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级作文我的家乡在江西那里有什么(共九篇)

春节回家!是一个人,是第一次一个人!在一阵不情愿与恐惧中独自上了K392,小的细节不想提起,在福州——成都的候车点,人是出奇的多!可以说是最多的了,而且绝大多数是回家的农民工,心中有一阵酸痛,那列队伍是那么的庞大,那么的“低档次”,我心酸家乡人的生活,心酸他们的苦楚,他们肩上背着大包小包,他们带的饮料都是自己弄的茶水,因为这样可以省下点钱,也就可以多带一点钱回家过年,哪怕那钱只是一点点!四川是一个人口大省,更是一个农民工众多的西部山区,那里,贫穷。失落……我恰巧生活在四川的山区,我了解农民工的无奈,我知道农民工身上的担子有多重,我更知道农民工在社会的死角承受着怎样的“卑微”,遭遇着怎样的“指指戳戳”。他们被政府说成是“城市的第二污染元素”,不明白这样说的原因是什么,也许是他们穿的很朴素,甚至是很不得体,很脏。言语动作不及都市人那么文明。中看,但是,我是四川人!土生土长的四川人,对于他们,我没有什么看不起,没有什么不想理会。

回家我是站票,24小时的路途,应该辛苦,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家乡人一样,在火车上很节约,不会买什么零食在车上吃,哪怕就是一瓶矿泉水,我也舍不得买,买的吃的是有,可都是江西特产,我不想吃,我只想着带给家人,带给朋友,这次回家的站票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所谓的“江湖”,这个江湖,让我疲惫,让我感慨万千,在车上,人们都在努力开拓自己的生存空间,哪怕只是一小块,只要能安静的坐下来不被打扰,就是一种幸福。

正在上火车的人,都没有人性,只顾自己,拼命的挤,恰恰相反的是,上课火车的人都充满爱心,都会学着给别人腾出一点空间来,呵!这是为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家乡人啊!你们没素质,你们也善良!

上学的时间很迟,所幸的是搞到了坐票,这就意味着,火车再拥挤,都会有我的一个安心的小窝,不用被走来走去的人打扰,不会被他们讨厌,K390的16号车厢全是广元老乡,基本都是到福建去打工,和上次一样,大包小包的,包里装的基本也都是家乡的特产,什么酸干菜。辣椒。腊肉的!这些他们希望带的越多越好,因为,每一份行李上都负上了浓烈的乡情,在外地吃从家乡带去的特产,土着。无疑是一种精神上的愉悦,更是对乡情的完美诠释!

看着那些没有座位的。拖着疲惫身躯的家乡人,心酸自然是有!他们在车厢的过道里站着,蹲着,坐着都是一种肢体上的摧残,他们喝的水是大瓶装的,而我们这些农民工的孩子呢?喝的都是小品装的,甜的,好喝的,他们那么辛苦为了什么?他们那么节约为了什么?说小点,是为了孩子,为了家,说大点,是为了家乡,甚至城市的建设,乃至整个国家的建设!我明白,因为我是四川人!一个四川的留守“儿童”。

莘县实验小学四年级:刘嗣洋

暑假快乐的一天

暑假快乐的一天

尽管暑假似乎显得有些漫长,但不管还是给我带来许多有趣的事和欢乐。尤其是有这么一天就像放电影一样,老是在我的脑海里回放,

学校刚放暑假,我就跟爸爸、妈妈去那离别已久的江西老家探亲。一路上我就思绪着该如何来度过这次旅行。可经过一夜的远行我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回到老家却一时显得有些不适应。那些小时候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们也不知道那里去了。每天我只有跟着周芬姐姐一起学习,一起玩。由于老家天气太炎热,我和姐姐只有每天一大早才出去散步。记得那是回家乡的第五天,我和姐姐一个大早就去散步。一会儿,天上突然下起了久违的蒙蒙细雨,那种清凉,使人感觉非常的舒服。我们一边走着一边尽情的享受,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动物声。我和姐姐沿着声音的方向找去,走着走着,我俩来到了一个农贸市场,这是我们县最大的农贸市场。哦,几年不见有了大变样,以前的卖菜棚,变成了大楼房。买东西的摊位,也多了很多。里面的商品令人眼花缭乱、应有尽有。那些从全县各个乡村来的菜农、养殖户们把自己各种各样的蔬菜、水产品、家禽等都拿到这了来卖。而那买菜的人们,都手提菜篮子来买菜,各种吆喝声汇成一片非常热闹。我和姐姐在人群中穿行。慢慢地,那种声音越来越大,不远处围着一大堆人,我俩走近一看,啊!原来这么多的小鸭子。旁边坐着一位慈眉善目的老鸭农正忙着卖出生不久的小鸭子。我俩觉得这些小鸭子很可爱。经过商量,便各自买了两只回家。

回到家后,我顾不上吃早饭,坐在一旁仔仔细细的观察着那几只买回来的小鸭子。然后我给小一点的鸭子取了一个“小黄”的名字。应为它有一身黄灿灿的毛。头顶上还有一小摄黑毛。它绿豆大的眼睛却显得炯炯有神。那扁扁的小嘴巴一直“嘎—嘎”地叫个不停。那短短的小尾巴也摇个不停。走起路来还迈着小鸭步,一摇一摆地,样子十分逗人,可爱。而另一只我也给它取名叫“小黑”。因为它有一身毛茸茸的黑毛。虽然显得有些肥,但十分好动,有时还追逐着其他几只小鸭子,真是个小调皮鬼。

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我和姐姐,赶快拿一个高高大大的洗衣盆。在里面放满水,再把那四只小鸭子全部放进去。它们似乎很听话,排着队在水里嬉戏玩耍。我和姐姐也不时会浇一些水在它们身上,可它们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还在里边“嘎—嘎—嘎”地叫着。感觉好像是在对我们说:“太谢谢你们了,帮我们洗了个痛快地澡。”小鸭子不知疲倦地游泳。有时还会用嫩嫩的小嘴来梳理一下自己身上的毛。吃中午饭时,我俩把盆子里的水擦干后,就让它们自己在盆子里玩。这时,刚从厕所回来的姐姐惊叫起来:“蒙蒙,快来呀!你的鸭子有绝技呀!你那“小黑”真厉害,都能去参加“鸭运会”了,它怎么能从那么高的盆子里跳出来呢?”我马上向客厅奔去,发现“小黑”不知什么时候从比自己身高高一倍多的大盆子里跳了出来。我一时不明白它怎么能从那么高的盆子里跳出来。我带着怀疑的语气说:姐姐,是不是你把它拿出来,然后又说是它自己跳出来的?“姐姐肯定地说:“不是,不是,如果你不信可以试试看啊!”听了这话,我还是有些半信半疑。心想:试一试不就知道了。想着想着,我就把“小黑”放回了盆子里去,一会儿它真的从里面跳了出来了。噢,是真的,太棒了!“小黑”真有绝技。

中午,我们吃晚饭后,把剩下的饭菜收在一起,装在一个小盒子了去喂那些小饿鸭,它们个个都狼吞虎咽。我放了一些饭在手心上,先是“小黄”看见了,它迈着鸭子步向我走来,接着其他鸭子也都像我这儿走来。它们都你夺我抢,一会我手上的米饭就被它们抢夺一空。它们在吃我手上的饭时,嘴巴啄到我手心,有点痒。吃过饭后的小鸭子们喀什在地上散起步来。姐姐对我说:“这叫‘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它们也想活到九十九,长命百岁呢。”听了姐姐的这番话,我不禁哈哈大笑。

我的暑假生活真是快乐啊!真令我终身难忘。

指导老师:梁勇

这三个多月

昨天我们部门里的一个学姐去了湖北一趟,好多人都问她湖北好不好玩,都玩了些什么。而我,只在群里说了一句:我想回家了。因为啊,我的家---在湖北。

那天在高三班级群里聊天的时候问起各位同学学校的所在地,班长去了天津,一个女生去了石家庄,另外就是我来到了江西,除了我们三个人其他人都没舍得离开湖北。就像一个男生说的:湖北这么好,我哪舍得离开她呢?

是啊,还是湖北好啊!这是我来江西之后的一个月说的很多的一句话,每次和朋友打电话时都会说到。可是湖北到底哪里好呢?没有人家天津繁华,也没有庐山一样秀美的风景,也没有让九江这座古城骄傲的文化气息,她到底哪里好呢?

向往一座城市,通常向往的原因是那个城市里的人。是的,湖北好,就好在那是我们生长了十几年的地方,那是我们的家乡。那里有我们日夜思念的亲人和朋友,那里有我们人生最美好最难忘的记忆,写到这里,想起来我们学姐的恋人也在那里。

来到九江三个多月了,平素节俭的我却丝毫没有吝啬把我的钱花在充话费上,因为我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那样我才可以安然睡去。我一个人进出着图书馆,我一个人拿着饭盒去食堂打饭,我一个人徘徊在宿舍楼前的梧桐树下,我一个人,什么都是我一个人。别人都说我这样不好,我不加解释,只是淡然一笑,没什么,我,只是,很想很想你们。

我坚持每天更新着说说,因为我很喜欢每天醒来进入空间看到你们的只言片语,虽然只有只言片语,我也很是满足,我知道,你们不是吝啬你们的语言,你们只是想让我能好好地开始我的新生活,你们只是想我这个爱怀旧的孩子不要被回忆所牵绊了,你们只是比我更明白人际交往有多重要而已,你们只是想让我拥有新朋友,拥有即使一个可以照顾我可以听我说说话的新朋友也好,你们.......你们怎么样都希望我能好好的而已。

不只是朋友,当然还有家人。不要问我为什么把家人放在朋友后面写,因为爱是不需要拿来比较的。爱的方式本来就是不一样的。

昨天我翻看手机通话记录的时候,已拨电话爸爸后面的括号显示的阿拉伯数字是8.而我每次给爸

爸打电话的内容都是和单一的,没钱了要打钱,天气冷了要棉被,放假了想回家。而已接电话后面显示的是6,每次说的内容也是非常单一,天气变了要注意穿衣,要好好学习。而和朋友一讲就可以讲一两个小时不停。

不是我不想他们,不是我不爱他们,只是我们之间不需要那么小资,我生病的时候,不想告诉他们,我伤心难过的时候,不想告诉他们。其实不是我不想说,我是想把它们都留在回家的时候再说,我只是不想让他们担心,不想在他们那么辛苦工作的同时还要担心在他乡的女儿,我只是想四年之后给他们一个坚强懂事最好很优秀的女儿。

其实那天我哭了的,只是你们都不知道,因为我是躲在被窝里哭的。妈妈给我带来了十几斤刚用棉花弹的被子,一起睡了一觉,一起吃了两顿饭,一起说了三个小时的话。妈妈来的时候,我去火车站接她,当她从人群涌动的出站口出来的时候,我笑了,我想那应该是我离家以后笑得最开心的一次。但是妈妈走的时候,没有让我去送。我看着她离开我们宿舍楼的大门,我想那个时候我的眼神一定无比落寞。我们都不是会把爱表现得多么明显的人,我们之间的爱是无言的,是无尽的。 其实那天我哭了的,只是你们都不知道,因为我是躲在被窝里哭的。你们总说我是你们见过从来都不会哭的女孩子,其实,我哭,从来都是偷偷地。

我喜欢三毛,我喜欢许巍,我喜欢自由,我喜欢流浪,以前的我总是这么说。可是现在,在经历了外地求学的这三个月,我好像改变了我很久以前的很多想法。一个朋友的奶奶昨天去世了,他很难过,他觉得他的人生慢慢地开始变得空空的。我想他一定会有遗憾吧,会觉得自己本来拥有的爱在慢慢变少,自己的爱也不知道再付出给谁了。没当我拿着手机,我多么想告诉爸爸妈妈爷爷和所有的家人,告诉他们我对他们的爱,可是啊,这种话总不知如何开始。

弟弟写下过这么一句话:不是懂得‘爱’是什么叫长大了,而是懂得“家”是什么的人才叫长大了!我想,现在的我,算不算长大了呢?重阳节那天,我们社团去观看一个联欢会,结束后学长和两个本地社友带我逛了一下浔阳古城,看到浔阳楼和锁江塔的时候,我想起的不是白居易浔阳江头夜送客,而是

升国旗

20年后我乘着飞机带着朋友来参观自己的故乡故乡的水已经变的清澈见底,马路已经变的很宽敞来来往往的汽车都很漂亮,故乡到处高楼大厦外婆家住在一做高楼大厦的10楼的房子上。

故乡每一家的家里都有电脑`电视等一些高级的家具和家电。

我一回到外婆家外婆就给我们每人倒了一杯茶还拿了一些小点心我们吃的津津有味一边聊天一边吃,外婆看到我们吃的津津有味也高兴的的笑了。吃完了点心我和外婆说去外面走走看看故乡的景色。

我们一走出来就有一股新鲜的空气扑鼻而来,故乡的马路上到处种满了花草树木家乡的环境变化真大啊。以前故乡的人都往小河里扔垃圾小河的水很臭,可如今小河里到处都是小鱼在游动,小河的水清澈见底的,家乡还有很多漂亮的景色比如瀑布`高山等……

观赏完了家乡的景色我们几个对外婆说再见然后恋恋不舍的回去了。

2、二十年后回故乡

我从参加工作起就离开了故乡,在上海工作,应该说我四处走,因为我的工作是儿童文学作家,常年要到各地取材。

我要写一本名为《我的故乡》的书,“这一次我要到哪里取材呢?”我不禁问自己,“就去大庆吧!”这个主意不错,我一下子充满了活力。因为工作后母亲和父亲也和我到了上海,所以大庆这个地方有好几年都不去了。

初到大庆,让我惊呆了,变化也太快了!我之所以说了个感叹句,那是因为大庆已有了地铁,飞机场,简直和上海一样!

我不能忘记我的恩师——宋老师,我还是喜欢叫老师的尊称——宋娃娃。老师住的还是九区的旧址,为什么要说旧址呢,因为那里已是高楼大厦啦。宋老师家住15楼,乘电梯很快到了。我上前敲了敲门,老师把门打开。“啊,老师还是很美很美。”我给老师戴了个高帽子。刚开始老师还没有反映过来,后来才知道我是朴奕。我和老师聊了很长时间,走的时候老师送给我一本联系簿,上面写着2001级所有学生的名单和联系方式。

回到宾馆,我细细地看了看那本小册子。我发现了一个特别熟悉的名字——“沙子”,不要误会这是同学沙津竹的外号。第二天我便拜访了老同学沙津竹,没想到她竟然是我的同行,只不过她写小说。“沙子”给我来了个隆重欢迎之后,我们便叙起往日旧事。我和她谈了我写书的事情,她说一定要和我合写,我答应了。沙津竹的丈夫是一名教师,他为人正直。我和他们夫妇约定每三年我回来看他们一次,当然啦,他们有机会也会去上海看我。

除了“沙子”,我还拜访了其他同学和老师,这丰富了我写作的内容。为了纪念孩童时代的老师和同学,我准备在书的扉页写上“献给机关三小全体老师和同学”。

我虽然没有在大庆逗留很久,但我感到大庆再也不是我儿时的那个连天气预报都不报的小城了。

3、二十年后回到故乡

离开家乡二十年了,谁不想念自己的家呢?身在异国他乡的我也不例外,十分想看一看重庆是否变样了。因此,我千里迢迢从美国飞回来了。

在飞机上我寻思着,现在的重庆会是什么样的?嘉陵江和长江是变得肮脏了还是干净了?儿童时代的巴蜀园还在吗?周老师、李老师她们还好吗?一个个疑问牵挂着我的思乡之心,我真有些迫不及待了。

终于回到重庆了。天哪!家乡的变化可真大:一幢幢气派而豪华的高楼挺拔地矗立在市区,一个个绿化、精致的中心花园数不胜数,长江、嘉陵江的水清澈见底,一群群鱼儿游戏水中。一座座美丽的大桥把市区连成一片,形成一个大重庆。天空已不再是二十年前灰蒙蒙的一片,呈现出清纯的宝石蓝,坐在翠绿的草坪上,望着干净、明亮的天空,给人一种静谧的感觉,静谧中透露出几分神秘。以前慢悠悠的轻轨早已换成超速的“子弹头”高级列车。重庆不仅生态环境变了,人也变了。讲文明、讲卫生的人多了,热心之人多了,栽花种树的人多了,戒烟、戒酒、戒赌的人多了,社会治安好多了。总之,重庆比以前更美丽了。回到巴蜀园,那儿增加了不少的现代建筑,但她依旧美丽,巴蜀的孩子依旧活泼可爱,巴蜀的老师依旧认真可亲。

回到重庆,如果不吃点重庆特产,就等于没到家乡一样。我走进一家当年驰名全国的火锅店,点了一份火锅,开开心心地吃起来,虽然很辣,但仍能找到当年的感觉。我还去了解放碑,好吃街还在,但比20年前要干净讲究多了,至少在这儿吃东西或逛商店感觉是一种享受。

重庆的变化还有很多很多,不胜枚举,我为家乡的惊人变化感到非常的骄傲和自豪。离开家乡那天,我依依不舍,此时此刻,我才深切体会到“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重庆,我会想你的。

4、二十年后回故乡

二十年后回故乡,家乡的变化可真大啊:以往那一座座矮小的平房,已经变成了一栋栋名副其实的“摘星楼”从此,人们不再向往那美丽的天空。

二十年后回故乡二十年后回故乡,家乡的变化可真大啊:以往那“晴天一身土,下雨两脚泥”的羊肠小路已经变成了又宽敞又干净的柏油马路。二十年后回故乡,家乡的变化可真大啊:以往那一条条发出令人恶心的小河,经过人工改造,已经变成了清澈见底、有许多小鱼小虾活蹦乱跳的小溪。二十年后回故乡,家乡的变化可真大啊:以往那只懂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已经变成了大公司、大企业的老板、经理、董事长…。二十年后回故乡,家乡的变化可真大啊:以往那一座座矮小的平房,已经变成了一栋栋名副其实的“摘星楼”从此,人们不再向往那美丽的天空。二十年后回故乡,家乡的变化可真大啊:以往那光秃秃的小山,已经变成了苍翠的、充满生机的小山。

二十年后回故乡家乡的变化可真大啊!

5、二十年后回故乡

二十年后,我已经成为香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有一次,因为公司工作需要,我回了一趟我阔别已久的故乡------乌鲁木齐。

刚出机场,我就看见蔚蓝的天空上飘着几朵白云,闻到空中和树木发出的淡淡清香,让我心旷神怡。我坐上公司派来的车,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公路平坦了,干净了,来来往往的车也多了。不久,车就开进市区。我发现乌鲁木齐的变化真大啊!马路变宽了,路旁种满了鲜花和绿色的植物,车辆川流不息,那干净的人行道上,人来人往;人们穿着漂亮的衣服,脸上洋溢着微笑……车开到陆军学院门楼,看到我居住了那么多年的大院也变了大样:以前的五层楼变成了十几层;路旁的草坪绿油油的,其中点缀着一个又一个的小花坛;还有喷泉,凉亭,一个紧挨一个健身器材。这时妈妈在楼门口接我。

在后来的几天,我办理公司业务时,发现乌鲁木齐的人素质有很大很大的提高,办公已经全部自动化了,效率也大大提高了,工作人员责任心也更强了;信息也相当的灵通了,已经和世界真正有了地球村的感觉。

陪妈妈购物,让我更深刻的感受到了乌鲁木齐的进步与变化。在这没有买不到的东西,各种世界名牌衣服应有尽有,从各国的时鲜水果蔬菜也是琳琅满目。

我感受到唯一没有变的是新疆人的热情,善良,淳朴和浓厚的民族风味。那小花帽,羊肉串,漂亮的维吾尔族姑娘,永远都是新疆最靓丽的风景。

时间过得的真快,转眼间我又该回香港工作了。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告别家乡。看到家乡乌鲁木齐的变化,我真的感到很欣慰。我会好好工作,为家乡的建设出一点力。

希望再回来的时候,家乡会变的更美丽!!!!!!

6、二十年后回故乡

Hello!大家好,我是一位在外国工作的信阳人。2028年的今天,我要回到我日夜思念的家乡——三门县。

我在。美国华盛顿水下通道发车点租了一辆“闪电号”多功能车。我坐了上去,系好了安全带按下了“三门县”的按钮,只听“嗖”的一声,“闪电号”便驮着我飞驰了起来,不到5分钟,我便到了三门县。我一下车,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城里到处都是别墅,大厦,连商店也是双层别墅。我又听到两个人在议论:“这30多层的‘平房’也太矮了,还没我住的楼高。”

“是啊,这么‘矮’的房子挺影响市容干脆拆了算了。”

“走,这就去报告!”我一听,差点当场休克……

这时,从远处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开口了:“小陈,认不得我啦,我是和谐呀!”

“哦,你是我的小学同学呀!”

“你现在过得怎么样,我当了市长,好光荣哟!”和谐道。

“那你给我介绍一下三门县的变化吧。”

“好啊。”说完,和谐拉着我上了他的车,说:“去息县!”车子一下子跑了起来。一会儿,我们到了息县。我又奇怪了:“不是到息县吗?怎么到了这么繁华的地方?”我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这里高楼耸立,公路上跑的全部都是宝马、奔驰、劳施莱斯……完全没有一点贫穷的气息。(就见几辆摩托车)“可能你在外地待久了,不了解,三门县是河南省食物的最大来源地。”我点点头。他把我拉到一片麦田前,叫我好好看一下。我看见远处有几个小黑点,我拿出“放大百倍望远镜”一看,只见几个方头机器人正在收割麦子,旁边有几把大大的伞,下面有几个农民伯伯,他们一边喝着可乐一边拿着遥控器遥控机器人。“这是新型机器人‘AWP’,他能帮助农民伯伯节省很多力气。”我转过头,只见和谐在我后面专业的说道。“不错,陈兄!”我们又参观了果子县、牛奶庄、养殖镇、高级超市……里面的高科技设备使我目瞪口呆。

如今,时代的脚步在前进,中国的巨轮早已飞速转动!我相信,只要每人都学好本领,世界将会变得更美好!!!

7、二十年后回故乡

二十年后的地球已经变得非常发达了,人们工作都到别的星球去,月球上工作的人是白领,在太阳上工作的是黄金领。

有一天,我突然之间很想念故乡,于是,我便带上我的电子企鹅宠物,座上我的太空飞船,30秒过后,我便到了我的老家——山东省莱阳市。这时,我看了故乡的兄弟姐妹来接我了我很想看一看庄稼。

一走进村里,我已看不到儿时的那一个挨一个的大蓬了,只看到了每户人家的门前都有一小块的地,我惊奇地看着,姐姐给我解释道“你这就有所不知了吧,现在的农民,恐怕就可以算是最悠闲,最令人羡慕的工作了!那是因为:农民手里要是有种子了,便把种子种到自家门口的那一块田里,你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一小块田地,他可凝聚了很多科学家的心血啊!若是你手中有种子的话,你就可以把种子种下去,然后,这块田地就会出现一个仪器,你就可以选择时间,选择你要种多少个,选择植物的重量等很多种选择。”我听完姐姐的介绍后,顿时就来了兴趣,扳指一算,假期还长着呢,于是,我便留了下来,和兄弟姐妹们一起种菜了,体验了当农民的快乐和成就感。

时光流逝,一晃,我的假期飞快地“跑了”,该回去工作了,我只好依依不舍地和兄弟姐妹一一道别。

“薇薇,快起床!”唉,竟然是个梦,没办法,那就快点等到20年后去验证一下吧!

8、二十年后回故乡

二十年过去了,我成了一名画家。现在,天天画那些应酬画,我都厌倦了。其实,现在哪里有什么风景啊?以前的青山,成了公园;以前的小溪流,成了人工湖;以前的弯弯山路,成了公路……、

这时候,我想起了小时候故乡的风景。那里,山清水秀,谁去了都会喜欢,我为何不去那画张风景画呢?我又想:先画一张二十年前的风景,到那里再画一张现在的,对比一下,不更好吗?

我迫不及待地画好了一张二十年前的风景,虽然记得不是很清楚,可看在我眼里却是那么地美丽。我来到了江西老家,以为那美丽的一刻又会出现在我眼前。

可我却大大失望了!秀丽的风景不见了,变成了高高的楼房,一座座摩天大楼正在修建……我问了一个住在这儿的亲戚,只见他叹口气,说到:“国家的进步太快了,到处建房子建路,这风景,哪留得住啊?”国家啊,你进步的这么快,有什么用呢?进步的快是好事,可要为什么破坏这风景呢?我失望地回去了。

从此,那幅画,成了我最珍贵的作品。

9、二十年后回故乡

我在国外工作已经十六年了,现在我已经有了车,有了妻子孩子了。一阵蟹子的香味飘来,这是什么?它很陌生,也很熟悉。我猛然想起了我的故乡——大连。于是,我决定全家一起回一趟大连。

下了飞机,我又一次嗅到了故乡的味道——是槐花的香味。五月正是槐香四散的季节。远处,一辆出租车就停在那儿。我一招手,它马上驶过来了。上车一看,吃了一惊,现在的出租车竟然都是无人驾驶。下了车,来到了我原来的家,但又感觉不对,它周围的样子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马路变宽了;绿树也变多了。

上了楼,电梯已经换成了高速电梯。楼道里,地面也铺上了大理石。我刚走到门前,里面就自动发出了门铃声,抬头一看,原来是红外线自动感应的结果。

门开了,家里人都知道是我回来了,纷纷拥了上来。这个说说,那个讲讲,说我长高了,变帅了。进家以后,发现家里的好多东西都变了:电视换成了数字的,电脑连上了高速网,鼠标也变成了感应的,电视可以把屏幕上的图片投影到空气中,让图片看着不累眼,甚至还可以放大。

我出去又逛了逛市场。以前的露天小摊都没了,地上的污水不见了,连清洁工也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地上的大理石可以吸水,能自动把污水吸干。

在故乡住了几天,我又回到了国外,但心却留在了故乡——大连。在国外,我仿佛又嗅到了那种故乡的味道,它比以前更浓了……

10、二十年后回故乡

时光飞逝,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在这二十年的时间里,我每天每夜都思念着我的家乡恩施,怀念着我的童年。今天我终于回到了我的家乡。

走下飞机悬梯,呼吸着家乡清新的空气,看着家乡蔚蓝的天空,何等的舒畅呀!

现在的恩施已经从一个贫困山区变成了一个繁华的大都市。一栋栋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一条条宽阔的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再也没有车流“拥挤”的状况了。

我来到了我的母校。只见一座座崭新的教学楼拔地而起,操场比以前宽阔了许多。小朋友们在操场上玩得可高兴啦!看到这些,我回想起了我在这个校园的幸福生活。我走进我以前的教室,大吃一惊。每一个同学的桌了上都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课桌全是自动的……我坐在我以前的座位上,回想起我当初在这个坐位上获得的成功。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幅画面。“张元元同学,获得小超人全国作文大赛一等奖!”田老师微笑地说道。在一阵阵掌声中我捧着荣誉证书笑着,笑着……还有许多成功,在这个座位上取得的。

现在母校已变成高科技学校,也是孩子们快乐的天地,知识的海洋。我希望现在母校的学弟学妹们,能够在自己的座位上获得成功!

我依依不舍离开了母校,准备去“拜访”我小时候住过的院子。院子会有什么变化?我会碰到我以前的好朋友吗?

一走进院子,眼前的景色就像一幅美丽的画展现在我眼前。到处都是鸟语花香和欢乐的笑声。我忽然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原来是我以前的好朋友,他也回到了这里,他正在和一些小朋友打篮球。看着他们,我回想起我二十年前打篮球的情景。

那时我们下午一放学回到家就是打篮球。“我们来投满桃红吧!”“好!”我拿着球瞄准了篮筐,腿一闪一闪的,手用力一抛,球进的那一刹那,我的心总是会怦怦直跳。这个毛病到现在都改不了,输了总是会不服气。想到这,我真想笑,那时候真好玩。

我离开了院子,去了快乐的海洋——广场。

来到广场,我正看见一群老人在那跳舞。我走进一看,看见了我的小学老师——田老师。

田老师现在已经59岁了,可仍然显得很年轻,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田老师跳完舞,坐下休息,我就坐在她的旁边,看着她。田老师望了望我,好像在想“这位姑娘好面熟啊,是谁呢?”

“田老师,您记得我吗?我是您的学生张元元呀!”

“哦,你怎么认得出我这个老婆婆呀!”

“不,田老师,你仍然很年轻。”

“你现在在哪里就职啊?”

“我现在是北京公正集团董事长。”

“不错,有出息。”

“这都是田老师您在我们读小学时告诉了我们做人的道理,让我成功的呀!”

“走吧,田老师到我家去聚聚吧!”

“好啊!”

我们就这样这走边谈,就像二十年前一样。

半个月飞快地过去了,我又要回北京了。望着天空的鸟儿自由飞翔,我多么想我自己是一只鸟儿,能自由飞翔在家乡与北京之间啊!离别的泪水伴着我离开我热爱的家乡——恩施。在飞机上,我深情地凝望着脚下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凝望着,凝望着……

11、二十年后回故乡

2029年金秋的一天,公司的董事长派我到我对故乡安溪出差。我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因为我工作很忙,很久没有回家了。怪相念爸爸妈妈的。另外,更让我高兴的是,这次出差要我的人是我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小刘,这怎么能不让我兴奋不已呢?

一回到茶乡安溪,我马上开始了我的工作。小刘在“中国安溪茶都茶叶质量监控中心茶叶香型研究开发部”的贵宾室里亲热地接待了我。他给的第一个惊喜是按照家乡人待客的习惯。为我沏了一杯香气四溢的家乡茶。一喝下这杯茶,我就感到有一道无比新鲜无比芬芳的“琼浆玉液”流进了心田,顿时觉得精神百倍,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怎么样?够哥们吧?”小刘笑嘻嘻地问“这可是我们部门全体工作人员的智慧的结晶——观音极品‘绿翡翠’。它在国际市场上可是抢手货呢。”说到这里,他又不无自豪地告诉我,他们目前又成功地开发了以乌龙茶为原料的“黑珍珠”系列品牌,也正在迅速地占领国际市场。

我俩正谈得起劲,从门外走进了一位十分漂亮的小姐。她大大方方地走到我的面前,微笑着说:“您好,非常欢迎您的到来。”说着,热情地伸出了右手。我想,她大概是小刘的女朋友吧?连忙客气地和她握起手来。我刚碰到她的手,吓了一大跳:因为她的手根本就不是人手。“哈哈,吓着了吧?”小刘带着得意的神气说:“她可是我的得力助手机器人兰兰“臭小子”,老跟我耍花招。”我故意生气地擂了小刘一拳,心里却非常高兴他总是能给我带来惊喜。

闹了一会儿,小刘和兰兰就带我来到他的办公室,我本来认为他的办公室一定非常气派,不料,我却奇怪地发现:这里除了几张办公室和几台电脑以外,唯一的设备兼装饰品就是装在电脑对面的一个大屏幕。这不是太简陋了吗?老同学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告诉我,可别小看了他的办公室,这里的电脑和国内外许多有名的茶文化科研机构都进行了“联网”并在网上进行了富有成效的交流合作。他们这个部门虽小。可是研究成果卓着,饮誉海内外呢。啊!这才是他给我的最大惊喜。

和老同学谈妥业务之后,我依依不舍地和他拥抱告别。在回家的路上,我高兴地想:家乡的现代化步伐迈得真快啊!

淮阳县附小教学部五年级:翟云聪

辣椒小语

、纯辣,什么都有,有专门对付粉面的辣椒;有专门对付沾水的辣椒;有专门对付烧烤的辣椒;有专门烹饪的辣椒;至于筒筒辣椒,就更妙不可言;还有糊辣椒,放些葱、蒜泥等等很多小佐料,专门用于吃清水菜类;糍粑辣椒嘛,就更有讲究。贵州最出名的辣椒是林坎产的辣椒,其次就是。还有,要吃正宗的贵州辣椒,就要吃本地人家庭制作的辣椒或者夜市的辣椒,才真正算吃到贵州辣。贵州人家庭的辣椒酱可以说是全国最好吃的。基本上任何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特别的美味辣椒酱做法。当初我假期完后,每次都要带妈妈做的辣椒酱至少3大瓶;在外地学习的时候,我常常把家乡的辣椒酱当零食吃,吃得同学面部变色,但是我在我们老乡来说我也不算什么呢,我们每次聚会的时候他们几乎都会叫老板加辣椒到火锅里,加了几次都不好意思叫老板了,说味碟也根本不辣,于是只好到外面的店子去再买两瓶老干妈来将就下啦,不过说实话,老干妈只能代表贵州的一种辣椒产品,算是“香辣”吧,偏重于香,所以也算不上最辣,不过正因为这样,他反到适合全国大市场,走到那里都有老干妈卖了哦!使得它成为一个比较优秀的乡镇企业!也许很多人都知道遵义吧,因为它在长征之中占有极重要的战略地位,其实遵义的辣椒也是很厉害的哦!?遵义虾子是中国的辣椒名城!虾子镇位于历史名城――遵义东部34公里,在326国道线上,公路纵横交错,交通极为方便,并以“辣椒王国”响誉国内外。汇集邻县市的辣椒销往新疆、内蒙、甘肃、广东、广西、海南、西藏、云南、四川、湖南、湖北、陕西等省,还远销尼泊尔、印度、缅甸、香港、澳门、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最后我来总结一句话:广东海南不辣,江西广西凑合辣,云南湖南勉强辣,四川不麻不算辣,贵州全辣真的辣!

吴畏 06.11.06 ,但是多半是泡辣椒,而且他们吃辣椒的水平不高,数量也不高,从我的同学来看,甚至不能算是爱吃,仅仅是吃而已。湖南人―听说湖南人 吃辣椒厉害,我想这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说别的,就拿当年毛主席爬雪山过草地长征的时候对辣椒的喜爱就知道,但是也并不是传说中那么厉害,记得我、纯辣,什么都有,有专门对付粉面的辣椒;有专门对付沾水的辣椒;有专门对付烧烤的辣椒;有专门烹饪的辣椒;至于筒筒辣椒,就更妙不可言;还有糊辣椒,放些葱、蒜泥等等很多小佐料,专门用于吃清水菜类;糍粑辣椒嘛,就更有讲究。贵州最出名的辣椒是林坎产的辣椒,其次就是。还有,要吃正宗的贵州辣椒,就要吃本地人家庭制作的辣椒或者夜市的辣椒,才真正算吃到贵州辣。贵州人家庭的辣椒酱可以说是全国最好吃的。基本上任何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特别的美味辣椒酱做法。当初我假期完后,每次都要带妈妈做的辣椒酱至少3大瓶;在外地学习的时候,我常常把家乡的辣椒酱当零食吃,吃得同学面部变色,但是我在我们老乡来说我也不算什么呢,我们每次聚会的时候他们几乎都会叫老板加辣椒到火锅里,加了几次都不好意思叫老板了,说味碟也根本不辣,于是只好到外面的店子去再买两瓶老干妈来将就下啦,不过说实话,老干妈只能代表贵州的一种辣椒产品,算是“香辣”吧,偏重于香,所以也算不上最辣,不过正因为这样,他反到适合全国大市场,走到那里都有老干妈卖了哦!使得它成为一个比较优秀的乡镇企业!也许很多人都知道遵义吧,因为它在长征之中占有极重要的战略地位,其实遵义的辣椒也是很厉害的哦!?遵义虾子是中国的辣椒名城!虾子镇位于历史名城――遵义东部34公里,在326国道线上,公路纵横交错,交通极为方便,并以“辣椒王国”响誉国内外。汇集邻县市的辣椒销往新疆、内蒙、甘肃、广东、广西、海南、西藏、云南、四川、湖南、湖北、陕西等省,还远销尼泊尔、印度、缅甸、香港、澳门、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最后我来总结一句话:广东海南不辣,江西广西凑合辣,云南湖南勉强辣,四川不麻不算辣,贵州全辣真的辣!

吴畏 06.11.06 ,但是多半是泡辣椒,而且他们吃辣椒的水平不高,数量也不高,从我的同学来看,甚至不能算是爱吃,仅仅是吃而已。湖南人―听说湖南人 吃辣椒厉害,我想这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说别的,就拿当年毛主席爬雪山过草地长征的时候对辣椒的喜爱就知道,但是也并不是传说中那么厉害,记得我、纯辣,什么都有,有专门对付粉面的辣椒;有专门对付沾水的辣椒;有专门对付烧烤的辣椒;有专门烹饪的辣椒;至于筒筒辣椒,就更妙不可言;还有糊辣椒,放些葱、蒜泥等等很多小佐料,专门用于吃清水菜类;糍粑辣椒嘛,就更有讲究。贵州最出名的辣椒是林坎产的辣椒,其次就是。还有,要吃正宗的贵州辣椒,就要吃本地人家庭制作的辣椒或者夜市的辣椒,才真正算吃到贵州辣。贵州人家庭的辣椒酱可以说是全国最好吃的。基本上任何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特别的美味辣椒酱做法。当初我假期完后,每次都要带妈妈做的辣椒酱至少3大瓶;在外地学习的时候,我常常把家乡的辣椒酱当零食吃,吃得同学面部变色,但是我在我们老乡来说我也不算什么呢,我们每次聚会的时候他们几乎都会叫老板加辣椒到火锅里,加了几次都不好意思叫老板了,说味碟也根本不辣,于是只好到外面的店子去再买两瓶老干妈来将就下啦,不过说实话,老干妈只能代表贵州的一种辣椒产品,算是“香辣”吧,偏重于香,所以也算不上最辣,不过正因为这样,他反到适合全国大市场,走到那里都有老干妈卖了哦!使得它成为一个比较优秀的乡镇企业!也许很多人都知道遵义吧,因为它在长征之中占有极重要的战略地位,其实遵义的辣椒也是很厉害的哦!?遵义虾子是中国的辣椒名城!虾子镇位于历史名城――遵义东部34公里,在326国道线上,公路纵横交错,交通极为方便,并以“辣椒王国”响誉国内外。汇集邻县市的辣椒销往新疆、内蒙、甘肃、广东、广西、海南、西藏、云南、四川、湖南、湖北、陕西等省,还远销尼泊尔、印度、缅甸、香港、澳门、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最后我来总结一句话:广东海南不辣,江西广西凑合辣,云南湖南勉强辣,四川不麻不算辣,贵州全辣真的辣!

吴畏 06.11.06 ,但是多半是泡辣椒,而且他们吃辣椒的水平不高,数量也不高,从我的同学来看,甚至不能算是爱吃,仅仅是吃而已。湖南人―听说湖南人 吃辣椒厉害,我想这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说别的,就拿当年毛主席爬雪山过草地长征的时候对辣椒的喜爱就知道,但是也并不是传说中那么厉害,记得我、纯辣,什么都有,有专门对付粉面的辣椒;有专门对付沾水的辣椒;有专门对付烧烤的辣椒;有专门烹饪的辣椒;至于筒筒辣椒,就更妙不可言;还有糊辣椒,放些葱、蒜泥等等很多小佐料,专门用于吃清水菜类;糍粑辣椒嘛,就更有讲究。贵州最出名的辣椒是林坎产的辣椒,其次就是。还有,要吃正宗的贵州辣椒,就要吃本地人家庭制作的辣椒或者夜市的辣椒,才真正算吃到贵州辣。贵州人家庭的辣椒酱可以说是全国最好吃的。基本上任何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特别的美味辣椒酱做法。当初我假期完后,每次都要带妈妈做的辣椒酱至少3大瓶;在外地学习的时候,我常常把家乡的辣椒酱当零食吃,吃得同学面部变色,但是我在我们老乡来说我也不算什么呢,我们每次聚会的时候他们几乎都会叫老板加辣椒到火锅里,加了几次都不好意思叫老板了,说味碟也根本不辣,于是只好到外面的店子去再买两瓶老干妈来将就下啦,不过说实话,老干妈只能代表贵州的一种辣椒产品,算是“香辣”吧,偏重于香,所以也算不上最辣,不过正因为这样,他反到适合全国大市场,走到那里都有老干妈卖了哦!使得它成为一个比较优秀的乡镇企业!也许很多人都知道遵义吧,因为它在长征之中占有极重要的战略地位,其实遵义的辣椒也是很厉害的哦!?遵义虾子是中国的辣椒名城!虾子镇位于历史名城――遵义东部34公里,在326国道线上,公路纵横交错,交通极为方便,并以“辣椒王国”响誉国内外。汇集邻县市的辣椒销往新疆、内蒙、甘肃、广东、广西、海南、西藏、云南、四川、湖南、湖北、陕西等省,还远销尼泊尔、印度、缅甸、香港、澳门、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最后我来总结一句话:广东海南不辣,江西广西凑合辣,云南湖南勉强辣,四川不麻不算辣,贵州全辣真的辣!

吴畏 06.11.06 ,但是多半是泡辣椒,而且他们吃辣椒的水平不高,数量也不高,从我的同学来看,甚至不能算是爱吃,仅仅是吃而已。湖南人―听说湖南人 吃辣椒厉害,我想这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说别的,就拿当年毛主席爬雪山过草地长征的时候对辣椒的喜爱就知道,但是也并不是传说中那么厉害,记得我、纯辣,什么都有,有专门对付粉面的辣椒;有专门对付沾水的辣椒;有专门对付烧烤的辣椒;有专门烹饪的辣椒;至于筒筒辣椒,就更妙不可言;还有糊辣椒,放些葱、蒜泥等等很多小佐料,专门用于吃清水菜类;糍粑辣椒嘛,就更有讲究。贵州最出名的辣椒是林坎产的辣椒,其次就是。还有,要吃正宗的贵州辣椒,就要吃本地人家庭制作的辣椒或者夜市的辣椒,才真正算吃到贵州辣。贵州人家庭的辣椒酱可以说是全国最好吃的。基本上任何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特别的美味辣椒酱做法。当初我假期完后,每次都要带妈妈做的辣椒酱至少3大瓶;在外地学习的时候,我常常把家乡的辣椒酱当零食吃,吃得同学面部变色,但是我在我们老乡来说我也不算什么呢,我们每次聚会的时候他们几乎都会叫老板加辣椒到火锅里,加了几次都不好意思叫老板了,说味碟也根本不辣,于是只好到外面的店子去再买两瓶老干妈来将就下啦,不过说实话,老干妈只能代表贵州的一种辣椒产品,算是“香辣”吧,偏重于香,所以也算不上最辣,不过正因为这样,他反到适合全国大市场,走到那里都有老干妈卖了哦!使得它成为一个比较优秀的乡镇企业!也许很多人都知道遵义吧,因为它在长征之中占有极重要的战略地位,其实遵义的辣椒也是很厉害的哦!?遵义虾子是中国的辣椒名城!虾子镇位于历史名城――遵义东部34公里,在326国道线上,公路纵横交错,交通极为方便,并以“辣椒王国”响誉国内外。汇集邻县市的辣椒销往新疆、内蒙、甘肃、广东、广西、海南、西藏、云南、四川、湖南、湖北、陕西等省,还远销尼泊尔、印度、缅甸、香港、澳门、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最后我来总结一句话:广东海南不辣,江西广西凑合辣,云南湖南勉强辣,四川不麻不算辣,贵州全辣真的辣!

吴畏 06.11.06 ,但是多半是泡辣椒,而且他们吃辣椒的水平不高,数量也不高,从我的同学来看,甚至不能算是爱吃,仅仅是吃而已。湖南人―听说湖南人 吃辣椒厉害,我想这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说别的,就拿当年毛主席爬雪山过草地长征的时候对辣椒的喜爱就知道,但是也并不是传说中那么厉害,记得我、纯辣,什么都有,有专门对付粉面的辣椒;有专门对付沾水的辣椒;有专门对付烧烤的辣椒;有专门烹饪的辣椒;至于筒筒辣椒,就更妙不可言;还有糊辣椒,放些葱、蒜泥等等很多小佐料,专门用于吃清水菜类;糍粑辣椒嘛,就更有讲究。贵州最出名的辣椒是林坎产的辣椒,其次就是。还有,要吃正宗的贵州辣椒,就要吃本地人家庭制作的辣椒或者夜市的辣椒,才真正算吃到贵州辣。贵州人家庭的辣椒酱可以说是全国最好吃的。基本上任何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特别的美味辣椒酱做法。当初我假期完后,每次都要带妈妈做的辣椒酱至少3大瓶;在外地学习的时候,我常常把家乡的辣椒酱当零食吃,吃得同学面部变色,但是我在我们老乡来说我也不算什么呢,我们每次聚会的时候他们几乎都会叫老板加辣椒到火锅里,加了几次都不好意思叫老板了,说味碟也根本不辣,于是只好到外面的店子去再买两瓶老干妈来将就下啦,不过说实话,老干妈只能代表贵州的一种辣椒产品,算是“香辣”吧,偏重于香,所以也算不上最辣,不过正因为这样,他反到适合全国大市场,走到那里都有老干妈卖了哦!使得它成为一个比较优秀的乡镇企业!也许很多人都知道遵义吧,因为它在长征之中占有极重要的战略地位,其实遵义的辣椒也是很厉害的哦!?遵义虾子是中国的辣椒名城!虾子镇位于历史名城――遵义东部34公里,在326国道线上,公路纵横交错,交通极为方便,并以“辣椒王国”响誉国内外。汇集邻县市的辣椒销往新疆、内蒙、甘肃、广东、广西、海南、西藏、云南、四川、湖南、湖北、陕西等省,还远销尼泊尔、印度、缅甸、香港、澳门、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最后我来总结一句话:广东海南不辣,江西广西凑合辣,云南湖南勉强辣,四川不麻不算辣,贵州全辣真的辣!

吴畏 06.11.06 ,但是多半是泡辣椒,而且他们吃辣椒的水平不高,数量也不高,从我的同学来看,甚至不能算是爱吃,仅仅是吃而已。湖南人―听说湖南人 吃辣椒厉害,我想这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说别的,就拿当年毛主席爬雪山过草地长征的时候对辣椒的喜爱就知道,但是也并不是传说中那么厉害,记得我、纯辣,什么都有,有专门对付粉面的辣椒;有专门对付沾水的辣椒;有专门对付烧烤的辣椒;有专门烹饪的辣椒;至于筒筒辣椒,就更妙不可言;还有糊辣椒,放些葱、蒜泥等等很多小佐料,专门用于吃清水菜类;糍粑辣椒嘛,就更有讲究。贵州最出名的辣椒是林坎产的辣椒,其次就是。还有,要吃正宗的贵州辣椒,就要吃本地人家庭制作的辣椒或者夜市的辣椒,才真正算吃到贵州辣。贵州人家庭的辣椒酱可以说是全国最好吃的。基本上任何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特别的美味辣椒酱做法。当初我假期完后,每次都要带妈妈做的辣椒酱至少3大瓶;在外地学习的时候,我常常把家乡的辣椒酱当零食吃,吃得同学面部变色,但是我在我们老乡来说我也不算什么呢,我们每次聚会的时候他们几乎都会叫老板加辣椒到火锅里,加了几次都不好意思叫老板了,说味碟也根本不辣,于是只好到外面的店子去再买两瓶老干妈来将就下啦,不过说实话,老干妈只能代表贵州的一种辣椒产品,算是“香辣”吧,偏重于香,所以也算不上最辣,不过正因为这样,他反到适合全国大市场,走到那里都有老干妈卖了哦!使得它成为一个比较优秀的乡镇企业!也许很多人都知道遵义吧,因为它在长征之中占有极重要的战略地位,其实遵义的辣椒也是很厉害的哦!?遵义虾子是中国的辣椒名城!虾子镇位于历史名城――遵义东部34公里,在326国道线上,公路纵横交错,交通极为方便,并以“辣椒王国”响誉国内外。汇集邻县市的辣椒销往新疆、内蒙、甘肃、广东、广西、海南、西藏、云南、四川、湖南、湖北、陕西等省,还远销尼泊尔、印度、缅甸、香港、澳门、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最后我来总结一句话:广东海南不辣,江西广西凑合辣,云南湖南勉强辣,四川不麻不算辣,贵州全辣真的辣!

吴畏 06.11.06 ,但是多半是泡辣椒,而且他们吃辣椒的水平不高,数量也不高,从我的同学来看,甚至不能算是爱吃,仅仅是吃而已。湖南人―听说湖南人 吃辣椒厉害,我想这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说别的,就拿当年毛主席爬雪山过草地长征的时候对辣椒的喜爱就知道,但是也并不是传说中那么厉害,记得我

这里没有屋子

一个人的舞台

还记得十字路口的艳阳天

我们许下轻狂的年少誓言

小小的背影与夕阳相连

如幻如烟

这的舞台一直都鲜艳

光彩得夺去了明天

台上的我如灯下的旋木

被华灯装点得无处可掩

这的舞台一直都耀眼

可惜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时间

台上的我如断桥下的残雪

被迎来属于我一个人的潋滟

这的舞台一直都纪念

与我年少的记忆一起碰面

许下属于我们自己明天的誓言

一个人的舞台上面

浅唱着我的明天

小作文结束。

这里没有屋子

屋子在哪?

在路的尽头。

路在哪?

在我的脚下。

一、屋

转角处是那个熟悉的屋子,我愿意用老屋去描摹它。

旱地在它前面安营扎寨,光线也被参差的杂草阻隔得失了方向,瓦片早已经被雨水磨得凹凸不平,它却是属于这片黄土地永久的轮廓,是我家乡最朴素的姿势。

老屋前,一夜尽扫千万树,它随着季节的更替不断换着自己的颜色,永远都和这土地搭配得协调而不失单调。放光的太阳也好,收幕的夕阳也罢,终是老屋的装饰者,似乎它们的存在只为让它更加夺目。

不知道它在这里多少年了,只知晓它是太婆的屋子,那个唯一属于太婆的东西。这是我儿时最清脆的回忆,是视线内外最无法遮挡的光艳,是栀子花般久散不尽的香气!

太婆曾说:“这座屋子是我的命根子啊!”无法想象更无法理解她的这句话,儿时的我只知道她爱在屋子的窗前守望着,一忙完活就对着屋子发呆,她的视线一直向着那条通往老屋的路。我能看见每当她看着外婆外公的身影时所发出的喜悦。我在这个乡村的时间不多,年末来一次,可是每回从城里来都能看见太婆第一个望见我。她眼里的神情如阳光般温润了我的心田……

太婆在屋子里望着什么?兴许在守着至亲至爱的人吧!

老屋的光线不好,只有些许微弱的光痕,勉强能看几个字。太婆爱剪纸,她能剪出各种小人供我玩耍,能剪出各种年货上才有的图案,那种质朴的气息,永远留在了老屋的墙壁上。

老屋是老的,却是个屋子。和太婆一样,渐渐老去,太婆也是一个始终爱着我们的人啊!这种血脉相连的感情和老屋一样不会变迁,不会游走过我们的边沿……

刹那间,老屋沉睡不醒,它的主人在流泪。

刹那间,老屋流泪,它的主人再也不会醒来。

二、路

屋子还是屋子,路却不再是那条路了。

从以前的烂泥地到现在的水泥平地,到底被画下了多少伤口,再也数不清了。以前,通往老屋的只有几条纵横着的烂泥路,坑坑洼洼积满了雨水。我却偏偏爱上了这片地的泥土,那种和着水的味道。每次落完雨,便要穿着雨鞋踩上去,很享受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过后,便是太婆帮我清理着身上的烂泥,一边轻怒:“这娃儿将来是要滚泥地的!”我拼命地笑着,以为那是一个很得意的工作,她却被我逗笑了,笑靥如花,再也挥抹不去……

那条路以前是一直延伸到几片庄稼地,是外婆和外公常常忙碌的地方,那条路也是太婆从屋子里最喜欢张望的地方,曾经以为那里肯定藏满了很多很多好玩的东西,以至于太婆那么无法割舍,现在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幼稚而天真。

那条路,只因为有她爱着的人走来,才会让她执念着守望啊!

我在江西长大,太婆住在江苏。我用直尺丈量过它们图上距离,发现距离多短,可是思念多长,再也无法去量了。这条从江西到江苏的路,有多长呢?长到见太婆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么?

那条路,只因为它阻隔了太多,才成为我记忆中的一部分了!

我喜欢看着星星和月亮,也常常对着天空幼稚地许小一个个小小愿望,只因为我知道从这里通往天堂那个寂寞而又美好的地方仅有这个方法了。

看见了么?那些繁星是一个个桥梁,做成了我和太婆之间的心桥!

刹那间,发现记忆很长,长到连路也沟通不了。

刹那间,发现路很长,长到连记忆都承载不了。

三、脚

太婆的脚是真正意义上的三寸金莲。她从前也是封建地主家的小姐。

她的脚总能勾起我的想象,却始终无法继续想下去这个脚所经历的疼痛,总听她说起抗战时期逃跑的日子,轻松的口吻似乎不是在陈述一场战争,似乎是一种游戏,她的脚在那时磨出一个人的舞台

还记得十字路口的艳阳天

我们许下轻狂的年少誓言

小小的背影与夕阳相连

如幻如烟

这的舞台一直都鲜艳

光彩得夺去了明天

台上的我如灯下的旋木

被华灯装点得无处可掩

这的舞台一直都耀眼

可惜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时间

台上的我如断桥下的残雪

被迎来属于我一个人的潋滟

这的舞台一直都纪念

与我年少的记忆一起碰面

许下属于我们自己明天的誓言

一个人的舞台上面

浅唱着我的明天

小作文结束。

这里没有屋子

屋子在哪?

在路的尽头。

路在哪?

在我的脚下。

一、屋

转角处是那个熟悉的屋子,我愿意用老屋去描摹它。

旱地在它前面安营扎寨,光线也被参差的杂草阻隔得失了方向,瓦片早已经被雨水磨得凹凸不平,它却是属于这片黄土地永久的轮廓,是我家乡最朴素的姿势。

老屋前,一夜尽扫千万树,它随着季节的更替不断换着自己的颜色,永远都和这土地搭配得协调而不失单调。放光的太阳也好,收幕的夕阳也罢,终是老屋的装饰者,似乎它们的存在只为让它更加夺目。

不知道它在这里多少年了,只知晓它是太婆的屋子,那个唯一属于太婆的东西。这是我儿时最清脆的回忆,是视线内外最无法遮挡的光艳,是栀子花般久散不尽的香气!

太婆曾说:“这座屋子是我的命根子啊!”无法想象更无法理解她的这句话,儿时的我只知道她爱在屋子的窗前守望着,一忙完活就对着屋子发呆,她的视线一直向着那条通往老屋的路。我能看见每当她看着外婆外公的身影时所发出的喜悦。我在这个乡村的时间不多,年末来一次,可是每回从城里来都能看见太婆第一个望见我。她眼里的神情如阳光般温润了我的心田……

太婆在屋子里望着什么?兴许在守着至亲至爱的人吧!

老屋的光线不好,只有些许微弱的光痕,勉强能看几个字。太婆爱剪纸,她能剪出各种小人供我玩耍,能剪出各种年货上才有的图案,那种质朴的气息,永远留在了老屋的墙壁上。

老屋是老的,却是个屋子。和太婆一样,渐渐老去,太婆也是一个始终爱着我们的人啊!这种血脉相连的感情和老屋一样不会变迁,不会游走过我们的边沿……

刹那间,老屋沉睡不醒,它的主人在流泪。

刹那间,老屋流泪,它的主人再也不会醒来。

二、路

屋子还是屋子,路却不再是那条路了。

从以前的烂泥地到现在的水泥平地,到底被画下了多少伤口,再也数不清了。以前,通往老屋的只有几条纵横着的烂泥路,坑坑洼洼积满了雨水。我却偏偏爱上了这片地的泥土,那种和着水的味道。每次落完雨,便要穿着雨鞋踩上去,很享受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过后,便是太婆帮我清理着身上的烂泥,一边轻怒:“这娃儿将来是要滚泥地的!”我拼命地笑着,以为那是一个很得意的工作,她却被我逗笑了,笑靥如花,再也挥抹不去……

那条路以前是一直延伸到几片庄稼地,是外婆和外公常常忙碌的地方,那条路也是太婆从屋子里最喜欢张望的地方,曾经以为那里肯定藏满了很多很多好玩的东西,以至于太婆那么无法割舍,现在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幼稚而天真。

那条路,只因为有她爱着的人走来,才会让她执念着守望啊!

我在江西长大,太婆住在江苏。我用直尺丈量过它们图上距离,发现距离多短,可是思念多长,再也无法去量了。这条从江西到江苏的路,有多长呢?长到见太婆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么?

那条路,只因为它阻隔了太多,才成为我记忆中的一部分了!

我喜欢看着星星和月亮,也常常对着天空幼稚地许小一个个小小愿望,只因为我知道从这里通往天堂那个寂寞而又美好的地方仅有这个方法了。

看见了么?那些繁星是一个个桥梁,做成了我和太婆之间的心桥!

刹那间,发现记忆很长,长到连路也沟通不了。

刹那间,发现路很长,长到连记忆都承载不了。

三、脚

太婆的脚是真正意义上的三寸金莲。她从前也是封建地主家的小姐。

她的脚总能勾起我的想象,却始终无法继续想下去这个脚所经历的疼痛,总听她说起抗战时期逃跑的日子,轻松的口吻似乎不是在陈述一场战争,似乎是一种游戏,她的脚在那时磨出一个人的舞台

还记得十字路口的艳阳天

我们许下轻狂的年少誓言

小小的背影与夕阳相连

如幻如烟

这的舞台一直都鲜艳

光彩得夺去了明天

台上的我如灯下的旋木

被华灯装点得无处可掩

这的舞台一直都耀眼

可惜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时间

台上的我如断桥下的残雪

被迎来属于我一个人的潋滟

这的舞台一直都纪念

与我年少的记忆一起碰面

许下属于我们自己明天的誓言

一个人的舞台上面

浅唱着我的明天

小作文结束。

这里没有屋子

屋子在哪?

在路的尽头。

路在哪?

在我的脚下。

一、屋

转角处是那个熟悉的屋子,我愿意用老屋去描摹它。

旱地在它前面安营扎寨,光线也被参差的杂草阻隔得失了方向,瓦片早已经被雨水磨得凹凸不平,它却是属于这片黄土地永久的轮廓,是我家乡最朴素的姿势。

老屋前,一夜尽扫千万树,它随着季节的更替不断换着自己的颜色,永远都和这土地搭配得协调而不失单调。放光的太阳也好,收幕的夕阳也罢,终是老屋的装饰者,似乎它们的存在只为让它更加夺目。

不知道它在这里多少年了,只知晓它是太婆的屋子,那个唯一属于太婆的东西。这是我儿时最清脆的回忆,是视线内外最无法遮挡的光艳,是栀子花般久散不尽的香气!

太婆曾说:“这座屋子是我的命根子啊!”无法想象更无法理解她的这句话,儿时的我只知道她爱在屋子的窗前守望着,一忙完活就对着屋子发呆,她的视线一直向着那条通往老屋的路。我能看见每当她看着外婆外公的身影时所发出的喜悦。我在这个乡村的时间不多,年末来一次,可是每回从城里来都能看见太婆第一个望见我。她眼里的神情如阳光般温润了我的心田……

太婆在屋子里望着什么?兴许在守着至亲至爱的人吧!

老屋的光线不好,只有些许微弱的光痕,勉强能看几个字。太婆爱剪纸,她能剪出各种小人供我玩耍,能剪出各种年货上才有的图案,那种质朴的气息,永远留在了老屋的墙壁上。

老屋是老的,却是个屋子。和太婆一样,渐渐老去,太婆也是一个始终爱着我们的人啊!这种血脉相连的感情和老屋一样不会变迁,不会游走过我们的边沿……

刹那间,老屋沉睡不醒,它的主人在流泪。

刹那间,老屋流泪,它的主人再也不会醒来。

二、路

屋子还是屋子,路却不再是那条路了。

从以前的烂泥地到现在的水泥平地,到底被画下了多少伤口,再也数不清了。以前,通往老屋的只有几条纵横着的烂泥路,坑坑洼洼积满了雨水。我却偏偏爱上了这片地的泥土,那种和着水的味道。每次落完雨,便要穿着雨鞋踩上去,很享受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过后,便是太婆帮我清理着身上的烂泥,一边轻怒:“这娃儿将来是要滚泥地的!”我拼命地笑着,以为那是一个很得意的工作,她却被我逗笑了,笑靥如花,再也挥抹不去……

那条路以前是一直延伸到几片庄稼地,是外婆和外公常常忙碌的地方,那条路也是太婆从屋子里最喜欢张望的地方,曾经以为那里肯定藏满了很多很多好玩的东西,以至于太婆那么无法割舍,现在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幼稚而天真。

那条路,只因为有她爱着的人走来,才会让她执念着守望啊!

我在江西长大,太婆住在江苏。我用直尺丈量过它们图上距离,发现距离多短,可是思念多长,再也无法去量了。这条从江西到江苏的路,有多长呢?长到见太婆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么?

那条路,只因为它阻隔了太多,才成为我记忆中的一部分了!

我喜欢看着星星和月亮,也常常对着天空幼稚地许小一个个小小愿望,只因为我知道从这里通往天堂那个寂寞而又美好的地方仅有这个方法了。

看见了么?那些繁星是一个个桥梁,做成了我和太婆之间的心桥!

刹那间,发现记忆很长,长到连路也沟通不了。

刹那间,发现路很长,长到连记忆都承载不了。

三、脚

太婆的脚是真正意义上的三寸金莲。她从前也是封建地主家的小姐。

她的脚总能勾起我的想象,却始终无法继续想下去这个脚所经历的疼痛,总听她说起抗战时期逃跑的日子,轻松的口吻似乎不是在陈述一场战争,似乎是一种游戏,她的脚在那时磨出一个人的舞台

还记得十字路口的艳阳天

我们许下轻狂的年少誓言

小小的背影与夕阳相连

如幻如烟

这的舞台一直都鲜艳

光彩得夺去了明天

台上的我如灯下的旋木

被华灯装点得无处可掩

这的舞台一直都耀眼

可惜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时间

台上的我如断桥下的残雪

被迎来属于我一个人的潋滟

这的舞台一直都纪念

与我年少的记忆一起碰面

许下属于我们自己明天的誓言

一个人的舞台上面

浅唱着我的明天

小作文结束。

这里没有屋子

屋子在哪?

在路的尽头。

路在哪?

在我的脚下。

一、屋

转角处是那个熟悉的屋子,我愿意用老屋去描摹它。

旱地在它前面安营扎寨,光线也被参差的杂草阻隔得失了方向,瓦片早已经被雨水磨得凹凸不平,它却是属于这片黄土地永久的轮廓,是我家乡最朴素的姿势。

老屋前,一夜尽扫千万树,它随着季节的更替不断换着自己的颜色,永远都和这土地搭配得协调而不失单调。放光的太阳也好,收幕的夕阳也罢,终是老屋的装饰者,似乎它们的存在只为让它更加夺目。

不知道它在这里多少年了,只知晓它是太婆的屋子,那个唯一属于太婆的东西。这是我儿时最清脆的回忆,是视线内外最无法遮挡的光艳,是栀子花般久散不尽的香气!

太婆曾说:“这座屋子是我的命根子啊!”无法想象更无法理解她的这句话,儿时的我只知道她爱在屋子的窗前守望着,一忙完活就对着屋子发呆,她的视线一直向着那条通往老屋的路。我能看见每当她看着外婆外公的身影时所发出的喜悦。我在这个乡村的时间不多,年末来一次,可是每回从城里来都能看见太婆第一个望见我。她眼里的神情如阳光般温润了我的心田……

太婆在屋子里望着什么?兴许在守着至亲至爱的人吧!

老屋的光线不好,只有些许微弱的光痕,勉强能看几个字。太婆爱剪纸,她能剪出各种小人供我玩耍,能剪出各种年货上才有的图案,那种质朴的气息,永远留在了老屋的墙壁上。

老屋是老的,却是个屋子。和太婆一样,渐渐老去,太婆也是一个始终爱着我们的人啊!这种血脉相连的感情和老屋一样不会变迁,不会游走过我们的边沿……

刹那间,老屋沉睡不醒,它的主人在流泪。

刹那间,老屋流泪,它的主人再也不会醒来。

二、路

屋子还是屋子,路却不再是那条路了。

从以前的烂泥地到现在的水泥平地,到底被画下了多少伤口,再也数不清了。以前,通往老屋的只有几条纵横着的烂泥路,坑坑洼洼积满了雨水。我却偏偏爱上了这片地的泥土,那种和着水的味道。每次落完雨,便要穿着雨鞋踩上去,很享受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过后,便是太婆帮我清理着身上的烂泥,一边轻怒:“这娃儿将来是要滚泥地的!”我拼命地笑着,以为那是一个很得意的工作,她却被我逗笑了,笑靥如花,再也挥抹不去……

那条路以前是一直延伸到几片庄稼地,是外婆和外公常常忙碌的地方,那条路也是太婆从屋子里最喜欢张望的地方,曾经以为那里肯定藏满了很多很多好玩的东西,以至于太婆那么无法割舍,现在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幼稚而天真。

那条路,只因为有她爱着的人走来,才会让她执念着守望啊!

我在江西长大,太婆住在江苏。我用直尺丈量过它们图上距离,发现距离多短,可是思念多长,再也无法去量了。这条从江西到江苏的路,有多长呢?长到见太婆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么?

那条路,只因为它阻隔了太多,才成为我记忆中的一部分了!

我喜欢看着星星和月亮,也常常对着天空幼稚地许小一个个小小愿望,只因为我知道从这里通往天堂那个寂寞而又美好的地方仅有这个方法了。

看见了么?那些繁星是一个个桥梁,做成了我和太婆之间的心桥!

刹那间,发现记忆很长,长到连路也沟通不了。

刹那间,发现路很长,长到连记忆都承载不了。

三、脚

太婆的脚是真正意义上的三寸金莲。她从前也是封建地主家的小姐。

她的脚总能勾起我的想象,却始终无法继续想下去这个脚所经历的疼痛,总听她说起抗战时期逃跑的日子,轻松的口吻似乎不是在陈述一场战争,似乎是一种游戏,她的脚在那时磨出一个人的舞台

还记得十字路口的艳阳天

我们许下轻狂的年少誓言

小小的背影与夕阳相连

如幻如烟

这的舞台一直都鲜艳

光彩得夺去了明天

台上的我如灯下的旋木

被华灯装点得无处可掩

这的舞台一直都耀眼

可惜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时间

台上的我如断桥下的残雪

被迎来属于我一个人的潋滟

这的舞台一直都纪念

与我年少的记忆一起碰面

许下属于我们自己明天的誓言

一个人的舞台上面

浅唱着我的明天

小作文结束。

这里没有屋子

屋子在哪?

在路的尽头。

路在哪?

在我的脚下。

一、屋

转角处是那个熟悉的屋子,我愿意用老屋去描摹它。

旱地在它前面安营扎寨,光线也被参差的杂草阻隔得失了方向,瓦片早已经被雨水磨得凹凸不平,它却是属于这片黄土地永久的轮廓,是我家乡最朴素的姿势。

老屋前,一夜尽扫千万树,它随着季节的更替不断换着自己的颜色,永远都和这土地搭配得协调而不失单调。放光的太阳也好,收幕的夕阳也罢,终是老屋的装饰者,似乎它们的存在只为让它更加夺目。

不知道它在这里多少年了,只知晓它是太婆的屋子,那个唯一属于太婆的东西。这是我儿时最清脆的回忆,是视线内外最无法遮挡的光艳,是栀子花般久散不尽的香气!

太婆曾说:“这座屋子是我的命根子啊!”无法想象更无法理解她的这句话,儿时的我只知道她爱在屋子的窗前守望着,一忙完活就对着屋子发呆,她的视线一直向着那条通往老屋的路。我能看见每当她看着外婆外公的身影时所发出的喜悦。我在这个乡村的时间不多,年末来一次,可是每回从城里来都能看见太婆第一个望见我。她眼里的神情如阳光般温润了我的心田……

太婆在屋子里望着什么?兴许在守着至亲至爱的人吧!

老屋的光线不好,只有些许微弱的光痕,勉强能看几个字。太婆爱剪纸,她能剪出各种小人供我玩耍,能剪出各种年货上才有的图案,那种质朴的气息,永远留在了老屋的墙壁上。

老屋是老的,却是个屋子。和太婆一样,渐渐老去,太婆也是一个始终爱着我们的人啊!这种血脉相连的感情和老屋一样不会变迁,不会游走过我们的边沿……

刹那间,老屋沉睡不醒,它的主人在流泪。

刹那间,老屋流泪,它的主人再也不会醒来。

二、路

屋子还是屋子,路却不再是那条路了。

从以前的烂泥地到现在的水泥平地,到底被画下了多少伤口,再也数不清了。以前,通往老屋的只有几条纵横着的烂泥路,坑坑洼洼积满了雨水。我却偏偏爱上了这片地的泥土,那种和着水的味道。每次落完雨,便要穿着雨鞋踩上去,很享受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过后,便是太婆帮我清理着身上的烂泥,一边轻怒:“这娃儿将来是要滚泥地的!”我拼命地笑着,以为那是一个很得意的工作,她却被我逗笑了,笑靥如花,再也挥抹不去……

那条路以前是一直延伸到几片庄稼地,是外婆和外公常常忙碌的地方,那条路也是太婆从屋子里最喜欢张望的地方,曾经以为那里肯定藏满了很多很多好玩的东西,以至于太婆那么无法割舍,现在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幼稚而天真。

那条路,只因为有她爱着的人走来,才会让她执念着守望啊!

我在江西长大,太婆住在江苏。我用直尺丈量过它们图上距离,发现距离多短,可是思念多长,再也无法去量了。这条从江西到江苏的路,有多长呢?长到见太婆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么?

那条路,只因为它阻隔了太多,才成为我记忆中的一部分了!

我喜欢看着星星和月亮,也常常对着天空幼稚地许小一个个小小愿望,只因为我知道从这里通往天堂那个寂寞而又美好的地方仅有这个方法了。

看见了么?那些繁星是一个个桥梁,做成了我和太婆之间的心桥!

刹那间,发现记忆很长,长到连路也沟通不了。

刹那间,发现路很长,长到连记忆都承载不了。

三、脚

太婆的脚是真正意义上的三寸金莲。她从前也是封建地主家的小姐。

她的脚总能勾起我的想象,却始终无法继续想下去这个脚所经历的疼痛,总听她说起抗战时期逃跑的日子,轻松的口吻似乎不是在陈述一场战争,似乎是一种游戏,她的脚在那时磨出一个人的舞台

还记得十字路口的艳阳天

我们许下轻狂的年少誓言

小小的背影与夕阳相连

如幻如烟

这的舞台一直都鲜艳

光彩得夺去了明天

台上的我如灯下的旋木

被华灯装点得无处可掩

这的舞台一直都耀眼

可惜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时间

台上的我如断桥下的残雪

被迎来属于我一个人的潋滟

这的舞台一直都纪念

与我年少的记忆一起碰面

许下属于我们自己明天的誓言

一个人的舞台上面

浅唱着我的明天

小作文结束。

这里没有屋子

屋子在哪?

在路的尽头。

路在哪?

在我的脚下。

一、屋

转角处是那个熟悉的屋子,我愿意用老屋去描摹它。

旱地在它前面安营扎寨,光线也被参差的杂草阻隔得失了方向,瓦片早已经被雨水磨得凹凸不平,它却是属于这片黄土地永久的轮廓,是我家乡最朴素的姿势。

老屋前,一夜尽扫千万树,它随着季节的更替不断换着自己的颜色,永远都和这土地搭配得协调而不失单调。放光的太阳也好,收幕的夕阳也罢,终是老屋的装饰者,似乎它们的存在只为让它更加夺目。

不知道它在这里多少年了,只知晓它是太婆的屋子,那个唯一属于太婆的东西。这是我儿时最清脆的回忆,是视线内外最无法遮挡的光艳,是栀子花般久散不尽的香气!

太婆曾说:“这座屋子是我的命根子啊!”无法想象更无法理解她的这句话,儿时的我只知道她爱在屋子的窗前守望着,一忙完活就对着屋子发呆,她的视线一直向着那条通往老屋的路。我能看见每当她看着外婆外公的身影时所发出的喜悦。我在这个乡村的时间不多,年末来一次,可是每回从城里来都能看见太婆第一个望见我。她眼里的神情如阳光般温润了我的心田……

太婆在屋子里望着什么?兴许在守着至亲至爱的人吧!

老屋的光线不好,只有些许微弱的光痕,勉强能看几个字。太婆爱剪纸,她能剪出各种小人供我玩耍,能剪出各种年货上才有的图案,那种质朴的气息,永远留在了老屋的墙壁上。

老屋是老的,却是个屋子。和太婆一样,渐渐老去,太婆也是一个始终爱着我们的人啊!这种血脉相连的感情和老屋一样不会变迁,不会游走过我们的边沿……

刹那间,老屋沉睡不醒,它的主人在流泪。

刹那间,老屋流泪,它的主人再也不会醒来。

二、路

屋子还是屋子,路却不再是那条路了。

从以前的烂泥地到现在的水泥平地,到底被画下了多少伤口,再也数不清了。以前,通往老屋的只有几条纵横着的烂泥路,坑坑洼洼积满了雨水。我却偏偏爱上了这片地的泥土,那种和着水的味道。每次落完雨,便要穿着雨鞋踩上去,很享受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过后,便是太婆帮我清理着身上的烂泥,一边轻怒:“这娃儿将来是要滚泥地的!”我拼命地笑着,以为那是一个很得意的工作,她却被我逗笑了,笑靥如花,再也挥抹不去……

那条路以前是一直延伸到几片庄稼地,是外婆和外公常常忙碌的地方,那条路也是太婆从屋子里最喜欢张望的地方,曾经以为那里肯定藏满了很多很多好玩的东西,以至于太婆那么无法割舍,现在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幼稚而天真。

那条路,只因为有她爱着的人走来,才会让她执念着守望啊!

我在江西长大,太婆住在江苏。我用直尺丈量过它们图上距离,发现距离多短,可是思念多长,再也无法去量了。这条从江西到江苏的路,有多长呢?长到见太婆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么?

那条路,只因为它阻隔了太多,才成为我记忆中的一部分了!

我喜欢看着星星和月亮,也常常对着天空幼稚地许小一个个小小愿望,只因为我知道从这里通往天堂那个寂寞而又美好的地方仅有这个方法了。

看见了么?那些繁星是一个个桥梁,做成了我和太婆之间的心桥!

刹那间,发现记忆很长,长到连路也沟通不了。

刹那间,发现路很长,长到连记忆都承载不了。

三、脚

太婆的脚是真正意义上的三寸金莲。她从前也是封建地主家的小姐。

她的脚总能勾起我的想象,却始终无法继续想下去这个脚所经历的疼痛,总听她说起抗战时期逃跑的日子,轻松的口吻似乎不是在陈述一场战争,似乎是一种游戏,她的脚在那时磨出一个人的舞台

还记得十字路口的艳阳天

我们许下轻狂的年少誓言

小小的背影与夕阳相连

如幻如烟

这的舞台一直都鲜艳

光彩得夺去了明天

台上的我如灯下的旋木

被华灯装点得无处可掩

这的舞台一直都耀眼

可惜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时间

台上的我如断桥下的残雪

被迎来属于我一个人的潋滟

这的舞台一直都纪念

与我年少的记忆一起碰面

许下属于我们自己明天的誓言

一个人的舞台上面

浅唱着我的明天

小作文结束。

这里没有屋子

屋子在哪?

在路的尽头。

路在哪?

在我的脚下。

一、屋

转角处是那个熟悉的屋子,我愿意用老屋去描摹它。

旱地在它前面安营扎寨,光线也被参差的杂草阻隔得失了方向,瓦片早已经被雨水磨得凹凸不平,它却是属于这片黄土地永久的轮廓,是我家乡最朴素的姿势。

老屋前,一夜尽扫千万树,它随着季节的更替不断换着自己的颜色,永远都和这土地搭配得协调而不失单调。放光的太阳也好,收幕的夕阳也罢,终是老屋的装饰者,似乎它们的存在只为让它更加夺目。

不知道它在这里多少年了,只知晓它是太婆的屋子,那个唯一属于太婆的东西。这是我儿时最清脆的回忆,是视线内外最无法遮挡的光艳,是栀子花般久散不尽的香气!

太婆曾说:“这座屋子是我的命根子啊!”无法想象更无法理解她的这句话,儿时的我只知道她爱在屋子的窗前守望着,一忙完活就对着屋子发呆,她的视线一直向着那条通往老屋的路。我能看见每当她看着外婆外公的身影时所发出的喜悦。我在这个乡村的时间不多,年末来一次,可是每回从城里来都能看见太婆第一个望见我。她眼里的神情如阳光般温润了我的心田……

太婆在屋子里望着什么?兴许在守着至亲至爱的人吧!

老屋的光线不好,只有些许微弱的光痕,勉强能看几个字。太婆爱剪纸,她能剪出各种小人供我玩耍,能剪出各种年货上才有的图案,那种质朴的气息,永远留在了老屋的墙壁上。

老屋是老的,却是个屋子。和太婆一样,渐渐老去,太婆也是一个始终爱着我们的人啊!这种血脉相连的感情和老屋一样不会变迁,不会游走过我们的边沿……

刹那间,老屋沉睡不醒,它的主人在流泪。

刹那间,老屋流泪,它的主人再也不会醒来。

二、路

屋子还是屋子,路却不再是那条路了。

从以前的烂泥地到现在的水泥平地,到底被画下了多少伤口,再也数不清了。以前,通往老屋的只有几条纵横着的烂泥路,坑坑洼洼积满了雨水。我却偏偏爱上了这片地的泥土,那种和着水的味道。每次落完雨,便要穿着雨鞋踩上去,很享受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过后,便是太婆帮我清理着身上的烂泥,一边轻怒:“这娃儿将来是要滚泥地的!”我拼命地笑着,以为那是一个很得意的工作,她却被我逗笑了,笑靥如花,再也挥抹不去……

那条路以前是一直延伸到几片庄稼地,是外婆和外公常常忙碌的地方,那条路也是太婆从屋子里最喜欢张望的地方,曾经以为那里肯定藏满了很多很多好玩的东西,以至于太婆那么无法割舍,现在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幼稚而天真。

那条路,只因为有她爱着的人走来,才会让她执念着守望啊!

我在江西长大,太婆住在江苏。我用直尺丈量过它们图上距离,发现距离多短,可是思念多长,再也无法去量了。这条从江西到江苏的路,有多长呢?长到见太婆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么?

那条路,只因为它阻隔了太多,才成为我记忆中的一部分了!

我喜欢看着星星和月亮,也常常对着天空幼稚地许小一个个小小愿望,只因为我知道从这里通往天堂那个寂寞而又美好的地方仅有这个方法了。

看见了么?那些繁星是一个个桥梁,做成了我和太婆之间的心桥!

刹那间,发现记忆很长,长到连路也沟通不了。

刹那间,发现路很长,长到连记忆都承载不了。

三、脚

太婆的脚是真正意义上的三寸金莲。她从前也是封建地主家的小姐。

她的脚总能勾起我的想象,却始终无法继续想下去这个脚所经历的疼痛,总听她说起抗战时期逃跑的日子,轻松的口吻似乎不是在陈述一场战争,似乎是一种游戏,她的脚在那时磨出

点评:庐山

河畔,有一颗明珠,那便是我的家乡——江西省。这里有风景秀丽的旅游胜地——庐山。 应交待是什么河,并且要交待你的家乡是江西省什么地方,具体到县或者乡。因为江西省的范围太大,用河畔的明珠来形容不恰当。 山上的云海连绵起浮(伏)。如果你站在山顶上,那洁白的云,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那里如同仙境一般。云在空中飘动,太阳一出来,云雾就马上开了。让我们在云海上观赏下面的崇山峻岭,啊!多美啊! 还是观察得不细心,云的变幻是非常好写的,你可以联想云变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如像各种动物、植物,或者又像人——老人、孩子, 山上的(删掉)郁郁葱葱。如果你坐在缆车上看的话,准会叫一声——哇!好美啊!那连绵起伏的山形态各异;有的像展翅飞翔的胸鹰,有的像高大威武的巨人,还有的像(开天辟地的)盘古的五指。这么多的山,如果把这一片山看作一大副风景画,那画家的本领可真了不起。 写山用了三个比喻,很好,以上写云也应该用这样的比喻。 庐山的瀑布更是美不胜收。每次我来到这的时候,总会远远听到水流声,如同巨龙的狂怒。那瀑布一点也不寂寞,有的是两条瀑布在半山腰的时候合并成了一条,有的是三四条瀑布一起流进小池子里。就这样一条接一条,形成了风姿各异的瀑布群。瀑布的水冰冰凉凉的,打在脸上可舒服了!我真想到里面去玩玩啊!可是有怎么舍得弄脏了这清如明镜的泉水呢? 先写瀑布的声,再写瀑布的形,最后写瀑布的温度,符合人的实际观感。很好!最好写明你看到的是哪个瀑布。 啊!美丽的庐山。 结尾太简单。 总评:这位同学写了庐山的云、山和瀑布,大体上反映了庐山的主要面貌。其实,庐山还有许多可写的东西,如庐山的古迹,有关历史人物的纪念地,庐山的植物(树和花),等等。总之,是要写得更丰富一些。建议同学们以后无论到哪里游览,一定要带一个笔记本,记下沿途的所见所闻,这样再写作文,就会有东西可写,写得具体了,作文水平自然就提高了。

美丽的三清山

三清山位于中国江西省上饶市玉山县与上饶德兴市交界处,为杯玉山脉主峰。那里可好了!

远远望去,山在云层里突出,瀑布冲下,真好比“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啊!

山上的花可更加美丽了,每年春天,树上的桃花盛开了,灿烂的像个粉色的姑娘,微风吹来就翩翩起舞。夏天,山峰上长满了翠绿的叶子,为人们挡住太阳那火辣辣的金光,好让我们避免中暑的征兆。秋天,山上的树挂满了果子,枫树上的叶子火红火红的,像一团团火焰,挂在树上,其他的叶子都慢悠悠地落下。冬天,大树穿上了雪白的衣裳,银光闪闪,有些小树还被这西北风吹弯了腰。

最有趣的就是山上的奇石了。有一块100米高的奇石,远远望去,就像一位慈祥的母亲,坐在石头上,抚摸着它的孩子。还有一块奇石,从土里升出一只巨大的手掌,像被人埋起似的。有一块奇石,引起了很多游客的参观,它举起手,像孙悟空一样朝远方看去。大家都很奇怪,它在看什么呢?这个我也不知道。

三清山可真美啊!不然怎么会称得起极为少数的山峰之一呢?

我的家乡还有很多名胜古迹,如仙女湖、龟峰。。。。。。我真为我的家乡感到自豪。

列车上的感触

春节回家!是一个人,是第一次一个人!在一阵不情愿与恐惧中独自上了K392,小的细节不想提起,在福州——成都的候车点,人是出奇的多!可以说是最多的了,而且绝大多数是回家的农民工,心中有一阵酸痛,那列队伍是那么的庞大,那么的“低档次”,我心酸家乡人的生活,心酸他们的苦楚,他们肩上背着大包小包,他们带的饮料都是自己弄的茶水,因为这样可以省下点钱,也就可以多带一点钱回家过年,哪怕那钱只是一点点!四川是一个人口大省,更是一个农民工众多的西部山区,那里,贫穷。失落……我恰巧生活在四川的山区,我了解农民工的无奈,我知道农民工身上的担子有多重,我更知道农民工在社会的死角承受着怎样的“卑微”,遭遇着怎样的“指指戳戳”。他们被政府说成是“城市的第二污染元素”,不明白这样说的原因是什么,也许是他们穿的很朴素,甚至是很不得体,很脏。言语动作不及都市人那么文明。中看,但是,我是四川人!土生土长的四川人,对于他们,我没有什么看不起,没有什么不想理会。

回家我是站票,24小时的路途,应该辛苦,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家乡人一样,在火车上很节约,不会买什么零食在车上吃,哪怕就是一瓶矿泉水,我也舍不得买,买的吃的是有,可都是江西特产,我不想吃,我只想着带给家人,带给朋友,这次回家的站票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所谓的“江湖”,这个江湖,让我疲惫,让我感慨万千,在车上,人们都在努力开拓自己的生存空间,哪怕只是一小块,只要能安静的坐下来不被打扰,就是一种幸福。

正在上火车的人,都没有人性,只顾自己,拼命的挤,恰恰相反的是,上课火车的人都充满爱心,都会学着给别人腾出一点空间来,呵!这是为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家乡人啊!你们没素质,你们也善良!

上学的时间很迟,所幸的是搞到了坐票,这就意味着,火车再拥挤,都会有我的一个安心的小窝,不用被走来走去的人打扰,不会被他们讨厌,K390的16号车厢全是广元老乡,基本都是到福建去打工,和上次一样,大包小包的,包里装的基本也都是家乡的特产,什么酸干菜。辣椒。腊肉的!这些他们希望带的越多越好,因为,每一份行李上都负上了浓烈的乡情,在外地吃从家乡带去的特产,土着。无疑是一种精神上的愉悦,更是对乡情的完美诠释!

看着那些没有座位的。拖着疲惫身躯的家乡人,心酸自然是有!他们在车厢的过道里站着,蹲着,坐着都是一种肢体上的摧残,他们喝的水是大瓶装的,而我们这些农民工的孩子呢?喝的都是小品装的,甜的,好喝的,他们那么辛苦为了什么?他们那么节约为了什么?说小点,是为了孩子,为了家,说大点,是为了家乡,甚至城市的建设,乃至整个国家的建设!我明白,因为我是四川人!一个四川的留守“儿童”。

莘县实验小学四年级:刘嗣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