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又管闲事了作文400个字(共十篇)

爷爷的变化(王媛)

自从爸爸,妈妈离婚以后。我们这个充满快乐,和谐的家,就变得支离破碎,死气沉沉。

那一年,我才七岁。爸爸、妈妈离婚以后,爷爷为此非常伤心。不到一年,爸爸就离家出走了,变得杳无音信。

爷爷从一个爱说爱笑,有趣的老头儿,变得沉默寡言。“从一个快乐的、享受着阳光的沐浴的“牛”,变成只有在黑夜才敢出来的“老鼠”;从一只迎着风儿歌唱欢笑的小鸟,变成一只孤独的猫咪。爷爷这翻天覆地变化,使我心如刀割。每天只是默默干活,不言不语,没有笑脸。爷爷从前很爱管别人的“闲事”。总是很关心别人,现在却变得“各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家里人都很奇怪爷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非常不理解爷爷,而我心里却很清楚。

有一天夜晚,我出来观看星星。却听见有哭声,那声音由远而近。我跟随着声音,找到了那位哭泣的人,走近一看,却是爷爷,我非常吃惊。我从来都没有见爷爷哭过,只有今夜。我轻声问爷爷:“爷爷您怎么了?是不是想爸爸了?爷爷突然哭得声更大了”,“媛媛,知道吗?爷爷很想念以前那个温馨的家,很想你的爸爸,我真的很想回到过去呀。”我听爷爷这么一说,也不禁黯然泪下。不过,又马上振作起来,对爷爷说:“你放心,我们一定可以找回以前的幸福。只不过,需要时间,你要振作起来呀!不然,长时间下去你的身体会拖垮的。”我把爷爷送回屋以后,我的泪水一下子流了出来,流到了我的心里......

八年后的一天,我放学回家后,不禁一楞,那不是我多年不见的爸爸吗?我不会是在做梦吧!不错那确实是爸爸,我冲到爸爸的怀里,大声的哭着,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哭了。爷爷看着我,他也放声哭了起来,不过这回爷爷的哭是幸福的。我只顾哭,没有注意我身边的阿姨,爸爸对我说,这是你的阿姨,我望着面前的这位阿姨有些不知所错。“快叫妈妈”爸爸说。妈妈,我好久没有叫过妈妈了,妈妈这俩个字,已经埋藏在我心里深处已多年了,现在又重新在我的耳边响起,妈妈。我的泪水又夺眶而出,我轻轻地喊了一声,妈妈......

我们这个原本已经破碎的家,又变得充满快乐,充满了温馨。我暗中观察着爷爷,爷爷又变回从前的爷爷了,不再是那个陌生的爷爷。爷爷的脸上又充满了快乐,又开始管别人的“闲事”了。

我明白以前爷爷心里的泪水,也明白爷爷所承受的压力。若不是爷爷这么多年支撑着这个家,为了我,我们这个所谓的家早已不存在了。

爷爷就是一头辛勤的“耕牛”,永远只知道付出,而不懂得回报的“牛”。我永远爱这个和谐幸福的家,但是我更爱我的这个“牛爷爷”。我们互相对视着,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中宁县余丁乡永兴学校六年级:王媛指导教师:张杰

我的妹妹

我的妹妹叫妞妞,提起她,唉,叫人好气又好笑!

她总是安静不下来,就连吃饭时她总是扭来扭去,像条泥鳅。有一次,她竟把饭碗扭到地上。妈妈批评她,她却嬉皮笑脸地说:“我的名字叫妞妞嘛!”有时呢,她还搞点儿”恶作剧“让人哭笑不得!爸爸爱吸烟,所以屋里常常烟雾缭绕,妞妞不知从哪儿找来一幅漫画,《爸爸的污染——尼古丁》,把它贴在墙上!

我的妹妹不但调皮,而且爱管闲事。有一次,邻居弟兄俩位了魔方吵了起来,妹妹像法官似的去调解,结果被他们倒打了一耙,弄得有口难辩,不得不赔了一个新魔方。为此,妈妈狠狠教训了她一顿,骂她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她一边哭一边说:“狗就是能抓老鼠,我在《儿童画报》上看到的。外国有个地方”

妹妹从小就喜爱花儿草儿,猫儿狗儿的。她给家里的那条小狗取了个动听的名字,黑娃。还用红绸子系了个小铃铛戴在小狗脖子上,它整天跑东走西,走村串户。她六岁生日时,我移植了一颗桃树,叫她隔几天给树浇点水,然后就去外婆家,一个月后,我从外婆家回来,树已经死了。她一边哭一边说:“我看见树叶发黄了,就每天浇一次,后来浇两次,可它还是死了,呜呜!”唉!我叹了口气,“桃树可是怕水涝啊”拔起树一看,树根全烂了,真没办法。

我很赞赏的是她喜欢动脑筋。有一次我见她对着一块木头发愣,便问她在想什么,她皱着眉头说:“老师说书是木头做的,可我怎么看也不像。”这问题可太深了,连我也一下子说不准,只好凭我浅薄的见识,连比带划,费了好一番口舌,才算有个交代。

妹妹就是这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

第一次爸妈不在家

星期六上午,“叮叮当,叮叮当!”手机唱起了欢快的歌曲。“喂,哦,好。”妈妈在手机中说道。好奇的我又开始管闲事了:“什么事?”“马上我们出去一下。”妈妈说。

9:00了。“高鹤洋,我们走了。”妈妈边打扮,便说。“我,我也要去!再说了,你不能说话不算数!”我嚷嚷着说。“我为什么说话不算数?”妈妈感到很奇怪。“你说的是‘我们’,不是‘我’。”我振振有词。妈妈哭笑不得,说:“我确确实实说了,但我指的是我和爸爸啊!对了,午饭自己解决吧。”说完,把门一关,走了。“哇哇哇,谁来救救我?我好怕呀!”我哭着说。不过我很快又又平静了下来,想:难得爸爸妈妈有一次不再家,我自由喽!

我先是在床上蹦蹦跳跳,又打开电视看起了电影。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我猛地想起:还没做作业呢!“还好我记得,不然,就要领取老师的特别‘奖励’喽。”作业很少,所以,我一会儿就做好了。复习时,肚子忽然“咕咕”叫了起来。我看了看钟,呀,都12点了。我打开柜子,我傻眼了:里面空空如也,什么吃的也没有。“我饿死啦!”我越来越饿,最后,只好自己做饭。我从来都不做饭,都是妈妈做;今天,我饿的受不了了,所以,只好自己来。我拿了个鸡蛋。把鸡蛋往碗里一砸,蛋黄四溅。我挑出蛋壳,扔了。我又拿了两个西红柿。洗了洗,和鸡蛋放在一个碗里。我倒了几乎半瓶水在锅里,又把蛋和番茄倒进锅了。再等的同时,我把早上的粥放再微波炉里。

“好无聊啊!”我打开电脑,突然,弹出了个对话框。“呦,好书推荐,我来看看有什么书。”凡是关于书的,我总会看。我左找找,右找找,全都是我看过的。“恩,就看这本《昆虫记》吧。”我点击此书,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

“啊,终于看完了!”我伸了个腰,说。“咦,怎么又股焦味?不好,我的番茄蛋汤啊!”这时,我才意识到:番茄蛋汤还没出出炉呢!我三步并作两步,向厨房冲去。汤终于出炉了,我也闻见了那股浓浓的焦味。我拿起筷子,夹了个鸡蛋,像专家一样慢慢地咀嚼。吃完了鸡蛋吃番茄,觉得也很不错,便自夸自擂:“除了有点焦,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午饭终于搞定了,抬起头望了望钟,已经3点啦!由于无事可做,所以,又把昨天学的课文瞎抄了几遍。

6:00了。“通通通通”,我敢断定,这是妈妈的脚步声,也就意味着:爸爸妈妈回来了!爸爸妈妈把门一开,就见我站在客厅里迎接。“你怎么知道我们回来了?”妈妈问。“你的脚步声非常非常地响,全楼第一响!”我一边说着,一边竖起了大拇指。“什么也不说了,吃饭吧。”爸爸知道,咱母子俩一谈就是半小时,所以提前站出来说。“中午吃的啥?”妈妈还很关心我呢。“山寨版的番茄蛋汤和一碗粥。”我故意把“山寨版”三个字说的很响。“什么叫山寨版?”妈妈十分不解。爸爸好像知道什么意思,所以,跟我异口同声的说;“烧糊了呗!”“不行不行,我们晚上不吃这个,妈妈重给你做。”说完,就做了个完美版的番茄蛋汤。

虽然这天过的很无聊,但也过的很自由!

小孩的烦恼

大家都羡慕小孩的生活,总觉得小孩无忧无虑的生活,其实小孩没有大人想得那么简单。

大人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事,而且做错了,小孩也不能批评,不然就会背上“不孝”的罪名,唉!谁让我们是小孩呢?

我们闲着没事干,想出去玩。“喂,你去哪儿?回家做作业,玩重要还是学习重要?去去去,赶快!”妈妈爸爸一个劲地催促我,我虽然有一百个不情愿,但是“父母”之命难违。唉!谁让我们是小孩呢?

在大人眼里,我们小孩不懂事。大人们商量事时,我们只要问一问,大人们就会说:“小孩子少管闲事,把书读好就行了。其他事不用你操心!”唉!谁让我们又是小孩?

我们不但要听大人的话还要让大人高兴。如果我们做错了,那就糟糕了,大人们又是叹气又是生气,我们就算有 120 个胆也不敢说个“不”字,如果说了,将会有更大的“暴风雨”等着我们呢!唉!谁让我们是小孩呢?

我们知道那些大人不容易,可是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可知道我们当小孩也不容易啊!

指导老师:草塔镇南屏小学 蒋丽丽

网络上“滑”下来的博友

看了我的题目,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网络既不是滑滑梯,也不是溜冰场,怎么能让人滑下来呢?让我慢慢给你解开这个谜底吧!

(一)

“皮皮”是我博客上的好朋友,一个性格开朗的小男孩,他刚满十一岁,是爸爸让我认识他的。爸爸第一次提起他时,我还以为是童话书上的那个“皮皮”呢!爸爸还经常让我看他的博客,从中我了解到他是一个幽默的人,他妹妹还恰好是我妈妈同事的女儿呢!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他也非常喜欢轮滑。

我最近正在认真地学轮滑,眼看又一个周末就要到了,爸爸突发奇想,想到邀请“皮皮”去“阿里巴巴溜冰场”一起娱乐娱乐。那天晚上,爸爸就在他的博客上留言,给他发送了邀请,我原以为他的家长肯定让他复习,但他的家人还真的同意了呢,他在博客里说,他也要带他的妹妹储泠泠来溜冰呢!我当时很好奇,就像“皮皮”博客里说的那样,我也好想快快地跳过今天,飞到明天去看看网络博友的真面貌,看看他的技术到底有多么高超!

(二)

星期天下午,一点.......一点半.......“约会”的时间终于来到了,我穿上溜冰鞋,在爸爸的搀扶下下了楼梯,就轻松地滑着去溜冰场。爸爸跑着追上我,先去里面看了看,没有发现“皮皮”的身影,我只好无奈地站着等他。“快看,来了,来了!”爸爸比我还兴奋地喊着,我抬头望去,只认出了瘦小的储泠泠,身后一个比他高大的男孩难道就是博友“皮皮”?我迟迟不肯相信,他们身上滑冰用具一应俱全,护膝呀,护腕呀,都可以在他们身上找到。只不过博客上“皮皮”头像上的可爱,已经在他身上找不到了。他们走进我,皮皮虽然不是那么天真可爱了,却别有一番风韵,显得很成熟。皮皮很害羞,也不敢第一个跟我搭话,还是储泠泠首先和我亲热起来,我吃惊地说:“只是滑冰,干嘛那么夸张,又带这,又带那的。”“不是以防万一嘛!”储泠泠笑了笑,推开我进去滑冰了。看着皮皮羞涩的面孔,我只好先说:“你就是那个‘皮皮’吧,我们也进去滑吧!”皮皮点点头,穿着溜冰鞋也进去了。爸爸给了老板钱,我难为情地站在滑冰场里,不想第一个迈开步伐。储泠泠她倒是处处起带头作用,带着“皮皮”滑去了。爸爸在我滑前叮嘱我:“记住要领,两只腿之间一定要减小间隔!”我哼了声,就去追赶他们了,储泠泠嘲笑我:“谢仪,你好慢哪,我都比你快!”我服气的问:“谁教你的,你练了多久?”她骄傲地说:“当然是我哥皮皮了,我可练了一年啊!你让他教你吧,我去帮你联系喽!”我想阻止她,却又滑不过她,只好随后赶到“皮皮”休息的地方。我发现,储泠泠是比我快,他哥哥不愧是他的师傅,比她又要快一百倍。我首先大方地说:“你叫什么名字?”储泠泠就抢着说:“储金乌!”“什么?皮筋猪?”我疑惑不解,竟然世界上有这等怪名字。“皮皮”自己也开始解释了,不过我怎么了也听不懂。我只好叫他皮筋猪,每次叫一声,“皮皮”就笑一声。

(三)

这时我们的友情故事就开始了,“皮皮”看着我滑冰的步伐,和储泠泠一起演示快速的,他说:“你怎么这样小步小步地迈呀,想快就只有像跑步那样大步地滑!”我心里很矛盾,因为爸爸教导我要小步小布地迈,否则两腿张开的距离太大了会又累又慢,可眼前“皮皮”却和爸爸说法正好相反,我到底相信谁?我只好稀里胡涂地滑去问爸爸。爸爸说:“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为何不去自己体会一下呢?不过我个人是建议步子小些的。”我把爸爸的回答告诉了“皮皮”,他也让我试一试。我按照“皮皮”的方法溜了几个来回,自己差点都被这个速度吓倒,原来“皮皮”哥哥的高招就在这呀!我问皮皮哥哥:“皮皮,照片上的是你吗?怎么一点都不像你呀?你的脸是椭圆的,上面的可爱的孩子却是圆的,叫我怎么相信?”皮皮哥哥嬉笑着说:“那是我八岁的照片啦,现在我都十一岁了,能一样吗?”我说:“你在一篇博文《期待星期天》中,说我急性子,对不对?告诉你吧,那邀请都是我爸发的,命令你回家就去改掉!”皮皮哥哥很尴尬,说:“共同进步的那句话不也是我爸说的吗!”我们沉默了一会儿,悟出了一个道理,我们异口同声地说:“大人就是爱管闲事,特别是小孩的事哦!”说罢,我们然后又去滑冰了。我对他说:“我们同学谢净玉滑冰可厉害看了我的题目,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网络既不是滑滑梯,也不是溜冰场,怎么能让人滑下来呢?让我慢慢给你解开这个谜底吧!

(一)

“皮皮”是我博客上的好朋友,一个性格开朗的小男孩,他刚满十一岁,是爸爸让我认识他的。爸爸第一次提起他时,我还以为是童话书上的那个“皮皮”呢!爸爸还经常让我看他的博客,从中我了解到他是一个幽默的人,他妹妹还恰好是我妈妈同事的女儿呢!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他也非常喜欢轮滑。

我最近正在认真地学轮滑,眼看又一个周末就要到了,爸爸突发奇想,想到邀请“皮皮”去“阿里巴巴溜冰场”一起娱乐娱乐。那天晚上,爸爸就在他的博客上留言,给他发送了邀请,我原以为他的家长肯定让他复习,但他的家人还真的同意了呢,他在博客里说,他也要带他的妹妹储泠泠来溜冰呢!我当时很好奇,就像“皮皮”博客里说的那样,我也好想快快地跳过今天,飞到明天去看看网络博友的真面貌,看看他的技术到底有多么高超!

(二)

星期天下午,一点.......一点半.......“约会”的时间终于来到了,我穿上溜冰鞋,在爸爸的搀扶下下了楼梯,就轻松地滑着去溜冰场。爸爸跑着追上我,先去里面看了看,没有发现“皮皮”的身影,我只好无奈地站着等他。“快看,来了,来了!”爸爸比我还兴奋地喊着,我抬头望去,只认出了瘦小的储泠泠,身后一个比他高大的男孩难道就是博友“皮皮”?我迟迟不肯相信,他们身上滑冰用具一应俱全,护膝呀,护腕呀,都可以在他们身上找到。只不过博客上“皮皮”头像上的可爱,已经在他身上找不到了。他们走进我,皮皮虽然不是那么天真可爱了,却别有一番风韵,显得很成熟。皮皮很害羞,也不敢第一个跟我搭话,还是储泠泠首先和我亲热起来,我吃惊地说:“只是滑冰,干嘛那么夸张,又带这,又带那的。”“不是以防万一嘛!”储泠泠笑了笑,推开我进去滑冰了。看着皮皮羞涩的面孔,我只好先说:“你就是那个‘皮皮’吧,我们也进去滑吧!”皮皮点点头,穿着溜冰鞋也进去了。爸爸给了老板钱,我难为情地站在滑冰场里,不想第一个迈开步伐。储泠泠她倒是处处起带头作用,带着“皮皮”滑去了。爸爸在我滑前叮嘱我:“记住要领,两只腿之间一定要减小间隔!”我哼了声,就去追赶他们了,储泠泠嘲笑我:“谢仪,你好慢哪,我都比你快!”我服气的问:“谁教你的,你练了多久?”她骄傲地说:“当然是我哥皮皮了,我可练了一年啊!你让他教你吧,我去帮你联系喽!”我想阻止她,却又滑不过她,只好随后赶到“皮皮”休息的地方。我发现,储泠泠是比我快,他哥哥不愧是他的师傅,比她又要快一百倍。我首先大方地说:“你叫什么名字?”储泠泠就抢着说:“储金乌!”“什么?皮筋猪?”我疑惑不解,竟然世界上有这等怪名字。“皮皮”自己也开始解释了,不过我怎么了也听不懂。我只好叫他皮筋猪,每次叫一声,“皮皮”就笑一声。

(三)

这时我们的友情故事就开始了,“皮皮”看着我滑冰的步伐,和储泠泠一起演示快速的,他说:“你怎么这样小步小步地迈呀,想快就只有像跑步那样大步地滑!”我心里很矛盾,因为爸爸教导我要小步小布地迈,否则两腿张开的距离太大了会又累又慢,可眼前“皮皮”却和爸爸说法正好相反,我到底相信谁?我只好稀里胡涂地滑去问爸爸。爸爸说:“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为何不去自己体会一下呢?不过我个人是建议步子小些的。”我把爸爸的回答告诉了“皮皮”,他也让我试一试。我按照“皮皮”的方法溜了几个来回,自己差点都被这个速度吓倒,原来“皮皮”哥哥的高招就在这呀!我问皮皮哥哥:“皮皮,照片上的是你吗?怎么一点都不像你呀?你的脸是椭圆的,上面的可爱的孩子却是圆的,叫我怎么相信?”皮皮哥哥嬉笑着说:“那是我八岁的照片啦,现在我都十一岁了,能一样吗?”我说:“你在一篇博文《期待星期天》中,说我急性子,对不对?告诉你吧,那邀请都是我爸发的,命令你回家就去改掉!”皮皮哥哥很尴尬,说:“共同进步的那句话不也是我爸说的吗!”我们沉默了一会儿,悟出了一个道理,我们异口同声地说:“大人就是爱管闲事,特别是小孩的事哦!”说罢,我们然后又去滑冰了。我对他说:“我们同学谢净玉滑冰可厉害看了我的题目,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网络既不是滑滑梯,也不是溜冰场,怎么能让人滑下来呢?让我慢慢给你解开这个谜底吧!

(一)

“皮皮”是我博客上的好朋友,一个性格开朗的小男孩,他刚满十一岁,是爸爸让我认识他的。爸爸第一次提起他时,我还以为是童话书上的那个“皮皮”呢!爸爸还经常让我看他的博客,从中我了解到他是一个幽默的人,他妹妹还恰好是我妈妈同事的女儿呢!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他也非常喜欢轮滑。

我最近正在认真地学轮滑,眼看又一个周末就要到了,爸爸突发奇想,想到邀请“皮皮”去“阿里巴巴溜冰场”一起娱乐娱乐。那天晚上,爸爸就在他的博客上留言,给他发送了邀请,我原以为他的家长肯定让他复习,但他的家人还真的同意了呢,他在博客里说,他也要带他的妹妹储泠泠来溜冰呢!我当时很好奇,就像“皮皮”博客里说的那样,我也好想快快地跳过今天,飞到明天去看看网络博友的真面貌,看看他的技术到底有多么高超!

(二)

星期天下午,一点.......一点半.......“约会”的时间终于来到了,我穿上溜冰鞋,在爸爸的搀扶下下了楼梯,就轻松地滑着去溜冰场。爸爸跑着追上我,先去里面看了看,没有发现“皮皮”的身影,我只好无奈地站着等他。“快看,来了,来了!”爸爸比我还兴奋地喊着,我抬头望去,只认出了瘦小的储泠泠,身后一个比他高大的男孩难道就是博友“皮皮”?我迟迟不肯相信,他们身上滑冰用具一应俱全,护膝呀,护腕呀,都可以在他们身上找到。只不过博客上“皮皮”头像上的可爱,已经在他身上找不到了。他们走进我,皮皮虽然不是那么天真可爱了,却别有一番风韵,显得很成熟。皮皮很害羞,也不敢第一个跟我搭话,还是储泠泠首先和我亲热起来,我吃惊地说:“只是滑冰,干嘛那么夸张,又带这,又带那的。”“不是以防万一嘛!”储泠泠笑了笑,推开我进去滑冰了。看着皮皮羞涩的面孔,我只好先说:“你就是那个‘皮皮’吧,我们也进去滑吧!”皮皮点点头,穿着溜冰鞋也进去了。爸爸给了老板钱,我难为情地站在滑冰场里,不想第一个迈开步伐。储泠泠她倒是处处起带头作用,带着“皮皮”滑去了。爸爸在我滑前叮嘱我:“记住要领,两只腿之间一定要减小间隔!”我哼了声,就去追赶他们了,储泠泠嘲笑我:“谢仪,你好慢哪,我都比你快!”我服气的问:“谁教你的,你练了多久?”她骄傲地说:“当然是我哥皮皮了,我可练了一年啊!你让他教你吧,我去帮你联系喽!”我想阻止她,却又滑不过她,只好随后赶到“皮皮”休息的地方。我发现,储泠泠是比我快,他哥哥不愧是他的师傅,比她又要快一百倍。我首先大方地说:“你叫什么名字?”储泠泠就抢着说:“储金乌!”“什么?皮筋猪?”我疑惑不解,竟然世界上有这等怪名字。“皮皮”自己也开始解释了,不过我怎么了也听不懂。我只好叫他皮筋猪,每次叫一声,“皮皮”就笑一声。

(三)

这时我们的友情故事就开始了,“皮皮”看着我滑冰的步伐,和储泠泠一起演示快速的,他说:“你怎么这样小步小步地迈呀,想快就只有像跑步那样大步地滑!”我心里很矛盾,因为爸爸教导我要小步小布地迈,否则两腿张开的距离太大了会又累又慢,可眼前“皮皮”却和爸爸说法正好相反,我到底相信谁?我只好稀里胡涂地滑去问爸爸。爸爸说:“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为何不去自己体会一下呢?不过我个人是建议步子小些的。”我把爸爸的回答告诉了“皮皮”,他也让我试一试。我按照“皮皮”的方法溜了几个来回,自己差点都被这个速度吓倒,原来“皮皮”哥哥的高招就在这呀!我问皮皮哥哥:“皮皮,照片上的是你吗?怎么一点都不像你呀?你的脸是椭圆的,上面的可爱的孩子却是圆的,叫我怎么相信?”皮皮哥哥嬉笑着说:“那是我八岁的照片啦,现在我都十一岁了,能一样吗?”我说:“你在一篇博文《期待星期天》中,说我急性子,对不对?告诉你吧,那邀请都是我爸发的,命令你回家就去改掉!”皮皮哥哥很尴尬,说:“共同进步的那句话不也是我爸说的吗!”我们沉默了一会儿,悟出了一个道理,我们异口同声地说:“大人就是爱管闲事,特别是小孩的事哦!”说罢,我们然后又去滑冰了。我对他说:“我们同学谢净玉滑冰可厉害看了我的题目,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网络既不是滑滑梯,也不是溜冰场,怎么能让人滑下来呢?让我慢慢给你解开这个谜底吧!

(一)

“皮皮”是我博客上的好朋友,一个性格开朗的小男孩,他刚满十一岁,是爸爸让我认识他的。爸爸第一次提起他时,我还以为是童话书上的那个“皮皮”呢!爸爸还经常让我看他的博客,从中我了解到他是一个幽默的人,他妹妹还恰好是我妈妈同事的女儿呢!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他也非常喜欢轮滑。

我最近正在认真地学轮滑,眼看又一个周末就要到了,爸爸突发奇想,想到邀请“皮皮”去“阿里巴巴溜冰场”一起娱乐娱乐。那天晚上,爸爸就在他的博客上留言,给他发送了邀请,我原以为他的家长肯定让他复习,但他的家人还真的同意了呢,他在博客里说,他也要带他的妹妹储泠泠来溜冰呢!我当时很好奇,就像“皮皮”博客里说的那样,我也好想快快地跳过今天,飞到明天去看看网络博友的真面貌,看看他的技术到底有多么高超!

(二)

星期天下午,一点.......一点半.......“约会”的时间终于来到了,我穿上溜冰鞋,在爸爸的搀扶下下了楼梯,就轻松地滑着去溜冰场。爸爸跑着追上我,先去里面看了看,没有发现“皮皮”的身影,我只好无奈地站着等他。“快看,来了,来了!”爸爸比我还兴奋地喊着,我抬头望去,只认出了瘦小的储泠泠,身后一个比他高大的男孩难道就是博友“皮皮”?我迟迟不肯相信,他们身上滑冰用具一应俱全,护膝呀,护腕呀,都可以在他们身上找到。只不过博客上“皮皮”头像上的可爱,已经在他身上找不到了。他们走进我,皮皮虽然不是那么天真可爱了,却别有一番风韵,显得很成熟。皮皮很害羞,也不敢第一个跟我搭话,还是储泠泠首先和我亲热起来,我吃惊地说:“只是滑冰,干嘛那么夸张,又带这,又带那的。”“不是以防万一嘛!”储泠泠笑了笑,推开我进去滑冰了。看着皮皮羞涩的面孔,我只好先说:“你就是那个‘皮皮’吧,我们也进去滑吧!”皮皮点点头,穿着溜冰鞋也进去了。爸爸给了老板钱,我难为情地站在滑冰场里,不想第一个迈开步伐。储泠泠她倒是处处起带头作用,带着“皮皮”滑去了。爸爸在我滑前叮嘱我:“记住要领,两只腿之间一定要减小间隔!”我哼了声,就去追赶他们了,储泠泠嘲笑我:“谢仪,你好慢哪,我都比你快!”我服气的问:“谁教你的,你练了多久?”她骄傲地说:“当然是我哥皮皮了,我可练了一年啊!你让他教你吧,我去帮你联系喽!”我想阻止她,却又滑不过她,只好随后赶到“皮皮”休息的地方。我发现,储泠泠是比我快,他哥哥不愧是他的师傅,比她又要快一百倍。我首先大方地说:“你叫什么名字?”储泠泠就抢着说:“储金乌!”“什么?皮筋猪?”我疑惑不解,竟然世界上有这等怪名字。“皮皮”自己也开始解释了,不过我怎么了也听不懂。我只好叫他皮筋猪,每次叫一声,“皮皮”就笑一声。

(三)

这时我们的友情故事就开始了,“皮皮”看着我滑冰的步伐,和储泠泠一起演示快速的,他说:“你怎么这样小步小步地迈呀,想快就只有像跑步那样大步地滑!”我心里很矛盾,因为爸爸教导我要小步小布地迈,否则两腿张开的距离太大了会又累又慢,可眼前“皮皮”却和爸爸说法正好相反,我到底相信谁?我只好稀里胡涂地滑去问爸爸。爸爸说:“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为何不去自己体会一下呢?不过我个人是建议步子小些的。”我把爸爸的回答告诉了“皮皮”,他也让我试一试。我按照“皮皮”的方法溜了几个来回,自己差点都被这个速度吓倒,原来“皮皮”哥哥的高招就在这呀!我问皮皮哥哥:“皮皮,照片上的是你吗?怎么一点都不像你呀?你的脸是椭圆的,上面的可爱的孩子却是圆的,叫我怎么相信?”皮皮哥哥嬉笑着说:“那是我八岁的照片啦,现在我都十一岁了,能一样吗?”我说:“你在一篇博文《期待星期天》中,说我急性子,对不对?告诉你吧,那邀请都是我爸发的,命令你回家就去改掉!”皮皮哥哥很尴尬,说:“共同进步的那句话不也是我爸说的吗!”我们沉默了一会儿,悟出了一个道理,我们异口同声地说:“大人就是爱管闲事,特别是小孩的事哦!”说罢,我们然后又去滑冰了。我对他说:“我们同学谢净玉滑冰可厉害看了我的题目,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网络既不是滑滑梯,也不是溜冰场,怎么能让人滑下来呢?让我慢慢给你解开这个谜底吧!

(一)

“皮皮”是我博客上的好朋友,一个性格开朗的小男孩,他刚满十一岁,是爸爸让我认识他的。爸爸第一次提起他时,我还以为是童话书上的那个“皮皮”呢!爸爸还经常让我看他的博客,从中我了解到他是一个幽默的人,他妹妹还恰好是我妈妈同事的女儿呢!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他也非常喜欢轮滑。

我最近正在认真地学轮滑,眼看又一个周末就要到了,爸爸突发奇想,想到邀请“皮皮”去“阿里巴巴溜冰场”一起娱乐娱乐。那天晚上,爸爸就在他的博客上留言,给他发送了邀请,我原以为他的家长肯定让他复习,但他的家人还真的同意了呢,他在博客里说,他也要带他的妹妹储泠泠来溜冰呢!我当时很好奇,就像“皮皮”博客里说的那样,我也好想快快地跳过今天,飞到明天去看看网络博友的真面貌,看看他的技术到底有多么高超!

(二)

星期天下午,一点.......一点半.......“约会”的时间终于来到了,我穿上溜冰鞋,在爸爸的搀扶下下了楼梯,就轻松地滑着去溜冰场。爸爸跑着追上我,先去里面看了看,没有发现“皮皮”的身影,我只好无奈地站着等他。“快看,来了,来了!”爸爸比我还兴奋地喊着,我抬头望去,只认出了瘦小的储泠泠,身后一个比他高大的男孩难道就是博友“皮皮”?我迟迟不肯相信,他们身上滑冰用具一应俱全,护膝呀,护腕呀,都可以在他们身上找到。只不过博客上“皮皮”头像上的可爱,已经在他身上找不到了。他们走进我,皮皮虽然不是那么天真可爱了,却别有一番风韵,显得很成熟。皮皮很害羞,也不敢第一个跟我搭话,还是储泠泠首先和我亲热起来,我吃惊地说:“只是滑冰,干嘛那么夸张,又带这,又带那的。”“不是以防万一嘛!”储泠泠笑了笑,推开我进去滑冰了。看着皮皮羞涩的面孔,我只好先说:“你就是那个‘皮皮’吧,我们也进去滑吧!”皮皮点点头,穿着溜冰鞋也进去了。爸爸给了老板钱,我难为情地站在滑冰场里,不想第一个迈开步伐。储泠泠她倒是处处起带头作用,带着“皮皮”滑去了。爸爸在我滑前叮嘱我:“记住要领,两只腿之间一定要减小间隔!”我哼了声,就去追赶他们了,储泠泠嘲笑我:“谢仪,你好慢哪,我都比你快!”我服气的问:“谁教你的,你练了多久?”她骄傲地说:“当然是我哥皮皮了,我可练了一年啊!你让他教你吧,我去帮你联系喽!”我想阻止她,却又滑不过她,只好随后赶到“皮皮”休息的地方。我发现,储泠泠是比我快,他哥哥不愧是他的师傅,比她又要快一百倍。我首先大方地说:“你叫什么名字?”储泠泠就抢着说:“储金乌!”“什么?皮筋猪?”我疑惑不解,竟然世界上有这等怪名字。“皮皮”自己也开始解释了,不过我怎么了也听不懂。我只好叫他皮筋猪,每次叫一声,“皮皮”就笑一声。

(三)

这时我们的友情故事就开始了,“皮皮”看着我滑冰的步伐,和储泠泠一起演示快速的,他说:“你怎么这样小步小步地迈呀,想快就只有像跑步那样大步地滑!”我心里很矛盾,因为爸爸教导我要小步小布地迈,否则两腿张开的距离太大了会又累又慢,可眼前“皮皮”却和爸爸说法正好相反,我到底相信谁?我只好稀里胡涂地滑去问爸爸。爸爸说:“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为何不去自己体会一下呢?不过我个人是建议步子小些的。”我把爸爸的回答告诉了“皮皮”,他也让我试一试。我按照“皮皮”的方法溜了几个来回,自己差点都被这个速度吓倒,原来“皮皮”哥哥的高招就在这呀!我问皮皮哥哥:“皮皮,照片上的是你吗?怎么一点都不像你呀?你的脸是椭圆的,上面的可爱的孩子却是圆的,叫我怎么相信?”皮皮哥哥嬉笑着说:“那是我八岁的照片啦,现在我都十一岁了,能一样吗?”我说:“你在一篇博文《期待星期天》中,说我急性子,对不对?告诉你吧,那邀请都是我爸发的,命令你回家就去改掉!”皮皮哥哥很尴尬,说:“共同进步的那句话不也是我爸说的吗!”我们沉默了一会儿,悟出了一个道理,我们异口同声地说:“大人就是爱管闲事,特别是小孩的事哦!”说罢,我们然后又去滑冰了。我对他说:“我们同学谢净玉滑冰可厉害看了我的题目,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网络既不是滑滑梯,也不是溜冰场,怎么能让人滑下来呢?让我慢慢给你解开这个谜底吧!

(一)

“皮皮”是我博客上的好朋友,一个性格开朗的小男孩,他刚满十一岁,是爸爸让我认识他的。爸爸第一次提起他时,我还以为是童话书上的那个“皮皮”呢!爸爸还经常让我看他的博客,从中我了解到他是一个幽默的人,他妹妹还恰好是我妈妈同事的女儿呢!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他也非常喜欢轮滑。

我最近正在认真地学轮滑,眼看又一个周末就要到了,爸爸突发奇想,想到邀请“皮皮”去“阿里巴巴溜冰场”一起娱乐娱乐。那天晚上,爸爸就在他的博客上留言,给他发送了邀请,我原以为他的家长肯定让他复习,但他的家人还真的同意了呢,他在博客里说,他也要带他的妹妹储泠泠来溜冰呢!我当时很好奇,就像“皮皮”博客里说的那样,我也好想快快地跳过今天,飞到明天去看看网络博友的真面貌,看看他的技术到底有多么高超!

(二)

星期天下午,一点.......一点半.......“约会”的时间终于来到了,我穿上溜冰鞋,在爸爸的搀扶下下了楼梯,就轻松地滑着去溜冰场。爸爸跑着追上我,先去里面看了看,没有发现“皮皮”的身影,我只好无奈地站着等他。“快看,来了,来了!”爸爸比我还兴奋地喊着,我抬头望去,只认出了瘦小的储泠泠,身后一个比他高大的男孩难道就是博友“皮皮”?我迟迟不肯相信,他们身上滑冰用具一应俱全,护膝呀,护腕呀,都可以在他们身上找到。只不过博客上“皮皮”头像上的可爱,已经在他身上找不到了。他们走进我,皮皮虽然不是那么天真可爱了,却别有一番风韵,显得很成熟。皮皮很害羞,也不敢第一个跟我搭话,还是储泠泠首先和我亲热起来,我吃惊地说:“只是滑冰,干嘛那么夸张,又带这,又带那的。”“不是以防万一嘛!”储泠泠笑了笑,推开我进去滑冰了。看着皮皮羞涩的面孔,我只好先说:“你就是那个‘皮皮’吧,我们也进去滑吧!”皮皮点点头,穿着溜冰鞋也进去了。爸爸给了老板钱,我难为情地站在滑冰场里,不想第一个迈开步伐。储泠泠她倒是处处起带头作用,带着“皮皮”滑去了。爸爸在我滑前叮嘱我:“记住要领,两只腿之间一定要减小间隔!”我哼了声,就去追赶他们了,储泠泠嘲笑我:“谢仪,你好慢哪,我都比你快!”我服气的问:“谁教你的,你练了多久?”她骄傲地说:“当然是我哥皮皮了,我可练了一年啊!你让他教你吧,我去帮你联系喽!”我想阻止她,却又滑不过她,只好随后赶到“皮皮”休息的地方。我发现,储泠泠是比我快,他哥哥不愧是他的师傅,比她又要快一百倍。我首先大方地说:“你叫什么名字?”储泠泠就抢着说:“储金乌!”“什么?皮筋猪?”我疑惑不解,竟然世界上有这等怪名字。“皮皮”自己也开始解释了,不过我怎么了也听不懂。我只好叫他皮筋猪,每次叫一声,“皮皮”就笑一声。

(三)

这时我们的友情故事就开始了,“皮皮”看着我滑冰的步伐,和储泠泠一起演示快速的,他说:“你怎么这样小步小步地迈呀,想快就只有像跑步那样大步地滑!”我心里很矛盾,因为爸爸教导我要小步小布地迈,否则两腿张开的距离太大了会又累又慢,可眼前“皮皮”却和爸爸说法正好相反,我到底相信谁?我只好稀里胡涂地滑去问爸爸。爸爸说:“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为何不去自己体会一下呢?不过我个人是建议步子小些的。”我把爸爸的回答告诉了“皮皮”,他也让我试一试。我按照“皮皮”的方法溜了几个来回,自己差点都被这个速度吓倒,原来“皮皮”哥哥的高招就在这呀!我问皮皮哥哥:“皮皮,照片上的是你吗?怎么一点都不像你呀?你的脸是椭圆的,上面的可爱的孩子却是圆的,叫我怎么相信?”皮皮哥哥嬉笑着说:“那是我八岁的照片啦,现在我都十一岁了,能一样吗?”我说:“你在一篇博文《期待星期天》中,说我急性子,对不对?告诉你吧,那邀请都是我爸发的,命令你回家就去改掉!”皮皮哥哥很尴尬,说:“共同进步的那句话不也是我爸说的吗!”我们沉默了一会儿,悟出了一个道理,我们异口同声地说:“大人就是爱管闲事,特别是小孩的事哦!”说罢,我们然后又去滑冰了。我对他说:“我们同学谢净玉滑冰可厉害看了我的题目,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网络既不是滑滑梯,也不是溜冰场,怎么能让人滑下来呢?让我慢慢给你解开这个谜底吧!

(一)

“皮皮”是我博客上的好朋友,一个性格开朗的小男孩,他刚满十一岁,是爸爸让我认识他的。爸爸第一次提起他时,我还以为是童话书上的那个“皮皮”呢!爸爸还经常让我看他的博客,从中我了解到他是一个幽默的人,他妹妹还恰好是我妈妈同事的女儿呢!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他也非常喜欢轮滑。

我最近正在认真地学轮滑,眼看又一个周末就要到了,爸爸突发奇想,想到邀请“皮皮”去“阿里巴巴溜冰场”一起娱乐娱乐。那天晚上,爸爸就在他的博客上留言,给他发送了邀请,我原以为他的家长肯定让他复习,但他的家人还真的同意了呢,他在博客里说,他也要带他的妹妹储泠泠来溜冰呢!我当时很好奇,就像“皮皮”博客里说的那样,我也好想快快地跳过今天,飞到明天去看看网络博友的真面貌,看看他的技术到底有多么高超!

(二)

星期天下午,一点.......一点半.......“约会”的时间终于来到了,我穿上溜冰鞋,在爸爸的搀扶下下了楼梯,就轻松地滑着去溜冰场。爸爸跑着追上我,先去里面看了看,没有发现“皮皮”的身影,我只好无奈地站着等他。“快看,来了,来了!”爸爸比我还兴奋地喊着,我抬头望去,只认出了瘦小的储泠泠,身后一个比他高大的男孩难道就是博友“皮皮”?我迟迟不肯相信,他们身上滑冰用具一应俱全,护膝呀,护腕呀,都可以在他们身上找到。只不过博客上“皮皮”头像上的可爱,已经在他身上找不到了。他们走进我,皮皮虽然不是那么天真可爱了,却别有一番风韵,显得很成熟。皮皮很害羞,也不敢第一个跟我搭话,还是储泠泠首先和我亲热起来,我吃惊地说:“只是滑冰,干嘛那么夸张,又带这,又带那的。”“不是以防万一嘛!”储泠泠笑了笑,推开我进去滑冰了。看着皮皮羞涩的面孔,我只好先说:“你就是那个‘皮皮’吧,我们也进去滑吧!”皮皮点点头,穿着溜冰鞋也进去了。爸爸给了老板钱,我难为情地站在滑冰场里,不想第一个迈开步伐。储泠泠她倒是处处起带头作用,带着“皮皮”滑去了。爸爸在我滑前叮嘱我:“记住要领,两只腿之间一定要减小间隔!”我哼了声,就去追赶他们了,储泠泠嘲笑我:“谢仪,你好慢哪,我都比你快!”我服气的问:“谁教你的,你练了多久?”她骄傲地说:“当然是我哥皮皮了,我可练了一年啊!你让他教你吧,我去帮你联系喽!”我想阻止她,却又滑不过她,只好随后赶到“皮皮”休息的地方。我发现,储泠泠是比我快,他哥哥不愧是他的师傅,比她又要快一百倍。我首先大方地说:“你叫什么名字?”储泠泠就抢着说:“储金乌!”“什么?皮筋猪?”我疑惑不解,竟然世界上有这等怪名字。“皮皮”自己也开始解释了,不过我怎么了也听不懂。我只好叫他皮筋猪,每次叫一声,“皮皮”就笑一声。

(三)

这时我们的友情故事就开始了,“皮皮”看着我滑冰的步伐,和储泠泠一起演示快速的,他说:“你怎么这样小步小步地迈呀,想快就只有像跑步那样大步地滑!”我心里很矛盾,因为爸爸教导我要小步小布地迈,否则两腿张开的距离太大了会又累又慢,可眼前“皮皮”却和爸爸说法正好相反,我到底相信谁?我只好稀里胡涂地滑去问爸爸。爸爸说:“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为何不去自己体会一下呢?不过我个人是建议步子小些的。”我把爸爸的回答告诉了“皮皮”,他也让我试一试。我按照“皮皮”的方法溜了几个来回,自己差点都被这个速度吓倒,原来“皮皮”哥哥的高招就在这呀!我问皮皮哥哥:“皮皮,照片上的是你吗?怎么一点都不像你呀?你的脸是椭圆的,上面的可爱的孩子却是圆的,叫我怎么相信?”皮皮哥哥嬉笑着说:“那是我八岁的照片啦,现在我都十一岁了,能一样吗?”我说:“你在一篇博文《期待星期天》中,说我急性子,对不对?告诉你吧,那邀请都是我爸发的,命令你回家就去改掉!”皮皮哥哥很尴尬,说:“共同进步的那句话不也是我爸说的吗!”我们沉默了一会儿,悟出了一个道理,我们异口同声地说:“大人就是爱管闲事,特别是小孩的事哦!”说罢,我们然后又去滑冰了。我对他说:“我们同学谢净玉滑冰可厉害

螃蟹将军

福建省厦门市滨东小学三年一班 陈大为

狗捉老鼠是多管闲事,可螃蟹捉老鼠那更是海底龙王――管得宽,可不管怎么说,这螃蟹将军在我家的确立了一大功了!

那是暑假的一天,吃过晚饭,妈妈把剩下的饭菜放在大桌上,就回房休息了。第二天一早,妈妈便在大厅唠叨着什么。我连忙走过去探个究竟,只听妈妈生气地说:“真是的,烦死人了,老鼠昨晚又光顾了我们家!你瞧!饭里全是老鼠屎,桌上还有脚印呢!这可是罪证!”妈妈像侦探一样分析给我听。

晚上,爸爸带回一袋螃蟹(共八只),要知道螃蟹是我最爱吃的哟!晚饭时我吃了两只大螃蟹。吃了五只,我们都回房了。

又一个早晨,我听见妈妈在大厅大喊着,莫不是又有老鼠了,我赶忙下楼,过去一看,发现地上爬满了螃蟹,于是,我便和妈妈开展了一场捡螃蟹比赛。我仔细寻找着,想发现漏网之“蟹”,好超过妈妈。嘿,还真有一只大螃蟹,我三步并作两步一把抓住大螃蟹往我的篮子里放,再一看,妈呀!一只老鼠正被螃蟹夹着呢!吓得我猛地一甩手,把篮子里的螃蟹又弄翻了。妈妈说:“你这是干什么呀?”我吓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我才费了很大劲说出“老鼠”二字,妈妈看后高兴地说:“没想到,这螃蟹本事真大!”

中午,爸爸发现餐桌上没有了螃蟹,就问我:“小馋猫,螃蟹呢?”我笑着说:“螃蟹将军是大功臣,可不能吃呀!”爸爸直纳闷,于是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爸爸。爸爸高兴得大叫:“好妙的螃蟹将军!”

每当想起这件事,我总是乐得开怀大笑,原来螃蟹也能捉老鼠呀,真有趣!

指导教师 蔡彩燕

逍遥神厨

第一章(1)

繁华的伊峙镇。

几个男生嬉皮笑脸的把一个小女生堵在了死胡同里,脸上写满了“不良”两个字。其中一个男生说:“嘿嘿,小妹妹,你家里是这里有名的大住户,一定很有钱吧。”

小女孩被吓的脸苍白,她颤抖的音节像树叶上摇摇欲坠的露珠:“没、没有,你们放我回家吧。”

“马上就要新年了,你送我件礼物怎么样啊。最新的木陀螺给我买一个吧,哈哈。”

“你、你们放了我吧,我……”

现在小女孩最希望的是从天而降一个大侠一招秒杀这几个不良少年然后救她。但是,有可能吗?

“喂,我说你们几个家伙,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有种冲我来。”

胡同口站着一个少年。女孩梦想中的大侠出现了。

不良少年虎背熊腰,其中一个问:“你是谁?多管闲事小心我一掌打的你满地找牙。”

少年本来打算吓唬吓唬这几个家伙了事,但是没想到那几个家伙还真是纠缠上他了。少年的心咚咚的,好像心脏里在举办舞会。

几个少年嘀嘀咕咕一阵,其中一个挥拳冲了过去,少年用胳膊挡住了脸。完了,要被打死了。空气好像凝固,但是,痛的感觉迟迟没有袭击到少年身上的每一寸皮肤。

“怎么回事?”少年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事情让他大吃一惊。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站在胡同口,几个大男生被吓得像受惊的小鸟抖着身子,和刚才被威胁的小孩儿一样。原来被吓唬的不成样子的孩子倒是兴奋极了,完全没有了惧怕的感觉。

“你们……认识?”少年憋出了一句话。

“周羽裳姐姐,就是这几个坏蛋欺负我,别放了他们!”女孩对着被她称之为姐姐的少女说。

周羽裳?少年被吓坏了,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有了一种被保护的安全感。他是刚刚告别父母从家乡来这里的,早就听说这里有一户大人家,其中的小姐叫周羽裳,连续打击坏人几百次,被称为衙门的帮手捕快的助手所有人民的守护神。

“你们闹够了吗?”周羽裳问。

“够了……”男生们被吓的腿软得像被煮熟的面条。

“下次再让我看见一次,就小心了。”周羽裳捏住男生衣领的手关节在“嘎吱嘎吱”的响。几个男生吓得惊慌失措,像没头的苍蝇似的逃出了胡同,卷起了一阵烟尘。

女孩一蹦一跳的:“周羽裳姐姐,你怎么来了?”

羽裳的眼睛里出现了澄澈的光:“爸爸不放心你,叫我来看看。”

少年身体打着哆嗦,一步一步蹑手蹑脚的向胡同口移动着。

“姐姐,是个大哥哥救了我。”小女孩指着正在逃跑的少年。

羽裳回头,叫住了少年:“喂,你过来一下。”

完——了!仿佛一块巨大的石头砸中头部,少年的脸上出现了苦涩的表情:“我没欺负她。”

羽裳说:“我知道,我是来谢你的。”

“谢……我?”

“当然,要不是你保护小姐,恐怕现在小姐的安危就两说了。”

原来是这样,少年松了口气,摆出了江湖中的大侠风范——行侠仗义保护人民。“我先走了,不然又要被掌柜骂了。”

“你这个年纪,不好好读书出来干什么活?”

“我妈说了,让我出来闯闯。”

“那你有工作吗?”

“准确的说没有,我去花卷店也只是个学徒,平时帮忙打包花卷,买个柴米油盐一类的。”

羽裳有些同情这个少年了,她问:“我们家正好缺个厨子,你既然在花卷店干过,厨艺一定还不错吧,去我家里干活吧。”

喜从天降。这种事情少年做梦都没想过,去整个镇子里最大的人家干活!虽然只是炒个菜,洗个盘子,但是至少比工作一会儿丢一个好吧。但是少年最担心的是住宿问题:“你们这里包吃住吗?”

话刚刚问出去,少年自己就后悔了,这么好的机会他还挑剔。

羽裳一点也不生气:“当然包吃住,不过,我们那里的录用条件很高,你能不能通过就两说了。现在跟我回家吧,对了,你叫什么?”

少年报出名字:“蒋路尘。”

蒋路尘?羽裳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是总的是想不太清了:“快走。笨蛋,跟丢了可不管。”

周府。

“爸爸,我回来了。”羽裳敲开门。

羽裳爸爸说:“肯定又出去玩了吧。”

“羽裳姐姐才没有玩呢,她帮我赶跑了坏人,还带来了一个厨子。”

羽裳爸爸显然听不懂:“厨子?我有聘厨子吗?”

羽裳看见蒋路尘在花园里迷了路,赶紧趁这个机会对父亲说:“他是这里的一代神厨,我今天偶然遇上第一章(1)

繁华的伊峙镇。

几个男生嬉皮笑脸的把一个小女生堵在了死胡同里,脸上写满了“不良”两个字。其中一个男生说:“嘿嘿,小妹妹,你家里是这里有名的大住户,一定很有钱吧。”

小女孩被吓的脸苍白,她颤抖的音节像树叶上摇摇欲坠的露珠:“没、没有,你们放我回家吧。”

“马上就要新年了,你送我件礼物怎么样啊。最新的木陀螺给我买一个吧,哈哈。”

“你、你们放了我吧,我……”

现在小女孩最希望的是从天而降一个大侠一招秒杀这几个不良少年然后救她。但是,有可能吗?

“喂,我说你们几个家伙,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有种冲我来。”

胡同口站着一个少年。女孩梦想中的大侠出现了。

不良少年虎背熊腰,其中一个问:“你是谁?多管闲事小心我一掌打的你满地找牙。”

少年本来打算吓唬吓唬这几个家伙了事,但是没想到那几个家伙还真是纠缠上他了。少年的心咚咚的,好像心脏里在举办舞会。

几个少年嘀嘀咕咕一阵,其中一个挥拳冲了过去,少年用胳膊挡住了脸。完了,要被打死了。空气好像凝固,但是,痛的感觉迟迟没有袭击到少年身上的每一寸皮肤。

“怎么回事?”少年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事情让他大吃一惊。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站在胡同口,几个大男生被吓得像受惊的小鸟抖着身子,和刚才被威胁的小孩儿一样。原来被吓唬的不成样子的孩子倒是兴奋极了,完全没有了惧怕的感觉。

“你们……认识?”少年憋出了一句话。

“周羽裳姐姐,就是这几个坏蛋欺负我,别放了他们!”女孩对着被她称之为姐姐的少女说。

周羽裳?少年被吓坏了,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有了一种被保护的安全感。他是刚刚告别父母从家乡来这里的,早就听说这里有一户大人家,其中的小姐叫周羽裳,连续打击坏人几百次,被称为衙门的帮手捕快的助手所有人民的守护神。

“你们闹够了吗?”周羽裳问。

“够了……”男生们被吓的腿软得像被煮熟的面条。

“下次再让我看见一次,就小心了。”周羽裳捏住男生衣领的手关节在“嘎吱嘎吱”的响。几个男生吓得惊慌失措,像没头的苍蝇似的逃出了胡同,卷起了一阵烟尘。

女孩一蹦一跳的:“周羽裳姐姐,你怎么来了?”

羽裳的眼睛里出现了澄澈的光:“爸爸不放心你,叫我来看看。”

少年身体打着哆嗦,一步一步蹑手蹑脚的向胡同口移动着。

“姐姐,是个大哥哥救了我。”小女孩指着正在逃跑的少年。

羽裳回头,叫住了少年:“喂,你过来一下。”

完——了!仿佛一块巨大的石头砸中头部,少年的脸上出现了苦涩的表情:“我没欺负她。”

羽裳说:“我知道,我是来谢你的。”

“谢……我?”

“当然,要不是你保护小姐,恐怕现在小姐的安危就两说了。”

原来是这样,少年松了口气,摆出了江湖中的大侠风范——行侠仗义保护人民。“我先走了,不然又要被掌柜骂了。”

“你这个年纪,不好好读书出来干什么活?”

“我妈说了,让我出来闯闯。”

“那你有工作吗?”

“准确的说没有,我去花卷店也只是个学徒,平时帮忙打包花卷,买个柴米油盐一类的。”

羽裳有些同情这个少年了,她问:“我们家正好缺个厨子,你既然在花卷店干过,厨艺一定还不错吧,去我家里干活吧。”

喜从天降。这种事情少年做梦都没想过,去整个镇子里最大的人家干活!虽然只是炒个菜,洗个盘子,但是至少比工作一会儿丢一个好吧。但是少年最担心的是住宿问题:“你们这里包吃住吗?”

话刚刚问出去,少年自己就后悔了,这么好的机会他还挑剔。

羽裳一点也不生气:“当然包吃住,不过,我们那里的录用条件很高,你能不能通过就两说了。现在跟我回家吧,对了,你叫什么?”

少年报出名字:“蒋路尘。”

蒋路尘?羽裳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是总的是想不太清了:“快走。笨蛋,跟丢了可不管。”

周府。

“爸爸,我回来了。”羽裳敲开门。

羽裳爸爸说:“肯定又出去玩了吧。”

“羽裳姐姐才没有玩呢,她帮我赶跑了坏人,还带来了一个厨子。”

羽裳爸爸显然听不懂:“厨子?我有聘厨子吗?”

羽裳看见蒋路尘在花园里迷了路,赶紧趁这个机会对父亲说:“他是这里的一代神厨,我今天偶然遇上第一章(1)

繁华的伊峙镇。

几个男生嬉皮笑脸的把一个小女生堵在了死胡同里,脸上写满了“不良”两个字。其中一个男生说:“嘿嘿,小妹妹,你家里是这里有名的大住户,一定很有钱吧。”

小女孩被吓的脸苍白,她颤抖的音节像树叶上摇摇欲坠的露珠:“没、没有,你们放我回家吧。”

“马上就要新年了,你送我件礼物怎么样啊。最新的木陀螺给我买一个吧,哈哈。”

“你、你们放了我吧,我……”

现在小女孩最希望的是从天而降一个大侠一招秒杀这几个不良少年然后救她。但是,有可能吗?

“喂,我说你们几个家伙,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有种冲我来。”

胡同口站着一个少年。女孩梦想中的大侠出现了。

不良少年虎背熊腰,其中一个问:“你是谁?多管闲事小心我一掌打的你满地找牙。”

少年本来打算吓唬吓唬这几个家伙了事,但是没想到那几个家伙还真是纠缠上他了。少年的心咚咚的,好像心脏里在举办舞会。

几个少年嘀嘀咕咕一阵,其中一个挥拳冲了过去,少年用胳膊挡住了脸。完了,要被打死了。空气好像凝固,但是,痛的感觉迟迟没有袭击到少年身上的每一寸皮肤。

“怎么回事?”少年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事情让他大吃一惊。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站在胡同口,几个大男生被吓得像受惊的小鸟抖着身子,和刚才被威胁的小孩儿一样。原来被吓唬的不成样子的孩子倒是兴奋极了,完全没有了惧怕的感觉。

“你们……认识?”少年憋出了一句话。

“周羽裳姐姐,就是这几个坏蛋欺负我,别放了他们!”女孩对着被她称之为姐姐的少女说。

周羽裳?少年被吓坏了,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有了一种被保护的安全感。他是刚刚告别父母从家乡来这里的,早就听说这里有一户大人家,其中的小姐叫周羽裳,连续打击坏人几百次,被称为衙门的帮手捕快的助手所有人民的守护神。

“你们闹够了吗?”周羽裳问。

“够了……”男生们被吓的腿软得像被煮熟的面条。

“下次再让我看见一次,就小心了。”周羽裳捏住男生衣领的手关节在“嘎吱嘎吱”的响。几个男生吓得惊慌失措,像没头的苍蝇似的逃出了胡同,卷起了一阵烟尘。

女孩一蹦一跳的:“周羽裳姐姐,你怎么来了?”

羽裳的眼睛里出现了澄澈的光:“爸爸不放心你,叫我来看看。”

少年身体打着哆嗦,一步一步蹑手蹑脚的向胡同口移动着。

“姐姐,是个大哥哥救了我。”小女孩指着正在逃跑的少年。

羽裳回头,叫住了少年:“喂,你过来一下。”

完——了!仿佛一块巨大的石头砸中头部,少年的脸上出现了苦涩的表情:“我没欺负她。”

羽裳说:“我知道,我是来谢你的。”

“谢……我?”

“当然,要不是你保护小姐,恐怕现在小姐的安危就两说了。”

原来是这样,少年松了口气,摆出了江湖中的大侠风范——行侠仗义保护人民。“我先走了,不然又要被掌柜骂了。”

“你这个年纪,不好好读书出来干什么活?”

“我妈说了,让我出来闯闯。”

“那你有工作吗?”

“准确的说没有,我去花卷店也只是个学徒,平时帮忙打包花卷,买个柴米油盐一类的。”

羽裳有些同情这个少年了,她问:“我们家正好缺个厨子,你既然在花卷店干过,厨艺一定还不错吧,去我家里干活吧。”

喜从天降。这种事情少年做梦都没想过,去整个镇子里最大的人家干活!虽然只是炒个菜,洗个盘子,但是至少比工作一会儿丢一个好吧。但是少年最担心的是住宿问题:“你们这里包吃住吗?”

话刚刚问出去,少年自己就后悔了,这么好的机会他还挑剔。

羽裳一点也不生气:“当然包吃住,不过,我们那里的录用条件很高,你能不能通过就两说了。现在跟我回家吧,对了,你叫什么?”

少年报出名字:“蒋路尘。”

蒋路尘?羽裳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是总的是想不太清了:“快走。笨蛋,跟丢了可不管。”

周府。

“爸爸,我回来了。”羽裳敲开门。

羽裳爸爸说:“肯定又出去玩了吧。”

“羽裳姐姐才没有玩呢,她帮我赶跑了坏人,还带来了一个厨子。”

羽裳爸爸显然听不懂:“厨子?我有聘厨子吗?”

羽裳看见蒋路尘在花园里迷了路,赶紧趁这个机会对父亲说:“他是这里的一代神厨,我今天偶然遇上第一章(1)

繁华的伊峙镇。

几个男生嬉皮笑脸的把一个小女生堵在了死胡同里,脸上写满了“不良”两个字。其中一个男生说:“嘿嘿,小妹妹,你家里是这里有名的大住户,一定很有钱吧。”

小女孩被吓的脸苍白,她颤抖的音节像树叶上摇摇欲坠的露珠:“没、没有,你们放我回家吧。”

“马上就要新年了,你送我件礼物怎么样啊。最新的木陀螺给我买一个吧,哈哈。”

“你、你们放了我吧,我……”

现在小女孩最希望的是从天而降一个大侠一招秒杀这几个不良少年然后救她。但是,有可能吗?

“喂,我说你们几个家伙,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有种冲我来。”

胡同口站着一个少年。女孩梦想中的大侠出现了。

不良少年虎背熊腰,其中一个问:“你是谁?多管闲事小心我一掌打的你满地找牙。”

少年本来打算吓唬吓唬这几个家伙了事,但是没想到那几个家伙还真是纠缠上他了。少年的心咚咚的,好像心脏里在举办舞会。

几个少年嘀嘀咕咕一阵,其中一个挥拳冲了过去,少年用胳膊挡住了脸。完了,要被打死了。空气好像凝固,但是,痛的感觉迟迟没有袭击到少年身上的每一寸皮肤。

“怎么回事?”少年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事情让他大吃一惊。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站在胡同口,几个大男生被吓得像受惊的小鸟抖着身子,和刚才被威胁的小孩儿一样。原来被吓唬的不成样子的孩子倒是兴奋极了,完全没有了惧怕的感觉。

“你们……认识?”少年憋出了一句话。

“周羽裳姐姐,就是这几个坏蛋欺负我,别放了他们!”女孩对着被她称之为姐姐的少女说。

周羽裳?少年被吓坏了,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有了一种被保护的安全感。他是刚刚告别父母从家乡来这里的,早就听说这里有一户大人家,其中的小姐叫周羽裳,连续打击坏人几百次,被称为衙门的帮手捕快的助手所有人民的守护神。

“你们闹够了吗?”周羽裳问。

“够了……”男生们被吓的腿软得像被煮熟的面条。

“下次再让我看见一次,就小心了。”周羽裳捏住男生衣领的手关节在“嘎吱嘎吱”的响。几个男生吓得惊慌失措,像没头的苍蝇似的逃出了胡同,卷起了一阵烟尘。

女孩一蹦一跳的:“周羽裳姐姐,你怎么来了?”

羽裳的眼睛里出现了澄澈的光:“爸爸不放心你,叫我来看看。”

少年身体打着哆嗦,一步一步蹑手蹑脚的向胡同口移动着。

“姐姐,是个大哥哥救了我。”小女孩指着正在逃跑的少年。

羽裳回头,叫住了少年:“喂,你过来一下。”

完——了!仿佛一块巨大的石头砸中头部,少年的脸上出现了苦涩的表情:“我没欺负她。”

羽裳说:“我知道,我是来谢你的。”

“谢……我?”

“当然,要不是你保护小姐,恐怕现在小姐的安危就两说了。”

原来是这样,少年松了口气,摆出了江湖中的大侠风范——行侠仗义保护人民。“我先走了,不然又要被掌柜骂了。”

“你这个年纪,不好好读书出来干什么活?”

“我妈说了,让我出来闯闯。”

“那你有工作吗?”

“准确的说没有,我去花卷店也只是个学徒,平时帮忙打包花卷,买个柴米油盐一类的。”

羽裳有些同情这个少年了,她问:“我们家正好缺个厨子,你既然在花卷店干过,厨艺一定还不错吧,去我家里干活吧。”

喜从天降。这种事情少年做梦都没想过,去整个镇子里最大的人家干活!虽然只是炒个菜,洗个盘子,但是至少比工作一会儿丢一个好吧。但是少年最担心的是住宿问题:“你们这里包吃住吗?”

话刚刚问出去,少年自己就后悔了,这么好的机会他还挑剔。

羽裳一点也不生气:“当然包吃住,不过,我们那里的录用条件很高,你能不能通过就两说了。现在跟我回家吧,对了,你叫什么?”

少年报出名字:“蒋路尘。”

蒋路尘?羽裳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是总的是想不太清了:“快走。笨蛋,跟丢了可不管。”

周府。

“爸爸,我回来了。”羽裳敲开门。

羽裳爸爸说:“肯定又出去玩了吧。”

“羽裳姐姐才没有玩呢,她帮我赶跑了坏人,还带来了一个厨子。”

羽裳爸爸显然听不懂:“厨子?我有聘厨子吗?”

羽裳看见蒋路尘在花园里迷了路,赶紧趁这个机会对父亲说:“他是这里的一代神厨,我今天偶然遇上第一章(1)

繁华的伊峙镇。

几个男生嬉皮笑脸的把一个小女生堵在了死胡同里,脸上写满了“不良”两个字。其中一个男生说:“嘿嘿,小妹妹,你家里是这里有名的大住户,一定很有钱吧。”

小女孩被吓的脸苍白,她颤抖的音节像树叶上摇摇欲坠的露珠:“没、没有,你们放我回家吧。”

“马上就要新年了,你送我件礼物怎么样啊。最新的木陀螺给我买一个吧,哈哈。”

“你、你们放了我吧,我……”

现在小女孩最希望的是从天而降一个大侠一招秒杀这几个不良少年然后救她。但是,有可能吗?

“喂,我说你们几个家伙,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有种冲我来。”

胡同口站着一个少年。女孩梦想中的大侠出现了。

不良少年虎背熊腰,其中一个问:“你是谁?多管闲事小心我一掌打的你满地找牙。”

少年本来打算吓唬吓唬这几个家伙了事,但是没想到那几个家伙还真是纠缠上他了。少年的心咚咚的,好像心脏里在举办舞会。

几个少年嘀嘀咕咕一阵,其中一个挥拳冲了过去,少年用胳膊挡住了脸。完了,要被打死了。空气好像凝固,但是,痛的感觉迟迟没有袭击到少年身上的每一寸皮肤。

“怎么回事?”少年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事情让他大吃一惊。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站在胡同口,几个大男生被吓得像受惊的小鸟抖着身子,和刚才被威胁的小孩儿一样。原来被吓唬的不成样子的孩子倒是兴奋极了,完全没有了惧怕的感觉。

“你们……认识?”少年憋出了一句话。

“周羽裳姐姐,就是这几个坏蛋欺负我,别放了他们!”女孩对着被她称之为姐姐的少女说。

周羽裳?少年被吓坏了,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有了一种被保护的安全感。他是刚刚告别父母从家乡来这里的,早就听说这里有一户大人家,其中的小姐叫周羽裳,连续打击坏人几百次,被称为衙门的帮手捕快的助手所有人民的守护神。

“你们闹够了吗?”周羽裳问。

“够了……”男生们被吓的腿软得像被煮熟的面条。

“下次再让我看见一次,就小心了。”周羽裳捏住男生衣领的手关节在“嘎吱嘎吱”的响。几个男生吓得惊慌失措,像没头的苍蝇似的逃出了胡同,卷起了一阵烟尘。

女孩一蹦一跳的:“周羽裳姐姐,你怎么来了?”

羽裳的眼睛里出现了澄澈的光:“爸爸不放心你,叫我来看看。”

少年身体打着哆嗦,一步一步蹑手蹑脚的向胡同口移动着。

“姐姐,是个大哥哥救了我。”小女孩指着正在逃跑的少年。

羽裳回头,叫住了少年:“喂,你过来一下。”

完——了!仿佛一块巨大的石头砸中头部,少年的脸上出现了苦涩的表情:“我没欺负她。”

羽裳说:“我知道,我是来谢你的。”

“谢……我?”

“当然,要不是你保护小姐,恐怕现在小姐的安危就两说了。”

原来是这样,少年松了口气,摆出了江湖中的大侠风范——行侠仗义保护人民。“我先走了,不然又要被掌柜骂了。”

“你这个年纪,不好好读书出来干什么活?”

“我妈说了,让我出来闯闯。”

“那你有工作吗?”

“准确的说没有,我去花卷店也只是个学徒,平时帮忙打包花卷,买个柴米油盐一类的。”

羽裳有些同情这个少年了,她问:“我们家正好缺个厨子,你既然在花卷店干过,厨艺一定还不错吧,去我家里干活吧。”

喜从天降。这种事情少年做梦都没想过,去整个镇子里最大的人家干活!虽然只是炒个菜,洗个盘子,但是至少比工作一会儿丢一个好吧。但是少年最担心的是住宿问题:“你们这里包吃住吗?”

话刚刚问出去,少年自己就后悔了,这么好的机会他还挑剔。

羽裳一点也不生气:“当然包吃住,不过,我们那里的录用条件很高,你能不能通过就两说了。现在跟我回家吧,对了,你叫什么?”

少年报出名字:“蒋路尘。”

蒋路尘?羽裳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是总的是想不太清了:“快走。笨蛋,跟丢了可不管。”

周府。

“爸爸,我回来了。”羽裳敲开门。

羽裳爸爸说:“肯定又出去玩了吧。”

“羽裳姐姐才没有玩呢,她帮我赶跑了坏人,还带来了一个厨子。”

羽裳爸爸显然听不懂:“厨子?我有聘厨子吗?”

羽裳看见蒋路尘在花园里迷了路,赶紧趁这个机会对父亲说:“他是这里的一代神厨,我今天偶然遇上第一章(1)

繁华的伊峙镇。

几个男生嬉皮笑脸的把一个小女生堵在了死胡同里,脸上写满了“不良”两个字。其中一个男生说:“嘿嘿,小妹妹,你家里是这里有名的大住户,一定很有钱吧。”

小女孩被吓的脸苍白,她颤抖的音节像树叶上摇摇欲坠的露珠:“没、没有,你们放我回家吧。”

“马上就要新年了,你送我件礼物怎么样啊。最新的木陀螺给我买一个吧,哈哈。”

“你、你们放了我吧,我……”

现在小女孩最希望的是从天而降一个大侠一招秒杀这几个不良少年然后救她。但是,有可能吗?

“喂,我说你们几个家伙,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有种冲我来。”

胡同口站着一个少年。女孩梦想中的大侠出现了。

不良少年虎背熊腰,其中一个问:“你是谁?多管闲事小心我一掌打的你满地找牙。”

少年本来打算吓唬吓唬这几个家伙了事,但是没想到那几个家伙还真是纠缠上他了。少年的心咚咚的,好像心脏里在举办舞会。

几个少年嘀嘀咕咕一阵,其中一个挥拳冲了过去,少年用胳膊挡住了脸。完了,要被打死了。空气好像凝固,但是,痛的感觉迟迟没有袭击到少年身上的每一寸皮肤。

“怎么回事?”少年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事情让他大吃一惊。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站在胡同口,几个大男生被吓得像受惊的小鸟抖着身子,和刚才被威胁的小孩儿一样。原来被吓唬的不成样子的孩子倒是兴奋极了,完全没有了惧怕的感觉。

“你们……认识?”少年憋出了一句话。

“周羽裳姐姐,就是这几个坏蛋欺负我,别放了他们!”女孩对着被她称之为姐姐的少女说。

周羽裳?少年被吓坏了,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有了一种被保护的安全感。他是刚刚告别父母从家乡来这里的,早就听说这里有一户大人家,其中的小姐叫周羽裳,连续打击坏人几百次,被称为衙门的帮手捕快的助手所有人民的守护神。

“你们闹够了吗?”周羽裳问。

“够了……”男生们被吓的腿软得像被煮熟的面条。

“下次再让我看见一次,就小心了。”周羽裳捏住男生衣领的手关节在“嘎吱嘎吱”的响。几个男生吓得惊慌失措,像没头的苍蝇似的逃出了胡同,卷起了一阵烟尘。

女孩一蹦一跳的:“周羽裳姐姐,你怎么来了?”

羽裳的眼睛里出现了澄澈的光:“爸爸不放心你,叫我来看看。”

少年身体打着哆嗦,一步一步蹑手蹑脚的向胡同口移动着。

“姐姐,是个大哥哥救了我。”小女孩指着正在逃跑的少年。

羽裳回头,叫住了少年:“喂,你过来一下。”

完——了!仿佛一块巨大的石头砸中头部,少年的脸上出现了苦涩的表情:“我没欺负她。”

羽裳说:“我知道,我是来谢你的。”

“谢……我?”

“当然,要不是你保护小姐,恐怕现在小姐的安危就两说了。”

原来是这样,少年松了口气,摆出了江湖中的大侠风范——行侠仗义保护人民。“我先走了,不然又要被掌柜骂了。”

“你这个年纪,不好好读书出来干什么活?”

“我妈说了,让我出来闯闯。”

“那你有工作吗?”

“准确的说没有,我去花卷店也只是个学徒,平时帮忙打包花卷,买个柴米油盐一类的。”

羽裳有些同情这个少年了,她问:“我们家正好缺个厨子,你既然在花卷店干过,厨艺一定还不错吧,去我家里干活吧。”

喜从天降。这种事情少年做梦都没想过,去整个镇子里最大的人家干活!虽然只是炒个菜,洗个盘子,但是至少比工作一会儿丢一个好吧。但是少年最担心的是住宿问题:“你们这里包吃住吗?”

话刚刚问出去,少年自己就后悔了,这么好的机会他还挑剔。

羽裳一点也不生气:“当然包吃住,不过,我们那里的录用条件很高,你能不能通过就两说了。现在跟我回家吧,对了,你叫什么?”

少年报出名字:“蒋路尘。”

蒋路尘?羽裳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是总的是想不太清了:“快走。笨蛋,跟丢了可不管。”

周府。

“爸爸,我回来了。”羽裳敲开门。

羽裳爸爸说:“肯定又出去玩了吧。”

“羽裳姐姐才没有玩呢,她帮我赶跑了坏人,还带来了一个厨子。”

羽裳爸爸显然听不懂:“厨子?我有聘厨子吗?”

羽裳看见蒋路尘在花园里迷了路,赶紧趁这个机会对父亲说:“他是这里的一代神厨,我今天偶然遇上第一章(1)

繁华的伊峙镇。

几个男生嬉皮笑脸的把一个小女生堵在了死胡同里,脸上写满了“不良”两个字。其中一个男生说:“嘿嘿,小妹妹,你家里是这里有名的大住户,一定很有钱吧。”

小女孩被吓的脸苍白,她颤抖的音节像树叶上摇摇欲坠的露珠:“没、没有,你们放我回家吧。”

“马上就要新年了,你送我件礼物怎么样啊。最新的木陀螺给我买一个吧,哈哈。”

“你、你们放了我吧,我……”

现在小女孩最希望的是从天而降一个大侠一招秒杀这几个不良少年然后救她。但是,有可能吗?

“喂,我说你们几个家伙,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有种冲我来。”

胡同口站着一个少年。女孩梦想中的大侠出现了。

不良少年虎背熊腰,其中一个问:“你是谁?多管闲事小心我一掌打的你满地找牙。”

少年本来打算吓唬吓唬这几个家伙了事,但是没想到那几个家伙还真是纠缠上他了。少年的心咚咚的,好像心脏里在举办舞会。

几个少年嘀嘀咕咕一阵,其中一个挥拳冲了过去,少年用胳膊挡住了脸。完了,要被打死了。空气好像凝固,但是,痛的感觉迟迟没有袭击到少年身上的每一寸皮肤。

“怎么回事?”少年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事情让他大吃一惊。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站在胡同口,几个大男生被吓得像受惊的小鸟抖着身子,和刚才被威胁的小孩儿一样。原来被吓唬的不成样子的孩子倒是兴奋极了,完全没有了惧怕的感觉。

“你们……认识?”少年憋出了一句话。

“周羽裳姐姐,就是这几个坏蛋欺负我,别放了他们!”女孩对着被她称之为姐姐的少女说。

周羽裳?少年被吓坏了,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有了一种被保护的安全感。他是刚刚告别父母从家乡来这里的,早就听说这里有一户大人家,其中的小姐叫周羽裳,连续打击坏人几百次,被称为衙门的帮手捕快的助手所有人民的守护神。

“你们闹够了吗?”周羽裳问。

“够了……”男生们被吓的腿软得像被煮熟的面条。

“下次再让我看见一次,就小心了。”周羽裳捏住男生衣领的手关节在“嘎吱嘎吱”的响。几个男生吓得惊慌失措,像没头的苍蝇似的逃出了胡同,卷起了一阵烟尘。

女孩一蹦一跳的:“周羽裳姐姐,你怎么来了?”

羽裳的眼睛里出现了澄澈的光:“爸爸不放心你,叫我来看看。”

少年身体打着哆嗦,一步一步蹑手蹑脚的向胡同口移动着。

“姐姐,是个大哥哥救了我。”小女孩指着正在逃跑的少年。

羽裳回头,叫住了少年:“喂,你过来一下。”

完——了!仿佛一块巨大的石头砸中头部,少年的脸上出现了苦涩的表情:“我没欺负她。”

羽裳说:“我知道,我是来谢你的。”

“谢……我?”

“当然,要不是你保护小姐,恐怕现在小姐的安危就两说了。”

原来是这样,少年松了口气,摆出了江湖中的大侠风范——行侠仗义保护人民。“我先走了,不然又要被掌柜骂了。”

“你这个年纪,不好好读书出来干什么活?”

“我妈说了,让我出来闯闯。”

“那你有工作吗?”

“准确的说没有,我去花卷店也只是个学徒,平时帮忙打包花卷,买个柴米油盐一类的。”

羽裳有些同情这个少年了,她问:“我们家正好缺个厨子,你既然在花卷店干过,厨艺一定还不错吧,去我家里干活吧。”

喜从天降。这种事情少年做梦都没想过,去整个镇子里最大的人家干活!虽然只是炒个菜,洗个盘子,但是至少比工作一会儿丢一个好吧。但是少年最担心的是住宿问题:“你们这里包吃住吗?”

话刚刚问出去,少年自己就后悔了,这么好的机会他还挑剔。

羽裳一点也不生气:“当然包吃住,不过,我们那里的录用条件很高,你能不能通过就两说了。现在跟我回家吧,对了,你叫什么?”

少年报出名字:“蒋路尘。”

蒋路尘?羽裳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是总的是想不太清了:“快走。笨蛋,跟丢了可不管。”

周府。

“爸爸,我回来了。”羽裳敲开门。

羽裳爸爸说:“肯定又出去玩了吧。”

“羽裳姐姐才没有玩呢,她帮我赶跑了坏人,还带来了一个厨子。”

羽裳爸爸显然听不懂:“厨子?我有聘厨子吗?”

羽裳看见蒋路尘在花园里迷了路,赶紧趁这个机会对父亲说:“他是这里的一代神厨,我今天偶然遇上

英雄的湮灭(2)

她,一个弱小的女人早以昏倒在地。所有的人都看着我的行动。在人们的眼里我似乎不像他们想象中的英雄我轻轻的从地面抱起这个特殊的女人。像往常又不像往常,又好像很狼狈的从人群中湮灭。

后来,我才发现。我爱上了她。一个杀了她的父亲的人爱上了她。一个女人特殊的女人被一个杀父仇人爱上了。一段没有可能的缘份偏偏与我的生命搭上了线。我的生命也因此改变了。许久,许久我没有了名字。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开始遗忘掉我是个英雄。因为我爱上了一个女人。我把她带在了身边,因为我对她说:“要报仇,给你个机会,跟着我你随时可以下手。我不会杀你,我不杀女人。”

从此,英雄的的背后总是远远的跟着一个似乎与他有关系,而有看不出关系的人。时而远时而进的走着,没有人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也没有人知道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

某一天,我们山林里。我躲在树上掏鸟蛋。有一个声音对说:“上!”.我便躲开了。

一群山贱盯上了小芳。有些挑逗的对她说。“站住!认相的把钱交出来。”

“滚开!本小姐那些世面没见过,想吓唬我。”

“哟!小妞还挺倔的吗?我喜欢。”

身后的那帮喽罗也有些阴阴的说:“我们也喜欢!哈哈哈哈哈哈”便狂笑起来了。

“本小姐可不喜欢。”

“由不得你不喜欢。爷我喜欢就行了。”

小芳这时便拔腿就跑。我在树上看着差点笑了起来。

“上!兄弟们。今晚轮着上。”那个头子两手向前一扬,那帮喽罗便蜂拥而至。

忽然,一声树叶的躁动。我向下面放出了一大把树叶。一阵惨叫那些喽罗都倒地呻吟。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无名。无性。”我双手插胸前。

“井水不犯河水,这事与你何关。”

“无关”

“那你又何多管闲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狂笑。:“因为,我是她的仇人。”

“仇人?”

“对仇人。”

“你小子找死···”

“是吗?”我抽出了剑。

一个喽罗这时便在那个人的耳边耳语起来了,很小声但却逃不过我的耳朵:“老大,他他他,好像是传说中的酒剑阎罗---英雄。”

“什么?英···英雄。”

那个人这时便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其实吗?这个是误会。这个···这个···”

他还没说完我早以抱着小芳踏着空气飞走了。我早以走了好几步远了。如果是以前那我背后留下的将是一条尸体所铺成的路。但我不想在小芳的面前杀人。尤其是像他爹那样的。

她警告我说:“你别这么厚颜无耻,多管闲事。”她说完就走了。不过刚走几步就回来给了我一巴掌说:“警告你以后别碰我。”而我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我跟在她的后面看着那个走得似乎一身正气的人,脸上露出了微笑。

······

我爱上了她,因此我要给她最好的,我爱上了她因此我爱她的一切。

“给,这个瓶子给你。漂亮吗?”我有时会买给她一点小东西。我在不小心的时候听见别人说女人喜爱漂亮的好看的东西。

“啪”一声清响她从我的手中拿过瓶子就往地上摔,扭头就走。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摇摇头不知该这么办。我拍了拍头跟了上去。她每次摔东西的样子很好看我总是迷失在她那种表情中。渐渐的每当我在街上见到漂亮的而且还可以摔的东西就会毫不犹豫的买下。有一次我竟买了一个碗给她。她见到后笑着跑开了。还说:“幼稚”。

她喜爱去购物,我喜爱远远看她挑东西的样子。她有时会笑一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每当我见到开心我便会跟着笑笑。没有人知道我在笑什么。

我与小芳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过了一年了。她也不像当初那么排斥我了。而且有时候天气转凉的时候半夜里她会偷偷的为我盖上被子。对与一个生活在刀口上的我怎么会不察觉呢!而她会装作一副不再意的样子。有时我会幻想当初我没有杀死她的爸爸。或者,她的爸爸不是个危害一方的恶霸。那该多好啊!而事实并非是这样。当然我便只能每晚假装踢掉被子,光着身子睡觉。到了半夜就等着她来为我盖被子。不过有时小芳白天累了晚上睡死了。第二天,我便感冒了。

我很高兴她愿意跟我谈上几句话,虽然这种速度是非常缓慢的。有时好久也不愿意回答我半句话。等到她肯回答我了,我就变得静寂了。因为我与她之间始终有这一道不可磨灭的鸿沟。我的爱就是这样的爱。这样一种幼稚的爱,一种静静飘荡在漫漫岁月长河中的爱。虽然时光在一点一点的消磨着,它可以消磨她,一个弱小的女人早以昏倒在地。所有的人都看着我的行动。在人们的眼里我似乎不像他们想象中的英雄我轻轻的从地面抱起这个特殊的女人。像往常又不像往常,又好像很狼狈的从人群中湮灭。

后来,我才发现。我爱上了她。一个杀了她的父亲的人爱上了她。一个女人特殊的女人被一个杀父仇人爱上了。一段没有可能的缘份偏偏与我的生命搭上了线。我的生命也因此改变了。许久,许久我没有了名字。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开始遗忘掉我是个英雄。因为我爱上了一个女人。我把她带在了身边,因为我对她说:“要报仇,给你个机会,跟着我你随时可以下手。我不会杀你,我不杀女人。”

从此,英雄的的背后总是远远的跟着一个似乎与他有关系,而有看不出关系的人。时而远时而进的走着,没有人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也没有人知道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

某一天,我们山林里。我躲在树上掏鸟蛋。有一个声音对说:“上!”.我便躲开了。

一群山贱盯上了小芳。有些挑逗的对她说。“站住!认相的把钱交出来。”

“滚开!本小姐那些世面没见过,想吓唬我。”

“哟!小妞还挺倔的吗?我喜欢。”

身后的那帮喽罗也有些阴阴的说:“我们也喜欢!哈哈哈哈哈哈”便狂笑起来了。

“本小姐可不喜欢。”

“由不得你不喜欢。爷我喜欢就行了。”

小芳这时便拔腿就跑。我在树上看着差点笑了起来。

“上!兄弟们。今晚轮着上。”那个头子两手向前一扬,那帮喽罗便蜂拥而至。

忽然,一声树叶的躁动。我向下面放出了一大把树叶。一阵惨叫那些喽罗都倒地呻吟。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无名。无性。”我双手插胸前。

“井水不犯河水,这事与你何关。”

“无关”

“那你又何多管闲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狂笑。:“因为,我是她的仇人。”

“仇人?”

“对仇人。”

“你小子找死···”

“是吗?”我抽出了剑。

一个喽罗这时便在那个人的耳边耳语起来了,很小声但却逃不过我的耳朵:“老大,他他他,好像是传说中的酒剑阎罗---英雄。”

“什么?英···英雄。”

那个人这时便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其实吗?这个是误会。这个···这个···”

他还没说完我早以抱着小芳踏着空气飞走了。我早以走了好几步远了。如果是以前那我背后留下的将是一条尸体所铺成的路。但我不想在小芳的面前杀人。尤其是像他爹那样的。

她警告我说:“你别这么厚颜无耻,多管闲事。”她说完就走了。不过刚走几步就回来给了我一巴掌说:“警告你以后别碰我。”而我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我跟在她的后面看着那个走得似乎一身正气的人,脸上露出了微笑。

······

我爱上了她,因此我要给她最好的,我爱上了她因此我爱她的一切。

“给,这个瓶子给你。漂亮吗?”我有时会买给她一点小东西。我在不小心的时候听见别人说女人喜爱漂亮的好看的东西。

“啪”一声清响她从我的手中拿过瓶子就往地上摔,扭头就走。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摇摇头不知该这么办。我拍了拍头跟了上去。她每次摔东西的样子很好看我总是迷失在她那种表情中。渐渐的每当我在街上见到漂亮的而且还可以摔的东西就会毫不犹豫的买下。有一次我竟买了一个碗给她。她见到后笑着跑开了。还说:“幼稚”。

她喜爱去购物,我喜爱远远看她挑东西的样子。她有时会笑一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每当我见到开心我便会跟着笑笑。没有人知道我在笑什么。

我与小芳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过了一年了。她也不像当初那么排斥我了。而且有时候天气转凉的时候半夜里她会偷偷的为我盖上被子。对与一个生活在刀口上的我怎么会不察觉呢!而她会装作一副不再意的样子。有时我会幻想当初我没有杀死她的爸爸。或者,她的爸爸不是个危害一方的恶霸。那该多好啊!而事实并非是这样。当然我便只能每晚假装踢掉被子,光着身子睡觉。到了半夜就等着她来为我盖被子。不过有时小芳白天累了晚上睡死了。第二天,我便感冒了。

我很高兴她愿意跟我谈上几句话,虽然这种速度是非常缓慢的。有时好久也不愿意回答我半句话。等到她肯回答我了,我就变得静寂了。因为我与她之间始终有这一道不可磨灭的鸿沟。我的爱就是这样的爱。这样一种幼稚的爱,一种静静飘荡在漫漫岁月长河中的爱。虽然时光在一点一点的消磨着,它可以消磨她,一个弱小的女人早以昏倒在地。所有的人都看着我的行动。在人们的眼里我似乎不像他们想象中的英雄我轻轻的从地面抱起这个特殊的女人。像往常又不像往常,又好像很狼狈的从人群中湮灭。

后来,我才发现。我爱上了她。一个杀了她的父亲的人爱上了她。一个女人特殊的女人被一个杀父仇人爱上了。一段没有可能的缘份偏偏与我的生命搭上了线。我的生命也因此改变了。许久,许久我没有了名字。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开始遗忘掉我是个英雄。因为我爱上了一个女人。我把她带在了身边,因为我对她说:“要报仇,给你个机会,跟着我你随时可以下手。我不会杀你,我不杀女人。”

从此,英雄的的背后总是远远的跟着一个似乎与他有关系,而有看不出关系的人。时而远时而进的走着,没有人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也没有人知道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

某一天,我们山林里。我躲在树上掏鸟蛋。有一个声音对说:“上!”.我便躲开了。

一群山贱盯上了小芳。有些挑逗的对她说。“站住!认相的把钱交出来。”

“滚开!本小姐那些世面没见过,想吓唬我。”

“哟!小妞还挺倔的吗?我喜欢。”

身后的那帮喽罗也有些阴阴的说:“我们也喜欢!哈哈哈哈哈哈”便狂笑起来了。

“本小姐可不喜欢。”

“由不得你不喜欢。爷我喜欢就行了。”

小芳这时便拔腿就跑。我在树上看着差点笑了起来。

“上!兄弟们。今晚轮着上。”那个头子两手向前一扬,那帮喽罗便蜂拥而至。

忽然,一声树叶的躁动。我向下面放出了一大把树叶。一阵惨叫那些喽罗都倒地呻吟。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无名。无性。”我双手插胸前。

“井水不犯河水,这事与你何关。”

“无关”

“那你又何多管闲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狂笑。:“因为,我是她的仇人。”

“仇人?”

“对仇人。”

“你小子找死···”

“是吗?”我抽出了剑。

一个喽罗这时便在那个人的耳边耳语起来了,很小声但却逃不过我的耳朵:“老大,他他他,好像是传说中的酒剑阎罗---英雄。”

“什么?英···英雄。”

那个人这时便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其实吗?这个是误会。这个···这个···”

他还没说完我早以抱着小芳踏着空气飞走了。我早以走了好几步远了。如果是以前那我背后留下的将是一条尸体所铺成的路。但我不想在小芳的面前杀人。尤其是像他爹那样的。

她警告我说:“你别这么厚颜无耻,多管闲事。”她说完就走了。不过刚走几步就回来给了我一巴掌说:“警告你以后别碰我。”而我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我跟在她的后面看着那个走得似乎一身正气的人,脸上露出了微笑。

······

我爱上了她,因此我要给她最好的,我爱上了她因此我爱她的一切。

“给,这个瓶子给你。漂亮吗?”我有时会买给她一点小东西。我在不小心的时候听见别人说女人喜爱漂亮的好看的东西。

“啪”一声清响她从我的手中拿过瓶子就往地上摔,扭头就走。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摇摇头不知该这么办。我拍了拍头跟了上去。她每次摔东西的样子很好看我总是迷失在她那种表情中。渐渐的每当我在街上见到漂亮的而且还可以摔的东西就会毫不犹豫的买下。有一次我竟买了一个碗给她。她见到后笑着跑开了。还说:“幼稚”。

她喜爱去购物,我喜爱远远看她挑东西的样子。她有时会笑一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每当我见到开心我便会跟着笑笑。没有人知道我在笑什么。

我与小芳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过了一年了。她也不像当初那么排斥我了。而且有时候天气转凉的时候半夜里她会偷偷的为我盖上被子。对与一个生活在刀口上的我怎么会不察觉呢!而她会装作一副不再意的样子。有时我会幻想当初我没有杀死她的爸爸。或者,她的爸爸不是个危害一方的恶霸。那该多好啊!而事实并非是这样。当然我便只能每晚假装踢掉被子,光着身子睡觉。到了半夜就等着她来为我盖被子。不过有时小芳白天累了晚上睡死了。第二天,我便感冒了。

我很高兴她愿意跟我谈上几句话,虽然这种速度是非常缓慢的。有时好久也不愿意回答我半句话。等到她肯回答我了,我就变得静寂了。因为我与她之间始终有这一道不可磨灭的鸿沟。我的爱就是这样的爱。这样一种幼稚的爱,一种静静飘荡在漫漫岁月长河中的爱。虽然时光在一点一点的消磨着,它可以消磨她,一个弱小的女人早以昏倒在地。所有的人都看着我的行动。在人们的眼里我似乎不像他们想象中的英雄我轻轻的从地面抱起这个特殊的女人。像往常又不像往常,又好像很狼狈的从人群中湮灭。

后来,我才发现。我爱上了她。一个杀了她的父亲的人爱上了她。一个女人特殊的女人被一个杀父仇人爱上了。一段没有可能的缘份偏偏与我的生命搭上了线。我的生命也因此改变了。许久,许久我没有了名字。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开始遗忘掉我是个英雄。因为我爱上了一个女人。我把她带在了身边,因为我对她说:“要报仇,给你个机会,跟着我你随时可以下手。我不会杀你,我不杀女人。”

从此,英雄的的背后总是远远的跟着一个似乎与他有关系,而有看不出关系的人。时而远时而进的走着,没有人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也没有人知道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

某一天,我们山林里。我躲在树上掏鸟蛋。有一个声音对说:“上!”.我便躲开了。

一群山贱盯上了小芳。有些挑逗的对她说。“站住!认相的把钱交出来。”

“滚开!本小姐那些世面没见过,想吓唬我。”

“哟!小妞还挺倔的吗?我喜欢。”

身后的那帮喽罗也有些阴阴的说:“我们也喜欢!哈哈哈哈哈哈”便狂笑起来了。

“本小姐可不喜欢。”

“由不得你不喜欢。爷我喜欢就行了。”

小芳这时便拔腿就跑。我在树上看着差点笑了起来。

“上!兄弟们。今晚轮着上。”那个头子两手向前一扬,那帮喽罗便蜂拥而至。

忽然,一声树叶的躁动。我向下面放出了一大把树叶。一阵惨叫那些喽罗都倒地呻吟。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无名。无性。”我双手插胸前。

“井水不犯河水,这事与你何关。”

“无关”

“那你又何多管闲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狂笑。:“因为,我是她的仇人。”

“仇人?”

“对仇人。”

“你小子找死···”

“是吗?”我抽出了剑。

一个喽罗这时便在那个人的耳边耳语起来了,很小声但却逃不过我的耳朵:“老大,他他他,好像是传说中的酒剑阎罗---英雄。”

“什么?英···英雄。”

那个人这时便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其实吗?这个是误会。这个···这个···”

他还没说完我早以抱着小芳踏着空气飞走了。我早以走了好几步远了。如果是以前那我背后留下的将是一条尸体所铺成的路。但我不想在小芳的面前杀人。尤其是像他爹那样的。

她警告我说:“你别这么厚颜无耻,多管闲事。”她说完就走了。不过刚走几步就回来给了我一巴掌说:“警告你以后别碰我。”而我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我跟在她的后面看着那个走得似乎一身正气的人,脸上露出了微笑。

······

我爱上了她,因此我要给她最好的,我爱上了她因此我爱她的一切。

“给,这个瓶子给你。漂亮吗?”我有时会买给她一点小东西。我在不小心的时候听见别人说女人喜爱漂亮的好看的东西。

“啪”一声清响她从我的手中拿过瓶子就往地上摔,扭头就走。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摇摇头不知该这么办。我拍了拍头跟了上去。她每次摔东西的样子很好看我总是迷失在她那种表情中。渐渐的每当我在街上见到漂亮的而且还可以摔的东西就会毫不犹豫的买下。有一次我竟买了一个碗给她。她见到后笑着跑开了。还说:“幼稚”。

她喜爱去购物,我喜爱远远看她挑东西的样子。她有时会笑一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每当我见到开心我便会跟着笑笑。没有人知道我在笑什么。

我与小芳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过了一年了。她也不像当初那么排斥我了。而且有时候天气转凉的时候半夜里她会偷偷的为我盖上被子。对与一个生活在刀口上的我怎么会不察觉呢!而她会装作一副不再意的样子。有时我会幻想当初我没有杀死她的爸爸。或者,她的爸爸不是个危害一方的恶霸。那该多好啊!而事实并非是这样。当然我便只能每晚假装踢掉被子,光着身子睡觉。到了半夜就等着她来为我盖被子。不过有时小芳白天累了晚上睡死了。第二天,我便感冒了。

我很高兴她愿意跟我谈上几句话,虽然这种速度是非常缓慢的。有时好久也不愿意回答我半句话。等到她肯回答我了,我就变得静寂了。因为我与她之间始终有这一道不可磨灭的鸿沟。我的爱就是这样的爱。这样一种幼稚的爱,一种静静飘荡在漫漫岁月长河中的爱。虽然时光在一点一点的消磨着,它可以消磨她,一个弱小的女人早以昏倒在地。所有的人都看着我的行动。在人们的眼里我似乎不像他们想象中的英雄我轻轻的从地面抱起这个特殊的女人。像往常又不像往常,又好像很狼狈的从人群中湮灭。

后来,我才发现。我爱上了她。一个杀了她的父亲的人爱上了她。一个女人特殊的女人被一个杀父仇人爱上了。一段没有可能的缘份偏偏与我的生命搭上了线。我的生命也因此改变了。许久,许久我没有了名字。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开始遗忘掉我是个英雄。因为我爱上了一个女人。我把她带在了身边,因为我对她说:“要报仇,给你个机会,跟着我你随时可以下手。我不会杀你,我不杀女人。”

从此,英雄的的背后总是远远的跟着一个似乎与他有关系,而有看不出关系的人。时而远时而进的走着,没有人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也没有人知道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

某一天,我们山林里。我躲在树上掏鸟蛋。有一个声音对说:“上!”.我便躲开了。

一群山贱盯上了小芳。有些挑逗的对她说。“站住!认相的把钱交出来。”

“滚开!本小姐那些世面没见过,想吓唬我。”

“哟!小妞还挺倔的吗?我喜欢。”

身后的那帮喽罗也有些阴阴的说:“我们也喜欢!哈哈哈哈哈哈”便狂笑起来了。

“本小姐可不喜欢。”

“由不得你不喜欢。爷我喜欢就行了。”

小芳这时便拔腿就跑。我在树上看着差点笑了起来。

“上!兄弟们。今晚轮着上。”那个头子两手向前一扬,那帮喽罗便蜂拥而至。

忽然,一声树叶的躁动。我向下面放出了一大把树叶。一阵惨叫那些喽罗都倒地呻吟。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无名。无性。”我双手插胸前。

“井水不犯河水,这事与你何关。”

“无关”

“那你又何多管闲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狂笑。:“因为,我是她的仇人。”

“仇人?”

“对仇人。”

“你小子找死···”

“是吗?”我抽出了剑。

一个喽罗这时便在那个人的耳边耳语起来了,很小声但却逃不过我的耳朵:“老大,他他他,好像是传说中的酒剑阎罗---英雄。”

“什么?英···英雄。”

那个人这时便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其实吗?这个是误会。这个···这个···”

他还没说完我早以抱着小芳踏着空气飞走了。我早以走了好几步远了。如果是以前那我背后留下的将是一条尸体所铺成的路。但我不想在小芳的面前杀人。尤其是像他爹那样的。

她警告我说:“你别这么厚颜无耻,多管闲事。”她说完就走了。不过刚走几步就回来给了我一巴掌说:“警告你以后别碰我。”而我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我跟在她的后面看着那个走得似乎一身正气的人,脸上露出了微笑。

······

我爱上了她,因此我要给她最好的,我爱上了她因此我爱她的一切。

“给,这个瓶子给你。漂亮吗?”我有时会买给她一点小东西。我在不小心的时候听见别人说女人喜爱漂亮的好看的东西。

“啪”一声清响她从我的手中拿过瓶子就往地上摔,扭头就走。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摇摇头不知该这么办。我拍了拍头跟了上去。她每次摔东西的样子很好看我总是迷失在她那种表情中。渐渐的每当我在街上见到漂亮的而且还可以摔的东西就会毫不犹豫的买下。有一次我竟买了一个碗给她。她见到后笑着跑开了。还说:“幼稚”。

她喜爱去购物,我喜爱远远看她挑东西的样子。她有时会笑一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每当我见到开心我便会跟着笑笑。没有人知道我在笑什么。

我与小芳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过了一年了。她也不像当初那么排斥我了。而且有时候天气转凉的时候半夜里她会偷偷的为我盖上被子。对与一个生活在刀口上的我怎么会不察觉呢!而她会装作一副不再意的样子。有时我会幻想当初我没有杀死她的爸爸。或者,她的爸爸不是个危害一方的恶霸。那该多好啊!而事实并非是这样。当然我便只能每晚假装踢掉被子,光着身子睡觉。到了半夜就等着她来为我盖被子。不过有时小芳白天累了晚上睡死了。第二天,我便感冒了。

我很高兴她愿意跟我谈上几句话,虽然这种速度是非常缓慢的。有时好久也不愿意回答我半句话。等到她肯回答我了,我就变得静寂了。因为我与她之间始终有这一道不可磨灭的鸿沟。我的爱就是这样的爱。这样一种幼稚的爱,一种静静飘荡在漫漫岁月长河中的爱。虽然时光在一点一点的消磨着,它可以消磨她,一个弱小的女人早以昏倒在地。所有的人都看着我的行动。在人们的眼里我似乎不像他们想象中的英雄我轻轻的从地面抱起这个特殊的女人。像往常又不像往常,又好像很狼狈的从人群中湮灭。

后来,我才发现。我爱上了她。一个杀了她的父亲的人爱上了她。一个女人特殊的女人被一个杀父仇人爱上了。一段没有可能的缘份偏偏与我的生命搭上了线。我的生命也因此改变了。许久,许久我没有了名字。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开始遗忘掉我是个英雄。因为我爱上了一个女人。我把她带在了身边,因为我对她说:“要报仇,给你个机会,跟着我你随时可以下手。我不会杀你,我不杀女人。”

从此,英雄的的背后总是远远的跟着一个似乎与他有关系,而有看不出关系的人。时而远时而进的走着,没有人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也没有人知道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

某一天,我们山林里。我躲在树上掏鸟蛋。有一个声音对说:“上!”.我便躲开了。

一群山贱盯上了小芳。有些挑逗的对她说。“站住!认相的把钱交出来。”

“滚开!本小姐那些世面没见过,想吓唬我。”

“哟!小妞还挺倔的吗?我喜欢。”

身后的那帮喽罗也有些阴阴的说:“我们也喜欢!哈哈哈哈哈哈”便狂笑起来了。

“本小姐可不喜欢。”

“由不得你不喜欢。爷我喜欢就行了。”

小芳这时便拔腿就跑。我在树上看着差点笑了起来。

“上!兄弟们。今晚轮着上。”那个头子两手向前一扬,那帮喽罗便蜂拥而至。

忽然,一声树叶的躁动。我向下面放出了一大把树叶。一阵惨叫那些喽罗都倒地呻吟。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无名。无性。”我双手插胸前。

“井水不犯河水,这事与你何关。”

“无关”

“那你又何多管闲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狂笑。:“因为,我是她的仇人。”

“仇人?”

“对仇人。”

“你小子找死···”

“是吗?”我抽出了剑。

一个喽罗这时便在那个人的耳边耳语起来了,很小声但却逃不过我的耳朵:“老大,他他他,好像是传说中的酒剑阎罗---英雄。”

“什么?英···英雄。”

那个人这时便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其实吗?这个是误会。这个···这个···”

他还没说完我早以抱着小芳踏着空气飞走了。我早以走了好几步远了。如果是以前那我背后留下的将是一条尸体所铺成的路。但我不想在小芳的面前杀人。尤其是像他爹那样的。

她警告我说:“你别这么厚颜无耻,多管闲事。”她说完就走了。不过刚走几步就回来给了我一巴掌说:“警告你以后别碰我。”而我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我跟在她的后面看着那个走得似乎一身正气的人,脸上露出了微笑。

······

我爱上了她,因此我要给她最好的,我爱上了她因此我爱她的一切。

“给,这个瓶子给你。漂亮吗?”我有时会买给她一点小东西。我在不小心的时候听见别人说女人喜爱漂亮的好看的东西。

“啪”一声清响她从我的手中拿过瓶子就往地上摔,扭头就走。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摇摇头不知该这么办。我拍了拍头跟了上去。她每次摔东西的样子很好看我总是迷失在她那种表情中。渐渐的每当我在街上见到漂亮的而且还可以摔的东西就会毫不犹豫的买下。有一次我竟买了一个碗给她。她见到后笑着跑开了。还说:“幼稚”。

她喜爱去购物,我喜爱远远看她挑东西的样子。她有时会笑一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每当我见到开心我便会跟着笑笑。没有人知道我在笑什么。

我与小芳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过了一年了。她也不像当初那么排斥我了。而且有时候天气转凉的时候半夜里她会偷偷的为我盖上被子。对与一个生活在刀口上的我怎么会不察觉呢!而她会装作一副不再意的样子。有时我会幻想当初我没有杀死她的爸爸。或者,她的爸爸不是个危害一方的恶霸。那该多好啊!而事实并非是这样。当然我便只能每晚假装踢掉被子,光着身子睡觉。到了半夜就等着她来为我盖被子。不过有时小芳白天累了晚上睡死了。第二天,我便感冒了。

我很高兴她愿意跟我谈上几句话,虽然这种速度是非常缓慢的。有时好久也不愿意回答我半句话。等到她肯回答我了,我就变得静寂了。因为我与她之间始终有这一道不可磨灭的鸿沟。我的爱就是这样的爱。这样一种幼稚的爱,一种静静飘荡在漫漫岁月长河中的爱。虽然时光在一点一点的消磨着,它可以消磨她,一个弱小的女人早以昏倒在地。所有的人都看着我的行动。在人们的眼里我似乎不像他们想象中的英雄我轻轻的从地面抱起这个特殊的女人。像往常又不像往常,又好像很狼狈的从人群中湮灭。

后来,我才发现。我爱上了她。一个杀了她的父亲的人爱上了她。一个女人特殊的女人被一个杀父仇人爱上了。一段没有可能的缘份偏偏与我的生命搭上了线。我的生命也因此改变了。许久,许久我没有了名字。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开始遗忘掉我是个英雄。因为我爱上了一个女人。我把她带在了身边,因为我对她说:“要报仇,给你个机会,跟着我你随时可以下手。我不会杀你,我不杀女人。”

从此,英雄的的背后总是远远的跟着一个似乎与他有关系,而有看不出关系的人。时而远时而进的走着,没有人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也没有人知道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

某一天,我们山林里。我躲在树上掏鸟蛋。有一个声音对说:“上!”.我便躲开了。

一群山贱盯上了小芳。有些挑逗的对她说。“站住!认相的把钱交出来。”

“滚开!本小姐那些世面没见过,想吓唬我。”

“哟!小妞还挺倔的吗?我喜欢。”

身后的那帮喽罗也有些阴阴的说:“我们也喜欢!哈哈哈哈哈哈”便狂笑起来了。

“本小姐可不喜欢。”

“由不得你不喜欢。爷我喜欢就行了。”

小芳这时便拔腿就跑。我在树上看着差点笑了起来。

“上!兄弟们。今晚轮着上。”那个头子两手向前一扬,那帮喽罗便蜂拥而至。

忽然,一声树叶的躁动。我向下面放出了一大把树叶。一阵惨叫那些喽罗都倒地呻吟。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无名。无性。”我双手插胸前。

“井水不犯河水,这事与你何关。”

“无关”

“那你又何多管闲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狂笑。:“因为,我是她的仇人。”

“仇人?”

“对仇人。”

“你小子找死···”

“是吗?”我抽出了剑。

一个喽罗这时便在那个人的耳边耳语起来了,很小声但却逃不过我的耳朵:“老大,他他他,好像是传说中的酒剑阎罗---英雄。”

“什么?英···英雄。”

那个人这时便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其实吗?这个是误会。这个···这个···”

他还没说完我早以抱着小芳踏着空气飞走了。我早以走了好几步远了。如果是以前那我背后留下的将是一条尸体所铺成的路。但我不想在小芳的面前杀人。尤其是像他爹那样的。

她警告我说:“你别这么厚颜无耻,多管闲事。”她说完就走了。不过刚走几步就回来给了我一巴掌说:“警告你以后别碰我。”而我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我跟在她的后面看着那个走得似乎一身正气的人,脸上露出了微笑。

······

我爱上了她,因此我要给她最好的,我爱上了她因此我爱她的一切。

“给,这个瓶子给你。漂亮吗?”我有时会买给她一点小东西。我在不小心的时候听见别人说女人喜爱漂亮的好看的东西。

“啪”一声清响她从我的手中拿过瓶子就往地上摔,扭头就走。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摇摇头不知该这么办。我拍了拍头跟了上去。她每次摔东西的样子很好看我总是迷失在她那种表情中。渐渐的每当我在街上见到漂亮的而且还可以摔的东西就会毫不犹豫的买下。有一次我竟买了一个碗给她。她见到后笑着跑开了。还说:“幼稚”。

她喜爱去购物,我喜爱远远看她挑东西的样子。她有时会笑一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每当我见到开心我便会跟着笑笑。没有人知道我在笑什么。

我与小芳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过了一年了。她也不像当初那么排斥我了。而且有时候天气转凉的时候半夜里她会偷偷的为我盖上被子。对与一个生活在刀口上的我怎么会不察觉呢!而她会装作一副不再意的样子。有时我会幻想当初我没有杀死她的爸爸。或者,她的爸爸不是个危害一方的恶霸。那该多好啊!而事实并非是这样。当然我便只能每晚假装踢掉被子,光着身子睡觉。到了半夜就等着她来为我盖被子。不过有时小芳白天累了晚上睡死了。第二天,我便感冒了。

我很高兴她愿意跟我谈上几句话,虽然这种速度是非常缓慢的。有时好久也不愿意回答我半句话。等到她肯回答我了,我就变得静寂了。因为我与她之间始终有这一道不可磨灭的鸿沟。我的爱就是这样的爱。这样一种幼稚的爱,一种静静飘荡在漫漫岁月长河中的爱。虽然时光在一点一点的消磨着,它可以消磨

往事掠影(第一章)

星空夏夜

月亮早在海龙他奶奶还没收工时就跑出来了,可天还不肯黑,星星也是稀稀拉拉的东一个西一个,等你一不注意,它又冒出来一个。可要仔细观察它们,却又像是晾在那儿,根本不会动。

天气可真热,躺在竹床上都冒汗。风也不知躲哪儿去了,要是能把风抓住让它一直对着我吹就好了。姐姐的 澡也该洗完了吧,怎么老不出来呢?大人们吃饭可真慢,海龙家在我们家后面那么多吃,可海龙都吃完了,爷爷却才端上碗,都怪他喜欢喝两盅酒。

“晴儿,你快出来呀,你看那天上的火烧云多好看啊,跟我们书上说的一样,又像这个又像那个。海龙,梦梦,你们也看啊,真的像烧起来了一样!“我无意间朝下面铺子的方向瞟了一眼,就发现了西边的天空真是太好看了,爷爷跟我说过,这是神仙在烧云做饭吃。

他们都不理我,这让我不高兴呢了。看什么火烧云嘛,有什么好看!哼!他们不理我,我等一下不让爷爷讲故事给他们听。

“爷爷,你快点啊,怎么还没吃完?快来给我打扇子,我都快被蚊子咬死了!“我灵机一动,想要爷爷吃快点。

“又调皮了,有蚊子不知道自己赶啊,爷爷正吃饭呢!来,我给你抹点烧酒就不会咬了。“奶奶可真喜欢管闲事。

“不,我不抹!“那烧酒抹在身上烧得痛,跟妈妈用竹枝条在身上抽过一样,我才不要抹呢!

“齐齐,来我们家吃龙虾吧,我海生哥下午钓的,快来,很好吃!“

是海龙在叫我,一定是他奶奶让他叫的,他奶奶可真好。但我不能去,不然妈妈又要骂了,说我不知道讲理,弄不好又要挨打了。

“我不吃,你快过来吧,我们抓蛤蟆去。我听到巷子里有好多蛤蟆在叫呢!“

“你过来呀,我们家龙儿还没洗澡呢,你来吃两只龙虾他就洗完了,再跟你一起去完。“

海龙他奶奶也叫我了,可我还是不能去。还是一个人去抓蛤蟆玩算了。昨天那只蛤蟆被藏在抽屉里被妈妈发现,今天可一定要藏好。我要把它养得跟爷爷讲的故事中那只蛤蟆一样大,跟竹篓子一样大,还要把它带到城里去跟我一起玩。还有多久就到城里去了呢?妈妈说下学期我们就要到城里去读书了,不知道城里有没有人跟我玩啊!

我拖着不知是爸爸还是爷爷的拖鞋来到巷子里,可是,哼!睇睇她家真是烦人,巷子又不是她们一家的,把巷子里都塞满了柴,这怎么去抓蛤蟆呀!睇睇也是最讨厌了,还没摸到她她就哭,她奶奶又糊涂,只知道说我们欺负她。

什么时候睇睇都站我后面了,我还不知道啊!张着个牛眼睛像要吃人似的,真是吓人,讨厌死了。

“齐齐,你干吗啊,是不是想偷我们家的柴?“

哼,她又叫我的名字,我比她高一辈,她奶奶都要她叫我叔叔的,还说我偷它她们家的柴,真气人?我把她推了一下,我就知道,她又会哭的,而且还要去找她奶奶。她奶奶是个糊涂婆,这是我亲耳听我奶奶说的。

我赶紧溜回了场里,坐在竹床上跟姐姐抢位置。姐姐是什么时候出来的,我还不知道。

“齐齐,你怎么又欺负我们家睇睇了啊?“

我一听到那糊涂婆的声音就赶紧溜走了,海龙这时一定洗完了澡,天上都出了好多星星了。

海龙可真羞,竟然还要他奶奶帮他洗澡,他奶奶还用手去擦他那儿呢!我在一旁看着咯咯直笑。可他爷爷却看出了我的心思,说什么我比他们家龙儿大两岁,当然就不用大人帮着洗了,等到明年他们家龙二也照样能自己洗澡了。他还说不准我笑。死老头,我不喜欢。

海龙终于洗完了,我跟着他一起到房了去换衣服。我说我又把睇睇弄哭了,说这话时我可神气呢!因为我们都讨厌她,他奶奶还说睇睇是个叫珠筒,一挨她就活叫鬼叫,叫我们别惹她。可我们就要惹。等海龙穿完衣服我们就到我家场里去了。

爸爸跟妈妈又出去玩去了,爷爷奶奶也都坐在场上了。还有那个糊涂婆和睇睇她爷爷也来了,她们家的场是土做的,就知道跑我们家场里来乘凉。哼,睇睇竟然睡在我们家的大竹床上在,我恨死她了。

“齐齐,你怎么又打我们家睇睇了啊?是不是看她爸爸妈妈都不在你就一直欺负她啊?“我们刚到场里那个糊涂婆就责问我。反正妈妈又不在这里,我才不怕呢!“我什么时候打了她啊,你问她看看我打她没有?““你没打她,那她为什么哭啊?你再打她,我就打你!“那糊涂婆鼓着个嘴,像只猪一样,真是好星空夏夜

月亮早在海龙他奶奶还没收工时就跑出来了,可天还不肯黑,星星也是稀稀拉拉的东一个西一个,等你一不注意,它又冒出来一个。可要仔细观察它们,却又像是晾在那儿,根本不会动。

天气可真热,躺在竹床上都冒汗。风也不知躲哪儿去了,要是能把风抓住让它一直对着我吹就好了。姐姐的 澡也该洗完了吧,怎么老不出来呢?大人们吃饭可真慢,海龙家在我们家后面那么多吃,可海龙都吃完了,爷爷却才端上碗,都怪他喜欢喝两盅酒。

“晴儿,你快出来呀,你看那天上的火烧云多好看啊,跟我们书上说的一样,又像这个又像那个。海龙,梦梦,你们也看啊,真的像烧起来了一样!“我无意间朝下面铺子的方向瞟了一眼,就发现了西边的天空真是太好看了,爷爷跟我说过,这是神仙在烧云做饭吃。

他们都不理我,这让我不高兴呢了。看什么火烧云嘛,有什么好看!哼!他们不理我,我等一下不让爷爷讲故事给他们听。

“爷爷,你快点啊,怎么还没吃完?快来给我打扇子,我都快被蚊子咬死了!“我灵机一动,想要爷爷吃快点。

“又调皮了,有蚊子不知道自己赶啊,爷爷正吃饭呢!来,我给你抹点烧酒就不会咬了。“奶奶可真喜欢管闲事。

“不,我不抹!“那烧酒抹在身上烧得痛,跟妈妈用竹枝条在身上抽过一样,我才不要抹呢!

“齐齐,来我们家吃龙虾吧,我海生哥下午钓的,快来,很好吃!“

是海龙在叫我,一定是他奶奶让他叫的,他奶奶可真好。但我不能去,不然妈妈又要骂了,说我不知道讲理,弄不好又要挨打了。

“我不吃,你快过来吧,我们抓蛤蟆去。我听到巷子里有好多蛤蟆在叫呢!“

“你过来呀,我们家龙儿还没洗澡呢,你来吃两只龙虾他就洗完了,再跟你一起去完。“

海龙他奶奶也叫我了,可我还是不能去。还是一个人去抓蛤蟆玩算了。昨天那只蛤蟆被藏在抽屉里被妈妈发现,今天可一定要藏好。我要把它养得跟爷爷讲的故事中那只蛤蟆一样大,跟竹篓子一样大,还要把它带到城里去跟我一起玩。还有多久就到城里去了呢?妈妈说下学期我们就要到城里去读书了,不知道城里有没有人跟我玩啊!

我拖着不知是爸爸还是爷爷的拖鞋来到巷子里,可是,哼!睇睇她家真是烦人,巷子又不是她们一家的,把巷子里都塞满了柴,这怎么去抓蛤蟆呀!睇睇也是最讨厌了,还没摸到她她就哭,她奶奶又糊涂,只知道说我们欺负她。

什么时候睇睇都站我后面了,我还不知道啊!张着个牛眼睛像要吃人似的,真是吓人,讨厌死了。

“齐齐,你干吗啊,是不是想偷我们家的柴?“

哼,她又叫我的名字,我比她高一辈,她奶奶都要她叫我叔叔的,还说我偷它她们家的柴,真气人?我把她推了一下,我就知道,她又会哭的,而且还要去找她奶奶。她奶奶是个糊涂婆,这是我亲耳听我奶奶说的。

我赶紧溜回了场里,坐在竹床上跟姐姐抢位置。姐姐是什么时候出来的,我还不知道。

“齐齐,你怎么又欺负我们家睇睇了啊?“

我一听到那糊涂婆的声音就赶紧溜走了,海龙这时一定洗完了澡,天上都出了好多星星了。

海龙可真羞,竟然还要他奶奶帮他洗澡,他奶奶还用手去擦他那儿呢!我在一旁看着咯咯直笑。可他爷爷却看出了我的心思,说什么我比他们家龙儿大两岁,当然就不用大人帮着洗了,等到明年他们家龙二也照样能自己洗澡了。他还说不准我笑。死老头,我不喜欢。

海龙终于洗完了,我跟着他一起到房了去换衣服。我说我又把睇睇弄哭了,说这话时我可神气呢!因为我们都讨厌她,他奶奶还说睇睇是个叫珠筒,一挨她就活叫鬼叫,叫我们别惹她。可我们就要惹。等海龙穿完衣服我们就到我家场里去了。

爸爸跟妈妈又出去玩去了,爷爷奶奶也都坐在场上了。还有那个糊涂婆和睇睇她爷爷也来了,她们家的场是土做的,就知道跑我们家场里来乘凉。哼,睇睇竟然睡在我们家的大竹床上在,我恨死她了。

“齐齐,你怎么又打我们家睇睇了啊?是不是看她爸爸妈妈都不在你就一直欺负她啊?“我们刚到场里那个糊涂婆就责问我。反正妈妈又不在这里,我才不怕呢!“我什么时候打了她啊,你问她看看我打她没有?““你没打她,那她为什么哭啊?你再打她,我就打你!“那糊涂婆鼓着个嘴,像只猪一样,真是好星空夏夜

月亮早在海龙他奶奶还没收工时就跑出来了,可天还不肯黑,星星也是稀稀拉拉的东一个西一个,等你一不注意,它又冒出来一个。可要仔细观察它们,却又像是晾在那儿,根本不会动。

天气可真热,躺在竹床上都冒汗。风也不知躲哪儿去了,要是能把风抓住让它一直对着我吹就好了。姐姐的 澡也该洗完了吧,怎么老不出来呢?大人们吃饭可真慢,海龙家在我们家后面那么多吃,可海龙都吃完了,爷爷却才端上碗,都怪他喜欢喝两盅酒。

“晴儿,你快出来呀,你看那天上的火烧云多好看啊,跟我们书上说的一样,又像这个又像那个。海龙,梦梦,你们也看啊,真的像烧起来了一样!“我无意间朝下面铺子的方向瞟了一眼,就发现了西边的天空真是太好看了,爷爷跟我说过,这是神仙在烧云做饭吃。

他们都不理我,这让我不高兴呢了。看什么火烧云嘛,有什么好看!哼!他们不理我,我等一下不让爷爷讲故事给他们听。

“爷爷,你快点啊,怎么还没吃完?快来给我打扇子,我都快被蚊子咬死了!“我灵机一动,想要爷爷吃快点。

“又调皮了,有蚊子不知道自己赶啊,爷爷正吃饭呢!来,我给你抹点烧酒就不会咬了。“奶奶可真喜欢管闲事。

“不,我不抹!“那烧酒抹在身上烧得痛,跟妈妈用竹枝条在身上抽过一样,我才不要抹呢!

“齐齐,来我们家吃龙虾吧,我海生哥下午钓的,快来,很好吃!“

是海龙在叫我,一定是他奶奶让他叫的,他奶奶可真好。但我不能去,不然妈妈又要骂了,说我不知道讲理,弄不好又要挨打了。

“我不吃,你快过来吧,我们抓蛤蟆去。我听到巷子里有好多蛤蟆在叫呢!“

“你过来呀,我们家龙儿还没洗澡呢,你来吃两只龙虾他就洗完了,再跟你一起去完。“

海龙他奶奶也叫我了,可我还是不能去。还是一个人去抓蛤蟆玩算了。昨天那只蛤蟆被藏在抽屉里被妈妈发现,今天可一定要藏好。我要把它养得跟爷爷讲的故事中那只蛤蟆一样大,跟竹篓子一样大,还要把它带到城里去跟我一起玩。还有多久就到城里去了呢?妈妈说下学期我们就要到城里去读书了,不知道城里有没有人跟我玩啊!

我拖着不知是爸爸还是爷爷的拖鞋来到巷子里,可是,哼!睇睇她家真是烦人,巷子又不是她们一家的,把巷子里都塞满了柴,这怎么去抓蛤蟆呀!睇睇也是最讨厌了,还没摸到她她就哭,她奶奶又糊涂,只知道说我们欺负她。

什么时候睇睇都站我后面了,我还不知道啊!张着个牛眼睛像要吃人似的,真是吓人,讨厌死了。

“齐齐,你干吗啊,是不是想偷我们家的柴?“

哼,她又叫我的名字,我比她高一辈,她奶奶都要她叫我叔叔的,还说我偷它她们家的柴,真气人?我把她推了一下,我就知道,她又会哭的,而且还要去找她奶奶。她奶奶是个糊涂婆,这是我亲耳听我奶奶说的。

我赶紧溜回了场里,坐在竹床上跟姐姐抢位置。姐姐是什么时候出来的,我还不知道。

“齐齐,你怎么又欺负我们家睇睇了啊?“

我一听到那糊涂婆的声音就赶紧溜走了,海龙这时一定洗完了澡,天上都出了好多星星了。

海龙可真羞,竟然还要他奶奶帮他洗澡,他奶奶还用手去擦他那儿呢!我在一旁看着咯咯直笑。可他爷爷却看出了我的心思,说什么我比他们家龙儿大两岁,当然就不用大人帮着洗了,等到明年他们家龙二也照样能自己洗澡了。他还说不准我笑。死老头,我不喜欢。

海龙终于洗完了,我跟着他一起到房了去换衣服。我说我又把睇睇弄哭了,说这话时我可神气呢!因为我们都讨厌她,他奶奶还说睇睇是个叫珠筒,一挨她就活叫鬼叫,叫我们别惹她。可我们就要惹。等海龙穿完衣服我们就到我家场里去了。

爸爸跟妈妈又出去玩去了,爷爷奶奶也都坐在场上了。还有那个糊涂婆和睇睇她爷爷也来了,她们家的场是土做的,就知道跑我们家场里来乘凉。哼,睇睇竟然睡在我们家的大竹床上在,我恨死她了。

“齐齐,你怎么又打我们家睇睇了啊?是不是看她爸爸妈妈都不在你就一直欺负她啊?“我们刚到场里那个糊涂婆就责问我。反正妈妈又不在这里,我才不怕呢!“我什么时候打了她啊,你问她看看我打她没有?““你没打她,那她为什么哭啊?你再打她,我就打你!“那糊涂婆鼓着个嘴,像只猪一样,真是好星空夏夜

月亮早在海龙他奶奶还没收工时就跑出来了,可天还不肯黑,星星也是稀稀拉拉的东一个西一个,等你一不注意,它又冒出来一个。可要仔细观察它们,却又像是晾在那儿,根本不会动。

天气可真热,躺在竹床上都冒汗。风也不知躲哪儿去了,要是能把风抓住让它一直对着我吹就好了。姐姐的 澡也该洗完了吧,怎么老不出来呢?大人们吃饭可真慢,海龙家在我们家后面那么多吃,可海龙都吃完了,爷爷却才端上碗,都怪他喜欢喝两盅酒。

“晴儿,你快出来呀,你看那天上的火烧云多好看啊,跟我们书上说的一样,又像这个又像那个。海龙,梦梦,你们也看啊,真的像烧起来了一样!“我无意间朝下面铺子的方向瞟了一眼,就发现了西边的天空真是太好看了,爷爷跟我说过,这是神仙在烧云做饭吃。

他们都不理我,这让我不高兴呢了。看什么火烧云嘛,有什么好看!哼!他们不理我,我等一下不让爷爷讲故事给他们听。

“爷爷,你快点啊,怎么还没吃完?快来给我打扇子,我都快被蚊子咬死了!“我灵机一动,想要爷爷吃快点。

“又调皮了,有蚊子不知道自己赶啊,爷爷正吃饭呢!来,我给你抹点烧酒就不会咬了。“奶奶可真喜欢管闲事。

“不,我不抹!“那烧酒抹在身上烧得痛,跟妈妈用竹枝条在身上抽过一样,我才不要抹呢!

“齐齐,来我们家吃龙虾吧,我海生哥下午钓的,快来,很好吃!“

是海龙在叫我,一定是他奶奶让他叫的,他奶奶可真好。但我不能去,不然妈妈又要骂了,说我不知道讲理,弄不好又要挨打了。

“我不吃,你快过来吧,我们抓蛤蟆去。我听到巷子里有好多蛤蟆在叫呢!“

“你过来呀,我们家龙儿还没洗澡呢,你来吃两只龙虾他就洗完了,再跟你一起去完。“

海龙他奶奶也叫我了,可我还是不能去。还是一个人去抓蛤蟆玩算了。昨天那只蛤蟆被藏在抽屉里被妈妈发现,今天可一定要藏好。我要把它养得跟爷爷讲的故事中那只蛤蟆一样大,跟竹篓子一样大,还要把它带到城里去跟我一起玩。还有多久就到城里去了呢?妈妈说下学期我们就要到城里去读书了,不知道城里有没有人跟我玩啊!

我拖着不知是爸爸还是爷爷的拖鞋来到巷子里,可是,哼!睇睇她家真是烦人,巷子又不是她们一家的,把巷子里都塞满了柴,这怎么去抓蛤蟆呀!睇睇也是最讨厌了,还没摸到她她就哭,她奶奶又糊涂,只知道说我们欺负她。

什么时候睇睇都站我后面了,我还不知道啊!张着个牛眼睛像要吃人似的,真是吓人,讨厌死了。

“齐齐,你干吗啊,是不是想偷我们家的柴?“

哼,她又叫我的名字,我比她高一辈,她奶奶都要她叫我叔叔的,还说我偷它她们家的柴,真气人?我把她推了一下,我就知道,她又会哭的,而且还要去找她奶奶。她奶奶是个糊涂婆,这是我亲耳听我奶奶说的。

我赶紧溜回了场里,坐在竹床上跟姐姐抢位置。姐姐是什么时候出来的,我还不知道。

“齐齐,你怎么又欺负我们家睇睇了啊?“

我一听到那糊涂婆的声音就赶紧溜走了,海龙这时一定洗完了澡,天上都出了好多星星了。

海龙可真羞,竟然还要他奶奶帮他洗澡,他奶奶还用手去擦他那儿呢!我在一旁看着咯咯直笑。可他爷爷却看出了我的心思,说什么我比他们家龙儿大两岁,当然就不用大人帮着洗了,等到明年他们家龙二也照样能自己洗澡了。他还说不准我笑。死老头,我不喜欢。

海龙终于洗完了,我跟着他一起到房了去换衣服。我说我又把睇睇弄哭了,说这话时我可神气呢!因为我们都讨厌她,他奶奶还说睇睇是个叫珠筒,一挨她就活叫鬼叫,叫我们别惹她。可我们就要惹。等海龙穿完衣服我们就到我家场里去了。

爸爸跟妈妈又出去玩去了,爷爷奶奶也都坐在场上了。还有那个糊涂婆和睇睇她爷爷也来了,她们家的场是土做的,就知道跑我们家场里来乘凉。哼,睇睇竟然睡在我们家的大竹床上在,我恨死她了。

“齐齐,你怎么又打我们家睇睇了啊?是不是看她爸爸妈妈都不在你就一直欺负她啊?“我们刚到场里那个糊涂婆就责问我。反正妈妈又不在这里,我才不怕呢!“我什么时候打了她啊,你问她看看我打她没有?““你没打她,那她为什么哭啊?你再打她,我就打你!“那糊涂婆鼓着个嘴,像只猪一样,真是好星空夏夜

月亮早在海龙他奶奶还没收工时就跑出来了,可天还不肯黑,星星也是稀稀拉拉的东一个西一个,等你一不注意,它又冒出来一个。可要仔细观察它们,却又像是晾在那儿,根本不会动。

天气可真热,躺在竹床上都冒汗。风也不知躲哪儿去了,要是能把风抓住让它一直对着我吹就好了。姐姐的 澡也该洗完了吧,怎么老不出来呢?大人们吃饭可真慢,海龙家在我们家后面那么多吃,可海龙都吃完了,爷爷却才端上碗,都怪他喜欢喝两盅酒。

“晴儿,你快出来呀,你看那天上的火烧云多好看啊,跟我们书上说的一样,又像这个又像那个。海龙,梦梦,你们也看啊,真的像烧起来了一样!“我无意间朝下面铺子的方向瞟了一眼,就发现了西边的天空真是太好看了,爷爷跟我说过,这是神仙在烧云做饭吃。

他们都不理我,这让我不高兴呢了。看什么火烧云嘛,有什么好看!哼!他们不理我,我等一下不让爷爷讲故事给他们听。

“爷爷,你快点啊,怎么还没吃完?快来给我打扇子,我都快被蚊子咬死了!“我灵机一动,想要爷爷吃快点。

“又调皮了,有蚊子不知道自己赶啊,爷爷正吃饭呢!来,我给你抹点烧酒就不会咬了。“奶奶可真喜欢管闲事。

“不,我不抹!“那烧酒抹在身上烧得痛,跟妈妈用竹枝条在身上抽过一样,我才不要抹呢!

“齐齐,来我们家吃龙虾吧,我海生哥下午钓的,快来,很好吃!“

是海龙在叫我,一定是他奶奶让他叫的,他奶奶可真好。但我不能去,不然妈妈又要骂了,说我不知道讲理,弄不好又要挨打了。

“我不吃,你快过来吧,我们抓蛤蟆去。我听到巷子里有好多蛤蟆在叫呢!“

“你过来呀,我们家龙儿还没洗澡呢,你来吃两只龙虾他就洗完了,再跟你一起去完。“

海龙他奶奶也叫我了,可我还是不能去。还是一个人去抓蛤蟆玩算了。昨天那只蛤蟆被藏在抽屉里被妈妈发现,今天可一定要藏好。我要把它养得跟爷爷讲的故事中那只蛤蟆一样大,跟竹篓子一样大,还要把它带到城里去跟我一起玩。还有多久就到城里去了呢?妈妈说下学期我们就要到城里去读书了,不知道城里有没有人跟我玩啊!

我拖着不知是爸爸还是爷爷的拖鞋来到巷子里,可是,哼!睇睇她家真是烦人,巷子又不是她们一家的,把巷子里都塞满了柴,这怎么去抓蛤蟆呀!睇睇也是最讨厌了,还没摸到她她就哭,她奶奶又糊涂,只知道说我们欺负她。

什么时候睇睇都站我后面了,我还不知道啊!张着个牛眼睛像要吃人似的,真是吓人,讨厌死了。

“齐齐,你干吗啊,是不是想偷我们家的柴?“

哼,她又叫我的名字,我比她高一辈,她奶奶都要她叫我叔叔的,还说我偷它她们家的柴,真气人?我把她推了一下,我就知道,她又会哭的,而且还要去找她奶奶。她奶奶是个糊涂婆,这是我亲耳听我奶奶说的。

我赶紧溜回了场里,坐在竹床上跟姐姐抢位置。姐姐是什么时候出来的,我还不知道。

“齐齐,你怎么又欺负我们家睇睇了啊?“

我一听到那糊涂婆的声音就赶紧溜走了,海龙这时一定洗完了澡,天上都出了好多星星了。

海龙可真羞,竟然还要他奶奶帮他洗澡,他奶奶还用手去擦他那儿呢!我在一旁看着咯咯直笑。可他爷爷却看出了我的心思,说什么我比他们家龙儿大两岁,当然就不用大人帮着洗了,等到明年他们家龙二也照样能自己洗澡了。他还说不准我笑。死老头,我不喜欢。

海龙终于洗完了,我跟着他一起到房了去换衣服。我说我又把睇睇弄哭了,说这话时我可神气呢!因为我们都讨厌她,他奶奶还说睇睇是个叫珠筒,一挨她就活叫鬼叫,叫我们别惹她。可我们就要惹。等海龙穿完衣服我们就到我家场里去了。

爸爸跟妈妈又出去玩去了,爷爷奶奶也都坐在场上了。还有那个糊涂婆和睇睇她爷爷也来了,她们家的场是土做的,就知道跑我们家场里来乘凉。哼,睇睇竟然睡在我们家的大竹床上在,我恨死她了。

“齐齐,你怎么又打我们家睇睇了啊?是不是看她爸爸妈妈都不在你就一直欺负她啊?“我们刚到场里那个糊涂婆就责问我。反正妈妈又不在这里,我才不怕呢!“我什么时候打了她啊,你问她看看我打她没有?““你没打她,那她为什么哭啊?你再打她,我就打你!“那糊涂婆鼓着个嘴,像只猪一样,真是好星空夏夜

月亮早在海龙他奶奶还没收工时就跑出来了,可天还不肯黑,星星也是稀稀拉拉的东一个西一个,等你一不注意,它又冒出来一个。可要仔细观察它们,却又像是晾在那儿,根本不会动。

天气可真热,躺在竹床上都冒汗。风也不知躲哪儿去了,要是能把风抓住让它一直对着我吹就好了。姐姐的 澡也该洗完了吧,怎么老不出来呢?大人们吃饭可真慢,海龙家在我们家后面那么多吃,可海龙都吃完了,爷爷却才端上碗,都怪他喜欢喝两盅酒。

“晴儿,你快出来呀,你看那天上的火烧云多好看啊,跟我们书上说的一样,又像这个又像那个。海龙,梦梦,你们也看啊,真的像烧起来了一样!“我无意间朝下面铺子的方向瞟了一眼,就发现了西边的天空真是太好看了,爷爷跟我说过,这是神仙在烧云做饭吃。

他们都不理我,这让我不高兴呢了。看什么火烧云嘛,有什么好看!哼!他们不理我,我等一下不让爷爷讲故事给他们听。

“爷爷,你快点啊,怎么还没吃完?快来给我打扇子,我都快被蚊子咬死了!“我灵机一动,想要爷爷吃快点。

“又调皮了,有蚊子不知道自己赶啊,爷爷正吃饭呢!来,我给你抹点烧酒就不会咬了。“奶奶可真喜欢管闲事。

“不,我不抹!“那烧酒抹在身上烧得痛,跟妈妈用竹枝条在身上抽过一样,我才不要抹呢!

“齐齐,来我们家吃龙虾吧,我海生哥下午钓的,快来,很好吃!“

是海龙在叫我,一定是他奶奶让他叫的,他奶奶可真好。但我不能去,不然妈妈又要骂了,说我不知道讲理,弄不好又要挨打了。

“我不吃,你快过来吧,我们抓蛤蟆去。我听到巷子里有好多蛤蟆在叫呢!“

“你过来呀,我们家龙儿还没洗澡呢,你来吃两只龙虾他就洗完了,再跟你一起去完。“

海龙他奶奶也叫我了,可我还是不能去。还是一个人去抓蛤蟆玩算了。昨天那只蛤蟆被藏在抽屉里被妈妈发现,今天可一定要藏好。我要把它养得跟爷爷讲的故事中那只蛤蟆一样大,跟竹篓子一样大,还要把它带到城里去跟我一起玩。还有多久就到城里去了呢?妈妈说下学期我们就要到城里去读书了,不知道城里有没有人跟我玩啊!

我拖着不知是爸爸还是爷爷的拖鞋来到巷子里,可是,哼!睇睇她家真是烦人,巷子又不是她们一家的,把巷子里都塞满了柴,这怎么去抓蛤蟆呀!睇睇也是最讨厌了,还没摸到她她就哭,她奶奶又糊涂,只知道说我们欺负她。

什么时候睇睇都站我后面了,我还不知道啊!张着个牛眼睛像要吃人似的,真是吓人,讨厌死了。

“齐齐,你干吗啊,是不是想偷我们家的柴?“

哼,她又叫我的名字,我比她高一辈,她奶奶都要她叫我叔叔的,还说我偷它她们家的柴,真气人?我把她推了一下,我就知道,她又会哭的,而且还要去找她奶奶。她奶奶是个糊涂婆,这是我亲耳听我奶奶说的。

我赶紧溜回了场里,坐在竹床上跟姐姐抢位置。姐姐是什么时候出来的,我还不知道。

“齐齐,你怎么又欺负我们家睇睇了啊?“

我一听到那糊涂婆的声音就赶紧溜走了,海龙这时一定洗完了澡,天上都出了好多星星了。

海龙可真羞,竟然还要他奶奶帮他洗澡,他奶奶还用手去擦他那儿呢!我在一旁看着咯咯直笑。可他爷爷却看出了我的心思,说什么我比他们家龙儿大两岁,当然就不用大人帮着洗了,等到明年他们家龙二也照样能自己洗澡了。他还说不准我笑。死老头,我不喜欢。

海龙终于洗完了,我跟着他一起到房了去换衣服。我说我又把睇睇弄哭了,说这话时我可神气呢!因为我们都讨厌她,他奶奶还说睇睇是个叫珠筒,一挨她就活叫鬼叫,叫我们别惹她。可我们就要惹。等海龙穿完衣服我们就到我家场里去了。

爸爸跟妈妈又出去玩去了,爷爷奶奶也都坐在场上了。还有那个糊涂婆和睇睇她爷爷也来了,她们家的场是土做的,就知道跑我们家场里来乘凉。哼,睇睇竟然睡在我们家的大竹床上在,我恨死她了。

“齐齐,你怎么又打我们家睇睇了啊?是不是看她爸爸妈妈都不在你就一直欺负她啊?“我们刚到场里那个糊涂婆就责问我。反正妈妈又不在这里,我才不怕呢!“我什么时候打了她啊,你问她看看我打她没有?““你没打她,那她为什么哭啊?你再打她,我就打你!“那糊涂婆鼓着个嘴,像只猪一样,真是好星空夏夜

月亮早在海龙他奶奶还没收工时就跑出来了,可天还不肯黑,星星也是稀稀拉拉的东一个西一个,等你一不注意,它又冒出来一个。可要仔细观察它们,却又像是晾在那儿,根本不会动。

天气可真热,躺在竹床上都冒汗。风也不知躲哪儿去了,要是能把风抓住让它一直对着我吹就好了。姐姐的 澡也该洗完了吧,怎么老不出来呢?大人们吃饭可真慢,海龙家在我们家后面那么多吃,可海龙都吃完了,爷爷却才端上碗,都怪他喜欢喝两盅酒。

“晴儿,你快出来呀,你看那天上的火烧云多好看啊,跟我们书上说的一样,又像这个又像那个。海龙,梦梦,你们也看啊,真的像烧起来了一样!“我无意间朝下面铺子的方向瞟了一眼,就发现了西边的天空真是太好看了,爷爷跟我说过,这是神仙在烧云做饭吃。

他们都不理我,这让我不高兴呢了。看什么火烧云嘛,有什么好看!哼!他们不理我,我等一下不让爷爷讲故事给他们听。

“爷爷,你快点啊,怎么还没吃完?快来给我打扇子,我都快被蚊子咬死了!“我灵机一动,想要爷爷吃快点。

“又调皮了,有蚊子不知道自己赶啊,爷爷正吃饭呢!来,我给你抹点烧酒就不会咬了。“奶奶可真喜欢管闲事。

“不,我不抹!“那烧酒抹在身上烧得痛,跟妈妈用竹枝条在身上抽过一样,我才不要抹呢!

“齐齐,来我们家吃龙虾吧,我海生哥下午钓的,快来,很好吃!“

是海龙在叫我,一定是他奶奶让他叫的,他奶奶可真好。但我不能去,不然妈妈又要骂了,说我不知道讲理,弄不好又要挨打了。

“我不吃,你快过来吧,我们抓蛤蟆去。我听到巷子里有好多蛤蟆在叫呢!“

“你过来呀,我们家龙儿还没洗澡呢,你来吃两只龙虾他就洗完了,再跟你一起去完。“

海龙他奶奶也叫我了,可我还是不能去。还是一个人去抓蛤蟆玩算了。昨天那只蛤蟆被藏在抽屉里被妈妈发现,今天可一定要藏好。我要把它养得跟爷爷讲的故事中那只蛤蟆一样大,跟竹篓子一样大,还要把它带到城里去跟我一起玩。还有多久就到城里去了呢?妈妈说下学期我们就要到城里去读书了,不知道城里有没有人跟我玩啊!

我拖着不知是爸爸还是爷爷的拖鞋来到巷子里,可是,哼!睇睇她家真是烦人,巷子又不是她们一家的,把巷子里都塞满了柴,这怎么去抓蛤蟆呀!睇睇也是最讨厌了,还没摸到她她就哭,她奶奶又糊涂,只知道说我们欺负她。

什么时候睇睇都站我后面了,我还不知道啊!张着个牛眼睛像要吃人似的,真是吓人,讨厌死了。

“齐齐,你干吗啊,是不是想偷我们家的柴?“

哼,她又叫我的名字,我比她高一辈,她奶奶都要她叫我叔叔的,还说我偷它她们家的柴,真气人?我把她推了一下,我就知道,她又会哭的,而且还要去找她奶奶。她奶奶是个糊涂婆,这是我亲耳听我奶奶说的。

我赶紧溜回了场里,坐在竹床上跟姐姐抢位置。姐姐是什么时候出来的,我还不知道。

“齐齐,你怎么又欺负我们家睇睇了啊?“

我一听到那糊涂婆的声音就赶紧溜走了,海龙这时一定洗完了澡,天上都出了好多星星了。

海龙可真羞,竟然还要他奶奶帮他洗澡,他奶奶还用手去擦他那儿呢!我在一旁看着咯咯直笑。可他爷爷却看出了我的心思,说什么我比他们家龙儿大两岁,当然就不用大人帮着洗了,等到明年他们家龙二也照样能自己洗澡了。他还说不准我笑。死老头,我不喜欢。

海龙终于洗完了,我跟着他一起到房了去换衣服。我说我又把睇睇弄哭了,说这话时我可神气呢!因为我们都讨厌她,他奶奶还说睇睇是个叫珠筒,一挨她就活叫鬼叫,叫我们别惹她。可我们就要惹。等海龙穿完衣服我们就到我家场里去了。

爸爸跟妈妈又出去玩去了,爷爷奶奶也都坐在场上了。还有那个糊涂婆和睇睇她爷爷也来了,她们家的场是土做的,就知道跑我们家场里来乘凉。哼,睇睇竟然睡在我们家的大竹床上在,我恨死她了。

“齐齐,你怎么又打我们家睇睇了啊?是不是看她爸爸妈妈都不在你就一直欺负她啊?“我们刚到场里那个糊涂婆就责问我。反正妈妈又不在这里,我才不怕呢!“我什么时候打了她啊,你问她看看我打她没有?““你没打她,那她为什么哭啊?你再打她,我就打你!“那糊涂婆鼓着个嘴,像只猪一样,真是好

我的家庭环保行动

电视上正在播放“世界环境日”的节目:森林被砍伐,河流被污染,生活中到处是白色污染,人类面临着生存与死亡,动植物濒临灭绝,各国环保志士自发成立了环保志愿者协会,决定6月5日为世界环境日。为了人类的生存,为了我们的家园他们积极地工作着。我看后感到自己也有责任来保护我们的环境,做一名“环保小卫士”。先从我家做起,搞一个家庭环保行动。

灯光下翻阅着我的宝贝资料《十万个为什么》。关于环境污染的方面的介绍还真不少,白色污染、水污染、光源污染等等。特别是“白色污染”,塑料袋、饭盒、杯、碗等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散落在城市、旅游区和河流水面等,给我们的视觉带来不良的刺激,影响了城市和风景点的整体美感。 白色污染主要是聚乙烯等塑料原料是人工合成的高分子化合物,分子结构非常稳定,很难被自然界的光和热降解,在土壤里上百年不腐烂。看到这些我感到很惊讶,这些污染在我家也有,我应该立即行动起来,制定几条措施来治理我家的白色污染、水污染和光源污染。

早上,听到爸爸妈妈起床,我一骨碌爬起来,跟在爸爸妈妈屁股后面,郑重其事宣布我治理三大污染的环保措施。父母哼哼哈哈的答应着。咦?你们不当一回事?我转回房间做了一个标志,自封为“环保监督员”,把标志挂在胸前。爸爸看了,笑着说我是太平洋警察,妈妈说我是狗拿耗子。太平洋警察就太平洋警察,多管闲事就多管闲事,跟在妈妈后面先治理我家的水污染,看看妈妈用什么洗涤用品。看了以后想:妈妈还挺注重环保的,家里的清涤用品上都印有纯天然等字,嗯,不错。然后我给了妈妈一个水桶,妈妈说:“这是干什么?”

“这是我的污水处理中心,请你把洗好的水倒在水桶里,由我来处理。”我严肃地说道。

接着我去找烧饭的爸爸,爸爸那里有好多装菜的塑料袋,是白色污染的“重灾区”。我立刻向爸爸提出警告,给他讲述了白色污染的危害。爸爸听了以后,积极支持我的环保措施,要求我给他一个改进的方法,这下我为难了,给他用什么买菜好呢?我猛然想起奶奶这方面做得比较好,每天买菜都是提着竹篮子。我立刻到奶奶家拿回来一个竹篮子交给爸爸,叫他以后都提着篮子买菜,爸爸面有难色地说:“提着这个买菜挺不方便的,能不能把塑料袋洗干净了重复使用,也可以减少白色污染,篮子可以放买回来的菜。”看着爸爸为难的样子,我也只好同意了。看来,治理白色污染还是任重道远呀!

光污染有可能成为21世纪直接影响人类身体健康的又一环境杀手。我看到我们家的灯都不是环保节能灯泡,我立刻提出让爸爸更换灯泡,妈妈说:“太贵了。”还是爸爸支持我说:

“从长远看还是比较节省的,不但能省电,而且起到环保作用,有利于身心健康。”听到这些妈妈也不再反对了。

为了实现我的环保措施和环保从我家做起的心愿,我帮妈妈把洗过衣服的水洗了拖把,冲了院子,帮爸爸提篮买菜,把塑料袋一个个洗干净,又去买了节能灯泡,这一天可把我这“太平洋警察”累惨了,看到爸爸妈妈和我一起完成环保计划,心里也感到甜滋滋的。耳边仿佛又响起节目中的那句话:

“为了我们美丽的家园,人人应该树立环保意识,从小事做起,从自身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