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字作文_____也美丽(共九篇)

无车日____有感于低碳生活(重庆市南岸区珊瑚实验小学校)||| 还记得,9月22号是世界无车日吗?当然,今年我也对爸爸进行了深刻的“教育”—— “不行,我约好了九点钟见,怎能坐公交车呢?” “那你对你朋友说晚一点嘛,让他也坐公交车。” “定好的时间怎么可以随便改动!” “现在都提倡‘低碳生活’。” “再怎么提倡‘低碳’,也不能耽误工作……”爸爸有点儿不耐烦。 “爸爸——你应该告诉你的朋友,虽然少开一天车,不能减排多少废气,但是如果人人都少开一天车,城市不就会变得很清新了吗?况且,废气污染不是最危险的杀手,危险的是我们思想的麻痹、不重视,这一天的诞生,就是为了让我们的思想警惕起来……” 我在一旁激情高昂地“教导”着,再加上妈妈的“煽风点火”,爸爸好似若有感悟,便欣然答应了,“这样啊——好吧……”但是由于没有车,我也只好沿着马路步行去参加同学的派对了。 一路上,车辆明显减少了,与往日截然不同:平日里五花八门的私家车今天也格外的守规矩,马路宽畅了,公交车不再像通常那样,因为交通堵塞而不断地排放着呛人咽喉的废气;人们有的坐公交车,也不乏步行者,还有许多市民选择骑自行车来提倡“节能减排”,我的心情也愉悦了许多,仿佛头上有一片艳阳天,脚下又似踩着一片软绵绵的草地,清风浣洗着重庆,清脆的虫鸣,伴着泥土土花草的芬芳,沁入这坐城市的心脾…… 突然,一阵尘土扑面而来,当我想寻找原因时,只见一辆黑色小汽车扬长而去,留下一串串乌黑熏人的废气,旁人连声指骂:“真过分,今天开车也就算了,还抢红灯,车速那么快……,撞人不犯罪吗?”与我路过的一位大妈满不高兴地念叨着,接着又是一阵费力的咳嗽,是啊,这样的行为真是大煞风景。扬起的灰尘逐渐落下,可我的心却悬得更高,要是有那么一天该多好啊——中国的每一个365天都是蓝天白云,不会再从新闻里听到因为大气污染而导致我们无法见到小鸟在美丽的天空里自由飞翔,也不会再从报纸里看见死于车祸中的同龄儿童,更不会因为水源污染、空气污染所导致的不可治愈的怪病降临到每个人的人身上……所以,我真的希望,长大能成为一位杰出的科学家,用智慧设计出以二氧化碳为动力,并且可以同时排放出新鲜空气的神车,如果它能飞,就更好了——当道路堵塞时,我们就不用在这儿傻傻地等待,当然,这是一辆有爱心的车,以人格保证,它绝对不会胡乱撞人,残害生命……这或许是比较遥远的目标,但现在,今天,我诚邀大家尽量不坐私车,参与我们的健康步行吧,为我们的美好家园作出一点小小的贡献!

梦_____续写;凡卡

小凡卡寄完信以后老板家里,幻想着爷爷会怎样来接他,他会过着怎样清贫而幸福的生活。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他走进了梦的世界……

凡卡来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很美丽,环境也很清幽,完全没有在老板家的那种嘈杂的声音。他的面前有一道门,他轻轻地把门推开。里面有一铺暖炕,炕上坐着他的爷爷,耷拉着两条腿,正在念他的信,泥鳅在炕边摇着尾巴走来走去……

唉!可怜的小凡卡,他的梦是多么的甜蜜,多么美好,如果他永远不醒,永远活在那个梦幻的世界的话,他或许会和他的爷爷过着幸福的生活;但是,他醒了_____他醒来以后,那些美好的梦境一下子消失了,面前屹立着的,只有那尊昏暗的神像……

他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知道,他的爷爷即将要来接他,带他离开这个痛苦的地方。他兴冲冲地跑了出去。他在等他的爷爷。他站在门口,伸长了脖子往远处看,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但是,天公不作美。小凡卡的爷爷没有来,而那个狠心的老板娘却来了。她见小凡卡不干活却在门口玩,便拿起皮鞭来打他。终于被激怒了,他对着老板娘大吼:"我受够你了,我告诉你,我已经给我爷爷写了信,让他把我接回家,他马上就会来的!""什么?寄信,你哪里来的钱买邮票?是不是偷了我的钱!""什么邮票,邮票是什么,写信还要邮票吗?"凡卡愣住了。"小兔崽子,寄信不贴邮票,还想让你爷爷来接你,做梦吧!"说完,那个黑了心的老板娘又更加用力打小凡卡了……

唉。可怜的小凡卡,他那美好的梦一点一点地被残酷的现实吞没了……

汐残筱______

汐残筱______明明似乎很理解这个笔名,可是……我怎么读不懂呢?是因为这个名字太深奥,还是……我,读不懂你的忧伤?

——题记

走过春,走过夏,走过秋,走过冬,冬去春来,一年四季反复轮转,一年又一年的过去。季节变了,时间变了,不变的却是那尘封心底的往事。

我知道,或许不知道,多少年来,你那发黄的日记本就像那尘封已久的心,一直被封锁在心灵的最深处,从不愿提起。

只是偶尔不经意间,在一首熟悉的音乐旋律中,在一篇似曾相识的故事情节中,在一处似曾来过的熟悉空间中你的心被牵动,你的眼神也会开始迷茫,带着……淡淡忧伤。

不知何时,我发现你的语言中处处透露着忧伤,即使看不见你,我也会想起你的忧伤,因为他总是和你在一起,牵动着我的心。

也许,青春总是有一种莫名的伤感,在岁月的指尖轻轻划过我们脸庞的时候。

我们对着星辰发呆,掌心蜿蜒流转过银色的美丽星光。

我们看远处隐约而模糊的烛火,安静的聆听夜风的低吟,像是一首忧伤的词曲。

我们看着秋风轻轻吹过落叶,翻转,飞舞,然后跌落,金黄色的落寞洒满大地。

其实,真的如此么?我常常在想,忧伤是否真的有那么多的理由?我们真的能够深切的理解以上事物并且把伤感安静的放在他们上面,盖一层美丽的纱幕?

疼痛时,不要在意然,因为疼痛是美丽的,就像飞蛾扑火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就像凤凰涅磐是一个美丽的传说……然而忧伤是钝的,把灵魂挫得美丽起来。

看见忧伤,看见噙了泪的青春,看见岁月深处,一抹朱砂凉透。

读不懂你忧伤的眼神,走不出你寂寞的期许,总想遗忘承诺,却一次次收获失落。

汐残筱______……我真的读不懂,只是我读懂了里面透露的淡淡忧伤。

_________________友

11.2月的雨微微有些凉意

11.2月的天微微有些伤感

11.2月的你微微有些陌生

11.2月的心好冷好冷。。。

__________题记

一片叶子飘飘荡荡的落下,是留恋?不舍?都有吧!

忽然醒悟,秋天已去,冬天已来

留下的只是残枝败叶

留下的只是遗憾和歉悔

我的离开

像一阵风,轻轻的,有的疼

你的消失

像一道地平线,消失的那么彻底,不留下一丝痕迹

茫茫人海,他遇见她,是几千万分之一

相遇是开始,结局是幸福

相遇是福,相知是福,相爱是福

双手合十,为你祝福

或许从我来到这个世界上那一秒

就注定我不相信爱情

就注定爱上我的人会受伤

记得有人问过我为什么不爱笑

记得当时的回答是不想笑

现在总于了解,是因为心冷了

一直以为友情会一直在

后来才明白

它会受到爱情的玷污

它会退色

它会离开

它会消失

原本很好的友情

因为爱情,碎了。。。

从此,我更讨厌爱情

或许是因为友情,或许是因为朋友。。。

一直一直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他

因为他背叛了友情

后来才明白

我并没有忘记了

一直记着他

或许是因为我还在乎那份友情。。

我多么希望能回答过去

那纯纯的友情

单纯的喜欢

但是一切都不可能了。。。

那几天,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

并且我对他不是一般的冷漠

在那僵持的局面我们一直沉默

或许我们应该沉默

为了他打破了我们之间的纯洁的友谊

为了他想踏入爱情的禁区而沉默

沉默沉默,一直好安静...

不久,我离开了,或许是为了逃避,或许是为了我们“沉默的友情“

当我写信给超级无敌大坏蛋她们问他的状况时

才知道,他就在我离开的第二天走了

走得那么彻底,那么彻底。。。

留下的,只有一封信

上面写着“对不起,祝你幸福!”

看了这短短的几个字

我哭了

为失去这份友情而哭?

对他冷漠而哭?不知道也无所谓了。真的。

现在只有祝福,郁永远祝福你!

相识是最珍惜的缘分

思念是最美丽的心情

牵挂是最真挚的心动

问候是最动听的语言

在漫长的一生中我将所有美丽的祝福送给你,祝你幸福快乐!

知足___

一直的一直 都是一个人出门 一个人背起书包上学

夏日 明媚的阳光 云淡 风清

在上学的路上 她踮着脚尖 举起那个伴随她以久的老式录音机

蝴蝶柔弱的心跳 微风温柔的呼吸

紧紧地凑在耳边 紧紧地贴近耳朵的声音

那么不经意的一天 放学的路上 有她不熟悉的竖笛课余练习组

do do so so la la so

不停闪烁 一眨一眨 小星星

从几时开始 妈妈们便会给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小天使们哼唱的歌

那么温暖的歌 那么 遥远的歌

嘿 你听到了吗?

那个男孩 腼腆的笑着 在这个好看的女孩身旁 轻轻的吹着

do do so so la la so

她一定听到了吧 虽然在那一瞬间 他们都愣住了

他 看到了藏在耳朵里的金属片

而她 看到了 同龄人不曾给过的美丽笑脸

我们是朋友了吗?

天空 在那一年变得无比清澈 干净的让人忘记了心底里的黑暗 不快

男孩小心翼翼的将竖笛递给她

你也可以的 他说

那一天在结伴同行的路上 遇到男孩从前的玩伴 他们惊讶的看着男孩身边的异类

那个胖男孩气鼓鼓的鼻洞 仿佛在张扬着 快 你这个怪物 快把他还回来

没关系的 男孩笑着说 我都在你身旁

瘦弱的男孩 第一次 和那么多人打架

满身的泥巴 伤痕 衣服都被撕破 却依然笑嘻嘻的冲着女孩说 来 我来教你竖笛

你很快就能学会 你很快 就能听到自己演奏的 竖笛声

日子在世界的静默与拥抱中 缓缓而过

终于 有一天 女孩站在楼下 这么不纯熟又这么认真的 吹出了那段熟悉不过的旋律

do do so so la la so

男孩奔下楼 去迎接他的天使

整个世界都在这样的旋律中天翻地覆 曾经的嘲笑 曾经的孤寂 曾经的害怕

有你在身边 我都听不到

他们一起开车 回到最初令他们相遇相识的院落

依然是 温柔的微风

依然是 苍翠的绿树

你后悔吗 和这个只能靠录音机听世界的人一起走了这么多路

男孩依旧微笑 他说

知足 常乐

薄奠_____而冬未殃

时光开始苍老在十八岁的末尾和十九岁的边缘,终究不明白成长是种颓废的别离,还是一场关于蜕变的顿悟,仿佛结局早已先我抵达,如蛰伏于十月的一阵风,一米阳光或者是一段际遇,或许不够用一生来回忆,却足以使所有的年华老去。于是,站在十九岁的萌荫里,开始苍老。

这一宛如夏至的炙流,错落于谙哑的云谲,飘散了满天的灰飞烟灭。这十月的天空泼满青釉,如同瓷青的衣袖纷乱了你的眉,纷乱了你的眼。恰似写完这一段际遇,浮云渐淡,人走茶亦凉。如同无实质的悲伤,轻易间,穿越你我一生的沧桑。

你我一生,却不是合蒂的一生,只是背影擦肩而过,背道而驰的灯火阑珊。

我不是你诗歌,只是熙攘来往的过客

你不是我的天下,却是旧人腼腆的神话

以为终究可以将你守候成最美丽的风景,却未然 是谁说过,回忆若能下酒,往事便可当作是一场宿醉,又是谁站在故事的结尾舍不得让爱沉沦。这如似薄凉,渐次斑驳的梦,凄美了谁,又惨白了谁。 微薄的祭奠,曾经的颠沛流离。若岁寸阴,流年夏烬.

覆没伤怀

覆没殇怀

唱一首用来陪葬的歌,埋葬那些关于你的亲吻。啃噬回忆己甜美过的冗赘繁琐,仓促潦草地为曾经的相遇贯以(过去)的标号,把相互遇见当作一个段落,仿佛切肤碎肺般的走过了,就再也不能回头,尽管这样的理由如此捉胫见肘,却还是使我们的故事渐渐涣散,渐渐遗忘。

开始死灰般的生活,从每个细胞蔓延至全身脉搏的麻木,即而,从脉搏延伸向心脏的木滞。兀自行走,以惯有的姿态拘谨自己。告诉自己,离开了你,离开了曾经,还是可以一个人活下去,还是可以麻木的扯起嘴角,开心不开心的笑。 可是,依旧不敢触碰关于你的一切,敏感着曾经的一切,抽屉里锁满了你送的礼物,不敢提及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仿佛要把自己硬生生的从你的生命里抽离出去。仿佛,难过的想,停留在原地,让你一个人走,让我一个人留。持续了12年的感情也仿佛说不要就不要,坦然的似乎从没发生过一样。

记忆里,你笑着对我说话的模样一直铭记在我灵魂里

是再也回不去了吧。

伍尔芙说,假如还有任何人可以拯救我,那也只有你了。现在,一切都离我而去,剩下的只有你的善良,我不能在继续糟蹋你的生命。

我不能再继续糟蹋你的生命

我不能再继续糟蹋你的生命

我不能再继续糟蹋你的生命

__失 儆x____

曾经,

是否有一朵这样的红玫瑰在你心中绽放.

曾经,

是否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成为你夜夜梦中的呓语.

曾经,

是否有一份深深的爱让你大喊:“为了你,抛弃天下又何妨?”

也是曾经,

愚蠢的丘比特、糊涂的月老只将心动给了其中的一个。

也是曾经,

三个字:“我爱你!”换来的却是四个字:“我不爱你!”

也是曾经,

承受爱一个人的痛苦却始终得不到被一个人爱的幸福。

…………

_____蓝白调____花落

从没见过蓝色与白色相间的花,但是那年花落的季节,飘零在一片树林的深处,悄悄地,拾起了,那枯萎的花······ ———题记

一朵花开的时间到底是多久?飘零一边想着,一边走出了家门。邻居家的那个姐姐外出打工回来,不再像过往那样美丽动人,她只是任凭憔悴布满了脸上的每一个角落。飘零不敢想象那就是往日总能逗自己开心的姐姐,她不敢想象往日可以跟自己评论世间万物的姐姐居然变成了这样。也许一朵美丽娇艳的花,就这样凋谢了。

邻居的姐姐离开对门那个家时,身着一袭蓝白相间的淡色长裙,走之前还调皮地朝飘零眨了眨眼睛:“等姐姐回来,给你带好东西!”她只是不知,外面社会的险恶;她只是一气之下,离开了自己的父母。

如今回来,还是那一袭蓝白相间的长裙,可惜已经洗褪了颜色。姐姐见到飘零,无力地抱了抱她:“长高了,漂亮了,加油哦!”继而,她摸了摸飘零的长发,便敲开了家门。

“娜儿,你终于回来了。”对门里,传来颤抖的声音。“回来?回来干啥?不是说会闯出一片天,不是说这里不再是你的家吗?”一阵严厉的声音灌入娜燕的耳朵。“对,我是这么说了。我回来是因为我还认你们,难道你不愿意吗?”娜燕松开女人的手,质问男人。“是啊,这样的女儿天下有父母会认吗?我当初说过,只要你踏出这门槛,那就永远不要再进来!”那男人怒吼。“好,我走,我保证从今以后再也不出现在您面前!”说着,娜燕转过了头,“妈,保重,我走了!”

“娜儿,娜儿——”女人追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男人背着手,转过身,喝斥女人,“她要出去是她的事,既然她不想回来,就不要勉强!”

“要不是你,她能走吗?你又知道她混得怎么样,说不定,她现在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好很多呢?”女人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微妙地,带了几声哭腔。

“随便你!”男人丢下一句话,走进了房间,只留下女人一个人在客厅里发愣。

“娜姐,你要去哪啊!”飘零抓住了她的手。

“好妹妹,陪姐姐去树林里走走,好吗?”娜燕吃力地从发白的嘴唇里吐出了几个字。

“好吧。”飘零犹豫了一下,把门带上,随着她走了出去。

树林深处,娜燕放下了行李箱,蹲下来轻轻抚摸着一朵娇艳欲滴的花。那花,散发出奇异的色彩,柔和的蓝光与纯白的花瓣相溶,构成了一种独特的色调。“它叫蓝白调,我起的名字。”娜燕回过头,看着飘零慢慢地说着,“很漂亮吧?”

“是啊,跟你裙子的颜色一样。”

“可惜,它要凋落了。”娜燕的言语如细丝一样飘过。

“凋落?它为什么要凋落?它不是开得好好的吗?”飘零疑惑地望着娜燕。

“你知道有一种季节叫花落的季节吗?这一季快到了,就在我离开的时候。”娜燕垂下了头,像一朵凋零的花,“好了,回去吧,我该走了。”

“你去哪?”飘零随着站了起来。

“去一个你永远也不该去的地方,因为你是天使,因为你很善良,所以你不该去那儿。再见,妹妹,记住我!”娜燕提起行李箱走出了树林。

“姐——”声响回荡在整座树林里。

娜燕空出一只手朝飘零用力地挥了挥,消失在飘零的眼界。

傍晚时分,当晚霞正努力照耀着飘零的脸颊时,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年纪轻轻,怎么只会这个?”“哎,现在的孩子没一个会成功。”······

飘零探头探脑地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让她重重地敲响了邻居的门:“阿姨,阿姨,快下去看看!”

“怎么啦,怎么啦,小孩子就是这样猴急!”女邻居打开了门。

“娜姐,娜姐她要,要••••••”飘零上气不接下气。

“别急别急,慢慢说。娜儿她干嘛了?”

“她在楼顶上要跳下来!”飘零终于一口气说完了。

“什么?快带我去!”女邻居急红了脸。

到了楼顶,女人大喊:“娜儿——”

“妈,”娜燕回过了头,微笑着说,“妈不要担心,没有关系。你要保重身体,爸也是。妈,我爱你。告诉爸,我对他也一样。我不是不愿意努力,只是我累了。我怕你们有了我这个累赘会更累,所以••••••”

话没说完,娜燕一个闪身,从楼顶跳了下去。

“娜儿——”撕心裂肺的哭喊从这从没见过蓝色与白色相间的花,但是那年花落的季节,飘零在一片树林的深处,悄悄地,拾起了,那枯萎的花······ ———题记

一朵花开的时间到底是多久?飘零一边想着,一边走出了家门。邻居家的那个姐姐外出打工回来,不再像过往那样美丽动人,她只是任凭憔悴布满了脸上的每一个角落。飘零不敢想象那就是往日总能逗自己开心的姐姐,她不敢想象往日可以跟自己评论世间万物的姐姐居然变成了这样。也许一朵美丽娇艳的花,就这样凋谢了。

邻居的姐姐离开对门那个家时,身着一袭蓝白相间的淡色长裙,走之前还调皮地朝飘零眨了眨眼睛:“等姐姐回来,给你带好东西!”她只是不知,外面社会的险恶;她只是一气之下,离开了自己的父母。

如今回来,还是那一袭蓝白相间的长裙,可惜已经洗褪了颜色。姐姐见到飘零,无力地抱了抱她:“长高了,漂亮了,加油哦!”继而,她摸了摸飘零的长发,便敲开了家门。

“娜儿,你终于回来了。”对门里,传来颤抖的声音。“回来?回来干啥?不是说会闯出一片天,不是说这里不再是你的家吗?”一阵严厉的声音灌入娜燕的耳朵。“对,我是这么说了。我回来是因为我还认你们,难道你不愿意吗?”娜燕松开女人的手,质问男人。“是啊,这样的女儿天下有父母会认吗?我当初说过,只要你踏出这门槛,那就永远不要再进来!”那男人怒吼。“好,我走,我保证从今以后再也不出现在您面前!”说着,娜燕转过了头,“妈,保重,我走了!”

“娜儿,娜儿——”女人追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男人背着手,转过身,喝斥女人,“她要出去是她的事,既然她不想回来,就不要勉强!”

“要不是你,她能走吗?你又知道她混得怎么样,说不定,她现在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好很多呢?”女人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微妙地,带了几声哭腔。

“随便你!”男人丢下一句话,走进了房间,只留下女人一个人在客厅里发愣。

“娜姐,你要去哪啊!”飘零抓住了她的手。

“好妹妹,陪姐姐去树林里走走,好吗?”娜燕吃力地从发白的嘴唇里吐出了几个字。

“好吧。”飘零犹豫了一下,把门带上,随着她走了出去。

树林深处,娜燕放下了行李箱,蹲下来轻轻抚摸着一朵娇艳欲滴的花。那花,散发出奇异的色彩,柔和的蓝光与纯白的花瓣相溶,构成了一种独特的色调。“它叫蓝白调,我起的名字。”娜燕回过头,看着飘零慢慢地说着,“很漂亮吧?”

“是啊,跟你裙子的颜色一样。”

“可惜,它要凋落了。”娜燕的言语如细丝一样飘过。

“凋落?它为什么要凋落?它不是开得好好的吗?”飘零疑惑地望着娜燕。

“你知道有一种季节叫花落的季节吗?这一季快到了,就在我离开的时候。”娜燕垂下了头,像一朵凋零的花,“好了,回去吧,我该走了。”

“你去哪?”飘零随着站了起来。

“去一个你永远也不该去的地方,因为你是天使,因为你很善良,所以你不该去那儿。再见,妹妹,记住我!”娜燕提起行李箱走出了树林。

“姐——”声响回荡在整座树林里。

娜燕空出一只手朝飘零用力地挥了挥,消失在飘零的眼界。

傍晚时分,当晚霞正努力照耀着飘零的脸颊时,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年纪轻轻,怎么只会这个?”“哎,现在的孩子没一个会成功。”······

飘零探头探脑地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让她重重地敲响了邻居的门:“阿姨,阿姨,快下去看看!”

“怎么啦,怎么啦,小孩子就是这样猴急!”女邻居打开了门。

“娜姐,娜姐她要,要••••••”飘零上气不接下气。

“别急别急,慢慢说。娜儿她干嘛了?”

“她在楼顶上要跳下来!”飘零终于一口气说完了。

“什么?快带我去!”女邻居急红了脸。

到了楼顶,女人大喊:“娜儿——”

“妈,”娜燕回过了头,微笑着说,“妈不要担心,没有关系。你要保重身体,爸也是。妈,我爱你。告诉爸,我对他也一样。我不是不愿意努力,只是我累了。我怕你们有了我这个累赘会更累,所以••••••”

话没说完,娜燕一个闪身,从楼顶跳了下去。

“娜儿——”撕心裂肺的哭喊从这从没见过蓝色与白色相间的花,但是那年花落的季节,飘零在一片树林的深处,悄悄地,拾起了,那枯萎的花······ ———题记

一朵花开的时间到底是多久?飘零一边想着,一边走出了家门。邻居家的那个姐姐外出打工回来,不再像过往那样美丽动人,她只是任凭憔悴布满了脸上的每一个角落。飘零不敢想象那就是往日总能逗自己开心的姐姐,她不敢想象往日可以跟自己评论世间万物的姐姐居然变成了这样。也许一朵美丽娇艳的花,就这样凋谢了。

邻居的姐姐离开对门那个家时,身着一袭蓝白相间的淡色长裙,走之前还调皮地朝飘零眨了眨眼睛:“等姐姐回来,给你带好东西!”她只是不知,外面社会的险恶;她只是一气之下,离开了自己的父母。

如今回来,还是那一袭蓝白相间的长裙,可惜已经洗褪了颜色。姐姐见到飘零,无力地抱了抱她:“长高了,漂亮了,加油哦!”继而,她摸了摸飘零的长发,便敲开了家门。

“娜儿,你终于回来了。”对门里,传来颤抖的声音。“回来?回来干啥?不是说会闯出一片天,不是说这里不再是你的家吗?”一阵严厉的声音灌入娜燕的耳朵。“对,我是这么说了。我回来是因为我还认你们,难道你不愿意吗?”娜燕松开女人的手,质问男人。“是啊,这样的女儿天下有父母会认吗?我当初说过,只要你踏出这门槛,那就永远不要再进来!”那男人怒吼。“好,我走,我保证从今以后再也不出现在您面前!”说着,娜燕转过了头,“妈,保重,我走了!”

“娜儿,娜儿——”女人追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男人背着手,转过身,喝斥女人,“她要出去是她的事,既然她不想回来,就不要勉强!”

“要不是你,她能走吗?你又知道她混得怎么样,说不定,她现在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好很多呢?”女人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微妙地,带了几声哭腔。

“随便你!”男人丢下一句话,走进了房间,只留下女人一个人在客厅里发愣。

“娜姐,你要去哪啊!”飘零抓住了她的手。

“好妹妹,陪姐姐去树林里走走,好吗?”娜燕吃力地从发白的嘴唇里吐出了几个字。

“好吧。”飘零犹豫了一下,把门带上,随着她走了出去。

树林深处,娜燕放下了行李箱,蹲下来轻轻抚摸着一朵娇艳欲滴的花。那花,散发出奇异的色彩,柔和的蓝光与纯白的花瓣相溶,构成了一种独特的色调。“它叫蓝白调,我起的名字。”娜燕回过头,看着飘零慢慢地说着,“很漂亮吧?”

“是啊,跟你裙子的颜色一样。”

“可惜,它要凋落了。”娜燕的言语如细丝一样飘过。

“凋落?它为什么要凋落?它不是开得好好的吗?”飘零疑惑地望着娜燕。

“你知道有一种季节叫花落的季节吗?这一季快到了,就在我离开的时候。”娜燕垂下了头,像一朵凋零的花,“好了,回去吧,我该走了。”

“你去哪?”飘零随着站了起来。

“去一个你永远也不该去的地方,因为你是天使,因为你很善良,所以你不该去那儿。再见,妹妹,记住我!”娜燕提起行李箱走出了树林。

“姐——”声响回荡在整座树林里。

娜燕空出一只手朝飘零用力地挥了挥,消失在飘零的眼界。

傍晚时分,当晚霞正努力照耀着飘零的脸颊时,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年纪轻轻,怎么只会这个?”“哎,现在的孩子没一个会成功。”······

飘零探头探脑地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让她重重地敲响了邻居的门:“阿姨,阿姨,快下去看看!”

“怎么啦,怎么啦,小孩子就是这样猴急!”女邻居打开了门。

“娜姐,娜姐她要,要••••••”飘零上气不接下气。

“别急别急,慢慢说。娜儿她干嘛了?”

“她在楼顶上要跳下来!”飘零终于一口气说完了。

“什么?快带我去!”女邻居急红了脸。

到了楼顶,女人大喊:“娜儿——”

“妈,”娜燕回过了头,微笑着说,“妈不要担心,没有关系。你要保重身体,爸也是。妈,我爱你。告诉爸,我对他也一样。我不是不愿意努力,只是我累了。我怕你们有了我这个累赘会更累,所以••••••”

话没说完,娜燕一个闪身,从楼顶跳了下去。

“娜儿——”撕心裂肺的哭喊从这从没见过蓝色与白色相间的花,但是那年花落的季节,飘零在一片树林的深处,悄悄地,拾起了,那枯萎的花······ ———题记

一朵花开的时间到底是多久?飘零一边想着,一边走出了家门。邻居家的那个姐姐外出打工回来,不再像过往那样美丽动人,她只是任凭憔悴布满了脸上的每一个角落。飘零不敢想象那就是往日总能逗自己开心的姐姐,她不敢想象往日可以跟自己评论世间万物的姐姐居然变成了这样。也许一朵美丽娇艳的花,就这样凋谢了。

邻居的姐姐离开对门那个家时,身着一袭蓝白相间的淡色长裙,走之前还调皮地朝飘零眨了眨眼睛:“等姐姐回来,给你带好东西!”她只是不知,外面社会的险恶;她只是一气之下,离开了自己的父母。

如今回来,还是那一袭蓝白相间的长裙,可惜已经洗褪了颜色。姐姐见到飘零,无力地抱了抱她:“长高了,漂亮了,加油哦!”继而,她摸了摸飘零的长发,便敲开了家门。

“娜儿,你终于回来了。”对门里,传来颤抖的声音。“回来?回来干啥?不是说会闯出一片天,不是说这里不再是你的家吗?”一阵严厉的声音灌入娜燕的耳朵。“对,我是这么说了。我回来是因为我还认你们,难道你不愿意吗?”娜燕松开女人的手,质问男人。“是啊,这样的女儿天下有父母会认吗?我当初说过,只要你踏出这门槛,那就永远不要再进来!”那男人怒吼。“好,我走,我保证从今以后再也不出现在您面前!”说着,娜燕转过了头,“妈,保重,我走了!”

“娜儿,娜儿——”女人追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男人背着手,转过身,喝斥女人,“她要出去是她的事,既然她不想回来,就不要勉强!”

“要不是你,她能走吗?你又知道她混得怎么样,说不定,她现在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好很多呢?”女人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微妙地,带了几声哭腔。

“随便你!”男人丢下一句话,走进了房间,只留下女人一个人在客厅里发愣。

“娜姐,你要去哪啊!”飘零抓住了她的手。

“好妹妹,陪姐姐去树林里走走,好吗?”娜燕吃力地从发白的嘴唇里吐出了几个字。

“好吧。”飘零犹豫了一下,把门带上,随着她走了出去。

树林深处,娜燕放下了行李箱,蹲下来轻轻抚摸着一朵娇艳欲滴的花。那花,散发出奇异的色彩,柔和的蓝光与纯白的花瓣相溶,构成了一种独特的色调。“它叫蓝白调,我起的名字。”娜燕回过头,看着飘零慢慢地说着,“很漂亮吧?”

“是啊,跟你裙子的颜色一样。”

“可惜,它要凋落了。”娜燕的言语如细丝一样飘过。

“凋落?它为什么要凋落?它不是开得好好的吗?”飘零疑惑地望着娜燕。

“你知道有一种季节叫花落的季节吗?这一季快到了,就在我离开的时候。”娜燕垂下了头,像一朵凋零的花,“好了,回去吧,我该走了。”

“你去哪?”飘零随着站了起来。

“去一个你永远也不该去的地方,因为你是天使,因为你很善良,所以你不该去那儿。再见,妹妹,记住我!”娜燕提起行李箱走出了树林。

“姐——”声响回荡在整座树林里。

娜燕空出一只手朝飘零用力地挥了挥,消失在飘零的眼界。

傍晚时分,当晚霞正努力照耀着飘零的脸颊时,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年纪轻轻,怎么只会这个?”“哎,现在的孩子没一个会成功。”······

飘零探头探脑地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让她重重地敲响了邻居的门:“阿姨,阿姨,快下去看看!”

“怎么啦,怎么啦,小孩子就是这样猴急!”女邻居打开了门。

“娜姐,娜姐她要,要••••••”飘零上气不接下气。

“别急别急,慢慢说。娜儿她干嘛了?”

“她在楼顶上要跳下来!”飘零终于一口气说完了。

“什么?快带我去!”女邻居急红了脸。

到了楼顶,女人大喊:“娜儿——”

“妈,”娜燕回过了头,微笑着说,“妈不要担心,没有关系。你要保重身体,爸也是。妈,我爱你。告诉爸,我对他也一样。我不是不愿意努力,只是我累了。我怕你们有了我这个累赘会更累,所以••••••”

话没说完,娜燕一个闪身,从楼顶跳了下去。

“娜儿——”撕心裂肺的哭喊从这从没见过蓝色与白色相间的花,但是那年花落的季节,飘零在一片树林的深处,悄悄地,拾起了,那枯萎的花······ ———题记

一朵花开的时间到底是多久?飘零一边想着,一边走出了家门。邻居家的那个姐姐外出打工回来,不再像过往那样美丽动人,她只是任凭憔悴布满了脸上的每一个角落。飘零不敢想象那就是往日总能逗自己开心的姐姐,她不敢想象往日可以跟自己评论世间万物的姐姐居然变成了这样。也许一朵美丽娇艳的花,就这样凋谢了。

邻居的姐姐离开对门那个家时,身着一袭蓝白相间的淡色长裙,走之前还调皮地朝飘零眨了眨眼睛:“等姐姐回来,给你带好东西!”她只是不知,外面社会的险恶;她只是一气之下,离开了自己的父母。

如今回来,还是那一袭蓝白相间的长裙,可惜已经洗褪了颜色。姐姐见到飘零,无力地抱了抱她:“长高了,漂亮了,加油哦!”继而,她摸了摸飘零的长发,便敲开了家门。

“娜儿,你终于回来了。”对门里,传来颤抖的声音。“回来?回来干啥?不是说会闯出一片天,不是说这里不再是你的家吗?”一阵严厉的声音灌入娜燕的耳朵。“对,我是这么说了。我回来是因为我还认你们,难道你不愿意吗?”娜燕松开女人的手,质问男人。“是啊,这样的女儿天下有父母会认吗?我当初说过,只要你踏出这门槛,那就永远不要再进来!”那男人怒吼。“好,我走,我保证从今以后再也不出现在您面前!”说着,娜燕转过了头,“妈,保重,我走了!”

“娜儿,娜儿——”女人追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男人背着手,转过身,喝斥女人,“她要出去是她的事,既然她不想回来,就不要勉强!”

“要不是你,她能走吗?你又知道她混得怎么样,说不定,她现在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好很多呢?”女人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微妙地,带了几声哭腔。

“随便你!”男人丢下一句话,走进了房间,只留下女人一个人在客厅里发愣。

“娜姐,你要去哪啊!”飘零抓住了她的手。

“好妹妹,陪姐姐去树林里走走,好吗?”娜燕吃力地从发白的嘴唇里吐出了几个字。

“好吧。”飘零犹豫了一下,把门带上,随着她走了出去。

树林深处,娜燕放下了行李箱,蹲下来轻轻抚摸着一朵娇艳欲滴的花。那花,散发出奇异的色彩,柔和的蓝光与纯白的花瓣相溶,构成了一种独特的色调。“它叫蓝白调,我起的名字。”娜燕回过头,看着飘零慢慢地说着,“很漂亮吧?”

“是啊,跟你裙子的颜色一样。”

“可惜,它要凋落了。”娜燕的言语如细丝一样飘过。

“凋落?它为什么要凋落?它不是开得好好的吗?”飘零疑惑地望着娜燕。

“你知道有一种季节叫花落的季节吗?这一季快到了,就在我离开的时候。”娜燕垂下了头,像一朵凋零的花,“好了,回去吧,我该走了。”

“你去哪?”飘零随着站了起来。

“去一个你永远也不该去的地方,因为你是天使,因为你很善良,所以你不该去那儿。再见,妹妹,记住我!”娜燕提起行李箱走出了树林。

“姐——”声响回荡在整座树林里。

娜燕空出一只手朝飘零用力地挥了挥,消失在飘零的眼界。

傍晚时分,当晚霞正努力照耀着飘零的脸颊时,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年纪轻轻,怎么只会这个?”“哎,现在的孩子没一个会成功。”······

飘零探头探脑地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让她重重地敲响了邻居的门:“阿姨,阿姨,快下去看看!”

“怎么啦,怎么啦,小孩子就是这样猴急!”女邻居打开了门。

“娜姐,娜姐她要,要••••••”飘零上气不接下气。

“别急别急,慢慢说。娜儿她干嘛了?”

“她在楼顶上要跳下来!”飘零终于一口气说完了。

“什么?快带我去!”女邻居急红了脸。

到了楼顶,女人大喊:“娜儿——”

“妈,”娜燕回过了头,微笑着说,“妈不要担心,没有关系。你要保重身体,爸也是。妈,我爱你。告诉爸,我对他也一样。我不是不愿意努力,只是我累了。我怕你们有了我这个累赘会更累,所以••••••”

话没说完,娜燕一个闪身,从楼顶跳了下去。

“娜儿——”撕心裂肺的哭喊从这从没见过蓝色与白色相间的花,但是那年花落的季节,飘零在一片树林的深处,悄悄地,拾起了,那枯萎的花······ ———题记

一朵花开的时间到底是多久?飘零一边想着,一边走出了家门。邻居家的那个姐姐外出打工回来,不再像过往那样美丽动人,她只是任凭憔悴布满了脸上的每一个角落。飘零不敢想象那就是往日总能逗自己开心的姐姐,她不敢想象往日可以跟自己评论世间万物的姐姐居然变成了这样。也许一朵美丽娇艳的花,就这样凋谢了。

邻居的姐姐离开对门那个家时,身着一袭蓝白相间的淡色长裙,走之前还调皮地朝飘零眨了眨眼睛:“等姐姐回来,给你带好东西!”她只是不知,外面社会的险恶;她只是一气之下,离开了自己的父母。

如今回来,还是那一袭蓝白相间的长裙,可惜已经洗褪了颜色。姐姐见到飘零,无力地抱了抱她:“长高了,漂亮了,加油哦!”继而,她摸了摸飘零的长发,便敲开了家门。

“娜儿,你终于回来了。”对门里,传来颤抖的声音。“回来?回来干啥?不是说会闯出一片天,不是说这里不再是你的家吗?”一阵严厉的声音灌入娜燕的耳朵。“对,我是这么说了。我回来是因为我还认你们,难道你不愿意吗?”娜燕松开女人的手,质问男人。“是啊,这样的女儿天下有父母会认吗?我当初说过,只要你踏出这门槛,那就永远不要再进来!”那男人怒吼。“好,我走,我保证从今以后再也不出现在您面前!”说着,娜燕转过了头,“妈,保重,我走了!”

“娜儿,娜儿——”女人追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男人背着手,转过身,喝斥女人,“她要出去是她的事,既然她不想回来,就不要勉强!”

“要不是你,她能走吗?你又知道她混得怎么样,说不定,她现在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好很多呢?”女人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微妙地,带了几声哭腔。

“随便你!”男人丢下一句话,走进了房间,只留下女人一个人在客厅里发愣。

“娜姐,你要去哪啊!”飘零抓住了她的手。

“好妹妹,陪姐姐去树林里走走,好吗?”娜燕吃力地从发白的嘴唇里吐出了几个字。

“好吧。”飘零犹豫了一下,把门带上,随着她走了出去。

树林深处,娜燕放下了行李箱,蹲下来轻轻抚摸着一朵娇艳欲滴的花。那花,散发出奇异的色彩,柔和的蓝光与纯白的花瓣相溶,构成了一种独特的色调。“它叫蓝白调,我起的名字。”娜燕回过头,看着飘零慢慢地说着,“很漂亮吧?”

“是啊,跟你裙子的颜色一样。”

“可惜,它要凋落了。”娜燕的言语如细丝一样飘过。

“凋落?它为什么要凋落?它不是开得好好的吗?”飘零疑惑地望着娜燕。

“你知道有一种季节叫花落的季节吗?这一季快到了,就在我离开的时候。”娜燕垂下了头,像一朵凋零的花,“好了,回去吧,我该走了。”

“你去哪?”飘零随着站了起来。

“去一个你永远也不该去的地方,因为你是天使,因为你很善良,所以你不该去那儿。再见,妹妹,记住我!”娜燕提起行李箱走出了树林。

“姐——”声响回荡在整座树林里。

娜燕空出一只手朝飘零用力地挥了挥,消失在飘零的眼界。

傍晚时分,当晚霞正努力照耀着飘零的脸颊时,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年纪轻轻,怎么只会这个?”“哎,现在的孩子没一个会成功。”······

飘零探头探脑地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让她重重地敲响了邻居的门:“阿姨,阿姨,快下去看看!”

“怎么啦,怎么啦,小孩子就是这样猴急!”女邻居打开了门。

“娜姐,娜姐她要,要••••••”飘零上气不接下气。

“别急别急,慢慢说。娜儿她干嘛了?”

“她在楼顶上要跳下来!”飘零终于一口气说完了。

“什么?快带我去!”女邻居急红了脸。

到了楼顶,女人大喊:“娜儿——”

“妈,”娜燕回过了头,微笑着说,“妈不要担心,没有关系。你要保重身体,爸也是。妈,我爱你。告诉爸,我对他也一样。我不是不愿意努力,只是我累了。我怕你们有了我这个累赘会更累,所以••••••”

话没说完,娜燕一个闪身,从楼顶跳了下去。

“娜儿——”撕心裂肺的哭喊从这从没见过蓝色与白色相间的花,但是那年花落的季节,飘零在一片树林的深处,悄悄地,拾起了,那枯萎的花······ ———题记

一朵花开的时间到底是多久?飘零一边想着,一边走出了家门。邻居家的那个姐姐外出打工回来,不再像过往那样美丽动人,她只是任凭憔悴布满了脸上的每一个角落。飘零不敢想象那就是往日总能逗自己开心的姐姐,她不敢想象往日可以跟自己评论世间万物的姐姐居然变成了这样。也许一朵美丽娇艳的花,就这样凋谢了。

邻居的姐姐离开对门那个家时,身着一袭蓝白相间的淡色长裙,走之前还调皮地朝飘零眨了眨眼睛:“等姐姐回来,给你带好东西!”她只是不知,外面社会的险恶;她只是一气之下,离开了自己的父母。

如今回来,还是那一袭蓝白相间的长裙,可惜已经洗褪了颜色。姐姐见到飘零,无力地抱了抱她:“长高了,漂亮了,加油哦!”继而,她摸了摸飘零的长发,便敲开了家门。

“娜儿,你终于回来了。”对门里,传来颤抖的声音。“回来?回来干啥?不是说会闯出一片天,不是说这里不再是你的家吗?”一阵严厉的声音灌入娜燕的耳朵。“对,我是这么说了。我回来是因为我还认你们,难道你不愿意吗?”娜燕松开女人的手,质问男人。“是啊,这样的女儿天下有父母会认吗?我当初说过,只要你踏出这门槛,那就永远不要再进来!”那男人怒吼。“好,我走,我保证从今以后再也不出现在您面前!”说着,娜燕转过了头,“妈,保重,我走了!”

“娜儿,娜儿——”女人追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男人背着手,转过身,喝斥女人,“她要出去是她的事,既然她不想回来,就不要勉强!”

“要不是你,她能走吗?你又知道她混得怎么样,说不定,她现在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好很多呢?”女人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微妙地,带了几声哭腔。

“随便你!”男人丢下一句话,走进了房间,只留下女人一个人在客厅里发愣。

“娜姐,你要去哪啊!”飘零抓住了她的手。

“好妹妹,陪姐姐去树林里走走,好吗?”娜燕吃力地从发白的嘴唇里吐出了几个字。

“好吧。”飘零犹豫了一下,把门带上,随着她走了出去。

树林深处,娜燕放下了行李箱,蹲下来轻轻抚摸着一朵娇艳欲滴的花。那花,散发出奇异的色彩,柔和的蓝光与纯白的花瓣相溶,构成了一种独特的色调。“它叫蓝白调,我起的名字。”娜燕回过头,看着飘零慢慢地说着,“很漂亮吧?”

“是啊,跟你裙子的颜色一样。”

“可惜,它要凋落了。”娜燕的言语如细丝一样飘过。

“凋落?它为什么要凋落?它不是开得好好的吗?”飘零疑惑地望着娜燕。

“你知道有一种季节叫花落的季节吗?这一季快到了,就在我离开的时候。”娜燕垂下了头,像一朵凋零的花,“好了,回去吧,我该走了。”

“你去哪?”飘零随着站了起来。

“去一个你永远也不该去的地方,因为你是天使,因为你很善良,所以你不该去那儿。再见,妹妹,记住我!”娜燕提起行李箱走出了树林。

“姐——”声响回荡在整座树林里。

娜燕空出一只手朝飘零用力地挥了挥,消失在飘零的眼界。

傍晚时分,当晚霞正努力照耀着飘零的脸颊时,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年纪轻轻,怎么只会这个?”“哎,现在的孩子没一个会成功。”······

飘零探头探脑地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让她重重地敲响了邻居的门:“阿姨,阿姨,快下去看看!”

“怎么啦,怎么啦,小孩子就是这样猴急!”女邻居打开了门。

“娜姐,娜姐她要,要••••••”飘零上气不接下气。

“别急别急,慢慢说。娜儿她干嘛了?”

“她在楼顶上要跳下来!”飘零终于一口气说完了。

“什么?快带我去!”女邻居急红了脸。

到了楼顶,女人大喊:“娜儿——”

“妈,”娜燕回过了头,微笑着说,“妈不要担心,没有关系。你要保重身体,爸也是。妈,我爱你。告诉爸,我对他也一样。我不是不愿意努力,只是我累了。我怕你们有了我这个累赘会更累,所以••••••”

话没说完,娜燕一个闪身,从楼顶跳了下去。

“娜儿——”撕心裂肺的哭喊从这

____多姿多采____

小巧玲珑的鼻子上,有一块小白斑,像贴着一块橡皮膏。 冬天,小河身上披上了薄薄的冰,我们往小河里掷石块,“扑通“一声,溅起了美丽、奇妙的冰花。我们就知道,... 呼呼的西北风已经吹起来了,树上的叶子,告别了他许多兄弟,飘向地面。可是不多时候,它的兄弟们,也一个个... 突然,一声爆竹,揭开了新春佳节又一个黎明的序幕。随着这一声脆响,劈里啪啦,震耳俗聋,房屋仿佛也震动起... 太阳升起来了,像通红的气球浮在远远的东山顶上。 背有些驼,上身经常穿一件灰色的褂子,下身常穿一条黑裤子,都早已褪了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