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昨天下雨的作文(共十篇)

“下雨天,在窗前,我闭上双眼。那声音就像你,在我耳边……”听着这唯美的旋律,思绪被拉回从前——

下雨天,你像个孩子似的趴在窗前,猛然间转过头,表情认真地看着我,缓缓的开口:“知道吗,只从第一次见到你之后,我就爱上了下雨天。”我愕然,望着你严肃的表情,呆呆的问了一句:“为什么?”随即,你吐出了一句令我吐血的话:“因为第一次见你,你哭得梨花带雨,俨然就是一副下雨天嘛,哈哈哈哈……”

不得不承认,你总是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机会,后不留情的戏弄我。我就奇怪了,当初我真么看走眼,竟然和你这种人做朋友。哎,杯具啊!

听了恶俗的话,看着你那张欠扁的脸,我迫不及待的抄起沉重的拳头,雨点般的向你砸去。你大吼一声“杀猪了”,便向外跑去。此时我已笑岔了气,而全班同学更是笑得前仰后合。素闻你语言功底不怎么着,一着急便胡言乱语,可没想到竟能这样惊天地,泣鬼神。如果你的列祖列宗听到的话,会不会直接从坟墓里跳出来把你掐死呢?

如果刚刚是你人生的悲剧,那接下来上演的便是你人生的惨剧。偏就那么巧你一下扑到迎面而来的班主任怀里。看着办主任铁青的脸,你高涨的激情一下子被破了一盆冷水。我得意洋洋的看向你,你纵有十八般武艺,此刻恐也难施展了。你一向最怕的就是班主任,他说了一句对你来说特有杀伤力的话:“去,写一万字的检讨去。”你面色惨白的站在那里,怕是吓呆了。那一刻,看你可怜兮兮的模样,我竟幸灾乐祸不起来。

你日夜不休,废寝忘食的写完一万字检讨(好像不太够),“自信满满”的走进班主任办公室,等待着最后的裁决。可办主任却来了一句:“跟你开个小玩笑,你还真写了。”你脸上立即浮现出几道黑线。你万分懊悔的走出办公室,捶胸顿足。

只是有一个秘密,我还从未对你说过。其实,因为你的一句玩笑话,我当真爱上雨天。

“我不在家里,便在雨里;不在雨里,便在去雨中的路上。”听着你念的这段经典台词,我不顾形象的,满嘴塞着饭粒向你吼道:“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煽情,偶快受不了了。”结果回头率绝对超过百分之百。你故作深沉,继续优雅的吃饭。惹我却背着巨变弄的尴尬之极,脸红到脖子。我小声的向你说:“我想改变一下形象,做个淑女好不好。”结果,你吃到嘴里的饭全部喷了出来,这一次换你受万众瞩目。

你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我,滔滔不绝的对我说教:“小姐,算我求你了,放弃你的淑女梦吧。上次你做淑女,结果连爱黏着你的猫都对你敬而远之,害得别人误会我到底把你怎么样了,我每天过的兢兢战战。如果这次你还敢重蹈覆辙,我就和你绝交。

就这样,在你的威逼利诱之下,我成功的投降。放弃我的梦想,我今天这幅模样,全拜当初你所赐啊!

还记得那一次,级部组织开会你拉我抢先占了一个好位置美滋滋的翘起二郎腿。一个凶神恶煞的女生向你走来,气势汹汹地说:“这是我的位置,我已经坐了好几个月了。”我本以为你会让给他的,没想到你来了一句:“这地球我都踩了十几年了,我还没敢说是自己的。这位置你才坐了几个月,就敢据为己有,你也太贪了吧。”

那女生听后目瞪口呆,一时竟反应不过来,凶狠狠地盯了你几秒,最后还是气愤的离开,没办法,谁让她遇到一个恶女呢。我想,如果眼神能杀人,她早就将你碎尸万断了。

你调皮的向我吐吐舌头,然后又开始了你的长篇大论······

与你一起的日子,数不尽的美好。只可惜欢乐总是太短,毕竟岁月流转,而时光不再。

又是一个下雨天,我们最爱的下雨天,可我们却再也闹不起来。不习惯这样的安静,你拉着我来到绒花树前。撑着伞,看清风吹拂,柳条缠绵飞舞,交织,分离。满树的绒花静静开放,沉淀着淡淡的幽香。吹散的绒花在我们面前飞旋,第一次感觉这淡淡的粉色是如此忧伤。

你站在我面前,轻轻地对我微笑,第一次,我在你的笑容里读到忧伤。看着你笑意盈盈的面孔,我心中升起一丝说不出的难过。我不知道,你的笑靥之后,到底藏着怎样的寂寞。前方的路,没有我陪伴,你孤独的一个人该如何行走,路的尽头,有着你怎样的深切无奈?

终于,你还是转身离开。我知道,就算泪水再多,也换不回你的决绝。你毅然转身,不说再见。在你身后默默的我,抬手,低头,倔强,无伤。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约定转身之后不再回头,不许相见。久久思念,不如相忘于江湖。

可是今天,下雨天,我又站在窗前,不知不觉间泪水便模糊了视线。冰纯的天空,透心的凉;唯美的雨珠,相思成殇。耳边还停留着你昨日的欢笑你的呼吸像雨滴渗入我的手心。希望雨能下不停,让想念继续,让友谊变透明,我会一直默默守候。

昨天已悄悄走远,记忆中无法错过的终极浪漫,被泯灭的希望再次重燃。只是在青葱岁月说不完的话,都悄悄写进纸页,邮寄给回忆。

我相信思念的岛屿,一定会找到过往的痕迹。因为所有的忧伤,总会留下一丝快乐的线索;所有的遗憾,总会留下一处完美的角落。

当青春散场,我们被无法预知的时光推着,背道而驰,愈走愈远。而那段曾经一同走过的岁月,一定会变成天空中最美丽的彩虹。

当全世界约好一起下雨,让我们约好一起在心底放晴。

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第一中学 2010级一班高二:孔静

下雨天-仙剑@奇侠

今天有雨-仙剑@奇侠

原创指数-70%

修订次数/3

作词/仙剑@奇侠

雨他一直悄悄地下

昨天已经走远

成了梦中的相片

于是期待明天

孩子气的我呆呆趴在窗边

看窗外世界

忧郁的灰色的天

像我的心情的曲线

看淋湿的哭泣的世界

等不到你的消息

心情也湿透了

下雨天

在窗边

我闭上

双眼

讨厌的无聊的声音在雨中游耍

下雨天

在窗边

我看见眼前

淋湿的哆嗦的世界在雨中抽泣着

感染着泪水奔腾这一秒

忧郁的灰色的天

像我的心情的曲线

看淋湿的哭泣的世界

等不到你的消息

心情也湿透了

下雨天

在窗边

我闭上

双眼

莫名的熟悉的声音在雨中穿梭

下雨天

在窗边

我看见眼前

你写的湿透的信封流进我的心

心跳着期盼信念这一分

下雨天

在窗边

我闭上

双眼

那声音

就像你

在我耳边

下雨天

在窗边

我看见眼前

淋湿的微笑着你就在雨中

感动着这个雨天

-------------------------------------------------------------------------------------------------、相关歌曲-下雨天【武艺】

昨天已悄悄走远

成为梦中的画面

于是期待明天

我像个孩子趴在了窗前

看这世界

忧郁的灰色的天

像我心情的浮现

看海天一线

如此遥远你不在我身边

晴天有何特别

下雨天

在窗前

我闭上

双眼

那声音就像你在我耳边

下雨天

在窗前

我看见眼前

淋湿的一切哭泣的世界

感动着寂寞的夜

忧郁的灰色的天

像我心情的浮现

看海天一线

如此遥远你不在我身边

晴天有何特别

下雨天

在窗前

我闭上双眼

那声音

就像你在我耳边

下雨天

在窗前

我看见眼前

淋湿的一切哭泣的世界

感动着寂寞的夜

下雨天

在窗前

我闭上双眼

那声音就像你在我耳边

下雨天 在窗前 我看见眼前

淋湿的一切哭泣的世界

感动着寂寞的夜

下雨了

天空,又下起了小雨,大地一片朦胧,跟那天一样……

那是六年级的事情了,同学们正努力的备考,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了几天,令原来郁闷的心情更烦躁了。我和好友林日伊一起去洗手,当我们走到卫生间门口时,却被一个正玩水的女学生泼得满身是水,那学生连忙道歉,林日伊嘟哝了一句难听的话,转身就走了。哪知,那女学生狠狠地盯了她一眼,祸来了。

那天放学,她被两个不认识的同学叫走了,我只好等她回来再走。不久后,她回来了。当我抬起头时,惊呆了,她浑身被淋得像落汤鸡似的,脸又红又肿,她二话不说,趴在桌子上就哭了起来。我既着急又生气:“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了?谁干的?”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头也不抬地一个劲儿地摇头。我怕伤害到她,只好不再问。看着她,我心疼极了,只好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慰她。我的林日伊,你到底怎么了?

第二天放学,当我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在黑板上,写完回头一看时,发现林日伊又不见了!我连忙放下粉笔在学校内疯狂的找她没想别的,只是不希望我的朋友再受到伤害!半小时后,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教室,发现她已经回来了,和班上几个消息灵通的女生坐在一起,脸更肿了。那些女生告诉我,是因为昨天她去卫生间说了一句一个女生不中听的话,那女生背后有“靠山”,找人来打她了。女生们不停地问打她的那些人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好找人来帮她“出气”。她一言不发,只是脸色苍白,目光散漫的坐着。我终于忍不住了,气愤地站了起来,握紧拳头砸向了她的桌子,对她吼道:“你不跟我们说,可以!但你必须跟老师说!她们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你,难道你就准备这样下去吗?你还是不是人!就这么让她们骑在你头上!你有没有自尊!”女生们惊呆了,因为我从来不会这么大声说话。林日伊终于抬头目视着我,却用苍白的嘴唇说:“是的,我不是人!”便又低下了头。我惊讶极了,她是林日伊吗?为什么会那么陌生?他的话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良久,我抓起了书包,以同样的语气对她说:“那好吧!既然你不信任我们,那我告诉你爸妈行了吧?他们有权管你!”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冲出教室,任凭她在背后呼喊。

雨又下了起来,我没有打伞,只是在雨中疯狂地奔跑,全然不顾冰冷的雨水无情的打在身上,脸上,和心上……

那天,我并没有告诉她父母,当我来到他家门口时,却没有勇气走进去。我知道,我是个败兵!我在他家门口徘徊了四分钟左右,下定了决心,往反方向跑回了学校,走进了办公室。翌日,毫不知情的她微笑着对我说,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早上那些人向他道歉了,说以后不会再麻烦她了。我也笑了,笑得很苍白,已经过去了吗?可这件事已经深深的刻在我的心灵深处,再也抹不去了。

天空,仍下着小雨,我对着天空,悲伤地,笑了……

下雨・避雨・淋雨

夏天的雨,说来就来。昨天下午上课时,“哗啦啦”一声,雨突然来袭了……这雨下得可真突然啊,我连雨伞也没带呢!

看着教室门前的雨越下越大,我可看呆了。那雨可真“美”呀!瞧,小雨滴在跳舞呢,跳到树叶上,为树叶拂去灰尘,给树叶染上了“清新”的绿。小路上积满了雨水,这可圆了我们班的“混世魔王”的心愿啦,他们可爱玩水了!玩水的同学还被班主任称为“滑水运动员”呢!

放学后,我走出校门,爸爸今天没来接我,看来又得自己搭车回家了。

我到车站那边等车时,又下起雨来,唉,这鬼天气……我只好在车站那边避避雨。没有带伞的我站在车牌前,一个人看着雨水点点滴滴,优点孤单。路上的行人们熙熙攘攘地赶着路,恋人们甜蜜地笑着、孩子们开心地在路上踏水嬉戏、朋友们脚步轻快地赶回家……

等了半小时,27路车终于“降临”了。我匆匆的上了车,雨还是拼命地下个不停。在车里看着外面的雨,心中感到丝丝的寒意。

不知什么时候,车开到我家小区的门口前,我叹了一声,为着场来得突然的雨而叹,为等车等了那么久而叹……我下车后,雨淅沥地下着。看着眼前这场雨,没带雨伞的我,只好冲回家吧!

我要淋雨了。我想淋雨,因为好久都没有玩过雨了,而且我现在又没带雨伞。

雨越下越大,好象知道我要了淋雨了,而故意下大雨跟我作对。没时间再想了,冲吧,就像我写的小说《女生向前冲》那样。我不顾形象地冲回家,看着我家楼梯口就已经出现在眼前了,突然,“啊!”我的“火眼金睛”看到了一条蚯蚓,我吓得半死,拼命地喘气,这条死蚯蚓,该出现时却不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却偏偏出现。我这人一看见蚯蚓脚就会发软,神经质也可能会出问题(才怪)。“死蚯蚓!死蚯蚓!为什么要出现啊!~~”

回到家后,我全身都湿了,我成了一只“落汤鸡”。我以后还会淋雨的,但是可能还会遇到更多蚯蚓,所以拜托大家帮我“祈祷”吧!

昨天----今天----明天

今天下雨了,一连下了几阵雨,望着窗外好像总也下不完的、飘飘洒洒的雨丝,我仿佛又回到了毕业前下雨的那天的热闹景象里,哎呀!何必这样伤感呢?不过我有些想念那些朋友了,想念那下课追追打打、热热闹闹的教室,想念老师们千篇一律、叨叨絮絮的教诲,想念母校的每一棵草、一棵树,今天下雨了,它们又怎么样呢?是挺起胸膛迎接暴风骤雨的洗礼,还是畏畏缩缩地蜷成一团呢?想必定是前者吧!

看我想到哪里去了,我应该期待才是啊!期待新学校、新老师、新同学,期待一个在新环境中成长的新新的自己,不过,我又有些害怕,害怕自己在新环境中不能适应,表现不好,害怕交不到更多的朋友,害怕老师的教学方式很严厉,害怕.......其实,细细一想,这些害怕都是多余的,不是吗?这是每一个小升初学生都必须经历的,那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扪心自问,我们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期待,害怕、想念不也是期待的表现吗?

雨好像有些小了,我又想起了自己的未来,记得在写那一篇篇同学录的时候,在我的理想这一栏中,我就想了很多很多,最后写定了“游遍天下,吃遍天下,写遍天下”这个理想,后来毕业后,遇到的同学又不只一个问我:“你的理想是什么?”我沉默了,我不知道同学录上写的是否是我的真正理想,不过,过后我想,只要以后工作的职业是我所热衷的,只要我在工作上能做到问心无愧,就是我的真正理想,我所向往的未来!

雨,停了。

七月写个六月的信

七月写个六月的信

⊙ 吉林省长春市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李 晶

June:

六月又到了,昨天城市又下了大雨。你熟悉的那个卖西瓜的小贩早早地推车走了。冷饮店门口也不再排起长龙。我从窗户口望下去,行人的雨伞挤成花花绿绿的海洋。June,你还是一样喜欢下雨么。

July

六月一日

June:

今天早上,我去你常去的那家小店买油条。还记得从前的那个小老板么?呵,瘦高的个子,总是系着黄黄旧旧、带着葱花味道的白围裙。有次我出了远门,你只得每天早上独自去那里喝豆浆。可是一天早上,他端出来的竟不是一碗热豆浆,而是一碗龙须面。他当时不好意思地把手上的油往围裙上抹了抹,说是天天早上吃油条,不吃腻了也得难受死。他还说:“再说营养也不够啊。”直至今日,我仍然清晰地记得你在我回来后,对我讲述起这些时兴奋的样子。后来我也常常去那家店,他给了我许多地方的小零食,各色各样,五花八门,说是朋友送的,太多了吃不了。我起初还很惊喜,可后来仔细一看,竟是那次我出门给你买回来的一些小玩意!还有你送给他的小玩具,筷子筒,和那条淡绿色的围裙都被他摆在了店里,那围裙他从未穿过,只是把它高高地挂起来,永远干净得好像新的一样。June,你现在还是喜欢把豆浆油条当早餐么?可是今天早上我却并没有看到那个瘦高的影子,而是一个又矮又胖的中年男人站在那个炸油条的位置。小店还是过去那样,人来人往,热闹得很。今天的油条小了许多,豆浆也不是满满的一大碗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嚯”地站起来,说她在油条里发现了头发。她刚刚这么一说,话音未落,就一下子围上了几个人。后来小店被过往的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新老板和女人都各自振振有词地吵了起来,有吃了早饭却没付账的人趁机从人缝里溜走了。我把钱放在桌子上,好半天才挤出来。围观的人一边嚷着“真吵”“这么小的事还值得一吵”,一边一个个把头都探得更近了,高高竖着耳朵。多荒唐,不是么?June,淡绿色的围裙不见了。June,我开始讨厌豆浆油条的搭配了。

July

六月四日

June:

今天早上开始下雨了,但我还是去了百货公司。老远就开始堵车,我只得跳下车步行。今天既不是休息日,也不是促销日,怎会这般拥挤呢?我走到街角才知晓答案。高楼上明晃晃地站了个人,他斜着身子,半只腿都悬空了!警察在楼下拿着硕大的扩音器,语气平淡地劝说。June,你是绝不会想到他为何想要轻生的——原来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毕业考试失败了。不,其实哪里是失败,只不过是考试失常了。June,我好像又想起了你对着物理试卷发呆的样子。June,一张薄薄的纸片,怎会让青春都失去了光泽呢,还好那个年轻的孩子终是没有彻底绝望的,他缓缓地抽回了自己悬空的脚。June,我当时安心地准备去购物了,可这时候人群里突然发出一种奇异的声响,那声响愈来愈大,愈来愈大,June,我听见了!我听见了!他们在说,他们在说!“你跳啊,我们站了这么半天,你怎么不跳了。什么跳楼,都是说着玩玩吓唬人的。有几个真跳的!”人群爆发出蓄谋已久的哄声。几个熟悉那孩子的邻居不停地告诉周围人那孩子的名字,以“邻居”自居,一遍遍得意地讲述那孩子的事情,喋喋不休。这时候几个穿校服的年轻学生急匆匆地骑着单车赶来,他们声嘶力竭地大喊“傻瓜!傻瓜!你在干吗!快回去啊!快回……”June,那孩子跳下来的时候,人群马上倒退了几步,然后一哄而散。人们微笑着说了几句惋惜可怜的话,又马上回复到本来的状态。购物的购物,买菜的买菜,回家的回家,这世界并没有任何不同。那几个年轻的学生却傻站在那里,久久地一动不动,不说一句话,他们只是在那里看着,静默得令人害怕。最后还是一个女孩子最先忍不住哭了出来。孩子们丢下了自己的单车,飞快地向他们的伙伴跑去,一头扑在静静躺着的男孩子身上,泣不成声。June,我总是感觉,那个男孩子瞪大的眼睛是在看着我,是的,他一定是在看着我。可是,他想要对我说什么呢?他想要告诉我什么呢?June,雨渐渐停了。可是天空一直晦涩阴暗,直至现在都不肯放晴。June,这个世界,为何如此荒唐,像是一个穿了漂亮衣服的荒诞的谎言。

July

六月十日

June:

我在楼梯口捡回来邻居扔掉的一盆小花。一盆孱弱的快要枯萎了的小花。它在清晨的薄雾里静静地看着我,于是我把它带回了家,放在你过去常常读书的阳台上。June,今七月写个六月的信

⊙ 吉林省长春市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李 晶

June:

六月又到了,昨天城市又下了大雨。你熟悉的那个卖西瓜的小贩早早地推车走了。冷饮店门口也不再排起长龙。我从窗户口望下去,行人的雨伞挤成花花绿绿的海洋。June,你还是一样喜欢下雨么。

July

六月一日

June:

今天早上,我去你常去的那家小店买油条。还记得从前的那个小老板么?呵,瘦高的个子,总是系着黄黄旧旧、带着葱花味道的白围裙。有次我出了远门,你只得每天早上独自去那里喝豆浆。可是一天早上,他端出来的竟不是一碗热豆浆,而是一碗龙须面。他当时不好意思地把手上的油往围裙上抹了抹,说是天天早上吃油条,不吃腻了也得难受死。他还说:“再说营养也不够啊。”直至今日,我仍然清晰地记得你在我回来后,对我讲述起这些时兴奋的样子。后来我也常常去那家店,他给了我许多地方的小零食,各色各样,五花八门,说是朋友送的,太多了吃不了。我起初还很惊喜,可后来仔细一看,竟是那次我出门给你买回来的一些小玩意!还有你送给他的小玩具,筷子筒,和那条淡绿色的围裙都被他摆在了店里,那围裙他从未穿过,只是把它高高地挂起来,永远干净得好像新的一样。June,你现在还是喜欢把豆浆油条当早餐么?可是今天早上我却并没有看到那个瘦高的影子,而是一个又矮又胖的中年男人站在那个炸油条的位置。小店还是过去那样,人来人往,热闹得很。今天的油条小了许多,豆浆也不是满满的一大碗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嚯”地站起来,说她在油条里发现了头发。她刚刚这么一说,话音未落,就一下子围上了几个人。后来小店被过往的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新老板和女人都各自振振有词地吵了起来,有吃了早饭却没付账的人趁机从人缝里溜走了。我把钱放在桌子上,好半天才挤出来。围观的人一边嚷着“真吵”“这么小的事还值得一吵”,一边一个个把头都探得更近了,高高竖着耳朵。多荒唐,不是么?June,淡绿色的围裙不见了。June,我开始讨厌豆浆油条的搭配了。

July

六月四日

June:

今天早上开始下雨了,但我还是去了百货公司。老远就开始堵车,我只得跳下车步行。今天既不是休息日,也不是促销日,怎会这般拥挤呢?我走到街角才知晓答案。高楼上明晃晃地站了个人,他斜着身子,半只腿都悬空了!警察在楼下拿着硕大的扩音器,语气平淡地劝说。June,你是绝不会想到他为何想要轻生的——原来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毕业考试失败了。不,其实哪里是失败,只不过是考试失常了。June,我好像又想起了你对着物理试卷发呆的样子。June,一张薄薄的纸片,怎会让青春都失去了光泽呢,还好那个年轻的孩子终是没有彻底绝望的,他缓缓地抽回了自己悬空的脚。June,我当时安心地准备去购物了,可这时候人群里突然发出一种奇异的声响,那声响愈来愈大,愈来愈大,June,我听见了!我听见了!他们在说,他们在说!“你跳啊,我们站了这么半天,你怎么不跳了。什么跳楼,都是说着玩玩吓唬人的。有几个真跳的!”人群爆发出蓄谋已久的哄声。几个熟悉那孩子的邻居不停地告诉周围人那孩子的名字,以“邻居”自居,一遍遍得意地讲述那孩子的事情,喋喋不休。这时候几个穿校服的年轻学生急匆匆地骑着单车赶来,他们声嘶力竭地大喊“傻瓜!傻瓜!你在干吗!快回去啊!快回……”June,那孩子跳下来的时候,人群马上倒退了几步,然后一哄而散。人们微笑着说了几句惋惜可怜的话,又马上回复到本来的状态。购物的购物,买菜的买菜,回家的回家,这世界并没有任何不同。那几个年轻的学生却傻站在那里,久久地一动不动,不说一句话,他们只是在那里看着,静默得令人害怕。最后还是一个女孩子最先忍不住哭了出来。孩子们丢下了自己的单车,飞快地向他们的伙伴跑去,一头扑在静静躺着的男孩子身上,泣不成声。June,我总是感觉,那个男孩子瞪大的眼睛是在看着我,是的,他一定是在看着我。可是,他想要对我说什么呢?他想要告诉我什么呢?June,雨渐渐停了。可是天空一直晦涩阴暗,直至现在都不肯放晴。June,这个世界,为何如此荒唐,像是一个穿了漂亮衣服的荒诞的谎言。

July

六月十日

June:

我在楼梯口捡回来邻居扔掉的一盆小花。一盆孱弱的快要枯萎了的小花。它在清晨的薄雾里静静地看着我,于是我把它带回了家,放在你过去常常读书的阳台上。June,今七月写个六月的信

⊙ 吉林省长春市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李 晶

June:

六月又到了,昨天城市又下了大雨。你熟悉的那个卖西瓜的小贩早早地推车走了。冷饮店门口也不再排起长龙。我从窗户口望下去,行人的雨伞挤成花花绿绿的海洋。June,你还是一样喜欢下雨么。

July

六月一日

June:

今天早上,我去你常去的那家小店买油条。还记得从前的那个小老板么?呵,瘦高的个子,总是系着黄黄旧旧、带着葱花味道的白围裙。有次我出了远门,你只得每天早上独自去那里喝豆浆。可是一天早上,他端出来的竟不是一碗热豆浆,而是一碗龙须面。他当时不好意思地把手上的油往围裙上抹了抹,说是天天早上吃油条,不吃腻了也得难受死。他还说:“再说营养也不够啊。”直至今日,我仍然清晰地记得你在我回来后,对我讲述起这些时兴奋的样子。后来我也常常去那家店,他给了我许多地方的小零食,各色各样,五花八门,说是朋友送的,太多了吃不了。我起初还很惊喜,可后来仔细一看,竟是那次我出门给你买回来的一些小玩意!还有你送给他的小玩具,筷子筒,和那条淡绿色的围裙都被他摆在了店里,那围裙他从未穿过,只是把它高高地挂起来,永远干净得好像新的一样。June,你现在还是喜欢把豆浆油条当早餐么?可是今天早上我却并没有看到那个瘦高的影子,而是一个又矮又胖的中年男人站在那个炸油条的位置。小店还是过去那样,人来人往,热闹得很。今天的油条小了许多,豆浆也不是满满的一大碗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嚯”地站起来,说她在油条里发现了头发。她刚刚这么一说,话音未落,就一下子围上了几个人。后来小店被过往的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新老板和女人都各自振振有词地吵了起来,有吃了早饭却没付账的人趁机从人缝里溜走了。我把钱放在桌子上,好半天才挤出来。围观的人一边嚷着“真吵”“这么小的事还值得一吵”,一边一个个把头都探得更近了,高高竖着耳朵。多荒唐,不是么?June,淡绿色的围裙不见了。June,我开始讨厌豆浆油条的搭配了。

July

六月四日

June:

今天早上开始下雨了,但我还是去了百货公司。老远就开始堵车,我只得跳下车步行。今天既不是休息日,也不是促销日,怎会这般拥挤呢?我走到街角才知晓答案。高楼上明晃晃地站了个人,他斜着身子,半只腿都悬空了!警察在楼下拿着硕大的扩音器,语气平淡地劝说。June,你是绝不会想到他为何想要轻生的——原来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毕业考试失败了。不,其实哪里是失败,只不过是考试失常了。June,我好像又想起了你对着物理试卷发呆的样子。June,一张薄薄的纸片,怎会让青春都失去了光泽呢,还好那个年轻的孩子终是没有彻底绝望的,他缓缓地抽回了自己悬空的脚。June,我当时安心地准备去购物了,可这时候人群里突然发出一种奇异的声响,那声响愈来愈大,愈来愈大,June,我听见了!我听见了!他们在说,他们在说!“你跳啊,我们站了这么半天,你怎么不跳了。什么跳楼,都是说着玩玩吓唬人的。有几个真跳的!”人群爆发出蓄谋已久的哄声。几个熟悉那孩子的邻居不停地告诉周围人那孩子的名字,以“邻居”自居,一遍遍得意地讲述那孩子的事情,喋喋不休。这时候几个穿校服的年轻学生急匆匆地骑着单车赶来,他们声嘶力竭地大喊“傻瓜!傻瓜!你在干吗!快回去啊!快回……”June,那孩子跳下来的时候,人群马上倒退了几步,然后一哄而散。人们微笑着说了几句惋惜可怜的话,又马上回复到本来的状态。购物的购物,买菜的买菜,回家的回家,这世界并没有任何不同。那几个年轻的学生却傻站在那里,久久地一动不动,不说一句话,他们只是在那里看着,静默得令人害怕。最后还是一个女孩子最先忍不住哭了出来。孩子们丢下了自己的单车,飞快地向他们的伙伴跑去,一头扑在静静躺着的男孩子身上,泣不成声。June,我总是感觉,那个男孩子瞪大的眼睛是在看着我,是的,他一定是在看着我。可是,他想要对我说什么呢?他想要告诉我什么呢?June,雨渐渐停了。可是天空一直晦涩阴暗,直至现在都不肯放晴。June,这个世界,为何如此荒唐,像是一个穿了漂亮衣服的荒诞的谎言。

July

六月十日

June:

我在楼梯口捡回来邻居扔掉的一盆小花。一盆孱弱的快要枯萎了的小花。它在清晨的薄雾里静静地看着我,于是我把它带回了家,放在你过去常常读书的阳台上。June,今七月写个六月的信

⊙ 吉林省长春市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李 晶

June:

六月又到了,昨天城市又下了大雨。你熟悉的那个卖西瓜的小贩早早地推车走了。冷饮店门口也不再排起长龙。我从窗户口望下去,行人的雨伞挤成花花绿绿的海洋。June,你还是一样喜欢下雨么。

July

六月一日

June:

今天早上,我去你常去的那家小店买油条。还记得从前的那个小老板么?呵,瘦高的个子,总是系着黄黄旧旧、带着葱花味道的白围裙。有次我出了远门,你只得每天早上独自去那里喝豆浆。可是一天早上,他端出来的竟不是一碗热豆浆,而是一碗龙须面。他当时不好意思地把手上的油往围裙上抹了抹,说是天天早上吃油条,不吃腻了也得难受死。他还说:“再说营养也不够啊。”直至今日,我仍然清晰地记得你在我回来后,对我讲述起这些时兴奋的样子。后来我也常常去那家店,他给了我许多地方的小零食,各色各样,五花八门,说是朋友送的,太多了吃不了。我起初还很惊喜,可后来仔细一看,竟是那次我出门给你买回来的一些小玩意!还有你送给他的小玩具,筷子筒,和那条淡绿色的围裙都被他摆在了店里,那围裙他从未穿过,只是把它高高地挂起来,永远干净得好像新的一样。June,你现在还是喜欢把豆浆油条当早餐么?可是今天早上我却并没有看到那个瘦高的影子,而是一个又矮又胖的中年男人站在那个炸油条的位置。小店还是过去那样,人来人往,热闹得很。今天的油条小了许多,豆浆也不是满满的一大碗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嚯”地站起来,说她在油条里发现了头发。她刚刚这么一说,话音未落,就一下子围上了几个人。后来小店被过往的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新老板和女人都各自振振有词地吵了起来,有吃了早饭却没付账的人趁机从人缝里溜走了。我把钱放在桌子上,好半天才挤出来。围观的人一边嚷着“真吵”“这么小的事还值得一吵”,一边一个个把头都探得更近了,高高竖着耳朵。多荒唐,不是么?June,淡绿色的围裙不见了。June,我开始讨厌豆浆油条的搭配了。

July

六月四日

June:

今天早上开始下雨了,但我还是去了百货公司。老远就开始堵车,我只得跳下车步行。今天既不是休息日,也不是促销日,怎会这般拥挤呢?我走到街角才知晓答案。高楼上明晃晃地站了个人,他斜着身子,半只腿都悬空了!警察在楼下拿着硕大的扩音器,语气平淡地劝说。June,你是绝不会想到他为何想要轻生的——原来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毕业考试失败了。不,其实哪里是失败,只不过是考试失常了。June,我好像又想起了你对着物理试卷发呆的样子。June,一张薄薄的纸片,怎会让青春都失去了光泽呢,还好那个年轻的孩子终是没有彻底绝望的,他缓缓地抽回了自己悬空的脚。June,我当时安心地准备去购物了,可这时候人群里突然发出一种奇异的声响,那声响愈来愈大,愈来愈大,June,我听见了!我听见了!他们在说,他们在说!“你跳啊,我们站了这么半天,你怎么不跳了。什么跳楼,都是说着玩玩吓唬人的。有几个真跳的!”人群爆发出蓄谋已久的哄声。几个熟悉那孩子的邻居不停地告诉周围人那孩子的名字,以“邻居”自居,一遍遍得意地讲述那孩子的事情,喋喋不休。这时候几个穿校服的年轻学生急匆匆地骑着单车赶来,他们声嘶力竭地大喊“傻瓜!傻瓜!你在干吗!快回去啊!快回……”June,那孩子跳下来的时候,人群马上倒退了几步,然后一哄而散。人们微笑着说了几句惋惜可怜的话,又马上回复到本来的状态。购物的购物,买菜的买菜,回家的回家,这世界并没有任何不同。那几个年轻的学生却傻站在那里,久久地一动不动,不说一句话,他们只是在那里看着,静默得令人害怕。最后还是一个女孩子最先忍不住哭了出来。孩子们丢下了自己的单车,飞快地向他们的伙伴跑去,一头扑在静静躺着的男孩子身上,泣不成声。June,我总是感觉,那个男孩子瞪大的眼睛是在看着我,是的,他一定是在看着我。可是,他想要对我说什么呢?他想要告诉我什么呢?June,雨渐渐停了。可是天空一直晦涩阴暗,直至现在都不肯放晴。June,这个世界,为何如此荒唐,像是一个穿了漂亮衣服的荒诞的谎言。

July

六月十日

June:

我在楼梯口捡回来邻居扔掉的一盆小花。一盆孱弱的快要枯萎了的小花。它在清晨的薄雾里静静地看着我,于是我把它带回了家,放在你过去常常读书的阳台上。June,今七月写个六月的信

⊙ 吉林省长春市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李 晶

June:

六月又到了,昨天城市又下了大雨。你熟悉的那个卖西瓜的小贩早早地推车走了。冷饮店门口也不再排起长龙。我从窗户口望下去,行人的雨伞挤成花花绿绿的海洋。June,你还是一样喜欢下雨么。

July

六月一日

June:

今天早上,我去你常去的那家小店买油条。还记得从前的那个小老板么?呵,瘦高的个子,总是系着黄黄旧旧、带着葱花味道的白围裙。有次我出了远门,你只得每天早上独自去那里喝豆浆。可是一天早上,他端出来的竟不是一碗热豆浆,而是一碗龙须面。他当时不好意思地把手上的油往围裙上抹了抹,说是天天早上吃油条,不吃腻了也得难受死。他还说:“再说营养也不够啊。”直至今日,我仍然清晰地记得你在我回来后,对我讲述起这些时兴奋的样子。后来我也常常去那家店,他给了我许多地方的小零食,各色各样,五花八门,说是朋友送的,太多了吃不了。我起初还很惊喜,可后来仔细一看,竟是那次我出门给你买回来的一些小玩意!还有你送给他的小玩具,筷子筒,和那条淡绿色的围裙都被他摆在了店里,那围裙他从未穿过,只是把它高高地挂起来,永远干净得好像新的一样。June,你现在还是喜欢把豆浆油条当早餐么?可是今天早上我却并没有看到那个瘦高的影子,而是一个又矮又胖的中年男人站在那个炸油条的位置。小店还是过去那样,人来人往,热闹得很。今天的油条小了许多,豆浆也不是满满的一大碗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嚯”地站起来,说她在油条里发现了头发。她刚刚这么一说,话音未落,就一下子围上了几个人。后来小店被过往的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新老板和女人都各自振振有词地吵了起来,有吃了早饭却没付账的人趁机从人缝里溜走了。我把钱放在桌子上,好半天才挤出来。围观的人一边嚷着“真吵”“这么小的事还值得一吵”,一边一个个把头都探得更近了,高高竖着耳朵。多荒唐,不是么?June,淡绿色的围裙不见了。June,我开始讨厌豆浆油条的搭配了。

July

六月四日

June:

今天早上开始下雨了,但我还是去了百货公司。老远就开始堵车,我只得跳下车步行。今天既不是休息日,也不是促销日,怎会这般拥挤呢?我走到街角才知晓答案。高楼上明晃晃地站了个人,他斜着身子,半只腿都悬空了!警察在楼下拿着硕大的扩音器,语气平淡地劝说。June,你是绝不会想到他为何想要轻生的——原来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毕业考试失败了。不,其实哪里是失败,只不过是考试失常了。June,我好像又想起了你对着物理试卷发呆的样子。June,一张薄薄的纸片,怎会让青春都失去了光泽呢,还好那个年轻的孩子终是没有彻底绝望的,他缓缓地抽回了自己悬空的脚。June,我当时安心地准备去购物了,可这时候人群里突然发出一种奇异的声响,那声响愈来愈大,愈来愈大,June,我听见了!我听见了!他们在说,他们在说!“你跳啊,我们站了这么半天,你怎么不跳了。什么跳楼,都是说着玩玩吓唬人的。有几个真跳的!”人群爆发出蓄谋已久的哄声。几个熟悉那孩子的邻居不停地告诉周围人那孩子的名字,以“邻居”自居,一遍遍得意地讲述那孩子的事情,喋喋不休。这时候几个穿校服的年轻学生急匆匆地骑着单车赶来,他们声嘶力竭地大喊“傻瓜!傻瓜!你在干吗!快回去啊!快回……”June,那孩子跳下来的时候,人群马上倒退了几步,然后一哄而散。人们微笑着说了几句惋惜可怜的话,又马上回复到本来的状态。购物的购物,买菜的买菜,回家的回家,这世界并没有任何不同。那几个年轻的学生却傻站在那里,久久地一动不动,不说一句话,他们只是在那里看着,静默得令人害怕。最后还是一个女孩子最先忍不住哭了出来。孩子们丢下了自己的单车,飞快地向他们的伙伴跑去,一头扑在静静躺着的男孩子身上,泣不成声。June,我总是感觉,那个男孩子瞪大的眼睛是在看着我,是的,他一定是在看着我。可是,他想要对我说什么呢?他想要告诉我什么呢?June,雨渐渐停了。可是天空一直晦涩阴暗,直至现在都不肯放晴。June,这个世界,为何如此荒唐,像是一个穿了漂亮衣服的荒诞的谎言。

July

六月十日

June:

我在楼梯口捡回来邻居扔掉的一盆小花。一盆孱弱的快要枯萎了的小花。它在清晨的薄雾里静静地看着我,于是我把它带回了家,放在你过去常常读书的阳台上。June,今七月写个六月的信

⊙ 吉林省长春市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李 晶

June:

六月又到了,昨天城市又下了大雨。你熟悉的那个卖西瓜的小贩早早地推车走了。冷饮店门口也不再排起长龙。我从窗户口望下去,行人的雨伞挤成花花绿绿的海洋。June,你还是一样喜欢下雨么。

July

六月一日

June:

今天早上,我去你常去的那家小店买油条。还记得从前的那个小老板么?呵,瘦高的个子,总是系着黄黄旧旧、带着葱花味道的白围裙。有次我出了远门,你只得每天早上独自去那里喝豆浆。可是一天早上,他端出来的竟不是一碗热豆浆,而是一碗龙须面。他当时不好意思地把手上的油往围裙上抹了抹,说是天天早上吃油条,不吃腻了也得难受死。他还说:“再说营养也不够啊。”直至今日,我仍然清晰地记得你在我回来后,对我讲述起这些时兴奋的样子。后来我也常常去那家店,他给了我许多地方的小零食,各色各样,五花八门,说是朋友送的,太多了吃不了。我起初还很惊喜,可后来仔细一看,竟是那次我出门给你买回来的一些小玩意!还有你送给他的小玩具,筷子筒,和那条淡绿色的围裙都被他摆在了店里,那围裙他从未穿过,只是把它高高地挂起来,永远干净得好像新的一样。June,你现在还是喜欢把豆浆油条当早餐么?可是今天早上我却并没有看到那个瘦高的影子,而是一个又矮又胖的中年男人站在那个炸油条的位置。小店还是过去那样,人来人往,热闹得很。今天的油条小了许多,豆浆也不是满满的一大碗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嚯”地站起来,说她在油条里发现了头发。她刚刚这么一说,话音未落,就一下子围上了几个人。后来小店被过往的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新老板和女人都各自振振有词地吵了起来,有吃了早饭却没付账的人趁机从人缝里溜走了。我把钱放在桌子上,好半天才挤出来。围观的人一边嚷着“真吵”“这么小的事还值得一吵”,一边一个个把头都探得更近了,高高竖着耳朵。多荒唐,不是么?June,淡绿色的围裙不见了。June,我开始讨厌豆浆油条的搭配了。

July

六月四日

June:

今天早上开始下雨了,但我还是去了百货公司。老远就开始堵车,我只得跳下车步行。今天既不是休息日,也不是促销日,怎会这般拥挤呢?我走到街角才知晓答案。高楼上明晃晃地站了个人,他斜着身子,半只腿都悬空了!警察在楼下拿着硕大的扩音器,语气平淡地劝说。June,你是绝不会想到他为何想要轻生的——原来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毕业考试失败了。不,其实哪里是失败,只不过是考试失常了。June,我好像又想起了你对着物理试卷发呆的样子。June,一张薄薄的纸片,怎会让青春都失去了光泽呢,还好那个年轻的孩子终是没有彻底绝望的,他缓缓地抽回了自己悬空的脚。June,我当时安心地准备去购物了,可这时候人群里突然发出一种奇异的声响,那声响愈来愈大,愈来愈大,June,我听见了!我听见了!他们在说,他们在说!“你跳啊,我们站了这么半天,你怎么不跳了。什么跳楼,都是说着玩玩吓唬人的。有几个真跳的!”人群爆发出蓄谋已久的哄声。几个熟悉那孩子的邻居不停地告诉周围人那孩子的名字,以“邻居”自居,一遍遍得意地讲述那孩子的事情,喋喋不休。这时候几个穿校服的年轻学生急匆匆地骑着单车赶来,他们声嘶力竭地大喊“傻瓜!傻瓜!你在干吗!快回去啊!快回……”June,那孩子跳下来的时候,人群马上倒退了几步,然后一哄而散。人们微笑着说了几句惋惜可怜的话,又马上回复到本来的状态。购物的购物,买菜的买菜,回家的回家,这世界并没有任何不同。那几个年轻的学生却傻站在那里,久久地一动不动,不说一句话,他们只是在那里看着,静默得令人害怕。最后还是一个女孩子最先忍不住哭了出来。孩子们丢下了自己的单车,飞快地向他们的伙伴跑去,一头扑在静静躺着的男孩子身上,泣不成声。June,我总是感觉,那个男孩子瞪大的眼睛是在看着我,是的,他一定是在看着我。可是,他想要对我说什么呢?他想要告诉我什么呢?June,雨渐渐停了。可是天空一直晦涩阴暗,直至现在都不肯放晴。June,这个世界,为何如此荒唐,像是一个穿了漂亮衣服的荒诞的谎言。

July

六月十日

June:

我在楼梯口捡回来邻居扔掉的一盆小花。一盆孱弱的快要枯萎了的小花。它在清晨的薄雾里静静地看着我,于是我把它带回了家,放在你过去常常读书的阳台上。June,今七月写个六月的信

⊙ 吉林省长春市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李 晶

June:

六月又到了,昨天城市又下了大雨。你熟悉的那个卖西瓜的小贩早早地推车走了。冷饮店门口也不再排起长龙。我从窗户口望下去,行人的雨伞挤成花花绿绿的海洋。June,你还是一样喜欢下雨么。

July

六月一日

June:

今天早上,我去你常去的那家小店买油条。还记得从前的那个小老板么?呵,瘦高的个子,总是系着黄黄旧旧、带着葱花味道的白围裙。有次我出了远门,你只得每天早上独自去那里喝豆浆。可是一天早上,他端出来的竟不是一碗热豆浆,而是一碗龙须面。他当时不好意思地把手上的油往围裙上抹了抹,说是天天早上吃油条,不吃腻了也得难受死。他还说:“再说营养也不够啊。”直至今日,我仍然清晰地记得你在我回来后,对我讲述起这些时兴奋的样子。后来我也常常去那家店,他给了我许多地方的小零食,各色各样,五花八门,说是朋友送的,太多了吃不了。我起初还很惊喜,可后来仔细一看,竟是那次我出门给你买回来的一些小玩意!还有你送给他的小玩具,筷子筒,和那条淡绿色的围裙都被他摆在了店里,那围裙他从未穿过,只是把它高高地挂起来,永远干净得好像新的一样。June,你现在还是喜欢把豆浆油条当早餐么?可是今天早上我却并没有看到那个瘦高的影子,而是一个又矮又胖的中年男人站在那个炸油条的位置。小店还是过去那样,人来人往,热闹得很。今天的油条小了许多,豆浆也不是满满的一大碗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嚯”地站起来,说她在油条里发现了头发。她刚刚这么一说,话音未落,就一下子围上了几个人。后来小店被过往的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新老板和女人都各自振振有词地吵了起来,有吃了早饭却没付账的人趁机从人缝里溜走了。我把钱放在桌子上,好半天才挤出来。围观的人一边嚷着“真吵”“这么小的事还值得一吵”,一边一个个把头都探得更近了,高高竖着耳朵。多荒唐,不是么?June,淡绿色的围裙不见了。June,我开始讨厌豆浆油条的搭配了。

July

六月四日

June:

今天早上开始下雨了,但我还是去了百货公司。老远就开始堵车,我只得跳下车步行。今天既不是休息日,也不是促销日,怎会这般拥挤呢?我走到街角才知晓答案。高楼上明晃晃地站了个人,他斜着身子,半只腿都悬空了!警察在楼下拿着硕大的扩音器,语气平淡地劝说。June,你是绝不会想到他为何想要轻生的——原来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毕业考试失败了。不,其实哪里是失败,只不过是考试失常了。June,我好像又想起了你对着物理试卷发呆的样子。June,一张薄薄的纸片,怎会让青春都失去了光泽呢,还好那个年轻的孩子终是没有彻底绝望的,他缓缓地抽回了自己悬空的脚。June,我当时安心地准备去购物了,可这时候人群里突然发出一种奇异的声响,那声响愈来愈大,愈来愈大,June,我听见了!我听见了!他们在说,他们在说!“你跳啊,我们站了这么半天,你怎么不跳了。什么跳楼,都是说着玩玩吓唬人的。有几个真跳的!”人群爆发出蓄谋已久的哄声。几个熟悉那孩子的邻居不停地告诉周围人那孩子的名字,以“邻居”自居,一遍遍得意地讲述那孩子的事情,喋喋不休。这时候几个穿校服的年轻学生急匆匆地骑着单车赶来,他们声嘶力竭地大喊“傻瓜!傻瓜!你在干吗!快回去啊!快回……”June,那孩子跳下来的时候,人群马上倒退了几步,然后一哄而散。人们微笑着说了几句惋惜可怜的话,又马上回复到本来的状态。购物的购物,买菜的买菜,回家的回家,这世界并没有任何不同。那几个年轻的学生却傻站在那里,久久地一动不动,不说一句话,他们只是在那里看着,静默得令人害怕。最后还是一个女孩子最先忍不住哭了出来。孩子们丢下了自己的单车,飞快地向他们的伙伴跑去,一头扑在静静躺着的男孩子身上,泣不成声。June,我总是感觉,那个男孩子瞪大的眼睛是在看着我,是的,他一定是在看着我。可是,他想要对我说什么呢?他想要告诉我什么呢?June,雨渐渐停了。可是天空一直晦涩阴暗,直至现在都不肯放晴。June,这个世界,为何如此荒唐,像是一个穿了漂亮衣服的荒诞的谎言。

July

六月十日

June:

我在楼梯口捡回来邻居扔掉的一盆小花。一盆孱弱的快要枯萎了的小花。它在清晨的薄雾里静静地看着我,于是我把它带回了家,放在你过去常常读书的阳台上。June,今

写给、天荒地老的一封信

顺溜:

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是喜欢这样叫你,老头。

你像往常一样没有应我。

二雷这个名字好听,在军营里响当当,你打死了好几十个鬼子。

“但是,顺溜是我爹给我的名字,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改的。”

你边擦着你的长枪边憨憨地笑望着我这样说,黝黑在你的脸上堆成一朵莲花。

我就知道你是要走的。爹不让你走,把你锁了起来,我偷偷地放了你。

呵,老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做得是对不对,

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也许你就,就不会……

可是,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还能再选择一次的话,

我还是会放你走的,顺溜。你就是这样不听话。

你的梦在那里。

所以,你走了,背着你的长枪,一路狂奔。

我还是在这里等你,伴着记忆里尼憨厚的笑,以及临走时你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给的承诺。

你说,要让我们的孩子在很宽敞的教室里学习,

有很多很多的书,有崭新的桌椅,

还有漂亮的笔,还有一叠一叠雪白的草稿纸,还有饭有肉吃。

你说,鸡长大了成鹅,鹅长大了变成羊,羊长大了成牛,

牛长大了我们的孙子也长大了。

你就这样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朴素地笑,

黝黑的皮肤,长茧的沾着泥土的手,洁白如家乡兰花的牙齿,高挺的鼻梁,厚厚的眉毛。

我看见了你眼里闪烁的泪光。

如今,我们的曾孙子也长大了。

我们的儿子当了一名人民教师,孙子继承他的父业也做了教书的,

孙女是一名记者,每天都很认真地工作,像你,老头。

我们的曾孙子在县城里读高中。那里的校园很大,比我们半条村子都大,

有很多很多书的图书馆,还有体育馆,有篮球场,足球场,排球羽毛球场什么的,

还有花园,还有假山,还有游泳池,整一个公园似的。

一所学校就有好几千人在读书呢。

小胜,呃,就是我们曾孙子,他们现在都用多媒体上课。

多媒体你不知道吧,就像啊我们那时候放电影一样,

把要学的东西全放在白幕上就可以学了,不用再用粉笔黑板板书。

一堂课可以学许多东西呢。

如果你还在,顺溜,你会禁不住微笑的,露出你洁白的牙齿,

像个小孩似的压不住会奔跳一下。

曾孙子写过你,还登过报,获了奖。

他写着,“你们这一代人就像爱自己的儿子一样永远爱着这个国家,

就像中国像爱自己的孩儿一样永远爱着我们。”

我想你一定会憨憨地笑着听见这段话,然后很幸福很幸福。

对不,顺溜?

曾孙子现在也用上手机了。哦,手机你也不知道吧?

坏老头,谁让你走得那么早,这里的新鲜事你都没碰上。

手机啊,就是我们那时候的电话,

还没有红太阳烟盒子那么大的一个匣子,不用插线就可以打电话了。

一到周末,小胜就会在县城里往家里打电话,

亲切地喊我“祖奶奶”,“祖奶奶”的,甜到了我的心坎里去。

我想啊,要是什么时候你那里也能装个手机,我就可以天天和你说话了。

那样多好,老头子。

村里面这些年变化很大。

孩子们都住上了火砖房子,还有比琉璃瓦都光鲜的瓷砖,装修得很漂亮。

我们那时候的泥砖啊、瓦片啊都用不上了。

隔天半日也能吃上肉了,天天都会有饱饭吃。

就和城里一样。比我们的地主、官员都过得好。

你那时候从城里面回来还会很神气地和我吹城里的房子多好多好呢。

现在我们村子也有了,看你还能牛个啥?有本事你再从土里面上来和我吵吵嘴啊,老头子。

可是,顺溜,这些全都是你的勋功章啊,它们坐立在这儿,闪着金光,

永远不会被人遗忘。

现在,学校也盖得很好很好了,就和你最后那封未写完的信里写的一样,

有很宽敞的教室,灯光很亮很亮。

有大学生来我们村子里当教师。还有运动场。

村里面还在筹建一座百几十万的戏楼,由我们村民们筹一些钱,再由国家拨一些,

就可以在家门口看戏了。

昨天傍晚饭后,我们儿子陪着我到外面走走,看到有人在运动场上打太极。

有许多还是你看着他们长大的呢。

脚下的这条路已经水泥硬底化了。

那时候还是坑坑洼洼的时候,下雨的一天晚上,

你说要和我去隔壁的村子看戏,我还在这里摔了一跤,可疼了。

就是那天晚上你把我骗了,骗了我一辈子,坏老头。

到现在,我还能记得那个晚上萤火虫的光芒,很好看,很好看。

再过些时日,这个国家六十岁生日的时候,你也九十岁了。

这个时候的你已经没有牙齿了吧,头发也没剩下多少了,

顺溜:

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是喜欢这样叫你,老头。

你像往常一样没有应我。

二雷这个名字好听,在军营里响当当,你打死了好几十个鬼子。

“但是,顺溜是我爹给我的名字,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改的。”

你边擦着你的长枪边憨憨地笑望着我这样说,黝黑在你的脸上堆成一朵莲花。

我就知道你是要走的。爹不让你走,把你锁了起来,我偷偷地放了你。

呵,老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做得是对不对,

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也许你就,就不会……

可是,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还能再选择一次的话,

我还是会放你走的,顺溜。你就是这样不听话。

你的梦在那里。

所以,你走了,背着你的长枪,一路狂奔。

我还是在这里等你,伴着记忆里尼憨厚的笑,以及临走时你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给的承诺。

你说,要让我们的孩子在很宽敞的教室里学习,

有很多很多的书,有崭新的桌椅,

还有漂亮的笔,还有一叠一叠雪白的草稿纸,还有饭有肉吃。

你说,鸡长大了成鹅,鹅长大了变成羊,羊长大了成牛,

牛长大了我们的孙子也长大了。

你就这样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朴素地笑,

黝黑的皮肤,长茧的沾着泥土的手,洁白如家乡兰花的牙齿,高挺的鼻梁,厚厚的眉毛。

我看见了你眼里闪烁的泪光。

如今,我们的曾孙子也长大了。

我们的儿子当了一名人民教师,孙子继承他的父业也做了教书的,

孙女是一名记者,每天都很认真地工作,像你,老头。

我们的曾孙子在县城里读高中。那里的校园很大,比我们半条村子都大,

有很多很多书的图书馆,还有体育馆,有篮球场,足球场,排球羽毛球场什么的,

还有花园,还有假山,还有游泳池,整一个公园似的。

一所学校就有好几千人在读书呢。

小胜,呃,就是我们曾孙子,他们现在都用多媒体上课。

多媒体你不知道吧,就像啊我们那时候放电影一样,

把要学的东西全放在白幕上就可以学了,不用再用粉笔黑板板书。

一堂课可以学许多东西呢。

如果你还在,顺溜,你会禁不住微笑的,露出你洁白的牙齿,

像个小孩似的压不住会奔跳一下。

曾孙子写过你,还登过报,获了奖。

他写着,“你们这一代人就像爱自己的儿子一样永远爱着这个国家,

就像中国像爱自己的孩儿一样永远爱着我们。”

我想你一定会憨憨地笑着听见这段话,然后很幸福很幸福。

对不,顺溜?

曾孙子现在也用上手机了。哦,手机你也不知道吧?

坏老头,谁让你走得那么早,这里的新鲜事你都没碰上。

手机啊,就是我们那时候的电话,

还没有红太阳烟盒子那么大的一个匣子,不用插线就可以打电话了。

一到周末,小胜就会在县城里往家里打电话,

亲切地喊我“祖奶奶”,“祖奶奶”的,甜到了我的心坎里去。

我想啊,要是什么时候你那里也能装个手机,我就可以天天和你说话了。

那样多好,老头子。

村里面这些年变化很大。

孩子们都住上了火砖房子,还有比琉璃瓦都光鲜的瓷砖,装修得很漂亮。

我们那时候的泥砖啊、瓦片啊都用不上了。

隔天半日也能吃上肉了,天天都会有饱饭吃。

就和城里一样。比我们的地主、官员都过得好。

你那时候从城里面回来还会很神气地和我吹城里的房子多好多好呢。

现在我们村子也有了,看你还能牛个啥?有本事你再从土里面上来和我吵吵嘴啊,老头子。

可是,顺溜,这些全都是你的勋功章啊,它们坐立在这儿,闪着金光,

永远不会被人遗忘。

现在,学校也盖得很好很好了,就和你最后那封未写完的信里写的一样,

有很宽敞的教室,灯光很亮很亮。

有大学生来我们村子里当教师。还有运动场。

村里面还在筹建一座百几十万的戏楼,由我们村民们筹一些钱,再由国家拨一些,

就可以在家门口看戏了。

昨天傍晚饭后,我们儿子陪着我到外面走走,看到有人在运动场上打太极。

有许多还是你看着他们长大的呢。

脚下的这条路已经水泥硬底化了。

那时候还是坑坑洼洼的时候,下雨的一天晚上,

你说要和我去隔壁的村子看戏,我还在这里摔了一跤,可疼了。

就是那天晚上你把我骗了,骗了我一辈子,坏老头。

到现在,我还能记得那个晚上萤火虫的光芒,很好看,很好看。

再过些时日,这个国家六十岁生日的时候,你也九十岁了。

这个时候的你已经没有牙齿了吧,头发也没剩下多少了,

顺溜:

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是喜欢这样叫你,老头。

你像往常一样没有应我。

二雷这个名字好听,在军营里响当当,你打死了好几十个鬼子。

“但是,顺溜是我爹给我的名字,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改的。”

你边擦着你的长枪边憨憨地笑望着我这样说,黝黑在你的脸上堆成一朵莲花。

我就知道你是要走的。爹不让你走,把你锁了起来,我偷偷地放了你。

呵,老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做得是对不对,

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也许你就,就不会……

可是,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还能再选择一次的话,

我还是会放你走的,顺溜。你就是这样不听话。

你的梦在那里。

所以,你走了,背着你的长枪,一路狂奔。

我还是在这里等你,伴着记忆里尼憨厚的笑,以及临走时你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给的承诺。

你说,要让我们的孩子在很宽敞的教室里学习,

有很多很多的书,有崭新的桌椅,

还有漂亮的笔,还有一叠一叠雪白的草稿纸,还有饭有肉吃。

你说,鸡长大了成鹅,鹅长大了变成羊,羊长大了成牛,

牛长大了我们的孙子也长大了。

你就这样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朴素地笑,

黝黑的皮肤,长茧的沾着泥土的手,洁白如家乡兰花的牙齿,高挺的鼻梁,厚厚的眉毛。

我看见了你眼里闪烁的泪光。

如今,我们的曾孙子也长大了。

我们的儿子当了一名人民教师,孙子继承他的父业也做了教书的,

孙女是一名记者,每天都很认真地工作,像你,老头。

我们的曾孙子在县城里读高中。那里的校园很大,比我们半条村子都大,

有很多很多书的图书馆,还有体育馆,有篮球场,足球场,排球羽毛球场什么的,

还有花园,还有假山,还有游泳池,整一个公园似的。

一所学校就有好几千人在读书呢。

小胜,呃,就是我们曾孙子,他们现在都用多媒体上课。

多媒体你不知道吧,就像啊我们那时候放电影一样,

把要学的东西全放在白幕上就可以学了,不用再用粉笔黑板板书。

一堂课可以学许多东西呢。

如果你还在,顺溜,你会禁不住微笑的,露出你洁白的牙齿,

像个小孩似的压不住会奔跳一下。

曾孙子写过你,还登过报,获了奖。

他写着,“你们这一代人就像爱自己的儿子一样永远爱着这个国家,

就像中国像爱自己的孩儿一样永远爱着我们。”

我想你一定会憨憨地笑着听见这段话,然后很幸福很幸福。

对不,顺溜?

曾孙子现在也用上手机了。哦,手机你也不知道吧?

坏老头,谁让你走得那么早,这里的新鲜事你都没碰上。

手机啊,就是我们那时候的电话,

还没有红太阳烟盒子那么大的一个匣子,不用插线就可以打电话了。

一到周末,小胜就会在县城里往家里打电话,

亲切地喊我“祖奶奶”,“祖奶奶”的,甜到了我的心坎里去。

我想啊,要是什么时候你那里也能装个手机,我就可以天天和你说话了。

那样多好,老头子。

村里面这些年变化很大。

孩子们都住上了火砖房子,还有比琉璃瓦都光鲜的瓷砖,装修得很漂亮。

我们那时候的泥砖啊、瓦片啊都用不上了。

隔天半日也能吃上肉了,天天都会有饱饭吃。

就和城里一样。比我们的地主、官员都过得好。

你那时候从城里面回来还会很神气地和我吹城里的房子多好多好呢。

现在我们村子也有了,看你还能牛个啥?有本事你再从土里面上来和我吵吵嘴啊,老头子。

可是,顺溜,这些全都是你的勋功章啊,它们坐立在这儿,闪着金光,

永远不会被人遗忘。

现在,学校也盖得很好很好了,就和你最后那封未写完的信里写的一样,

有很宽敞的教室,灯光很亮很亮。

有大学生来我们村子里当教师。还有运动场。

村里面还在筹建一座百几十万的戏楼,由我们村民们筹一些钱,再由国家拨一些,

就可以在家门口看戏了。

昨天傍晚饭后,我们儿子陪着我到外面走走,看到有人在运动场上打太极。

有许多还是你看着他们长大的呢。

脚下的这条路已经水泥硬底化了。

那时候还是坑坑洼洼的时候,下雨的一天晚上,

你说要和我去隔壁的村子看戏,我还在这里摔了一跤,可疼了。

就是那天晚上你把我骗了,骗了我一辈子,坏老头。

到现在,我还能记得那个晚上萤火虫的光芒,很好看,很好看。

再过些时日,这个国家六十岁生日的时候,你也九十岁了。

这个时候的你已经没有牙齿了吧,头发也没剩下多少了,

顺溜:

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是喜欢这样叫你,老头。

你像往常一样没有应我。

二雷这个名字好听,在军营里响当当,你打死了好几十个鬼子。

“但是,顺溜是我爹给我的名字,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改的。”

你边擦着你的长枪边憨憨地笑望着我这样说,黝黑在你的脸上堆成一朵莲花。

我就知道你是要走的。爹不让你走,把你锁了起来,我偷偷地放了你。

呵,老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做得是对不对,

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也许你就,就不会……

可是,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还能再选择一次的话,

我还是会放你走的,顺溜。你就是这样不听话。

你的梦在那里。

所以,你走了,背着你的长枪,一路狂奔。

我还是在这里等你,伴着记忆里尼憨厚的笑,以及临走时你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给的承诺。

你说,要让我们的孩子在很宽敞的教室里学习,

有很多很多的书,有崭新的桌椅,

还有漂亮的笔,还有一叠一叠雪白的草稿纸,还有饭有肉吃。

你说,鸡长大了成鹅,鹅长大了变成羊,羊长大了成牛,

牛长大了我们的孙子也长大了。

你就这样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朴素地笑,

黝黑的皮肤,长茧的沾着泥土的手,洁白如家乡兰花的牙齿,高挺的鼻梁,厚厚的眉毛。

我看见了你眼里闪烁的泪光。

如今,我们的曾孙子也长大了。

我们的儿子当了一名人民教师,孙子继承他的父业也做了教书的,

孙女是一名记者,每天都很认真地工作,像你,老头。

我们的曾孙子在县城里读高中。那里的校园很大,比我们半条村子都大,

有很多很多书的图书馆,还有体育馆,有篮球场,足球场,排球羽毛球场什么的,

还有花园,还有假山,还有游泳池,整一个公园似的。

一所学校就有好几千人在读书呢。

小胜,呃,就是我们曾孙子,他们现在都用多媒体上课。

多媒体你不知道吧,就像啊我们那时候放电影一样,

把要学的东西全放在白幕上就可以学了,不用再用粉笔黑板板书。

一堂课可以学许多东西呢。

如果你还在,顺溜,你会禁不住微笑的,露出你洁白的牙齿,

像个小孩似的压不住会奔跳一下。

曾孙子写过你,还登过报,获了奖。

他写着,“你们这一代人就像爱自己的儿子一样永远爱着这个国家,

就像中国像爱自己的孩儿一样永远爱着我们。”

我想你一定会憨憨地笑着听见这段话,然后很幸福很幸福。

对不,顺溜?

曾孙子现在也用上手机了。哦,手机你也不知道吧?

坏老头,谁让你走得那么早,这里的新鲜事你都没碰上。

手机啊,就是我们那时候的电话,

还没有红太阳烟盒子那么大的一个匣子,不用插线就可以打电话了。

一到周末,小胜就会在县城里往家里打电话,

亲切地喊我“祖奶奶”,“祖奶奶”的,甜到了我的心坎里去。

我想啊,要是什么时候你那里也能装个手机,我就可以天天和你说话了。

那样多好,老头子。

村里面这些年变化很大。

孩子们都住上了火砖房子,还有比琉璃瓦都光鲜的瓷砖,装修得很漂亮。

我们那时候的泥砖啊、瓦片啊都用不上了。

隔天半日也能吃上肉了,天天都会有饱饭吃。

就和城里一样。比我们的地主、官员都过得好。

你那时候从城里面回来还会很神气地和我吹城里的房子多好多好呢。

现在我们村子也有了,看你还能牛个啥?有本事你再从土里面上来和我吵吵嘴啊,老头子。

可是,顺溜,这些全都是你的勋功章啊,它们坐立在这儿,闪着金光,

永远不会被人遗忘。

现在,学校也盖得很好很好了,就和你最后那封未写完的信里写的一样,

有很宽敞的教室,灯光很亮很亮。

有大学生来我们村子里当教师。还有运动场。

村里面还在筹建一座百几十万的戏楼,由我们村民们筹一些钱,再由国家拨一些,

就可以在家门口看戏了。

昨天傍晚饭后,我们儿子陪着我到外面走走,看到有人在运动场上打太极。

有许多还是你看着他们长大的呢。

脚下的这条路已经水泥硬底化了。

那时候还是坑坑洼洼的时候,下雨的一天晚上,

你说要和我去隔壁的村子看戏,我还在这里摔了一跤,可疼了。

就是那天晚上你把我骗了,骗了我一辈子,坏老头。

到现在,我还能记得那个晚上萤火虫的光芒,很好看,很好看。

再过些时日,这个国家六十岁生日的时候,你也九十岁了。

这个时候的你已经没有牙齿了吧,头发也没剩下多少了,

顺溜:

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是喜欢这样叫你,老头。

你像往常一样没有应我。

二雷这个名字好听,在军营里响当当,你打死了好几十个鬼子。

“但是,顺溜是我爹给我的名字,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改的。”

你边擦着你的长枪边憨憨地笑望着我这样说,黝黑在你的脸上堆成一朵莲花。

我就知道你是要走的。爹不让你走,把你锁了起来,我偷偷地放了你。

呵,老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做得是对不对,

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也许你就,就不会……

可是,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还能再选择一次的话,

我还是会放你走的,顺溜。你就是这样不听话。

你的梦在那里。

所以,你走了,背着你的长枪,一路狂奔。

我还是在这里等你,伴着记忆里尼憨厚的笑,以及临走时你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给的承诺。

你说,要让我们的孩子在很宽敞的教室里学习,

有很多很多的书,有崭新的桌椅,

还有漂亮的笔,还有一叠一叠雪白的草稿纸,还有饭有肉吃。

你说,鸡长大了成鹅,鹅长大了变成羊,羊长大了成牛,

牛长大了我们的孙子也长大了。

你就这样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朴素地笑,

黝黑的皮肤,长茧的沾着泥土的手,洁白如家乡兰花的牙齿,高挺的鼻梁,厚厚的眉毛。

我看见了你眼里闪烁的泪光。

如今,我们的曾孙子也长大了。

我们的儿子当了一名人民教师,孙子继承他的父业也做了教书的,

孙女是一名记者,每天都很认真地工作,像你,老头。

我们的曾孙子在县城里读高中。那里的校园很大,比我们半条村子都大,

有很多很多书的图书馆,还有体育馆,有篮球场,足球场,排球羽毛球场什么的,

还有花园,还有假山,还有游泳池,整一个公园似的。

一所学校就有好几千人在读书呢。

小胜,呃,就是我们曾孙子,他们现在都用多媒体上课。

多媒体你不知道吧,就像啊我们那时候放电影一样,

把要学的东西全放在白幕上就可以学了,不用再用粉笔黑板板书。

一堂课可以学许多东西呢。

如果你还在,顺溜,你会禁不住微笑的,露出你洁白的牙齿,

像个小孩似的压不住会奔跳一下。

曾孙子写过你,还登过报,获了奖。

他写着,“你们这一代人就像爱自己的儿子一样永远爱着这个国家,

就像中国像爱自己的孩儿一样永远爱着我们。”

我想你一定会憨憨地笑着听见这段话,然后很幸福很幸福。

对不,顺溜?

曾孙子现在也用上手机了。哦,手机你也不知道吧?

坏老头,谁让你走得那么早,这里的新鲜事你都没碰上。

手机啊,就是我们那时候的电话,

还没有红太阳烟盒子那么大的一个匣子,不用插线就可以打电话了。

一到周末,小胜就会在县城里往家里打电话,

亲切地喊我“祖奶奶”,“祖奶奶”的,甜到了我的心坎里去。

我想啊,要是什么时候你那里也能装个手机,我就可以天天和你说话了。

那样多好,老头子。

村里面这些年变化很大。

孩子们都住上了火砖房子,还有比琉璃瓦都光鲜的瓷砖,装修得很漂亮。

我们那时候的泥砖啊、瓦片啊都用不上了。

隔天半日也能吃上肉了,天天都会有饱饭吃。

就和城里一样。比我们的地主、官员都过得好。

你那时候从城里面回来还会很神气地和我吹城里的房子多好多好呢。

现在我们村子也有了,看你还能牛个啥?有本事你再从土里面上来和我吵吵嘴啊,老头子。

可是,顺溜,这些全都是你的勋功章啊,它们坐立在这儿,闪着金光,

永远不会被人遗忘。

现在,学校也盖得很好很好了,就和你最后那封未写完的信里写的一样,

有很宽敞的教室,灯光很亮很亮。

有大学生来我们村子里当教师。还有运动场。

村里面还在筹建一座百几十万的戏楼,由我们村民们筹一些钱,再由国家拨一些,

就可以在家门口看戏了。

昨天傍晚饭后,我们儿子陪着我到外面走走,看到有人在运动场上打太极。

有许多还是你看着他们长大的呢。

脚下的这条路已经水泥硬底化了。

那时候还是坑坑洼洼的时候,下雨的一天晚上,

你说要和我去隔壁的村子看戏,我还在这里摔了一跤,可疼了。

就是那天晚上你把我骗了,骗了我一辈子,坏老头。

到现在,我还能记得那个晚上萤火虫的光芒,很好看,很好看。

再过些时日,这个国家六十岁生日的时候,你也九十岁了。

这个时候的你已经没有牙齿了吧,头发也没剩下多少了,

顺溜:

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是喜欢这样叫你,老头。

你像往常一样没有应我。

二雷这个名字好听,在军营里响当当,你打死了好几十个鬼子。

“但是,顺溜是我爹给我的名字,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改的。”

你边擦着你的长枪边憨憨地笑望着我这样说,黝黑在你的脸上堆成一朵莲花。

我就知道你是要走的。爹不让你走,把你锁了起来,我偷偷地放了你。

呵,老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做得是对不对,

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也许你就,就不会……

可是,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还能再选择一次的话,

我还是会放你走的,顺溜。你就是这样不听话。

你的梦在那里。

所以,你走了,背着你的长枪,一路狂奔。

我还是在这里等你,伴着记忆里尼憨厚的笑,以及临走时你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给的承诺。

你说,要让我们的孩子在很宽敞的教室里学习,

有很多很多的书,有崭新的桌椅,

还有漂亮的笔,还有一叠一叠雪白的草稿纸,还有饭有肉吃。

你说,鸡长大了成鹅,鹅长大了变成羊,羊长大了成牛,

牛长大了我们的孙子也长大了。

你就这样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朴素地笑,

黝黑的皮肤,长茧的沾着泥土的手,洁白如家乡兰花的牙齿,高挺的鼻梁,厚厚的眉毛。

我看见了你眼里闪烁的泪光。

如今,我们的曾孙子也长大了。

我们的儿子当了一名人民教师,孙子继承他的父业也做了教书的,

孙女是一名记者,每天都很认真地工作,像你,老头。

我们的曾孙子在县城里读高中。那里的校园很大,比我们半条村子都大,

有很多很多书的图书馆,还有体育馆,有篮球场,足球场,排球羽毛球场什么的,

还有花园,还有假山,还有游泳池,整一个公园似的。

一所学校就有好几千人在读书呢。

小胜,呃,就是我们曾孙子,他们现在都用多媒体上课。

多媒体你不知道吧,就像啊我们那时候放电影一样,

把要学的东西全放在白幕上就可以学了,不用再用粉笔黑板板书。

一堂课可以学许多东西呢。

如果你还在,顺溜,你会禁不住微笑的,露出你洁白的牙齿,

像个小孩似的压不住会奔跳一下。

曾孙子写过你,还登过报,获了奖。

他写着,“你们这一代人就像爱自己的儿子一样永远爱着这个国家,

就像中国像爱自己的孩儿一样永远爱着我们。”

我想你一定会憨憨地笑着听见这段话,然后很幸福很幸福。

对不,顺溜?

曾孙子现在也用上手机了。哦,手机你也不知道吧?

坏老头,谁让你走得那么早,这里的新鲜事你都没碰上。

手机啊,就是我们那时候的电话,

还没有红太阳烟盒子那么大的一个匣子,不用插线就可以打电话了。

一到周末,小胜就会在县城里往家里打电话,

亲切地喊我“祖奶奶”,“祖奶奶”的,甜到了我的心坎里去。

我想啊,要是什么时候你那里也能装个手机,我就可以天天和你说话了。

那样多好,老头子。

村里面这些年变化很大。

孩子们都住上了火砖房子,还有比琉璃瓦都光鲜的瓷砖,装修得很漂亮。

我们那时候的泥砖啊、瓦片啊都用不上了。

隔天半日也能吃上肉了,天天都会有饱饭吃。

就和城里一样。比我们的地主、官员都过得好。

你那时候从城里面回来还会很神气地和我吹城里的房子多好多好呢。

现在我们村子也有了,看你还能牛个啥?有本事你再从土里面上来和我吵吵嘴啊,老头子。

可是,顺溜,这些全都是你的勋功章啊,它们坐立在这儿,闪着金光,

永远不会被人遗忘。

现在,学校也盖得很好很好了,就和你最后那封未写完的信里写的一样,

有很宽敞的教室,灯光很亮很亮。

有大学生来我们村子里当教师。还有运动场。

村里面还在筹建一座百几十万的戏楼,由我们村民们筹一些钱,再由国家拨一些,

就可以在家门口看戏了。

昨天傍晚饭后,我们儿子陪着我到外面走走,看到有人在运动场上打太极。

有许多还是你看着他们长大的呢。

脚下的这条路已经水泥硬底化了。

那时候还是坑坑洼洼的时候,下雨的一天晚上,

你说要和我去隔壁的村子看戏,我还在这里摔了一跤,可疼了。

就是那天晚上你把我骗了,骗了我一辈子,坏老头。

到现在,我还能记得那个晚上萤火虫的光芒,很好看,很好看。

再过些时日,这个国家六十岁生日的时候,你也九十岁了。

这个时候的你已经没有牙齿了吧,头发也没剩下多少了,

顺溜:

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是喜欢这样叫你,老头。

你像往常一样没有应我。

二雷这个名字好听,在军营里响当当,你打死了好几十个鬼子。

“但是,顺溜是我爹给我的名字,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改的。”

你边擦着你的长枪边憨憨地笑望着我这样说,黝黑在你的脸上堆成一朵莲花。

我就知道你是要走的。爹不让你走,把你锁了起来,我偷偷地放了你。

呵,老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做得是对不对,

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也许你就,就不会……

可是,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还能再选择一次的话,

我还是会放你走的,顺溜。你就是这样不听话。

你的梦在那里。

所以,你走了,背着你的长枪,一路狂奔。

我还是在这里等你,伴着记忆里尼憨厚的笑,以及临走时你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给的承诺。

你说,要让我们的孩子在很宽敞的教室里学习,

有很多很多的书,有崭新的桌椅,

还有漂亮的笔,还有一叠一叠雪白的草稿纸,还有饭有肉吃。

你说,鸡长大了成鹅,鹅长大了变成羊,羊长大了成牛,

牛长大了我们的孙子也长大了。

你就这样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朴素地笑,

黝黑的皮肤,长茧的沾着泥土的手,洁白如家乡兰花的牙齿,高挺的鼻梁,厚厚的眉毛。

我看见了你眼里闪烁的泪光。

如今,我们的曾孙子也长大了。

我们的儿子当了一名人民教师,孙子继承他的父业也做了教书的,

孙女是一名记者,每天都很认真地工作,像你,老头。

我们的曾孙子在县城里读高中。那里的校园很大,比我们半条村子都大,

有很多很多书的图书馆,还有体育馆,有篮球场,足球场,排球羽毛球场什么的,

还有花园,还有假山,还有游泳池,整一个公园似的。

一所学校就有好几千人在读书呢。

小胜,呃,就是我们曾孙子,他们现在都用多媒体上课。

多媒体你不知道吧,就像啊我们那时候放电影一样,

把要学的东西全放在白幕上就可以学了,不用再用粉笔黑板板书。

一堂课可以学许多东西呢。

如果你还在,顺溜,你会禁不住微笑的,露出你洁白的牙齿,

像个小孩似的压不住会奔跳一下。

曾孙子写过你,还登过报,获了奖。

他写着,“你们这一代人就像爱自己的儿子一样永远爱着这个国家,

就像中国像爱自己的孩儿一样永远爱着我们。”

我想你一定会憨憨地笑着听见这段话,然后很幸福很幸福。

对不,顺溜?

曾孙子现在也用上手机了。哦,手机你也不知道吧?

坏老头,谁让你走得那么早,这里的新鲜事你都没碰上。

手机啊,就是我们那时候的电话,

还没有红太阳烟盒子那么大的一个匣子,不用插线就可以打电话了。

一到周末,小胜就会在县城里往家里打电话,

亲切地喊我“祖奶奶”,“祖奶奶”的,甜到了我的心坎里去。

我想啊,要是什么时候你那里也能装个手机,我就可以天天和你说话了。

那样多好,老头子。

村里面这些年变化很大。

孩子们都住上了火砖房子,还有比琉璃瓦都光鲜的瓷砖,装修得很漂亮。

我们那时候的泥砖啊、瓦片啊都用不上了。

隔天半日也能吃上肉了,天天都会有饱饭吃。

就和城里一样。比我们的地主、官员都过得好。

你那时候从城里面回来还会很神气地和我吹城里的房子多好多好呢。

现在我们村子也有了,看你还能牛个啥?有本事你再从土里面上来和我吵吵嘴啊,老头子。

可是,顺溜,这些全都是你的勋功章啊,它们坐立在这儿,闪着金光,

永远不会被人遗忘。

现在,学校也盖得很好很好了,就和你最后那封未写完的信里写的一样,

有很宽敞的教室,灯光很亮很亮。

有大学生来我们村子里当教师。还有运动场。

村里面还在筹建一座百几十万的戏楼,由我们村民们筹一些钱,再由国家拨一些,

就可以在家门口看戏了。

昨天傍晚饭后,我们儿子陪着我到外面走走,看到有人在运动场上打太极。

有许多还是你看着他们长大的呢。

脚下的这条路已经水泥硬底化了。

那时候还是坑坑洼洼的时候,下雨的一天晚上,

你说要和我去隔壁的村子看戏,我还在这里摔了一跤,可疼了。

就是那天晚上你把我骗了,骗了我一辈子,坏老头。

到现在,我还能记得那个晚上萤火虫的光芒,很好看,很好看。

再过些时日,这个国家六十岁生日的时候,你也九十岁了。

这个时候的你已经没有牙齿了吧,头发也没剩下多少了,

写给曾经拥有过好同桌的人

从此以后不会再有同桌了。大学,是一个偏过头就看见陌生人的地方。每次都是不同的角度,不同的侧脸。 一个人坐着这慢慢回忆,回忆从小到大的同桌。身边坐着个人,就觉得好安稳。他们总是能第一个察觉到我的喜怒哀乐。 如今,再不会有人和我分享一包干脆面,在我上课睡觉时帮我放风,在我被老师提问不知所措时在草稿纸上写下答案然后指给我看,走上讲台替我领作业本……

再不会有人在我不开心的时候讲笑话逗给我听,上课时一起顶风作案切切私语,在我冷的时候帮我关窗户拿衣服给我披,在我渴的时候分一半水给我喝……

再不会有人把课本放在中间一起看,提醒我每天的作业是什么,替我检查那该死的数学卷子,在请假条上添上我的名字一起翘课……

再不会有人在我站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故意挪开我的凳子,趁我不在的时候往凳子上洒水水然后看着我匆匆忙忙地坐下去,每天来了第一件事就是踩踩我的凳子,让我养养成了擦桌子凳子的习惯,甚至连你的一起擦……

再也不会有人和我争抢一支铅笔一块橡皮,故意藏我的东西等我着急,把脚搭在我凳子边上系鞋带,偷偷把废纸扔到我抽屉里……

再不会有人厚着脸皮非要抄我的作业,抱怨我总拿他的橡皮擦我的橡皮,或者自己一支笔都不带随时征用我的各种东西……

再不会有人那样喝水还耍帅,模仿王力宏扔矿泉水瓶子,拿着笤帚和我追打,走廊上故意伸腿拌我摔倒……

再不会有人在下雨天我狼狈不堪进教室时借给我梳子镜子,每个冬天的早晨帮我暖手,自习课听音乐时一人一只耳塞,借我一摞书挡在前面我好上课的时候补昨天的作业……

再不会有人在上课时候和我在纸上一人一句的“笔谈”,在边上用唇语提醒答案,帮我收全班的作业本,用一只胳膊帮我压住那本总是自动合上的书的书角……

在我心里,永远都留着那个我身边的位置。Just for you.

下雨天

“下雨天,在窗前,我闭上双眼。那声音就像你,在我耳边……”听着这唯美的旋律,思绪被拉回从前——

下雨天,你像个孩子似的趴在窗前,猛然间转过头,表情认真地看着我,缓缓的开口:“知道吗,只从第一次见到你之后,我就爱上了下雨天。”我愕然,望着你严肃的表情,呆呆的问了一句:“为什么?”随即,你吐出了一句令我吐血的话:“因为第一次见你,你哭得梨花带雨,俨然就是一副下雨天嘛,哈哈哈哈……”

不得不承认,你总是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机会,后不留情的戏弄我。我就奇怪了,当初我真么看走眼,竟然和你这种人做朋友。哎,杯具啊!

听了恶俗的话,看着你那张欠扁的脸,我迫不及待的抄起沉重的拳头,雨点般的向你砸去。你大吼一声“杀猪了”,便向外跑去。此时我已笑岔了气,而全班同学更是笑得前仰后合。素闻你语言功底不怎么着,一着急便胡言乱语,可没想到竟能这样惊天地,泣鬼神。如果你的列祖列宗听到的话,会不会直接从坟墓里跳出来把你掐死呢?

如果刚刚是你人生的悲剧,那接下来上演的便是你人生的惨剧。偏就那么巧你一下扑到迎面而来的班主任怀里。看着办主任铁青的脸,你高涨的激情一下子被破了一盆冷水。我得意洋洋的看向你,你纵有十八般武艺,此刻恐也难施展了。你一向最怕的就是班主任,他说了一句对你来说特有杀伤力的话:“去,写一万字的检讨去。”你面色惨白的站在那里,怕是吓呆了。那一刻,看你可怜兮兮的模样,我竟幸灾乐祸不起来。

你日夜不休,废寝忘食的写完一万字检讨(好像不太够),“自信满满”的走进班主任办公室,等待着最后的裁决。可办主任却来了一句:“跟你开个小玩笑,你还真写了。”你脸上立即浮现出几道黑线。你万分懊悔的走出办公室,捶胸顿足。

只是有一个秘密,我还从未对你说过。其实,因为你的一句玩笑话,我当真爱上雨天。

“我不在家里,便在雨里;不在雨里,便在去雨中的路上。”听着你念的这段经典台词,我不顾形象的,满嘴塞着饭粒向你吼道:“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煽情,偶快受不了了。”结果回头率绝对超过百分之百。你故作深沉,继续优雅的吃饭。惹我却背着巨变弄的尴尬之极,脸红到脖子。我小声的向你说:“我想改变一下形象,做个淑女好不好。”结果,你吃到嘴里的饭全部喷了出来,这一次换你受万众瞩目。

你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我,滔滔不绝的对我说教:“小姐,算我求你了,放弃你的淑女梦吧。上次你做淑女,结果连爱黏着你的猫都对你敬而远之,害得别人误会我到底把你怎么样了,我每天过的兢兢战战。如果这次你还敢重蹈覆辙,我就和你绝交。

就这样,在你的威逼利诱之下,我成功的投降。放弃我的梦想,我今天这幅模样,全拜当初你所赐啊!

还记得那一次,级部组织开会你拉我抢先占了一个好位置美滋滋的翘起二郎腿。一个凶神恶煞的女生向你走来,气势汹汹地说:“这是我的位置,我已经坐了好几个月了。”我本以为你会让给他的,没想到你来了一句:“这地球我都踩了十几年了,我还没敢说是自己的。这位置你才坐了几个月,就敢据为己有,你也太贪了吧。”

那女生听后目瞪口呆,一时竟反应不过来,凶狠狠地盯了你几秒,最后还是气愤的离开,没办法,谁让她遇到一个恶女呢。我想,如果眼神能杀人,她早就将你碎尸万断了。

你调皮的向我吐吐舌头,然后又开始了你的长篇大论······

与你一起的日子,数不尽的美好。只可惜欢乐总是太短,毕竟岁月流转,而时光不再。

又是一个下雨天,我们最爱的下雨天,可我们却再也闹不起来。不习惯这样的安静,你拉着我来到绒花树前。撑着伞,看清风吹拂,柳条缠绵飞舞,交织,分离。满树的绒花静静开放,沉淀着淡淡的幽香。吹散的绒花在我们面前飞旋,第一次感觉这淡淡的粉色是如此忧伤。

你站在我面前,轻轻地对我微笑,第一次,我在你的笑容里读到忧伤。看着你笑意盈盈的面孔,我心中升起一丝说不出的难过。我不知道,你的笑靥之后,到底藏着怎样的寂寞。前方的路,没有我陪伴,你孤独的一个人该如何行走,路的尽头,有着你怎样的深切无奈?

终于,你还是转身离开。我知道,就算泪水再多,也换不回你的决绝。你毅然转身,不说再见。在你身后默默的我,抬手,低头,倔强,无伤。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约定转身之后不再回头,不许相见。久久思念,不如相忘于江湖。

可是今天,下雨天,我又站在窗前,不知不觉间泪水便模糊了视线。冰纯的天空,透心的凉;唯美的雨珠,相思成殇。耳边还停留着你昨日的欢笑你的呼吸像雨滴渗入我的手心。希望雨能下不停,让想念继续,让友谊变透明,我会一直默默守候。

昨天已悄悄走远,记忆中无法错过的终极浪漫,被泯灭的希望再次重燃。只是在青葱岁月说不完的话,都悄悄写进纸页,邮寄给回忆。

我相信思念的岛屿,一定会找到过往的痕迹。因为所有的忧伤,总会留下一丝快乐的线索;所有的遗憾,总会留下一处完美的角落。

当青春散场,我们被无法预知的时光推着,背道而驰,愈走愈远。而那段曾经一同走过的岁月,一定会变成天空中最美丽的彩虹。

当全世界约好一起下雨,让我们约好一起在心底放晴。

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第一中学 2010级一班高二:孔静

老爸写的《汽车年检大闯关》

今天老赛欧通过年检了,真是曲折啊!

为了年检,前几天特地去4S店修了刹车,以前在修理厂花了400多,仍然没修好,真是心碎!这次又花了900大洋!算是半个月白做了!有个小插曲很有意思!刚到4S店,车子停下,我去登记时,引车员不知道我的车是没有刹车的,竟然一时失控,撞在栏杆上,在4S店引起了骚动,所有人都出来看撞得怎样了!还好没什么大碍,我也说没关系,引车员吓坏的表情终于舒展了,我的宽以待人后来得到了引车员的真诚回报,赛欧汽车年检前后的4S店进进出出都是一路绿灯和开心微笑地打招呼!

昨天上午我去年检,先是去交警大队缴清罚单,再去年检,长长的队伍中排了一个多小时,汽车在烧油,心在滴血!最伤心的是赛欧年检不合格!因为天气下雨,轮胎打滑,刹车左右不平衡不能通过!时间也到下班了,真是郁闷而归!心里想只有等晴天再来了!

今天上午一早,尽管仍然细雨蒙蒙,我还是把老赛欧前轮胎的左右轮胎互换了,因为昨天的检测结果是右侧轮胎刹车不足导致左右刹车不平衡而不合格!可能是米其林的轮胎抓地好,佳通的轮胎雨天滑吧,教训是:同一车轴上的轮胎有机会一定要换成同品牌的花纹的,这样动力均匀,刹车不易侧滑,好处很多!就像穿鞋子,左脚是这牌子的,右脚是那牌子的总会不舒服!

今天中午一改早上的阴雨,天渐渐亮堂起来,偶尔还有阳光出现!我决定下午趁地面干爽去碰碰运气!2点多就到了,本以为1点钟开始检测的,到了才知道要2点半上班!狂晕!今天吸取昨天排队的教训,昨天是北侧队伍好快,南侧队伍特慢,而我就在特慢的南侧队伍里,心里好不是滋味!于是今天我特意排队在北侧,不料,今天的北侧竟然比南侧慢,而且是慢得一塌糊涂!哎!难道是天意!我长叹一声!一个半小时过去了,眼看希望就在眼前了,前面只有8辆车了,竟然北侧不动了!南侧却顺溜顺溜的!我急了,上前一看,原来是北侧线路出故障了!再一打听,4个检测员都喜欢开好车!我前面的卡车,面包车,没人喜欢开!这……难道检测员是没有纪律的?南侧的十多辆轿车连翻被4个检测员开走,北侧的货车竟然一动不动,没人搭理!真是令人又气又急!

直到南边的轿车开完了,上来一辆破卡车,我这边才有了转机,这回轮到破卡车没人检测了!这种纪律性也只有国家机关单位才能有错不改!

看到检测员开上了我的赛欧,心里一直担心害怕!只怪自己出来时忘记带上个硬中华,心里很没底!看到老赛欧试刹车时,车子只是微微的点了下头,心里一阵凉,完了!没有硬中华,检测员就是不给力!怀着担心中去服务台拿检测报告!结果竟然是合格!哇!终于不用再排长队了,终于可以告别这烦心的地方了!心中大喜!

对于潜规则横行的中国,下次还是带上硬中华吧!这种担心受怕的感觉,还不如花钱消灾!机构老爷们看着天天排长队的车流,为什么不增加检测流水线?为什么要让为人民服务变成让人民受苦?这种效率低下的社会机构要到何时才能有改变?哎!无奈!

经验分享:下雨天不适合去汽车年检!

路桥中学高三:郑立新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