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做的梦作文(共八篇)

我爱“做梦”做梦似乎是我们晚上的想象,白天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晚上也不例外,也能像白天一样——有酸、甜、苦、辣。我们的梦境有美好的、有可怕的、有伤心的、也许还会有让我们感动的。梦境能让我们实现我们不能实现的愿望,所以我渴望做一个梦,哪怕他是一个噩梦,我也一样愿意。梦能启发我,也许你们不信,这是真的。我梦见河水在“哗哗”地流着,天上刮起龙卷风,乌云密布。一会儿,一阵响雷,一个闪电,“哗啦”的一声下起大雨,风把我带到了天上,我吓的毛骨悚然。不一会儿,雨停了,火红的太阳从山那边走了出来。突然,出现了一条五彩缤纷的彩虹,这条彩虹好长好长呀!远远看去就像一座大拱桥,桥的一头通往仙镜,另一头照在我的身上。我看着看着,好像被什么引诱了似得,大步走了上去,我在彩桥上一边走,一边唱,心里高兴极了,正在这时,我不禁“啊”的一声,从天上掉下来,我被吓醒了。自从做了这个梦以后,我更加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经历风雨,才会有彩虹。”这个道理也让我坚定了一个信念,成功是无限个失败换来的,我们做什么事要坚持不懈,一心一意。才能成功。又一个梦开始了,我和我的同学走着,准被进学校。我们刚刚到达,周围阴森森的,天空有一轮阴沉的太阳,还有一只乌鸦飞过。后面竟然还有一个鬼火在飘荡,非常恐怖。我们的学校被巫师控制了,我们与巫师决斗,赢了一局;我们刚松一口气,就被吹进了迷宫。我们出不去了,只好听天由命。但我们没有放弃,我太累了,一下坐在了地上,刚好触动机关。我们出来了,没想到居然到了公园,里面有许多的食人虫,要是被食人虫吃了就完了,那就回不去了。但是我们用智慧战胜了它,赢回了学校。这个梦让我明白了:团结就是力量。有时候人是需要帮助的,我们团结起来,能战胜一切。一人得“人”,二人为“从”,三人成“众‘。万众一心,战胜一切。好几次都从梦中惊醒,“嗨,原来是梦。”我看着皎洁的月光和一闪一闪的星星,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是呀!努力让自己的梦变成现实。感受生活的美好。

做梦都睡觉

由于我是瞌睡大王,所以结识了一个叫梦的仙女,她在我睡觉时给我的梦是睡觉,而梦里的睡觉也在做梦,真奇怪。这梦里的睡觉梦到了一个奇怪梦。

这天,三个睡觉虫走到了一起,睡觉虫甲说:“我的主人啊,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去‘快乐星球’玩,和艾克、艾雪、多面体、莲蓉包一起捉迷藏,他们呀,都有一顶小红帽〔戴上可以隐身〕,捉迷藏时都戴在头上,让对方看不见自己。可就是这样,闹出了一个笑话,他们都以为只是自己戴上了小红帽,还在沾沾自喜,不料却五个人撞在了一起。他们摘下小红帽,看见了对方,哈哈大笑起来。就这样啊,我的主人和他们尽情尽兴地玩了一天,临走时候,多面体和莲蓉包送给我主人一个愿望机,可以在愿望机里呼叫他们,也只能在这里面看见他们。艾克艾雪送给我主人一个观天镜,可以看见‘快乐星球’上的一举一动,这可把我的主人乐坏了,结果醒来却是一个梦。”

睡觉虫乙说:“你主人的这梦还不错,不过呀,我主人昨晚做的梦更好笑。他去一个美丽的湖边散步,一边走一边看别人钓鱼,突然我主人看见别人钓了个起码有20多斤的草鱼,便陷入沉思中:也想钓鱼。想着想着,掉进了湖里,不过好在我主人会游泳,一会儿就上岸了。要是别人,肯定觉得自己倒霉,散个步都掉湖里,但我主人兴高采列烈的回了家,因为他上岸发现自己的怀里揣了个几斤重的草鱼。换了衣服,我主人拿来钓鱼竿也想钓大鱼,看见浮头动了一下,就使劲往上拉,拉不动,叫别人来帮忙。我主人钓到了什么东西,你们猜,是一头大鲸鱼,大鲸鱼张开血盆大口吃掉了我主人。本来我主人还想钓鱼来吃,结果被鱼吃了,吓得他呀,以后再也不敢吃鱼,见鱼就害怕,他醒了才知是一场梦,起床就对鱼破口大骂。”

这时睡觉虫丙又说:“恩,好笑,真好笑,我主人,也做了梦,是个噩梦,敢不敢听?”“有什么不敢听的!”睡觉虫甲和乙异口同声的说到。于是睡觉虫丙开始讲了:“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主人天天想统治宇宙,晚上做梦连月亮,太阳,星星,地球等好多个星球都归他掌控。他便让太阳,月亮,和好多星球乱转,而导致地球和太阳撞在了一起。这一撞可不得了,地球发生了大爆炸,人类即将从地球上消失,大家都怪我的主人,吓得我的主人醒来不敢睡觉,怕睡着了又做噩梦。自从他做了这个梦,就不敢再想统治宇宙了。”

睡觉虫丙说完,他们就什么都不再说了,因为天亮了,他们各自的主人也都快醒了……

重庆市铜梁县大庙镇司马小学五一班张榆

坐在马桶上做梦

     昨天晚上,我吃完饭后觉得很累,就上楼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好像是在一个空旷的草地上,我和几个小伙伴在一起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游戏开始了,老鹰恶狠狠地向我们扑来。我们早有准备,在鸡妈妈的保护下向旁边一闪,躲开了。大家唧唧喳喳地欢呼起来。老鹰又一次拍着翅膀向我们冲过来,小鸡们吓得四处乱跑,鸡妈妈说:“快躲到我身后去,抓住我的尾巴!”我们赶快跑到鸡妈妈的身后,又一次躲开了老鹰锋利的魔爪……

    梦做了一半,我迷迷糊糊地下了床,上厕所去了。刚上完厕所,我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这时,我后面的小鸡突然跑了出去,用手在老鹰的肩膀上打了一下。老鹰痛得龇牙咧嘴,火冒三丈,恶狠狠地朝那只小鸡扑去……

我们大家一起上去,用嘴又啄又咬,用爪子又刨有抓,却没能救下那只小鸡。老鹰很得意,冲着自己爪子里的小鸡叫道:“小鸡,我要吃了你!哈――哈――”小鸡装作害怕的样子说:“求求你,鹰大哥别吃我了,我给你唱支歌吧!”我们被逗得哈哈大笑……

    这时,我又醒来了。我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是坐在马桶上做梦!

 

314200浙江省平湖市叔同实验小学成蹊文学社  张丽娜

指导老师:蔡卫勤

做梦

我最近睡觉老喜欢做梦,一睡着梦就来了,我的梦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好梦,一种是恶梦,做好梦会让我整天都快快乐乐的,做恶梦则会让我胆战心惊,一晚上都睡不好,害得我白天上课时打瞌睡被老师骂,还要写检讨,拿回去给妈妈签字,结果又被挨一顿骂,真是惨啊。所以我每天睡觉前都祈祷着做好梦,但常常事与愿违,做不了几天好梦,恶梦又来干扰我了,唉,真拿它没办法。

有一天,我进入梦乡时,梦见我在一次考试中,因为认真复习,细心检查,公布成绩的时候,我以一百分的好成绩,拿到了全班第一名。这可是我多年的心愿啊,当时激动得眼睛都快流出来了。回家后,我赶紧把成绩拿给爸爸妈妈看,他们也非常高兴,不仅带我到肯德基大饱口福,还奖励我十元钱,那时候,我简直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快乐、最幸福的人。早上被闹铃吵醒时我还在笑呢。

但是,做恶梦可就一点也不美了,有次睡着后,我慢慢进入了梦乡,梦见我放学回家时,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块香蕉皮,摔得四脚朝天,还滑出了几米远,之后就迷路了,正当我在哭的时候,一阵大风吹来,我都还没来及时反应过来,就被吹下了山崖,落到了一片草原上。四周荒无人烟,连鸟儿也没看见一个,只有风儿使劲刮着,我吓得跳了起来,然后就啥也不知道了。第二天醒来后,我才发现自己居然尿床了,多么地羞人啊,还好是在家里做梦,要是在外面跟同学在一起时可怎么得了啊。

我希望以后少做点恶梦,多做点好梦,然后再努力把这些好梦都变成现实。

做梦的孩子

“我要跟姐姐睡!”

小时候我总是哭着喊着在妈妈面前嚷道。姐姐牵起我的小手,说:“弟弟,别怕,姐姐陪你。”

姐姐比我大两岁,那时我那么小,可我自己知道一个词叫“忧郁”。我是在姐姐的眼里读出来的。她在我心里是忧郁的天使,是一切。柔长的发丝披在白色连衣裙上飘逸,圆嫩的脸蛋请丽的脸色。姐姐总是很少说话,她不和爸妈谈心,不和陌生人闲聊。她总喜欢一个人蹲在木头门边抚摸家里的小狗白梦。白梦是姐姐给它起的名字。

妈妈最爱说的一句话是:“天啊天,我作什么孽了!”她说我学会说话的时候第一声喊的竟然是姐姐的名字――左露。还好的是,我会和爸妈说话,比如我要吃饭要玩耍都要和他们先说一声,而姐姐不会,妈妈大声责骂她,她还是不说话,于是姐姐就经常挨饿了,也许她现在的身材是饿出来的吧。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就偷偷的把饭菜盛好端给姐姐,她会盯我很久,那眼里写满了语言,但我读不出来了。有时候她接过饭碗大口的吃起来,看起来很饿的样子;有时候她却把饭菜都倒给白梦吃。

我四岁的一天。天空阴沉沉反对,像是欲哭无泪的。爸妈在田间劳作,我偷偷的盛了饭菜,姐姐坐在门槛上。

“姐姐,今天的饭不许倒!”我命令似的对她说。

她盯了我良久,然后低下头小口吃起来,犹如爷爷品茶的神态。

“好吃。是你做的吧?”姐姐涂突然仰起头,忧郁的眼里略露光点。

“你怎么知道?”我盯着那碗有点糊的饭,诧异着。

“因为好吃。”她一气答道,又说了一句未完的话。“弟弟……”

弟弟?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她这样喊我,以前她只叫我的名字――左天。我高兴的笑了,发现阴天里的风好感人,没有阳光没有雨露夹着纯洁的空气沁人心脾。

“姐姐?”我和按她。

“嗯。弟弟,今晚不要和你爸妈睡,来和姐姐一起,好不好?”她一脸肃静的说。

“好。”我直点头。

“妈,我要跟姐姐睡。”那天晚上,我很直接的对妈妈说。妈妈先是一瞪,然后吃惊的说:“不行,你姐她喜欢一个人睡!”

“不,姐姐叫我去的。”

“不行就是不行!”妈妈似乎生气了。

“爸,我要去。”我哭嚷着转向爸爸,“我要去……”

爸爸取出嘴里的烟,在空中弹了一下,尘灰飘飘纷纷的落下。“去吧……”最后他颔首说道。

我兴冲冲的跑往姐姐的房里。

“弟弟,姐姐这比爸妈那好些吧?”姐姐抚着我的头,我感觉现在的我很像白梦。

“嗯。”我答道。

“那以后每天都和姐姐一起睡,愿意吗?”她把被单往我这边牵,把我盖得严严实实的。

“好。”

“弟弟,为什么对姐姐这么好?”她轻轻的问我,把手放在我的身上。

我蜷在被窝里思考,却什么也想不出来,我说:“不知道。我喜欢姐姐。生下来就喜欢似的。”

“左天,昨天,弟弟的名字真好,嘿嘿。”我听见姐姐冷冷的笑声,“为什么妈妈给我取个这么难听的名

字?”“姐姐,左露,做露珠,不好吗?”

“做露珠?弟弟怎么会想到这么解释?倒也好听了,呵呵。”她喃喃笑着,“快睡吧。”

……

往后几天,我都一边哭一边喊的从爸妈房里跑了出来。时间久了,便直接进姐姐的小房子,爸妈都不再说什么。

11岁那年,我们搬家到城里。离开了那土房子、木头门,那浅浅的草坪,那深深的树林。爸妈睡一间屋子,我和姐姐一人一间。一开始我好高兴,很激动的一个人钻进自己的屋里,坐着躺着高兴,探着脑袋看白白的天花板,绿色的电灯贴在上面。

夜深了,我依然不眠。我想起姐姐抚着我时的延伸,想起她说:“弟弟,那以后每天都和姐姐睡。”

我掀起薄薄的被单,爬起来,推开窗帘,夜是黑色的,没有星星。姐姐以前常常半夜把我叫起来说:“弟弟,看看天上。”我望过小窗子看见满天星星,天是深蓝色的,那样的画像姐姐的眼睛。

悄悄的拉开门,我摸黑溜到姐姐的屋前,轻轻的推开她的房门,灯却是开着。

“我要跟姐姐睡!”

小时候我总是哭着喊着在妈妈面前嚷道。姐姐牵起我的小手,说:“弟弟,别怕,姐姐陪你。”

姐姐比我大两岁,那时我那么小,可我自己知道一个词叫“忧郁”。我是在姐姐的眼里读出来的。她在我心里是忧郁的天使,是一切。柔长的发丝披在白色连衣裙上飘逸,圆嫩的脸蛋请丽的脸色。姐姐总是很少说话,她不和爸妈谈心,不和陌生人闲聊。她总喜欢一个人蹲在木头门边抚摸家里的小狗白梦。白梦是姐姐给它起的名字。

妈妈最爱说的一句话是:“天啊天,我作什么孽了!”她说我学会说话的时候第一声喊的竟然是姐姐的名字――左露。还好的是,我会和爸妈说话,比如我要吃饭要玩耍都要和他们先说一声,而姐姐不会,妈妈大声责骂她,她还是不说话,于是姐姐就经常挨饿了,也许她现在的身材是饿出来的吧。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就偷偷的把饭菜盛好端给姐姐,她会盯我很久,那眼里写满了语言,但我读不出来了。有时候她接过饭碗大口的吃起来,看起来很饿的样子;有时候她却把饭菜都倒给白梦吃。

我四岁的一天。天空阴沉沉反对,像是欲哭无泪的。爸妈在田间劳作,我偷偷的盛了饭菜,姐姐坐在门槛上。

“姐姐,今天的饭不许倒!”我命令似的对她说。

她盯了我良久,然后低下头小口吃起来,犹如爷爷品茶的神态。

“好吃。是你做的吧?”姐姐涂突然仰起头,忧郁的眼里略露光点。

“你怎么知道?”我盯着那碗有点糊的饭,诧异着。

“因为好吃。”她一气答道,又说了一句未完的话。“弟弟……”

弟弟?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她这样喊我,以前她只叫我的名字――左天。我高兴的笑了,发现阴天里的风好感人,没有阳光没有雨露夹着纯洁的空气沁人心脾。

“姐姐?”我和按她。

“嗯。弟弟,今晚不要和你爸妈睡,来和姐姐一起,好不好?”她一脸肃静的说。

“好。”我直点头。

“妈,我要跟姐姐睡。”那天晚上,我很直接的对妈妈说。妈妈先是一瞪,然后吃惊的说:“不行,你姐她喜欢一个人睡!”

“不,姐姐叫我去的。”

“不行就是不行!”妈妈似乎生气了。

“爸,我要去。”我哭嚷着转向爸爸,“我要去……”

爸爸取出嘴里的烟,在空中弹了一下,尘灰飘飘纷纷的落下。“去吧……”最后他颔首说道。

我兴冲冲的跑往姐姐的房里。

“弟弟,姐姐这比爸妈那好些吧?”姐姐抚着我的头,我感觉现在的我很像白梦。

“嗯。”我答道。

“那以后每天都和姐姐一起睡,愿意吗?”她把被单往我这边牵,把我盖得严严实实的。

“好。”

“弟弟,为什么对姐姐这么好?”她轻轻的问我,把手放在我的身上。

我蜷在被窝里思考,却什么也想不出来,我说:“不知道。我喜欢姐姐。生下来就喜欢似的。”

“左天,昨天,弟弟的名字真好,嘿嘿。”我听见姐姐冷冷的笑声,“为什么妈妈给我取个这么难听的名

字?”“姐姐,左露,做露珠,不好吗?”

“做露珠?弟弟怎么会想到这么解释?倒也好听了,呵呵。”她喃喃笑着,“快睡吧。”

……

往后几天,我都一边哭一边喊的从爸妈房里跑了出来。时间久了,便直接进姐姐的小房子,爸妈都不再说什么。

11岁那年,我们搬家到城里。离开了那土房子、木头门,那浅浅的草坪,那深深的树林。爸妈睡一间屋子,我和姐姐一人一间。一开始我好高兴,很激动的一个人钻进自己的屋里,坐着躺着高兴,探着脑袋看白白的天花板,绿色的电灯贴在上面。

夜深了,我依然不眠。我想起姐姐抚着我时的延伸,想起她说:“弟弟,那以后每天都和姐姐睡。”

我掀起薄薄的被单,爬起来,推开窗帘,夜是黑色的,没有星星。姐姐以前常常半夜把我叫起来说:“弟弟,看看天上。”我望过小窗子看见满天星星,天是深蓝色的,那样的画像姐姐的眼睛。

悄悄的拉开门,我摸黑溜到姐姐的屋前,轻轻的推开她的房门,灯却是开着。

“我要跟姐姐睡!”

小时候我总是哭着喊着在妈妈面前嚷道。姐姐牵起我的小手,说:“弟弟,别怕,姐姐陪你。”

姐姐比我大两岁,那时我那么小,可我自己知道一个词叫“忧郁”。我是在姐姐的眼里读出来的。她在我心里是忧郁的天使,是一切。柔长的发丝披在白色连衣裙上飘逸,圆嫩的脸蛋请丽的脸色。姐姐总是很少说话,她不和爸妈谈心,不和陌生人闲聊。她总喜欢一个人蹲在木头门边抚摸家里的小狗白梦。白梦是姐姐给它起的名字。

妈妈最爱说的一句话是:“天啊天,我作什么孽了!”她说我学会说话的时候第一声喊的竟然是姐姐的名字――左露。还好的是,我会和爸妈说话,比如我要吃饭要玩耍都要和他们先说一声,而姐姐不会,妈妈大声责骂她,她还是不说话,于是姐姐就经常挨饿了,也许她现在的身材是饿出来的吧。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就偷偷的把饭菜盛好端给姐姐,她会盯我很久,那眼里写满了语言,但我读不出来了。有时候她接过饭碗大口的吃起来,看起来很饿的样子;有时候她却把饭菜都倒给白梦吃。

我四岁的一天。天空阴沉沉反对,像是欲哭无泪的。爸妈在田间劳作,我偷偷的盛了饭菜,姐姐坐在门槛上。

“姐姐,今天的饭不许倒!”我命令似的对她说。

她盯了我良久,然后低下头小口吃起来,犹如爷爷品茶的神态。

“好吃。是你做的吧?”姐姐涂突然仰起头,忧郁的眼里略露光点。

“你怎么知道?”我盯着那碗有点糊的饭,诧异着。

“因为好吃。”她一气答道,又说了一句未完的话。“弟弟……”

弟弟?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她这样喊我,以前她只叫我的名字――左天。我高兴的笑了,发现阴天里的风好感人,没有阳光没有雨露夹着纯洁的空气沁人心脾。

“姐姐?”我和按她。

“嗯。弟弟,今晚不要和你爸妈睡,来和姐姐一起,好不好?”她一脸肃静的说。

“好。”我直点头。

“妈,我要跟姐姐睡。”那天晚上,我很直接的对妈妈说。妈妈先是一瞪,然后吃惊的说:“不行,你姐她喜欢一个人睡!”

“不,姐姐叫我去的。”

“不行就是不行!”妈妈似乎生气了。

“爸,我要去。”我哭嚷着转向爸爸,“我要去……”

爸爸取出嘴里的烟,在空中弹了一下,尘灰飘飘纷纷的落下。“去吧……”最后他颔首说道。

我兴冲冲的跑往姐姐的房里。

“弟弟,姐姐这比爸妈那好些吧?”姐姐抚着我的头,我感觉现在的我很像白梦。

“嗯。”我答道。

“那以后每天都和姐姐一起睡,愿意吗?”她把被单往我这边牵,把我盖得严严实实的。

“好。”

“弟弟,为什么对姐姐这么好?”她轻轻的问我,把手放在我的身上。

我蜷在被窝里思考,却什么也想不出来,我说:“不知道。我喜欢姐姐。生下来就喜欢似的。”

“左天,昨天,弟弟的名字真好,嘿嘿。”我听见姐姐冷冷的笑声,“为什么妈妈给我取个这么难听的名

字?”“姐姐,左露,做露珠,不好吗?”

“做露珠?弟弟怎么会想到这么解释?倒也好听了,呵呵。”她喃喃笑着,“快睡吧。”

……

往后几天,我都一边哭一边喊的从爸妈房里跑了出来。时间久了,便直接进姐姐的小房子,爸妈都不再说什么。

11岁那年,我们搬家到城里。离开了那土房子、木头门,那浅浅的草坪,那深深的树林。爸妈睡一间屋子,我和姐姐一人一间。一开始我好高兴,很激动的一个人钻进自己的屋里,坐着躺着高兴,探着脑袋看白白的天花板,绿色的电灯贴在上面。

夜深了,我依然不眠。我想起姐姐抚着我时的延伸,想起她说:“弟弟,那以后每天都和姐姐睡。”

我掀起薄薄的被单,爬起来,推开窗帘,夜是黑色的,没有星星。姐姐以前常常半夜把我叫起来说:“弟弟,看看天上。”我望过小窗子看见满天星星,天是深蓝色的,那样的画像姐姐的眼睛。

悄悄的拉开门,我摸黑溜到姐姐的屋前,轻轻的推开她的房门,灯却是开着。

“我要跟姐姐睡!”

小时候我总是哭着喊着在妈妈面前嚷道。姐姐牵起我的小手,说:“弟弟,别怕,姐姐陪你。”

姐姐比我大两岁,那时我那么小,可我自己知道一个词叫“忧郁”。我是在姐姐的眼里读出来的。她在我心里是忧郁的天使,是一切。柔长的发丝披在白色连衣裙上飘逸,圆嫩的脸蛋请丽的脸色。姐姐总是很少说话,她不和爸妈谈心,不和陌生人闲聊。她总喜欢一个人蹲在木头门边抚摸家里的小狗白梦。白梦是姐姐给它起的名字。

妈妈最爱说的一句话是:“天啊天,我作什么孽了!”她说我学会说话的时候第一声喊的竟然是姐姐的名字――左露。还好的是,我会和爸妈说话,比如我要吃饭要玩耍都要和他们先说一声,而姐姐不会,妈妈大声责骂她,她还是不说话,于是姐姐就经常挨饿了,也许她现在的身材是饿出来的吧。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就偷偷的把饭菜盛好端给姐姐,她会盯我很久,那眼里写满了语言,但我读不出来了。有时候她接过饭碗大口的吃起来,看起来很饿的样子;有时候她却把饭菜都倒给白梦吃。

我四岁的一天。天空阴沉沉反对,像是欲哭无泪的。爸妈在田间劳作,我偷偷的盛了饭菜,姐姐坐在门槛上。

“姐姐,今天的饭不许倒!”我命令似的对她说。

她盯了我良久,然后低下头小口吃起来,犹如爷爷品茶的神态。

“好吃。是你做的吧?”姐姐涂突然仰起头,忧郁的眼里略露光点。

“你怎么知道?”我盯着那碗有点糊的饭,诧异着。

“因为好吃。”她一气答道,又说了一句未完的话。“弟弟……”

弟弟?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她这样喊我,以前她只叫我的名字――左天。我高兴的笑了,发现阴天里的风好感人,没有阳光没有雨露夹着纯洁的空气沁人心脾。

“姐姐?”我和按她。

“嗯。弟弟,今晚不要和你爸妈睡,来和姐姐一起,好不好?”她一脸肃静的说。

“好。”我直点头。

“妈,我要跟姐姐睡。”那天晚上,我很直接的对妈妈说。妈妈先是一瞪,然后吃惊的说:“不行,你姐她喜欢一个人睡!”

“不,姐姐叫我去的。”

“不行就是不行!”妈妈似乎生气了。

“爸,我要去。”我哭嚷着转向爸爸,“我要去……”

爸爸取出嘴里的烟,在空中弹了一下,尘灰飘飘纷纷的落下。“去吧……”最后他颔首说道。

我兴冲冲的跑往姐姐的房里。

“弟弟,姐姐这比爸妈那好些吧?”姐姐抚着我的头,我感觉现在的我很像白梦。

“嗯。”我答道。

“那以后每天都和姐姐一起睡,愿意吗?”她把被单往我这边牵,把我盖得严严实实的。

“好。”

“弟弟,为什么对姐姐这么好?”她轻轻的问我,把手放在我的身上。

我蜷在被窝里思考,却什么也想不出来,我说:“不知道。我喜欢姐姐。生下来就喜欢似的。”

“左天,昨天,弟弟的名字真好,嘿嘿。”我听见姐姐冷冷的笑声,“为什么妈妈给我取个这么难听的名

字?”“姐姐,左露,做露珠,不好吗?”

“做露珠?弟弟怎么会想到这么解释?倒也好听了,呵呵。”她喃喃笑着,“快睡吧。”

……

往后几天,我都一边哭一边喊的从爸妈房里跑了出来。时间久了,便直接进姐姐的小房子,爸妈都不再说什么。

11岁那年,我们搬家到城里。离开了那土房子、木头门,那浅浅的草坪,那深深的树林。爸妈睡一间屋子,我和姐姐一人一间。一开始我好高兴,很激动的一个人钻进自己的屋里,坐着躺着高兴,探着脑袋看白白的天花板,绿色的电灯贴在上面。

夜深了,我依然不眠。我想起姐姐抚着我时的延伸,想起她说:“弟弟,那以后每天都和姐姐睡。”

我掀起薄薄的被单,爬起来,推开窗帘,夜是黑色的,没有星星。姐姐以前常常半夜把我叫起来说:“弟弟,看看天上。”我望过小窗子看见满天星星,天是深蓝色的,那样的画像姐姐的眼睛。

悄悄的拉开门,我摸黑溜到姐姐的屋前,轻轻的推开她的房门,灯却是开着。

“我要跟姐姐睡!”

小时候我总是哭着喊着在妈妈面前嚷道。姐姐牵起我的小手,说:“弟弟,别怕,姐姐陪你。”

姐姐比我大两岁,那时我那么小,可我自己知道一个词叫“忧郁”。我是在姐姐的眼里读出来的。她在我心里是忧郁的天使,是一切。柔长的发丝披在白色连衣裙上飘逸,圆嫩的脸蛋请丽的脸色。姐姐总是很少说话,她不和爸妈谈心,不和陌生人闲聊。她总喜欢一个人蹲在木头门边抚摸家里的小狗白梦。白梦是姐姐给它起的名字。

妈妈最爱说的一句话是:“天啊天,我作什么孽了!”她说我学会说话的时候第一声喊的竟然是姐姐的名字――左露。还好的是,我会和爸妈说话,比如我要吃饭要玩耍都要和他们先说一声,而姐姐不会,妈妈大声责骂她,她还是不说话,于是姐姐就经常挨饿了,也许她现在的身材是饿出来的吧。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就偷偷的把饭菜盛好端给姐姐,她会盯我很久,那眼里写满了语言,但我读不出来了。有时候她接过饭碗大口的吃起来,看起来很饿的样子;有时候她却把饭菜都倒给白梦吃。

我四岁的一天。天空阴沉沉反对,像是欲哭无泪的。爸妈在田间劳作,我偷偷的盛了饭菜,姐姐坐在门槛上。

“姐姐,今天的饭不许倒!”我命令似的对她说。

她盯了我良久,然后低下头小口吃起来,犹如爷爷品茶的神态。

“好吃。是你做的吧?”姐姐涂突然仰起头,忧郁的眼里略露光点。

“你怎么知道?”我盯着那碗有点糊的饭,诧异着。

“因为好吃。”她一气答道,又说了一句未完的话。“弟弟……”

弟弟?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她这样喊我,以前她只叫我的名字――左天。我高兴的笑了,发现阴天里的风好感人,没有阳光没有雨露夹着纯洁的空气沁人心脾。

“姐姐?”我和按她。

“嗯。弟弟,今晚不要和你爸妈睡,来和姐姐一起,好不好?”她一脸肃静的说。

“好。”我直点头。

“妈,我要跟姐姐睡。”那天晚上,我很直接的对妈妈说。妈妈先是一瞪,然后吃惊的说:“不行,你姐她喜欢一个人睡!”

“不,姐姐叫我去的。”

“不行就是不行!”妈妈似乎生气了。

“爸,我要去。”我哭嚷着转向爸爸,“我要去……”

爸爸取出嘴里的烟,在空中弹了一下,尘灰飘飘纷纷的落下。“去吧……”最后他颔首说道。

我兴冲冲的跑往姐姐的房里。

“弟弟,姐姐这比爸妈那好些吧?”姐姐抚着我的头,我感觉现在的我很像白梦。

“嗯。”我答道。

“那以后每天都和姐姐一起睡,愿意吗?”她把被单往我这边牵,把我盖得严严实实的。

“好。”

“弟弟,为什么对姐姐这么好?”她轻轻的问我,把手放在我的身上。

我蜷在被窝里思考,却什么也想不出来,我说:“不知道。我喜欢姐姐。生下来就喜欢似的。”

“左天,昨天,弟弟的名字真好,嘿嘿。”我听见姐姐冷冷的笑声,“为什么妈妈给我取个这么难听的名

字?”“姐姐,左露,做露珠,不好吗?”

“做露珠?弟弟怎么会想到这么解释?倒也好听了,呵呵。”她喃喃笑着,“快睡吧。”

……

往后几天,我都一边哭一边喊的从爸妈房里跑了出来。时间久了,便直接进姐姐的小房子,爸妈都不再说什么。

11岁那年,我们搬家到城里。离开了那土房子、木头门,那浅浅的草坪,那深深的树林。爸妈睡一间屋子,我和姐姐一人一间。一开始我好高兴,很激动的一个人钻进自己的屋里,坐着躺着高兴,探着脑袋看白白的天花板,绿色的电灯贴在上面。

夜深了,我依然不眠。我想起姐姐抚着我时的延伸,想起她说:“弟弟,那以后每天都和姐姐睡。”

我掀起薄薄的被单,爬起来,推开窗帘,夜是黑色的,没有星星。姐姐以前常常半夜把我叫起来说:“弟弟,看看天上。”我望过小窗子看见满天星星,天是深蓝色的,那样的画像姐姐的眼睛。

悄悄的拉开门,我摸黑溜到姐姐的屋前,轻轻的推开她的房门,灯却是开着。

“我要跟姐姐睡!”

小时候我总是哭着喊着在妈妈面前嚷道。姐姐牵起我的小手,说:“弟弟,别怕,姐姐陪你。”

姐姐比我大两岁,那时我那么小,可我自己知道一个词叫“忧郁”。我是在姐姐的眼里读出来的。她在我心里是忧郁的天使,是一切。柔长的发丝披在白色连衣裙上飘逸,圆嫩的脸蛋请丽的脸色。姐姐总是很少说话,她不和爸妈谈心,不和陌生人闲聊。她总喜欢一个人蹲在木头门边抚摸家里的小狗白梦。白梦是姐姐给它起的名字。

妈妈最爱说的一句话是:“天啊天,我作什么孽了!”她说我学会说话的时候第一声喊的竟然是姐姐的名字――左露。还好的是,我会和爸妈说话,比如我要吃饭要玩耍都要和他们先说一声,而姐姐不会,妈妈大声责骂她,她还是不说话,于是姐姐就经常挨饿了,也许她现在的身材是饿出来的吧。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就偷偷的把饭菜盛好端给姐姐,她会盯我很久,那眼里写满了语言,但我读不出来了。有时候她接过饭碗大口的吃起来,看起来很饿的样子;有时候她却把饭菜都倒给白梦吃。

我四岁的一天。天空阴沉沉反对,像是欲哭无泪的。爸妈在田间劳作,我偷偷的盛了饭菜,姐姐坐在门槛上。

“姐姐,今天的饭不许倒!”我命令似的对她说。

她盯了我良久,然后低下头小口吃起来,犹如爷爷品茶的神态。

“好吃。是你做的吧?”姐姐涂突然仰起头,忧郁的眼里略露光点。

“你怎么知道?”我盯着那碗有点糊的饭,诧异着。

“因为好吃。”她一气答道,又说了一句未完的话。“弟弟……”

弟弟?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她这样喊我,以前她只叫我的名字――左天。我高兴的笑了,发现阴天里的风好感人,没有阳光没有雨露夹着纯洁的空气沁人心脾。

“姐姐?”我和按她。

“嗯。弟弟,今晚不要和你爸妈睡,来和姐姐一起,好不好?”她一脸肃静的说。

“好。”我直点头。

“妈,我要跟姐姐睡。”那天晚上,我很直接的对妈妈说。妈妈先是一瞪,然后吃惊的说:“不行,你姐她喜欢一个人睡!”

“不,姐姐叫我去的。”

“不行就是不行!”妈妈似乎生气了。

“爸,我要去。”我哭嚷着转向爸爸,“我要去……”

爸爸取出嘴里的烟,在空中弹了一下,尘灰飘飘纷纷的落下。“去吧……”最后他颔首说道。

我兴冲冲的跑往姐姐的房里。

“弟弟,姐姐这比爸妈那好些吧?”姐姐抚着我的头,我感觉现在的我很像白梦。

“嗯。”我答道。

“那以后每天都和姐姐一起睡,愿意吗?”她把被单往我这边牵,把我盖得严严实实的。

“好。”

“弟弟,为什么对姐姐这么好?”她轻轻的问我,把手放在我的身上。

我蜷在被窝里思考,却什么也想不出来,我说:“不知道。我喜欢姐姐。生下来就喜欢似的。”

“左天,昨天,弟弟的名字真好,嘿嘿。”我听见姐姐冷冷的笑声,“为什么妈妈给我取个这么难听的名

字?”“姐姐,左露,做露珠,不好吗?”

“做露珠?弟弟怎么会想到这么解释?倒也好听了,呵呵。”她喃喃笑着,“快睡吧。”

……

往后几天,我都一边哭一边喊的从爸妈房里跑了出来。时间久了,便直接进姐姐的小房子,爸妈都不再说什么。

11岁那年,我们搬家到城里。离开了那土房子、木头门,那浅浅的草坪,那深深的树林。爸妈睡一间屋子,我和姐姐一人一间。一开始我好高兴,很激动的一个人钻进自己的屋里,坐着躺着高兴,探着脑袋看白白的天花板,绿色的电灯贴在上面。

夜深了,我依然不眠。我想起姐姐抚着我时的延伸,想起她说:“弟弟,那以后每天都和姐姐睡。”

我掀起薄薄的被单,爬起来,推开窗帘,夜是黑色的,没有星星。姐姐以前常常半夜把我叫起来说:“弟弟,看看天上。”我望过小窗子看见满天星星,天是深蓝色的,那样的画像姐姐的眼睛。

悄悄的拉开门,我摸黑溜到姐姐的屋前,轻轻的推开她的房门,灯却是开着。

“我要跟姐姐睡!”

小时候我总是哭着喊着在妈妈面前嚷道。姐姐牵起我的小手,说:“弟弟,别怕,姐姐陪你。”

姐姐比我大两岁,那时我那么小,可我自己知道一个词叫“忧郁”。我是在姐姐的眼里读出来的。她在我心里是忧郁的天使,是一切。柔长的发丝披在白色连衣裙上飘逸,圆嫩的脸蛋请丽的脸色。姐姐总是很少说话,她不和爸妈谈心,不和陌生人闲聊。她总喜欢一个人蹲在木头门边抚摸家里的小狗白梦。白梦是姐姐给它起的名字。

妈妈最爱说的一句话是:“天啊天,我作什么孽了!”她说我学会说话的时候第一声喊的竟然是姐姐的名字――左露。还好的是,我会和爸妈说话,比如我要吃饭要玩耍都要和他们先说一声,而姐姐不会,妈妈大声责骂她,她还是不说话,于是姐姐就经常挨饿了,也许她现在的身材是饿出来的吧。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就偷偷的把饭菜盛好端给姐姐,她会盯我很久,那眼里写满了语言,但我读不出来了。有时候她接过饭碗大口的吃起来,看起来很饿的样子;有时候她却把饭菜都倒给白梦吃。

我四岁的一天。天空阴沉沉反对,像是欲哭无泪的。爸妈在田间劳作,我偷偷的盛了饭菜,姐姐坐在门槛上。

“姐姐,今天的饭不许倒!”我命令似的对她说。

她盯了我良久,然后低下头小口吃起来,犹如爷爷品茶的神态。

“好吃。是你做的吧?”姐姐涂突然仰起头,忧郁的眼里略露光点。

“你怎么知道?”我盯着那碗有点糊的饭,诧异着。

“因为好吃。”她一气答道,又说了一句未完的话。“弟弟……”

弟弟?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她这样喊我,以前她只叫我的名字――左天。我高兴的笑了,发现阴天里的风好感人,没有阳光没有雨露夹着纯洁的空气沁人心脾。

“姐姐?”我和按她。

“嗯。弟弟,今晚不要和你爸妈睡,来和姐姐一起,好不好?”她一脸肃静的说。

“好。”我直点头。

“妈,我要跟姐姐睡。”那天晚上,我很直接的对妈妈说。妈妈先是一瞪,然后吃惊的说:“不行,你姐她喜欢一个人睡!”

“不,姐姐叫我去的。”

“不行就是不行!”妈妈似乎生气了。

“爸,我要去。”我哭嚷着转向爸爸,“我要去……”

爸爸取出嘴里的烟,在空中弹了一下,尘灰飘飘纷纷的落下。“去吧……”最后他颔首说道。

我兴冲冲的跑往姐姐的房里。

“弟弟,姐姐这比爸妈那好些吧?”姐姐抚着我的头,我感觉现在的我很像白梦。

“嗯。”我答道。

“那以后每天都和姐姐一起睡,愿意吗?”她把被单往我这边牵,把我盖得严严实实的。

“好。”

“弟弟,为什么对姐姐这么好?”她轻轻的问我,把手放在我的身上。

我蜷在被窝里思考,却什么也想不出来,我说:“不知道。我喜欢姐姐。生下来就喜欢似的。”

“左天,昨天,弟弟的名字真好,嘿嘿。”我听见姐姐冷冷的笑声,“为什么妈妈给我取个这么难听的名

字?”“姐姐,左露,做露珠,不好吗?”

“做露珠?弟弟怎么会想到这么解释?倒也好听了,呵呵。”她喃喃笑着,“快睡吧。”

……

往后几天,我都一边哭一边喊的从爸妈房里跑了出来。时间久了,便直接进姐姐的小房子,爸妈都不再说什么。

11岁那年,我们搬家到城里。离开了那土房子、木头门,那浅浅的草坪,那深深的树林。爸妈睡一间屋子,我和姐姐一人一间。一开始我好高兴,很激动的一个人钻进自己的屋里,坐着躺着高兴,探着脑袋看白白的天花板,绿色的电灯贴在上面。

夜深了,我依然不眠。我想起姐姐抚着我时的延伸,想起她说:“弟弟,那以后每天都和姐姐睡。”

我掀起薄薄的被单,爬起来,推开窗帘,夜是黑色的,没有星星。姐姐以前常常半夜把我叫起来说:“弟弟,看看天上。”我望过小窗子看见满天星星,天是深蓝色的,那样的画像姐姐的眼睛。

悄悄的拉开门,我摸黑溜到姐姐的屋前,轻轻的推开她的房门,灯却是开着。

人为什么会做梦?

最近,我晚上睡觉的时候,老是会做梦,有时噩梦,有时是甜美的梦。

我通过了阅读书籍知道:

做梦是人体一种正常的、必不可少的生理和心理现象。人入睡后,一小部分脑细胞仍在活动,这就是梦的基础。由于人在梦中以右大脑半球活动占优势,而觉醒后则以左侧大脑半球占优势,在机体24小时昼夜活动过程中,使醒与梦交替出现,可以达到神经调节和精神活动的动态平衡。因此,梦是协调人体心理世界平衡的一种方式,特别是对人的注意力、情绪和认识活动有较明显的作用。即梦是大脑调节中心平衡机体各种功能的结果,梦是大脑健康发育和维持正常思维的需要。倘若大脑调节中心受损,就形成不了梦,或仅出现一些残缺不全的梦境片断,如果长期无梦睡眠,倒值得人们警惕了。当然,若长期恶梦连连,也常是身体虚弱或患有某些疾病的预兆。

哦,原来是这样。

爱做梦的女孩

爱做梦的女孩

我是一个梦女孩,从小就爱做梦。3到7岁时,我常常做一些甜美的美食梦,梦中会流一些口水,醒来后,有时会为妈妈的叫醒而生气,而发脾气,也会为自己的醒来而懊恼。现在想想也忒傻了吧!慢慢的,到了上了小学以后,梦中就不在是那些傻傻的美食梦了,就会常常梦见一些自己的放假梦,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期盼着放假,好出去玩,可能是由于年龄小的缘故吧,总是想这些吧,回头看看自己以荒费了多少时间,埋没了多少知识。不知人生有多少的时间可以荒废。就这样小写六年过去了,我走进了初中生活,在这里我不在做一些傻瓜的梦,而是为了每天的紧张学习生活来奋战,再晚上我会在梦中做一些学习的梦,来满足一下我的奋战结果。以是成功。同时我也会做一些浪漫的梦,我想可能是由于我的长大,意识的逐渐增多和再看电视时,节目中的一些的情形也会让我有了再梦中,想梦见自己的白马王子的梦,我想这是我再减轻我的学习压力吧!我很庆幸这种幻想,我想他可能会使我的初中生活会更加多姿多彩。我 想就这样做梦下去一直到我不能做了为止。这样我想我会很快乐。

做梦

早上起来,我听妈妈说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晚上凌晨两点钟,听见客厅里有脚步声。爸爸和妈妈轻轻起来,慢慢打开房门,看见有两个小偷。妈妈吓得叫了一声,小偷听见了,一下子转过身来,手里还拿着尖刀呢。爸爸妈妈拼命的把门关上。然后妈妈说:“快!快打110”可是怎么也打不出去,正在很着急的时候,妈妈就醒了。听见妈妈说的梦,我觉得很好笑,可是妈妈觉得很可怕,正是虚惊一场。啊,我希望以后多做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