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凉看图作文(共九篇)

家乡的竹林美极了!我可喜欢它了。

雨后,叶子上挂满了一颗颗晶莹的雨珠,风一吹,这些调皮的雨珠“哧溜”一声坐着滑梯到我的头上来安家来了。再看看脚底,几个“小娃娃”迫不及待地钻了出来。探出那好奇的脑袋,观察四周。原来着就是雨后春笋。 尽管雨后的景色如此迷人还是不敌晴空万里时的竹林。天空中太阳照射着大地,地面上几十枝竹撑开了自己那把美丽的绿色的竹伞,伞下人们坐着乘凉,太阳透过竹林撒下斑斑点点的阳光,这简直是一幅浑然天成的竹林图。人们走后,这些又用自己的竹伞遮住了那群“小娃娃”,守卫着这片土地。

啊!美丽的竹林我赞美你,歌唱你,你是我们家乡最闪亮的一处。

美丽的街心花园

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仰天湖小学二年级戊班刘子麒 星期天的早晨,亮蓝的天空上飘着几多白云,柔和的微风轻拂着我的脸,就像妈妈温暖的手在抚摸着我,舒服极了。妈妈带我来到了美丽的街心花园。一进门,就看见了一个又圆又大的鱼池,鱼池的中央有一座人工雕刻的假山,怪石嶙峋。清澈的流水从上至下的流淌着,假山底下有一群五彩斑斓的小鱼儿,正围在那自由自在地玩耍,真可爱。公园的正中央有一座凉亭,亭子里有石桌、石凳,方便人们在这里下棋、乘凉。四根大柱子上还雕刻着许多古怪的文字,有趣极了。凉亭的右边就是美丽的花坛,几棵笔直的大树挺拔地伸直了它的腰杆,碧绿的树叶也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美丽的花儿上还有几只蜜蜂在花丛中飞舞,采着香甜的蜂蜜。五颜六色的花儿开得非常旺盛,有百合花、紫丁香、牡丹、玫瑰、菊花……真是好看极了。香喷喷的花儿在阳光的照耀下,好象身上铺着好多金黄色的金子,真像一幅美丽的图画。最后面就是长廊了。长廊里有人在乘凉、有人在跑步、还有人在看风景,长廊的大柱子上还挂着许多美丽的图片,真让人心旷神怡、目不暇接。街心花园既给人们提供了一个休息的好地方,又成为了城市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我喜欢美丽的街心花园。

邻居大叔也疯玩

你问我的邻居是谁?此人乃姓王名爽,男性,身高一米八二,职业是任某高中历史教师。年近三十,却没有结婚,单身贵族,不是因为他长相不好,人品不好,因为他太爱玩了,他觉得结了婚就不能像现在这样无所顾忌地玩了。 说他爱玩是有根据的。我就亲眼目睹了n次他找楼里几个十岁出头的小男孩玩的情景。 这不,他又开始了。夕阳西下,温暖的橘色照耀着大地,此刻,各家都开始准备晚饭了,菜香顺着微风迎面吹来,让人精神爽朗。瞧!王老师回来了,他一进大院就从那辆公赛车上跳了下来,一边锁车子,一边转过头对身边的几个正在玩儿拼图的孩子说:“加我一个,我也玩儿!”孩子们一见是他,都高兴地叫:“王叔叔,快过来呀!”他就三步并两步跑到石桌旁坐了下来。“我看看,是什么把你们难住了!”他一边顺手拿起一块拼图仔细看一边说道:“我来试试。”他笑了。说完,拿起那一块块拼图开始研究起来。吃饭的时间到了,孩子们都陆续回家吃饭去了。可王老师还是在那里拼。一千块儿的拼图已被他拼好一大半。 吃完晚饭大家出来乘凉、散步。看见王老师还在那里拼,就笑着说:“小王,你不饿呀?我们可都吃完了!”王老师这才抬起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唉,都怪这拼图诱惑力太大了,我都忘记吃饭了。”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说:“我回去了,可别收拾这拼图,我吃完饭就下来,今天非要拼出来不可!”说完,一溜烟跑上了楼。 看,这就是我疯玩的邻居,为了玩他可以忘记一切。不过,这正是他的可爱之处,你说呢?想和他成为好朋友吗?欢迎到我们小区来做客! (指导教师 张金丽)

我的家

我的家在西吉县的一个小山沟里。这是一个美丽的小村庄,山顶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小野花,山腰上整齐的水平梯田向过路的客人诉说着这里人们的善良和勤劳。我就出生在这个地方。

我的家是一个小院子,院子里爸爸和妈妈种了许多花草和树木。

春天院子里的小树发芽了,我和弟弟围着小树做游戏,我们和小树一起成长;夏天院子里的花开了,有红色的、粉色的、黄色的……我和弟弟在花丛里穿来穿去,累了就在小树底下乘凉;秋天院子里落下许多树叶,有的像小鱼,有的像扇子……我和弟弟就在院子里捡树叶、拼图案;冬天院子里下了一场厚厚的白雪,我和弟弟在院子里追着玩,用我们的小脚丫在雪地里踩出许多好看的图案,踩出我们一家人手拉手的合影,玩累了就拉上爸爸和妈妈一起堆雪人。

这就是我的家。小朋友,欢迎你们到我家做客。

识字六看图写话

识字六看图写话夜晚,爷爷、奶奶和小丁丁三人到院子里乘凉。爷爷拿着蒲扇指着天空,只见天上的繁星亮晶晶的,爷爷说:"这边是织女星,那边是北斗星。”不知什么时候,几只萤火虫飞到牵牛花旁,看着美丽的牵牛花,好像在说:“这个夜晚真让人陶醉。”江苏省兴化市楚水小学一(6)班

我的家乡

我的家乡我的家乡在登封,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我的家乡有观星台、中岳庙、少林寺、嵩阳书院等名胜古迹,少林寺功夫闻名全世界,就连俄罗斯前总统普京都来参观欣赏呢!嵩山是一座非常雄伟壮观的山。春天,山上的小草都发芽了,整个山都披上了一层绿军装,有些花儿也开放了,看上去非常的漂亮;夏天,嵩山上登山步道的人特别多,有出来散步的、锻炼身体的、乘凉的,非常的热闹;秋天,嵩山上有的树叶变黄了,有的树叶变红了,看上去就像给嵩山装点上图案的外衣,好看极了,随着时间的变化,树叶慢慢的都落下来了;冬天,雪后的嵩山远远望去,就像铺着一条白带一样,雪白雪白的非常好看,大人、小孩在一起堆雪人、打雪仗,玩的非常开心。我爱我美丽的家乡——登封。登封市商埠街小学一五班牛原野

人力车夫

那是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没有血色。已经长了一两个月的寸头,偏褐色,中间突起。脸形很小,颧骨很高,消瘦但是棱角分明。

他没有在意白色汗衫上那个越来越大的洞,只是一个劲地蹬车,在三十多度的炎炎夏日,满头的汗水顺着黝黑消瘦的脸滑下来。他顾不上擦汗,把车头一转,踩住脚刹,把车停在一家酒店门边。

“到了。”他说,一边扶好车子。上面下来一个中年男人,肥嘟嘟的脸因为天气的炎热而变得油腻腻的。

“喏,给你。”中年男人从皮夹里抽出一块钱。

“哦,弄错了,是两块。”车夫说。

“这么近的路也要两块钱,有没有搞错?”男人大声问到。

“是这样的,没有弄错……”车夫一边撩起汗衫擦脸,一边解释道。

中年男人看了看表,“算了算了,我也不缺这一块钱!”男人愤愤地挥了挥手,从皮夹里又掏出一块钱,甩给了车夫,转身进了酒店。

他收起钱,随手抹了一下脸之后,就蹬走了。

小城的出租车很少,所以有很多载客的三轮车和摩托车。摩托车因为比较快,一般在小城的新街活动,那里人流量大,因此摩托车的生意一直都很好。三轮车就要慢多了,它们大都聚集在老街。老车站旁边的那棵大榕树。因为夏天可以乘凉,冬天可以挡风遮雨,而且处在三差路口,一直以来都是三轮车夫们歇脚和等生意的地方。

蹬三轮车以前,他是一家国有化工厂的工人,老婆在城郊一家造纸厂上班。后来化工厂因为经营不善卖给了私人,老板为了要把自己的亲戚安排进厂,提出要精简人员,结果他因为年龄较大,就被裁了下来。他们有一个儿子,原来一家靠着老婆的工资,生活还过得去。可是偏偏屋漏又逢连夜雨,不久之后,造纸厂就因为排污超标被勒令停厂,老婆也一并下了岗。他用一些积蓄买了一辆三轮车,做起了载客生意。

他把车蹬回大榕树,那里也有几个等生意的三轮车夫,或坐或躺在树下乘凉,手里摇一把破蒲扇。看见他回来,另一位年长一点的车夫坐起来,开口问道:

“怎么样,今天还行吧,看你又拉了一趟?”

“也就能混口饭吃。”他把车停在年长车夫旁边。他没有下来,仍旧坐在车上,不时抬头看看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唉,大家都是图个温饱。我还好,儿子女儿都出来工作了,你上有老下有小的……哎,你儿子阿伟还在上高中吧?”

“嗯,在我们一中。”

“听说成绩挺好的,等再过几年,你也就可以熬出头了。”

“我没什么,儿子自己能养活自己不要爸妈操心就谢天谢地了。”

“也是。我们累死累活的,还不是为了他们。”年老车夫说。

“哎……不说了,那有几个人要搭车。”他把头一偏,两个人一起蹬起车就冲了过去。等其他车夫反应过来,路边那几个等车的人已经各自上车了。

小城的一中其实离老车站不远,仅仅隔着一条街,过了街再转个弯就可以看见学校的大门了。年轻车夫的儿子在那儿上高中,读的是理科,成绩很好,每次考试总能在年段排上前十名。明年儿子就要高考了,他要多挣一些钱,再加上原来的积蓄,就能供儿子上大学了。年老车夫也知道他的难处,所以平时都会找一些借口说自己老了蹬不动了,让一些生意给他。他自然知道,只是不说,都记在了心里。

这天他们载完客再回到大榕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一大群高三的学生涌出一中的校门,像落地的珠子一样往各处散去。他把车往里蹬了些,背对着那一群年轻的面孔。年老车夫有点不解,问道:

“怎么了,不看看儿子?”

“我怕他在同学面前尴尬,自己的老爸是个三轮车夫。”他说。

“我们也是靠本事吃饭,怕什么。你儿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这事他不知道。我跟他说我在咱城西,这孩子一放学就回家复习,所以压根就不知道我在这。”

“城西那是什么地方啊,都快到城郊了,哪有什么生意,也只有你儿子才会信你的话。”

年老车夫说完,就有几个学生跑过来叫车。其中一个扎辫子的女生焦急地说:“学校门口有人摔倒了,麻烦你载我们去医院。”

年老车夫叫了他一声:“刚才载了一趟累死我了,你去吧。唉,最近关节炎好象又犯了。”

他感激地看了年老车夫一眼,就载着这几个学生往一中去了。这时候学生大都已经回家了,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人,所以他蹬的很快,一会儿就到了一中门口。一个穿米色棉布汗衫的学生坐在路边的台阶上,膝盖破了,流了很多血。旁边还有几个人在检查伤口。他看那人有些面熟,好象在儿子那天拿给自己看的照片上见过。听说,家里也挺困难的,可是成绩比阿伟还那是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没有血色。已经长了一两个月的寸头,偏褐色,中间突起。脸形很小,颧骨很高,消瘦但是棱角分明。

他没有在意白色汗衫上那个越来越大的洞,只是一个劲地蹬车,在三十多度的炎炎夏日,满头的汗水顺着黝黑消瘦的脸滑下来。他顾不上擦汗,把车头一转,踩住脚刹,把车停在一家酒店门边。

“到了。”他说,一边扶好车子。上面下来一个中年男人,肥嘟嘟的脸因为天气的炎热而变得油腻腻的。

“喏,给你。”中年男人从皮夹里抽出一块钱。

“哦,弄错了,是两块。”车夫说。

“这么近的路也要两块钱,有没有搞错?”男人大声问到。

“是这样的,没有弄错……”车夫一边撩起汗衫擦脸,一边解释道。

中年男人看了看表,“算了算了,我也不缺这一块钱!”男人愤愤地挥了挥手,从皮夹里又掏出一块钱,甩给了车夫,转身进了酒店。

他收起钱,随手抹了一下脸之后,就蹬走了。

小城的出租车很少,所以有很多载客的三轮车和摩托车。摩托车因为比较快,一般在小城的新街活动,那里人流量大,因此摩托车的生意一直都很好。三轮车就要慢多了,它们大都聚集在老街。老车站旁边的那棵大榕树。因为夏天可以乘凉,冬天可以挡风遮雨,而且处在三差路口,一直以来都是三轮车夫们歇脚和等生意的地方。

蹬三轮车以前,他是一家国有化工厂的工人,老婆在城郊一家造纸厂上班。后来化工厂因为经营不善卖给了私人,老板为了要把自己的亲戚安排进厂,提出要精简人员,结果他因为年龄较大,就被裁了下来。他们有一个儿子,原来一家靠着老婆的工资,生活还过得去。可是偏偏屋漏又逢连夜雨,不久之后,造纸厂就因为排污超标被勒令停厂,老婆也一并下了岗。他用一些积蓄买了一辆三轮车,做起了载客生意。

他把车蹬回大榕树,那里也有几个等生意的三轮车夫,或坐或躺在树下乘凉,手里摇一把破蒲扇。看见他回来,另一位年长一点的车夫坐起来,开口问道:

“怎么样,今天还行吧,看你又拉了一趟?”

“也就能混口饭吃。”他把车停在年长车夫旁边。他没有下来,仍旧坐在车上,不时抬头看看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唉,大家都是图个温饱。我还好,儿子女儿都出来工作了,你上有老下有小的……哎,你儿子阿伟还在上高中吧?”

“嗯,在我们一中。”

“听说成绩挺好的,等再过几年,你也就可以熬出头了。”

“我没什么,儿子自己能养活自己不要爸妈操心就谢天谢地了。”

“也是。我们累死累活的,还不是为了他们。”年老车夫说。

“哎……不说了,那有几个人要搭车。”他把头一偏,两个人一起蹬起车就冲了过去。等其他车夫反应过来,路边那几个等车的人已经各自上车了。

小城的一中其实离老车站不远,仅仅隔着一条街,过了街再转个弯就可以看见学校的大门了。年轻车夫的儿子在那儿上高中,读的是理科,成绩很好,每次考试总能在年段排上前十名。明年儿子就要高考了,他要多挣一些钱,再加上原来的积蓄,就能供儿子上大学了。年老车夫也知道他的难处,所以平时都会找一些借口说自己老了蹬不动了,让一些生意给他。他自然知道,只是不说,都记在了心里。

这天他们载完客再回到大榕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一大群高三的学生涌出一中的校门,像落地的珠子一样往各处散去。他把车往里蹬了些,背对着那一群年轻的面孔。年老车夫有点不解,问道:

“怎么了,不看看儿子?”

“我怕他在同学面前尴尬,自己的老爸是个三轮车夫。”他说。

“我们也是靠本事吃饭,怕什么。你儿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这事他不知道。我跟他说我在咱城西,这孩子一放学就回家复习,所以压根就不知道我在这。”

“城西那是什么地方啊,都快到城郊了,哪有什么生意,也只有你儿子才会信你的话。”

年老车夫说完,就有几个学生跑过来叫车。其中一个扎辫子的女生焦急地说:“学校门口有人摔倒了,麻烦你载我们去医院。”

年老车夫叫了他一声:“刚才载了一趟累死我了,你去吧。唉,最近关节炎好象又犯了。”

他感激地看了年老车夫一眼,就载着这几个学生往一中去了。这时候学生大都已经回家了,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人,所以他蹬的很快,一会儿就到了一中门口。一个穿米色棉布汗衫的学生坐在路边的台阶上,膝盖破了,流了很多血。旁边还有几个人在检查伤口。他看那人有些面熟,好象在儿子那天拿给自己看的照片上见过。听说,家里也挺困难的,可是成绩比阿伟还那是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没有血色。已经长了一两个月的寸头,偏褐色,中间突起。脸形很小,颧骨很高,消瘦但是棱角分明。

他没有在意白色汗衫上那个越来越大的洞,只是一个劲地蹬车,在三十多度的炎炎夏日,满头的汗水顺着黝黑消瘦的脸滑下来。他顾不上擦汗,把车头一转,踩住脚刹,把车停在一家酒店门边。

“到了。”他说,一边扶好车子。上面下来一个中年男人,肥嘟嘟的脸因为天气的炎热而变得油腻腻的。

“喏,给你。”中年男人从皮夹里抽出一块钱。

“哦,弄错了,是两块。”车夫说。

“这么近的路也要两块钱,有没有搞错?”男人大声问到。

“是这样的,没有弄错……”车夫一边撩起汗衫擦脸,一边解释道。

中年男人看了看表,“算了算了,我也不缺这一块钱!”男人愤愤地挥了挥手,从皮夹里又掏出一块钱,甩给了车夫,转身进了酒店。

他收起钱,随手抹了一下脸之后,就蹬走了。

小城的出租车很少,所以有很多载客的三轮车和摩托车。摩托车因为比较快,一般在小城的新街活动,那里人流量大,因此摩托车的生意一直都很好。三轮车就要慢多了,它们大都聚集在老街。老车站旁边的那棵大榕树。因为夏天可以乘凉,冬天可以挡风遮雨,而且处在三差路口,一直以来都是三轮车夫们歇脚和等生意的地方。

蹬三轮车以前,他是一家国有化工厂的工人,老婆在城郊一家造纸厂上班。后来化工厂因为经营不善卖给了私人,老板为了要把自己的亲戚安排进厂,提出要精简人员,结果他因为年龄较大,就被裁了下来。他们有一个儿子,原来一家靠着老婆的工资,生活还过得去。可是偏偏屋漏又逢连夜雨,不久之后,造纸厂就因为排污超标被勒令停厂,老婆也一并下了岗。他用一些积蓄买了一辆三轮车,做起了载客生意。

他把车蹬回大榕树,那里也有几个等生意的三轮车夫,或坐或躺在树下乘凉,手里摇一把破蒲扇。看见他回来,另一位年长一点的车夫坐起来,开口问道:

“怎么样,今天还行吧,看你又拉了一趟?”

“也就能混口饭吃。”他把车停在年长车夫旁边。他没有下来,仍旧坐在车上,不时抬头看看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唉,大家都是图个温饱。我还好,儿子女儿都出来工作了,你上有老下有小的……哎,你儿子阿伟还在上高中吧?”

“嗯,在我们一中。”

“听说成绩挺好的,等再过几年,你也就可以熬出头了。”

“我没什么,儿子自己能养活自己不要爸妈操心就谢天谢地了。”

“也是。我们累死累活的,还不是为了他们。”年老车夫说。

“哎……不说了,那有几个人要搭车。”他把头一偏,两个人一起蹬起车就冲了过去。等其他车夫反应过来,路边那几个等车的人已经各自上车了。

小城的一中其实离老车站不远,仅仅隔着一条街,过了街再转个弯就可以看见学校的大门了。年轻车夫的儿子在那儿上高中,读的是理科,成绩很好,每次考试总能在年段排上前十名。明年儿子就要高考了,他要多挣一些钱,再加上原来的积蓄,就能供儿子上大学了。年老车夫也知道他的难处,所以平时都会找一些借口说自己老了蹬不动了,让一些生意给他。他自然知道,只是不说,都记在了心里。

这天他们载完客再回到大榕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一大群高三的学生涌出一中的校门,像落地的珠子一样往各处散去。他把车往里蹬了些,背对着那一群年轻的面孔。年老车夫有点不解,问道:

“怎么了,不看看儿子?”

“我怕他在同学面前尴尬,自己的老爸是个三轮车夫。”他说。

“我们也是靠本事吃饭,怕什么。你儿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这事他不知道。我跟他说我在咱城西,这孩子一放学就回家复习,所以压根就不知道我在这。”

“城西那是什么地方啊,都快到城郊了,哪有什么生意,也只有你儿子才会信你的话。”

年老车夫说完,就有几个学生跑过来叫车。其中一个扎辫子的女生焦急地说:“学校门口有人摔倒了,麻烦你载我们去医院。”

年老车夫叫了他一声:“刚才载了一趟累死我了,你去吧。唉,最近关节炎好象又犯了。”

他感激地看了年老车夫一眼,就载着这几个学生往一中去了。这时候学生大都已经回家了,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人,所以他蹬的很快,一会儿就到了一中门口。一个穿米色棉布汗衫的学生坐在路边的台阶上,膝盖破了,流了很多血。旁边还有几个人在检查伤口。他看那人有些面熟,好象在儿子那天拿给自己看的照片上见过。听说,家里也挺困难的,可是成绩比阿伟还那是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没有血色。已经长了一两个月的寸头,偏褐色,中间突起。脸形很小,颧骨很高,消瘦但是棱角分明。

他没有在意白色汗衫上那个越来越大的洞,只是一个劲地蹬车,在三十多度的炎炎夏日,满头的汗水顺着黝黑消瘦的脸滑下来。他顾不上擦汗,把车头一转,踩住脚刹,把车停在一家酒店门边。

“到了。”他说,一边扶好车子。上面下来一个中年男人,肥嘟嘟的脸因为天气的炎热而变得油腻腻的。

“喏,给你。”中年男人从皮夹里抽出一块钱。

“哦,弄错了,是两块。”车夫说。

“这么近的路也要两块钱,有没有搞错?”男人大声问到。

“是这样的,没有弄错……”车夫一边撩起汗衫擦脸,一边解释道。

中年男人看了看表,“算了算了,我也不缺这一块钱!”男人愤愤地挥了挥手,从皮夹里又掏出一块钱,甩给了车夫,转身进了酒店。

他收起钱,随手抹了一下脸之后,就蹬走了。

小城的出租车很少,所以有很多载客的三轮车和摩托车。摩托车因为比较快,一般在小城的新街活动,那里人流量大,因此摩托车的生意一直都很好。三轮车就要慢多了,它们大都聚集在老街。老车站旁边的那棵大榕树。因为夏天可以乘凉,冬天可以挡风遮雨,而且处在三差路口,一直以来都是三轮车夫们歇脚和等生意的地方。

蹬三轮车以前,他是一家国有化工厂的工人,老婆在城郊一家造纸厂上班。后来化工厂因为经营不善卖给了私人,老板为了要把自己的亲戚安排进厂,提出要精简人员,结果他因为年龄较大,就被裁了下来。他们有一个儿子,原来一家靠着老婆的工资,生活还过得去。可是偏偏屋漏又逢连夜雨,不久之后,造纸厂就因为排污超标被勒令停厂,老婆也一并下了岗。他用一些积蓄买了一辆三轮车,做起了载客生意。

他把车蹬回大榕树,那里也有几个等生意的三轮车夫,或坐或躺在树下乘凉,手里摇一把破蒲扇。看见他回来,另一位年长一点的车夫坐起来,开口问道:

“怎么样,今天还行吧,看你又拉了一趟?”

“也就能混口饭吃。”他把车停在年长车夫旁边。他没有下来,仍旧坐在车上,不时抬头看看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唉,大家都是图个温饱。我还好,儿子女儿都出来工作了,你上有老下有小的……哎,你儿子阿伟还在上高中吧?”

“嗯,在我们一中。”

“听说成绩挺好的,等再过几年,你也就可以熬出头了。”

“我没什么,儿子自己能养活自己不要爸妈操心就谢天谢地了。”

“也是。我们累死累活的,还不是为了他们。”年老车夫说。

“哎……不说了,那有几个人要搭车。”他把头一偏,两个人一起蹬起车就冲了过去。等其他车夫反应过来,路边那几个等车的人已经各自上车了。

小城的一中其实离老车站不远,仅仅隔着一条街,过了街再转个弯就可以看见学校的大门了。年轻车夫的儿子在那儿上高中,读的是理科,成绩很好,每次考试总能在年段排上前十名。明年儿子就要高考了,他要多挣一些钱,再加上原来的积蓄,就能供儿子上大学了。年老车夫也知道他的难处,所以平时都会找一些借口说自己老了蹬不动了,让一些生意给他。他自然知道,只是不说,都记在了心里。

这天他们载完客再回到大榕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一大群高三的学生涌出一中的校门,像落地的珠子一样往各处散去。他把车往里蹬了些,背对着那一群年轻的面孔。年老车夫有点不解,问道:

“怎么了,不看看儿子?”

“我怕他在同学面前尴尬,自己的老爸是个三轮车夫。”他说。

“我们也是靠本事吃饭,怕什么。你儿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这事他不知道。我跟他说我在咱城西,这孩子一放学就回家复习,所以压根就不知道我在这。”

“城西那是什么地方啊,都快到城郊了,哪有什么生意,也只有你儿子才会信你的话。”

年老车夫说完,就有几个学生跑过来叫车。其中一个扎辫子的女生焦急地说:“学校门口有人摔倒了,麻烦你载我们去医院。”

年老车夫叫了他一声:“刚才载了一趟累死我了,你去吧。唉,最近关节炎好象又犯了。”

他感激地看了年老车夫一眼,就载着这几个学生往一中去了。这时候学生大都已经回家了,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人,所以他蹬的很快,一会儿就到了一中门口。一个穿米色棉布汗衫的学生坐在路边的台阶上,膝盖破了,流了很多血。旁边还有几个人在检查伤口。他看那人有些面熟,好象在儿子那天拿给自己看的照片上见过。听说,家里也挺困难的,可是成绩比阿伟还那是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没有血色。已经长了一两个月的寸头,偏褐色,中间突起。脸形很小,颧骨很高,消瘦但是棱角分明。

他没有在意白色汗衫上那个越来越大的洞,只是一个劲地蹬车,在三十多度的炎炎夏日,满头的汗水顺着黝黑消瘦的脸滑下来。他顾不上擦汗,把车头一转,踩住脚刹,把车停在一家酒店门边。

“到了。”他说,一边扶好车子。上面下来一个中年男人,肥嘟嘟的脸因为天气的炎热而变得油腻腻的。

“喏,给你。”中年男人从皮夹里抽出一块钱。

“哦,弄错了,是两块。”车夫说。

“这么近的路也要两块钱,有没有搞错?”男人大声问到。

“是这样的,没有弄错……”车夫一边撩起汗衫擦脸,一边解释道。

中年男人看了看表,“算了算了,我也不缺这一块钱!”男人愤愤地挥了挥手,从皮夹里又掏出一块钱,甩给了车夫,转身进了酒店。

他收起钱,随手抹了一下脸之后,就蹬走了。

小城的出租车很少,所以有很多载客的三轮车和摩托车。摩托车因为比较快,一般在小城的新街活动,那里人流量大,因此摩托车的生意一直都很好。三轮车就要慢多了,它们大都聚集在老街。老车站旁边的那棵大榕树。因为夏天可以乘凉,冬天可以挡风遮雨,而且处在三差路口,一直以来都是三轮车夫们歇脚和等生意的地方。

蹬三轮车以前,他是一家国有化工厂的工人,老婆在城郊一家造纸厂上班。后来化工厂因为经营不善卖给了私人,老板为了要把自己的亲戚安排进厂,提出要精简人员,结果他因为年龄较大,就被裁了下来。他们有一个儿子,原来一家靠着老婆的工资,生活还过得去。可是偏偏屋漏又逢连夜雨,不久之后,造纸厂就因为排污超标被勒令停厂,老婆也一并下了岗。他用一些积蓄买了一辆三轮车,做起了载客生意。

他把车蹬回大榕树,那里也有几个等生意的三轮车夫,或坐或躺在树下乘凉,手里摇一把破蒲扇。看见他回来,另一位年长一点的车夫坐起来,开口问道:

“怎么样,今天还行吧,看你又拉了一趟?”

“也就能混口饭吃。”他把车停在年长车夫旁边。他没有下来,仍旧坐在车上,不时抬头看看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唉,大家都是图个温饱。我还好,儿子女儿都出来工作了,你上有老下有小的……哎,你儿子阿伟还在上高中吧?”

“嗯,在我们一中。”

“听说成绩挺好的,等再过几年,你也就可以熬出头了。”

“我没什么,儿子自己能养活自己不要爸妈操心就谢天谢地了。”

“也是。我们累死累活的,还不是为了他们。”年老车夫说。

“哎……不说了,那有几个人要搭车。”他把头一偏,两个人一起蹬起车就冲了过去。等其他车夫反应过来,路边那几个等车的人已经各自上车了。

小城的一中其实离老车站不远,仅仅隔着一条街,过了街再转个弯就可以看见学校的大门了。年轻车夫的儿子在那儿上高中,读的是理科,成绩很好,每次考试总能在年段排上前十名。明年儿子就要高考了,他要多挣一些钱,再加上原来的积蓄,就能供儿子上大学了。年老车夫也知道他的难处,所以平时都会找一些借口说自己老了蹬不动了,让一些生意给他。他自然知道,只是不说,都记在了心里。

这天他们载完客再回到大榕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一大群高三的学生涌出一中的校门,像落地的珠子一样往各处散去。他把车往里蹬了些,背对着那一群年轻的面孔。年老车夫有点不解,问道:

“怎么了,不看看儿子?”

“我怕他在同学面前尴尬,自己的老爸是个三轮车夫。”他说。

“我们也是靠本事吃饭,怕什么。你儿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这事他不知道。我跟他说我在咱城西,这孩子一放学就回家复习,所以压根就不知道我在这。”

“城西那是什么地方啊,都快到城郊了,哪有什么生意,也只有你儿子才会信你的话。”

年老车夫说完,就有几个学生跑过来叫车。其中一个扎辫子的女生焦急地说:“学校门口有人摔倒了,麻烦你载我们去医院。”

年老车夫叫了他一声:“刚才载了一趟累死我了,你去吧。唉,最近关节炎好象又犯了。”

他感激地看了年老车夫一眼,就载着这几个学生往一中去了。这时候学生大都已经回家了,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人,所以他蹬的很快,一会儿就到了一中门口。一个穿米色棉布汗衫的学生坐在路边的台阶上,膝盖破了,流了很多血。旁边还有几个人在检查伤口。他看那人有些面熟,好象在儿子那天拿给自己看的照片上见过。听说,家里也挺困难的,可是成绩比阿伟还那是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没有血色。已经长了一两个月的寸头,偏褐色,中间突起。脸形很小,颧骨很高,消瘦但是棱角分明。

他没有在意白色汗衫上那个越来越大的洞,只是一个劲地蹬车,在三十多度的炎炎夏日,满头的汗水顺着黝黑消瘦的脸滑下来。他顾不上擦汗,把车头一转,踩住脚刹,把车停在一家酒店门边。

“到了。”他说,一边扶好车子。上面下来一个中年男人,肥嘟嘟的脸因为天气的炎热而变得油腻腻的。

“喏,给你。”中年男人从皮夹里抽出一块钱。

“哦,弄错了,是两块。”车夫说。

“这么近的路也要两块钱,有没有搞错?”男人大声问到。

“是这样的,没有弄错……”车夫一边撩起汗衫擦脸,一边解释道。

中年男人看了看表,“算了算了,我也不缺这一块钱!”男人愤愤地挥了挥手,从皮夹里又掏出一块钱,甩给了车夫,转身进了酒店。

他收起钱,随手抹了一下脸之后,就蹬走了。

小城的出租车很少,所以有很多载客的三轮车和摩托车。摩托车因为比较快,一般在小城的新街活动,那里人流量大,因此摩托车的生意一直都很好。三轮车就要慢多了,它们大都聚集在老街。老车站旁边的那棵大榕树。因为夏天可以乘凉,冬天可以挡风遮雨,而且处在三差路口,一直以来都是三轮车夫们歇脚和等生意的地方。

蹬三轮车以前,他是一家国有化工厂的工人,老婆在城郊一家造纸厂上班。后来化工厂因为经营不善卖给了私人,老板为了要把自己的亲戚安排进厂,提出要精简人员,结果他因为年龄较大,就被裁了下来。他们有一个儿子,原来一家靠着老婆的工资,生活还过得去。可是偏偏屋漏又逢连夜雨,不久之后,造纸厂就因为排污超标被勒令停厂,老婆也一并下了岗。他用一些积蓄买了一辆三轮车,做起了载客生意。

他把车蹬回大榕树,那里也有几个等生意的三轮车夫,或坐或躺在树下乘凉,手里摇一把破蒲扇。看见他回来,另一位年长一点的车夫坐起来,开口问道:

“怎么样,今天还行吧,看你又拉了一趟?”

“也就能混口饭吃。”他把车停在年长车夫旁边。他没有下来,仍旧坐在车上,不时抬头看看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唉,大家都是图个温饱。我还好,儿子女儿都出来工作了,你上有老下有小的……哎,你儿子阿伟还在上高中吧?”

“嗯,在我们一中。”

“听说成绩挺好的,等再过几年,你也就可以熬出头了。”

“我没什么,儿子自己能养活自己不要爸妈操心就谢天谢地了。”

“也是。我们累死累活的,还不是为了他们。”年老车夫说。

“哎……不说了,那有几个人要搭车。”他把头一偏,两个人一起蹬起车就冲了过去。等其他车夫反应过来,路边那几个等车的人已经各自上车了。

小城的一中其实离老车站不远,仅仅隔着一条街,过了街再转个弯就可以看见学校的大门了。年轻车夫的儿子在那儿上高中,读的是理科,成绩很好,每次考试总能在年段排上前十名。明年儿子就要高考了,他要多挣一些钱,再加上原来的积蓄,就能供儿子上大学了。年老车夫也知道他的难处,所以平时都会找一些借口说自己老了蹬不动了,让一些生意给他。他自然知道,只是不说,都记在了心里。

这天他们载完客再回到大榕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一大群高三的学生涌出一中的校门,像落地的珠子一样往各处散去。他把车往里蹬了些,背对着那一群年轻的面孔。年老车夫有点不解,问道:

“怎么了,不看看儿子?”

“我怕他在同学面前尴尬,自己的老爸是个三轮车夫。”他说。

“我们也是靠本事吃饭,怕什么。你儿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这事他不知道。我跟他说我在咱城西,这孩子一放学就回家复习,所以压根就不知道我在这。”

“城西那是什么地方啊,都快到城郊了,哪有什么生意,也只有你儿子才会信你的话。”

年老车夫说完,就有几个学生跑过来叫车。其中一个扎辫子的女生焦急地说:“学校门口有人摔倒了,麻烦你载我们去医院。”

年老车夫叫了他一声:“刚才载了一趟累死我了,你去吧。唉,最近关节炎好象又犯了。”

他感激地看了年老车夫一眼,就载着这几个学生往一中去了。这时候学生大都已经回家了,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人,所以他蹬的很快,一会儿就到了一中门口。一个穿米色棉布汗衫的学生坐在路边的台阶上,膝盖破了,流了很多血。旁边还有几个人在检查伤口。他看那人有些面熟,好象在儿子那天拿给自己看的照片上见过。听说,家里也挺困难的,可是成绩比阿伟还那是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没有血色。已经长了一两个月的寸头,偏褐色,中间突起。脸形很小,颧骨很高,消瘦但是棱角分明。

他没有在意白色汗衫上那个越来越大的洞,只是一个劲地蹬车,在三十多度的炎炎夏日,满头的汗水顺着黝黑消瘦的脸滑下来。他顾不上擦汗,把车头一转,踩住脚刹,把车停在一家酒店门边。

“到了。”他说,一边扶好车子。上面下来一个中年男人,肥嘟嘟的脸因为天气的炎热而变得油腻腻的。

“喏,给你。”中年男人从皮夹里抽出一块钱。

“哦,弄错了,是两块。”车夫说。

“这么近的路也要两块钱,有没有搞错?”男人大声问到。

“是这样的,没有弄错……”车夫一边撩起汗衫擦脸,一边解释道。

中年男人看了看表,“算了算了,我也不缺这一块钱!”男人愤愤地挥了挥手,从皮夹里又掏出一块钱,甩给了车夫,转身进了酒店。

他收起钱,随手抹了一下脸之后,就蹬走了。

小城的出租车很少,所以有很多载客的三轮车和摩托车。摩托车因为比较快,一般在小城的新街活动,那里人流量大,因此摩托车的生意一直都很好。三轮车就要慢多了,它们大都聚集在老街。老车站旁边的那棵大榕树。因为夏天可以乘凉,冬天可以挡风遮雨,而且处在三差路口,一直以来都是三轮车夫们歇脚和等生意的地方。

蹬三轮车以前,他是一家国有化工厂的工人,老婆在城郊一家造纸厂上班。后来化工厂因为经营不善卖给了私人,老板为了要把自己的亲戚安排进厂,提出要精简人员,结果他因为年龄较大,就被裁了下来。他们有一个儿子,原来一家靠着老婆的工资,生活还过得去。可是偏偏屋漏又逢连夜雨,不久之后,造纸厂就因为排污超标被勒令停厂,老婆也一并下了岗。他用一些积蓄买了一辆三轮车,做起了载客生意。

他把车蹬回大榕树,那里也有几个等生意的三轮车夫,或坐或躺在树下乘凉,手里摇一把破蒲扇。看见他回来,另一位年长一点的车夫坐起来,开口问道:

“怎么样,今天还行吧,看你又拉了一趟?”

“也就能混口饭吃。”他把车停在年长车夫旁边。他没有下来,仍旧坐在车上,不时抬头看看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唉,大家都是图个温饱。我还好,儿子女儿都出来工作了,你上有老下有小的……哎,你儿子阿伟还在上高中吧?”

“嗯,在我们一中。”

“听说成绩挺好的,等再过几年,你也就可以熬出头了。”

“我没什么,儿子自己能养活自己不要爸妈操心就谢天谢地了。”

“也是。我们累死累活的,还不是为了他们。”年老车夫说。

“哎……不说了,那有几个人要搭车。”他把头一偏,两个人一起蹬起车就冲了过去。等其他车夫反应过来,路边那几个等车的人已经各自上车了。

小城的一中其实离老车站不远,仅仅隔着一条街,过了街再转个弯就可以看见学校的大门了。年轻车夫的儿子在那儿上高中,读的是理科,成绩很好,每次考试总能在年段排上前十名。明年儿子就要高考了,他要多挣一些钱,再加上原来的积蓄,就能供儿子上大学了。年老车夫也知道他的难处,所以平时都会找一些借口说自己老了蹬不动了,让一些生意给他。他自然知道,只是不说,都记在了心里。

这天他们载完客再回到大榕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一大群高三的学生涌出一中的校门,像落地的珠子一样往各处散去。他把车往里蹬了些,背对着那一群年轻的面孔。年老车夫有点不解,问道:

“怎么了,不看看儿子?”

“我怕他在同学面前尴尬,自己的老爸是个三轮车夫。”他说。

“我们也是靠本事吃饭,怕什么。你儿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这事他不知道。我跟他说我在咱城西,这孩子一放学就回家复习,所以压根就不知道我在这。”

“城西那是什么地方啊,都快到城郊了,哪有什么生意,也只有你儿子才会信你的话。”

年老车夫说完,就有几个学生跑过来叫车。其中一个扎辫子的女生焦急地说:“学校门口有人摔倒了,麻烦你载我们去医院。”

年老车夫叫了他一声:“刚才载了一趟累死我了,你去吧。唉,最近关节炎好象又犯了。”

他感激地看了年老车夫一眼,就载着这几个学生往一中去了。这时候学生大都已经回家了,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人,所以他蹬的很快,一会儿就到了一中门口。一个穿米色棉布汗衫的学生坐在路边的台阶上,膝盖破了,流了很多血。旁边还有几个人在检查伤口。他看那人有些面熟,好象在儿子那天拿给自己看的照片上见过。听说,家里也挺困难的,可是成绩比阿伟还

爱家乡,看变化

爱家乡看变化我的家乡在新疆博尔塔拉温泉县的羊场,小时候,羊场的一切就是我全部的世界,所以我一直认为我的羊场好大,大到我要迈动我的小腿跑好久才能跑到尽头,后来,牵着妈妈的手,我来到了博乐,才知道城市原来是如此的繁华,再后来,我在中国地图上找了老半天,才在一个最边缘的角落上找到了我的博乐,而羊场,甚至小到没有在地图上出现。直到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家乡是一个那么不起眼的小地方。然而就是这个小地方,在我慢慢长大的这十年中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一岁两岁三岁,我会说话了会走路了会和邻家的哥哥一起玩了。四岁的羊场,大家最常走的就是两条交错的沙土公路,一到夏天,我总会和小伙伴一起在路边玩游戏,这时候如果有一辆汽车开过去的话,我和我的朋友们就可以吃到一嘴的沙子了。五岁的羊场,仍然是那条公路,下雨天妈妈带我去学前班的路上,会沾满又黑又脏的泥巴,而这些可爱的泥巴,也会毫不客气的停留在妈妈才为我买的新裙子上。六岁的羊场,终于不见了那条伴我成长的沙土路,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又宽阔,又平坦的柏油马路,我和我的朋友们手拉手走在每天的朝阳里面,朋友们的脸蛋一片金光闪闪,我看不见自己的脸,可是我很快乐。七岁,我上小学了,教室是砖块盖的平房,爸爸说我现在的教室恰巧是他上学时的那间;学校的一切都让我觉得新奇,可是最让我难过的是冬天的教室好冷,每天都会把我的小手冻得通红,还好夏天很快就来了,只是我和伙伴们玩闹的流汗的时候总是找不到可以乘凉的地方。八岁,我二年级了,老师说我们少先队员不能在学校的厕所墙上乱写乱画,可是那里明明就已经被画得乱糟糟的了啊?老师说下雨天不要到小操场上去玩,会把泥巴带进教室里弄脏地面的。九岁,三年级的我搬进了高大的教学楼了,黑板比我们原来的那块大了好多,窗户上挂了干净整洁的窗帘,冬天,教室里还有烧的热乎乎的暖气,下课后我和同学们总是站在暖气旁边说悄悄话。这栋教学楼前面是大片的水泥地,我们在那里跳绳,做游戏,快乐的跑跑跳跳。十岁,学校原来的小操场忽然间扩大了一圈,冬天所有的同学都会在那里跑操,我们再也不用和其他班级争跑道了。学校的厕所换成了干净漂亮的新厕所,墙外还涂着有趣的漫画,同学们总笑我像那个哭鼻子的女孩。十一岁,我已经五年级了。这一年开学,操场上多了几样新玩意¬¬¬¬¬¬¬,老师说那叫健身器材,下课我和同学们都会抢着到那里锻炼身体,荡秋千,玩跷跷板,玩到忘记的了回家的时间,可是我是少先队员,所以在有小同学排队玩秋千的时候我总得把自己的让给他们。博州温泉县呼场学校五年级甲班

大树搬家记

在彩虹城里有一株长得很高的树,像在地上撑起了一把很大很大的伞。当酷热的阳光从天上射下来的时候,他给人们遮着阴;当狂烈的风吹来的时候,他又给人们挡住了风沙。这把大绿伞上有许许多多的鸟窝,早晨,小鸟高唱早上好,黄昏,鸟儿归巢,安静极了。 绿伞下面常常有人来乘凉,有孩子在玩耍、听大人讲故事,引来了许多小鸟。树上鸟儿闹,树下人也闹,树上是鸟儿的乐园,树下是人们的具乐部。 在两片绿叶间有两颗果实,她们是姐姐和妹妹。她们天天听鸟儿唱歌,看小孩子玩耍,非常快乐。果实姐姐希望一辈子做果实,,永远永远跟树爷爷跟孩子们在一起。 但是,果实妹妹希望快快到外面去,看看有趣的世界。 正当她们各自发表意见的时候,看见了几个人拿着图,来到树下,他们看看手上的图,又看了看大树,说:“这里要修路了,这株大树就得搬走了。”果实姐妹两舍不得大树爷爷,她们大哭起来,树下有个小孩听到了哭声,连忙问果实,知道事情后,报告了森林队长。 森林队长通过长时间的思考,决定把大树大树爷爷搬到百花城去,等路修好了,再搬回来,可是,人们不同意,现在是夏天,没有大树爷爷到哪乘凉去?森林队长又想呀想,决定把大树爷爷搬到新的苗圃,等地铁修好了,公园中心在上面建好了,就可以回去了。 于是,一场伟大的搬树行动开始了,人们用挖土机挖开了大树周围的泥土,那个空洞,比一个山洞还要大,为了减轻大树爷爷的负担,不让水分蒸发,把叶枝削减了一些,也把树上的鸟窝带到了苗圃。 那两颗小果实激动地说:“爷爷努力长大,为人们做好事,我们也要努力的长,为全国做好事!” 当春天来临的时候,人们又可以看见大树旁边,添了两把小小的绿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