世界没有阳光,理解是人际关系的“催化剂”。高尔基曾经说过:“如果人们不会互相理解,那么他们怎么能学会默默的相互尊重呢?”

妈妈的辛苦操劳你理解了吗?曾经,你是否因为母亲的一句严厉批评而摔门而出?然而你又是否注意母亲双鬓那日渐增多的白发,额头上日益突显的皱纹?“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又有哪个母亲是不疼爱自己的子女的呢!见微知着,母亲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渗透着丝丝爱意,然而我们总是看不见,看不见那颗关爱的心,看不见那辛酸的泪,看不见……母亲理解你,那你是否又理解她呢?

朋友之间亦需要理解。我们往往拥有很大的朋友圈,但患难与共的又有几个呢?“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若是真心,若是理解,又何须在乎时间的长短呢?理解是维持友谊的基础,只有互相理解,才能共同前进,让友谊天长地久。当你的朋友因为一句无心的话而伤了你,你会翻脸不认人吗?当你与朋友因为一个误会而不合时,你会理解她吗?或许是,或许不是吧……

当你理解别人时,别人也会理解你,你只要去理解别人,才会得到别人对你的更多理解。

理解别人是一种幸福。拥抱理解,我们可以享受到新鲜的空气与温暖的阳光,我们就能拥有海阔天空!拥抱理解,我们人人有颗理解的心,这个世界将会越来越美好

理解

理解

.单新宇

在现实生活中,人人都需要理解,渴望理解;理解是心灵的纽带,是心灵相接的桥梁。

可是现在社会上相互不理解的例子比比皆示:年轻人嫌老人保守,老年人嫌年轻人过分开放;爱读书的人不理解舞厅的旋律,喜欢娱乐的人体会不到阅览室温馨的灯光。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都拥有自己的空间,“不理解”本在情理之中,但是,“不理解”真的永远存在吗?回答是否定的。因为只要彼此互相宽容,理解对方,你就会找出自己的不足,看到他人的长处,这样才可以使人们更加和睦,互相理解对方,让你我微笑着擦肩而过。

在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知道理解的真谛呢?其实理解包括:让自己理解别人和别人理解自己。然而有些人只要求别人理解自己,而他却不理解其他人。这样的人往往会让人厌恶,可是自己却觉得他有多了不起。

理解是一种爱。它最真挚、最美好,理解别人和被别人理解都是一种幸福。

理解是一种尊重。我们每个人都有不经意犯下的错误,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不可能完美。如果有一件包含汗水的果实放在我们面前,我们不应该去特意去挑剔它,它也许不完美,但我们要领会其中的热情,这也许是尊重的最好理解。

其实理解只是那么一句普普通通的话,一个淡淡的笑容,一个支持鼓励的目光,单这会使你发现周围世界是如此的美好,同行的路人是如此善良。

是的,理解就是希望,就是新一天灿烂的曙光 。

理解

 

             “我最了解她了,她每次都是这样!”我激动的心情抑制不住了,拖口而出。

             “可是最不理解他的是你啊!”她站在一旁冷静的说道。

              是啊,我什么我不可以理解他的心情呢?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不行,我要弄清楚…

               和平时一样,我和依稀还有怡甜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哈,今天老师又表扬我了~!!!”依稀得意的说道

              “哦'''''”我用应付的口吻说道。我知道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他又要大发感慨了!

               “今天,我语文考了95分,老师''''''''''”依稀说的津津有味。怡甜则在一边“恩恩”地应和。而我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因为'''''我语文考砸了,而依稀――我最好的朋友却往我的伤口上撒盐。我在心里想:还没说够吗?快结束啊,结束你的长篇大论吧!               “文寰你在听吗?”依稀终于发现我的注意力没有集中在她的话上。

               “恩,在听!”我的声音比蚊子叫还轻。

               “有在听吗?”依稀又重复了一次。

                我瞥了她一眼重重的扔下一句“有在听啊!”

                怡甜被我的大声叫喊吓了一跳,手上的书也随之落在了地上。“文寰,你干什么!!”怡甜由于惊吓过度,声音比平时提高了2倍。

                “对啊!你干什么啊?干吗这么大声说话?会吓死人的!”依稀很激动,她也被我吓到了。

                “还不至于死吧?”我反驳道。

           &nbs 

             “我最了解她了,她每次都是这样!”我激动的心情抑制不住了,拖口而出。

             “可是最不理解他的是你啊!”她站在一旁冷静的说道。

              是啊,我什么我不可以理解他的心情呢?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不行,我要弄清楚…

               和平时一样,我和依稀还有怡甜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哈,今天老师又表扬我了~!!!”依稀得意的说道

              “哦'''''”我用应付的口吻说道。我知道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他又要大发感慨了!

               “今天,我语文考了95分,老师''''''''''”依稀说的津津有味。怡甜则在一边“恩恩”地应和。而我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因为'''''我语文考砸了,而依稀――我最好的朋友却往我的伤口上撒盐。我在心里想:还没说够吗?快结束啊,结束你的长篇大论吧!               “文寰你在听吗?”依稀终于发现我的注意力没有集中在她的话上。

               “恩,在听!”我的声音比蚊子叫还轻。

               “有在听吗?”依稀又重复了一次。

                我瞥了她一眼重重的扔下一句“有在听啊!”

                怡甜被我的大声叫喊吓了一跳,手上的书也随之落在了地上。“文寰,你干什么!!”怡甜由于惊吓过度,声音比平时提高了2倍。

                “对啊!你干什么啊?干吗这么大声说话?会吓死人的!”依稀很激动,她也被我吓到了。

                “还不至于死吧?”我反驳道。

           &nbs 

             “我最了解她了,她每次都是这样!”我激动的心情抑制不住了,拖口而出。

             “可是最不理解他的是你啊!”她站在一旁冷静的说道。

              是啊,我什么我不可以理解他的心情呢?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不行,我要弄清楚…

               和平时一样,我和依稀还有怡甜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哈,今天老师又表扬我了~!!!”依稀得意的说道

              “哦'''''”我用应付的口吻说道。我知道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他又要大发感慨了!

               “今天,我语文考了95分,老师''''''''''”依稀说的津津有味。怡甜则在一边“恩恩”地应和。而我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因为'''''我语文考砸了,而依稀――我最好的朋友却往我的伤口上撒盐。我在心里想:还没说够吗?快结束啊,结束你的长篇大论吧!               “文寰你在听吗?”依稀终于发现我的注意力没有集中在她的话上。

               “恩,在听!”我的声音比蚊子叫还轻。

               “有在听吗?”依稀又重复了一次。

                我瞥了她一眼重重的扔下一句“有在听啊!”

                怡甜被我的大声叫喊吓了一跳,手上的书也随之落在了地上。“文寰,你干什么!!”怡甜由于惊吓过度,声音比平时提高了2倍。

                “对啊!你干什么啊?干吗这么大声说话?会吓死人的!”依稀很激动,她也被我吓到了。

                “还不至于死吧?”我反驳道。

           &nbs 

             “我最了解她了,她每次都是这样!”我激动的心情抑制不住了,拖口而出。

             “可是最不理解他的是你啊!”她站在一旁冷静的说道。

              是啊,我什么我不可以理解他的心情呢?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不行,我要弄清楚…

               和平时一样,我和依稀还有怡甜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哈,今天老师又表扬我了~!!!”依稀得意的说道

              “哦'''''”我用应付的口吻说道。我知道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他又要大发感慨了!

               “今天,我语文考了95分,老师''''''''''”依稀说的津津有味。怡甜则在一边“恩恩”地应和。而我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因为'''''我语文考砸了,而依稀――我最好的朋友却往我的伤口上撒盐。我在心里想:还没说够吗?快结束啊,结束你的长篇大论吧!               “文寰你在听吗?”依稀终于发现我的注意力没有集中在她的话上。

               “恩,在听!”我的声音比蚊子叫还轻。

               “有在听吗?”依稀又重复了一次。

                我瞥了她一眼重重的扔下一句“有在听啊!”

                怡甜被我的大声叫喊吓了一跳,手上的书也随之落在了地上。“文寰,你干什么!!”怡甜由于惊吓过度,声音比平时提高了2倍。

                “对啊!你干什么啊?干吗这么大声说话?会吓死人的!”依稀很激动,她也被我吓到了。

                “还不至于死吧?”我反驳道。

           &nbs 

             “我最了解她了,她每次都是这样!”我激动的心情抑制不住了,拖口而出。

             “可是最不理解他的是你啊!”她站在一旁冷静的说道。

              是啊,我什么我不可以理解他的心情呢?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不行,我要弄清楚…

               和平时一样,我和依稀还有怡甜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哈,今天老师又表扬我了~!!!”依稀得意的说道

              “哦'''''”我用应付的口吻说道。我知道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他又要大发感慨了!

               “今天,我语文考了95分,老师''''''''''”依稀说的津津有味。怡甜则在一边“恩恩”地应和。而我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因为'''''我语文考砸了,而依稀――我最好的朋友却往我的伤口上撒盐。我在心里想:还没说够吗?快结束啊,结束你的长篇大论吧!               “文寰你在听吗?”依稀终于发现我的注意力没有集中在她的话上。

               “恩,在听!”我的声音比蚊子叫还轻。

               “有在听吗?”依稀又重复了一次。

                我瞥了她一眼重重的扔下一句“有在听啊!”

                怡甜被我的大声叫喊吓了一跳,手上的书也随之落在了地上。“文寰,你干什么!!”怡甜由于惊吓过度,声音比平时提高了2倍。

                “对啊!你干什么啊?干吗这么大声说话?会吓死人的!”依稀很激动,她也被我吓到了。

                “还不至于死吧?”我反驳道。

           &nbs 

             “我最了解她了,她每次都是这样!”我激动的心情抑制不住了,拖口而出。

             “可是最不理解他的是你啊!”她站在一旁冷静的说道。

              是啊,我什么我不可以理解他的心情呢?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不行,我要弄清楚…

               和平时一样,我和依稀还有怡甜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哈,今天老师又表扬我了~!!!”依稀得意的说道

              “哦'''''”我用应付的口吻说道。我知道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他又要大发感慨了!

               “今天,我语文考了95分,老师''''''''''”依稀说的津津有味。怡甜则在一边“恩恩”地应和。而我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因为'''''我语文考砸了,而依稀――我最好的朋友却往我的伤口上撒盐。我在心里想:还没说够吗?快结束啊,结束你的长篇大论吧!               “文寰你在听吗?”依稀终于发现我的注意力没有集中在她的话上。

               “恩,在听!”我的声音比蚊子叫还轻。

               “有在听吗?”依稀又重复了一次。

                我瞥了她一眼重重的扔下一句“有在听啊!”

                怡甜被我的大声叫喊吓了一跳,手上的书也随之落在了地上。“文寰,你干什么!!”怡甜由于惊吓过度,声音比平时提高了2倍。

                “对啊!你干什么啊?干吗这么大声说话?会吓死人的!”依稀很激动,她也被我吓到了。

                “还不至于死吧?”我反驳道。

           &nbs 

             “我最了解她了,她每次都是这样!”我激动的心情抑制不住了,拖口而出。

             “可是最不理解他的是你啊!”她站在一旁冷静的说道。

              是啊,我什么我不可以理解他的心情呢?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不行,我要弄清楚…

               和平时一样,我和依稀还有怡甜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哈,今天老师又表扬我了~!!!”依稀得意的说道

              “哦'''''”我用应付的口吻说道。我知道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他又要大发感慨了!

               “今天,我语文考了95分,老师''''''''''”依稀说的津津有味。怡甜则在一边“恩恩”地应和。而我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因为'''''我语文考砸了,而依稀――我最好的朋友却往我的伤口上撒盐。我在心里想:还没说够吗?快结束啊,结束你的长篇大论吧!               “文寰你在听吗?”依稀终于发现我的注意力没有集中在她的话上。

               “恩,在听!”我的声音比蚊子叫还轻。

               “有在听吗?”依稀又重复了一次。

                我瞥了她一眼重重的扔下一句“有在听啊!”

                怡甜被我的大声叫喊吓了一跳,手上的书也随之落在了地上。“文寰,你干什么!!”怡甜由于惊吓过度,声音比平时提高了2倍。

                “对啊!你干什么啊?干吗这么大声说话?会吓死人的!”依稀很激动,她也被我吓到了。

                “还不至于死吧?”我反驳道。

           &nbs

理解

在你委屈时,需要他人理解。

在你烦躁时,需要他人理解。

在你犯错时,需要他人理解。

理解与宽容是一对孪生兄弟,有理解才能有宽容。理解需要有广阔的胸襟和一颗愿意沟通的心。有广阔的胸襟,才能设身处地为人着想,有沟通的心,才能知道正确的情况。理解也要有一颗善良的心。一颗善于理解和尊重他人的心,这是行走人生的通行证,也是生命的本真。

在英国,著名物理学家焦耳作出了关于能量守恒和转化定律的论文。但在学术会议上因自己是酿酒师而被大会主席拒绝,英国皇家学会会长汤姆生也武断地说热不可能转为能。但他允许了焦耳在会上做实验并简单说明,汤姆生当时被焦耳试验吸引住,他建议大家讨论,后来,这两位物理学家还合作研究,焦耳在汤姆生理解与支持下,对自己的定律作了更精确表述。焦耳能取得成功,理解他的汤姆生也功不可没。

原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与美国排协签暑为期四年的合同,郎平作为美国女排主教练,率队征战2008年北京奥运会。这对于中国女排在2008年奥运会上名次肯定会带来新挑战,但中国公众,媒体,领导都以平和心态,理解支持郎平选择,祝愿她人生取得更大成就。当我们看见她在球网另一侧时,我们也许心里会隐隐不悦,但我们理解她的选择,中国理解她,公众理解她。这种大国心态比获一两枚金牌更重要,更让国人兴奋与自豪!

在社会生活上,处处需要理解,我们希望他人理解,就必需理解他人。互相理解的世界是一个温馨和谐的生活。这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每个人都会有善于理解和尊重的品质,关键在于自己,让我们朝着这个目标而努力吧!

理解

理解是心灵里的最美好,是理解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理解是彩虹制造机,他也是乌云消灭器。理解会把乌云化为彩虹。矛盾化为友好,是他把水与岸拉近了距离,是理解把世界变得更美好,信任和爱都是他的后代。理解就像那个神,他无处不在,他真的很神奇啊!

同学吵完架后,需要互相理解,其实,有时理解小的只是几句话,但是却缺少不了这小小的几句话。

被朋友误会后,同样也需要理解,所以,理解有时只是一通电话,一封信,同样这些也是不可缺少的。

如果没有同学的互相理解,矛盾一升级,后果也许会变得很严重。

如果被误会后,真的没有了一点儿理解,也许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一生气,以后大家也会不再联系,也会从今以后个走个的了。

理解其实真的很重要,如果没有了理解,人与人都只有冷漠,世界不在沉默中爆发,就会在沉默中灭亡,所以,理解真的很重要,很重要。

理解是母爱,理解是任何,任何的伟大,或许他也是任何,任何的微小,默默无闻,但总是缺少不了他的踪迹。理解,他无处不在,也无处不有。

人生,正需要一些理解,因为只有如此,人生才会变得五彩缤纷无比耀眼,也许只是换个角度思考,事情就会就得到解决,是啊理解和解决是孪生兄弟,理解都来了,解决也就不请自来了,难道不是吗?

理解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叫做“理解万岁”,把“理解”升格到了与古代的皇帝平起平坐的地位。 皇帝是种嗜血的动物,与皇帝同为“万岁”的理解也是如此吧? 提起理解,那么多人会椎心泣血地叩问苍穹:“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理解我?!”那么多人因为不被理解而从高楼上跳下,做自由落体运动,最终化作一张照片;那么多人为获得别人的理解也从高楼上跳下,做自由落体运动,在血泊中欣慰地含笑死去,只为获得那些不理解他的人的理解…… 好个“理解”!世世代代,让多少大好儿女倒在了血泊之中! 那个忠肝义胆的荆轲,为了获得燕太子丹的理解,放弃了即将到来的最好时机,一时意气,贸然出击,终致身死国灭;那个名传千古的伍子胥,用一个“理解”枉杀了多少倾心帮助他的好人……有多少臣子理解君王?又有多少君王理解臣子?结果终归是,不理解是死,理解了亦是死,全都以自己的鲜血饲养那柄叫做“理解”的宝刀。 理解,真是把杀人的好刀! 为什么要让别人理解,又如何去理解呢?即使被别人理解,又能怎么样呢?理解了,真的就能万岁吗?想想吧,你的思想完全被别人掌控,不是可怕得紧么? 理解,真是把杀人的好刀! 活得好好的,干吗要别人来理解?理解了又如何? 亲爱的同学们,咱们可都是二十一世纪的新人了,你还需要理解吗? 哈哈,理解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