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那座山作文(共五篇)

他是一个孤独的小男孩,生长在一座山脚下.从小因一场大病失去了自己的左腿,注定一辈子生活在轮椅上.因为他的遭遇,使自己变得很孤僻,不敢面对生人,也不敢面对挫折和困难.

这一天,父亲领着他来到山脚下.他往上看了看,不禁打了个寒颤;高耸的山峰深入云层,山腰上的树林显得愈发深幽.父亲指着这座山对他说;翻越它!他惊慌地大叫;"不,这不可能!"父亲板起面孔,严厉地斥责他;没有不可能,翻越它!但他还是没有勇气去征服这座山,哭着紧紧抓住轮椅不放.父亲只好把他推回家.

回到家,父亲把他叫到面前,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人生中难免遇到一些挫折和困难,这些困难如同一座座山那样挡在你通往成功的道路上,但你在这些山面前不能畏惧,不能退缩,而要勇敢地去面对,去拼搏,并战胜它,征服它.这样你才能越过一座又一座山后见到光明,而如果你不能翻越它们,只能一生夹在山中间,一生被它们压抑着,永远生存在黑暗之中."儿子听了父亲的话,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第二天清晨,天还有些发黑,父亲一如既往地起床后发现儿子不见了,他急忙到处寻找打听,都不见儿子的下落.就在他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匆匆地跑去.

他来到山脚下,这时儿子已爬到半山腰,右腿不知在什么时候已被擦破,但他仍然坚定不移地一瘸一拐地向上爬.最终,他终于爬上了山顶,树林中的鸟儿清脆地叫着,似乎正在为他祝贺.

这时,天亮了,太阳出来了.温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为他指明前进的方向.

渴望越过那座山

每个人都会有这样一场战争,在别人眼里你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沉默了点,易怒了点,但其实你心里已经兵荒马乱、天翻地覆了,因为这只是你一人的战争,成长中不可缺少的战争。——白岩松我从念书一直到初二,所走的路都比较顺利。只是到了初二,上天似乎是要捉弄我,让我突然感觉要多结交一些朋友。因而在这个在家长和老师都认为至关重要的初二这一学年,我结交了不少我自认为很好的朋友,其中就有萍。那时的我学习成绩尽管不够稳定,但也时常在年级名列前茅,而萍的学习成绩常常领先我一大截。开始我并没有觉得她跟别人有什么不同,可一个学年下来,我才意识到我大错特错了,因为在我刚定下心来要学习的时候,萍总是笑着喊我出去陪她走一走。最终我算是明白了,那个常常在嘴上要我奋起要我超越她的萍竟然是一个……我们之间的友谊破裂了。我痛哭了一场,我后悔自己醒悟得太迟了。我开始恨萍,也恨我自己为什么结识了她,恨自己为什么曾经非常相信她这个“克星”。这件给我带来痛苦带来心灵创伤的往事,曾是压在我心头的一座沉重大山,它曾让迷惘的我几乎怀疑过身边所有的人,让我感觉周围的天地一片灰暗,让我感觉前行的道路迷雾重重。后来是父母及时地开导我,劝慰我,激励我,让我渐渐地拨去心头的阴霾,慢慢地跨越了心头的这座大山。现在,当我再次回眸这座大山时,我觉得它并非怎样的凶险,因为它已被我的勇气和认识彻底所征服!现在我倒要感谢萍,是她让我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从书本上根本学不到的人生事理。上初三了,我这才意识到原本很有把握考上射中的我已经有一定的危险了,我也没有任何机会再去荒废哪怕是一点点的时间了。我知道,在我今后的学习、生活以至工作过程中,还会不时遇到这样那样有形无形的山。我也明白:一个人想要成人、成才和成功,就必须跨越人生的这一座座山。人生,没有翻不过去的山,也没有游不过去的河。于是,我学会了自信,我自信自己的潜力;于是,我学会了坚强,哪怕是跪着也要坚持走完自己所选择的路;于是,我学会了激流勇进,因为逆水行舟自然需要付出百倍的努力!我深信山的那一边是河湖,是大海,是另一片晴朗天空。我渴望越过人生中的每一座山,因为我渴望去欣赏山那边云淡风轻月明花艳的美妙风景。'

等待,残阳何时再现

有一个女孩,埋在我的骨子里好久了,如果忘了,请撒旦带走我。

————题记

我是要离开了,我想。我该去和她道别,认识了3年,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我偶像,我只好叫她“迷”。这似乎是个故事,我真的不忍回忆。

高考完了,我去找她,她说:“考完了?今晚有什么节目吗?”我说,我带你去吃东西。她于是很开心的样子。和她在一起的,她总很小心的不和我提关于学习的事情,她知道我玩的时间里不会考虑学习,也不愿想着学习的事情。而她,其实早已经不读书了。她关心我,关心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情感,却从不敢对我说,只是偶尔劝劝我。

我高考完了,也就以为着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离开她。其实我不想,可是,家人全部的梦都压在我的身上,压了我12年了。我想逃离这里,这座有他们在的城市,有他们的天空。她问我,高中3年,你离开了,会带走什么?又会留下什么?我想了想,说,我除了足迹,什么也留不下;除了回忆,什么都带不走。她低了头,没说话。她一直很开朗,我们是在朋友的PATY上认识的,那时候的她一头短卷的烫发,染的血红(我后来的天空,夕阳都是这个颜色)。

他们把我推到她面前,说,这是我们班的好学生,你看看他这样子还有救么?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对她笑了。她推开众人,很不耐烦的样子,她说,你们说给我找的帅哥,就是他这傻样?又转过来说,不过还真有点好看,比如他的睫毛。我哭笑不得。

后来,周末她会来找我,一直过了3年,而我们不是情侣。她找我去喝酒,也给我烟抽,她坏坏地说要带坏我。

她很低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我安慰她,我走了还会回来的,你等我。她笑笑,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看到她的嘴角闪过一丝苦涩,没忍心再说什么。她说,喝酒。我在想着事情,她的手在空中停了许久,最终自己把酒喝了,还摔了杯子。

她喝醉了,说她不想回家,我只好带着她到旅馆开了间房。我坐在床头抽着烟,趴在那睡,突然又起来,把衣服都脱了,我惊了,叫她穿好。她说,来吧,过了今晚,我去做鸡。我下傻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单我明白她说到做的到。我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没回答,却说,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我要让你永远记着我。我回头,看着她,她的身体,完美的像维纳斯,也许应该说她就是维纳斯。

我逃离了,狼狈的逃了。

我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还是没有去看她,我怕,怕面对她,也怕她面对我。离开了,很安静地离开。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最不习惯的,还是这里的气候。我是南方的,而我偏偏要跑了北方。我一不读书来让家人妥协,他们其实是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

我记得我们的地方有一首歌,叫孤独,我和哥们送朋友踏上广东的火车是唱过:那天你决定朝南而去,我说我只能朝北而行,你渡过那条潺潺小河越过那座山......我北上,是为了逃,也是为了追,追梦。我的梦是在漫天飘雪里的。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回到了那座城市,那个有家人的城市,也是有她的城市。我以为,流浪了4年能让我至少有所淡忘,可是,回到了这里,我第一个念头依然是去找她。

我找到了她的家,她的家人先是很惊讶,然后很气愤,至于把我赶了出来。从她邻居口里得知,她,去做鸡了......我不敢相信,也真的没相信...我找遍了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找遍了她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最后在一家KTV找到她,我拉她走,旁边有两个男的过来拦,她说,放开,你是谁啊?我没说话,也没理拦着的那两个人渣,一直拉着她离开了那里。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问,歇斯底里。她淡淡地,很淡地说,你是我什么人?你能给我什么?你能留在我身边么?我无语,当时要是我没离开这里,会是这样的结果么?我楞了,她走了,我没拦。

往后的日子,我一直为以前后悔,也为那天没拦下她后悔。

我再去找她时,再也找不到了,只是在红灯区一个她曾经呆过的地方,遇到一个很不屑她的“同行”,那人很轻蔑地对我说,你找的那个人啊?真是的,说着什么不卖身,却来红灯区混,我看你还是找我吧,你那么帅,可以打折的哦。我不耐烦,掏了10块钱给她,说:“我只要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没时间和你罗嗦。”她把钱收得紧有一个女孩,埋在我的骨子里好久了,如果忘了,请撒旦带走我。

————题记

我是要离开了,我想。我该去和她道别,认识了3年,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我偶像,我只好叫她“迷”。这似乎是个故事,我真的不忍回忆。

高考完了,我去找她,她说:“考完了?今晚有什么节目吗?”我说,我带你去吃东西。她于是很开心的样子。和她在一起的,她总很小心的不和我提关于学习的事情,她知道我玩的时间里不会考虑学习,也不愿想着学习的事情。而她,其实早已经不读书了。她关心我,关心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情感,却从不敢对我说,只是偶尔劝劝我。

我高考完了,也就以为着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离开她。其实我不想,可是,家人全部的梦都压在我的身上,压了我12年了。我想逃离这里,这座有他们在的城市,有他们的天空。她问我,高中3年,你离开了,会带走什么?又会留下什么?我想了想,说,我除了足迹,什么也留不下;除了回忆,什么都带不走。她低了头,没说话。她一直很开朗,我们是在朋友的PATY上认识的,那时候的她一头短卷的烫发,染的血红(我后来的天空,夕阳都是这个颜色)。

他们把我推到她面前,说,这是我们班的好学生,你看看他这样子还有救么?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对她笑了。她推开众人,很不耐烦的样子,她说,你们说给我找的帅哥,就是他这傻样?又转过来说,不过还真有点好看,比如他的睫毛。我哭笑不得。

后来,周末她会来找我,一直过了3年,而我们不是情侣。她找我去喝酒,也给我烟抽,她坏坏地说要带坏我。

她很低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我安慰她,我走了还会回来的,你等我。她笑笑,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看到她的嘴角闪过一丝苦涩,没忍心再说什么。她说,喝酒。我在想着事情,她的手在空中停了许久,最终自己把酒喝了,还摔了杯子。

她喝醉了,说她不想回家,我只好带着她到旅馆开了间房。我坐在床头抽着烟,趴在那睡,突然又起来,把衣服都脱了,我惊了,叫她穿好。她说,来吧,过了今晚,我去做鸡。我下傻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单我明白她说到做的到。我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没回答,却说,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我要让你永远记着我。我回头,看着她,她的身体,完美的像维纳斯,也许应该说她就是维纳斯。

我逃离了,狼狈的逃了。

我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还是没有去看她,我怕,怕面对她,也怕她面对我。离开了,很安静地离开。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最不习惯的,还是这里的气候。我是南方的,而我偏偏要跑了北方。我一不读书来让家人妥协,他们其实是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

我记得我们的地方有一首歌,叫孤独,我和哥们送朋友踏上广东的火车是唱过:那天你决定朝南而去,我说我只能朝北而行,你渡过那条潺潺小河越过那座山......我北上,是为了逃,也是为了追,追梦。我的梦是在漫天飘雪里的。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回到了那座城市,那个有家人的城市,也是有她的城市。我以为,流浪了4年能让我至少有所淡忘,可是,回到了这里,我第一个念头依然是去找她。

我找到了她的家,她的家人先是很惊讶,然后很气愤,至于把我赶了出来。从她邻居口里得知,她,去做鸡了......我不敢相信,也真的没相信...我找遍了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找遍了她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最后在一家KTV找到她,我拉她走,旁边有两个男的过来拦,她说,放开,你是谁啊?我没说话,也没理拦着的那两个人渣,一直拉着她离开了那里。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问,歇斯底里。她淡淡地,很淡地说,你是我什么人?你能给我什么?你能留在我身边么?我无语,当时要是我没离开这里,会是这样的结果么?我楞了,她走了,我没拦。

往后的日子,我一直为以前后悔,也为那天没拦下她后悔。

我再去找她时,再也找不到了,只是在红灯区一个她曾经呆过的地方,遇到一个很不屑她的“同行”,那人很轻蔑地对我说,你找的那个人啊?真是的,说着什么不卖身,却来红灯区混,我看你还是找我吧,你那么帅,可以打折的哦。我不耐烦,掏了10块钱给她,说:“我只要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没时间和你罗嗦。”她把钱收得紧有一个女孩,埋在我的骨子里好久了,如果忘了,请撒旦带走我。

————题记

我是要离开了,我想。我该去和她道别,认识了3年,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我偶像,我只好叫她“迷”。这似乎是个故事,我真的不忍回忆。

高考完了,我去找她,她说:“考完了?今晚有什么节目吗?”我说,我带你去吃东西。她于是很开心的样子。和她在一起的,她总很小心的不和我提关于学习的事情,她知道我玩的时间里不会考虑学习,也不愿想着学习的事情。而她,其实早已经不读书了。她关心我,关心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情感,却从不敢对我说,只是偶尔劝劝我。

我高考完了,也就以为着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离开她。其实我不想,可是,家人全部的梦都压在我的身上,压了我12年了。我想逃离这里,这座有他们在的城市,有他们的天空。她问我,高中3年,你离开了,会带走什么?又会留下什么?我想了想,说,我除了足迹,什么也留不下;除了回忆,什么都带不走。她低了头,没说话。她一直很开朗,我们是在朋友的PATY上认识的,那时候的她一头短卷的烫发,染的血红(我后来的天空,夕阳都是这个颜色)。

他们把我推到她面前,说,这是我们班的好学生,你看看他这样子还有救么?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对她笑了。她推开众人,很不耐烦的样子,她说,你们说给我找的帅哥,就是他这傻样?又转过来说,不过还真有点好看,比如他的睫毛。我哭笑不得。

后来,周末她会来找我,一直过了3年,而我们不是情侣。她找我去喝酒,也给我烟抽,她坏坏地说要带坏我。

她很低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我安慰她,我走了还会回来的,你等我。她笑笑,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看到她的嘴角闪过一丝苦涩,没忍心再说什么。她说,喝酒。我在想着事情,她的手在空中停了许久,最终自己把酒喝了,还摔了杯子。

她喝醉了,说她不想回家,我只好带着她到旅馆开了间房。我坐在床头抽着烟,趴在那睡,突然又起来,把衣服都脱了,我惊了,叫她穿好。她说,来吧,过了今晚,我去做鸡。我下傻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单我明白她说到做的到。我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没回答,却说,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我要让你永远记着我。我回头,看着她,她的身体,完美的像维纳斯,也许应该说她就是维纳斯。

我逃离了,狼狈的逃了。

我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还是没有去看她,我怕,怕面对她,也怕她面对我。离开了,很安静地离开。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最不习惯的,还是这里的气候。我是南方的,而我偏偏要跑了北方。我一不读书来让家人妥协,他们其实是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

我记得我们的地方有一首歌,叫孤独,我和哥们送朋友踏上广东的火车是唱过:那天你决定朝南而去,我说我只能朝北而行,你渡过那条潺潺小河越过那座山......我北上,是为了逃,也是为了追,追梦。我的梦是在漫天飘雪里的。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回到了那座城市,那个有家人的城市,也是有她的城市。我以为,流浪了4年能让我至少有所淡忘,可是,回到了这里,我第一个念头依然是去找她。

我找到了她的家,她的家人先是很惊讶,然后很气愤,至于把我赶了出来。从她邻居口里得知,她,去做鸡了......我不敢相信,也真的没相信...我找遍了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找遍了她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最后在一家KTV找到她,我拉她走,旁边有两个男的过来拦,她说,放开,你是谁啊?我没说话,也没理拦着的那两个人渣,一直拉着她离开了那里。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问,歇斯底里。她淡淡地,很淡地说,你是我什么人?你能给我什么?你能留在我身边么?我无语,当时要是我没离开这里,会是这样的结果么?我楞了,她走了,我没拦。

往后的日子,我一直为以前后悔,也为那天没拦下她后悔。

我再去找她时,再也找不到了,只是在红灯区一个她曾经呆过的地方,遇到一个很不屑她的“同行”,那人很轻蔑地对我说,你找的那个人啊?真是的,说着什么不卖身,却来红灯区混,我看你还是找我吧,你那么帅,可以打折的哦。我不耐烦,掏了10块钱给她,说:“我只要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没时间和你罗嗦。”她把钱收得紧有一个女孩,埋在我的骨子里好久了,如果忘了,请撒旦带走我。

————题记

我是要离开了,我想。我该去和她道别,认识了3年,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我偶像,我只好叫她“迷”。这似乎是个故事,我真的不忍回忆。

高考完了,我去找她,她说:“考完了?今晚有什么节目吗?”我说,我带你去吃东西。她于是很开心的样子。和她在一起的,她总很小心的不和我提关于学习的事情,她知道我玩的时间里不会考虑学习,也不愿想着学习的事情。而她,其实早已经不读书了。她关心我,关心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情感,却从不敢对我说,只是偶尔劝劝我。

我高考完了,也就以为着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离开她。其实我不想,可是,家人全部的梦都压在我的身上,压了我12年了。我想逃离这里,这座有他们在的城市,有他们的天空。她问我,高中3年,你离开了,会带走什么?又会留下什么?我想了想,说,我除了足迹,什么也留不下;除了回忆,什么都带不走。她低了头,没说话。她一直很开朗,我们是在朋友的PATY上认识的,那时候的她一头短卷的烫发,染的血红(我后来的天空,夕阳都是这个颜色)。

他们把我推到她面前,说,这是我们班的好学生,你看看他这样子还有救么?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对她笑了。她推开众人,很不耐烦的样子,她说,你们说给我找的帅哥,就是他这傻样?又转过来说,不过还真有点好看,比如他的睫毛。我哭笑不得。

后来,周末她会来找我,一直过了3年,而我们不是情侣。她找我去喝酒,也给我烟抽,她坏坏地说要带坏我。

她很低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我安慰她,我走了还会回来的,你等我。她笑笑,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看到她的嘴角闪过一丝苦涩,没忍心再说什么。她说,喝酒。我在想着事情,她的手在空中停了许久,最终自己把酒喝了,还摔了杯子。

她喝醉了,说她不想回家,我只好带着她到旅馆开了间房。我坐在床头抽着烟,趴在那睡,突然又起来,把衣服都脱了,我惊了,叫她穿好。她说,来吧,过了今晚,我去做鸡。我下傻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单我明白她说到做的到。我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没回答,却说,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我要让你永远记着我。我回头,看着她,她的身体,完美的像维纳斯,也许应该说她就是维纳斯。

我逃离了,狼狈的逃了。

我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还是没有去看她,我怕,怕面对她,也怕她面对我。离开了,很安静地离开。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最不习惯的,还是这里的气候。我是南方的,而我偏偏要跑了北方。我一不读书来让家人妥协,他们其实是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

我记得我们的地方有一首歌,叫孤独,我和哥们送朋友踏上广东的火车是唱过:那天你决定朝南而去,我说我只能朝北而行,你渡过那条潺潺小河越过那座山......我北上,是为了逃,也是为了追,追梦。我的梦是在漫天飘雪里的。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回到了那座城市,那个有家人的城市,也是有她的城市。我以为,流浪了4年能让我至少有所淡忘,可是,回到了这里,我第一个念头依然是去找她。

我找到了她的家,她的家人先是很惊讶,然后很气愤,至于把我赶了出来。从她邻居口里得知,她,去做鸡了......我不敢相信,也真的没相信...我找遍了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找遍了她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最后在一家KTV找到她,我拉她走,旁边有两个男的过来拦,她说,放开,你是谁啊?我没说话,也没理拦着的那两个人渣,一直拉着她离开了那里。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问,歇斯底里。她淡淡地,很淡地说,你是我什么人?你能给我什么?你能留在我身边么?我无语,当时要是我没离开这里,会是这样的结果么?我楞了,她走了,我没拦。

往后的日子,我一直为以前后悔,也为那天没拦下她后悔。

我再去找她时,再也找不到了,只是在红灯区一个她曾经呆过的地方,遇到一个很不屑她的“同行”,那人很轻蔑地对我说,你找的那个人啊?真是的,说着什么不卖身,却来红灯区混,我看你还是找我吧,你那么帅,可以打折的哦。我不耐烦,掏了10块钱给她,说:“我只要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没时间和你罗嗦。”她把钱收得紧有一个女孩,埋在我的骨子里好久了,如果忘了,请撒旦带走我。

————题记

我是要离开了,我想。我该去和她道别,认识了3年,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我偶像,我只好叫她“迷”。这似乎是个故事,我真的不忍回忆。

高考完了,我去找她,她说:“考完了?今晚有什么节目吗?”我说,我带你去吃东西。她于是很开心的样子。和她在一起的,她总很小心的不和我提关于学习的事情,她知道我玩的时间里不会考虑学习,也不愿想着学习的事情。而她,其实早已经不读书了。她关心我,关心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情感,却从不敢对我说,只是偶尔劝劝我。

我高考完了,也就以为着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离开她。其实我不想,可是,家人全部的梦都压在我的身上,压了我12年了。我想逃离这里,这座有他们在的城市,有他们的天空。她问我,高中3年,你离开了,会带走什么?又会留下什么?我想了想,说,我除了足迹,什么也留不下;除了回忆,什么都带不走。她低了头,没说话。她一直很开朗,我们是在朋友的PATY上认识的,那时候的她一头短卷的烫发,染的血红(我后来的天空,夕阳都是这个颜色)。

他们把我推到她面前,说,这是我们班的好学生,你看看他这样子还有救么?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对她笑了。她推开众人,很不耐烦的样子,她说,你们说给我找的帅哥,就是他这傻样?又转过来说,不过还真有点好看,比如他的睫毛。我哭笑不得。

后来,周末她会来找我,一直过了3年,而我们不是情侣。她找我去喝酒,也给我烟抽,她坏坏地说要带坏我。

她很低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我安慰她,我走了还会回来的,你等我。她笑笑,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看到她的嘴角闪过一丝苦涩,没忍心再说什么。她说,喝酒。我在想着事情,她的手在空中停了许久,最终自己把酒喝了,还摔了杯子。

她喝醉了,说她不想回家,我只好带着她到旅馆开了间房。我坐在床头抽着烟,趴在那睡,突然又起来,把衣服都脱了,我惊了,叫她穿好。她说,来吧,过了今晚,我去做鸡。我下傻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单我明白她说到做的到。我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没回答,却说,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我要让你永远记着我。我回头,看着她,她的身体,完美的像维纳斯,也许应该说她就是维纳斯。

我逃离了,狼狈的逃了。

我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还是没有去看她,我怕,怕面对她,也怕她面对我。离开了,很安静地离开。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最不习惯的,还是这里的气候。我是南方的,而我偏偏要跑了北方。我一不读书来让家人妥协,他们其实是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

我记得我们的地方有一首歌,叫孤独,我和哥们送朋友踏上广东的火车是唱过:那天你决定朝南而去,我说我只能朝北而行,你渡过那条潺潺小河越过那座山......我北上,是为了逃,也是为了追,追梦。我的梦是在漫天飘雪里的。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回到了那座城市,那个有家人的城市,也是有她的城市。我以为,流浪了4年能让我至少有所淡忘,可是,回到了这里,我第一个念头依然是去找她。

我找到了她的家,她的家人先是很惊讶,然后很气愤,至于把我赶了出来。从她邻居口里得知,她,去做鸡了......我不敢相信,也真的没相信...我找遍了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找遍了她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最后在一家KTV找到她,我拉她走,旁边有两个男的过来拦,她说,放开,你是谁啊?我没说话,也没理拦着的那两个人渣,一直拉着她离开了那里。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问,歇斯底里。她淡淡地,很淡地说,你是我什么人?你能给我什么?你能留在我身边么?我无语,当时要是我没离开这里,会是这样的结果么?我楞了,她走了,我没拦。

往后的日子,我一直为以前后悔,也为那天没拦下她后悔。

我再去找她时,再也找不到了,只是在红灯区一个她曾经呆过的地方,遇到一个很不屑她的“同行”,那人很轻蔑地对我说,你找的那个人啊?真是的,说着什么不卖身,却来红灯区混,我看你还是找我吧,你那么帅,可以打折的哦。我不耐烦,掏了10块钱给她,说:“我只要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没时间和你罗嗦。”她把钱收得紧有一个女孩,埋在我的骨子里好久了,如果忘了,请撒旦带走我。

————题记

我是要离开了,我想。我该去和她道别,认识了3年,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我偶像,我只好叫她“迷”。这似乎是个故事,我真的不忍回忆。

高考完了,我去找她,她说:“考完了?今晚有什么节目吗?”我说,我带你去吃东西。她于是很开心的样子。和她在一起的,她总很小心的不和我提关于学习的事情,她知道我玩的时间里不会考虑学习,也不愿想着学习的事情。而她,其实早已经不读书了。她关心我,关心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情感,却从不敢对我说,只是偶尔劝劝我。

我高考完了,也就以为着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离开她。其实我不想,可是,家人全部的梦都压在我的身上,压了我12年了。我想逃离这里,这座有他们在的城市,有他们的天空。她问我,高中3年,你离开了,会带走什么?又会留下什么?我想了想,说,我除了足迹,什么也留不下;除了回忆,什么都带不走。她低了头,没说话。她一直很开朗,我们是在朋友的PATY上认识的,那时候的她一头短卷的烫发,染的血红(我后来的天空,夕阳都是这个颜色)。

他们把我推到她面前,说,这是我们班的好学生,你看看他这样子还有救么?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对她笑了。她推开众人,很不耐烦的样子,她说,你们说给我找的帅哥,就是他这傻样?又转过来说,不过还真有点好看,比如他的睫毛。我哭笑不得。

后来,周末她会来找我,一直过了3年,而我们不是情侣。她找我去喝酒,也给我烟抽,她坏坏地说要带坏我。

她很低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我安慰她,我走了还会回来的,你等我。她笑笑,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看到她的嘴角闪过一丝苦涩,没忍心再说什么。她说,喝酒。我在想着事情,她的手在空中停了许久,最终自己把酒喝了,还摔了杯子。

她喝醉了,说她不想回家,我只好带着她到旅馆开了间房。我坐在床头抽着烟,趴在那睡,突然又起来,把衣服都脱了,我惊了,叫她穿好。她说,来吧,过了今晚,我去做鸡。我下傻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单我明白她说到做的到。我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没回答,却说,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我要让你永远记着我。我回头,看着她,她的身体,完美的像维纳斯,也许应该说她就是维纳斯。

我逃离了,狼狈的逃了。

我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还是没有去看她,我怕,怕面对她,也怕她面对我。离开了,很安静地离开。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最不习惯的,还是这里的气候。我是南方的,而我偏偏要跑了北方。我一不读书来让家人妥协,他们其实是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

我记得我们的地方有一首歌,叫孤独,我和哥们送朋友踏上广东的火车是唱过:那天你决定朝南而去,我说我只能朝北而行,你渡过那条潺潺小河越过那座山......我北上,是为了逃,也是为了追,追梦。我的梦是在漫天飘雪里的。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回到了那座城市,那个有家人的城市,也是有她的城市。我以为,流浪了4年能让我至少有所淡忘,可是,回到了这里,我第一个念头依然是去找她。

我找到了她的家,她的家人先是很惊讶,然后很气愤,至于把我赶了出来。从她邻居口里得知,她,去做鸡了......我不敢相信,也真的没相信...我找遍了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找遍了她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最后在一家KTV找到她,我拉她走,旁边有两个男的过来拦,她说,放开,你是谁啊?我没说话,也没理拦着的那两个人渣,一直拉着她离开了那里。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问,歇斯底里。她淡淡地,很淡地说,你是我什么人?你能给我什么?你能留在我身边么?我无语,当时要是我没离开这里,会是这样的结果么?我楞了,她走了,我没拦。

往后的日子,我一直为以前后悔,也为那天没拦下她后悔。

我再去找她时,再也找不到了,只是在红灯区一个她曾经呆过的地方,遇到一个很不屑她的“同行”,那人很轻蔑地对我说,你找的那个人啊?真是的,说着什么不卖身,却来红灯区混,我看你还是找我吧,你那么帅,可以打折的哦。我不耐烦,掏了10块钱给她,说:“我只要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没时间和你罗嗦。”她把钱收得紧有一个女孩,埋在我的骨子里好久了,如果忘了,请撒旦带走我。

————题记

我是要离开了,我想。我该去和她道别,认识了3年,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我偶像,我只好叫她“迷”。这似乎是个故事,我真的不忍回忆。

高考完了,我去找她,她说:“考完了?今晚有什么节目吗?”我说,我带你去吃东西。她于是很开心的样子。和她在一起的,她总很小心的不和我提关于学习的事情,她知道我玩的时间里不会考虑学习,也不愿想着学习的事情。而她,其实早已经不读书了。她关心我,关心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情感,却从不敢对我说,只是偶尔劝劝我。

我高考完了,也就以为着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离开她。其实我不想,可是,家人全部的梦都压在我的身上,压了我12年了。我想逃离这里,这座有他们在的城市,有他们的天空。她问我,高中3年,你离开了,会带走什么?又会留下什么?我想了想,说,我除了足迹,什么也留不下;除了回忆,什么都带不走。她低了头,没说话。她一直很开朗,我们是在朋友的PATY上认识的,那时候的她一头短卷的烫发,染的血红(我后来的天空,夕阳都是这个颜色)。

他们把我推到她面前,说,这是我们班的好学生,你看看他这样子还有救么?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对她笑了。她推开众人,很不耐烦的样子,她说,你们说给我找的帅哥,就是他这傻样?又转过来说,不过还真有点好看,比如他的睫毛。我哭笑不得。

后来,周末她会来找我,一直过了3年,而我们不是情侣。她找我去喝酒,也给我烟抽,她坏坏地说要带坏我。

她很低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我安慰她,我走了还会回来的,你等我。她笑笑,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看到她的嘴角闪过一丝苦涩,没忍心再说什么。她说,喝酒。我在想着事情,她的手在空中停了许久,最终自己把酒喝了,还摔了杯子。

她喝醉了,说她不想回家,我只好带着她到旅馆开了间房。我坐在床头抽着烟,趴在那睡,突然又起来,把衣服都脱了,我惊了,叫她穿好。她说,来吧,过了今晚,我去做鸡。我下傻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单我明白她说到做的到。我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没回答,却说,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我要让你永远记着我。我回头,看着她,她的身体,完美的像维纳斯,也许应该说她就是维纳斯。

我逃离了,狼狈的逃了。

我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还是没有去看她,我怕,怕面对她,也怕她面对我。离开了,很安静地离开。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最不习惯的,还是这里的气候。我是南方的,而我偏偏要跑了北方。我一不读书来让家人妥协,他们其实是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

我记得我们的地方有一首歌,叫孤独,我和哥们送朋友踏上广东的火车是唱过:那天你决定朝南而去,我说我只能朝北而行,你渡过那条潺潺小河越过那座山......我北上,是为了逃,也是为了追,追梦。我的梦是在漫天飘雪里的。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回到了那座城市,那个有家人的城市,也是有她的城市。我以为,流浪了4年能让我至少有所淡忘,可是,回到了这里,我第一个念头依然是去找她。

我找到了她的家,她的家人先是很惊讶,然后很气愤,至于把我赶了出来。从她邻居口里得知,她,去做鸡了......我不敢相信,也真的没相信...我找遍了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找遍了她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最后在一家KTV找到她,我拉她走,旁边有两个男的过来拦,她说,放开,你是谁啊?我没说话,也没理拦着的那两个人渣,一直拉着她离开了那里。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问,歇斯底里。她淡淡地,很淡地说,你是我什么人?你能给我什么?你能留在我身边么?我无语,当时要是我没离开这里,会是这样的结果么?我楞了,她走了,我没拦。

往后的日子,我一直为以前后悔,也为那天没拦下她后悔。

我再去找她时,再也找不到了,只是在红灯区一个她曾经呆过的地方,遇到一个很不屑她的“同行”,那人很轻蔑地对我说,你找的那个人啊?真是的,说着什么不卖身,却来红灯区混,我看你还是找我吧,你那么帅,可以打折的哦。我不耐烦,掏了10块钱给她,说:“我只要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没时间和你罗嗦。”她把钱收得紧

哥哥是一座山

(1) 父亲离开那年,我十二岁,哥哥十七岁。准备上高三的哥哥毅然选择了辍学,无论母亲怎么劝都不听。 哥哥辍学后,到一个建筑工地当泥工学徒。初去的缘故吧,再加上他一脸书卷气,工人们常欺负他,那些又累又脏的活总是留给他干。哥哥不恼,还总是乐呵呵地答应,干得很认真。有人在背后悄悄说:“这个傻小子,有书不读,累死他。”也有了解我家变故的人同情哥哥,他们会为哥哥说好话、求情,但哥哥却是笑着拒绝,说:“没关系,我会干好的。”当学徒工,工资低,但哥哥每天总是早出晚归,一天也不曾停歇过,碰到雨天工地停工,他就到汽车站去搬运行李。 我明白哥哥这样没日没夜地干活是为了支撑起这个岌岌可危的家,他想尽快还清父亲生病时所欠下的钱。母亲身体赢弱,再加上父亲的病逝对她的打击,四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像六十岁的人那样苍老和憔悴。这个家,惟有依靠哥哥一个人支撑。 (2) 太阳炙烤着哥哥白皙的脸庞,一段时间后,他就晒黑了,而且脸脱皮,嘴唇起水泡。母亲很心疼,她又一次劝说哥哥回学校读书,只是她的劝慰那么无力。母亲心里也是明白的,这个贫穷的家,欠着一大笔债,再要供两个孩子上学,是不大可能了,但母亲又那么不甘心让自己的儿子到建筑工地受苦受累。说起一次就痛哭一次。 哥哥辍学后,确实减轻了母亲的负担,但母亲从来没有高兴过。她一直觉得愧疚儿子,是她毁了他的美好前程。只用了半年时间,凭着勤学苦练和自己的悟性,哥哥学会了泥水工技术,不仅砖砌得又快又平,而且贴出来的磁砖更是接缝严密,连工地的工头都赞不绝口。 哥哥当上师傅后,收入也跟着提高。他把大部分的工资都交给母亲,自己只留下少许的零用钱。望着哥哥粗糙的,已起老茧的手,母亲总是禁不住难过,她说:“这手本来是握笔的,现在却成天握着砖刀。” 那时,我已经上初中。哥哥在工地挥汗如雨的辛劳我知晓,所以当学校要求我们舞蹈队的女生每人都应该购置一件红色连衣裙时,我犯难了。我知道红色连衣裙是节目参演时要穿的,别的女生都让家长买了。唯有我,一直没勇气向母亲开口。 演出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我心里为红裙子发愁。向同学借过,但款式不同。我的闷闷不乐哥哥看在眼中。有一天放学回家,哥哥居然送我一条我梦寐以求的红裙子。我一脸欣喜地问:“买给我的?”“是呀,小妹要参加演出了,别人有的,你也得有。”哥哥说。 从他手中接过红裙子时,我注意到哥哥粗糙的手掌上伤痕累累,手指上贴着好几块邦迪,那一瞬间,仿佛有一只温柔的箭镞迅速触及我的心肺,让我甜蜜又忧伤。我强忍着泪说:“谢谢哥!”哥哥轻抚着我的头笑着说:“小妹长大了,这红裙子你穿一定好看。” 后来还是母亲告诉我,哥哥是从我一个女同学那里知道我想要买一条红裙子才能参加学校演出的事,那段时间,他每天从工地回来后,晚上又出去载客。听着母亲的话,我心里很难受。哥哥每天在工地上干着繁重的活,晚上本该好好休息的,可他……街上和哥哥一样年纪的人,一个个都还在父母的庇护下悠闲自在地生活,可他却已经要支撑起一个家。 (3) 上初三那年,十六岁的我已经长到一米六五,走在女生群中,颇有些“亭亭玉立”。班上的男生都叫我“班花”,他们还写了不少让我脸红的情书。我没理睬,依旧过自己的生活。 那时,哥哥已经拉着一帮人马自己承包工程。他很忙,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我们的日子,在哥哥的努力下已经越过越好。 “你的任务就是学习,妈妈的任务就是养好身体,我的任务就是挣钱,我们三个各司其职,要努力哟!”一次晚饭时,哥哥笑着对我和妈妈说。 我望着哥哥黝黑、削瘦的面颊,心里无端感伤。如果哥哥当年没有辍学,他现在大学都快毕业了。我知道哥哥心中一定有遗憾。记得那年他参加完一个同学的谢师宴回来后,在黑暗的院子里长坐,很久后,我听到了他压抑的哭泣声。听到哥哥的抽泣声,躺在床上还未入睡的我也止不住流泪。 我很努力地读书,我知道唯有考上大学才是对哥哥最好的回报,或许才能在他灰色的遗憾中添入些许温暖的亮色,让他觉得自己的付出值得。 只是那次,一个男生言语暧昧的纸条不知什么时候塞进我的书包,回家时,又恰巧被母亲发现。我浑然不觉,直到哥哥逼问我,我才知道。哥哥第一次冲我吼,两眼冒火,他严厉还有些粗俗的话语深深地刺伤了我的心。我哭着说;“为什么不相信我?”“如果不是你去勾搭别人,他们怎么会给你写那么下流的纸条……”哥哥说,脸气得涨红。 我哭得很伤心,哥哥怎么能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责骂我,他们偷偷把纸条塞进我的书包,是我的错吗?哥哥让我说出那个男生的名字。我不知道是谁写的纸条,也不敢妄加猜测。平时收到这样的纸条时,我都是当场撕毁。哥哥见我不说对方名字,还以为我护着那个男生,他气极败坏地扫了我一记耳光:“你不说,以后就不是我小妹。”看着哥哥铁青的脸,我狠狠地瞪着他,挣脱母亲的手,返身跑回房间。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趴在床上痛哭流涕。 哥哥到学校找了我的老师,他连我的每个男女同学都一一询问,凶神恶煞的样子把班上的同学都吓坏了,特别是那些曾经给我写过纸条的男生,一个个吓得胆战心惊。我回学校后,班上的男生再也不敢和我说话了,就连女生看我的眼神也是怪怪的。一个和我关系很好的女生偷偷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那天回家,我又和哥哥吵了一架。我很伤心,哥哥的行为让我在同学中成了怪物,抬不起头来。 整整一个月,我没有再和哥哥说话。吃饭时,他一开口,我就放下碗不吃了。哥哥轻叹一声,只好闭嘴,闪烁的眸光中,却满是疼爱和怜惜。 (4) 每天晚自习后,我原来都是和同学一起骑单车回家。家离学校其实不远,穿过县城北大街,再拐两条巷子就到。 自从哥哥因为纸条的事找到学校后,再也没有同学和我结伴回家。临近中考的一个晚上,因为解一道难题,等我走出教室时,学校里已经没有什么同学了。校门前空荡荡的,只有昏黄的路灯兀自闪烁。 我把单车骑得飞快,穿行在北大街。拐进小巷时,因为光线幽暗,我莫名地紧张起来。越是害怕,越容易出事,我居然踩着单车朝对面驶来的车灯刺目的摩托车撞去。摩托车上坐着两个小青年,他们嘴里叼着烟,安稳地坐在车上,我却是连人带车摔倒在地。 [1] [2] 下一页

翻过那座山

他是一个孤独的小男孩,生长在一座山脚下.从小因一场大病失去了自己的左腿,注定一辈子生活在轮椅上.因为他的遭遇,使自己变得很孤僻,不敢面对生人,也不敢面对挫折和困难.

这一天,父亲领着他来到山脚下.他往上看了看,不禁打了个寒颤;高耸的山峰深入云层,山腰上的树林显得愈发深幽.父亲指着这座山对他说;翻越它!他惊慌地大叫;"不,这不可能!"父亲板起面孔,严厉地斥责他;没有不可能,翻越它!但他还是没有勇气去征服这座山,哭着紧紧抓住轮椅不放.父亲只好把他推回家.

回到家,父亲把他叫到面前,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人生中难免遇到一些挫折和困难,这些困难如同一座座山那样挡在你通往成功的道路上,但你在这些山面前不能畏惧,不能退缩,而要勇敢地去面对,去拼搏,并战胜它,征服它.这样你才能越过一座又一座山后见到光明,而如果你不能翻越它们,只能一生夹在山中间,一生被它们压抑着,永远生存在黑暗之中."儿子听了父亲的话,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第二天清晨,天还有些发黑,父亲一如既往地起床后发现儿子不见了,他急忙到处寻找打听,都不见儿子的下落.就在他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匆匆地跑去.

他来到山脚下,这时儿子已爬到半山腰,右腿不知在什么时候已被擦破,但他仍然坚定不移地一瘸一拐地向上爬.最终,他终于爬上了山顶,树林中的鸟儿清脆地叫着,似乎正在为他祝贺.

这时,天亮了,太阳出来了.温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为他指明前进的方向.