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建设的作文(共六篇)

城市花园 浙省桐乡市乌镇植材小学五(2)蔡玲莉 我家住在城市里面,那里垃圾多,烟雾多,人多,就是花草树木少,空气不太好,显得有点混浊,所以我多么希望自己住的城市能够变成一座花园城市。我躺在床上静静地想着……咦,我起身走了起来。我走进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里面。那里到处是花园,干净极了,空气出奇地新鲜,使我陶醉了。小鸟在吱吱喳喳地唱歌,小鱼儿在水中快乐地游来游去。小柳树弯着腰向我致礼,同时向我热情地说:“欢迎你来到我们这座花园城市。”我跨上了小河上面的石桥,看到蓝天、白云、绿树、红花、高大的房屋、别致的亭子,加上河中的游鱼在河水中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啊,真美!我走过小桥看到了一处更加美丽的地方。这里的景色与刚才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了。刚才看到的景色比较文静、幽雅,而现在看到的是一片金黄的颜色,是一片丰收的景象。这里全是一片成熟的果子。我马上从树上面摘下几个荔枝来吃。这时,我想到了这一些果子可能会喷上农药。我立刻放下手中的果子不吃了。忽然,跑来一只小兔子对我说:“这里的果树全都是无公害果树,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吃。我这才知道,这果子可以直接从树上采下来就吃。于是,我放心大胆地吃了起来。这荔枝甜甜的真好吃,比我们那里大街上买来的好吃得多了。我吃着荔枝,继续往前走。我又来到了一个美丽的地方……这里没有垃圾,没有异样的气味,没有刺耳的声音,这里只有鲜花、只有清洁……啊,我真想永远在这里居住。可是,我的梦醒了,只得回到了现实。我想现在不行,等我长大后,一定要用我的双手把自己的城市建设成为一座花园城市。

指导教师:冯永康

城市建设的巨大变化

有一首歌谣是这样写的“农村离不开城市,城市离不开农村,就像白云离不开蓝天,鱼儿离不开水”这首歌用大白话式的语言写出了城市与农村应有的关系,但在现实中,中国城乡二元经济结构与歌中所唱的有一定距离。爸爸说,几年的农村改革它给农村带来了巨大的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农村的改革则更大地关注了农民的利益和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这里暗含着一个由“为国”向“为民”的巨大转变。改革开放前的农村家家户户住的房子大多是土房,现在农村的房子大部分都是砖瓦房了。以前农民劳作耕田全部都是用牛,而现在先进的耕田机器代替了简单的劳作。以前农村窄小的土路一到下雨天就变成了“水泥路”,现在变成了真正宽阔的水泥马路。现在国家又给农民减免了农业费,延续了2600年的农业税,被彻底取消了。农民得到了真正的实惠,如今连农民孩子上学的学杂费也免了,义务教育彻底落实了。这变化可真大呀!内蒙古乌兰浩特市永联第二小学四年二班陈红指导教师:吕志杰

城市的性格

我活在了城市。

城市的高楼大厦总会使我变得渺小,甚至是一颗尘埃。我仰望城市的角度,就刚刚可以看见四周的山像牢房的门将我束缚,不知不觉的那样。我不知道城市是否也喜欢这样的感受,我就在想他是不知道,他是习惯了,或者说其他什么的。

城市里的公路交错着,有了交点,有错开了。我不知道那是否也象征着现在的城市人,有了一个交点之后,便继续向前寻找下一个。交点多了,这些交点便会会连成线,或隐或现的埋在生命的土壤中,时间久了,自然的,就忘了。代到想起了些,便又掀起了一股风。城市是一个园,走来走去,都是中会回到原点。

我总在寻找一些什么,也总还是会丢掉一些什么,城市亦然如此。我试图找到一些城市建设的痕迹,可是它发展的速度是不会留下什么明显的痕迹的,有些,甚至把一些有意义的来作为城市的牺牲品,就像船过,水无痕。

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城市,只知道灰色的主旋律实在短时间对不出城市的舞台,他像是一种不知名的生物,不停地消释,或者是吞噬城市,人们对于他,是陌生,而又不知所措的,像是已麻木了的心一样,城市就仿佛是人们空洞的眼神。我跟随这城市,不知下一步是会干什么,又或是想城市的车水马龙所留下的痕迹一样清晰。人们是聪明的,总会发明一些词语来形容城市,灯红酒绿,高楼林立,华灯璀璨……

我在想,城市的近郊,总会有些矮小的房屋,他们零而不乱,散在田野,青草的香总会散进人们的心扉,像是阔别已久的老朋友,总会读出心里的想法。可城市却像是心事隐藏的场所,人人都可以是陌生人,人人都可以隐藏,像是一曲歌,深深浅浅的唱出了城市,却唱不出真实。

对于我来说,城市就像是和我隔了一块很透明的、却永远打不破的玻璃,让我有一个完美的结界,也让他,看上去,很美……

城市的墓穴2

可是当人们镇静下来,稍稍适应了外界的淋浴之后,举目四望,忽然感到了巨大的颓唐和沮丧。原来他们站下的地方,仍然是原来的那座城市――那座灰白、苍茫、如同废虚一般的城市。它一如既往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学校里,重又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老师们向学生们讲授着怎样找寻墓地,如何为自己准备最佳的坟墓。他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墓地的图案,画在一本又一本备课笔记上。教师们感到精疲力竭。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墓地究竟在哪里。

学校里,重又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老师们向学生们讲授着怎样找寻墓地,如何为自己准备最佳的坟墓。他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墓地的图案,画在一本又一本备课笔记上。教师们感到精疲力竭。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墓地究竟在哪里。

课堂上女教师们想着自己的丈夫、孩子,同事间的闲聊,市面上流行的时装,考虑着怎样为自己的丈夫、孩子准备可口的饭菜。而男人们则幻想自己的艳遇,想象着怎样再多占有几个女人。

而墓地那庞大、神秘和无形的阴影,却笼罩着整座城市。恐惧紧紧抓住了每个人。在人们熟睡之时,夜深人静,整座城市更是陷入一片死亡的沉寂之中。

墓地原本就是他们自己。正是他们自己为自己选择了那死亡的未来。

在这座充满了腐朽死亡气息的城市里,有一个人对于棺材的眷恋,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我头一次遇见他的时候,竟还以为他是地底下埋藏的一具腐尸复活了呢:他的皮肤发出被土壤腐蚀以后的老绿色,有的部位甚至已经开始霉烂淌汤了。他的脸孔上有一支眼眶已经掏空露出了白骨。

就是这样一具腐尸,他每天奔走于城市的各个区域,热切地希望把他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变成一具缰尸,一个活死人,一个与他同样腐烂发霉的尸体。最后再把他们统统装进一口口密不透风的棺材。他常常跟人们说,棺材能够给人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快乐和幸福,带来人们渴望的光明和温暖,又使人们的死亡有了最终的归宿。

这个人就这样带着浑身的腐肉和死亡的气息,开始在城市里大力推广棺材行业,创办了第一家棺材制造有限总公司。他利用手中的职权和关系网,将市里其它基建用的木材、金属、塑料、纸张,总之一切原材料,都挪用来建造棺材,各式各样的棺材。 他高薪聘请美术学院的人,专门为棺材的造型进行设计;他还请来音乐界的著名人士,谱写了各种类型的葬礼进行曲。有春天葬礼进行曲,夏天葬礼进行曲,秋天葬礼进行曲,冬天葬礼进行曲。此处还有葬礼奏明曲,葬礼小夜曲,葬礼交响乐,葬礼钢琴前奏曲,葬礼小提琴四重奏,葬礼圆舞曲等等等等。几乎囊括了乐曲的各种形式。

为了使葬礼音乐广泛流行和普及,音乐家们还谱写了大量的葬礼通俗歌曲,葬礼摇滚乐,葬礼管弦乐,葬礼交响诗等。他还请来了全国著名通俗歌星,在市里最大体育馆举办大型演唱会,演唱各种各式的葬礼通俗歌曲,葬礼民间唱法,葬礼咏叹调等等。让死亡之声深入每一个人心,甚至不懂事的孩子。

一时间,整座城市里的夜总会、娱乐厅、舞厅、大酒店等,从白天到夜晚都奏起了死亡的音乐。在死亡之声的伴奏下,人们穿着华丽的时装,跳起了死亡的舞蹈。他们饮着死亡的饮料,喝着即将死去的美酒,嚼着即将死去的佳肴。他们摇摇晃晃,步履蹒跚,在霓虹灯下犹如鬼影幢幢。

音乐学院、歌舞剧院,每个月定期举办大型的葬礼音乐演奏会。票价昂贵得惊人,可仍人满为患,满足不了人们的需要。而那些所谓的经典音乐,古典音乐却无人问津,生意清冷。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他成了全市最受欢迎的著名人士。他的死亡的气息,他对全市的死亡所做的卓越贡献,得到了人们热烈的赞叹和反响。

他被邀请到音乐界的各个部门,做葬礼音乐的讲学报告,每天一场,一场四个小时。演讲初始,他感到非常荣耀。他坐在几千人的礼堂里,虽然他已腐烂发臭,白骨铮铮,面目可怖。

可他觉得从未有过的精力充沛,容颜秀丽。他镇定自若地讲着,讲到我们国家的命运,我们每个人的使命,我们的宏伟大业,我们的江山,我们的城市建设……,他讲着,讲着,一刻不停地讲着。渐渐地他变得口干舌燥,裸露的牙床上下不谐调的碰撞着,腐烂的肉似乎正从胳膊上、脸上,一块块地掉落下来,并冒出一团团淡淡的绿雾。可他仍然继续讲着,他几乎看不见台下的人,他只觉得两眼发黑,似乎腐烂的脓水已经将他淹没。但他仍然接连不停地讲。直到最后他可是当人们镇静下来,稍稍适应了外界的淋浴之后,举目四望,忽然感到了巨大的颓唐和沮丧。原来他们站下的地方,仍然是原来的那座城市――那座灰白、苍茫、如同废虚一般的城市。它一如既往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学校里,重又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老师们向学生们讲授着怎样找寻墓地,如何为自己准备最佳的坟墓。他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墓地的图案,画在一本又一本备课笔记上。教师们感到精疲力竭。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墓地究竟在哪里。

学校里,重又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老师们向学生们讲授着怎样找寻墓地,如何为自己准备最佳的坟墓。他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墓地的图案,画在一本又一本备课笔记上。教师们感到精疲力竭。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墓地究竟在哪里。

课堂上女教师们想着自己的丈夫、孩子,同事间的闲聊,市面上流行的时装,考虑着怎样为自己的丈夫、孩子准备可口的饭菜。而男人们则幻想自己的艳遇,想象着怎样再多占有几个女人。

而墓地那庞大、神秘和无形的阴影,却笼罩着整座城市。恐惧紧紧抓住了每个人。在人们熟睡之时,夜深人静,整座城市更是陷入一片死亡的沉寂之中。

墓地原本就是他们自己。正是他们自己为自己选择了那死亡的未来。

在这座充满了腐朽死亡气息的城市里,有一个人对于棺材的眷恋,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我头一次遇见他的时候,竟还以为他是地底下埋藏的一具腐尸复活了呢:他的皮肤发出被土壤腐蚀以后的老绿色,有的部位甚至已经开始霉烂淌汤了。他的脸孔上有一支眼眶已经掏空露出了白骨。

就是这样一具腐尸,他每天奔走于城市的各个区域,热切地希望把他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变成一具缰尸,一个活死人,一个与他同样腐烂发霉的尸体。最后再把他们统统装进一口口密不透风的棺材。他常常跟人们说,棺材能够给人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快乐和幸福,带来人们渴望的光明和温暖,又使人们的死亡有了最终的归宿。

这个人就这样带着浑身的腐肉和死亡的气息,开始在城市里大力推广棺材行业,创办了第一家棺材制造有限总公司。他利用手中的职权和关系网,将市里其它基建用的木材、金属、塑料、纸张,总之一切原材料,都挪用来建造棺材,各式各样的棺材。 他高薪聘请美术学院的人,专门为棺材的造型进行设计;他还请来音乐界的著名人士,谱写了各种类型的葬礼进行曲。有春天葬礼进行曲,夏天葬礼进行曲,秋天葬礼进行曲,冬天葬礼进行曲。此处还有葬礼奏明曲,葬礼小夜曲,葬礼交响乐,葬礼钢琴前奏曲,葬礼小提琴四重奏,葬礼圆舞曲等等等等。几乎囊括了乐曲的各种形式。

为了使葬礼音乐广泛流行和普及,音乐家们还谱写了大量的葬礼通俗歌曲,葬礼摇滚乐,葬礼管弦乐,葬礼交响诗等。他还请来了全国著名通俗歌星,在市里最大体育馆举办大型演唱会,演唱各种各式的葬礼通俗歌曲,葬礼民间唱法,葬礼咏叹调等等。让死亡之声深入每一个人心,甚至不懂事的孩子。

一时间,整座城市里的夜总会、娱乐厅、舞厅、大酒店等,从白天到夜晚都奏起了死亡的音乐。在死亡之声的伴奏下,人们穿着华丽的时装,跳起了死亡的舞蹈。他们饮着死亡的饮料,喝着即将死去的美酒,嚼着即将死去的佳肴。他们摇摇晃晃,步履蹒跚,在霓虹灯下犹如鬼影幢幢。

音乐学院、歌舞剧院,每个月定期举办大型的葬礼音乐演奏会。票价昂贵得惊人,可仍人满为患,满足不了人们的需要。而那些所谓的经典音乐,古典音乐却无人问津,生意清冷。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他成了全市最受欢迎的著名人士。他的死亡的气息,他对全市的死亡所做的卓越贡献,得到了人们热烈的赞叹和反响。

他被邀请到音乐界的各个部门,做葬礼音乐的讲学报告,每天一场,一场四个小时。演讲初始,他感到非常荣耀。他坐在几千人的礼堂里,虽然他已腐烂发臭,白骨铮铮,面目可怖。

可他觉得从未有过的精力充沛,容颜秀丽。他镇定自若地讲着,讲到我们国家的命运,我们每个人的使命,我们的宏伟大业,我们的江山,我们的城市建设……,他讲着,讲着,一刻不停地讲着。渐渐地他变得口干舌燥,裸露的牙床上下不谐调的碰撞着,腐烂的肉似乎正从胳膊上、脸上,一块块地掉落下来,并冒出一团团淡淡的绿雾。可他仍然继续讲着,他几乎看不见台下的人,他只觉得两眼发黑,似乎腐烂的脓水已经将他淹没。但他仍然接连不停地讲。直到最后他可是当人们镇静下来,稍稍适应了外界的淋浴之后,举目四望,忽然感到了巨大的颓唐和沮丧。原来他们站下的地方,仍然是原来的那座城市――那座灰白、苍茫、如同废虚一般的城市。它一如既往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学校里,重又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老师们向学生们讲授着怎样找寻墓地,如何为自己准备最佳的坟墓。他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墓地的图案,画在一本又一本备课笔记上。教师们感到精疲力竭。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墓地究竟在哪里。

学校里,重又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老师们向学生们讲授着怎样找寻墓地,如何为自己准备最佳的坟墓。他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墓地的图案,画在一本又一本备课笔记上。教师们感到精疲力竭。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墓地究竟在哪里。

课堂上女教师们想着自己的丈夫、孩子,同事间的闲聊,市面上流行的时装,考虑着怎样为自己的丈夫、孩子准备可口的饭菜。而男人们则幻想自己的艳遇,想象着怎样再多占有几个女人。

而墓地那庞大、神秘和无形的阴影,却笼罩着整座城市。恐惧紧紧抓住了每个人。在人们熟睡之时,夜深人静,整座城市更是陷入一片死亡的沉寂之中。

墓地原本就是他们自己。正是他们自己为自己选择了那死亡的未来。

在这座充满了腐朽死亡气息的城市里,有一个人对于棺材的眷恋,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我头一次遇见他的时候,竟还以为他是地底下埋藏的一具腐尸复活了呢:他的皮肤发出被土壤腐蚀以后的老绿色,有的部位甚至已经开始霉烂淌汤了。他的脸孔上有一支眼眶已经掏空露出了白骨。

就是这样一具腐尸,他每天奔走于城市的各个区域,热切地希望把他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变成一具缰尸,一个活死人,一个与他同样腐烂发霉的尸体。最后再把他们统统装进一口口密不透风的棺材。他常常跟人们说,棺材能够给人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快乐和幸福,带来人们渴望的光明和温暖,又使人们的死亡有了最终的归宿。

这个人就这样带着浑身的腐肉和死亡的气息,开始在城市里大力推广棺材行业,创办了第一家棺材制造有限总公司。他利用手中的职权和关系网,将市里其它基建用的木材、金属、塑料、纸张,总之一切原材料,都挪用来建造棺材,各式各样的棺材。 他高薪聘请美术学院的人,专门为棺材的造型进行设计;他还请来音乐界的著名人士,谱写了各种类型的葬礼进行曲。有春天葬礼进行曲,夏天葬礼进行曲,秋天葬礼进行曲,冬天葬礼进行曲。此处还有葬礼奏明曲,葬礼小夜曲,葬礼交响乐,葬礼钢琴前奏曲,葬礼小提琴四重奏,葬礼圆舞曲等等等等。几乎囊括了乐曲的各种形式。

为了使葬礼音乐广泛流行和普及,音乐家们还谱写了大量的葬礼通俗歌曲,葬礼摇滚乐,葬礼管弦乐,葬礼交响诗等。他还请来了全国著名通俗歌星,在市里最大体育馆举办大型演唱会,演唱各种各式的葬礼通俗歌曲,葬礼民间唱法,葬礼咏叹调等等。让死亡之声深入每一个人心,甚至不懂事的孩子。

一时间,整座城市里的夜总会、娱乐厅、舞厅、大酒店等,从白天到夜晚都奏起了死亡的音乐。在死亡之声的伴奏下,人们穿着华丽的时装,跳起了死亡的舞蹈。他们饮着死亡的饮料,喝着即将死去的美酒,嚼着即将死去的佳肴。他们摇摇晃晃,步履蹒跚,在霓虹灯下犹如鬼影幢幢。

音乐学院、歌舞剧院,每个月定期举办大型的葬礼音乐演奏会。票价昂贵得惊人,可仍人满为患,满足不了人们的需要。而那些所谓的经典音乐,古典音乐却无人问津,生意清冷。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他成了全市最受欢迎的著名人士。他的死亡的气息,他对全市的死亡所做的卓越贡献,得到了人们热烈的赞叹和反响。

他被邀请到音乐界的各个部门,做葬礼音乐的讲学报告,每天一场,一场四个小时。演讲初始,他感到非常荣耀。他坐在几千人的礼堂里,虽然他已腐烂发臭,白骨铮铮,面目可怖。

可他觉得从未有过的精力充沛,容颜秀丽。他镇定自若地讲着,讲到我们国家的命运,我们每个人的使命,我们的宏伟大业,我们的江山,我们的城市建设……,他讲着,讲着,一刻不停地讲着。渐渐地他变得口干舌燥,裸露的牙床上下不谐调的碰撞着,腐烂的肉似乎正从胳膊上、脸上,一块块地掉落下来,并冒出一团团淡淡的绿雾。可他仍然继续讲着,他几乎看不见台下的人,他只觉得两眼发黑,似乎腐烂的脓水已经将他淹没。但他仍然接连不停地讲。直到最后他可是当人们镇静下来,稍稍适应了外界的淋浴之后,举目四望,忽然感到了巨大的颓唐和沮丧。原来他们站下的地方,仍然是原来的那座城市――那座灰白、苍茫、如同废虚一般的城市。它一如既往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学校里,重又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老师们向学生们讲授着怎样找寻墓地,如何为自己准备最佳的坟墓。他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墓地的图案,画在一本又一本备课笔记上。教师们感到精疲力竭。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墓地究竟在哪里。

学校里,重又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老师们向学生们讲授着怎样找寻墓地,如何为自己准备最佳的坟墓。他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墓地的图案,画在一本又一本备课笔记上。教师们感到精疲力竭。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墓地究竟在哪里。

课堂上女教师们想着自己的丈夫、孩子,同事间的闲聊,市面上流行的时装,考虑着怎样为自己的丈夫、孩子准备可口的饭菜。而男人们则幻想自己的艳遇,想象着怎样再多占有几个女人。

而墓地那庞大、神秘和无形的阴影,却笼罩着整座城市。恐惧紧紧抓住了每个人。在人们熟睡之时,夜深人静,整座城市更是陷入一片死亡的沉寂之中。

墓地原本就是他们自己。正是他们自己为自己选择了那死亡的未来。

在这座充满了腐朽死亡气息的城市里,有一个人对于棺材的眷恋,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我头一次遇见他的时候,竟还以为他是地底下埋藏的一具腐尸复活了呢:他的皮肤发出被土壤腐蚀以后的老绿色,有的部位甚至已经开始霉烂淌汤了。他的脸孔上有一支眼眶已经掏空露出了白骨。

就是这样一具腐尸,他每天奔走于城市的各个区域,热切地希望把他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变成一具缰尸,一个活死人,一个与他同样腐烂发霉的尸体。最后再把他们统统装进一口口密不透风的棺材。他常常跟人们说,棺材能够给人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快乐和幸福,带来人们渴望的光明和温暖,又使人们的死亡有了最终的归宿。

这个人就这样带着浑身的腐肉和死亡的气息,开始在城市里大力推广棺材行业,创办了第一家棺材制造有限总公司。他利用手中的职权和关系网,将市里其它基建用的木材、金属、塑料、纸张,总之一切原材料,都挪用来建造棺材,各式各样的棺材。 他高薪聘请美术学院的人,专门为棺材的造型进行设计;他还请来音乐界的著名人士,谱写了各种类型的葬礼进行曲。有春天葬礼进行曲,夏天葬礼进行曲,秋天葬礼进行曲,冬天葬礼进行曲。此处还有葬礼奏明曲,葬礼小夜曲,葬礼交响乐,葬礼钢琴前奏曲,葬礼小提琴四重奏,葬礼圆舞曲等等等等。几乎囊括了乐曲的各种形式。

为了使葬礼音乐广泛流行和普及,音乐家们还谱写了大量的葬礼通俗歌曲,葬礼摇滚乐,葬礼管弦乐,葬礼交响诗等。他还请来了全国著名通俗歌星,在市里最大体育馆举办大型演唱会,演唱各种各式的葬礼通俗歌曲,葬礼民间唱法,葬礼咏叹调等等。让死亡之声深入每一个人心,甚至不懂事的孩子。

一时间,整座城市里的夜总会、娱乐厅、舞厅、大酒店等,从白天到夜晚都奏起了死亡的音乐。在死亡之声的伴奏下,人们穿着华丽的时装,跳起了死亡的舞蹈。他们饮着死亡的饮料,喝着即将死去的美酒,嚼着即将死去的佳肴。他们摇摇晃晃,步履蹒跚,在霓虹灯下犹如鬼影幢幢。

音乐学院、歌舞剧院,每个月定期举办大型的葬礼音乐演奏会。票价昂贵得惊人,可仍人满为患,满足不了人们的需要。而那些所谓的经典音乐,古典音乐却无人问津,生意清冷。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他成了全市最受欢迎的著名人士。他的死亡的气息,他对全市的死亡所做的卓越贡献,得到了人们热烈的赞叹和反响。

他被邀请到音乐界的各个部门,做葬礼音乐的讲学报告,每天一场,一场四个小时。演讲初始,他感到非常荣耀。他坐在几千人的礼堂里,虽然他已腐烂发臭,白骨铮铮,面目可怖。

可他觉得从未有过的精力充沛,容颜秀丽。他镇定自若地讲着,讲到我们国家的命运,我们每个人的使命,我们的宏伟大业,我们的江山,我们的城市建设……,他讲着,讲着,一刻不停地讲着。渐渐地他变得口干舌燥,裸露的牙床上下不谐调的碰撞着,腐烂的肉似乎正从胳膊上、脸上,一块块地掉落下来,并冒出一团团淡淡的绿雾。可他仍然继续讲着,他几乎看不见台下的人,他只觉得两眼发黑,似乎腐烂的脓水已经将他淹没。但他仍然接连不停地讲。直到最后他可是当人们镇静下来,稍稍适应了外界的淋浴之后,举目四望,忽然感到了巨大的颓唐和沮丧。原来他们站下的地方,仍然是原来的那座城市――那座灰白、苍茫、如同废虚一般的城市。它一如既往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学校里,重又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老师们向学生们讲授着怎样找寻墓地,如何为自己准备最佳的坟墓。他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墓地的图案,画在一本又一本备课笔记上。教师们感到精疲力竭。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墓地究竟在哪里。

学校里,重又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老师们向学生们讲授着怎样找寻墓地,如何为自己准备最佳的坟墓。他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墓地的图案,画在一本又一本备课笔记上。教师们感到精疲力竭。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墓地究竟在哪里。

课堂上女教师们想着自己的丈夫、孩子,同事间的闲聊,市面上流行的时装,考虑着怎样为自己的丈夫、孩子准备可口的饭菜。而男人们则幻想自己的艳遇,想象着怎样再多占有几个女人。

而墓地那庞大、神秘和无形的阴影,却笼罩着整座城市。恐惧紧紧抓住了每个人。在人们熟睡之时,夜深人静,整座城市更是陷入一片死亡的沉寂之中。

墓地原本就是他们自己。正是他们自己为自己选择了那死亡的未来。

在这座充满了腐朽死亡气息的城市里,有一个人对于棺材的眷恋,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我头一次遇见他的时候,竟还以为他是地底下埋藏的一具腐尸复活了呢:他的皮肤发出被土壤腐蚀以后的老绿色,有的部位甚至已经开始霉烂淌汤了。他的脸孔上有一支眼眶已经掏空露出了白骨。

就是这样一具腐尸,他每天奔走于城市的各个区域,热切地希望把他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变成一具缰尸,一个活死人,一个与他同样腐烂发霉的尸体。最后再把他们统统装进一口口密不透风的棺材。他常常跟人们说,棺材能够给人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快乐和幸福,带来人们渴望的光明和温暖,又使人们的死亡有了最终的归宿。

这个人就这样带着浑身的腐肉和死亡的气息,开始在城市里大力推广棺材行业,创办了第一家棺材制造有限总公司。他利用手中的职权和关系网,将市里其它基建用的木材、金属、塑料、纸张,总之一切原材料,都挪用来建造棺材,各式各样的棺材。 他高薪聘请美术学院的人,专门为棺材的造型进行设计;他还请来音乐界的著名人士,谱写了各种类型的葬礼进行曲。有春天葬礼进行曲,夏天葬礼进行曲,秋天葬礼进行曲,冬天葬礼进行曲。此处还有葬礼奏明曲,葬礼小夜曲,葬礼交响乐,葬礼钢琴前奏曲,葬礼小提琴四重奏,葬礼圆舞曲等等等等。几乎囊括了乐曲的各种形式。

为了使葬礼音乐广泛流行和普及,音乐家们还谱写了大量的葬礼通俗歌曲,葬礼摇滚乐,葬礼管弦乐,葬礼交响诗等。他还请来了全国著名通俗歌星,在市里最大体育馆举办大型演唱会,演唱各种各式的葬礼通俗歌曲,葬礼民间唱法,葬礼咏叹调等等。让死亡之声深入每一个人心,甚至不懂事的孩子。

一时间,整座城市里的夜总会、娱乐厅、舞厅、大酒店等,从白天到夜晚都奏起了死亡的音乐。在死亡之声的伴奏下,人们穿着华丽的时装,跳起了死亡的舞蹈。他们饮着死亡的饮料,喝着即将死去的美酒,嚼着即将死去的佳肴。他们摇摇晃晃,步履蹒跚,在霓虹灯下犹如鬼影幢幢。

音乐学院、歌舞剧院,每个月定期举办大型的葬礼音乐演奏会。票价昂贵得惊人,可仍人满为患,满足不了人们的需要。而那些所谓的经典音乐,古典音乐却无人问津,生意清冷。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他成了全市最受欢迎的著名人士。他的死亡的气息,他对全市的死亡所做的卓越贡献,得到了人们热烈的赞叹和反响。

他被邀请到音乐界的各个部门,做葬礼音乐的讲学报告,每天一场,一场四个小时。演讲初始,他感到非常荣耀。他坐在几千人的礼堂里,虽然他已腐烂发臭,白骨铮铮,面目可怖。

可他觉得从未有过的精力充沛,容颜秀丽。他镇定自若地讲着,讲到我们国家的命运,我们每个人的使命,我们的宏伟大业,我们的江山,我们的城市建设……,他讲着,讲着,一刻不停地讲着。渐渐地他变得口干舌燥,裸露的牙床上下不谐调的碰撞着,腐烂的肉似乎正从胳膊上、脸上,一块块地掉落下来,并冒出一团团淡淡的绿雾。可他仍然继续讲着,他几乎看不见台下的人,他只觉得两眼发黑,似乎腐烂的脓水已经将他淹没。但他仍然接连不停地讲。直到最后他可是当人们镇静下来,稍稍适应了外界的淋浴之后,举目四望,忽然感到了巨大的颓唐和沮丧。原来他们站下的地方,仍然是原来的那座城市――那座灰白、苍茫、如同废虚一般的城市。它一如既往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学校里,重又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老师们向学生们讲授着怎样找寻墓地,如何为自己准备最佳的坟墓。他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墓地的图案,画在一本又一本备课笔记上。教师们感到精疲力竭。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墓地究竟在哪里。

学校里,重又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老师们向学生们讲授着怎样找寻墓地,如何为自己准备最佳的坟墓。他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墓地的图案,画在一本又一本备课笔记上。教师们感到精疲力竭。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墓地究竟在哪里。

课堂上女教师们想着自己的丈夫、孩子,同事间的闲聊,市面上流行的时装,考虑着怎样为自己的丈夫、孩子准备可口的饭菜。而男人们则幻想自己的艳遇,想象着怎样再多占有几个女人。

而墓地那庞大、神秘和无形的阴影,却笼罩着整座城市。恐惧紧紧抓住了每个人。在人们熟睡之时,夜深人静,整座城市更是陷入一片死亡的沉寂之中。

墓地原本就是他们自己。正是他们自己为自己选择了那死亡的未来。

在这座充满了腐朽死亡气息的城市里,有一个人对于棺材的眷恋,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我头一次遇见他的时候,竟还以为他是地底下埋藏的一具腐尸复活了呢:他的皮肤发出被土壤腐蚀以后的老绿色,有的部位甚至已经开始霉烂淌汤了。他的脸孔上有一支眼眶已经掏空露出了白骨。

就是这样一具腐尸,他每天奔走于城市的各个区域,热切地希望把他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变成一具缰尸,一个活死人,一个与他同样腐烂发霉的尸体。最后再把他们统统装进一口口密不透风的棺材。他常常跟人们说,棺材能够给人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快乐和幸福,带来人们渴望的光明和温暖,又使人们的死亡有了最终的归宿。

这个人就这样带着浑身的腐肉和死亡的气息,开始在城市里大力推广棺材行业,创办了第一家棺材制造有限总公司。他利用手中的职权和关系网,将市里其它基建用的木材、金属、塑料、纸张,总之一切原材料,都挪用来建造棺材,各式各样的棺材。 他高薪聘请美术学院的人,专门为棺材的造型进行设计;他还请来音乐界的著名人士,谱写了各种类型的葬礼进行曲。有春天葬礼进行曲,夏天葬礼进行曲,秋天葬礼进行曲,冬天葬礼进行曲。此处还有葬礼奏明曲,葬礼小夜曲,葬礼交响乐,葬礼钢琴前奏曲,葬礼小提琴四重奏,葬礼圆舞曲等等等等。几乎囊括了乐曲的各种形式。

为了使葬礼音乐广泛流行和普及,音乐家们还谱写了大量的葬礼通俗歌曲,葬礼摇滚乐,葬礼管弦乐,葬礼交响诗等。他还请来了全国著名通俗歌星,在市里最大体育馆举办大型演唱会,演唱各种各式的葬礼通俗歌曲,葬礼民间唱法,葬礼咏叹调等等。让死亡之声深入每一个人心,甚至不懂事的孩子。

一时间,整座城市里的夜总会、娱乐厅、舞厅、大酒店等,从白天到夜晚都奏起了死亡的音乐。在死亡之声的伴奏下,人们穿着华丽的时装,跳起了死亡的舞蹈。他们饮着死亡的饮料,喝着即将死去的美酒,嚼着即将死去的佳肴。他们摇摇晃晃,步履蹒跚,在霓虹灯下犹如鬼影幢幢。

音乐学院、歌舞剧院,每个月定期举办大型的葬礼音乐演奏会。票价昂贵得惊人,可仍人满为患,满足不了人们的需要。而那些所谓的经典音乐,古典音乐却无人问津,生意清冷。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他成了全市最受欢迎的著名人士。他的死亡的气息,他对全市的死亡所做的卓越贡献,得到了人们热烈的赞叹和反响。

他被邀请到音乐界的各个部门,做葬礼音乐的讲学报告,每天一场,一场四个小时。演讲初始,他感到非常荣耀。他坐在几千人的礼堂里,虽然他已腐烂发臭,白骨铮铮,面目可怖。

可他觉得从未有过的精力充沛,容颜秀丽。他镇定自若地讲着,讲到我们国家的命运,我们每个人的使命,我们的宏伟大业,我们的江山,我们的城市建设……,他讲着,讲着,一刻不停地讲着。渐渐地他变得口干舌燥,裸露的牙床上下不谐调的碰撞着,腐烂的肉似乎正从胳膊上、脸上,一块块地掉落下来,并冒出一团团淡淡的绿雾。可他仍然继续讲着,他几乎看不见台下的人,他只觉得两眼发黑,似乎腐烂的脓水已经将他淹没。但他仍然接连不停地讲。直到最后他可是当人们镇静下来,稍稍适应了外界的淋浴之后,举目四望,忽然感到了巨大的颓唐和沮丧。原来他们站下的地方,仍然是原来的那座城市――那座灰白、苍茫、如同废虚一般的城市。它一如既往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学校里,重又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老师们向学生们讲授着怎样找寻墓地,如何为自己准备最佳的坟墓。他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墓地的图案,画在一本又一本备课笔记上。教师们感到精疲力竭。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墓地究竟在哪里。

学校里,重又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老师们向学生们讲授着怎样找寻墓地,如何为自己准备最佳的坟墓。他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墓地的图案,画在一本又一本备课笔记上。教师们感到精疲力竭。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墓地究竟在哪里。

课堂上女教师们想着自己的丈夫、孩子,同事间的闲聊,市面上流行的时装,考虑着怎样为自己的丈夫、孩子准备可口的饭菜。而男人们则幻想自己的艳遇,想象着怎样再多占有几个女人。

而墓地那庞大、神秘和无形的阴影,却笼罩着整座城市。恐惧紧紧抓住了每个人。在人们熟睡之时,夜深人静,整座城市更是陷入一片死亡的沉寂之中。

墓地原本就是他们自己。正是他们自己为自己选择了那死亡的未来。

在这座充满了腐朽死亡气息的城市里,有一个人对于棺材的眷恋,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我头一次遇见他的时候,竟还以为他是地底下埋藏的一具腐尸复活了呢:他的皮肤发出被土壤腐蚀以后的老绿色,有的部位甚至已经开始霉烂淌汤了。他的脸孔上有一支眼眶已经掏空露出了白骨。

就是这样一具腐尸,他每天奔走于城市的各个区域,热切地希望把他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变成一具缰尸,一个活死人,一个与他同样腐烂发霉的尸体。最后再把他们统统装进一口口密不透风的棺材。他常常跟人们说,棺材能够给人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快乐和幸福,带来人们渴望的光明和温暖,又使人们的死亡有了最终的归宿。

这个人就这样带着浑身的腐肉和死亡的气息,开始在城市里大力推广棺材行业,创办了第一家棺材制造有限总公司。他利用手中的职权和关系网,将市里其它基建用的木材、金属、塑料、纸张,总之一切原材料,都挪用来建造棺材,各式各样的棺材。 他高薪聘请美术学院的人,专门为棺材的造型进行设计;他还请来音乐界的著名人士,谱写了各种类型的葬礼进行曲。有春天葬礼进行曲,夏天葬礼进行曲,秋天葬礼进行曲,冬天葬礼进行曲。此处还有葬礼奏明曲,葬礼小夜曲,葬礼交响乐,葬礼钢琴前奏曲,葬礼小提琴四重奏,葬礼圆舞曲等等等等。几乎囊括了乐曲的各种形式。

为了使葬礼音乐广泛流行和普及,音乐家们还谱写了大量的葬礼通俗歌曲,葬礼摇滚乐,葬礼管弦乐,葬礼交响诗等。他还请来了全国著名通俗歌星,在市里最大体育馆举办大型演唱会,演唱各种各式的葬礼通俗歌曲,葬礼民间唱法,葬礼咏叹调等等。让死亡之声深入每一个人心,甚至不懂事的孩子。

一时间,整座城市里的夜总会、娱乐厅、舞厅、大酒店等,从白天到夜晚都奏起了死亡的音乐。在死亡之声的伴奏下,人们穿着华丽的时装,跳起了死亡的舞蹈。他们饮着死亡的饮料,喝着即将死去的美酒,嚼着即将死去的佳肴。他们摇摇晃晃,步履蹒跚,在霓虹灯下犹如鬼影幢幢。

音乐学院、歌舞剧院,每个月定期举办大型的葬礼音乐演奏会。票价昂贵得惊人,可仍人满为患,满足不了人们的需要。而那些所谓的经典音乐,古典音乐却无人问津,生意清冷。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他成了全市最受欢迎的著名人士。他的死亡的气息,他对全市的死亡所做的卓越贡献,得到了人们热烈的赞叹和反响。

他被邀请到音乐界的各个部门,做葬礼音乐的讲学报告,每天一场,一场四个小时。演讲初始,他感到非常荣耀。他坐在几千人的礼堂里,虽然他已腐烂发臭,白骨铮铮,面目可怖。

可他觉得从未有过的精力充沛,容颜秀丽。他镇定自若地讲着,讲到我们国家的命运,我们每个人的使命,我们的宏伟大业,我们的江山,我们的城市建设……,他讲着,讲着,一刻不停地讲着。渐渐地他变得口干舌燥,裸露的牙床上下不谐调的碰撞着,腐烂的肉似乎正从胳膊上、脸上,一块块地掉落下来,并冒出一团团淡淡的绿雾。可他仍然继续讲着,他几乎看不见台下的人,他只觉得两眼发黑,似乎腐烂的脓水已经将他淹没。但他仍然接连不停地讲。直到最后他

建设

你,总是知道我的心,知道我想吃什么、干什么、心情是什么。当我心里的那个城市正在下暴风雨的时候,你总会为我遮出一片天地;当心里那个城市着火时,你总会用静淌的水为我扑灭大火;当那个城市在欢乐时,你总会蹦来,跟我们一样露出会心的微笑。

你,不会在乎我对你不闻不问,你不会在意我怎样对待你,你总会在我需要你时出现,因为你是我最亲密的朋友。

你,总是向着我,不对我吼,不指责我。记得那个夜晚,晚风在耳边轻轻拂过,隐隐听见树叶在唱歌,它慢悠悠地唱,每个音符都带着一分忧伤。每个音符像溪水一样静静淌向我的心房,我的心冰凉冰凉,我想哭,抱着你号啕大哭。我流下豆大般的泪珠,哭出一篇凄惨的乐章,但我怕你说我不坚强;我想笑,但总也流露不出真挚的微笑。“呜,呜……”一声声如同蜜蜂般的“鸣叫”不禁意地从我的喉咙中溜了出来。我多想把它锁起来,但我不能跟它比凄凉,因为它实在太悲伤,所以偷偷地跑了出来。

我实在忍不住了,心里十分纠结。我开始大哭起来,眼泪像山泉,像洪水,像暴风雨从泪隙里流了出来。我的眼眶红了,我变成了熊猫亲戚了;我的眼睛湿润了,眼角感到丝丝凉意。我抱起你,本想跟你一起说说话,让我心里的那份悲伤化成风轻轻吹向远方,但我却看到你一幅嬉皮笑脸的样子。你两颗又黑又圆,闪闪发亮的黑珍珠般的眼睛多有趣,你乌黑乌黑的鼻子下几根细细的黑胡须多神气,最重的还是你那正在哈哈大笑的嘴巴多幽默。正因为你那张在笑的嘴巴,我感到你是在嘲笑我。我把你扔到了地上,我重重地砸,狠狠地砸,使出吃奶的力气。你,躺在了冰凉的地板上,你一声不吭,依然露出了真挚中带着几分忧郁的笑。我懂了,你在担心我。

……

你,总是知道我的心。因为我对你有一丝牵挂,因为你对我一番关爱,因为你是我最亲密的朋友——泰迪熊

温州建设小学(大南)

姓名:蒋嘉丽

班级:五(七)班

指导老师:潘晓雷

电话:13968868816

已有 12 人评分威望零钱收起理由 1235444 + 5 + 5 chenxinhong + 5 + 5 chenzhehua + 5 + 5小女孩有潜力 191012095 + 5 + 5精品文章 wen文 + 5总评分: 威望 + 60 零钱 + 60 查看全部评分

建设节水型城市

水是生命之源,万物的起点,生命离开了水,就会枯竭、凋谢、死亡,人类的生活离不开水。我们生活中却是时常浪费着这一大自然所赐予的生命瑰宝。

例如,在生活中,时常有人水龙头开了不关,让水资源一点一滴地流失,这种现象刚开始不会觉得在意,可是时间长了,日积月累,所列出来的数字还是很客观的:一个关不紧的水龙头一个月流掉1至6立方米水,一个漏水的马桶一个月流掉3至25立方米的水……而从国家的方面来说,据统计,我国目前缺水总量估计为400亿立方米,每年受旱面积200万~260万平方千米,影响粮食产量150亿~200亿千克,影响工业产值2000多亿元,全国还有7000万人饮水困难。缺水对环境和人的身心健康都有着严重的影响。这些现象正在危害着我们的生命!

大家可能会吃惊,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在生活中处处可见的浪费水的现象,竟有如此严重的后果。但是我们不必惊慌,因为这是可以改变的。改变一个世界可能很难,改变一个国家也不容易,但是改变一个城市,改变一个家庭,改变自己,就会相对容易了。面对频频告急的全国用水形势,每个家庭的行动对于目前建设节水型社会的行动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我们先从自己做起,在看到水龙头没关紧时,我们只要向前迈一步,用手关上它,就能让世界上少一份浪费的水,多一份能利用的水,这一小小的举动可能会感染他人,让别人也在看到这一现象后也向前迈那一小步。一个人的一小步不代表什么,可是全世界的人的一小步却是现如今人类文明社会的一大步。我们也可以利用现在的高科技来为节约水资源做贡献。专家说,如果全国的城市家庭都把坐便器或淋浴器换成节水产品,每月就可节水4.9亿吨。在家务中,洗衣服时用的洗衣机其实是最浪费水的,以北京市为例,北京居民生活用水量每月超过8吨的用户占总用户的50%至80%,有绝大部分的水量都是家庭洗衣用水,据统计,洗衣用水占家庭用水的1/3,一般洗衣机洗一次衣服用水就在150升-180升之间,目前我国城市的洗衣机约有1.2亿台,若以每周三次的使用频率来计算,每年全部洗衣机耗水量至少30亿立方米。但是,如果把这些洗衣机都换成节水型洗衣机,一年下来,大约能节省下714个昆明湖或93个怀柔水库。可是这项想法虽节水却不招广大消费者的喜爱,消费者目前购买洗衣机的核心元素还不是节水,而是省钱、省力、省心,却没有人想到去省水,为保护国家的水资源做出贡献。既然高科技节水不提倡,我们也可以从生活中的小妙招来为节水做贡献。

一.水的多用性。洗脸的水可以洗脚,洗完脚的水可以冲厕所,当三件事情不能连续做时,我们可以先在家中预备一个收集废水的大桶,将生活中方方面面的水都收集起来,再来利用。按这种方法做,一个三口之家每月可节水1吨左右。

二.节水的利处。用洗米水、煮面水清洗碗筷,不仅可以节省生活用水,还能减少洗洁精的污染;用洗菜水、洗衣水、洗澡水等清洗所剩下来的水浇花、洗车,既环保又能美观我们的生活;用养鱼的水浇花,还能促进花草树木的生长呢!

三.在生活中少用水。有的人吃瓜果蔬菜一定要用洗涤灵清洗,才放心吃,可用了这种方式清洗的瓜果蔬菜还要用清水再冲刷几遍才能食用,如果我们改用盐浸泡消毒,只要用清水清洗一遍便足矣;如果每次用抽水马桶时,都觉得冲刷的水用得太多了,可以在水箱里竖放一块砖头或一只装满水的大可乐瓶,以减少每次的冲水量,但要避免不会妨碍水箱部件运动的安全,产生安全隐患。6升一下的马桶可以不必要安放这些东西。避免长时间淋浴也是可以帮助我们节约水的。

四.定期检查盛水物的损坏,可以避免多余的水漏泄出来。如,茶杯、茶壶、还有马桶上的水箱,如果觉得马桶上的水箱难检查,可以在水箱中滴几滴食用色素,等20分钟,如果有刚刚使用的食用色素的颜色的水流入马桶,就表示这水箱在漏水。还有水管,冬天时,水管如果冻结了,不要用火烤或开水烫,因为那样会使水管因突然膨胀而损害,应当用热毛巾裹住水管帮助化冻。

建设节水型城市,要从身边的小事做起,让我们炳着一颗炙热的热爱着生命,热爱着大自然的心去为我们未来更美好更和谐的社会一起做出贡献,让我们的地球更富生机!

三明三中初一:郭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