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的唯美作文(共七篇)

在文字中畅游轻轻地叩响记忆的门扉,十四年花开花落,都沉浸于最初的梦魇;十四个春夏秋冬,用文字谱写出了恒久的曲目。

总认为自己是唯美主义者,那些华丽精湛的图画让人爱不释手。而那跃然纸上的文字更是将心灵推上了唯美的顶端。多少豪情壮志,多少恬静素雅,多少荡气回肠,都在泛黄的纸张中散发出文字特有的芳香。

“不是英雄,不读‘三国’”,读过“三国”,方知何为“英雄”。作为中国古代四大名着之一的《三国演义》,在文学史上有着牢不可破的根基。而其中的英雄豪杰,才是感动万千读者的原因所在。“曹操煮酒论英雄”“美髯公千里走单骑”“诸葛亮智取三城”,哪一个不是流传千古的乱世英雄?罗贯中用他的文字传诵着“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试问读过泰戈尔诗集的人,谁能不被他那清新的文字所吸引?这是孩童才拥有的清澈瞳眸,天真得像小儿的梦呓,稚嫩得如初春的新叶。“让生如夏花之‘绚烂,让生如秋叶之静美。”他用“飞鸟”、用“新月”、用“流萤”、用“吉檀迦利”……为后人勾勒出一片蔚蓝的天。

现代作家中的“唯美主义先锋”,非郭敬明莫数。那段惨淡、欢乐、喧嚣、朦胧的青春,在他书中悄悄吟唱,直到“物是人事事休”的凄凉得到挥发与蔓延。让泪水在心底渐渐发酵,我们记住了那个“夏季”的“梦里花落知多少”。

文字是流诸笔端的天籁;是呈致眼前的晴空;是溶入内心的醇酒……

收起记忆,在梦想中远行,在文字中畅游。

玫瑰花开

淅淅沥沥的春雨唤醒了熟睡的玫瑰.悄悄地,她张开了唯美却又含蓄的脸庞.玫瑰美在她的含蓄.她不象牡丹那样绚烂,不象茉莉那样浓香,不象百合那样皎洁.她,有着其他任何花儿没有的象征--爱情. 不知什么时候,玫瑰成了爱情的代名词.有玫瑰的地方就有恋人.玫瑰特有的香味给予恋人无限的回味.

在中世纪的欧洲,玫瑰代表着神灵的方向,她是那般神秘.可今天为何演变成爱情的象征我们不得而知.玫瑰为世代人们传递着爱情,她的贡献有谁能说的清楚,有些自以为知晓玫瑰花语的人们总要高呼:"什么玫瑰,庸俗!"庸俗?何以得知.难道玫瑰为人们承载太多的爱情换来的就是一句庸俗?

不管陶渊明独爱菊,李唐人独爱牡丹,还是周敦颐独爱莲,我始终不逾的爱着玫瑰.她的品格才是最高贵的.竞百花,却依然拥有那份淡淡的幽香;传递着哪怕最低劣的爱情,却依然保持那份高贵;被人们四处传递却依然秉着谦恭而含蓄的直至枯萎.如果她的花瓣被恶意掰开,不出一天她就将死去,因为她要保持那份谦恭,保护自己的那种高贵不被尘世的污秽玷辱.

今天,自己用心浇灌的玫瑰开了,开满花园,开满心田.间或采些许花瓣夹在书中留个纪念.

初夏的玫瑰开得正旺,可实际上她已经败了,玫瑰永远开在半掩半虚,含蓄幽香的初春.

仍旧驻足远眺,等待花开花落,等待来年春天又一个玫瑰花开的季节.

(看到花园里自己种的玫瑰花娇艳的盛开,不禁有些感慨,感慨自己的努力得到了结果,也感慨^^^,然后就写出了这篇文章,献给同样喜爱玫瑰的人)

感恩之心

昔日的阳光在晨雾中散去,天空里,只留下生活的微笑;平静的湖水,透着草儿的芬芳,生活的美,你触摸得到吗?心与心的牵挂,手把手的扶持,因为拥有爱,即使在贫瘠的土地上,娇艳的鲜花也能盛开。

感恩曾经的岁月——

突破时空的限制,让情感顿时变得广博而深刻,让我们感受到了感恩在生命时刻的重要意义。家人给了我们生命,我们对父母要常怀感恩之心;青春赋予我们活力,相拥取暖,我对青春常怀感恩之心;思想给予我们理智与朴实,我对思想常怀感恩之心。知恩图报,一双手抚摸了我多少次,一缕深情目光温暖了我多少次,一句关切的问候摇曳了我多少次?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亲情无法用感恩回报,因为她是我们看到人间的真善美,看到色彩缤纷的世界。而这时,我要感谢上天,感谢上天给了自己那般和蔼的父母,感谢父母给了自己一个完整的家和展望放飞希望的能力。

感恩之心也随青春与我常伴。青春的美好,青春的光辉,似初春的花儿开放的声音,因为阳光雨露清秀飘逸而惊艳。那一抹春意,是镌刻在人的心灵甘泉里,洋溢着芬芳,悠长美丽。我的眼里,青春是动听的歌谣 是生命的阶级段,使人生的光亮多彩。

14岁的思想已经萌芽,很多时间,我常常感性,尝试进行三分钟的回忆与感恩。坐在被雨滴滑下道道雨痕的玻璃窗前,专注的闭上眼睛,想着我所感恩的人和事,总是感到积极乐观。

生活的喜怒让我懂得:People can I can

一颗微不足道的小草,以它能开出像海一般湛蓝的花,感恩的面对世界;一只毫不起眼的小鸟,以它那动听的歌声,感恩的面对世界。曾经的岁月,在无形中逝去,以它带来的一切唯美,感恩的面对世界......

年·华

有时候,心承载不住我们那短短的记忆,因为他们太重了 ————一个朋友对我说的,相似的背影,不一样的人

这句话我总会以为是多少年前一个不经意的黄昏,我一人看斜阳时写下的。可惜啊,不是,从来都不是,再怎样的失落唯美,琉璃易碎,不过都是我一个人可悲的幻象。

又是八月,却是丝雨。365天的痴迷,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盛夏的八月,燥热而多情。第一次见到你,天宇倾苍,漫天的乌云,厚重如地狱的颜色,耳边不经意的的风声,划过眼际,终于打开了,抑制不住的宣泄的的入口,刹那间,漫天清泪。是天使在哭吗?我撑着一把伞,流连在人群,低眼看人来人往,漫不经心,飘絮惆怅。

“你好。”一阵清脆,一个人的世界灰飞烟灭,耳边淡如清烟的雨滴渐渐消逝在心灵的边角,我一个人用孤寂铸成的城堡如此的不堪一击。你说爱的词,参差的短句,凄美婉转,正诉哀情,你爱的柳隐,工诗善词又怜影。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你说你怜惜她,说她空有一身的才情,却生在明末清初的动荡中,郁郁而终,你说上苍一定是嫉妒她是个女子,于是让她晚来世了几百年,你说她命中注定是柳七的妻子,却经不住轮回,委身嫁了大她三十岁的钱益谦。

“最怜玉人可爱处,经不住,雨打风流过,章台柳隐路,画不成,乱红云卷飘零中”这是你想要说的吧,我带你说出口,雨纵天帘,更符合意境吧——可是,雨停了,不偏不巧,夏天像个淘气的孩子,不过却让我认识了一个如此有才情的女子。

慢慢收起雨伞,嘴角升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见。”“再见。”

下一刻的相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考试时,休息的时候,闲得无聊,不由自主的在草稿纸上一点一点描摹起容若的句子,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这种用诗词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唯美的句子呢。”两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不经意间再一次相连,抬起头,眼神交错的瞬间,形容不出来的电信号在神经中以快得超过上限的速度传递,病恹恹的阳光穿过图书馆生了锈的栏杆照进来,将几天前的那个雨天透过时空完美的融合,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美得无可挑剔。

纳兰性德。纳兰容若。清初的男子,以美为原则开展和继续的,脚踏实地的人生,演绎得那般美丽,只是美得有些悲怆,有些凄清。他是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男子,上演了一段几百年来无数后人为之倾倒的传奇。

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

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

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

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

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

最美丽的樱花,凋谢在最美丽的初春,樱花点点,思量却是,无情有思,流光抛,只是天公泪。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我笑笑,低头不语。看你远去的背影,抬起久违的眼神拥抱倾泻下来的阳光,流连在瞬间的永恒,如诗如画,嘴角不经意间扬起。八月,原来也可以这般唯美

当孤独世界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思念的洪流,便一发不可收拾,浩荡肆意。

每次都会在屏幕的另一边,仔细咀嚼你的句子那头的思绪,每次都会和你一起沉迷在烟海般的辞藻中,说好以后要到南方去,聊各自的梦想,想回到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做个文人,在钱塘吟唱烟柳画桥,在黄州高歌大江东去,看红尘中的镜花水月,笑岁月不经意的荏苒过往,看十里烟花微翠,看一片片飞花弄清,做个纯粹的文人,在金花粉饰之地留下自己的一点足迹,卑微的为词的奇葩点缀一丝微不足道的丝雨。

都是爱做梦的孩子,一个朋友如是说。是啊,都是爱做梦的孩子,拼命地想要颠覆现实的坚冰,却只是回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起点,零落之后的零落,我的梦醒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为一个飘渺的梦,痴迷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你静悄悄地来,又不带一丝痕迹的离开,唯一让我记起的,不过是一个毫不存在的幻影,一个在梦里陪我走过三百六十五天的影子。

轰然间,又一个世界灰飞烟灭。现世的寒冰像天幕一样毫不留情的倒塌——我才不是什么容若,不是什么文人,甚至连个文科生都不是。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现实的世界,才没有什么词中的唯美,樱花点点,思量却是,

有时候,心承载不住我们那短短的记忆,因为他们太重了 ————一个朋友对我说的,相似的背影,不一样的人

这句话我总会以为是多少年前一个不经意的黄昏,我一人看斜阳时写下的。可惜啊,不是,从来都不是,再怎样的失落唯美,琉璃易碎,不过都是我一个人可悲的幻象。

又是八月,却是丝雨。365天的痴迷,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盛夏的八月,燥热而多情。第一次见到你,天宇倾苍,漫天的乌云,厚重如地狱的颜色,耳边不经意的的风声,划过眼际,终于打开了,抑制不住的宣泄的的入口,刹那间,漫天清泪。是天使在哭吗?我撑着一把伞,流连在人群,低眼看人来人往,漫不经心,飘絮惆怅。

“你好。”一阵清脆,一个人的世界灰飞烟灭,耳边淡如清烟的雨滴渐渐消逝在心灵的边角,我一个人用孤寂铸成的城堡如此的不堪一击。你说爱的词,参差的短句,凄美婉转,正诉哀情,你爱的柳隐,工诗善词又怜影。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你说你怜惜她,说她空有一身的才情,却生在明末清初的动荡中,郁郁而终,你说上苍一定是嫉妒她是个女子,于是让她晚来世了几百年,你说她命中注定是柳七的妻子,却经不住轮回,委身嫁了大她三十岁的钱益谦。

“最怜玉人可爱处,经不住,雨打风流过,章台柳隐路,画不成,乱红云卷飘零中”这是你想要说的吧,我带你说出口,雨纵天帘,更符合意境吧——可是,雨停了,不偏不巧,夏天像个淘气的孩子,不过却让我认识了一个如此有才情的女子。

慢慢收起雨伞,嘴角升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见。”“再见。”

下一刻的相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考试时,休息的时候,闲得无聊,不由自主的在草稿纸上一点一点描摹起容若的句子,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这种用诗词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唯美的句子呢。”两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不经意间再一次相连,抬起头,眼神交错的瞬间,形容不出来的电信号在神经中以快得超过上限的速度传递,病恹恹的阳光穿过图书馆生了锈的栏杆照进来,将几天前的那个雨天透过时空完美的融合,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美得无可挑剔。

纳兰性德。纳兰容若。清初的男子,以美为原则开展和继续的,脚踏实地的人生,演绎得那般美丽,只是美得有些悲怆,有些凄清。他是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男子,上演了一段几百年来无数后人为之倾倒的传奇。

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

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

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

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

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

最美丽的樱花,凋谢在最美丽的初春,樱花点点,思量却是,无情有思,流光抛,只是天公泪。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我笑笑,低头不语。看你远去的背影,抬起久违的眼神拥抱倾泻下来的阳光,流连在瞬间的永恒,如诗如画,嘴角不经意间扬起。八月,原来也可以这般唯美

当孤独世界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思念的洪流,便一发不可收拾,浩荡肆意。

每次都会在屏幕的另一边,仔细咀嚼你的句子那头的思绪,每次都会和你一起沉迷在烟海般的辞藻中,说好以后要到南方去,聊各自的梦想,想回到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做个文人,在钱塘吟唱烟柳画桥,在黄州高歌大江东去,看红尘中的镜花水月,笑岁月不经意的荏苒过往,看十里烟花微翠,看一片片飞花弄清,做个纯粹的文人,在金花粉饰之地留下自己的一点足迹,卑微的为词的奇葩点缀一丝微不足道的丝雨。

都是爱做梦的孩子,一个朋友如是说。是啊,都是爱做梦的孩子,拼命地想要颠覆现实的坚冰,却只是回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起点,零落之后的零落,我的梦醒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为一个飘渺的梦,痴迷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你静悄悄地来,又不带一丝痕迹的离开,唯一让我记起的,不过是一个毫不存在的幻影,一个在梦里陪我走过三百六十五天的影子。

轰然间,又一个世界灰飞烟灭。现世的寒冰像天幕一样毫不留情的倒塌——我才不是什么容若,不是什么文人,甚至连个文科生都不是。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现实的世界,才没有什么词中的唯美,樱花点点,思量却是,

有时候,心承载不住我们那短短的记忆,因为他们太重了 ————一个朋友对我说的,相似的背影,不一样的人

这句话我总会以为是多少年前一个不经意的黄昏,我一人看斜阳时写下的。可惜啊,不是,从来都不是,再怎样的失落唯美,琉璃易碎,不过都是我一个人可悲的幻象。

又是八月,却是丝雨。365天的痴迷,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盛夏的八月,燥热而多情。第一次见到你,天宇倾苍,漫天的乌云,厚重如地狱的颜色,耳边不经意的的风声,划过眼际,终于打开了,抑制不住的宣泄的的入口,刹那间,漫天清泪。是天使在哭吗?我撑着一把伞,流连在人群,低眼看人来人往,漫不经心,飘絮惆怅。

“你好。”一阵清脆,一个人的世界灰飞烟灭,耳边淡如清烟的雨滴渐渐消逝在心灵的边角,我一个人用孤寂铸成的城堡如此的不堪一击。你说爱的词,参差的短句,凄美婉转,正诉哀情,你爱的柳隐,工诗善词又怜影。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你说你怜惜她,说她空有一身的才情,却生在明末清初的动荡中,郁郁而终,你说上苍一定是嫉妒她是个女子,于是让她晚来世了几百年,你说她命中注定是柳七的妻子,却经不住轮回,委身嫁了大她三十岁的钱益谦。

“最怜玉人可爱处,经不住,雨打风流过,章台柳隐路,画不成,乱红云卷飘零中”这是你想要说的吧,我带你说出口,雨纵天帘,更符合意境吧——可是,雨停了,不偏不巧,夏天像个淘气的孩子,不过却让我认识了一个如此有才情的女子。

慢慢收起雨伞,嘴角升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见。”“再见。”

下一刻的相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考试时,休息的时候,闲得无聊,不由自主的在草稿纸上一点一点描摹起容若的句子,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这种用诗词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唯美的句子呢。”两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不经意间再一次相连,抬起头,眼神交错的瞬间,形容不出来的电信号在神经中以快得超过上限的速度传递,病恹恹的阳光穿过图书馆生了锈的栏杆照进来,将几天前的那个雨天透过时空完美的融合,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美得无可挑剔。

纳兰性德。纳兰容若。清初的男子,以美为原则开展和继续的,脚踏实地的人生,演绎得那般美丽,只是美得有些悲怆,有些凄清。他是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男子,上演了一段几百年来无数后人为之倾倒的传奇。

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

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

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

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

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

最美丽的樱花,凋谢在最美丽的初春,樱花点点,思量却是,无情有思,流光抛,只是天公泪。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我笑笑,低头不语。看你远去的背影,抬起久违的眼神拥抱倾泻下来的阳光,流连在瞬间的永恒,如诗如画,嘴角不经意间扬起。八月,原来也可以这般唯美

当孤独世界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思念的洪流,便一发不可收拾,浩荡肆意。

每次都会在屏幕的另一边,仔细咀嚼你的句子那头的思绪,每次都会和你一起沉迷在烟海般的辞藻中,说好以后要到南方去,聊各自的梦想,想回到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做个文人,在钱塘吟唱烟柳画桥,在黄州高歌大江东去,看红尘中的镜花水月,笑岁月不经意的荏苒过往,看十里烟花微翠,看一片片飞花弄清,做个纯粹的文人,在金花粉饰之地留下自己的一点足迹,卑微的为词的奇葩点缀一丝微不足道的丝雨。

都是爱做梦的孩子,一个朋友如是说。是啊,都是爱做梦的孩子,拼命地想要颠覆现实的坚冰,却只是回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起点,零落之后的零落,我的梦醒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为一个飘渺的梦,痴迷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你静悄悄地来,又不带一丝痕迹的离开,唯一让我记起的,不过是一个毫不存在的幻影,一个在梦里陪我走过三百六十五天的影子。

轰然间,又一个世界灰飞烟灭。现世的寒冰像天幕一样毫不留情的倒塌——我才不是什么容若,不是什么文人,甚至连个文科生都不是。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现实的世界,才没有什么词中的唯美,樱花点点,思量却是,

有时候,心承载不住我们那短短的记忆,因为他们太重了 ————一个朋友对我说的,相似的背影,不一样的人

这句话我总会以为是多少年前一个不经意的黄昏,我一人看斜阳时写下的。可惜啊,不是,从来都不是,再怎样的失落唯美,琉璃易碎,不过都是我一个人可悲的幻象。

又是八月,却是丝雨。365天的痴迷,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盛夏的八月,燥热而多情。第一次见到你,天宇倾苍,漫天的乌云,厚重如地狱的颜色,耳边不经意的的风声,划过眼际,终于打开了,抑制不住的宣泄的的入口,刹那间,漫天清泪。是天使在哭吗?我撑着一把伞,流连在人群,低眼看人来人往,漫不经心,飘絮惆怅。

“你好。”一阵清脆,一个人的世界灰飞烟灭,耳边淡如清烟的雨滴渐渐消逝在心灵的边角,我一个人用孤寂铸成的城堡如此的不堪一击。你说爱的词,参差的短句,凄美婉转,正诉哀情,你爱的柳隐,工诗善词又怜影。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你说你怜惜她,说她空有一身的才情,却生在明末清初的动荡中,郁郁而终,你说上苍一定是嫉妒她是个女子,于是让她晚来世了几百年,你说她命中注定是柳七的妻子,却经不住轮回,委身嫁了大她三十岁的钱益谦。

“最怜玉人可爱处,经不住,雨打风流过,章台柳隐路,画不成,乱红云卷飘零中”这是你想要说的吧,我带你说出口,雨纵天帘,更符合意境吧——可是,雨停了,不偏不巧,夏天像个淘气的孩子,不过却让我认识了一个如此有才情的女子。

慢慢收起雨伞,嘴角升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见。”“再见。”

下一刻的相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考试时,休息的时候,闲得无聊,不由自主的在草稿纸上一点一点描摹起容若的句子,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这种用诗词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唯美的句子呢。”两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不经意间再一次相连,抬起头,眼神交错的瞬间,形容不出来的电信号在神经中以快得超过上限的速度传递,病恹恹的阳光穿过图书馆生了锈的栏杆照进来,将几天前的那个雨天透过时空完美的融合,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美得无可挑剔。

纳兰性德。纳兰容若。清初的男子,以美为原则开展和继续的,脚踏实地的人生,演绎得那般美丽,只是美得有些悲怆,有些凄清。他是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男子,上演了一段几百年来无数后人为之倾倒的传奇。

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

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

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

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

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

最美丽的樱花,凋谢在最美丽的初春,樱花点点,思量却是,无情有思,流光抛,只是天公泪。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我笑笑,低头不语。看你远去的背影,抬起久违的眼神拥抱倾泻下来的阳光,流连在瞬间的永恒,如诗如画,嘴角不经意间扬起。八月,原来也可以这般唯美

当孤独世界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思念的洪流,便一发不可收拾,浩荡肆意。

每次都会在屏幕的另一边,仔细咀嚼你的句子那头的思绪,每次都会和你一起沉迷在烟海般的辞藻中,说好以后要到南方去,聊各自的梦想,想回到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做个文人,在钱塘吟唱烟柳画桥,在黄州高歌大江东去,看红尘中的镜花水月,笑岁月不经意的荏苒过往,看十里烟花微翠,看一片片飞花弄清,做个纯粹的文人,在金花粉饰之地留下自己的一点足迹,卑微的为词的奇葩点缀一丝微不足道的丝雨。

都是爱做梦的孩子,一个朋友如是说。是啊,都是爱做梦的孩子,拼命地想要颠覆现实的坚冰,却只是回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起点,零落之后的零落,我的梦醒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为一个飘渺的梦,痴迷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你静悄悄地来,又不带一丝痕迹的离开,唯一让我记起的,不过是一个毫不存在的幻影,一个在梦里陪我走过三百六十五天的影子。

轰然间,又一个世界灰飞烟灭。现世的寒冰像天幕一样毫不留情的倒塌——我才不是什么容若,不是什么文人,甚至连个文科生都不是。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现实的世界,才没有什么词中的唯美,樱花点点,思量却是,

有时候,心承载不住我们那短短的记忆,因为他们太重了 ————一个朋友对我说的,相似的背影,不一样的人

这句话我总会以为是多少年前一个不经意的黄昏,我一人看斜阳时写下的。可惜啊,不是,从来都不是,再怎样的失落唯美,琉璃易碎,不过都是我一个人可悲的幻象。

又是八月,却是丝雨。365天的痴迷,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盛夏的八月,燥热而多情。第一次见到你,天宇倾苍,漫天的乌云,厚重如地狱的颜色,耳边不经意的的风声,划过眼际,终于打开了,抑制不住的宣泄的的入口,刹那间,漫天清泪。是天使在哭吗?我撑着一把伞,流连在人群,低眼看人来人往,漫不经心,飘絮惆怅。

“你好。”一阵清脆,一个人的世界灰飞烟灭,耳边淡如清烟的雨滴渐渐消逝在心灵的边角,我一个人用孤寂铸成的城堡如此的不堪一击。你说爱的词,参差的短句,凄美婉转,正诉哀情,你爱的柳隐,工诗善词又怜影。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你说你怜惜她,说她空有一身的才情,却生在明末清初的动荡中,郁郁而终,你说上苍一定是嫉妒她是个女子,于是让她晚来世了几百年,你说她命中注定是柳七的妻子,却经不住轮回,委身嫁了大她三十岁的钱益谦。

“最怜玉人可爱处,经不住,雨打风流过,章台柳隐路,画不成,乱红云卷飘零中”这是你想要说的吧,我带你说出口,雨纵天帘,更符合意境吧——可是,雨停了,不偏不巧,夏天像个淘气的孩子,不过却让我认识了一个如此有才情的女子。

慢慢收起雨伞,嘴角升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见。”“再见。”

下一刻的相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考试时,休息的时候,闲得无聊,不由自主的在草稿纸上一点一点描摹起容若的句子,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这种用诗词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唯美的句子呢。”两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不经意间再一次相连,抬起头,眼神交错的瞬间,形容不出来的电信号在神经中以快得超过上限的速度传递,病恹恹的阳光穿过图书馆生了锈的栏杆照进来,将几天前的那个雨天透过时空完美的融合,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美得无可挑剔。

纳兰性德。纳兰容若。清初的男子,以美为原则开展和继续的,脚踏实地的人生,演绎得那般美丽,只是美得有些悲怆,有些凄清。他是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男子,上演了一段几百年来无数后人为之倾倒的传奇。

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

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

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

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

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

最美丽的樱花,凋谢在最美丽的初春,樱花点点,思量却是,无情有思,流光抛,只是天公泪。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我笑笑,低头不语。看你远去的背影,抬起久违的眼神拥抱倾泻下来的阳光,流连在瞬间的永恒,如诗如画,嘴角不经意间扬起。八月,原来也可以这般唯美

当孤独世界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思念的洪流,便一发不可收拾,浩荡肆意。

每次都会在屏幕的另一边,仔细咀嚼你的句子那头的思绪,每次都会和你一起沉迷在烟海般的辞藻中,说好以后要到南方去,聊各自的梦想,想回到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做个文人,在钱塘吟唱烟柳画桥,在黄州高歌大江东去,看红尘中的镜花水月,笑岁月不经意的荏苒过往,看十里烟花微翠,看一片片飞花弄清,做个纯粹的文人,在金花粉饰之地留下自己的一点足迹,卑微的为词的奇葩点缀一丝微不足道的丝雨。

都是爱做梦的孩子,一个朋友如是说。是啊,都是爱做梦的孩子,拼命地想要颠覆现实的坚冰,却只是回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起点,零落之后的零落,我的梦醒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为一个飘渺的梦,痴迷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你静悄悄地来,又不带一丝痕迹的离开,唯一让我记起的,不过是一个毫不存在的幻影,一个在梦里陪我走过三百六十五天的影子。

轰然间,又一个世界灰飞烟灭。现世的寒冰像天幕一样毫不留情的倒塌——我才不是什么容若,不是什么文人,甚至连个文科生都不是。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现实的世界,才没有什么词中的唯美,樱花点点,思量却是,

有时候,心承载不住我们那短短的记忆,因为他们太重了 ————一个朋友对我说的,相似的背影,不一样的人

这句话我总会以为是多少年前一个不经意的黄昏,我一人看斜阳时写下的。可惜啊,不是,从来都不是,再怎样的失落唯美,琉璃易碎,不过都是我一个人可悲的幻象。

又是八月,却是丝雨。365天的痴迷,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盛夏的八月,燥热而多情。第一次见到你,天宇倾苍,漫天的乌云,厚重如地狱的颜色,耳边不经意的的风声,划过眼际,终于打开了,抑制不住的宣泄的的入口,刹那间,漫天清泪。是天使在哭吗?我撑着一把伞,流连在人群,低眼看人来人往,漫不经心,飘絮惆怅。

“你好。”一阵清脆,一个人的世界灰飞烟灭,耳边淡如清烟的雨滴渐渐消逝在心灵的边角,我一个人用孤寂铸成的城堡如此的不堪一击。你说爱的词,参差的短句,凄美婉转,正诉哀情,你爱的柳隐,工诗善词又怜影。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你说你怜惜她,说她空有一身的才情,却生在明末清初的动荡中,郁郁而终,你说上苍一定是嫉妒她是个女子,于是让她晚来世了几百年,你说她命中注定是柳七的妻子,却经不住轮回,委身嫁了大她三十岁的钱益谦。

“最怜玉人可爱处,经不住,雨打风流过,章台柳隐路,画不成,乱红云卷飘零中”这是你想要说的吧,我带你说出口,雨纵天帘,更符合意境吧——可是,雨停了,不偏不巧,夏天像个淘气的孩子,不过却让我认识了一个如此有才情的女子。

慢慢收起雨伞,嘴角升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见。”“再见。”

下一刻的相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考试时,休息的时候,闲得无聊,不由自主的在草稿纸上一点一点描摹起容若的句子,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这种用诗词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唯美的句子呢。”两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不经意间再一次相连,抬起头,眼神交错的瞬间,形容不出来的电信号在神经中以快得超过上限的速度传递,病恹恹的阳光穿过图书馆生了锈的栏杆照进来,将几天前的那个雨天透过时空完美的融合,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美得无可挑剔。

纳兰性德。纳兰容若。清初的男子,以美为原则开展和继续的,脚踏实地的人生,演绎得那般美丽,只是美得有些悲怆,有些凄清。他是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男子,上演了一段几百年来无数后人为之倾倒的传奇。

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

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

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

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

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

最美丽的樱花,凋谢在最美丽的初春,樱花点点,思量却是,无情有思,流光抛,只是天公泪。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我笑笑,低头不语。看你远去的背影,抬起久违的眼神拥抱倾泻下来的阳光,流连在瞬间的永恒,如诗如画,嘴角不经意间扬起。八月,原来也可以这般唯美

当孤独世界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思念的洪流,便一发不可收拾,浩荡肆意。

每次都会在屏幕的另一边,仔细咀嚼你的句子那头的思绪,每次都会和你一起沉迷在烟海般的辞藻中,说好以后要到南方去,聊各自的梦想,想回到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做个文人,在钱塘吟唱烟柳画桥,在黄州高歌大江东去,看红尘中的镜花水月,笑岁月不经意的荏苒过往,看十里烟花微翠,看一片片飞花弄清,做个纯粹的文人,在金花粉饰之地留下自己的一点足迹,卑微的为词的奇葩点缀一丝微不足道的丝雨。

都是爱做梦的孩子,一个朋友如是说。是啊,都是爱做梦的孩子,拼命地想要颠覆现实的坚冰,却只是回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起点,零落之后的零落,我的梦醒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为一个飘渺的梦,痴迷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你静悄悄地来,又不带一丝痕迹的离开,唯一让我记起的,不过是一个毫不存在的幻影,一个在梦里陪我走过三百六十五天的影子。

轰然间,又一个世界灰飞烟灭。现世的寒冰像天幕一样毫不留情的倒塌——我才不是什么容若,不是什么文人,甚至连个文科生都不是。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现实的世界,才没有什么词中的唯美,樱花点点,思量却是,

有时候,心承载不住我们那短短的记忆,因为他们太重了 ————一个朋友对我说的,相似的背影,不一样的人

这句话我总会以为是多少年前一个不经意的黄昏,我一人看斜阳时写下的。可惜啊,不是,从来都不是,再怎样的失落唯美,琉璃易碎,不过都是我一个人可悲的幻象。

又是八月,却是丝雨。365天的痴迷,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盛夏的八月,燥热而多情。第一次见到你,天宇倾苍,漫天的乌云,厚重如地狱的颜色,耳边不经意的的风声,划过眼际,终于打开了,抑制不住的宣泄的的入口,刹那间,漫天清泪。是天使在哭吗?我撑着一把伞,流连在人群,低眼看人来人往,漫不经心,飘絮惆怅。

“你好。”一阵清脆,一个人的世界灰飞烟灭,耳边淡如清烟的雨滴渐渐消逝在心灵的边角,我一个人用孤寂铸成的城堡如此的不堪一击。你说爱的词,参差的短句,凄美婉转,正诉哀情,你爱的柳隐,工诗善词又怜影。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你说你怜惜她,说她空有一身的才情,却生在明末清初的动荡中,郁郁而终,你说上苍一定是嫉妒她是个女子,于是让她晚来世了几百年,你说她命中注定是柳七的妻子,却经不住轮回,委身嫁了大她三十岁的钱益谦。

“最怜玉人可爱处,经不住,雨打风流过,章台柳隐路,画不成,乱红云卷飘零中”这是你想要说的吧,我带你说出口,雨纵天帘,更符合意境吧——可是,雨停了,不偏不巧,夏天像个淘气的孩子,不过却让我认识了一个如此有才情的女子。

慢慢收起雨伞,嘴角升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见。”“再见。”

下一刻的相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考试时,休息的时候,闲得无聊,不由自主的在草稿纸上一点一点描摹起容若的句子,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这种用诗词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唯美的句子呢。”两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不经意间再一次相连,抬起头,眼神交错的瞬间,形容不出来的电信号在神经中以快得超过上限的速度传递,病恹恹的阳光穿过图书馆生了锈的栏杆照进来,将几天前的那个雨天透过时空完美的融合,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美得无可挑剔。

纳兰性德。纳兰容若。清初的男子,以美为原则开展和继续的,脚踏实地的人生,演绎得那般美丽,只是美得有些悲怆,有些凄清。他是一位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惆怅男子,上演了一段几百年来无数后人为之倾倒的传奇。

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篇哀感顽艳;

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

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

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

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

最美丽的樱花,凋谢在最美丽的初春,樱花点点,思量却是,无情有思,流光抛,只是天公泪。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我笑笑,低头不语。看你远去的背影,抬起久违的眼神拥抱倾泻下来的阳光,流连在瞬间的永恒,如诗如画,嘴角不经意间扬起。八月,原来也可以这般唯美

当孤独世界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思念的洪流,便一发不可收拾,浩荡肆意。

每次都会在屏幕的另一边,仔细咀嚼你的句子那头的思绪,每次都会和你一起沉迷在烟海般的辞藻中,说好以后要到南方去,聊各自的梦想,想回到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做个文人,在钱塘吟唱烟柳画桥,在黄州高歌大江东去,看红尘中的镜花水月,笑岁月不经意的荏苒过往,看十里烟花微翠,看一片片飞花弄清,做个纯粹的文人,在金花粉饰之地留下自己的一点足迹,卑微的为词的奇葩点缀一丝微不足道的丝雨。

都是爱做梦的孩子,一个朋友如是说。是啊,都是爱做梦的孩子,拼命地想要颠覆现实的坚冰,却只是回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起点,零落之后的零落,我的梦醒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为一个飘渺的梦,痴迷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你静悄悄地来,又不带一丝痕迹的离开,唯一让我记起的,不过是一个毫不存在的幻影,一个在梦里陪我走过三百六十五天的影子。

轰然间,又一个世界灰飞烟灭。现世的寒冰像天幕一样毫不留情的倒塌——我才不是什么容若,不是什么文人,甚至连个文科生都不是。

————“可不要一语成畿了吧,哪有那么伤感的唯美”

————现实的世界,才没有什么词中的唯美,樱花点点,思量却是,

6·1请忘记

2008年6月1日

——June 1st

——Please forget

(一)6·1 回忆

我把童心烂漫的时光,卖给了年龄,卖给了那如今已成熟,长大,应变能力很强的十三岁小孩。

她叫汪青粼,如果认识她的,请让她把6·1还给我。

——前言

我无法忘记。

把粉笔挥散在坐椅上,嘴里呢喃着刚学过的歌谣,脸上那纯真的笑容,覆盖了为多的悲伤,沐浴着初春的阳光,悄悄的,不经意间的,含苞待放。

我们那时,无忧无虑的年龄,不知道摆在面前那一次次的挑战,到底面目有多狰狞,心里蕴藏的那日渐茁壮的自私,谋利,到底有多么毛骨悚然。

我们只知道笑,笑的令世界,都流光溢彩。

我们童真,会欣赏那大人们欣赏不了的动画片。

机器猫里的小叮当,天线宝宝里面的波、拉拉。柯南、樱桃小丸子,包括奥特曼——迪迦。

我们用画笔渲染出一幅色彩斑斓的花,再用不规范的波浪来勾勒出电视上的动漫人物。

可这一切,一切的一切,都已经不属于我,再也不将,是我的。

请那些孩子们,代替我们,享受下去。

(一)6·1 小学

再回首。

一切已成旧梦。

再回首。

泪眼朦胧。

像辛弃疾诗中吟的那样,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回首时,那些人们,还会在原处,路灯下,开满葵花的地方,对我,宛而一笑么?

阔别重逢,会不会,久违的拥抱?

6·1,五年级,最后一个六一。

唯美卧在教室里,对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号啕大哭。泪水沾湿了最后一季的裙子,泪水襟满了画着Kitty猫的袖边,泪水,就这样,豪天停止的,从脸旁,无声的滑落,滴在地上,溅了一朵花。

满世界的灰暗,满空间的无奈,试着,要在最后的6·1,最后的一月,微笑着前行,好让对方记住你微笑的摸样。

回忆起来,嘴角,还会绽放一个温暖的笑容。

唯美漫步在校园里,风干了我的泪水,但挂在脸上的泪痕,却还清晰可见,刀疤一样,深深的烙印在心里。

一群飞鸟飞过,带来哗啦啦的忧伤。

(三)6·1 忘记

永远的忘记,关于6·1那段不属于现在自己的童话。

忘记那段,一起走过的路人。

甲。乙。丙。丁。


挥手浮华,绚丽不过是一刹那。真正能写满一生章节的,永远只是那些清素绰约的暗香。

——题记

星光摇曳着夜的静谧,白毛风拂过满堂芦苇的美丽。幽幽的水声之上,流淌着芦笛空灵的歌。我挽起被风掀起的衣角,看着漫天飞舞的芦花,打捞起被月色浸润的往事。

这幅画面曾无数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相信,我是生活中为数不多的唯美主义者。我向往的是席慕容笔下诗意的栖居:有年少时的栀子花开的浪漫,有佛前五百年相守的坚贞,有昨日泛黄的时光,有明日的满枝繁花。那些透明的忧伤,明媚的欢乐精致的构筑着我心中最理想的生活。

有人说,生活是被上帝丢弃的一堆碎玻璃。绵延千张的惆怅注定横亘在梦想与现实之间。一面执着的相信,一面却又常常觉得生活真是粗砺得叫人难以下咽。跌落在梦想和现实的怅然若失里,最后只能颓废的承认生活的真实性摧毁了美。

现在的我,回想起那时的年少,搁置在生活的浅层却抱怨生活不够深广,有种莫名的失落,却也更加庆幸,庆幸有那个夜晚,让我不再错过更多人生绮丽的风景,不会冷月孤歌,一路漂泊。

初春光年,风缠起细细绵绵的雨线清润地揭开了一角夜幕。华灯初上的小城,略带寒意的风吹散了最

在文字中畅游

在文字中畅游轻轻地叩响记忆的门扉,十四年花开花落,都沉浸于最初的梦魇;十四个春夏秋冬,用文字谱写出了恒久的曲目。

总认为自己是唯美主义者,那些华丽精湛的图画让人爱不释手。而那跃然纸上的文字更是将心灵推上了唯美的顶端。多少豪情壮志,多少恬静素雅,多少荡气回肠,都在泛黄的纸张中散发出文字特有的芳香。

“不是英雄,不读‘三国’”,读过“三国”,方知何为“英雄”。作为中国古代四大名着之一的《三国演义》,在文学史上有着牢不可破的根基。而其中的英雄豪杰,才是感动万千读者的原因所在。“曹操煮酒论英雄”“美髯公千里走单骑”“诸葛亮智取三城”,哪一个不是流传千古的乱世英雄?罗贯中用他的文字传诵着“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试问读过泰戈尔诗集的人,谁能不被他那清新的文字所吸引?这是孩童才拥有的清澈瞳眸,天真得像小儿的梦呓,稚嫩得如初春的新叶。“让生如夏花之‘绚烂,让生如秋叶之静美。”他用“飞鸟”、用“新月”、用“流萤”、用“吉檀迦利”……为后人勾勒出一片蔚蓝的天。

现代作家中的“唯美主义先锋”,非郭敬明莫数。那段惨淡、欢乐、喧嚣、朦胧的青春,在他书中悄悄吟唱,直到“物是人事事休”的凄凉得到挥发与蔓延。让泪水在心底渐渐发酵,我们记住了那个“夏季”的“梦里花落知多少”。

文字是流诸笔端的天籁;是呈致眼前的晴空;是溶入内心的醇酒……

收起记忆,在梦想中远行,在文字中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