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真好作文450--550字(共九篇)

北京时间12:45,我每天准时打开电视机,调到中央电视台10台,兴致勃勃地等待着一个节目的开始。

这是一个极好的节目,汇集了名家名师的各种讲座,内容涉及人文科学、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丰富的知识,风趣的语言,独特的视角,深刻的思想,大师们的讲座真是引人入胜,让人拍案叫绝。每次看节目,都像是在享受一顿美味的智慧大餐。吃着这顿,我还想着下顿。我相信,你看了也绝对会入迷。

猜出是什么节目了吧?对!它就是中央电视台的王牌节目之一——《百家讲坛》。我可不是在做广告。节目确实好。去年暑假播出的教科文行动暑期历史文化篇,讲述的有二战人物,有老子的《道德经》,有郑和下西洋,有现代礼仪,有聊斋故事,有汉代风云人物……内容丰富多彩,就像听故事似的有趣,又能学到很多知识。本来因为我眼睛近视了,妈妈反对我看电视。可是看这个节目,妈妈绝不反对,到时间还会提醒我。和我一起看得津津有味呢。

我最感兴趣的是著名作家刘心武讲的《揭密红楼梦》。《红楼梦》是我国最著名的小说,古代四大名著之首。过去我翻看过,觉得没多大意思,都是一些公子小姐作诗、吃饭、生气之类的琐事。现在一听讲座,真是大开眼界。什么人物的原型呀,人物的性格呀,政治斗争呀,那些描写日常生活的文字竟然都话中有话,隐藏着那么多秘密,仿佛《红楼梦》成了一个难走的迷宫,疑雾团团。需要人去探索去发现。哎,我看的时候怎么都没看出来呀。刘心武引经据典,一步步分析推理,一层层揭开秘密,我逐渐知道了清朝恐怖的政治斗争。知道了好多人物的原型,知道了一个封建大家族如何走向衰落……我决定让妈妈给我买一套《红楼梦》,我也要好好研究研究,为红学再破解一个个谜团。

《百家讲坛》对我真的帮助很大。听着那些学术泰斗、名流雅士的讲座。不仅可以感受大师的魅力,体验人生的真谛,更重要的是构建新的思维方式,碰撞思想的火花。它是我的良师益友,把我带进了一个个美好的精神家园。

我喜欢这个节目。

溜冰

溜冰?我从来没有溜过冰。只是看过其他人,脚上穿溜冰鞋,在溜冰场上自由地滑翔,那姿态美极了。暑假的一天,爸爸带我去学溜冰。我有点怕,又有点兴奋。怕的是摔倒了给人笑话,兴奋的是想到又可以多学一门本领。

我们来到溜冰场,溜冰场里面好热闹啊,只见大家一个个像踩着风火轮似的,在场上穿梭。他们溜冰的花式有很多:向前溜、向后溜、转着溜、单脚溜……个个身轻如燕,身手不凡。看着别人飞似的溜着,我恨不得马上上场当一回“飞人。

穿上溜冰鞋,我以为会像平时走路一样,只不过快一点而已。我正要大踏步地走,但是刚一迈步就摔倒了。爸爸走过来说:“不对,脚要外八字,一开一 合。我按照爸爸说的方法扶着栏杆,小心翼翼地一开一合,可是第一次穿溜冰鞋,不太适应,我溜得像蜗牛一样慢,生怕又一次倒在地上。慢慢地我便学会保持平 衡和前进了。

学会保持平衡就可以说学会了一半。现在,爸爸要我拉着他的手离开栏杆。我跟着爸爸一起溜来溜去,觉得已经学会了。爸爸慢慢放开手,摆出接着我的姿势,跟在我后面。我溜了十多米,一不小心,差一点又摔倒了,幸好爸爸接住了我。我有点儿泄气了,觉得溜冰这么难,不学算了。于是,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休息。

这时爸爸走过来,说:“做事不可以半途而废,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有哪个溜冰高手没摔倒过,你看看别人怎么溜吧!听了爸爸的话,我信心百倍,留心观察别人,只见别人都是一开一合地溜,身体45度倾着,两手伸得长长的,不停摆动。要当“飞人的勇气又回来了,我一开一合地溜,溜得很顺。身体45度倾着,发现这样可以加快速度。两手伸着,可以保持平衡。原来一切都有窍门的,摸着门道就好了,我心想:我终于学会了,太好了。我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位 “飞人,是一位溜冰高手,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我很庆幸没有半途而废,原来成功离我这么近。

这天,我虽摔了很多很多的跤。但我非常高兴,因为我又学习了一种新的本领,我终于学会溜冰了,我又成功了。至此,我真正明白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句话的意思。只要我们下定决心,什么难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紧张的赶作业的日子

暑假两个月,我几乎每天都过得昏头昏脑,甚至有时候还在梦想与现实之间徘徊,这时,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把我从梦想中揪了回来。我拿起听筒,好友萧萧告诉我了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消息:学校提前上学!而且就在后天开学!我好像被迎头浇了一盆凉水,我连自己什么时候挂了电话都不知道。本来是没啥好担心的,但天知道我这次暑假作业一字没碰啊!本来以为还有几天的,这次作业准备慢慢再写,可提前开了学可把我害苦了!我发狂似的不停搓着已经两个月都没碰过笔一次的右手手指,强迫自己拿笔。几分钟后,暑假作业本上只留下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小字,通过手指和笔的“亲密接触”手指终于可以写些字了,一小时后,书房内静得出奇,只有写字时笔尖和纸摩擦声,却不知挂钟上得时针已经连走3小格,到了晚上九点,此时我已经赶作业6小时,连手指都写得发麻,更别说脑子了!夜晚,窗外的家家户户都已熄灯入睡,唯独我还在挑灯夜战,不知不觉就伏在桌上睡着了...而且,我还做了个美梦!我梦见开学那天,我顺利地完成了老师布置的暑假作业,而且,作业本上那些又丑有小又难看的字不翼而飞了,取而代之地换成了一张张美丽.方正又整洁地大字,我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我的确就在做梦)我的字会这么漂亮!作业交上去之后老师还表扬了我的字写的好看,不仅仅是表扬,在开学典礼那天班主任老师还亲自给我颁奖,那时,我可真乐坏了!我高兴地跳啊跳啊...“啪嗒”一支笔掉地把我我惊醒了,我揉了揉眼睛,再看看自己的暑假作业“怎么?唉!连一半还没做好!”那毕竟只是场梦啊!(神啊!要是真的该多好!主啊!保佑我吧!)我自己感觉头晕乎乎的,之后我也不知道自己后来究竟写了啥,正在我昏昏欲倒的时候,妈妈上来扶住了我:“你得快点了!你是学生!暑假作业到现在才知道补!成个什么样啊!快!把这杯茶喝了,快点写,不然明天想留校啊!”我接过茶,喝了下去,是绿茶,我感觉好多了,这是我补作业的第二天傍晚7点12分我的作业完成了,我休息了一会后开始整理书包,为了以防万一我又看了一下作业卡,我看到最后一行小字把我定格在那个时间“什么?要写36页~57页的课文和补充习题45页~66页的单元自测?天啊!救救我吧!”至于晚上我又不得不挑灯夜战,眼睛旁又多了一道黑圈圈,我彻底败给作业了!...后续:至于开学那天,我“理所当然”的被同学嘲笑成“名贵又稀有的珍贵国宝大熊猫”然而我的厄运并没有结束,作业交上去之后,我又被老师叫去办公室挨骂,写检查。我现在终于懂了什么叫“飞来横祸”了。

满堂春色尽彰显

吧内公告:“聊天的,偷菜的,游戏的,还有正在关注新闻的……”各部门注意了,本吧于近日上午8点郑重宣布:"哈皮工作室”正式挂牌成立。该工作室是专属于咱们班的,版权独有,谨防假冒。如果你对今日的班级事务有独到见解,如果你想热议今日课堂,如果你想展现欢乐的课间插曲,请给力支持工作室的各个板块。

版块一:课堂力战“黑妖魔”

一楼:期待已久的“哈皮工作室”终于成立了,本人在此表示热烈祝贺。本人也非常荣幸最先看到“吧内公告”,至于评论嘛,本人自然是跃跃欲试啦。不过鄙人不才,就权当抛砖引玉了。

平日力战“黑妖魔”,总是老师首当其冲。他们用白色的粉笔,在它的身上钩钩画画,留下的是斑白的知识的印痕。今日不然,‘豆豆’同学自告奋勇,随着熟悉的铃声的响起,一声“上课”拉开了战斗的序幕。“豆豆”全不显紧张神色,“加减乘除”的战斗工具一呼百应,她似乎也是成竹在胸。一个开场白就引起哄堂大笑,“数生来就是被人算计的,当发现数不够用的时候人们就发明了复数••••••” 整整45分钟,让大家在欢声笑语中也是收获颇丰啊。

二楼:小女子力挺一楼,平日里,铃声一响,数学老师——闫闫就慷慨激昂带领我们用导数超越极限,排列组合在生活中同样应用广泛。今日豆豆也有些闫闫的风采呢!

三楼:提起课堂,我不得不鼎力推崇“阿连”。物理课上,相对论作为高速世界的指挥棒,演绎着神奇的宇宙课堂。“阿连”以其无往不胜的幽默与风趣,使咱们在课上踊跃发言。这不,一个希腊字母的读音,也让我们激情澎湃。说实话,第一遍大家都没听清,仔细品味,原来是ε。

板块二:课下欢乐齐开颜

一楼:说到课间,我真的很想问问:“大家有没有注意课间的时候总会听到这样的询问声——‘打水吗’?”每次看到,自己的水杯里满满的热水,我觉得自己心里都是暖洋洋的,真的很感谢这些无私奉献的同学。

二楼:嗯,一楼说的对,感谢同学们的帮助。除了同学,这里我还不得不提的是张老师。寒假里,张老师查出了病,要做一个小手术,鉴于马上就要开学了,她竟然要坚持到暑假再去做。后来,被咱们晓得了,记得那个

晚自习,大家七嘴八舌地去劝说张老师,“老师您去治病吧,我们在学校一定好好学!”“老师,我们只是您所教学生中的一届,您不能为了我们,而不顾自己的健康!”……总之,现在想起来还真的很感动呢。向张老师致敬!

三楼:是啊,我相信那段记忆咱们都会珍藏于心底的。咱们班的课间真是丰富啊,像“家族运动” ……不过,对于我们这些热衷于足球的人来说,找时间踢上一场球是一场莫大的享受呢。最令人兴奋的是,和“阿连”一起踢球,每次都有人请他和我们一起踢呢。课上他是老师,课下是朋友,抢他的球才带劲呢。

四楼:看看你们这记性,咱们班最火的活动都忘了吧。“生日转转转”啊,每一个人过生日,他都会被揭短。爆料的每一句话不都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吗?像小迪的次的“巾帼不让须眉”,至今想起来都是回味无穷的。当然,感动是生日里必不可少的元素了。我不禁想起了被咱们唱过很多次的《朋友》——“朋友一生一起走……”

五楼:“……”

……

楼主:短短一天的时间,“哈皮工作室”真是添色不少呢。看了同志们的文字,想想过去了一大半的高中生活,真的觉得咱们班充斥着春的朝气,激情才是高中的主旋律。高考的压力不会使我们丧失青春本色,在奋斗的路上,我们不曾放弃,勇攀学科高峰。青春也在这里尽显活力,真可谓“奋力争先永无畏,满堂春色尽彰显!”好了,同志们晚安,明天见。

陈先先

石家庄二中南校区09级9班

指导教师:白红杰

2011年3月30日

爱向左,梦向右

                               爱向左,梦向右           

窗外在淅淅沥沥地下雨,教室里的灯光很明亮,这让我感到安定。我在想象此刻的窗外是怎样的一幅画面,黑暗或是潮湿?这都不是我所喜欢的,但这个季节注定是会经常下雨的。

我是个热爱阳光的孩子,我喜欢一个人站在阳光下眯起眼睛抬头以45°角仰望天空,风清云淡。我总感觉这样的时刻很美好,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幸福。

曾经不止一个人对我说过:“你是个幸福的家伙。”我只是淡淡地笑,什么也不说。幸福,或许是的。和睦且算美满的家庭,不难看的脸,有足够的金钱,一群相处得融洽的朋友,在身边或不在身边的,他们总能不同程度地包容我,让我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幸福。他们总用一种无奈的语气对我说:“真不知道你还缺什么。”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我一直说自己是个孩子,是的,我始终都还是个孩子。那个迷失自己的孩子,那个忧伤的孩子,那个任性的孩子,那个明媚的孩子,那个快乐的孩子,那个幸福的孩子。那个只有15岁并且即将长成16岁的孩子。

我习惯把自己成为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形成的习惯。

我曾一度活在习惯当中,或者说现在我仍然活在习惯当中,好的坏的。曾经某段时间的自己是一个人过的,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唱歌,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看天,一个人微笑……但是并不感觉到任何的寂寞。这种表面现象上的一个人,通常称之为孤独。已经不知道多少人说过人孤独人却未必寂寞,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很好的自我安慰或是其他。但“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可耻的,或者有点吧,不过只有一点,真的,只是有一点。

我在上面曾经提到过的某段时间是初3,那时间并不快乐却让我常常怀恋。就象Wing对我们初中所在班级的评价一样:“从不缺少笑声却不温暖。”他对我说:“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陪你度过的时光。”看到这句话我就感到悲哀,我不知道那些过往那些曾经那些回忆在每个人的心中究竟占据着怎样的地位,那些念念不忘的东西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中渐渐遗忘了,或者说不再清晰如初。

记得初3有个学弟在上网的时候问我初3要怎么过。我有点懵然后噼里啪啦打了一大堆诸如初3怎么怎么无聊、怎么怎么难熬、考试就象吃顿饭一样普通,拼命给他施加压力。最后回了四个字――“顺其自然”。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真的是这么过的,每天上上网、抄抄作业、考试的时候翻翻书什么的。然后我就在初3的暑假接到了一份左看右看都不知道漂亮的通知书,然后现在我就理所当然地来威胁威胁那小学弟,谁叫当初他看我初3幸灾乐祸来着。后来学弟告诉我他也问了Wing同样的问题,结果Wing的回答就两个字――“随机。”说完了他还加上一连串特愤怒的表情以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末了还加上一句:“他以为自己这是在玩游戏呢!”(那阵子我们都热衷于玩泡泡堂)我没说什么,“嘿嘿”两声头像一暗就下线了。

其实我觉得Wing的回答特有水平,我用四个字表达的意思他两个字就表达出来了,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更能省事。还有,我其实想说生活本来就是一场RPG,一场角色扮演游戏。唯一不同的是在RPG如果范下某个错误还可以重来,生活却不可以。也许我们常常会因为某些事情后悔,企求一次重来的机会。但我却突然觉得释然,因为我明白生活毕竟不是RPG,如果象RPG一样可以重来,那么重来的意义何在?

Sand曾经这样写过:“一个人要是散光加近视就好了,那么这个真实到几近残酷的世界会在他眼中变得模糊不清。”其实我想说的是即使世界变得模糊,他在行走过程中的磕绊始终会让他感觉到真实的疼痛。所以,我宁愿选择做一个正常人,看清楚一切,然后勇敢地面对。

其实,我发现我用这个“其实”词语用得有些过火了,以至于让我怀疑这两个字是不是写错了。其实其实其实,那些我想说想做却最终没说没做的事,我只能说其实。                               爱向左,梦向右           

窗外在淅淅沥沥地下雨,教室里的灯光很明亮,这让我感到安定。我在想象此刻的窗外是怎样的一幅画面,黑暗或是潮湿?这都不是我所喜欢的,但这个季节注定是会经常下雨的。

我是个热爱阳光的孩子,我喜欢一个人站在阳光下眯起眼睛抬头以45°角仰望天空,风清云淡。我总感觉这样的时刻很美好,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幸福。

曾经不止一个人对我说过:“你是个幸福的家伙。”我只是淡淡地笑,什么也不说。幸福,或许是的。和睦且算美满的家庭,不难看的脸,有足够的金钱,一群相处得融洽的朋友,在身边或不在身边的,他们总能不同程度地包容我,让我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幸福。他们总用一种无奈的语气对我说:“真不知道你还缺什么。”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我一直说自己是个孩子,是的,我始终都还是个孩子。那个迷失自己的孩子,那个忧伤的孩子,那个任性的孩子,那个明媚的孩子,那个快乐的孩子,那个幸福的孩子。那个只有15岁并且即将长成16岁的孩子。

我习惯把自己成为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形成的习惯。

我曾一度活在习惯当中,或者说现在我仍然活在习惯当中,好的坏的。曾经某段时间的自己是一个人过的,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唱歌,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看天,一个人微笑……但是并不感觉到任何的寂寞。这种表面现象上的一个人,通常称之为孤独。已经不知道多少人说过人孤独人却未必寂寞,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很好的自我安慰或是其他。但“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可耻的,或者有点吧,不过只有一点,真的,只是有一点。

我在上面曾经提到过的某段时间是初3,那时间并不快乐却让我常常怀恋。就象Wing对我们初中所在班级的评价一样:“从不缺少笑声却不温暖。”他对我说:“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陪你度过的时光。”看到这句话我就感到悲哀,我不知道那些过往那些曾经那些回忆在每个人的心中究竟占据着怎样的地位,那些念念不忘的东西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中渐渐遗忘了,或者说不再清晰如初。

记得初3有个学弟在上网的时候问我初3要怎么过。我有点懵然后噼里啪啦打了一大堆诸如初3怎么怎么无聊、怎么怎么难熬、考试就象吃顿饭一样普通,拼命给他施加压力。最后回了四个字――“顺其自然”。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真的是这么过的,每天上上网、抄抄作业、考试的时候翻翻书什么的。然后我就在初3的暑假接到了一份左看右看都不知道漂亮的通知书,然后现在我就理所当然地来威胁威胁那小学弟,谁叫当初他看我初3幸灾乐祸来着。后来学弟告诉我他也问了Wing同样的问题,结果Wing的回答就两个字――“随机。”说完了他还加上一连串特愤怒的表情以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末了还加上一句:“他以为自己这是在玩游戏呢!”(那阵子我们都热衷于玩泡泡堂)我没说什么,“嘿嘿”两声头像一暗就下线了。

其实我觉得Wing的回答特有水平,我用四个字表达的意思他两个字就表达出来了,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更能省事。还有,我其实想说生活本来就是一场RPG,一场角色扮演游戏。唯一不同的是在RPG如果范下某个错误还可以重来,生活却不可以。也许我们常常会因为某些事情后悔,企求一次重来的机会。但我却突然觉得释然,因为我明白生活毕竟不是RPG,如果象RPG一样可以重来,那么重来的意义何在?

Sand曾经这样写过:“一个人要是散光加近视就好了,那么这个真实到几近残酷的世界会在他眼中变得模糊不清。”其实我想说的是即使世界变得模糊,他在行走过程中的磕绊始终会让他感觉到真实的疼痛。所以,我宁愿选择做一个正常人,看清楚一切,然后勇敢地面对。

其实,我发现我用这个“其实”词语用得有些过火了,以至于让我怀疑这两个字是不是写错了。其实其实其实,那些我想说想做却最终没说没做的事,我只能说其实。                               爱向左,梦向右           

窗外在淅淅沥沥地下雨,教室里的灯光很明亮,这让我感到安定。我在想象此刻的窗外是怎样的一幅画面,黑暗或是潮湿?这都不是我所喜欢的,但这个季节注定是会经常下雨的。

我是个热爱阳光的孩子,我喜欢一个人站在阳光下眯起眼睛抬头以45°角仰望天空,风清云淡。我总感觉这样的时刻很美好,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幸福。

曾经不止一个人对我说过:“你是个幸福的家伙。”我只是淡淡地笑,什么也不说。幸福,或许是的。和睦且算美满的家庭,不难看的脸,有足够的金钱,一群相处得融洽的朋友,在身边或不在身边的,他们总能不同程度地包容我,让我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幸福。他们总用一种无奈的语气对我说:“真不知道你还缺什么。”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我一直说自己是个孩子,是的,我始终都还是个孩子。那个迷失自己的孩子,那个忧伤的孩子,那个任性的孩子,那个明媚的孩子,那个快乐的孩子,那个幸福的孩子。那个只有15岁并且即将长成16岁的孩子。

我习惯把自己成为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形成的习惯。

我曾一度活在习惯当中,或者说现在我仍然活在习惯当中,好的坏的。曾经某段时间的自己是一个人过的,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唱歌,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看天,一个人微笑……但是并不感觉到任何的寂寞。这种表面现象上的一个人,通常称之为孤独。已经不知道多少人说过人孤独人却未必寂寞,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很好的自我安慰或是其他。但“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可耻的,或者有点吧,不过只有一点,真的,只是有一点。

我在上面曾经提到过的某段时间是初3,那时间并不快乐却让我常常怀恋。就象Wing对我们初中所在班级的评价一样:“从不缺少笑声却不温暖。”他对我说:“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陪你度过的时光。”看到这句话我就感到悲哀,我不知道那些过往那些曾经那些回忆在每个人的心中究竟占据着怎样的地位,那些念念不忘的东西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中渐渐遗忘了,或者说不再清晰如初。

记得初3有个学弟在上网的时候问我初3要怎么过。我有点懵然后噼里啪啦打了一大堆诸如初3怎么怎么无聊、怎么怎么难熬、考试就象吃顿饭一样普通,拼命给他施加压力。最后回了四个字――“顺其自然”。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真的是这么过的,每天上上网、抄抄作业、考试的时候翻翻书什么的。然后我就在初3的暑假接到了一份左看右看都不知道漂亮的通知书,然后现在我就理所当然地来威胁威胁那小学弟,谁叫当初他看我初3幸灾乐祸来着。后来学弟告诉我他也问了Wing同样的问题,结果Wing的回答就两个字――“随机。”说完了他还加上一连串特愤怒的表情以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末了还加上一句:“他以为自己这是在玩游戏呢!”(那阵子我们都热衷于玩泡泡堂)我没说什么,“嘿嘿”两声头像一暗就下线了。

其实我觉得Wing的回答特有水平,我用四个字表达的意思他两个字就表达出来了,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更能省事。还有,我其实想说生活本来就是一场RPG,一场角色扮演游戏。唯一不同的是在RPG如果范下某个错误还可以重来,生活却不可以。也许我们常常会因为某些事情后悔,企求一次重来的机会。但我却突然觉得释然,因为我明白生活毕竟不是RPG,如果象RPG一样可以重来,那么重来的意义何在?

Sand曾经这样写过:“一个人要是散光加近视就好了,那么这个真实到几近残酷的世界会在他眼中变得模糊不清。”其实我想说的是即使世界变得模糊,他在行走过程中的磕绊始终会让他感觉到真实的疼痛。所以,我宁愿选择做一个正常人,看清楚一切,然后勇敢地面对。

其实,我发现我用这个“其实”词语用得有些过火了,以至于让我怀疑这两个字是不是写错了。其实其实其实,那些我想说想做却最终没说没做的事,我只能说其实。                               爱向左,梦向右           

窗外在淅淅沥沥地下雨,教室里的灯光很明亮,这让我感到安定。我在想象此刻的窗外是怎样的一幅画面,黑暗或是潮湿?这都不是我所喜欢的,但这个季节注定是会经常下雨的。

我是个热爱阳光的孩子,我喜欢一个人站在阳光下眯起眼睛抬头以45°角仰望天空,风清云淡。我总感觉这样的时刻很美好,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幸福。

曾经不止一个人对我说过:“你是个幸福的家伙。”我只是淡淡地笑,什么也不说。幸福,或许是的。和睦且算美满的家庭,不难看的脸,有足够的金钱,一群相处得融洽的朋友,在身边或不在身边的,他们总能不同程度地包容我,让我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幸福。他们总用一种无奈的语气对我说:“真不知道你还缺什么。”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我一直说自己是个孩子,是的,我始终都还是个孩子。那个迷失自己的孩子,那个忧伤的孩子,那个任性的孩子,那个明媚的孩子,那个快乐的孩子,那个幸福的孩子。那个只有15岁并且即将长成16岁的孩子。

我习惯把自己成为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形成的习惯。

我曾一度活在习惯当中,或者说现在我仍然活在习惯当中,好的坏的。曾经某段时间的自己是一个人过的,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唱歌,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看天,一个人微笑……但是并不感觉到任何的寂寞。这种表面现象上的一个人,通常称之为孤独。已经不知道多少人说过人孤独人却未必寂寞,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很好的自我安慰或是其他。但“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可耻的,或者有点吧,不过只有一点,真的,只是有一点。

我在上面曾经提到过的某段时间是初3,那时间并不快乐却让我常常怀恋。就象Wing对我们初中所在班级的评价一样:“从不缺少笑声却不温暖。”他对我说:“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陪你度过的时光。”看到这句话我就感到悲哀,我不知道那些过往那些曾经那些回忆在每个人的心中究竟占据着怎样的地位,那些念念不忘的东西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中渐渐遗忘了,或者说不再清晰如初。

记得初3有个学弟在上网的时候问我初3要怎么过。我有点懵然后噼里啪啦打了一大堆诸如初3怎么怎么无聊、怎么怎么难熬、考试就象吃顿饭一样普通,拼命给他施加压力。最后回了四个字――“顺其自然”。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真的是这么过的,每天上上网、抄抄作业、考试的时候翻翻书什么的。然后我就在初3的暑假接到了一份左看右看都不知道漂亮的通知书,然后现在我就理所当然地来威胁威胁那小学弟,谁叫当初他看我初3幸灾乐祸来着。后来学弟告诉我他也问了Wing同样的问题,结果Wing的回答就两个字――“随机。”说完了他还加上一连串特愤怒的表情以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末了还加上一句:“他以为自己这是在玩游戏呢!”(那阵子我们都热衷于玩泡泡堂)我没说什么,“嘿嘿”两声头像一暗就下线了。

其实我觉得Wing的回答特有水平,我用四个字表达的意思他两个字就表达出来了,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更能省事。还有,我其实想说生活本来就是一场RPG,一场角色扮演游戏。唯一不同的是在RPG如果范下某个错误还可以重来,生活却不可以。也许我们常常会因为某些事情后悔,企求一次重来的机会。但我却突然觉得释然,因为我明白生活毕竟不是RPG,如果象RPG一样可以重来,那么重来的意义何在?

Sand曾经这样写过:“一个人要是散光加近视就好了,那么这个真实到几近残酷的世界会在他眼中变得模糊不清。”其实我想说的是即使世界变得模糊,他在行走过程中的磕绊始终会让他感觉到真实的疼痛。所以,我宁愿选择做一个正常人,看清楚一切,然后勇敢地面对。

其实,我发现我用这个“其实”词语用得有些过火了,以至于让我怀疑这两个字是不是写错了。其实其实其实,那些我想说想做却最终没说没做的事,我只能说其实。                               爱向左,梦向右           

窗外在淅淅沥沥地下雨,教室里的灯光很明亮,这让我感到安定。我在想象此刻的窗外是怎样的一幅画面,黑暗或是潮湿?这都不是我所喜欢的,但这个季节注定是会经常下雨的。

我是个热爱阳光的孩子,我喜欢一个人站在阳光下眯起眼睛抬头以45°角仰望天空,风清云淡。我总感觉这样的时刻很美好,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幸福。

曾经不止一个人对我说过:“你是个幸福的家伙。”我只是淡淡地笑,什么也不说。幸福,或许是的。和睦且算美满的家庭,不难看的脸,有足够的金钱,一群相处得融洽的朋友,在身边或不在身边的,他们总能不同程度地包容我,让我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幸福。他们总用一种无奈的语气对我说:“真不知道你还缺什么。”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我一直说自己是个孩子,是的,我始终都还是个孩子。那个迷失自己的孩子,那个忧伤的孩子,那个任性的孩子,那个明媚的孩子,那个快乐的孩子,那个幸福的孩子。那个只有15岁并且即将长成16岁的孩子。

我习惯把自己成为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形成的习惯。

我曾一度活在习惯当中,或者说现在我仍然活在习惯当中,好的坏的。曾经某段时间的自己是一个人过的,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唱歌,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看天,一个人微笑……但是并不感觉到任何的寂寞。这种表面现象上的一个人,通常称之为孤独。已经不知道多少人说过人孤独人却未必寂寞,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很好的自我安慰或是其他。但“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可耻的,或者有点吧,不过只有一点,真的,只是有一点。

我在上面曾经提到过的某段时间是初3,那时间并不快乐却让我常常怀恋。就象Wing对我们初中所在班级的评价一样:“从不缺少笑声却不温暖。”他对我说:“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陪你度过的时光。”看到这句话我就感到悲哀,我不知道那些过往那些曾经那些回忆在每个人的心中究竟占据着怎样的地位,那些念念不忘的东西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中渐渐遗忘了,或者说不再清晰如初。

记得初3有个学弟在上网的时候问我初3要怎么过。我有点懵然后噼里啪啦打了一大堆诸如初3怎么怎么无聊、怎么怎么难熬、考试就象吃顿饭一样普通,拼命给他施加压力。最后回了四个字――“顺其自然”。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真的是这么过的,每天上上网、抄抄作业、考试的时候翻翻书什么的。然后我就在初3的暑假接到了一份左看右看都不知道漂亮的通知书,然后现在我就理所当然地来威胁威胁那小学弟,谁叫当初他看我初3幸灾乐祸来着。后来学弟告诉我他也问了Wing同样的问题,结果Wing的回答就两个字――“随机。”说完了他还加上一连串特愤怒的表情以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末了还加上一句:“他以为自己这是在玩游戏呢!”(那阵子我们都热衷于玩泡泡堂)我没说什么,“嘿嘿”两声头像一暗就下线了。

其实我觉得Wing的回答特有水平,我用四个字表达的意思他两个字就表达出来了,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更能省事。还有,我其实想说生活本来就是一场RPG,一场角色扮演游戏。唯一不同的是在RPG如果范下某个错误还可以重来,生活却不可以。也许我们常常会因为某些事情后悔,企求一次重来的机会。但我却突然觉得释然,因为我明白生活毕竟不是RPG,如果象RPG一样可以重来,那么重来的意义何在?

Sand曾经这样写过:“一个人要是散光加近视就好了,那么这个真实到几近残酷的世界会在他眼中变得模糊不清。”其实我想说的是即使世界变得模糊,他在行走过程中的磕绊始终会让他感觉到真实的疼痛。所以,我宁愿选择做一个正常人,看清楚一切,然后勇敢地面对。

其实,我发现我用这个“其实”词语用得有些过火了,以至于让我怀疑这两个字是不是写错了。其实其实其实,那些我想说想做却最终没说没做的事,我只能说其实。                               爱向左,梦向右           

窗外在淅淅沥沥地下雨,教室里的灯光很明亮,这让我感到安定。我在想象此刻的窗外是怎样的一幅画面,黑暗或是潮湿?这都不是我所喜欢的,但这个季节注定是会经常下雨的。

我是个热爱阳光的孩子,我喜欢一个人站在阳光下眯起眼睛抬头以45°角仰望天空,风清云淡。我总感觉这样的时刻很美好,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幸福。

曾经不止一个人对我说过:“你是个幸福的家伙。”我只是淡淡地笑,什么也不说。幸福,或许是的。和睦且算美满的家庭,不难看的脸,有足够的金钱,一群相处得融洽的朋友,在身边或不在身边的,他们总能不同程度地包容我,让我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幸福。他们总用一种无奈的语气对我说:“真不知道你还缺什么。”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我一直说自己是个孩子,是的,我始终都还是个孩子。那个迷失自己的孩子,那个忧伤的孩子,那个任性的孩子,那个明媚的孩子,那个快乐的孩子,那个幸福的孩子。那个只有15岁并且即将长成16岁的孩子。

我习惯把自己成为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形成的习惯。

我曾一度活在习惯当中,或者说现在我仍然活在习惯当中,好的坏的。曾经某段时间的自己是一个人过的,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唱歌,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看天,一个人微笑……但是并不感觉到任何的寂寞。这种表面现象上的一个人,通常称之为孤独。已经不知道多少人说过人孤独人却未必寂寞,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很好的自我安慰或是其他。但“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可耻的,或者有点吧,不过只有一点,真的,只是有一点。

我在上面曾经提到过的某段时间是初3,那时间并不快乐却让我常常怀恋。就象Wing对我们初中所在班级的评价一样:“从不缺少笑声却不温暖。”他对我说:“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陪你度过的时光。”看到这句话我就感到悲哀,我不知道那些过往那些曾经那些回忆在每个人的心中究竟占据着怎样的地位,那些念念不忘的东西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中渐渐遗忘了,或者说不再清晰如初。

记得初3有个学弟在上网的时候问我初3要怎么过。我有点懵然后噼里啪啦打了一大堆诸如初3怎么怎么无聊、怎么怎么难熬、考试就象吃顿饭一样普通,拼命给他施加压力。最后回了四个字――“顺其自然”。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真的是这么过的,每天上上网、抄抄作业、考试的时候翻翻书什么的。然后我就在初3的暑假接到了一份左看右看都不知道漂亮的通知书,然后现在我就理所当然地来威胁威胁那小学弟,谁叫当初他看我初3幸灾乐祸来着。后来学弟告诉我他也问了Wing同样的问题,结果Wing的回答就两个字――“随机。”说完了他还加上一连串特愤怒的表情以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末了还加上一句:“他以为自己这是在玩游戏呢!”(那阵子我们都热衷于玩泡泡堂)我没说什么,“嘿嘿”两声头像一暗就下线了。

其实我觉得Wing的回答特有水平,我用四个字表达的意思他两个字就表达出来了,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更能省事。还有,我其实想说生活本来就是一场RPG,一场角色扮演游戏。唯一不同的是在RPG如果范下某个错误还可以重来,生活却不可以。也许我们常常会因为某些事情后悔,企求一次重来的机会。但我却突然觉得释然,因为我明白生活毕竟不是RPG,如果象RPG一样可以重来,那么重来的意义何在?

Sand曾经这样写过:“一个人要是散光加近视就好了,那么这个真实到几近残酷的世界会在他眼中变得模糊不清。”其实我想说的是即使世界变得模糊,他在行走过程中的磕绊始终会让他感觉到真实的疼痛。所以,我宁愿选择做一个正常人,看清楚一切,然后勇敢地面对。

其实,我发现我用这个“其实”词语用得有些过火了,以至于让我怀疑这两个字是不是写错了。其实其实其实,那些我想说想做却最终没说没做的事,我只能说其实。                               爱向左,梦向右           

窗外在淅淅沥沥地下雨,教室里的灯光很明亮,这让我感到安定。我在想象此刻的窗外是怎样的一幅画面,黑暗或是潮湿?这都不是我所喜欢的,但这个季节注定是会经常下雨的。

我是个热爱阳光的孩子,我喜欢一个人站在阳光下眯起眼睛抬头以45°角仰望天空,风清云淡。我总感觉这样的时刻很美好,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幸福。

曾经不止一个人对我说过:“你是个幸福的家伙。”我只是淡淡地笑,什么也不说。幸福,或许是的。和睦且算美满的家庭,不难看的脸,有足够的金钱,一群相处得融洽的朋友,在身边或不在身边的,他们总能不同程度地包容我,让我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幸福。他们总用一种无奈的语气对我说:“真不知道你还缺什么。”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我一直说自己是个孩子,是的,我始终都还是个孩子。那个迷失自己的孩子,那个忧伤的孩子,那个任性的孩子,那个明媚的孩子,那个快乐的孩子,那个幸福的孩子。那个只有15岁并且即将长成16岁的孩子。

我习惯把自己成为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形成的习惯。

我曾一度活在习惯当中,或者说现在我仍然活在习惯当中,好的坏的。曾经某段时间的自己是一个人过的,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唱歌,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看天,一个人微笑……但是并不感觉到任何的寂寞。这种表面现象上的一个人,通常称之为孤独。已经不知道多少人说过人孤独人却未必寂寞,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很好的自我安慰或是其他。但“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可耻的,或者有点吧,不过只有一点,真的,只是有一点。

我在上面曾经提到过的某段时间是初3,那时间并不快乐却让我常常怀恋。就象Wing对我们初中所在班级的评价一样:“从不缺少笑声却不温暖。”他对我说:“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陪你度过的时光。”看到这句话我就感到悲哀,我不知道那些过往那些曾经那些回忆在每个人的心中究竟占据着怎样的地位,那些念念不忘的东西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中渐渐遗忘了,或者说不再清晰如初。

记得初3有个学弟在上网的时候问我初3要怎么过。我有点懵然后噼里啪啦打了一大堆诸如初3怎么怎么无聊、怎么怎么难熬、考试就象吃顿饭一样普通,拼命给他施加压力。最后回了四个字――“顺其自然”。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真的是这么过的,每天上上网、抄抄作业、考试的时候翻翻书什么的。然后我就在初3的暑假接到了一份左看右看都不知道漂亮的通知书,然后现在我就理所当然地来威胁威胁那小学弟,谁叫当初他看我初3幸灾乐祸来着。后来学弟告诉我他也问了Wing同样的问题,结果Wing的回答就两个字――“随机。”说完了他还加上一连串特愤怒的表情以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末了还加上一句:“他以为自己这是在玩游戏呢!”(那阵子我们都热衷于玩泡泡堂)我没说什么,“嘿嘿”两声头像一暗就下线了。

其实我觉得Wing的回答特有水平,我用四个字表达的意思他两个字就表达出来了,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更能省事。还有,我其实想说生活本来就是一场RPG,一场角色扮演游戏。唯一不同的是在RPG如果范下某个错误还可以重来,生活却不可以。也许我们常常会因为某些事情后悔,企求一次重来的机会。但我却突然觉得释然,因为我明白生活毕竟不是RPG,如果象RPG一样可以重来,那么重来的意义何在?

Sand曾经这样写过:“一个人要是散光加近视就好了,那么这个真实到几近残酷的世界会在他眼中变得模糊不清。”其实我想说的是即使世界变得模糊,他在行走过程中的磕绊始终会让他感觉到真实的疼痛。所以,我宁愿选择做一个正常人,看清楚一切,然后勇敢地面对。

其实,我发现我用这个“其实”词语用得有些过火了,以至于让我怀疑这两个字是不是写错了。其实其实其实,那些我想说想做却最终没说没做的事,我只能说其实。

“小公主”日记

我从小到大就是个小公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你们不知道公主也有公主的烦恼呀!今天,我将最近的日记给你们瞧瞧!

6月30日 心情:紧张

今天,是个对于我这个小学生最重要的日子————拿成绩单的日子。我坐在妈妈的车上祈祷:老天爷呀!请你保佑我数学100吧!数学可是省调行考试啊!考的不好的话,就要吃一顿“竹笋炒肉丝”了!祈祷着,我很快进入了学校。直到人来全了。

“好,开始报分数!”翟老师大声地说,“1号:语文:……数学……英语……2号…………”我紧张极了,生怕考得不理想。“45号……”到我了。我46。“46号谢欣玥语文:96数学100英语100,第2名!”呀!我……我、我第2名!妈妈说,只要前5名就行。我太棒了!

“发奖状……”王老师拿着奖状过来,“谢欣玥:小作家,学习星。”今天真幸运啊,回家有奖励喽!“放学!散!”不出我所料,妈妈高兴地合不拢嘴。

7月1日 心情:开心百分百

“啊!好好吃的冰淇淋,呀!好美味的果冻!”因为我考得好,妈妈特地买了一大堆零食来犒劳我。放假的第一天感觉真好!

7月19日 心情:马马虎虎

“今天比较烦,比较烦……”快活了几天,也该忙活忙活了。这不,今天上午学国画,下午写字。

“听清楚了,今天的作业是画一张西瓜,练一张线条。”“今天作业把练的每个字写5遍。”“弹琴任务:把‘闹元宵’弹玩,编花篮弹完。练习曲弹完。OK?”唉!暑假,真要把我活活累倒啊!

7月21日 心情:放松

终于,终于盼来了休息的一天。(也就是今天)我可以解放了。一天不用上补习班,我先跳出补习班的五指山,玩去喽!

看了我的日记,你肯定会说:“看来小公主也有这么多的心思啊!”

胡思乱想

中午,爸爸妈妈和弟弟都出去玩了,只剩下我。朝着玻璃哈口气,雾气似乎在隐藏起过去,也阻止着我回忆。我无聊地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不知过了多久,一束阳光从窗户射进来,在地上留下一大片光斑,亮的人睁不开眼,与这冬天的寒冷似乎十分不相配。记忆中冬天的阳光应该是柔和的,温暖的,透过玻璃能折射出各种颜色的。

我抬起头,用45°的完美视角看着天空,阳光太刺眼,忍不住闭上眼睛,可阳光透过薄如蝉翼的眼皮仍然刺激着我的视觉神经,脑子里一片红色。

我低下头,睁开眼,短暂的眩晕后,刚才的睡意顿时无影无踪,挂上MP3打开书,可又看不进去,于是,我觉定出去走走。可我随便一走,就上了19路车,一直坐到了体育场。

我运气不好,坐的这辆车人特别多,这是我不禁想到了物理课上老师讲的惯性知识:物体的质量越大,惯性越大。不禁替自己担心,也希望这辆车不会高速行驶以至于刹不住车,发生交通事故。不过还好,这辆车开得很慢,似乎很疲乏。

体育场上人很少。几对天使偎依在一起低声细语。还有坐着椅子听着收音机的老头,双手托着后脑勺,身体后仰,懒洋洋的晒着太阳,高兴了哼两句小曲,自我陶醉一下,就这样过一下午,天一黑,拍拍屁股回家吃饭。我找了个椅子坐下,环顾四周,发现体育场并没有像传说中那样,遍地都是体育器械,并且这里连个真正的棋类比赛都没举行过,平时又没有什么活动,不禁黯然失色。不过楼上那个巨幅宣传画让我看了倍感亲切,王洪祥的巨照格外醒目,旁边的文字是关于武林风来濮阳的事,王洪祥也要来,真的没想到,这种好事居然有一天能发生在自己身边。

看到王洪祥,自然想到武打,又想到打架,又想到我们班。为什么呢?因为鹿老师教育我们男生要崇尚武力,昨天,四楼一个初二孩子往楼下扔水球,砸到了我们班的人,这事已经持续好久了,忍无可忍全体男生立刻集体冲了上去,转眼就到了那孩子面前,吓得他双腿发抖抱头大喊:“哥,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除这之外,就差吓得尿裤了。我们对第一次示威感到十分满意,估计那孩子以后见到气球都不敢碰了。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我们让徐荣荣的弟弟徐志远帮我们看着点。可没想到他第二天就出事了,具体情况不明,只知道是踹了一个不像正常女生的女生两脚,但我们一致认为这样的女生应该多踹几脚,谁让她找事了?是吧,徐志远?

由此,我又想到了斯巴达三百勇士,可我们人数不够,只能凑够鹿坤三十勇士,不过叱咤风云,占领一方地盘还是绰绰有余的。为啥?嗨,有老鹿罩着呢,怕什么!

现在,MP3里的音乐由摇滚换成了抒情,我也就无心再想下去,搭了12路车回到了登月,看着这个我闭着眼睛也能走来走去的地方,一阵烦闷由油然而生,这又使我想起了暑假里的一件事。

那天晚上,天气实在是太热,开着电扇也没用,吹出来的都是热风!我又不能吹空调,因为太冷我会受不了。在经历了无数次迷迷糊糊的睡着——醒来——睡着——醒来后,我再也受不了这非人的折磨,从床上翻身而起,走出了家门。

凌晨三点。

外面空无一人,天还是黑色,只有地平线是一丝不易捉摸的红,一点点向上跳跃。站在新蕾公园的山头上,吹着风,感觉好多了。我贪婪的欣赏着这美景。

凌晨四点。

那一丝跳跃的红色慢慢侵占了天空,黑暗慢慢散去,最后,世界一片光明。我亲眼见证了这一切,激动的大喊道:“我见证了从黑夜到白天的过渡!”回声经久不绝。街上许多来自周边乡村的卖菜农民开着三轮车拉着菜,他们私下里四顾,想知道这个声音来自何处。但也许他们每天早早地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为了能抢个好位置多买些菜,已经见证了无数次的黑夜到白天的过渡,他们,真的很苦。

思绪从那个炎炎夏日回到这个寒冷的冬天,从幻想中清醒的我掏出钥匙打开家门,没人,我叹了口气,靠在门后,一阵寂寞又爬上心头,只剩下搬空回忆的我在大房子里。

很幻灭,但是很美好

很久以前就想要用这样的方式,铭记某些人,某些事,某些青葱岁月中一起唱过的歌谣。踌躇了整整一个夏天,却迟迟未肯动笔,忙碌或许只是借口罢了。

因为不知道, 要以怎样的姿态张望遗失在时光洪流中的曾经。

因为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心情温习一路走来跌跌撞撞的步伐。

因为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句子印刻那些散落在阳光里的梦想与执着。

九月1号,一个踏上新的旅程的日子。虽然很清楚地知道,立秋是8月7号,却一直固执的认为九月才是真正的秋天的开始。

早上裹着浅灰色的外套去那个我即将在那里度过三年的地方报名。拿着单薄的收据站在长长的陌生的队伍之中,偶尔走过一些初中的同学,没有说话,简单报之一笑,却有种说不出的温暖。想起在初中的最后一天,某位同学问我:“你说,将来有一天我们遇到时,会不会形同陌路?”我说:“当然不会啊。”却很难过的想起,进入初中后再也没有与小学的同学联系过了,迎面而过没有问候,甚至会有点尴尬,但说不出为什么。想起早上大家微笑的走过,我会很笃定地对那位同学说:“你看,怎么会呢?”

伫立在学校的宣传栏前,在一张张分班表前搜索自己的名字。然后在在其中寻找熟悉的名字,看了好几遍,映入眼帘的只是寥寥无几的几个熟稔的名字。当得知有些同学竟独自一人时,有点失望,有点难过。就像在昨天橙子同学还有点矫情的问我,难道我们真的很难在一起了么?我还很豁达地对她说,不要强求,有缘自然还会在一个班的,就算不在一个班,大家还是能常在一起呀。现在才明白,真的都是过去了,真的就要重新开始了。但转念一想,这张纸上70多个陌生的名字在三年后会变得很熟悉很熟悉,就又开心起来了。我想,橙子同学,如果我们不能在一个班,我们不是又能多认识一个同学么?你说,对不对?

明天就要上课了,现在外面的风从窗户里灌进来,钻到衣领。 心静自然凉,天凉了心也静了。终于可以沉下心来默默温习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初一,初二的时光过的缓慢而悠闲。夏天舀着大杯大杯的冰激凌,冬天掌心握着暖暖的奶茶。春天时常常下雨,我们走在路上,总是有车子卷起地上的污水从身边疾驰而过。我们尖叫着跳到一边,那个时候我们会蹙着眉头,撇撇嘴,望着远去的汽车不屑的说:“不就一小破车么,将来我们要开奔驰。”秋天是我们最喜欢的季节,没有盛夏的炎热也没有严冬的寒冷。我们喜欢秋天雨后的空气,清新而舒畅,会偶尔学小四用45度角仰望天空。但没有泪流满面,而是很开心,很开心。

而初三的日子真的是紧张而短促,同学们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不再翻着一本又一本厚厚的畅销小说,不再在政治课上睡觉让同桌作掩护,不再耳朵里塞着听不完的音乐。忙碌的学习反而让大家感到很充实,也没有时间想太多。但随着中考的临近,气氛莫名地越来越压抑。于是我们在同学录上一遍又一遍地写着加油,写着大段大段鼓励的话。后面的黑板上写着大大的中考倒计时,而我们却把看做放假倒计时。于是,那样辛苦的日子也就很从容地过去了。

最难忘的是那张毕业照。席慕容说:“凡是美好的事物,总也不肯也不会为谁停留。”于是,在哪一秒大家都笑得很好看,很好看。最美好的画面就这样被定格在一瞬间。如今我把它放在桌子上最显眼的位置,因为看到它就会很温暖,很温暖。

再接着我们终于毕业了,迎来了我们期待已久的的暑假。可事实上漫长的暑假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取而代之的是长时间的无所事事。于是,我们又相约一起出来玩。

我们一起骑着单车,迎着风在大坝上飞奔着;我们一起去野炊,烤着玉米,红红的火光映在我们的脸上;我们一起去K歌,直至喉咙沙哑的都不能说话;我们一去海边吹着海风,对着大海大声呐喊。那样的日子,简单而快乐。

如今我们都已经走进了高中的校门,即将开始我们高中的生活,我们会有新的同学,新的老师,新的一切。可是我们1班,我们非同一般的1班,不会是曾经的,而是永远的!

晢堇告诉我应该用这样的话来总结:很美好,也很幻灭。

而我想说:那些我们打马而过的日子,很幻灭,但是很美好,很美好 。FORERV很久以前就想要用这样的方式,铭记某些人,某些事,某些青葱岁月中一起唱过的歌谣。踌躇了整整一个夏天,却迟迟未肯动笔,忙碌或许只是借口罢了。

因为不知道, 要以怎样的姿态张望遗失在时光洪流中的曾经。

因为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心情温习一路走来跌跌撞撞的步伐。

因为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句子印刻那些散落在阳光里的梦想与执着。

九月1号,一个踏上新的旅程的日子。虽然很清楚地知道,立秋是8月7号,却一直固执的认为九月才是真正的秋天的开始。

早上裹着浅灰色的外套去那个我即将在那里度过三年的地方报名。拿着单薄的收据站在长长的陌生的队伍之中,偶尔走过一些初中的同学,没有说话,简单报之一笑,却有种说不出的温暖。想起在初中的最后一天,某位同学问我:“你说,将来有一天我们遇到时,会不会形同陌路?”我说:“当然不会啊。”却很难过的想起,进入初中后再也没有与小学的同学联系过了,迎面而过没有问候,甚至会有点尴尬,但说不出为什么。想起早上大家微笑的走过,我会很笃定地对那位同学说:“你看,怎么会呢?”

伫立在学校的宣传栏前,在一张张分班表前搜索自己的名字。然后在在其中寻找熟悉的名字,看了好几遍,映入眼帘的只是寥寥无几的几个熟稔的名字。当得知有些同学竟独自一人时,有点失望,有点难过。就像在昨天橙子同学还有点矫情的问我,难道我们真的很难在一起了么?我还很豁达地对她说,不要强求,有缘自然还会在一个班的,就算不在一个班,大家还是能常在一起呀。现在才明白,真的都是过去了,真的就要重新开始了。但转念一想,这张纸上70多个陌生的名字在三年后会变得很熟悉很熟悉,就又开心起来了。我想,橙子同学,如果我们不能在一个班,我们不是又能多认识一个同学么?你说,对不对?

明天就要上课了,现在外面的风从窗户里灌进来,钻到衣领。 心静自然凉,天凉了心也静了。终于可以沉下心来默默温习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初一,初二的时光过的缓慢而悠闲。夏天舀着大杯大杯的冰激凌,冬天掌心握着暖暖的奶茶。春天时常常下雨,我们走在路上,总是有车子卷起地上的污水从身边疾驰而过。我们尖叫着跳到一边,那个时候我们会蹙着眉头,撇撇嘴,望着远去的汽车不屑的说:“不就一小破车么,将来我们要开奔驰。”秋天是我们最喜欢的季节,没有盛夏的炎热也没有严冬的寒冷。我们喜欢秋天雨后的空气,清新而舒畅,会偶尔学小四用45度角仰望天空。但没有泪流满面,而是很开心,很开心。

而初三的日子真的是紧张而短促,同学们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不再翻着一本又一本厚厚的畅销小说,不再在政治课上睡觉让同桌作掩护,不再耳朵里塞着听不完的音乐。忙碌的学习反而让大家感到很充实,也没有时间想太多。但随着中考的临近,气氛莫名地越来越压抑。于是我们在同学录上一遍又一遍地写着加油,写着大段大段鼓励的话。后面的黑板上写着大大的中考倒计时,而我们却把看做放假倒计时。于是,那样辛苦的日子也就很从容地过去了。

最难忘的是那张毕业照。席慕容说:“凡是美好的事物,总也不肯也不会为谁停留。”于是,在哪一秒大家都笑得很好看,很好看。最美好的画面就这样被定格在一瞬间。如今我把它放在桌子上最显眼的位置,因为看到它就会很温暖,很温暖。

再接着我们终于毕业了,迎来了我们期待已久的的暑假。可事实上漫长的暑假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取而代之的是长时间的无所事事。于是,我们又相约一起出来玩。

我们一起骑着单车,迎着风在大坝上飞奔着;我们一起去野炊,烤着玉米,红红的火光映在我们的脸上;我们一起去K歌,直至喉咙沙哑的都不能说话;我们一去海边吹着海风,对着大海大声呐喊。那样的日子,简单而快乐。

如今我们都已经走进了高中的校门,即将开始我们高中的生活,我们会有新的同学,新的老师,新的一切。可是我们1班,我们非同一般的1班,不会是曾经的,而是永远的!

晢堇告诉我应该用这样的话来总结:很美好,也很幻灭。

而我想说:那些我们打马而过的日子,很幻灭,但是很美好,很美好 。FORERV很久以前就想要用这样的方式,铭记某些人,某些事,某些青葱岁月中一起唱过的歌谣。踌躇了整整一个夏天,却迟迟未肯动笔,忙碌或许只是借口罢了。

因为不知道, 要以怎样的姿态张望遗失在时光洪流中的曾经。

因为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心情温习一路走来跌跌撞撞的步伐。

因为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句子印刻那些散落在阳光里的梦想与执着。

九月1号,一个踏上新的旅程的日子。虽然很清楚地知道,立秋是8月7号,却一直固执的认为九月才是真正的秋天的开始。

早上裹着浅灰色的外套去那个我即将在那里度过三年的地方报名。拿着单薄的收据站在长长的陌生的队伍之中,偶尔走过一些初中的同学,没有说话,简单报之一笑,却有种说不出的温暖。想起在初中的最后一天,某位同学问我:“你说,将来有一天我们遇到时,会不会形同陌路?”我说:“当然不会啊。”却很难过的想起,进入初中后再也没有与小学的同学联系过了,迎面而过没有问候,甚至会有点尴尬,但说不出为什么。想起早上大家微笑的走过,我会很笃定地对那位同学说:“你看,怎么会呢?”

伫立在学校的宣传栏前,在一张张分班表前搜索自己的名字。然后在在其中寻找熟悉的名字,看了好几遍,映入眼帘的只是寥寥无几的几个熟稔的名字。当得知有些同学竟独自一人时,有点失望,有点难过。就像在昨天橙子同学还有点矫情的问我,难道我们真的很难在一起了么?我还很豁达地对她说,不要强求,有缘自然还会在一个班的,就算不在一个班,大家还是能常在一起呀。现在才明白,真的都是过去了,真的就要重新开始了。但转念一想,这张纸上70多个陌生的名字在三年后会变得很熟悉很熟悉,就又开心起来了。我想,橙子同学,如果我们不能在一个班,我们不是又能多认识一个同学么?你说,对不对?

明天就要上课了,现在外面的风从窗户里灌进来,钻到衣领。 心静自然凉,天凉了心也静了。终于可以沉下心来默默温习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初一,初二的时光过的缓慢而悠闲。夏天舀着大杯大杯的冰激凌,冬天掌心握着暖暖的奶茶。春天时常常下雨,我们走在路上,总是有车子卷起地上的污水从身边疾驰而过。我们尖叫着跳到一边,那个时候我们会蹙着眉头,撇撇嘴,望着远去的汽车不屑的说:“不就一小破车么,将来我们要开奔驰。”秋天是我们最喜欢的季节,没有盛夏的炎热也没有严冬的寒冷。我们喜欢秋天雨后的空气,清新而舒畅,会偶尔学小四用45度角仰望天空。但没有泪流满面,而是很开心,很开心。

而初三的日子真的是紧张而短促,同学们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不再翻着一本又一本厚厚的畅销小说,不再在政治课上睡觉让同桌作掩护,不再耳朵里塞着听不完的音乐。忙碌的学习反而让大家感到很充实,也没有时间想太多。但随着中考的临近,气氛莫名地越来越压抑。于是我们在同学录上一遍又一遍地写着加油,写着大段大段鼓励的话。后面的黑板上写着大大的中考倒计时,而我们却把看做放假倒计时。于是,那样辛苦的日子也就很从容地过去了。

最难忘的是那张毕业照。席慕容说:“凡是美好的事物,总也不肯也不会为谁停留。”于是,在哪一秒大家都笑得很好看,很好看。最美好的画面就这样被定格在一瞬间。如今我把它放在桌子上最显眼的位置,因为看到它就会很温暖,很温暖。

再接着我们终于毕业了,迎来了我们期待已久的的暑假。可事实上漫长的暑假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取而代之的是长时间的无所事事。于是,我们又相约一起出来玩。

我们一起骑着单车,迎着风在大坝上飞奔着;我们一起去野炊,烤着玉米,红红的火光映在我们的脸上;我们一起去K歌,直至喉咙沙哑的都不能说话;我们一去海边吹着海风,对着大海大声呐喊。那样的日子,简单而快乐。

如今我们都已经走进了高中的校门,即将开始我们高中的生活,我们会有新的同学,新的老师,新的一切。可是我们1班,我们非同一般的1班,不会是曾经的,而是永远的!

晢堇告诉我应该用这样的话来总结:很美好,也很幻灭。

而我想说:那些我们打马而过的日子,很幻灭,但是很美好,很美好 。FORERV很久以前就想要用这样的方式,铭记某些人,某些事,某些青葱岁月中一起唱过的歌谣。踌躇了整整一个夏天,却迟迟未肯动笔,忙碌或许只是借口罢了。

因为不知道, 要以怎样的姿态张望遗失在时光洪流中的曾经。

因为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心情温习一路走来跌跌撞撞的步伐。

因为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句子印刻那些散落在阳光里的梦想与执着。

九月1号,一个踏上新的旅程的日子。虽然很清楚地知道,立秋是8月7号,却一直固执的认为九月才是真正的秋天的开始。

早上裹着浅灰色的外套去那个我即将在那里度过三年的地方报名。拿着单薄的收据站在长长的陌生的队伍之中,偶尔走过一些初中的同学,没有说话,简单报之一笑,却有种说不出的温暖。想起在初中的最后一天,某位同学问我:“你说,将来有一天我们遇到时,会不会形同陌路?”我说:“当然不会啊。”却很难过的想起,进入初中后再也没有与小学的同学联系过了,迎面而过没有问候,甚至会有点尴尬,但说不出为什么。想起早上大家微笑的走过,我会很笃定地对那位同学说:“你看,怎么会呢?”

伫立在学校的宣传栏前,在一张张分班表前搜索自己的名字。然后在在其中寻找熟悉的名字,看了好几遍,映入眼帘的只是寥寥无几的几个熟稔的名字。当得知有些同学竟独自一人时,有点失望,有点难过。就像在昨天橙子同学还有点矫情的问我,难道我们真的很难在一起了么?我还很豁达地对她说,不要强求,有缘自然还会在一个班的,就算不在一个班,大家还是能常在一起呀。现在才明白,真的都是过去了,真的就要重新开始了。但转念一想,这张纸上70多个陌生的名字在三年后会变得很熟悉很熟悉,就又开心起来了。我想,橙子同学,如果我们不能在一个班,我们不是又能多认识一个同学么?你说,对不对?

明天就要上课了,现在外面的风从窗户里灌进来,钻到衣领。 心静自然凉,天凉了心也静了。终于可以沉下心来默默温习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初一,初二的时光过的缓慢而悠闲。夏天舀着大杯大杯的冰激凌,冬天掌心握着暖暖的奶茶。春天时常常下雨,我们走在路上,总是有车子卷起地上的污水从身边疾驰而过。我们尖叫着跳到一边,那个时候我们会蹙着眉头,撇撇嘴,望着远去的汽车不屑的说:“不就一小破车么,将来我们要开奔驰。”秋天是我们最喜欢的季节,没有盛夏的炎热也没有严冬的寒冷。我们喜欢秋天雨后的空气,清新而舒畅,会偶尔学小四用45度角仰望天空。但没有泪流满面,而是很开心,很开心。

而初三的日子真的是紧张而短促,同学们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不再翻着一本又一本厚厚的畅销小说,不再在政治课上睡觉让同桌作掩护,不再耳朵里塞着听不完的音乐。忙碌的学习反而让大家感到很充实,也没有时间想太多。但随着中考的临近,气氛莫名地越来越压抑。于是我们在同学录上一遍又一遍地写着加油,写着大段大段鼓励的话。后面的黑板上写着大大的中考倒计时,而我们却把看做放假倒计时。于是,那样辛苦的日子也就很从容地过去了。

最难忘的是那张毕业照。席慕容说:“凡是美好的事物,总也不肯也不会为谁停留。”于是,在哪一秒大家都笑得很好看,很好看。最美好的画面就这样被定格在一瞬间。如今我把它放在桌子上最显眼的位置,因为看到它就会很温暖,很温暖。

再接着我们终于毕业了,迎来了我们期待已久的的暑假。可事实上漫长的暑假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取而代之的是长时间的无所事事。于是,我们又相约一起出来玩。

我们一起骑着单车,迎着风在大坝上飞奔着;我们一起去野炊,烤着玉米,红红的火光映在我们的脸上;我们一起去K歌,直至喉咙沙哑的都不能说话;我们一去海边吹着海风,对着大海大声呐喊。那样的日子,简单而快乐。

如今我们都已经走进了高中的校门,即将开始我们高中的生活,我们会有新的同学,新的老师,新的一切。可是我们1班,我们非同一般的1班,不会是曾经的,而是永远的!

晢堇告诉我应该用这样的话来总结:很美好,也很幻灭。

而我想说:那些我们打马而过的日子,很幻灭,但是很美好,很美好 。FORERV很久以前就想要用这样的方式,铭记某些人,某些事,某些青葱岁月中一起唱过的歌谣。踌躇了整整一个夏天,却迟迟未肯动笔,忙碌或许只是借口罢了。

因为不知道, 要以怎样的姿态张望遗失在时光洪流中的曾经。

因为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心情温习一路走来跌跌撞撞的步伐。

因为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句子印刻那些散落在阳光里的梦想与执着。

九月1号,一个踏上新的旅程的日子。虽然很清楚地知道,立秋是8月7号,却一直固执的认为九月才是真正的秋天的开始。

早上裹着浅灰色的外套去那个我即将在那里度过三年的地方报名。拿着单薄的收据站在长长的陌生的队伍之中,偶尔走过一些初中的同学,没有说话,简单报之一笑,却有种说不出的温暖。想起在初中的最后一天,某位同学问我:“你说,将来有一天我们遇到时,会不会形同陌路?”我说:“当然不会啊。”却很难过的想起,进入初中后再也没有与小学的同学联系过了,迎面而过没有问候,甚至会有点尴尬,但说不出为什么。想起早上大家微笑的走过,我会很笃定地对那位同学说:“你看,怎么会呢?”

伫立在学校的宣传栏前,在一张张分班表前搜索自己的名字。然后在在其中寻找熟悉的名字,看了好几遍,映入眼帘的只是寥寥无几的几个熟稔的名字。当得知有些同学竟独自一人时,有点失望,有点难过。就像在昨天橙子同学还有点矫情的问我,难道我们真的很难在一起了么?我还很豁达地对她说,不要强求,有缘自然还会在一个班的,就算不在一个班,大家还是能常在一起呀。现在才明白,真的都是过去了,真的就要重新开始了。但转念一想,这张纸上70多个陌生的名字在三年后会变得很熟悉很熟悉,就又开心起来了。我想,橙子同学,如果我们不能在一个班,我们不是又能多认识一个同学么?你说,对不对?

明天就要上课了,现在外面的风从窗户里灌进来,钻到衣领。 心静自然凉,天凉了心也静了。终于可以沉下心来默默温习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初一,初二的时光过的缓慢而悠闲。夏天舀着大杯大杯的冰激凌,冬天掌心握着暖暖的奶茶。春天时常常下雨,我们走在路上,总是有车子卷起地上的污水从身边疾驰而过。我们尖叫着跳到一边,那个时候我们会蹙着眉头,撇撇嘴,望着远去的汽车不屑的说:“不就一小破车么,将来我们要开奔驰。”秋天是我们最喜欢的季节,没有盛夏的炎热也没有严冬的寒冷。我们喜欢秋天雨后的空气,清新而舒畅,会偶尔学小四用45度角仰望天空。但没有泪流满面,而是很开心,很开心。

而初三的日子真的是紧张而短促,同学们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不再翻着一本又一本厚厚的畅销小说,不再在政治课上睡觉让同桌作掩护,不再耳朵里塞着听不完的音乐。忙碌的学习反而让大家感到很充实,也没有时间想太多。但随着中考的临近,气氛莫名地越来越压抑。于是我们在同学录上一遍又一遍地写着加油,写着大段大段鼓励的话。后面的黑板上写着大大的中考倒计时,而我们却把看做放假倒计时。于是,那样辛苦的日子也就很从容地过去了。

最难忘的是那张毕业照。席慕容说:“凡是美好的事物,总也不肯也不会为谁停留。”于是,在哪一秒大家都笑得很好看,很好看。最美好的画面就这样被定格在一瞬间。如今我把它放在桌子上最显眼的位置,因为看到它就会很温暖,很温暖。

再接着我们终于毕业了,迎来了我们期待已久的的暑假。可事实上漫长的暑假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取而代之的是长时间的无所事事。于是,我们又相约一起出来玩。

我们一起骑着单车,迎着风在大坝上飞奔着;我们一起去野炊,烤着玉米,红红的火光映在我们的脸上;我们一起去K歌,直至喉咙沙哑的都不能说话;我们一去海边吹着海风,对着大海大声呐喊。那样的日子,简单而快乐。

如今我们都已经走进了高中的校门,即将开始我们高中的生活,我们会有新的同学,新的老师,新的一切。可是我们1班,我们非同一般的1班,不会是曾经的,而是永远的!

晢堇告诉我应该用这样的话来总结:很美好,也很幻灭。

而我想说:那些我们打马而过的日子,很幻灭,但是很美好,很美好 。FORERV很久以前就想要用这样的方式,铭记某些人,某些事,某些青葱岁月中一起唱过的歌谣。踌躇了整整一个夏天,却迟迟未肯动笔,忙碌或许只是借口罢了。

因为不知道, 要以怎样的姿态张望遗失在时光洪流中的曾经。

因为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心情温习一路走来跌跌撞撞的步伐。

因为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句子印刻那些散落在阳光里的梦想与执着。

九月1号,一个踏上新的旅程的日子。虽然很清楚地知道,立秋是8月7号,却一直固执的认为九月才是真正的秋天的开始。

早上裹着浅灰色的外套去那个我即将在那里度过三年的地方报名。拿着单薄的收据站在长长的陌生的队伍之中,偶尔走过一些初中的同学,没有说话,简单报之一笑,却有种说不出的温暖。想起在初中的最后一天,某位同学问我:“你说,将来有一天我们遇到时,会不会形同陌路?”我说:“当然不会啊。”却很难过的想起,进入初中后再也没有与小学的同学联系过了,迎面而过没有问候,甚至会有点尴尬,但说不出为什么。想起早上大家微笑的走过,我会很笃定地对那位同学说:“你看,怎么会呢?”

伫立在学校的宣传栏前,在一张张分班表前搜索自己的名字。然后在在其中寻找熟悉的名字,看了好几遍,映入眼帘的只是寥寥无几的几个熟稔的名字。当得知有些同学竟独自一人时,有点失望,有点难过。就像在昨天橙子同学还有点矫情的问我,难道我们真的很难在一起了么?我还很豁达地对她说,不要强求,有缘自然还会在一个班的,就算不在一个班,大家还是能常在一起呀。现在才明白,真的都是过去了,真的就要重新开始了。但转念一想,这张纸上70多个陌生的名字在三年后会变得很熟悉很熟悉,就又开心起来了。我想,橙子同学,如果我们不能在一个班,我们不是又能多认识一个同学么?你说,对不对?

明天就要上课了,现在外面的风从窗户里灌进来,钻到衣领。 心静自然凉,天凉了心也静了。终于可以沉下心来默默温习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初一,初二的时光过的缓慢而悠闲。夏天舀着大杯大杯的冰激凌,冬天掌心握着暖暖的奶茶。春天时常常下雨,我们走在路上,总是有车子卷起地上的污水从身边疾驰而过。我们尖叫着跳到一边,那个时候我们会蹙着眉头,撇撇嘴,望着远去的汽车不屑的说:“不就一小破车么,将来我们要开奔驰。”秋天是我们最喜欢的季节,没有盛夏的炎热也没有严冬的寒冷。我们喜欢秋天雨后的空气,清新而舒畅,会偶尔学小四用45度角仰望天空。但没有泪流满面,而是很开心,很开心。

而初三的日子真的是紧张而短促,同学们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不再翻着一本又一本厚厚的畅销小说,不再在政治课上睡觉让同桌作掩护,不再耳朵里塞着听不完的音乐。忙碌的学习反而让大家感到很充实,也没有时间想太多。但随着中考的临近,气氛莫名地越来越压抑。于是我们在同学录上一遍又一遍地写着加油,写着大段大段鼓励的话。后面的黑板上写着大大的中考倒计时,而我们却把看做放假倒计时。于是,那样辛苦的日子也就很从容地过去了。

最难忘的是那张毕业照。席慕容说:“凡是美好的事物,总也不肯也不会为谁停留。”于是,在哪一秒大家都笑得很好看,很好看。最美好的画面就这样被定格在一瞬间。如今我把它放在桌子上最显眼的位置,因为看到它就会很温暖,很温暖。

再接着我们终于毕业了,迎来了我们期待已久的的暑假。可事实上漫长的暑假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取而代之的是长时间的无所事事。于是,我们又相约一起出来玩。

我们一起骑着单车,迎着风在大坝上飞奔着;我们一起去野炊,烤着玉米,红红的火光映在我们的脸上;我们一起去K歌,直至喉咙沙哑的都不能说话;我们一去海边吹着海风,对着大海大声呐喊。那样的日子,简单而快乐。

如今我们都已经走进了高中的校门,即将开始我们高中的生活,我们会有新的同学,新的老师,新的一切。可是我们1班,我们非同一般的1班,不会是曾经的,而是永远的!

晢堇告诉我应该用这样的话来总结:很美好,也很幻灭。

而我想说:那些我们打马而过的日子,很幻灭,但是很美好,很美好 。FORERV很久以前就想要用这样的方式,铭记某些人,某些事,某些青葱岁月中一起唱过的歌谣。踌躇了整整一个夏天,却迟迟未肯动笔,忙碌或许只是借口罢了。

因为不知道, 要以怎样的姿态张望遗失在时光洪流中的曾经。

因为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心情温习一路走来跌跌撞撞的步伐。

因为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句子印刻那些散落在阳光里的梦想与执着。

九月1号,一个踏上新的旅程的日子。虽然很清楚地知道,立秋是8月7号,却一直固执的认为九月才是真正的秋天的开始。

早上裹着浅灰色的外套去那个我即将在那里度过三年的地方报名。拿着单薄的收据站在长长的陌生的队伍之中,偶尔走过一些初中的同学,没有说话,简单报之一笑,却有种说不出的温暖。想起在初中的最后一天,某位同学问我:“你说,将来有一天我们遇到时,会不会形同陌路?”我说:“当然不会啊。”却很难过的想起,进入初中后再也没有与小学的同学联系过了,迎面而过没有问候,甚至会有点尴尬,但说不出为什么。想起早上大家微笑的走过,我会很笃定地对那位同学说:“你看,怎么会呢?”

伫立在学校的宣传栏前,在一张张分班表前搜索自己的名字。然后在在其中寻找熟悉的名字,看了好几遍,映入眼帘的只是寥寥无几的几个熟稔的名字。当得知有些同学竟独自一人时,有点失望,有点难过。就像在昨天橙子同学还有点矫情的问我,难道我们真的很难在一起了么?我还很豁达地对她说,不要强求,有缘自然还会在一个班的,就算不在一个班,大家还是能常在一起呀。现在才明白,真的都是过去了,真的就要重新开始了。但转念一想,这张纸上70多个陌生的名字在三年后会变得很熟悉很熟悉,就又开心起来了。我想,橙子同学,如果我们不能在一个班,我们不是又能多认识一个同学么?你说,对不对?

明天就要上课了,现在外面的风从窗户里灌进来,钻到衣领。 心静自然凉,天凉了心也静了。终于可以沉下心来默默温习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初一,初二的时光过的缓慢而悠闲。夏天舀着大杯大杯的冰激凌,冬天掌心握着暖暖的奶茶。春天时常常下雨,我们走在路上,总是有车子卷起地上的污水从身边疾驰而过。我们尖叫着跳到一边,那个时候我们会蹙着眉头,撇撇嘴,望着远去的汽车不屑的说:“不就一小破车么,将来我们要开奔驰。”秋天是我们最喜欢的季节,没有盛夏的炎热也没有严冬的寒冷。我们喜欢秋天雨后的空气,清新而舒畅,会偶尔学小四用45度角仰望天空。但没有泪流满面,而是很开心,很开心。

而初三的日子真的是紧张而短促,同学们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不再翻着一本又一本厚厚的畅销小说,不再在政治课上睡觉让同桌作掩护,不再耳朵里塞着听不完的音乐。忙碌的学习反而让大家感到很充实,也没有时间想太多。但随着中考的临近,气氛莫名地越来越压抑。于是我们在同学录上一遍又一遍地写着加油,写着大段大段鼓励的话。后面的黑板上写着大大的中考倒计时,而我们却把看做放假倒计时。于是,那样辛苦的日子也就很从容地过去了。

最难忘的是那张毕业照。席慕容说:“凡是美好的事物,总也不肯也不会为谁停留。”于是,在哪一秒大家都笑得很好看,很好看。最美好的画面就这样被定格在一瞬间。如今我把它放在桌子上最显眼的位置,因为看到它就会很温暖,很温暖。

再接着我们终于毕业了,迎来了我们期待已久的的暑假。可事实上漫长的暑假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取而代之的是长时间的无所事事。于是,我们又相约一起出来玩。

我们一起骑着单车,迎着风在大坝上飞奔着;我们一起去野炊,烤着玉米,红红的火光映在我们的脸上;我们一起去K歌,直至喉咙沙哑的都不能说话;我们一去海边吹着海风,对着大海大声呐喊。那样的日子,简单而快乐。

如今我们都已经走进了高中的校门,即将开始我们高中的生活,我们会有新的同学,新的老师,新的一切。可是我们1班,我们非同一般的1班,不会是曾经的,而是永远的!

晢堇告诉我应该用这样的话来总结:很美好,也很幻灭。

而我想说:那些我们打马而过的日子,很幻灭,但是很美好,很美好 。FORERV

真龙传说(转载)选段 第一章 转校生

我自己认为这是一部不错的小说,但是132集就没了,我把自己认为比较好看的发上来,想看的话百度里搜索一下就好了。 叮……,又是这个声音,朦胧中醒来,习惯性的抬表一看,5:45。老天哪,每天这个时候总会响起,两年来好像除了一次停电事情之外,竟没一次晚于3秒种……。苦命的高中生活又要开始了。 我叫陈风,就读于ZJ省TZ市重点中学高二(11)班,在学校里面是很普通的一个人,长的还算可以,除了身高有点优势之外(身高1。83),其它一无是处。 全年级800多号人,成绩稳居中游,平时就爱玩玩游戏,打打篮球,目前为止未发现有女生垂青于我。悲哀啊。 再看一下表,5:50了,我靠,随便介绍一下也要5分钟……。还有10分钟时间起床,叠被,上厕所,刷牙,洗脸,再跑到距离男生宿舍楼500米远的大操场出早操,迟到的话做旷课处理,迟到2次以上的话送政教处参加学习班,学习一个星期的学生手册。 我再靠,这还是学生过的生活吗?简直比军队还要军队嘛,不过在2年的严格训练下,这是难不倒我的,哈哈哈哈!本天才只用了8分35秒的时间就已经在操场中间纳凉了。 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转头一看,是我8年来的损友,叫卢锋,绰号野猪,已经忘记这个外号的来由了,好象从我认识他开始就这么叫的吧。 这小子从小学三年级转学到我在读的学校,和我同班后开始欺负我,初中后虽然也是在同一个学校,但毕竟没分到同一个班,本以为终于逃离他的魔爪,没想到他老妈认为他跟着我比较有前途,硬是透过种种关系把他调到我这个班级。 结果就是又蹂躏了我3年(最重要的是还经常蹭我饭吃!!这一点绝不可以原谅),没想到初中毕业的时候,我已经习惯被他蹂躏了,竟然又和他上了同一个高中,以至于一直到现在还被他吃的死死。哎,遇人不淑的结果…… “赶投胎啊,跑那么快”。野猪气喘吁吁的叫道,人长的胖了点跑几步路都喘,哈哈,活该。“喂,晚上有没有什么活动啊?”野猪问道。 “大哥,搞清楚点好不好,明天是最后一次模拟测试啦,你要觉得下个星期的期末考试很有把握,我到是不介意晚上出去溜溜,不过你要是成绩掉出年级段10名外的话,暑假似乎不怎么好过啊”。 和我这个混日子的不同,野猪在学校可是老师的风云宠儿之一啊,自从上个月把全国高中数学竞赛二等奖捧回学校后,春风得意好一阵子(不断的有MM来问他数学题目,当然春风得意啦)。 “嘿嘿,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就凭我的实力,这次我看进前5都没问题,对了,昨天听熊猫说今天有个MM转学到我们班哦,只是不知道长的怎么样,按照小说上写的,一般都是个美女吧”。野猪边看着天上的白云,边咧嘴在那儿幻想。 “喂,小心你的口水好不好,快要流出来啦,拜托,这里是现实,不是小说,只要不是恐龙就谢天谢地啦,还美女!点到了,快排好队吧,不然阿山来了,又是一顿批”。我摇摇头,打断了正陷入幻想中的野猪。 阿山是我们的训导主任,在学校也是人见人怕的角色,什么大小事,被他逮到,准没好日子过,最可怕的是他的思想教育,能从党走的路线和方针联系到你自己的未来外加你爸妈对你的期望,而且每次都能教育上个几十分钟,这也太能掰了了了了了吧……,再加上我老爸叫校长要特别照顾下我,我们阿山哥教育起我来更是不遗余力。哎,我怎么那么命苦啊。 由纪检部的同志们点完名,再梦游似的绕操场转了2圈,就开始做早操了。好不容易熬过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的早操时间,终于可以去吃早饭了,在老师的一声令下后,男生们都有如出匝的猛虎,往食堂的方向冲去,我和野猪自然是一马当先。 到了食堂,我们一人排队,一人拿碗筷(真是配合的天衣无缝),“一份炒面一份炒年糕,一瓶牛奶,两个鲜鸡蛋,一个咸鸭蛋”,我大声喊道。 “靠,每天吃那么多,你怎么还没撑死啊”?野猪笑骂道。 “不吃怎么长啊,你以为长这么高很容易啊,都是靠这样吃出来的。”我咂咂嘴道:“身高可是追MM的第一利器啊,一高遮百丑嘛!” “到现在也不见有什么MM看上你啊”,野猪小声嘟囔着。 以为我没听见啊……,本来中午想请你去吃牛排的,横街新开了一家西餐厅,听说厨师还是从欧洲聘来的,哎,看来你似乎对这个没什么兴趣嘛,那我只好叫勇子一起去啦”。勇子也是我们死党之一,全名叫潘顾勇,不过是高中认识的,我们三个人就是传说中的TZ中学三贱客啦(自封的)。 野猪一听,话锋马上开转:“老大,你今天看起来真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高大威猛,英俊潇洒……以下省略100字,果然不愧是有TZ中学第一帅哥之称的风哥啊(我什么时候又成了第一帅哥了,汗~~,小弟刚才一时糊涂,知道错啦,还请大哥多多包涵啊”。 “别肉麻啦,中午下课后叫上勇子到我教室来找我”。 “知道了,老大,那我先去教室啦,你慢慢吃吧,早上还要去收作业呢,学习委员真的命苦啊,不象你,整天晃来晃去的,闲的很”。野猪边埋怨着边收拾饭盒去洗碗。 总算可以清净会了,哎,吃顿饭都不安稳,刚准备享受我丰盛的早餐,有个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请……请问,同学,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靠,要坐就坐,哪儿还来那么多废话。咦,等等,声音怎么那么好听啊,刚一抬头就看到一个长发飘逸的女孩俏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 …… “请问,同学,我可以坐在这里吗?”蓝若雪又问了一遍,眼前这个看起来不错的男生是不是没听见啊?不可能的啊,可是他干嘛一直呆呆的看着自己啊,食堂的东西有那么好吃吗?看他好象要留口水的样子。想到这里,蓝若雪的脸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食堂似乎已经看不见别的空位置了,呜,这样端着两个盆子站在这里好累哦,有点傻傻的感觉,他怎么还没反映啊,呜,我该怎么办呀! 好美啊,我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请问,同学,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她?她不会是想坐在这里啊,今天什么日子啊,有这么好运?突然一阵冷气袭来,附近几张桌子上的男生都向我射来杀人的眼光,哈哈,谁叫你们傍边没有位置啊。不过好象以前没有在学校里看见过她啊,这么美丽的女孩,不可能没印象的啊。还会脸红,真的清纯可爱的可以啊,又呆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 …… 走到自己的座位上,第一排第一桌(靠,为什么你1。83的个子能做第一桌啊)。还不是我们校长大人的关照,班主任竟以我坐在后面表现不好的理由,硬是掉到这里,说是什么便于管理(也用不着这么烂的理由吧,我的光辉形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