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了爬山虎的奇妙]作文(共九篇)

“清明时节雨纷纷”借着春雨洒脱,一路上的植物都露出了新绿。

先是路旁人家的围墙,上面铺满了碧绿苍翠的爬山虎,他们层层叠叠,头齐齐向下,粉红色的茎在叶子后面放肆的攀爬着,无处不在。它们的生命力极强,密密麻麻的靠在一起,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扯下一片爬山虎,我细细观察着它:它的形状很漂亮,就像枫叶那弯曲的山形;它的轮廓很动人,弯弯曲曲的小锯齿状:它的颜色更是使人眼前一亮,那浅浅的墨绿中透着的淡淡嫩黄。

说了那翠色欲流的爬山虎,该谈谈花坛中,路边的小草从,万紫千红的大花园中,随处逢生,无处不在的三叶草了。你一定会惊讶了,三叶草怎么会无处不在呢?其实,三叶草就是我们常见的酸茎草。把它下端掐掉,把上端三叶的地方连着中端的白色茎叶掐掉,剩余的一小段就可以放入嘴中细细咀嚼了,味道自然是很酸的了,这是酸茎草。可三叶草呢?,它代表着希望与幸运。看,这是多么奇妙啊!同一种植物,两个不同的名字,两个不同的用处,世间万物真是很有趣呢!

我从草丛中拿起一个稍大的三叶草,上面还沾着一个颗晶莹的露珠,欲流欲不流,给浅绿的三叶草带来了丝丝的点缀。我阿把三叶草的叶子翻转过来,天啊!上面竟然蠕动着2只蜗牛的身躯。一只小蜗牛,一只大蜗牛。小蜗牛的壳是褐色的,上面有这几条鹅黄黄色的条纹,一直打蜗牛的壳有点褐色,掺杂着若有若无的青,上面的条纹非常清晰,壳跟透明的没什么两样。看来它已经很老了。我不再打扰它们了,便把它们放回了草丛中,让它们继续在绿油油的大伞下避雨。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鸟语花香,莺歌燕舞。在一处处不起眼的地方证塑造者一个个春天的秘密,你发现了吗?

小蜗牛奇遇记

总评:这是一个令人愉悦的童话故事。故事的情节完整曲折,颇有冲突性的精彩,主人公的设计也很有个性,全文语句比较流畅,用词朴实但不乏生动,通过丰富的想象铺开的字里行间融入了作者朴实真挚的感情,文末“心想只有给蜗蜗应有的锻炼,放开手,它才学会自己长大。”表达了深刻的主题。具体评析见文中标示。 点评人:点评人:吴晓婷(小学高级教师) 从前,在菜地边上的一堵墙下住着几只小蜗牛,其中有一只最小的名字叫蜗蜗。它们整天背着重重的壳在周围慢慢地爬。 (直接点明本文的主人公“蜗蜗”,朴素的语言,却饱含着感情。) 有一天,从天上飞来了一只黄鹂鸟,蜗蜗立即爬了过去很热情地说:“黄鹂姐姐,你从哪儿来了?要吃些白菜叶吗?”黄鹂鸟说:“不要了,谢谢!我是从墙那边来,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喂孩子,记得有空到我家来玩哦!我家就在墙那边的橡树上。”说完,就“朴朴朴”的(地)飞走了。蜗蜗望着黄鹂远去的背影,大声喊到:“黄鹂姐姐,我一定会去的……,一定!……”从此,蜗蜗就天天想到墙那边看看。 (写明事情的起因,为“蜗蜗”的奇遇提前作了交代,脉络清晰。) 有一次,蜗蜗对爸爸妈妈说:“爸爸妈妈,我都长这么大了,要守信,我己经答应了黄鹂姐姐,我想去墙那边看看她,可以吗?”蜗蜗的爸爸妈妈听后连连摇头并(,)异口同声地说:“不行,不行,墙那边太危险了,我们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呢?”还没等蜗蜗接话,爸爸又接着说:“别异想天开了,你背着重重的壳很不方便,你就是不能去!”“是啊,是啊!不能拿生命去冒险呀!而且在墙那边还有萤火虫,前天我们有个亲戚还被它们吃了,看,空壳还在那呀”,妈妈也附和着并坚决反对。 (“爸爸妈妈”的反对暗示了“蜗蜗”去“黄鹂姐姐”家途中的艰险。) 夜深了,外面星空(的天空里)闪烁着(星星),月光好像专门为蜗蜗照明似的,它(蜗蜗)偷偷地起床在桌子上留了纸条,并从抽屉里取了些干粮和照相机就走了。它坚强地从墙根下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它爬了一整夜,(汗水在它)身后长长的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泪和汗的“银带”,终于在两砖头之间看到了一条空隙,它疲惫极了,爬了进去从包袱里取出干粮啃了起来,休息了一会儿,它觉得全身舒爽,有精神了,又伸出触角便继续爬,不知不觉得(,)一块又一块的砖头留在身后,蜗蜗朝下一看,不由地惊叹:“好高啊!”突然,一阵风吹过,一粒稍大的沙子朝蜗蜗飞来,只听“轰”的一声,蜗蜗吓了把头缩进壳里,整个壳往下翻滚,幸好掉到了一块突出的砖头上,真是有惊无险,它心想下回一定要小心一点哦。它又继续向前行,这几天总算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另一个危险又来了。 (作者展开奇妙的想象,同时融现实为一体,将“汗水”喻为“银带”生动而贴切。) 这天清晨,等(在)它睡醒来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听见“翁嗡嗡嗡”的声音,蜗蜗从壳里使劲探出身子四周环顾(四周):哇,有四、五只萤火虫正看着自己,好象在商量着什么办法呢!于是,它极力想爬出空隙想往上爬,可能是自己太张紧了——第一次遇见天敌太害怕了,不由自主地松了手,丢了下来,蜗蜗在迷迷糊糊中听见萤火虫们说:“这只蜗牛好像是生病了,会不会是得了‘甲型H1N1’呢?听说这病很猖狂,为了健康起见还是不吃了吧!”蜗蜗侥幸地逃过了一劫, (就在这时,)它发现自己(正)用力使劲趴在爬山虎的叶子上。(,于是便)它苦苦的(地)恳求爬山虎:“爬山虎大哥,您可以给我一片废叶吗?”爬山虎喃喃着说:“好吧,不过只能给一片哦。”说完,一片叶子飘落到它的面前,蜗蜗靠着这片叶子撑到了墙顶。 (真的佩服作者的想象力,本段写出了“险”和“奇”;在完整曲折的情节中,“蜗蜗”的个性得到了展现。) 一棵高大的橡树(终于)出现在它的眼前墙,(望着橡树,)蜗蜗(有)说不出的心旷神怡,这时,那只黄鹂鸟飞到它的面前欣喜地说:“蜗蜗弟弟,你终于来了,到我家来吧!”。蜗蜗就随着黄鹂鸟回到黄鹂家,一边给可爱的小黄鹂讲惊险故事,一边拍照留念,看到黄鹂一家其乐融融(的情景,)它也想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蜗蜗觉得自己离家很多天了,爸爸妈妈在家可能会急得团团转。(略写“蜗蜗”到“黄鹂姐姐”家的情景,符合本文结构要求;“蜗蜗”对父母的思念符合童话的人性化描写要求。) 最后,它又一步步地爬回家去,并把经历告诉爸爸妈妈。他们听到蜗蜗有惊无险,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但是也觉得蜗蜗成熟了,心想只有给蜗蜗应有的锻炼,放开手,它才学会自己长大。 (结尾融入了作者朴实真挚的感情;从内容上看,与前文中的相关描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表达了深刻的主题。)

奇妙的发现之旅

小时候,“爱”贴心守护在身边,像寂静攀爬的爬山虎,左萦右绕,将原本空洞的时光填补得满满的,在那里,忧愁找不到一点儿空隙。长大了,爱是一注浅浅的水湾,把我这只小小的船帆,包容进浅浅的水湾,不会搁浅亦不会绝望。未来……还有很多爱的方式,有的很浅,浅得不让我察觉,而有的却很深,深到能容下我这棵小树成熟或不成熟的果实,深到容纳下一切……于是……我发现,爱,在生命的过程中永久相随。

——题记

刚刚走出幼儿园大门的我,小小的,喜欢牵着大人们的手,停停走走。刚学前班的我,也不含糊,仍是坚持着不自己回家,要一双大大的手牵着我,然后心里暖暖的,往家走。

这天的雨很大,比起以往的任何一次让我深刻,“啪啪”响的雨声在夹杂一点点家长们关切的嘘寒问暖,就好像自己是一个路人,观望雨景的路人。但我还在等,等着一个撑着伞对我微微笑说:“回家”的人。听着雨点我慢慢抬起头,就这样数着数,“一,二,三。”耐心地等着。朦胧的雨帘里,偶然看见一个不高有点瘦小的身影,我又轻轻垂下了头——她不是我要等的。可是……

“回家……”她牵着我的手,淡淡的吐了两个字。我错愕地抽出了手,再抬头一看,原来……“原来是你啊……”她撩开了雨衣帽“不是我是谁啊?”她笑了笑,这么一问反倒让我不知所措了起来。“走啦……”她又一起拉起了我,很轻很轻,并没有生气的意思。我松了口气。走进雨中,牵着她的手,虽然很小,但也觉得很知足,心底不觉暖暖的……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身在某种幻境中。心中捕捉到了什么,又好像被什么挣脱了。

走在路上,雨下越下越大,“滴滴答答”的,一点一滴的浸染了头上那片天蓝色的伞,看上去已经很旧了。“今天怎么你来接我呢?”我摆摆姐姐的手,她整整高出了我两个头。“爷爷出去买菜了,奶奶呢要在家做饭,就只有我刚好放学,闲着。”我一听细细回味了一下“爷爷买菜,奶奶做饭……”有点不满“什么嘛……原来是因为这样来接我的。害我多感动的。”她别过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摸摸我的头:“小不点儿,要求可真高。”她这不是在嘲笑我嘛……我有些生气,一跺脚,不料正好踩在一块硬硬的东西上。“唉……痛……”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真拿你没办法……”她无奈的蹲下了身子,“干嘛?”她朝我白白眼“背你!”我以为我听错了,愣在了那里,直到,已经被她拽上了肩。“你真的很沉啊小不点儿……”她的一句话让我回过神来,脸刷地红了:“你才胖呢……”“你可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说的是你很沉啊。”“哦……”这一路上,我感到姐姐的背是极其温暖的,小时候,我不止一次爬上她的肩头,而这一次是却是另我感到最温暖最记忆犹新的一次。在姐姐的肩上,没有爸爸的宽阔与舒适,也没有妈妈的嘘寒问暖与关爱,只有一种从里到外的关怀,而长大了我才知道只有一个字可以概括,那……就是爱……姐姐的爱……

回到家里,“哎呀,心肝儿唉回来啦……”奶奶一见我俩就再也掩盖不住她脸上的高兴劲儿,看得出,她也在家里很担心呢。“你的腿怎么了。”我一下地,奶奶便用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发现我的伤,我向后退了一步,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奶奶又看了看姐姐,没说什么,把我抱回到屋里去了。“怎么了怎么了?”爷爷闻声也从他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姐姐只是一直低着头没说什么。

回到屋里,奶奶很着急,拿来了碘酒擦拭我的伤口,“唉……痛……”我痛的缩了缩脚,奶奶皱了皱眉开始埋怨道:“你那姐姐也是,说了不让她去,她偏去,逞什么能啊……真是……”我听着听着,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奶奶,我想睡觉。”我的眼皮开始睁不开,又点昏昏沉沉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好……奶奶先出去了,饭就等你睡醒再吃,饿了叫我给你熬汤喝。”我很乖的点点头,门被关上了,我沉沉地睡了过去。

意料之中的,我发了一次高烧,原因也许是因为淋了雨,姐姐因此被训了一顿,我则在一边冲她做鬼脸,心里想:谁叫你说我是小不点儿,遭报应了吧……得意洋洋中,摸摸自己的心口,暖暖的,有姜汤的味道……

于是,以后的每一次大雨都会像过电影似的,姐姐总小时候,“爱”贴心守护在身边,像寂静攀爬的爬山虎,左萦右绕,将原本空洞的时光填补得满满的,在那里,忧愁找不到一点儿空隙。长大了,爱是一注浅浅的水湾,把我这只小小的船帆,包容进浅浅的水湾,不会搁浅亦不会绝望。未来……还有很多爱的方式,有的很浅,浅得不让我察觉,而有的却很深,深到能容下我这棵小树成熟或不成熟的果实,深到容纳下一切……于是……我发现,爱,在生命的过程中永久相随。

——题记

刚刚走出幼儿园大门的我,小小的,喜欢牵着大人们的手,停停走走。刚学前班的我,也不含糊,仍是坚持着不自己回家,要一双大大的手牵着我,然后心里暖暖的,往家走。

这天的雨很大,比起以往的任何一次让我深刻,“啪啪”响的雨声在夹杂一点点家长们关切的嘘寒问暖,就好像自己是一个路人,观望雨景的路人。但我还在等,等着一个撑着伞对我微微笑说:“回家”的人。听着雨点我慢慢抬起头,就这样数着数,“一,二,三。”耐心地等着。朦胧的雨帘里,偶然看见一个不高有点瘦小的身影,我又轻轻垂下了头——她不是我要等的。可是……

“回家……”她牵着我的手,淡淡的吐了两个字。我错愕地抽出了手,再抬头一看,原来……“原来是你啊……”她撩开了雨衣帽“不是我是谁啊?”她笑了笑,这么一问反倒让我不知所措了起来。“走啦……”她又一起拉起了我,很轻很轻,并没有生气的意思。我松了口气。走进雨中,牵着她的手,虽然很小,但也觉得很知足,心底不觉暖暖的……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身在某种幻境中。心中捕捉到了什么,又好像被什么挣脱了。

走在路上,雨下越下越大,“滴滴答答”的,一点一滴的浸染了头上那片天蓝色的伞,看上去已经很旧了。“今天怎么你来接我呢?”我摆摆姐姐的手,她整整高出了我两个头。“爷爷出去买菜了,奶奶呢要在家做饭,就只有我刚好放学,闲着。”我一听细细回味了一下“爷爷买菜,奶奶做饭……”有点不满“什么嘛……原来是因为这样来接我的。害我多感动的。”她别过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摸摸我的头:“小不点儿,要求可真高。”她这不是在嘲笑我嘛……我有些生气,一跺脚,不料正好踩在一块硬硬的东西上。“唉……痛……”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真拿你没办法……”她无奈的蹲下了身子,“干嘛?”她朝我白白眼“背你!”我以为我听错了,愣在了那里,直到,已经被她拽上了肩。“你真的很沉啊小不点儿……”她的一句话让我回过神来,脸刷地红了:“你才胖呢……”“你可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说的是你很沉啊。”“哦……”这一路上,我感到姐姐的背是极其温暖的,小时候,我不止一次爬上她的肩头,而这一次是却是另我感到最温暖最记忆犹新的一次。在姐姐的肩上,没有爸爸的宽阔与舒适,也没有妈妈的嘘寒问暖与关爱,只有一种从里到外的关怀,而长大了我才知道只有一个字可以概括,那……就是爱……姐姐的爱……

回到家里,“哎呀,心肝儿唉回来啦……”奶奶一见我俩就再也掩盖不住她脸上的高兴劲儿,看得出,她也在家里很担心呢。“你的腿怎么了。”我一下地,奶奶便用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发现我的伤,我向后退了一步,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奶奶又看了看姐姐,没说什么,把我抱回到屋里去了。“怎么了怎么了?”爷爷闻声也从他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姐姐只是一直低着头没说什么。

回到屋里,奶奶很着急,拿来了碘酒擦拭我的伤口,“唉……痛……”我痛的缩了缩脚,奶奶皱了皱眉开始埋怨道:“你那姐姐也是,说了不让她去,她偏去,逞什么能啊……真是……”我听着听着,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奶奶,我想睡觉。”我的眼皮开始睁不开,又点昏昏沉沉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好……奶奶先出去了,饭就等你睡醒再吃,饿了叫我给你熬汤喝。”我很乖的点点头,门被关上了,我沉沉地睡了过去。

意料之中的,我发了一次高烧,原因也许是因为淋了雨,姐姐因此被训了一顿,我则在一边冲她做鬼脸,心里想:谁叫你说我是小不点儿,遭报应了吧……得意洋洋中,摸摸自己的心口,暖暖的,有姜汤的味道……

于是,以后的每一次大雨都会像过电影似的,姐姐总小时候,“爱”贴心守护在身边,像寂静攀爬的爬山虎,左萦右绕,将原本空洞的时光填补得满满的,在那里,忧愁找不到一点儿空隙。长大了,爱是一注浅浅的水湾,把我这只小小的船帆,包容进浅浅的水湾,不会搁浅亦不会绝望。未来……还有很多爱的方式,有的很浅,浅得不让我察觉,而有的却很深,深到能容下我这棵小树成熟或不成熟的果实,深到容纳下一切……于是……我发现,爱,在生命的过程中永久相随。

——题记

刚刚走出幼儿园大门的我,小小的,喜欢牵着大人们的手,停停走走。刚学前班的我,也不含糊,仍是坚持着不自己回家,要一双大大的手牵着我,然后心里暖暖的,往家走。

这天的雨很大,比起以往的任何一次让我深刻,“啪啪”响的雨声在夹杂一点点家长们关切的嘘寒问暖,就好像自己是一个路人,观望雨景的路人。但我还在等,等着一个撑着伞对我微微笑说:“回家”的人。听着雨点我慢慢抬起头,就这样数着数,“一,二,三。”耐心地等着。朦胧的雨帘里,偶然看见一个不高有点瘦小的身影,我又轻轻垂下了头——她不是我要等的。可是……

“回家……”她牵着我的手,淡淡的吐了两个字。我错愕地抽出了手,再抬头一看,原来……“原来是你啊……”她撩开了雨衣帽“不是我是谁啊?”她笑了笑,这么一问反倒让我不知所措了起来。“走啦……”她又一起拉起了我,很轻很轻,并没有生气的意思。我松了口气。走进雨中,牵着她的手,虽然很小,但也觉得很知足,心底不觉暖暖的……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身在某种幻境中。心中捕捉到了什么,又好像被什么挣脱了。

走在路上,雨下越下越大,“滴滴答答”的,一点一滴的浸染了头上那片天蓝色的伞,看上去已经很旧了。“今天怎么你来接我呢?”我摆摆姐姐的手,她整整高出了我两个头。“爷爷出去买菜了,奶奶呢要在家做饭,就只有我刚好放学,闲着。”我一听细细回味了一下“爷爷买菜,奶奶做饭……”有点不满“什么嘛……原来是因为这样来接我的。害我多感动的。”她别过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摸摸我的头:“小不点儿,要求可真高。”她这不是在嘲笑我嘛……我有些生气,一跺脚,不料正好踩在一块硬硬的东西上。“唉……痛……”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真拿你没办法……”她无奈的蹲下了身子,“干嘛?”她朝我白白眼“背你!”我以为我听错了,愣在了那里,直到,已经被她拽上了肩。“你真的很沉啊小不点儿……”她的一句话让我回过神来,脸刷地红了:“你才胖呢……”“你可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说的是你很沉啊。”“哦……”这一路上,我感到姐姐的背是极其温暖的,小时候,我不止一次爬上她的肩头,而这一次是却是另我感到最温暖最记忆犹新的一次。在姐姐的肩上,没有爸爸的宽阔与舒适,也没有妈妈的嘘寒问暖与关爱,只有一种从里到外的关怀,而长大了我才知道只有一个字可以概括,那……就是爱……姐姐的爱……

回到家里,“哎呀,心肝儿唉回来啦……”奶奶一见我俩就再也掩盖不住她脸上的高兴劲儿,看得出,她也在家里很担心呢。“你的腿怎么了。”我一下地,奶奶便用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发现我的伤,我向后退了一步,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奶奶又看了看姐姐,没说什么,把我抱回到屋里去了。“怎么了怎么了?”爷爷闻声也从他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姐姐只是一直低着头没说什么。

回到屋里,奶奶很着急,拿来了碘酒擦拭我的伤口,“唉……痛……”我痛的缩了缩脚,奶奶皱了皱眉开始埋怨道:“你那姐姐也是,说了不让她去,她偏去,逞什么能啊……真是……”我听着听着,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奶奶,我想睡觉。”我的眼皮开始睁不开,又点昏昏沉沉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好……奶奶先出去了,饭就等你睡醒再吃,饿了叫我给你熬汤喝。”我很乖的点点头,门被关上了,我沉沉地睡了过去。

意料之中的,我发了一次高烧,原因也许是因为淋了雨,姐姐因此被训了一顿,我则在一边冲她做鬼脸,心里想:谁叫你说我是小不点儿,遭报应了吧……得意洋洋中,摸摸自己的心口,暖暖的,有姜汤的味道……

于是,以后的每一次大雨都会像过电影似的,姐姐总小时候,“爱”贴心守护在身边,像寂静攀爬的爬山虎,左萦右绕,将原本空洞的时光填补得满满的,在那里,忧愁找不到一点儿空隙。长大了,爱是一注浅浅的水湾,把我这只小小的船帆,包容进浅浅的水湾,不会搁浅亦不会绝望。未来……还有很多爱的方式,有的很浅,浅得不让我察觉,而有的却很深,深到能容下我这棵小树成熟或不成熟的果实,深到容纳下一切……于是……我发现,爱,在生命的过程中永久相随。

——题记

刚刚走出幼儿园大门的我,小小的,喜欢牵着大人们的手,停停走走。刚学前班的我,也不含糊,仍是坚持着不自己回家,要一双大大的手牵着我,然后心里暖暖的,往家走。

这天的雨很大,比起以往的任何一次让我深刻,“啪啪”响的雨声在夹杂一点点家长们关切的嘘寒问暖,就好像自己是一个路人,观望雨景的路人。但我还在等,等着一个撑着伞对我微微笑说:“回家”的人。听着雨点我慢慢抬起头,就这样数着数,“一,二,三。”耐心地等着。朦胧的雨帘里,偶然看见一个不高有点瘦小的身影,我又轻轻垂下了头——她不是我要等的。可是……

“回家……”她牵着我的手,淡淡的吐了两个字。我错愕地抽出了手,再抬头一看,原来……“原来是你啊……”她撩开了雨衣帽“不是我是谁啊?”她笑了笑,这么一问反倒让我不知所措了起来。“走啦……”她又一起拉起了我,很轻很轻,并没有生气的意思。我松了口气。走进雨中,牵着她的手,虽然很小,但也觉得很知足,心底不觉暖暖的……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身在某种幻境中。心中捕捉到了什么,又好像被什么挣脱了。

走在路上,雨下越下越大,“滴滴答答”的,一点一滴的浸染了头上那片天蓝色的伞,看上去已经很旧了。“今天怎么你来接我呢?”我摆摆姐姐的手,她整整高出了我两个头。“爷爷出去买菜了,奶奶呢要在家做饭,就只有我刚好放学,闲着。”我一听细细回味了一下“爷爷买菜,奶奶做饭……”有点不满“什么嘛……原来是因为这样来接我的。害我多感动的。”她别过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摸摸我的头:“小不点儿,要求可真高。”她这不是在嘲笑我嘛……我有些生气,一跺脚,不料正好踩在一块硬硬的东西上。“唉……痛……”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真拿你没办法……”她无奈的蹲下了身子,“干嘛?”她朝我白白眼“背你!”我以为我听错了,愣在了那里,直到,已经被她拽上了肩。“你真的很沉啊小不点儿……”她的一句话让我回过神来,脸刷地红了:“你才胖呢……”“你可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说的是你很沉啊。”“哦……”这一路上,我感到姐姐的背是极其温暖的,小时候,我不止一次爬上她的肩头,而这一次是却是另我感到最温暖最记忆犹新的一次。在姐姐的肩上,没有爸爸的宽阔与舒适,也没有妈妈的嘘寒问暖与关爱,只有一种从里到外的关怀,而长大了我才知道只有一个字可以概括,那……就是爱……姐姐的爱……

回到家里,“哎呀,心肝儿唉回来啦……”奶奶一见我俩就再也掩盖不住她脸上的高兴劲儿,看得出,她也在家里很担心呢。“你的腿怎么了。”我一下地,奶奶便用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发现我的伤,我向后退了一步,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奶奶又看了看姐姐,没说什么,把我抱回到屋里去了。“怎么了怎么了?”爷爷闻声也从他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姐姐只是一直低着头没说什么。

回到屋里,奶奶很着急,拿来了碘酒擦拭我的伤口,“唉……痛……”我痛的缩了缩脚,奶奶皱了皱眉开始埋怨道:“你那姐姐也是,说了不让她去,她偏去,逞什么能啊……真是……”我听着听着,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奶奶,我想睡觉。”我的眼皮开始睁不开,又点昏昏沉沉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好……奶奶先出去了,饭就等你睡醒再吃,饿了叫我给你熬汤喝。”我很乖的点点头,门被关上了,我沉沉地睡了过去。

意料之中的,我发了一次高烧,原因也许是因为淋了雨,姐姐因此被训了一顿,我则在一边冲她做鬼脸,心里想:谁叫你说我是小不点儿,遭报应了吧……得意洋洋中,摸摸自己的心口,暖暖的,有姜汤的味道……

于是,以后的每一次大雨都会像过电影似的,姐姐总小时候,“爱”贴心守护在身边,像寂静攀爬的爬山虎,左萦右绕,将原本空洞的时光填补得满满的,在那里,忧愁找不到一点儿空隙。长大了,爱是一注浅浅的水湾,把我这只小小的船帆,包容进浅浅的水湾,不会搁浅亦不会绝望。未来……还有很多爱的方式,有的很浅,浅得不让我察觉,而有的却很深,深到能容下我这棵小树成熟或不成熟的果实,深到容纳下一切……于是……我发现,爱,在生命的过程中永久相随。

——题记

刚刚走出幼儿园大门的我,小小的,喜欢牵着大人们的手,停停走走。刚学前班的我,也不含糊,仍是坚持着不自己回家,要一双大大的手牵着我,然后心里暖暖的,往家走。

这天的雨很大,比起以往的任何一次让我深刻,“啪啪”响的雨声在夹杂一点点家长们关切的嘘寒问暖,就好像自己是一个路人,观望雨景的路人。但我还在等,等着一个撑着伞对我微微笑说:“回家”的人。听着雨点我慢慢抬起头,就这样数着数,“一,二,三。”耐心地等着。朦胧的雨帘里,偶然看见一个不高有点瘦小的身影,我又轻轻垂下了头——她不是我要等的。可是……

“回家……”她牵着我的手,淡淡的吐了两个字。我错愕地抽出了手,再抬头一看,原来……“原来是你啊……”她撩开了雨衣帽“不是我是谁啊?”她笑了笑,这么一问反倒让我不知所措了起来。“走啦……”她又一起拉起了我,很轻很轻,并没有生气的意思。我松了口气。走进雨中,牵着她的手,虽然很小,但也觉得很知足,心底不觉暖暖的……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身在某种幻境中。心中捕捉到了什么,又好像被什么挣脱了。

走在路上,雨下越下越大,“滴滴答答”的,一点一滴的浸染了头上那片天蓝色的伞,看上去已经很旧了。“今天怎么你来接我呢?”我摆摆姐姐的手,她整整高出了我两个头。“爷爷出去买菜了,奶奶呢要在家做饭,就只有我刚好放学,闲着。”我一听细细回味了一下“爷爷买菜,奶奶做饭……”有点不满“什么嘛……原来是因为这样来接我的。害我多感动的。”她别过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摸摸我的头:“小不点儿,要求可真高。”她这不是在嘲笑我嘛……我有些生气,一跺脚,不料正好踩在一块硬硬的东西上。“唉……痛……”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真拿你没办法……”她无奈的蹲下了身子,“干嘛?”她朝我白白眼“背你!”我以为我听错了,愣在了那里,直到,已经被她拽上了肩。“你真的很沉啊小不点儿……”她的一句话让我回过神来,脸刷地红了:“你才胖呢……”“你可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说的是你很沉啊。”“哦……”这一路上,我感到姐姐的背是极其温暖的,小时候,我不止一次爬上她的肩头,而这一次是却是另我感到最温暖最记忆犹新的一次。在姐姐的肩上,没有爸爸的宽阔与舒适,也没有妈妈的嘘寒问暖与关爱,只有一种从里到外的关怀,而长大了我才知道只有一个字可以概括,那……就是爱……姐姐的爱……

回到家里,“哎呀,心肝儿唉回来啦……”奶奶一见我俩就再也掩盖不住她脸上的高兴劲儿,看得出,她也在家里很担心呢。“你的腿怎么了。”我一下地,奶奶便用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发现我的伤,我向后退了一步,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奶奶又看了看姐姐,没说什么,把我抱回到屋里去了。“怎么了怎么了?”爷爷闻声也从他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姐姐只是一直低着头没说什么。

回到屋里,奶奶很着急,拿来了碘酒擦拭我的伤口,“唉……痛……”我痛的缩了缩脚,奶奶皱了皱眉开始埋怨道:“你那姐姐也是,说了不让她去,她偏去,逞什么能啊……真是……”我听着听着,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奶奶,我想睡觉。”我的眼皮开始睁不开,又点昏昏沉沉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好……奶奶先出去了,饭就等你睡醒再吃,饿了叫我给你熬汤喝。”我很乖的点点头,门被关上了,我沉沉地睡了过去。

意料之中的,我发了一次高烧,原因也许是因为淋了雨,姐姐因此被训了一顿,我则在一边冲她做鬼脸,心里想:谁叫你说我是小不点儿,遭报应了吧……得意洋洋中,摸摸自己的心口,暖暖的,有姜汤的味道……

于是,以后的每一次大雨都会像过电影似的,姐姐总小时候,“爱”贴心守护在身边,像寂静攀爬的爬山虎,左萦右绕,将原本空洞的时光填补得满满的,在那里,忧愁找不到一点儿空隙。长大了,爱是一注浅浅的水湾,把我这只小小的船帆,包容进浅浅的水湾,不会搁浅亦不会绝望。未来……还有很多爱的方式,有的很浅,浅得不让我察觉,而有的却很深,深到能容下我这棵小树成熟或不成熟的果实,深到容纳下一切……于是……我发现,爱,在生命的过程中永久相随。

——题记

刚刚走出幼儿园大门的我,小小的,喜欢牵着大人们的手,停停走走。刚学前班的我,也不含糊,仍是坚持着不自己回家,要一双大大的手牵着我,然后心里暖暖的,往家走。

这天的雨很大,比起以往的任何一次让我深刻,“啪啪”响的雨声在夹杂一点点家长们关切的嘘寒问暖,就好像自己是一个路人,观望雨景的路人。但我还在等,等着一个撑着伞对我微微笑说:“回家”的人。听着雨点我慢慢抬起头,就这样数着数,“一,二,三。”耐心地等着。朦胧的雨帘里,偶然看见一个不高有点瘦小的身影,我又轻轻垂下了头——她不是我要等的。可是……

“回家……”她牵着我的手,淡淡的吐了两个字。我错愕地抽出了手,再抬头一看,原来……“原来是你啊……”她撩开了雨衣帽“不是我是谁啊?”她笑了笑,这么一问反倒让我不知所措了起来。“走啦……”她又一起拉起了我,很轻很轻,并没有生气的意思。我松了口气。走进雨中,牵着她的手,虽然很小,但也觉得很知足,心底不觉暖暖的……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身在某种幻境中。心中捕捉到了什么,又好像被什么挣脱了。

走在路上,雨下越下越大,“滴滴答答”的,一点一滴的浸染了头上那片天蓝色的伞,看上去已经很旧了。“今天怎么你来接我呢?”我摆摆姐姐的手,她整整高出了我两个头。“爷爷出去买菜了,奶奶呢要在家做饭,就只有我刚好放学,闲着。”我一听细细回味了一下“爷爷买菜,奶奶做饭……”有点不满“什么嘛……原来是因为这样来接我的。害我多感动的。”她别过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摸摸我的头:“小不点儿,要求可真高。”她这不是在嘲笑我嘛……我有些生气,一跺脚,不料正好踩在一块硬硬的东西上。“唉……痛……”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真拿你没办法……”她无奈的蹲下了身子,“干嘛?”她朝我白白眼“背你!”我以为我听错了,愣在了那里,直到,已经被她拽上了肩。“你真的很沉啊小不点儿……”她的一句话让我回过神来,脸刷地红了:“你才胖呢……”“你可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说的是你很沉啊。”“哦……”这一路上,我感到姐姐的背是极其温暖的,小时候,我不止一次爬上她的肩头,而这一次是却是另我感到最温暖最记忆犹新的一次。在姐姐的肩上,没有爸爸的宽阔与舒适,也没有妈妈的嘘寒问暖与关爱,只有一种从里到外的关怀,而长大了我才知道只有一个字可以概括,那……就是爱……姐姐的爱……

回到家里,“哎呀,心肝儿唉回来啦……”奶奶一见我俩就再也掩盖不住她脸上的高兴劲儿,看得出,她也在家里很担心呢。“你的腿怎么了。”我一下地,奶奶便用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发现我的伤,我向后退了一步,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奶奶又看了看姐姐,没说什么,把我抱回到屋里去了。“怎么了怎么了?”爷爷闻声也从他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姐姐只是一直低着头没说什么。

回到屋里,奶奶很着急,拿来了碘酒擦拭我的伤口,“唉……痛……”我痛的缩了缩脚,奶奶皱了皱眉开始埋怨道:“你那姐姐也是,说了不让她去,她偏去,逞什么能啊……真是……”我听着听着,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奶奶,我想睡觉。”我的眼皮开始睁不开,又点昏昏沉沉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好……奶奶先出去了,饭就等你睡醒再吃,饿了叫我给你熬汤喝。”我很乖的点点头,门被关上了,我沉沉地睡了过去。

意料之中的,我发了一次高烧,原因也许是因为淋了雨,姐姐因此被训了一顿,我则在一边冲她做鬼脸,心里想:谁叫你说我是小不点儿,遭报应了吧……得意洋洋中,摸摸自己的心口,暖暖的,有姜汤的味道……

于是,以后的每一次大雨都会像过电影似的,姐姐总小时候,“爱”贴心守护在身边,像寂静攀爬的爬山虎,左萦右绕,将原本空洞的时光填补得满满的,在那里,忧愁找不到一点儿空隙。长大了,爱是一注浅浅的水湾,把我这只小小的船帆,包容进浅浅的水湾,不会搁浅亦不会绝望。未来……还有很多爱的方式,有的很浅,浅得不让我察觉,而有的却很深,深到能容下我这棵小树成熟或不成熟的果实,深到容纳下一切……于是……我发现,爱,在生命的过程中永久相随。

——题记

刚刚走出幼儿园大门的我,小小的,喜欢牵着大人们的手,停停走走。刚学前班的我,也不含糊,仍是坚持着不自己回家,要一双大大的手牵着我,然后心里暖暖的,往家走。

这天的雨很大,比起以往的任何一次让我深刻,“啪啪”响的雨声在夹杂一点点家长们关切的嘘寒问暖,就好像自己是一个路人,观望雨景的路人。但我还在等,等着一个撑着伞对我微微笑说:“回家”的人。听着雨点我慢慢抬起头,就这样数着数,“一,二,三。”耐心地等着。朦胧的雨帘里,偶然看见一个不高有点瘦小的身影,我又轻轻垂下了头——她不是我要等的。可是……

“回家……”她牵着我的手,淡淡的吐了两个字。我错愕地抽出了手,再抬头一看,原来……“原来是你啊……”她撩开了雨衣帽“不是我是谁啊?”她笑了笑,这么一问反倒让我不知所措了起来。“走啦……”她又一起拉起了我,很轻很轻,并没有生气的意思。我松了口气。走进雨中,牵着她的手,虽然很小,但也觉得很知足,心底不觉暖暖的……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身在某种幻境中。心中捕捉到了什么,又好像被什么挣脱了。

走在路上,雨下越下越大,“滴滴答答”的,一点一滴的浸染了头上那片天蓝色的伞,看上去已经很旧了。“今天怎么你来接我呢?”我摆摆姐姐的手,她整整高出了我两个头。“爷爷出去买菜了,奶奶呢要在家做饭,就只有我刚好放学,闲着。”我一听细细回味了一下“爷爷买菜,奶奶做饭……”有点不满“什么嘛……原来是因为这样来接我的。害我多感动的。”她别过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摸摸我的头:“小不点儿,要求可真高。”她这不是在嘲笑我嘛……我有些生气,一跺脚,不料正好踩在一块硬硬的东西上。“唉……痛……”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真拿你没办法……”她无奈的蹲下了身子,“干嘛?”她朝我白白眼“背你!”我以为我听错了,愣在了那里,直到,已经被她拽上了肩。“你真的很沉啊小不点儿……”她的一句话让我回过神来,脸刷地红了:“你才胖呢……”“你可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说的是你很沉啊。”“哦……”这一路上,我感到姐姐的背是极其温暖的,小时候,我不止一次爬上她的肩头,而这一次是却是另我感到最温暖最记忆犹新的一次。在姐姐的肩上,没有爸爸的宽阔与舒适,也没有妈妈的嘘寒问暖与关爱,只有一种从里到外的关怀,而长大了我才知道只有一个字可以概括,那……就是爱……姐姐的爱……

回到家里,“哎呀,心肝儿唉回来啦……”奶奶一见我俩就再也掩盖不住她脸上的高兴劲儿,看得出,她也在家里很担心呢。“你的腿怎么了。”我一下地,奶奶便用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发现我的伤,我向后退了一步,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奶奶又看了看姐姐,没说什么,把我抱回到屋里去了。“怎么了怎么了?”爷爷闻声也从他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姐姐只是一直低着头没说什么。

回到屋里,奶奶很着急,拿来了碘酒擦拭我的伤口,“唉……痛……”我痛的缩了缩脚,奶奶皱了皱眉开始埋怨道:“你那姐姐也是,说了不让她去,她偏去,逞什么能啊……真是……”我听着听着,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奶奶,我想睡觉。”我的眼皮开始睁不开,又点昏昏沉沉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好……奶奶先出去了,饭就等你睡醒再吃,饿了叫我给你熬汤喝。”我很乖的点点头,门被关上了,我沉沉地睡了过去。

意料之中的,我发了一次高烧,原因也许是因为淋了雨,姐姐因此被训了一顿,我则在一边冲她做鬼脸,心里想:谁叫你说我是小不点儿,遭报应了吧……得意洋洋中,摸摸自己的心口,暖暖的,有姜汤的味道……

于是,以后的每一次大雨都会像过电影似的,姐姐总

爬山虎

从未留意过楼下墙边竟有一株爬山虎。

也许是因为太平凡了,我们经常对这种绿色植物视而不见。要说它有什么特别之处,当数那些精致奇特的吸盘。正是凭借这小小的吸盘,爬山虎得以以惊人的速度不断向四面八方攀爬,迅速抢占自己的地盘,像极了奋勇向前的战士,竭尽全力占领制胜高地。记得有一次在校园里无意中发现几小块爬山虎静静地缩在墙角,如果不是那鲜艳的绿色,我真怀疑它们能不能活下去。令人诧异的是,几天后我再次与它们相遇,那绿色已经蔓延过半个墙面,让人领略到一种浩浩荡荡的气势。微风拂过,绿波便一漾一漾的,煞是好看。再看那巴掌大小的叶片个个摇头晃脑,仿佛是以胜利者的身份笑我当初竟小看了它们。这群调皮的小家伙真是可爱得很呢!

不必担心这样的生机盎然会以多少水资源为代价,爬山虎天生就有不怕艰苦的性格。正因为它的耐旱,北方缺水的城市在绿化建设时常常以它为排头兵。那些活泼的绿色似一道道瀑布从或高或低的建筑上一泻而下,既美化了环境,又在炎热的夏季给过往的行人送去清新的凉意。

据说它的叶子能够吸收空气中的二氧化硫等有害气体,据说它的根茎还能作为药剂的原料加以利用。难怪爬山虎常被称作“浑身是宝”,我越发喜欢这种不求索取却奋力回报的植物了。

然而楼下那株爬山虎则以特别的姿态让我感动。

初次注意到它是在秋天的一个早晨。晨雾迷迷蒙蒙尚未散去,我忽然看见远处的墙上隐约显现出一幅猫蹲坐着的巨大画面,走上前去才明白那是一片枯黄的爬山虎的残骸。如此惟妙惟肖的“模仿”让我惊叹它的灵气,只可惜现在无法目睹它繁盛时期的风采了。

想不到两个月之后再见到它时,那奇妙的形状竟几乎没有变化,只是明显小了一圈。我不由得仔细观察起来。我不知道枯萎的爬山虎是怎样依旧附着在墙面上的,但它们的确就在那儿倔强地坚守着自己的位置。周围的花草早已纷纷败落,破碎断裂的枝叶被风吹的凌乱不堪,与它们之前不可一世的骄傲神态有着天壤之别。相比之下,爬山虎则透出一种坚韧不拔的气魄。寒风呼啸而过,你们没有退缩;雪花簌簌飘落,你们毫不动摇。无论环境多险恶,你们都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姿态,这是一种多么可贵的顽强精神啊!旁边的墙头上则是厚厚的一层爬山虎掉落下来的尸体,它们也无一例外都保持着攀爬的姿势,令人体会得到那最后一刻的拼搏。

我的心被深深震撼了。生时不停地奋斗,死时让自己的姿态永存。在爬山虎娇嫩柔弱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怎样坚强的心啊!

错觉

已入冬了吧!南方的雁却依旧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行,偶尔会落几丝小雨,宛若初春。初春呵,一种错觉,像水阑眼中一闪而过的火焰。他背过身去时翩飞的衣袂,在雨中渗出了青色,苍翠了我的眼。

第一次见到水阑是在樱花飘落的季节。他穿着白色的T-shirt,在消瘦的身上宽宽大大,粉色的花瓣袅袅娜娜招摇着不愿落下,他就从那温婉的花云下穿过。氤氲的初春的湿气模糊了他的脸。我还记得他从樱花纷飞的树下向我走来,落英沾染上他的发,他的衣,粘连着依依不肯离去,华美如画。他的瞳孔淡漠而深邃,漆黑如玄墨的夜,有隐隐的星光闪烁。薄薄的唇是刀削般的,一如漫天恣肆飞扬的樱花瓣。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我再抬头看天时,飞鸟掠过的痕迹已找不到只剩晃悠悠的浮云流逝时的支离破碎的天空,而我却依然是你的路人,甲乙丙丁。”

在网友的博客里看到这样的一段话,如一把尖利的针,一下子刺到了心底。很多年后,我再想起来,只余下了漫 天恣意的浅色和那个依稀的身影。那个季节里的香甜我忘了。毕竟它的结果不是我。无论我怎样努力地伸手,它都那么毫不犹豫地,如风般从我的指间缝隙流过。或许,它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回望,一刹那的徘徊,但我的矛盾又让它转身。就那么流逝在时间的细沙,隐埋在花瓷的底部。

沙漏翻来覆去地渗着。那晕浅色渐渐浓郁起来。我抱着书缓缓地穿过华林。“柳若溪!你叫柳若溪,对吧!”早雁划过,喧闹了寂寞的晨。一个男生闯入了我无波无澜的生活击起一片水花,他叫韩裔,我们的主事,水阑的好友。或许是不想被人注意。我朝他勾勾嘴角就飞快地走开。不知为什么我回头望了望,却看见水阑在不远处静静地站着,眼中弥漫着大片的白雾,像是一个混沌的世界。我低下头,狠狠地踩着一路的尸体,逃开了,想要逃离这流转着湿气的环境与喧闹的世界。毕竟它的结果不是我。

可是韩裔却堂而皇之地攻破我的围城,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的忙碌。“哎,这些资料回家认真看,要考好哟!”他明媚地笑了笑,指指手中一沓雪白的打印纸。我摇了摇头,又埋进几天前的征文。再一次抬头,已经不见了韩裔,只有那沓资料在桌上挣扎,发出“希拉”的声音。我理了理纸角,无奈地装进背包,算是接受了他的好意。

回到家,我掏出那沓资料,字密密麻麻地铺着。不可否认,我笑了,而且肯定笑得很狗腿。却又在那么一瞬,我明白了自己不过是一个庸俗的人,没办法像水阑抑制着已经满出来的孤独与欲望,用一团白雾掩藏内在的波澜澎湃,我必须认识到,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在充斥着焦渴。或许在这之前,我挣扎过,抗争过,告诉自己,别妄想从别人那儿得到永恒的关爱。没有永远。但是我沦陷了,在这张华丽的罗网里,我屈服于我内心的那个小孩。终归我还是一个小孩,无法强大到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无所谓。为此我别扭了好几天。

就这样,他慢慢滑进我的轨道,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偷偷翻过学校的墙,在上面留下浅浅的脚印,然后躺在卡车上看着路一点一点地消尽在天际。夕阳下偎着我们长长的影子,笑笑闹闹地摸回学校……不可避免的,我接触了水阑。偶尔我和韩裔打打闹闹,他就在远处默默地望着,一言不发。我总偷偷地瞄他,他眼中的白雾依旧弥漫,深藏了他的情绪。

一切都来得太快,在我还没品够这单纯的快乐,初见的端倪足以把我振得半死。其实韩裔也是一个小孩。他宽阔的肩膀总给人错觉,其实他是个小孩,他心中潜藏的孩童因子旺盛的如爬山虎。他希望我无时不刻地注意他,他像极了沙漠里干渴的人,欲望横亘在他眼中。我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会那么在乎他,惟愿君安已不能表达什么了。我仍然记得冬日里的暖水袋上哆啦A梦憨憨地笑,为了给他一份称心如意的礼物,我踩着单车在城里穿梭不知疲倦。水阑的眼神愈加深远,静默的让我忘记了他的存在。

水阑没有想到我会为韩裔如此伤神,他以一种奇妙的距离维持着与我们这一段疏离的友情,却又在暗处悄悄地关注着我们。有时我会幻想着他穿着一袭黑衣,脚步轻健地偷偷尾随我们。可幻想结束后,我顿时发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当两个性格相同的人在一起时,用“我们”是极为讽刺的。正如我和韩裔,像是两只刺猬,拼命想相依的同时却又被对方身上粘连的刺扎得血肉模糊。

有时候我会骂自己很无趣,实际上是想喝水的人,却偏偏装作一个供水的人。正如这件事上,我扮演了润滑剂,十分失败的润滑剂。那时韩裔和我路过一个小巷,却看见一对璧人在很响亮地打kiss。结果我的好已入冬了吧!南方的雁却依旧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行,偶尔会落几丝小雨,宛若初春。初春呵,一种错觉,像水阑眼中一闪而过的火焰。他背过身去时翩飞的衣袂,在雨中渗出了青色,苍翠了我的眼。

第一次见到水阑是在樱花飘落的季节。他穿着白色的T-shirt,在消瘦的身上宽宽大大,粉色的花瓣袅袅娜娜招摇着不愿落下,他就从那温婉的花云下穿过。氤氲的初春的湿气模糊了他的脸。我还记得他从樱花纷飞的树下向我走来,落英沾染上他的发,他的衣,粘连着依依不肯离去,华美如画。他的瞳孔淡漠而深邃,漆黑如玄墨的夜,有隐隐的星光闪烁。薄薄的唇是刀削般的,一如漫天恣肆飞扬的樱花瓣。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我再抬头看天时,飞鸟掠过的痕迹已找不到只剩晃悠悠的浮云流逝时的支离破碎的天空,而我却依然是你的路人,甲乙丙丁。”

在网友的博客里看到这样的一段话,如一把尖利的针,一下子刺到了心底。很多年后,我再想起来,只余下了漫 天恣意的浅色和那个依稀的身影。那个季节里的香甜我忘了。毕竟它的结果不是我。无论我怎样努力地伸手,它都那么毫不犹豫地,如风般从我的指间缝隙流过。或许,它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回望,一刹那的徘徊,但我的矛盾又让它转身。就那么流逝在时间的细沙,隐埋在花瓷的底部。

沙漏翻来覆去地渗着。那晕浅色渐渐浓郁起来。我抱着书缓缓地穿过华林。“柳若溪!你叫柳若溪,对吧!”早雁划过,喧闹了寂寞的晨。一个男生闯入了我无波无澜的生活击起一片水花,他叫韩裔,我们的主事,水阑的好友。或许是不想被人注意。我朝他勾勾嘴角就飞快地走开。不知为什么我回头望了望,却看见水阑在不远处静静地站着,眼中弥漫着大片的白雾,像是一个混沌的世界。我低下头,狠狠地踩着一路的尸体,逃开了,想要逃离这流转着湿气的环境与喧闹的世界。毕竟它的结果不是我。

可是韩裔却堂而皇之地攻破我的围城,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的忙碌。“哎,这些资料回家认真看,要考好哟!”他明媚地笑了笑,指指手中一沓雪白的打印纸。我摇了摇头,又埋进几天前的征文。再一次抬头,已经不见了韩裔,只有那沓资料在桌上挣扎,发出“希拉”的声音。我理了理纸角,无奈地装进背包,算是接受了他的好意。

回到家,我掏出那沓资料,字密密麻麻地铺着。不可否认,我笑了,而且肯定笑得很狗腿。却又在那么一瞬,我明白了自己不过是一个庸俗的人,没办法像水阑抑制着已经满出来的孤独与欲望,用一团白雾掩藏内在的波澜澎湃,我必须认识到,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在充斥着焦渴。或许在这之前,我挣扎过,抗争过,告诉自己,别妄想从别人那儿得到永恒的关爱。没有永远。但是我沦陷了,在这张华丽的罗网里,我屈服于我内心的那个小孩。终归我还是一个小孩,无法强大到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无所谓。为此我别扭了好几天。

就这样,他慢慢滑进我的轨道,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偷偷翻过学校的墙,在上面留下浅浅的脚印,然后躺在卡车上看着路一点一点地消尽在天际。夕阳下偎着我们长长的影子,笑笑闹闹地摸回学校……不可避免的,我接触了水阑。偶尔我和韩裔打打闹闹,他就在远处默默地望着,一言不发。我总偷偷地瞄他,他眼中的白雾依旧弥漫,深藏了他的情绪。

一切都来得太快,在我还没品够这单纯的快乐,初见的端倪足以把我振得半死。其实韩裔也是一个小孩。他宽阔的肩膀总给人错觉,其实他是个小孩,他心中潜藏的孩童因子旺盛的如爬山虎。他希望我无时不刻地注意他,他像极了沙漠里干渴的人,欲望横亘在他眼中。我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会那么在乎他,惟愿君安已不能表达什么了。我仍然记得冬日里的暖水袋上哆啦A梦憨憨地笑,为了给他一份称心如意的礼物,我踩着单车在城里穿梭不知疲倦。水阑的眼神愈加深远,静默的让我忘记了他的存在。

水阑没有想到我会为韩裔如此伤神,他以一种奇妙的距离维持着与我们这一段疏离的友情,却又在暗处悄悄地关注着我们。有时我会幻想着他穿着一袭黑衣,脚步轻健地偷偷尾随我们。可幻想结束后,我顿时发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当两个性格相同的人在一起时,用“我们”是极为讽刺的。正如我和韩裔,像是两只刺猬,拼命想相依的同时却又被对方身上粘连的刺扎得血肉模糊。

有时候我会骂自己很无趣,实际上是想喝水的人,却偏偏装作一个供水的人。正如这件事上,我扮演了润滑剂,十分失败的润滑剂。那时韩裔和我路过一个小巷,却看见一对璧人在很响亮地打kiss。结果我的好已入冬了吧!南方的雁却依旧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行,偶尔会落几丝小雨,宛若初春。初春呵,一种错觉,像水阑眼中一闪而过的火焰。他背过身去时翩飞的衣袂,在雨中渗出了青色,苍翠了我的眼。

第一次见到水阑是在樱花飘落的季节。他穿着白色的T-shirt,在消瘦的身上宽宽大大,粉色的花瓣袅袅娜娜招摇着不愿落下,他就从那温婉的花云下穿过。氤氲的初春的湿气模糊了他的脸。我还记得他从樱花纷飞的树下向我走来,落英沾染上他的发,他的衣,粘连着依依不肯离去,华美如画。他的瞳孔淡漠而深邃,漆黑如玄墨的夜,有隐隐的星光闪烁。薄薄的唇是刀削般的,一如漫天恣肆飞扬的樱花瓣。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我再抬头看天时,飞鸟掠过的痕迹已找不到只剩晃悠悠的浮云流逝时的支离破碎的天空,而我却依然是你的路人,甲乙丙丁。”

在网友的博客里看到这样的一段话,如一把尖利的针,一下子刺到了心底。很多年后,我再想起来,只余下了漫 天恣意的浅色和那个依稀的身影。那个季节里的香甜我忘了。毕竟它的结果不是我。无论我怎样努力地伸手,它都那么毫不犹豫地,如风般从我的指间缝隙流过。或许,它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回望,一刹那的徘徊,但我的矛盾又让它转身。就那么流逝在时间的细沙,隐埋在花瓷的底部。

沙漏翻来覆去地渗着。那晕浅色渐渐浓郁起来。我抱着书缓缓地穿过华林。“柳若溪!你叫柳若溪,对吧!”早雁划过,喧闹了寂寞的晨。一个男生闯入了我无波无澜的生活击起一片水花,他叫韩裔,我们的主事,水阑的好友。或许是不想被人注意。我朝他勾勾嘴角就飞快地走开。不知为什么我回头望了望,却看见水阑在不远处静静地站着,眼中弥漫着大片的白雾,像是一个混沌的世界。我低下头,狠狠地踩着一路的尸体,逃开了,想要逃离这流转着湿气的环境与喧闹的世界。毕竟它的结果不是我。

可是韩裔却堂而皇之地攻破我的围城,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的忙碌。“哎,这些资料回家认真看,要考好哟!”他明媚地笑了笑,指指手中一沓雪白的打印纸。我摇了摇头,又埋进几天前的征文。再一次抬头,已经不见了韩裔,只有那沓资料在桌上挣扎,发出“希拉”的声音。我理了理纸角,无奈地装进背包,算是接受了他的好意。

回到家,我掏出那沓资料,字密密麻麻地铺着。不可否认,我笑了,而且肯定笑得很狗腿。却又在那么一瞬,我明白了自己不过是一个庸俗的人,没办法像水阑抑制着已经满出来的孤独与欲望,用一团白雾掩藏内在的波澜澎湃,我必须认识到,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在充斥着焦渴。或许在这之前,我挣扎过,抗争过,告诉自己,别妄想从别人那儿得到永恒的关爱。没有永远。但是我沦陷了,在这张华丽的罗网里,我屈服于我内心的那个小孩。终归我还是一个小孩,无法强大到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无所谓。为此我别扭了好几天。

就这样,他慢慢滑进我的轨道,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偷偷翻过学校的墙,在上面留下浅浅的脚印,然后躺在卡车上看着路一点一点地消尽在天际。夕阳下偎着我们长长的影子,笑笑闹闹地摸回学校……不可避免的,我接触了水阑。偶尔我和韩裔打打闹闹,他就在远处默默地望着,一言不发。我总偷偷地瞄他,他眼中的白雾依旧弥漫,深藏了他的情绪。

一切都来得太快,在我还没品够这单纯的快乐,初见的端倪足以把我振得半死。其实韩裔也是一个小孩。他宽阔的肩膀总给人错觉,其实他是个小孩,他心中潜藏的孩童因子旺盛的如爬山虎。他希望我无时不刻地注意他,他像极了沙漠里干渴的人,欲望横亘在他眼中。我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会那么在乎他,惟愿君安已不能表达什么了。我仍然记得冬日里的暖水袋上哆啦A梦憨憨地笑,为了给他一份称心如意的礼物,我踩着单车在城里穿梭不知疲倦。水阑的眼神愈加深远,静默的让我忘记了他的存在。

水阑没有想到我会为韩裔如此伤神,他以一种奇妙的距离维持着与我们这一段疏离的友情,却又在暗处悄悄地关注着我们。有时我会幻想着他穿着一袭黑衣,脚步轻健地偷偷尾随我们。可幻想结束后,我顿时发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当两个性格相同的人在一起时,用“我们”是极为讽刺的。正如我和韩裔,像是两只刺猬,拼命想相依的同时却又被对方身上粘连的刺扎得血肉模糊。

有时候我会骂自己很无趣,实际上是想喝水的人,却偏偏装作一个供水的人。正如这件事上,我扮演了润滑剂,十分失败的润滑剂。那时韩裔和我路过一个小巷,却看见一对璧人在很响亮地打kiss。结果我的好已入冬了吧!南方的雁却依旧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行,偶尔会落几丝小雨,宛若初春。初春呵,一种错觉,像水阑眼中一闪而过的火焰。他背过身去时翩飞的衣袂,在雨中渗出了青色,苍翠了我的眼。

第一次见到水阑是在樱花飘落的季节。他穿着白色的T-shirt,在消瘦的身上宽宽大大,粉色的花瓣袅袅娜娜招摇着不愿落下,他就从那温婉的花云下穿过。氤氲的初春的湿气模糊了他的脸。我还记得他从樱花纷飞的树下向我走来,落英沾染上他的发,他的衣,粘连着依依不肯离去,华美如画。他的瞳孔淡漠而深邃,漆黑如玄墨的夜,有隐隐的星光闪烁。薄薄的唇是刀削般的,一如漫天恣肆飞扬的樱花瓣。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我再抬头看天时,飞鸟掠过的痕迹已找不到只剩晃悠悠的浮云流逝时的支离破碎的天空,而我却依然是你的路人,甲乙丙丁。”

在网友的博客里看到这样的一段话,如一把尖利的针,一下子刺到了心底。很多年后,我再想起来,只余下了漫 天恣意的浅色和那个依稀的身影。那个季节里的香甜我忘了。毕竟它的结果不是我。无论我怎样努力地伸手,它都那么毫不犹豫地,如风般从我的指间缝隙流过。或许,它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回望,一刹那的徘徊,但我的矛盾又让它转身。就那么流逝在时间的细沙,隐埋在花瓷的底部。

沙漏翻来覆去地渗着。那晕浅色渐渐浓郁起来。我抱着书缓缓地穿过华林。“柳若溪!你叫柳若溪,对吧!”早雁划过,喧闹了寂寞的晨。一个男生闯入了我无波无澜的生活击起一片水花,他叫韩裔,我们的主事,水阑的好友。或许是不想被人注意。我朝他勾勾嘴角就飞快地走开。不知为什么我回头望了望,却看见水阑在不远处静静地站着,眼中弥漫着大片的白雾,像是一个混沌的世界。我低下头,狠狠地踩着一路的尸体,逃开了,想要逃离这流转着湿气的环境与喧闹的世界。毕竟它的结果不是我。

可是韩裔却堂而皇之地攻破我的围城,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的忙碌。“哎,这些资料回家认真看,要考好哟!”他明媚地笑了笑,指指手中一沓雪白的打印纸。我摇了摇头,又埋进几天前的征文。再一次抬头,已经不见了韩裔,只有那沓资料在桌上挣扎,发出“希拉”的声音。我理了理纸角,无奈地装进背包,算是接受了他的好意。

回到家,我掏出那沓资料,字密密麻麻地铺着。不可否认,我笑了,而且肯定笑得很狗腿。却又在那么一瞬,我明白了自己不过是一个庸俗的人,没办法像水阑抑制着已经满出来的孤独与欲望,用一团白雾掩藏内在的波澜澎湃,我必须认识到,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在充斥着焦渴。或许在这之前,我挣扎过,抗争过,告诉自己,别妄想从别人那儿得到永恒的关爱。没有永远。但是我沦陷了,在这张华丽的罗网里,我屈服于我内心的那个小孩。终归我还是一个小孩,无法强大到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无所谓。为此我别扭了好几天。

就这样,他慢慢滑进我的轨道,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偷偷翻过学校的墙,在上面留下浅浅的脚印,然后躺在卡车上看着路一点一点地消尽在天际。夕阳下偎着我们长长的影子,笑笑闹闹地摸回学校……不可避免的,我接触了水阑。偶尔我和韩裔打打闹闹,他就在远处默默地望着,一言不发。我总偷偷地瞄他,他眼中的白雾依旧弥漫,深藏了他的情绪。

一切都来得太快,在我还没品够这单纯的快乐,初见的端倪足以把我振得半死。其实韩裔也是一个小孩。他宽阔的肩膀总给人错觉,其实他是个小孩,他心中潜藏的孩童因子旺盛的如爬山虎。他希望我无时不刻地注意他,他像极了沙漠里干渴的人,欲望横亘在他眼中。我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会那么在乎他,惟愿君安已不能表达什么了。我仍然记得冬日里的暖水袋上哆啦A梦憨憨地笑,为了给他一份称心如意的礼物,我踩着单车在城里穿梭不知疲倦。水阑的眼神愈加深远,静默的让我忘记了他的存在。

水阑没有想到我会为韩裔如此伤神,他以一种奇妙的距离维持着与我们这一段疏离的友情,却又在暗处悄悄地关注着我们。有时我会幻想着他穿着一袭黑衣,脚步轻健地偷偷尾随我们。可幻想结束后,我顿时发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当两个性格相同的人在一起时,用“我们”是极为讽刺的。正如我和韩裔,像是两只刺猬,拼命想相依的同时却又被对方身上粘连的刺扎得血肉模糊。

有时候我会骂自己很无趣,实际上是想喝水的人,却偏偏装作一个供水的人。正如这件事上,我扮演了润滑剂,十分失败的润滑剂。那时韩裔和我路过一个小巷,却看见一对璧人在很响亮地打kiss。结果我的好已入冬了吧!南方的雁却依旧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行,偶尔会落几丝小雨,宛若初春。初春呵,一种错觉,像水阑眼中一闪而过的火焰。他背过身去时翩飞的衣袂,在雨中渗出了青色,苍翠了我的眼。

第一次见到水阑是在樱花飘落的季节。他穿着白色的T-shirt,在消瘦的身上宽宽大大,粉色的花瓣袅袅娜娜招摇着不愿落下,他就从那温婉的花云下穿过。氤氲的初春的湿气模糊了他的脸。我还记得他从樱花纷飞的树下向我走来,落英沾染上他的发,他的衣,粘连着依依不肯离去,华美如画。他的瞳孔淡漠而深邃,漆黑如玄墨的夜,有隐隐的星光闪烁。薄薄的唇是刀削般的,一如漫天恣肆飞扬的樱花瓣。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我再抬头看天时,飞鸟掠过的痕迹已找不到只剩晃悠悠的浮云流逝时的支离破碎的天空,而我却依然是你的路人,甲乙丙丁。”

在网友的博客里看到这样的一段话,如一把尖利的针,一下子刺到了心底。很多年后,我再想起来,只余下了漫 天恣意的浅色和那个依稀的身影。那个季节里的香甜我忘了。毕竟它的结果不是我。无论我怎样努力地伸手,它都那么毫不犹豫地,如风般从我的指间缝隙流过。或许,它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回望,一刹那的徘徊,但我的矛盾又让它转身。就那么流逝在时间的细沙,隐埋在花瓷的底部。

沙漏翻来覆去地渗着。那晕浅色渐渐浓郁起来。我抱着书缓缓地穿过华林。“柳若溪!你叫柳若溪,对吧!”早雁划过,喧闹了寂寞的晨。一个男生闯入了我无波无澜的生活击起一片水花,他叫韩裔,我们的主事,水阑的好友。或许是不想被人注意。我朝他勾勾嘴角就飞快地走开。不知为什么我回头望了望,却看见水阑在不远处静静地站着,眼中弥漫着大片的白雾,像是一个混沌的世界。我低下头,狠狠地踩着一路的尸体,逃开了,想要逃离这流转着湿气的环境与喧闹的世界。毕竟它的结果不是我。

可是韩裔却堂而皇之地攻破我的围城,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的忙碌。“哎,这些资料回家认真看,要考好哟!”他明媚地笑了笑,指指手中一沓雪白的打印纸。我摇了摇头,又埋进几天前的征文。再一次抬头,已经不见了韩裔,只有那沓资料在桌上挣扎,发出“希拉”的声音。我理了理纸角,无奈地装进背包,算是接受了他的好意。

回到家,我掏出那沓资料,字密密麻麻地铺着。不可否认,我笑了,而且肯定笑得很狗腿。却又在那么一瞬,我明白了自己不过是一个庸俗的人,没办法像水阑抑制着已经满出来的孤独与欲望,用一团白雾掩藏内在的波澜澎湃,我必须认识到,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在充斥着焦渴。或许在这之前,我挣扎过,抗争过,告诉自己,别妄想从别人那儿得到永恒的关爱。没有永远。但是我沦陷了,在这张华丽的罗网里,我屈服于我内心的那个小孩。终归我还是一个小孩,无法强大到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无所谓。为此我别扭了好几天。

就这样,他慢慢滑进我的轨道,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偷偷翻过学校的墙,在上面留下浅浅的脚印,然后躺在卡车上看着路一点一点地消尽在天际。夕阳下偎着我们长长的影子,笑笑闹闹地摸回学校……不可避免的,我接触了水阑。偶尔我和韩裔打打闹闹,他就在远处默默地望着,一言不发。我总偷偷地瞄他,他眼中的白雾依旧弥漫,深藏了他的情绪。

一切都来得太快,在我还没品够这单纯的快乐,初见的端倪足以把我振得半死。其实韩裔也是一个小孩。他宽阔的肩膀总给人错觉,其实他是个小孩,他心中潜藏的孩童因子旺盛的如爬山虎。他希望我无时不刻地注意他,他像极了沙漠里干渴的人,欲望横亘在他眼中。我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会那么在乎他,惟愿君安已不能表达什么了。我仍然记得冬日里的暖水袋上哆啦A梦憨憨地笑,为了给他一份称心如意的礼物,我踩着单车在城里穿梭不知疲倦。水阑的眼神愈加深远,静默的让我忘记了他的存在。

水阑没有想到我会为韩裔如此伤神,他以一种奇妙的距离维持着与我们这一段疏离的友情,却又在暗处悄悄地关注着我们。有时我会幻想着他穿着一袭黑衣,脚步轻健地偷偷尾随我们。可幻想结束后,我顿时发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当两个性格相同的人在一起时,用“我们”是极为讽刺的。正如我和韩裔,像是两只刺猬,拼命想相依的同时却又被对方身上粘连的刺扎得血肉模糊。

有时候我会骂自己很无趣,实际上是想喝水的人,却偏偏装作一个供水的人。正如这件事上,我扮演了润滑剂,十分失败的润滑剂。那时韩裔和我路过一个小巷,却看见一对璧人在很响亮地打kiss。结果我的好已入冬了吧!南方的雁却依旧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行,偶尔会落几丝小雨,宛若初春。初春呵,一种错觉,像水阑眼中一闪而过的火焰。他背过身去时翩飞的衣袂,在雨中渗出了青色,苍翠了我的眼。

第一次见到水阑是在樱花飘落的季节。他穿着白色的T-shirt,在消瘦的身上宽宽大大,粉色的花瓣袅袅娜娜招摇着不愿落下,他就从那温婉的花云下穿过。氤氲的初春的湿气模糊了他的脸。我还记得他从樱花纷飞的树下向我走来,落英沾染上他的发,他的衣,粘连着依依不肯离去,华美如画。他的瞳孔淡漠而深邃,漆黑如玄墨的夜,有隐隐的星光闪烁。薄薄的唇是刀削般的,一如漫天恣肆飞扬的樱花瓣。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我再抬头看天时,飞鸟掠过的痕迹已找不到只剩晃悠悠的浮云流逝时的支离破碎的天空,而我却依然是你的路人,甲乙丙丁。”

在网友的博客里看到这样的一段话,如一把尖利的针,一下子刺到了心底。很多年后,我再想起来,只余下了漫 天恣意的浅色和那个依稀的身影。那个季节里的香甜我忘了。毕竟它的结果不是我。无论我怎样努力地伸手,它都那么毫不犹豫地,如风般从我的指间缝隙流过。或许,它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回望,一刹那的徘徊,但我的矛盾又让它转身。就那么流逝在时间的细沙,隐埋在花瓷的底部。

沙漏翻来覆去地渗着。那晕浅色渐渐浓郁起来。我抱着书缓缓地穿过华林。“柳若溪!你叫柳若溪,对吧!”早雁划过,喧闹了寂寞的晨。一个男生闯入了我无波无澜的生活击起一片水花,他叫韩裔,我们的主事,水阑的好友。或许是不想被人注意。我朝他勾勾嘴角就飞快地走开。不知为什么我回头望了望,却看见水阑在不远处静静地站着,眼中弥漫着大片的白雾,像是一个混沌的世界。我低下头,狠狠地踩着一路的尸体,逃开了,想要逃离这流转着湿气的环境与喧闹的世界。毕竟它的结果不是我。

可是韩裔却堂而皇之地攻破我的围城,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的忙碌。“哎,这些资料回家认真看,要考好哟!”他明媚地笑了笑,指指手中一沓雪白的打印纸。我摇了摇头,又埋进几天前的征文。再一次抬头,已经不见了韩裔,只有那沓资料在桌上挣扎,发出“希拉”的声音。我理了理纸角,无奈地装进背包,算是接受了他的好意。

回到家,我掏出那沓资料,字密密麻麻地铺着。不可否认,我笑了,而且肯定笑得很狗腿。却又在那么一瞬,我明白了自己不过是一个庸俗的人,没办法像水阑抑制着已经满出来的孤独与欲望,用一团白雾掩藏内在的波澜澎湃,我必须认识到,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在充斥着焦渴。或许在这之前,我挣扎过,抗争过,告诉自己,别妄想从别人那儿得到永恒的关爱。没有永远。但是我沦陷了,在这张华丽的罗网里,我屈服于我内心的那个小孩。终归我还是一个小孩,无法强大到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无所谓。为此我别扭了好几天。

就这样,他慢慢滑进我的轨道,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偷偷翻过学校的墙,在上面留下浅浅的脚印,然后躺在卡车上看着路一点一点地消尽在天际。夕阳下偎着我们长长的影子,笑笑闹闹地摸回学校……不可避免的,我接触了水阑。偶尔我和韩裔打打闹闹,他就在远处默默地望着,一言不发。我总偷偷地瞄他,他眼中的白雾依旧弥漫,深藏了他的情绪。

一切都来得太快,在我还没品够这单纯的快乐,初见的端倪足以把我振得半死。其实韩裔也是一个小孩。他宽阔的肩膀总给人错觉,其实他是个小孩,他心中潜藏的孩童因子旺盛的如爬山虎。他希望我无时不刻地注意他,他像极了沙漠里干渴的人,欲望横亘在他眼中。我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会那么在乎他,惟愿君安已不能表达什么了。我仍然记得冬日里的暖水袋上哆啦A梦憨憨地笑,为了给他一份称心如意的礼物,我踩着单车在城里穿梭不知疲倦。水阑的眼神愈加深远,静默的让我忘记了他的存在。

水阑没有想到我会为韩裔如此伤神,他以一种奇妙的距离维持着与我们这一段疏离的友情,却又在暗处悄悄地关注着我们。有时我会幻想着他穿着一袭黑衣,脚步轻健地偷偷尾随我们。可幻想结束后,我顿时发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当两个性格相同的人在一起时,用“我们”是极为讽刺的。正如我和韩裔,像是两只刺猬,拼命想相依的同时却又被对方身上粘连的刺扎得血肉模糊。

有时候我会骂自己很无趣,实际上是想喝水的人,却偏偏装作一个供水的人。正如这件事上,我扮演了润滑剂,十分失败的润滑剂。那时韩裔和我路过一个小巷,却看见一对璧人在很响亮地打kiss。结果我的好已入冬了吧!南方的雁却依旧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行,偶尔会落几丝小雨,宛若初春。初春呵,一种错觉,像水阑眼中一闪而过的火焰。他背过身去时翩飞的衣袂,在雨中渗出了青色,苍翠了我的眼。

第一次见到水阑是在樱花飘落的季节。他穿着白色的T-shirt,在消瘦的身上宽宽大大,粉色的花瓣袅袅娜娜招摇着不愿落下,他就从那温婉的花云下穿过。氤氲的初春的湿气模糊了他的脸。我还记得他从樱花纷飞的树下向我走来,落英沾染上他的发,他的衣,粘连着依依不肯离去,华美如画。他的瞳孔淡漠而深邃,漆黑如玄墨的夜,有隐隐的星光闪烁。薄薄的唇是刀削般的,一如漫天恣肆飞扬的樱花瓣。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我再抬头看天时,飞鸟掠过的痕迹已找不到只剩晃悠悠的浮云流逝时的支离破碎的天空,而我却依然是你的路人,甲乙丙丁。”

在网友的博客里看到这样的一段话,如一把尖利的针,一下子刺到了心底。很多年后,我再想起来,只余下了漫 天恣意的浅色和那个依稀的身影。那个季节里的香甜我忘了。毕竟它的结果不是我。无论我怎样努力地伸手,它都那么毫不犹豫地,如风般从我的指间缝隙流过。或许,它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回望,一刹那的徘徊,但我的矛盾又让它转身。就那么流逝在时间的细沙,隐埋在花瓷的底部。

沙漏翻来覆去地渗着。那晕浅色渐渐浓郁起来。我抱着书缓缓地穿过华林。“柳若溪!你叫柳若溪,对吧!”早雁划过,喧闹了寂寞的晨。一个男生闯入了我无波无澜的生活击起一片水花,他叫韩裔,我们的主事,水阑的好友。或许是不想被人注意。我朝他勾勾嘴角就飞快地走开。不知为什么我回头望了望,却看见水阑在不远处静静地站着,眼中弥漫着大片的白雾,像是一个混沌的世界。我低下头,狠狠地踩着一路的尸体,逃开了,想要逃离这流转着湿气的环境与喧闹的世界。毕竟它的结果不是我。

可是韩裔却堂而皇之地攻破我的围城,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的忙碌。“哎,这些资料回家认真看,要考好哟!”他明媚地笑了笑,指指手中一沓雪白的打印纸。我摇了摇头,又埋进几天前的征文。再一次抬头,已经不见了韩裔,只有那沓资料在桌上挣扎,发出“希拉”的声音。我理了理纸角,无奈地装进背包,算是接受了他的好意。

回到家,我掏出那沓资料,字密密麻麻地铺着。不可否认,我笑了,而且肯定笑得很狗腿。却又在那么一瞬,我明白了自己不过是一个庸俗的人,没办法像水阑抑制着已经满出来的孤独与欲望,用一团白雾掩藏内在的波澜澎湃,我必须认识到,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在充斥着焦渴。或许在这之前,我挣扎过,抗争过,告诉自己,别妄想从别人那儿得到永恒的关爱。没有永远。但是我沦陷了,在这张华丽的罗网里,我屈服于我内心的那个小孩。终归我还是一个小孩,无法强大到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无所谓。为此我别扭了好几天。

就这样,他慢慢滑进我的轨道,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偷偷翻过学校的墙,在上面留下浅浅的脚印,然后躺在卡车上看着路一点一点地消尽在天际。夕阳下偎着我们长长的影子,笑笑闹闹地摸回学校……不可避免的,我接触了水阑。偶尔我和韩裔打打闹闹,他就在远处默默地望着,一言不发。我总偷偷地瞄他,他眼中的白雾依旧弥漫,深藏了他的情绪。

一切都来得太快,在我还没品够这单纯的快乐,初见的端倪足以把我振得半死。其实韩裔也是一个小孩。他宽阔的肩膀总给人错觉,其实他是个小孩,他心中潜藏的孩童因子旺盛的如爬山虎。他希望我无时不刻地注意他,他像极了沙漠里干渴的人,欲望横亘在他眼中。我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会那么在乎他,惟愿君安已不能表达什么了。我仍然记得冬日里的暖水袋上哆啦A梦憨憨地笑,为了给他一份称心如意的礼物,我踩着单车在城里穿梭不知疲倦。水阑的眼神愈加深远,静默的让我忘记了他的存在。

水阑没有想到我会为韩裔如此伤神,他以一种奇妙的距离维持着与我们这一段疏离的友情,却又在暗处悄悄地关注着我们。有时我会幻想着他穿着一袭黑衣,脚步轻健地偷偷尾随我们。可幻想结束后,我顿时发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当两个性格相同的人在一起时,用“我们”是极为讽刺的。正如我和韩裔,像是两只刺猬,拼命想相依的同时却又被对方身上粘连的刺扎得血肉模糊。

有时候我会骂自己很无趣,实际上是想喝水的人,却偏偏装作一个供水的人。正如这件事上,我扮演了润滑剂,十分失败的润滑剂。那时韩裔和我路过一个小巷,却看见一对璧人在很响亮地打kiss。结果我的好

回首·人生

想着我们一起看着云卷云舒,看雁过留声,或是曾经希望时间在那一刹那被我们感动,然后驻足,直到我们说停。

-----题记

慢慢堆积着日子,还有一年我们就毕业了。于是,说到这儿便有莫名的伤感。曾几何时,我们在宿舍说着属于我们的秘密,又在教室谈着花季的美好,就像是现在门外的夜来香,当通天最后一辆运干草的马车为他们带来奇妙仙子的消息,她们这些姑娘们似乎意识到属于她们的季节到了,于是肆意的长,肆意的飘香,直到像爬山虎似的霸占着整个空间,提醒着每个灵气的生物,夜来香在舞,夜来香在自己的舞台上舞。你也在舞吧,在我相邻的舞台上,或高贵典雅的华尔兹,或轻松奔放的伦巴,或热情四溢的探戈,我就像是一个安静的观众,从没说过什么,却在心底美美的欣赏着,你多彩的人生。你就是我最美的舞者。

慢慢回忆着往事,时间已为我们写了两年的日记了吧!于是,我闭上眼睛,

将我们美妙的记忆从心底缓和的流过……当我孤单望着蓝天,是你,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容,告诉我,我们并没有错过流星;当我失望的望着乌云,是你,拍拍我的肩,告诉我,在那周围会有一层耀眼的金边,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怎么说呢?是朋友,是导师,我一直佩服着你敏锐的洞察力。你是我最亲切的老师。

慢慢看着你的人生,就像摩天轮一样,不管时间如何,不管风景如何,你以一个美好的姿势让我观赏,;慢慢了解你对人生的见解,你说就像蒲公英一样,人生会有一段时间在漂泊,也总会有落脚的时候,那也都是人生的风景……你说你将成为歌者,你要用岁月打拍子,用回一些音符顺着自己的感觉向前走,一直到最后!我想你是最执着的歌者!

如果我们能想朱砂一样,能够相处。我想,在我们花季的时候,我们会珍惜着这一路阳光,享受这一路灿烂,就像你说的,就算没有遇到流星,就算没有仰望摩天轮,我们也会互相支撑,互相安慰,互相相信彼此,一直到最后。

种在窗台上的香水百合

在琥珀色和翡翠色的精灵嬉笑追逐的夜晚,窗台上不知被谁种上了一株香水百合,在木料中长了出来,应该是夜风干的,他总是从远处捎来玫瑰园的芬香。

风铃睡熟了,夜风就挠他痒痒,让他发出一连串叮叮当当的笑声,这我在睡梦中可以听到的。对,一定是夜风。

清晨我去锻炼,苏公公家窗台上的玻璃翠向我挤眉弄眼扮鬼脸,榆树威严无比地呵斥她,于是我就把香水百合的事告诉他们,他们也认为是风干的,可一旁偷听的晨风却极力否认哥哥干过这事,大家都弄不清楚了,我只好向香樟树求救,可由于这几天我都没来看他们,香樟树们铁着脸,一叠声说:“不知道。”看来他们真的生气了。

回到家里,我把薰衣草末塞进叶子信封里交给晨风带给香樟树表达我的歉意,同时晨风也给我带来一个包裹,用阴丹士林布密密包着,我费了老大劲掀开包裹,假作没听见爬山虎阴阳怪气地笑声,这家伙又在嘲笑我了。包裹里的东西很多,一个金光闪闪的喷壶特别显眼,余下还有一把桃木小梳子,一个波浪蓝的枕头,一本《养百合指南》,不幸得是里面居然只有图画没有文字,我压根就看不懂,还有形形色色的小贝壳,还有一个海蓝色和一个翡翠色的小香水瓶子,当然也有一本墨绿色封面的《森林日记》。我想:一定是种百合的人送我的。于是我立即往小喷壶灌了一点水,往百合上洒了一滴,百合竟长高了,爬山虎惊讶得险些掉下楼去,摆在窗口的栀子花惊呆了,揉揉眼睛确信此事 的真假。小麻雀又叽叽喳喳议论不停,这些多嘴的小家伙一传出去,整个小区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不都知道了吗?

果然如此,第二天就有人按门铃,透过猫眼,我看见一只眼睛,我吓了一跳,原来是一只穿戴整齐的猫,在我看他的同时他也在看我,难怪如此,他很优雅的鞠了一躬,我开门让他进来,早在门口我确信他很干净,至少不会让在我家消夏的表姐大叫一声的,于是,我极力微笑向表姐证明猫先生的礼貌。表姐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尖叫,她反而友好地与猫先生握手(噢,是不是应该叫握爪),还给猫先生尝了些进口的小鱼干,在得知猫先生为看百合而来时,表姐神情镇静,从包中取出一小串风信子,倒垂的花开得优雅大方,表姐指尖轻碰花朵,花间就奏出优美的音乐,听表姐说,这是一天晚上,放在她枕边的。我见风信子有点蔫了,就用金色小喷壶替她浇了水。而猫先生把头埋在百合中,吮吸百合的甜香,不料一不小心,他尖利爪子划破百合的花茎,花茎竟流出血来,我忙翻指南,发现书页间夹着一块创口贴,我赶紧为百合贴上。猫先生摘下礼帽,对百合小姐连连致谢。窗外晨风追逐着白云,表姐猜测风信子也是种百合的人送来的,我和猫先生点头称是。

入夜,我和表姐枕着长长的波浪蓝枕头,打开了蓝色香水瓶盖,期待着种百合人的再度光临。当布谷鸟钟叫过12点,我和表姐早已睡熟,连昙花的一现也错过了,突然风铃不安地扭动了身体,昙花娇嗔着地责怪他,我们也惊醒了,昙花羞惭地捂住了口,为刚才的出言不逊而害羞,而当她看见屋子里的情性时,她惊呆了,香水瓶中飘出海水的咸涩味,瓶里游动着几条小鱼,波浪蓝枕头原来就呈波浪状凸凹不平,此刻竟成了一汪海水,而小贝壳们半浸在海水里,家里已是海滩。我们蹑手蹑脚从卫生间取出桃木梳,从书架上取出其它东西,告诉风铃和昙花以及刚醒来的栀子花不要出声,当翡翠色的小瓶子一打开,表姐就毛手毛脚一不小心洒了些地上,地上哗啦啦长出许多树来和海水相映成趣,从树林中吹来了凉丝丝的翡翠色的风,而经过桃木梳梳过的头发变绿了,把我们带得飞起来。

经过这个奇妙的夜晚,我对那位神秘人更好奇,一天翻开《森林日记》,无意中发现有一封信落了出来,我正欲翻看,表姐阻止了我,她说:

“不如让这个秘密继续保存下去吧,让这个秘密只有百合花知道。”

窗台上百合花娇媚地绽放。

等待

等 待

作为一颗小小的蒲公英种子,我能做的只有等待。我的周围很黑,我想,我应该是在泥土里吧!在我更小的时候,那时我在妈妈身边,妈妈告诉我们,她小时候,也像我们一样,然后被风伯伯吹向了远方,醒来时,身边漆黑一片,但是在她最后冲破那片黑色之后,她发现,那黑色其实是以前在她的妈妈脚下的泥土。泥土?那可是给予了妈妈和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养分的东西呢!怎么会如此黑暗得让人恐惧,如此冰冷得催人泪下呢?我向上顶了顶脑袋,头被硌得生疼,我很渴,努力向周围汲取水分,还好,有水!渐渐有了力气,我又向上顶了顶脑袋,土似乎有些松劲,我又加了一把劲,清楚地感觉到,泥土被我顶开了一些!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我想,用妈妈的话说,这叫做惊喜,就像每次我喝到了水一样。全身都好像找到了阳光,暖和和的。阳光?我记得妈妈说,那是在泥土之上的东西,那种金黄色的暖洋洋的东西就像是神奇的魔法,把心里装得满满,不会孤单,不会害怕。可是,现在,我照不到阳光。不知过了多久,我发现睁开眼睛成了一件困难的事,于是我闭上了眼睛,我看见了妈妈,还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他们笑着向我招手!我跑过去,在这时,我睁开了眼睛,一切都消失了,无影无踪,就像没有发生过。我开始出汗了,准确一点说是我的眼睛开始出汗了,我很渴,我又努力向周围汲取水分,可是喝到的只有咸咸的涩涩的液体。我害怕了,我害怕再也喝不到水,再也没有力气冲破泥土的束缚,再也见不到阳光,我想到了妈妈,想到了邻居三叶草,总喜欢对我笑的爬山虎姐姐……我害怕再也见不到他们了,我开始发抖,眼睛又开始出汗……这时,妈妈安详的笑又浮现在我脑海里,我想起了那个没有水喝的酷热夏天,妈妈告诉我们:“我们一生都是等待,等待成长,我等待你们,你们等待变得像我一样,我们等待过了寒冷的风,飞舞的落叶,鸣叫的小虫,现在,只不过在等待水而已。”我等待过了从妈妈怀中苏醒,等待过了长出洁白的小伞,等待过了漆黑的泥土,等待过了闭眼后看见的美好,现在只不过在等待水而已。我的眼睛不出汗了。我又闭上了眼睛,告诉自己,现在,只是等待。“等待”。我不停地默念着。应该过了不久,我感到身边一片湿润。我不停地汲取水分,全身不仅是喝到水的愉悦,更多的是等待到了等待的满足。我又向上顶了顶脑袋,我感到全身上下有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力气,我不停向上顶。这时,眼前突然一片光亮,身上是那久违的温暖。我想,我终于,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告诉我的小种子们:“等待的真谛,是不要放弃,永不放弃”!等待与希望,最终见到阳光。

我喜欢

我喜欢夏日的雪糕和冰淇淋,当你轻轻地把它含在口中,那丝丝甜味在舌尖上跳动,那柔软糕体在嘴里缓缓地消融,清凉之感瞬间浸遍全身,令人难以忍受的燥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心旷神怡,倍感清新。

我喜欢冬天的雪花,洋洋洒洒地如鹅毛般飘落,虽然冰凉刺骨,但看到他那纯洁无暇的外表,就似乎在你心中燃起了一把火焰。是啊,这世上已很难再看到如此冰清玉洁的东西了。我常幻想自己站在雪地里,任雪花从我头顶滑落,仿佛心一下子被清洗得一尘不染。

我喜欢春风中向上攀爬的爬山虎。碗口大的叶子如同手掌一般永无止境地向上攀登,为光凸凸的墙壁批上一件件绿色的衣裳,我喜欢那不屈不饶的精神以及它顽强的生命力。

我也喜欢秋风中飘扬的落叶。他们为树进行着光合作用,等到树长高了,树要冬眠了,它就悄悄地离开,即使落到树根也不忘为树提供营养,我喜欢落叶无私的奉献。

我喜欢蓝色,它是天空的颜色,它是大海的颜色。法国诗人雨果说过:“世界上最广阔的是海,比海更大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博大的是人的胸怀。”所以,我们人应尽量将自己的胸怀变成“蓝色”的,唯有此法,才能使我们胸怀天下,开朗大方。

我还喜欢光。不管是刺眼的阳光,柔和的月光,摇曳的烛光,残阳的余光。而我最喜欢的还是台灯发出的灯光,它伴我一个个夜晚荡漾在知识的海洋,仿佛灯光中都洋溢着知识的味道。

我喜欢朋友。其实,交朋友并不难,有时你帮别人拿个东西,也许你们的友情就此建立。虽然五分钟后,你们将彼此分离,但至少在这五分钟里,你和他都不会孤独,因为你们已成朋友!

我还喜欢读书。那纸上被美妙隽永的文字充满,那书中被引人入胜的故事占据,那哲理仿佛就在这书中隐藏。书是人类智慧的体现,看着那一本本书,我的心里涌出一个个故事,或感动,或奇妙,或悲伤……

我喜欢这世上的一切,但我最喜欢的是我能在生活中发现这么多的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