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唯美作文(共五篇)

生涯是白色的,白——纯净的颜色,但它又拥有最不纯净的构成体,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的混合。有喜有悲,有愁有恼,既幼稚,又成熟,经历了这么多,显现出来的竟是这般纯真。 由最初的“三元色”跨度成为白色也是有自己最美好的成长的。 小学的时候,像是一本童话书。上学像玩一样轻松。童话书里没有明争暗斗,阴谋诡计,没有同学之间的隔阂,没有试卷漫天飞的苦恼,更无须顾及周末辅导班的练习。永远只在湛蓝的天空下,笑得最开怀,最真挚,不受一丝的污染,低年级的天空是幻想中的伊甸园。 之后,渐渐有了名次、第一的概念。很显然,童话书的梦在那一刻起就变升为了小说书。小说没有童话那么纯美,但也不显无趣,反而颇有现实一些的理念,很是过瘾、刺激,内容总是此起彼伏的,就像——过山车。 印象最深的“童话”与“小说”之间突然改变,就是课间活动同学们的变化了。大家三五成群,似乎很少聚在一起玩,有时男生会和女生发生冲突,吵起来,意见不是很统一的。大家都有了自己所谓的“主见”。当我说起这事给妈妈听时,妈妈总是笑笑,“三八线”时期开始了。 升入这个毕业班,我尤其懂得了时间的宝贵,竞争的激烈,粗心一点点,名次很快就一落千丈。不用功的也知道加大了马力。在这个班级不觉有些“吃力”和喘不过气来。也许,这就是中学生活的预兆吧。 梦是蝴蝶的翅膀,年轻是飞翔的天堂,放开风筝的长线把记忆画在岁月的脸上。心是成长的力量,就像那蝴蝶的翅膀,迎着风筝愈大歌声愈高亢。 我们原都像懵懂的小虫子,有泥土和树木的保护下,经历了困苦的磨练,经历了自己最唯美的童年,逐渐长大,化为翩翩的蝴蝶,不断憧憬着未来,飞向远方。 不管怎么说,这是我的一段美好的回忆……

爱上唯美之后

爱上唯美之后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了唯美,也不知道唯美这个字眼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反正,爱上了唯美。

如同时针在钟面运转一样,滴答……滴答……漫无目的。突然感觉我的生活亦是如此,没有目的,然而有节奏,那样孤独……曾经以为我的生活很充实,现在,我才知道,人很自私,真的很自私,总要为了自己……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感悟到了这些,大概是在小学毕业之后,毕业让我成熟了许多。毕业后,我很伤心,很痛苦,有些事情终究要去面对,所以,将那些怀念藏在心里,戴着快乐的面具做人。也许吧,是毕业改变了我。就像小四说的:“毕业就是一窗玻璃,我们要撞碎它,然后擦着锋利的碎片走过去,血肉模糊之后开始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

之后,我开始嘲笑那些“幼稚”的一切。一次,把自己以前的贴纸全给了表弟,他居然高兴得手舞足蹈,瞬间,我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小孩子就那么容易满足?得到了几张小小的贴纸,就以为得到了整个世界那样。也许一会儿,他会厌倦,但是,至少在那一刻,他真的很满足!后来跟外婆说起,外婆笑了一下:“你小时候还不是一样,小孩子都是这么的!”

我想,或许是因为我自己改变了吧?

开始向往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而自己整天却生活在近乎笼子的地方。也许那些唯美的东西表达的就是这些吧?于是,开始喜欢非主流的东西,我知道,有很多人排斥它,但是,那些看起来有些血色的东西,更适合现在的我们,现在这个时代中的我们。

一切的改变,都在爱上唯美之后。其实,也就是长大,成熟......

长大后的一切,和毕业一样,需要付出代价,遍体鳞伤之后,才会明白一些道理。我的家很温暖,从没受过多大的打击,也许没经过什么风雨吧!但是,长大后,我却失去了很多,却又得到了许多。大概,物质社会中的我们,也需要等量交换吧!

爱上唯美之后,我长大了!不如说,因为长大了,所以,我爱上了唯美......

夕阳落下,明天,却,还是阳光明媚。长大?呵...童年的结束,青春的开始!

童年深域

“有时幸福见长而恬淡的时光,它如同无名的路人甲,用一个侧脸经过我们身旁,谁也没有察觉。”

——郭敬明

事实上,并不是很喜欢郭敬明的文字,但却被这段话感动,有时,想给幸福下一个定义,也许就是这样,它的美好,它的到来,令我们猝不及防,意识到了,却连他的衣件物件都寻不到。

就像现在,我站在16岁的门里,听到门外的声音说:“你不再是个孩子了。”

想到这里,指间总会疼痛,像一根针,在血管里穿梭,残酷,却又现实。

记忆中的童年像一只巨大的飞鸟,翩跹地飞在路两旁高大的树下,穿过一道道斑驳的树的罅隙,像路边的露天电影里,放映的闪烁画面,间接的明暗,时光流转,跑过一个个春夏与秋冬……

记忆中的童年与画夹常伴,纸上跃然而起的是一个孩童眼中的世界,是院子里长满紫色花瓣的梧桐树,是一个个的滑着轮滑的小小身影,是戴着老花镜给我讲童话故事的奶奶,是留着花白胡子矍铄的老者,是鲜活的童年,是一片色彩斑谰,是我的记忆……

记忆中的童年,就好似在看别人拍的电影,唯美,并且快乐,会对着太阳轻轻悄悄地说早安,会踩着碎在地上的光影轻盈地旋转,会伴着鸟的叫声唱歌,会肆意的在童话里徜伴……

有时候,看《彼得潘》就会不自觉地衍生出嫉妒,因为他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乌有岛上的精灵来了又去,但彼得潘有着最值得骄傲的资本——永世的童年。

对于我来说,童年属于两部分,小学和初中,因为那时候依旧安然地觉得自己属于一个孩子,所以,童年的记忆由高中而结束,我为它的戛然而止找了很好的理由——心智的成熟。

很多时候,矫情的笑自己老了,十六岁的年纪却有那样的愤懑和阴郁,童年的光影似不在了,依稀中,也会看到曾经的阳光。

那个时候认识的阳光是在小得没有任何记忆的时候,它停驻了很长时间,整日地萦绕在身旁,轻轻地牵着我的小手,穿过一个个画面,踏过成长的草坪,走过一个个洒满欢笑的日子,不知何时,它似乎黯淡了,我像一个突然失明的孩子,忘记了一切时间,身陷茫然中,无法自拔。于是我开始固执地在它最炫烂的时候,转过身,看自己投在地上的阴影,为的只是害怕仰视它的时候刺痛的双眼。突然间,想要落泪,但那种莫名的伤感,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伴着莫名,侵入体内,于一瞬间,变得乖巧和沉默,只能从往事中寻找自我的踪影……

小年那天走在街上,看见一个玩花火的孩子,竟会舍不得移开目光,只是愣愣地盯着那一片小小火花映衬下的笑靥,明媚若花,一恍神就是定格了的时间,消迹了的除那银铃的笑外的一切声音,想到小时候的自己也是为着这一片手边的奇迹而开心和跳跃,执着地看着自己所创造的魔法,在黑暗里照亮的似是永不会抹去的孩子的脸……

而现在的我只是从那些依稀的变迁中,遗失的残存地点上,看到我那属于张扬的华丽的逝水童年。

就像大多数人提起自己的童年会觉得骄傲一样,我想大多数的人也更爱儿时的自己,那有着婴儿蓝的清澈双眸,有着微微发胖的脸和手,稀疏而色浅的卷曲头发,穿着厚重的棉衣,流着清鼻涕傻傻憨笑的自己。我们像一个观众一样观望着那个恣肆的黄金时代,脸上呈现着晋祠中宋代待女像脸上半边明媚半边忧伤的古怪表情,的确,那个时候是“放肆”的,而且是下意识的,他缺少了“青春期”里叫做“叛逆”的反抗成份和父母盛怒之下的责备,只是一双笨拙的手脚,只是父母的嗔怪和紧随其后的宠溺。

不知道别人的如何,只是自己很多关于童年的记忆都印染着鲜明油彩,记得三、四岁生日时,总喜欢用筷子沾起的姥爷瓷杯中的酒和面前橙黄的稀疏烛光;记得六岁时在北京藤椅旁葱郁的绿和长城上烟灰色的砖墙,记得七岁时张扬的个性,在一年级的联欢会上跳《采蘑菇的小姑娘》的红舞鞋……尽管这大片的记忆和色彩是那样的匆匆和简单。

也许是她陪伴我的时间太长,又或许是离去的时间过短,想起童年又往往会带出那些与画夹常伴的日子,那时的笔法或许粗陋和稚嫩,却可轻易准确地揪住速写对象的特点,无论美、丑,那只是一个孩童眼中单纯的乌有岛,是罅隙中流转的明媚阳光,斑驳的颓墙旧瓦,和坐在面前的笑容和善的路人,而那时能想到的唯一的谋生方“有时幸福见长而恬淡的时光,它如同无名的路人甲,用一个侧脸经过我们身旁,谁也没有察觉。”

——郭敬明

事实上,并不是很喜欢郭敬明的文字,但却被这段话感动,有时,想给幸福下一个定义,也许就是这样,它的美好,它的到来,令我们猝不及防,意识到了,却连他的衣件物件都寻不到。

就像现在,我站在16岁的门里,听到门外的声音说:“你不再是个孩子了。”

想到这里,指间总会疼痛,像一根针,在血管里穿梭,残酷,却又现实。

记忆中的童年像一只巨大的飞鸟,翩跹地飞在路两旁高大的树下,穿过一道道斑驳的树的罅隙,像路边的露天电影里,放映的闪烁画面,间接的明暗,时光流转,跑过一个个春夏与秋冬……

记忆中的童年与画夹常伴,纸上跃然而起的是一个孩童眼中的世界,是院子里长满紫色花瓣的梧桐树,是一个个的滑着轮滑的小小身影,是戴着老花镜给我讲童话故事的奶奶,是留着花白胡子矍铄的老者,是鲜活的童年,是一片色彩斑谰,是我的记忆……

记忆中的童年,就好似在看别人拍的电影,唯美,并且快乐,会对着太阳轻轻悄悄地说早安,会踩着碎在地上的光影轻盈地旋转,会伴着鸟的叫声唱歌,会肆意的在童话里徜伴……

有时候,看《彼得潘》就会不自觉地衍生出嫉妒,因为他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乌有岛上的精灵来了又去,但彼得潘有着最值得骄傲的资本——永世的童年。

对于我来说,童年属于两部分,小学和初中,因为那时候依旧安然地觉得自己属于一个孩子,所以,童年的记忆由高中而结束,我为它的戛然而止找了很好的理由——心智的成熟。

很多时候,矫情的笑自己老了,十六岁的年纪却有那样的愤懑和阴郁,童年的光影似不在了,依稀中,也会看到曾经的阳光。

那个时候认识的阳光是在小得没有任何记忆的时候,它停驻了很长时间,整日地萦绕在身旁,轻轻地牵着我的小手,穿过一个个画面,踏过成长的草坪,走过一个个洒满欢笑的日子,不知何时,它似乎黯淡了,我像一个突然失明的孩子,忘记了一切时间,身陷茫然中,无法自拔。于是我开始固执地在它最炫烂的时候,转过身,看自己投在地上的阴影,为的只是害怕仰视它的时候刺痛的双眼。突然间,想要落泪,但那种莫名的伤感,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伴着莫名,侵入体内,于一瞬间,变得乖巧和沉默,只能从往事中寻找自我的踪影……

小年那天走在街上,看见一个玩花火的孩子,竟会舍不得移开目光,只是愣愣地盯着那一片小小火花映衬下的笑靥,明媚若花,一恍神就是定格了的时间,消迹了的除那银铃的笑外的一切声音,想到小时候的自己也是为着这一片手边的奇迹而开心和跳跃,执着地看着自己所创造的魔法,在黑暗里照亮的似是永不会抹去的孩子的脸……

而现在的我只是从那些依稀的变迁中,遗失的残存地点上,看到我那属于张扬的华丽的逝水童年。

就像大多数人提起自己的童年会觉得骄傲一样,我想大多数的人也更爱儿时的自己,那有着婴儿蓝的清澈双眸,有着微微发胖的脸和手,稀疏而色浅的卷曲头发,穿着厚重的棉衣,流着清鼻涕傻傻憨笑的自己。我们像一个观众一样观望着那个恣肆的黄金时代,脸上呈现着晋祠中宋代待女像脸上半边明媚半边忧伤的古怪表情,的确,那个时候是“放肆”的,而且是下意识的,他缺少了“青春期”里叫做“叛逆”的反抗成份和父母盛怒之下的责备,只是一双笨拙的手脚,只是父母的嗔怪和紧随其后的宠溺。

不知道别人的如何,只是自己很多关于童年的记忆都印染着鲜明油彩,记得三、四岁生日时,总喜欢用筷子沾起的姥爷瓷杯中的酒和面前橙黄的稀疏烛光;记得六岁时在北京藤椅旁葱郁的绿和长城上烟灰色的砖墙,记得七岁时张扬的个性,在一年级的联欢会上跳《采蘑菇的小姑娘》的红舞鞋……尽管这大片的记忆和色彩是那样的匆匆和简单。

也许是她陪伴我的时间太长,又或许是离去的时间过短,想起童年又往往会带出那些与画夹常伴的日子,那时的笔法或许粗陋和稚嫩,却可轻易准确地揪住速写对象的特点,无论美、丑,那只是一个孩童眼中单纯的乌有岛,是罅隙中流转的明媚阳光,斑驳的颓墙旧瓦,和坐在面前的笑容和善的路人,而那时能想到的唯一的谋生方“有时幸福见长而恬淡的时光,它如同无名的路人甲,用一个侧脸经过我们身旁,谁也没有察觉。”

——郭敬明

事实上,并不是很喜欢郭敬明的文字,但却被这段话感动,有时,想给幸福下一个定义,也许就是这样,它的美好,它的到来,令我们猝不及防,意识到了,却连他的衣件物件都寻不到。

就像现在,我站在16岁的门里,听到门外的声音说:“你不再是个孩子了。”

想到这里,指间总会疼痛,像一根针,在血管里穿梭,残酷,却又现实。

记忆中的童年像一只巨大的飞鸟,翩跹地飞在路两旁高大的树下,穿过一道道斑驳的树的罅隙,像路边的露天电影里,放映的闪烁画面,间接的明暗,时光流转,跑过一个个春夏与秋冬……

记忆中的童年与画夹常伴,纸上跃然而起的是一个孩童眼中的世界,是院子里长满紫色花瓣的梧桐树,是一个个的滑着轮滑的小小身影,是戴着老花镜给我讲童话故事的奶奶,是留着花白胡子矍铄的老者,是鲜活的童年,是一片色彩斑谰,是我的记忆……

记忆中的童年,就好似在看别人拍的电影,唯美,并且快乐,会对着太阳轻轻悄悄地说早安,会踩着碎在地上的光影轻盈地旋转,会伴着鸟的叫声唱歌,会肆意的在童话里徜伴……

有时候,看《彼得潘》就会不自觉地衍生出嫉妒,因为他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乌有岛上的精灵来了又去,但彼得潘有着最值得骄傲的资本——永世的童年。

对于我来说,童年属于两部分,小学和初中,因为那时候依旧安然地觉得自己属于一个孩子,所以,童年的记忆由高中而结束,我为它的戛然而止找了很好的理由——心智的成熟。

很多时候,矫情的笑自己老了,十六岁的年纪却有那样的愤懑和阴郁,童年的光影似不在了,依稀中,也会看到曾经的阳光。

那个时候认识的阳光是在小得没有任何记忆的时候,它停驻了很长时间,整日地萦绕在身旁,轻轻地牵着我的小手,穿过一个个画面,踏过成长的草坪,走过一个个洒满欢笑的日子,不知何时,它似乎黯淡了,我像一个突然失明的孩子,忘记了一切时间,身陷茫然中,无法自拔。于是我开始固执地在它最炫烂的时候,转过身,看自己投在地上的阴影,为的只是害怕仰视它的时候刺痛的双眼。突然间,想要落泪,但那种莫名的伤感,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伴着莫名,侵入体内,于一瞬间,变得乖巧和沉默,只能从往事中寻找自我的踪影……

小年那天走在街上,看见一个玩花火的孩子,竟会舍不得移开目光,只是愣愣地盯着那一片小小火花映衬下的笑靥,明媚若花,一恍神就是定格了的时间,消迹了的除那银铃的笑外的一切声音,想到小时候的自己也是为着这一片手边的奇迹而开心和跳跃,执着地看着自己所创造的魔法,在黑暗里照亮的似是永不会抹去的孩子的脸……

而现在的我只是从那些依稀的变迁中,遗失的残存地点上,看到我那属于张扬的华丽的逝水童年。

就像大多数人提起自己的童年会觉得骄傲一样,我想大多数的人也更爱儿时的自己,那有着婴儿蓝的清澈双眸,有着微微发胖的脸和手,稀疏而色浅的卷曲头发,穿着厚重的棉衣,流着清鼻涕傻傻憨笑的自己。我们像一个观众一样观望着那个恣肆的黄金时代,脸上呈现着晋祠中宋代待女像脸上半边明媚半边忧伤的古怪表情,的确,那个时候是“放肆”的,而且是下意识的,他缺少了“青春期”里叫做“叛逆”的反抗成份和父母盛怒之下的责备,只是一双笨拙的手脚,只是父母的嗔怪和紧随其后的宠溺。

不知道别人的如何,只是自己很多关于童年的记忆都印染着鲜明油彩,记得三、四岁生日时,总喜欢用筷子沾起的姥爷瓷杯中的酒和面前橙黄的稀疏烛光;记得六岁时在北京藤椅旁葱郁的绿和长城上烟灰色的砖墙,记得七岁时张扬的个性,在一年级的联欢会上跳《采蘑菇的小姑娘》的红舞鞋……尽管这大片的记忆和色彩是那样的匆匆和简单。

也许是她陪伴我的时间太长,又或许是离去的时间过短,想起童年又往往会带出那些与画夹常伴的日子,那时的笔法或许粗陋和稚嫩,却可轻易准确地揪住速写对象的特点,无论美、丑,那只是一个孩童眼中单纯的乌有岛,是罅隙中流转的明媚阳光,斑驳的颓墙旧瓦,和坐在面前的笑容和善的路人,而那时能想到的唯一的谋生方“有时幸福见长而恬淡的时光,它如同无名的路人甲,用一个侧脸经过我们身旁,谁也没有察觉。”

——郭敬明

事实上,并不是很喜欢郭敬明的文字,但却被这段话感动,有时,想给幸福下一个定义,也许就是这样,它的美好,它的到来,令我们猝不及防,意识到了,却连他的衣件物件都寻不到。

就像现在,我站在16岁的门里,听到门外的声音说:“你不再是个孩子了。”

想到这里,指间总会疼痛,像一根针,在血管里穿梭,残酷,却又现实。

记忆中的童年像一只巨大的飞鸟,翩跹地飞在路两旁高大的树下,穿过一道道斑驳的树的罅隙,像路边的露天电影里,放映的闪烁画面,间接的明暗,时光流转,跑过一个个春夏与秋冬……

记忆中的童年与画夹常伴,纸上跃然而起的是一个孩童眼中的世界,是院子里长满紫色花瓣的梧桐树,是一个个的滑着轮滑的小小身影,是戴着老花镜给我讲童话故事的奶奶,是留着花白胡子矍铄的老者,是鲜活的童年,是一片色彩斑谰,是我的记忆……

记忆中的童年,就好似在看别人拍的电影,唯美,并且快乐,会对着太阳轻轻悄悄地说早安,会踩着碎在地上的光影轻盈地旋转,会伴着鸟的叫声唱歌,会肆意的在童话里徜伴……

有时候,看《彼得潘》就会不自觉地衍生出嫉妒,因为他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乌有岛上的精灵来了又去,但彼得潘有着最值得骄傲的资本——永世的童年。

对于我来说,童年属于两部分,小学和初中,因为那时候依旧安然地觉得自己属于一个孩子,所以,童年的记忆由高中而结束,我为它的戛然而止找了很好的理由——心智的成熟。

很多时候,矫情的笑自己老了,十六岁的年纪却有那样的愤懑和阴郁,童年的光影似不在了,依稀中,也会看到曾经的阳光。

那个时候认识的阳光是在小得没有任何记忆的时候,它停驻了很长时间,整日地萦绕在身旁,轻轻地牵着我的小手,穿过一个个画面,踏过成长的草坪,走过一个个洒满欢笑的日子,不知何时,它似乎黯淡了,我像一个突然失明的孩子,忘记了一切时间,身陷茫然中,无法自拔。于是我开始固执地在它最炫烂的时候,转过身,看自己投在地上的阴影,为的只是害怕仰视它的时候刺痛的双眼。突然间,想要落泪,但那种莫名的伤感,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伴着莫名,侵入体内,于一瞬间,变得乖巧和沉默,只能从往事中寻找自我的踪影……

小年那天走在街上,看见一个玩花火的孩子,竟会舍不得移开目光,只是愣愣地盯着那一片小小火花映衬下的笑靥,明媚若花,一恍神就是定格了的时间,消迹了的除那银铃的笑外的一切声音,想到小时候的自己也是为着这一片手边的奇迹而开心和跳跃,执着地看着自己所创造的魔法,在黑暗里照亮的似是永不会抹去的孩子的脸……

而现在的我只是从那些依稀的变迁中,遗失的残存地点上,看到我那属于张扬的华丽的逝水童年。

就像大多数人提起自己的童年会觉得骄傲一样,我想大多数的人也更爱儿时的自己,那有着婴儿蓝的清澈双眸,有着微微发胖的脸和手,稀疏而色浅的卷曲头发,穿着厚重的棉衣,流着清鼻涕傻傻憨笑的自己。我们像一个观众一样观望着那个恣肆的黄金时代,脸上呈现着晋祠中宋代待女像脸上半边明媚半边忧伤的古怪表情,的确,那个时候是“放肆”的,而且是下意识的,他缺少了“青春期”里叫做“叛逆”的反抗成份和父母盛怒之下的责备,只是一双笨拙的手脚,只是父母的嗔怪和紧随其后的宠溺。

不知道别人的如何,只是自己很多关于童年的记忆都印染着鲜明油彩,记得三、四岁生日时,总喜欢用筷子沾起的姥爷瓷杯中的酒和面前橙黄的稀疏烛光;记得六岁时在北京藤椅旁葱郁的绿和长城上烟灰色的砖墙,记得七岁时张扬的个性,在一年级的联欢会上跳《采蘑菇的小姑娘》的红舞鞋……尽管这大片的记忆和色彩是那样的匆匆和简单。

也许是她陪伴我的时间太长,又或许是离去的时间过短,想起童年又往往会带出那些与画夹常伴的日子,那时的笔法或许粗陋和稚嫩,却可轻易准确地揪住速写对象的特点,无论美、丑,那只是一个孩童眼中单纯的乌有岛,是罅隙中流转的明媚阳光,斑驳的颓墙旧瓦,和坐在面前的笑容和善的路人,而那时能想到的唯一的谋生方“有时幸福见长而恬淡的时光,它如同无名的路人甲,用一个侧脸经过我们身旁,谁也没有察觉。”

——郭敬明

事实上,并不是很喜欢郭敬明的文字,但却被这段话感动,有时,想给幸福下一个定义,也许就是这样,它的美好,它的到来,令我们猝不及防,意识到了,却连他的衣件物件都寻不到。

就像现在,我站在16岁的门里,听到门外的声音说:“你不再是个孩子了。”

想到这里,指间总会疼痛,像一根针,在血管里穿梭,残酷,却又现实。

记忆中的童年像一只巨大的飞鸟,翩跹地飞在路两旁高大的树下,穿过一道道斑驳的树的罅隙,像路边的露天电影里,放映的闪烁画面,间接的明暗,时光流转,跑过一个个春夏与秋冬……

记忆中的童年与画夹常伴,纸上跃然而起的是一个孩童眼中的世界,是院子里长满紫色花瓣的梧桐树,是一个个的滑着轮滑的小小身影,是戴着老花镜给我讲童话故事的奶奶,是留着花白胡子矍铄的老者,是鲜活的童年,是一片色彩斑谰,是我的记忆……

记忆中的童年,就好似在看别人拍的电影,唯美,并且快乐,会对着太阳轻轻悄悄地说早安,会踩着碎在地上的光影轻盈地旋转,会伴着鸟的叫声唱歌,会肆意的在童话里徜伴……

有时候,看《彼得潘》就会不自觉地衍生出嫉妒,因为他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乌有岛上的精灵来了又去,但彼得潘有着最值得骄傲的资本——永世的童年。

对于我来说,童年属于两部分,小学和初中,因为那时候依旧安然地觉得自己属于一个孩子,所以,童年的记忆由高中而结束,我为它的戛然而止找了很好的理由——心智的成熟。

很多时候,矫情的笑自己老了,十六岁的年纪却有那样的愤懑和阴郁,童年的光影似不在了,依稀中,也会看到曾经的阳光。

那个时候认识的阳光是在小得没有任何记忆的时候,它停驻了很长时间,整日地萦绕在身旁,轻轻地牵着我的小手,穿过一个个画面,踏过成长的草坪,走过一个个洒满欢笑的日子,不知何时,它似乎黯淡了,我像一个突然失明的孩子,忘记了一切时间,身陷茫然中,无法自拔。于是我开始固执地在它最炫烂的时候,转过身,看自己投在地上的阴影,为的只是害怕仰视它的时候刺痛的双眼。突然间,想要落泪,但那种莫名的伤感,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伴着莫名,侵入体内,于一瞬间,变得乖巧和沉默,只能从往事中寻找自我的踪影……

小年那天走在街上,看见一个玩花火的孩子,竟会舍不得移开目光,只是愣愣地盯着那一片小小火花映衬下的笑靥,明媚若花,一恍神就是定格了的时间,消迹了的除那银铃的笑外的一切声音,想到小时候的自己也是为着这一片手边的奇迹而开心和跳跃,执着地看着自己所创造的魔法,在黑暗里照亮的似是永不会抹去的孩子的脸……

而现在的我只是从那些依稀的变迁中,遗失的残存地点上,看到我那属于张扬的华丽的逝水童年。

就像大多数人提起自己的童年会觉得骄傲一样,我想大多数的人也更爱儿时的自己,那有着婴儿蓝的清澈双眸,有着微微发胖的脸和手,稀疏而色浅的卷曲头发,穿着厚重的棉衣,流着清鼻涕傻傻憨笑的自己。我们像一个观众一样观望着那个恣肆的黄金时代,脸上呈现着晋祠中宋代待女像脸上半边明媚半边忧伤的古怪表情,的确,那个时候是“放肆”的,而且是下意识的,他缺少了“青春期”里叫做“叛逆”的反抗成份和父母盛怒之下的责备,只是一双笨拙的手脚,只是父母的嗔怪和紧随其后的宠溺。

不知道别人的如何,只是自己很多关于童年的记忆都印染着鲜明油彩,记得三、四岁生日时,总喜欢用筷子沾起的姥爷瓷杯中的酒和面前橙黄的稀疏烛光;记得六岁时在北京藤椅旁葱郁的绿和长城上烟灰色的砖墙,记得七岁时张扬的个性,在一年级的联欢会上跳《采蘑菇的小姑娘》的红舞鞋……尽管这大片的记忆和色彩是那样的匆匆和简单。

也许是她陪伴我的时间太长,又或许是离去的时间过短,想起童年又往往会带出那些与画夹常伴的日子,那时的笔法或许粗陋和稚嫩,却可轻易准确地揪住速写对象的特点,无论美、丑,那只是一个孩童眼中单纯的乌有岛,是罅隙中流转的明媚阳光,斑驳的颓墙旧瓦,和坐在面前的笑容和善的路人,而那时能想到的唯一的谋生方“有时幸福见长而恬淡的时光,它如同无名的路人甲,用一个侧脸经过我们身旁,谁也没有察觉。”

——郭敬明

事实上,并不是很喜欢郭敬明的文字,但却被这段话感动,有时,想给幸福下一个定义,也许就是这样,它的美好,它的到来,令我们猝不及防,意识到了,却连他的衣件物件都寻不到。

就像现在,我站在16岁的门里,听到门外的声音说:“你不再是个孩子了。”

想到这里,指间总会疼痛,像一根针,在血管里穿梭,残酷,却又现实。

记忆中的童年像一只巨大的飞鸟,翩跹地飞在路两旁高大的树下,穿过一道道斑驳的树的罅隙,像路边的露天电影里,放映的闪烁画面,间接的明暗,时光流转,跑过一个个春夏与秋冬……

记忆中的童年与画夹常伴,纸上跃然而起的是一个孩童眼中的世界,是院子里长满紫色花瓣的梧桐树,是一个个的滑着轮滑的小小身影,是戴着老花镜给我讲童话故事的奶奶,是留着花白胡子矍铄的老者,是鲜活的童年,是一片色彩斑谰,是我的记忆……

记忆中的童年,就好似在看别人拍的电影,唯美,并且快乐,会对着太阳轻轻悄悄地说早安,会踩着碎在地上的光影轻盈地旋转,会伴着鸟的叫声唱歌,会肆意的在童话里徜伴……

有时候,看《彼得潘》就会不自觉地衍生出嫉妒,因为他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乌有岛上的精灵来了又去,但彼得潘有着最值得骄傲的资本——永世的童年。

对于我来说,童年属于两部分,小学和初中,因为那时候依旧安然地觉得自己属于一个孩子,所以,童年的记忆由高中而结束,我为它的戛然而止找了很好的理由——心智的成熟。

很多时候,矫情的笑自己老了,十六岁的年纪却有那样的愤懑和阴郁,童年的光影似不在了,依稀中,也会看到曾经的阳光。

那个时候认识的阳光是在小得没有任何记忆的时候,它停驻了很长时间,整日地萦绕在身旁,轻轻地牵着我的小手,穿过一个个画面,踏过成长的草坪,走过一个个洒满欢笑的日子,不知何时,它似乎黯淡了,我像一个突然失明的孩子,忘记了一切时间,身陷茫然中,无法自拔。于是我开始固执地在它最炫烂的时候,转过身,看自己投在地上的阴影,为的只是害怕仰视它的时候刺痛的双眼。突然间,想要落泪,但那种莫名的伤感,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伴着莫名,侵入体内,于一瞬间,变得乖巧和沉默,只能从往事中寻找自我的踪影……

小年那天走在街上,看见一个玩花火的孩子,竟会舍不得移开目光,只是愣愣地盯着那一片小小火花映衬下的笑靥,明媚若花,一恍神就是定格了的时间,消迹了的除那银铃的笑外的一切声音,想到小时候的自己也是为着这一片手边的奇迹而开心和跳跃,执着地看着自己所创造的魔法,在黑暗里照亮的似是永不会抹去的孩子的脸……

而现在的我只是从那些依稀的变迁中,遗失的残存地点上,看到我那属于张扬的华丽的逝水童年。

就像大多数人提起自己的童年会觉得骄傲一样,我想大多数的人也更爱儿时的自己,那有着婴儿蓝的清澈双眸,有着微微发胖的脸和手,稀疏而色浅的卷曲头发,穿着厚重的棉衣,流着清鼻涕傻傻憨笑的自己。我们像一个观众一样观望着那个恣肆的黄金时代,脸上呈现着晋祠中宋代待女像脸上半边明媚半边忧伤的古怪表情,的确,那个时候是“放肆”的,而且是下意识的,他缺少了“青春期”里叫做“叛逆”的反抗成份和父母盛怒之下的责备,只是一双笨拙的手脚,只是父母的嗔怪和紧随其后的宠溺。

不知道别人的如何,只是自己很多关于童年的记忆都印染着鲜明油彩,记得三、四岁生日时,总喜欢用筷子沾起的姥爷瓷杯中的酒和面前橙黄的稀疏烛光;记得六岁时在北京藤椅旁葱郁的绿和长城上烟灰色的砖墙,记得七岁时张扬的个性,在一年级的联欢会上跳《采蘑菇的小姑娘》的红舞鞋……尽管这大片的记忆和色彩是那样的匆匆和简单。

也许是她陪伴我的时间太长,又或许是离去的时间过短,想起童年又往往会带出那些与画夹常伴的日子,那时的笔法或许粗陋和稚嫩,却可轻易准确地揪住速写对象的特点,无论美、丑,那只是一个孩童眼中单纯的乌有岛,是罅隙中流转的明媚阳光,斑驳的颓墙旧瓦,和坐在面前的笑容和善的路人,而那时能想到的唯一的谋生方“有时幸福见长而恬淡的时光,它如同无名的路人甲,用一个侧脸经过我们身旁,谁也没有察觉。”

——郭敬明

事实上,并不是很喜欢郭敬明的文字,但却被这段话感动,有时,想给幸福下一个定义,也许就是这样,它的美好,它的到来,令我们猝不及防,意识到了,却连他的衣件物件都寻不到。

就像现在,我站在16岁的门里,听到门外的声音说:“你不再是个孩子了。”

想到这里,指间总会疼痛,像一根针,在血管里穿梭,残酷,却又现实。

记忆中的童年像一只巨大的飞鸟,翩跹地飞在路两旁高大的树下,穿过一道道斑驳的树的罅隙,像路边的露天电影里,放映的闪烁画面,间接的明暗,时光流转,跑过一个个春夏与秋冬……

记忆中的童年与画夹常伴,纸上跃然而起的是一个孩童眼中的世界,是院子里长满紫色花瓣的梧桐树,是一个个的滑着轮滑的小小身影,是戴着老花镜给我讲童话故事的奶奶,是留着花白胡子矍铄的老者,是鲜活的童年,是一片色彩斑谰,是我的记忆……

记忆中的童年,就好似在看别人拍的电影,唯美,并且快乐,会对着太阳轻轻悄悄地说早安,会踩着碎在地上的光影轻盈地旋转,会伴着鸟的叫声唱歌,会肆意的在童话里徜伴……

有时候,看《彼得潘》就会不自觉地衍生出嫉妒,因为他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乌有岛上的精灵来了又去,但彼得潘有着最值得骄傲的资本——永世的童年。

对于我来说,童年属于两部分,小学和初中,因为那时候依旧安然地觉得自己属于一个孩子,所以,童年的记忆由高中而结束,我为它的戛然而止找了很好的理由——心智的成熟。

很多时候,矫情的笑自己老了,十六岁的年纪却有那样的愤懑和阴郁,童年的光影似不在了,依稀中,也会看到曾经的阳光。

那个时候认识的阳光是在小得没有任何记忆的时候,它停驻了很长时间,整日地萦绕在身旁,轻轻地牵着我的小手,穿过一个个画面,踏过成长的草坪,走过一个个洒满欢笑的日子,不知何时,它似乎黯淡了,我像一个突然失明的孩子,忘记了一切时间,身陷茫然中,无法自拔。于是我开始固执地在它最炫烂的时候,转过身,看自己投在地上的阴影,为的只是害怕仰视它的时候刺痛的双眼。突然间,想要落泪,但那种莫名的伤感,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伴着莫名,侵入体内,于一瞬间,变得乖巧和沉默,只能从往事中寻找自我的踪影……

小年那天走在街上,看见一个玩花火的孩子,竟会舍不得移开目光,只是愣愣地盯着那一片小小火花映衬下的笑靥,明媚若花,一恍神就是定格了的时间,消迹了的除那银铃的笑外的一切声音,想到小时候的自己也是为着这一片手边的奇迹而开心和跳跃,执着地看着自己所创造的魔法,在黑暗里照亮的似是永不会抹去的孩子的脸……

而现在的我只是从那些依稀的变迁中,遗失的残存地点上,看到我那属于张扬的华丽的逝水童年。

就像大多数人提起自己的童年会觉得骄傲一样,我想大多数的人也更爱儿时的自己,那有着婴儿蓝的清澈双眸,有着微微发胖的脸和手,稀疏而色浅的卷曲头发,穿着厚重的棉衣,流着清鼻涕傻傻憨笑的自己。我们像一个观众一样观望着那个恣肆的黄金时代,脸上呈现着晋祠中宋代待女像脸上半边明媚半边忧伤的古怪表情,的确,那个时候是“放肆”的,而且是下意识的,他缺少了“青春期”里叫做“叛逆”的反抗成份和父母盛怒之下的责备,只是一双笨拙的手脚,只是父母的嗔怪和紧随其后的宠溺。

不知道别人的如何,只是自己很多关于童年的记忆都印染着鲜明油彩,记得三、四岁生日时,总喜欢用筷子沾起的姥爷瓷杯中的酒和面前橙黄的稀疏烛光;记得六岁时在北京藤椅旁葱郁的绿和长城上烟灰色的砖墙,记得七岁时张扬的个性,在一年级的联欢会上跳《采蘑菇的小姑娘》的红舞鞋……尽管这大片的记忆和色彩是那样的匆匆和简单。

也许是她陪伴我的时间太长,又或许是离去的时间过短,想起童年又往往会带出那些与画夹常伴的日子,那时的笔法或许粗陋和稚嫩,却可轻易准确地揪住速写对象的特点,无论美、丑,那只是一个孩童眼中单纯的乌有岛,是罅隙中流转的明媚阳光,斑驳的颓墙旧瓦,和坐在面前的笑容和善的路人,而那时能想到的唯一的谋生方

多味童年

多味童年当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那一片的灿烂,像只猫一样享受阳光沐浴的我,回想起童年的点点滴滴,似乎那一缕阳光射进了我的心房,暖暖的。“童年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这句话是冰心在《繁星春水》中说过的,是啊,童年就像是一场梦,朦胧却又唯美,甜蜜却又略带些苦涩,是啊,我的童年就是多味的。蜂蜜味的童年我的童年充满着甜蜜,就像是蜂蜜,那甜是从心里发出来的,是纯天然的甜。从小,我就被爱紧紧包围着,小小的我觉得好幸福。到了学校,我拥有了好朋友,那时我懂得了友谊的重要。童年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美好的。可以无忧无虑的在阳光下奔跑,去追逐那永远也追不到的太阳,可以和好朋友一起分一块冰激凌,让那份甜美融进两个人的心底;可以和爸爸妈妈去很多很多的地方,买很多很多零食,然后边吃边看电视。那是一幅幅美好的画面印在我的脑海中啊!蜂蜜般幸福的童年。薄荷味的童年我的童年是清新的,翻开相册,那一张张天真的笑脸。似乎那时的我真的纯洁的像一张白纸。那时的我喜欢躺在草地上,让阳光满满的照在我的身上,让春风吹拂着我的头发,去感受大自然给我们的礼物。我喜欢刚下过雨小草身上清新的味道,和那点点滴滴的雨露。我还喜欢和朋友讨论自己喜欢的漫画,然后一起大笑,那时的纯真,似乎无可替代。如果你要一口薄荷你就会发现它的清凉一点点融化的在你的嘴里,只要你一呼气,你会觉得清新让人顿时有了精神。我那薄荷味的童年,也是这样,需要慢慢去体会那份清新,然而当你回忆过后,你会发现,那份清新、单纯一直在心底的某个地方,从未消失,只不过在等着你发现而已。我那清爽的薄荷童年。巧克力味的童年巧克力,相信是每个孩子都爱吃的食物。但你仔细品味过吗?那甜中也包含着些许苦涩。童年,有着巧克力的珍贵,有着巧克力的甜美,也同样包含着巧克力的苦涩。甜美是因为我拥有了那么多的爱,那么珍贵的友谊,和那么难以忘怀的回忆。但那些许苦涩,或许才是巧克力般真正的味道。不知什么时候起,妈妈开始送我去补习班,而那一学就是三四年,我的星期天,我的童年一点一点的被那繁重的学习锁住了。孩童时期本来就是玩的,可父母的用心我也能理解。或许吧,等到很久很久以后,每一位父母都会想明白,不再让孩子上补习班,陪着孩子一起去数天上的星星,去放姿态万千的风筝,去感受大自然的气息。让巧克力的味道中不再含有那份苦涩。我那巧克力般的童年,苦涩和甜美都会深深烙印在我的心中的。时间沙漏中的沙子在一点一点的流失,我那多味的童年也在一点一点的流走,那些甜美一点一点的减少,但我相信它不会消失,它会在我的记忆中永存,在我回忆起我那多味的童年时依然会保持那份微笑。我那梦一样的童年,相信我未来的路会更精彩。河南省实验中学初一16班

金色的童年

金色的童年 我的童年 是充满诗情画意的 童年的我 捡起一朵花,捧在手中 感受大自然的芬芳 拾起一片叶,握在手中 看见蕴涵生命的奥秘 倚靠在山石上 听着牧童归来的笛声 轻吻这唯美的大自然 风含着露水,栀子花的气息 为我献上了最真挚的礼物 一轮金色的太阳 照在山石上 照出了一个 金色的童年 不一样的金色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