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篇小学四年级我们的校园真美丽的作文(共六篇)

新学期开始,也是五年级的最后一个学期。寒假实习了一个月,分别到两个地方实习了,收获了一些,感觉也还算充实。实习的最后几天感到很疲惫,因为太久没有好好的休息了。所以最近几天玩的比较疯狂,来好好放松下。但是日子毕竟还在继续,虽然很不情愿地从玩乐中走出,但也知道是时候要开始新的一段征途了,又要背起为未来奋斗的背包上路。空闲之余想了想自己过的小学生活,突然觉得要回到校园很激动,因为学校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充满了宁静,安逸和丰富多彩的生活。默然想想,自己很多时候忽略了校园的美好,没有用相机将学校的美丽定格,没有好好地利用那浩瀚如烟的图书馆世界,也没有好好地尽情地去操场上疯狂地跑一跑,没有将在学校里发生的片片欢声笑语记载。过去的已经太多,可是回忆起来却是很模糊,只感觉朦朦胧胧地。每次同最亲密的好友聚在一起,说些以前的事,也都是同样的话题,感觉有些寂寥,不免心里暗暗唏嘘感叹。到底是生活本身很苍白,还是我们自己过的苍白无力?每每听说其他同学过的很滋润或是舒服,都忍不住回头望望自己,为什么自己没有相同的感觉。有时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冷血,对很多事情表现的都很冷漠,发自内心的笑容越来越少,对周围的关心也越来越少。浮现在脸上的是空洞的表情,笑抑或愁都是麻木不同形式的体现。何其悲哀啊…

写了以上的话,心里感觉舒服了,对自己的内心进行解剖是件很痛苦的事情,经常想到,但是懒得去想自己的是非,但是将过程进行到底后就会有一种涅??地感觉,如同佛祖顿悟了一样,打心里全身上下神清气爽地感觉。

新学期开始,相信自己会开始努力,开始打拼。我会在我的路上,追逐属于我的太阳。

H版校园

H版校园

“ 我说小雨你快点,行不?我等你等到头发都白了”子欣背着从家里带来的“如来佛包”因为包包的关系,把她压得象个老太婆一样,而牧雨在一旁冷笑,可自己也是“重如泰山”“是,大人,让你久等了,小人我罪该万死,马上来”牧雨不管什么了,直冲子欣方向,那敢不听我们子欣大人的话,那结果将给个四十大板,再来几十个包子,让你叫爹娘,当然子欣不会如此“温柔”对牧雨,再说了那会损坏了淑女形象的。“啊.....”牧雨的一声惨叫,那才叫惊天地器鬼神,估计把这一生说话的力量都使出来了。“谁,谁欺负我们可爱的雨了,真不知死活啊”子欣听到牧雨的叫声后,把身上的包包一摔,抛向脑后,转向牧雨这边,哎呀,你说看到什么了,一handsome boy ,跟牧雨俩人摔倒在地上,包包,自行车,书本,#¥%*~ ~,要不是穿着校服,敢情就一摆地滩,不过比摆地滩乱了点而已。“呵呵...你没事吧,对不起啊,呵呵....不好意思”“哦,没事,呵呵....你也没事吧?”“没事,呵呵....啊,对不起,我得走了,bye-bye.”然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哦,不,他还回过头向牧雨笑了笑,然后就跑开了,天,如此可勘称为校草的boy,竟向牧雨笑了,你说没被电到,那牧雨的“尼姑功力”可就是还没修练成功了,嘿嘿~ ~,你可别说,人家牧雨还真的成“师太”了。“喂,雨,你干啥呢?看到handsome boy也不把握好机会,就一直傻笑,你应该跟他说:‘小女子没事,还没请问‘摔’哥尊姓大名,班住何处,改天拜访’砌,要是老姐出面,先弄个明白,好下手啊,老师没教你要先下手为强吗?”“哦,多谢师傅指教,学生下次会注意的”

继续背着包,前进,向宿舍进攻~ ~ ~

“真的得吃那老头广告的高钙片,一片顶五片,上楼才会轻松嘛,雨,你说对吧?”“对啊,不如打个电话叫阿楠马上送过来,以缓解中央之急,对哦,这主意不错,马上执行”牧雨这会儿倒挺调皮的。“神经病,他现在在县城,再说要他现在赶过来我会心疼的”“有人心疼了,阿楠你听到没呀”

接下来当然是拳脚相见了,然后碰碰转转到了宿舍。以为到了宿舍,同志们会出来热烈欢迎,谁知推开们,说了句:“俺们回来了,想我们了吗?”竟没人回答,正想教训一下这班姐们不够意气,却已是人去楼空了,转想一下,原来现在已是上课时间了,啊..........惨啊.......要是是阿马(数学老师,因鞋声而得此美称)的课,那就~ ~$#%~'

见此状,俩人一仍包包以百米冲刺飞奔教室.........

“报告”真是一声惊起室中人。

咳嗽两声....“进来吧,怎么这么晚?”还好是我们尊敬可爱温柔善解人意美丽的语文老师,不会把她们拉去“典型”

“哦,那个,那.....”(当然不可以说是因为‘摔’哥事件了)

“说自行车坏了”还好旁边有高人指点。

“那个是因为自行车坏了”呜呼哀载!逃过一劫。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后记:这是根据我们这群朋友的故事,有所改篇,当然有所夸张,我这是随便写写,大家随便看看,多提意见,小女子在这有礼了。

不写青春

彼时的湖/彼时的林/彼时的我们/青春/像一块水晶糖/搁在心里/甜甜的

初中,我不到十四岁,那时的我不喜欢写“青春”的文字,那时的青春对我来说是虚无的,我并没有很么美好的历程。每当老师布置关于青春的作文时,我只是无奈地默写早已熟背的片段:“青春是诗,谱写美丽的年华;青春如画,描绘绚丽的季节……”我并不觉得它如诗如画,只是遥远,仅此而已。

那时的我,幼稚、迷惘,不写青春。

几天前,我游离在十字街头,忽然从身后飘来一团柳絮,我煞是惊疑——今年的柳絮,飘得太早了吧。或许这是春天的第一团,怕是它早已迫不及待了。

我不得不忆起去年那个柳絮翻飞的春天,校园里《yesterday once more》的缠绵女声似乎仍在回响,那时的我们还是在徘徊的孩子,并不认识。虽然在同一个班,同一个球场,但似乎从不多看上一眼,我仅仅知道你们每个人的名字,别的,就一概不知了。

但不知为什么,只记得在柳絮席卷了整个校园的繁华季节,我们已变得形影不离。我们一起打球,一起追赶絮花,跑着,踩着,看他们把我们团成圣诞老人,然后放肆地笑。这,或许是美丽的开始。后来呢,我们仍在打球,每天躲着凶凶的老班,紧张但是快乐。我还记得新伟总是被打掉的眼镜和闷雷般嘿嘿的笑,DM发呆式优雅的上篮和明朗的笑,桥仔旋风般的运球和天真的笑。你们一定没忘记那一天吧,四十多度的天,我们因打球被罚站,晒得发晕,但我们仍互视着偷笑。

因着某个原因,我们走在了一起,从此,手拉手一起在阳光下奔跑,在蓝天下微笑,在迷茫中堕落,在堕落中顽强。那时的我们,只是单纯,还是群孩子,快乐的孩子。并不在乎结局的孩子。

总傻傻的认为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但/我们的流年如枝桠/我们走向分歧/终将分离

悔恨也好,无奈也罢。我们真的能够像磁针一样,仍会被心中的磁铁吸引而重聚么?我默默祈祷。

毕业离开的那个夏天,我写了大篇大篇的日记,关于我们过去的故事,那都是美好的回忆。还有现在、将来。一天一天度着,并且愿望着叵测的未来。回想初三的我们,都是被磨平棱角的石子,但我们的心却充满着幻想。

终究有一天,我们会挣脱束缚,穿破那分割我们视线的窗网,飞向自己的蓝天。但是,终于蓝天宽阔了,我们也各奔东西了。

大篇大篇的彩纸日记里,还有凌乱的思绪和大片大片的泪渍。

别人说,十四岁时青春的转折。而我的转折,是在寂寞的高中校园里。那天本应该是个飘雪的节气,但零九年的雪花早已洋洋洒洒。

幸运的是,我、桥仔还有新伟上了同一所高中,而DM却在远方,但我们仍保持联系。我兀自记着日记,后来索性把它尘封了,在一旁弹着悲伤的吉他乐,任视线沉溺于氤氲的天空中。

我放下了海的歌和宽松的运动装,而爱上了后街的音乐,穿上了矜持的牛仔——我曾发誓过不穿牛仔的,但誓言像只幼小的彩蝶,美丽但脆弱。

那段美丽渐行渐远……

“聪寳!”

一零年的新学期,我忽而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唤我。

“聪寳!!”

我愣住了。

在我面前,站着的是DM。他转来了。一时我不知道是喜抑或是呆,只是手足无措的问了句“你在哪班?没事找你!”

不知道这是个惊喜,还是一个刺激。

末冬,意犹未尽;初春,乍暖还寒。而我已经感到有种东西在悄悄萌生。

这是一个温暖的春天,早有风筝盘旋天空,微笑着望着校园中一起奔跑的我们。现在,一个人也不少。

新的高中校园中,我们仍在一起打球。历经别离,我们真的又重聚了,这便是缘分呐!

和煦的阳光下,我又看见新伟总是被打掉的眼镜,DM发呆式优雅的上篮,桥仔旋风般的运球,听到他们闷雷般嘿嘿的笑,明朗的笑,天真的笑。真的好像做梦。我莞尔。依旧是去年的那张张熟悉的脸,还有熟悉的气氛。但总有一种东西在悄然改变。我觉得,我们已不再是去年那张幼稚无邪的孩子,虽然时隔不长,半年时间转瞬即逝,流年如枝桠分歧伸长,我们也变得不再简单,我们都已有了自己的个性:自尊、桀骜、奔放、阳光。

个性,是我们新的主题。

此刻,蓝天白云的春天里,我的心悄悄地萌动,我真正感觉到了我的青春,在悄然绽放。我终于触摸到了真正属于我的蓬勃而美好的青春。

校园中,我们在一起,幸福得像群孩子。

现在,我仍不要去写青春的文字。我想,彼时的湖/彼时的林/彼时的我们/青春/像一块水晶糖/搁在心里/甜甜的

初中,我不到十四岁,那时的我不喜欢写“青春”的文字,那时的青春对我来说是虚无的,我并没有很么美好的历程。每当老师布置关于青春的作文时,我只是无奈地默写早已熟背的片段:“青春是诗,谱写美丽的年华;青春如画,描绘绚丽的季节……”我并不觉得它如诗如画,只是遥远,仅此而已。

那时的我,幼稚、迷惘,不写青春。

几天前,我游离在十字街头,忽然从身后飘来一团柳絮,我煞是惊疑——今年的柳絮,飘得太早了吧。或许这是春天的第一团,怕是它早已迫不及待了。

我不得不忆起去年那个柳絮翻飞的春天,校园里《yesterday once more》的缠绵女声似乎仍在回响,那时的我们还是在徘徊的孩子,并不认识。虽然在同一个班,同一个球场,但似乎从不多看上一眼,我仅仅知道你们每个人的名字,别的,就一概不知了。

但不知为什么,只记得在柳絮席卷了整个校园的繁华季节,我们已变得形影不离。我们一起打球,一起追赶絮花,跑着,踩着,看他们把我们团成圣诞老人,然后放肆地笑。这,或许是美丽的开始。后来呢,我们仍在打球,每天躲着凶凶的老班,紧张但是快乐。我还记得新伟总是被打掉的眼镜和闷雷般嘿嘿的笑,DM发呆式优雅的上篮和明朗的笑,桥仔旋风般的运球和天真的笑。你们一定没忘记那一天吧,四十多度的天,我们因打球被罚站,晒得发晕,但我们仍互视着偷笑。

因着某个原因,我们走在了一起,从此,手拉手一起在阳光下奔跑,在蓝天下微笑,在迷茫中堕落,在堕落中顽强。那时的我们,只是单纯,还是群孩子,快乐的孩子。并不在乎结局的孩子。

总傻傻的认为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但/我们的流年如枝桠/我们走向分歧/终将分离

悔恨也好,无奈也罢。我们真的能够像磁针一样,仍会被心中的磁铁吸引而重聚么?我默默祈祷。

毕业离开的那个夏天,我写了大篇大篇的日记,关于我们过去的故事,那都是美好的回忆。还有现在、将来。一天一天度着,并且愿望着叵测的未来。回想初三的我们,都是被磨平棱角的石子,但我们的心却充满着幻想。

终究有一天,我们会挣脱束缚,穿破那分割我们视线的窗网,飞向自己的蓝天。但是,终于蓝天宽阔了,我们也各奔东西了。

大篇大篇的彩纸日记里,还有凌乱的思绪和大片大片的泪渍。

别人说,十四岁时青春的转折。而我的转折,是在寂寞的高中校园里。那天本应该是个飘雪的节气,但零九年的雪花早已洋洋洒洒。

幸运的是,我、桥仔还有新伟上了同一所高中,而DM却在远方,但我们仍保持联系。我兀自记着日记,后来索性把它尘封了,在一旁弹着悲伤的吉他乐,任视线沉溺于氤氲的天空中。

我放下了海的歌和宽松的运动装,而爱上了后街的音乐,穿上了矜持的牛仔——我曾发誓过不穿牛仔的,但誓言像只幼小的彩蝶,美丽但脆弱。

那段美丽渐行渐远……

“聪寳!”

一零年的新学期,我忽而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唤我。

“聪寳!!”

我愣住了。

在我面前,站着的是DM。他转来了。一时我不知道是喜抑或是呆,只是手足无措的问了句“你在哪班?没事找你!”

不知道这是个惊喜,还是一个刺激。

末冬,意犹未尽;初春,乍暖还寒。而我已经感到有种东西在悄悄萌生。

这是一个温暖的春天,早有风筝盘旋天空,微笑着望着校园中一起奔跑的我们。现在,一个人也不少。

新的高中校园中,我们仍在一起打球。历经别离,我们真的又重聚了,这便是缘分呐!

和煦的阳光下,我又看见新伟总是被打掉的眼镜,DM发呆式优雅的上篮,桥仔旋风般的运球,听到他们闷雷般嘿嘿的笑,明朗的笑,天真的笑。真的好像做梦。我莞尔。依旧是去年的那张张熟悉的脸,还有熟悉的气氛。但总有一种东西在悄然改变。我觉得,我们已不再是去年那张幼稚无邪的孩子,虽然时隔不长,半年时间转瞬即逝,流年如枝桠分歧伸长,我们也变得不再简单,我们都已有了自己的个性:自尊、桀骜、奔放、阳光。

个性,是我们新的主题。

此刻,蓝天白云的春天里,我的心悄悄地萌动,我真正感觉到了我的青春,在悄然绽放。我终于触摸到了真正属于我的蓬勃而美好的青春。

校园中,我们在一起,幸福得像群孩子。

现在,我仍不要去写青春的文字。我想,彼时的湖/彼时的林/彼时的我们/青春/像一块水晶糖/搁在心里/甜甜的

初中,我不到十四岁,那时的我不喜欢写“青春”的文字,那时的青春对我来说是虚无的,我并没有很么美好的历程。每当老师布置关于青春的作文时,我只是无奈地默写早已熟背的片段:“青春是诗,谱写美丽的年华;青春如画,描绘绚丽的季节……”我并不觉得它如诗如画,只是遥远,仅此而已。

那时的我,幼稚、迷惘,不写青春。

几天前,我游离在十字街头,忽然从身后飘来一团柳絮,我煞是惊疑——今年的柳絮,飘得太早了吧。或许这是春天的第一团,怕是它早已迫不及待了。

我不得不忆起去年那个柳絮翻飞的春天,校园里《yesterday once more》的缠绵女声似乎仍在回响,那时的我们还是在徘徊的孩子,并不认识。虽然在同一个班,同一个球场,但似乎从不多看上一眼,我仅仅知道你们每个人的名字,别的,就一概不知了。

但不知为什么,只记得在柳絮席卷了整个校园的繁华季节,我们已变得形影不离。我们一起打球,一起追赶絮花,跑着,踩着,看他们把我们团成圣诞老人,然后放肆地笑。这,或许是美丽的开始。后来呢,我们仍在打球,每天躲着凶凶的老班,紧张但是快乐。我还记得新伟总是被打掉的眼镜和闷雷般嘿嘿的笑,DM发呆式优雅的上篮和明朗的笑,桥仔旋风般的运球和天真的笑。你们一定没忘记那一天吧,四十多度的天,我们因打球被罚站,晒得发晕,但我们仍互视着偷笑。

因着某个原因,我们走在了一起,从此,手拉手一起在阳光下奔跑,在蓝天下微笑,在迷茫中堕落,在堕落中顽强。那时的我们,只是单纯,还是群孩子,快乐的孩子。并不在乎结局的孩子。

总傻傻的认为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但/我们的流年如枝桠/我们走向分歧/终将分离

悔恨也好,无奈也罢。我们真的能够像磁针一样,仍会被心中的磁铁吸引而重聚么?我默默祈祷。

毕业离开的那个夏天,我写了大篇大篇的日记,关于我们过去的故事,那都是美好的回忆。还有现在、将来。一天一天度着,并且愿望着叵测的未来。回想初三的我们,都是被磨平棱角的石子,但我们的心却充满着幻想。

终究有一天,我们会挣脱束缚,穿破那分割我们视线的窗网,飞向自己的蓝天。但是,终于蓝天宽阔了,我们也各奔东西了。

大篇大篇的彩纸日记里,还有凌乱的思绪和大片大片的泪渍。

别人说,十四岁时青春的转折。而我的转折,是在寂寞的高中校园里。那天本应该是个飘雪的节气,但零九年的雪花早已洋洋洒洒。

幸运的是,我、桥仔还有新伟上了同一所高中,而DM却在远方,但我们仍保持联系。我兀自记着日记,后来索性把它尘封了,在一旁弹着悲伤的吉他乐,任视线沉溺于氤氲的天空中。

我放下了海的歌和宽松的运动装,而爱上了后街的音乐,穿上了矜持的牛仔——我曾发誓过不穿牛仔的,但誓言像只幼小的彩蝶,美丽但脆弱。

那段美丽渐行渐远……

“聪寳!”

一零年的新学期,我忽而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唤我。

“聪寳!!”

我愣住了。

在我面前,站着的是DM。他转来了。一时我不知道是喜抑或是呆,只是手足无措的问了句“你在哪班?没事找你!”

不知道这是个惊喜,还是一个刺激。

末冬,意犹未尽;初春,乍暖还寒。而我已经感到有种东西在悄悄萌生。

这是一个温暖的春天,早有风筝盘旋天空,微笑着望着校园中一起奔跑的我们。现在,一个人也不少。

新的高中校园中,我们仍在一起打球。历经别离,我们真的又重聚了,这便是缘分呐!

和煦的阳光下,我又看见新伟总是被打掉的眼镜,DM发呆式优雅的上篮,桥仔旋风般的运球,听到他们闷雷般嘿嘿的笑,明朗的笑,天真的笑。真的好像做梦。我莞尔。依旧是去年的那张张熟悉的脸,还有熟悉的气氛。但总有一种东西在悄然改变。我觉得,我们已不再是去年那张幼稚无邪的孩子,虽然时隔不长,半年时间转瞬即逝,流年如枝桠分歧伸长,我们也变得不再简单,我们都已有了自己的个性:自尊、桀骜、奔放、阳光。

个性,是我们新的主题。

此刻,蓝天白云的春天里,我的心悄悄地萌动,我真正感觉到了我的青春,在悄然绽放。我终于触摸到了真正属于我的蓬勃而美好的青春。

校园中,我们在一起,幸福得像群孩子。

现在,我仍不要去写青春的文字。我想,彼时的湖/彼时的林/彼时的我们/青春/像一块水晶糖/搁在心里/甜甜的

初中,我不到十四岁,那时的我不喜欢写“青春”的文字,那时的青春对我来说是虚无的,我并没有很么美好的历程。每当老师布置关于青春的作文时,我只是无奈地默写早已熟背的片段:“青春是诗,谱写美丽的年华;青春如画,描绘绚丽的季节……”我并不觉得它如诗如画,只是遥远,仅此而已。

那时的我,幼稚、迷惘,不写青春。

几天前,我游离在十字街头,忽然从身后飘来一团柳絮,我煞是惊疑——今年的柳絮,飘得太早了吧。或许这是春天的第一团,怕是它早已迫不及待了。

我不得不忆起去年那个柳絮翻飞的春天,校园里《yesterday once more》的缠绵女声似乎仍在回响,那时的我们还是在徘徊的孩子,并不认识。虽然在同一个班,同一个球场,但似乎从不多看上一眼,我仅仅知道你们每个人的名字,别的,就一概不知了。

但不知为什么,只记得在柳絮席卷了整个校园的繁华季节,我们已变得形影不离。我们一起打球,一起追赶絮花,跑着,踩着,看他们把我们团成圣诞老人,然后放肆地笑。这,或许是美丽的开始。后来呢,我们仍在打球,每天躲着凶凶的老班,紧张但是快乐。我还记得新伟总是被打掉的眼镜和闷雷般嘿嘿的笑,DM发呆式优雅的上篮和明朗的笑,桥仔旋风般的运球和天真的笑。你们一定没忘记那一天吧,四十多度的天,我们因打球被罚站,晒得发晕,但我们仍互视着偷笑。

因着某个原因,我们走在了一起,从此,手拉手一起在阳光下奔跑,在蓝天下微笑,在迷茫中堕落,在堕落中顽强。那时的我们,只是单纯,还是群孩子,快乐的孩子。并不在乎结局的孩子。

总傻傻的认为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但/我们的流年如枝桠/我们走向分歧/终将分离

悔恨也好,无奈也罢。我们真的能够像磁针一样,仍会被心中的磁铁吸引而重聚么?我默默祈祷。

毕业离开的那个夏天,我写了大篇大篇的日记,关于我们过去的故事,那都是美好的回忆。还有现在、将来。一天一天度着,并且愿望着叵测的未来。回想初三的我们,都是被磨平棱角的石子,但我们的心却充满着幻想。

终究有一天,我们会挣脱束缚,穿破那分割我们视线的窗网,飞向自己的蓝天。但是,终于蓝天宽阔了,我们也各奔东西了。

大篇大篇的彩纸日记里,还有凌乱的思绪和大片大片的泪渍。

别人说,十四岁时青春的转折。而我的转折,是在寂寞的高中校园里。那天本应该是个飘雪的节气,但零九年的雪花早已洋洋洒洒。

幸运的是,我、桥仔还有新伟上了同一所高中,而DM却在远方,但我们仍保持联系。我兀自记着日记,后来索性把它尘封了,在一旁弹着悲伤的吉他乐,任视线沉溺于氤氲的天空中。

我放下了海的歌和宽松的运动装,而爱上了后街的音乐,穿上了矜持的牛仔——我曾发誓过不穿牛仔的,但誓言像只幼小的彩蝶,美丽但脆弱。

那段美丽渐行渐远……

“聪寳!”

一零年的新学期,我忽而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唤我。

“聪寳!!”

我愣住了。

在我面前,站着的是DM。他转来了。一时我不知道是喜抑或是呆,只是手足无措的问了句“你在哪班?没事找你!”

不知道这是个惊喜,还是一个刺激。

末冬,意犹未尽;初春,乍暖还寒。而我已经感到有种东西在悄悄萌生。

这是一个温暖的春天,早有风筝盘旋天空,微笑着望着校园中一起奔跑的我们。现在,一个人也不少。

新的高中校园中,我们仍在一起打球。历经别离,我们真的又重聚了,这便是缘分呐!

和煦的阳光下,我又看见新伟总是被打掉的眼镜,DM发呆式优雅的上篮,桥仔旋风般的运球,听到他们闷雷般嘿嘿的笑,明朗的笑,天真的笑。真的好像做梦。我莞尔。依旧是去年的那张张熟悉的脸,还有熟悉的气氛。但总有一种东西在悄然改变。我觉得,我们已不再是去年那张幼稚无邪的孩子,虽然时隔不长,半年时间转瞬即逝,流年如枝桠分歧伸长,我们也变得不再简单,我们都已有了自己的个性:自尊、桀骜、奔放、阳光。

个性,是我们新的主题。

此刻,蓝天白云的春天里,我的心悄悄地萌动,我真正感觉到了我的青春,在悄然绽放。我终于触摸到了真正属于我的蓬勃而美好的青春。

校园中,我们在一起,幸福得像群孩子。

现在,我仍不要去写青春的文字。我想,彼时的湖/彼时的林/彼时的我们/青春/像一块水晶糖/搁在心里/甜甜的

初中,我不到十四岁,那时的我不喜欢写“青春”的文字,那时的青春对我来说是虚无的,我并没有很么美好的历程。每当老师布置关于青春的作文时,我只是无奈地默写早已熟背的片段:“青春是诗,谱写美丽的年华;青春如画,描绘绚丽的季节……”我并不觉得它如诗如画,只是遥远,仅此而已。

那时的我,幼稚、迷惘,不写青春。

几天前,我游离在十字街头,忽然从身后飘来一团柳絮,我煞是惊疑——今年的柳絮,飘得太早了吧。或许这是春天的第一团,怕是它早已迫不及待了。

我不得不忆起去年那个柳絮翻飞的春天,校园里《yesterday once more》的缠绵女声似乎仍在回响,那时的我们还是在徘徊的孩子,并不认识。虽然在同一个班,同一个球场,但似乎从不多看上一眼,我仅仅知道你们每个人的名字,别的,就一概不知了。

但不知为什么,只记得在柳絮席卷了整个校园的繁华季节,我们已变得形影不离。我们一起打球,一起追赶絮花,跑着,踩着,看他们把我们团成圣诞老人,然后放肆地笑。这,或许是美丽的开始。后来呢,我们仍在打球,每天躲着凶凶的老班,紧张但是快乐。我还记得新伟总是被打掉的眼镜和闷雷般嘿嘿的笑,DM发呆式优雅的上篮和明朗的笑,桥仔旋风般的运球和天真的笑。你们一定没忘记那一天吧,四十多度的天,我们因打球被罚站,晒得发晕,但我们仍互视着偷笑。

因着某个原因,我们走在了一起,从此,手拉手一起在阳光下奔跑,在蓝天下微笑,在迷茫中堕落,在堕落中顽强。那时的我们,只是单纯,还是群孩子,快乐的孩子。并不在乎结局的孩子。

总傻傻的认为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但/我们的流年如枝桠/我们走向分歧/终将分离

悔恨也好,无奈也罢。我们真的能够像磁针一样,仍会被心中的磁铁吸引而重聚么?我默默祈祷。

毕业离开的那个夏天,我写了大篇大篇的日记,关于我们过去的故事,那都是美好的回忆。还有现在、将来。一天一天度着,并且愿望着叵测的未来。回想初三的我们,都是被磨平棱角的石子,但我们的心却充满着幻想。

终究有一天,我们会挣脱束缚,穿破那分割我们视线的窗网,飞向自己的蓝天。但是,终于蓝天宽阔了,我们也各奔东西了。

大篇大篇的彩纸日记里,还有凌乱的思绪和大片大片的泪渍。

别人说,十四岁时青春的转折。而我的转折,是在寂寞的高中校园里。那天本应该是个飘雪的节气,但零九年的雪花早已洋洋洒洒。

幸运的是,我、桥仔还有新伟上了同一所高中,而DM却在远方,但我们仍保持联系。我兀自记着日记,后来索性把它尘封了,在一旁弹着悲伤的吉他乐,任视线沉溺于氤氲的天空中。

我放下了海的歌和宽松的运动装,而爱上了后街的音乐,穿上了矜持的牛仔——我曾发誓过不穿牛仔的,但誓言像只幼小的彩蝶,美丽但脆弱。

那段美丽渐行渐远……

“聪寳!”

一零年的新学期,我忽而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唤我。

“聪寳!!”

我愣住了。

在我面前,站着的是DM。他转来了。一时我不知道是喜抑或是呆,只是手足无措的问了句“你在哪班?没事找你!”

不知道这是个惊喜,还是一个刺激。

末冬,意犹未尽;初春,乍暖还寒。而我已经感到有种东西在悄悄萌生。

这是一个温暖的春天,早有风筝盘旋天空,微笑着望着校园中一起奔跑的我们。现在,一个人也不少。

新的高中校园中,我们仍在一起打球。历经别离,我们真的又重聚了,这便是缘分呐!

和煦的阳光下,我又看见新伟总是被打掉的眼镜,DM发呆式优雅的上篮,桥仔旋风般的运球,听到他们闷雷般嘿嘿的笑,明朗的笑,天真的笑。真的好像做梦。我莞尔。依旧是去年的那张张熟悉的脸,还有熟悉的气氛。但总有一种东西在悄然改变。我觉得,我们已不再是去年那张幼稚无邪的孩子,虽然时隔不长,半年时间转瞬即逝,流年如枝桠分歧伸长,我们也变得不再简单,我们都已有了自己的个性:自尊、桀骜、奔放、阳光。

个性,是我们新的主题。

此刻,蓝天白云的春天里,我的心悄悄地萌动,我真正感觉到了我的青春,在悄然绽放。我终于触摸到了真正属于我的蓬勃而美好的青春。

校园中,我们在一起,幸福得像群孩子。

现在,我仍不要去写青春的文字。我想,彼时的湖/彼时的林/彼时的我们/青春/像一块水晶糖/搁在心里/甜甜的

初中,我不到十四岁,那时的我不喜欢写“青春”的文字,那时的青春对我来说是虚无的,我并没有很么美好的历程。每当老师布置关于青春的作文时,我只是无奈地默写早已熟背的片段:“青春是诗,谱写美丽的年华;青春如画,描绘绚丽的季节……”我并不觉得它如诗如画,只是遥远,仅此而已。

那时的我,幼稚、迷惘,不写青春。

几天前,我游离在十字街头,忽然从身后飘来一团柳絮,我煞是惊疑——今年的柳絮,飘得太早了吧。或许这是春天的第一团,怕是它早已迫不及待了。

我不得不忆起去年那个柳絮翻飞的春天,校园里《yesterday once more》的缠绵女声似乎仍在回响,那时的我们还是在徘徊的孩子,并不认识。虽然在同一个班,同一个球场,但似乎从不多看上一眼,我仅仅知道你们每个人的名字,别的,就一概不知了。

但不知为什么,只记得在柳絮席卷了整个校园的繁华季节,我们已变得形影不离。我们一起打球,一起追赶絮花,跑着,踩着,看他们把我们团成圣诞老人,然后放肆地笑。这,或许是美丽的开始。后来呢,我们仍在打球,每天躲着凶凶的老班,紧张但是快乐。我还记得新伟总是被打掉的眼镜和闷雷般嘿嘿的笑,DM发呆式优雅的上篮和明朗的笑,桥仔旋风般的运球和天真的笑。你们一定没忘记那一天吧,四十多度的天,我们因打球被罚站,晒得发晕,但我们仍互视着偷笑。

因着某个原因,我们走在了一起,从此,手拉手一起在阳光下奔跑,在蓝天下微笑,在迷茫中堕落,在堕落中顽强。那时的我们,只是单纯,还是群孩子,快乐的孩子。并不在乎结局的孩子。

总傻傻的认为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但/我们的流年如枝桠/我们走向分歧/终将分离

悔恨也好,无奈也罢。我们真的能够像磁针一样,仍会被心中的磁铁吸引而重聚么?我默默祈祷。

毕业离开的那个夏天,我写了大篇大篇的日记,关于我们过去的故事,那都是美好的回忆。还有现在、将来。一天一天度着,并且愿望着叵测的未来。回想初三的我们,都是被磨平棱角的石子,但我们的心却充满着幻想。

终究有一天,我们会挣脱束缚,穿破那分割我们视线的窗网,飞向自己的蓝天。但是,终于蓝天宽阔了,我们也各奔东西了。

大篇大篇的彩纸日记里,还有凌乱的思绪和大片大片的泪渍。

别人说,十四岁时青春的转折。而我的转折,是在寂寞的高中校园里。那天本应该是个飘雪的节气,但零九年的雪花早已洋洋洒洒。

幸运的是,我、桥仔还有新伟上了同一所高中,而DM却在远方,但我们仍保持联系。我兀自记着日记,后来索性把它尘封了,在一旁弹着悲伤的吉他乐,任视线沉溺于氤氲的天空中。

我放下了海的歌和宽松的运动装,而爱上了后街的音乐,穿上了矜持的牛仔——我曾发誓过不穿牛仔的,但誓言像只幼小的彩蝶,美丽但脆弱。

那段美丽渐行渐远……

“聪寳!”

一零年的新学期,我忽而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唤我。

“聪寳!!”

我愣住了。

在我面前,站着的是DM。他转来了。一时我不知道是喜抑或是呆,只是手足无措的问了句“你在哪班?没事找你!”

不知道这是个惊喜,还是一个刺激。

末冬,意犹未尽;初春,乍暖还寒。而我已经感到有种东西在悄悄萌生。

这是一个温暖的春天,早有风筝盘旋天空,微笑着望着校园中一起奔跑的我们。现在,一个人也不少。

新的高中校园中,我们仍在一起打球。历经别离,我们真的又重聚了,这便是缘分呐!

和煦的阳光下,我又看见新伟总是被打掉的眼镜,DM发呆式优雅的上篮,桥仔旋风般的运球,听到他们闷雷般嘿嘿的笑,明朗的笑,天真的笑。真的好像做梦。我莞尔。依旧是去年的那张张熟悉的脸,还有熟悉的气氛。但总有一种东西在悄然改变。我觉得,我们已不再是去年那张幼稚无邪的孩子,虽然时隔不长,半年时间转瞬即逝,流年如枝桠分歧伸长,我们也变得不再简单,我们都已有了自己的个性:自尊、桀骜、奔放、阳光。

个性,是我们新的主题。

此刻,蓝天白云的春天里,我的心悄悄地萌动,我真正感觉到了我的青春,在悄然绽放。我终于触摸到了真正属于我的蓬勃而美好的青春。

校园中,我们在一起,幸福得像群孩子。

现在,我仍不要去写青春的文字。我想,彼时的湖/彼时的林/彼时的我们/青春/像一块水晶糖/搁在心里/甜甜的

初中,我不到十四岁,那时的我不喜欢写“青春”的文字,那时的青春对我来说是虚无的,我并没有很么美好的历程。每当老师布置关于青春的作文时,我只是无奈地默写早已熟背的片段:“青春是诗,谱写美丽的年华;青春如画,描绘绚丽的季节……”我并不觉得它如诗如画,只是遥远,仅此而已。

那时的我,幼稚、迷惘,不写青春。

几天前,我游离在十字街头,忽然从身后飘来一团柳絮,我煞是惊疑——今年的柳絮,飘得太早了吧。或许这是春天的第一团,怕是它早已迫不及待了。

我不得不忆起去年那个柳絮翻飞的春天,校园里《yesterday once more》的缠绵女声似乎仍在回响,那时的我们还是在徘徊的孩子,并不认识。虽然在同一个班,同一个球场,但似乎从不多看上一眼,我仅仅知道你们每个人的名字,别的,就一概不知了。

但不知为什么,只记得在柳絮席卷了整个校园的繁华季节,我们已变得形影不离。我们一起打球,一起追赶絮花,跑着,踩着,看他们把我们团成圣诞老人,然后放肆地笑。这,或许是美丽的开始。后来呢,我们仍在打球,每天躲着凶凶的老班,紧张但是快乐。我还记得新伟总是被打掉的眼镜和闷雷般嘿嘿的笑,DM发呆式优雅的上篮和明朗的笑,桥仔旋风般的运球和天真的笑。你们一定没忘记那一天吧,四十多度的天,我们因打球被罚站,晒得发晕,但我们仍互视着偷笑。

因着某个原因,我们走在了一起,从此,手拉手一起在阳光下奔跑,在蓝天下微笑,在迷茫中堕落,在堕落中顽强。那时的我们,只是单纯,还是群孩子,快乐的孩子。并不在乎结局的孩子。

总傻傻的认为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但/我们的流年如枝桠/我们走向分歧/终将分离

悔恨也好,无奈也罢。我们真的能够像磁针一样,仍会被心中的磁铁吸引而重聚么?我默默祈祷。

毕业离开的那个夏天,我写了大篇大篇的日记,关于我们过去的故事,那都是美好的回忆。还有现在、将来。一天一天度着,并且愿望着叵测的未来。回想初三的我们,都是被磨平棱角的石子,但我们的心却充满着幻想。

终究有一天,我们会挣脱束缚,穿破那分割我们视线的窗网,飞向自己的蓝天。但是,终于蓝天宽阔了,我们也各奔东西了。

大篇大篇的彩纸日记里,还有凌乱的思绪和大片大片的泪渍。

别人说,十四岁时青春的转折。而我的转折,是在寂寞的高中校园里。那天本应该是个飘雪的节气,但零九年的雪花早已洋洋洒洒。

幸运的是,我、桥仔还有新伟上了同一所高中,而DM却在远方,但我们仍保持联系。我兀自记着日记,后来索性把它尘封了,在一旁弹着悲伤的吉他乐,任视线沉溺于氤氲的天空中。

我放下了海的歌和宽松的运动装,而爱上了后街的音乐,穿上了矜持的牛仔——我曾发誓过不穿牛仔的,但誓言像只幼小的彩蝶,美丽但脆弱。

那段美丽渐行渐远……

“聪寳!”

一零年的新学期,我忽而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唤我。

“聪寳!!”

我愣住了。

在我面前,站着的是DM。他转来了。一时我不知道是喜抑或是呆,只是手足无措的问了句“你在哪班?没事找你!”

不知道这是个惊喜,还是一个刺激。

末冬,意犹未尽;初春,乍暖还寒。而我已经感到有种东西在悄悄萌生。

这是一个温暖的春天,早有风筝盘旋天空,微笑着望着校园中一起奔跑的我们。现在,一个人也不少。

新的高中校园中,我们仍在一起打球。历经别离,我们真的又重聚了,这便是缘分呐!

和煦的阳光下,我又看见新伟总是被打掉的眼镜,DM发呆式优雅的上篮,桥仔旋风般的运球,听到他们闷雷般嘿嘿的笑,明朗的笑,天真的笑。真的好像做梦。我莞尔。依旧是去年的那张张熟悉的脸,还有熟悉的气氛。但总有一种东西在悄然改变。我觉得,我们已不再是去年那张幼稚无邪的孩子,虽然时隔不长,半年时间转瞬即逝,流年如枝桠分歧伸长,我们也变得不再简单,我们都已有了自己的个性:自尊、桀骜、奔放、阳光。

个性,是我们新的主题。

此刻,蓝天白云的春天里,我的心悄悄地萌动,我真正感觉到了我的青春,在悄然绽放。我终于触摸到了真正属于我的蓬勃而美好的青春。

校园中,我们在一起,幸福得像群孩子。

现在,我仍不要去写青春的文字。我想,

我可爱的校园

我爱校园,因为校园很美丽,我的校园有很多种树。 学校的东面有松柏树,两个花池花池前面还有四个樟树,还有玉兰树还有樟树樟树中间有月季花和腊树。 南面有洁白的教学楼。教学楼洁白的墙壁上写着养成良好习惯,造就美好未来。是要我们以后养成良好的习惯。 西南面有一个很大的大礼堂,还有个小商店。 西面有一颗高高的旗杆。还有两个大大的花坛,花坛里有粉红色的映山红,还有桂花树。 北面有教学楼二楼洁白的墙壁上写了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告诉我们要认认真真的读书。以后考上大学后要到远远的地方去工作。春游 今天,我们全班同学和老师还有五年级去春游,我们很高兴。 这边春游的地点是本村,时间是星期一去春游,人物是四年级的肖老师和五年级的蔡老师带来我们四五年级去春游。一路上看见了许许多多的花草树木,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 一路上经过了许多同学家,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都绿的发亮,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地面还有工作的农民,稀稀疏疏的,我们终于爬上了山顶上,我们在山顶上看见了一个大池塘还有映山红开满在山上,就像一座粉红色的山呢? 后来,我们经过了千佛洞那是一排排的樟树和一排排的松柏树,好像是欢迎我们,还有千佛洞口像桥洞似的,后来,老师叫我们回学校写一篇作文,作文的题目是春游就是我们这次活动的题目,我们放学回家写作文,明天要上本,赶紧把他写完明天好交。

校园的秋

夏哥哥走了,匆匆的走了,秋姑娘来了,奔向我们的校园,使我们的校园更加 有生机。秋姑娘来了,向大地撒下像金子一样亮晶晶的金粉。树爷爷换了一身金色的衣裳,小草弟弟也枯黄了……“嗖嗖”真冷啊!可我们的校园依旧很有生机,同学们在操场上跳皮筋,跳大绳,踢毽子……秋天的树叶枯黄了,像一只只蝴蝶一样从天空中缓缓飘落,而花也没有那么美丽了,总是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很沉默。不由的,我想起了朱自清先生写的《绿》这篇文章的句子:可爱的,我将用什么来比拟你呢?诗人看到美丽的景象往往会赞叹一番,然后写一篇合自己胃口的文章。我们的校园,就像诗人所说的那样非常可爱也非常美丽。有了可爱的小伙伴,同学们,我们的校园会更美丽。秋总是伴着绵绵雨丝漫步而来。虽然少了春的妩媚,夏的喧闹和冬的沉寂,但却是一首诗,一支歌,给辛勤的人歌唱,高歌,你的歌,高歌付出育收获。你这真实的秋,不会用鲜花来装扮自己,不会用烈日来感染别人,也不会用白雪把自己掩盖。你那广阔的空间,深刻的蕰藏,无不令人陶醉,令人感动。秋,你是一首诗,一支歌。你的诗,歌颂,高歌真善美。

新学期的第一篇日记

新学期开始,也是五年级的最后一个学期。寒假实习了一个月,分别到两个地方实习了,收获了一些,感觉也还算充实。实习的最后几天感到很疲惫,因为太久没有好好的休息了。所以最近几天玩的比较疯狂,来好好放松下。但是日子毕竟还在继续,虽然很不情愿地从玩乐中走出,但也知道是时候要开始新的一段征途了,又要背起为未来奋斗的背包上路。空闲之余想了想自己过的小学生活,突然觉得要回到校园很激动,因为学校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充满了宁静,安逸和丰富多彩的生活。默然想想,自己很多时候忽略了校园的美好,没有用相机将学校的美丽定格,没有好好地利用那浩瀚如烟的图书馆世界,也没有好好地尽情地去操场上疯狂地跑一跑,没有将在学校里发生的片片欢声笑语记载。过去的已经太多,可是回忆起来却是很模糊,只感觉朦朦胧胧地。每次同最亲密的好友聚在一起,说些以前的事,也都是同样的话题,感觉有些寂寥,不免心里暗暗唏嘘感叹。到底是生活本身很苍白,还是我们自己过的苍白无力?每每听说其他同学过的很滋润或是舒服,都忍不住回头望望自己,为什么自己没有相同的感觉。有时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冷血,对很多事情表现的都很冷漠,发自内心的笑容越来越少,对周围的关心也越来越少。浮现在脸上的是空洞的表情,笑抑或愁都是麻木不同形式的体现。何其悲哀啊…

写了以上的话,心里感觉舒服了,对自己的内心进行解剖是件很痛苦的事情,经常想到,但是懒得去想自己的是非,但是将过程进行到底后就会有一种涅??地感觉,如同佛祖顿悟了一样,打心里全身上下神清气爽地感觉。

新学期开始,相信自己会开始努力,开始打拼。我会在我的路上,追逐属于我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