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风加雨的作文(共八篇)

今年的秋天雨特别的多。今天上午第一节课铃声刚响,外面又开始下雨了。我在拿课本,只听凡姝在叫我:"泽璇,快看窗外!"我听了忍不住好奇的往窗外一看:“哇!好美呀!”我情不自禁地嚷道。

只见窗外晴空万里,可是学校后面的居民楼上空却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只见乌云飘浮在半空中。一大团一大团的,厚厚的,就像加了少量水的墨汁,很浓很浓。在乌云上空却又是蓝天,蓝的像一潭清澈见底的清水。

我正欣赏着这美丽景色的时候,一阵大风吹了过来“碰,吧。”我的水壶掉了,窗帘也被这一股强劲的风刮得飘起来。我手忙脚乱地把窗帘从我头上掀开,又忙着去收拾我的笔盒和水壶,这一阵风可把我们忙坏了,窗户终于关上了。我又听见“轰隆”一声响,“啊!”陈嫔吓得双手紧紧捂住耳朵,脸埋下。雨越下越大,玻璃窗上时不时地发出“噼啪,噼啪”的声音,像一根鞭子,时不时地抽打着玻璃。

没多久,雨过天晴了,那些乌云渐渐变成了白云。最有去的是那些乌云了!它变成了一个“悬崖”,在悬崖的上面有一只“大袋鼠”,这只袋鼠脸朝上,身子微微向右倾斜,两只后脚向里合拢,后脚向后弹去,似乎想和上面的白云姐妹会合呢!袋鼠身后跟着一只刚刚满周岁,走路也走不稳的小狗。小狗叫着说:“袋鼠阿姨,等等我哎,等等我!”突然,在悬崖和上空之间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光芒,成了一条天然的“彩带”把悬崖和上空隔开了。

雨,是美的,雨,是迷蒙的,雨是……。.


如果把绵绵的春雨比做宋词中的婉约派,那么滂沱的夏雨就更像铿锵的豪放派。我一向偏爱如同娇柔的少女一般的春雨,更爱它在江南水乡驻足时那如诗如画的意境。但今天下午那场夏雨却改变了我的想法。

午饭过后,天渐渐黑了下来,不时还划过几道闪电,就像魔鬼的手掌,好像要把天都给撕裂,紧接着是沉闷的雷声。空气中仍然夹杂着几丝燥热。就这样僵持了好久,突然雨点不顾一切的打下来,雨声居然没过了雷声,雨点毫无顾虑地落下,依稀可以听到一点节奏。忽然雨小了下来,似乎知了合唱也加入了进来,一波连着一波,此起彼伏。闪电就是乐谱,雷声就是鼓点,风声就是旋律,雨声和蝉鸣一起合唱,它们加在一块就成了雄壮激昂的“夏日进行曲”。突然——又是一个突然,雨停了,进行曲也刮然而止,周围死一般的寂静,我呆呆地凝视着窗户,直到那熟悉的声音再次传入我的耳中,才把我从幻想拉回了现实。这时我才发现,刚才那只是进行曲的第一乐章,第二乐章才刚刚开始。这一次曲子依旧,但我发现跟刚才的乐曲相比,曲调显得欢快活泼了,我听得如痴如醉仿佛看见了一个调皮可爱的小精灵撑着俏皮的蕾丝伞在雨中漫步。雨渐渐停了,为这歌颂夏天的进行曲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使人意犹未尽,仿佛那优美的旋律仍在耳边回荡。

春雨虽然婉转动听,但往往都是在没雷没风的日子里下的,就像那温室里的花朵,一旦放在室外就无法成活,而夏雨出现的日子往往都是雷电交加,狂风大作,雨点儿一个个却奋不顾身的落下。“噼啪、噼啪、噼啪、……”这就是夏雨奏出的生命之歌。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曾深深地眷恋着在风中迷失方向的滋味,发现迷糊也是一种解脱。当摊开掌心,触碰雨滴时,才察觉到阳光竟能被雨珠的光心发散成七色的幸福。被放逐在风雨中的心,用年少的无知和迷茫续写着青春落寞的情怀。

——题记

我叫秦雨薇,下雨的雨,蔷薇的薇。我没有母亲,只有一个整天醉醺醺的父亲和一个十分疼爱我的哥哥。听邻居说,我出生的那天,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妈妈却因为难产而死。从此,爸爸借酒消愁,再也打不起精神。

记得小时候,每到下雨天,爸爸总会喝醉酒,抬起那根被烟熏黄的食指,指着我骂道:“小兔崽子,要不是因为你,艾薇也不会死。”说罢,便会随手拿根筷子抽打我。风在窗外强烈嘶吼着,仿佛身体被电斩成两半,血流满地。那份来自心灵上撕心裂肺的疼痛如决堤的河畔,一瞬间,便崩溃了。此时的雨不再婉约,化成披着黑色披风的撒旦,踏着乌黑的云朵,鞭打着大地裸露的胸膛,拍击着我家冰冷的玻璃窗。当一阵阵剧痛从我脸上蔓延到身体时,哥哥总会把我护在他的身下,独自接受着这颗因爱而扭曲的心所散发出来的阴暗。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当阴雨转晴时,哥哥总喜欢牵着我的手,把我拉到阳光下,擦干我的泪痕,摊开我的掌心,告诉我:“阳光就是幸福所折射出来的快乐,接住它,你就会快乐起来!”然后,我就会笑起来,笑一个大男生,居然也会有如此细腻的情感。但是,当刺眼的阳光强烈的照在我的脸上时,我却越发感到空虚。孤独如一个无底黑洞,不断吞噬着我所剩无几的勇气。

哥哥说我母亲生前是才女加美女,喜欢穿白色的裙子。她热爱那些唐诗宋词,优美的诗词往往出口成章。她的嘴角旁有甜美的梨涡,笑起来流光溢彩。所以,我喜欢站在镜子前面,久久凝视着我嘴角旁的梨涡,品味着母亲给我留下的记号。梨涡,没有酒窝那么大,只是一个小小的点,如晶莹剔透的雨珠滴落在积水中溅起的漩涡,明澈干净。我无数次在梦中梦到了母亲,一个美丽的身影穿着洁白的裙子,撑着一把伞站立在风雨中,向我笑着。风雨中,她的容颜一片朦胧,只能模糊地看到她嘴角边甜蜜的梨涡。她如莺啼般悦耳的声音夹杂着雨的吟唱,浅浅地呼唤着我:“雨薇、雨薇。”梦中的我使劲地奔向她,却永远触摸不到她那洁白的裙子。等到我筋疲力尽,瘫坐在地上时,她却突兀地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冰冷的雨珠打落在我的头上,顺着我的头发滴落在脸颊,流到颈脖,融进血液,沸腾的血液因为冰雨的加入变得异常寒冷,那份冷,痛彻心扉。这时,我便会惊醒,等到我发现这仅仅是一场梦时,手竟触碰到一片湿处。淡淡的月光裹着清辉,从透明的玻璃中穿透而过,照在我杂乱的书桌上,如同JK.罗琳笔下的魔法,使我那颗脆弱异常的心一点一点被重新粘合。懦弱的我,只能在午夜梦回中,一点一点拾起我遗落的幸福。

随着时间的推移,爸爸在下雨天竟然不再打我了。从此,我便再也不怕下雨天。后来,我发现我竟爱上了雨天。

下雨的声音,像江南春天剪不断的流水,甘甜、沁人心脾,如母亲的低吟声,声声清脆,声声悦耳,悄然坠落在我的心头。滴答滴答,如母亲亲切地教诲着我:“流年似水,韶华易逝。”让我不敢轻易挥霍着我如花的青春。清新的空气在我的鼻翼中流动着,恒久舒适。我知道,那是母亲如兰的呵气,痒痒的,却足以让我感动。伫立在风雨中,风从我的身边流浪而过,那是母亲用她那洁白的柔荑抚摸着我的脸庞,清楚地感觉到那从掌心穿过的温柔。恍惚间,我看到一个美丽的女人带着宠溺的神态望着我,我沉醉于此。突然,雨停了。当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时,我才发现不过是一场黄粱美梦。我有些失落,又有些幸福和激动,期待着和雨的下一次约会。

在我15岁生日的那天,父亲和往常一样要加班,哥哥也因为要高考学习紧张不能回来。晚上,我守着孤灯,思念不能迁徙。我望着深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妈妈,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如果你能听到,就请下一场雨吧!”可是晴空万里,老天一点没有要下雨的意思,我苦笑着自嘲:“傻瓜,妈妈怎么会听得到呢?她已经死了。”说到这儿,泪水再也止不住,噼里啪啦地往下直掉。哭着哭着,我竟睡着了。突然,一阵轰鸣的雷声把我震醒了,我揉着惺忪的睡眼,曾深深地眷恋着在风中迷失方向的滋味,发现迷糊也是一种解脱。当摊开掌心,触碰雨滴时,才察觉到阳光竟能被雨珠的光心发散成七色的幸福。被放逐在风雨中的心,用年少的无知和迷茫续写着青春落寞的情怀。

——题记

我叫秦雨薇,下雨的雨,蔷薇的薇。我没有母亲,只有一个整天醉醺醺的父亲和一个十分疼爱我的哥哥。听邻居说,我出生的那天,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妈妈却因为难产而死。从此,爸爸借酒消愁,再也打不起精神。

记得小时候,每到下雨天,爸爸总会喝醉酒,抬起那根被烟熏黄的食指,指着我骂道:“小兔崽子,要不是因为你,艾薇也不会死。”说罢,便会随手拿根筷子抽打我。风在窗外强烈嘶吼着,仿佛身体被电斩成两半,血流满地。那份来自心灵上撕心裂肺的疼痛如决堤的河畔,一瞬间,便崩溃了。此时的雨不再婉约,化成披着黑色披风的撒旦,踏着乌黑的云朵,鞭打着大地裸露的胸膛,拍击着我家冰冷的玻璃窗。当一阵阵剧痛从我脸上蔓延到身体时,哥哥总会把我护在他的身下,独自接受着这颗因爱而扭曲的心所散发出来的阴暗。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当阴雨转晴时,哥哥总喜欢牵着我的手,把我拉到阳光下,擦干我的泪痕,摊开我的掌心,告诉我:“阳光就是幸福所折射出来的快乐,接住它,你就会快乐起来!”然后,我就会笑起来,笑一个大男生,居然也会有如此细腻的情感。但是,当刺眼的阳光强烈的照在我的脸上时,我却越发感到空虚。孤独如一个无底黑洞,不断吞噬着我所剩无几的勇气。

哥哥说我母亲生前是才女加美女,喜欢穿白色的裙子。她热爱那些唐诗宋词,优美的诗词往往出口成章。她的嘴角旁有甜美的梨涡,笑起来流光溢彩。所以,我喜欢站在镜子前面,久久凝视着我嘴角旁的梨涡,品味着母亲给我留下的记号。梨涡,没有酒窝那么大,只是一个小小的点,如晶莹剔透的雨珠滴落在积水中溅起的漩涡,明澈干净。我无数次在梦中梦到了母亲,一个美丽的身影穿着洁白的裙子,撑着一把伞站立在风雨中,向我笑着。风雨中,她的容颜一片朦胧,只能模糊地看到她嘴角边甜蜜的梨涡。她如莺啼般悦耳的声音夹杂着雨的吟唱,浅浅地呼唤着我:“雨薇、雨薇。”梦中的我使劲地奔向她,却永远触摸不到她那洁白的裙子。等到我筋疲力尽,瘫坐在地上时,她却突兀地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冰冷的雨珠打落在我的头上,顺着我的头发滴落在脸颊,流到颈脖,融进血液,沸腾的血液因为冰雨的加入变得异常寒冷,那份冷,痛彻心扉。这时,我便会惊醒,等到我发现这仅仅是一场梦时,手竟触碰到一片湿处。淡淡的月光裹着清辉,从透明的玻璃中穿透而过,照在我杂乱的书桌上,如同JK.罗琳笔下的魔法,使我那颗脆弱异常的心一点一点被重新粘合。懦弱的我,只能在午夜梦回中,一点一点拾起我遗落的幸福。

随着时间的推移,爸爸在下雨天竟然不再打我了。从此,我便再也不怕下雨天。后来,我发现我竟爱上了雨天。

下雨的声音,像江南春天剪不断的流水,甘甜、沁人心脾,如母亲的低吟声,声声清脆,声声悦耳,悄然坠落在我的心头。滴答滴答,如母亲亲切地教诲着我:“流年似水,韶华易逝。”让我不敢轻易挥霍着我如花的青春。清新的空气在我的鼻翼中流动着,恒久舒适。我知道,那是母亲如兰的呵气,痒痒的,却足以让我感动。伫立在风雨中,风从我的身边流浪而过,那是母亲用她那洁白的柔荑抚摸着我的脸庞,清楚地感觉到那从掌心穿过的温柔。恍惚间,我看到一个美丽的女人带着宠溺的神态望着我,我沉醉于此。突然,雨停了。当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时,我才发现不过是一场黄粱美梦。我有些失落,又有些幸福和激动,期待着和雨的下一次约会。

在我15岁生日的那天,父亲和往常一样要加班,哥哥也因为要高考学习紧张不能回来。晚上,我守着孤灯,思念不能迁徙。我望着深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妈妈,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如果你能听到,就请下一场雨吧!”可是晴空万里,老天一点没有要下雨的意思,我苦笑着自嘲:“傻瓜,妈妈怎么会听得到呢?她已经死了。”说到这儿,泪水再也止不住,噼里啪啦地往下直掉。哭着哭着,我竟睡着了。突然,一阵轰鸣的雷声把我震醒了,我揉着惺忪的睡眼,曾深深地眷恋着在风中迷失方向的滋味,发现迷糊也是一种解脱。当摊开掌心,触碰雨滴时,才察觉到阳光竟能被雨珠的光心发散成七色的幸福。被放逐在风雨中的心,用年少的无知和迷茫续写着青春落寞的情怀。

——题记

我叫秦雨薇,下雨的雨,蔷薇的薇。我没有母亲,只有一个整天醉醺醺的父亲和一个十分疼爱我的哥哥。听邻居说,我出生的那天,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妈妈却因为难产而死。从此,爸爸借酒消愁,再也打不起精神。

记得小时候,每到下雨天,爸爸总会喝醉酒,抬起那根被烟熏黄的食指,指着我骂道:“小兔崽子,要不是因为你,艾薇也不会死。”说罢,便会随手拿根筷子抽打我。风在窗外强烈嘶吼着,仿佛身体被电斩成两半,血流满地。那份来自心灵上撕心裂肺的疼痛如决堤的河畔,一瞬间,便崩溃了。此时的雨不再婉约,化成披着黑色披风的撒旦,踏着乌黑的云朵,鞭打着大地裸露的胸膛,拍击着我家冰冷的玻璃窗。当一阵阵剧痛从我脸上蔓延到身体时,哥哥总会把我护在他的身下,独自接受着这颗因爱而扭曲的心所散发出来的阴暗。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当阴雨转晴时,哥哥总喜欢牵着我的手,把我拉到阳光下,擦干我的泪痕,摊开我的掌心,告诉我:“阳光就是幸福所折射出来的快乐,接住它,你就会快乐起来!”然后,我就会笑起来,笑一个大男生,居然也会有如此细腻的情感。但是,当刺眼的阳光强烈的照在我的脸上时,我却越发感到空虚。孤独如一个无底黑洞,不断吞噬着我所剩无几的勇气。

哥哥说我母亲生前是才女加美女,喜欢穿白色的裙子。她热爱那些唐诗宋词,优美的诗词往往出口成章。她的嘴角旁有甜美的梨涡,笑起来流光溢彩。所以,我喜欢站在镜子前面,久久凝视着我嘴角旁的梨涡,品味着母亲给我留下的记号。梨涡,没有酒窝那么大,只是一个小小的点,如晶莹剔透的雨珠滴落在积水中溅起的漩涡,明澈干净。我无数次在梦中梦到了母亲,一个美丽的身影穿着洁白的裙子,撑着一把伞站立在风雨中,向我笑着。风雨中,她的容颜一片朦胧,只能模糊地看到她嘴角边甜蜜的梨涡。她如莺啼般悦耳的声音夹杂着雨的吟唱,浅浅地呼唤着我:“雨薇、雨薇。”梦中的我使劲地奔向她,却永远触摸不到她那洁白的裙子。等到我筋疲力尽,瘫坐在地上时,她却突兀地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冰冷的雨珠打落在我的头上,顺着我的头发滴落在脸颊,流到颈脖,融进血液,沸腾的血液因为冰雨的加入变得异常寒冷,那份冷,痛彻心扉。这时,我便会惊醒,等到我发现这仅仅是一场梦时,手竟触碰到一片湿处。淡淡的月光裹着清辉,从透明的玻璃中穿透而过,照在我杂乱的书桌上,如同JK.罗琳笔下的魔法,使我那颗脆弱异常的心一点一点被重新粘合。懦弱的我,只能在午夜梦回中,一点一点拾起我遗落的幸福。

随着时间的推移,爸爸在下雨天竟然不再打我了。从此,我便再也不怕下雨天。后来,我发现我竟爱上了雨天。

下雨的声音,像江南春天剪不断的流水,甘甜、沁人心脾,如母亲的低吟声,声声清脆,声声悦耳,悄然坠落在我的心头。滴答滴答,如母亲亲切地教诲着我:“流年似水,韶华易逝。”让我不敢轻易挥霍着我如花的青春。清新的空气在我的鼻翼中流动着,恒久舒适。我知道,那是母亲如兰的呵气,痒痒的,却足以让我感动。伫立在风雨中,风从我的身边流浪而过,那是母亲用她那洁白的柔荑抚摸着我的脸庞,清楚地感觉到那从掌心穿过的温柔。恍惚间,我看到一个美丽的女人带着宠溺的神态望着我,我沉醉于此。突然,雨停了。当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时,我才发现不过是一场黄粱美梦。我有些失落,又有些幸福和激动,期待着和雨的下一次约会。

在我15岁生日的那天,父亲和往常一样要加班,哥哥也因为要高考学习紧张不能回来。晚上,我守着孤灯,思念不能迁徙。我望着深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妈妈,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如果你能听到,就请下一场雨吧!”可是晴空万里,老天一点没有要下雨的意思,我苦笑着自嘲:“傻瓜,妈妈怎么会听得到呢?她已经死了。”说到这儿,泪水再也止不住,噼里啪啦地往下直掉。哭着哭着,我竟睡着了。突然,一阵轰鸣的雷声把我震醒了,我揉着惺忪的睡眼,曾深深地眷恋着在风中迷失方向的滋味,发现迷糊也是一种解脱。当摊开掌心,触碰雨滴时,才察觉到阳光竟能被雨珠的光心发散成七色的幸福。被放逐在风雨中的心,用年少的无知和迷茫续写着青春落寞的情怀。

——题记

我叫秦雨薇,下雨的雨,蔷薇的薇。我没有母亲,只有一个整天醉醺醺的父亲和一个十分疼爱我的哥哥。听邻居说,我出生的那天,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妈妈却因为难产而死。从此,爸爸借酒消愁,再也打不起精神。

记得小时候,每到下雨天,爸爸总会喝醉酒,抬起那根被烟熏黄的食指,指着我骂道:“小兔崽子,要不是因为你,艾薇也不会死。”说罢,便会随手拿根筷子抽打我。风在窗外强烈嘶吼着,仿佛身体被电斩成两半,血流满地。那份来自心灵上撕心裂肺的疼痛如决堤的河畔,一瞬间,便崩溃了。此时的雨不再婉约,化成披着黑色披风的撒旦,踏着乌黑的云朵,鞭打着大地裸露的胸膛,拍击着我家冰冷的玻璃窗。当一阵阵剧痛从我脸上蔓延到身体时,哥哥总会把我护在他的身下,独自接受着这颗因爱而扭曲的心所散发出来的阴暗。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当阴雨转晴时,哥哥总喜欢牵着我的手,把我拉到阳光下,擦干我的泪痕,摊开我的掌心,告诉我:“阳光就是幸福所折射出来的快乐,接住它,你就会快乐起来!”然后,我就会笑起来,笑一个大男生,居然也会有如此细腻的情感。但是,当刺眼的阳光强烈的照在我的脸上时,我却越发感到空虚。孤独如一个无底黑洞,不断吞噬着我所剩无几的勇气。

哥哥说我母亲生前是才女加美女,喜欢穿白色的裙子。她热爱那些唐诗宋词,优美的诗词往往出口成章。她的嘴角旁有甜美的梨涡,笑起来流光溢彩。所以,我喜欢站在镜子前面,久久凝视着我嘴角旁的梨涡,品味着母亲给我留下的记号。梨涡,没有酒窝那么大,只是一个小小的点,如晶莹剔透的雨珠滴落在积水中溅起的漩涡,明澈干净。我无数次在梦中梦到了母亲,一个美丽的身影穿着洁白的裙子,撑着一把伞站立在风雨中,向我笑着。风雨中,她的容颜一片朦胧,只能模糊地看到她嘴角边甜蜜的梨涡。她如莺啼般悦耳的声音夹杂着雨的吟唱,浅浅地呼唤着我:“雨薇、雨薇。”梦中的我使劲地奔向她,却永远触摸不到她那洁白的裙子。等到我筋疲力尽,瘫坐在地上时,她却突兀地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冰冷的雨珠打落在我的头上,顺着我的头发滴落在脸颊,流到颈脖,融进血液,沸腾的血液因为冰雨的加入变得异常寒冷,那份冷,痛彻心扉。这时,我便会惊醒,等到我发现这仅仅是一场梦时,手竟触碰到一片湿处。淡淡的月光裹着清辉,从透明的玻璃中穿透而过,照在我杂乱的书桌上,如同JK.罗琳笔下的魔法,使我那颗脆弱异常的心一点一点被重新粘合。懦弱的我,只能在午夜梦回中,一点一点拾起我遗落的幸福。

随着时间的推移,爸爸在下雨天竟然不再打我了。从此,我便再也不怕下雨天。后来,我发现我竟爱上了雨天。

下雨的声音,像江南春天剪不断的流水,甘甜、沁人心脾,如母亲的低吟声,声声清脆,声声悦耳,悄然坠落在我的心头。滴答滴答,如母亲亲切地教诲着我:“流年似水,韶华易逝。”让我不敢轻易挥霍着我如花的青春。清新的空气在我的鼻翼中流动着,恒久舒适。我知道,那是母亲如兰的呵气,痒痒的,却足以让我感动。伫立在风雨中,风从我的身边流浪而过,那是母亲用她那洁白的柔荑抚摸着我的脸庞,清楚地感觉到那从掌心穿过的温柔。恍惚间,我看到一个美丽的女人带着宠溺的神态望着我,我沉醉于此。突然,雨停了。当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时,我才发现不过是一场黄粱美梦。我有些失落,又有些幸福和激动,期待着和雨的下一次约会。

在我15岁生日的那天,父亲和往常一样要加班,哥哥也因为要高考学习紧张不能回来。晚上,我守着孤灯,思念不能迁徙。我望着深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妈妈,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如果你能听到,就请下一场雨吧!”可是晴空万里,老天一点没有要下雨的意思,我苦笑着自嘲:“傻瓜,妈妈怎么会听得到呢?她已经死了。”说到这儿,泪水再也止不住,噼里啪啦地往下直掉。哭着哭着,我竟睡着了。突然,一阵轰鸣的雷声把我震醒了,我揉着惺忪的睡眼,曾深深地眷恋着在风中迷失方向的滋味,发现迷糊也是一种解脱。当摊开掌心,触碰雨滴时,才察觉到阳光竟能被雨珠的光心发散成七色的幸福。被放逐在风雨中的心,用年少的无知和迷茫续写着青春落寞的情怀。

——题记

我叫秦雨薇,下雨的雨,蔷薇的薇。我没有母亲,只有一个整天醉醺醺的父亲和一个十分疼爱我的哥哥。听邻居说,我出生的那天,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妈妈却因为难产而死。从此,爸爸借酒消愁,再也打不起精神。

记得小时候,每到下雨天,爸爸总会喝醉酒,抬起那根被烟熏黄的食指,指着我骂道:“小兔崽子,要不是因为你,艾薇也不会死。”说罢,便会随手拿根筷子抽打我。风在窗外强烈嘶吼着,仿佛身体被电斩成两半,血流满地。那份来自心灵上撕心裂肺的疼痛如决堤的河畔,一瞬间,便崩溃了。此时的雨不再婉约,化成披着黑色披风的撒旦,踏着乌黑的云朵,鞭打着大地裸露的胸膛,拍击着我家冰冷的玻璃窗。当一阵阵剧痛从我脸上蔓延到身体时,哥哥总会把我护在他的身下,独自接受着这颗因爱而扭曲的心所散发出来的阴暗。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当阴雨转晴时,哥哥总喜欢牵着我的手,把我拉到阳光下,擦干我的泪痕,摊开我的掌心,告诉我:“阳光就是幸福所折射出来的快乐,接住它,你就会快乐起来!”然后,我就会笑起来,笑一个大男生,居然也会有如此细腻的情感。但是,当刺眼的阳光强烈的照在我的脸上时,我却越发感到空虚。孤独如一个无底黑洞,不断吞噬着我所剩无几的勇气。

哥哥说我母亲生前是才女加美女,喜欢穿白色的裙子。她热爱那些唐诗宋词,优美的诗词往往出口成章。她的嘴角旁有甜美的梨涡,笑起来流光溢彩。所以,我喜欢站在镜子前面,久久凝视着我嘴角旁的梨涡,品味着母亲给我留下的记号。梨涡,没有酒窝那么大,只是一个小小的点,如晶莹剔透的雨珠滴落在积水中溅起的漩涡,明澈干净。我无数次在梦中梦到了母亲,一个美丽的身影穿着洁白的裙子,撑着一把伞站立在风雨中,向我笑着。风雨中,她的容颜一片朦胧,只能模糊地看到她嘴角边甜蜜的梨涡。她如莺啼般悦耳的声音夹杂着雨的吟唱,浅浅地呼唤着我:“雨薇、雨薇。”梦中的我使劲地奔向她,却永远触摸不到她那洁白的裙子。等到我筋疲力尽,瘫坐在地上时,她却突兀地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冰冷的雨珠打落在我的头上,顺着我的头发滴落在脸颊,流到颈脖,融进血液,沸腾的血液因为冰雨的加入变得异常寒冷,那份冷,痛彻心扉。这时,我便会惊醒,等到我发现这仅仅是一场梦时,手竟触碰到一片湿处。淡淡的月光裹着清辉,从透明的玻璃中穿透而过,照在我杂乱的书桌上,如同JK.罗琳笔下的魔法,使我那颗脆弱异常的心一点一点被重新粘合。懦弱的我,只能在午夜梦回中,一点一点拾起我遗落的幸福。

随着时间的推移,爸爸在下雨天竟然不再打我了。从此,我便再也不怕下雨天。后来,我发现我竟爱上了雨天。

下雨的声音,像江南春天剪不断的流水,甘甜、沁人心脾,如母亲的低吟声,声声清脆,声声悦耳,悄然坠落在我的心头。滴答滴答,如母亲亲切地教诲着我:“流年似水,韶华易逝。”让我不敢轻易挥霍着我如花的青春。清新的空气在我的鼻翼中流动着,恒久舒适。我知道,那是母亲如兰的呵气,痒痒的,却足以让我感动。伫立在风雨中,风从我的身边流浪而过,那是母亲用她那洁白的柔荑抚摸着我的脸庞,清楚地感觉到那从掌心穿过的温柔。恍惚间,我看到一个美丽的女人带着宠溺的神态望着我,我沉醉于此。突然,雨停了。当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时,我才发现不过是一场黄粱美梦。我有些失落,又有些幸福和激动,期待着和雨的下一次约会。

在我15岁生日的那天,父亲和往常一样要加班,哥哥也因为要高考学习紧张不能回来。晚上,我守着孤灯,思念不能迁徙。我望着深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妈妈,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如果你能听到,就请下一场雨吧!”可是晴空万里,老天一点没有要下雨的意思,我苦笑着自嘲:“傻瓜,妈妈怎么会听得到呢?她已经死了。”说到这儿,泪水再也止不住,噼里啪啦地往下直掉。哭着哭着,我竟睡着了。突然,一阵轰鸣的雷声把我震醒了,我揉着惺忪的睡眼,曾深深地眷恋着在风中迷失方向的滋味,发现迷糊也是一种解脱。当摊开掌心,触碰雨滴时,才察觉到阳光竟能被雨珠的光心发散成七色的幸福。被放逐在风雨中的心,用年少的无知和迷茫续写着青春落寞的情怀。

——题记

我叫秦雨薇,下雨的雨,蔷薇的薇。我没有母亲,只有一个整天醉醺醺的父亲和一个十分疼爱我的哥哥。听邻居说,我出生的那天,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妈妈却因为难产而死。从此,爸爸借酒消愁,再也打不起精神。

记得小时候,每到下雨天,爸爸总会喝醉酒,抬起那根被烟熏黄的食指,指着我骂道:“小兔崽子,要不是因为你,艾薇也不会死。”说罢,便会随手拿根筷子抽打我。风在窗外强烈嘶吼着,仿佛身体被电斩成两半,血流满地。那份来自心灵上撕心裂肺的疼痛如决堤的河畔,一瞬间,便崩溃了。此时的雨不再婉约,化成披着黑色披风的撒旦,踏着乌黑的云朵,鞭打着大地裸露的胸膛,拍击着我家冰冷的玻璃窗。当一阵阵剧痛从我脸上蔓延到身体时,哥哥总会把我护在他的身下,独自接受着这颗因爱而扭曲的心所散发出来的阴暗。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当阴雨转晴时,哥哥总喜欢牵着我的手,把我拉到阳光下,擦干我的泪痕,摊开我的掌心,告诉我:“阳光就是幸福所折射出来的快乐,接住它,你就会快乐起来!”然后,我就会笑起来,笑一个大男生,居然也会有如此细腻的情感。但是,当刺眼的阳光强烈的照在我的脸上时,我却越发感到空虚。孤独如一个无底黑洞,不断吞噬着我所剩无几的勇气。

哥哥说我母亲生前是才女加美女,喜欢穿白色的裙子。她热爱那些唐诗宋词,优美的诗词往往出口成章。她的嘴角旁有甜美的梨涡,笑起来流光溢彩。所以,我喜欢站在镜子前面,久久凝视着我嘴角旁的梨涡,品味着母亲给我留下的记号。梨涡,没有酒窝那么大,只是一个小小的点,如晶莹剔透的雨珠滴落在积水中溅起的漩涡,明澈干净。我无数次在梦中梦到了母亲,一个美丽的身影穿着洁白的裙子,撑着一把伞站立在风雨中,向我笑着。风雨中,她的容颜一片朦胧,只能模糊地看到她嘴角边甜蜜的梨涡。她如莺啼般悦耳的声音夹杂着雨的吟唱,浅浅地呼唤着我:“雨薇、雨薇。”梦中的我使劲地奔向她,却永远触摸不到她那洁白的裙子。等到我筋疲力尽,瘫坐在地上时,她却突兀地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冰冷的雨珠打落在我的头上,顺着我的头发滴落在脸颊,流到颈脖,融进血液,沸腾的血液因为冰雨的加入变得异常寒冷,那份冷,痛彻心扉。这时,我便会惊醒,等到我发现这仅仅是一场梦时,手竟触碰到一片湿处。淡淡的月光裹着清辉,从透明的玻璃中穿透而过,照在我杂乱的书桌上,如同JK.罗琳笔下的魔法,使我那颗脆弱异常的心一点一点被重新粘合。懦弱的我,只能在午夜梦回中,一点一点拾起我遗落的幸福。

随着时间的推移,爸爸在下雨天竟然不再打我了。从此,我便再也不怕下雨天。后来,我发现我竟爱上了雨天。

下雨的声音,像江南春天剪不断的流水,甘甜、沁人心脾,如母亲的低吟声,声声清脆,声声悦耳,悄然坠落在我的心头。滴答滴答,如母亲亲切地教诲着我:“流年似水,韶华易逝。”让我不敢轻易挥霍着我如花的青春。清新的空气在我的鼻翼中流动着,恒久舒适。我知道,那是母亲如兰的呵气,痒痒的,却足以让我感动。伫立在风雨中,风从我的身边流浪而过,那是母亲用她那洁白的柔荑抚摸着我的脸庞,清楚地感觉到那从掌心穿过的温柔。恍惚间,我看到一个美丽的女人带着宠溺的神态望着我,我沉醉于此。突然,雨停了。当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时,我才发现不过是一场黄粱美梦。我有些失落,又有些幸福和激动,期待着和雨的下一次约会。

在我15岁生日的那天,父亲和往常一样要加班,哥哥也因为要高考学习紧张不能回来。晚上,我守着孤灯,思念不能迁徙。我望着深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妈妈,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如果你能听到,就请下一场雨吧!”可是晴空万里,老天一点没有要下雨的意思,我苦笑着自嘲:“傻瓜,妈妈怎么会听得到呢?她已经死了。”说到这儿,泪水再也止不住,噼里啪啦地往下直掉。哭着哭着,我竟睡着了。突然,一阵轰鸣的雷声把我震醒了,我揉着惺忪的睡眼,曾深深地眷恋着在风中迷失方向的滋味,发现迷糊也是一种解脱。当摊开掌心,触碰雨滴时,才察觉到阳光竟能被雨珠的光心发散成七色的幸福。被放逐在风雨中的心,用年少的无知和迷茫续写着青春落寞的情怀。

——题记

我叫秦雨薇,下雨的雨,蔷薇的薇。我没有母亲,只有一个整天醉醺醺的父亲和一个十分疼爱我的哥哥。听邻居说,我出生的那天,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妈妈却因为难产而死。从此,爸爸借酒消愁,再也打不起精神。

记得小时候,每到下雨天,爸爸总会喝醉酒,抬起那根被烟熏黄的食指,指着我骂道:“小兔崽子,要不是因为你,艾薇也不会死。”说罢,便会随手拿根筷子抽打我。风在窗外强烈嘶吼着,仿佛身体被电斩成两半,血流满地。那份来自心灵上撕心裂肺的疼痛如决堤的河畔,一瞬间,便崩溃了。此时的雨不再婉约,化成披着黑色披风的撒旦,踏着乌黑的云朵,鞭打着大地裸露的胸膛,拍击着我家冰冷的玻璃窗。当一阵阵剧痛从我脸上蔓延到身体时,哥哥总会把我护在他的身下,独自接受着这颗因爱而扭曲的心所散发出来的阴暗。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当阴雨转晴时,哥哥总喜欢牵着我的手,把我拉到阳光下,擦干我的泪痕,摊开我的掌心,告诉我:“阳光就是幸福所折射出来的快乐,接住它,你就会快乐起来!”然后,我就会笑起来,笑一个大男生,居然也会有如此细腻的情感。但是,当刺眼的阳光强烈的照在我的脸上时,我却越发感到空虚。孤独如一个无底黑洞,不断吞噬着我所剩无几的勇气。

哥哥说我母亲生前是才女加美女,喜欢穿白色的裙子。她热爱那些唐诗宋词,优美的诗词往往出口成章。她的嘴角旁有甜美的梨涡,笑起来流光溢彩。所以,我喜欢站在镜子前面,久久凝视着我嘴角旁的梨涡,品味着母亲给我留下的记号。梨涡,没有酒窝那么大,只是一个小小的点,如晶莹剔透的雨珠滴落在积水中溅起的漩涡,明澈干净。我无数次在梦中梦到了母亲,一个美丽的身影穿着洁白的裙子,撑着一把伞站立在风雨中,向我笑着。风雨中,她的容颜一片朦胧,只能模糊地看到她嘴角边甜蜜的梨涡。她如莺啼般悦耳的声音夹杂着雨的吟唱,浅浅地呼唤着我:“雨薇、雨薇。”梦中的我使劲地奔向她,却永远触摸不到她那洁白的裙子。等到我筋疲力尽,瘫坐在地上时,她却突兀地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冰冷的雨珠打落在我的头上,顺着我的头发滴落在脸颊,流到颈脖,融进血液,沸腾的血液因为冰雨的加入变得异常寒冷,那份冷,痛彻心扉。这时,我便会惊醒,等到我发现这仅仅是一场梦时,手竟触碰到一片湿处。淡淡的月光裹着清辉,从透明的玻璃中穿透而过,照在我杂乱的书桌上,如同JK.罗琳笔下的魔法,使我那颗脆弱异常的心一点一点被重新粘合。懦弱的我,只能在午夜梦回中,一点一点拾起我遗落的幸福。

随着时间的推移,爸爸在下雨天竟然不再打我了。从此,我便再也不怕下雨天。后来,我发现我竟爱上了雨天。

下雨的声音,像江南春天剪不断的流水,甘甜、沁人心脾,如母亲的低吟声,声声清脆,声声悦耳,悄然坠落在我的心头。滴答滴答,如母亲亲切地教诲着我:“流年似水,韶华易逝。”让我不敢轻易挥霍着我如花的青春。清新的空气在我的鼻翼中流动着,恒久舒适。我知道,那是母亲如兰的呵气,痒痒的,却足以让我感动。伫立在风雨中,风从我的身边流浪而过,那是母亲用她那洁白的柔荑抚摸着我的脸庞,清楚地感觉到那从掌心穿过的温柔。恍惚间,我看到一个美丽的女人带着宠溺的神态望着我,我沉醉于此。突然,雨停了。当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时,我才发现不过是一场黄粱美梦。我有些失落,又有些幸福和激动,期待着和雨的下一次约会。

在我15岁生日的那天,父亲和往常一样要加班,哥哥也因为要高考学习紧张不能回来。晚上,我守着孤灯,思念不能迁徙。我望着深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妈妈,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如果你能听到,就请下一场雨吧!”可是晴空万里,老天一点没有要下雨的意思,我苦笑着自嘲:“傻瓜,妈妈怎么会听得到呢?她已经死了。”说到这儿,泪水再也止不住,噼里啪啦地往下直掉。哭着哭着,我竟睡着了。突然,一阵轰鸣的雷声把我震醒了,我揉着惺忪的睡眼,


 一提起雨,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一件至今仍让我刻骨铭心的事。

 记得那是我上二年级时的一个秋天的早晨,妈妈骑着踏板车带我来到了豆缘坊吃早点,刚坐下,淅淅沥沥的小雨就奏响了乐曲。马路对面,风驰电掣般地驶过一辆蓝面包车,随后便传来了一阵小男孩的哭声。我和妈妈寻声望去,只见百合花超市前的公交车候车亭里站着一个身材矮小、身背大书包,满眼泪汪汪的小男孩。

     起风了,雨点也大起来了,男孩的泪水也像雨点一样急了。他还不时地跺着脚,嘴里焦急地哭喊着:“我怎么办啊,我怎么办啊!?”路上的行人除了看他一眼外,没有人搭理他。“我去看看!”妈妈再也按奈不住了,放下了手中的早点,冲到马路对面。没几分钟,哭声没了,雨却像疯狂的冰雹,铺天盖地地倾泻下来。妈妈冒雨冲回了豆缘坊。“快吃,小弟弟坐错了车,被司机赶下车了,他在桥南上学,快迟到了,我得送他去!”她一边催促我,一边从墙上顺手扯下一只食品袋,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妈妈就把食品袋套在了我脑袋上,一边拉我到车边,一边利索地从车斗里取出了雨披,冲到马路对面,披在了男孩身上,抱起他向这边奔来,让他站在踏板车的前位置,把我拉上后座,便向学校开去。雨很快打湿了我的衣服。到了学校的转变路口,妈妈匆匆地让我下车,自己跑去学校,我抱怨道:“这么大的雨,我又没伞,这么点路你都不肯送,他关你什么事,要你多管!”“下去!”妈妈转过满是雨水的脸,怒声向我喝斥道。我委屈地下了车,呆呆地站着。妈妈则是头也没回就加大油门消失在雨帘中。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就像天上的瓢泼大雨,怎么也止不住,越涌越多……

 这件事一直让我心里隐隐里作痛,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觉得,为别人着想,这正是妈妈无形中教给我的一个做人的原则,也为我的人生道路指明了方向。

风吹雨打中远去的生命

山东东营胜利六中2006级六班 王晓

听说他的死讯时,我正独自在校内后花园无所事事。身边一堆俗女正在吊儿郎当地嗑瓜子。只能说是明目张胆。就在我忍无可忍准备掉头逃离时,听见其中一人对另一个说:“喂,明儿是梁哥的葬礼,你去不去啊?”我听罢立即不由分说上去追问,我对着那个发话的女生问:“是谁死了?”她白了我一眼:“你谁啊,几班的?”我说我是一班的,她告诉我梁哥死了。她说:“你不知道梁哥是谁吧,他是我们班那个脑瘫儿,昨天抽风死了。”

我自然知道梁哥是谁,我很早便叫得出他的名字。接着我又问了她几个问题,她的态度明显愈加恶劣,她停下手上的动作,探过身子问我,嘿,哥们儿,你和他啥关系?我脑中空白一片,没给她答复就继续问:“他……怎么死的?”那人见我不答话,懒得再理我,摆了摆手就和她那几个姐们儿离开了。我依稀听见她们唏嘘着梁生死时的种种情势。

我思维混乱,苍穹之下的一切似乎都不再真实,我觉得太阳就那么化了,校园课间的喧闹声显得很遥远,我呆呆地望着就要萌出花苞的紫藤,“生命”的概念是这么具体又是这么不可捉摸。

那日回家的路上我碰到阿姨——死了儿子的母亲。她头发卷曲地披在肩上,花白的头发从头顶泻到发梢,她不过四十出头,头上便这么多的白发。我想到这里心痛得无以复加,想方设法避过她,埋着头故作没看到与她擦肩而过。正在我庆幸未能被她认出时,我听到阿姨颤抖地叫出我的名字。她的声音嘶哑得像被冻了一夜。我回过头:“阿姨,是您啊,我刚刚怎么没看见您……我光顾着低头走路了……”阿姨苦笑起来。我顿时发觉气氛死寂。身旁传来这个母亲的声音,她说:“你应该知道了吧……生生他……”我听着这言语,心里像撒了一把荆棘,即便是这几个字,这个隐忍地母亲便已哽咽得难以发声。几秒之后她便落了泪。我不知所措地站着,正如我得知梁生已死噩耗时一样。我点点头,悲凉沉重的心情下我不知该说什么。于是阿姨对我说,生生说过,他就你一个朋友……明天他……市郊的火葬场……我希望你来送送他,其他同学能来更好。她说这话,不停地抽噎,字词断断续续,眼圈已肿胀得发紫,白眼球中挤着触目惊心的红血丝。我于心不忍,应下她后便与她告别。

回家后做任何事都毫无兴致。我蜷缩在床上极力去想那几个女生描述的字句——他死前没有任何征兆。只是喝着水,他姥姥在厨房听见杯子破碎的声音与一声钝击,火急火燎赶到客厅,发现他已经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眼中只剩了眼白。老人几近晕厥过去,迟迟没有反应过来……此时梁生的母亲恰巧进门,见这一老一小的狼狈,立即打了急救电话。她伏在地上眼睁睁看着他儿子的痛苦。车子赶到用了十五分钟。这段时间里,阿姨疯了一般嘶喊,怕他唯一的爱从这冰冷的世上消失,但那毕竟只是作为一个母亲的心酸。于是她便无能为力。于是她爱了十七年的生命就在她癫狂的歇斯底里中离开了她。她哭,她喊,她失控地抓着医生的衣领破口大骂…但她知道梁生死了。于是她守着他儿子的遗体,就这么一言不发地守了两夜。

翌日我应约去了梁生的葬礼。冷清得让人不由尴尬起来。大约不超过十个人。他们班的同学竟一个也没有到场,那些自以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同学原来如此地害怕面对死亡!倒是那个女班主任一脸悲哀地立着。我看到她的母亲泣不成声。这日是四月一日。我想着,他的生命近乎是个郑重的玩笑罢了。

他的照片挂在正中,单调的黑白色,正如他的母亲。

我在二零零七年就认得梁生了。那时我有轻度自闭,不善言辞,不苟言笑,一心只想着上所好高中,好大学。就在这样俗气的情绪的充斥下,我捧着一本教辅书研究着一道数学题。直到感到一个头颅凑过来,我惊得一跳,手中的书狠狠砸在地上,溅上了几粒尘土。但我没有惊叫出来,这让我心安。我于是抬眼打量眼前这人,面色煞白,口中不断溢着涎水,胸前一块衣襟已被浸得透湿。他无法站稳步伐,蹒跚着将掉在他脚边的书捡起,用细白的手指拂去上面的灰,递到我手边,我一时觉得有些突兀,犹豫着接过,看见书上粘着涎液,在烈日下发着光。

他含糊得说话,问我的名字。起初我没听懂,让他重复了好几遍,终究弄清了问题的大概,我告诉他我的名字,来这里看书。我怀疑他是否听得懂我说话。对他如此不信,就像我对这个世界的不信一样。他咧了咧嘴,便起身离开了。我瞥见他学生卡上的

山东东营胜利六中2006级六班 王晓

听说他的死讯时,我正独自在校内后花园无所事事。身边一堆俗女正在吊儿郎当地嗑瓜子。只能说是明目张胆。就在我忍无可忍准备掉头逃离时,听见其中一人对另一个说:“喂,明儿是梁哥的葬礼,你去不去啊?”我听罢立即不由分说上去追问,我对着那个发话的女生问:“是谁死了?”她白了我一眼:“你谁啊,几班的?”我说我是一班的,她告诉我梁哥死了。她说:“你不知道梁哥是谁吧,他是我们班那个脑瘫儿,昨天抽风死了。”

我自然知道梁哥是谁,我很早便叫得出他的名字。接着我又问了她几个问题,她的态度明显愈加恶劣,她停下手上的动作,探过身子问我,嘿,哥们儿,你和他啥关系?我脑中空白一片,没给她答复就继续问:“他……怎么死的?”那人见我不答话,懒得再理我,摆了摆手就和她那几个姐们儿离开了。我依稀听见她们唏嘘着梁生死时的种种情势。

我思维混乱,苍穹之下的一切似乎都不再真实,我觉得太阳就那么化了,校园课间的喧闹声显得很遥远,我呆呆地望着就要萌出花苞的紫藤,“生命”的概念是这么具体又是这么不可捉摸。

那日回家的路上我碰到阿姨——死了儿子的母亲。她头发卷曲地披在肩上,花白的头发从头顶泻到发梢,她不过四十出头,头上便这么多的白发。我想到这里心痛得无以复加,想方设法避过她,埋着头故作没看到与她擦肩而过。正在我庆幸未能被她认出时,我听到阿姨颤抖地叫出我的名字。她的声音嘶哑得像被冻了一夜。我回过头:“阿姨,是您啊,我刚刚怎么没看见您……我光顾着低头走路了……”阿姨苦笑起来。我顿时发觉气氛死寂。身旁传来这个母亲的声音,她说:“你应该知道了吧……生生他……”我听着这言语,心里像撒了一把荆棘,即便是这几个字,这个隐忍地母亲便已哽咽得难以发声。几秒之后她便落了泪。我不知所措地站着,正如我得知梁生已死噩耗时一样。我点点头,悲凉沉重的心情下我不知该说什么。于是阿姨对我说,生生说过,他就你一个朋友……明天他……市郊的火葬场……我希望你来送送他,其他同学能来更好。她说这话,不停地抽噎,字词断断续续,眼圈已肿胀得发紫,白眼球中挤着触目惊心的红血丝。我于心不忍,应下她后便与她告别。

回家后做任何事都毫无兴致。我蜷缩在床上极力去想那几个女生描述的字句——他死前没有任何征兆。只是喝着水,他姥姥在厨房听见杯子破碎的声音与一声钝击,火急火燎赶到客厅,发现他已经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眼中只剩了眼白。老人几近晕厥过去,迟迟没有反应过来……此时梁生的母亲恰巧进门,见这一老一小的狼狈,立即打了急救电话。她伏在地上眼睁睁看着他儿子的痛苦。车子赶到用了十五分钟。这段时间里,阿姨疯了一般嘶喊,怕他唯一的爱从这冰冷的世上消失,但那毕竟只是作为一个母亲的心酸。于是她便无能为力。于是她爱了十七年的生命就在她癫狂的歇斯底里中离开了她。她哭,她喊,她失控地抓着医生的衣领破口大骂…但她知道梁生死了。于是她守着他儿子的遗体,就这么一言不发地守了两夜。

翌日我应约去了梁生的葬礼。冷清得让人不由尴尬起来。大约不超过十个人。他们班的同学竟一个也没有到场,那些自以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同学原来如此地害怕面对死亡!倒是那个女班主任一脸悲哀地立着。我看到她的母亲泣不成声。这日是四月一日。我想着,他的生命近乎是个郑重的玩笑罢了。

他的照片挂在正中,单调的黑白色,正如他的母亲。

我在二零零七年就认得梁生了。那时我有轻度自闭,不善言辞,不苟言笑,一心只想着上所好高中,好大学。就在这样俗气的情绪的充斥下,我捧着一本教辅书研究着一道数学题。直到感到一个头颅凑过来,我惊得一跳,手中的书狠狠砸在地上,溅上了几粒尘土。但我没有惊叫出来,这让我心安。我于是抬眼打量眼前这人,面色煞白,口中不断溢着涎水,胸前一块衣襟已被浸得透湿。他无法站稳步伐,蹒跚着将掉在他脚边的书捡起,用细白的手指拂去上面的灰,递到我手边,我一时觉得有些突兀,犹豫着接过,看见书上粘着涎液,在烈日下发着光。

他含糊得说话,问我的名字。起初我没听懂,让他重复了好几遍,终究弄清了问题的大概,我告诉他我的名字,来这里看书。我怀疑他是否听得懂我说话。对他如此不信,就像我对这个世界的不信一样。他咧了咧嘴,便起身离开了。我瞥见他学生卡上的

山东东营胜利六中2006级六班 王晓

听说他的死讯时,我正独自在校内后花园无所事事。身边一堆俗女正在吊儿郎当地嗑瓜子。只能说是明目张胆。就在我忍无可忍准备掉头逃离时,听见其中一人对另一个说:“喂,明儿是梁哥的葬礼,你去不去啊?”我听罢立即不由分说上去追问,我对着那个发话的女生问:“是谁死了?”她白了我一眼:“你谁啊,几班的?”我说我是一班的,她告诉我梁哥死了。她说:“你不知道梁哥是谁吧,他是我们班那个脑瘫儿,昨天抽风死了。”

我自然知道梁哥是谁,我很早便叫得出他的名字。接着我又问了她几个问题,她的态度明显愈加恶劣,她停下手上的动作,探过身子问我,嘿,哥们儿,你和他啥关系?我脑中空白一片,没给她答复就继续问:“他……怎么死的?”那人见我不答话,懒得再理我,摆了摆手就和她那几个姐们儿离开了。我依稀听见她们唏嘘着梁生死时的种种情势。

我思维混乱,苍穹之下的一切似乎都不再真实,我觉得太阳就那么化了,校园课间的喧闹声显得很遥远,我呆呆地望着就要萌出花苞的紫藤,“生命”的概念是这么具体又是这么不可捉摸。

那日回家的路上我碰到阿姨——死了儿子的母亲。她头发卷曲地披在肩上,花白的头发从头顶泻到发梢,她不过四十出头,头上便这么多的白发。我想到这里心痛得无以复加,想方设法避过她,埋着头故作没看到与她擦肩而过。正在我庆幸未能被她认出时,我听到阿姨颤抖地叫出我的名字。她的声音嘶哑得像被冻了一夜。我回过头:“阿姨,是您啊,我刚刚怎么没看见您……我光顾着低头走路了……”阿姨苦笑起来。我顿时发觉气氛死寂。身旁传来这个母亲的声音,她说:“你应该知道了吧……生生他……”我听着这言语,心里像撒了一把荆棘,即便是这几个字,这个隐忍地母亲便已哽咽得难以发声。几秒之后她便落了泪。我不知所措地站着,正如我得知梁生已死噩耗时一样。我点点头,悲凉沉重的心情下我不知该说什么。于是阿姨对我说,生生说过,他就你一个朋友……明天他……市郊的火葬场……我希望你来送送他,其他同学能来更好。她说这话,不停地抽噎,字词断断续续,眼圈已肿胀得发紫,白眼球中挤着触目惊心的红血丝。我于心不忍,应下她后便与她告别。

回家后做任何事都毫无兴致。我蜷缩在床上极力去想那几个女生描述的字句——他死前没有任何征兆。只是喝着水,他姥姥在厨房听见杯子破碎的声音与一声钝击,火急火燎赶到客厅,发现他已经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眼中只剩了眼白。老人几近晕厥过去,迟迟没有反应过来……此时梁生的母亲恰巧进门,见这一老一小的狼狈,立即打了急救电话。她伏在地上眼睁睁看着他儿子的痛苦。车子赶到用了十五分钟。这段时间里,阿姨疯了一般嘶喊,怕他唯一的爱从这冰冷的世上消失,但那毕竟只是作为一个母亲的心酸。于是她便无能为力。于是她爱了十七年的生命就在她癫狂的歇斯底里中离开了她。她哭,她喊,她失控地抓着医生的衣领破口大骂…但她知道梁生死了。于是她守着他儿子的遗体,就这么一言不发地守了两夜。

翌日我应约去了梁生的葬礼。冷清得让人不由尴尬起来。大约不超过十个人。他们班的同学竟一个也没有到场,那些自以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同学原来如此地害怕面对死亡!倒是那个女班主任一脸悲哀地立着。我看到她的母亲泣不成声。这日是四月一日。我想着,他的生命近乎是个郑重的玩笑罢了。

他的照片挂在正中,单调的黑白色,正如他的母亲。

我在二零零七年就认得梁生了。那时我有轻度自闭,不善言辞,不苟言笑,一心只想着上所好高中,好大学。就在这样俗气的情绪的充斥下,我捧着一本教辅书研究着一道数学题。直到感到一个头颅凑过来,我惊得一跳,手中的书狠狠砸在地上,溅上了几粒尘土。但我没有惊叫出来,这让我心安。我于是抬眼打量眼前这人,面色煞白,口中不断溢着涎水,胸前一块衣襟已被浸得透湿。他无法站稳步伐,蹒跚着将掉在他脚边的书捡起,用细白的手指拂去上面的灰,递到我手边,我一时觉得有些突兀,犹豫着接过,看见书上粘着涎液,在烈日下发着光。

他含糊得说话,问我的名字。起初我没听懂,让他重复了好几遍,终究弄清了问题的大概,我告诉他我的名字,来这里看书。我怀疑他是否听得懂我说话。对他如此不信,就像我对这个世界的不信一样。他咧了咧嘴,便起身离开了。我瞥见他学生卡上的

山东东营胜利六中2006级六班 王晓

听说他的死讯时,我正独自在校内后花园无所事事。身边一堆俗女正在吊儿郎当地嗑瓜子。只能说是明目张胆。就在我忍无可忍准备掉头逃离时,听见其中一人对另一个说:“喂,明儿是梁哥的葬礼,你去不去啊?”我听罢立即不由分说上去追问,我对着那个发话的女生问:“是谁死了?”她白了我一眼:“你谁啊,几班的?”我说我是一班的,她告诉我梁哥死了。她说:“你不知道梁哥是谁吧,他是我们班那个脑瘫儿,昨天抽风死了。”

我自然知道梁哥是谁,我很早便叫得出他的名字。接着我又问了她几个问题,她的态度明显愈加恶劣,她停下手上的动作,探过身子问我,嘿,哥们儿,你和他啥关系?我脑中空白一片,没给她答复就继续问:“他……怎么死的?”那人见我不答话,懒得再理我,摆了摆手就和她那几个姐们儿离开了。我依稀听见她们唏嘘着梁生死时的种种情势。

我思维混乱,苍穹之下的一切似乎都不再真实,我觉得太阳就那么化了,校园课间的喧闹声显得很遥远,我呆呆地望着就要萌出花苞的紫藤,“生命”的概念是这么具体又是这么不可捉摸。

那日回家的路上我碰到阿姨——死了儿子的母亲。她头发卷曲地披在肩上,花白的头发从头顶泻到发梢,她不过四十出头,头上便这么多的白发。我想到这里心痛得无以复加,想方设法避过她,埋着头故作没看到与她擦肩而过。正在我庆幸未能被她认出时,我听到阿姨颤抖地叫出我的名字。她的声音嘶哑得像被冻了一夜。我回过头:“阿姨,是您啊,我刚刚怎么没看见您……我光顾着低头走路了……”阿姨苦笑起来。我顿时发觉气氛死寂。身旁传来这个母亲的声音,她说:“你应该知道了吧……生生他……”我听着这言语,心里像撒了一把荆棘,即便是这几个字,这个隐忍地母亲便已哽咽得难以发声。几秒之后她便落了泪。我不知所措地站着,正如我得知梁生已死噩耗时一样。我点点头,悲凉沉重的心情下我不知该说什么。于是阿姨对我说,生生说过,他就你一个朋友……明天他……市郊的火葬场……我希望你来送送他,其他同学能来更好。她说这话,不停地抽噎,字词断断续续,眼圈已肿胀得发紫,白眼球中挤着触目惊心的红血丝。我于心不忍,应下她后便与她告别。

回家后做任何事都毫无兴致。我蜷缩在床上极力去想那几个女生描述的字句——他死前没有任何征兆。只是喝着水,他姥姥在厨房听见杯子破碎的声音与一声钝击,火急火燎赶到客厅,发现他已经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眼中只剩了眼白。老人几近晕厥过去,迟迟没有反应过来……此时梁生的母亲恰巧进门,见这一老一小的狼狈,立即打了急救电话。她伏在地上眼睁睁看着他儿子的痛苦。车子赶到用了十五分钟。这段时间里,阿姨疯了一般嘶喊,怕他唯一的爱从这冰冷的世上消失,但那毕竟只是作为一个母亲的心酸。于是她便无能为力。于是她爱了十七年的生命就在她癫狂的歇斯底里中离开了她。她哭,她喊,她失控地抓着医生的衣领破口大骂…但她知道梁生死了。于是她守着他儿子的遗体,就这么一言不发地守了两夜。

翌日我应约去了梁生的葬礼。冷清得让人不由尴尬起来。大约不超过十个人。他们班的同学竟一个也没有到场,那些自以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同学原来如此地害怕面对死亡!倒是那个女班主任一脸悲哀地立着。我看到她的母亲泣不成声。这日是四月一日。我想着,他的生命近乎是个郑重的玩笑罢了。

他的照片挂在正中,单调的黑白色,正如他的母亲。

我在二零零七年就认得梁生了。那时我有轻度自闭,不善言辞,不苟言笑,一心只想着上所好高中,好大学。就在这样俗气的情绪的充斥下,我捧着一本教辅书研究着一道数学题。直到感到一个头颅凑过来,我惊得一跳,手中的书狠狠砸在地上,溅上了几粒尘土。但我没有惊叫出来,这让我心安。我于是抬眼打量眼前这人,面色煞白,口中不断溢着涎水,胸前一块衣襟已被浸得透湿。他无法站稳步伐,蹒跚着将掉在他脚边的书捡起,用细白的手指拂去上面的灰,递到我手边,我一时觉得有些突兀,犹豫着接过,看见书上粘着涎液,在烈日下发着光。

他含糊得说话,问我的名字。起初我没听懂,让他重复了好几遍,终究弄清了问题的大概,我告诉他我的名字,来这里看书。我怀疑他是否听得懂我说话。对他如此不信,就像我对这个世界的不信一样。他咧了咧嘴,便起身离开了。我瞥见他学生卡上的

山东东营胜利六中2006级六班 王晓

听说他的死讯时,我正独自在校内后花园无所事事。身边一堆俗女正在吊儿郎当地嗑瓜子。只能说是明目张胆。就在我忍无可忍准备掉头逃离时,听见其中一人对另一个说:“喂,明儿是梁哥的葬礼,你去不去啊?”我听罢立即不由分说上去追问,我对着那个发话的女生问:“是谁死了?”她白了我一眼:“你谁啊,几班的?”我说我是一班的,她告诉我梁哥死了。她说:“你不知道梁哥是谁吧,他是我们班那个脑瘫儿,昨天抽风死了。”

我自然知道梁哥是谁,我很早便叫得出他的名字。接着我又问了她几个问题,她的态度明显愈加恶劣,她停下手上的动作,探过身子问我,嘿,哥们儿,你和他啥关系?我脑中空白一片,没给她答复就继续问:“他……怎么死的?”那人见我不答话,懒得再理我,摆了摆手就和她那几个姐们儿离开了。我依稀听见她们唏嘘着梁生死时的种种情势。

我思维混乱,苍穹之下的一切似乎都不再真实,我觉得太阳就那么化了,校园课间的喧闹声显得很遥远,我呆呆地望着就要萌出花苞的紫藤,“生命”的概念是这么具体又是这么不可捉摸。

那日回家的路上我碰到阿姨——死了儿子的母亲。她头发卷曲地披在肩上,花白的头发从头顶泻到发梢,她不过四十出头,头上便这么多的白发。我想到这里心痛得无以复加,想方设法避过她,埋着头故作没看到与她擦肩而过。正在我庆幸未能被她认出时,我听到阿姨颤抖地叫出我的名字。她的声音嘶哑得像被冻了一夜。我回过头:“阿姨,是您啊,我刚刚怎么没看见您……我光顾着低头走路了……”阿姨苦笑起来。我顿时发觉气氛死寂。身旁传来这个母亲的声音,她说:“你应该知道了吧……生生他……”我听着这言语,心里像撒了一把荆棘,即便是这几个字,这个隐忍地母亲便已哽咽得难以发声。几秒之后她便落了泪。我不知所措地站着,正如我得知梁生已死噩耗时一样。我点点头,悲凉沉重的心情下我不知该说什么。于是阿姨对我说,生生说过,他就你一个朋友……明天他……市郊的火葬场……我希望你来送送他,其他同学能来更好。她说这话,不停地抽噎,字词断断续续,眼圈已肿胀得发紫,白眼球中挤着触目惊心的红血丝。我于心不忍,应下她后便与她告别。

回家后做任何事都毫无兴致。我蜷缩在床上极力去想那几个女生描述的字句——他死前没有任何征兆。只是喝着水,他姥姥在厨房听见杯子破碎的声音与一声钝击,火急火燎赶到客厅,发现他已经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眼中只剩了眼白。老人几近晕厥过去,迟迟没有反应过来……此时梁生的母亲恰巧进门,见这一老一小的狼狈,立即打了急救电话。她伏在地上眼睁睁看着他儿子的痛苦。车子赶到用了十五分钟。这段时间里,阿姨疯了一般嘶喊,怕他唯一的爱从这冰冷的世上消失,但那毕竟只是作为一个母亲的心酸。于是她便无能为力。于是她爱了十七年的生命就在她癫狂的歇斯底里中离开了她。她哭,她喊,她失控地抓着医生的衣领破口大骂…但她知道梁生死了。于是她守着他儿子的遗体,就这么一言不发地守了两夜。

翌日我应约去了梁生的葬礼。冷清得让人不由尴尬起来。大约不超过十个人。他们班的同学竟一个也没有到场,那些自以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同学原来如此地害怕面对死亡!倒是那个女班主任一脸悲哀地立着。我看到她的母亲泣不成声。这日是四月一日。我想着,他的生命近乎是个郑重的玩笑罢了。

他的照片挂在正中,单调的黑白色,正如他的母亲。

我在二零零七年就认得梁生了。那时我有轻度自闭,不善言辞,不苟言笑,一心只想着上所好高中,好大学。就在这样俗气的情绪的充斥下,我捧着一本教辅书研究着一道数学题。直到感到一个头颅凑过来,我惊得一跳,手中的书狠狠砸在地上,溅上了几粒尘土。但我没有惊叫出来,这让我心安。我于是抬眼打量眼前这人,面色煞白,口中不断溢着涎水,胸前一块衣襟已被浸得透湿。他无法站稳步伐,蹒跚着将掉在他脚边的书捡起,用细白的手指拂去上面的灰,递到我手边,我一时觉得有些突兀,犹豫着接过,看见书上粘着涎液,在烈日下发着光。

他含糊得说话,问我的名字。起初我没听懂,让他重复了好几遍,终究弄清了问题的大概,我告诉他我的名字,来这里看书。我怀疑他是否听得懂我说话。对他如此不信,就像我对这个世界的不信一样。他咧了咧嘴,便起身离开了。我瞥见他学生卡上的

山东东营胜利六中2006级六班 王晓

听说他的死讯时,我正独自在校内后花园无所事事。身边一堆俗女正在吊儿郎当地嗑瓜子。只能说是明目张胆。就在我忍无可忍准备掉头逃离时,听见其中一人对另一个说:“喂,明儿是梁哥的葬礼,你去不去啊?”我听罢立即不由分说上去追问,我对着那个发话的女生问:“是谁死了?”她白了我一眼:“你谁啊,几班的?”我说我是一班的,她告诉我梁哥死了。她说:“你不知道梁哥是谁吧,他是我们班那个脑瘫儿,昨天抽风死了。”

我自然知道梁哥是谁,我很早便叫得出他的名字。接着我又问了她几个问题,她的态度明显愈加恶劣,她停下手上的动作,探过身子问我,嘿,哥们儿,你和他啥关系?我脑中空白一片,没给她答复就继续问:“他……怎么死的?”那人见我不答话,懒得再理我,摆了摆手就和她那几个姐们儿离开了。我依稀听见她们唏嘘着梁生死时的种种情势。

我思维混乱,苍穹之下的一切似乎都不再真实,我觉得太阳就那么化了,校园课间的喧闹声显得很遥远,我呆呆地望着就要萌出花苞的紫藤,“生命”的概念是这么具体又是这么不可捉摸。

那日回家的路上我碰到阿姨——死了儿子的母亲。她头发卷曲地披在肩上,花白的头发从头顶泻到发梢,她不过四十出头,头上便这么多的白发。我想到这里心痛得无以复加,想方设法避过她,埋着头故作没看到与她擦肩而过。正在我庆幸未能被她认出时,我听到阿姨颤抖地叫出我的名字。她的声音嘶哑得像被冻了一夜。我回过头:“阿姨,是您啊,我刚刚怎么没看见您……我光顾着低头走路了……”阿姨苦笑起来。我顿时发觉气氛死寂。身旁传来这个母亲的声音,她说:“你应该知道了吧……生生他……”我听着这言语,心里像撒了一把荆棘,即便是这几个字,这个隐忍地母亲便已哽咽得难以发声。几秒之后她便落了泪。我不知所措地站着,正如我得知梁生已死噩耗时一样。我点点头,悲凉沉重的心情下我不知该说什么。于是阿姨对我说,生生说过,他就你一个朋友……明天他……市郊的火葬场……我希望你来送送他,其他同学能来更好。她说这话,不停地抽噎,字词断断续续,眼圈已肿胀得发紫,白眼球中挤着触目惊心的红血丝。我于心不忍,应下她后便与她告别。

回家后做任何事都毫无兴致。我蜷缩在床上极力去想那几个女生描述的字句——他死前没有任何征兆。只是喝着水,他姥姥在厨房听见杯子破碎的声音与一声钝击,火急火燎赶到客厅,发现他已经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眼中只剩了眼白。老人几近晕厥过去,迟迟没有反应过来……此时梁生的母亲恰巧进门,见这一老一小的狼狈,立即打了急救电话。她伏在地上眼睁睁看着他儿子的痛苦。车子赶到用了十五分钟。这段时间里,阿姨疯了一般嘶喊,怕他唯一的爱从这冰冷的世上消失,但那毕竟只是作为一个母亲的心酸。于是她便无能为力。于是她爱了十七年的生命就在她癫狂的歇斯底里中离开了她。她哭,她喊,她失控地抓着医生的衣领破口大骂…但她知道梁生死了。于是她守着他儿子的遗体,就这么一言不发地守了两夜。

翌日我应约去了梁生的葬礼。冷清得让人不由尴尬起来。大约不超过十个人。他们班的同学竟一个也没有到场,那些自以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同学原来如此地害怕面对死亡!倒是那个女班主任一脸悲哀地立着。我看到她的母亲泣不成声。这日是四月一日。我想着,他的生命近乎是个郑重的玩笑罢了。

他的照片挂在正中,单调的黑白色,正如他的母亲。

我在二零零七年就认得梁生了。那时我有轻度自闭,不善言辞,不苟言笑,一心只想着上所好高中,好大学。就在这样俗气的情绪的充斥下,我捧着一本教辅书研究着一道数学题。直到感到一个头颅凑过来,我惊得一跳,手中的书狠狠砸在地上,溅上了几粒尘土。但我没有惊叫出来,这让我心安。我于是抬眼打量眼前这人,面色煞白,口中不断溢着涎水,胸前一块衣襟已被浸得透湿。他无法站稳步伐,蹒跚着将掉在他脚边的书捡起,用细白的手指拂去上面的灰,递到我手边,我一时觉得有些突兀,犹豫着接过,看见书上粘着涎液,在烈日下发着光。

他含糊得说话,问我的名字。起初我没听懂,让他重复了好几遍,终究弄清了问题的大概,我告诉他我的名字,来这里看书。我怀疑他是否听得懂我说话。对他如此不信,就像我对这个世界的不信一样。他咧了咧嘴,便起身离开了。我瞥见他学生卡上的

山东东营胜利六中2006级六班 王晓

听说他的死讯时,我正独自在校内后花园无所事事。身边一堆俗女正在吊儿郎当地嗑瓜子。只能说是明目张胆。就在我忍无可忍准备掉头逃离时,听见其中一人对另一个说:“喂,明儿是梁哥的葬礼,你去不去啊?”我听罢立即不由分说上去追问,我对着那个发话的女生问:“是谁死了?”她白了我一眼:“你谁啊,几班的?”我说我是一班的,她告诉我梁哥死了。她说:“你不知道梁哥是谁吧,他是我们班那个脑瘫儿,昨天抽风死了。”

我自然知道梁哥是谁,我很早便叫得出他的名字。接着我又问了她几个问题,她的态度明显愈加恶劣,她停下手上的动作,探过身子问我,嘿,哥们儿,你和他啥关系?我脑中空白一片,没给她答复就继续问:“他……怎么死的?”那人见我不答话,懒得再理我,摆了摆手就和她那几个姐们儿离开了。我依稀听见她们唏嘘着梁生死时的种种情势。

我思维混乱,苍穹之下的一切似乎都不再真实,我觉得太阳就那么化了,校园课间的喧闹声显得很遥远,我呆呆地望着就要萌出花苞的紫藤,“生命”的概念是这么具体又是这么不可捉摸。

那日回家的路上我碰到阿姨——死了儿子的母亲。她头发卷曲地披在肩上,花白的头发从头顶泻到发梢,她不过四十出头,头上便这么多的白发。我想到这里心痛得无以复加,想方设法避过她,埋着头故作没看到与她擦肩而过。正在我庆幸未能被她认出时,我听到阿姨颤抖地叫出我的名字。她的声音嘶哑得像被冻了一夜。我回过头:“阿姨,是您啊,我刚刚怎么没看见您……我光顾着低头走路了……”阿姨苦笑起来。我顿时发觉气氛死寂。身旁传来这个母亲的声音,她说:“你应该知道了吧……生生他……”我听着这言语,心里像撒了一把荆棘,即便是这几个字,这个隐忍地母亲便已哽咽得难以发声。几秒之后她便落了泪。我不知所措地站着,正如我得知梁生已死噩耗时一样。我点点头,悲凉沉重的心情下我不知该说什么。于是阿姨对我说,生生说过,他就你一个朋友……明天他……市郊的火葬场……我希望你来送送他,其他同学能来更好。她说这话,不停地抽噎,字词断断续续,眼圈已肿胀得发紫,白眼球中挤着触目惊心的红血丝。我于心不忍,应下她后便与她告别。

回家后做任何事都毫无兴致。我蜷缩在床上极力去想那几个女生描述的字句——他死前没有任何征兆。只是喝着水,他姥姥在厨房听见杯子破碎的声音与一声钝击,火急火燎赶到客厅,发现他已经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眼中只剩了眼白。老人几近晕厥过去,迟迟没有反应过来……此时梁生的母亲恰巧进门,见这一老一小的狼狈,立即打了急救电话。她伏在地上眼睁睁看着他儿子的痛苦。车子赶到用了十五分钟。这段时间里,阿姨疯了一般嘶喊,怕他唯一的爱从这冰冷的世上消失,但那毕竟只是作为一个母亲的心酸。于是她便无能为力。于是她爱了十七年的生命就在她癫狂的歇斯底里中离开了她。她哭,她喊,她失控地抓着医生的衣领破口大骂…但她知道梁生死了。于是她守着他儿子的遗体,就这么一言不发地守了两夜。

翌日我应约去了梁生的葬礼。冷清得让人不由尴尬起来。大约不超过十个人。他们班的同学竟一个也没有到场,那些自以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同学原来如此地害怕面对死亡!倒是那个女班主任一脸悲哀地立着。我看到她的母亲泣不成声。这日是四月一日。我想着,他的生命近乎是个郑重的玩笑罢了。

他的照片挂在正中,单调的黑白色,正如他的母亲。

我在二零零七年就认得梁生了。那时我有轻度自闭,不善言辞,不苟言笑,一心只想着上所好高中,好大学。就在这样俗气的情绪的充斥下,我捧着一本教辅书研究着一道数学题。直到感到一个头颅凑过来,我惊得一跳,手中的书狠狠砸在地上,溅上了几粒尘土。但我没有惊叫出来,这让我心安。我于是抬眼打量眼前这人,面色煞白,口中不断溢着涎水,胸前一块衣襟已被浸得透湿。他无法站稳步伐,蹒跚着将掉在他脚边的书捡起,用细白的手指拂去上面的灰,递到我手边,我一时觉得有些突兀,犹豫着接过,看见书上粘着涎液,在烈日下发着光。

他含糊得说话,问我的名字。起初我没听懂,让他重复了好几遍,终究弄清了问题的大概,我告诉他我的名字,来这里看书。我怀疑他是否听得懂我说话。对他如此不信,就像我对这个世界的不信一样。他咧了咧嘴,便起身离开了。我瞥见他学生卡上的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风中有多雨做的云 ;

我长大了,真的长大了。在父母的唠叨中,在老师的灌输中,在同学的叹息中,在朋友的微笑中,我长大了。抛弃了久经逝去的幼稚、夹杂着青春的欢乐、烦恼,带着心里那朵雨做的晕,我踏上了成长的火车。

我坐在靠窗的地方,以便可以看到外边的风景,外边的时间很精彩,我很想跳下火车,背起不再有烦恼的包袱,去寻找清静免除尘世喧嚣的地方。可我不能,抬头望着车外,天上飘着一朵云……

火车要抵达第一站了,司机让我们下了车,车站上挂着粉色做底、蓝色镶边的几个字――“亲情父母园”。到站了,要找到自己的父母,然后和他们聊聊天,谈谈心,才能离开。我不想去找父母的,正感觉肚子饿了,想去要个面包加小瓶可乐。一摸口袋,钱不够。无奈正要离开,却眼睛一亮,发现了“免费就餐”几个字,就去找waiter。Waiter说只有父母的陪同才能就餐。望了望周围果然是父母陪同孩子们在吃饭的,他们有说有笑,我好不羡慕,心里不免有些失落,突然又看见天上飘着一朵雨做的云。找到父母后,把他们带到就餐的地方,自己美美的享受了一顿“免费的午餐”,却发现父母眼中有种晶莹的东西,我吃了一惊。“难道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可说吗?”父亲开口了。“不……不是的。”我忙说,“我没有不和你说话啊!”我已经习惯了不和父母交流,也许是代沟太厉害了吧,母亲正和蔼地看着我:“先吃,吃完再说。慢慢吃。”我突然心里难过起来,我做错了吗?“我……”我喊了一声“妈――”卧铺到了她怀里。车长在吹喇叭了,我要上车了,火车又要向前开了。

大约过了5个小时,火车又停了下来,从窗玻璃往外望――咦,好朋友怎么都在?哼,那次惹我的那个阿薇,怎么也在?他在等谁?不理他!车长从喇叭里喊道:“青春友谊区到了,请旅客们下车,20分钟后回来。”我从玻璃窗朝阿茹挥手,她示意我下来,很神秘的冲我一笑。呵呵,我真喜欢青春友谊区啊,处处都显示着青春的活力,可爱极了。阿茹说:“想死你了。”“我也是啊!”我说。“看,那是谁?”我朝着她指的地方望去:“哎,不就是阿薇吗?她还――”我刚说完,想起和她闹别扭的那一天,气不打一处来。“嗨!”她朝我打招呼。“嗨什么嗨?”我自言自语地说。阿如“噗嗤”一声笑了:“她知道错了,还让我转交给你一封信呢。”“信?”“……真对不起你,那天是我不好……”看着看着,我跑过去,拍了阿薇一下,“还是好姐妹。”“嗯!”……火车又要走了,怎么不多停一会儿呢?呵,天上那朵云怎么笑了?

下一站是什么?让我看一下日程表。呀!是“浓浓师生占”!哪个老师会来呢?小学的班主任李老师?现在的刘老师?还是阿兵老师?邱老师?……都想不出来。我们都是怕老师的,全火车的同学都在说:“车长,可不可以不停站?”“不可以。”“可不可以不下车?”“不可以!”哎……都太无奈了。“可不可以不去找老师?”“那你们上车干什么?”是啊,我们上车干什么?难道你不让我们成长?明明是成长列车嘛,想着想着,“浓浓师生占”到了,我们慢悠悠的下了车,都不敢和老师说话。刘老师来了:“快!快过来!”我过去了,没看见其他老师。“他们呀,都太忙了,批作业、出试卷、讲课、写教案、帮助后进生。”“噢。”我应了一声。“好好学习,别老师想着玩,我只请了10分钟的假,你先去休息一下,我先走了。”“噢,老师再见!”他们都太忙了,只能和那朵雨做的云说话了。

天快黑了,坐在火车上,黄昏的余辉射进窗来,好像让我和什么告别似的?和什么呢?是烦恼?是忧愁?还是那风中那多雨做的云?

风中有多雨做的云/一朵雨做的云/云在风里伤透了心/不知又将吹向哪儿去

为我挡风遮雨的那一家人(二)

三姐

三姐给我的印象就是聪明,强干,而且还有些泼辣.她是三个姐姐当中年龄离我最近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很谈得来.三姐的性格与二姐截然不同.二姐本分,温和.三姐则是个满肚子注意,即精明又强干的人.用现代人的话讲就是有女强人的味道.

小学的时候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里就读.那时的我身体比一般的同学都纤弱,所以有些不友好的同学常常爱欺负我.懦弱的我每次都会哭着去找高我几个年级的姐姐.而后她会带着我去找那些欺负我的人算帐.童年里在学校的我是在姐姐的保护下成长的.

姐姐的聪明表现在她的学习成绩上.每次考试都拿全班第一,全年纪第一.“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学习标兵“等称号她是年年都拿的.证书奖状什么的贴得小小的家都快成了博物馆.父亲每次看着三姐抱回的奖状都会乐得合不了嘴.父亲对三姐的期望是最大的,因为在我们几姐弟当中三姐是读书读得最棒的.父亲希望三姐能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在小考中三姐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所中学.在接到报名通知书的时候,父亲喜得搁下了农活,为三姐张罗上学的各种东西,那也许是父亲十几年来除了他结婚那天外的第一次“罢工“了.

可好景不长,姐姐在初中读了一年后,奶奶的去世,给原本家底就微薄的家添上了重担.办完奶奶的丧事后家里负债累累.三姐本想辍学,但父亲坚决不肯.三姐在继续读了一年后,不忍父亲为她的学业那样劳累.他把父亲给她的学费退了回来,然后外出打工.辍学,外出打工再一直做到失去青春,这像一个魔咒一样纠缠着农家的孩子.父亲在看到姐姐退回的学费时老泪纵横,责备着自己的无能.直到现在,父亲每次想起都会心痛不已,“我对不起你姐姐“没次都流着泪对我说.没能让几孩子都学有所成,这是让人很遗憾.但我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而且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我们从不敢怪父亲要这一点上的“无能“.对于这一点大姐清楚,二姐明白,三姐就更懂得了.

大姐的命运是个悲剧,二姐亦然,难道三姐也要注定走上她们的老路?在失去就学的机会后姐姐的聪明好学和精明强干让她有了与大姐,二姐不同的人生道路.带着初二学历外出打工的三姐,在两年后学成了一门手艺.她说服父亲后毅然去了深圳同表哥合伙做窗帘加工.生意在之后也有了一点收获,这也为我的高中生涯带来了一篮希望,如今我每年的学费都是三姐提供的.我知道如果当年她坚持读的话那辍学的人会是我.她把这个学习的机会让给了我,使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文化的熏陶下逐渐成长.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同她谈什么报答.但我明白我明年的成绩高考成绩单能让她的付出更有价值,她也能为自己的付出感到欣慰.

哥哥

哥哥比我年长两岁,是从小学到初中和我同生同长的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但却很少有言语.这或许是我们的性格不同的原因吧.哥哥并不爱学习,但为人豪爽热情,爱交朋友.而我虽喜欢沉迷书海,却对世俗的那些东西不怎么懂,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同样也是不可深交的那种.这些不同的性格让我们之间的距渐变渐远.曾经我以为他是不怎么在意我这个弟弟的.可后来在初中的一件事才使愚笨的我知道,原来他和家里的每个人都一样,都那样疼爱着我.

那是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发生的事.我知道作为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娃在城里人看起来是有些土里土气的.加上我的性格的懦弱,所以我中学一开始就成了城里的孩子的欺负对象.他们扎我单车的轮胎,或是一群人围着我不让我走,奚落我,嘲笑我.从小就纤弱的我只会用眼泪去面对,然后拖着破了车胎的车一路哭着回家.这件事被读高我一个年级的哥哥知道后,他带着一帮人去找欺负我的那些人算帐,结果双方打了起来.我还记得那次哥哥的眼角被别人的拳头挥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那道伤疤现在还在哥哥的眼角上,那是他对他年幼的弟弟的爱的铭记.哥哥因为那次打架被学校退了学.但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身后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哥哥.哥哥用他的学业为我换来了整个中学的安宁.

哥哥辍学后也曾一度打工.但哥哥有一双巧手,又兼有聪慧的天资.他在电器修理和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方面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在我升入高中那年,哥哥同人一起合伙去深圳,干起了手机修理.在我升入高二进入高三以来,我回家的次数减少了许多.能遇上哥三姐

三姐给我的印象就是聪明,强干,而且还有些泼辣.她是三个姐姐当中年龄离我最近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很谈得来.三姐的性格与二姐截然不同.二姐本分,温和.三姐则是个满肚子注意,即精明又强干的人.用现代人的话讲就是有女强人的味道.

小学的时候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里就读.那时的我身体比一般的同学都纤弱,所以有些不友好的同学常常爱欺负我.懦弱的我每次都会哭着去找高我几个年级的姐姐.而后她会带着我去找那些欺负我的人算帐.童年里在学校的我是在姐姐的保护下成长的.

姐姐的聪明表现在她的学习成绩上.每次考试都拿全班第一,全年纪第一.“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学习标兵“等称号她是年年都拿的.证书奖状什么的贴得小小的家都快成了博物馆.父亲每次看着三姐抱回的奖状都会乐得合不了嘴.父亲对三姐的期望是最大的,因为在我们几姐弟当中三姐是读书读得最棒的.父亲希望三姐能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在小考中三姐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所中学.在接到报名通知书的时候,父亲喜得搁下了农活,为三姐张罗上学的各种东西,那也许是父亲十几年来除了他结婚那天外的第一次“罢工“了.

可好景不长,姐姐在初中读了一年后,奶奶的去世,给原本家底就微薄的家添上了重担.办完奶奶的丧事后家里负债累累.三姐本想辍学,但父亲坚决不肯.三姐在继续读了一年后,不忍父亲为她的学业那样劳累.他把父亲给她的学费退了回来,然后外出打工.辍学,外出打工再一直做到失去青春,这像一个魔咒一样纠缠着农家的孩子.父亲在看到姐姐退回的学费时老泪纵横,责备着自己的无能.直到现在,父亲每次想起都会心痛不已,“我对不起你姐姐“没次都流着泪对我说.没能让几孩子都学有所成,这是让人很遗憾.但我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而且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我们从不敢怪父亲要这一点上的“无能“.对于这一点大姐清楚,二姐明白,三姐就更懂得了.

大姐的命运是个悲剧,二姐亦然,难道三姐也要注定走上她们的老路?在失去就学的机会后姐姐的聪明好学和精明强干让她有了与大姐,二姐不同的人生道路.带着初二学历外出打工的三姐,在两年后学成了一门手艺.她说服父亲后毅然去了深圳同表哥合伙做窗帘加工.生意在之后也有了一点收获,这也为我的高中生涯带来了一篮希望,如今我每年的学费都是三姐提供的.我知道如果当年她坚持读的话那辍学的人会是我.她把这个学习的机会让给了我,使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文化的熏陶下逐渐成长.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同她谈什么报答.但我明白我明年的成绩高考成绩单能让她的付出更有价值,她也能为自己的付出感到欣慰.

哥哥

哥哥比我年长两岁,是从小学到初中和我同生同长的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但却很少有言语.这或许是我们的性格不同的原因吧.哥哥并不爱学习,但为人豪爽热情,爱交朋友.而我虽喜欢沉迷书海,却对世俗的那些东西不怎么懂,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同样也是不可深交的那种.这些不同的性格让我们之间的距渐变渐远.曾经我以为他是不怎么在意我这个弟弟的.可后来在初中的一件事才使愚笨的我知道,原来他和家里的每个人都一样,都那样疼爱着我.

那是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发生的事.我知道作为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娃在城里人看起来是有些土里土气的.加上我的性格的懦弱,所以我中学一开始就成了城里的孩子的欺负对象.他们扎我单车的轮胎,或是一群人围着我不让我走,奚落我,嘲笑我.从小就纤弱的我只会用眼泪去面对,然后拖着破了车胎的车一路哭着回家.这件事被读高我一个年级的哥哥知道后,他带着一帮人去找欺负我的那些人算帐,结果双方打了起来.我还记得那次哥哥的眼角被别人的拳头挥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那道伤疤现在还在哥哥的眼角上,那是他对他年幼的弟弟的爱的铭记.哥哥因为那次打架被学校退了学.但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身后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哥哥.哥哥用他的学业为我换来了整个中学的安宁.

哥哥辍学后也曾一度打工.但哥哥有一双巧手,又兼有聪慧的天资.他在电器修理和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方面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在我升入高中那年,哥哥同人一起合伙去深圳,干起了手机修理.在我升入高二进入高三以来,我回家的次数减少了许多.能遇上哥三姐

三姐给我的印象就是聪明,强干,而且还有些泼辣.她是三个姐姐当中年龄离我最近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很谈得来.三姐的性格与二姐截然不同.二姐本分,温和.三姐则是个满肚子注意,即精明又强干的人.用现代人的话讲就是有女强人的味道.

小学的时候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里就读.那时的我身体比一般的同学都纤弱,所以有些不友好的同学常常爱欺负我.懦弱的我每次都会哭着去找高我几个年级的姐姐.而后她会带着我去找那些欺负我的人算帐.童年里在学校的我是在姐姐的保护下成长的.

姐姐的聪明表现在她的学习成绩上.每次考试都拿全班第一,全年纪第一.“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学习标兵“等称号她是年年都拿的.证书奖状什么的贴得小小的家都快成了博物馆.父亲每次看着三姐抱回的奖状都会乐得合不了嘴.父亲对三姐的期望是最大的,因为在我们几姐弟当中三姐是读书读得最棒的.父亲希望三姐能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在小考中三姐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所中学.在接到报名通知书的时候,父亲喜得搁下了农活,为三姐张罗上学的各种东西,那也许是父亲十几年来除了他结婚那天外的第一次“罢工“了.

可好景不长,姐姐在初中读了一年后,奶奶的去世,给原本家底就微薄的家添上了重担.办完奶奶的丧事后家里负债累累.三姐本想辍学,但父亲坚决不肯.三姐在继续读了一年后,不忍父亲为她的学业那样劳累.他把父亲给她的学费退了回来,然后外出打工.辍学,外出打工再一直做到失去青春,这像一个魔咒一样纠缠着农家的孩子.父亲在看到姐姐退回的学费时老泪纵横,责备着自己的无能.直到现在,父亲每次想起都会心痛不已,“我对不起你姐姐“没次都流着泪对我说.没能让几孩子都学有所成,这是让人很遗憾.但我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而且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我们从不敢怪父亲要这一点上的“无能“.对于这一点大姐清楚,二姐明白,三姐就更懂得了.

大姐的命运是个悲剧,二姐亦然,难道三姐也要注定走上她们的老路?在失去就学的机会后姐姐的聪明好学和精明强干让她有了与大姐,二姐不同的人生道路.带着初二学历外出打工的三姐,在两年后学成了一门手艺.她说服父亲后毅然去了深圳同表哥合伙做窗帘加工.生意在之后也有了一点收获,这也为我的高中生涯带来了一篮希望,如今我每年的学费都是三姐提供的.我知道如果当年她坚持读的话那辍学的人会是我.她把这个学习的机会让给了我,使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文化的熏陶下逐渐成长.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同她谈什么报答.但我明白我明年的成绩高考成绩单能让她的付出更有价值,她也能为自己的付出感到欣慰.

哥哥

哥哥比我年长两岁,是从小学到初中和我同生同长的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但却很少有言语.这或许是我们的性格不同的原因吧.哥哥并不爱学习,但为人豪爽热情,爱交朋友.而我虽喜欢沉迷书海,却对世俗的那些东西不怎么懂,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同样也是不可深交的那种.这些不同的性格让我们之间的距渐变渐远.曾经我以为他是不怎么在意我这个弟弟的.可后来在初中的一件事才使愚笨的我知道,原来他和家里的每个人都一样,都那样疼爱着我.

那是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发生的事.我知道作为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娃在城里人看起来是有些土里土气的.加上我的性格的懦弱,所以我中学一开始就成了城里的孩子的欺负对象.他们扎我单车的轮胎,或是一群人围着我不让我走,奚落我,嘲笑我.从小就纤弱的我只会用眼泪去面对,然后拖着破了车胎的车一路哭着回家.这件事被读高我一个年级的哥哥知道后,他带着一帮人去找欺负我的那些人算帐,结果双方打了起来.我还记得那次哥哥的眼角被别人的拳头挥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那道伤疤现在还在哥哥的眼角上,那是他对他年幼的弟弟的爱的铭记.哥哥因为那次打架被学校退了学.但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身后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哥哥.哥哥用他的学业为我换来了整个中学的安宁.

哥哥辍学后也曾一度打工.但哥哥有一双巧手,又兼有聪慧的天资.他在电器修理和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方面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在我升入高中那年,哥哥同人一起合伙去深圳,干起了手机修理.在我升入高二进入高三以来,我回家的次数减少了许多.能遇上哥三姐

三姐给我的印象就是聪明,强干,而且还有些泼辣.她是三个姐姐当中年龄离我最近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很谈得来.三姐的性格与二姐截然不同.二姐本分,温和.三姐则是个满肚子注意,即精明又强干的人.用现代人的话讲就是有女强人的味道.

小学的时候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里就读.那时的我身体比一般的同学都纤弱,所以有些不友好的同学常常爱欺负我.懦弱的我每次都会哭着去找高我几个年级的姐姐.而后她会带着我去找那些欺负我的人算帐.童年里在学校的我是在姐姐的保护下成长的.

姐姐的聪明表现在她的学习成绩上.每次考试都拿全班第一,全年纪第一.“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学习标兵“等称号她是年年都拿的.证书奖状什么的贴得小小的家都快成了博物馆.父亲每次看着三姐抱回的奖状都会乐得合不了嘴.父亲对三姐的期望是最大的,因为在我们几姐弟当中三姐是读书读得最棒的.父亲希望三姐能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在小考中三姐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所中学.在接到报名通知书的时候,父亲喜得搁下了农活,为三姐张罗上学的各种东西,那也许是父亲十几年来除了他结婚那天外的第一次“罢工“了.

可好景不长,姐姐在初中读了一年后,奶奶的去世,给原本家底就微薄的家添上了重担.办完奶奶的丧事后家里负债累累.三姐本想辍学,但父亲坚决不肯.三姐在继续读了一年后,不忍父亲为她的学业那样劳累.他把父亲给她的学费退了回来,然后外出打工.辍学,外出打工再一直做到失去青春,这像一个魔咒一样纠缠着农家的孩子.父亲在看到姐姐退回的学费时老泪纵横,责备着自己的无能.直到现在,父亲每次想起都会心痛不已,“我对不起你姐姐“没次都流着泪对我说.没能让几孩子都学有所成,这是让人很遗憾.但我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而且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我们从不敢怪父亲要这一点上的“无能“.对于这一点大姐清楚,二姐明白,三姐就更懂得了.

大姐的命运是个悲剧,二姐亦然,难道三姐也要注定走上她们的老路?在失去就学的机会后姐姐的聪明好学和精明强干让她有了与大姐,二姐不同的人生道路.带着初二学历外出打工的三姐,在两年后学成了一门手艺.她说服父亲后毅然去了深圳同表哥合伙做窗帘加工.生意在之后也有了一点收获,这也为我的高中生涯带来了一篮希望,如今我每年的学费都是三姐提供的.我知道如果当年她坚持读的话那辍学的人会是我.她把这个学习的机会让给了我,使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文化的熏陶下逐渐成长.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同她谈什么报答.但我明白我明年的成绩高考成绩单能让她的付出更有价值,她也能为自己的付出感到欣慰.

哥哥

哥哥比我年长两岁,是从小学到初中和我同生同长的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但却很少有言语.这或许是我们的性格不同的原因吧.哥哥并不爱学习,但为人豪爽热情,爱交朋友.而我虽喜欢沉迷书海,却对世俗的那些东西不怎么懂,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同样也是不可深交的那种.这些不同的性格让我们之间的距渐变渐远.曾经我以为他是不怎么在意我这个弟弟的.可后来在初中的一件事才使愚笨的我知道,原来他和家里的每个人都一样,都那样疼爱着我.

那是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发生的事.我知道作为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娃在城里人看起来是有些土里土气的.加上我的性格的懦弱,所以我中学一开始就成了城里的孩子的欺负对象.他们扎我单车的轮胎,或是一群人围着我不让我走,奚落我,嘲笑我.从小就纤弱的我只会用眼泪去面对,然后拖着破了车胎的车一路哭着回家.这件事被读高我一个年级的哥哥知道后,他带着一帮人去找欺负我的那些人算帐,结果双方打了起来.我还记得那次哥哥的眼角被别人的拳头挥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那道伤疤现在还在哥哥的眼角上,那是他对他年幼的弟弟的爱的铭记.哥哥因为那次打架被学校退了学.但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身后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哥哥.哥哥用他的学业为我换来了整个中学的安宁.

哥哥辍学后也曾一度打工.但哥哥有一双巧手,又兼有聪慧的天资.他在电器修理和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方面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在我升入高中那年,哥哥同人一起合伙去深圳,干起了手机修理.在我升入高二进入高三以来,我回家的次数减少了许多.能遇上哥三姐

三姐给我的印象就是聪明,强干,而且还有些泼辣.她是三个姐姐当中年龄离我最近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很谈得来.三姐的性格与二姐截然不同.二姐本分,温和.三姐则是个满肚子注意,即精明又强干的人.用现代人的话讲就是有女强人的味道.

小学的时候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里就读.那时的我身体比一般的同学都纤弱,所以有些不友好的同学常常爱欺负我.懦弱的我每次都会哭着去找高我几个年级的姐姐.而后她会带着我去找那些欺负我的人算帐.童年里在学校的我是在姐姐的保护下成长的.

姐姐的聪明表现在她的学习成绩上.每次考试都拿全班第一,全年纪第一.“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学习标兵“等称号她是年年都拿的.证书奖状什么的贴得小小的家都快成了博物馆.父亲每次看着三姐抱回的奖状都会乐得合不了嘴.父亲对三姐的期望是最大的,因为在我们几姐弟当中三姐是读书读得最棒的.父亲希望三姐能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在小考中三姐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所中学.在接到报名通知书的时候,父亲喜得搁下了农活,为三姐张罗上学的各种东西,那也许是父亲十几年来除了他结婚那天外的第一次“罢工“了.

可好景不长,姐姐在初中读了一年后,奶奶的去世,给原本家底就微薄的家添上了重担.办完奶奶的丧事后家里负债累累.三姐本想辍学,但父亲坚决不肯.三姐在继续读了一年后,不忍父亲为她的学业那样劳累.他把父亲给她的学费退了回来,然后外出打工.辍学,外出打工再一直做到失去青春,这像一个魔咒一样纠缠着农家的孩子.父亲在看到姐姐退回的学费时老泪纵横,责备着自己的无能.直到现在,父亲每次想起都会心痛不已,“我对不起你姐姐“没次都流着泪对我说.没能让几孩子都学有所成,这是让人很遗憾.但我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而且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我们从不敢怪父亲要这一点上的“无能“.对于这一点大姐清楚,二姐明白,三姐就更懂得了.

大姐的命运是个悲剧,二姐亦然,难道三姐也要注定走上她们的老路?在失去就学的机会后姐姐的聪明好学和精明强干让她有了与大姐,二姐不同的人生道路.带着初二学历外出打工的三姐,在两年后学成了一门手艺.她说服父亲后毅然去了深圳同表哥合伙做窗帘加工.生意在之后也有了一点收获,这也为我的高中生涯带来了一篮希望,如今我每年的学费都是三姐提供的.我知道如果当年她坚持读的话那辍学的人会是我.她把这个学习的机会让给了我,使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文化的熏陶下逐渐成长.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同她谈什么报答.但我明白我明年的成绩高考成绩单能让她的付出更有价值,她也能为自己的付出感到欣慰.

哥哥

哥哥比我年长两岁,是从小学到初中和我同生同长的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但却很少有言语.这或许是我们的性格不同的原因吧.哥哥并不爱学习,但为人豪爽热情,爱交朋友.而我虽喜欢沉迷书海,却对世俗的那些东西不怎么懂,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同样也是不可深交的那种.这些不同的性格让我们之间的距渐变渐远.曾经我以为他是不怎么在意我这个弟弟的.可后来在初中的一件事才使愚笨的我知道,原来他和家里的每个人都一样,都那样疼爱着我.

那是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发生的事.我知道作为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娃在城里人看起来是有些土里土气的.加上我的性格的懦弱,所以我中学一开始就成了城里的孩子的欺负对象.他们扎我单车的轮胎,或是一群人围着我不让我走,奚落我,嘲笑我.从小就纤弱的我只会用眼泪去面对,然后拖着破了车胎的车一路哭着回家.这件事被读高我一个年级的哥哥知道后,他带着一帮人去找欺负我的那些人算帐,结果双方打了起来.我还记得那次哥哥的眼角被别人的拳头挥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那道伤疤现在还在哥哥的眼角上,那是他对他年幼的弟弟的爱的铭记.哥哥因为那次打架被学校退了学.但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身后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哥哥.哥哥用他的学业为我换来了整个中学的安宁.

哥哥辍学后也曾一度打工.但哥哥有一双巧手,又兼有聪慧的天资.他在电器修理和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方面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在我升入高中那年,哥哥同人一起合伙去深圳,干起了手机修理.在我升入高二进入高三以来,我回家的次数减少了许多.能遇上哥三姐

三姐给我的印象就是聪明,强干,而且还有些泼辣.她是三个姐姐当中年龄离我最近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很谈得来.三姐的性格与二姐截然不同.二姐本分,温和.三姐则是个满肚子注意,即精明又强干的人.用现代人的话讲就是有女强人的味道.

小学的时候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里就读.那时的我身体比一般的同学都纤弱,所以有些不友好的同学常常爱欺负我.懦弱的我每次都会哭着去找高我几个年级的姐姐.而后她会带着我去找那些欺负我的人算帐.童年里在学校的我是在姐姐的保护下成长的.

姐姐的聪明表现在她的学习成绩上.每次考试都拿全班第一,全年纪第一.“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学习标兵“等称号她是年年都拿的.证书奖状什么的贴得小小的家都快成了博物馆.父亲每次看着三姐抱回的奖状都会乐得合不了嘴.父亲对三姐的期望是最大的,因为在我们几姐弟当中三姐是读书读得最棒的.父亲希望三姐能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在小考中三姐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所中学.在接到报名通知书的时候,父亲喜得搁下了农活,为三姐张罗上学的各种东西,那也许是父亲十几年来除了他结婚那天外的第一次“罢工“了.

可好景不长,姐姐在初中读了一年后,奶奶的去世,给原本家底就微薄的家添上了重担.办完奶奶的丧事后家里负债累累.三姐本想辍学,但父亲坚决不肯.三姐在继续读了一年后,不忍父亲为她的学业那样劳累.他把父亲给她的学费退了回来,然后外出打工.辍学,外出打工再一直做到失去青春,这像一个魔咒一样纠缠着农家的孩子.父亲在看到姐姐退回的学费时老泪纵横,责备着自己的无能.直到现在,父亲每次想起都会心痛不已,“我对不起你姐姐“没次都流着泪对我说.没能让几孩子都学有所成,这是让人很遗憾.但我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而且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我们从不敢怪父亲要这一点上的“无能“.对于这一点大姐清楚,二姐明白,三姐就更懂得了.

大姐的命运是个悲剧,二姐亦然,难道三姐也要注定走上她们的老路?在失去就学的机会后姐姐的聪明好学和精明强干让她有了与大姐,二姐不同的人生道路.带着初二学历外出打工的三姐,在两年后学成了一门手艺.她说服父亲后毅然去了深圳同表哥合伙做窗帘加工.生意在之后也有了一点收获,这也为我的高中生涯带来了一篮希望,如今我每年的学费都是三姐提供的.我知道如果当年她坚持读的话那辍学的人会是我.她把这个学习的机会让给了我,使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文化的熏陶下逐渐成长.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同她谈什么报答.但我明白我明年的成绩高考成绩单能让她的付出更有价值,她也能为自己的付出感到欣慰.

哥哥

哥哥比我年长两岁,是从小学到初中和我同生同长的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但却很少有言语.这或许是我们的性格不同的原因吧.哥哥并不爱学习,但为人豪爽热情,爱交朋友.而我虽喜欢沉迷书海,却对世俗的那些东西不怎么懂,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同样也是不可深交的那种.这些不同的性格让我们之间的距渐变渐远.曾经我以为他是不怎么在意我这个弟弟的.可后来在初中的一件事才使愚笨的我知道,原来他和家里的每个人都一样,都那样疼爱着我.

那是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发生的事.我知道作为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娃在城里人看起来是有些土里土气的.加上我的性格的懦弱,所以我中学一开始就成了城里的孩子的欺负对象.他们扎我单车的轮胎,或是一群人围着我不让我走,奚落我,嘲笑我.从小就纤弱的我只会用眼泪去面对,然后拖着破了车胎的车一路哭着回家.这件事被读高我一个年级的哥哥知道后,他带着一帮人去找欺负我的那些人算帐,结果双方打了起来.我还记得那次哥哥的眼角被别人的拳头挥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那道伤疤现在还在哥哥的眼角上,那是他对他年幼的弟弟的爱的铭记.哥哥因为那次打架被学校退了学.但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身后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哥哥.哥哥用他的学业为我换来了整个中学的安宁.

哥哥辍学后也曾一度打工.但哥哥有一双巧手,又兼有聪慧的天资.他在电器修理和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方面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在我升入高中那年,哥哥同人一起合伙去深圳,干起了手机修理.在我升入高二进入高三以来,我回家的次数减少了许多.能遇上哥三姐

三姐给我的印象就是聪明,强干,而且还有些泼辣.她是三个姐姐当中年龄离我最近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很谈得来.三姐的性格与二姐截然不同.二姐本分,温和.三姐则是个满肚子注意,即精明又强干的人.用现代人的话讲就是有女强人的味道.

小学的时候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里就读.那时的我身体比一般的同学都纤弱,所以有些不友好的同学常常爱欺负我.懦弱的我每次都会哭着去找高我几个年级的姐姐.而后她会带着我去找那些欺负我的人算帐.童年里在学校的我是在姐姐的保护下成长的.

姐姐的聪明表现在她的学习成绩上.每次考试都拿全班第一,全年纪第一.“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学习标兵“等称号她是年年都拿的.证书奖状什么的贴得小小的家都快成了博物馆.父亲每次看着三姐抱回的奖状都会乐得合不了嘴.父亲对三姐的期望是最大的,因为在我们几姐弟当中三姐是读书读得最棒的.父亲希望三姐能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在小考中三姐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所中学.在接到报名通知书的时候,父亲喜得搁下了农活,为三姐张罗上学的各种东西,那也许是父亲十几年来除了他结婚那天外的第一次“罢工“了.

可好景不长,姐姐在初中读了一年后,奶奶的去世,给原本家底就微薄的家添上了重担.办完奶奶的丧事后家里负债累累.三姐本想辍学,但父亲坚决不肯.三姐在继续读了一年后,不忍父亲为她的学业那样劳累.他把父亲给她的学费退了回来,然后外出打工.辍学,外出打工再一直做到失去青春,这像一个魔咒一样纠缠着农家的孩子.父亲在看到姐姐退回的学费时老泪纵横,责备着自己的无能.直到现在,父亲每次想起都会心痛不已,“我对不起你姐姐“没次都流着泪对我说.没能让几孩子都学有所成,这是让人很遗憾.但我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而且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我们从不敢怪父亲要这一点上的“无能“.对于这一点大姐清楚,二姐明白,三姐就更懂得了.

大姐的命运是个悲剧,二姐亦然,难道三姐也要注定走上她们的老路?在失去就学的机会后姐姐的聪明好学和精明强干让她有了与大姐,二姐不同的人生道路.带着初二学历外出打工的三姐,在两年后学成了一门手艺.她说服父亲后毅然去了深圳同表哥合伙做窗帘加工.生意在之后也有了一点收获,这也为我的高中生涯带来了一篮希望,如今我每年的学费都是三姐提供的.我知道如果当年她坚持读的话那辍学的人会是我.她把这个学习的机会让给了我,使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文化的熏陶下逐渐成长.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同她谈什么报答.但我明白我明年的成绩高考成绩单能让她的付出更有价值,她也能为自己的付出感到欣慰.

哥哥

哥哥比我年长两岁,是从小学到初中和我同生同长的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但却很少有言语.这或许是我们的性格不同的原因吧.哥哥并不爱学习,但为人豪爽热情,爱交朋友.而我虽喜欢沉迷书海,却对世俗的那些东西不怎么懂,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同样也是不可深交的那种.这些不同的性格让我们之间的距渐变渐远.曾经我以为他是不怎么在意我这个弟弟的.可后来在初中的一件事才使愚笨的我知道,原来他和家里的每个人都一样,都那样疼爱着我.

那是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发生的事.我知道作为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娃在城里人看起来是有些土里土气的.加上我的性格的懦弱,所以我中学一开始就成了城里的孩子的欺负对象.他们扎我单车的轮胎,或是一群人围着我不让我走,奚落我,嘲笑我.从小就纤弱的我只会用眼泪去面对,然后拖着破了车胎的车一路哭着回家.这件事被读高我一个年级的哥哥知道后,他带着一帮人去找欺负我的那些人算帐,结果双方打了起来.我还记得那次哥哥的眼角被别人的拳头挥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那道伤疤现在还在哥哥的眼角上,那是他对他年幼的弟弟的爱的铭记.哥哥因为那次打架被学校退了学.但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身后有一个多么疼爱我的哥哥.哥哥用他的学业为我换来了整个中学的安宁.

哥哥辍学后也曾一度打工.但哥哥有一双巧手,又兼有聪慧的天资.他在电器修理和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方面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在我升入高中那年,哥哥同人一起合伙去深圳,干起了手机修理.在我升入高二进入高三以来,我回家的次数减少了许多.能遇上哥


今年的秋天雨特别的多。今天上午第一节课铃声刚响,外面又开始下雨了。我在拿课本,只听凡姝在叫我:"泽璇,快看窗外!"我听了忍不住好奇的往窗外一看:“哇!好美呀!”我情不自禁地嚷道。

只见窗外晴空万里,可是学校后面的居民楼上空却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只见乌云飘浮在半空中。一大团一大团的,厚厚的,就像加了少量水的墨汁,很浓很浓。在乌云上空却又是蓝天,蓝的像一潭清澈见底的清水。

我正欣赏着这美丽景色的时候,一阵大风吹了过来“碰,吧。”我的水壶掉了,窗帘也被这一股强劲的风刮得飘起来。我手忙脚乱地把窗帘从我头上掀开,又忙着去收拾我的笔盒和水壶,这一阵风可把我们忙坏了,窗户终于关上了。我又听见“轰隆”一声响,“啊!”陈嫔吓得双手紧紧捂住耳朵,脸埋下。雨越下越大,玻璃窗上时不时地发出“噼啪,噼啪”的声音,像一根鞭子,时不时地抽打着玻璃。

没多久,雨过天晴了,那些乌云渐渐变成了白云。最有去的是那些乌云了!它变成了一个“悬崖”,在悬崖的上面有一只“大袋鼠”,这只袋鼠脸朝上,身子微微向右倾斜,两只后脚向里合拢,后脚向后弹去,似乎想和上面的白云姐妹会合呢!袋鼠身后跟着一只刚刚满周岁,走路也走不稳的小狗。小狗叫着说:“袋鼠阿姨,等等我哎,等等我!”突然,在悬崖和上空之间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光芒,成了一条天然的“彩带”把悬崖和上空隔开了。

雨,是美的,雨,是迷蒙的,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